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钟山在会稽也。

  寒岭之松,比之孺泯梓柳无殊也。

  瓀珉似玉,入火即销。梓是揪,柳是扬柳也。

  及其烧以炉炭,三日而色不改,处于积水,终岁而枝叶不凋,然后知其异于他玉众木也。故袒褐暴虎而后勇气发焉,超腾绝圾而后迅梗露焉,手提万钧而后多力见焉,处难践患而后贞勇出焉。不用干将以知其锐也,不引乌号奚以知其劲也。

  乌号是角桑之木为弓也。黄帝殿前有桑树,上有长条,乌飞集其上,乌起未高条返弹乌,乌乃号,因名乌号。黄帝见之,曰:此木应堪村用也。遂取为弓,极美妙,故曰乌号弓。《说文》云:黄帝于鼎湖山上得仙人遗弓一张,群臣见之一时号哭,因曰乌号弓。又云南岭山有拓木乌,每日在其上呜,因名之乌号弓也。

  劲锐之质,卓然易见,犹因人获显,死乃志行难睹,曷得不因事而后明乎。

  刘子卷之七竟

  #1‘知’原作‘之’,据文渊阁本改。

  #2‘五’原作‘云’,据文渊阁本改。

  #3‘苟兢其步,虽履除能安’ 文渊阁本作‘苟慎其步,虽履脸能安。’

  刘子卷之八

  播州录事参军袁孝政注

  辩施第三十七

  夫山阜非为乌植林,林茂而乌自栖之;江湖非为鱼凿潭,潭深而鱼自归之;处世非为人积财,财积而人自依之,非其所招,势使然也。怀璧之子,未必能惠,而人竞亲者,有惠人之资也;被褐之士,性能轻财,而皆疏之者,无惠人之资也。今富而俭惜犹见亲敬,贫而仁施必见疏慢,非行之失,被情变也。策驷登山不得直辔而行,泛舟入海不得安身而坐。何者,山路迂回,海水沦波,行者欲直而路曲之,坐者欲安而水荡之。仁者欲施而贫遏之,富而赈物,德不为难;贫而俭啬,行非为过。天之道损有余,人之情矜不足也。昆山之下,以玉抵乌;彭蠡之滨,以鱼食犬,而人不爱者,非性轻财,所丰故也。挈瓶丐水,执崔求火,

  草似龙须,可为席,人用炉音普火也。

  而人不悟,非性好施,有余故也。口非匏瓜不能不食,身非木石不得不衣。食不满腹岂得辍口而#1惠人,衣不蔽形何得露体而施物,非性俭悟,不足故也。饥馑之春不赈朋戚,多稔之秋飨及四邻。不赈朋戚,人之恶行;惠及四邻,人之善义,善恶之行出于性情而击于饥秾也。以此观之,太丰则恩情生,寞乏则仁惠废也窦,贫。相马者,失在于瘦求千里之步,亏也;相人者,失在于贫恩惠之边,缺也。轻财之士,世非少也,然而不见者,贫掩之也。德行未著而称我能,犹足不能行而卖壁药,望人信之,实为难矣。

  和性第三十八

  夫欧冶铸剑,

  越王铸剑之人,姓赵名干将,善能欧冶铸剑名。

  太刚则折,太柔则卷,欲剑无折,必加其锡,欲剑无卷,必加其金。何者?金性刚而锡质柔,刚柔均平则为善矣。良工涂漆,漆缓则难晞,急则弗牢,均则缓急,使之调和则为美也。人之含性,有似于玆,刚者伤于严猛,柔者失于软懦,缓者悔于后机衅也,急者败于忆促怀急。故铸剑者使金不至折,锡不及卷;制器者使缓而能晞,急而能牢;理性者使刚而不猛,柔而不懦,缓而不后机,急而不忆促。故能剑器兼善,而性气淳和也。昔徐偃王软而国灭,

  徐国名偃,是王子也,好行仁义,善修文德,不专预备。后被邻国破之。临死之时曰:吾但好行文德,不知人有诈也。

  齐商公懦而身亡,此性太柔之失也。晋阳处父以纯刚致害,

  晋大夫,姓阳名处父,为性大刚。后被晋君所杀也。

  郑子阳以严猛致毙,

  郑国之君性大严猛,为臣之所杀也。

  此性太刚之过也。楚子西宽而招败,

  楚令尹性宽,楚王所杀也。

  邻庄公忆而自祸,此性褊急之灾也。西门豹性急佩韦皮以自缓,

  姓西门名豹,六国时为邻县令。性急取韦皮而佩之。韦皮太宽,故佩之,以豹禀其性也。

  董安于性缓带丝盆以自急,

  晋阳太守,为性缓也。

  彼各能以一物所长,攻其所短也。故阴阳调天地和也,刚柔均人之和也。阴阳不和,则水旱失节;刚柔不均,则强懦乖政。水旱失节则岁败,强弱乖政则身亡。是以智者宽而栗,严而温,柔而毅,猛而仁,刚而济其柔。柔抑其强,强弱相参,缓急相弼。以斯善性,未闻在物而有悔吝者也。

  殊好第三十九

  累榭洞房,珠帘玉宸,人之所悦也,乌入而忧。耸石巉巖,输菌札结,暖狄之所便也,人上而栗。五谈六经,咸池箫韶,人之所乐也,兽闻而振。悬濑碧潭,澜波个涌,鱼龙之所安也,人入而畏。飞鼯甘烟,

  飞鼯,鼠也,好食火炮为美也。

  走貊美铁,

  兽好食铁为美也。

  鸿鸡嗜蛇,

  乌似鸡,高三尺,亦曰鸿鸡,食蛇为美也。

  人好刍豢,

  食草曰刍,食米曰豢。

  乌兽与人受性既· 殊,形质亦异,所居隔绝,嗜好不同,未足怪也。人之与兽共禀二仪之气,俱抱五常之性。虽贤愚异情,善恶殊行,至于目见曰月,耳闻雷霆,近火觉热,履冰知寒,此之庞识未宜有殊也。声色芳味各有正性,善恶之分,皎然自露,不可以皂为白,以羽为角,以苦为甘,以见为香。然而嗜好有殊绝者,则偏其反矣。非可以类推,弗得以猜测,颠倒好丑,良可怪也。頫颜玉理,陌视巧笑,众目之所悦也;轩皇爱摸母之魑貌,

  魁,丑貌也。

  不易落英之丽容;陈侯悦敦洽之丑状,弗贸阳文之婉姿。炮羔煎鸿,跃呼各切蜡戈规切孺熊,

  蜻是龟;燸是繙,即熊掌也。炙熟以蜜淹之,可食也。

  众口之所赚;

  以其味美故也。

  文王嗜莒蒲之蕴,不易熊肝之味。阳春白雪,嗷楚采菱,

  皆是曲名。

  众耳之所乐也,而汉顺听山乌之音,云胜丝竹之响;魏文侯好槌凿之声,不贵金石之和。郁金玄怆,

  恬静薰香。

  春兰秋蕙,

  尽是香草。

  众鼻之所芳也;海人悦至见之夫,不爱芳馨之气。

  海人者,其人在海畔住,乐闻死人极皇之气。有一人独来海边,其人受性身作死人皇。海人闻之,竞逐死人皇,竟曰闻气不足也。

  若斯人者,皆性有所偏也。执其所好而与众相反,则倒白为黑,变苦成甘,移角成羽,佩犹当薰,美丑无定形,爱憎无正分也。

  兵卫第四十

  太古淳朴,民心无欲。世薄时浇,则争起而战斗生焉。神农氏弦木为弧,刻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其后蚩尤强暴,好习攻战,销金为刃,割革为钾,而兵遂兴矣。黄帝战于涿鹿,颛顼争于不周,

  不周,山名,在西海。共工氏与颛顼战于不周山。工氏败绩,以头触不周,山倾,天柱跌,四维绝。故西北倾,令曰落西。工氏以脚踏束方,得地道绝。故水向束流。俗云天倾西北隅,地绝束南界也。

  尧战丹水,舜征有苗,夏讨有扈,殷攻葛伯,周伐崇侯。夫兵者凶器,财用之蠹而民之残也。五帝三王弗能弥者,所以禁暴而讨乱,非欲耗财以害民也。然众聚则财散,锋接则民残,势之所然也。故兵贵伐谋,不重交刃,百战百胜非用兵之善也。善用兵者,不战而胜,善之善也。王者之兵,修正道而服人;霸者之兵,奇谲变而取胜。夫将者,国之安危,民之性命,不可不重。故诏之以庙堂,授之以斧铁。受命既已,则设明衣凿凶门,临军之曰则忘其亲,援鼓之时援,鼓杖也。则忘其身,用能无天于上,无地于下,无敌于前,无顾于后,以全国为重,以智谋为先。故将者,必明天时,辨地势,练人谋。明天时者,察七纬之情,洞五行之趣,听八风之动,鉴五云之候。辨地势者,识七舍之形,列九地之势。

  居山陵之战,不逆高;水草之战,不涉深;平地之战,不涉虚险。

  明人者,抱五德之美,握二柄之要。五德者,智信仁勇严也。二柄者,赏罚也。智以能谋,信以约束,仁以爱人,勇以陵敌,严以镇众,赏以劝功,罚以惩过。故智者变通之源,运奇之府也。兵者,诡道而行,以其制胜也。是以万弩上壳,孙膑之奇;

  魏遣庞涓为将来伐赵,赵投于齐。齐遣孙膑往救。孙膑至彼,与涓交战,兵尚少不敌庞涓,遂退自弱。涓曰:我知齐人怯,未战而退。于是庞涓趁齐军。孙膑遂于马陵险阻之上,伏弩万张,皆急上弦,发箭齐射。其日庞涓大败,被杀也。

  千牛俱奔,田单之策;

  齐将善守城,燕来攻齐,齐有七十城并输燕军。田单在即墨城中,被燕军围城,守之不降。燕将语田单曰:汝可急降,不然吾当破城尽诛。田单曰:待我明曰来降。燕将遂宽一夜。田单乃于城内掘地道,内水牛千头,乐刃剑戟缚置牛角上,划牛身作龙文衣五䌽,夜穿地道将烛以油灌之,缚于牛尾。临欲相攻一时,放火烧牛尾,烛遣牛从地道中出,牛被火烧尾,搪换燕军,并皆破散,走死无路。田单发兵逐后,押背趁杀,燕军大败。

  囊土拥水,韩信之权;

  汉将引兵伐赵,楚来救赵。韩信令军各负土两袋,以壅滩水断河。遂渡水与楚战,佯败退军,楚兵逐之。渡水一半,信遣人于滩头次破土袋,楚军兵将不得回,被信央破,楚军大败。

  拽柴扬尘,乐枝之谲;

  乐技是晋国将,兵少,使军卒佯拽柴木动尘起,众望唯见尘起,谓晋大有兵马,以动尘也。

  舒车豕突,尹子之卫;

  将军载猪以向军营也。

  云梯烟浮,鲁生之巧。

  鲁攻宋城,使鲁般造云梯也。

  用奇出于不意,少可以挫多,弱可以折强,况夫以众击寡,以明攻昧。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就下,兵之势避实而击虚,避强而攻弱,避治而取乱,避锐而击衰。故水因地而制,兵因敌而制胜,则兵无成势,水无定形。观形而运奇,随势而应变,反经以为巧,无形以成妙。故风而有形,则可以帷幕捍,寒暑无形,不可以关钥遏也。是以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如畏雷电,击无常处;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如寻寰中,不见其际。视吾之谋,无畏敌坚;视吾之坚,无畏敌谋。以此言之,不可不知也。夫将者,以谋为本,以仁为源。谋以制敌,仁以得人。故能谋制敌者将也,力能胜敌者卒也。将以权失为本,卒以齐力为先。是以列宿满天不及胧月者,形不一,光不同也;虎尤多力而受制于人者,心不一,力不齐也。万人离心,不如百人同力;千人递战,不如十人俱至。今求同心之众,必死之士在于仁,恩洽而赏罚明,胥靡者

  胥,相也;靡,无也。

  临危而不惧,履冰而不栗,以其将刑而不忧生也。今士枪白刃而不顾死,赴水火而如归,非轻死而乐伤,仁恩驱之也。将得众心,必与同患,暑不张盖,寒不御裘,所以均寒暑也;隘险不乘,丘陵必下,所以齐劳逸也;军食熟然后敢食,军井通而后敢饮,所以同饥渴也;三军合战,必立矢石之下,所以共安危也。故醇酝注流,军下通醉;

  越王勾践行营,有使献一樽酒。践曰:饷吾此酒,众不褊。遂以酒泻河中,随水流下,军士于下饮之,皆闻水作酒味,俱醉饱也。

  温辞一洒,师人挟绩。

  楚庄王出兵,遇天大雪,三军皆冻。王以温辞慰劳,士卒闻其言,皆如挟縯绵在身中温煖。

  苟得众心,则人竞趋死。以此众战,犹转石下山,庾水赴壑,孰能当之矣。

  阅武第四十一

  司马法曰:

  司马禳直法也。

  国家虽大,好战则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亟战即民彫,不习则民息。

  怠,懈怠也。

  彫非保全之术,怠非拟寇之方。故兵不妄动而习武不报,所以养民命而修戎备也。孔子曰: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易》曰:君子修戎器,以备不虞。是以春蒐夏苗,秋弥冬狩,皆以农隙#2以讲武事,三年而治,兵习战敌也。出曰治兵始其事也,入曰振旅言整众也。还归而饮,至告于庙,所以昭文章,明贵贱,顺少长,辨等列,习威仪。夫三军浩漫,则立表号,言不相闻,故为鼓铎以通其耳;视不相见,故制旌麾以

  宣其目。若民不习战,则耳不闻鼓铎之音,目不察旎麾之号,进退不应令,疏数不成行。故士未战而震栗,马未驰而沬汗,非其人怯而马弱,不习之所致也。昊王宫人教之战阵,约之法令,回还进退,尽中规矩,

  吴人教官人妃女,皆令习战,尽中规矩之节也。

  虽蹈水火而不顾者,非其性勇而气刚,教习之所成也。摸邹不为巧者锐而为拙者钝,然而巧以生胜,拙而之负者,习与不习也。阖闻习武,试其民于五湖,

  五湖是越水。胡越人好水战也。

  剑刃加肩,流血不止;勾践习战,试其民于寝处,民争入水火,死者千余,遽击金而退之,岂其恶生而贪死,赏罚明而教习至也。是逢蒙善射,不能用不调之弓;

  逢蒙就羿学射,尽羿之卫,故言善射。

  造父善御,不能策不服之马;

  造父是赵简子七代祖,周穆王时人,为王御马而上昆仑山。

  般捶

  神农时巧人也。

  善断,不能运不利之斤;孙昊善将,不能战不习之卒。貌琳戾兽而黄帝教之战,鹰鹧鸶乌而罗氏教之击。夫乌兽无知之性,犹随人指授而能战击者,教习之功也,奚叉国之士民而不习武乎。故射御惯习,至于驰猎则能擒获,教习之所致也。若弗先习,复逸是惧,奚据望获。今以练卒与不练卒争锋,若胡越争游,不竞明矣。是以先王因于闲隙大阅简众,缮修戎器,

  缮即战治。

  为国豫备也。

  明权第四十二

  循理守常曰道,临危制变曰权。权之为称,譬犹权衡也。衡者测邪正之形,权者揆轻重之势。量有轻重,则形之于衡。今加一环于衡左则右蹶,加之于右则左蹶,唯莫之动则平正矣。人之于事,临宜制变,量有轻重,平则行之,亦犹此也。古之权者审于轻重,必当于理而后行焉。《 易》 称:巽以行权。《论语》 称:可与适道,未可与权。权者反于经而合于道,反于义而后有善。若棠棣之华,反而更合也。孝子之事亲,和颜卑体,尽孝尽敬;及其溺也,则揽发而拯之,非敢侮慢以救死也。故溺而拌父,祝则名君,势不得已,权之所设也。慈爱者人之常情,然大义灭亲,灭亲益荣,由于义也。是故慈爱方义二者相权,义重则亲可灭。若虞舜之放弟象傲,周公之诛管叔,石碏之杀子厚,

  石错是卫大夫,而子厚作乱,石错杀之也。

  季友之酴叔牙,

  季友是鲁庄公同母弟,叔牙是异母弟。庄公有疾,叔牙欲立同母兄,庄公欲立季友不立异母弟。季友乃于黔牙兄家置酒而与叔牙共饮,乃欢酒与叔牙。黔牙曰:饮则死矣。叔牙饮之而死。季友立叔牙子以继父位也。

  以义权亲,此其类也。欺父娇君,臣子悖行,然舜取不告,弦高娇命者,

  弦高是郑国商徒,将财璧欲向外国兴贩,路逢秦军欲来伐郑。弦高于路遇之,乃谓秦军曰:郑君知秦师来,而遣我将珍璧物来献。秦师乃言郑君知之,铃有预备,军兵将来,遂取其财,便回军,止伐郑,郑乃得存。此弦高之计,权却秦士也。

  以绝祀之罪重,不告娇命之过轻于灭国,权之义也。夫有道则无权,道失则权作。道之于用,犹衣冠之在身也;权之轻重,犹介冑之卫体也。介冑御冠而不可常服,权以理度而不可常用,自非贤哲莫能处矣。

  刘子卷之八竟

  #1‘而’原缺,据文渊阁本增补。

  #2‘隙’ 原作‘陈’,据文渊阁本改。

  刘子卷之九

  播州录事参军袁孝政注

  贵速第四十三

  成务虽均,机速为上;庾谋成同,迟缓为下。何者?才能成功以速为贵,智能央谋以疾为奇也。善济事者若救火拯溺,明其谋者犹骥捷矢疾。今焚燃嫖室,则飞驰灌火;湍波漂人,必奔游拯之。

  游是水名也。

  若穿井而救火,则嫖飏楝焚矣;方凿舟而拯溺,则葬江鱼之腹中矣。骥所以见珍者,以其曰行千里也,满旬而取,至则与驽马均矣。箭所以为贵者,以其弦直而至也,穷曰而取,至者则与不至者同矣。智所以为妙者,以其应时而知,若事过而后知,则与无知者齐矣。昔昊起相楚,贵族攻之,

  吴起相楚,用法严厚,尽削楚公子贵族官爵,贵族以此恶之。楚王卒,太子未至,贵族欲杀吴起,吴起走入王官,伏王尸后,贵族射之不中。吴起闻太子至,拔箭以插王尸,方始开门见太子,曰:贵族射王尸。太子闻之,尽诛贵族。此是报怜,吴起之功速也。

  起欲讨俨,而插矢王尸。阳虎在围,鲁人出之,

  阳虎是季氏家臣,桓子是季氏之孙。虎囚桓子,鲁人以其族乱诛之,桓子得出,使囚阳虎。鲁人在门守虎,虎语鲁人曰:汝但放我,我自福汝。于是放虎。虎得出,自曳戈伤所围放之人。桓子责问阳虎所在,其人又曰:阳虎出,以戈伤臣,臣捉不获,是迟也。

  虎欲报德而伤之以戈,谋不斯须一嫌得报,其智可谓应时而知矣。张禄之入秦,

  张禄,即范睢也。睢在魏被谗,鞭之三百致死,送于厕中,后乃活,而伟须贾也。

  魏冉悔不先索而后行,故势移而身逐。晁错之穴懦垣,申屠悔不先斩而后奏,

  是汉王内使府从南出,向省不便。而内使府在燸垣之内,晁错遂穿濡垣,墙在束门出向省。申屠嘉是丞相,因奏晁错欲杀之,错乃知过,先自入奏见王,讫王并知错穿燸垣束出向省不以为过。申屠嘉后始奏错穿垣合死。王曰:此乃燸垣墙,非过也,晁错不致于事。申屠懊恨,遂乃自愤而死也。

  故发愤而致死。智不早决,败而方悔,其智可谓与无智者同矣。故有智而不能施,非智也;能施而不能应速者,亦非智也。暗曰:力贵疾,智贵卒。此之谓也。

  观量第四十四

  夫曲思于细者必忘其大,锐精于近者必略于远,由心不并驻,则事不兼通,小有所系,大必所忘也。故仰而贯针,望不见天;俯而拾蝨,视不见地。天地至大而不见者,眸掩于针蝨故也。是以智者知小道之妨大务,小察之伤大明,捐弃细识,舒散情性。以斯观之,人有小察细计者,知其必无遐志,广度亦可知矣。奚以明之。夫睹焦尧之节知非防风之经,

  焦尧,国客,其国人长三尺也。防风,国名,其国内人长四丈也。

  视象之牙知其大于豕也,见狸之尾知其小于豹也。故睹一可以知百,观此可以明彼。是以蹄洼之内不生蛟龙,培坟之上不植松梧,非水土之性有所不生,乃其营宇隘也。数粒而炊,

  庚桑子也。

  秤薪而爨,

  杨朱为性褊而有细碎。

  非苟为艰难,由性褊悟而细碎也。项羽不学一艺,

  楚王少时父遣学书,书未成,乃言曰:书足以记姓名而已。归学剑,击剑只有一夫之力,乃学万人之敌,后与汉争天下。故言不学书而学剑者也。

  韩信不营一餐,非其心不爱艺、口不嗜味,由其性大不缀细业也。晋文种米,

  晋文学外国种米。种虽不生,言其志大也。

  曾子植羊,

  鲁国曾参学外国人到羊皮,用土种之。虽不生,其志大也。

  非性间意不辨方隅,以其运大不习小务也。智伯庖人亡炙一筐七叶切

  又云是晋王相也。身为庖厨,为王炙肉,亡失一筐,而王则知是其志小,不务其大,后被赵王诛而不能知也。

  而即知之,韩魏将反而不能知;那邓子阳园亡一桃

  邓邺王园中失一颗桃,王即知之,及至被臣谋杀而不能知,言志在于小而不能谋大也。

  而即觉之,其自亡也而不能知,斯皆锐情于小而忘大者也。夫钩者虽有簪竿纤纶,芒钩芳饵,增以詹何之妙,不能与历罟争多;

  詹何是古时善钓之人,以茧丝为纶,屈针为钧,串米为饵,垂之于万仞之潭,乃获盈车之鱼,而纶不绝,而钧不曲,而竿不屈者也。

  弋者挟繁弱之弓,贯会稽之箭,加以蒲苴之巧,

  楚国善射弋之人也。

  不能与厨罗竞获。何者?术小故也。江湖之流烂赀漂尸,纵横接连,而人饮之者,量大故也;盆盂之水,鼠尾一曳,必呕吐而弃之者,量小故也。视棘之生数寸而抽枝,豫章之植百尺而蒋柯。其何故耶岂非质小者而枝条蔑之,

  蔇,多条也。

  而体大者节目疏乎。是以达者之怀则况潜而无涯,褊人之情必刻窍而烦细。自上观之,趁舍之迹,宽隘之量,断可识矣。

  随时第四十五

  时有淳浇,俗有华戎,不可以一道治,不得以一体齐也。故无为以化三皇之时,法术以御七雄之世,德义以柔中国之心,政刑以威四夷之性。故易贵随时,礼尚从俗,适时而行也。霜风惨烈,周弃不执禾,炎气赫曦,曹明不制裘,知时不可也。货章甫者不造闽越,

  南海有二国,名闽、越也。

  街赤为者

  乌,履也,草履也。

  不入胱狭,

  是撩之名,头不加巾,足不蹑履也。

  知俗不宜也。故救饥者以圆寸之珠,不如与之橡菽;

  橡,木子也。菽,大豆也。

  贻溺者以方尺之玉,不如与之短梗。

  短梗是短绳也。

  非橡梗之贵而珠玉之贱,然而美不要者各在其所急也。方于饥溺之时,珠玉宁能救生死哉。是以中流失船,一壶千金贵贱无常,时使然也。昔秦攻梁,梁惠王谓孟轲曰:先生不远千里辱幸弊邑。今秦攻梁,先生何以御乎。孟轲对曰:昔太王居邓,狄人攻之,事以玉帛,不可。太王不欲伤其民,乃去郃之岐。今王奚不去梁乎。惠王不悦。大梁所宝者国也,今使去梁非其能去也,非毕代之所宜行者。故其言虽仁义,非惠王所须也,亦何异救饥而与之珠,拯溺而投之玉乎。秦孝公问商鞅治秦之术,鞅对以变法峻刑,行之三年,人富兵强,国以大治,威服诸侯。以孟轲之仁义论太王之去邓而不合于世用,以商君之浅薄行刻削之苛法而反以成治,非仁义之不可行而刻削之为美,由于淳浇异迹,则政教宜殊,当合纵之代而仁义未可全行也。故明镜所以照形而盲者以之盖卮,玉羿所以饬首而秃妪以之挂代,非镜姅之不美,无用于彼也。庖丁解牛,适俗所倾;

  庖丁,晋文时庖厨人。

  朱汗屠龙,无所用功,

  朱汗用千金于泰龙氏学屠龙,虽用千金学得,于俗无所用也。

  苟乖世务,虽有妙术,归于无用。故老耻至西戎而效狭言,夏禹入躲国听然而解裳,非欲忘礼,随俗宜也。墨子俭啬而非乐者,

  乐是无益,若男为之废农耕,若妇为之废机识,故言非乐也。

  往见荆王,衣锦吹笙,

  随俗所宜。

  非苟违性,随时好也。鲁哀公好儒服而削,

  哀公好儒行,被晋所灭也。

  代君修墨而残,

  墨者,儒也。代国君好行仁义,以国为让。让者受之,遂放代君于人问,乃至于老死也。

  徐偃公行仁而亡,

  偃公好行仁义,被楚王所灭也。

  燕呛为义而灭。

  燕呛好行仁义,被妻弟赵襄子于会稽所灭之。

  夫削残亡灭,暴乱之所招也,而此以行仁义儒墨而遇之,非仁义儒墨之不行,行非于时之所致也。

  风俗第四十六

  风者气也,俗者习也。土地水泉,气有缓急,声有高下,谓之风焉。人居此地,习以成性,谓之俗焉。风有薄厚,俗有淳浇。明王之化,当移风使之雅,易俗使之正。是以上之化下,亦为之风焉;民习而行,亦为之俗焉。楚越之风好勇,其俗赴死而不顾;郑卫之风好姪,其俗轻荡而忘归。晋有唐虞之遗风,其俗节财而俭啬;齐有景公之余化,其俗奢侈以夸竞。陈太姬无子好巫祝,

  太姬是周穆王长女,名胡姬,为陈侯夫人,为无子,好事鬼神析福,欲求有子。国人见之,敬事鬼神也。

  其俗事鬼神祈福;燕丹结客纳勇士于后宫,

  燕丹太子欲使荆轲入秦杀秦王,与荆轲结为宾客,礼纳于后官,使妃妾待之。后燕国习之,若有宾客者皆遣妻妾待之为重礼,却非礼也。

  其俗待妻妾于宾客。斯皆上之风化,人习为俗也。越之束有斡沐之国,其人父死,即负其母而弃之,云是鬼,妻不可与同居,其长子生则解肉而食,其母谓之宜弟。楚之南有啖人之国,其亲戚死,拆其肉而埋其骨,谓之为孝。秦之西有义渠之国,其人死,则聚柴而焚之,烟上燻天,谓之升霞。胡之北有射姑之国,其人亲戚死,则弃尸于江中,谓之水仙。斯皆四夷之异俗也。先王伤风俗之不善,故立礼教以隔其弊,制礼乐以和其性,风移俗易而天下正矣。

  利害第四十七

  利害者得失之本也,得失者成败之源也。故就利而避害,爱得而僧失,物之但情也。人皆知就利而避害,莫知绿害而见利,皆识爱得而憎失,莫识失由以至得。有知利之为害,害之为利,得之成失,失之成得,则可与谈利害而语得失矣。夫内热者之饮毒药非不害也,疽座用砭石非不痛也,然而为之者以小痛来而大痛灭,小害至巨害除也。饥而倍食,渴而大饮,热而投水,寒而投火,虽暂怡性,必为后患。莒蒲去蚤虱而来岫蜓,

  莒蒲是香草,岫蜓是百足之虫。

  矾石止齿龋之痛而朽牙根,躁痛虽弥必生后害。此取小利而忘大利,惟去轻害而负重害也。瘢疾填胸而不敢铍,姜尾螫驸而不敢斫,非好疾而爱毒,以铍斫之患疾其螫也。酴酒盈卮,渴者弗饮,非不渴也,饮之立死。销金在鑪,盗者不掬,非不欲也,掬而灼烂。唬虎在前,

  三目虎,亦母虎。

  地有隋珠,虽贪如盗跳,

  蹠是柳下惠弟。

  则手不暇拾。悬壳向心,路有西施,虽娌如景阳,

  是楚国大姪人,仕至大夫也。

  则目不暇视,非不爱宝而悦色,而不顾者利缓而害急也。昔齐有货美锦于市,盗于众中而窃之,吏执而问曰:汝何盗锦于众中。对曰:吾但见锦,不见有人,故取之耳。若斯人者,眩于利而忘于害。黄口以贪饵而忘害,故擒于罗者。

  雀儿初生,皆口黄。孔子见罗人问之,即见黄口小雀,不获大雀,何也。答日:小雀责饵易获,大雀奸猾不责食饵,故难获也。

  异鹊以见利而忘身,且休于庄周。

  庄周雕陵之园有鹊尾,长七尺,且有怪。周持弹入园,欲弹此鹊,心且休惕而惊,曰:此是王栗园。今向内弹鹊,王忽知之,言我偷王栗。于是挟弹而退也。

  是以智者见利而思难,闻者见利而忘患。思难而难不至,忘患而患反生。以是观之,利害之道,去就之理,亦以明矣。

  祸福第四十八

  祸福同根,妖祥共域,祸之所倚,反以为福;福之所伏,还以成祸。妖之所见,或能为吉;祥之所降,亦回成凶。有知祸之为福,福之为祸,妖之为吉,祥之为凶,则可与言物类矣。昊兵大胜以为福也,而有姑苏之困;

  吴王阖闲与越王勾践战于会稽山下,阖闲大胜,兵士还国,遂起姑苏之台,七年而台不成。后被勾践见百姓困苦于五湖,兴兵来灭吴,吴兵败绩。初起台为福,而后变为大祸也。

  越栖会稽以为祸也,而有五湖之霸;

  越王在五湖起兵伐吴军,大败也。

  戎王强盛以为福也,而有樽下之执;

  戎王倚其强盛灭幽王,后被幽王孙于酒樽下执而杀之。

  陈骈出奔以为祸也,终有厚遇之福。

  陈公子奔于齐,齐侯见来,加以厚礼待之,又聘与女为妻,是为福也。

  祸福回旋,难以类推。昔宋人有白犊之祥而有失明之祸,虽有失明之祸,以至获全之福。

  宋国人家有黑牛生白犊,往问孔子。孔子曰:是祥也。后乃杀之,将祭祀,牛主儿失右眼。后更生白犊,又往问孔子。孔子曰:祥也。又杀之,其牛主兄复失左眼。后楚攻宋,宋人尽投作兵,战死并尽,唯有其人父子目盲并得存于命也。

  北叟有胡马之利,卒有奔坠之患,虽有奔坠之患,以至保身之福。

  塞北人家有一疋牡马。其马奔向胡中,三年引胡地群马而归。其人子好乘马,被胡马扑,脚折。后胡来侵塞北,塞北人尽充兵焉。胡战无一得,反并被胡杀,惟有此人父老子脚折,免胡兵得存。故因祸成福也。

  以见不祥而修善,则妖反为祥;见祥而不为善,即祥还成妖矣。昔武丁之时,毫有桑谷共生于朝,

  共,聚也。朵、谷并是恶木,木聚生于朝而为妖怪矣。

  史占之曰:野草生朝,朝其亡乎。武丁恐惧,侧身修德,桑谷自枯,八絃之内,重译而来,殷道中兴。帝辛之时,有雀生鸢

  《诗》 云:鸢飞戾天,鹏乌之属。《主篇》云:鹏鸿是食恶鸟也。

  于城之隅,史占之曰:以小生大,国家必王。帝辛骄暴,遂亡殷国。故妖孽者所以警主侯也,怪梦者所以警庶人也。妖孽不胜善政,则凶反成吉;怪梦不胜善言,则福转为祸。人有祸必惧,惧必有敬,敬则有福,福则有喜,喜则有骄,骄则有祸。是以君子祥至不深喜逾,敬慎以俭诚其身,妖见不为戚逾,修德以为务。故招庆于神祇,灾消而福降也。

  贪爱第四十九

  小利,大利之释言,小吝,大祸之津。苟贪小利则大利必亡,不遗小吝则大祸必至。昔蜀侯性贪,秦惠王闻而欲伐之,山涧峻脸,兵路不通,乃琢石为牛,多与金,日置牛后,号牛粪,言以遗蜀侯。蜀侯贪之,乃斩山填谷,使五丁力士以迎石牛。秦人帅师随后而至,灭国亡身,为天下所笑,以贪小利失其大利也。楚白公胜其性贪吝,

  是楚国白县主,白公,名胜,作逆起兵,来据荆国,杀楚令尹子西。

  既杀子西,据有刑国,积敛财宝,填之府库,不以分众。石谏曰:今患至,国将危不固,胜败存亡之机,固以形于胸中矣。不能散财以求人心,则不如焚之,无令彼众还以害我。又不能从。及叶公入,乃发大府之财以与众,出府库之宝以赋人。因而攻之,十有九日,白公身灭。财非己有而欲有之,以此小吝而大祸生焉。寒土有兽,其名曰胞,

  此五旬山中有兽,羊身人面,目在腋下,生角当心,声如婴儿,大责婪世,人谓之饕餮。兽好磨其角,令利其用,而反愤其心,气内结而死也。

  生角当心,俯而磨之,愤心而死。炎州有乌,其名曰枭,

  吐枭是阴乌,在穴中而居养子,子长先食其母而始飞。今之鹌鹊也。《诗》 云:鹌鹊鹌鹊,往歌来哭。云先吉后凶。此吐臬乌是也。

  妪伏其子,百日而长,羽翼既成,食母而飞。蜀侯之迎秦牛,牛逾近而身转危,何异抱磨其角,角愈利而身速亡乎。白公之据财,财愈积而身愈灭,何异枭之养子,子愈长而身就害也。是以达人睹祸福之机,鉴成败之原,不以苟得自伤,不以过吝自害。《 老子》曰:多藏必厚亡。《 礼》 云:积而能散。皆明止足之分,桔贪吝之萌也。

  类感第五十

  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声以同应,气以异乖。其类苟聚,虽远不离;其群苟分,虽近未合。故铜山崩蜀,钟呜于亚曰;

  晋时,蜀地铜山崩,天下铜器钟磬尽呜应之也。

  淄渑共川,色味异质,感动必类,自然之数也。

  晋时张华别味,晋王取淄渑二水合以为羹将与张华,华喫即云:此羹有淄渑二水味也。

  是以飞行者阳之群也,垫伏者阴之类也。故日夏至而鹿角解,

  夏至之日鹿角解,冬至日麋角解也。

  月亏而蚌蛤消,

  蚌蛤月晦即生,珠月朔变成蛤,古之常也。《 山海经》 :日月亏而蚌蛤消。消言生。

  麒鳞国而日蚀,鲸鱼死而彗星出;束风至而酒盈缢,蚕含丝而商丝绝,新谷登而旧谷缺;龙举一井而云弥九天,

  昔伯益造井,穿井时感得龙雨上九天,玄云降威弥天下也。

  虎啸一谷而风扇万里;阳燧在掌而太阳火,

  太阳是日,阳燧火镜也。火镜映日,火即坠落应之也。

  方珠运握而少阴水,

  少阴是月,方珠水清,珠将作水镜映,月即水出应也。

  类感之也。箕丽于月而飘风起,毕动于天而骤雨散。天将风也,纤尘不动而坞日呜;

  鸿日,乌也,状似鸡,好食蛇也。

  其旦雨也,寸云未布而蚁蚓移矣。巢居知风,穴处识雨,风雨方至,而乌虫应之。太白晖芒,鸡必夜呜。火精光盛,马必晨惊。鸡为兑金,

  兑为金,主鸡也。

  金为兵精,马者离畜,

  离为火,主马也。

  火为武神,干戈日一兴。

  逆勃之象也,倒悬人首于戈上,为之孚首者也。

  介驷将动,

  介甲而禽兽应之。

  鼇呜于野,鼇应于渊,腾蛇雄呜于上风,雌呜于下风,而化成形,以斯至精相应,不待召而自感者,类之所应也,若呼之与响,形之与影。故抱薪救火,燥者先燃;平地注水,湿者先濡,弹角则目摇,鼓舟而波涌,物以类相感,神以气相化也,岂以人情者哉。

  刘子卷之九竟

  刘子卷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