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113‘伏蒸’,《考异》本作‘伏黑’。

  #114‘如’,《考异》本作‘为一。

  #115‘始元’,《考异》本作‘相亲’。

  #116‘魂魄’,《考异》本作‘魄魂’。

  #117‘粉提一刀圭,九鼎最为神’,《考异》本作‘粉提以一丸,刀圭最为神’。

  #118‘诠五行’,《考异》本作‘五行数’。

  #119‘掩然’,《考异》本作‘奄然’。

  #120‘吞食’,《考异》本作‘饮食’。

  #121‘倣傚’,《考异》本作‘放效一。

  #122‘犹’,《考异》本作‘由’。

  #123‘咄’,《考异》本作‘吐一’。

  周易参同契卷中

  长生阴真人注

  干刚坤柔,配合相包。

  干,阳也,故刚直。坤,阴也,故柔顺。柔顺喻水,刚直比金。刚柔相包,以为配偶也。

  阳禀阴受,雌雄相须。须以造化,精气乃舒。

  阴阳配合,若雌雄相须。相须之时,精气为物,即是金水合体,禀气成真也。

  坎离冠首,光耀垂敷。玄冥难测,不可画图。

  坎为水,离为火。火在下,水在上,居器之端。端者,首也。炎赫炉内,故云垂敷。玄冥谓道之幽微,言说莫契,况乎图画而测其源也。

  圣人揆度,参序元基#1。

  圣人,谓伏羲。元基,道之本。圣人,仰观俯察,而知道根。

  四者混沌,径#2入虚无。

  四者,谓干、坤、坎、离,即金、木、水、火之谓。四者浑合,自然生成。虚无,无心为喻。

  六十卦用#3;张布为舆。  

  阴阳之用,如人之用车舆,运转循环,无穷极也。

  龙马就驾,明君御持#4。和则随从,路平不邪。邪遇#5险阻,倾危国家。

  龙者,干也。马者,坤也。君者,火也。国家者,炉器也。火气调通,则金水循常而不飞。火气不和,则金水淫溢而流荡。流荡之际,坏器败炉。以龙喻干,以马明坤也。

  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者#6,千里之外应之。喻金公处神室#7;为#8。万乘之主,处九重之室,发号出政#9,顺阴阳节令#10。藏器俟时,勿违卦日。

  《系辞》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以喻金也。二至之日,阴阳俱复,先王以是日闭关,商旅不行。人君顺阴阳以开阖。金木居器中,喻九重室也。发号出政,用水火也。顺寒暑生成。候也。《屯》、《蒙》以日用,则不违卦体,而合卦爻辞也。

  《屯》以申子,《蒙》用寅戌。

  《乙巳占》日:同类异位者,寅、午、戌为火,申、子、辰为水。申、子、辰属阴,寅、午、戌属阳。平明至日中为阳,日中至黄昏为阴,即当朔旦《屯》直事,其暮《蒙》当受。

  余六十卦,各自有日。

  即谓晦至朔旦,《震》来受符,《复》卦建始萌之类也。

  聊陈两象,未能究悉。当仁施德,立义刑设#11。逆之者凶,顺之者吉。

  两象,谓水火。水有仁而好惠,火有义而多刑。顺之,则金水调和。逆之,则金水逃逸。

  按历法令,至诚专密。谨候日月#12;审察消息。纤介#13不正,悔吝为贼。

  《系辞》日:吉、凶、悔、吝生乎动。动,有火也。火气既动,审明消息,消息无方,悔吝生矣。若日辰过刻,纤介有差,则金水不凝,而生灾害也。

  二至改度,乖错委曲。隆冬大暑,盛夏霜雪#14。二分纵横,不应漏刻。风雨不节,水旱相伐。虫蝗涌沸,天见其怪。山崩地圯,草异旁出#15。

  《乙巳占》日:二至、二分之日?阴阳分至。先之一辰为离,辰至此之位皆在四仲之月。八月、二月,阴阳分位。五月、十一月,阴阳俱至。二月,阳气始出,阴气始入,为阴离。八月,阴气始出,阳气始入,为阳离。阳生于子,阴生于午。五月,阴气始至,阳气始屈,故分至。先之一辰为离,言阴阳以此辰分离也。上数事者,盖谓阴阳不调,即有如此之应也。若水火不节,金水亦斯变也。

  孝子用心,感动皇极。近起于口#16,远流殊域。

  孝子者,水也。皇极者。金也。即是水感于金,流转不停,适于异域,处他方也。

  或以招祸,或以致福。或兴太平,或造兵革。四者之中#17,由乎胸臆。

  四者,谓干、坤、坎、离,谓甲、冑、兵、戈。阴阳不调则祸起,阴阳调则福来。福来之时,自太平也。二者之中,由于火。火之猛烈,有若兵戈。

  动静有常,奉其绳墨。

  火动水静,以顺阴阳,不移如绳墨之准的。

  四时顺宜,与气相得。

  水火之气,以顺四时。

  刚柔断矣,不相涉入。

  昼则阳刚,夜则阴柔。昼夜自分,不相凌铄。

  五行守界#18,不妄盈缩。

  五方之神,各守本界,以卫金水,不使亏盈也。

  《易》行周流,诎伸#19反复。

  变易之道,周流而行。阴屈阳伸,阳屈阴伸,反复其位,循环无穷也。

  晦朔之间,合符行中。

  晦朔之问,日月交会。既以受符,复行金水。以此时,亦相结媾,将毕,还游器中。符,谓直符,言朔及旦用《震》为直符,《屯》为直事;暮及月晦,用《巽》为直符,《蒙》为直事。

  溷闷蒙鸿#20,牝牡相从。滋液润泽,施化流通。天地神灵,不可度量。

  溷问蒙鸿,混沌之貌。水为牝,金为牡。金水合会,相从不违,遂能润泽肌肤,流通施化,难测何异神灵?

  利用安身,隐形而藏。

  《干·文言》日:利者,义之和也。既以物和,身自安也。谓金水利用,隐于器中也。

  始于束北,箕斗之乡。旋而右转,呕轮吐萌。

  日月右转,五星左旋,起于斗中,而合于午。当是时也,月呕其轮,物吐其萌,金吐其液,水呕其光。

  潜潭见象,发散精光。

  潜潭,谓水。精光,谓金。金王可以发辉,水清可以见象。

  毕昂之上,震出为证#21。

  毕昂,西方宿。月,三日魄生,而见于毕昂之上。起火三日,气方达于器中。水得火气而震动也,故以月为证验。

  阳气造端,初九潜龙。阳以三立,阴以八通。故三日震动,八日兑行。

  九者,阳之极数,龙能变化,故以喻干。二月仲春,枝叶成立。八月仲秋,根核始成。火之三日而水动,八而金行。金象日,行迟。水象月,行疾。三三相应,八八相通,谓阴阳感之,相须成物,潜龙勿用,正当建子之月,金水初入之时,故以潜龙为喻也。

  九二见龙,和平有明。三五德就,干体乃成。

  《干·文言》日:九二,见龙在田,君德也。德博而化。三五,十五日,月满之时,即金体渐渐成就,正当九二之时。

  九三夕惕,亏折神符,盛衰渐革,终还#22其初。巽继其统,固际操持。

  巽为长女,长女者,水也。兑上离下,日革#23。水火相战,而后生变者也。《易》日: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也。九三非龙德也,故以君子喻之。九三之时,阳气盛,盛而铃衰,阴阳终始也。阳气既盛,.阴气则衰,阴阳相战,所以革也。是以火在器下,水在器上,长女居中,外水火气交,金水自变,即乾乾夕惕,而后变生。

  九四或跃,进退道危。艮主进止,不得瑜时。二十三日,典守弦期。

  《干·文言》曰: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何谓也?子曰:进退无常,非离韦也。《艮·象》曰:艮,止也。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艮其止,止其所也。九四或跃在渊之时,即当金水沸涌,居其器之中,或进或退,不离其居,顺时候也。复当二十三日,下弦之际也。

  九五飞龙,天位加喜。

  九五飞龙在天,即是君王之位。君既当位,能无喜乎?纯阳之时,金正用事也。

  六五坤极#24,结括终始。温养#25众子,世为类母。

  《坤·象》曰:六五,黄裳元吉。王辅嗣日:黄,巾之色;裳,下之饰。垂黄裳以获元吉,非用武也。极阴之盛,不至疑阳,以文在中,美之至也。《坤》卦六五之位,乃是纯阳之时,阴极阳生,相承变化。坤为万物之母,故报养众子。阴为终,阳为始。当是之时,水亦全盛,而代于金也。

  阳数已讫,终则复始#26。推情合性,转而相与。

  阳生于子,终于巳。阴生于午,终于亥。阳生则阴复,阴生则阳复。虽性自然,而有如禅位。

  上九亢龙,战德于野。

  亢,极也。阳极阴生,故战于野。金水之道,与此无殊也。

  用九翩翩,为道规矩。

  九者,阳也。阳,刚直之物,唯干体取用之。干金,阳火也。金能用火,是以成其真也。

  循据游玑,升降上下。

  环玑,北斗星也。北斗左转,日月右漩。漩主金,玑主水。升降轮回,无常也。

  周章六爻,难可察睹,故无常位,为《易》宗祖。

  谓《干》、《坤》六爻变化,循环无常位。《干》、《坤》立,而变易生焉。是以称其宗祖也。

  朔旦为《复》,阳气始通。出入无疾,立表为刚。黄钟建子,兆乃滋亨#27。播施柔#28;黎蒸得常。

  十一月一日,阳气始复。复者,入也。阳气初生。生者,出也。各禀自然,俱无疾病。冬至之日,律中黄钟,阳气始生于子,万物方动,萌芽渐滋,黎众蒸进播布也。谓天布其阳气,众庶进其常道。常道,火道也。是时,金水初复器中,俱禀阴阳,亦无疾病。

  《临》炉施条,开云#29正光。光耀浸进,日以益长。

  《晋·彖》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天。《益·彖》曰: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几益之道,与时偕进。明为阳火,地上为炉;下火者,器也。言火进炉下,而著于器。金象于天,水象于地。金水施生,自然相合也。

  丑之大吕,结正低昂。

  建丑之月,律中大吕。吕,申也。阳气火申之时,金水正低昂也。低昂者,高下无怛之貌。

  仰以承#30《泰》,刚柔并隆。阴阳交接,小往大来

  《泰·众》曰:泰,小往大来,吉亨。  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上下交而其志同。刚柔者,金水也。阴阳者,水火也。金水变而水火通,水火通而其志同。盖取象于六十四卦也。

  辐凑于寅,运移#31趋时。

  建寅之月,阳气大申。当此之际,金水辐奏运转,顺时也。

  渐历《大壮》,侠列卯门。

  《大壮·彖》曰:刚以动也,故大壮。刚者,金也。即是金初化液,渐至大壮。壮者,坚冰之貌也。

  榆荚坠落#32;还归本根。

  立春木王,甲往召乙,乙怀金气,以还应甲,故仲春杀检荚。荚,白象,金色也。榆荚归根,金以还本。

  刑德相负,昼夜始分。

  《遁甲经》云:天地之道,阴为刑,阳为德。出则万物犯刑,入则万物存德#33。故曰:刑德集聚,俱会于门,天地解离,不可复合。二月、八月,阴阳分位。二月,阳气始出,阴气始入,为阴离。八月,阴气始出,阳气始入,为阳离。金水、水火,亦顺于此也。

  《夬》阴以退,阳升而先#34。洗擢羽翮,振索宿尘。

  《夬·彖》曰:夬,决也。刚决柔也。柔乘五刚也。刚,金;柔,水也。金化于水,欲至无刑。五刚一柔,决无难也。

  《干》健盛明,广被四邻。

  干,健也。阳气刚健,盛于四月,故日广被四邻。当此之时,金亦如是。

  阳终于巳,中而相干。

  阳生于子,终于巳。阴生于午,终于亥。一年之中,阴阳各半。相干,谓阴相干犯也。阴附于阳,故战于野,即相干之义。金水亦时相干。

  《姤》#35始端绪#36,履霜最先。

  《姤#37·彖》曰:姤,遇也。天地相遇,品物咸亨。《坤·彖》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天地相遇,即是金水相亲。履霜坚冰,金水变化之貌。《参同契》取象至深,研之唯深也。

  《井》底寒泉,午主#38蕤宾。宾服于阴,阴为主人。

  《井·象》日: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以刚处中,故能定居其所。器以象金,以喻刚。刚处器中,不离其处。夏至之日,律中奠宾,阳也。宾服于阴,建午之月,阴生阳,复于阴,阴者为主。当是时,金方用事,金复水中,则水为主。

  《遁#39》去世位,收敛其精。怀德俟时,柄迟昧冥。

  《遁》之为义,以场附阴,阴道欲浸而长,正道亦未全灭。夏至已后,阴长阳消,阴为主人,阳附阴也。即是金附于水,水道盈,阳敛其精,待时而动。建子之月,即是其时。柄迟,犹隐遁潜龙勿用,遁身于幽冥之内也。

  《否》闭不通阳姓名。

  《否·彖》曰:大往小来交,而万物不通。天地不交水未合。阴气既伸十二月合而成真。

  《观》其权量,察仲秋情。

  北斗第四星,权。权为伐。伐者,也。仲秋阴盛,以此相应。此时,以其凝结也。

  任畜微稚,老枯复荣。

  微稚,为姹女。老枯,为耆妪。耆妪成真人,真人既成,荣枯自无也。

  荠麦芽#40孽,因冒以生。

  卯,冒也,言物生长,复地因以为冒。建酉之月也,万物死,荠麦生,当六三含章可贞之位。阴之月,阳气盗生。水盛之时,金亦盗变于水也。

  《剥》烂肢体,消灭其形。

  《彖》曰:剥,剥柔变刚也。谓阳气剥尽其形也。此时,金体散尽,水能变金,《剥》之象。

  化气既竭,亡失至神。

  言阳气变易,八月而竭。阴阳不测之谓神。阳气既衰,神将亡矣。

  道穷则反,归乎《坤》元。

  阳道既伏,归长于《坤》。金德既衰,水其用事。

  恒知#41地理,承天布宣。

  为阴,天为阳。阳宣而阴闭。阴非永闭。要待阳而始生。阳虽育之,叉藉阴而成物。

  玄幽远眇#42,隔阂相连。

  天玄地黄,相去玄远,云雾隔阂,不可得而亲之。至于日月著明,山泽通气,雷风怛若,寒暑运行,则如循环相连,不知穷极、况乎金水近,而感之不难也。应度育种,阴阳之源。

  育养众类,皆应度数。而生度数之源,即是阴阳之本,还丹之根也。

  寥廓恍惚,莫知其端。

  言寥廓之内,恍惚之中,阴阳潜运,莫测端倪。寥廓,言炉。恍惚,谓器。金水流转,循环其中。

  先迷失轨,后为主君。

  《坤·彖》曰:先迷失道,后顺得常。西南得朋,乃与类行。谓阴也。《文言》日:坤至柔而动也刚方。后得主而有常。水柔动,渐成坚冰,是其刚也。金为水;水之得金,得长道也。

  无平不陂,道之自然。

  《泰》卦曰: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九三,阳之极位,阳及则陂。陂者,坦荡之貌。道之自然。复者,反本之谓。阴阳通泰之时,荡荡而无疾病,自然之理,非是有为。金水交通之时,与此无异也。

  变易盛衰#43,消息相因。

  阴阳变易,更为盛衰,消息其原,皆相因也。阳育而阴成,阴杀而阳生。金水之道相因,愈深矣。

  终《坤》始《复》,如循连环。

  干为阳,阳生万物,故言初。坤为阴,阴成万物,故言终。阳生则阴复,阴生则阳复,阴阳生复无穷,如环之无端也。金水、水火展转以如此。

  帝王永御,千秋常存。

  九五飞龙在天,则是帝王之位二乘六龙以御天。复是永御之义。常存者,不灭之貌,谓干道不息,千秋常存,以《干》象金常存也。

  将欲养性,延年#44却期。审思始末#45,当虑其先。人所禀躯,体本一无#46。

  人欲延其性命,悟道归真,则铃思虑其躯从何禀受。禀受知己,道即可为。苟慢于斯,徒劳竭力。亦由还丹之道,须识其源。未晓端倪,虚为好火也。

  元精云布,因气讬物#47。

  元精者,元气也。.元气生于阴阳。阴阳,精为万物,人则天地之中一物耳。.有金水之体,用水火而成还丹。

  阴阳为度,魂魄所居。阴神月魄,阳神日魂#48。魂之与魄,互为室宅。

  室宅者,炉器也。阴阳尚相配偶,况一乎金水而不相须?((上经》曰举束以合西,魂魄自相求是也。

  性主处内,立置鄞鄂。

  诸葛武侯曰:性者,命也。性能与命通。谓金水处于器中,金水凝形,成其郑鄂。鄞鄂者,坚冰之貌也。

  情主营外,筑垣城郭。城郭完全,人民#49乃生#50。

  情者,意之主。此言器居于炉,如城郭;人民,谓金水。炉坚密,则金水化生。炉器不坚,则金水逃逸,喻人无城郭,则何所依投也。

  当#51斯之时,由乎#52干坤。

  干为金,坤为水。还丹之用,只在.干、坤,非自为之,由人情之所致也。《干》动而直,精布能流#53。

  《系辞》曰:夫干,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干为金,金能流通,布其精液也。

  《坤》静而辟,为道舍庐。

  《系辞》日: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坤为水,水居金上,故日含庐。

  刚施而退,柔化以滋。

  刚,阳;柔,阴也。阳极自退,阴生自滋。阴阳循环,谁使为也。是以金入于水,变化为真也。

  九还七返,八归六居。

  一、三、五、七、九,阳之数也。二、四、六、八、十,阴之数也。共五十有五,即是天地之数。九当《干》卦亢龙之位,七当《干》卦飞龙在天。飞龙在天,大人造也。么几龙有悔,穷之灾也。故从九位而反六。八当《坤》卦龙战于野,六当《坤》卦黄裳元吉,文在中也。故从八位而居六焉。取此阴阳天用之时,衰极之际。正用者,金水和合。元极者,水火道穷也。

  男白女赤,金火相拘。"拘即水定,水五行初#54。

  金为男,金色白。离为女,离色赤。金得火气,留水不逸。水数一,为五行之首。变化还丹者,其在于水乎?

  上善若水,清而无瑕。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清而净,净无瑕秽。至道之源。与此同,即还丹也。

  道之形象,真其#55难图。

  至道无形,非图画之所测。还丹之道,岂是凡俗之能知也?

  变而分步,各自独居。

  金水初变之时,各自居于一处。

  类如鸡子,白黑相扶#56。

  金白水黑,相会器中,末化之时,状如鸡子。

  纵横一存#57,形为始初。

  金体至重,方圆一寸即一斤。金水入时,各有八两。及成真时,不减于初。

  四肢五脏,筋骨乃俱#58。

  岁月欲终,冰乃凝结。四肢之内,一体之中,俱化为金,秋毫无失也。

  弥历十月,脱出其胞。

  十一月起火至十月,则一岁之事毕矣。岁终后,还丹乃成。出离器中,如婴儿之出胞胎也。

  骨弱可卷#59,肉滑若铅。

  还丹即成,美丽柔软,至于细滑,不喊于铅。

  阳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

  以火镜向日,以艾成之。须臾之间,火自生矣。

  方诸非星月,安能得永浆。

  以水镜取水,镜承月下,以槐承之。片时,盈椀。

  二气虽悬远#60,化感而相通#61。

  二气,谓日月在天,水火在地,相去三十徐万里。感化咫尺之问,即明阴场相通,非远近能隔也。

  何况近存身,切在于心胸。

  《系辞》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近取者,金水之道。远取者,日月之精。虽阴阳出微,而不脱于人意也。

  阴阳配日月,水火为效证#62。

  积阳文精为火,火之精为日。积阴之精为水,水之精为月。不信阴阳感通,水火从何而至?还丹之道,本自阴阳。既有证明,还丹岂无神验也?

  耳月己之宝#63,固塞勿发扬#64。

  《说卦》曰:坎为耳,离为目。言水火为金水之耳目。闭塞耳目,无妄一发扬。

  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

  真人,谓真宝。真宝,谓还丹。还一丹,谓金水。金水港于泉内道泳,守其规模。深泉,谓器中也。

  旋曲以视览,开阖皆合同。

  炉中器内旋曲,徘徊之问,不离金一水、水火,合同其精也。

  为己之轴辖,动静不竭穷。

  为金水之毂轴,唯水火之最先。火一炎而动,水清而静,二气感化,不竭不穷,己为金水也。

  离气内营卫,坎亦#65不用聪。兑合不用#66谈,希言顺以鸿#67。

  离为目,坎为耳,兑为。。火气营卫于内,水形沈静于外,乃三缄于中。。既缄之,自无谈也。耳既寂默,自无听也。顺彼鸿鹄,希其音声。此谓火既发动,水助飞升,同际不坚,恐其逃逸也。

  三者既关键,缓体处空房。

  三者,水火、器、。也。合有关键,非钥不开,则金水宽缓其形。处此空房,谓器中也。

  委志归虚无,无念以为常。

  金水在于器中,寂然无所为也,即与虚无合体,无念为常。无念虚无,是其常道也。

  证难以推移,心专不纵横。

  谓金水随水火之气推移于器中,专一而居,不复有纵横。纵横,谓逃逸也。寝寐神相抱,觉寤候存亡。

  为道之人,守一无杂,则睡梦之内,髡胡神来。神,谓太一。存亡,谓水火也。

  颜容浸以润,骨节益坚强。

  金得水而颜容浸润,水得金而形体坚强。非独阴阳感之,亦由水火之用焉。排却#68众阴邪,然后立正阳。

  众阴谓二水,正阳谓一金。水变为金,邪气自消。

  修之不报休,蒸气#69云雨行。

  云行雨施,干道变化。变化金水,却成于干。

  淫淫若春泽,液液象解冰。

  言金水得水火之气,流液状如冰之释也。

  从头流达足,究竟复上升。

  谓金水合和,升为真人。真人谓真宝,真宝是还丹也。

  往来洞无极,怫怫被器中#70。

  怫怫者,怫静之貌。言金水得水火之气,往来怫郁于器中也。

  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柄。

  阴阳反本,即道之验。反本者,归之于器。器者,大道之体。弱者,谓水。水有志德,能成于金也。

  耘锄宿污秽’细微得调畅。

  细微,谓金。秽污,谓水。艾夷水体,而变成金,则细微之问,皆得和畅。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

  昏浊,谓水。清明,谓金,。金体既成,水性自灭也。

  世人好小术,不审道浅深。

  小卫,谓吞日月之精,为房中之法,导引服气,正念存思,徒积劬劳,终无利益。岂知大还丹之道,神妙无方也。

  弃正从蹊径#71欲疾#72关不通。

  板,塞也。正,谓大还也。疾,谓小衍。言还丹迟而无效,谓小衍疾而有征,孰知塞其所为,反其正道?

  盲者不柱杖;聋者听宫商。

  好小衍之人,如盲者不策杖,聋者听音而无所辩。

  投水.捕雉兔,登山索鱼龙。

  雉兔居山,鱼龙在水,捕索异处,岂可得乎?亦如还丹,非类不合也。

  植麦欲获黍,运规#75以求方。

  以喻还丹,非类不获。

  竭力劳精神,终年不#76见功。

  虽竭其智力,劳其精神,不知金水之由,徒尽终年之费。

  欲知服食法,事约而不烦。

  还丹之道,唯金、水、水、火四者之用,省约不烦。虽日月至多,而所费甚寡。

  太阳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华,转而相因。

  流珠者,汞也。汞出于丹砂。丹砂者,太阳之精,汞之别名,得火便走,故日常欲去人。烧合之时,非金华不能留水。金华水造,水被金留,是以相因展转,无失者也。

  化为白液,凝而正坚。

  火气销金,金化为液,金与水合,渐一成坚冰也。

  金华先唱#77,食顷#78之问,解化为水,马齿□玕#79。

  金华得火,先化为水。水与金结,如马齿形也。

  阳乃往和,情性自然。迫促时阴,拘畜禁门。

  阳者,金也。阴者,水也。金和于一水,性禀自然。拘系器中,人所为之也。

  慈母养育,孝子报恩。遂相衔咽,咀嚼相吞#80。

  金生于水,故云慈母。水反为金,故日报恩。咀嚼相吞,金水会同之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