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臣,阴水也。上安水当行。顺轨,令平而满。又云汞若多分两于雄黄,失切须慎之。

  弦望盈缩,乘变#72怯咎#73。

  言汞得火八日上弦欲平生,至十五日望欲干成砂,二十三日下弦欲伏化,故金汞一月之问乃有盈缩。故象日月有盈反也。若不顺,即有怯咎。如君臣不务于道,如日月薄蚀,五星孛彗,天垂殃咎。若修丹洩秽,则神灵惩罚殃咎,故注精谨者。

  执法刺机#74,请过移主#75。

  言修丹运火,心不精勤,不执法录,致失机过。主者,汞也。心铃移动不在,如国有执正,忠臣见君有过,方便谏之,冀君应机移改。若丹衍不修精馑,神铃殃过人也。

  辰极受正#76,

  辰,北辰星也。言鼎如北辰星之不移正,受灵汞元不失。众星仰之,亦依日辰正位而行者也。

  优游任下。

  任下,火也。任火调适,汞在器中,.优游四时。又失文武不均,下火养之。火若急,即药飞有失。若在药,亦憔枯色弱也。喻如北辰为君受国,王理委以臣佐,优游百姓,如北辰众星所仰之。

  明堂政德#77,国元害道。

  明堂,言器也。火字于明炉,均调鼎器,坚固蒙密,即元害也。炉喻国,鼎喻君,以政德兴道,天下太平,国元邪害者也。

  内以养己,安静虚元。

  己者,药也。内,是器内。若内外安静,即能养成丹。元虚失如人凝淡,虚寂其心。安静,即内智自明养己。

  原本隐明,内照形骸#78。

  言金汞如日月为明,隐于鼎内。得火于金,成汁受于汞,形本为一体,白而且静,内当自照。火气足后,汞自吐出花居铅上,故见形骸。此是元阴之丹。若黄牙为根之丹,汞入花芽之后,研之成粉入鼎,如丹其花芽,得火日久,自为灰形,露出铅骸。喻如坐忘遗照,玄览澄凝,内照自见,五脏内朗,明彻而成道也。

  闭塞其兑,筑固灵株。

  灵者,汞也。株者,金花也。兑者,鼎口也。筑者,固际也。言牢固塞际口,莫令灵汞飞失。喻如人口为门,舌为籥。籥动即门开,口舌不慎,于祸而出。

  三光陆沈,温养子珠。

  珠子,汞也,亦名长生子,亦名流珠。三光者,日、月、星也。日为汞;月为金;星为鼎,亦为药。三光者,水、土、金三物也。陆沈者,火也。谓金汞得火,温养变成丹。喻三光者,人之三官。陆沈为六府。存三官之气,灌于六府,温养精神,神令不散,魂魄长存。丹道亦然。得四时之火,温养三光,神丹即成也。

  视之不见,近而易求。

  言汞在其内变化不可得见,其法在近而可易求。故《老子》日:视之不见,名日夷。夷者,希夷之道。故不可见,求之不远,心悟乃通。成准如银壶,伏汞为白,汞在壶子内。一时一分一四分度之一,每上鼎为一刻,一日一夜有二十四刻,一月有七百二十刻,计汞一·月死,伏火成宝也。此是分刻,非漏。一日,百刻也。其汞若伏,至月末其瓶通红,赤玲即白。如微有黑点,未伏此,作黄白法。其先结汞为砂入壶也。视之不见,为药即不可见者也。

  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

  言金汞得火温养。玉之所化,日月久后,火多渐渐成丹,紫色润泽,人之所服,达于肌肤。

  初正则终修,

  言月初正理入器,日终重以修理也。

  干立未可持。

  干,干华也。言将本干花芽研入亦可,火镕花成汁入汞。或先干汞朱砂,皆立为本Q研入花芽等为末。如粉可持入鼎,不得其本为种类,万元一失,成丹之日入干持。成丹之日入干持,干也如人才虽干秀,道与行违,讬意自裁,兼用势望,亦未可修于丹衍。故知修丹得本类,如元本难成。本,是金花、黄芽也。

  一者已#79掩蔽,俗人莫能知#80。

  一者,道也。故人知一,万事毕。一是水银,水银属北方水。水数一,一是法。又一是铅,铅黑属水,水数亦一。铅中有白金掩蔽,铅中子含其母二义,故俗人#81莫能知也。

  上德元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上德之人,元名之士;元为元事,元欲无思;心若死灰,形同枯木;坐忘内照,唯慕长生;不求利养,乃修丹卫;志在求成,唯在一心,不以察求诸事。下德之人,是显名之士,用为而求,口虽好道,心在黄白,唯贵名贵财,色性耽学,得丹方即显,且日使用而不休,泄漏天符,去道甚远。若修丹者隐德合道,即合大道,丹法铃成。露泄名丹,为科铃败矣。

  上闭则称有,下闭则称元。元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

  有者,药也。元者,空也。上闭称有者,是上釜则药飞上。下闭则下釜,即药空。以此返转鼎器,水奉上下,故神丹上居。上有下元,是其理也。

  此两孔穴法,吟气#82亦相须。

  言两孔穴是上下二鼎也。开闭汞于鼎中,得火气作呻吟声,故龙吟虎啸,龙虎在内,故内相须。从首至北,论以运火,卦爻鼎器,君臣道德,为此丹道,至尊至贵,故言君臣之德也。以下渐论丹意者也。

  知白守黑,神明自来。

  白是水银,黑是金公。金公守,得其汞,故神明自来也。

  白者金精,黑者水基。

  金精,汞也。为是金之孙,又号湿银,故曰金精。黑者,金公q金公属北方水,故日水基。白为、银,是一义。又金精者,是汞入金公中吐花,号日金精,亦名玄黄之花,亦名金花。故金公得汞,即金花之精流。见金公色黑,即汞之根基。而吐黄牙,名日金公。黄之花,亦号单门,亦名紫粉,亦号立制石,亦名石胆,亦名流珠,亦名秋石,亦名玄白,亦名黄轻,亦名天地之符,亦名天地之约,亦名河车,亦名金狗,亦云金虎,甚有多名,不能具录。所以合丹不得花牙为根。及涂鼎器,及复藉固际等,万元一成。

  水者道枢,其数名一。

  为铅汞,俱属北方水。水数一,谓天一以生水。又道生一,一为五行之初,道之枢机,故用铅汞各一斤。据此经所说,用汞一斤,应天之度,应《易》之数,即是阴元之丹,以一斤为一剂。若用朱砂一斤,黄丹复藉,名阳元丹。若专阳化之丹,即用黄牙。不者,金花一两为本,月月而添,九月计得三十斤,亦名特行九转法。故还丹之法,乃有数家,变转虽乃不同,造作还同一法。得理由人,并是大丹。但至伏火,即是上上神仙之药也。

  阴阳之始,玄含黄牙。

  为铅,属水,故称玄。矿铅内有黄牙,如金状,故号黄牙。

  五金之主,北方河车。故铅外黑,内怀金华。

  阴者金公,阳者汞。五金者,铅名也,亦金公也。金公者,铅名也。谓铅内怀五彩,造五色之金,故号五金,为汞之主,为属于水,能载丹船。又如车乘,故号河车。内有金色,故怀金花。若黄丹所化,玲凝如镜,打破如马牙,乃号黄牙。若贵黄牙者,未杯矿铅,是其金花与黄牙,虽俱出铅中,造作有别。金花者,是取九转铅去除,上如镜,计一斤铅投入汞四两。.一云二两。诸家所说不同,或云等分,或云四六,多应不尔,唯三四为宝。所以古人有秘,入汞唯须急下火半日,即金花吐状如云母五色玄黄,以铁七接取。若金花令色不变如金,即是汞花。若玲后色变带青,青即是铅花。其花不中,造亦元花出。有汞即有花,花尽更投汞,取足即休。亦云:不要九转铅,多应不尔。不者,亦须三转始可出花。若依此《契》云,即将其花一斤烊成汁,入汞一斤凝,捣碎入鼎。若专阳之丹,即将花以铅砂,郁一百日,令花赤色而褐,一两花入生汞一两,和研如粉入鼎。其郁花名日秋石,亦名立制石。作若特行将花涂鼎,唯入生汞,不限多少,亦得成丹。若作黄牙者,取京丹一斤入汞,四两寿州瓷,碗中唯火急鼓之,成汁如镜,即下碗玲凝如黄金之色,打破状如马牙,用亦如金花。余说多误也。其郁花牙须入铅砂中。鍊金九转者,炒铅为砂,鼓砂为铅,如此九转,名曰九铅之法,未能具陈。玄含者,玄是汞,含为铅花,花为黄牙,故日玄含黄牙。

  被褐怀玉,外为狂夫。

  言铅外黑带黄,故如被褐。怀玉者,内白。如狂夫者,铅白如玉,如狂夫被褐,故日狂夫也。

  金为水母,母藏#83子胎。

  金者银,水者铅。铅中有银,以为铅母;铅是银子,故藏子胎。

  水者金子,子藏母胞。

  母是银,水是铅,银为子,故居藏母胎胞。故知其银是七宝之良媒,阴阳之骨髓。经云:莫败我铅,废我命金。莫破我车,废我还家。又云:若铅不真,使汞难亲。其铅若实,不失家臣。青腰使者,赤血将军。和合两姓,异族同群。所以大丹非铅不成。夫用铅须得错铅咸。白腻者,即出得花牙。杯了者,青淡元花也。玄铅青腰者,曾青也。赤血将军者,雄黄也。二家一是汞,一金花也。

  周易参同契注卷上竟

  #1因未得其他版本以参校,故暂以俞瑛《周易参同契发挥》四库本(后文简称《发挥》本)校勘其经文。

  #2‘白’,原作‘日’,据其文义改。

  #3‘配以’,原作‘以配’,据上文义例乙正。

  #4‘者’,据《发挥》本补。

  #5‘四卦为之’,《发挥》本‘四卦’是与上句‘牝牡’相连,‘为之’作‘以为’。

  #6‘是故在’,《发挥》本作‘数在律’。

  #7‘兼并六十四卦’,《发挥》本作‘兼并为六十’。

  #8‘有次序’,《发挥》本‘有’字作‘依’。

  #9‘晦爽’,《发挥》本作‘昧爽’。

  #10‘还复始’,《发挥》本作‘复更始’。

  #11‘复’原作‘后’,据其上文义例改。

  #12‘外当用’《发挥》本作‘当外用’。

  #13自‘爻辞有仁义’至‘而《易》行乎其中矣’,此数句,《发挥》本缺之,乃四库本有遗漏矣。

  #14‘干坤也’,《发挥》本作‘干坤之象也’。

  #16‘者’,原脱,据《发挥》本补。

  #17‘斗化’,《发挥》本‘斗’字作‘变’。

  #18‘包囊’,《发挥》本作‘包裹’。

  #19‘纲纪’,《发挥》本作‘纪纲’。

  #20‘气用’,《发挥》本‘气’字作‘器’。

  #21‘授度’,《发挥》本‘授’字作‘技’。

  #22‘为证’,《发挥》本‘证’字作‘征’。后文相同处不再注明。

  #23‘相合’,《发挥》本‘合’字作‘当’。

  #24‘并由中宫所察’,《发挥》本作‘皆察中宫’。

  #25‘卦’,《发挥》本作(易弋.‘爻据谪符’,《发挥》本作‘据爻摘符’。

  #26‘也’,《发挥》本无之。

  #27‘之际’,《发挥》本‘际’字作‘时’。

  #28‘媾其精’,《发挥》本‘媾’字作‘构’。

  #29‘之’,据其文义补。

  #30‘化黄包’,《发挥》本作‘统黄化’。

  #31‘混沌’,《发挥》本作‘浑沌’。后文相同处不再注明。

  #32‘既’,《发挥》本作‘相’。

  #33‘赞洪蒙’,《发挥》本作‘赞鸿蒙’。

  #34‘得’,《发挥》本作‘德’。

  #35‘当’,《发挥》本作‘称’。

  #36‘以’,据其文义例补。

  #37‘屈伸’,《发挥》本作‘讪信’。

  #38‘萌’,《发挥》本作‘初’。

  #39‘兔焕’,《发挥》本‘焕’字作‘魄’。

  #40‘两气双’,《发挥》本作‘无双明’。

  #41‘纸’,《发挥》本作‘视’。

  #42‘以’,《发挥》本作‘已’。

  #43‘东北丧其朋’,《发挥》本作‘东方丧其明’。

  #44‘继际’,《发挥》本‘际’字作‘体’。

  #45‘知’,据其文义补。

  #46‘相应’,《发挥》本作‘相当’。

  #47‘气’,《发挥》本作‘象’。

  #48‘元’,《发挥》本作‘无’。

  #49‘布辉’,《发挥》本‘辉’字作‘曜’。

  #50‘准仪’,《发挥》本作‘准拟’。

  #51‘候占’,《发挥》本作‘占候’。

  #52‘时令’,《发挥》本‘时’字作‘节’。

  #53‘人情’,《发挥》本‘情’字作‘心’。

  #54‘卦节’,《发挥》本‘节’字作‘变’。

  #55‘因’,《发挥》本作‘循’。

  #56‘天下’,《发挥》本‘下’字作门地’。

  #57‘顺’,《发挥》本作‘慎’。

  #58‘魁柄’,《发挥》本‘柄’字作‘杓’。

  #59‘动内’,《发挥》本作‘内动’。

  #60‘始起’,《发挥》本‘始’字作‘外’。

  #61‘而’,《发挥》本作‘时’。

  #62‘侈离俯仰’,《发挥》本作‘栘离仰俯’。

  #63‘总录’,《发挥》本作‘统录’。

  #64‘百’,原脱,据《发挥》本补。

  #65‘日合’,《发挥》本‘合’字作‘含’。

  #66‘白’,原作‘日’,据其文义改。

  #67‘终始’,《发挥》本‘终’字作‘更’。

  #68‘周’,原作‘同’,据其上下文义改。

  #69‘骄逸’,《发挥》本作‘骄溢’。

  #70‘抗满’,《发挥》本作‘亢满’。

  #71‘怀佞’,《发挥》本作‘邪佞’。

  #72‘乘变’,《发挥》本作‘乖变’。

  #73‘怯咎’,《发挥》本‘恼’字作‘凶’。

  #74‘刺机’,《发挥》本‘机’字作‘讥’。

  #75‘移主’,《发挥》本‘移’字作‘贻’。

  #76‘受正’,《发挥》本‘受’字作‘处’。

  #77‘政德’,《发挥》本作‘布政’。’

  #78‘形骸’,《发挥》本作‘形躯’。

  #79‘已’,《发挥》本作‘以’。

  #80‘能知’,《发挥》本作‘知之’。

  #81‘人’,原脱,据其上文义例补’。

  #82‘昤气’,《发挥》本作‘有无’。

  #83‘藏’,《发挥》本作‘隐’。

  #59‘动内’,《发挥》本作‘内动’。

  #60‘始起’,《发挥》本‘始’字作‘外’。

  #61‘而’,《发挥》本作‘时’。

  #62‘侈离俯仰’,《发挥》本作‘栘离仰俯’。

  #63‘总录’,《发挥》本作‘统录’。

  #64‘百’,原脱,据《发挥》本补。

  #65‘日合’,《发挥》本‘合’字作‘含’。

  #66‘白’,原作‘日’,据其文义改。

  #67‘终始’,《发挥》本‘终’字作‘更’。

  #68‘周’,原作‘同’,据其上下文义改。

  #69‘骄逸’,《发挥》本作‘骄溢’。

  #70‘抗满’,《发挥》本作‘亢满’。

  #71‘怀佞’,《发挥》本作‘邪佞’。

  #72‘乘变’,《发挥》本作‘乖变’。

  #73‘怯咎’,《发挥》本‘恼’字作‘凶’。

  #74‘刺机’,《发挥》本‘机’字作‘讥’。

  #75‘移主’,《发挥》本‘移’字作‘贻’。

  #76‘受正’,《发挥》本‘受一字作‘处’。

  #77‘政德’,《发挥》本作‘布政’。’

  #78‘形骸’,《发挥》本作‘形躯’。

  #79‘已’,《发挥》本作‘以’。

  #80‘能知’,《发挥》本作‘知之’。

  #81‘人’,原脱,据其上文义例补。

  #82‘昤气’,《发挥》本作‘有无’。

  #83‘藏’,《发挥》本作‘隐’。

  周易参同契注卷下

  无名氏注

  真人至妙,若有若元。

  无是阳铅也,有是阴汞也。又银属阳宝,真人是太上宝人,知铅中有宝,化汞为丹者矣。

  髻霏大渊,乍沈乍浮。进而#1分布,各守境隅。

  大渊者,是烊铅成汁,投汞入铅汁,汞入铅中。乍沈乍浮,是作金花法,其汞入铅汁之中,分布铅内,所以被铅所守,不得飞出境隅,故知合丹先鍊铅作花伏汞。又一解大渊者,是灰池杯铅取银。故经云:灰池炎灼,铅沈银浮。洁白见宝,可造黄。金。二义俱通。

  采之类白,造之则朱。铅为#2表卫,帛裹#3贞居。

  言烊铅成汁而白,入汞造作,色变如朱。铅为表上卫如帛,鍊汞入内被裹漠之不得飞,故贞正而居,从白守黑。至此论造花牙,此后别陈入鼎。

  方圆径寸,混而相扶。先天地生。

  生,混杂也。谓汞入铅华中混杂相扶,后入玄白金华鼎中。汞是金体,方圆一寸,计重一斤,《契》中所用一斤也。先,作鼎也。上盖为天,下盖为地,故天地既立,万物生焉。宇宙之问,莫非天地所养,故道生天地。丹是于道,故须天地所养,所以先论鼎器而养成大丹也。

  巍巍尊高。

  言鼎在太一炉中、三台之上独尊,而故巍巍焉。所以道德尊高,巍巍焉然,故丹道至尊而高者也。

  傍有#4垣阙,

  垣墙,是太一炉也。言炉四面#5而开八门,而通八风。安十二突象十二时,窟象十二辰,乃有四层而应四时,故云垣阙者也。

  状似蓬壶。

  壶,鼎也。亦似投壶,瓶准如鼎,有数种。样似瓜形,亦得方作,亦得边,皆有取耳。著小长镍子用时,时蘸水及秤。若伏火为黄白,即作银壶。芦子径二寸,长一寸半,受一斤汞。蓬是炉。炉按五岳,似蓬莱山。

  环匝#6关闭,四通踟跚。

  环匝者,鼎四耳,或二耳。下关关之汞,居内踟跚不出。

  守御密固#7

  固是固际,守御是看火。昼不得怠慢,失固际最是急事。固若不牢密,药即走失尽。假在固密,精华若元,只有铅丹在耳。若银壶子不谨密,唯丹在,汞走尽。经云:六一者,以六及一为七合,固际如漆物,非乎七种泥。若八石、四神、金英、玉粉等。丹即誉石粉、赤石脂二味为上下,可使灰盐也。著此丹,唯在金花、黄牙。不者,铅、砂皆细研和酝如泥,用之上与盐灰。若银壶芦子,即用大鹏砂和瑜银末等,输下钢砂。余说云:不灰、木、戎、盐等。非也

  关绝奸邪。

  谓固际牢密,即无败亏。邪,飞失也。

  曲阁相通#8,以戒不虞。

  虞,失也。言作雄雌,犬牙相合。外著象鼻。殷动深嘱,务在牢密。

  可以元思,难以愁劳。神气满堂#9,莫之能留。守之者昌,失之者亡。

  神气者,火也。堂者,炉也。满者,武火盛满也。其火若盛,汞力难当,滑利莫过于汞,去之元踪,寻之元所,故须牢固际若密。鼎元穿穴损坏,得四时火性,文武应期,所以元诸多思。在即昌盛,成即为丹,失即消亡。几欲飞鍊,先鍊鼎器,后明固际,火气均调,勤心不怠,岂有损败也。

  动静休息,常与人俱。

  言反复鼎器及运火,常须三人看守,故阳动阴静,或进退不得离炉,思有动乃元休息,故常与人俱。

  是非历藏法,内视有所思。

  历,遍也。言运火动气,皆历星宿藏法得所。又其室内须得清净,烧辟鬼,九炉划,五岳真形,八方真文,天童玉女,八公九真,十二神王,三大将军步虚坛八方悬镜,四面卓刀烧香,清净洁戒,及精思常存太上、九真八圣、玉女仙童、天兵力士。左右龙虎,前后朱雀、玄武,在一室之内。若得其丹妙理,不能绘画形象。有置太一炉,但清净思存众圣,随事炉电亦得。

  履行步斗宿#10,

  言房内坛中初发火,及雷雨恶风等,皆须禹步。步斗星,三步九迹。

  六甲次日辰。

  运大皆依十二辰次第,而转;历六十甲子。从先天至此,论鼎及固际运火作法,此再三深属者,又令人细心也。但初文后武,渐渐养火,即得不失。

  阴道厌一九,浊乱弄元胞。

  阴道者,阴元法也。一是铅精,属北方坎水,水数一。九者,汞也。汞为朱砂生,属于南方离,火数九。以烊铅精为水,投入鍊汞相和,得乱汞压在铅,铅乃蔽其汞,在铅内如子居胎,不得飞遁,被铅胞包裹,或上或下,故云弄胞也。

  食气呜肠胃,吐正吸所邪#11。

  邪是铅,正是汞,气是火。言汞得火气相食乃成一体。故龙吐虎吸,言龙虎呼吸也。汞于铅内,故头呜肠胃。日满已后,其汞吐出铅上,状如朱砂,其色红紫,名日正阳丹也。俗喻人服气,吐死纳生也。

  昼夜不卧寐,阳明#12未常休。

  阳明,火也。言一年之内,上至三年,朝夜火不得休息。俗喻朝夜服气,元有休息。

  身体以疲倦#13,恍惚状若癡。

  言汞在铅花汁中,以经昼夜火稍,恍惚状若癡。伏亦喻人侍其炉火,日夜不休,以至痕倦,神情恍惚如癡。又作丹及黄白,皆先责汞结为砂,若丹用三年左味以入金花和支,亦入银器中支,续续向四边刮取干汞,若黄白以对半入母同支汞以成砂,如石将砂入器中。一百二十日伏火为宝,以充用不堪为药,为有金铅故也。若作九转丹,支汞为砂,梼碎入鼎,五符复藉。若此经正议如前。金汞入鼎,俗喻服气休根,精神恍惚,身体癡倦矣。

  百脉鼎沸驰,不得清澄居。

  言汞居铅内,在鼎中被火迫,常漫涌沸,汞驰入铅,百脉中不得清澄居。而俗喻从服食其气,咽元至此气,至丹田满,其百豚常若雷鸣,亦如沸汤,至久亦不得长生。虚动疲倦,不得丹服。神若如癡,终元长生之理也。

  累土立坛宇,朝暮敬祭祀。

  言丹院内立坛,朝暮祭祀。俗喻人求道立坛,对祭勤苦,亦不能得道。

  鬼物见形象,梦寐感慨之。

  言衍士恭勤炉火,常以精心,得鬼神见护,夜梦神感教汞也。亦喻人立坛祭祀,感得鬼见梦通,谓言得道也。

  心欢意喜悦#14,自为#15必延期。

  期,寿年也。为心身动苦得神助,心意喜悦。神丹一成,服铃延年不死。俗喻感得鬼见梦祐通,心将喜悦,言得长生。

  遽以夭命死,腐露其形骸。

  言汞一年伏火已后吐出铅上,伏死成丹,名日正阳之丹。故日伏火腐露其形也。经云:十月脱出其胞。是汞火足,脱出铅上也。俗喻人求道服气,休敉立坛勤祭,感梦神现,心怀其喜意,谓得长生之道。如此之辈,不免其死。不得大丹服之,终不免腐露而死者也。

  举错辄有为#16,悖逆失枢机。

  言伏汞为丹,悖不得理,辄自气意心赢,逆失枢机之秘法。若求法不明,费火丧财,遽失生路而夭其命。假得丹成,不晓出毒,辄为便服,为毒所中,亦丧其命。喻如人不得其丹理;徒费其功,服气立坛,终不免死,失其机要也。

  诸卫甚众多,千有万余言#17。

  言飞丹鍊石千万余方,大丹之秘不过一二。具此《参同契》经内,亦说三二之法,但明其金石阴阳药性,但得汞伏火成丹紫色,即是大还丹药。任诸方所说,终不离铅汞。但学鍊铅精,妙即是伏得汞也。元其种类,万元成日,乃妙者要务在由人制作。故知学道须广集经方,莫耻下问,道元不成也。若恃心高自执一理,叉不能成,成亦不妙。所以,其丹不出铅汞也。古歌日:白汞生朱砂,黑汞化黄丹。其中数九九,变化五三般。若至紫河车,黄金元处安。故知大丹不离铅汞,只是变化由人,且大丹若化得五金入汞成宝,始是大还丹也。罕见今人学得一法,制汞始至伏火即云大还丹。上更元法,甚愚甚愚。夫大丹,但莫著金银、石药等所杂,即是上元毒神丹。若杂诸石,只可治病,有毒损人,但调得铅汞,即是长生神丹也。又见愚人只得调铅制汞之法,云炒铅九转为丹,烧汞七返为朱,相和入鼎,雄雌所制,誉石固际,或黄丹荡治,亦有取银为末,用金为泥,将和雄雌曾等,飞鍊入瓶。一年之火伏养,及其年毕,元有半成,唯有金银铅在,余尽为灰,灵汞独飞,更元一分。愚瞽之士云:是神丹服后不调,体沈腰重,忽有毒发,便当伤逝。即云犯触被神惩罚。据此不知药性,何大之甚?故人命至重,一死更元再生,服毒乃在其身,仙路如何可望。但明铅汞为丹,虽未至精,但得伏火,即是长生之药。虽知用铅仍不得,铅居汞内须去,铅尽然可服之。故暂借铅为根,岂应堪服?故知其法甚多,须广商量,不可造次,得一小法即将世法,言元过此法,乃非也。

  前却违黄老,曲折戾九都。

  夫飞丹鍊石,起自黄老,次太上老君。九转者,是仙官调服丹学道之士名。戾九都者,仙官又是九教丹经,是老君度关授与尹喜说三化五转、九还七返之法及诸丹卫。非其一二,或前或后,不依科禁,故云前却曲折经法矣。

  明者省厥旨,旷然知所由。

  令学丹卫之士旷然明其法。多集仙经,自悟其理,故知其所由也。

  勤而从之#18,夙夜不息#19。经营#20三载,轻举远游。跨火不燃,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长乐元忧。道成德就,潜伏俟时。

  言好道之人,勤求丹衍,供侍炉火,朝夕不休,不敢怠堕,乃经三载得丹,成后服之得仙,道成德就。水火不害,坐在立亡,千变万化,役使鬼神,寿同天地,长乐何忧,潜遁人问,待时而仙也。

  太一乃召,移居中洲。

  太一是仙伯,中洲是仙官也。服丹之后,金骨玉髓,乃非凡体p及行阴德,精思坐忘,赛霞行气,太一使玉童、玉女取召入仙官也。

  功次#21上升,应受图录#22。

  言服半剂且住人闲,待功满三千,然后服尽一剂升天。录是仙人戒,图是五岳真形。图一斤为一剂,大还丹四两为一剂,此应是二斤药也。

  《火记》不虚作,演《易》以明之。

  火记者,谓大还神丹,象于《周易》,以明其用爻卦转鼎运火,故讬于《周易》明迷其妙,而不虚作之也。

  偃月法#23鼎鑪#24;

  鑪,锅也。言鼎如仰月,亦如瓜形,亦有太一鼎也。

  白虎为熬枢。

  《草堂注》云:白虎为誉石。熬,煎熬也。言用誉石为汞之枢机。恐不然。为誉言至毒,若作干汞为白,即用特生鹳巢中者,或用紫誉石及乌卓草为灰淋竟汞,不然三毒灰、五矾、二使药等。若大丹大药不应用誉石。据白虎者,又二议。若作白,即用银为壶芦子,号银为白虎。若依此《契》,白虎者是金花、玄白等,和酿研如泥,涂鼎,为汞之枢机也。熬,为火也。

  承#25日为流珠,

  汞是日精,因日而生,光明流转,滑利如珠,故日流珠。是铅入汞为九转,花承日为流珠。又将玄白釜盛汞为砂如珠,亦日流珠。汞是日精,故云承日。

  青龙与之俱。

  青龙是汞,汞属水,水数一?朱砂属火,火数二。二与一成三,三数属木,木位束方,故号青龙。将龙和流珠合为丹,故与之俱,前白虎俱也。白虎者,九铅精为汞之枢机。是熬铅也,化为汁投入青龙汞也,得火已后,吐花五色,名日流珠,一名天地之符。此符化重花汞为丹,名日还丹。《草堂》云:青龙是曾青。应不然。若作九丹,即先用曾青为水,此户经应不用。

  举东以合西,魂魄自相求#26。

  束方是青龙,属木,木#27主肝;肝是阳神,日魂,魂是汞。西方是白虎,属金,金主肺;肺是阴神,日魄,魄是铅。故以铅汞相合,故以魂魄相求。据经引束西求合,岂是誉石、曾青?

  上弦兑数八,下弦数#28亦八。两弦合其精,干坤体乃成。二八应一斤,《易》道正不倾。铢有三百八十四,亦应爻之计#29.

  《诀》云:上弦八金,半斤汞也。下弦八金,半斤铅花也。兑主金,故二八应一斤。斤有三百八十四铢,象《易》三百八十四爻。汞为日,铅为月,日月为易字,故《易》不倾。应计汞本属金,汞中有金,金赤属南方,故号赤金。铅属金者,铅中有银,银白属西方,故称白金。又怀金花,故号金。又一释作白法,上弦兑八,下弦兑八,都十六两银为壶子作干汞法。兑者,合也。故干坤乃成。干坤,器也。若正解,是作药斤两也。

  金入于猛火,色不夺精光。

  汞金之性,本元损折,得火不失精光。成丹之后,经火色不变,有杂即变。亦云金银为器,被火不损。又云著金银为丹,金不失,其性亦在。

  自开辟已#30来,日月不亏明。

  喻日月自从本有天地开辟已来,至今日月常明。喻药在鼎,每月一开之看,不有亏失也。

  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

  汞者,金也。体如金重,且其汞自有日月之形,在朱砂为日,在汞为月,故汞为日月为金也。罕见愚人执此金,议云:大丹用金。故不敢造,不知其金是汞及金花。古歌日:乍用还中宝,不用错中金。岂用真金银为丹?言用者甚误也。

  金本从月生#31,

  言金花本从铅生,铅是北方水,水为月,故金本从月生。金是铅花者也。

  朔受日之符#32。

  日是汞。谓《坤》卦皆从月朔一爻变为震,震为直符,《复》为直事。震为下器盛汞,故云受用朔。朝用震卦,暮用艮卦,所用一日及一月,用此二卦也。又议是汞入铅中而吐金花,名日天地之符,故日朔受日符也。

  金反#33归其母,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