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水遇土则人财散失。

水加土上,水为财而主散失者,亦水为玄武之位也。

金居火上则病疾死亡。

金加火上白虎入朱雀蛇之位,故主疾病死亡也。

金肃杀断绝之神,故主疾病与死亡。

土临木地则田宅词讼。

土加木乃勾陈受制之象,故主因田宅争斗而兴词讼也。

以上自“凡见火加水上亡遗口舌非宁。”始乃窜入之金口诀内容,与六壬无涉。

金加火位中传有水无妨。

若金加火上为发用而中末见水则有救矣。

火入水乡末传得镇星复喜。

若火加水上为发用而中末有土则不凶矣。

以上两句从未有验,不知何故。

贵人顺行凶将少降祸殃,天乙逆行吉将聊施恩惠。

天乙贵人顺则凡事顺,逆则凡事逆。顺贵虽凶将降祸必轻,逆贵虽吉将赐福不重。

不若观三传之向背。

逢灾遇祸上下皆凶,招利求祥始终俱吉。

三传中全无吉将吉神者灾祸并见,三传中全吉者招财利可求吉祥。

凶神灾祸连绵,吉将相生欢欣不已。

三传中凶将更乘刑害灾祸愈重,三传中吉将更生者喜庆愈多。

凶神和合逢灾不至深危,吉将逢伤赐福终非全美。

三传中凶将见生合虽凶不甚,三传中吉将夙伤虽吉不甚。

日辰有彼此之殊,神将有尊卑之异。

日为己,辰为人,贵神在上尊,月将在下卑。

辰来克日诸事难成,日往克辰所谋皆遂。

支辰来克干乃我受制于人也,日干去克支辰乃人听命于我也。

实论乱首赘婿二课也。

男逢灾厄须以日上推穷,女遇迍邅但向辰宫寻觅。

日干又曰天干故看男子之灾祥,支辰又曰地支故看女子之祸福。

此分男女占之例也,占婚姻日夫辰妻;一班同学、同事,干男生,支女生;余例此推。若占一人则以干为外,支为内,不拘男女也。

先凶后吉终成喜庆,始吉终凶终见悲哀。

常理也。发用旺相乘吉将吉神,事暂可成;末遇凶神空亡,享用不久。如凶终吉反是。

初刑末位灾来果必无轻,末克初传有祸须知亦小。

先贤以时作先锋,占万事皆可以推。

若乃披刑则侵欺诡诈,乘马则摇动迁移。

时作支刑子刑卯之类,乘马主摇动也。

冲支冲干彼己不遑宁处,同辰同日尔子蹇滞迟疑。

时冲干己不宁,时冲支彼不宁,同辰彼蹇同日蹇。

比肩之性情不定,须视阴神。

时日相生迭为恩惠,生克其辰灾祥居第。

时生日下报上,日生时上惠下,时生支宅吉,时克支宅灾。

上数句乃参断之言,事之吉凶还当详考课传。

所以遇子遇午若往若来,值卯值酉为门为户。

子午天地之道路往来之象。

不惟天地之道路,乃一切有形无形之道路。不惟阴阳之门户,乃一切之门户,如射覆,卯酉乃口窍也。

大抵克多则事繁,克少则事简。

涉害比用主繁,元首重审事简,克者动也。

一克有一件事,二克有二件事,但以发用之事为主。

鬼临所畏当忧而不忧,财在鬼乡闻喜而不喜。

因财而变换祸矣。

鬼受制无暇克我,财生鬼不惟耗盗且取之成祸,故忧喜均不成。

神将互克占及夫妻,类来伤事因兄弟。

鬼乃夫也,鬼动事起于夫,财乃妻也,财动事起妻。比肩爻动事起兄弟朋友也。

财遇天空兮产业须伤,鬼临旬尾兮官灾不起。

财爻乘空求妻财不得,官爻空有官非不妨也。

亦不可执一,鬼既出现,早晚必有祸,此与其他空亡不同。

吉神临凶卦之中无咎争之道,恶煞临吉卦之内无欢欣之理。

卦名亦象也,惟神将判断为要,余皆末节。

煞虽恶,生我则其喜终至。将虽良,克我则忧难不已。

如虎勾生我其力尤雄,龙合克我其凶亦至。

总以日干向背为准。生克验吉凶,天将断由来。如虎生我则有大势力之人相扶,龙克我则官上不喜,或受剑刃之伤也。《毕法》“幸中不幸”与“不幸中幸”即此义也。

凶神无吉也,合干则讼休,吉神无凶也,克日则祸起。

与日合,朱雀之口舌亦休。

更若识其通变,举一隅而不复三矣。

卷二 大六壬九天玄女指掌赋

九,天数;玄,天色;女,阴象。《黄帝阴符》亦如此解,言阴与之符也。故:九,天之数,以玄女名,包于阴而阴与符合意。赋敷其事而直言,言一见而始终无余蕴也。

六壬通万变之机,大为国而小为家。日辰定动静之位,日为人而辰为事。

变即穷变,通久之变机,发动所由也。家国要从地盘分野处看。若单论家宅则惟在支上看可也。

大者干也,论我方与敌国之战争、外交,论我单位与外方之关系,皆以干为我。小者支也,论家宅只从支上论之,如太阳临宅屋舍光辉,贵人临宅家中富贵,白虎临宅多病,太常临宅乘酉多酒食、临劫煞多嗜酒之人之类

月将中时,局图顺节,日二课而辰二课,合成四象。生主和而克发用,义法三才。

日上神为太阳,日阴为少阳;辰上神为太阴,辰阴为少阴。阴阳生合比和处吉凶之端倪不露,惟于相克处一逗杀机而遂尔见形。盖不杀不成其为生,而取克正所以观五行相生之妙也。

克者事之端,克者事之变。

上克为元首,理顺成而百事咸宜。

上天下地,天克地理势皆顺,故百事宜。

下贼为重审,人事逆而谋为不利。

地克天是下陵乎上,故主逆。

二三克贼,知一总名。神将凶而祸不单行,神将吉而福祥双至。

如二三克贼,则看克处与本于有益无益而福祸之来可决矣。

知一者必二三事也,故主祸福成双。又主狐疑、近事。

用孟名曰见机,当因时以致宜;仲季号为察微,事未萌而预计。克贼重重比涉害,用辰主外灾害己,用日主我祸延人。

涉害取地盘孟仲季发用,涉四孟乃见机课,涉仲季为察微课是也。涉害比用复等,则刚用日比,柔用辰比。盖人我以支干分,日上发用乃我先发端,辰上发用是人先发端也。

蒿矢遥克日,二克主两事而合为一事;弹射日遥克神,一克主一端而分作两端。

日止一日,克有二,是两事合来作一事。一克互观自见,二课若见金土二煞,为有镞有丸,能伤人也。

昴星如虎对立,视俯仰以定远近之忧危。

俯视忧近仰忧远。杀气至酉而盛,故将曰太阴,俯仰皆以酉位言,阴阳无克乃从至阴处讨出消息来也。正君子履霜之渐多忧惧之时也。

宜深思坤初六之义,以远灾避祸。

别责如花待时,合日辰以定人事之巧拙。

课名不倘,事属有待时象可知矣。玩别责字言尊见端于此,而成就于彼之义也。

如花待时者,事端尚未萌动。突如其来之事而别求方法也。陈公献占吴太史占入阁,突有秦益之人不由词馆入阁,皆此象也。

又如花待时者,言别责课以迟缓论也。又当详其课传神将,不可执一。

八专士女怀春,一名不修帏箔。

凡阴阳施化以别,而神令干支同位,阴阳不分,主客未辨,故取象若此。

遇事亦主不知对手为谁,莫名其妙横生枝节防不胜防

丁巳辛同丑未,井栏射主深灾。

井栏射亦主前途忧危。

以马星发用,主事变;而中传支上,末传干上,又动而回归,亦与回环同义,主事不越轨也。占逃人必自回也。

伏吟任信用刑而事多反复。

谓十二神名居冲位,无可依倚,主反复不宁也。

或上克则事起男子,或属他人;若下贼则事由女人,或因自己。

大凡克处是动机,上克动在客在阳,故为男子为他人,下贼反观可知。

上克下外人寻我,外人干预于我。下克上必有行动也。还看三传之影响。三传如君,四课如臣。《金口》云:上克下兮从外入,下克上兮向外迁。

将克神为外战,灾自外来。神克将为内战,祸由内起。

将谓月将,神即贵神。将克神相战于外,神克将相战在内。灾外来是因彼而有克也。祸内起以其克加于我也。

内战多见,外战少验。

用在日前事情已过,用居日后事起将来。日辰发用应今时,辰日刑冲事成恍惚。年月旬日发用,事应年月节旬。

如甲课在寅则卯为后而丑为前。盖前为已往,后为未来故也。日谓今日,辰主于日,言日干发用事应在今时。凡日寄辰,辰仰于日,要合德禄比合相生乃为足贵。刑则人情不美,冲则反复不宁,故多事恍惚也。年主一年,月主一月,节主半月,不作气字看。如立春为节,雨水为气,节字论气,无谓月也。

此二句论克应之理,最为绝妙。方朔克应歌云:起岁年华问,逢蟾月里寻,占旬旬里应,值日日前辰,气动蟾分体,候来旬折身,诸门从此起,万类若通神。苗公云:七位克应诀,季神总用同,墓中见的实,吉凶取合冲,阴阳分墓绝,七位应须通。又云:看发用是何季之神,如见寅卯则应在辰月辰日辰时,如见巳午则应在未月未日未时,故言与日同也。

此二句正是应期之正理。如发用在丑,日辰在子则次日应,日辰在亥则第三日应,日辰在戌则第四日应,日辰在酉则不以此论。用加丑上亦如前法。但应期之法变化多端,课体不同,应期之法却当活论。

吉神旺相事皆吉,凶神旺相事必凶。

旺气求官吉,争财相气亲,死言丧祸起,囚动见官刑,休来忧病患,五气仔细寻。此皆以克日论也。吉凶二神,谓三传日干年命兼岁月建正时来方支辰上神,非搜尽此十一处也,须要视何处生我克我,还是生我者多,克我者多。助我生者多或助我克者多,生我者得地,还是克我者得地,宜详察。

官鬼之衰灾旺福又不可不察。

又生我者多不一定吉论,克我者多不一定凶论,当依课体事类活泼之。此“我”字又不可全以日干言,占类不同、课体不同则象义不同。如丁日占官亥贵发用则亥为“我”,占行人则马为“我”。此生克又涵德合鬼墓刑冲破害之义,不可想差。

已上九门定式,次观附卦加临,日临辰而受克为乱首,主行悖逆之道。

如庚午日申加午是日临辰而辰克之。

未申酉戌

午 亥 戌申 子戌

巳 子 申午 戌庚

辰卯寅丑

辰临日而受克为赘婿,不能自立其身。

如庚寅日寅加申,是辰临日而日克之。夫日寄于辰,今反克辰,是自家竟无安顿处矣。

亥子丑寅

戌 卯 寅申 申寅

酉 辰 申寅 寅庚

申未午巳

辰临日而生日名自在,有恢宏之志。

辰来生我可云安享。

主他来就我,但须以三传、空亡、衰旺定能否就我。如空亡,只有意而无形,如受克则有心无力。更有逢生不生不如无生之意。每因他人之助而受其累。亦多验。

日临辰而受生名俯就,有荣显之机。

我就他生一何荣显。

亦主在家不出。

日临辰而生辰名历虚,主无措之语笑。

我去生他,他为脱气。

辰临日而受生名归福,履来之崇。

辰是我所履之境,加我之上而与我合体生辰,岂非福履之崇乎。

同类相加同谐和合。

培植和合,言比肩之妙。

比肩吉凶,尤当详禄、刃之别及天将与日之关系。“忽然兄弟为鬼吏,要知还被兄弟累。”是也,禄乘鬼将不论。

日辰交生名为脱骨,主彼我舒情多宝;日辰交克号曰无涉,主内外疑忌生猜。

交生不认我而认人,故为脱骨,乃相信之诚也,交克反看。

交生者,《毕法》云“人宅受脱俱招盗。”之人宅互脱格是也,主互相迷恋,各有损耗,吉凶详三传神将定之。交克者,解离卦是也。

课传皆在年月日时名天心,忧不成忧而喜中加喜。三传不离四课名回环,吉不全吉而凶不全凶。

天地大化不离是在天之心也,名回环,意不宜占讼散事。三传所以变化,四课不离殊少变动之意,故吉凶不全。

“三传所以变化”者,事之变化系于三传,回环吉凶,还当详神将。

三上克为幼度厄,腐绳维臣室之象;三下克为长度厄,越海无舟楫之形。

凡长幼课看发用才官父子何如,是财则伤财,余可例推。又看余一课,或是上克必主上下不安争斗。若生日干则凶可解,上下相生凶亦稍解。

四上克为无禄,主孤单,得救神亦能免祸。四下贼为绝嗣,主贫苦,虽吉将到底成空。

救神如三传年命有一处生干即是,若四下贼则是我所遇皆仇敌,吉将其奈我何。

亦以三传为主。

日辰见辰戌又发用为斩关,阳逃亡而阴主伏匿。

辰戌动神,中传更遇寅字为天梁,主万里飞腾,故阳日为逃亡。阴日为伏匿,总无踪迹可寻也。凡传遇寅卯未子乘贵阴合为天地独通,出行吉。

贵人临卯酉分前后为励德,庶人吝而君子亨通。

视干支阴神,如立贵人前是小人恃势当强。如阳神立贵人后是君子谦冲当进。此励德之卦。盖日阴辰阴为卑,不合妄居于前。日阳辰阳为尊,不合退居于后也。

天乙在卯酉立私门,名微服而名怀异志。

天乙来临主八门,日辰阴阳俱后,遇此即是为微服象,惟利阴私。贵后谓居贵人后,卯酉为日月之门,阴私之象,惟利安居不利有为。

夫妇若年神交相克,作芜淫主琴瑟不调。

夫妇年若相克,日神更与日辰互克乃乖戾之象。

用卯为龙战,用酉为虎斗,主更改而忧疑不定。

凡卯日发用,行年又在卯名龙战卦,虎斗仿此。盖卯日阳气南出,阴气北入;入酉日阳气北入,阴气南出,主刑杀。阳主德生,相战于门,故名。主事疑惑,反覆不定。

壬课判断,最要详阴阳升降沉浮。亥为阴极,子为阳生;巳为阳极,午为阴生;卯则阳气之门,辰则鼓万物而出;酉则阴气之户,戌则收万物而入。详审课传,必得其情。尤当详间传联茹释义解之。

六合为泆女,天后为狡童,主厌翳而男女有淫。

卯为六合私门也,酉为太阴私户也。凡卯酉作传,而前见天后、后见六合,为阴往求阳,非泆女而何?前见六合后见天后为阳往求阴,非狡童而何?

三传四孟名曰玄胎,非怀孕则有移旧更新之意。

四孟五行生地故曰胎;玄,水色黑,言方胎于中,男女未分,不可见也,主事有根蒂,日渐长进之意;如人胎于母腹,铸成五官之象,故说移旧。

四孟主事迟,又主更新。

金口云“四孟相生有草房”,草者亦有草创义,即新房也。又主事情不备。

三传四仲谓之三交,加日辰则主隐匿罪人之名。

凡仲日四仲相加一交,有克发用二交,课传又见阴合,三交卦也。子午卯酉所藏乃乙丁己辛癸五阴干,阴为刑,故太公立课将五阴干移于四季,正谓此也。盖四仲当阴干之旺,如乙禄到卯,丁巳禄居午,则极气盛矣。而五阳干生于四孟者,以四仲为沐浴败地,是仲位刑旺而德衰也。若课传年命全逢乎此,诸事不吉,故武侯云:德气在内,刑气在外,之此不可出兵。

四仲亦名二烦,主杀伤而更遭刑讼。

凡太阳加仲,斗系丑未为天烦;太阴加仲,斗系丑未为地烦。是天地大小吉之气俱为天罡所伤,而太阳加仲是德为刑也。月宿加仲刑气大旺,故主杀伤狱讼之象。如斗罡系丑未名杜传,德在内刑在外,凡占利静不利动。

此杜传乃别立名法,与中末空亡或用起自刑不同。德者,阳气也;刑者,阴气也。杜者,堵也,关也。丑为二阳,未为二阴,长养之区,万物食粮,罡系之则长养之气郁不得出,刑杀无制而成灾,故德在内而刑在外,出则不利,守则获吉,故利静不利动。

四季名为游子,乘天马而将欲远行。

四土是游行之地,天马是游行之象,故名。于课不止远行,凡事主游移不定,踪迹无凭。

用天马而中卯末午名为高盖,主公卿爵位。

正月午为天马,卯天车,子华盖,盖利见大人之象。

卯发用而中戌末巳号斫轮,为印绶俱全。

卯加庚辛木就金雕,中传戌,又是辛之寄宫,末传巳火炼辛金而金又断卯木成器,且戌中辛金得巳火,又为铸印,而戌又为印绶,所以说印绶俱全,爵禄崇高之象。

亦主装饰、木匠、巧工。事则迟。

戌卯为铸印乘轩驿马六合而升官爵。

丙辛合为铸印,卯戌合为乘轩,驷房星谓卯也,如卯发用升官之象。

若逢真破,得罪于帝王之象;害气加远涉,有江湖之患。

凡刑冲破害皆谓之破,于仕宦则为得罪,于贾人则为江湖之患,为盘车故也。

时逢太岁作贵人兼发用而乘月将,名时泰有赐爵升官之象。日时月建会青龙而用岁气作初传 ,名富贵主利见大人之征。

天乙发用,又日辰月建名青龙,岁支作天乙是为用岁气,言一时而诸吉臻合也。

四离前一日为天寇,利居家不利远行。四绝前一日为天祸,事体绝而又复重兴。

分至前一日为四离,已非远行吉象,那堪月宿极阴,玄武阴私重加故主遇盗贼。四立前一日为四绝,乃阴阳交接之日那堪立绝互交,是乘权卸肩而两不得力,所以事休绝而复兴。

四时前孤后寡,或遇空苦楚无依,闭口旬尾,如乘玄发用病危不失。

如寅卯日当春之时则巳为孤丑为寡,若无别吉象,则为孤寡课。闭口有二格,如玄武加天地盘,六甲合此成两般;病逢闭口则不进饮食,讼逢闭口则枉屈难伸。

时克日而用又助之名曰天网,有死丧之危。用死囚而斗加日本名曰天狱,主囚系之灾。

时用克日为天网,如春占甲干用土金死囚神而有辰复加日本亥,则木之根本受伤,更用不旺,囚系可知。

凡课得天网,捕贼必获,兵战必胜。

上下旺相为三光,始终迪吉。神将顺布为三阳,作事皆成。

用旺相一光,吉神临用二光,日辰旺相当令三光;用旺相一阳,日在天乙前二阳,贵顺布三阳,忌克破刑冲害。

传见六仪病将瘥而狱囚出,三奇发用疑惑解而喜气生。

旬首发用为六仪,子戌旬奇在丑,申午旬奇在子,辰寅旬中奇在亥,丑为玉堂,鸡鸣于丑而日精备;子为明堂,鹤鸣于子而月精备;亥为绛宫,斗转于亥而星精备。

用起天魁为伏殃有杀伤之厄,传虎死神为魄化有死丧之忧。用丧魄健者衰而病者死,传起飞魂家有咎而人有灾。

天魁在酉逆四仲,非河魁也。死神正巳顺十二,是虎乘死神加日主死,加辰主丧,有吉可解。丧魄正未逆四季,飞魂正亥逆十二。

卦曰始终视神将玩克战以方知,课名新故用刚柔察死生以方见。

始终要兼旺相休凶,细细推寻,然亦就三传说,三传原该本事始终,或始克终生,或始生终克,或始生终墓,或始墓终生,皆始终之义。视神将者,神将以生我为吉,不生则虽吉亦减力。凡阳干发用得阴为故,得阳为新;阴干发用得阳为故,得阴为新。阳生主事之方生而艾也,阴主死事之已去而不乘权也。死生即得令不得令义。

始终者,论三传也。《毕法》“有始无终难变易。”是也。有始无终者,始生终墓;难变易者,始墓终生。又云“苦去甘来乐里悲。”,亦符此意。始克终生则官化为印,始生终克则末官助初印,当详印之虚实强弱定之。

凡占新故,当详发用休旺言之,未可以阴阳言。

八迍立见忧危,将至五福必主福禄骈臻。

八迍五福不是定然八件五件,八是阴数,一切恶神凶将克贼日兼带刑害者,是阴惨至极,故名。五乃天之中数,极阳之象,如传逢生旺贵人日德,即有凶亦解救矣。

若顺相加之卦传列巳申亥寅,春玄胎者生意已萌于中,夏励阳者机关略见于外,秋占四牡驱驰不息,冬占全福行止亨通。

凡三传顺加,以巳上加申起,四孟是五行长生之地,顺加则水木金各就所生,是四生之神复各居长生之位也。如春令寅木乘权,勾萌甲坼,生意正蒙,乃生生之始也,曰胎。四孟至于夏则生气日长日盛,曰励阳者,谓阳气盛中伏衰,君子当勉励勿纵,犹退藏意。秋时生气渐微,杀气渐盛,且言申位何为传送?天地之化至七月是生杀之转关,是送往迎来之会也。盖巳为海角,巳酉丑三合为宽大,坤为马,即四牡,即传送也。申加巳行宽大之地,正驱驰不息意。至于冬万物归根,四生各归生处,是全福而无害,行止有不亨快乎?

此句之解,玄胎者,巳申亥也;励阳者,申亥寅也;四牡者,亥寅巳也;全福者,寅巳申也;三传皆加长生之位,是为生玄胎,生生水息,来日方长,阴阳二气俱顺,故主动主进主福主生。与贵顺传顺同理。惟顺其时,阴阳二气渐升,宜进,故玄胎也,四牡也,以顺进为义;升近于极,则戒盈避满,宜退藏,故励阳也,全福也,以退藏为福是也。但吉凶之判,又必与日辰较量方知。

又巳申亥、亥寅巳三传,惟遥克课有之,克贼之法无例。申亥寅初不克末,吉凶皆成;寅巳申末制初传,凶不成而吉亦不就也。

四仲相加子午卯酉,春占关隔若羝羊之触藩,夏占观澜似游鱼之吞饵,秋占四平,逢望弦晦朔名曰三光不仁,冬占匿阳,时遇日月辰戌号为四门俱闭。

四仲乃四败之地,以卯加子算,四仲相加在卯为阴不备,以日出于卯离太阴也,在酉为阳不备,以日入于酉离太阳也。在子一阳初复,阳气不壮,在午一阴始生,阴气不壮。玩课体名义,重阴互换知无一吉占矣。春曰触藩言为阴所缚,进退不得自如。观澜意同,盖午生于寅,败于卯,前见辰是水库,乃观澜而不敢进意。弦月渐进,望月已满,晦月既尽,朔月初生,重阴相加,又逢弦望晦朔,更加四仲天官如六合太阴,阴总是阴翳之象,故曰三光不仁。日月卯酉也,四仲相加更卯酉上见辰戌总是阴阳闭寒意。又子乃一阳初生,今加于酉方,向闭塞之路,那见生机,故云匿阳。

四仲乃四极,故过而不及,不以吉论。此一义也。

二者,此句乃以四仲之名,实解阴阳二气之实。如“子乃一阳初生,今加于酉方,向闭塞之路,那见生机”,有深意哉。余可类推。

另,此论四句,各以卯、午、酉、子立极作解,亦是《指南》精微处。

断课之关键,实在五行原理中。

四季相传丑辰未戌,春稼穑而生长以时,夏游子而漂流不定,秋地角据一隅而忘天下,冬五墓舍朝市而守丘墟。

稼穑者,以辰加丑起算为顺,土生万物故在春为稼穑,且辰加于丑,土气乍开,生生之思初动。又土盛于夏,乘巳午之生,有千里之势,故曰游子。至秋则土气渐衰,生物之功灭去矣,曰据一隅而忘天下,便与夏之通达不同,四土皆库独以冬为墓者,休囚故也。

三传纯土,丘墓重叠,常占总以凶论。惟见二马旬丁,及寅卯克动,方可消灾避难,但总不见吉处。

若逆相加势情为悖,三传亥申巳寅六合,一名六害。春亢毓有始动终怠之形,夏洪钧秉中正权衡之象,秋含章而无中生有,冬待庆而暗事将明。

逆相加谓以亥上加申起算,六合六害在加处见。寅盛于春已毓矣。又值亥生则毓之太过,故曰亢毓,且亥加于寅为休气用事,故云始勤终怠。寅加于巳,木火通明,是为洪钧,巳加于申,正火旺于夏,亨嘉之会,谓之中正权衡,固宜申金制约为义。巳加申是金生于巳,含章之意,故曰无中生有。申加于亥,天乙生水,得申金之光相涌相生,是为将明,从此而春、而夏、而秋,生长万物之庆皆为有待。

此论病玄胎也。亢毓亥申巳也,洪钧寅亥申也,含章巳寅亥也,待庆申巳寅也。三传亥申巳、寅亥申、申巳寅,惟遥克有之,贼课无例。寅亥申、巳寅亥若发用吉神吉将,喜事可成;然末传制之,难以长久。

四仲逆传子酉午卯,春占井陷如鸟投笼,夏占正烦若牛受刃,秋失友既散离而复合,冬出渐名阴极而阳生。

四仲以酉加子起算,则皆相逆,为五行死地,如金库于丑,则酉死于子,余可类推,投笼正表其象。正烦或作二烦,以日宿月宿加四仲分,曰受刃则生气尽矣,金土杀酉加于子为泄杀气,气既衰故为失友。酉未为离隔之神,加于一阳初生之地,为阴静而阳复,故居离而复合之象。

逆传四季丑戌未辰,春占越库,散财不以其道;夏曰转魁,委任不得其人;秋杀墓势将兴而将起,冬伏阴机渐收而渐藏。

四季以辰加未起算,春季辰土受未中乙木之克,是发越库财已散矣,曰不以其道者,顺则合,道逆则不以其道也。戌为天魁,中藏辛金,夏季未土木库加戌,而为戌中辛金所克,又戌为火库泄木之气,是未转魁上为委托非人也。戌火库丑金库,火加金则杀金,阴象原伏而不动,遇火炼之,有发越之势。丑金库,辰水库,丑加辰则金水相涵象重阴,又子见母,故曰收藏。

若顺相合理势自然,申子辰为润下以和顺为义,寅午戌为炎上以发达为名,亥卯未为曲直举直错枉,巳酉丑为从革革故鼎新,三传稼穑田土稽留。

子为水,申为生地,辰水库,自申而子而辰理势自然,有不和顺者乎?甲乙日为生气。炎上顺其次序,自然烈焰弥天,与和顺同解。更得驿马为倚权,利奏对也。凡木之生死曲与直,举直错枉,正去徇向直意。金有革故之义,言革故自有鼎新之势。凡占得四土,虽当作稼穑,须玩顺逆玩四时,上文备矣。

子辰申为出奇自新改过,午戌寅为间魁舍室从庭,卯未亥为合从彼我咎怀其忿,酉丑巳为献刃远近俱被其伤,辰申子为呈斗玩观于天象,戌寅午为丁墓会消息于方与,丑酉巳为藏金因事而韬,未亥卯为从吉待时而动。

若逆三合事主乖违,辰子申为特顺贵勿躐等,戌午寅为就燥行合中庸,未卯亥为正阳遵发生之意,丑酉巳为法罡防肃杀之威,四土逆行尚宜守正。

水局逆行言勿躐等者,欲其以顺正也。火不顺则燥,故正以中庸。玩遵之一字,言当依本生生之理而无毗乎阳也。罡杀气,金逆而杀气愈盛,故肃杀宜防。土能生金,若逆生恐犹未出于正,故特用戒之。

子申辰为仰玄守凝寒之困,午寅戌为正义显朱夏之形,卯亥未为先春未萌先动非时过,酉巳丑为操会已过受时岂失宜,申辰子为间十聚秀气于怀中,寅戌午为华明彰精光于天表,亥未卯为转轮,因颠蹶而自反,巳丑酉为反射,怀杀伐以酬恩。

天罡加四仲为关隔,人事昭迟;登明脱日辰为萃如,事情和美。

卯酉日月门也,子午为日月之门,辰戌为网罗之煞,辰加四仲为门被阻隔,人事何由通快?子午为关,卯酉为隔,既为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之门户,子午既为阴死阳生阳死阴生之地,则人事一动一静,能离此门户乎?今被网罗煞阻隔,人事岂得亨快?亥为乾位,加日辰是统天之德聚于日辰也,天德昭临人情自然和美矣。

用为发端之门,中为移易之府,末为归计之宫。

太公立三传极重在发端,归结在末传。

孟为神之在室,仲为神之在门,季乃在外之应。

孟仲季乃泛论,其理不在传之例。孟为生地,仲为旺地,季为结果之地,此正由微至著,由小而大意。

占行人罡加孟未动,加仲半路,加季立至,因孟新仲壮季老,孟为始,仲为中,季为末,故耳。

初生中,中生末,名遗失而事久陵夷;末生中,中生用,名荣盛而多人推荐。初克中,中克末,为迭噬而受众辈之欺,末克中,中克用,为僣亡而致外人之侮。

毕法云:三传递生人举荐,重下生上不重上生下,大凡发用之气要无所分折,一心聚于干上方好。若初生中末则益我之气薄矣,所以事久陵夷。惟末生上传,专益于我,故荣盛耳。又上克下为迭噬,下贼上为偕亡,从辈侵欺。

三传生日百事宜,日生三传财源耗。日克三传求财可羡,三传克日众鬼难堪。初传克末事成空,末克初传事可成。传见妻财利益多,传见父母饶生意,传见兄弟口舌生,传见子孙福禄满,传见官鬼有两途,病讼畏兮官位显。子传父兮逆且疑,母传子兮顺且便。三传凶谋事不成而终不喜,三传吉兮干支凶,事吉而成无少惮。支若传干人求我,干若传支我求人。

课连茹传逆速而顺则迟,越三间向阳明而向阴暗,故顺三间之课,亥丑卯为溟蒙而事多暗昧,子寅辰向三阳而渐望光明,丑卯巳为出户春雷震蛰,寅辰午出三阳金鲤波中,卯巳未迎阳者鸣高冈之鸾凤,辰午申登三天得云雨之蛟龙,亥未酉变盈者名秋声之稼穑,午申戌出三天似鸣鹤之在天,未酉亥为人局主心劳而日拙,申戌子涉三渊当隐于山林,酉亥丑乃凝阴而忧不可解,戌子寅入三渊而枉不能伸。

天地之气,东南为阳,西北为阴,自寅到酉为日,自酉到丑为夜。凡人日出而作,与阳俱开,故向阳则明。日入而息,与阴俱闭,故向阴则暗。凡人逆则归,归则速;顺则游,游则远,自然之理也。若三传俱在夜方,岂不暗昧?寅为三阳而传之前后拱向之岂不光明?卯为门户,出门向阳,正如雷之震蛰,阳则下也。寅三阳之地,出乎此一路向东南,辰午之旺气,可知亨快,鱼得水之象。午为阳而卯巳者迎之,正高冈鸣鹤之象,占事宜带就,少迟则无气矣。午申在南,先天乾位,固曰天,而辰在东南亦是阳明之位,合之曰三天,登之故有蛟龙云雨之象。只一巳字在午之前,而未酉向西去矣,阳终阴始,肃进万宝告成,故曰登三天。午当阳极而申戌已流于酉矣;在阴子和,言闻其声不见其形也。未酉亥阴气盛矣,凡人心劳不休皆属于阴。书云:为善心安,日休为恶,日劳日拙,善恶之际,阴阳之别也。申子水局有林之象,戌土山象,言人夜方似幽人之守正也。酉亥丑皆在夜位,阴气所凝,休忧如之?戌寅火局,而子水居北乘旺为渊,则火亦化而为矣,故曰入三渊,屈不能伸,无非幽暗之意。

言壬者,必明五行之理,明辨阴阳、昼夜、升降、明暗、盛衰、显晦。

至若逆三间之课,亥酉未为时遁无出潜之意。戌申午曰悖戾有追悔之心。酉未巳励明者出入从起所便,申午辰凝阳者动止罔戾于心。未巳卯为回明而利有悠往,午辰寅为顾祖而喜气和平。巳卯丑为转悖当吉凶二者之间,辰寅子为涉疑入祸福双关之道。卯丑亥名断涧义利分明,寅子戌为冥阳善人是宝。丑亥酉为极阴如月隐西山,子戌申名偃蹇似马驰栈道。

亥酉未逆传,亥遁于酉,酉遁于未,有退而归隐之意。戌午火局中间一申反成克象,不和同矣,故曰悖戾。酉至未,酉有背暗投明之象,曰励明者,言策励以从明也。申午辰俱东南阳位,故曰凝聚于阳,所以行止如意。午为明,未巳卯回绕而向之,故利有悠往。午火生于寅,三传午辰寅,有顾母之意。和平者,谓得所生而巡也。巳丑酉金局为杀机之悖令,中传不用酉而用卯,是悖之转,转则吉。然犹未离于杀也,亦主凶,故为二者之间。辰子水局,中传见寅,虽涉于凝而不沉于渊,但两局不纯,故曰祸福双关。经曰:断涧如何涉,失前忘后时。君子宜退位,小人须有悲。盖亥为水,丑卯有桥梁意,言难进也。高高下下,义利岂不分明?寅戌火局,中传见子,阳入于溟,乃怀宝不出意,丑亥酉皆是夜方,不见光明。子申辰水局,间一成土在中,坎水见险,岂是坦途?

若顺连茹亥将顺行,亥子丑为龙潜,阳光在下,空怀宝以迷邦;子丑寅为含春,和气积中,莫炫玉而求售。丑寅卯为将泰,有声名而未蒙实惠;寅卯辰为正和,展将略而果沐恩光。卯辰巳名离渐,利用宾于王家;辰巳午为升阶,亲观光于上国。巳午未为近阳,名实相须;午未申为丽名,威权独盛。未申酉为回春,若午夜残灯;申酉戌曰流金,似霜桥走马。酉戌亥革故从新,小人进而君子退;戌亥子隐明,私事吉而公事凶。

此连茹之十二课,况先师孔子一生,概无过焉。

亥子丑俱在夜方,全无阳气,故云,即《易》“乾龙勿用”意。子丑寅得阳气而未畅,仍宜韬养勿用。寅为三阳开泰,此时从丑初履之,虽有将兴之誉而功业仍未成就。寅卯辰为日之始,正君子向明求治之会。卯辰巳逼近离火,是君子作宾于王朝也。午正阳有泰阶之象,从辰巳升之岂非观光乎?午阳明君位,巳未近之,君臣合德,功成名就之象。午未申是圣主当阳揽权御下之象。未申酉东南之气灭矣,是以比之残灯励之也。申酉戌乃金地肃杀,何险如之?曰霜桥走马危之也。酉戌亥纯是夜方,乃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之时。戌亥子以公私分明暗,若占逃亡盗贼,又当用夜方也。

自东南到西北,由离明渐入幽暗,联茹、间传之义,正从消息盈缩中推衍而来。大致自暗而明则生发进取,自明而暗则衰败退悔,不可不详察其义也。

若逆连茹亥位逆推,亥戌酉回阴心怀暗昧之私,酉戌申为返驾主行肃杀之道。酉申未名出狱主离丑出群,疏者亲而亲者疏;申未午名陵阴行险侥幸,安者危而危者安。未午巳为渐烯脱凡俗而渐入高明,午巳胡名登庸舍井蛙而旋登月阙。巳辰卯名正己人物咸亨,辰卯寅为返照行藏攸利。卯寅丑联芳悔吝须知否极泰来,寅丑子游魂乘凶坐见事成立败。丑子亥为入墓有收藏之态,子亥戌为重阴安嘉之形宁甘没齿。

自亥回戌,自戌回酉,一团阴气用事,可以卜其心之所藏矣。戌酉申为肃杀之地,昔孙膑占之不满期刖足而返,故名,戌为牢狱之地,酉不向戌而向申,是为出狱不与戌之群丑为伍,而往西南,是平昔之亲类反疏,而疏类反亲矣。申为阴而未午凌之,阴阳交接,安危之机也。巳烯而午未渐而入之,是脱凡境入高明意。午巳辰逆转,又未中有井宿,午逆向巳,巳中有蟾,月阙是也,巳宽大有正己之象。从巳至辰卯,正己而正物,人物皆归于通达。寅中有生火,辰卯返而从之,是返照也。阳明相比,行藏自利,发泄太过,中藏乌有,反为吝象。今归寅卯于丑,披枝归根,方是泰来之象,寅之阳气正好发舒,反入于丑阴极之位,诸事不利。魂阳魄阴,向晦宴息,百事收藏,占者宁矢志没齿,静俟不敢进也。

局有进退之意,气有旺绝之殊,衰墓总同退断,胎生进气无虞。退气则吉事成凶,凶事反吉,进气则安者益安,危者益危。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