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沟数万里。河鼓临星纪兮,人民皆惊骇。

  晷景妄前却兮,九年被凶咎。皇上览视#2之兮,王者退自改。

  关键有低昂兮,害气遂奔走。江淮之枯竭兮,水流注于海。

  此一节言水溢之咎。王者能自改,则害气息,而水土平矣。玄沟,盖谓天汉。河鼓,星名。星纪,丑位,未详其说。九年,谓洪水。关键低昂,谓阴阳升降也。害气,灾害之气,以人身取譬而言,亦为水火不既济之象。

  朱子日:玄沟、害气,恐未是说人身内事,方是设譬之辞。《王莽传》曰:害气将究矣。盖上文说洪水为灾,而王者能改,故害气去而洪水平也。害,讹作周,又讹作固,后人遂妄改为精,而增而字,皆非是。然因周字可见其为害字,盖篆、隶文皆相似也。

  天地雌雄兮,徘徊子与午。寅申阴阳祖兮,出入复终始。

  循斗而招摇兮,执横定元纪。升熬甑山兮,炎火张设下。

  白虎倡导前兮,苍液和于后。

  朱子曰:虎,一作喾,一作矾。按;三字皆假名,但下句云苍液,即此合作喾与矾;而前有喾磁之文,即作喾为得。然下句又云朱鸟及再列三兽之名位,则此当为虎,而液亦当为龙矣。倡导前,即前所谓熬枢。下文云和于后,即此。似皆指有情之物,作龙虎为当也。此一节又是以火烹水,以水灭火,金水相合,复还本初之意。

  朱鸟翱翔戏兮,飞扬色五采。遭遇网罗施兮,压止不得举。

  嗷嗷声甚悲兮,如婴儿慕母。颠倒就汤镬兮,摧折伤毛羽。

  漏刻未过半兮,龙鳞狎猎起。五色象炫耀兮,变化无常主。

  □□鼎坲驰兮,暴涌不休止。杂遝重叠累兮,犬牙相错拒。

  形如仲冬冰兮,阑干吐钟乳。崔嵬以杂厕兮,兼积相支柱。

  阴阳得其配兮,淡泊自相守。青龙处房六兮。春华震东卯。

  白虎在昴七兮,秋芒兑西酉。朱雀在张二兮,正阳离南午。

  三者俱来朝兮,家属为亲侣。本之但二物兮,未乃为三五。

  三五并为#3一兮,都集归二所。治之如上科者,日数亦取甫。

  先白而后黄兮,赤色通表裹。名曰第一鼎兮,食如大黍米。

  此复总言还丹之法,撮其精要。子午,谓干坤。寅申,谓坎离。升熬,即所谓熬枢。伏蒸者,白虎金,青龙水,朱雀火,以金生水,水而灭火以成丹,其形如此前所谓先液后凝,马齿阑干是也。嗷嗷声正悲,亦前所谓昼夜声正勤者。阴阳得配,淡泊相守,即所谓各守境隅,各自独居者。房,东方七宿之中。六,其度数也。昴七、张二,放此。二物,谓阴阳。三五,谓火、金、木皆禀土气也。并与一,详其文意,与似当作为。二所、取甫,皆未详其文义。

  自然之所为兮,非有邪伪道。山泽气相蒸兮,兴云而为雨。

  泥竭乃成尘兮,火灭自为土。若蘗染为黄兮,似蓝成绿组。

  皮革真为胶兮,麴蘗化为酒。同类易施功兮,非种难为巧。

  譬上事。

  惟斯之妙术兮,审谛不诳语。传于亿代后兮,昭然而可考。

  焕若星经汉兮,禺如水宗海。思之务令熟兮,反复阮上下。

  千周灿彬彬兮,万遍将可睹。神明或告人兮,魂灵忽自悟。

  探端索其绪兮,必得其门户。天道无适莫兮,常传与贤者。

  言其书指着明,学者但能读千周万遍,则当自晓悟,如神明告之也。董遇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又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通,鬼神将教之,非鬼神之力也,精神之极也。非妄语也。

  五相类

  此篇五章..一《参同》,二《太易》,三象彼,四郐图,五委时。

  《参同契》者,敷陈梗槃,不能纯一,纤微未备,缺略髣霏。

  今更撰录,补塞遗脱,润色幽深,钩援相逮,旨意等齐,所趣不悖。

  故复作此,命《五相类》,则太《易》之,情性尽矣。

  太《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

  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枝茎华叶,果实垂布。

  正在根株,不失其素。诚心所言,审而不误。

  象彼仲冬节,竹木皆催伤。佐阳诂商旅,人君深自藏。

  象时顺节令,闭口不用谈。天道甚浩旷,太玄无形容。

  虚寂不可睹,匡郭以消亡。谬误失事绪,言还自败伤。

  别序斯四象,以晓后生盲。

  此言晦朔之问,浑沌鸿蒙,隐形而藏之时也。太玄元形容,上善若水,真一难图之象也。四象,未详。

  郐国鄙夫,幽谷朽生。

  朱子日:魏君,实上虞人,当作会稽。或是魏隐语作郁。

  挟怀朴素,不乐权荣。栖迟僻陋,忽略令名。执守恬淡,希时安平。

  远客燕问,乃撰斯文。歌叔大《易》,三圣遗言。察其所趣,一统共伦。

  务在顺理,宣耀精神。神化流通,四海和平。表以为历,万世可循。

  序以御政,行之不烦。引内养性,黄老自然。含德之厚,归根返元。

  近在我心,不离己身。抱一毋舍,可以长存。配以服食,雄雌设陈。

  挺除武都,八石弃捐。审用成功,世俗所珍。罗列三条,枝茎相连。

  同出异名,皆由一门。非徒累句,谐偶斯文。殆有其真,砾硌可观。

  使余敷伪,却被赘愆。命《参同契》,微览其端。辞寡意大,后嗣宜遵。

  委时去害,依托丘山。循游寥廓,与鬼为邻。化形而仙,沦寂无声。

  百世一下,遨游人问。陈敷羽翮,东西南倾。汤遭厄际,水旱隔并。

  柯叶萎黄,失其华荣。吉人相乘负,安稳可长生。

  鼎器歌

  圆三五,寸一分。口四八,两寸唇。长二尺,厚薄匀。腹三齐,坐垂温。

  二尺,或作尺二,彭晓解作二尺。三齐,一作齐三。按:齐,即脐字。

  阴在上,阳下奔。

  此二句是要法。

  首尾武,中问文。阴火白,黄牙铅。两七窍,辅翼人。胆理脑,定升玄。

  子处中,得安存。来去游,不出门。渐成大,性情纯。却归一,还本原。

  至一周,甚辛勤。密防护,莫迷昏。途路远,极幽玄。若达此,会干坤。

  乐道者,寻其根。审五行,定铢分。谛思之,不须论。深藏守,莫传文。

  御白鹤兮,驾龙鳞。游太虚兮,谒仙君。录天图兮,号真人。

  赞序

  《参同契》者,辞陋而道大,言微而旨深。列五帝以建业,配三皇而立政。若君臣差殊,上下无准,序以为政,不至太平。服食其法,未能长生,学以养性,又不延年。至于剖析阴阳,合其铢两,日月弦望,八卦成象,男女施化,刚柔动静,米盐分判,以经为证,用意健矣。故为立法以传后贤,惟晓大象,必得长生,强己益身,为此道者,重加意焉。

  此似《注》序,后人所作,今《注》亡而《序》存耳。立法,即立注,字转写误耳。

  朱子日:或云《后序》,或云魏君《赞辞.》,其文意乃是《注》之《后序》。彭晓《序》云:魏君密示青州徐从事,令笺注;徐隐名而注之。恐此是徐君语也。其《注》则不复存矣。

  右《周易参同契》,魏伯阳所作。魏君,后汉人。篇题盖放纬书之目,词韵皆古,奥雅难通。读者浅闻,妄辄更改,故比他书尤多舛误。今合诸本更相条正,其间尚多疑晦,未能尽祛,姑据所知,写成定本。其诸同异,因悉存之,以备参订云。空同道士邹䜣。

  按:邹䜣二字,朱子借之讬名也。邹,本《春秋》邾子之国。《乐记》:天地䜣合。郑氏注云:䜣当作熹#5。

  朱子日:按《魏书》,首言《干》、《坤》、《坎》、《离》四卦橐籥之外;其次即言《屯》、《蒙》六十卦,以见一日用功之早晚;又次即言纳甲六卦,以见一月用功之进退;又次即言十二辟卦,以分纳甲六卦而两之。盖内以详理月节,而外以兼统岁功,其所取于《易》以为说者如是而已。初未尝及夫三百八十四爻也。今世所传火候之法,乃以三百八十四爻为一周天之数,以一爻直一日,而爻多日少,则不免去其四卦二十四爻,以俟二十四气之至而渐加焉。已非出于自然合之度矣。且当日所用之爻,或阴或阳,初无#6次第,不知功夫有何分别,又况一日之问,已周三百六十之数。而其一气所加,仅得一爻,多少重轻,不相权准;又此二十四者,进增微渐,退减暴疾,无复往来循环之势,恐亦后人以意为之,未必魏君之本指也。运意#7此书,大要在于坎、离二字。若于此处得其纲领,则功夫之节度,魏君所不言者,自可以意为之。但使不失其早晚之期,进退之节,便可用功,不必一一拘旧说。故今推得策数一法,似亦齐整#8。其与爻数之法,虽皆魏君所不言,然此为粗,有理也。盖月以十二卦分之,卦得二日有半,各以本卦之爻,行本卦之策。自八月《观》卦以后,至正月《泰》卦,阳用少二十八策,阴用老二十四策。自四月《大壮》以后至七月《否》卦,阳用老三十六策,阴用少二十二策,阳即注意流行,阴即放而冥寂。一爻已足,即一开辟之气#9,其休息之十二卦,罔即为一月#10之功。十二月#11周,即为一岁之运。反复循环,无有余欠。其数已#12具图,欲与季通讲之,未及寓寄,而季通死矣。按:朱子于昔所著书成家#13者,未尝随声附影,轻附于圣人之徒,如《麻衣易》以为戴师愈所作,《关子明易》以为阮逸伪作。其重于传信如此。独于《参同契》无一语,疑似。且其解《易》,得于邵子为多。而其言曰:邵子得于希夷,希夷源流自《参同契》。是以从上处之也。尝曰:眼中见得了了如此,但无下手处。又#14曰:今始识头绪,未得其作料孔穴。庆元丁巳,蔡季通编置道州,将别,留宿寒泉,相与订正《参同契》,终夕不寐。呜呼,是师是弟子,处忧患不乱如此。而独于《参同》拳拳焉。脱屐世俗#15之意决矣。明年,季通卒,又得所谓策数之法,恨不及与季通讲之。又二年,而先生卒矣。然则《参同》、《阴符》二书,自其师弟子始,而二书不戾于圣人可信,故#16成书以之列太极、先天之后,岂有二乎哉?

  周易参同契卷下竟

  #1‘芸’,四库本作‘耘’。

  #2‘视’,四库本作‘阮’。

  #3‘为’,四库本作‘与’。

  #4‘赞辞’,四库本作‘赞词’。

  #5‘熹’,原作‘喜’,据四库本改。

  #6‘初无’,四库本作‘亦无’。

  #7‘运意’,四库本作‘逆意’。

  #8‘齐整’,四库本作‘整齐’。

  #9‘开辟之气’,原作‘开析舒气’,据四库本改。

  #10‘一月’,四库本作‘一日’。

  #11‘十二月’,四库本作‘十二卦’。

  #12‘已’,原作‘则’,据四库本改。

  #13‘成家’,原作‘成象’,据四库本改。

  #14‘又’,据四库本补。

  #15‘世俗’,四库本作‘世外’。

  #16‘故’,原作‘自’,据四库本改。

  周易参同契

  庐陵后学黄瑞节附录

  《周易参同契》,五代彭晓《解义·序》日:魏伯阳,会稽上虞人。修真潜默,养志虚无,博赡文词,通诸纬候。得《古文#1龙虎经》,尽获妙旨。乃约《周易》,撰《参同契》三篇,复作《补塞遗脱》一篇,所述多以寓言借事,隐显异文。密示青州徐从事,徐乃隐名而注之。桓帝时,公复传授与同郡淳于叔通,遂行于世。参,杂也;同,通也;契,合也,谓与《周易》理通而义合也。其书假借君臣以彰内外,叔其离坎,直指汞铅;列以干坤,奠量鼎器,明之父母。保以始终;合以夫妻,拘其交媾;譬诸男女,显以滋生,析以阴阳;导之反复,示之晦朔;通以降腾,配以卦爻,形于变化;随之斗柄,取以周星;分以晨昏,昭诸刻漏,莫不讬《易》象而论之,故名《周易参同契》云。

  按《参同契》注本,凡一十九部,三十一卷。其目载夹际郑氏《艺文略》。彭晓本最传。然分三卷为九十章,以应阳九之数。《歌鼎器》一篇,以应水一之数。其傅会类如此。盖效河上公分《老子》为上经、下经八十一章,而其实非也。鲍氏云:彭本为近世浅学妄更,祕馆所藏,民问所录,差误衍脱,莫知适从。朱子考辨正文,引证依据,其本始定。今不敢又赘附诸说云。

  朱子日:《参同契》本不为明《易》,姑借此纳甲之法,以寓其行持进退之候。异时每欲学之,而不得其传,元下手处,不敢轻议。然其所言纳甲之法,则今所传京房占法。见于火珠林者,是其遗说#2。所云甲、乙、丙、丁、庚、辛者,乃以月之昏旦出没言之,非以分六卦之方也。此虽非为明《易》而设,然《易》中无所不有,苟其一11?自成一家,可推而通,则亦元害于《易》。○伯阳《参同契》,恐希夷之学,有些自其源流。○先天图与纳音相应,蔡季通言与《参同契》合,以图观之:《坤守《复》之问为晦;震为初三,一阳生;八日为兑,月上弦;十五日为干;十八日为巽,一阴生;二十三日为艮,月下弦;坎离为日、月,故不用。《参同》以坎离为药,余者以为火候。○邵子发明先天图,图传自希夷,希夷又自有所传,盖方士技术,用以修鍊,《参同契》所言是也。○《参同契》文章极好,盖后汉之能文者为之,其用字皆根据古书,非今人所能解,以故皆为人妄解。世问本子极多,其中有云:千周灿彬彬兮,万变将可睹;神明或告人兮,魂灵忽自悟。言诵之久,则文义要诀自见。○须溪刘氏日:古书惟《参同契》似先秦文。

  #1‘古文’,四库本作‘古人’。

  #2‘遗说’,四库本作‘遗法’。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