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10 行:四库本作‘用’。

  #11 大:四库本作‘所’。

  #12 泰:四库本作‘坦’。

  #13 正定:四库本作‘于是’。

  #14 泰:四库本作‘坦’。

  #15 诸所为作,皆悉梦幻:四库本作‘诸所为,皆知是梦幻’。

  #16 溥:四库本作‘博’。

  #17 一切众生:四库本作‘一华还是’。

  #18 生死之业:四库本作‘生死异果’。

  #19 诸法:四库本作‘幻生’。

  #20 生:四库本作‘坏’。

  #21 无:四库本无。

  #22 无种:四库本作‘种坏’。

  #23 坏则不生:四库本作‘不生者与生同功,不坏者与坏同体’。

  #24 ‘彼种已灭’四句:四库本作‘彼种己灭而后生,如灭持生牙始生’。

  #25 有芽生者,理则不然:四库本作‘有牙生,于理则不然’。

  #26 而有此酪:四库本作‘而有酪不生’。

  #27 是:四库本无。

  #28 有:四库本作‘不’,义更协。

  #29 ‘升玄经’句:四库本作‘上真人曜明问曰’。

  卷七十一内丹卷九十七部语要

  云笈七签卷之九十六

  赞颂歌

  太微天帝君赞大有妙经颂一章

  丹晖映云庭,紫烟光玉林。焕烂七宝花,璀璨瑶灵音。宫商自相和,妙灵开人衿。玄唱种福田,广度无界心。

  天帝君臜大有妙经颂一章

  玄化本无迹,有迹生道宗。遨游九天际,息驾六领宫。道畅虚漠内,灵歌发太空。形感至寂庭,思咏希微通。

  太帝君赞大有妙经颂一章

  翳翳元化初,渺渺晨霞散。太寂空玄上,寥朗二仪判。凝精抱空胎,结化孕灵观。含真颐神内,倏欻启冥旦。始悟忧促龄,运交反天汉。

  老君本生经颂一章

  众生之本际,寂然无起灭。弱丧迷其根,自与真源别。妄作善恶缘,祸福报无绝。欲得苦海倾,当使爱河竭。守一固专柔,持此无疵缺。正智通群#1有,妙慧摧诸结。万行混同归,三乘泯殊辙。真静离尘垢,清凉无恼热。

  太上智慧佪玄经颂一章

  灵仙乘庆霄,驾龙蹑玄波。洽真表嘉祥,濯足入#2天河。福应不我期,故能释天罗。道德冠三界,地网亦以过。感遇灵真会,净慧经莲华。

  太上智慧经赞一章

  学仙绝华念,念念相因积。去来乱我神,神躁靡不历。灭念停虚闲,萧萧入空寂。请经若饥渴,持志如金石。保子飞玄路,五灵度符籍。

  本愿大戒经颂一章

  学仙行为急,奉戒制情心。虚夷正气居,仙圣自相寻。若不信法言,胡为栖山林。

  玉皇授欻生大洞三十九章与登龙台歌二章

  其一

  飚飚三霞领#3,恛刚七元盖。八景入太元,飞洒九天外。琼扉生景云,灵烟绝幽蔼。西宫咏《洞玄》,清唱扶桑际。守雌森峰间,玄吟五老会。欻生有心哉!与尔结中带。

  其二

  匏河振沧茫,天津鼓万流。八风驾神霄,缅缅虚中游。咏洞神明唱,音为汝玄投。欻生必至行,肘伏尘中趋。可为苦心哉!当告尔所求。

  西王母授紫度炎光神变经颂三篇

  其一

  啸歌九玄台,崖岭凝悽端,心理六觉畅,目弃尘滓氛#4。流霞耀金室,虚堂散重玄。积感致灵降,形单道亦分。倏欻盼万劫,岂觉周亿椿。

  其二

  秀圃蔚神阶,朱扉琼林庭。流风鼓空洞,玉籁乘虚鸣。紫烟缠曲户,丹晖映绿軿。飞旗欎玄盖,羽节耀紫清。登景九霄际,遨游戏凤城。顾爱幽境子,一乐同朝生。

  其三

  腾辔控朗晖,宴景洞野外。流浪寻灵人,合形庆霄际。手披朱岛户,朗若神冲泰。金阙郁嵯峨,清景无尘秽。解衿玄阅台,适我良愿会。脱屣三涂难,保炼固年迈。

  灵宝真一自然太上玄一真人颂一章

  众妙出洞真,焕烂#5 曜太清。奉者号仙人,体无永长生。逍遥戏玄虚#6 ,宫殿罗无形。蒨粲七宝林,晃朗日月精。龙鳞交横驰,凤凰翔悲鸣。太上治紫台,众真诵洞经。捻香稽首礼,旋行遶宫城。三周归高座,道王为应声。人主弘至道,天下普安宁。

  太上弘道颂一章

  太上玄虚宗,弘道尊其经。俯仰已得仙,历劫无数龄。巍巍太真德,寂寂因无生。霄景结空构,乘虚自然征。日月光炳灼,安和乐未央。

  方诸宫东华上房灵妃歌曲一章

  紫桂植瑶园,朱华声悽悽。月宫生蘂渊,日中有琼池。左拔员灵曜,右掣丹霞晖。流金焕绛庭,八景绝烟回。绿盖浮明朗,控节命太微,凤精童华颜,琳腴充长饥。控晨挹太素,乘欻翔玉墀。吐纳六虚气,玉嫔挹巾随。弹征南云扇,香风鼓锦披。叩商百兽舞,六天摄神威,倏欻亿万椿,龄纪郁巍巍。小鲜未烹鼎,言我巖下悲。

  青童大君常吟咏一章

  欲植灭度根,当拔生死栽。沉吟堕九泉,但坐惜形骸。

  太虚真人常吟咏一章

  观神载形时,亦如车从马。车败马奔亡,牵连一时假。哀世俱#7识此,但是惜风火。种罪天纲上,受毒地狱下。

  西城真人王君常吟咏一章

  形为彼神舟,泊岸当别去。形非神常宅,神非形常载。徘徊生死输,但苦心犹豫。

  小有真人王君常吟咏一章

  失道从死津,三魂迷生道。生生日已远,死死日已早。悲哉苦痛客,根华已颠倒。起就零落尘,焉知反枯老。

  已上四首诗,去月秋分日,瑶台大会,四君吟此言,以和《玄钧》、《广韶》之絃声。右英夫人说此。

  郭四朝常乘小船游戏塘中叩船而歌四首

  其一

  清池带灵岫,长林郁青葱。玄鸟翔幽野,悟言出从容。鼓檝乘神波,稽首希晨风。未获解脱期,逍遥丘林中晨风谓上清玉晨之风,非《毛诗》所称鸠彼晨风之鸟也。

  其二

  浪神九陔外,研道遂全真。戢此灵凤羽,藏我华龙鳞。高举方寸物,万吹皆垢尘。顾哀朝生蟪,孰尽汝车轮女宠不蔽席,男爱不尽轮。朝生,蜉蝣也。以喻人之在世,易致消歇?

  其三

  游空落非飚,灵步无形方。圆景焕明霞,九凤唱朝阳。挥翮扇天津,晻蔼庆云翔。遂造太微宇,挹此金棃浆。逍遥玄陔表,不存亦不亡。玄陔,九陔也。皆八极之外,九霞之顶名也。飞登木星,亦云朗东阳之陔。故若士语卢敖云:与汗漫期于九陔之上也。

  其四

  驾欻舞神霄,披霞带九日。高皇齐龙轮,遂造北华室。神虎洞琼林,风云合成一。开阖幽冥户,灵变玄迹灭四朝为玉台,执盖郎,故云:高皇齐轮。

  保命仙君告许虎牙杜广平常喜歌一章

  杜契字广平,隐居华阳。

  淳景翳广林,暧日东霞升。晨风儛六烟,勃郁八道腾。五岳何必秀?名山亦足陵。矫首蹑洞阜,栖心濳中兴。吐纳胎精气,玄白谁能胜?

  西王母宴汉武帝上元夫人弹云林之璈歌步虚之曲一章

  昔涉玄真道,腾步登太霞。负笈造天关,借问太上家。忽过紫微垣,真人列如麻。渌景清飚起,云盖映朱葩。兰宫敞珠扇,碧空启琼沙。丹台结空构,暐晔生光华。飞凤隄甍峙,烛龙倚逶蛇。玉胎来绛芝,九色纷相拏。挹景练仙骸,万劫方童牙。谁有寿前终?扶桑不为查。

  西王母又命侍女田四妃答歌一章

  晨登太灵宫,挹此八玉#8兰。夕入玄元阙,采蘂拨琅玕。濯足匏瓜河,织女立津盘。吐纳挹景云,味之当一餐。紫微何济济,琼输服朱丹。旦发汗漫府,暮宿句陈垣。去之道不同,且各体所安。二仪复犹存,奚疑亿万椿。莫与世人说,行尸言此难。

  王母赠魏夫人歌一章并序

  夫人既白日升晨,在王屋山时,九微元君、龟山王母、三元夫人双礼珠、紫阳左仙石路成,太极高仙伯延盖公子、西成真人王方平、太虚真人南岳赤松子、桐栢真人王子乔等,并降夫人,小有清虚上宫绛房之中,时夫人与王君为宾主焉。设琼酥绿酒,金觞四奏,各命侍女陈曲成之钧。于是王母击节而歌:

  驾我八景舆,欻然入玉清。龙裙拂霄汉,虎旂摄朱兵。逍遥玄津际,万流无暂停。哀此去留会,劫尽天地倾。当尽无中景,不死亦无生。体彼自然道,寂观合太冥。南岳挺真翰,玉映曜颖精。有任靡期事,虚心自受灵。嘉会绛河内,相与乐未央。

  双礼珠弹云璈而答歌一章

  玉清出九天,神馆飞霞外。霄台焕崖峨,灵夏秀蔚翳。五云兴翠华,八风扇绿气,仰吟《消魔》咏#9,俯研智与慧。万真启晨景,唱期绛房会。挺颖德音子,神映乃拂沛。天岳凌空构,洞台深幽邃。游海悟井隘,履真觉世秽。舞轮宴重空,筌鱼自然废。回我大椿罗,长谢朝生世。

  高仙盼游洞灵之曲一章并序

  玉皇又命欻生入隐室,见上清元君、龟山君。于是二真乃各命侍女王延贤、于广运等弹云林琅玕之璈,侍女安德音、范四珠击昆明之筑,侍女左抱容、韩能宾吹凤鸾之箫,侍女赵运子、李庆玉拊流金之石,侍女辛白鹄、郑辟方、燕婉来、田双连等四人合歌。

  玉室焕东霞,紫辇浮绛晨,华台何盼目,北宴飞天元。清净太无中,眇眇蹑景迁。吟咏《大洞》章,唱此《三九》篇。曲寝大漠内,神王方寸间,寂室思灵晖,何事苦山林。须臾变衰翁,回为孩中颜。

  四真人降魏夫人歌共五章并序

  四真人降魏夫人静室,教神真之道,授《黄庭》等经,因设酒肴,四真吟唱。太极真人先命北寒玉女宋联消弹九气之璈,方诸青童又命东华玉女燕景珠击西盈之钟,扶桑赐谷神王又命云林玉女贾屈庭吹凤唳之箫,清虚真人又命飞玄玉女鲜于灵金拊九合玉节。于是太极真人发《飞空》之歌一章。

  丹明焕上清,八风鼓太霞。回我神霄辇,遂造玉岭阿。咄嗟天地外,九围皆吾家。上采日中精,下饮黄月华。灵观空无中,鹏路无间邪。顾见魏贤安,浊气伤尔和。勤研玄中思,道成更相过。

  方诸青童歌一章

  太霞扇晨晖,九气无常形。玄辔飞霄外,八景乘高清。手把玉皇袂,携我晨中生。盼观七曜房,朗朗亦冥冥。超哉魏氏子!有心复有情。玄挺自嘉会,金书东华名。贤安密所研,相期旸谷汧。

  次扶桑神王歌一章

  晨启太帝室,超越匏瓜水。碧海飞翠波,连岑赤岳峙。浮轮云涛际,九龙同辔起。虎旗郁霞津,灵风翻然理。华存久乐道,遂致高神拟。拔徙三缘外,感会乃方始。相期阳洛宫,道成携魏子。

  次清虚真人歌二章

  其一

  驾欻控清虚,徘徊西华馆。琼林既神杪,虎旂逐烟散。慧风振丹旖,明烛朗八焕。解襟庸房里,神铃鸣蒨粲。栖景若林柯,九絃玄中弹。遗我积世忧,释此千年叹。怡盼无极已,终夜复待旦。

  其二

  紫霞儛玄空,神风无纲领。欻然满八区,祝尔豁虚静。八窗无常朗,有冥亦有炅。洞观三丹田,寂寂生形景。凝神挺相遇,云姿卓铄整。愧无郢石运,盖彼自然颖。勤密摄生道,泄替结灾眚。灵期自有时,携袂乃俱上。

  人间可哀之曲一章并序

  太子文学陆鸿渐,撰《武夷山记》云:武夷君,地官也,相传每于八月十五日,大会村人于武夷山上,置幔亭#10,化虹桥,通山下。村人既往,是日,太极玉皇、太姥魏真人、武夷君三座空中,告呼村人为曾孙,汝等若男若女呼坐。乃命鼓师张安凌槌鼓木槌也,赵元胡拍副鼓,刘小禽坎苓鼓,曾少童摆兆鼓,高知满振嘈鼓,高子春持短鼓,管师鲍公希吹横笛,板师何凤儿抚节板。次命絃师董娇娘弹箜篌,谢英妃抚掌离荜篥。吕阿香戛圆腹琵琶,管师黄次姑噪悲栗荜篥,秀琰鸣洞萧,小娥运居巢笙也,金师罗妙容挥撩铫铜钹也。乃命行酒,须臾酒至,云酒无谢。又命行酒,乃令歌师彭令昭唱《人间可哀》之曲,其词曰:

  天上人间,会合疏稀。日落西山兮!夕鸟归飞。百年一饷兮!志与愿违。天宫咫尺兮!恨不相随。

  巴谣一章并序

  秦始皇三十一年九月庚子,茅盈高祖蒙于华山之中,乘云驾鹤,白日升天。先是时有《巴谣歌》曰:

  神仙得者茅初成,驾龙上升入太清,时下玄洲戏赤城。继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学之臈嘉平。

  杨羲真人梦蓬莱仙公洛广休召四人各赋诗一章

  石安庆先作诗一章

  灵山造太霞,竖巖绝霄峰。紫烟散神州,乘飚驽白龙。相携四宾人,东朝桑林公。广休年虽前,壮气何蒙蒙?实未下路让,推年以相崇。

  次张诱世作诗一章

  北游太漠外,来登蓬莱阙。紫云构灵宫,香烟何郁郁!美哉洛广休,久#11在论道位。罗骈真人座,齐观白龙迈。离式四人用,何时共解带?有怀披襟友,欣欣高晨会。

  次许玉斧作诗一章

  游观奇山巘,漱濯沧流清。遥睹蓬莱间,屹屹冲霄冥。五芝被绛喦,四阶植琳琼。纷纷灵华散,晃晃焕神庭。从容七觉外,任我摄天生。自足方寸里,何用白龙荣。

  次丁璋宁作诗一章

  玄山构沧浪,金房映灵轩,洛公挺奇尚,从容有无间。形沈北寒宇,三神接九天,同寮相率往,推我高胜年。弱冠石庆安#12,未肯崇尊贤。嘲笑蓬莱公,呼此广休前。明公将何以,却此少年翰?

  吴天王夫差书一章并序

  《天文五符》云:仙人乐修门于劳盛山上,刻石作《五符文》。

  玄津流绛波,昆碧映琅山。朝日控晨辉,荟艳何婉娫!游云落太阳,飚景凌三天。《灵宝》曜九虚,幽明钟山间。夏禹登八窗,散气响金兰。因枝振玉条,绿波讨洪源。扶质立灵干,垂叶以结繁。渺邈龙凤迹,焕烂九天翰。仰挹三辰精,保身永长安。俯漱五华液,还复反童颜。腾神温凉宫,岂知热与寒。千秋似清旦,万岁犹日半。鼓翼空洞上,要我灵宝官。棼棼五帝驾,俱会景漠端。相问饥与渴,玄泉饶流丹。永仙方寸内,八遐无易难。顾闻朱门臭,当涂中有难。铭碣劳巖阴,穴岫可稽盘。

  辛玄子诗三首并序

  玄子字延期,陇西定谷人也。汉明帝时,谏议大夫、上洛云中赵国三郡太守辛隐之子也。

  玄子少好至道,遵奉法戒,先世殃流,享年不永,没命于长津。西王母见我苦行,酆都北帝愍我道心,告敕司命,传檄三官,摄取形骸,还魂复真,使我颐胎,位为灵神。近得度名南宫,定策朱陵,藏精待时,方列为仙。而太帝令见差领东海侯氏更生,又选补禁元中郎将吴越鬼神之司。故来相从,今赠诗三篇,以叙推情之至也。注云:杨君既为吴越司命,董统鬼神。玄子职隶,方应相闻,故先造此诗陈情。

  其一

  畴昔入冥乡,顺驾应灵招。神随空无散,气与庆云消。形非明玉质,玄匠安能雕。蹀足吟幽唱,仰手翫鸣条。林室有逸欢,绝此轩外交。遗景附圆曜,嘉音何寥寥此篇叙事迹之本志也。

  其二

  寂通寄兴感,玄气摄动音。高轮虽参差,万刃#13故来寻。萧萧研道子,合神契灵襟。委顺浪世化,心摽窈窕林。同期理外游,相与静东岑此篇申情寄之来缘也。

  其三

  命驾广酆阿,逸迹幽冥乡。空中自有物,有中亦无常。悟言有无际,相与会濠梁,目击玄解了,鬼神理自忘此篇论人鬼之幽致也。

  云笈七签卷之九十六

  ##1 群:四库本同,丛刊本作‘郡’。

  ##2 入:原作‘八’,丛刊本同,据四库本改。

  ##3 领:丛刊本同,四库本作‘岭’。

  ##4 氛:四库本同,丛刊本作‘气’。

  ##5 焕烂:丛刊本同,四库本作‘灿烂’。

  ##6 玄虚:丛刊本,四库本作‘碧落’。

  ##7 俱:原作‘但’。据四库本改。

  ##8 玉:原作‘王’,丛刊本同,据四库本改。

  ##9 咏:丛刊本作‘诛’,四库本作‘诛’。

  ##10 幔亭:原作‘慢亭’,丛刊本同,据四库本改。

  ##11 久:原作‘人’,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2 石庆安:丛刊本、四库本同,然上文作‘石安庆’,丛刊本、四库本亦同。

  ##13 刃:丛刊本同,四库本作‘仞’。

  卷七十一内丹卷九十七部语要

  云笈七签卷之九十七

  歌诗

  太微玄清左夫人歌一首并序

  太微玄清左夫人,太微之上真也。晋兴宁三年乙丑十二月十七日,与太元真人众真降于句曲金坛真人杨羲之室,吟北淳宫中歌,词曰:

  郁蔼非真墟,太元为我馆。玄公岂有坏,萦蒙孤所难。落凤控紫霞,矫#1辔登晨巘。寂寂无濠涯;晖晖空中观。隐芝秀凤丘,逡巡瑶林畔。龙胎婴尔形,八琼回素旦。琅华繁玉宫,结葩凌巖灿。鹏扇#2绝亿岭,拊翮扶霄翰。西庭命长歌,云璈弃虚弹,八风缠绿宇,丛烟豁然散。灵童掷流金,火微启辞案。三元折腰舞,紫皇挥袂赞。朗朗扇景辉,晔晔长庚焕。超軿耸明刃,下眄使我惋。顾哀地仙辈,何为栖林涧?

  灵凤歌一首并序

  《本行经》云:西方卫罗国王有女,字曰丑瑛,与凤共#3处。于是灵凤常以羽翼扇女。十二年中,女忽有胎。王意而怪之,因斩凤头,埋着长林丘中。女后生女,名曰皇妃,叹而歌曰:

  杳杳灵凤,绵绵长归。悠悠我思,永与愿违。万劫无期,何时来飞?

  于是王所杀之凤郁然而生,抱女俱飞,迳入云中去。

  女仙张丽英石鼓歌一首并序

  《金精山记》云:汉时张芒女,名丽英,面有奇光,不照镜,但对白纨扇如鉴焉。长沙王吴芮闻其异质,领兵自来娉。女时年十五,闻芮来,乃登此山仰卧,披发复于石鼓之下,人谓之死。芒妻及芮使人往视,忽见紫云郁起,遂失女所在,得所留歌一首,在石鼓之上,歌曰:

  石鼓石鼓,悲哉下土。自我来观,民生实苦。哀哉世事!悠悠我意。我意不可辱兮!王威不可夺余志。有鸾有凤,自歌自舞,凌云历汉,远绝尘罗。世人之子,其如我何?暂来期会,运往即乖。父兮母兮!无伤我怀至今石鼓一处黑色直下,状女垂发,时人号为张女发。

  汉初童谣歌一首并序

  汉初,有四五小儿戏于路中。一儿歌曰:

  著青裙,入天门,揖金母,拜木公。

  时人皆莫知之,唯张子房知之,乃往拜焉,曰:此乃东王公之玉童也。言仙人得道升天,当揖金母而拜木公也。自非冲虚登真之子,莫知其津矣!

  萼绿华赠羊权诗三首并序

  萼绿华者,仙女也。年二十许,上下青衣,颜色绝整。以晋穆帝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夜降于羊权家,自云是南山人,不知何山也。自此一月辄六过其家。权字道舆,即晋简文帝黄门郎羊欣之祖也。权及欣皆濳修道要,耽玄味真。绿华云:我本姓杨。又云:是九嶷山中得道女罗郁也。宿命时曾为其师母毒杀乳妇,玄洲以先罪未灭,故暂谪降臭浊,以偿其过。赠权诗一篇,并火澣布手巾一条,金玉条脱各一枚。条脱似指环而大,异常精好。谓权曰:慎无泄我下降之事,泄之则彼此获罪。因曰:修道之士,视锦诱如弊帛,视爵位如过客,视金玉如瓦砾。无思无虑,无事无为。行人所不能行,学人所不能学,勤人所不能勤,得人所不能得。何者?世人行嗜欲,我行介独;世人学俗务,我学恬漠;世人勤声利,我勤内行;世人得老死,我得长生。故我今已九百岁矣。授权尸解药,亦隐影化形而去,今在湘东山中。绿华初降,赠诗曰:

  其一

  神岳排霄起,飞峰郁千寻。寥笼灵谷虚,琼林蔚萧森。羊生标美秀,弱冠流清音。栖情庄惠津,超形象魏林。扬彩朱门中,内外迈俗心。

  其二

  我与夫子族,源冑同渊池。宏宗分上业,于今各异枝。兰金因好著,三益方觉弥。

  其三

  静寻欣斯会,雅综弥龄祀。谁云幽鉴难?得之方寸里。翘想樊笼外,俱为山巖士。无令腾虚翰,中随惊风起。迁化虽由人,藩羊未易拟。所期岂朝华,岁暮于吾子。

  九华安妃赠杨司命诗二首并序

  九华安妃者,晋兴宁三年乙丑六月二十五日夜,与紫微王夫人降金坛杨羲家。妃著云锦裙,上丹下青,文彩光鲜,腰中有绿绣带,系十余小铃,铃作青黄色,更相参间。左带玉珮,亦如世间珮,但几小耳。衣服鯈鯈有光,照眠室内。如日中映视云母形也。云发鬃鬓,整顿绝伦,顶中作髻,余发垂下至腰,指着金环,白珠约臂,年可十三四许。左右有二侍女,一著青衣,带青章囊,手持一锦囊,长一尺二寸,盛书,书当十许卷,以白玉检检囊口,检上刻字云《玉清神虎内真紫元丹章》。其一侍女著青衣,捧白箱,以绛带束络之,白箱似象牙形。侍女年可十七八许,整饰非常。妃及侍者颜容莹朗,鲜彻如玉,五香芬馥,如烧香婴气也。初来入户,在紫微夫人后行,夫人启之,始乃见告曰:今日有贵客来。于是杨君起立。紫微曰:可不须起,但当共坐,自相向作礼耳!于是就坐,相礼毕,紫微曰:此即上真元君金台李夫人之少子也。太虚元君昔遣诣龟山学上清道,道成,受太上书,署为紫清上宫九华真妃也,赐姓安名郁嫔字虚箫。紫微问杨君:世曾见有此人否?答曰:灵真高秀,无以为喻。妃手中先握三枚枣,色如干枣而形长大,亦不作枣味,食之无核,味似梨,而妃、夫人、杨君各食一枚。妃问:君年几?答:三十六,庚寅岁九月生。妃曰:君师南真夫人,司命秉权,道高妙备,寔德之宗也。闻君德音甚久#4,不期今日契冥运之会。君答:以沈湎下俗,尘染其质,高卑云邈,无缘禀敬,猥亏灵降,欣踊罔极。唯蒙启训,以祛其闇,济其兀兀,夙夜所愿也。妃曰:君今语不得有谦饰之词,谦饰殊非事宜。良久,命杨染笔,为诗毕,妃取视之,曰:今以相赠,以宣丹心,若意中有不解者,自可征访耳。诗曰:

  其一

  云阙竖空上,琼台炼郁罗。紫宫乘绿景,灵观蔼嵯峨。琅轩朱房内,上德焕绛霞。俯漱灵瓶津,仰掇碧□花。濯足玉天池,鼓枻牵牛河。遂策景云驾,落龙辔玄阿。振衣尘滓际,褰裳步浊波。愿为山泽结,刚柔顺以和。相携双清内,上真道不邪。紫微会良谋,唱纳享福多。

  其二

  驾欻发西华,无待有待间。或眄五岳夆音峰,或濯天河津。释轮寻虚舟,所在皆缠绵。芥子忽万顷,中有昆仑山。小大固无殊,远近同一缘。彼作有待来,我作无待亲。

  中候王夫人诗四首并序

  东华夫人、紫清内传妃,领东宫中候真夫人,亦为紫微之姊,理在沧浪云林宫,晋兴宁三年乙丑,降金坛杨羲之家,云:灵王有子三十八人,子晋太子也。师事嵩岳浮丘公,白日升天,中候名观香,字众爱,是宋姬子,于子晋为别生妹。子晋兄弟五人,妹二人,凡七人得道。弟眉寿,即观香同母兄也。是夕,裴清灵真人、王桐柏真人、昭灵李夫人、紫微王夫人、右英王夫人、南岳魏夫人同降。中候所受修真之道,与定录同,□曰:凤巢高木,素衣衫然#5,履顺思贞,凝心虚玄。五公石腴,彼体所便,急宜服之;可以少颜。三八令明#6,次行玄真,解驾偃息,可诵洞篇。琼刃应数,精心高栖,隐嘿沈闲,正气不亏。木散除疾,是汝所宜,次服□饭,兼谷勿违。益髓除患,肌肤充肥,然后登山,咏洞讲微。寅兽白齿,亦能见机,遂得不死,过度壬辰。偃息盛木,玩执周书,太极植简,金名西华。与服#7可否,自应灵符,理契同神#8,原厥洞相求此解许长史名穆字思玄,及玉斧虎牙名字,劝修习服饵。众真为诗,中候吟曰:

  其一

  龙旗舞太虚,飞输五岳阿。所在皆逍遥,有感兴冥歌。无待喻有待,相遇故得和。沧浪奚足辽,玄井不为多。郁绝寻步间,俱会四海罗。岂若绝明外,三劫方一过。

  其二

  八涂会无宗,乘运观嚣罗。化浮尘中际,解衿有道家。眄烟忽未倾,携真造灵阿。虚景磐琼轩,玄钧作凤歌。适路无轨滞,神音儛云波。齐德秀玉景,何用世间多?

  其三

  □此毕,吟良久,复□曰。

  但观夷天真,去累纵众情。体寂废机驷,崇有则摄生。焉得齐物子!委运任所经。

  其四

  登軿发东华,扇飚儛太玄。飞辔腾九万,八落亦已均。暂眄山水际,窈窕灵岳间。同风自齐气,道合理亦然。龙芝永遐龄,内观摄天真。东岑可长静,何为物所缠?

  方丈台昭灵李夫人诗三首并序

  方丈台东宫昭灵李夫人者,即北元中玄道君李庆宾之女、太保玉郎李灵飞之妹也。以汤时得道,白日升天,受书为东宫昭灵夫人,治方丈台第十三朱馆中。东晋哀帝兴宁三年乙丑八月二十二日夜,降于真人杨羲之家。夫人著紫锦衣,带《神虎符》,握流金铃,年可十三四许。有两侍女,年可二十一二,名隐晖,皆青绫衣,捧白玉箱二枚,青带络之,题曰《太上帝章》,一曰《太上玉文》。夫人带青色绶,如世人带章囊状,隐章当长五丈许,三四尺。与上元夫人、紫微夫人、右英夫人,诸真同降,临去作诗曰:

  云墉带天构,七气焕神凭。琼扉启晨鸣,九音绛枢中。紫霞与朱门,香烟生绿窗。四驾舞虎旗,青軿掷玄空。华盖随云列,落凤控六龙。策景五岳阿,三素眄君房。适闻躁秽气,万浊污我胸。臭物薰精神,嚣尘互相冲。明玉皆璀烂,何独盛得躬?高揖苦不早,坐地自生虫。

  其年九月三日复降,又歌曰:

  纵酒观群慧,倏欻四落周。不觉所以然,实非有待游。相遇皆欢乐,不遇亦不忧。纵影玄空中,两会自然畴。

  十二月一日夜,南岳夫人又吟寄许玉斧诗曰:

  飞轮高晨台,控辔玄垄隅。手携紫皇袂,倏忽八风驱。玉华翼绿帏,青裾#9扇翠裙。冠轩焕崔鬼,珮玲带月珠。薄入风尘中,塞鼻逃当除。臭腥凋我气,百阿令心徂。何不飚然起,萧萧步太虚?

  南极王夫人授杨羲诗三首并序

  南极王夫人,王母第四女也。名林,字容真,一号南极紫元夫人,或号南极元君,理太丹宫,受书为金阙圣君、上保司命。汉平帝时,降于阳洛山石室之中,授清虚真人、小有天王王褒字子登《太上宝文》等经三十一卷。夫人年可十六七许,著锦帔,青羽裙,左佩虎书,右带挥灵,形貌真正,天姿晻蔼。乘羽宝之车,驾以九龙,女骑九千。居渤阳丹海,长高山中,主教当为真人者。晋兴宁三年乙丑,降真人杨羲之家,与真人同会,因吟授羲曰:

  其一

  控飚扇太虚,八景飞高清。仰浮紫晨外,俯看绝落瞑。玄心空同间,上下弗流停。无待两际中,有待无所管。体无则能死,体有则摄生。东宾会高唱,二待何足争东宾,东岳上卿大茅君也?

  其二

  命驾玉锦轮,儛辔仰徘徊。朝游朱火宫,夕宴夜光池。浮景清霞杪,八龙正参差。我作无待游,有待辄见随。高会佳人寝,二待互是非。有无非有定,待待各自归。

  其三

  是岁六月二十三日夜,南极夫人又吟授杨君曰:

  林振须类感,云郁待龙吟。玄数自相求,触节皆有音。飞軿出西华,总辔忽来寻。八遐非无娱,同咏理自钦。悼此四维内,百忧常在心。俱游北寒台,神风开尔襟。

  紫微王夫人诗一十七首并序

  紫微夫人名青娥,字愈音,王母第二十女也。昔降授《太上宝神经》与裴玄仁,裴得道,拜清灵真人。晋兴宁三年乙丑六月,降杨羲之家。时与太元真人、桐栢真人、右英夫人、南岳夫人同降,言夫人位为紫微宫左夫人,镇羽野玄陇之山上宫,主教当成真人者。是夕,真人会右英夫人,歌修真之事。夫人答歌曰:

  乘飚九天,息驾三秀岭。有待徘徊盼,无待固当静。沧浪奚足劳,孰若越玄井?

  又吟曰:

  龟阙郁巍巍,墉台落月珠。列坐九灵房,叩嗷吟太无。玉箫和我神,金醴释我忧。

  又吟曰:

  宴酣东华内,陈钧千百声。青君呼我起,折腰希林庭。羽帔扇翠晖,玉佩何铿零!俱指高晨殿,相期象中冥。又叙玄陇之游,吟曰:

  超举步绛霄,飞飚北垄庭。神华映仙台,圆曜随风倾。启晖挹丹元,扉景餐月精。交袂云林宇,浩轸还童婴。萧萧寄无宅,是非岂能营?世网自扰竞,安可语养生?

  九月六日夕,云林又降,命杨君染笔喻作,吟曰:

  解轮太霞上,敛辔造紫丘。手把八天气,纵身空中浮。一眄造化纲,再视索高畴。道要既已是,可以解千忧。求真得良友,不去复何求?

  吟此令示许长史穆及郗方回。又吟曰:

  紫空朗玄景,玄宫带绛河。济济上清房,灵台焕嵯峨。八舆造朱池,羽盖倾霄柯。震风回三晨,金铃散玉华。七辔降九陕,宴眄不必家。借问求道子,何事坐尘波?岂能栖东秀,养真收太和?

  亦令示许与郗。十月十八日又与众降,命杨君书曰:

  左把玉华盖,飞景蹑七元。三晨焕紫辉,竦眄抚明真。变踊期须臾,四面皆已神。灵发无涯际,勤思《上清》文。何事坐横途?令尔感不专。阴疴失玄机,不觉年岁分。

  徐谓杨君曰:夫令勤者勤其事,耽其玄微耳!慎者亦触类而作也。学道之难,不可书矣!有耻鄙之心者,于道亦辽乎!灌秉然后可贵耳!贤者之举,自更始尔,今且当内忘也。因吟曰:

  玄清眇眇观,落景出东渟。愿得绝尘友,萧萧罕世管。

  吟此再三,又曰:

  灵人隐玄峰,真人韬云来。玄唱非无期,妙应自有待。岂期虚空寂,至韵固常在。携襟登羽宫,同宴广寒裹。借问朋人谁?所存惟玉女。

  吟竟曰:卓云虚之骏,抗翮于崆峒之上。斯人#10也,岂不长挹南面,求谢千乘乎!二月三十日吟一章曰:

  褰裳济渌河,遂见扶桑公。高会太林墟,赏宴玄华宫。信道苟淳笃,何不栖东峰此亦叙方诸东华之胜也?

  四月十四日又作七章,词曰:

  其一

  控景始挥津,飞飚登上清,云台郁峨峨,阊阖秀玉城。晨风鼓丹霞,朱烟洒金庭。绿叶灿玄峰,紫芝巖下生。庆云缠丹炉,炼玉飞八琼。宴眄广寒宫,万椿愈童婴。龙旗启灵电旗音斤。虎旗征朱兵。高真回九曜,洞观均濳明。谁能步幽道?寻我无穷龄。

  其二

  翳蔼紫微馆,郁台散景飚。鸾唱华盖间,凤钧导龙轺。八狼携绛旌,素虎吹角箫。云勃写灵宫,来适尘中嚣。解辔佳人所,同气自相招。寻宗须臾顷,万龄乃一朝。椿期会足衰,劫往岂足辽?真真乃相目,莫令心徂抄。虚刀挥至空,鄙滞五神愁。

  其三

  朝启东晨晖,飞軿越沧溟。山波振青涯,八风扇玄烟。回眄易迁房,有怀真感人。三金可游盘,东岑宜永甄。纷纷当途中,孰能步生津?

  其四

  飘飖八霞岭,徘徊飞晨盖。紫軿腾太虚,晒眄九虚外。玉箫激景云,灵烟绝幽蔼。高仙宴太真,清唱无涯际。去来山岳庭,何事有待迈?

  其五

  神玉曜灵津,七元焕神扉。虚迁方寸里,一跃登太微。妙音乘和唱,高会亦有机。齐此天人眄,协彼晨景飞。总辔六合外,宁有倾与危?

  其六

  薄宴尘飚岭,代谢绿还归。奚识灵劫期?顾眄令人悲。

  其七

  云草廕玄方,仰感旋曜精。诜诜繁茂萌,重德必克昌。

  云笈七签卷之九十七

  #1 矫:原作‘娇’,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 扇:丛刊本同,四库本作‘飞’。

  #3 共:四库本同,丛刊本作‘其’。

  #4 久:原作‘人’,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5 衫然:丛刊本同,四库本作‘毵然’,本书卷一百零六作‘炳然’。

  #6 令明:本书卷一百零六作‘合明’。

  #7 与服:本书卷一百零六作‘学服’。

  #8 理契同神:本书卷一百零六作‘理契同归’,‘神’字属下句。

  #9 锯:原作‘裙’,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0 人:丛刊本、四库本作‘文’。

  云笈七签卷之九十八

  诗赞辞

  太真夫人赠马明生诗二首并序

  太真夫人者, 王母之小女也。年可十六七,名婉罗,字勃遂。事玄都太真,有子名三天,太上府司直,总糺天曹之遗,此地上之卿佐。年少,好委官游逸,虚废事任。有司奏劾,以不亲局察,降主东岳,退真王之编,司鬼神之帅,五百年,一代其职。夫人因来视之,励其后使修守政事,以补其过。道过临淄,值县小吏和君贤为贼所伤,当时殆死。夫人见而愍之,问其何伤乃尔?君贤以实对。夫人曰:汝所伤乃重,刃关于肺,五脏泄漏,血凝绛府,气激肠外,此将死之急也,不可复生,如何?君贤知是神人,叩头求哀,乞赐救护。夫人于肘后筒中,出药一丸,大如小豆,即令服之。登时而愈,血绝疮合,无复惨痛。君贤再拜跪日:贫家不足以谢,不知何以奉答恩施?唯当自展驽力,以报所受耳。夫人曰:汝必欲谢我,意亦可佳,可见随去否?君贤乃易姓名,自号马明生,随夫人执役。

  夫人还入东岳岱宗山峭壁石室之中,上下悬绝,重巖深隐,去地千余丈。石室中有金牀玉几,珍物奇璋,乃人迹所不能至处也。明生初但欲学金疮方,既见其神仙来往,乃知有不死之道,旦夕供给扫洒,不敢懈倦。夫人亦以鬼怪虎狼眩惑众变试之,明生神情澄正,终不恐惧。又使明生他行别宿,因以好女于卧息之间,调戏亲接之。明生心坚志静,固无邪念。夫人或行,去十日五日还,或一月二十日还,见有仙人宾客乘龙麟驾虎豹往来。或有拜谒者,真仙弥日盈坐。客到,辄令明生出外别室,或立致精细厨食,肴果非常,香酒奇浆,不觉而#1至,不可目名。或呼明生坐,与之同饮食。又闻空中有琴瑟之音,歌声宛妙。夫人亦时自弹琴瑟,有一弦而五音并奏,高朗响激,闻于数里。众鸟皆为集于岫室之间,徘徊飞翔,驱之不去。逮天人之乐,自然之妙也。夫人栖止,常与明生同石室中而异榻耳。若幽寂之所,都唯二人。或行去,亦不道所往之处。但见常有一白龙来迎,夫人即著云光绣袍,乘白龙而去,其袍专是明月珠缀着衣缝,带玉珮,戴金华太玄之冠,亦不见有从者。既还,即龙自去,不知所在。石室玉状之上,有紫锦被褥,绯罗之帐中,有服玩之物,瑰金函奁,玄黄罗列,非世所有,不能一一知其名也。两卷素书,上题曰《九天太上道经》。明生亦竟不敢发舒视其文也。唯供给洒扫,守巖室而已。至于服玩,亦不敢窃闚之,亦不敢有所请问。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