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遂#5使宦者不仕,农夫失芸,商人弃货,志士家贫。

  不知至道,空竭货财,如此之流,可为愚癡矣。

  吾甚伤之,定录此篇#6。

  魏公伤之,阐斯文也。

  字约易思,事省不烦。

  四卦五神,真为省学约文。

  披列枝条#7,实核可观。

  披寻药物,真实不虚。

  分两有数,因而相循。故为乱辞,孔窍其门。智者审思,用意#8参焉。

  金水斤两,依爻象以取定。其余杂数说,并是乱辞,智者参详自知的审也。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沟#9数万里。

  取象于天,取法于地,天地虽远,感而遂通也。

  河鼓临星纪兮,人民皆惊骇。

  河鼓一星主兵。纪星在北斗傍。河鼓临北斗,则天下兵起,是以人民惊骇也。

  晷景忘前却兮,九年被凶咎。皇上亲览视#10兮,王者退自改。

  此喻用火。九者,阳之极数。皇上,土地也。王,金也。火之至极,则土能镇之,使金退而改过。改过者,谓水逃逸也。

  关键有低昂兮,同气而奔走#11。

  关键,谓固济不坚,则水随火气而奔走。

  江淮之枯竭兮,水流注于海。

  河海纵枯竭,器上之水怛流也。

  天地之雄雌兮,徘徊子与午。

  雄雌者,阴阳二气。阳生于子,阴生于午。循环徘徊,不离子午。阴阳,水火也。金水得水火之气,亦不越于南北矣。

  寅申阴阳之#12祖兮,出入终复始。循斗而招摇兮,执衡定元纪。

  寅辰,日吕申。建寅之月,阳气大申,故言吕申。申神,日武德。建申之月,万物欲死,荠麦生,故日武德,以为正当六三含章可贞之位。阴阳者,水火也。金水得水火之气,随斗而转。衡星主水,谓金执水,而定其元之纲纪。

  升熬于饭山兮,炎火张设下。

  谓器象肮山。炎火设下,周武之时也。

  白虎倡导前兮,苍液和于后。朱雀翱翔戏兮,飞扬色五彩。

  四神在外,土居其中,是为五色。

  遭遇网罗施兮,压之#13不得举。

  四神及土共为罗网,镇压于炉器,令水不得飞也。

  谑谑#14声甚悲兮,婴儿之慕母#15。颠倒就汤擭兮,摧折伤毛羽。漏刻未过半兮,鱼鳞狎猎起。五色象玄#16耀兮,变化无常主。橘橘鼎沸驰兮,暴涌不休止。接连#17重叠累兮,犬牙相错距#18。形如仲冬冰兮,斓干#19吐钟乳。崔鬼以杂厕兮,累积相支拄。

  此皆水为火逼,变化无常。或作婴儿之声,终日号而不嘎;或为暴涌之势,昼夜沸而不休。象乌摧折其毛羽,如龙鼓怒鳞甲。既类钟乳,又似坚冰。崔鬼嵯峨,积叠枝拄。有四神之卫,畜五星之光。其状难名,约文申义而已。

  阴阳得其配兮,淡薄而#20相守。

  金水为偶,守道器中。

  青龙处房六兮,春华震束卯。

  房六星,束方之宿。青龙,木也。二月建卯,春华火动之时也。

  白虎在勗七兮,秋芒兑西酉。

  昂七星,西方之宿。白虎,金也。八月建酉,兑金火盛之时。当是时也,纯阴用事。阴既用事,金水俱凝结也。

  朱乌#21在张二兮,正阳离南午。

  火,数二。朱乌,火之精。正阳离南午,谓阳没复阴生也。

  三者俱来朝兮,家属为亲倡。

  三为青龙、白虎、朱雀。青龙者木,白虎者金,朱雀者火,三物相亲,同为伴倡也。

  本之但二物兮,末之#22为三五。三五之#23与一兮,都集应二所。

  二物为金、水,三为水、火、土。土之数五,水之数一,火数二。二与一为三,即是三五也。一者是器中之水,二即金水之谓。集会器中,唯此三物耳。

  治之如上科兮,日数亦取甫。

  擣治之法,文武火候,一如上经文,不再说。

  先白而#24后黄兮,赤黑达.表裹。

  金水相和,状貌如此。

  名曰第一鼎兮,食如大稻米#26。

  即黄帝第一鼎也。日食稻米,三年成道。

  自然之所为兮,非有邪伪道。

  禀自然而为,非邪伪之道能致也。

  若#27山泽气相蒸兮,兴云为风雨#28。泥竭遂#29成尘兮,火灭化#30为土。若蘗以染黄#31兮,似蓝成绿组。皮革煮成#32胶兮,麴孽#33化为酒。同类易施功兮,非种难为巧。

  以汞投铅,黄芽自出。以芽投汞,还丹自成,是其种也。取诸石药,使水为金,非类不同,徒施功巧,终无成之也。

  唯斯之妙术兮,审谛不诳语。传于亿后代兮,昭然如#34可考。

  魏公恐后人不信,重此自明也。

  焕若星经汉兮,禺如水带海#35。

  星入汉中,焕然明白。水流潮海,心景之光。言水之得金,状貌如斯也。

  思之务令熟兮,反复视上下。千周灿灿兮#36,万褊将可睹。神明或告人兮,魂灵乍#37自悟。操端#38索其绪兮,必得其门户。天道无适莫兮,常传于#39贤者。

  皇天无亲,唯德是辅。至诚不歇,神叉自来。神衣白衣,循上从下。

  《参同契》者,敷陈梗筑。不能纯一,泛滥而说#40。纤微未备,阔略#41髻霏。今更撰录,补塞遗脱。润色幽深,钩援相连#42。旨意等齐,所趋#43不悖。故复作此,命#44《五相类》,则大《易》之情性尽矣。各如其度。

  古人则辞寡意深,今人乃辞多而义寡。魏公恐学者难悟,故润色于其中,更撰《五相类》以证其《易》道。《五相类》者,以五行相类也。

  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

  中央黄老君,自然之卫。炉火象自然,以为之,岂无据?以真言之,黄老是土,土镇压水,不能飞耳。

  三道由一,俱出径路。

  三道,谓金、水、火。五行相生,皆从一起,故云由其径路耳。

  枝茎华叶,果实垂布。正在根株。不失其素。诚心所言,审而不误。

  根株者,金水也。其余杂说,尽是枝条华叶,不足取也。

  象彼仲冬节,竹木皆摧伤,佐阳诂贾旅,人君深自藏。

  冬至之日,阴气伤物,先王以是日闭关,商旅不行,顺候也。仲冬,谓十一月也。

  象时顺令节,闭口不用谈。

  以土实器,不使开张。

  天道甚浩广,太玄无形容。虚空#45不可睹,匡郭以消亡。

  太玄虚寂,不得见其形容。中为积郭,消亡而凝结。太玄虚寂,即是寥廓虚无。积郭消亡,即是金水之谓也。

  谬误失事绪,言还自败伤。

  谬误之中,即失金水之事绪也。

  别序斯四象,以晓后生盲。

  四象,谓干、坤、坎、离,亦谓之金、木、水、火四象也。

  鲁国#46鄙夫,幽谷朽生。挟怀朴素,不乐#47欢荣#48。柄迟僻陋,忽略利名#49。执守恬淡,希时安平。

  乃谓北海徐从事。《参同契》起于徐公之作矣。

  晏然闲居#50,乃撰斯文。

  即魏公自谓也。

  歌咏#51大《易》,三圣遗言。

  大《易》,言《易》道。三圣,谓伏羲、文王、孔子也。

  察其所趋#52,一统共论。

  三圣定《易》道,更无差别也。

  务在顺理,宣耀精神。神化流通。四海和平。

  阴阳不测之谓神。阴阳词和,四海自然清。

  表以为历不烦。万世可循。序以御政,行之不烦。

  魏公润色之后,则可循而行之。

  引内养性,黄老自然。含德之厚,归根反元#53。

  黄老有自然之卫,即道之本元,亦道之源也。黄土不动,可谓自然也。

  近在我形#54,不离已身。

  我形,谓金。金之不离已身也。

  抱一母舍,可以长存。

  一者,水也。金抱于水,故得长生,是为母舍也。

  挺除武都,五石#55弃捐。

  雄黄出武都山。五石,谓云母、誉石、磁、硫、雄黄之类,须弃之,即还丹自然成。

  审用成物#56世俗所珍。罗列三条,枝茎相连。

  三条,谓金、水、火。唯此三物还丹。既成则世俗之人乃为珍宝。

  俱出#57 异名皆由一门。

  三物异名甚多,由乎一门而出。智者详之,终自悟也。

  非徒累句,谐偶斯文。

  撰此本为还丹,岂徒累其文句。

  殆有其真,砾略可观。

  此文砾格,砾略可观。

  使余敷伪,披却#58赘愆。

  是文字令妙理之纷,敷去赘愆,使不见有谓之辞。

  命《 参同契》唯览其端。辞寡意大,后嗣宜遵。

  辞寡而意大,言微而旨深。学道之人,宜其遵奉也。

  委时去世#59依讬丘山。循游寥廓,与鬼为邻。

  虞翻以为委边著鬼是魏字,斯得与鬼。不然,其悟道之后,何得与鬼为邻行耳?

  化形而亡#60沦寂无声。

  魏公初服丹时,化形而亡。亡后,乃与鸡犬同仙矣。

  百代#61 一下,遨游人问。

  仙人百代一下,游于人问。

  陈敷羽翮,东西奔倾#62。

  羽化之后,随意束西。

  汤遭厄际,水旱隔并。柯叶萎黄,失其华荣。

  谓水厄火,如汤逢旱也。

  吉人相乘,安隐长生#63 。

  吉人学道者,负荷此法而为还丹,铃得长生也。

  鼎器歌

  圆三五。

  器腹圆处,围之而有一尺五寸。

  寸一分。

  器口明问,阔一寸一分。

  口四八。

  从口上际至器下底,长三寸二分。

  两寸脣。

  器脣横阔二寸。

  长尺二#64,厚薄匀。

  器顶并腹,并一尺二寸,令厚薄匀平相似。

  腹齐三#65。

  器腹外当中,安三箇齐孔,阔狭须匀,以铁穿为器足,则入火之际,免其动摇。

  坐垂温。

  空中悬物谓之垂,即明器于炉中,悬之而不着地。

  阴在上。

  器中流水。

  阳下奔。

  器下有火,密塞炉,令火气下奔。

  首尾武。

  初时及欲终,并皆用武。

  中间文。

  中心用文火也。

  始七十#66。

  初,以七十日武火也。

  终三旬#67。

  欲终时三十日,还用武火。

  二百六,善调均#68。

  初,七十日.武火。中问,二百六十日文火。终,三十日武火。通计三百六十日,即一年功毕矣。

  阴火白,黄芽铅。

  黄芽,是铅之中所出也。

  两七聚#69,辅翼人。

  钢砂固口,金水不飞。

  缮#70理脑,定升玄。

  以理石,石脑固际之也。子处中,得安存。子谓水也。水是金子,故言子也。若以钢砂理石,石脑固济,则子在器中而安存也。

  来去游,不出门。

  固济坚密,水游器中。

  渐成土#71,性情#72纯。

  金水凝结,渐至坚冰,即成还丹。

  却归一,还本源。

  鍊金成金,是还本也。一者,道之根源也。

  至一周,甚辛勤。

  还丹之功,一年方毕。昼夜不歇,可谓劬劳。

  密防护,莫迷昏。

  固济坚牢,不得体怠。

  途路远,复#73幽玄。

  一年始成方可。玄远变化无准,岂不幽玄?

  若达此,会干坤。

  若达水火之道,即会干坤之门。干为金,坤为水也。

  片子霑,净魄魂#74。

  日服一稻米,即为片子也。

  乐道者,寻其根。

  寻其根源,不离金水等物。

  审五行。

  金、木、水、火、土。

  定铢分。

  一斤当三百八十四铢,以应三百八十四爻。

  谛思之,不须论。

  审思之,不得与非道者论说。

  深藏守,莫传文。

  藏诸筐笋,母妄传人。

  御白鹤兮,驾龙麟。游太虚兮,谒仙君。录天图兮,号真人。

  道成之后,福应如斯。

  周易参同契卷下竟

  #1‘服食’,《考异》本作‘服炼’。

  #2‘化洽无形’,《考异》本作“化迹隐沦’。

  #3-复谬’,《考异》本作‘复冒’。

  #4‘组匮诸身’,《考异》本作‘祖槟终身’。

  #5‘遂’,据《考异》本补。

  #6‘此篇’,《考异》本作‘斯文’。

  #7‘枝条’,《考异》本作斗其条’。

  #8‘用意’,《考异》本作‘以意’。

  #9‘玄沟’,原作‘玄遘’,据《考异》本改。

  #10‘亲览视’,《考异》本作‘览阮之’。

  #11‘同气而奔走’,《考异》本作‘害黑遂奔走’。

  #12‘之’,《考异》本缺此字。

  #13‘压之’,《考异》本作‘压止’。

  #14‘谴谴’,《考异》本作‘嗷嗷’。

  #15‘婴儿之慕母’,《考异》本作‘如婴儿慕母’。

  #16‘玄’,《考异》本作‘炫’。

  #17‘接连’,《考异》本作‘杂遝’。

  #18‘错距’,《考异》本作‘错拒’。

  #19‘斓干’,《考异》本作‘阑干’。

  #20‘淡薄而’,《考异》本作‘淡泊自’。

  #21‘朱乌’,《考异》本作‘朱雀’。

  #22‘之’,《考异》本作‘乃’。

  #23‘之’,《考异》本作‘并’。

  #24‘而’,据《考异》本补。

  #25‘赤黑达’,《考异》本作‘赤色通’。

  #26‘稻米’,《考异》本作‘黍米’。

  #27‘若’,《考异》本缺此字。

  #28‘为风雨’,《考异》本作‘而为雨’。

  #29‘遂’,《考异》本作‘乃’。

  #30‘化’,《考异》本作‘自一。

  #31‘蘗以染黄’,《考异》本作‘蘗染为黄’。

  #32‘成’,《考异》本作‘为’。

  #33门够孽’,《考异》本作‘够蘗’。

  #34‘如’,《考异》本作‘而’。

  #35‘带海’,《考异》本作‘宗海】。

  #36‘灿灿兮’,《考异》本作‘灿彬彬兮’。

  #37‘乍’,《考异》本作‘忽’。

  #38‘操端h《考异》本作‘探端’。

  #39‘于’,《考异》本作‘与’。

  #40‘泛滥而说’,《考异》本缺此四字。

  #41‘阔略’,《考异》本作‘缺略’。

  #42‘相连’,《考异》本作‘相逮一。

  #43‘所趋’,《考异》本作‘所趣’。

  #44‘命’,据《考异》本补。

  #45‘虚空’,《考异》本作‘虚寂’。

  #46‘鲁国’,《考异》本作‘郁国’。

  #47‘不乐’,《考异》本作‘不落’。

  #48‘欢荣’,《考异》本作〔权荣’。

  #49‘利名’,《考异》本作‘令名’。

  #50‘晏然闲居’,《考异》本作〔远客燕问’。

  #51‘咏’,《考异》本作‘叔’。

  #52‘所趋’,《考异》本作‘旨趣’。

  #53‘反元’,《考异》本作‘返元’。

  #54‘我形’,《考异》本作‘我心’。

  #55‘五石’,《考异》本作‘八石’。

  #56‘成物’,《考异》本作‘成功’。

  #57‘俱出’,《考异》本作‘同出’。

  #58‘披却’,《考异》本作‘却被’。

  #59‘去世’,《考异》本作‘去害’。

  #60‘而亡’,《考异》本作‘而仙’。

  #61‘百代’,《考异》本作‘百世’。

  #62‘奔倾’,《考异》本作‘南倾’。

  #63‘吉人相乘,安隐长生’,《考异》本作‘吉人相乘负,安稳可长生’。

  #64‘长尺二’,《考异》本作[长二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