智培中文


  水行符

  右第四火行符,以水命人带,去土害炁。

  土行符

  右第五火行符,以土命人带,去木害炁。

  老君告司命韩君

  注:名信向上,黄帝时韩信,非汉韩信也。上古信上,三天司命。汉时信为齐楚燕秦地之司命之官也。后英雄死者不继,得韩信司命,信汉将。

  曰:五行之中,二行好人生成。东方九炁,主好生。南方三炁,主好成。今大道之教,以重生成。阴鬼之教,以重休废。休废属阴。

  注:阴者,古谓之地教。近周朝,西国出胡神,姓释,号佛,称世尊,以盛阴教人龙鬼,中国名儒以号阴教。通人龙鬼之教,甚能劝善行心,诀与道同。且不合令劝人早化早生,如此之见,以重休废不虚。即不似重生成之义而为大。

  阳神之教以重生成,生成属阳。

  注:阳者,古谓之天教。本无别名。三皇之世,众尊无名,平等之教,强名名之大强。乃至黄帝之时,帝重大强,其名似不合大道之教律,改名曰天道。近禹代之时,而取正名,曰太上大道也。

  阴与月为喻,喻命不用久长。

  注:月即为三十日,十五日喻圆,十五日喻渐阙,以称阴之主。

  阳以日为言,言长生久视。故阴阳二时,行木火好生成。是一二义。行金水好休废,是一义。又一行顺吉凶。

  注:故土行顺吉,亦顺凶。是故云吉王顺吉凶,或顺凶。

  我此之教,虽喻阴阳始生而作,回出阴阳炁,去吉凶之道,履斗步星,登上仙阙。后圣君告尹喜真人曰:太上虚皇,传此五行符于火者。火属夏热,能育成万物,又能火鍊去尘灾,

  注:金银鍊去尘之染以出光,火鍊去灾厄以出疾,是以火鍊百功,故书火行。所传于火行也。

  太上道君告老君曰:卿何命人也。老君对曰:臣木命人也。道君曰:吾火命人也。与卿俱已出于水火,已无忧

  注:此二上真尊以身出于五行,身无败坏之期,故言者。所以忧下真上仙,难离于水火,身虽有延驻,不过千岁,水火轮回,衰苦相临,自当败坏,所生所杀,非道不救。故以师弟二尊,论于水火。后圣君告天师曰:吾闻至真二大天尊,论于水火,何也。缘其五行之中,水火相刑,甚多病疾败力,崩坏天地。何况人身,有不败坏之身难。且其火星精荧惑之星,顿散于阳炁,为火败毒。大风吹水,水之精辰星,顿散炁阴,为雷雨二物,并行相攻相伐,故为天病。受此狂风暴两,天被之崩石落星,地被之折树崩山,人被之败藏亡身。为此能病三才,所以上真高尊论意,欲得下真上仙之人,受听此言,以受法于内心。心须不受水火之灾败,兼身心令以得度,以得度出五行之路,求三清之心。水火之性,自然无忧,不被水火之灾厄。是故前圣三尊,将水火之喻,以诫下真上仙。令得度水火之灾,入无为之性,自然成真,道身坚体,净天地也。

  于身,

  具前注。

  有忧于人。

  亦具前注。

  卿为人天之师,可传水火之符,度下真入上仙,令出水火之病。

  注:夫志人修道,皆无水火之性,栖宿山林,精诚恳志,香火诵经,不休之者。或有烧鍊金石服饵之者,或复绝壳服炁之者,数等之人,学道积有,岁年虔若,皆不出于水火,病衰老死,而无所得至多。太上道君令老君,教度志心之人,出于身中水火病,及过度天地五行水火病,致祝诀注解《流珠》中五星法要,故出此书,并后圣君传天师法,三五《流珠》之经,制太上三五正一符箓,八十一阶,护卫身家,出水火之灾也。

  第一水符。

  注:符在《 灵宝五符》中。大者云:是北帝符,墨笔书之,珮于背上。其五行总有符,老君授与黄帝者是真本,禹于荆山及再修行者小本,非老君亲手书本。即稍似,不如大本验灵。

  第二火符。

  注:此二符同在《五符》中,此不具书出。老君告南极真公曰:卿年多少。真公曰:年已一百一十七岁,须行即行,须走即走,炁力不退,须发白不再黑。君曰:发白是闲,卿身未离水火。云初不识,后自思量良久,方知。顿首再拜求请,伏望太上大慈,恩济枯朽之骨,得见长生之道。且崎常蒙师言,汝身未出水火之灾,岂得神仙之任。不知将何出于水火,其水火皆称坏劫之年,复是何年即到。老君笑良久,而言水火之劫,汝身也。身若不出水火,即皆败坏,故谓之劫坏。岂天地有坏崩之期。乃告水火之义符诀,此卷与之。行九年,道成,至今为南极真公。郑子崎,字仁安。《本行经》云:南方赤帝郑仁安是也。至今犹佩此二符,并五符带佩。

  第三金、木、土符。

  注:此三符,志修行人,随季带佩服朝礼,月三为之。又本命、庚申、甲子日为之。余日不用带佩,谓之五行符。其水火行者,常戴之头上,永不除,二年一换。书皆本师亲署名,书皆有日。后圣君告尹先生曰:五年,灵宝五符书各有日。东方青符,以立春日,请本师书,带之于肘后。南方赤符,以立夏日书。西方白符,以立秋日书。北方黑符,以立冬日书。中央黄符,以冬至日书。及春用清明日,夏以端午日书。各以依节候正气日书。不能依节修正炁日书,即五月五、九月九、十月十。此三月书之,亦得。夫书此符,本师书,清净,设斋素,方以日中时,授与弟子,应带佩是。木符左肘后,火符戴头上,金符右肘后,水符扶肚中,土符佩于背上。其五符上,须各以锦袋盛之。一书五年换。如无本师、老弱不解书者,即保举师书。如无,即众中法箓高三五足者,代书。得此人名,出五行之诀。不可妄行,令不禀灵炁之人书,及知之,五星五帝不伏也。

  各以本师,传五法五符之日书之,与箓同,各授唱弟子,唱授明度法。如师不知五法是出五行之要诀,度大劫小劫之灵文,即应不别书符同度。即以立春日起首,

  具前注中。

  请明师书之,随季带佩。如恐五行灾有相临,即吉日书,或五月五日、九月九日,此二日是续命消灾之日,书得。

  广成君五月五日,书水火二符,朝授黄帝。日中又授金木土三符,帝再拜请问,对曰:前除水火,后出五行。

  注:天下真上仙之人,身虽得神通自在,犹未出于水火。心虽出得水火,身即未出。身心俱出天地,水火未出。夫言水火之灾,身心与天地俱出者,谓除水火,离三界,即中真大仙也。夫三界,金木土也。金,俗儒依佛,喻金玉珍奇七宝可女音乐不受。土,俗儒喻官爵荣贵、守土之骄富不受。木,俗儒释喻楼合台殿不坐,心无所著爱,谓之心出三界之外。此依道科,此名心出身犹未得出。身失败后,当来世身,却受荣之贵,正在三界之中,五行所管着,谓之身不出五行之中内。我得中真之要,除水火之灾,出五行之外,超三界之上,身心俱住,经天地水火,不能害及于身心。

  行佩一年,五苦九厄自消。二年,能去万毒,降伏五兵。三年,却死来生。四年,受职人世一名书玉京。五年,得离水火。

  注:离其灾非,是便不食水火之炁,其炁不能有毒,中于佩符之人。太上老君告尹先生曰:佩水火符,五年,水火不能害。佩金木土符,金木不能克,土木不能贼,五等离身,身坚久长生,不入下等神仙品位也。

  六年、七年,渐更妙力。二七年,白日上升。

  注:五行总妙,水火为先,是主生成疾败之宗也。

  老君告诸大真曰:水火二字,非但下界人物,所畏成败。

  注:缘人有命信,食饮于水,故以出成除败为难,故以畏者也。

  乃至高真大仙常修行,次亦用诀步,不休于本生。

  注:生,命也。道君寅生火命,常以丙寅,捻水,次火诀,以求取获长生。何况世人,不求长生,须以本命日记为。

  命日土行初起,世土是镇星散炁宫。

  注:宫,地皇也。姓宫,名风。

  地皇以土德行世,积土为台,坚石为柱,筑土为穴室。

  注:高筑土为山,百丈有余,四向穴孔为宫室居活,用此穴为宫字姓。 何以宫字重口。故宫室筑土为之,高台作数重,掘穴以安养人口,重累义所作宫字,故重口也。此台岁月久,上掘穴,崩坏损下。人皇观之,知上崩下损宫室,故以书害字,如宫相近,故作上口破损势。下口之所以用此字,行世记之,上克下也。因此则世流行害字,上应土星,即多害克之炁,行损人物病死也。

  室大号曰宫,宫而为姓也。

  今人以宫姓为长,起地皇之意重人,故尊土姓而为长,五行之初也。与征姓而通婚,生子六人。长子改姓风,二子姓工,三子、四子、五子、六子,已上四姓风也。征姓妻亡,又再与商姓子通婚,又生六子。长子改姓公孙,二子改姓力,三子改姓飞,

  注:今改姓湛任是也。

  四子、五子、六子,总承宫姓。且地皇有一十二子,以取土炁之盛。与五姓而同居通婚,子孙甚至王,象土星之轮回,逆行周天之意。故取土之寄王四季也。常以此土害炁,周行四季不停,以人命被临者,被十日即有其病。知之人捻木诀,步木斗,

  注:东宿七星是木斗。

  以消之即止。故土偏畏木,木能克土。土常扶木,木为之所畏。修行人若是土命,即捻金诀,止木灾。若木命人,即捻火诀,止金。若是金命人,即捻水诀,止火。若是火命人,即捻土诀,止水。若水命人,即捻木诀,止土。故立五行之中,唯土行最多刑害之炁。故以五行相生相克,皆附土行之中。又土星三十五年一周天,九野管五行。今五音之中,皆宫为首。若据飞步咒说,即金为首。二说不同。

  注:按《三才论》云:天地人,谓之三才。从有天而即有地,地立之后,土是地生。所生前土,而土生金,故合为首。按《尹先生记》:《神灵具录》云:老君母金命,而生老君。老君复上升,迁后圣天尊位,故告命三官北斗咒曰:金水火木土,亦理不失缘。五行皆所以生,而以居地上,后圣君取金为首也。

  夫土者,是三界之长也。

  老君告诸帝君曰:吾常念下真上仙,学道不离于三界,何由可得不生不灭。卿等既明三界,何不起心,度于后未晓之人,令得永达,度出三界,不为魔贼所障。即出三界之上,三清之中,而为至真。岂非慈力济度之功。而益身无上之德也。火是三界之男人,无火而命不全。故须假炁以熟,生养身根长命之脉也。水是三界之妻,人无水而即死,人得水而即生,生死且须得水,水能养万物,何况独是人乎。

  后圣君符告命三界魔王言:卿部三界,人物皆归。非三界不生,非三界不育,非三界不长。长成生死轮回,而不知其返。水火无停,生灭归土,无贵无贱,老少俱同,来去迷心,不知心从何,而出得我三界。魔王众俱稽首再拜,乞求出于三界之上,而心俱爱,不知令去水火,此身即饿顿而死。非水火而食不能熟,非土而水火不能居住相成。故知某等之人,寸步不得离苦,何为出得三界。

  后圣告曰:出三界有六等法,若能依行,身心自出三界。何用禁食于水火。夫水火是阴阳之真炁,土是五行之主,何用而即除之。且上圣天仙,其用俱别。我今一一示卿,须听受之。一法,身心受教,离水除火。

  注:水火二性也。夫水火之性利人,人谓之德。若起水火刑于人,谓之贼。是名二法。

  天即不能祸,地即不能灾。

  注:心除水火之性,天不能害,地不能败,身安也。

  二法,身心土镇鏁津

  注:喻身上仙者精也。志人行房帷之事,闭精不洩,洩即损神,少津败身。能存归神,溢津润身通多,且行不陈,自有经旨,而得天真。

  三法,制金理火。

  注:本命日从地纪一遍,后散为禹步,捻金诀,在左手甲为火,五指指金星三遍,讫即诵金木咒,咒金木相克,云云。

  四法,制木理金。

  注:本命日从天纲一遍,后化为禹步,捻木诀,在左手为金斧,指木星三遍,讫即蹑三度,诵五行祝,曰天纲中咒,金水木火土,金木相推,七星焕焕,天纲最威,云云。

  已上四法,是消三界之灾害,五行之相人于难克。若依此法,行之一年,身中五苦八,九厄百病,自能除之。此即是顺。本师履地纪,蹑斗,传度时受讫。今即本命日修真,出三界五行之法也。

  注:按《太平经□内品修真祕诀》云:上清大真人未升天以前,皆一一取本命之日,修行四等法诀,后步履斗星,镊地纪,升登天门。便入金阙玉台,而后圣君也。

  五法总制五行,于身之外,身出五行之上。

  注:后圣君曰:授天师诀,制五行于身之外法。六甲有六旬,六旬之中,皆有本命日。先蹑地纪,讫即蹑三台,即履五星,各须五遍。诵五行咒十八篇,《流珠》上卷是诀。即步火纲三遍,顺、倒、反三遍是也。亦诵顺倒、反三等咒。讫即出东南地户上立,面西北,存思将军吏兵。先存中元三将军,领吏兵如图。中元主人。次下元三将军,领吏兵,主地。宫奏身有功,修行不阙。次上元三将军,领史兵下迎。次五德将军,次天公雷公等将军,各领兵马百千万众,五云飞空,金刚力士引身,上朝太平金阙帝晨后圣君。存之如三元将军图,具冠简,紫衣,如法诸卫从,如含弘等三图。存之,唯加具衣冠简。

  六法,常以庚申初夜,

  注:初夜一更是。己未日初夜,入五更是。庚申日定之也。

  思存出,如含弘图。以断截三界灾厄,三尸六魔,三官九地,落灭罪根,添益寿筭,落除三官死簿,注上生历神真之位。毕,叩齿三十六通。握固,即捻本身司命诀,服去三尸之符。

  注:符在《五十将军灵书》中。

  毕,即任安卧。卧起五更二点前后。又思存,一如前法。一度讫,吞符。行之一十二度,三尸虫永去,死亦不敢来,便是上真之人,可贵可保。此法微妙,不可妄传非人,殃及七祖矣。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五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六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六甲阴功上

  六甲者,五行之子也。

  注:道生元炁,一生二,阴阳是。二生三,三元是。三生四,四时是。四生五,五行是。五行生六甲,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是。六甲生七星,七星生九精,九精生十干,十干生十二支,十二支生二十八宿。二十八宿生三十五神官,三十五神官生四十九星,四十九星生六十四卦星,六十四卦星生八十一极数星,星数阴阳,故之曰小数之极,故号古法,数极八十有一。今此八十一生万象周天,不可知极之数也。

  有三等。上等符书入上元,

  注:号之老君六甲符,今服者是也。

  谓之老君内祕,三符六甲箓。世人遇之者,志心修行有功,去百病,来六神。

  注:一神六甲将军,二六甲直日人官,三六甲玉童玉女,四直日神从官,五直符,六符吏等六神也。使捕邪检精,无不通灵。学道步蹑,无此不成。如有志心好乐之人,皆须先攻修服符,安魂定魄,镇藏固形,永得长生之根元,得道之门户,关启章奏,无不呼存行用,是告启使者之首,部领三官之主将也。

  《老君六甲符》序云:天地万神,皆六甲之部使也。

  注:大天地之中,有千神万灵,千邪万精,皆六甲之所部录,亦六甲之所使也。所以世人知之,故受六甲箓,服六甲符,带六甲直神牌子,所以言功深浅,欲驱万神,助国救人。

  上古修道之人,无不从六甲得道。

  注:六甲是前圣老君后圣玉皇上道六,皆将六甲为首,修行之门户,出入之径路也。

  中等六甲,号曰灵飞,管一千三百六十玉童,二千四百四十玉女。其老君祕符六甲,有大将军十一人,从官千二百人,玉童玉女符吏等九百七十人,兵兽使等,足可一十二万人为上等。太上老君置为天地六甲,军有六营,营有四处。一在人身,

  后具有注。

  灵飞为中等,

  入上清数。

  五行六甲为下等,此名三等六甲也。其三等六甲,学道之人皆须修奉。

  注:上中二等,每日服之,一十四年登仙。下等六甲,推身出厄,筭衰王之事也。

  后圣君告方诸童君夫人:欲修身长生者,先修服六甲神符。前圣所祕重,世号之老君六甲祕符。服之法,每诵直官名,呼符吏旬将,及玉女名字。呼之必诵前圣长生咒两遍,即吞符。吞符三年,即服灵飞六甲符,同吞前吞老君六甲符。讫,次即吞灵飞六甲符。符皆记神直官符吏玉女等名,一一呼之。

  师曰:诀曰:六甲神多有重名重姓,不能一一记得。以竹木为小牌子,书其神名将吏玉女名,一一记之。记带行住坐,皆记神名。防急疾事呼吹驱使,救人制鬼,收邪去兵,唇齿厄出牌子,便呼之,立应验也。唯夜卧若入女室,即挂之安静处壁上柱上,即得。莫挂安门户上,门户神恐畏,使彼不安。须以心记之。

  应急驱使,如手应心,如心制口,

  注:上古大仙直心制口,语有失错之事也。故心许即是口许,未真,此仙人之所行也。

  呼唤立到。须以记名姓,及闲时长存之。急呼唤时,即征验也。并及喫食饮酒之处,先须心呼,存直日旬将玉女等,同臣则玄甘飨,喫某食某饮酒果等。常以日日存思之,同甘食饮之。后存用,大验。善摄兵害,伏天魔。

  注:昔山中道者李伯药,常修六甲之法服符,在山中不出得五年。一旦,忽见一人,著青衣,乘豹,送一小瓶子。云:是大丹伯药,汝合道成,形神枯朽,汝须服此大药,即得长生。吾今故来授子之药,是真大还丹。以金瓶子与李伯药看,瓶子是真金丹,丸紫金色。谓弟子言曰:吾今得道,仙使送太丹,吾当受服而去世上升。汝须依吾修行,志心莫退,必当亦应得此丹药。去世之日,来天上寻吾。弟子韦祥未得对师言,唯闻林中有似数百人声相似,其中亦有女人声。须臾之间,闻一人处分云:捉来。即有十余人著朱衣,捉乘豹使者,抛头着地,化作老龙,豹化作老虎,杖二十下。叱之曰:李君学成功,虽未成名,早已著仙籍,安敢为祟,欲毒药害命。伯药知其非真人,即问其故。甲申玉女对曰:天魔毒鬼,化作老龙虎,以害君。君若修六甲不勤,必中毒而死。须臾之间,龙虎毒总化为鬼而死。非六甲神之功,伯药不得救,而被天魔进药而死。今具此记之行世。世之人但不应不受不服,他自收药,拜而自伏去。更不敢犯人,往往有此。

  令人著功得道。卿于诸教告有心,令先修功三元六甲,久自通神。此法微妙,不可妄传非人。老君曰:此法有六通神力。一能通入大道之门,善假道威,伏神使鬼,制灭精妖,斩断凶祟。二能通天,感使天神天龙,诛魔伏祆。收云摄雨,逆横祆恶之炁,甚能摄除之。三则通地,感使地神地龙,风云雷公,电师雨师风师,五岳四镇,

  注:四镇谓之四渎,水官之镇山也。

  九州千邦万国,土地山川神灵,社庙城隍,

  注:城隍神,是后圣君许地府置之。苏吴纪纪云:吴王苪是。

  左社右稷神官。使令助国,护身家,济人物。四则通水,感使水神水龙,水中君官,将军灵吏,鱼鳞兽等。令佐道护身,助家国,济人物。五则通感卫于人。人能久修服,使身家出于五行,永。除五苦八难九厄,百病自消。超出三界,得入长生,驱使天地水三官神灵,立到分明。六则能通感使七星北斗君,神妃后女

  注:北斗中有一正后,三妃,二夫人,并二娇女,皆为北斗之七君位号也。

  等,以主世人之死簿。世人知之,以多取六甲日作图,先步地纪。次天纲,次禹步。三等

  注:三等主三元数也。世人步纲,以地纪为上元。仙人步纲,以天纲为上元也。尹寿子曰:世人身未出三界,步地纪为先,则为上元。仙人身出水火三界,即步天纲为先,则为上元。且步纲法,须终三等足,谓之步纲数也。

  谓之天地人,是应出三界三灾之法,身入神仙,长生不死之道。有诀在《流珠上引》中。

  注:诀上引第一卷中。

  世人学道者,可明此一条,足知六甲六通,得离水火三界之法,去七宿之灾害。

  注:夫泄人不论贵贱大小,生则南斗所主王炁,令早得生荣长年,愿人不死。死则北斗所主衰炁,令早得疾病,病极而死。后圣君大恶之,故以前后易身出世,告命灵符祕法,演《金锁流珠》新名,改易金箓旧语,明出天纲地纪步蹑之道,以制伏北斗中六阴之神灾害炁,永出长生仙道,得离北斗之下。世人遇者,皆知修行,行而有功,北斗中六阴宫神君妃后娇女等,畏而受使,使之为衣,随手指转天关,摄天魔地祆皆伏,此是后圣君大传中言。

  令人得道,上升云天。

  太上老君叙六甲祕符文曰:吾服六甲符,初先师令服授文,为之六十日,始渐知。一百二十日,百病退。二百四十日,百病消除。三百六十日,玉女来侍卫魂魄,往往梦中如见。千日,玉女当直日分,直神直官。

  注:往往有灵瑞征验事,不在言之限。

  二千日,行符神验,身入神仙,直神如人,往往来见。但言之自当身不多见,冲近人也。

  注:按此说老君不用人多言,见于直符兵吏玉童玉女等,恐世人疑言,相谤为妖,毁斥正真。故以代代相授,今正一心直,入无为之道,无惑无邪,无非无失,得一者也。

  三千日,六甲玉女常多见身。一十四年,上升天,入摇光,低昂北斗。

  注:夫人行步纲得道,须令登北斗后,即上入天宫。故北斗须迎此人,故谓入摇光,低昂北斗是也。北斗一为低,摇光之下迎。

  老君曰:若欲步七星,六甲先成。

  注:为人魂魄皆畏北斗,故吞符服六甲,能生于人,故魂魄不畏北斗也。故六甲能生于人,故魂不畏,常畏北斗。所以代代圣人,意取为纲步之一,令魂魄不畏。二伏北斗,为之衣,使之如从仆,敬之如兄妹。

  欲步九迹,六甲先积。

  注:积,服符修行积也。

  皆六甲功也。其六甲有三等军,亦有三等府院。

  注:府院如三军营,亦有三府也。

  上等者,上元太一府,六甲军也。

  注:在太极之中,谓之天上,六甲军营府也。有三官将以管,将军从官玉童玉女,名具《老君六甲祕符箓》中。兵士三百六十万人众,以制阴阳五行之逆炁也。故在上太一之府,上真中官,中镇河源,下镇人世,使四时行令不失,五行变化得时者也。

  以太一使者主之一军,上镇天宫,制魔保举得道之人。太一使者,每一年三奏太上道君及后圣君也。

  天师曰:今上等老君六甲一君,佐卫在太平金阙后圣玉皇上道君殿左阶下立。

  注:如世天子,会立正朝之卿也,亦有左右。每一年三大朝,立仙真旗仗旌节,命魔威神制鬼之心,令以道威,正肃天地人神,龙鬼制魔,保举有道,消伏愆过也。

  一年之中,三朝会礼也。

  注:每年上元一会,正月十五日是。中元一会,七月十五日是。下元一会,十月十五日是。一年有此三日,天地水三元五行六甲等,神人真仙官兵将玉童玉女等,皆一一随天真大仙,佐卫朝于玉皇上道君殿前,明检十天之内,驱分左右,点记有心,前言成道之真人,见在未来其数,后检生民。十天之内,善恶功过,俱一一奏闻玉皇。玉皇面勑三官,各令制伏凶恶,令部生死,讬受巡内贤愚,分判罪善,允其平等,列记十天。勿令死心屈于生死世界,明付司命也。

  中等灵飞六甲一军,佐卫在太平金阙后圣君玉皇上道君殿右阶下立。

  注:俱同左会日月也。

  下等阴阳六甲,在人世记配金木水火土,得人之命,相生相克之候,候吉凶而相匹配也。

  注:此言在世人夫妻水火相刑相克之事,我行大道,自消此相克也。

  右些二等六甲,世学之人,知此三等六甲之法,六功修服步蹑,万事应心,自消阴速于水火,阴取长生,疾于步蹑。

  注:言阴取长生者,言双行服老君六甲符,及灵飞六甲符,功著更著,更行步蹑天纲地纪之功著,疾成于步摄。

  是知上中二等修服之功,一等以命运匹配,相扶相生相顺之功,志人善行,

  注:下等别自有引,在上巷中言五行。

  立入长生。第二等者,灵飞六甲上元正一府也,谓之灵飞六甲军。右营营中官将,一同左府具,

  注:具官将兵士,同于左老君六甲军营官品人数是也。唯玉女一旬十人直经箓。且老君内符六甲,一旬一人,玉女直也。旬将二人。其灵飞六甲玉女,即十人直,而无神将当直经箓也。但世人学道之者,悉不知有此六甲左右军之法,即去道渐远,不知从何门而入见道也。此门前圣后圣,皆因此门成道。人总其知,唯世有葛氏,继代总自知之。为其用不依道,多作变术,惑于世人,后圣君大恶之。但与继代不死之道,而不得升天,任仙官之位。风常念其修行,寻求志要门户之人,尽皆不得门户。或有遇者,又用之太多,不依其理。今故以举箓,注其大道之性,以晓后生也。

  官将兵士也。而号曰灵飞六甲卫道右军。

  注:军,天兵也。师以太一君为左天师,君为右,各举功过之事也。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六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七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六甲阴功上之上

  太上老君常敕左右军,修举其功过。

  注:言功满三千者,可迁仙位。过犯三十条者,退仙一阶。敕三官,故常令甲子日言奏文状。

  在于六甲君官将吏等,多以取甲子日言功。

  功是阴功也。

  其阴功有六,

  注:一每日心礼天尊前圣、后圣太上大道君、天帝三尊、三元等君。言此功自在师口诀,受法之时,须口一一上问记取,莫忘此是口言功,为第一祕法。夫修行人不得此法,存礼百无有通。不知次第而行功,天曹并不言录事。须一一得师口诀以传 授,身心俱受。毕,便吞符,功可上天记录。一一与子,言其多少也。

  闻奏不绝也。今具列言阴功阴德,阳功阳德,各具在。有七条墨书,是前圣虚皇上帝大道君,授合仙之人。骨命不合仙不授。

  注:前圣,太上老君是也。

  朱书是后圣玉皇上帝上道君,授合真之人。不合真不授。

  注:夫为师传法,皆须细试弟子,察其情性。若多阳功,不须妄授。

  内阴功有三,前圣授三皇君及四十九 真人。

  俱得仙。

  一则身授道后,内以直心阴修,救度人物疾病,自身常服。二等六甲,计日言功,前修老君六甲,三年服符,道炁镇神,安心炁治,五藏光明,神力有济,

  注:济者,以符试救人疾厄,得差度者,谓之神力通。济人之难,得神之力,上感道恩。德合天心,功救得一人一物命,谓之功济也。

  即添服灵飞六甲符,便以计修年月日修行之功,谓之第一阴功也。后圣君告东海青童君,及诸天诸方合为

  注:合为者,是告此法之时,未得为仙真之位,犹是志心求修人。未得成道,受此法后,皆十年、十五年、十四年、八年、九年得道,成大真人。后圣君知其识性,合为真人,故言合为大真人也。

  大真人曰:夫志人识性,真心修求大道,皆须内著阴功阳德,即积此功德,而为真人。

  注:阴功阳德,具后注说。

  非从宿因前业,所种生命,骨体合道,

  注:宿因说生合官职,所种即合,有少许来由,若说求真,情性俱失。此名身外种植福田。资给来生,得受人中之因,不关身中得道之事。夫求真者,真人之情性,即得也。

  即得为真人,此是妄言也。吾今一一具说此法,于《六甲引书》之内,而作三等阴功,三等阳德,授传识性,

  注:识性者,识道之性而无妄。常行阴德阴功不休,故世人龙神鬼畏而敬之,谓之识真也。

  继代为真人。

  第一等阴功,六甲中修行,出五行三界之法。

  注:法中服符祭醮奏章步纲等法,各各自有经传流行世。世虽有本,而无真者言功也。

  第二等阴功,七星中步蹑地纪天纲,降九精,使九灵,衣七斗,消五毒,度三灾,入真境之法。

  注:此法各自有经文,此言修行用功之科,具在《金锁流珠》中有也。

  第三等阴功,变三五七九,

  注:三是三元,五是五行,七是七星,天纲地纪。九是九真,上大道君九祖君。内说步纲之法,驱役万神之要诀。

  禹步之要。

  注:三是三元,即行九迹禹步。五是五行,上元三五禹步法,或十二迹,或十五迹。皆变天纲地纪之步,而多是受之于务犹子,之下后方变 为禹步。

  右三等阴功,皆合墨书,为前圣曾授上盘古三皇,中古黄帝、夏禹,权代不绝。后圣方再授东海青童小君,一及诸天诸方大真者,即朱书也。

  第一等阴功,有十条。

  老君曰:第一条阴功,可以修服六甲服之,从甲子日始,终于癸亥又周而复始。于甲子,每至旬满,逢甲日辄有三大符,

  注:一玉女符,一是甲直日符,一甲州日将符三符并吞之。

  并吞之。即每日存呼神将旬将,旬玉女,六丁玉女,直日某神姓名,

  注:假令甲子日即呼王文卿。

  从官人数,符吏姓名等。即诵前圣太上老君长生呪一遍,方始咒曰:

  令则玄发白反黑,齿落更生。神仙度准,心开月明。出入行来一万神见营。所求皆得,所愿皆成。既、却百鬼,又辟五兵。除某死籍,著则玄仙名。乘云驾龙,上升天庭。急急如律令。祝讫,便服符。日月年数,数一服不休。此是论一日功,一年三百六十,功亦三百六十也。年年行之不休,不论年月,身自坚牢,如金之体,百病不入,永无教坏之期。此之阴功上条第一也。

  此太上老君,教三皇条之上上条

  第二条阴功,常以慈心,救人济物。

  注:人有疾病在身,被鬼祟所害,以符药术救之,令人得疾。差鬼得轻放,使人鬼相离,不为冤对。此为大柚功于人,大恩赦鬼,各得相一去离,不为患害,名曰大功于人鬼者也。

  解敌释对,阴行止谏之心。常以得前一人言之定。讫于夜后,阴与某人解某怨对,令其二人各自退悔其过,不相谋恨。即须禹步,专大山隔断二魂神,不相恨念,毒炁各自消散。后日月稍多,自能彼此消恶。如此之功微妙,为上上妙极。

  注:老君喻此阴功者,本是一人知有道,能制解江舌怨对,而法师领一人之言,便解谏,而人不相对怨,此名无上功德。

  步天纲图,蹑地纪图,顺、倒、反三遍。讫言曰:今有某州县乡里某官人,

  百姓止言百姓某乙。

  与某处

  州县乡里。

  姓名,与某相加谋,欲以相敌,敌却相

  谋杀。臣今行阴纲,与隔解之。咒曰:

  令被此不嗔,各欢相代,阻膈山海俱难。吾转天关,各指指后。欲前举心者,心身自寒,各须伏心获安。犯吾此令者,魂魄守天盘。

  盘训伐罪也。

  右斗上十二步,盘上三十四步。

  旧说云:顺、倒一反于纲上,便为之。今之是顺、倒、反三遍。今按后圣君授方诸小童君及王君口诀云:顺、倒两遍,毕,向阳星纲头起,右散行三遍。讫,上纲左足蹑阳明星。次右足蹑阴精。又先前右足蹑玄冥,左足蹑丹元。次右足蹑北极,左足蹑天关,右足次前,与左足并,乃通气祝曰:

  金木相克,木日相伐。水火相灭,铜口铁舌。前举者折,二心各退。两舌无说,二心俱伏。不相诛灭,吾出阴兵,制汝二人,心怨休歇。急急如律令。祝讫,各捻左右刀支少间。

  注:刀支,上卷具注讫。此更云:在左手第五指第三节右边是诀。

  此法为人修行,令怨对不相加伐,并被人谋害,自身为之。或彼人有心,此人不对,常恐来责伐我身,求请阻隔,令永不来者。以与三夜为之,不令人见之。见之即不神验也。

  注:夫人行阴功阴德,其阴功阴德未成,便被阳人知见,见便即一口发言,千口动舌,却为阴过。更敢望修行其阴功助人,而复被阴官所责也。

  若自行阴功,助国护身救人者,前从地纪三遍。讫

  顺倒反三遍是也。

  即飞天纲三遍,讫即散变三步九迹禹步,击止之。如恐不止,即十二步禹步一遍,又步十五步。存上中下三将军,领兵各三千万众,及六甲诸神,一一存如含弘图,及《流珠》中元下元等三将军图。击之三度,万事自消,亦不苦损彼人。若六度为之,彼人病,不可妄行,损己阴功。九度为之,彼立殒。

  注:不可妄行之,损己阴功,以成阴过也。

  禹步三等,并以图在上引中。讫今此禹步,以存作山隔断相敌之人,阵法诀步图。

  右转一转,存为九重山,隔此人魂神,畏而不来也。

  此名地轴禹步,存二十四地轴神,开一寸之地,而为万里江山,或万里江山,摄为一寸步之地。此禹步微妙,能伏摄于人身,腾空而不知远近也。诀在左手第一指根三横文中,是地心诀也。

  注:亦得师示文理之极,露处得真诀。

  步纲三遍,讫即以右手捻左手中诀,讫又踏地,举足下地心诀,及地里诀。即咒曰:

  天清地平,日月顺行,人物俱泰,国得君贞。今有某人逆天喧呼,臣履禹纲,隔断常为。千山万坑不得过,过者全军身不生。以取本色石,掷之便止。

  本色石,在六甲箓中看取,即得也。

  此步纲非但作阴功救人,而常行之,三年立可缩地脉,往往甚速于飞空。

  注:昔壶公先生姓施,名存。孔夫子弟子也。以师孔之业,求仕数不达。乃仰天而歎曰:我心犹欲,求至道至尊,玉皇上帝殿下之臣,万重云台玉京左殿卿相。何况于世人皇帝下,求一小臣,如许难得,即弃儒书,学道尊师。初遇西州赵公,遂法师学读经籍,声启朝修礼念之道,精志不休,三十七年,渐觉沈昏,困老无力。又仰天而歎曰:何幸天生我愚身,学儒儒道成而不荣,学道心志 苦而不明,岂非我身无宿因福,运命不行,奈何任老而死。须突之间,闷绝而死。死中忽见一女人,甚美貌绝世。告存曰:汝学道不逢明师,不知修行求智慧之心,坚金刚之身,劳遵花五色之藏,唯学歌音之声,诵读闲语,作小儿之学,学哢音句之能,去道渐遥。若为得道,汝可改行别学,须往少室山中,寻九灵先生,九灵先生是老君分身也。一云是老君弟子王夫人。人生善修行阴功阴德,今道已成,须以早去,勿在迟迟。于是施存得觉,便往少室山中,寻求三月日不遇。但以清净,齐心不移。忽于路傍逢一老人,年可七八十许,皓首,行步如虎,力状可负别人。施存视之良久,知是神人,即走趋下情而拜。路人惊怪,问曰:拜此老人何也。众中有一人曰:真人相见,趋谒之礼也。于是九灵先生责曰:汝来何迟,吾欲将汝入王屋山,谒六甲夫人,久待汝来,天曹有符,下令授汝,修行六甲阴功,服符治身,身今已老,何不早修。于是施存伏地,叩头再拜,唯称死而再生,得遇见先生。伏愿先生教以不死之法,得延贱下之躯不死。伏为奴仆之使,使不论年月,唯愿妆录,以乞余生。九灵先生便将入王屋山,三年,教行蹑步天纲地纪之法,吞饵六甲灵飞之文,及授地轴之符箓二十四阶,常转地轴天关,阴而修满十四年,道成。已将一壶,可容二升之器,以包罗大罗天之下、太极之中世界,以入壶中。或壶为六甲营,出炁禁之术为箓,授度世人,以行阴功阴德。岂非心之至,而感神人为师,教授成道。后更游世七百年,至晋时为费长房所遇,教长房缩地脉之法,三日宿壶中受法。归早三周年,一旦太平金阙后圣玉皇上道君,使仙人玉女下迎,上升为左仙上卿之位,如世太常卿相似。果其太上大道,不违施存之愿见赐仙卿。

  第三条阴功,学道法成,阴功可济。若道功著,常观世间,有凶神毒龙妖鬼,妄行狂风暴雨,伤损人物,不论水陆,步蹑天纲地纪各三遍,

  具前说步天地纲图

  散为禹步九迹,十二迹,或十五迹,常转配天关,举手指之三六九,

  注:或三度,毒祆自止,可不损其命。六度指病,九指频死,不可妄行禁杀,非道也。须以察知实,以害人妄作祆怪三度两度,人物众皆是安,乃可动法步纲。

  度其妖自止。止而即放,不可便杀。杀之即捻其龙神鬼之妖精兽等刀支,其妖兽等即三日内自死。

  后圣君告《金锁流珠》掌诀,众物龙兽等用诀刀支,皆在此中。用此看验得。君曰:不可妄行,行者皆伤他命,有罪于众人物。人物不安,伤人物命,或作水旱,败伤众命,以法收斩。

  注:天关所止,指是九指,是斩也。

  以一命而救得十命,谓之倍功。救数满三千,白日升天。

  注:风按《晋书》、《神灵异记》曰:许逊身为旌阳县宰,而学神仙禹步之道。忽蜀山大蛇三条,汉江毒蛟六条,共蛇为祟喫人,前后横江截岭,捉人为食。上天知闻,逊法成禹步,蹑迹配,转天关,收而杀之。不过九物之命,而救者十万余人。此蛇作梦于晋武帝:臣今食江淮人十五万人也。晋帝大惊。不逾二年,逊独获斩遥,敕封逊正朝宰相,固让不受。地府书奏天曹,天曹奏上帝,太平金阙后圣玉皇上道君,遣使下迎,赐逊白日升天,家口拔宅而去世也。

  此之故杀而无罪,却获阴功。又或有精妖祟人,累代皆结缚不断,或是阴精邪祟,疾病人口,宅舍不安,人多疾患,代代不休者,此准太上老君符命,与符治病,病者得差。转配天关,遥指之九度,并救六甲中某日直官名,从官人数直符吏等名,急急催促。如此治病符能变为神为吏,斩彼妖祟,而其病立差。如此之功,上天为上上,玉帝遥喜。祕之,勿妄用。右六甲阴功三条。

  余七条在第十四卷。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七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八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六甲阴功下

  第四条阴功,老君曰:夫学道之士,于世修行之功,道法精能,符力成就。忽有百姓及官人,被时行瘟毒,瘴气疾病,染者死伤,可以捻瘟鬼目,禹步九迹三步,配天关,指某方

  某方是病人居处。

  三度,然后与符帖,一一救之,立差。其家有十人,三人四人五人见染,顿重欲死者,与符吞之,立差。未病者带一符,令共一林坐卧,炁不相染易永,令病者得差不死,未病者不相染易。一家有十人得十功,一家二十人得二十功,此符法阴功之大也。祕之,勿妄传非人。言功十条,此条要验,并后圣君授章,于六甲及六甲夫人。

  章在《流珠上篇》。

  后圣君告天师道陵:六甲之中,十条言功,治除瘟鬼救人条,其功甚大。卿可自身及弟子,观世人中有被者,急与治之。世人甚畏此疾,唧能救之,万民喜欢,皆言功力微妙,可以闻于上天。一生身障之罪,应言消灭。可宝而祕,勿传非人。

  昔张天师未行此术之前,中国人民往彼故师求治,往彼者皆灭门,非呪术小小力之所能及也。

  注:昔西国胡人师第三人,入中国咒此鬼,此鬼不伏,行炁冲杀其师。第三人具《流珠中篇》具述,不复重耳。

  其瘟鬼诀目,在左手第四指第三节。

  瘟鬼诀目节上右边,欲近指甲,是瘟鬼刀之。

  注:捻鬼目,鬼自伏走去。捻鬼刀支,鬼三日而死。大验。昔左慈字符放,江东人。善禁鬼。魏文帝闻之,诏禁瘟鬼。鬼知来哭而相谓曰:江东左君,以铜爪捻我目,我当去耳,不去欲以刀刺,我当即死。大哭而俱去。三日之内,宫中病者差,不病者永健,不相染易也。

  太上老君授八蛮箓中,有治鬼符吏, 存之如图符,瘟鬼自走。不走即死。大验。能助阴功。第五条阴功,老君曰:夫志心之人学道,本以慈心,济拯人物为本,制邪结正为心。若有邪,正炁不行不降。如能行符药,治邪妖之精,不干正。且之心邪者,亦与一符两符,与吞正之。如有久染邪疾,缠绵昏沈之者,十年五年,此是老精鬼魅,狐貍鼠獭之精,以符帖追斩之,无妨。救一人是一功,诛精是二功。诛之法以蹑地纪,飞天纲,各一遍。散九迹禹步一遍,配衣七星,转天关,而指某乡里某人家。三六九指,即存中下元六将军,在彼人宅上,放水放火,领兵三千万众,出如图到彼。如中元三将军在流珠经图中,存到门捉鬼收诛之,大叫遶宅。往往如此,三度思存,其精自死,疾病便差。此阴功亦可为大,世人敬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