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周易参同契注

  经名:周易参同契注。原题无名氏注。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参校版本: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子部道家类所载俞玫《周易参同契发挥》(简称发挥本)。

  周易参同契注卷上#1

  无名氏注

  周者,乃常道也。易者,变改之义。言造大还丹,运火皆用一周天,故日周易者。汞为日,南方离火属己,太阳之精为青龙。铅为月,北方坎水属戊,太阴之精为白虎。亦为丹砂为日,汞为月,故日月为易字。参者,杂也,杂其水、土、金三物也。同为一家,如符若契,契其一体,故日参同契。昔真人号日《龙虎上经》。龙者,汞也,汞是水银之别名也;虎者,金公也,亦丹砂。赤色日赤龙,汞白色为白虎。水银为湿银,故称白#2虎。后魏君改为《参同契》,讬在《周易》,谓《易》者有刚柔、表裹、君臣、父子、水火、五行,其神丹不出阴阳五行,所以讬于《周易》也。经者,常也。常经圣人传授,故日经也。所以,凌阳子于崆峒山,传与徐从事,徐从事传与淳于君。淳于君仰观卦象,以器象于天地,配以干坤;以药象于坎离,配以#3水火,则为日月;以鼎象于大白,亦为镇星;以炉为城郭;余六十卦以定升降消息、阴阳度数、二至加喊、翻转鼎器,所以便造篇名《五相类》,类解前文,集后一卷,并前三卷,以表三才、鼎药,以象三光。第一卷以论金汞成形,日月升降;第二卷论增喊、十月脱胎;第三巷淳于君撰,重解上、下二巷,疑于始传魏君。

  干、坤者#4《易》之门户。

  干、坤,谓鼎器也。干为上釜,坤为下釜。《易》者,金汞象于日月,以为药物。又《运火诀》云:干,形西北,借阳而居阴位;坤,形西南,借阴而居阳位,故干借阴,坤借阳。干借阴者,谓干五月,一阴爻生;坤借阳者,谓坤十一月,一阳爻生。故干发火,而坤直至震来受符,终乎十五日;后即坤发火,亦终十五日。干出坤入,开闭鼎器,故为门户,二义俱通用也。

  众卦之父母。

  谓干、坤为六十四卦之父母,故大丹非鼎器不能养成。《说卦》云:干为父,坤为母;干天,坤地。宇宙之内,莫非干、坤所养也,万物皆由天地阴阳而生长,故日父母。

  坎离匡郭,

  言伏汞为丹,上安水,下安火,亦将鼎时蘸水,令受水火之气。故歌云:上水成汤,流珠彼防是也。亦谓药物,坎是金公,离是朱汞,以二宝为丹,用水火匡郭上下釜也。谓匡是辅故辅之二义通也。

  运毂正轴郭为器,牝牡。

  毂,器也。故干为阳,牝为上。盖坤为阴,牡为下。鼎釜,谓运火转其鼎器,如日月在干、坤之内轮转,又似车轴而转也。

  四卦为之#5崇籥。

  四卦者,干、坤象器,坎、离象药。崇是器,籥是鼎。四边安纽关籥,令牢密也。故云:索,喻器也;籥,喻关也。老君日:索,肴也;籥,笛也。喻笛空心以鼓,口肴气而吹之,成官商之语辞。言鼎内空象如笛,用肴火气而运之,如气吹笛。

  复冒阴阳之道,

  阴阳,是金、汞二药。冒,喻在鼎内用金花等急按之。复,藉上下冒者,谓之牢固际。故干、坎为阳,坤、离为阴。故日:阴阳之道,如籥运肴火气乃成丹。

  犹御者之执衔辔。

  是守御鼎器,恐有走失。衔在口关须密闭,在固际牢如辔,在手以运之,故不停者。

  有准绳,正规矩,随轨辙。

  绳者,界。伴随十二时转,如车轴转也。轨辙,轴也。准平常令轴逐平,故随轨辙而转也。

  处中以制外,

  谓鼎在炉中得外火制之,又药在鼎中得外火水所制,故云处中以制外也。外须牢固际,乃调水火以相伏制,四义通也。

  是故在#6历纪。

  纪,月也。若论上六十年为一纪,为月言历。六十卦为一纪,为旦暮运火常用一卦,经历十一月而成一转丹。

  月节有五六,

  五六,谓三十日成一月。每月一开看观,淘研重入鼎中,而成第一鼎大丹也。

  经纬奉日使。

  言运火依奉,晨使是择日,经是秉持也。纬五星,言秉持皆依星宿。故月受日化,化生万物,所以择元日垦宠,火日杀汞,成日合捣,收日鍊治,闭日入鼎,建日祭炉,王、相日服药,十一月上元日发火者依逐甲。假如冬至前后见甲子为上元,又见甲巳之日,故取夜半时发火也。

  兼并六十四卦#7

  兼并,是夜也。谓一依逐甲计五十日,有六十日行六十卦,一时行一卦,并前在干、坤、坎、离四卦,成六十四卦,是一日运火,一月亦用六十四卦。一日用二卦,谓从《屯》、《蒙》所起也。一日用六十四时,时者,谓五日一易符,以折论入小时,计有六十时。

  刚柔有表裹。

  干刚坤柔,是阴阳之运动。束为表,是子终于巳;西为裹,是午终于亥。又阳为表上,盖阴为裹下。盖又刚是外器,柔是内药。言三义俱通。

  朔日一《屯》直事,

  言一日有一直事、一直符也。震是朔一日直符,为坎在上,震在下。坎是药汞,震是鼎从子至午,器仰是《屯》卦直事。震是直符,即是一日用事。一月亦然。后十一月,坎卦用事。坎有三爻,上下二爻是阴,中一爻是阳。十一月阳爻于盛阴中生,外制二阴爻令入,阳爻令出。至五月,离卦用事。离有三爻,上下二爻是阳,中一爻是阴。一阴爻于盛阳中生,阴制于阳屯,阴出阳入,故旦用《屯》者也。

  至暮《蒙》当受。

  暮用艮在上为直符,坎在下,《蒙》卦。从午后至子,转器向下成《蒙》卦,卦直事,故云《蒙》受。昼夜十二时,六时艮《蒙》,六时震《屯》,故昼《屯》夜《蒙》。所以用《颐》为鼎器,上艮下震,故山雷日《颐》卦。用坎为药,坎是水银,在震艮中也。

  昼夜各一卦,

  言一日十二时,昼《屯》夜《蒙》,各用二卦。一月即用六十卦。

  用之有次序#8。

  言一日、一月、一年,皆行用六十卦。一月从《屯》次《蒙》,二月从《需》次《讼》,以次尽终乎《既济》成丹,故云次序。前论昼《屯》夜《蒙》者,即是反转鼎器。后论次序者,即是依卦据爻用火数也。

  《既》《未》至晦爽。#9

  《既》是《既济》,《未》是《未济》。言既济为水在火上,谓汞属坎,本是阳而居阴位。阴中有阳,喻朱砂是太阳精,居南属离;离,阳中有阴,故离属阴,是阴居阳位。今变为汞在北方,朱砂南方,位变汞为朱,令北归南,令复本位,故为既济。未济者,火在水上,本未伏位为水银,本是朱砂生,属离,今为阴,居北,今未归南,未位本体,故云未济。又谓运六十卦,起《屯》、《蒙》,终《既》、《未》,二卦至月晦及月朔更循环。爽,明也。其二卦乃是一阴一阳之道。

  终则还复始#10。

  言《既》、《未》二卦,一月讫至后月,亦从《屯》起,次《蒙》,终《既》、《未》二卦。十二月皆然。是十一月《坤》、《复》卦起,至月末,后月朔,亦从《复#11》卦终。是月末始为月初,一月讫更依前起是也。

  日辰为期度,

  一日行十二时,取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足日之,一日辰谓十二辰。又用二卦,卦有六爻,一爻、王一辰,所以用《屯》、《蒙》二卦爻足十二时。

  动静有早晚。

  言动器皆据子午前后反复,阳动为早,阴静为晚;春夏亦为阳动,秋冬亦为阴静也。

  春夏据内体,

  言春、夏为阳,从冬至后十一月建子起,首左行四月,阳气终,为束方,为内是也。

  从子到辰巳。

  言发火从子起,左行终于辰巳,为阳气绝,汞死也。

  秋冬外当用#12

  言秋冬为阴,从五月夏至后,从午终亥,阴气灭。阴生于午,而终于亥,故象在外。西为外。

  自午讫戌亥。

  午起事讫戌、亥,阴道灭也。汞欲伏也,为亥子,为水神,坤黑色,亥正位。干也,汞此伏也,经十二月俱终于干位也。阴阳交通,初干终坤,自然之理也,故大还丹成也。

  赏罚应春秋,昏明顺寒暑。

  春夏暑为阳为明,则赏用武火。秋冬寒为阴为昏,则罚用文火。昏谓夜,明谓旦,言一年及一月、一日皆应春秋,运火行器须顺寒暑。寒为文火,暑为武火。夏至后加炭用武火,冬至后灭炭用文火,故顺寒暑。

  爻辞有仁义#13,随时发喜怒。

  言运火皆据卦依爻辞,随卦之爻用火。火有仁有义,仁为文火喜,义为武火怒。又春夏为仁文火喜,秋冬为义武火怒,此是用文武火。故得其理则喜,失其辞则怒。如君得臣,万姓喜,风雨调;得逆馅之臣,则君常有怒,宇宙不安。丹道亦然。用文武之火,须顺其理。

  如是四时之气序。

  气者,火也。言今用四时火气使用,则四序气足。

  顺五行,得其理。

  顺五行气火,则得其理。夫合大丹大药,伏制成败在火。火若均调,文武得所,药则无火。火若不顺,药虽精华,即有飞散。故谓心勤务在火也。如国安万姓欢,立国不安即万物忧逐者也。

  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

  干,天也;坤,地也,是鼎器也。设位,是阴阳配合也。《易》者,是日月,是药。药在鼎中,居干、坤之内。坎为月,是铅。离为日,是汞。上日下月,配而为易字,喻于日月在其鼎中,故日《易》行其中。

  天地者,干坤也#14。

  干为天,上鼎盖。坤为地,下鼎盖。

  设位者,列阴阳配合之位也。

  言鼎脣作雄雌相合阴阳,是雌雄配合也。设位者,是炉上列诸方位、星辰、度数,运干坤,定阴阳也。

  《易》谓坎、离。坎离者#15干坤二用。

  言大丹同日月之精,故日月为易。坎月是金,离日是汞,故用坎离为药。干、坤为鼎,故此四卦不同六十卦,而自一用也。亦云须水火上下攻之,运干、坤之鼎,故二用也。汞居鼎内,事须水火而伏制成大丹。

  二用元爻位,

  言坎、离为药,干、坤为鼎。其爻用位不同六十卦,而元爻位。

  周流行六虚。

  言坎、离二药在干、坤鼎中,常被水火攻迫,运转飞伏束、西、南、北、上、下,故云六虚。六虚者,六位也。

  往来既不定,上下亦元常。

  言汞及反复其鼎。一日十二时,六时向上,六时向下,元常定。言从子至午已下,言从午至亥上。阳往则阴来,阴往则阳来,反复不定,故日上下元常定。言汞幽潜鼎内,上被水火攻,下被文武火迫,乃元常定而成大还丹也。

  幽潜沦匿,

  言金公潜匿于汞中,汞得金公而沦没。二物相伏隐于鼎中,故幽伏沦没也。

  斗化#16于中。

  斗者,言炉上著秤衡,如象天北斗。斗柄逐月建而转,一日亦柄指,一时一月亦然。假如上月末问开,即斗柄指子,后月指丑,起次顺之。其取时须定漏刻。又鼎运火亦然。言鼎象北斗而能运化。

  包囊#17万物,为道纲纪#18。

  包,言金花等能包于汞,如子遇母,龙虎相吞,故称为道。又用土、金花等为泥,包囊金汞内于鼎中。囊者,盛万物也。言其丹成后,号日紫金砂大还神丹,点化万物,枯骨重荣,土石为宝,人服成真,故为道之纲纪也。

  以元制有,气用#19者空。

  夫阳者是元,阴者是有。有是坎金,元是离汞。此乃坎离水火之位也。空,道也。道者,是空、虚、元之称.也,化而生万物。元者,谓阳形,人元见之,是为冲和气。有者,是阴凝滞不通,名日冲和二气相感,风雨乃成。故汞是阳而反归金。金者,正阳丹也。又其汞金是阴,以阳得阴,是名以元制有。气者火,亦属阳,其金汞得火而制伏,火即空,元药而成有,故日气用者空。

  故推消息,

  消息者,论阴阳升降。消时喊炭,息时加炭。升时器向上,降时器向下。

  坎离没亡。

  坎为金,离为汞。汞得金华相配,故没亡也。

  言不苟造,论不虚生。

  言留法传文,不苟谬而言,皆据阴阳爻象。金汞相亲,同类而生,故不立虚论,真说也。

  引验见幼,授度#20神明。

  言据爻象运火,每月验者皆有变,有通于神明,乃相教示。度者,法也。取其法则,而成大还丹。

  推类结字,原理为证#21。

  言大还丹,皆推阴阳以取坎离之象,结为易字而取同类者,金类汞以为一一三丹,非类元证验。

  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日月为易。

  言铅精象月,为坎,属戊;汞光象日,为离,属己,故引日月之精光,配而为易字。且阴阳二宝者,至九月、十月、十一月是坎戊之位,阴之极也。阴之精上升为月,属金,为水,故经中言金是九鍊铅精金花也,非是用真金精也。经云:乍用道中宝,不用世中金。大丹若有金银杂,即不可服饵。但汞一味向成金丹,即是神药。虽云用九转银精,铅乃成灰矣。借银之气以阴助阳也。阳至三月、四月、五月是离己之位,阳之成也。阳之精上升为日,属汞,为火,故日月为易。丹若得金汞合之,自然精光变化。

  刚柔相合#22。

  坎阳汞为刚,离阴铅为柔,故阴阳相合而成大丹。

  土王四季,

  土者,华也,亦是鼎也。又日四黄属土,而王四季,此非黄土为鼎。若是用金铁鼎,即用黄土涂鼎内。生金,乃用也。亦金华,黄牙乃称土也。

  罗络始终。

  始是月朔,终是月晦,罗络是器也。又用黄土涂鼎内,上又涂金花、黄牙等,用黄土镇之。

  青赤白黑,各居一方。

  青是束方木,青龙,汞也。赤是南方火,朱砂也。白是西方白虎,金精也。黑是北方水,铅也。所以金汞各配居四方,又属戊己而居中官。

  并由中宫所禀#23戊己之功。

  言金汞二名而属四方,并属中官戊己,属土之所成。若正阳及独化之药,不要雄曾,唯任汞金相配,日久火养自化成丹。事须涂黄土,及镇土涂药,金花、黄牙可厚半寸。金花者,是真铅,铅入汞所成。黄牙者,是烧黄丹所作成。为坎铅属戊,离汞属己,正称戊己,故禀戊己,属土之功,化汞为丹也。或人云丹硫黄化汞为朱,号硫黄为上,应非。

  《易》者,象也。悬象著明,莫大乎日月。

  故日为朱汞,月属铅银。七十二石之中,莫过于铅汞,故得称日月之号,所以日月为易字,讬于《周易》也。故夫子日:悬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也。悬象著明,至妙莫大乎《易》,故以《易》象于金汞。

  穷神以知化,阳往则阴来。

  穷神,火也。火化万物。阳往,是坤十一月一阳爻生,终坤至干,干则往。阴来,是五月一阴爻生也。故阳往则干消,阴来则坤息。来者伸,往者屈。皆是加喊变卦运火也。

  辐辏而轮转,

  言运火转器,如车轮转也。辐者,谓三十辐共一毂。三十者,一月也。毂,器也。所以一月轮转鼎器也。

  出入更卷舒。

  阳出阴入,言出震成干,入巽成坤。消即为巷,息即为舒。运火用丹成卦也。又法专法,每月开鼎,倍添生汞,令汞拨入鼎,计从一两起至一周年,若九转添拨法。后一年一火红赤色,至伏火,即镕成挺黑色,打碎重研入鼎。又火一月,至紫色即休。又有正阳法,以几铅汞等分,从冬至起,首夏至加火渐武,至来年冬至停,每一月一开看,知存亡。至一周,其汞独出铅上紫色,名日阳元正阳之丹。取此正阳,又重入净金花器。又经一月,紫色即了。又法一月一闲,出虎入龙,增龙喊虎法。龙是汞,虎是铅。花更著雄黄而重入鼎为丹。是三法,此《契》论正阳之法。

  卦#24有三百八十四爻,爻据谪符#25符谓六十四卦也#26。

  其六十四卦,有三百八十四爻象。一斤药,有三百八十四铢。计一日行一周天,小火气足。又计一周年,其药受大火气足,药已成也。象自然还丹,受太阳之气生焉。符者,言每日及月,皆用二卦。一卦直事,一卦直符。又符者,五符、金花等也。正云天地之符,金汞是也。谪者,度也。是《易》之为丹,用一周年成也。体运火,取周天度数,数足而为丹,其丹有二义。此《参同》说者,是半斤汞,半斤花,合为丹,用一周年成。若白雪,九转三年成专阳丹,上可百斤,下可一斤、二斤,十五月成也。

  晦至朔旦,震来受符。

  言月晦终坤,月朔变坤。一爻为震,震为直符,复为直事,当此一日十二辰转也。从子至巳,阳道已终,阴道已起,壬午发火也。又一卦当直终亥,每朔旦初一日即震动,如符如印,所使叉定也。

  当斯之际#27,

  接也。孔子日:天地洽合。是用火之鼎,密固其际。

  天地媾其精#28,日月相撢持。

  天地者,鼎也。精者,药之#29精华也。日月,金汞也。撢,探也。扶,持也。言二宝在器,当天地鼎器之间,运太阳之火而化,使日月之二药交媾精气,相探扶持成丹。如天气下降,地气上腾,日月相交,阴阳媾会,即有祥变而应丹道象。此谓震来受符、应命之时,刚柔交媾,金汞俱吐精华,系日月,天地媾精,万物化生。丹道亦然,皆禀阴阳而生。雄阳播玄施,雄阳是汞,玄是铅。铅精谓九铅之精,得火即成水。而入其汞,铅精即施而受其汞,汞得铅而布散入于铅中,待玲凝梼碎入于鼎中后,运火成大还丹。

  雌阴化黄包#30。

  雌阴,金公也。其金公得汞,猛火食顷而吐金华,号日玄黄之花。将此花烊包汞,入鼎得火之后,说说作声,重杳状似鱼鳞金花。而相拒声若定,汞即伏火,紫色即丹成,未紫更重烧,故下文云:说说如婴兄慕母,漏刻未过半,鱼鳞狎猎起是也。又《金碧中篇》云:此议者雄阳,即是雄黄。玄是汞,雌是雌黄。言将雄曾捣为泥上合盖,雌黄和烧誉石末为下合盖,皆和左味为泥,包裹干汞砂如毬子形,纳于金鼎中。不者一二四土器中周一年之火成,名日紫金还丹。然点化五金,服之长生。如论此《契》中不用雌雄,用铅精为根,养汞一味而成正阳,真一神丹也。神仙羽化。中篇云:将欲制之,黄牙为根。牙者,铅精也。下篇又云:挺除武都。是据此一句,不合用雄雌,只用铅汞二宝,故西国贵黄丹,中国贵朱汞为铅丹。中国所出,故号中丹。

  混沌#31既#32交接,权舆树根基。

  树者,汞也。根基者,黄牙也。权舆,始也。坤,鼎也。言汞得华、黄牙,混沌交接入于鼎中而自成丹,故万物皆因元始。元始是天地之气,干坤所育,故干坤为器,生长成丹。又云:坤是雌黄。混杂金为丹,故云根基也。

  经营养鄞鄂,

  言金汞得火一年、经状如严霜,亦似鱼鳞起。

  凝神以成躯。

  躯,体也。凝,言金汞得火,先液后凝,合为一体,而为神丹,故十一月一阳爻生。《易》日:初六,履霜,坚·冰,阴始凝也。故合丹起取十一月上元日子时一阳爻生。发火制于汞阴,被阳伏阴,故凝一体。

  众夫路以出,蠕动莫不由。

  言十一月一阳爻生,坤一爻化,为震,阳气动。震为雷,为春,垫虫皆动,莫不由阴阳之气也。喻汞为蠕,得太阳之火气。又一阳爻生之发火,汞又是拥阴阳感应,所以震动欲飞。众夫者,是众共造丹之首,所以其汞欲飞,被人众等将火所制。欲·飞欲伏,所以蠕出震,众动而不自由。喻于万物蠕蠢,皆由道之所生,所以仙人得丹,所化变为金骨玉体,莫不由丹之所化也。

  于是,仲尼赞洪蒙#33,干坤得#34洞虚。

  干、坤者,釜也。洞,炉也。虚宿火,言金汞得火,在器中通畅也。

  稽古当#35元皇,《关虽》建始初。

  元皇,是初皇太上元始皇老君所建,此神丹伏制之法。鍊汞成丹,令人周易参同契注卷上长生,所服羽化。关者,闭也。睢者,汞也,亦号媳女。关闭汞入鼎中,文火养之,不令飞散。诗云:关关维鸠。雌雄相命,喻其汞得金花相和顺,是雌雄相命成丹也。若元雌雄,将何伏制变化成丹。雄者,汞也。雌者,铅精也。九元君日:单服其汞朱,名日孤阳。单服其铅花,名日孤阴。故铅汞相须而成丹也。又经云:几鍊铅精,固我躯命,.;七返朱砂,变我常性。又云:化汞为丹,可坐玉坛。夫丹不得阴阳而成,终元得理;二味成丹同服,正合阴阳之道。经云:借铅气为丹,复须出铅。单服汞丹,亦当有理。若是九转铅花,即堪久服。若一转花牙为种理,然须出除铅,恐铅使人出铅法成砂,伏火后水团。药为团,用黄丹水波其砂,坐肮上四边,着火以鼓之,其铅自化。漏出其汞,独坐零珑,而坐出铅了;又入合中养六十日成丹,经紫色即休。又在合中,时以急火逼之,上安水盘,其药独坐中央,或吐出铅上,成铅饼,名日铅脱胎法。故云:用铅精为种。其汞伏化成丹后,自透出其铅,铅久乃为灰;或火太盛,其花牙化为铅裹汞,于中而自成丹也。亦止出铅灰上,罕见今人略得其法。云用七返朱砂,和九鍊铅粉,入鼎而烧。不测其理,不晓阴阳,运火度数,汞即飞走。唯铅得在,色似黄丹,即云用汞伏火成丹矣。故令人服者,腰重体沈,瘦人衰阴,铃元长生之理。伏火试之即知。若铅火烧,即有汁朱生,玲之即软白而重。若伏火烧之,即与火同归本色,红紫如粉,指楷之入,故知所服非伏火汞不可服。夫大丹但从铅起,铅尽汞伏,即可服之。若不从铅,叉元得理。其铅须九转精花,非白铅也。若能七返,亦妙也。

  冠婚气相纽,

  言汞得铅伏,如夫妻。汞为夫,铅为妻,故为冠婚。气者,火也。得火即相合和,纽结如夫妻。会阴阳之气,乃得相交结。

  元年乃芽滋。

  元者,周年也。布六十日为一元。《逐甲经》云:六十甲子为一太元。其汞经一年火气,即阴阳交媾,因肇立形,萌芽乃生,滋茂成丹,赤索美理,谓汞从十一月起首,渐渐滋生也。夫运卦定元气者,五日一行旬,至十五旬,甲子是六旬六甲,讫一日又六十时。一日运行,亦须取一元气足也。

  圣人不虚生,

  圣人,言太上真人变化大丹,令人长生羽化。唯汞灵变,非圣人不能知,故立此法不虚生。

  上观显天符。

  言符者,直符也。徐真人仰观卦象,以定阴阳。言上釜底玄黑如天,下釜如地,中居日月,以表三才,故讬显于天地、日月、星辰。故以□汞象日,以铅象月,以器象星,上下二釜以为天地。故大丹象日月之精,通自然变化,如符若契。故显天符。符者,天之信。故立《易》卦象焉。

  天符有进退,

  进退者,直符也。定阴阳,加喊炭数。十一月一阳爻生进,一阴爻退;至五月.一阴爻追,一阳爻退。退时喊炭,过一斤半。进时加炭,不过三斤。

  屈伸#37以应时。

  言朔至望伸,从望至晦屈。屈时阴消,伸时阳息。息时加炭,消时喊炭。火诀具明之。

  故《易》统天心。

  易者,日月也,是铅汞也。在于器中,器如天,故居天心。所以《易》统论天地之事,故立象以尽言,立言以尽意,此已前论。丹意从此以后,论火至丧其朋。

  《复》卦建始萌#38。

  《复》卦以明初起火,十一月坤卦一阳爻化为震《复》卦。始者,初也。初从《复》卦而起,渐立萌芽,而既生长,终于《干》。

  长子继父体,

  既震卦以明其变。震,是干之长子。谓坤一爻化为震,至四月成干卦,故继父体也。

  因母立兆基。

  既坤卦以明其化。坤为震母,所以因母立兆基,而化为震。

  消息应钟律,

  黄钟,是十一月之律管名也,故黄钟是十一月一阳爻生之律息。至五月,应于萝宾之律消也。十二月二阳爻生,律大吕,《临》卦也。正月三阳爻生,律太簇,《泰》卦。二月四阳爻生,律夹钟,《大壮》卦。三月五阳爻生,律名姑洗,《央》卦。四月六阳爻生,阳欲绝,阴气兴,律仲吕,《干》卦;是《坤》一爻生阳息也。至五月变《干》阳爻,一阴爻生,律奠宾,《遘》卦。六月二阴爻生,律林钟,《逐》卦。七月三阴爻生,律夷则,《否》卦。八月四阴爻生,律南吕,《观》卦。九月五阴爻生,律元射,《剥》卦。十月阴气灭,阳气兴,应钟之律,《坤》卦。故阴为消,阳为息,轮环不息。运此二卦,寒爻看火,所以真人殷动属在于火,其火是阴阳之气也。故火急即药蝶而失,火缓又恐不伏,所以令消息应律候,则炭数,其药不失色而滋润。故一年用干、坤二卦,二卦有十二爻,一爻主一月。又一月用二卦,主二日半,干、坤各主十五日。又一日用二卦,一卦主一时。是故须消息年月,及日加喊炭数,应于钟律不失之也。

  升降据斗枢。

  从子至巳阳降,午至亥阴升。升之时鼎p向上,降之时鼎口向下。只论反轮鼎器,又是炉上安斗柄。随月建而顺转亦然,此月建及十二时着火。

  三日出为爽,震受庚西方。

  既震卦以明言月。初三日,月出西方庚地。爽,明也。庚属震,为坤一爻化为震,是一阳爻生,故震以明。初一日发火,阳火阳爻当得火气,汞一两变困。二日阴又起,汞又欲飞。三日阳爻又伏,汞又歌伏。十五.日内,汞一飞一伏。至十五日外,汞半伏,状如月圆满。稍干,未全伏火。

  八日兑受丁,上弦平如绳。

  既兑卦以明其中。兑是西方金,其卦一阴爻在上,二阳爻在下。以二阳爻,故月八日月出于丁。丁者,兑也。言汞得八日火气,金汞相入成汁,而平未变化。

  十五干体就,盛满甲束方。

  既干卦以明其体。至十五日,火变坤至干,故金汞十五日稍干,就刚卦,如半月圆满。又其日日出束方,三阳爻足,故云满甲属干也。

  蟾蠔与兔焕;日月两气双#39。

  蟾蛛是月精,铅是也。兔是日精,汞是也。言日月二精之气,故云双也。焕者,明也。言汞十五日虽干,如水圆满明净,仍未矩火。若黄白一月伏火,若作大丹,其汞三百五十日伏火矣。仍未成丹,喻月水之精,不能自明,皆假日照。言汞虽灵,不得九转铅精,不能自伏火化成丹。故经云:复鹞须得子,种禾须得粟,非类不生长。汞非铅为种不成丹,黄白'非金银所为句。而不成宝也。似兔日之精吐光射于月,故云兔焕明。

  蟾蛛眠#41卦节,兔者吐生光。

  纸,视也。铅视汞,汞即铅。视汞汞,即交汞,乃得铅。铅则吐光,得火已伏,俱吐精光,似月虽明假日所照,光射天下。至月晦,日月即同宿,二光并相映,不明名之变化。至月晦即相离,离而明。八日兔形消,十五日蟾蛛全视,故言焕。至十六日兔景消,吐去其光,故蟾蛛纸卦节。

  七八道以#42讫,屈折低下降。

  既此卦以明其阴阳之正位矣。十五日,其阳折损,月满则亏,形渐消灭,变干为巽,折刚为柔。七八是十五日至望,亦如从、至中用此,故借此卦用以成干卦象,故云干以道讫从朔。

  十六转受统,巽辛见平明。

  既巽卦以明其喊。.至十六日,变干一爻为巽卦。一阴爻生,变刚为柔,巽受干化,故云受统。统,领也,是巽受领也。为月十六日,月出于巽,行至辛地,即乃平明。言至十六日,光明欲伏火而成其丹。

  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

  既艮卦以明其止伏。艮卦一阳爻在上,二阴在下。二阴爻生,其干渐损变为艮。二十三日,其月行至丙,即平明。言汞至二十三日,如山不动,鱼鳞以成,若作黄白伏火。艮,止也。

  坤乙三十日,束北丧其朋#43。

  既坤卦以明其终。干以损尽,三阴爻生,变而成坤。坤者阴,阴初坤属乙也。又其月三十日,月亏于乙地。乙是坤之位,而居西南。今见乙地束方,晦朔交分,从艮为坤,故日束北丧朋。《易·坤卦》日:束北丧朋,乃终有庆。庆者喜以阴就阳,喻铅汞得火交媾后,终成丹而喜也。若为黄白,是一月用功即了。若作大丹,即一年火气毕,小还丹成也。若是月,一月尽以变干为坤,月月轮环,周而复始,终乎一年,即周天火气足。

  节尽相禅与,继际#44复生龙。

  节尽,是一月尽也。禅与者,是从月朔分。交爻之际,又从坤一爻生震,震为龙,故云生龙。是前一月毕,以将生汞添之。若是金丹,即添龙喊虎,入鼎重修。又重坤初六一阳爻,而起为`《复》卦,故坤节尽,震复受更,依前相继,坤际而起。

  壬癸配甲乙,

  甲是阳之始,壬是阳之终。乙是阴之始,癸是阴之终。干主甲、壬,坤主乙、癸。干知#45太始,坤代有终,以明变化一周旋也。亦为药物。甲乙青龙是汞,壬癸玄武为铅,以二物相配。

  干坤括始终。

  言一年、一月、一日,皆用干、坤二卦运火。言初发火从干起坤,即是初起首也。常用此二卦,故干为阴之初,坤为阳之初。干生于始。始,初也。坤主于终。终,月末也。故用干坤二卦,轮环相括结也。

  七八数十五,

  七八是十五日,即是汞得十五日火。

  九六亦相应#46。四者合三十,《易》气#47索灭藏。

  九六十五日,并上七八,合三十,以一月火运讫。《易》者,药也。德火运阴阳之气,月月渐灭藏,伏火也。故阳灭即阴藏,一月一周旋。故七为少阳,八为少阴,九为老阳,六为.老阴,四者合为三十,成一月,故有阴阳之气,而有灭藏也。

  象彼仲冬节,草木皆摧伤。佐阳请商旅,人君深自藏。象时顺节令,闭口不用谈。天道甚浩广,太玄元#48形容。虚寂不可睹,匡郭以消亡。谬误失事绪,言还自败伤。别序斯四象,以晓后生盲。八卦列布辉#49,运移不失中。

  八卦列布,炉八方。辉,火也。言太一炉布卦于八方,运火于十二辰。坎为阳中,阴为离中,不失一阴一阳之道。鼎在中,其运火转鼎,不失中也。故干甲坤乙,天地定位,艮丙兑丁,山泽通气;震庚巽辛,雷风相薄;坎戊离己,水火不相射,所以日月行于八卦而经黄道,故不失中。

  元精眇难睹,

  元精,汞也。眇,纯粹精。喻金汞察阴阳二气,象色精微,是天地之灵。眇难绪,不可见也。

  推度效符证。

  言运火行卦,皆周天法度,以取真符为证。

  居则观其象,准仪#50其形容。

  象,谓日月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运火观鼎,不得失仪式。推阴阳之气,象时而动,故《易》者,观其气象,察.其成形,以为仪准。所以徐真人仰观卦象,丹道准此也。

  立表以为范,

  范,法也。·言炉上安筒。昼作十二辰形为漏刻。子时即鼠头,辰现以顺次见之。运火转,亦一辰一移,表于十二辰,不令有失也。

  候占#51定吉凶。.

  言依漏刻占候十二卦,以定吉凶。

  发号顺时令#52,勿失爻动时。

  时,谓十二时。令,顺四时,勿废其周易参同契注卷上号令。故春养秋成,夏长冬藏,刚极则亢,阴极则邪,一以贯之,莫失四时之道。若《巽》卦先庚,《蛊》卦先甲,言运火转器,皆依干、坤二卦。又生变发动,顺时应令者也。

  上察河图文,

  文,天文也。河图,八卦也。言运火常察八卦所在,故《易》日:观乎天文,以察时变。

  下序地形流。

  序,置也。言上置炉电、药院等,须择名山,选于胜地,顺其地形水流,向利则吉也。

  中稽于人情#53,

  论合丹好道。稽,考也。同共营丹之士,须考其情。和纯志道,即可共为事丹道。

  参合考三才。

  三才,天、地、人也。夫合丹鍊药,事乃非轻。上择吉辰,则其星象。下观其地,背阴向阳。中考人情,宜须温善。飞丹鍊石,皆通神明者。不择地山,精损人。不定阴阳,丹有危败。自心有虑处,同伴亦疑。二人如此顺和,不可造次营合。故河洛出图,圣人所作如周、召相宅,营于洛、呐。三才若有备,叉元休咎。

  动则循卦节#54,节,

  言冬、夏二至。夏至后,依干、坤卦,所以运火,皆据干、坤爻动而变。

  静则因#55《象》辞。

  故《象》者言乎象,爻者言乎变,所以阳动阴静,因循卦节。言运火皆逐阴阳动静变化,如《象》辞动静。

  干坤用施行,天下#56然后治。可不顺#57乎?

  言若依干、坤运转,刚柔施行,何所不从。故干道施仁,坤道施义,故天下理,四时岂不顺乎?如君臣有德施行万姓,宇宙之问,可不顺之安泰也。

  御政之首。

  御,统也。政,理也。首,始也。言常守御依理,存终始治也。

  管括微密,

  管,籥也。括,结也。微,细也。言固济如关结镍籥,令甚微细牢密,其精不失也。

  开舒布宝。

  言每月一开,研治陶洗。增龙,喊虎,涂土,更依前月。安布二宝,内于器中,日满开舒成丹。

  要道魁柄#58,统化纲纽。

  纽,带也。言炉上安秤茎,以北斗柄承其漏水。斗柄指月建,转斗鼎运火皆以助之。纽是斗边安之,又伏汞作干银壶子,即著小长镍子系如带,常纽系鼎悬炉中汞。若欲走其镍,即动即须蘸水。又丹器若铄鼎日然,须蘸水者,西方之王,金得刚而制,喻将伏汞铃顺元失。又《易》者是变化之纲纽,还丹亦然。

  爻象动内#59吉凶始起#60。

  依爻象卦,顺阴阳而动。鼎内吉凶,起失顺之。

  五纬错顺,应而#61感动。

  五纬,五星也。言器为镇星,火为荧惑星。上安水为北辰星,金花为太白星,汞为岁星。四时若应,铃元动败,不以丹则元感应。

  四七乖戾,侈离俯仰#62。

  四七,二十八宿也。侈,奢也。人若奢佚不勤,药则离散。俯仰者,是.一日反鼎也。故运火须依二十八宿也。

  文昌总录#63,

  文昌者,言北斗边六星名,主六官也。几典录总称,诂问众星。喻丹道,皆依星象主之。

  诂责台辅。

  辅,是北斗辅星也。是鼎,言上安斗,下安鼎,象之北斗星台。三台,星名也。三钉,配合也。各有所主,令文星主也。

  百#64官有司,各典所部。

  部,管也。司,掌也。言烧大丹,皆取象天地、星宿、日月,各有所掌。管,典录者也。

  日合#65五行精,

  日者,汞也。汞感五行之精,上升为日。朱砂为火,火精化为青龙,为木精。水银为水精也。其汞形而白#66如银,号为湿银,为金精。化为金花,又为土精,故合五行精也。

  月受六律纪。

  月,金公也,属阴。阴六为纪汞,阳六为律调,金汞含阴阳之正气,故受律纪之德而为丹。

  五六三十度,度竟复终始#67。

  五六三十日,是一月也。取前日月,借五六之数以为一月,故每月看所以不过一月。度者,是度数。计一日、一月、一年,皆周#68天度数。一日行一度,三百六十日一周天。月一日行十二度。一云:十三度一月一周天。天则一日一夜行三百六十度四分度之一。一周天三十日,皆日月一合。正月合在亥,二月合在戌。左行,乃在十二月合在子。所以运火皆依二十八宿度数,遍历看之。终始者,是一月度毕,又一月起者。

  原本要终,存亡之绪。

  阳为始,阴为终。阳亢阴极,除邪则亡。原始反终,死亡之道也。物极则反,月尽复生,所以每月一开看,知存亡、得失、更续。绪,相添入更造也。

  或君骄逸#69,抗满#70违道。

  君是火,号日阳君。若文武不调,铃有抗逸于道。又君者为金,不得多分两者也。

  或臣怀佞#71行不顺轨。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