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爰清子至命篇

  经名:爰清子至命篇。二卷。南宋王庆升撰。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爰清子至命篇序

  人心道心云者,尽性之谓也。性苟尽矣!命斯可至焉。可道常道云者,至命之谓也。性犹未尽,乌可至于命也?舍性命以求道,而得之者,未之有也。性命一也,有存灭者焉,有长生不灭者焉,有生死者焉,有长生不死者焉。存而灭,生而死,天下皆是也。人徒见其同而不见其异,故有讳言神仙者焉!神仙之在太空,自开辟以来则已有其人,而未见其名一暨乎黄老辈出,则人与名渐著矣!秦汉而降,则名愈彰,而人愈难得矣:仆潜心于性命有日,幸天不爱道,得至人授之口诀,其言甚简,其事甚易,诚可立为。然非有大福德,大力量,则不能亟行之,私念电光易灭,石火难留,行止靡常,死生莫测,歎世人之笃好,受诳者之崇欺,指燕为鸾,目狐作骥,诋诃先圣,乖惑后来,勇违太上之科,忍佛至真之理,迷迷相汲,比比皆然。苟无言象之昭垂,深恐机械之终泯,故敢不揣愚陋,谨依师传金丹轨则,述为至命之篇,传之私楮,以淑同志。曰安炉立鼎,日火候法度,曰野战守城,曰沐浴脱胎,皆是明述而实道,观之者宜悉心焉!倘或因绿际会,而获朝闻之庆,质诸斯文,浮然冰释,怡然理顺,如执左契而收旧物,岂小补哉!

  结洲爰清子果斋王庆升吟鹤自序,时淳祐己酉孟秋三日壬申也。

  爰清子至命篇卷上

  结州果斋王庆升撰

  先天四象之图

  后天四象之图

  安炉立鼎之图

  紫阳真人曰:先把干坤为鼎器,次搏乌兔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灵丹不解生。又曰:安炉立鼎法干坤,缎炼精华制魄魂,聚散氤氲为变化,敢将玄妙等闲论。又云:日居离位翻为女,坎配蟾宫却是男,不会箇中颠倒意,休将管见事空谈。又云:人人尽有长生药,自是愚迷枉摆抛,甘露降时天地合,黄芽生处坎高交。井蛙应谓无龙窟,篱鸥争知有凤巢,丹熟自然金满屋,何须寻草学烧茅。图者象也,象有物也;诗者言也,言有则也。欲知其象,当求之于言,欲知其言,当求之于象。言象彰,而物著矣!苟得象而执言,是未得于象也;得言而执象,是未得于言也。泥乎言象者,道不可论也,惟言象俱融,斯之与言道矣!

  排符进火之图

  紫阳真人曰:长男乍饮西方酒,

  震一变而为兑,神水生也。

  少女初开北地花,

  兑一变而为干,金花凝也,野战之法也。

  若使青娥相见后,

  干一变而为巽,一阴生也。

  一时关锁住黄家。

  阳极则阴生,火不可常进,当以土藏之,守城之法也。

  又云:前弦之后后弦前,

  震变兑之后,前弦之后也;巽未变艮之前,后弦之前也。

  药味平平气象全,

  药者先天之一黑也,当弦前弦后之时,气味纯全,无太过不及之息也。

  采得归来炉裹煅,

  探得者,取先天之一炁也,炁数相感,悉出自然,如磁石之吸铁,非探摘之探也。归来者,盖先天一炁,初非他物,是我太极未判之时,自己之物也。因汨于情欲,遂忘返,我今复得此一炁,使归其根,故曰归来。即认得吹来归舍养之旨也。炉裹煆者,倾入东阳造化炉也。

  煅成温养似烹鲜。

  煅成者,一转火侯毕也,温养者,温和保养也。谓野战既罢,便当守城也。似烹鲜者,老子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之旨也。又云:日月三旬一遇逢,日月循环于一月之内,遇朔则一合璧也。

  以时易日法神功,

  太阳一年,三百六十日一周天,太阴一月,三百六十时一周天。我以一年之炁候簇于一日,以一日之无候簇于一时,岂非神功乎!或者以朝屯暮蒙,二卦十二爻,法十二时,谓之卦熙,可不悲乎!

  守城野战和凶吉,

  守城,温养也,野战进火也。知凶吉者,谓震变兑之后,为见龙在田;兑变干之后,为飞龙在天,皆利见大人,故曰时之吉。然而震未变之前,为潜龙勿用,干既变之后,为亢龙有悔,勿用有悔,故曰时之凶。知此则守城野战,皆得其宜矣!

  增得灵砂满鼎红。

  知其凶则守城,知其吉则野战,战守不失其时,一日有一日之得,则灵砂遍神室而增光辉矣!

  九转成功之图

  紫阳真人曰:八月十五日#1玩蟾辉,

  蟾辉月也,月者金之精,八月酉也,金生于巳,旺于酉,故月到八月十五,光辉皎洁,胜于常月,得其时也。

  正是金精壮盛时,

  正是者,先此则嫩,后此则老也。壮盛时者,既不嫩,复不老也。

  若到一阳来起复,

  八月十五,非进火之时也,有所待也,待夫一阳之生,黄钟之侯也。虽日黄钟之候,铃七日来复也。

  便须进火莫延迟。

  既得其药,复遇其时,便须进火,苟或迟延,一蹉百蹉矣!

  又云:兔鸡之月及其时,

  兔鸡,卯酉之月也,及其时,到这时也。

  刑德临门药象之

  刑杀也,德生也,金主义而司杀,刑也;木主仁而司生,德也。卯木旺而金胎,德中有刑之月也;酉金旺而木胎,刑中有德之月也。临门者,谓日出于卯则月微,月生于酉则日微,卯酉为日月之门,而刑德临之也。药象之者,谓金丹法金木日月也。

  到此金砂须沐浴,

  到此者,谓自一阳来复,下至此也。金砂昔,金之精也,黄芽者,水中金也,其名甚多,不叉泥也。须沐浴者,涤除玄览,涤除洗也,玄览心也。《周易说卦》曰:六爻之义易以贡,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日沐浴者,洗涤之义也。

  若还加火必倾危。

  到此卯酉之月,但当退火守城,洗心退藏于密可也。若还加火,铃倾危矣!

  又云:玄珠有象逐阳生,

  玄珠,真汞也,媳女也。契曰: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鬼隐龙匿,莫知所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有象者,真汞既得黄芽,不能飞走,凝结成珠也。《龙虎经》曰:调火六十日,变化自有证,神室有所象,鸡子为形容也。逐阳生者,随一阳来复之后,得黄芽而成之也。

  阳极阴消渐剥形,

  阳极者,当夬卦时也,阳生于复,盛于夬,极于干。阴消者,当夬之时,阴消其五,尚余其一,渐剥形者,非剥卦之剥,六阴将尽,剥去而变纯阳干健之体也。

  十月霜飞丹始熟,

  十月斗建亥之月也,阴须剥去,而丹犹未熟,爻待十月,方始脱胎也。

  恁时神鬼也须惊。

  即四象会时玄体就,五行全处紫光明,脱胎入口通灵圣,无限龙神尽失惊之旨也。

  又云:卦中设象本仪刑,

  卦中设象,谓始震终坤,及姤复之,十二卦与夫先天后天之八卦;朝屯暮蒙之六十四卦,干坤高坎之四卦,皆是设象取证,故曰本仪刑也。

  得象忘言意自明。

  《周易略例》曰: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言生于象,故可寻言以观其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其意。意以象尽,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犹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也。然则言者象之蹄也,象者意之筌也,是故存言者,非得象者也,存象者,非得意者也。

  后世迷徒惟泥象,却行卦炁望飞升。

  云房曰:大道安能以语通,伯阳假易作《参同》,后人不识神仙喻,执着筌蹄便下工。

  爰清子至命篇卷上竟

  #1‘日’字当衍。

  爰清子至命篇卷下

  结州果齐王庆升撰

  入道诗

  浮世功名水一沤,数来谁得百年留,使能久履姬姜位,泽不加民时可羞。

  一贫彻骨且安贫,颜范虽贫姓字新,任是富豪能敌国,不知身死属何人。

  蝇利蜗名是债绿,便须还了听于天,欠多欠少休贪债,必待丰高又不然。

  若谋富贵说荣亲,养志承颜有几人,素位而行无怫逆,过于列鼎与罗珍。

  人期上冢要焚黄,名爵思为厚夜光,九祖生天蒙帝渥,只绿一子入仙乡。

  羲文孔子一先天,互把精微著易篇,不用阴阳真正理,旁蹊曲径是徒然。

  干坤大象一阴阳,高坎精华日月光,不取盈虚消息候,若非聋瞽必为狂。

  求道惟愁不遇真,得真翻惑是何人□但将德行为梯磴,何必攀绿自苦辛。

  时节因绿不偶然,既由人事亦关天,功探德厚天孚祐,玉籍标名骨自仙。

  论兵莫待一阳生,习阅攻车要不惊,或跃在渊能自试,不劳征战屈人兵。

  好下工时便下工,百年光景一飞蓬,后生不值老来值,大药难医骨髓空。

  闰年为厄要先推,阳武阴差莫妄为,守待一阳来复后,斗加束北月沈西。

  夜夜工夫总一般,坎男高女共同欢,专心直待阴阳足,却马休兵国自安。

  九转金丹九月圆,木金胎旺好安禅,纯坤月裹纯干足,手把仙瓢酌醉仙。

  清高之士贵清虚,捕影追风钓火鱼,阔论高谈惊世俗,老君终是惮回车。

  闾阎小子不明心,执着旁门学采阴,坐外三峰终作鬼,畴知仙道有浮沉。

  先天妙质罕人明,尽向虚无唤己名,太极重归无极后,谓之皇极始长生。

  万卷丹书名一般,金砂玉石辩应难,自非夙有神仙骨,未易教君洗眼看。

  金丹至药匪寻常,幸藉西华泄此方,天上有之无计得,积功须及许旌阳。

  注沁园春

  七返还丹,

  《参同契》曰:九还七返,八归六居,男白女赤,金火相拘,则水定火,五行之初。上善若水,清而不瑕,道之形象,真其难图。变而分布,各自独居。紫阳真人曰:七返朱砂返本,九还金液还真,休将寅子数坤申,但看五行成准。本是水银一味,周流经历诸辰,阴阳气足自然灵,出入岂离玄牝。以水生于一而成于六,火生于二而成于七,木生于三而成于八,金生于四而成于九。六八为阴,故居归而不用;七九为阳,故七返而九还。七返还丹之义以此。

  在人先须鍊己待时。

  修丹入门,三千六百,皆所以鍊己待时也,然特谓之孤阴不能纯阳也。云房曰:道法三千六百门,学人各执一为根,岂知些子神仙术,不在三千六百门。又先生传道岂多门,谅尔根基次第陈,且教旁门安乐法,养铅之理渐教闻。鍊己待时,先须行安乐法也。

  正一阳初动,

  紫阳真人曰:八月十五翫蟾辉,正是金精壮盛时,若到一阳来起复,便须进火莫延迟。正一阳初动者,建子之月也,其日在斗。《灵宝经》云:旋斗历箕,以此。

  中宵漏永,

  《龙虎经》云:初九为期度,阳和准旦幕,周历合天心,阳爻毕于己。正阴发高午,自丁终于亥,水火列一方,守界成寒暑。以阳生于子,故曰中宵漏永也。

  温温铅鼎,

  铅者,真铅也,在坎为黑铅,在高为红铅。红铅砂中之汞也,汞亦有二名:在高为朱汞,在坎为黑汞,黑汞铅中之银也。鼎炉鼎也,炉鼎贵温而忌寒。鼎寒者,黑汞少也,可采红铅以益之,得铅而汞自生。炉寒者,红铅少也,汞不能生铅,宜急图之,非徒无益,恐反害己也。

  光透帘帏,

  光者,月光也,八月十五望蟾辉,望此光也。月轮圆莹,光透于帘幛,斯可进功也。云房曰:闭兑垂帏寂默窥,满空白雪乱参差,股动收拾毋令失,伫看一轮月上时。斯之谓也。

  造化争驰,

  造化者,神真也,即《灵宝经》所谓数,落神真者也。一升一降,妙用无穷,或往或来,阴阳叵测,故日争驰也。

  龙虎交媾。

  虎铅也,在兑曰白虎,在坎曰黑虎,即真汞也,龙汞也,在震为青龙,在高为赤龙,即真铅也。名虽有二,其实一物耳。无极而太极,龙虎分列也,太极归皇极,虎龙交媾矣!

  进火工夫牛斗危,

  老子曰: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又云: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进火之危也,如此。

  曲江上,

  曲江上,元海也,《灵宝经》谓之生门,《参同契》谓之道枢。

  望月华莹净,

  月为太阴,其中有兔,阴中之阳也;日为太阳,其中有乌,阳中之阴也。阴根于阳,阳根于阴,此自然之道也。此月华也,非外象之月,乃内象之月也,其离中之月乎!真人有词曰:干坤未裂,有物如何别,解把鸿蒙擘破。说不知,知不说,妙诀真难彻,知音世所绝。要识阴阳颠倒,月中日,日中月。斯所谓月华者,即《白虎首经》至宝也。紫阳真人曰:白虎首经之宝,华池神水真金。故知上善利源深,不比寻常药品。若要修成九转,先须鍊已持心,依时采取定浮况,进火仍防危。甚望者,朝抱之也,莹净者,清而不浊也。

  有乌箇飞。

  即日中之乌,阳中之阴也。飞者升腾之义也。

  当时自饮刀圭,

  刀圭即金土之二用也,刀者金也,金·有锋芒,其利如刀,用之以道,立可成仙。悖道轻用,直至杀身,故有刀之名焉!圭者,高己坎戊之二土也,谓之圭者,特寓言耳,非定有圭也。饮之者,即《阴符经》食其时之义也。

  又岂信无中养就儿。

  《龙虎经》曰:万象凭虚生。又曰:鍊银于铅,神物自生者是也。彼元精无质,以神气敷布而感之则潜通,凝结于密户之中,阴阳数足,自然成胎,虽真人高明,初亦未能深信。但见脱胎入口,龙神失惊,方始奇特之。经曰: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其斯之谓乎!

  辩水源清浊,

  辫者,别也,水源产药川源也。清者莹净也,浊者不莹净也,此事古今所共祕。下士难与之言也。

  木金间隔,

  木者,汞也,龙也,位居乎东;金者,铅也,位处乎西。各列一方,无从交会。还丹之法,用泰之道,天炁下降,地炁上腾,则无间隔之虞,而有同乡之庆。

  不因师指,此事难知。

  紫阳真人曰: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师传莫强猜。此之谓也。然授受之初,自非审观而密试之,未易轻与也。苟妄传于下士,爻贻大笑之辱,是以谨祕之。

  道要玄微,天机深远。

  道之要,精微玄奥,天之机,渊深寥远,非下士可得而与闻者也。

  下手速修犹太迟。

  速而犹迟者,以有九难;师得弟子难,弟子遇师难,天机显露难,积功累行难,赀粮富足难,选置药物难,丹房得地难,岁月厄闺难,修鍊无魔难。以此九难,故曰下手速修犹太迟也。

  蓬莱路,仗三千行满,

  行,功行也,十善业也。十善业者:一曰孝,二曰悌,三曰恕,四曰忠,五曰神圣,谓之五大,又谓之道,乃大道也。六曰智,七曰礼,八曰仁,九曰义,十曰信,谓之五常,又谓之德,乃常道也。以上十行,修之于身之谓业,足以润身之谓德,施诸事物之谓行,久有效验之谓功,用虽异而体则一。行之则著,故总为之行日三千云者,贵乎积累也。

  独步云归。

  种功累行,乃学道者当然之事,及功成行满,则名登仙籍,蓬莱可归也。若不积功累行,而冀鍊还丹,轻举远游,飞神八极之表者,未之有也。

  注北斗真形呪。

  北者,对南之方也,天一之位也,寒水所属,贞智所配也。斗斟酌元炁也,真可变化而具众善也。形相也,真形,心神也,凡所有相,皆为非相,独此心神,乃百骸之主潜天而天,潜地而地,出入无时,莫知其乡,操之则存,拾之则亡,其静为性,其动为情。率其性,为君子,为圣贤;狗其情,为小人,为异类矣!为君子为圣贤,此相不加明;为小人为异类,此相不全灭,不明不灭,故为真也。呪其祝之语,能密持之,可以守神。

  天灵节荣,

  天灵节荣,天谷之神也,即元神也,合而为一,天灵也,列之为九,即九官真人也。散而为万,即森罗万象也。节荣绛官之炁,即元熙也,处心藏之后,当七节之间,行荣血于一身,是为节荣也。

  愿保长生,

  守神之士,鼻引清风,自天门而入。天门者,鼻之两窍也,上达天谷。天谷者,自门中之泥丸也,中彻绛官。绛官者,心神出入之府也,下贯密户。密户者,两肾之问,混元神室也。风从天灵谷降,神从节荣官降,会于密户,风木生心火,肾水生风木,故长生可保也。

  太玄之一,守其真形,

  左肾之神曰太一,右肾之神曰玄一,以其得天一之数也。其真形者,心神也,自绛官出,驭意马而下降,入密户中。诵北斗真形之呪,此乃玄灵之至道,璇玑之上法也。久久之,则太一玄一之神,左夹右补,遂得精神交媾,直臻于无漏,性尽而可至命也。此盖守一之旨也。只此两肾之闲,即限也,然则王嗣辅谓之中,尧舜之允执厥中,文王之艮其背,周公之艮其限,孔子之退藏于密,皆此道也。

  五藏神君,各保安宁。

  苟能守神,五藏安矣!

  急急如律令。

  爰清子至命篇卷下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