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将欲养性,延命却期。审思后末,当虑其先。人所禀躯,体本一无。元精云布,因炁托初。

  夫血气之属各有性,而性未尝不出于正也。血气之属各有命,而命未尝不出于情也。然性本正矣,及乎迷失真性而沦溺于邪蹊,甚至为凶人、为蛇、为竭、为异类,变其性而为邪性者有矣。命本情矣,及乎明心见性,了知一切,众生各因淫欲而正斯命。于是,鍊精化熙,入圣超凡,变其命而#37为正命者有矣。知性之本正,然后能养。知命之可正,然后能延。试思,夫人之始,初禀受形躯之时,本一正性也,而父母交精,元炁云布,果出于正耶?果出于情耶?《圆觉经》谓命因欲有。与此同匕曰。

  阴阳为度,魂魄所居。阳神日魂,阴神月魄。互为室宅。性主处内,立置鄞鄂。情主营外,筑垣城郭。城郭完全,人民乃安。爰斯之时,情合坤干#38。干动而直,气布精流。坤静而翕,为道舍庐。刚施而退,柔化以滋。九还七返,八归六居。男白女赤,金火相拘。则水定火,五行之初。上善若水,清而无瑕。道之形象,真其难图。变而分布,各自独居。

  夫情性生于魂魄,魂魄生于明暗,明暗生于#39日月,日月生于阴阳,圣人以干坤刚柔、动静阖辟之机推测之,此大丹之道所以契大《易》也。其要不出乎以阴阳为度也,故日出于卯则天明而魂盛,日入于酉则天暗而魄盛。魂为阳神,魄为阴神;魂以昼为室,魄以夜为宅,其实不出乎明暗二机也。夫人昼明则用魂用神,而魂神本性也。夜暗则归精归魄,精魄本命也。命生情,故以精魄为城郭。性生心,故存心神#40为鄞鄂。城郭固全#41,人物乃安,当斯之时,以情营外,然后干坤合而刚柔、动静、阖辟之·理得矣。于是,一运之气,周乎太空;升降混沦,俱化真土;九金八木、七火六水,还返归居,皆入于土矣。归土则五行全而万物生。其中,男现白形,女呈赤貌#42益五行聚会而金火相拘,火鍊金而金柜水,如汤在鼎而玉鼎汤煎,如鼎在炉而金炉火炽。只言水、金、火者三物,总在土中,言火则自然有木,造化既成,铅凝汞结于鼎中,则水之为功,又善之上者也。至宝无瑕,至真难摸,火候既足,五行分布,则又各自独居,而不相凌犯矣。

  类如鸡子,炁白相扶。纵广一寸,以为始初。四肢五脏,筋骨乃俱。弥历十月,脱出其胞。骨弱可卷,肉滑若铅。

  纵广一寸,横微狭焉,法身在其中矣。前辈有云:争如跳入珠光内,踊身直到紫微官。

  阳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方诸非星月,安能得水浆。二炁玄且远,感化尚相通。何况近存身,切在于心胸。阴阳配日月,水火为效征。

  阳燧者,鍊五色石作镜向日,以艾取火。《淮南子》谓之火。方诸又有水,方诸以水晶为珠,向月取水,又谓之阴燧。阳燧、方诸若不假日月,则不能生水、取火。人身之中,阴阳升降与天地造化同运,其问水火交遇#43之理,亦岂外夫日往月来交会之机以求证效哉?

  耳目口三宝,固塞勿发通。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44中。旋曲以视听,开辟#45皆合同。为己之枢辖,动静不竭穷。离炁内营卫,坎乃不用聪。兑合不以谈,希言顺鸿蒙。三者既关键,缓体处空房。委志归虚无,无念以为常。证难以推移,心专不纵横。寝寐神相抱,觉悟候存亡。颜容浸以润,骨节益坚强。排却众阴邪,然后立正阳。脩之不辍休,庶炁云雨行。淫淫若春泽,液液象解冰。从头流达足,究竟复上升。往来洞无极,怫佛被容中。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柄。芸组#46宿污秽,细微得调畅。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

  耳不听则坎水内澄,目不视则离火内营,口不言则兑金不呜,三者既·闭则真人优游于#47其中。须用无念无虑,不可愁劳;委志虚无,心专不逸。缓体处空房者,无他#48意也。益欲人守雌抱一,缓弱其体,独处空房之中,寝寐则与神相抱,觉悟财审侯存亡,然后排却阴邪,纯阳积聚。一身之中,太和充溢,象解冰之液液,如春泽之融融;庶气云行,如雨如雾,上下往来,从头达足。脩之不辍,污秽尽除,筋骨调畅,颜容光泽,骨节坚强,血化白膏,神形俱妙。但七门既返,殆若亡生,百豚俱沉,形气销尽#49,力弱不支,昏浊如醉,此乃道之验,德之柄也。昏者明之基,浊者清之源,自玆以往#50,圆明洞照,虚彻灵通,莫不自昏浊始也。

  世人好小术,不审道浅探。弃正从邪径,欲速关不通。犹盲不任杖,聋者听宫商。投水#51 捕雉兔,登山索鱼龙。植麦欲获黍,运规以求方。竭力劳精神,终年不见功。欲知服食法,事约而不繁。

  世人弃正从邪,嗜好小卫,徒劳心力,至老无成#52焉知大道之妙至简至易,约而不繁者哉?

  太阳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华,转而相因。化为白液,凝而至坚。金华先唱,有顷之间,解化为水,马齿琅讦。阳乃往和,情性自然。迫促时阴,拘畜禁门。慈母养育,孝子报恩。严父施令,教劲#53子孙。五行错王,相据以生。火性销金,金伐木荣。三五与一,天地至精。可以口诀,难以书传。

  人命在卯,日出于卯,而万物仰之以生,则是万物皆借太阳之精以立#54 命矣#55 。太阳流珠者,命宝也。其此命宝寓神,则营营而乱思,乱思则逐物而迁化矣。寓精则持盈而难保,难保则挠念而欲泄矣。故日:常欲去人。但世之知是理者鲜矣。虽知之而能存者又鲜矣。然太阳之宝本木魂之精,若得金华而制伏之,则化为白液,凝作黄芽,如马齿琅吁之状。拘畜酉门而成变化,其法以五行吞啖之理,如父驱子,如子投母,似母养育,似子报恩,故先用火销金,次用金伐木,皆如严父之驱子。然后化而为水,水者木之母也,故日母育。复凝成金水者,金之子自子变母,故日报恩,要不出三五与一,所谓三五一都三箇字稀,苟不遇至人授之,古今明者实然口诀,岂可易以文字窥测天机也耶?

  象彼仲冬节,草木皆催伤。佐阳请贾旅,人君探自藏。象时顺节令,闭口不用谈。天道甚浩广,太元#56无形容。虚寂不可睹,匡郭以消亡。谬误失事绪,言还自败伤。别序斯四象,以晓后生盲。

  仲冬之节化难测。万物归根。当斯之时,观夫天道,广而难知。察彼太玄无形之可睹,果何据而测造化之机耶?魏君别序四象,下章。

  子当右转,午乃束旋。卯酉界隔二名。龙呼于虎,食,俱相贪荣。遂相□#57咽荧惑守西,不倾。狸犬守鼠功,何敢有声。浩造具于,主定虎吸龙精。两相饮,咀嚼相吞。太白经天。杀气所临,何有乌雀畏鹧。各得其功,何敢有声。

  四象图

  子从右转来束卯,午从束旋来西酉,皆越九转也。如此,则龙从火裹出,虎向水中生,荧惑守西而制金,太白经天而昼见矣。自然龙呼于虎,虎吸龙精#58,狸犬假虎威而制鼠,乌雀望日乌而畏鸥,各得其功,不敢出气。此皆五行相制之理,不容不然者如此。

  不得其理,难以妄言。竭婵家财,妻子饥贫。自古及今,好者亿人。讫不谐遇,希有能成。广求名药,与道乖殊。如审遭逢,睹其端绪。以  类相况,揆物终始。

  不得其理,徒求外药,枉费资财;一旦遭逢,睹其端绪,则能夺天地之化机,揆万物之终始矣。

  五行相克,更为父母。母含滋液,父生禀与。凝精流形,金石不朽。审专不泄,得为成道。立竿见影,呼谷传响。岂不灵哉,天地至象。若以野葛一寸、巴豆一两,入喉辄僵,不得倪仰。当此之时,虽周文蝶曹,孔子占象,扁鹊掺缄,巫咸扣鼓,安能令苏,复起驰走?

  夫人之命,既可使之速死,亦可使之长生。毒药入口,虽圣哲不能复苏。刀圭下咽,虽鬼神不能强害?神灵之妙,尽在虚明,本五行变化之机,实大造发生之体,故立竿见影皆神火之灵明。而呼谷闻声,亦神虚之'应响。金石难朽,本出于虚无。而铅汞至灵,实生于造化。可谓:恍惚中有物,杳冥中有精。非夫至神,孰能而知之哉?

  河上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鬼隐龙匿,莫测所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

  北方正熙变为妮女,见火则飞腾出没,隐匿无常。若鍊就黄芽,方能制伏,如鬼子母入瑁璃钵中,神通无所施矣。得吾道之高者自能知之。

  物无阴阳,违天背元。牝鸡自卵,其雏不全。夫何故乎?配合未连,三五不交,刚柔离分。施化之精,天地自然。犹火动而炎上,水流而润下。非有师道,使其然也。资始统政,不可复改。观夫雌雄,交媾之时,刚柔相结,而不可解,得其节符,非有工巧,以制御之。若男生而伏,女偃其躯。禀乎胞胎,受气元初。非徒生时,著而见之。及其死也,亦复效之。此非父母,教令其然。本在交媾,定置始先。

  张紫阳诗云:莫把孤阴谓有阳,独修一物转赢旭。钟离先生诗云:莫谓此身云是道,独修一物是孤阴。须知一阴一阳谓之道,男女媾精□#59,万物化生,而后可语还丹矣。苟二物不合,三五不交,水火未济,刚柔离分,则阴阳隔绝,天地闭塞,所谓偏阴偏阳谓之疾也。

  坎男为月,离女为日。日以施德,月以舒光。月受日化,体不亏伤#60。阳失其契,阴侵其明。晦朔薄蚀,掩冒相倾。阳消其形,阴凌#61灾生。男女相须,含吐以滋。雌雄错襟,以类相求。

  天地所以能长久者,以日月往来。阴阳交会相资,以发光辉。一才失度,则有薄蚀之息。人之坎离,犹天地之日月也。能以类盗天地之机乎?

  金化为水,水性周章。火化为土,水不得行。故男动外施,女静内藏。溢度过节,为女所拘。魄以铃魂,不得淫奢。不寒不暑,进退合时。各得其利,俱吐证符。

  此言金水#62 为夫妻、水火为配耦之妙。金生水,水性温,苟无土以制之,则未免过溢之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而后水不得行。拘收藏蓄#63,而与火为配耦,是则金木相克。得为夫妇者,假火之力也。水火相克而为配耦者,假土之力也。然后进退合时,各得其和,而随时变现,俱吐符证矣。

  丹砂木精,得金乃并。金水合处,木火为倡。四者混沌,列为龙虎。龙阳数奇,虎阴数耦。肝青为父肾炁为子,脾黄为祖。子五行始一家,都归戊己。

  金木甲庚,相资为用者,彼此怀真土也。金四与水一,合化土五;木三与火二金之虎分作三家矣。

  刚柔迭兴,合化土五束三西四合成一舍,更历分部。龙西虎束卯酉。刑德并会,相见欢喜。刑主伏杀,德主生起。二月榆落八月麦生,天呈据酉。子南午北纲纪。一九之数危,播精于子。

  自子至巳为干刚自午至亥为坤柔。则自然龙西虎束,子建纬卯酉虽束木之龙,· 砖协零私焘、心.劝,卫章奉,肺白为母。奇耦不齐二物及乎则都归戊己建纬魁临于卯。互为生起杀伏,互为纲纪,各得时矣。二月本生起,而西酉临之,故检死归根。八月本杀伏,而束卯临之,故荠麦发生。自西卯顺行九转,然后见南方之子;自东酉逆行九转,然后见北方虚危。此一九之数,含元虚危,播精于子者,此也。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64 窕淑女,君子好迷。雄不独处,雌不孤居。玄武龟蛇,蟠虹相扶。以明牝牡,竟当相须。假使二女共室,颜色甚殊#65。令苏秦通言,张仪结媒。发辩利舌,奋舒美辞。推心调谐,合为夫妻。敝发腐齿,终不相知。若药物非种,名类不同。分剂#66参差,失其纪纲。虽黄帝临炉,太乙执火,八公捣鍊#67,淮南调合,立宇崇坛,玉为阶陛,麟脯凤腊,把籍长跪,祷祝神祇,请哀诸鬼,沐浴斋戒,冀有所望,亦犹和胶补釜,以砌#68 涂疮,去玲加冰,除热用汤,飞龟舞蛇,愈见乖张。

  此言一阴一阳之谓道,偏阴偏阳之谓疾。苟得其配,不劳余力,自然交遇#69 ,以结圣胎。苟不得其配,则徒劳万般,枉费神思,终不可得,乖张矣。

  周易参同契解卷中竟

  #1‘径’,原作‘径’,据四库本改。

  #2‘故’,原在‘干坤’之后,今据四库本移到‘干坤’之前。

  #3‘为’,原作‘如’,据四库本改。

  #4‘换卦’,四库本作‘离坎’。

  #5‘虽’,据四库本补。

  #6‘伺时’,四库本作‘俟时’。

  #7‘尤’,据四库本补。

  #8‘所’,据四库本补。

  #9‘举’,四库本作‘奉’。

  #10‘与’,据四库本补。

  #11‘散发’,四库本作‘发散’。

  #12‘上九亢龙,下德于野。用九翩翩,为道规矩’,此两句原脱,据四库本补。

  #13‘亦同’,四库本作‘相同’。

  #14‘前卷’,原作叫前图’,据四库本改。

  #15‘乃’,四库本作‘迺’。

  #16‘黎炁’,四库本作‘黎蒸’。后文同。

  #17‘未生’,原作‘来生’,据四库本改。

  #18‘薰蒸’,原作‘鱼炁’,据四库本改。

  #19‘玆’,四库本作‘滋’。

  #20‘缎’,四库本作‘坤’。"

  #21‘此’,原作‘如’,据四库本改。

  #22‘则’,据四库本补。

  #23‘健’,原作‘健’,据四库本改。

  #24‘明威’,四库本作‘盛明’。

  #25‘相干’,四库本作‘神盈’。

  #26‘主’,四库本作‘为’。

  #27‘一’,原脱,据四库本补。

  #28‘去世’,四库本作‘世去’。

  #29‘昧冥’,原作‘昧明’,据四库本改。

  #30‘退’,原脱,据四库本补。

  #31‘符’,原脱,据四库本补。

  #32‘怛’,原作‘怕’,据其文义补正。

  #33‘无’,原作‘不’,据四库本改。

  #34‘尚存’,四库本作‘常存’。

  #35‘迷昧’,四库本作‘迷分’。

  #36‘方知’,此之后四库本缺‘身为世尊如帝王’七字。

  #37‘而’,据四库本补。

  #38‘坤干’,四库本作‘干坤’。

  #39‘于’,原作‘乎’,据四库本改。

  #40‘神’,原脱,据四库本补。

  #41‘固全’,四库本作‘固坚’。

  #42‘赤貌’,四库本作‘赤色’。

  #43‘交遇’,四库本作‘交通’。

  #44‘规’,原作‘规’,据四库本改。后文同者径改不注。

  #45‘开辟’,四库本作‘开问’。

  #46‘芸组’,四库本作‘耘锄’。后文同。

  #47‘于’,据四库本加。

  #48‘无他’,原作‘他无’,据四库本乙正。

  #49‘销尽’,四库本作‘消尽’。

  #50‘以往’,原作‘已往’,据四库本改。

  #51‘投水’,四库本作‘投水’。

  #52‘至老无成’,原作‘至子无我’,据四库本改。

  #53‘教劫’,四库本作‘教动’。

  #54‘立’,原作‘命’,据四库本改。

  #55‘矣’,原作‘焉’,据四库本改。

  #56‘太元’,四库本作‘太玄’。

  #57‘喷’,四库本作‘衔’,下文同。

  #58‘虎吸龙精’,此处之后四库本有阙文数百字,即自‘狸犬假虎威’至‘钟离先生诗云’之前止。

  #59‘媾精’,原作‘交精’,据四库本改。

  #60‘亏伤’,原作‘戏伤’,据四库本改。

  #61‘凌’.,原作‘陵’,据四库本改。

  #62‘水’,原作‘木’,据四库本改。

  #63‘蓄’,原作门畜’,据四库本改。

  #64‘窈’,原作‘穷’,据四库本补改。

  #65‘殊’,四库本作‘妹’。

  #66‘分剂’,四库本作‘分刻’。

  #67‘捣鍊’,四库本作‘擣炼’。

  #68‘以狗’,四库本作‘以碛’。

  #69‘交遇’,四库本作‘交通’。

  周易参同契解卷下

  抱一子陈显微解

  下篇

  惟昔圣贤,怀玄抱真。服鍊九鼎,化迹隐沦。含精养神,通德三光。津液胜理,筋骨致坚。众邪辟除,正气长存。累积长久,变形而仙。忧悯后生,好道之伦。随傍风釆,指画古文。著为图籍,开示后昆。露见枝条,隐藏本根。讬号诸石,复谬众文。学者得之,报椟终身。子继父业,孙踵祖先。举世迷惑,竟无见闻。遂使宦者不仕,农夫失耘,商人弃财#1,志士家贫。吾甚伤之,定录此文。字约易思,事省不繁。披列其条,核实可观。分两有数,因而相循。故为乱辞,孔窍其门。智者审思,用意参焉。

  魏君虑世人不达其#2故,又指古之圣贤怀玄抱真,莫不服食九鼎,通德三光,故除邪存正,化形而仙。忧悯后生,好道之流,将仙经妄行笺注,不惟自无见闻,亦并与其子孙迷惑,故j 甚伤之,又迷此篇。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沟数万里。河鼓临星纪兮,人民皆惊骇。晷影妄前却兮,九年被凶咎。皇上览视之兮,王者退自改。关键有低昂兮,害气遂奔走。江淮之枯竭兮,水流注于海。天地之雌雄兮,徘徊子与午。寅申阴阳祖兮,出入复终始。循斗而招摇兮,执衡定元纪。

  法象图

  寅申阴阳出入图

  循斗图

  升熬于豁山兮,炎火张设下。白虎唱导#3前兮,苍液和于后。朱雀翱翔戏兮,飞扬色五彩。遭遇罗网施兮,压之不得举。嗷嗷声甚悲兮,婴兄之慕母。颠倒就汤擭兮,摧折伤毛羽。漏刻未过半兮,鱼鳞狎猎起。五色象炫惧兮,变化无常主。橘橘鼎沸驰兮,暴涌不休止。接连重叠累兮,犬牙相错距。形如仲冬冰兮,阑干#4吐钟乳。崔鬼而厕兮,交积相支拄。

  此段魏君全彰玄关法象以示人也。

  阴阳得其配兮,淡泊而相守。青龙处房六兮,春华#5震束卯。白虎在昂七兮,秋芒兑西酉。朱雀在张二#6兮,正阴#7离南午。三者俱来朝兮,家属为亲倡。本之但二物兮,末而为三五。三五之与一兮,都集归二所。治之如上科兮,日数亦取甫。

  先白而后黄兮,赤黑达表裹。名曰第一鼎兮,食如大黍米。自然之所为兮,非有邪伪道。若山泽黑相蒸#8兮,兴云而为雨。泥竭遂成尘兮,火灭化为土。若蘗染#9为黄兮,似蓝成绿组。皮革真成胶兮,铀蘗化为酒。同类易施功兮,非种难为巧。惟斯之妙术兮,审谛不诳语。传于亿世后兮,昭然自可考。焕若星经汉兮,禺如水宗海。思之务令熟兮。,反复视上下。千周灿彬彬兮,万褊将可睹。神明或告人兮,心灵将#10自悟。探端索其绪兮,必得其门户。天道无适莫兮,常传与贤者。

  大丹九鼎者,谓神丹大九转之功也。此乃无上至真、超出三界之上药。至于第一鼎之丹,亦须小九转之功足备,方成黍米之状。此玄珠之象

  也,其状或白,或黄,或青,或黑,或赤,初无定色,又如真珠之状。古人谓之#11摩尼宝珠,常#12现五色。又日:体似真珠,状丹砂,本非赤。皆亲诣之语,其他妄言形状,指画千般,自诳何益。与其未识而妄言招、谴,曷若勤勤恳恳,参师访道,叉到亲见之地,然后立言亦未为晚。纵得之于身,不立言亦#13何害。魏君奉劝学者:且熟读是书千周万遍,至诚不怠,或感神明告人,或得心灵自悟,自然探其端倪,得其门户。所谓天道无适无莫,常传与贤者是也。愚尝迷《立圣篇》,首篇云:大道无私感即来,神仙此语岂虚哉?,苟非着意求铅汞,争悟天机脱圣胎。亦此意也。

  《参同契》者,敷陈梗槃。不得纯一,泛滥而说。纤微未备,阔略彷彿#14。今更撰录,补塞遗脱#15。润色幽深,钩援相逮。旨意等齐,所趣不背。故复作此,命《五相类》,则大《易》之情性尽矣#16。

  五位相得,而各有合。

  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

  大矣哉,道之为道也。生育天地,长养万物,造化不能逃,圣人不能名。伏羲由其度而作《易》,黄老究其妙而得虚无自然之理,炉火盗其机而得烧金干汞之方。是皆仰观俯察,远取近用,或寓于言,或修于身,或托于物,事虽分三,道则归一也。

  枝茎华叶,果实垂布。正在根株,.不失其素。诚心所言,审而不误。

  道不在言,言犹枝茎华叶也。因言会意,意犹果实垂布也。因意会道,道犹根株也。枝叶易见,果实易知,而根株则难见难知也。言则易知,意则易会,而造道之妙者鲜矣。然而根株虽隐,发露于叶茎;大道幽玄,发明于言语。况魏君诚心之言,审而不误,在学者深造自得之耳。

  会稽鄙夫,幽谷朽生。挟怀素朴#17,不乐欢荣#18。栖迟僻陋,忽略利名。抗守#19恬澹,希时安平。宴然闲居,乃撰斯文。歌叔太《易》,三圣遗言。察其旨趣,一统共论。

  魏君生于束汉,会稽上虞人也。挟朴怀素,忽略利名,隐居学道,潜默修真,不知师授谁氏,深造道玄,得太乙火符、金液九转大还神丹之妙。既已#20利己,又以利人,乃撰斯文,开示后学,其功大矣。其德盛矣。而犹以鄙朽自牧,至人谦晦如此哉。此书与三圣所作太《易》,意趣大统相合,故命日《参同契》云尔。

  务在顺理,宣耀精神。神化流通,四海和平。表以为历,万世可循。序以御政,行之不繁。引内养性,黄老自然。含德之厚,归根返元。近在我心,不离己身。抱一无舍,可以长存。配以服食,雄雌设陈。挺除武都,八石弃捐。审用成物,世俗所珍。

  读是书者,务在顺太《易》相参之理,近求诸己,使其闲所言神通变化之用,归之于精神心衍之微,则入神致用之妙得矣。入神致用之妙得,则仙道成矣。岂惟学仙、学道者赖是书哉?序以御政,则行不繁,而四海平;表以为历,则神化通,而万世法;引内养性,则合黄老自然之道,含归真返元之德;配以服食,则设雌雄制伏之事。但世人不当认为外药耳。苟妄#21认为外药,则武都雄黄、四神八石之类,鍊而服之,去道远矣。审其用而为炉火之卫,则能鍊世银而为黄金,干水银而为白银#22亦可为世俗所珍也。

  罗列三条,枝茎相连。同出异名,皆由

  一门。非徒累句,谐偶斯文。殆有其真,砾略可观。使予敷伪,却被赘愆。命《参同契》,微览其端。辞寡意大,后嗣宜遵。委时去害,依讬丘山。循游寥廓,与鬼为邻。化形而仙,沦寂无声。百世一下,遨游人问。敷陈羽翮,束西南倾。尧汤厄际,水旱隔并。柯叶萎黄,失其华荣。吉人相乘负,安稳可长生。

  此书三篇,大率首尾辞旨相似。谿君发明丹道,再三敷叔,重复其言者,盖欲学者首尾相参,易于晓会,故其言谓:此书三条皆枝茎相连,其辞旨虽取喻不同,似出异路,其实一门而已。岂徒然谐偶累句以求美诵耶?殆隐藏至理,砾格可观,因命日《参同契》者,魏君自取是名也。既以#23是书示后世,则魏君自是隐矣。遂委时去害,依山讬迹,形化而仙,至于百世一下#24,遨游人间,游戏三界,指示玄门,济度韦品,则未尝.不敷陈羽翼#25借便于人也。何异孔子十翼《易经》乎?魏君岂一日忘天下乎?然魏君之旨,则在乎使束木、南火、西金三物归于一家。如前篇三者俱来朝之义,使人寻文会旨也。至于道成之后,身外有身,如吉人相乘负,无往而不自由,虽当#26尧之洪水,汤之大旱,万物萎黄,海变桑田,而其一灵妙有乘真人法身,往来自如,出入无碍,可谓安稳获长生矣。

  鼎器歌

  圆三五,

  鼎身周围一尺五寸,以象三五.之数。盖围十五#27,而#28径五寸也。三五者,谓东三、南二,一五也。中五,二五也。北一、西四,三五也。本一太极○之中,而含三五之妙,变五行为三五,变三五为一○。金丹之妙,尽于是矣,故鼎器象焉。

  寸一分。

  厚一寸一分。

  口四八,

  四象八卦合之十二也。鼎口周围一尺二寸,以象一日十二时循环十二位,而不出鼎口之义也。

  两寸唇。

  鼎历厚二寸,如两层之状,象干坤两仪弃籥之形,亦如人有重唇也

  长尺二,

  鼎高一尺二寸,象一年十年火候满于一鼎。二月,表周自十一月鼎底阳生一寸,至周岁,则满鼎矣。

  厚薄均。

  鼎上下厚薄均匀,表安炉立鼎无偏颇不均之处。

  腹齐三,

  安置鼎器须要平正,使鼎。齐鼎心,鼎心齐鼎腹,三者既齐,始无倾侧之息。

  坐垂温。

  鼎象人身,人象鼎。使。齐心,心齐腹,如是而坐。垂温者,用火不铃猛,所谓温温铅鼎是也。

  阴在上,阳下奔。

  首尾武,中问文。

  进阳火,则子、丑、寅为首,辰、巳为尾。退阴符,则午、未、申为首,戌、亥为尾。首尾俱用武火,至中官沐浴,则用文火也。

  始七十,终三旬。

  始终百日之功,圣胎已就也。

  二百六,善调均#29。

  百日之复更须馑调,二百六十日火候足成,三百六十日满一周年之功也。

  阴火白,黄芽铅。

  阴真君诗云火侯遇阴为太白是也。阴,黑也。黑中用白,阴中用阳也。至宝得阴火,方变作黄芽。产于阴方,黑铅故也。

  两七聚,辅翼人。

  阴真君《神室歌》曰:后土金鼎,生死长七。益七者,火之成数也;所贵生界亦用七,死界亦用七,故日生死长七。于阴阳两界用火不差,则两火聚,而自然辅翼其中之真人矣。

  赡理#30脑,定升玄。子处中,得安存。

  婴儿在鼎,恋玄而往。天玄在上,则婴随升。爱护安存,莫著外境。钦一讪端的意,北斗面南看。

  来去游,不出门。惭成大,情性纯。

  闭固微密,使无漏泄之虞,则圣体渐大,而情性愈纯矣。

  却归一,还本源。

  圣胎既就,火候既终,则归一还源也。

  至一周,甚辛勤。密防护,莫迷昏。

  一年火候甚是辛勤,在修鍊之士,尤宜密加防护,惺惺不迷,可也。

  途路远,复幽玄。

  前辈诗云:一极还丹大似拳,时人服了便登仙。莫教些子尘绿隔,阻隔蓬莱路八千。

  若达此,会干坤。刀圭霑,净魄魂。

  修真至此,方能晓会干坤之理,而盗天地之化机,日饮刀圭使魂灵魄圣也。

  乐道者,寻其根。审五行,定铢分。

  是理不出乎五行,苟好道参玄,寻其根源,审五行之细微,定铢分之轻重,则默而识之,不待口传而自悟解,在学者专心致意,精思入神而已。

  谛思之,不须论。深藏守,莫传文。

  学道之士,苟能因文悟解,则铃传诸文字,漏泄天机。切在隐祕深藏,毋遗轻泄之谴。

  御白鹤兮,驾龙鳞。游太虚兮,谒元君。受天图兮,号真人。

  丹成#31之后,白鹤龙鳞在我,神通自能变化,非出于外来也。世有不知修鍊积功累行可致神仙,而妄想求真,有昼夜翘思而待天诏者,岂不谬哉?至有为鬼神所迷、妖怪所惑,化作龙舆凤笔,腾云驾雾,卒陷狐魅者,多矣。又岂知变化自我者,为正自外来者,未始不出于邪怪也。学者可不知之。

  周易参同契解卷下竟

  #1r弃财’,四库本作‘卉货’。

  #2‘其’,原脱,据四库本补。

  #3‘唱导’,原作‘唱道’,据四库本改。

  #4‘闱干’,四库本作门琅牙’。

  #5‘春华’,四库本作‘春木’。

  #6‘张二’,四库本作‘张六’。

  #7‘正阴’,四库本作‘夏火’。

  #8‘相蒸’。原作‘相需’,据四库本改。

  #9‘药染’,四库本作‘檗染’。

  #10‘将’,四库本作‘乍’。

  #11‘之’,原脱,据四库本补。

  #12‘常’,原作‘当’,据四库本改。

  #13‘亦’,据四库本补。

  #14‘阔略彷彿’,四库本作‘阙略男实’。

  #15‘遗脱’,原作‘遗漏’,据四库本改。

  #16‘情性尽矣’,四库本作‘情性明乏尽矣’。

  #17‘素朴’,四库本作‘朴素’。

  #18‘欢荣’,四库本作‘权荣’。

  #19‘抗守’,四库本作‘执守’。

  #20‘已’,四库本作‘以’。

  #21‘妄’,据四库本补。

  #22‘白银’,四库本作‘白金’。

  #23‘以’,原作‘已’,据四库本改。

  #24‘一下’,四库本作‘之下’。

  #25‘羽翼”,四库本作‘羽翮’。

  #26‘当’,据四库本补。

  #27‘十五’,原作‘尺五’,据四库本改。

  #28‘而’,原作‘则’,据四库本改。

  #29‘调均’,四库本作‘调匀’。

  #30‘赡理’,原作‘瞻理’,据四库本改。

  #31‘丹成’,原作‘成丹’,据四库本乙正。

  参同契摘微#1

  窃为贤者谈,曷敢轻为书。若遂结舌疮,绝道获罪诛。

  写情著竹帛,又恐泄天符。犹豫增歎息,倪仰缀斯愚。

  陶冶有法度,未忍悉陈敷。略述其纲纪,枝条见扶练。

  以金为隄防,水入乃优游。金计有十五,水数亦如之。

  临炉定铢两,五分水有余。二者以为真,金重如本初。

  其三遂不入,火二与之俱。三物既合受,变化状若神。

  下有太阳黑,伏蒸须臾问。先液而后凝,号日黄舆焉。

  岁月将欲讫,毁性伤寿年。形体为灰土,状若明窗尘。

  余谓魏公玄要悉在此章,彭真不陈抱一、储华谷三家议论不同,中问宁无穿凿,其说皆失经意。愚不自揣,辄将师旨率为之注,盖此章首.尾次序,收功证验,皆有法度,故释其义;其余诸章引明天道,启发人用,俱可以心领而意会也矣。

  以金为隄防,

  歌曰:老君练丹无比药,惟有神室是金做。盖将阳金璹作神室,提防真汞飞走之故也。

  水入乃优游

  此水非是金水之水,乃是天元真一之水,即真汞也。即将阳金璹作神丹室,提防火毒,无忧受鍊之际,真一之水可以凝结成丹在于神室之中,得自优游无诸散失也。

  金计有十五,水数亦如之。

  金水共三十之数,月也用也。

  临炉定朱两

  朱是小分,两是大分,进火受鍊之际当定轻重,时桔时凶,可进不可进也。

  五分水有余。

  金水共三十之数,作为五分分之,理合每有二分半,六日为一分。至金华受鍊之日,止用九也,犹不及二分。余者皆水之分,故言水有余也。

  二者以为真,

  五分之中止用二分,自三日月出更金方受生,至上炫皆金生之日也,色轻光淡,月体未圆。六日为一分,自初三至初九正当第二分也。八日兑受丁,十五干体就,至此丁甲用事,所以超神接气也。又且金旺水秀,正是兑金、干金二者受鍊之真候也。

  金重如本初。

  金数有十五,前云: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精,黑者水基。大尽初二,小尽初三。黑圈中一点白,起至十五干金体就,金数十五也。后月继前月,体不喊,色不亏。又云tj . 自开辟以来,日月不亏明,金不失其重。可谓金重如本初,月月如是,修鍊者故得其用也。

  其三遂不入,.

  自兑金鍊至干金,色足体满,十五干体已就,受鍊之极也。一亏之后,则五分之中二而已,其三不入也,三者皆水之分数也。今鍊金不鍊水,虽不言鍊水,举母子脊分言之水,则属一口阴符,故言其三遂不入也。

  火二与之俱。

  兑金、干金二者j 五分之中入火受鍊之日,止用二分,二金相与俱入火中受鍊矣,则前五分有余。分而言之,一则阳火二、阴符三,故云其三遂不入,火二与之俱也。

  三物既合受,变化状若神。下有太阳黑,伏蒸须臾问。

  先液而后凝,号曰黄舆焉。岁月将欲讫,毁性伤寿年。

  形体为灰土,状若明窗尘。

  土、金、木三物相合滋育受,太阳火熙薰蒸制伏于神室中,先白后黄,变化若神。九年九易,岁月将讫,消段凡胎无性及有限寿年之阴质,变体纯阳,寿同天永,放云:毁性伤寿年,其形显隐问,状若明窗尘。

  #1四库本无《参同契摘彻》一节。

  丹经、紫书行于世者多矣,惟魏伯阳依《金碧龙虎经》,讬《易》象,作《参同契》,敷叔丹法最为精详。吕真人之歌尝日:金碧参同不计年,妙中妙兮玄中玄。高象先诗亦云:金碧龙虎参同契,留为万古丹中王。盖美其#1至也。越郡旧有彭真一注本,仆曩得之,玩读无虑数过,而辞深义隐,邈不可窥;扣诸江湖学仙之流,亦莫不以是为#2病,祇叹日:道渊乎哉。岁在甲辰阳月下弦日,天锡缘幸,获遇抱一先生陈君于山阴之大云。明年夏五圆日再遇于在所之佑圣观,先生且语仆日:子志于道,更当为道立功。吾尝徇#3友人之请,作《参同契解》一编,中所著辞,率皆直指,漏露丹祕,曾无留机,定欲开后学冥昧之途,不敢为古书幽深之语,子能谋为传行,计善行岂小哉?仆既受其书,筹灯静读,玄玄之妙,朗在目前,不惟魏君本旨赫然彰明,而诸经书所祕而不敢言者且昭揭于此矣。即举手赞日:吾先生可谓慈仁之至,而是书可谓读《参同契》者指南也。敬募诸有缘相与而钱之梓,所冀递相授受,同志毕览,因文悟解,立登真玄。其或有未能尽悉渊微,犹俟夫师之亲指者,则亦未免为旁门邪径殊衍臆说,似是而定非者乱惑也。后之览者愿加之意,淳祐乙巳仲秋旦日门人天台生#4稽首馑题。

  又叙

  尝闻先达高象先诗云:金碧龙虎参同契,留为万古丹中王。又古今诸仙多尊《参同契》为丹法之祖,益古有《金碧龙虎经》,辞寡意深,世人莫晓,至汉魏君伯阳演经为《契》。魏君,越之上虞人。今越之公库板行#5,惟以彭晓笺义而为善本。然世代迁革,今所行者已非彭真,独首叔与《明镜图》得魏君之旨,至于诸家之注,皆以旁门附会,故张平叔慨叹世人将仙经妄行笺注者是也。抱一先生陈君自淮游浙,学者以是书质其真伪。益世之好异之士,或以《参同契》为伪书,犹今所行麻衣之《易》也。愚师事抱一先生最久,亲闻奥论,谓魏君以伯阳自名,实老氏之化身也。而《参同契》辞章近古,全迷真机,实魏君之言,非常人所可拟迷也。犹麻衣之《易》,实陈希夷记录麻衣之言,非世儒可道,而或者妄传以为己作惑误后人,是犹责天之功,岂不获罪于天耶?愚闻是语,心融意释,因请抱一先生为之注。然而先生无心,事事不可以笔现,晚愚时以一二段求释其旨,岁月既久,方成全编,敬命梓工以传同志。噫,《金碧经》待《参同》而始显,《参同》得先生解而始明,是犹#6《春秋》之有左传,又得杜预为之释也。上天怜愍学道者流,生先生于斯世,发明丹经之祕奥。学者祕而传诸,毋贻轻泄漏慢之谴,不胜至祷。时端平改元正旦希微子王夷焚香再拜,誓心敬跋。

  #1‘其’,四库本作‘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