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化书

  经名:化书。五代谭峭著。六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参校本:海王郎古籍丛刊《道书全集》

  目录

  道化卷第一

  蛇雀 老枫 耳目 环舞 铅丹

  形影 垫藏 枭鹦 四镜 射虎

  龙虎 游云 喊咽 大化 正一

  天地 稚子 阳燧 死生 爪发

  神道 神交 大含

  卫化卷第二

  云龙 猛虎 用神 水窦 魍魉

  虚无 虚实 狐狸 转舟 心变

  珠玉 场蝓 胡夫 阴阳 海鱼

  碉松 动静 声气 大同 帝师

  琥珀

  德化卷第三

  五常 飞蛾 异心 弓矢 聪明

  有国 黄雀 笼猿 常道 感喜

  太医 谗语 刻画 酒醴 恩赏

  养民

  仁化卷第四

  得一 五行 畋渔 牺牲 太和

  海鱼 神弓 救物 书道 凤鸦

  知人 蝼蚁 歌舞 踯躅 止阙

  象符 善恶

  食化卷第五

  七夺 巫像 养马 丝纶 奢僭

  墦骨 食迷 战欲 胶竿 庚辛

  兴亡 雀鼠 无为 王者 鸦鸢

  俭化卷第六

  太平 权衡 礼道 食象 民情

  怪号 君民 乳童 化柄 御一

  三皇 天牧 雕笼 礼要 清静

  损益 解惑

  道化卷第一

  紫霄真人谭景升撰

  紫极宫碑

  道之委也,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生而万物所以塞也。道之用也,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虚明而万物所以通也。是以古圣人穷通塞之端,得造化之源,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虚实相通,是谓大同。故藏之为元精,用之为万灵,含之为太乙,放之为太清。是以坎离消长于一身,风云发泄于七窍,真气黛蒸而时无寒暑,纯阳注注而民无死生#1,是谓神化之道者也。

  蛇雀

  蛇化为龟,雀化为蛤,彼忽然忘曲屈之状,而得蹒盘跚苏干切之质,此倏然失飞呜之态,而得介甲之体,断削不能加其功,绳尺不能定其象,何化之速也。且夫当空团块,见鬼而不见空,粉块求空,见空而不见块。形无妨而人自妨之,物无滞而人自滞之,悲哉。

  老枫

  老枫化为羽人,朽麦化为蝴蝶,自无情而之有情也。贤女化为贞石,山蚯化为百合,自有情而之无情也。是故土木金石皆有情性精魄。虚无所不至j神无所不通,气无所不同,形无所不类。孰为彼,孰为我,孰为有识,孰为无识?万物一物也,万神一神也,斯道之至矣。

  耳目

  目所不见,设明镜而见之。耳所不闻,设虚气而闻之。精神在我,视听在彼,鉼部田切趾可以割,陷吻可以补。则是耳目可以妄设,形容可以伪置,既假又假,既惑又惑。所以知魂魄魅我,血气醉我,十窍囚我,五根役我。惟神之有形,由形之有疣。苟无其疣,何所不可。

  环舞

  作环舞者宫室皆转,瞰回流者头目自旋。非宫室之幻惑也,而人自惑之,非回流之改变也,而人自变之。是故粉巾为兔,药石为马,而人不疑。甘言巧笑,图脸画眉,而人不知。唯清静者物不能欺。

  铅丹

  术有火鍊铅丹以代谷食者,其必然也。然岁丰则能饱,岁俭则能饥,是非丹之恩,盖由人之诚也。则是我本不饥而自饥之,丹本不饱而自饱之,饥者大忘,饱者大幻,盖不齐其道也。故人能一有无、一死生、一情性、一内外,则可以蜕五行,脱三光,何患乎一日百食,何虑乎百日一食。

  形影

  以一镜照形,以余镜照影,镜镜相照,影影相传,不变冠剑之、状,不夺龄敝之色。是形也,与影无殊。是影也,与形无异。乃知形以非实,影以非虚,无实无虚,可与道俱。

  垫藏

  物有善于垫藏者,或可以御大寒,或可以去大饥,或可以万岁不死。以其心冥冥兮无所知,神怡怡兮无所之,气熙熙兮无所为,万虑不能惑,求死不可得。是以大人体物知身,体身知神,体神知真,是谓吉人之津。

  枭鹦

  枭夜明而昼昏,鸡昼明而夜昏,其异同也如是。或谓枭为异,则谓鸡为同。或谓鸡为异,则谓枭为同。孰枭鸡之异昼夜乎,昼夜之异枭鸡乎。孰昼夜之同枭鸡乎,枭#2鹦之同昼夜乎。夫耳中磬我自闻,目中花我自见,我之昼夜,彼之昼夜,则是昼不得谓之明,夜不得谓之昏,能齐昏明者,其为大人乎。

  四镜

  小人常有四镜,一名圭,一名珠,一名砥,一名盂。圭视者大,珠视者小,砥视者正,盂视者倒。观彼之器,察我之形,由是无大小,无短长,无妍丑,无美恶。所以知形气谄我,精魄贼我,奸臣贵我,礼乐尊我。是故心不得为君王#3,不得为之主。戒之如火,防之如虎,纯俭不可袭,清静不可侮,然后可以迹容广而跻三五。

  射虎

  射似虎者,见虎而不见石。斩暴蛟者,见蛟而不见水。是知万物可以虚,我身可以无。以我之无合彼之虚,自然可以隐,可以显,可以死,可以生,而无所拘。夫空中之尘若飞雪,而目未尝见,穴中之蚁若牛斗,而耳未尝闻,况非见闻者乎。

  龙虎

  龙化虎变,可以蹈虚空,虚空非无也,可以贯金石,金石非有也。有无相通,物我相同,其生非始,其化非终。知此道者,形不可毙,神不可得逝。

  游云

  游云无质,故五色含焉。明镜无瑕,故万物象焉。谓水之含天也,必天含水也。夫百步之外,镜则见人,人不见影,斯为验也。是知太虚之中无所不有,万跃之内无所不见,而世人且知心仰寥廓,而不知迹处虚空,寥廓无所问,神明且不远。是以君子常正其心,常俨其容,则可以游泳于寥廓,交友于神明,而无咎也。

  咙咽

  有言臭腐之状,则辄有所喊,闻珍羞之名,则妄有所咽。臭腐了然虚,珍羞必然无J而喊不能止,咽不能已,有惧菽酱若蚁脐者,有爱鲍鱼若凤膏者。知此理者,可以齐奢,俭,外荣辱,黜是非,忘梱福。

  大化

  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化精,精化顾盼,而顾盼化揖让,揖让化升降,升降化尊卑.,尊卑化分别,分别化冠冕,冠冕化车辖,.车辖化官室,官室化掖卫,掖卫化燕享,燕享化奢荡,奢荡化聚歙,聚敛化欺罔,欺罔化刑戮,刑戮化悖乱,悖乱化甲兵,甲兵化争夺,争夺化败亡。其来也,势不可遏。其去也,力不可拔。是以大人以道德游泳之,以仁义渔猎之,以刑礼笼罩之,盖保其国家而护其富贵也。故道德有所不实,仁义有所不至,刑礼有所不足,是教民为奸诈,使民为淫邪,化民为悖逆,驱民为盗贼。上昏昏然不知其弊,下恍恍然不知其病,其何以救之哉。

  正-

  世人皆知苋殖可以剖鼇,而不知朱草可以剖人。小人由是知神可以分,气可以浮,形可以散。散而为万不谓不足,聚而为一不谓有余。若狂风飘发,魂魄梦飞,屐齿断蚓,首尾皆动。夫何故?太虚一虚也,太神一神也,太气一气也,·太形一形也,命之则由,根之则一,守之不得,舍之不失,是谓正一。

  天地

  天地盗太虚生,人虫盗天地生,蜡虹营丁盗人虫生。蜡虹者,肠中之虫也。砖搏我精气,铄灼我魂魄,盗我滋味#4而有其生。有以见我之必死,所以知天之必颓。天其颓乎,我将安有。我其死乎,蜡虹将安守。所谓奸臣盗国,国破则家亡。蠹瓜蚀木,木尽则瓜死。是欢大人录精气,藏魂魄,薄滋味,禁嗜欲,外富贵,虽天地老而我不倾,蜡可死而我长生,奸臣去而国太平。

  稚子

  稚子美影,不知为影所美。狂夫侮像,不知为像所侮。化家者不知为家所化,化国者不知为国所化,化天下者不知为天下所化。三皇有道者也,不知其道化为五帝之德。五帝有德者也,不知其德化为三王之仁义。三王有仁义者也,不知其仁义化为秦汉之战争。醉者负醉,疥者疗疥,其势弥颠,其病弥笃,而无反者也。

  阳燧

  阳燧召火,方诸召水,感激之道,斯不远矣。高视者强,低视者贼,斜视者狡,平视者仁,张视者怨,细视者佞,远视者智,近视者拙,外视者昏,内视者明。是故载我者身,用我者神,用神合真,可以长存。

  死生

  虚化神,神化气,气化血,血化形,形化婴,婴化童,童化少,少化壮,壮化老,老化死,死复化为虚,虚复化为神,神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物,化化不间,由环之无穷。夫万物非欲生,不得不生,万物非欲死,不得不死。达此理者,虚而乳之,神可以不化,形可以不生。

  爪发

  爪发者我之形,何爪可割而无害,发可截而无痛?盖荣卫所不至也。则是我本无害,而筋骨为之害,我本无痛,而血肉为之痛。所以知喜怒非我作,一辰乐非我动,我为形所昧,形为我所爱。达此理者,可以出生死之外。

  神道

  太上者,虚无之神也。天地者,阴阳之神也。人虫者,血肉之神也。其同者神,其异者形。是故形不灵而气灵,语不灵而声灵,觉不灵而梦灵,生不灵而死灵。水至清而结冰不清,神至明而结形不明,冰浮返清,形散返明,能知真死者,可以游太上之京。

  神交

  牝牡之道,龟龟相顾,神交也。鹤鹤相唳,气交也。盖由情爱相接,所以神气可交也。是故大人大其道以合天地,廓其心以符至真,融其气以生万物,和其神以接兆民。我心熙熙,民心怡怡。心怡怡兮不知其所思,形惚惚兮不知其所为。若一气之和合,若一神之混同,若一声之哀乐,若一形之穷通。安用旌旗,安用金鼓,安用赏罚,安用行伍。斯可以将天下之兵,灭天下之敌,是谓神交之道也。

  大含

  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气相乘而成声。耳非听声也,而声自投之。谷非应响也,而响自满之。耳小窍也,谷大窍也,山泽小谷也,天地大谷也。一窍呜,万窍皆呜。一谷闻,万谷皆闻。声导气,气导神,神导虚,虚含神,神含气,气含声。相导相含,虽秋蚊之邓邓许绿切,苍蝇之营营,无所不至也。由此知之,虽丝毫之虑二必有所察,虽啾嘹之言,必有所闻。唯大人之机,天地莫能见,阴阳莫能知,鬼神莫能窥,夫何故?道德仁义之所为。

  化书卷之一竟

  卫化卷第二

  紫霄真人谭景升撰

  云龙

  云龙风虎,得神气之道者也。神由母也,气由子也。以神召气,以母召子,孰敢不至也。夫荡秽者,必召五帝之气,苟召不至,秽何以荡。伏虺者,必役五星之精,苟役不至,虺何以伏。小人由是知阴阳可以作,风云可以会,山陵可以拔,江海可以发。然用之于外,不如守之于内,然后用之于外,则无所不可。

  猛虎

  猛虎行,章木偃。毒鸩怒,土石揭。威之所铄,气之所搏,顽器为之作。山人由是知鈇可使之、飞,山河可使之移,万物可使之相随。夫神全则威大,精全则气雄,万惑不能溺,万物可以役。是故一人所以能敌万人者,非弓刀之技,盖威之至也。一人所以能悦万人者,非言笑之惠,盖和之至也。

  用神

  虫之无足,蛇能屈曲,蛭能倒蹙,蜗牛能蓄缩。小人所以见其机,由是得其师,可以坐致万里而不驰。是故足行者有所不达,翼飞者有所不至,目视者有所不见,耳听者有所不闻。夫何故?彼知形而不知神,此知神而不知形,以形用神则亡,以神用形则康。

  水窦

  水窦可以下溺,杵糠可以疗噎。斯物也,始制于人,又复用于人。法本无祖,术本无状,师之于心,得之于象。阴为阳所伏,男为女所制,刚为柔所克,智为愚所得。以是用之,则钟鼓可使之哑,车毂可使之斗,妻子可使之改易,君臣可使之离合。万物本虚,万法本无,得虚无之窍者,知法术之要乎。

  魍魉

  魍魉附巫祭一本作癸,言祸福事。每来则饮食言语皆神,每去则饮食言语皆人。不知魍魉之附巫祭也,不知巫祭之附魍魉也。小人由是知心可以交,气可以易,神可以夺,魄可以录。形为神之宫,神为形之容,以是论之,何所不可。

  虚无

  鬼之神可以御,龙之变可以役,蛇虺可以不能螫,戈矛〔可以〕不能击。唯无心者,火不能烧,水不能溺,兵刃不能加,天命不能死。其何故?志于乐者犹忘饥,志于忧者犹忘痛,志于虚无者可以忘生死。

  虚实

  方咫之木,置于地之上,使人蹈之而有余。方尺之木,置于竿之端,使人踞之而不足。非物有小大,盖心有虚实。是故冒大暑而挠者愈热,受炙灼而惧者愈痛,人无常心,物无常性。小人由是知水可使不湿,火可使不燥。

  狐狸

  狐狸之怪、雀鼠之魅,不能幻明镜之鉴者,明镜无心之故也。是以虚空无心而无所不知,昊天无心而万象自驰,行师无状而敌不敢欺,大人无虑而元精自归。能师于无者,无所不之。

  转舟

  转万斛之舟者,由一寻之木。发千钧之弩者,由一寸之机。一目可以观大天,一人可以君兆民。太虚茫茫而有涯,太上浩浩而有家。得天地之纲,知阴阳之房,见精神之藏,则数可以夺,命可以活,天地可以反复。

  心变

  至娌者化为妇人,至暴者化为猛虎。心之所变,不得不变。是故乐者其形和,喜者其形逸,怒者其形刚,忧者其形慼,斯亦变化之道也。小人由是知,顾六尺之躯,可以为龙蛇,可以为金石,可以为草木。大哉斯言。

  珠玉

  悲则雨泪,辛则雨涕,愤则结瘦,怒则结疽。心之所欲,气之所属,无所一育。邪苟为此,正必为彼。是以大人节悲辛,诚愤怒。得撷气之门,所以收其根。知元神之囊,所以韬其光。若蚌内守,若石内藏,所以为珠玉之房。

  蜡蠍

  夫蠍嗡之虫孕螟蛉之子,传其情,交其精,混其气,和其神。随物大小,俱得其真。蠢动无定情,万物无定形。小人由是知,马可使之飞,鱼可使之驰,土木偶可使之有知。婴儿似乳母,斯道不远矣。

  胡夫

  胡夫而越妇,其子髯面而挫昨禾切足。蛮夫而羌妇,其子拗鼻而昂首。梨接桃而本强者,其实毛。梅接杏而本强者,其实甘。以阴孕阳,以柔孕刚,以曲孕直,以短孕长,以大孕小,以圆孕方,以水孕火,以丹孕黄。小人由是知,可以为金石,可以为珠玉,可以为异类,可以为怪,造化之道也。

  阴阳

  阴阳相搏,不根而生芝菌。燥湿相育,不母而生蚁脐。是故世人体阴阳而根之,学燥湿而母之,无不济者。小人由是知,陶鍊五行,火之道也。流行无穷,水之道也。八卦环转,天地之道也。神物乃生,变化之道也。是以君子体物而知身,体身而知道。夫大人之道幽且微,则不知其孰是孰非。

  海鱼

  海鱼有以虾为目者,人皆笑之。殊不知古人以囊萤为灯者,又不知昼非日之光则不能驰,夜非烛之明则有所欺。观傀儡之假而不自疑,嗟朋友之逝而不自悲。贤与愚莫知,唯抱纯白养太玄者,不入其机。

  碉松

  碉松所以能凌霜者,藏正气也。美玉所以能犯火者,蓄至精也。是以大人昼运灵旗,夜录神芝,觉所不觉,思所不思,可以冬御风而不寒,夏御火而不热。故君子藏正气者,可以远鬼神、伏奸佞。蓄至精者,可以福生灵、保富蠡,夫何为?多少之故也。

  动静

  动静相磨,所以化火也。燥湿相蒸,所以化水也。水火相勃,所以化云#5也。汤盎投井,所以化雹也。饮水雨日,所以化虹霓也。小人由是知,阴阳可以召,五行可以役,天地可以别构,日月可以我作。有闻是言也,必将以为诞。夫民之形也,头圆而足方,上动而下静,五行运于内,二曜明于外,斯亦别搆之道也。

  声气

  操琴瑟之音则偷然而闲,奏郑卫之音则乐然而逸,解领号之音则背族。凛森上声,挝鼓鼙之音则鸿毛踯躅。其感激之道也如是。以其和也,召阳气、化融风、生万物也。其不和也,作以气化厉风,辱万物也。气由声也,声由气也,气动则声发,声发则气振,气振则风行,而万物变化也。是以风云可以命霜雹,可以致凤凰,可以歌熊熊,可以舞神明,可以友朋,乐之术也甚大。

  大同

  虚含虚,神含神,气含气,明含明,物含物,达此理者,情可以通,形可以同。同于火者化为火,同于水者化为水,同于日月者化为日月,同于金石者化为金石。惟大人无所不同,无所不化,足可以与虚皇并驾。

  帝师

  镜非求鉴于物而物自投之,崇非求饱于气而气自实之。是故鼻以虚受臭,耳以虚受声,目以虚受色,舌以虚受味。所以心同幽冥,则物无不受,神同虚无,则事无不知。是以大人夺其机,藏其微,羽符至怪,阴液甚奇。可以守国,可以救时,可以坐为帝王之师。

  琥珀

  琥珀不能呼腐芥,丹砂不能入燃金,磁石不能取惫铁,元气不能发陶炉。所以大人善用五行之精,善夺万物之灵,食天人之禄,驾风马一作凤之荣,其道也,在忘其形而求其情。

  化书卷之二竟

  德化卷第三

  五帝

  儒有讲五常之道者,分之为五事,属之为五行,散之为五色,化之为五声,俯之为五岳,仰之为五星,物之为五金,族之为五灵,配之为五味,感之为五情。所以听之者,若酝鸡之游太虚,如井蛙之浮沧瞑,莫见其鸿蒙之渥,莫测其浩渺之程,日暮途远,无不倒行。殊不知五常之道一也。忘其名则得其理,忘其理则得其情,然后牧之以清静,栖之以杳冥,使混我神气,符我心灵。若水投水,不分其清。若火投火,不问其明。是谓夺五行之英,盗五常之精。聚之则一芥可饱,散之则万机齐亨。其用事也,如酌醴以投器。其应物也,如悬镜以鑑形。于是乎变之为万象,化之为万生,通之为阴阳,虚之为神明,所以运帝王之筹策,代天地之权衡,则仲尼其人也。

  飞蛾

  天下贤愚营营然,若飞蛾之投夜烛,苍蝇之触晓窗,知往而不知返,知进而不知退,而但知避害而就利,不知聚利而就害。夫贤于人而不贤于身,何贤之谓也。博于物而不博于己,何博之谓也。是以大人利害俱亡,何往不臧。

  异心

  虎踞于林,蛇游于泽,非鹧鸢之条,鸦鸢从而号之,以其蓄异心之故也。是故麟有利角,众兽不伏。凤有利赀,众乌不宾。君有奇智,天下不臣。善驰者终于蹶,善斗者终于败,有数则终,有智则穷,巧者为不巧者所使,诈者为不诈者所理。

  弓矢

  天子作弓矢以威天下,天下盗弓矢以侮天子。君子作礼乐以防小人,小人盗礼乐以僭君子。有国者好聚敛,蓄粟帛,其甲兵以御贼盗。贼盗擅甲兵,踞一作据粟帛,以夺其国。或日安危德也。又日兴亡数也。苟德可以恃,何必广粟帛乎。苟数可以凭,何必广甲兵乎。

  聪明

  无所不能者有大不能,无所不知者有大不知。夫忘弓矢然后知射之道,忘策辔然后知驭之道,忘弦匏然后知乐之道,忘智虑然后知大人之道。是以天下之主,道德出于人。理国之主,仁义出于人。亡国之主,聪明出于人。

  有国

  有国之礼,享郊庙,敬鬼神也。窦邑作赛龟策,占吉凶也。敬鬼神,信祸福之职也。占吉凶,信兴以之数也。奈何有大不信,穷民之力以为城郭,夺民之食以为储蓄,是福可以力取,是亡可以力敌,是疑贰于鬼神,是欺惑于龟策,是不信于天下之人。斯道也,赏不足劝,罚不足惧,国不足守。

  黄雀

  黄雀之为物也,日游于庭,日亲于人,而常畏之,而人常挠之。玄乌之为物也,时游于户,时亲于人,而不畏人,而人不挠之。彼行促促,此行佯佯,彼呜啾啾,此呜锵锵,彼视双餐,此视汪汪,彼心慼慼,此心堂堂。是故疑人者为人所疑,防人者为人所防。君子之道仁与义,中与正,何忧何害。

  笼猿

  笼中之猿,踊跃万变不能出于笼。匣中之虎,狂怒万变不能出于匣。小人之机,智虑万变不能出于大人之道。夫大人之道,如地之负,如天之垂,无日不怨,无人不欺,怨不我怒,欺不我夷,然后万物知其所归。

  常道

  仁义者,常行之道,行之不得其术,以一至于亡国。忠信者,常用之道,用之不得其卫,以至于获罪。廉洁者,常守之道,守之不得其术,以至于暴民。材辩者,常御之道,御之不得其术,以至于罹裯。盖拙在用于人,巧在用于身。使民亲稼则怨,诚民轻食则怒。夫饵者鱼之嗜,羶者蚁之慕,以饵投鱼鱼必惧,以羶投蚁蚁必去。由不得化之道。

  感喜

  感父之慈非孝也,喜君之宠非忠也。感始于不感,喜始于不喜,多感必多怨,多喜必多怒。感喜在心,由物之有毒。田蓬之藏火,不可不虑。是以君子之业,爵之不贵,礼之不下,亲之不知,疏之不疑,辱之不得,何感喜之有。

  太医

  太医之道,脉和而实者为君子,生之道也;挠而浮者为小人,死之道也。太卜之道,策平而慢者为君子,吉之道也;曲而利者为小人,凶之道也。以是论之,天下之理一也。是故观其国则知其臣,观其臣则其君,观其君则知兴亡。臣可以择君而仕,君可以择臣而任。夫揖让可作,而噪静不可作。衣冠可诈,而形器不可诈。言语可文,而声音不可文。

  谗语

  藏于人者谓之机,奇于人者谓之谋。殊不知道德之机,众人所知,仁义之谋,众人所无。是故有赏罚之教则市道进,有亲疏之分则小人入。夫弃金于市,盗不敢取,询政于朝,谗不敢语,天下之至公也。

  刻画

  划者不敢易于图像,苟易之必有咎。刻者不敢侮于本偶,苟侮之必贻梱。始制作于我,又要敬于我,又真祸于我。是故张机者用于机,设险者死于险,建功者辱于功,立法者罹于法。动一窍则百窍相会,举一事则万事有害。所以揖贵乎明,险贵乎平,功贵乎无状,法贵乎无像。能出刻画者,可以名之为大象。

  酒醴

  夫酒醴者,迫之饮愈不饮,恕之饮愈欲饮。是故抑人者人抑之,容人者人容之,贷其死者乐其死,贷其输者乐其输,所以民盗君之德,君盗民之力,能知反复之道者,可以居兆民之职。

  恩赏

  侯者人所贵,金者人所重,众人封公而得侯者不美,众人分玉而得金者不乐。是故赏不可妄行,恩不可妄施。其当也,由为争夺之渐。其不当也,即为乱亡之基。故我自卑则赏不能大,我自俭则恩不得奇。历观乱亡之史,皆骄侈恩赏之所以为也。

  养民

  民不怨火而怨使之禁火,民不怨盗而怨使之防盗。是故济民不如不济,爱民不如不爱。天有雨露所以招其怨,神爱祷祝所以招其谤。夫禁民火不如禁心火,防人盗不如防我盗。其养民也如是。

  化书卷之三竟

  仁化卷第四

  得一

  矿然无为之谓道,道能自守之谓德,德生万物之谓仁,仁救安危之谓义,义有去就之谓礼,礼有变通之谓智,智有诚实之谓信,通而用之之谓圣。道虚无也,无以自守,故授之以德。德清静也,无以自用,故授之以仁。仁用而万物生,万物生必有安危,故授之以义。济安拔危必有否臧,故授之以礼。礼秉规持范必有疑滞,故授之以智。智通则多更,故授之以信。信者,成万物之道也。

  五行

  道德者,天地也。五常者,五行也。仁,发生之谓也,故君于木。义,救难之谓也,故君于金。礼明白之谓也,故君于火。智,变通之谓也,故君于水。信,整然之谓也,故君于土。仁不足则义济之,金伐木也。义不足则礼济之,火伐金也。礼不足则智济之,水伐火也。智不足则信济之,土伐水也。始则五常相济之需,终则五常相伐之道,斯大化之往也。

  畋沦

  夫禽兽之于人也何异,有巢穴之居,有夫妇之配,有父子之性,有死生之情。乌反哺,仁也;车悯胎,义也;蜂有君,礼也;羊跪乳,智也;雉不再接,信也。孰究其道,万物之中,五常百行无所不有也。而教之为网罟,使之务畋渔。且夫焚其巢穴,非仁也;夺其亲爱,非义也;以斯为享,非礼也;教民残暴,非智也;使万物怀疑,非信也。夫羶臭之欲不止,杀害之机不已。羽毛虽无言,必状我为贪狼之与封豕。鳞介虽无知,必名我为长鲸之与巨虺也。胡为自安,焉得不耻?吁,直疑自古无君子。

  牺牲

  牺牲之享、羔鸦之荐,古之礼也。且古之君子,非不知情之忧喜、声之哀乐,能动天地,能感鬼神。刀桃前列,则忧喜之情可知矣。鹰犬齐至,则哀乐之声可知矣。以是祭天地,以是梼神明,天地必不享,苟享之必有咎;神明必不饮,苟饮之必有悔。所以知神龙见,丧风云之象也;凤凰来,失尊戴之象也;麒麟出、亡国土之象也。观我之义,禽必不义也。以彼为祥,禽必不祥也。

  太和

  非兔狡,猎狡也。非民诈,吏诈也。慎勿怨盗,贼惟我召。慎勿怨叛乱,叛乱禀我教。不有和睦,焉得仇锣。不有赏劝,焉得斗争。是以大人无亲无疏、无爱无恶,是谓太和。

  海鱼

  海鱼有吐黑水上,庇其身而游者,人因黑而渔之。夫智者多屈,辩者多辱,明者多蔽,勇者多死。肩镭固,贼盗喜。忌讳严,敌国幸。禁可以越者,号也。兵可以夺者,符、也。蜀败于山,晋败于马。夫大人之机,道德仁义而已矣。

  神弓

  誉人者人誉之,谤人者人谤之。是以君子能罪己,斯罪人也;不报怨,斯报怨也。所谓神弓鬼矢,不张而发,不注而中。天得之以假人,人得之以假天下。

  救物

  救物而称义者,人不义之。行惠而求报者,人不报之。民之情也,让之则多,争之则少,就之则去,避之则来,与之则轻,惜之财夺。是故大义无状,大恩无象。大义成,不知者荷之。大恩就,不识者报之。

  书道

  心不疑乎手,手不疑乎笔,忘手笔然后知书之道。和畅非巧也,淳古非朴也,柔弱非美也,强梁非勇也。神之所浴,气之所沐。是故点策蓄血气,顾盼含情性,无笔墨之迹,无机智之状,无刚柔之容,无驰骋之象,若黄帝之道熙熙然,君子之风穆穆然。是故观道者,其心乐,其神和,其气融,其政太平,其道无朕。夫何故?见山思静,见水思动,见云思变,见名思贞,人之常也。

  凤鸦

  凤不知美,鹧不知恶,陶唐氏不知圣,有苗氏不知暴。使陶唐氏恃其圣,非圣也;有苗氏知其暴,不暴也。众人皆能写人之形,而不能写己之形,皆能求人之恶,而不能求己之恶,皆能知人之祸,而不能知己之祸。是以大人听我声,察我色,候我形,伺我气,然后知人之情伪。

  知人

  观其文章,则知其人之贵贱焉。观其书篆,则知其人之情性焉。闻其琴瑟,则知其人之道德焉。闻其教令,则知其人之吉凶焉。小人由是知,唐尧之容淳淳然,虞舜之容熙熙然,伯禹之容荡荡然,殷汤之容堂堂然,文王之容巍巍然,武王之容夸夸然,仲尼之容皇皇然。则天下之人,可以自知其愚与贤。

  蝼蚁

  蝼蚁之有君也,一拳之宫,与众处之;一块之台,与众临之;一粒之食,与众蓄之;一虫之肉,与众喱之;一罪无疑,与众戮之。故得心相通而后神相通,神相通而后气相通,气相通而后形相通。故我病则众病,我痛则众痛,怨何由起,叛何由始,斯太古之化也。

  歌舞

  能歌者,不能者听之;能舞者,不能者观之;巧者不巧者辩之,贤者不贤者任之。夫养木者必将伐之,待士者必将死之。网之以冠冕,钓之以爵禄,若马驾车辖,贵不我得,负食糟糠,肥不我有。是以大人道不虚贵,得不虚守,贫有所倚,退有所恃。退者非乐寒贱,而甘委弃。

  踯躅

  踯躅之酒,乌喙之脯,苌浪若荡之膏,冷葛之乳,初瞰之若芥,再瞰之若黍,复瞰之若丸,又瞰之若脯。小人由是知,彊弩可以渐引,巨鼎可以渐举,水火可以渐习,虎兕可以渐倡。逆者我所化,辱者我所与,不应者我所命,不臣者我所取,所以信。柔马不可驭,渐贼不可御,得之以为万化之母。

  止国

  止人之团者使其国,抑人之忿者使其忿,善救阙者预其闻,善解忿者济其忿。是故心不可伏而伏之愈乱,民不可理而理之愈怨.’水易动而自清,民易变而自平。其道也,在不逆万物之情。

  象符

  卫有降万物之蕴毒者,则交臂钧指象之为符。是故若夭娇之势者鳞之符,若飞腾之势者羽之符,若偃赛之势者毛之符,若拳跼之势者介之符。所以知拱折者人之符。夫拱手者人必拱之,折腰者人必折之,礼之本也。而疏之为万象,别之为万态,教之蹈舞非蹈舞也,使之梼祝非梼祝也。我既寡实,彼亦多虚,而责人之无情,固无情也;而罪礼之无验,固无验也。

  善恶

  为恶者畏人识,必有识者;为善者欲人知,必有不知者。是故人不识者谓之太恶,人不知者谓之至善。好行惠者恩不广,务奇特者功不大,善博奕者智不远,文绮丽者名不久。是以君子惟道是贵,惟德是守,所以能万世不朽。

  化书卷之四

  食化卷第五

  七夺

  一日不食则惫,二日不食则病,三日不食则死。民事之急无甚于食,而王者夺其一,乡士夺其一,吏兵夺其一,战伐夺其一,工艺夺其一,商贾夺其一,道释之放夺其一,稔亦夺其一,俭亦夺其一。所以蚕告终,而譟葛苎之衣,稼云毕,而饭橡砾之实。王者之刑理不平,斯不平之甚也。大人之道救不义,斯不义之甚也。而行切切之仁、慼慼之礼,其何以谢之哉。

  巫像

  为巫者鬼必附之,设像者神必主之,盖乐所飨也。戎羯之礼,事母而不事父;禽兽之情,随母而不随父;凡人之痛,呼母而不呼父。盖乳哺之教也,虎狼不过于嗜肉,蛟龙不过于嗜血,而人无所不嗜。所以不足则斗,不与则叛,鼓天下之怨,激烈士之忿。食之道,非细也。

  养马

  养马者主,而牧之者亲;养子者母,而乳之者亲;君臣非所比,而比之者禄也;于母非所爱,而爱之者哺也。驽马本无知,婴儿本无机,而知由此始,机由此起,所以有爱恶,所以有彼此,所以稔斗争而蓄奸诡。

  丝纶

  王取其丝,吏取其纶;王取其纶,吏取其脖。取之不已,至于欺罔,欺罔不已,至于鞭挞,鞭挞不已,至于盗窃,盗窃不已,至于杀害,杀害不已,至于刑戮。欺罔非民爱,而裒敛者教之。杀害非民愿,而鞭挞者训之。且夫火将逼而投于水,知必不兔,且贵其缓。虎将噬而投于谷,知必不可,或觊其生。以斯为类,悲哉。

  奢借

  夫君子不肯告人以饥,耻之甚也。又不肯矜人以饱,愧之甚也。既起人之耻愧,必激人之怨咎,食之害也如是。而金逼玉笠,食之饰也。鼓钟戛石,食之游也。张组设绣,食之感也。穷禽竭兽,食之暴也。滋味厚薄,食之忿也。贵贱精鹰,食之争也。欲之愈不止,求之愈不已,贫食愈不足,富食愈不美。所以奢僭由玆而起,战伐由玆而始,能均其食者,天下可以治。

  蟠骨

  嚼墦骨者,憔唇烂舌不以为痛。饮醇酣者,哦肠呕胃不以为苦。馋嗜者由忘于痛若,饥窘者必轻于性命。痛苦可忘,无所不欺,性命可轻,无所不为。是以主者以我欲求人之欲,以我饥求人之饥,我怒民必怒,我怨民必怨,能知其道者,天下胡为乎叛。

  食迷

  民有嗜食而饱死者,有婪食而粳死者,有感食而义死者,有辱食而愤死者,有争食而斗死者。人或笑之,殊不知官所以务禄,禄所以务食贾所以务财,财所以务食,而官以矫傲谗议而律死者,贾以波涛江海而溺死者,而不知所务之端,不知得死之由,流,归咎于江海,食之迷也。

  战欲

  食之欲也,思盐梅之状,则辄有所吐而不能禁;见盘肴之盛,则若有所吞而不能遏。饥思啖牛,渴思饮海。故欲之于人也如贼,人之于欲也如战。当战之际,锦绣珠玉不足为富,冠冕旌旗不足为贵,金石丝竹不闻其音,宫室台谢不见其丽。况民腹常矮,民情常迫,而谕以仁义,其可信乎?讲以刑故,其可畏乎?

  胶竿

  执胶竿捕黄雀,黄雀从而噪之。捧盘殓享乌乌,乌乌从而告之。是知至暴者无所不异,至食者无所不同。故蛇像可以友而群,虎兕可以狎而驯,四夷可以率而宾。异族犹若此,况复人之人。

  庚辛

  庚氏穴池,构竹为托槛,登之者其声策策焉。辛氏穴池,构木为托槛,登之者其声堂堂焉。二氏俱牧鱼于池中,每托槛投饵,鱼必踊跃而出。他日但闻策策堂堂之声,不投饵亦踊跃而出。则是庚氏之鱼可名策策,辛氏之鱼可名堂堂,食之化也。

  兴亡

  疮者人之痛,火者人之急,而民喻饥谓之疮,比饿谓之火,盖情有所切也。夫鲍鱼与足垢无异,鲢胰与足垢无殊,而人常食之饱,犹若是饥。则可知苟其饥也,无所不食,苟其迫也,无所不为。斯所以为兴亡之机。

  雀鼠

  人之所以恶雀鼠者,谓其有寇窃之行。鼠雀所以疑人者,谓其怀盗贼之心。夫上以食而辱下,下以食而欺上,上不得不恶下,下不得不疑上,各有所切也。夫剜其肌啖其肉,不得不哭,扼其喉夺其哺,不得不怒。民之瘠也,由剜其肌,民之馁也,由夺其哺。呜呼惜哉。

  无为

  牛可使之驾,马可使之负,犬可使之守,鹰可使之击,盖食之所感也。弥猴可使之舞,鹦鹉可使之语,鹧鸢可使之死斗,蝼蚁可使之合战,盖食有所教也。鱼可使之吞钩,虎可使之入陷,马可使之触网,敌国可使之自援,盖食有所利也。天地可使之交泰,神明可使之掖卫,高尚可使之屈折,夷狄可使之委服,盖食有所奉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暨乎万族,皆可以食而通之。我服布素则民自暖,我食葵蕾则民自饱,善用其道者,可以肩无为之化。

  王者

  猎食者母,分乳者子。全生者子,触网者母。母不知子之所累,子不知母之所苦。王者衣缨之费,盘肴之直,岁不过乎百万。而封人之土地,与人之富贵,百万之百万。如呕王之肌,如饮王之血,乐在于下,怨在于上,利归于众,咎归于王。夫不自贵天下安敢贵,不自富天下安敢富。

  鸦鸢

  有智者悯鹧鸢之击腐鼠,嗟蝼蚁之驾毙虫,谓其为虫不若为人。殊不知当歉岁则争臭惫之尸,值严围则食父子之肉,斯豺狼之所不忍为,而人为之,则其为人不若为虫。是知君无食必不仁,臣无食必不义,士无食必不礼,民无食必不智,万类无食必不信。是以食为五常之本,五常为食之末。苟王者能均其衣、让其食,则黔黎相悦,仁之至也;父子相爱,义之至也;饥饱相让,礼之至也;进退相得,智之至也;许诺相从,信之至也。教之善也在于食,教之不善也在于食,其物甚卑,其用甚尊,其名尤细,其化尤大,是谓无价之货。

  化书卷之五

  俭化卷第六

  太平

  夫水火常用之物,用之不得其道,以至于败家,盖失于不简也。饮饥常食之物,食之不得其道,以至于亡身,盖失于不节也。夫礼失于奢,乐失于淫,奢淫若水,去不复返。议欲救之,莫过乎俭。俭者,均食之道也。食均则仁义生,仁义生则礼乐序,礼乐序则民不怨,民不怨则神不怒,太平之业也。

  权衡

  服烯给者不寒,而衣之布帛愈寒。食华蕾者不饥,而饭之黍稷愈饥。是故我之情也不可不虑,民之心也不可不防。凡民之心,见负石者则乐于负涂,见负涂者则乐于负蓊,饥寒无实状,轻重无必然。盖丰俭相形,彼我相平,我心重则民心重,我务轻则民务轻,能至于俭者,可以与民为权衡。

  礼道

  礼贵于盛,俭贵于不盛。礼贵于备,俭贵于不备。礼贵于簪绂,俭贵于布素。礼贵于炳焕,俭贵于寂寞。富而富之愈不乐,贵而贵之愈不美,赏而赏之愈不足,爱而爱之愈不敬。金玉者富之常,官爵者贵之常。渴饮则甘,饥食则香。夫惟俭,所以能知非。

  食象

  观食象者食牛不足,觊戴冕者戴冠不足。不足有所自,不廉有所始。是知王好奢则臣不足,臣好奢则士不足,士好奢则民不足,民好奢则天下不足。夫天下之物十之,王好一· 民亦一,王好五民亦五,王好十民亦十。以十论之,则是十家为一家,十国为一国,十天下为一天下,何不弊之有。

  民情

  其夫好饮酒者,其妻必贫。其子好臂鹰者,其家必困。剩养一仆,日饭三瓯,岁计千瓯。以一岁计之,可享千兵。王者岁率是享,则必告劳而聚怨。病在于增,不在于损。王驾牛车,民骄于行,王居土陛,民耻于平,杜之于渐,化之于俭。所以见葛万不足者,则乐然服布素之衣,见麻杯而食者,则欣然用陶匏之器,民之情也。

  俚号

  世有压号者,人以为大辱。殊不知始得为纯俭之道也。于己无所与,于民无所取,我耕我食,我蚕我衣,妻子不寒,婢仆不饥,人不怨之,神不罪之。故一人知俭,则一家富,王者知俭,则天下富。

  君民

  君之于民,异名而同爱。君乐驰骋,民亦乐之。君喜声色,民亦喜之。君好珠玉,民亦好之。君嗜滋味,民亦嗜之。其名则异,其爱则同。所以服布素者爱士之簪组,服士之簪组者爱公卿之剑佩,服公卿之剑佩者爱王者之流冕。是故王者居兆民所忧之地,不得不虑也。况金根玉辖夺其货,高台崇榭夺其力,是贾古民之怨,是教民之爱。所以积薪聚米,一岁之计,而易金换玉,一日之费,不得不困,不得不俭。

  乳童

  乳童拱手,谁敢戏之,岂在乎龄敝也。牧坚折腰,谁敢背之,岂在乎刑政也。有宾主之敬,则鸡黍可以为大享,岂在乎箫韶也。有柔淑之态,则刻苎可以行妇道,岂在乎组绣也。而王者之制,设沟隍以御之,陈菜戟以卫之,蓄粟帛以养之,张阑槛以远之。盖有机于民,不得不藏,有私于己,不得不防。夫能张俭之机,民自不欺;用俭之私,我自不疑。.夫俭者,可以为大人之师。

  化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