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言汞本是金孙,朱砂之子。朱是汞母,今烧汞成砂,变砂为金,故归其母。从金复化为砂,号日金砂。还丹道毕。

  月晦日包居#34。

  言月晦火气足是一小周天,阴阳数备即重开研治。又从月初一日起,重包裹居之。

  隐藏其垣郭#35,沈沦于洞虚。

  垣是太一炉,郭是太一鼎,虚是南方之火宿。谓金汞藏鼎中,得洞中之火,潜阴伏隐而未见,故日沈沦。

  金复其故性,

  言汞本属于金,今得阴阳火养化成金砂,故复其故性也。

  威光鼎乃嬉#36。

  嬉,美也。言丹欲毕,汞为砂,鼎药乃有光明威德,人乃嬉者也。

  子午数合三,

  子是水银,午是朱砂。朱砂属火,火数!一。水银属水,水数一。一与二为三,故合三也。亦是汞一名而有二号,居南北二方也。

  戊己号#37称五。

  戊是阳,属银。己是阴,属铅,是北方水,水数一。内有银,为白,金数四,以一及四,故称五也。亦金花于铅汞中,故称五是也。

  三五既和谐,八石正纲纪。

  三是水银,五是金花。上二释以三及五,故云八。及八月金王,故八石。世人不晓,云用八石为大还丹,甚误也。为汞得金,俱共和谐,丹之纲纪也、。

  呼吸相贪欲#38,伫思#39为夫妇。

  言汞属木,铅属金。金是木夫,木为金妇。龙呼虎吸,遂相责欲,勾制相伏,故以伫思相为夫妇。龙者汞,虎者金花,故知大还非阴阳同类而相伏。所以诸石傍助不入其汞,非金汞不可也。

  黄土金之父,

  黄土是金,为鼎内涂玄白、金花,号日金鼎。非是用金银为鼎,为土能生万物,金之是土生,故为金父。金者,是汞化为金砂。又议:号金化黄芽有戊己之号,戊己属土,用和汞及涂鼎内。又《诀》云:黄土者,雄雌枇流是也。为四黄属土,土王四季,元正形,因火立名,一王十八日,讬在四季,用以为泥,涂于鼎内。此《契》宝不用四黄。

  流珠水之母。

  流珠是金花,水是汞。汞属水,故为水母。又流珠、金花之别名,得汞亦为汞母。

  水以土为鬼,土填水不起。

  《草堂注》云:用黄土填压上之多。不然,唯以诸诀皆云,用金五符等复藉,不唯用土填压用亦得,故知土即是金花、黄牙等,水是汞。被土伏,故不起,非硫黄为土,用于化汞为朱。

  朱雀为火精,

  朱雀是火也。南方火之宿日精。

  执平调胜负。

  胜负是升降。升时加炭,降时喊炭。平平者,斗柄看斗所指定漏刻,如知时侯调火者也。

  水盛火消灭,俱死归厚土。

  水是铅,火是汞。言水得火,即烊成汁,故日盛也。汞入其中,得火汞死成砂,砂如土如灰,故归厚土是也。

  三性以#40合会,本性共宗祖。

  土是祖,金花也。一汞、二金、三朱,本是一宗。三性共奉土为祖,所以宗祖共相会也。

  巨胜以#41延年,还丹可入口。巨者,大也。大胜一切诸丹,故称巨胜。巨胜是日名,亦是还丹之别名,亦名十胜丹,亦名紫粉,亦号金砂,

  所以丹成服后延年益寿,入。长生不死也。

  金性不朽败#42,故为万物宝。

  汞本是金性,今化为金砂,此砂最尊最贵,万物之中上妙宝。乃化五金,所以金汞成丹,服之与天地毕也。其丹千变万化,人服之乃元休败,不死而得长生者也。

  卫士服食之,寿命得长久。

  言好道之人服此大还金丹寿长久,变形神仙飞空。

  土游于四季,守界定规矩。

  土者,黄土为鼎,或以铁鼎内涂黄土。及涂黄牙,及将复黄牙藉,故能守界定于规矩,土为王于四季也。又土者,雄雌二黄也。故雄为将能守四夷,故云守界。界者,是色裹承汞也。规者,圆汞也。矩者,方金也。土能制也,故云界。二义俱通。

  金砂入五内,

  金砂,即大还丹也。言汞本是金体,经三年火及变为金砂。五内者,五脏。言卫人服金砂入五脏四肢。

  雾散若风雨。

  言凡人服金砂入五脏之内,流散若风雨,皆令堑死。为身宿秽,谷气不除,有七病、九虫、三尸等皆在,所以.堑死虫即苏,兼丹内或有誉石及雄黄曾青,并火.毒未除,故令堑死。亦有不死者,或是一年之药,及元别毒药,又人常行修德,休根日久,肠净脏净,故不死。故造大丹莫杂石药。若作黄白,及点化五金,制汞令干。若元毒制,不能干者也。

  黑需达四肢,颜色悦泽好。

  言服丹后,老得童颜,四肢润泽好,筋坚髓满。

  鬓发#43皆变黑,

  服丹后,白者变如黑。

  更生易牙齿#44。

  牙齿毁落者,叉更重生也。

  老翕复丁壮,

  言老仑反少归童,多力丁壮。六十日老人。

  耆妪成女。

  女是处女。服丹后,颜色如处女。老女日妪。七十日耆。九十日颐。

  改形免世厄,号之曰真人。

  言人禀阴阳精成。今鍊阴阳精为丹,所以服丹之人改形易容,生羽翩,隐沦变化,役使鬼神,久视长生。阴阳不能陶铸,水火不侵。与死长辞,寿同天地,金骨玉髓,号日真人。此是大丹之功积元限,三灾不能害也。

  胡粉投炭中#45,色坏还为铅。

  此喻水银本是金。今烧叉成金,变金为砂,叉成金砂。还丹如胡粉,本是炒铅,和醉盐作,令安火上炒,铃变为铅。

  冰雪得温汤,解释成太玄。

  太玄,水也。如冰雪得阳,又化为水,自相制伏变化。又云玄伏金汞为丹,岂不成也?

  金以砂为主,禀和于水银。

  金者,久鍊铅花也。言将铅出花,名日金砂。将砂和水银,亦烧黄丹为黄牙,亦名金砂。亦将黄丹鼓烧出铅,炒铅为砂,亦镕铅化砂,·为汁入汞,得理并通。不晓者云:将金银作末为砂入汞。甚非也。此是作勾留黄白法。若作丹,非金花、黄牙不成。《草堂》云:用朱砂,及用黄金和水银未能烊。

  变化由其真,终始自相因。

  言金与汞为真,自有变化为丹,终始自相因,非此真不入宝妙也。

  欲作服食仙,宜用#46同类者。

  若合大丹为汞,难制滑利。又属太阳,不得其铅金,终元得理也。其金属太阴,以阳得阴,乃为同类。夫大还丹者,象自然天生,还丹其自然,丹生于有砂之地,四千三百二十年即生,生时光明照山,彻于千里。至三元之日,上元紫微天官、诸天仙人、玉清仙官下探,非几世人之可得也。生时上有曾青,左有雄黄,右有一四二雌黄,下有金砂,南有朱砂,北有水银,为天地太阴、太阳冲气交腾。一千八十年则生金矿,矿一千八十年生丹砂,丹砂一千八十年生水银,水银一千八十年生自然还丹,合四千三百二十年。计一年十二月有四千三百二十时,一时为一年,故则一年火气成小还丹,二年火气成中还丹,三年火气成大还丹也。为用干、坤二卦运火,其二卦有十二爻,一爻主二日半,二爻主五日,五日一行旬,合六十时。一爻三十时,二爻六十时,计一月三百六十时,象一年三百六十日也。是一月火气足,故一月一开。以此计一年,得四千三百二十年,火气足,故成大还丹。用三大元半及一小元,长十年火气,言于中有闰及大小月也,一千三百二十年为一大元,六十年为一小元,今造大还丹则此气计火数而造也。且朱汞专生以南,为南方向太阳,日气盛照生焉。《十洲记》云:若扶南林邑及五天竺国,朱砂状如瓦砾,今辰、锦州及五汉甚多。岭南外国,汞一斗一升始有百斤。若辰、锦州等汞,每斗一百斤也。据此,辰州、五溪汞为上也。其汞有生有熟,若天生流出者清而白,利堪为丹。若蒸烧水银为熟,白浊而钝,是赢烧之不堪入药也。只堪入粉家及金用,所以烧大丹大药皆取光明砂,自烧出汞乃为丹也。使丹砂大方三四寸,有文理似马齿,光明通彻日光明砂。如小兄拳似人齿,名朱兄。似粟米大者,名朱砂。外白内红,名日白马齿砂,但砂色紫。色赤光明者为上,次如石榴子亦可用,元石即并堪也。《五金诀》日:金得银而虚,银得铜而练,铜得铁而殊,铁得锡而俱;铜得汞伏而元忧,汞得金而濡,金得雄而事通,银得雄而始终;铜得雄而异性同,铁得雄而去危凶;金得雌制一时,银得雌变元疑;铜得雌成道去非,铁得雌自令坚持,锡得雌成珑令宜。故知物有同类,非类难伏,所以大还!丹非阴阳伏制,不成丹也。故经云:伏汞为丹,可坐玉坛。若独制汞为丹,为真一法,亦名如意法,亦名真一特行法。九元子日:不许单制。故用其铅为单制,汞名孤阳,事须阴药。又《诀》云:用银为同类。用银为末八两,汞七两,雄黄一两,每月除虎添龙。龙者生汞,虎者伏汞。干银亦是好法。计大丹无理。又法用银器支汞为砂后,用雌雄曾流为泥,裹汞砂入银,合子中誉石、赤石脂,固际赤盐复藉,名日特行。此法亦同类,多是小紫未审实,成不成叉有毒未审,堪久服否。又法有黄金和汞入雄,又法朱砂和汞每月添朱砂,名赤龙屡降,白虎饮之。又法朱砂和汞等分,每七日添生硫黄,待成砂入瓶,亦有用银、朱汞,一向十二月添雄修、赤盐复藉,总为同类。若依此《契》,即非唯金汞为真同类。

  植禾当以粟#47,

  喻如种禾须得粟为种,作药须得铅丹为种,丹成后用丹为种,余非种类。

  伏鸡#48用其子#49。

  言伏鸡须卯,叉得鸡兄,故还丹须金花为同类叉成矣。

  以类转自然#50,物成易陶冷。同类易施功,非种难为宝#51。是以骛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水流不炎上,火黑不润下。

  言铅汞所合,事须谐和,后得丹成,复以丹为种,故以物转自然,成易陶冶。类若同,岂不成宝哉?不同类者,骛雀岂生凤,狐兔不生马,水流叉不向上,火炎必不向下,故知同类即成,非类不可。

  世问多学士,高妙美#52良才。邂逅不遭值#53,耗火亡货财。

  言世人多好学长生神丹,卫士志慕炉火,不遇明师示其真诀,自恃才高,学得一小法,以意为之,或云用金银,或云用雄雌曾、空朱等,或云一年,或云六十日,或云九转斤两不明,或伏得汞即言是大丹,或成丹而又不得伏火,或有败失怅望即休,或羞而不伏问于人,以此懈怠,经诀不明,进退狐疑,遂成败失,弃火损财,如斯之辈多矣。

  据案依讬文#54妄以意为之。端绪元因绿,度量可#55操持。梼治羌石胆,云母及誉磁。硫黄烧豫章,铅顺.相鍊治#57。

  言好道炉火之士,不得真诀,遇一小法,或寻古文及诸隐言,又执此《契》,云金是银,称水为木,云虎是誉,云龙是曾青,称土为雄黄,称金花为白银,号黄牙为硫黄,号秋石是誉石,称石胆云出蒲州,一云羌道。用碧翠者讬意自能,强称我解,岂知神方秘重,隐乱真言,岂石胆出于铅中,秋石、黄牙俱出金公之体?《经》云豫章者,是道州,古属饶州豫章县,非今洪州。豫章为道、永等州,出朱砂、水银,今人将为用洪州。豫章之土为器,及捣云母、誉石、磁石、硫黄、石胆为丹,岂非大谬?讬意为之,故《经》云:持之有法礼,则未忍悉陈程敷。岂秘直说也。如斯之士,未足可言。顽,水银之别名。

  鼓下#58五石铜,以之为尽枢#59。

  尽枢,器也。不知其理,妄将五金为鼎,岂有得耶?五星、五金皆出石中,故云五石。非鼓石能出金铜也。若伏干汞为银,即须银器。若作丹,须土鼎。用铅不鍊玄白,金花涂内即成也。

  杂姓不同种#60,安肯合体居。千举必万败,欲点反成癡。傲幸#61讫不遇,圣人独知之。秆年至白首,用索怅狐疑#62。

  物非种类,杂何可成?千举万败,至老不惬,心生怅望,犹自狐疑。又傚幸不服膺于师,广集经诀及《参同契》,索尽财货,谬杂诸石,至老不可得也。

  背道守迷路,履径#63入曲邪#64。

  言人寻《参同#65契》及隐诀,云:法非在此中。不识真经,妄屈曲邪路,故把道守迷。此之谓欤。

  管窥不广见,难以揆方来。

  谓人执一法,或得一经一诀,即云妙。犹如管中窥明,岂是广见远方处来?

  若夫至圣,不过伏羲,始划八卦,效法天地。

  伏羲太嗥氏木德王,仰效天象,龙马负图,由河出现,而定八卦。后神农重其卦,引而申之为六十四卦。《系》云:天生变化,圣人则之。

  文王帝之宗,修而#66演爻辞。

  后周文王演《易》而定爻辞、丝言。

  夫子庶圣雄,记《十翼》以辅之#67。

  夫子是众圣之雄,故作《十翼》。爻辞、象、系、卦、象辞并前为十卷,名日《十翼》。后夫子赞《易》道,迷《象》、《象》,所以《易》者,微妙之宗旨,照玄志命之书,故在夏日《连山》,在殷日《归藏》,在周名《周易》,在汉名《太玄书》,在晋名《同林》。故丹道至妙,讬《易》象焉。

  三君天所挺,迭兴更御时。优劣有步骤,功德不相如#68。

  言天下至圣元过伏羲、文王、孔子三君,是天下之挺,特划卦演爻作《十翼》,知盛衰,犹不敢御炉火,同彩不能明。何况几流而辄合造化?此道幽玄,亲承火诀,然可合之。又三皇已前人乃淳素五帝,已后世法日浇,所以古人用二味成丹,后人乃知众石。所以论其功优劣不相得也。

  制作有所踵,

  言制作自有踵,非类不成。

  推度审分铢。

  铢者,一斤药有三百八十四铢。应天度数,须审分铢,应度数也。

  有形易忖量,

  言汞得金花,为形为丹铃成,如作黄白用金银和汞易忖量也。

  无兆难虑谋。

  谋,计策也。兆,基本也。汞不得金,为基本难谋计,故水火有形尚不可调制;汞甚神化元兆,实难谋思也。

  造作#69令可法,为世定诗书。

  法,则也。言真人造作丹卫著于经方,在世人自不悟。诗是古歌,书是《参同契》,故《同契》详古歌,而造俱流在《契》。丹方了了,人自不明其理,谬自出意,犹如孔子删《诗》定《礼》,永为法则,故丹衍若不明《同契》之人,道铃不成,成亦不长,不得神妙变化之理。

  素元前识资,因师学悟#70之。

  素者,白汞、金、铅、汞也。非师不悟,所以徐君自言.因师始悟。今言《同契》及别经诀,多有隐祕,或前或后,故乱著文言,素既不明,皆因所学经师而悟者也。

  浩若寨帷帐#71,

  如旷野之中,而元帷帐。讬空出意,而造何益也?

  暝目#72登高台。

  闭目自意,终元得理。如暝目上高台而元所见,如人好此丹道,见登于此,所费元成,暝目不悟。

  《火记》六百篇,所趣等不殊。文字郑重说,俗人#73不熟思#74。

  《火记》是丹经也。言神丹大药六百余条,虽有多方,其趣虽殊,终归一理。恐人不晓,故文字重重而说。何故不真说者?为神丹祕重,始不直说;恐泄漏天机,始祕此文。又恐长生之道绝,人不修道,谤世元有长生神仙之药。又其道在近,俗人自不熟思,使寻金汞阴阳,一金一石可晓者也。

  窃代#75贤者谈,曷敢诈为辞#76。

  辞者,经方、《同契》也。言我此书实说,不诈为谬,传于后代。诸贤窃心见之,须自思取悟。

  若遂结舌疮#77绝道获罪诛。

  始实说之,恐人不遵道,始结舌不言。又恐道绝获罪也。

  写情著竹帛,恐泄天之符#78。

  符,汞也。是天之心汞,又生五符也。

  犹豫独增歎#79悦仰缀思愚#80。

  谓始写情竹帛流文,恐泄漏不说,道绝获罪于身,故犹豫二途。思情缀录,故隐言乱说。

  始之有法程#81,未忍悉陈敷。

  言修治丹法,自有法程。未忍悉陈敷,露程数。

  略述其纲纪,开端见枝条#82。

  所作有法,未能尽说,略迷纪纲,开视枝条,敷露此法。故制伏之道,表以天心,立象以言,象若不立,.天心不可见,故以敷露枝条,知其表象。从此以后,直论金汞成丹,所以重程敷露其条也。

  以金为隄防。水入乃优游。

  金者,是九鍊铅精金花牙也。以金花为隄防能制汞,其隄防是勾留法,能勾其汞,故日隄防。制汞成丹,非用金银勾汞,用即是黄白勾留法。又云用金为鼎,号日隄防,此是银壶子法。非丹所用,所以其汞得金花相入相谐元失,故日优游。本云水为木字,非也。云用曾青为木,未详也。

  金计有十五,

  用金花十五两。水银性燥难制,故用金花。不者黄牙勾留为根,以阴制阳也。

  水数亦如之。

  水是水银,亦十五两象一月之数。《草堂》云:水为木字。云:用曾青十五两为五分,则三两为一分。云:金花三分用九两,曾青二分用六两,其汞即用一斤。若论丹法甚真,唯曾青有疑。。诀皆云不用石药,当审用曾青通否。计曾青明目来神,是金之精,入亦何妨p若云水为木字,呼曾青,恐有非。又云金是汞,义亦通。云木是曾青,用十五两,更详准。如草堂真人,岂是几夫?注应不谬。若将水银为木,呼号青龙,既有金数,水银之数何在?如有金汞数,爻即合相汞对,铃非曾.青,水银真也。古人特行唯用曾青一味制汞成丹,今此《契》唯论金汞二物,应元曾青。

  临鑪定铢两,五分水有余。

  五分者,即三两为一分,五分者即是用十五两。余者,加一两为一斤。有三百八十四稣象其《易》,所以合用一斤。前云用十五两,虽象半月,未应《易》之道也。临着余加一两,成十六两,为一斤定也。又释余者为一斤,汞重如金,金二寸可有十分。五分是汞,余五分是金,如前十一四六五两,故同前十五两。干体就后,十五两坤乙成。三十日为一月,故金汞各十五两者也。二者以为真,唯金、汞二物为真。据此可言将为木,号为曾青。假如用曾青,未合言数者也。

  金重如本初。

  言金汞之体常如初重,故令时时上秤。秤莫令失,失即火急,急即微退火。

  其三#83遂不入,水二#84与之俱。三物相含受,变化状若神。

  一金、二汞,水是三,非三味也。云:其三不入,二者为真。何得三物?唯金、汞二真得火,十月脱胎后,六十日变化为正阳神丹者也。

  下有太阳气。

  气,火也。言鼎下有火。夫合鍊成败在火,火急有失,在亦枯然,宽.又不休,状如驱鸡,准如汞,甚难得成火。前云四时火者,令人细心。但火从文入武即得也。

  伏蒸#85须臾问,先液而后凝,号日黄舆#86焉。

  为未消花为液,别煖汞投中。一云:入曾青末去火,令玲捣碎入鼎,下火渐渐如蒸物状,年月满为丹,黄金紫色,故号黄舆。亦云:黄舆如车舆,服药升人,故号黄舆。又初伏汞,须臾之间从液后凝,色微带青黄,亦云黄舆。此一注至前以金为隄防,具论药味斤两、合治入鼎.已讫,如若不悟,不可求道矣。

  岁月将欲讫,毁性伤寿年。

  言年月满为汞性伤毁,而自然伏火。

  形体为灰土,状似#87明窗尘。

  言经十月脱出胎,其汞独出铅上,红赤若阴阳二无,从冬至起首,至夏至文火,至冬至武火,后开其汞亦出铅上,名日正阳丹。状如尘灰,收取其药,更入鼎。夫汞火气未足,皆黑如死炭灰。人至此皆心退,休罢不知从此。但与火其药色,即归就紫。如烧小还丹,令伏火亦至黑灰,从此变褐,后为红紫之色,故后人见黑便休。夫汞成粉皆轻如尘,失其汞体莫疑,但任以年、日、月长久火养之,色变自成丹也。但研之,即知重。但以此一年火即成尘。更入赤门,又经一年,即成大丹。

  梼治并合之,驰入赤色门。

  门者,是赤土鼎,以金花涂鼎之令赤,是故收其前尘药脚铸治入鼎。《二元》云:鍊丹即收下脚铅砂。又如黄土捣为泥涂鼎;然正阳之药,经武火六十日,其丹紫色,未紫更烧,故紫赤为上上,青黑为下下。若二元丹元复藉,若九转丹每转用玄白、金花四两复藉,若紫游丹用赤盐复藉,呼为赤门。

  固塞其际会,务令完致坚#88。

  言固际须令牢密。

  炎火张于下,

  言下火常炎炎,不得火猛。《别记》出,先小武火七十日者也。

  昼夜声正慧#89。

  言汞得火作声,状似婴兄啼。啼声若息,其汞即是伏火,故其火昼夜更不得停。始文使可修,始,初也。初,文火也。《别记》云:三百六十日文火。谓中问文,又前云炎炎.’今何须文?其汞伏火,故令小武火也。

  终竟武乃陈。

  月末年终,事须武火,后须大武火,鼎须与火同色。又专阳丹,须经大武火方伏火,后须化成挺,捣为末,开头烧经一伏时,此应须三年火。一年火亦得服,未有变化三年,丹为上。《别记》云:若三十日武火,即成一年火也。

  候视加谨慎,审察调寒温。周旋十二节,节尽更亲观。

  每一月一开看,洗重入鼎。节是一月,故经十二节也。

  气索命将绝,休死亡魄魂。

  气,火也。索,尽也。言经十二月火毕,汞死伏火。魂日是汞也,魄月是铅也,故一年魂魄散化为大丹也。

  色转更为紫,赫然成还丹。

  还丹紫色,一名紫金砂;二名紫粉;三名河车;四名巨胜。巨胜者,日名也。其汞象日巨胜;五名十胜丹;六名大流灵砂,谓老君度关津往流沙西国,故留此法授与尹喜,名日流灵砂。色若不紫赤,不名为大药,未赤紫更烧。若色如黄丹赤土,未名为丹,只是小伏火汞药也。

  阴阳相饮食。

  阳汞,阴金。谓金得汞自相饮食,伏制成丹也。

  交感道自然#90。

  谓金汞相交感,故丹道自然成,亦长生能除万病。若伏火干汞,只堪为膏、为粉,服亦长年,亦非大丹。大丹者为汞,本是金孙朱砂之子。今令归本复如金体,赤紫如丹,故日还丹。丹者,赤色之名。还者,返归之义。故日还丹。若不者,何以为还丹?

  粉提#91以一丸,刀圭最为神。

  去毒了,以枣肉丸。、不者黄龙膏为丸。丸如梧桐子大。一丸是一刀圭。圭是金之一小两,一刀圭通二十四气,丹成取一刀圭鼓成金,若不化五金,不可辄服。其丹生有毒,未有灵化,更依前烧之成金。有灵化深紫色,始号为大还丹。服此一丸,即通神也。又将一刀圭化五金,及一斤生汞,立成黄金。若至此,即四两为一剂。若且住人问,即服半剂。若欲冲天,即服尽一剂。

  推演诠五行#92,较约而不烦#93。举水以激火,掩然#94灭光荣#95。

  官大丹推诠不出五行也。汞属水,朱砂属火,铅银属金,曾青属木,雄黄属土,只如大丹唯用二宝金、汞是也。其金、汞自有五行之名。朱砂属火,水银属木,铅黑属水,银白属金,又号戊、己以当属土,故日五行。激者,灌也。水阴火阳,以水灌火,阴入灭阳,故日灭光荣也。水是金花,火是真汞,以金得汞,是水灌火中,故不烦。非上有水,下有火也。

  日月相激薄#96,常存#97晦朔问。

  日汞月金,常存一月之问,侯火存亡,朔月初,晦月尽也。一阴一阳之问,常自激薄也。

  水盛坎侵阳,火衰离昼昏。

  坎为水为月,离为火为日。阳,乾旦也昼。阴,坤昏以著也。言阳时水王,至六日后坤,故侵阳即火衰。

  名者以定情、字者缘性言。

  言汞一是太阳生,金含朱赤色,故日名丹。湿如水,白如银,故号水银。白赤之情,似银之性,故号水银是也。

  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

  言水银.本是金性。丹者,赤色之名。还者,返归之义。伏汞为朱,变朱为丹,故日还丹。此为正阳,名外还丹。为人素禀,冲和元气,虚元自然,而生本从空来。今服丹后,令归虚元,升天而去,故日还丹。丹丘,仙官地名。虽服外还丹,亦服内还丹,内是还精补脑,故二还同服,乃得长生也。

  吾不敢虚讬#98,倣傚圣人文。

  徐真人云:吾录此《龙虎上经》大还·之法,不敢妄讬。倣傚圣人文,则《易》之文也。

  先圣#99

  一本云古记。

  提#100龙虎。

  虎是金花,龙是金汞,所以上古先圣.号日《龙虎上经》。又一义直云:水银、朱砂有龙A虎之号,故朱砂日赤龙,汞为白虎。亦汞有二名。汞为木精,号日青龙。而白似银,号为白虎。所以金花亦有龙、虎之名。为铅若不投汞,铃元金花五色,亦元花出。假令玲后色青黑,亦名龙虎。所以作丹以花为虎,以汞为龙,将龙取龙,以虎为虎,非此二宝不能伏也。假用雄曾入亦元妨,久为灰亦元制伏之理,只是用为傍助染色取气也。《草'堂注》云:虎是誉石,号为白虎,称曾青为青龙。既云曾青、誉石为真将,金、汞何号?应不然也。直言龙虎者,金花、水银亦不用金银诸石也。

  黄帝美金花#101。

  若非金花为虎,黄帝岂应美之为水银?奸滑性燥难伏,为金花,铅入汞所成,故是同类又有金性。故能吸汞勾制,相留变化为丹。又金花有数法,若得错铅白腻饶州者,但猛火炒三转可用,不者但鍊了未杯熟铅入仰月炉,下火令急,略除赢皮,黑末令尽,即投汞。·但猛下火,食顷之问,金花咄出。又将此花烊成汁,更投汞,其花五色,名日天地之符,亦名流珠,花化汞为丹是也。若一转花用,即须郁郁者,是专阳丹法。一两花勾一两汞,研如粉入鼎,鼎内用黄牙,不去未郁花,但一物即得为泥涂鼎内,入汞可一月养之。又二两添二两生汞,月月以一倚添,得此汞色如土青黑,添金得一百日后用九转铅砂育之,令伏火,色黄微赤。更月一日一度蘸水,若土鼎不须蘸熟铁.’须蘸生铁,柔令为熟铁,若柔入土坑没头。大火通赤一日一夜,即熟若土鼎,即用甘土及黄土浆,并寿州破瓷末等分,为之量大小厚,作干后用铅砂研泥、蘸揩之,火渐珑之,令赤熟后内涂花牙,用将前未伏药。九月毕不要多,亦得。但三五月问者,量多少旦伏亦得伏,即将添了药重入鼎一百五十日,渐从文火入武,临未著大武火,可一日二日。又更将此药烊成汁为挺,梼碎又更入鼎一月日,不烊亦得服也。前添汞火须养火,不得猛火。若阴元正阳之法,即将再转花。不者一转花,不者九转铅烊成汁,计一斤铅入一斤汞,从今年冬至至来年冬至毕,毕日猛火一周,其汞吐出铅上,收取其药。又入鼎中武火六十日,名正阳丹。丹毕,若阳元法,用朱砂以黄丹复藉;亦如阴元法,若流珠九转法,但责汞令干治碎入鼎,以金花、玄白复藉,每月一开,每日用四两炭,若良雪神水法,火不录。若此经,唯烊花入汞,如二元法,唯用朱曾雄稍异,即不着亦得。是故黄帝唯重此金花也。

  淮南鍊秋石,

  秋石是将前金花入铅砂一百日,都名秋石。又为金花属西方,西方为秋,故号秋石。刘演云:《草堂》云誉石,应非也。誉至毒,如何堪入药?唯四神八石丹用及干汞家用,此应不用,故秋石可量。淮南王立号,岂应誉石?淮南王重之,亦如玄白出于铅中,号为石胆。时人云用蒲州者,岂非谬乎?淮南王是汉刘安厉王之子,封于淮南,因号谁南王。王性好道,感八公授道,王弃位随八公往寿州,飞鍊丹成而去,今八公山见在。

  王阳加#102黄牙。

  黄牙是错铅及黄丹,亦名京丹一斤,用汞四两,入寿州瓷槐中,猛火烧之,食顷成水如镜,待玲凝如黄金,打破如马牙,因号黄牙。是王阳为金花、秋石,难作烧黄丹为上据力,亦与金花同等,稍优劣耳。时人云金花为黄牙,亦得终稍别耳。更有人去硫黄及雌雄等,甚谬也。只据流黄制汞为朱,岂知黄牙所出?《十仙记》具明,亦有铅、汞、石胆、黄矾,所作此经应不用也。唯错铅及黄丹,作为真王阳。汉时有益州刺史常好道,以作金救人,故阳贵此,立号黄牙。故知人但调铅得理,即大还丹可致也。

  贤者能特行#103,不肖与母俱#104。

  特行者是伏汞一味为丹,非用二青也,及四黄也。母者,金花也。故上古真人,唯谓汞一味任火日月久长火养成丹,入曾青同养,故上贤者是上古人也。今不肖后贤者,言与金花、黄牙制力一同,故云不肖,不许与母俱也。所计上古之人,非一二年丹成也。据《九丹经》云,亦用金花涂鼎养汞,岂应将汞独入空鼎而成者,何得阴阳龙虎之名?铃应加喊别耳。若论特行,妙名日孤阳。九元君日:孤阳之丹不可辄服,须借阴成丹。若成铅即尽,何执特行?而元阴药,准如特行,其性甚玲。丹成已后,又热毒性生。为铅属水,而汞属火,故须水灭火。丹成元毒亦有伏,得干汞色如红玻卑,将为世绝,作粉为膏,有服五两之后,彻骨如冰而玲,状似长病人,干汞银只可为世宝,何得长生之理?经诀具明。阴阳龙虎而成,岂独化汞?故汞为主,金花为君,曾青等使,雄黄为佐。君臣相使,返恶伏制成丹,入身散如风雨,立能输骨续筋,故能长生不死也。且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一阴一阳日道,亦二气相化万物而生其中,阙一不可。岂去天留地,去日留月?故须金汞雄曾所成甚妙。如不着雄曾,其丹最尊至重也。

  古今道由一,对谈咄耳谋#105。

  自古及今,唯一味为丹,借铅花句伏。细论其金花,亦与汞等分,何妨对谈不悟也。

  学者加勉力,留念深思惟。至要言甚露,昭昭不我欺#106。

  昭,明也。我示此法,深思此经,我不欺谬于汝。其加勉力者,为昔特行任士养今,令加勉力金花、黄牙之力,而成大还丹矣。

  周易参同契注卷下竟

  #1‘进而’,《发挥》本作‘进退’。

  #2‘铅为’,《发挥》本‘铅’字作‘炼’。

  #3‘帛裹’,《发挥》本作‘白裹’。

  #4‘傍有’,《发挥》本‘傍’字作‘旁’。

  #5‘面’,原作‘而’,据其文义改。

  #6‘环匝’,《发挥》本‘匝’字作‘市’。后文相同处径改不注。

  #7‘密固’,《发挥》本作‘固密’。

  #8‘相通’,《发挥》本作‘相连’。

  #9‘满堂’,《发挥》本作‘满室’。

  #10‘履行步斗宿’,《发挥》本作‘履斗步歪宿’。

  #11‘所邪’,《发挥》本〔所’字作‘外’。

  #12‘阳明’,《发挥》本作‘晦朔’。

  #13‘以疲倦’,《发挥》本‘以’字作‘日’。

  #14‘意喜悦’,《发挥》本作‘而意悦’。

  #15‘自为’,《发挥》本‘为’字作‘谓’。

  #16‘举错辄有为’,《发挥》本‘错’字作‘措’,‘为’字作‘违’。

  #17‘千有万余言’,《发挥》本作‘千条有万余’。

  #18‘从之’,《发挥》本‘从’字作‘行’。

  #19‘不息’,《发挥》本作‘不休’。

  #20‘经营’,《发挥》本作‘服食’。

  #21‘功次’,《发挥》本‘次’字作‘满’。

  #22‘应受图筹’,《发挥》本作‘应镰受图’。

  #23‘法’,《发挥》本作‘作’。

  #24‘鼎鑪’,《发挥》本‘鑪’字作‘炉’。

  #25‘承’,《发挥》本作‘汞’。

  #26‘相求’,《发挥》本作‘相拘’。

  #27‘木’,据其下文义例补。

  #28‘数’,《发挥》本作‘艮’。

  #29‘之计’,《发挥》本‘计’字作‘数’。

  #30‘已’,《发挥》本作‘以’。

  #31‘月生’,《发挥》本‘月’字作‘日’。

  #32‘朔受日之符’,《发挥》本作‘朔日一受日符’。

  #33‘反’,《发挥》本作‘返’。

  #34‘包居’,《发挥》本作‘相抱’。

  #35‘垣郭’,《发挥》本作‘匡郭’。

  #36‘嬉’,《发挥》本作‘嬉’。

  #37‘号’,《发挥》本作‘数’。

  #38‘贪欲’,《发挥》本作‘贪育’。

  #39‘伫思’,《发挥》本作‘伫息’。

  #40‘以’,《发挥》本作‘既’。

  #41‘以’,《发挥》本作‘尚’。

  #42‘朽败’,《发挥》本作‘败朽’。

  #43‘鬓发’,《发挥》本作‘发白’。

  #44‘更生易牙齿’,《发挥》本作‘齿落生旧所’。

  #45‘炭中’,《发挥》本‘炭’字作‘火’。

  #46‘用’:《发挥》本作‘以’。

  #47‘以粟’,《发挥》本‘粟’字作‘黍’。

  #48‘伏鸡’,《发挥》本‘伏’字作‘复’。

  #49‘其子’,《发挥》本‘子’字作‘卵’。

  #50‘转自然’,《发挥》本‘转’字作‘辅’。

  #51‘同类易施功,非种难为宝’,《发挥》本作‘类同者相从,事乖不成宝’,并在其前多出‘鱼目岂为珠,蓬蒿不成椟’二句。

  #52‘美’,《发挥》本作‘负’。

  #53‘遭值’,《发挥》本作‘遭遇’。

  #54‘讬文’,《发挥》本作‘文说’。

  #55‘可’,《发挥》本作‘失’。

  #56‘铅顿’,《发挥》本作-泥汞’。

  #57‘鍊治’,《发挥》本作‘炼飞’。

  #58‘鼓下’,《发挥》本‘下’字作‘铸’。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