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山海经

  经名:山海经。十八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本文类。参校本:郝懿行《山海经笺疏》、东珂《山海经校译》、谭承耕《山海经点校》。

  山海经序

  世之览山海者,皆以其闳诞迂夸、多奇怪、俶傥之言,莫不疑焉。尝试论之曰:庄生有云,人之所知,莫若其所不知,吾于《山海经》见之矣。夫以宇宙之寥廓,羣生之纷纭,阴阳之煦蒸,万殊之区分,精气浑淆,自相濆薄,游魂灵怪,触像而构流形于山川、丽状于木石者,恶可胜言乎。然则,总其所以乖鼓之于一响,成其所以变混之于一象。世之所谓异,未知其所以异,世之所谓不异,未知其所以不异,何者?物不自异,待我而后异,异果在我,非物异也。故胡人见布而疑黂,越人见罽而骇毳。夫翫所习见,而奇所希闻,此人情之常蔽也。今略举可以明之者,阳火出于冰水,阴鼠生于炎山,而俗之论者莫之或怪,及谈《山海经》所载而咸怪之,是不怪所可怪,而怪所不可怪也。不怪所可怪,则几于无怪矣,怪所不可怪,则未始有可怪也。夫能然所不可、不可所不然,则理无不然矣。案《汲郡竹书》及《穆天子传》:穆王西征,见西王母执璧帛之好,献锦组之属,穆王享王母于瑶池之上,赋诗往来,辞义可观。遂袭昆仑之丘,游轩辕之宫,眺钟山之岭,玩帝者之宝,勒石王母之山,纪迹玄圃之上。乃取其嘉木、豔草、奇乌、怪兽、玉石、珍瑰之器,金膏、烛银之宝,归而殖养之于中国。穆王驾八骏之乘,右服盗骊,左骖騄耳。造父为御,犇戎为右,万里长骛,以周历四荒名山大川,靡不登济。东升大人之堂,西燕王母之庐,南轹鼋鼍之梁,北蹑积羽之衢。穷欢极娱,然后旋归。案《史记》:说穆王得盗骊、騄耳、骅骝之骥,使造父御之,以西巡狩,见西王母乐而忘归。亦与《竹书》同。《左传》曰:穆王欲肆其心,使天下皆有车辙、马迹焉。《竹书》所载则是其事也。而谯周之徒只为通识瑰儒而雅,不平此验之史考,以著其妄。司马迁叙《大宛传》亦云:自张骞使大夏之后,穷河源,恶睹所谓昆仑者乎。至《为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不亦悲乎。若《竹书》不潜出于千载,以作征于今日者,则山海之言其鸟几乎废矣。若乃东方生晓毕方之名,刘子政辨盗械之尸,王颀访两面之客,他海民获长臂之衣,精验潜效,绝代悬符。於戏,羣惑者其可以少寤乎。是故圣皇原化以极变,象物以应怪,鉴无滞赜,曲尽幽情。神焉廋哉,神焉廋哉。盖此书跨世七代,历载三千,虽暂显于汉,而寻亦寝废。其山川名号所在多有舛谬,与今不同,师训莫传,遂将湮泯。道之所存,俗之所丧,悲夫。余有惧焉,故为之创传,疏其壅阂,辟其茀芜,领其玄致,标其洞涉,庶几令逸文不坠于世,奇言不绝于今,夏后之迹靡刊于将来,八荒之事有闻于后裔,不亦可乎。夫蘙苍之翔,叵以论垂天之凌,蹄涔之游无以知绛虬之腾,钧天之庭岂伶人之所蹑,无航之津岂苍兕之所涉,非天下之至通,难与言山海之义矣。呜呼,达观博物之客,其鉴之哉。

  山海经目录总十八卷

  本三万九百十九字,注二万三百五十字,总五万一千二百六十九字。

  南山经第一

  本三千五百四十七字,注二千一百七字。

  西山经第二

  本五千六百七十二字,注三千二百二字。

  北山经第三

  本五千七百四十六字,注二千三百八十二字。

  东山经第四

  本二千四十字,注三百七十五字。

  中山经第五

  本四千七百一十八字,注三千四百八十五字。

  海外南经第六

  本五百一十一字,注六百二十二字。

  海外西经第七

  本五百三十七字,注四百五十二字。

  海外北经第八

  本五百八十四字,注四百九十三字。

  海外东经第九

  本四百四十二字,注五百九十五字。

  海内南经第十

  本三百六十四字,注七百九字。

  海内西经第十一

  本四百三十九字,注六百九十五字。

  海内北经第十二

  本五百九十四字,注四百九十五字。

  海内东经第十三

  本六百二十四字,注一千四百九十五字。

  大荒东经第十四

  本八百六十四字,注八百一十三字。

  大荒南经第十五

  本九百七十二字,注五百九十八字。

  大荒西经第十六

  本一千二百八十二字,注一千二百三字。

  大荒北经第十七

  本一千五十六字,注七百六十七字。

  海内经第十八

  本一千一百十一字,注九百六十七字。此海

  内经及大荒经本,皆进在外。

  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臣秀领校祕书言:校祕书太常属臣望所校《山海经》凡三十二篇,今定为一十八篇。已定《山海经》者,出于唐虞之际,昔洪水洋溢,漫衍中国,民人失据,崎岖于丘陵,巢于树木。鲧既无功,而帝尧使禹继之。禹乘四载,随山刊木,定高山、大川。盖与伯翳主驱禽兽,命山川,类草木,别水土。四岳佐之,以周四方,远人迹之所希至,及舟舆之所罕到。内别五方之山,外分八方之海,纪其珍宝奇物,异方之所生水土、草木、禽兽、昆虫,麟凤之所止,祯祥之所隐,及四海之外、绝域之国、殊类之人。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益等类物善恶著《山海经》。皆贤圣之遗事,古文之著明者也。其事质明有信。孝武皇帝时,尝有献异鸟者,食之,百物所不肯食。东方朔见之,言其乌名,又言其所当食,如朔言。问朔何以知之,即《山海经》所出也。孝宣皇帝时,击磻石于上郡,陷,得石室。其中有反缚盗械人。时臣秀父向为谏议大夫,言此贰负之臣也。诏问何以知之,亦以《山海经》对。其文曰:贰负杀窫窳,帝乃桔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上大惊。朝士由是多奇《山海经》者,文学大儒皆读,学以为奇,可以考祯祥变怪之物,见远国异人之谣俗。故《易》曰:言天下之至啧而不可乱也,博物之君子其可不惑焉。臣秀昧死谨上。

  山海经卷之一

  郭璞传

  南山经

  南山经之首曰谁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在蜀伏山,山南之西头滨西海也。多桂,桂叶似枇杷,长二尺余,广数寸,味辛。白花,丛生山峰,冬夏常青,间无杂木。《吕氏春秋》曰:招摇之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璨曰:韭,音九。《尔雅》云蜀山亦多之。而青花,其名曰祝余,或作桂茶。食之不饥。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谷,楮也,皮作纸。璨曰:谷亦名构,名谷者,以其实如谷也#1。其华四照言有光燄也。若木华赤,其光照地#2,亦此类也。见《离骚》经。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禺似猕猴而大,赤目长尾,今江南山中多有#3。说者不了此物。名禺,作牛字,图亦作牛形#4,或作猴,皆失之也。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生生,禺兽#5,状如猿,伏行交足,亦此类也#6。见京房《易》。丽丽□之水出焉,□音作几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未详。佩之无痕疾。痕虫病也。#7

  又东三百里日堂一作常。庭之山,多棪木,棪别名连,其子似素而赤,可食。音剡。多白猿,今猿似猕猴,而大臂脚长,便捷,色有黑有黄。呜,其声哀。多水玉,水玉,今水精也。柑如《上林赋》曰:水玉磊阿。赤松子所服,见《列仙传》。多黄金。

  又东三百八十里曰猨翼之山。其中多怪兽,水多怪鱼。凡言怪者,皆谓儿状倔奇不常也。尸子曰:徐偃王好怪,没深水而得怪鱼,入深山而得怪兽者,多列于庭。多白玉,多腹虫,蝮虫色如绶文,鼻上有针,大者百余斤,一名反鼻。虫,古虺字。多怪蛇,多怪木,不可以上.

  又东二一百七十里曰杻阳之山。音纽。其阳多赤金,铜也。其阴多白金。银也。见《尔雅》。山南为阳,山北为阴。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如人歌声。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佩谓带其皮尾。怪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其中多玄龟,其状如龟而乌首虺尾,虺尾锐#8其名曰旋龟,其音曰一判木,如破木声。佩之不聋,可以为底。□□□为犹治也。外传曰:疾不可为一作底#9,犹病愈也。

  东三百里曰柢山#10。多水,无草木。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下,亦作胁。其音如留牛,庄子曰:执犁之狗#11,谓此牛也。《穆天子传》曰:天子之狗执虎豹。其名曰鯥,音六。冬死而夏生,此亦蛰类也。谓之死者,言其垫无所知,如死耳。食之无肿疾。

  又东四百里曰亶爰之山。亶音蝉。多水,无草木,不可以上。言崇峭也。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其名曰类,类或作沛髦,或作发。自为牝牡,食者不妬。《庄子》亦曰:类自为雌雄而化。今貆猪亦自为雌雄。

  又东三百里曰基山。其阳多玉,其阴多怪木。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訑,博施二音。施一作施。佩之不畏。不知恐畏。有乌焉,其状如鸡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急性,尚付厂乎二音。食之无卧。

  又东三里曰青丘之山。亦有青丘国在海外。《水经》云:即《上林赋》云:秋田于青丘。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黝属音瓠。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即九尾狐。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噉其肉令人不逢妖邪之气。或曰:蛊,蛊毒。有乌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如人相呵呼声。名曰灌灌,或作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流注于即翼之泽。其中多赤鱬,音儒。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鸳鸯,食之不疥。一作疾。: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跤于东海,多沙石。踆,古蹲字,言临海上。音存。仿水出焉,音芳。而南流注于消,音育。其中多白玉。凡□山之首,自招摇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令其祠之礼:毛言择生取其毛色也。《周官》曰:阳祀用醉牲之毛。用一璋玉瘗,半圭为璋。瘗,埋也。糈用徐米,精杞神之米名。先吕反。今江东音所,一音糈。徐,稻也,他睹反。糈或作疏,非也。一璧,稻米,白菅为席。菅,茅属也。音间。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音矩。西临流黄,北望诸毗,东望长右。皆山名。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尸子》曰:水方折者有玉,员折者有珠。多丹粟。细丹砂如粟也。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有乌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脚如人手。鸱音处脂反。其音如痺,末详其名曰鸦,音株。其鸣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放,放逐,或作效也。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无草水,多水。有兽焉,其状如禺而四耳,其名长右,以山出此兽,因以名之。其音如吟,如人呻吟声。见则其郡县大水。

  又东三百四十里曰尧光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金。有兽焉,其状如人而彘鬛,穴居而冬蛰,其名曰猾裹,滑怀两音。其音如斲木,如人斫木声。见则县有大繇。谓作役也,或曰其县乱。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羽山。今东海祝其县西南有羽山,即鲧所趣处。计此道里不相应,似非也。其下多水,其上多雨,无草木,多蝮虫。蚖也。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音劬。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四百里曰句县之山。无草木,多金玉。今在会稽余姚县南、句章县北,故玆二县因此为名云,见张氏《地里志》。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具区今昊县西南,太湖也。《尚书》谓之震泽。东望诸毗,水名。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负,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其中多鮆鱼。鮆鱼狭薄而长头,大者尺余。太湖中今饶之。一名刀鱼,音禅启反。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坛,形如人筑坛相累也。成亦重耳。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 □水出焉,音涿。而南流注于一作流注于西。虖勺。车音呼勺,或作多下同。其中多黄金。今永昌郡,水出金如粃,在沙中。《尸子》曰:清水出黄金,王英。

  又东五百里日会稽之山,四方。今在会稽郡山阴县南,上有禹冢及井。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砆,赋跌石,似玉,今长沙临湘出之。赤地白文,色笼葱不分明。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音鹃。

  又东五百里曰夷山。无草木,多砂石,湨一作损。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列涂。

  又东五百里曰仆勾一作夕。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草木,无鸟兽,无水。

  又东五百里曰咸阴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东四百里曰洵一作旬。山。其阳多金,其阴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羊而无口,不可杀也。禀气自然。其名曰□。音还或音患。洵水出焉,音恂。而南流注于关之泽,音遏。其中多芘羸。

  又东四百里曰摩勺之山。其上多梓柟,神,山揪也。构,大木,叶似桑。今作楠,音南,《尔雅》以为柟其下多刻杞。杞,苟杞也。子赤。滂水出焉,音滂沱之滂。而东流注于海。

  又东五百里曰区吴之山。无草木,多砂石,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

  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金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蛊或作纂。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东五百里曰漆吴之山。无草木,多博石,无玉。可以为博基石。处于海东,望丘山,其光载出加载,神光之所潜燿。是惟日次。是日景所次会。

  凡《南次二经》之首,自拒山至于漆吴之山,凡十七山七千二百里。其神状皆龙身而乌首。其祠:毛用一璧瘗,精用稌。稍广也。

  《南次三经》之首曰天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

  东五百里日祷过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犀似水牛,猪头库口#12,脚似象,有三蹄,大腹,黑色,三角:一在头上,一在额上,一在鼻上。在鼻上者小而不堕,食角也。好噉口#12,口中常洒血沫。兕亦似水牛;青色,二角重三千斤。多象,象,兽之最大者。长鼻,大者牙长一丈,性妬,不畜淫子。有乌焉,其状如鸿,䴔似凫而小,脚近尾。音骹箭之骹。而白首、三足、或作手。人面,其名曰瞿如,音劬。其鸣自号也。恨水出焉,音银。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蛟似蛇四足龙属。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如鸳鸯,食者不肿,可以已痔。

  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渤海海岸曲崎头也。有乌焉,其状如鸡,五釆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乌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汉时凤乌数出,高五六尺,五釆,庄周说凤文字与此有异。广雅云:凤,鸡头鹅颔蛇颈龟背鱼尾,雌曰凰,雄曰凤。

  又东五百里曰发爽之山。无草木,多水,多白猿。汎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

  又东四百里至于旄山之尾,其南有谷,曰育遗,或作隧。多怪乌,广雅曰:口口口朋#14爰居雀皆怪乌之属也。凯风自是出。凯风,南风。

  又东四百里至于非山之首。其上多金玉,无水,其下多蝮虫。

  又东五百里曰阳夹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东五百里曰灌湘之山。上多木,无草,多怪乌,无兽。一作□湖射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鸡山。其上多金,其下多丹雘。臒,赤色者。或曰臒,美丹也,见《尚书》。音尺蠖之蠖。黑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鱄鱼,音团扇之团。其状如鲋而负毛,其音如豚,见则天下大旱。

  又东四百里曰令丘之山。无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日中谷,条风自是出。东北风为条风。记曰:条风至,出轻系,督逋留。有乌焉,其状如枭,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显,音娱。其鸣自号也,见则天下大旱。

  又东三百七十里仑者之山。音论说之论,一音伦。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有木焉,其状如谷而赤理,其汁如漆,其味如饴,食者不饥,可以释劳,其名日白□,或作睪苏。睪苏一名白□,见《广雅》音羔。可以血玉。血谓可用染玉作光彩。

  又东五百八十里曰禺槀之山。多怪兽,多大蛇。

  东五百八十里曰南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水,有穴焉。水春辄入,夏乃出,冬则闭。佐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海。有凤皇,鹓鶵。亦凤属。

  凡南次三经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龙身而人面。其祠皆一白狗祈,祈请祷也。糈用徐。

  右南经之山志,大小凡四十山,万六千三百八十里。

  南山经图赞

  桂

  桂生南裔,枝华岑岭。广莫熙葩,凌霜津颖。气王百药,森然云挺。

  迷谷

  爰有奇树,产自招摇。厥华流光,上映垂霄。佩之不惑,潜有灵标。

  狌狌前作生

  狌狌似猴,走立行伏。禳木挺力,少辛明目。飞廉迅足,岂食斯肉。

  水玉

  水玉沐浴,潜映洞渊。赤松是服,灵蜕乘烟。吐纳六气,升降九天。

  白猿

  白猿肆巧,由基抚弓。应吁而号,神有先中。数如循环,其妙无穷。

  鹿蜀

  鹿蜀之兽,马质虎文。骧首吟呜,矫足腾羣。佩其皮毛,子孙如云。

  鯥

  鱼兮日鯥,处不在水。厥状如牛,乌翼蛇尾。随时隐见,倚乎生死。

  类

  类之为兽,一体兼二。近取诸身,用不假器。窈窕是佩,不知妬忌。

  猼施

  搏拖似羊,眼反在背。视之则奇,推之无怪。若欲不恐,厥皮可佩。

  祝荼草旋龟□□鱼

  祝荼嘉草,食之不饥。乌首蚖尾,其名旋龟。□□六足,三翅并翬。

  灌灌鸟赤鱬

  厥声如诃,厥形如鸠。佩之辨惑,出自青丘。赤鱬之物,鱼身人头。

  鴸乌

  彗星横天,鲸鱼死浪。鴸鸣于邑,贤士见放。厥理至微,言之无况。

  猾裹

  猾裹之兽,见则兴役。膺政而出,匪乱不适。天下有道,幽形匿迹。

  长右彘

  长右四耳,厥状如猴。实为水祥,见则横流。彘虎其身,厥尾如牛。

  会稽山

  禹祖会稽,爰朝羣臣。不虔是讨,乃戮长人。玉赣表夏,玄石勒秦。

  患,前作□。

  有兽无口,其名曰患。害气不入,厥体无间。至理之尽,出乎自然。

  犀

  犀头似堵,形兼牛质。角则并三,分身互出。鼓鼻生风,壮气隘溢。

  兕

  兕推壮兽,似牛青黑。力无不倾,自焚以革。皮充武备,角助文德。

  象

  象实魁梧,体巨貌诡。肉兼十牛,目不踰豕。望头如尾,动若丘徙。

  纂雕瞿如乌虎蛟

  纂雕有角,声若儿号,瞿如三手,厥状似䴔,鱼身蛇尾,是谓虎蛟。

  凤

  凤皇灵鸟,实冠羽羣。八象其体,五德其文。羽翼来仪,应我圣君。

  育隧谷前作育遗。

  育隧之谷,爰含凯风。青阳既谢,气应祝融。炎雰是扇,以散郁隆。

  鱄鱼颙鸟

  颙鸟栖林,鱄鱼处渊。俱为旱征,灾延普天。测之无象,厥数推玄。

  白□

  白□睪苏,其汁如饴。食之辟谷,味有余滋。逍遥忘劳,穷生尽期。

  山海经卷之一竟

  #1原本脱为‘皮作纸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者,以其口口口也’,据谭承耕校本补作‘皮作纸。璨曰:谷亦名构,名谷者,以其实如谷也’。

  #2原本脱为‘其光照口’,据谭校本补作‘其光照地’。

  #3原本脱为‘禺口口口而大,赤目长口,口口口山中多有’,据谭校本补作‘禺似猕猴而大,赤目长尾,今江南山中多有’。

  #4原本脱为‘名禺,口牛口,口亦口牛形’,据谭校本补作‘名禺,作牛字,图亦作牛形’。

  #5原本脱为‘生口,口兽’,据谭校本补作‘生生,禺兽’。

  #6原本脱为‘伏行交足,口口口口’,据谭校本补作‘伏行交足,亦此类也’。

  #7原本脱为‘瘕口口也’,据谭校本补作‘瘕虫病也’。

  #8原本脱为‘虺口锐’,据谭校本补作‘虺尾说’。

  #9原本脱为‘口不口为一作底’,据谭校本补作‘疾不可为一作底’。

  #10原本脱为‘东三百里曰口口’,据谭校本补作‘东三百里曰柢山’。

  #11原本脱为‘口口之狗’,据谭校本补作‘执犁之狗’。

  #12猪头库口:谭校本补作‘猪头库脚’。

  #13好噉口:谭校本补作‘好噉棘’。

  #14口口口朋:谭校本补作‘鵽离、鹧朋’

  山海经卷之二

  郭璞传

  西山经

  《西山经》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澡洗可以磢体,去垢纷。磢,初两反。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今大月氏国,有大羊如驴而马尾。《尔雅》云:羊六尺为羬。谓此羊也。羬,音针。其脂可以已腊。治体皴。腊,立曰昔。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濩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铜。有乌焉,其名曰螐渠,螐,音彤弓之彤。其状如山鸡,黑身赤足,可以已□。谓皮破起也,音叵驳反。

  又西六十里曰太华之山。即西岳华阴山也。今在弘农华阴县西南。削成而四方,今山形上大下小,峭峻也。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仞,八尺也。上有明星玉女,持玉浆,得上服之,即成仙。道险僻不通。诗含神雾云。乌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缝,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早。汤时此蛇见于阳山下。复有肥遗蛇,疑是同名。

  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即少华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牛。今华阴山中多山牛山羊,肉皆千斤。牛即此牛也。音昨口。其阴多磬石。可以为乐石。其阳多□琈之玉,□琈,玉名,所未详也。`□浮两音。鸟多赤惊,赤惊,山鸡之属。胸腹洞,赤冠,金背,黄头,绿尾,中有赤,毛彩鲜明。音作蔽,或作鼈。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萆荔,香草也。蔽戾两音。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亦缘木而生,乌韭,在屋者曰昔邪,在墙者日垣衣。食之已心痛。

  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阳多铜,其阴多铁。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茎,其实如枣,可以已聋。其草多条,其状如葵,而赤华黄实,如婴儿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兽多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其乌多鴖,音旻。其状如翠赤喙,翠似燕而绀色也。可以御火。畜之辟火灾也。

  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栅。□,树高三丈许,无枝条,叶大而圆。岐生梢头,实皮相裹。上行一皮者为一节,可以为绳。一名拼榈。音马□之□。其草多条,其状如韭,而白华黑宝,食之已疥。其阳多□琈之玉,其阴多铜。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赭,赤土。以涂牛马无病。今人亦以朱涂牛角,云以辟恶。马或作角。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僵,杻,似棣而细叶,一名土橿。音纽。橿,木中车林,音姜。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音韶。其中多□鱼,音同蚌蛤之蚌。其状如鼈,其音如羊,其阳多箭□今汉中郡出□竹,厚裹而长节,根深,笋冬生地中,人掘取食之。□,音媚。其兽多□牛、羬羊。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疠,疫病也。或曰恶创。韩子曰:疠人怜主。可以杀虫。

  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乔木,枝上竦者。音桥。其阴多铁,有草焉,其名曰黄雚,其状如樗,其叶如麻,白华而赤实,其状如赭,紫,赤色。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胕。治胕肿也。音符。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阳多竹箭,箭篠也。多苍玉,丹水出焉。今所在有丹所。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鱼,如□鱼四脚。有兽焉,其状如豚,而白毛,大如笄而黑端,笄,簪属。名曰毫彘。狟猪也,夹髀,有麁豪长数尺,能以脊上豪射物,亦自为牝牡。狟或作豭,吴楚呼为鸾猪,亦此类也。

  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音美目盻兮之盻。根叶而无伤,枳,刺针也。能伤人,故名云。木虫居之。在树之中。有草焉,名曰薰音训。草,麻叶而方茎,赤华而黑实,臭如蘼芜,靡芜,香草。《易》曰:其臭如兰。眉、无两音。佩之可以已疠。

  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音臾。漆水出焉,今漆水出岐山。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柜,棫白桵也。音域。其下多竹箭,其阴多赤铜,其阳多婴垣之玉。或作短,或作根,或作埋,传写谬错,未可得详。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长臂,善投,其名曰嚣。亦在畏欢画中,似猕猴投掷也。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曰橐□,音肥。冬见夏蛰,服之不畏雷。著其毛羽,令人不畏天雷也。或作灾。

  又西百五十里曰时山。无草木,逐或作遂。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水玉。

  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猛豹似熊而小,毛浅有光泽,能食蛇,食铜铁,出蜀中。豹或作虎。鸟多尸鸠。尸鸠,布谷类也。或曰鹏鹤也。鸠或作丘。

  又西百八十里曰大时之山,上多谷柞,柞栎。下多杻柜,阴多银,阳多白玉。涔水出焉,音潜。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水。今河内修武县县北,黑山亦出清水。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蟠冢之山。今在武都氏道县南,嶓音波。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至江夏安陆县,江即沔水。嚣水出焉,北流注于汤水。或作阳。其上多桃枝钩端,钩端,桃枝属。兽多犀、兕、熊熊,罴似熊而黄白色,猛憨能扳树。鸟多白翰赤鼈。白翰,白鵫也。亦名鵫雉,又曰白雉。有草焉,其叶如蕙,蕙,香草,兰属也。或以蕙为薰叶,失之。其本如桔梗,本根也。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尔雅释草曰:荣而不实谓之蓇。音骨。食之使人无子。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上多□柟,下多菅蕙,菅,茅类也。有兽焉,其状如狗,名曰谿或作谷。边,或作遗。席其皮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访,翁,头下毛。音汲甕之甕。名曰栎,音沙砾之砾。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状如葵,其臭如靡芜,名曰杜衡,香草也。可以走马,带之令人便马或曰马得之而健走。食之已瘿。

  西南三百八十里曰臯涂之山。蔷音色或作黄,又作蒉。水出焉,西流注于诸资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于集获之水。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银、黄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礜,可以毒鼠。今礜石杀鼠。音豫。蚕食之而肥。有草焉,其状如稾茇,弃黄,香草。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有兽焉,其状如鹿而白尾,马足人手前两脚似人手。而四角,名曰玃如。音猥玃之婴。有乌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瘦。或作痫。

  又西百八十里日黄山。今始平槐里县有黄山,上故有宫,汉惠帝所起,疑非此。无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音美目盻兮之盻。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名曰□。音敏有鸟焉,其状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鹦□,舌似小儿舌,脚指前后各两,扶南微外出五色者,亦有纯赤白者,大如鴈也。

  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柟,其下多竹箭,其阳多黄金、玉,其阴多旄牛、磨麝。麢,似羊而大角,细食,好在山崖间。麝,似麞而小,有香。其鸟多鸓,音垒。其状如鹊,赤黑而两首、四足,可以御火。

  又西二百五十里日騩山。音巍一音陈嚣之魄。是錞于西海。錞,犹是錞也。音章闰反。无草木,多玉,凄水出焉,或作浽。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釆石、黄金,釆石,石有彩色者。今雌黄、空青、绿碧之属。多丹粟。

  凡西经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冢者,神鬼之所,舍也。其祠之礼:太牢。牛羊豕为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烛,或作炀。斋百日以百牺,牲,纯色者为牺。座用百瑜,瑜亦美玉名,音臾。汤或作温。其酒百樽,温酒令热。婴以百珪、百璧。婴谓陈之以环祭也。或曰婴即古罂字,谓盂也。徐州云:《穆天子传》曰:黄金之婴之属也。其余十七山之属,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牷谓牲体全具也,《左传》曰:栓牲肥腯者也。烛者百草之末灰,白席釆等纯之。纯,缘也。五色纵之,等差其文䌽也。《周礼》:莞席纷纯。

  西次二经之首曰钤山。音髡钳之钳,或作冷,又作涂。其上多铜,其下多玉,其木多杻僵。

  西二百里曰泰或作秦。冒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铁。浴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藻玉,玉有符彩者,或作柬,音练。多白蛇,水螭。

  又西一百七十里曰数历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银,其木多杻橿,其鸟多鹦□。楚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渭。其中多白珠。今蜀郡平泽出青珠。《尸子》曰:水圆折者有珠。

  又西百五十里曰高山。其上多银,其下多青碧、碧亦玉类也。今越嶲、会稽县东山出碧。雄黄。晋大兴三年,高平郡界有山崩,其中出数千斤雄黄。其木多□,其草多竹,泾水出焉,音经。而东流注于渭,今泾水出空定朝郡县西井头山,至京兆高陵县入渭也。其中多磬石,书曰:泗滨浮磬是也。青碧。

  西南三百里曰女牀之山。其阳多赤铜,其阴多石涅,即矾石也。楚人名为涅石。秦名为羽涅也。本草经亦名曰石涅也。其兽多虎豹犀兕,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彩文,翟似雉而大,长尾,或作□□,雕属也。名曰鸾鸟,现则天下安宁。旧说鸾似鸡,形瑞乌也。周成王时西戎献也。

  又西二百里曰龙首之山。其阳多黄金,其阴多铁。苕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泾水。其中多美玉。

  又西二百里曰鹿台之山。今在上郡。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银,其兽多□牛、羬羊、白豪。豪,貆猪也。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名自叫也,见则有兵。

  西南二百里曰鸟危之山。其阳多磬石,其阴多檀楮,楮即谷木。其中多女牀。未详。乌危之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一作见则有六起焉,一作见则为兵。

  又西三百里曰大次之山。其阳多垩,垩似土色甚白。音恶。其阴多碧,其兽多□牛、麢羊。

  又西四百里曰薰吴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西四百里曰底阳之山。音旨。其木多稷、构、豫章。稷,似松,有刺,细理。音即。豫章,大木似揪,叶冬夏青,生七年而后复可知也。其兽多犀、兕、虎、狗、□牛。犳音之药反。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众兽之山。其上多□琈之玉,其下多檀楮、多黄金。其兽多犀、兕。

  又西五百里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即雌黄也。或曰空青曾青之属。皇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三百里曰中皇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蕙棠。彤棠之属也。蕙或作羔。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西皇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铁。其兽多糜鹿、□牛。麋大如小牛,鹿属也。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莱山。其木多檀楮,其鸟多罗罗,是食人。罗罗之乌所未详也。

  凡西次二经之首,自钤山至于莱山,凡十七山,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马身。其七神皆人面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为飞兽之神。其祠之毛用少牢,羊猪为少牢也。白菅为席。其十辈音背。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鸡,钤而不糈,钤,所用祭器名,所未详也。或作思训祈不糈,祠不以米。毛釆。言用杂色鸡也。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山名。南望多之泽,音遥。西望帝之搏兽之丘,搏或作簿。东望□音于然反。渊。有木焉,圆叶而白柎,今江东人呼草木子房为柎,音府。一曰柎,花下鄂,音丈夫字。或作柎,音符。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臂。豹虎而善投,名曰举父。或作夸父。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比翼乌也。色青赤,不比不能飞。《尔雅》作□□乌也。见则天下大水。

  西北三百里曰长沙之山。泚水出焉,音紫。北流注于泑水。乌交反,又音黝水,色黑也。无草木,多青雄黄。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此山形有缺不周匝处,因名云。西北不周风自此山出。北望诸毗之山,临彼岳崇之山,东望泑泽,河水所潜也,其源浑浑泡泡。河南出昆仑,潜行地下,至葱岭,出于阗国,复分流歧出,合而东流注泑泽,已复潜行,南出于积石山,而为中国河也。名泑泽,即蒲泽,一名蒲昌海,广三四百里,其水停,冬夏不增减,去玉门关三百余里,即河之重源,所谓潜行也。浑浑泡泡,水渍涌之声也。衮泡两音。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音密。其上多丹木,圆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后稷神所溺,因名云。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源沸沸汤汤,玉膏涌出之貌也。《河图玉版》曰:少室山,其上有白玉膏,一服即仙矣。亦此类也。沸音拂。黄帝是食是飨。所以得登龙于鼎湖而龙蜕也。是生玄玉,言玉膏中凡出黑玉也。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言光鲜也。五味乃馨。言滋香也。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谓玉华也。《离骚》曰:怀琬谈之荣英。又曰:登昆仑兮食玉英。汲冢书所谓曹华之玉。而投之钟山之阳。以为玉种。瑾瑜之玉为良,言最善也。或作食。觐臾两音。坚粟精密,说玉理也。《礼记》曰:琐密似粟,粟或作栗。玉有粟文,所谓谷璧也。浊泽有而光,浊谓润厚。五色发作,言符彩互映也。王子灵符应日:赤如鸡冠,黄如蒸粟,白如割肪,黑如醇漆,玉之符彩也。以和柔刚。言玉协九德也。天地鬼神,是食是飨;玉所以祈祭者,言能动天地、感鬼神。君子服之,以御不祥。今徽外出金刚石,石属而似金,有光彩可以刻玉,外国人带之云辟恶气,亦此类也。自峚山至于钟山四百六十里,其间尽泽也。是多音鸟、怪兽、奇鱼,皆异物焉。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钟山。其子曰鼓,此亦神名,名之为钟山之子耳。其类皆见《归藏·启筮》其状如人面而龙身,启筮曰:丽山之子,青羽八面马身。亦似此状也。是与钦□音邳杀葆江于昆仑之阳,葆或作祖。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音遥崖,钦□化为大鹗,鹗,雕属也。音□。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晨鹄,鹗属。犹云晨亮耳。《说苑》曰:县吠犬,比奉晨凫也。见则有大兵。鼓亦化为鵕鸟,音俊。其状如鸱,赤足而直喙,黄文而白首,其音如鹄,见即其邑大旱。《穆天子传》云:钟山作春,字音同耳。穆王北外此山,以望四野,曰:钟山是惟天下之高山也。百兽之所聚,飞乌之栖也。爰有赤豹、白虎、白乌、青雕,执犬羊,食豕鹿。穆王五日观于钟山,乃为铭迹于县圃之上,以诏后世。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观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鳐鱼,音遥。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鸾鸡,乌名,未详也。或作乐。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丰穣,收熟也。《韩子》曰:秾岁之秋。

  又西三百二十里日槐江之山。丘时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赢母,即□螺也。其上多青雄黄,多藏琅玕、黄金、玉。琅玕,石似珠者。藏犹隐也。郎干两音。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采黄金、银。实惟帝之平圃,即玄圃也。《穆天子传》曰:乃为铭迹于玄圃之上。谓刊石纪功德,如秦皇、汉武之为者也。神英招司之,司,主也。音韶。其状马身而人面,虎文而鸟翼,徇于四梅。徇,谓周行也。其音如榴,音霤,或作籀。所未详也。南望昆仑,其光能熊,其气魂魂。其光气炎盛。口口口之貌口西望大泽,后稷所潜也。后稷生而灵,极及其潜化形,逐此泽而、为之神。口口口口骑箕尾也#1。其中多玉,其阴多摇木之□若#2摇木,大木也。言其上复生若木。大木之奇灵者为若。口口口子《国语》日户#3摇木口口口口#4。北望诸毗,山名。槐鬼离仑居之,离仑其神名。鹰鹯之所宅也。鹯亦鸱属也。庄周曰:鸱鸦甘鼠。《穆天子传》云:钟山上有白乌、青雕,皆此族类也。东望恒山四成,成亦重也。《尔雅》云:再成曰英也。有穷鬼居之,各在一搏。搏犹胁也,言羣鬼各以类聚,处山四胁。有穷,其总号耳。搏三作传。爰有滛水,其清洛洛。水流下之貌也,浴音遥也。有天神焉,其状如牛,而八足、二首、马尾。其音如勃皇,勃皇未详。见则其邑有兵。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天帝都邑之在下者也。《穆天子傅》曰:吉日辛酉,天子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而封丰隆之葬,以韶后世。言增封于昆仑山之上。神陆吾司之。即肩吾也。庄周曰:肩吾得之,以处大山也。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圃时。主九城之部界、天帝苑圃之时饰也。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钦或作友,或作至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服,器服也。一曰服事也。或作口有木焉,其状如棠,棠,梨也。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言口口口#5也。沙棠为木,不可口口#6。《吕氏春秋》曰:果之美者,沙棠之实。铭曰:口口沙棠#7,刻以为舟,汎彼沧海,以遨以游。有草焉,名曰□草,音频。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昆仑之□。可水出焉,出山东北隅也。而南流东注于无达。山名。赤水出焉,出山东南隅也。而东南流注于氾天之水。氾天亦山名,赤水所穷也。《边天子传》曰:遂宿于昆仑之侧,赤水之阳。阳,水北也。氾,浮剑反。洋水出焉,出山西北隅。或作洧。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丑涂,亦山名也,皆在南极。《穆天子传》曰:戊辰济洋水又曰觞天子洋水也黑水出焉,亦出西北隅也。而西流于大杅,山名也。《穆天子传》曰:乃封长肱于黑水之西河,是惟昆仑鸿鹭之上,以为周室主。杆音于。是多怪鸟兽。谓有一兽九首,有一乌六首之属也。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乐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是多白玉。其中多□鱼,音淯。其状如蛇而四足,是食鱼。

  西水行四百里日流沙,二百里至于赢母之山,神长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九德之气所生。其神状如人而犳之药反。尾。其山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无水。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此山多玉石,因以名云。《穆天子传》谓之羣玉之山,见其山河无险,四彻中绳,先王之所谓策府。寡草木,无乌兽,穆王于是攻其玉石,取玉石版三乘,玉器服物,载玉万只以归。双玉为壳,半壳为只。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蓬头乱发。胜,玉胜也,音庞。是司天之厉及五残。主知灾厉五刑残杀之气也。《穆天子传》曰: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执亥圭白璧以见西王母,献绵组百纯,绀三百纯,西王母再拜受之。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天子当之曰:予还东土,和理诸夏,万民均平,吾颜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祖彼西土,爰居其所,虎豹为羣,乌鹊与处。嘉命不迁,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将去子。吹笙鼓簧,甲心翱翔,世民之子,惟天之望。天子遂骚,升于奄山,乃纪迹于奄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奄山即崦嵫山也。案《竹书》:穆王五十七年,西王母来见,宾于昭宫。舜时,西王母遣使献玉环,见《礼·三朝》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或作羊。或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晋太康十年邵陵扶夷县,槛得一兽,状如豹文,有两角无前两脚。时人认之狡,疑非此。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亭姓。是食鱼,其音如录,音绿,义未详。见则其国大水。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轩辕之丘。无草木,黄帝居此丘,娶西陵氏女,因号轩辕丘。洵水出焉,音询。南流注于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黄。

  又西三百里曰积石之山,其下有石门,河水冒以西流。冒犹复也。积石山名在金城河门关西南羌中,河水行口口,东入塞内。是山也,万物无不有焉。《水经》引《山海经》云:积石山在邓林山东,河所入也。

  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吴居之。少吴,金天氏,帝挚之号也。其兽皆文尾,或作长。其鸟皆文首,文或作长。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音隗。是神也,主司反景。日西入则景反东照,主司察之。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义之山。无草木,多瑶碧,碧,亦玉属。所为甚怪。多有非常之物。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曰狰。《京氏易义》曰:音如石相击。音静也。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譌火。譌,亦妖讹字。

  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蕃泽。其中多文贝,口口口之类也#8。见《尔雅》。有兽焉,其状如狸或作豹。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或作猫猫。可以御凶。

  又西二百里曰符惕之山。音阳。其上多□格,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风云之所出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今在炖煌郡。《尚书》云:窜三苗于也危是也。三青鸟居之。是山也,广员百里。三青乌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游息于此山也。《竹书》曰:穆王西征,至于青乌所解也。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白身,四角,其毫如披蓑,蓑,辟雨草衣也。音催。其名曰傲□,傲壹两音。是食人。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其名曰鸱,□,似雕,黑文赤颈。立曰洛。下句或云:扶狩则死,扶本则枯,应在上饮原下,脱错在此耳。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无石,神耆童居之,耆童,老童颛顼之子。其音常如钟磬。其下多积蛇。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体色黄而精光,赤也。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夫形无全者,则神自然灵,照精无见者,则间与理会,其帝江之谓乎。庄生所云中央之帝混沌,为鯈忽所凿七窍而死者,盖假此以寓言也。

  又西二百九十里日泑山,泑,音黝黑之黝。神募收居之。亦金神也,人面、虎爪、白尾、执钱、见《外传》云。其上多婴短之玉,未详。其阳多瑾瑜之玉,其阴多青雄黄。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气圆,日形圆,故其气象亦圆也。神红光之所司也。未闻其状。

  西水行百里至于翼望之山,或作土翠山。无草木,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狸,一目而三尾,名曰讙,讙,音欢,或作原。其音如□百声,言其能作百种物声也。或日□百,物名,亦所求详。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瘴。黄瘴病也。音旦。有鸟焉,其状如鸟,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待余两音。服之使人不厌,不厌梦也。《周书》曰:厌者,不咪。音莫礼反。或日眯,眯目也。又可以御凶。

  凡西次三经之首,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状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礼,用一吉玉瘗,玉加彩色者也。《尸子》曰:吉玉大龟。精用稷米。

  西次四经之首曰阴山,上多谷,无石,其草多茆蕃。茆,□葵也。蕃,青蕃,似莎而大。茆烦两音。阴水出焉,西流注于洛。

  北五十里曰劳山,多此草。一名儿荑,中染紫也。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

  西五十里曰罢父之山。洱水出焉,音耳。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茈碧。

  北百七十里曰申山,其上多谷祚,其下多杻柜,其阳多金玉。区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北二百里曰鸟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楮,其阴多铁,其阳多玉。辱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百二十里曰上申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硌,硌略,大石貌也。音洛。下多榛楛,榛子,似栗而小,味美。楛木可以为箭。《诗》云:榛楛济济。榛枯两音。兽多白鹿。其鸟多当扈,或作户。其状如雉,以其髯飞,髯,咽下须毛也。食之不眴目。音眩。汤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北百八十里曰诸次之山,诸次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是山也,多木,无草,鸟兽莫居,是多众蛇。

  又北百八十里曰号山。其木多漆□,漆树似樗也。其草多药、□、芎藭。药,白芷别名。□,香草也。芎藭,一名江蓠。音乌较反。多泠石。泠或音金,未详。端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二百二十里曰盂山。音于。其阴多铁,其阳多铜,其兽多白狼、白虎。《外传》曰:周穆王伐犬戎,得四白狼、白虎。虎名彪□。其鸟多白雉、白翟。或作白翠。生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西二百五十里曰白于之山。上多松栢,下多栎、檀。栎即柞。其兽多□牛、羬羊。其乌多鸮。鸮似鸠而青色。洛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渭;夹水出于其阴,东流注于生水。

  西北三百里曰申首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申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是多白玉。

  又西五十五里曰泾谷之山。或无之山二字。泾水出焉,或以此为今泾水,未详。东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

  又西百二十里曰刚山,多柴木,多□琈之玉。刚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亦魑魅之类也。音耻回又,或作□。其状人面兽身,一足,一手,其音如钦。钦亦吟字假音。

  又西二百里至刚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蛮蛮,其状鼠身而鼈首,其音如吠犬。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英鞮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鸟兽尽白。涴水出焉,涴或作□,音冤枉之冤。而北·注于陵羊之泽。是多冉遗之鱼,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马耳,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雄黄、白玉及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日駮,是食虎豹,《尔雅》说驳不道,有角及虎爪。駮亦在长狩画中。可以御兵。养之辟兵刃也。有木焉,其状如棠,而圆叶赤实,实大如木瓜,木瓜如/J’瓜。名曰欀木,音怀。食之多力。《尸子》曰:木食之人,多为仁者。名为若水。此之类。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邦山,音圭。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如獋狗,是食人。或云似虎,猬毛,有翼。《铭》曰:穷奇之兽,厥 形甚丑,驰逐妖邪,莫不犇走,是以一名,号曰神狗。蒙水出焉,音蒙。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贝,甲虫,内如科斗,但有头尾耳。赢鱼,音螺。鱼身而乌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鸟鼠同穴之山。今在龙西首阳县西南,山有乌鼠同穴;乌名曰□,鼠名曰□。□如人家鼠而短尾,□似燕而黄色,穿地入数尺,鼠在内,乌在外,而共处。《孔氏尚书传》曰:共为雌雄。《张氏地理记》云:不为牡牝也。其上多白虎、白玉。渭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出山东,至弘农华阴县入河。其中多鳋鱼,音骚。其状如组鱼,鳣鱼,大鱼也。口在领下,体有连甲也。或作鲇鲤。动则其邑有大兵。或脱,无从动则以下语者。滥水出于其西,音槛。西流注于汉水,多□□之鱼,如毗两音。其状如复铫,乌首而鱼翼,鱼尾,音如磬石之声。是生珠玉。亦珠母蚌类,而能生出之。

  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日没所入山也,见《离骚》。奄玆两音。其上多丹木,其叶如谷,其实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瘅,可以御火。其阳多龟,其阴多玉。苕或作若。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禹大传》曰:洧盘之水出崦嵫山。其中多砥砺,磨石也。精为砥,麤为砺也。有兽焉,其状马身而乌翼,人面,蛇尾,是好举人,喜抱举人。名曰孰湖。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人面、蜼身、犬尾,蜼,猕猴属也。音赠遗之遗。一音诛,见《中山经》。尾,或作背。其名自号也。或作设,设亦呼耳,疑此脱误。见则其邑大旱。

  凡西次四经自阴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祠祀礼,皆用一白鸡祈。糈以稻米,白菅为席。

  右西经之山,凡七十七山,一万七千五百一十里。

  西山经图赞

  羬羊

  月氏之羊,其类甚野。厥高六尺,尾赤如马。何以审之,事见尔雅。

  太华山

  华岳灵峻,削成四方。爰有神女,是挹玉浆。其谁由之,龙驾云裳。

  肥遗蛇

  肥遗为物,与灾合契。鼓翼阳山,以表亢厉。桑林既祷,倏忽潜逝。

  □渠赤鸶乌文茎木鴖乌

  □渠已殃,赤鼈辟火,文茎愈聋,是则嘉果;鴖亦卫灾,厥形惟么。

  流赭

  沙则潜流,亦有运赭。干以求铁,趍在其下。蠲牛之疠,作釆于社。

  豪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