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某胎生肉人,枯骨子孙。生长浊世,染乱罪考。宿行积咎,祸高丘陵。天启其衷,得闻圣化。心开改迹,好生乐道。仰慕灵感,思求真应。庶蒙清荡,以延性命。常舍秽率善,愿为种民。钻求遐年,当须天启。登山履川,亦赖灵助。注心道门,不敢携贰。并仰贡方,物自辅信。诚以今即日,受《五岳真形》,藏戢一已,与之终始。五八有期,永无中泄。传授相亲,爱护同炁。蠲齐荣辱,天科所祐。不敢慢惰,抵犯禁纲。遵受#7法诀,付之于心。谨清斋告祭,以为其始,唯即一列上,三天章奏太上。除某三尸,登书生录。刻题玉札,缄之绛府。五方灵岳,各遣五神。千百山川,时差侍官。营守图,永防护。某身使长生永存,寿延亿千。

  晋鲍靓施用法

  靓按《黄帝九籥玉匮内真玄文》,此书是三天太上撰次所出。曾闻之于先达也,言西王母紫兰宫室,通划此象,在诸宫墉玉女仙人服衣,皆以此形划之。昔遣中黄太一,以此图下授名山隐逸有仙录者,结约五八之年而传也。自无运命之遇,莫见其篇目矣。如鲁女生山中,受之皆此也。仙人玄道士佩此类文,入山林川泽,所经诸#8灵神,皆出郊境奉迎焉。然五岳各有所部,东方之山则属东岳;其西岳、南岳、北岳亦同。唯平地、江河、淮水及中央之山陵,皆统之中岳之部也。诸入山采八石、石象、石脑、流丹珠、飞节、黄子,石髓、桂英、芝草诸神药,自无《五岳》佩之,此仙物终不可得也。欲佩之法,以青为缯,或用白为缯,或盛以紫囊,或带之头上,或带之心前,或肘后。山无大小,皆有灵神。神来见形,自称某山某甲来迎拜也。是太上真人以为竹使策文,五岳卫此图书,如今世人二监司之章节状,所以丘山之神而来拜谒也。受付之法,限之四十年一传,歃血委誓而约。人有此文在家者,五岳君各遣五神来奉卫图文,所居山川源泽诸灵各遣侍人营护子耳。他人僧嫉,谋议口舌、凶逆贼害、及官系子者,五岳所卫二十五神,及山川侍官,即白所居之部岳君,岳君即使鬼物反害彼人自中也。奉之者,不可不净身清神,若行邪乱慢,不尊所受,忽贱灵信,轻侮宗末者,祸至灭家,不可不慎。入山无其《真形》,则众精坏人;采药不得《真形》,则群灵蔽之;为道士不得《真形》,则魂炁不定,三尸乱干;术士不得此文,皆不成。但就有此文以佩身,乃是弥纶众神,横行天地。在家则神人奉卫,汰山则群灵奉迎,采药服芝草则真仙营护,结疫涉害财妖灾自灭尔。乃虚往实来,真验祸福,将有道者,其祕而尊焉!汉元封元年西王母授孝武皇帝#9。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九

  #1 扣:‘通叩’,请求。丛刊本、四库本均误作‘如’。

  #2 ‘后来朱陵食灵瓜’两句:与文意不协,疑为衍文。

  #3 见: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刻’。

  #4 虐:原误作‘雪’,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5 姓口名陵阳:四库本作‘姓延陵名阳’。

  #6 人家: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人间’。

  #7 受: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守’。

  #8 诸:四库本作‘其’,丛刊本作‘书’。

  #9 汉元封元年西王母授孝武皇帝:四库本无。丛刊本此下有‘勿令有见之者矣。皆内视临闭目而存也’十六字。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八十

  符图

  洞玄灵实三部入景二十四住图

  大运告期,赤明开光,三景朗焕,五劫始分。元始天尊与十方大圣、至真尊神、无极太上大道君、飞天神人、玄和玉女、无鞅之众,同坐南浮洞阳上馆栢陵舍中,清淡空泊,素语自然。灵音十合,妙唱开真,诸天欢乐,日月停轮。星宿默度,九天徊关。河海静波,山岳吞烟。龙麟踊跃,人神欢焉。是时,太上无极道君稽首作礼,上白天尊:今日侍坐,太漠开昏。无极世界,一切见明。法音遐振,泽被十方。过泰因缘,劫劫化生,转轮圣位,任居总真。方当玄御,部判六天。考劫理运,料度种民。推筭长夜,检实三官。役劳任重,懽戚难言。敢附灵风,回响披心。前与元始天王俱于长桑碧林园中,闻天尊并告大圣尊神云:洞玄天文灵宝玉奥,有三部八景神二十四图,上应二十四真,中部二十四炁,下镇二十四生。灵章璀璨,妙绝空洞。睹之者,九天书名,金简记录,生死得仙,来运当促,三五伤丧。万兆短命,流洩八难。风刀痛体,五苦备婴。沦于长夜,不睹三光。无知受封,任运死生。抚之生化,痛感人神。今大慈道行,惠泽普隆。伏愿天尊,有以哀矜。冀发玄科,教所未闻。使未见者见,未成者成。福流一切,亿劫恩而蒙训授,辄当承神鼓风,因流阳波,清荡三界,肃检众魔,部正六天,馘斩群邪,安国育民,使阴阳宁,明化既兴,道畅太虚矣。

  于是天尊仰而含笑,有青黄赤三色之气从口中而出,光明彻照,十方内外,无幽无隐,一切晓明。金书紫字,玉文丹章,文䌽焕烂,在三炁之中。三部八景神二十四真,各从千乘万骑,在空玄之上,辅卫灵文。诸天日月,流洒华光。众津交灌,飞香八缠。万圣称庆,一时礼真。天尊告曰:今生一切懽乐,难譬倾心露蕴,情无遗隐。当依玄科,七宝镇灵,黄金为坛,授子神真之道。道尊法重,四万劫一行,下世度人,祕则真降,泄则祸臻。今已相告,明识之焉。太上道君欣喜惶惧,唯北向而立,叉手听命。天尊登命九光太真、十方飞天、侍经玉郎,披九光玉蕴,出金书紫字玉文丹章,《三部八景二十四图》,盛以户玉立空之案,九色之巾,云精空结,飞文锦盖,悬复经上。诸天大圣、无极天尊、飞天神王、三天真人,同时监盟,烧香散花,诵咏灵章,旋行官城,绕经三周,一依旧典,俯仰之格,自然威仪,付度道君。法事粗毕,三景复位,众真退席。是明赤明天中,是男是女,莫不范德,归心信向,皆得度世。

  上皇元年九月二日,后圣李君出游西河,历观八方。值元始天王乘八景玉舆,驾九色玄龙,三素飞云,导从群仙,手把华幡,师子白鹤,啸歌邕邕,浮空而来,同会西河之上,李君稽首请问天王:昔蒙训授天书玉字《二十四图》,虽得其文,未究妙章。虽有图赞,而无其像,修之菴蔼,妙理难详。今遇天尊,喜庆难言,愿垂成就,极其道真。于是天王口吐《洞玄内观玉符》,以授于君。使清斋千日,五香薰体,东向服符。子形神备见,自当洞达,诸疑顿了。李君稽首,奉承教旨,具依天仪,长斋千日,东向服符,三部八景神并见,口吐金书玉字,《二十四图》,空中而明,文彩光鲜,洞彻无穷,罗缕自然,是时,即命主图上仙而画图焉。金书紫字玉文丹章,于此成音。自南极上元、九光太真王夫人、东西二华、南北真公、五岳神仙、清灵真人所受真文并是,后圣所画图像,而各系之焉。

  《真人沐浴东井图》上部第一真

  气颂

  天河灌东井,石景水母精。圆光拂灵曜,玄晖莹高明。元始披重夜,天人逐月生。沐浴兰池上,龙负长庚瓶。金童洒香华,玉女流五星,冠带濯玉津,练度五仙形。体香万神降,乘景登高清。

  《神仙五岳真形图》上部第二真

  气颂

  妙哉元始道,五灵敷真文。上开龙汉劫,焕烂三景分。十部飞天书,安镇五帝神。灵岳承玄宫,郁勃吐宝云。上有不死炁,殖牙练五仙。玉芝玄中奥,体洁自生薰。精思高灵降,交游上帝君。

  《通灵决精八史图》上部第三真

  气颂

  三景吐灵华,晃朗八门开。中有智慧神,被服飞天衣。八史通灵气,玉符洞精微。宝云映玉字,巨兽振天威。焕烂八会宫,纷纷灵人飞。思精招真气,五符生光辉。八景策玉舆,上登入紫微。

  《神仙六甲通灵图》上部第四真

  气颂

  灵宫飞天女,六真宴常阳。抱日负明月,仰摄三晨光。通灵究幽微,洞观朗十方,招致自然厨,五芝六府昌。变化练万神,分形改正容。乘虚步玄都,高奔入空洞。时降金霄人,解衿三素房。携契策飞盖,逍遥升玉京。

  《神仙九宫紫房图》上部第五真

  气颂

  紫房映高清,宫室互相扶。香烟绕日月,飞天翳太虚。至真大圣众,萧条咏羽书。开度诸天劫,尘沙始一周。九气固灵运,长保天地居。精思安能远,紫宫生我躯。

  《元始太清图》上部第六真气颂

  太清无边际,青气郁紫微。灵风迅七宝,琳树何萋萋。紫凤呜长条,龙麟交横驰,太上观十方,诸天整法衣。旋行绕宫城,三周长夜开。若能思灵气,自得乘景飞。

  《神仙真道混成图》上部第七真

  气颂

  荡荡元始初,混沌气未分。三色无中化,回合霭庆云。幽冥生真景,焕落敷灵文。豁朗长夜府,植立天地根。自然妙真气,淳淳气常存。运通九天界,开度诸天门。

  《神仙西升宝箓图》上部第八真

  气颂

  乘运迅灵气,驾景升西宫。之造玉那国,万乘来相从。神魔稽首伏,天王并归降。分金范正法,世恭道德王。故施正真气,别号度一方。是时有道世,称曰福德堂。

  《灵宝神仙图》曰:《上部八真神图》,以洞天元始之气,化生自然八景上真在人身中,致上元生气。精心内思,八真见形,千乘万骑,运致景云,载人上升。

  玉符

  第一景聪明神,名觉元子,字道都,色白。一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一景神。符并朱书。

  第二景发神,名玄父华,字道衡,色玄。《二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二景神。

  第三景皮肤神,名通众仲,字道连,色黄。《三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三景神。

  第四景目神,名灵监生,字道童,五色。《四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四景神。

  第五景项髓神,名灵谟盖,字道周,色白。《五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五景神。

  第六景膂神,名益历辅,字道柱,白玉色。《六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六景神。

  第七景鼻神,名仲龙玉,字道微,青黄白三色。《七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七景神。

  第八景舌神,名始梁峙,字道岐,色赤。《八景玉符》上元洞天炁部八景神。

  《神仙图》曰:《八景神真玉符》,上元洞天自然之气,以部上部八景,镇在人身上元宫中。服之八年,八景见形,为已通达幽微之事,洞观自然,坐在立亡。降致天仙,千乘万骑,云舆羽盖,白日登晨。

  《神仙通微灵化图》中部第一真

  气颂

  大道妙无像,运气凝高真。结空自然生,灵化表三神。朝引五星精,中噏日中津,夕食黄月华,寝卧练五仙。变景随空化,倏欻立自然。

  《神仙蹑灵九天图》中部第二真

  气颂

  萧萧九天气,清澄自高玄。庆云翳重虚,金阙承紫烟。中有太极官,道君罗大千。青林弥众梵,十方并飞天。南陵福德堂,四座皆须宾。散华庆我愿,逍遥无波津。

  《神仙九变图》中部第三真气颂

  妙化因空感,专思通至灵。上食九天气,导引五云精。三日练万神,一日九变形。脱身游九域,游戏三界庭。乘景望太素,灵风扇绿軿。飞烟绕十绝,黄旛召万灵。诸天降羽仪,郁郁入上清。

  《神仙常存图》中部第四真气颂

  默念招幽真,专静神自归。漏尽外应消,正气自夷微。积感妙真降,六府生光辉。玄会空相和,万物应向回。八景浮云盖,焕落迅羽仪。载我大梵外,逍遥乘空飞。

  《神仙守一养身图》中部第五真

  气颂

  导引九天气,摩手熨身形。遏断邪魔迳,莹饰练光明。凤翔通真气,龙超制万灵。辰旦众真会,养身觉神生。恬淡还守一,静思正气停。神备景自飞,高升入上清。

  《神仙守神舍景图》中部第六真

  气颂

  泥丸置魄营,中元抱一宫。丹田三灵府,混合生神王。二关统九天,呼吸日月光。五星奥玄滋,流演六胃充。静思万气归,神安形亦芳。三部八景真,携我入太空。长居天地劫,无始永无终。

  《神仙寂嘿养精守志图》中部第七

  真气颂

  清朝餐五星,专思守泥丸。正中咽日光,默念绛府薰。黄昏导月精,奥灌丹田君。三真生一景,变化形自分。一见万神归,摄气景高奔。上登日月宫,出入观八门。龙汉无终劫,妙哉《灵宝文》!

  《芝英玉女图》中部第八真气颂

  飘飘散灵气,芝英随风回。诸天洒香华,日月灌灵晖。玉女擎金盘,粲粲乘空飞。仰思真颜降,咽芝五神开。导引光明彻,万劫体不衰。

  《灵宝神仙图》曰:《中部八景神图》,以元始灵宝洞玄之气,化生自然,中部八景在人身中中元宫,致中元生气。精思八年,八真见形,千乘万骑,运致神仙羽盖,飞行太空。

  中真一景喉神,名百流放,字道通,九色。《洞玄中元一景》,真符部一景神。

  中真二景肺神,名素灵生,字道平,色白。《洞玄中元二景》,真符部二景神。

  中真三景心神,名焕阳昌,字道明,色赤。《洞玄中元三景》,真符部三景神。

  中真四景肝神,名开君童,字道青,色青。《 洞玄中元四景》 ,真符部四景神。

  中真五景胆神,名龙德拘,字道放,色青黄绿。《洞玄中元五景》,真符部五景神。

  中真六景左肾神,名春元真,字道卿,五色衣。《洞玄中元六景》,真符部六景神。

  中真七景右肾神,名象他元,字道主,白黑色。《洞玄中元七景》,真符部七景神。

  中真八景脾神,名宝无全,字道骞,正黄色。《洞玄中元八景》,真符部八景神。

  《神仙图》曰:《灵宝洞玄中元八景真符》,以部中部八景神真,镇在人身中元宫中。。服之八年,中元八景见形,为已通灵达神,洞观八方,神芝玉浆,五气云牙,身中光明,神仙乘骑,飞行太空。

  《神仙六阴玉女图》下部第一真

  气颂

  灵飞秀太微,玉女翠朱琼。窈窕飞空出,飘飘乘空生。玄妙自然气,六阴安常形,遐念希良会,仰眄#1降六丁。携景金房内,嬿婉娉精神。玄感自相求,岂期形与名。变化因款发,应向神自灵。

  《神仙九元导仙图》下部第二真

  气颂

  玉清辉#2玄都,十圣回紫微。神仙披云出,纷纷流羽衣。香华随风散,十天乘空飞。丹霄映轻盖,日月灌灵晖。仰思妙真降,神感因心归。

  《神仙导引图》下部第三真气颂

  郁郁五云芝,玄晖吐玉光。凝津洞灵府,徘徊日月宫。五色理高真,流津灌十方。吸吸不觉疲,飞天并金容。导引餐灵气,玄哺六胃充。精思易致感,安坐睹空洞。

  《神仙洞中皇宝图》下部第四真

  气颂

  澄气理太玄,萧萧群真居。下治诸名山,洞房清且虚。五色焕日月,列号众仙厨。上统紫微宫,总录天宝书。中有守一士,精思待洞开。五老监魔试,心端情自灰。身度水火宫,名入九天庐。苦哉有衿人,遂得乘景舆。

  《神仙变化隐侧图》下部第五真

  气颂

  变化空无中,五行兆身形。洞思自然气,金木水火精。土为隐侧府,六戊合景庭。玉女变衣裳,老壮应响生。细入毫骛里,大包山岳灵。种殖通神草,身与八史并。万化随所欲,逍遥可娱情。

  《神仙采芝开山图》下部第六真

  气颂

  灵岳郁嵯峨,翠阜凌景霄。五芝秀玄岭,仙草茂霜条。上有采芝人,被服乘羽飚。灵洞万劫开,一焕诸天交。得妙安觉淹,尘沙如一朝。

  《神仙明镜图》下部第七真气颂

  妙铁生威光,流焕照八冥。洞彻方圆内,通真别鬼精。自然观重阴,照耀诸天形。伏魔致神仙,变化入紫庭。

  《神仙无极太一图》下部第八真

  气颂

  焕烂帝一真,身生龙凤文。威光动九天,焰照天囿圆。上御诸天气,总为万仙君。巍巍至道宗,落落大范门。

  《灵宝神仙图》曰:《下部八真神图》,以元始灵宝,洞玄之气,化生自然。下部八景在人身中下元宫中,致下元生气。精思八年,下元八真使千乘万骑,运致神仙,羽盖载人,俱升七宝林中。

  下真一景胃神,名同未育,字道展,黄色。《洞神下元一景》,灵符部一景神。

  下真二景穷肠神,名兆腾康,字道还,黄赤色。《洞神下元二景》,灵符部二景神。

  下真三景大小肠神,名逢送留,字道厨,赤黄色。《洞神下元三景》,灵符部三景神。

  下真四景胴中神,名受厚勃,字道虚,九色。《洞神下元四景》,灵符部四景神。

  下真五景胸膈神,名广映宅,字道仲,白色。《洞神下元五景》,灵符部五景神。

  下真六景两胁神,名辟假马超,字道成,赤白色。《洞神下元六景》,灵符部六景神。

  下真七景左阳神,名扶流起,字道圭,青黄白色。《洞神下元七景》,灵符部七景神。

  下真八景右阴神,名包表明,字道生,青黄白色。《洞神下元八景》,灵符部八景神。

  《神仙图》曰:《灵宝洞神下元八景灵符》,以部下部八景神真,镇在人身下元宫中。服之八年,下元八景见形,为人养精补气,鍊髓凝真,身生光泽,八景云舆,载人飞行。

  《玉清七宝神仙图》总三八部真

  气颂

  萧萧三清上,凝真大罗天。琼林翠玄台,日月焕灵轩。飞天梵绿气,驾景乘紫烟。郁郁披云出,纷纷灵宝仙。逍遥七宝林,五色焕金银。振响众真会,灵歌庆万神。精思三八景,超步登霄门。

  五称符二十四真图

  案《五称符上经》云:

  子欲求道法,先沐浴臭秽,当得《东井图》。

  子欲定五帝,役山精,当得《五岳图》。

  子欲通神灵,洗先诀八精,当得《八史真形图》。

  子欲通吾行厨,当得《六甲通灵图》。

  子欲存吾身,致天神,当得《九宫紫房图》。

  子欲奉道法,当得《太清图》。

  子欲奉顺道,当得《混成图》。

  子欲通道机,当得《西升宝箓图》。

  子欲通变化,当得《灵化图》。

  子欲蹑大道,当得《九天图》。

  子欲脱身形,当得《九变图》。

  子欲隐存身守神,当得《常存图》。

  子欲定身心,守身神宝,当得《含景图》。

  子欲恬淡守一以存身,当得《养身图》。

  子欲寂默养其志,当得《精诚守志图》。

  子欲清静洁白致芝英,当得《芝英玉女图》。

  子欲娉六丁,当得《六阴玉女图》。

  子欲致仙录,当得《九元导仙图》。

  子欲食道气,当得《导引图》。

  子欲治道术,当得《洞中皇宝图》。

  子欲为变化,当得《隐侧图》。

  子欲临鑪定九丹金液,当得《太一图》。

  子欲登五岳求神仙芝药,当得《采芝开山图》。

  子欲保神形,别邪精魔魅,当得《明镜图》。

  凡二十四真图,天之灵宝也。子能得之,必得长生,萧萧高仙,飞步太清也。

  元览人鸟山形图

  太上曰:无数诸天,各有人鸟之山,有人之象,有鸟之形。峰巖峻极,不可胜言。玄台宝殿,尊神所居。林涧鸟狩,木石香花,芝草众药,不死之液,又难具陈。陈之无益于学,学者自应精寻。得一知万,了然究知。教须题名,是故标文。妙气结字,圣匠写之,以传上学,不泄中人。妙气之字,即是山容,其表异相,其蹠殊姿,皆是妙气,化为成焉。玄达之思,闭目见之,周览既毕,行久有征#3。妙气既降,肉身能飞,久鍊得妙,肉去妙充。其翔似鸟,出游三界之外;其神真人,入宴三清之中。总号人鸟。学者游山,缘山至道,永保常存。自非至精,勿妄叩也。

  人鸟山形图

  太上曰:人鸟山之形质,是天地人之生根,元气之所因,妙化之所用。圣真求其域,仙灵仰其神。敬而事之,存而念之,受而带之,精而行之,和而密之。无致懈怠,三气调均,生身赤子,为道种民。在世行化,入山研方,出处自在,魔不敢当。于是朝致五岳,使役八溟,从三天之君,佩日月之精。知之不死,习之永生,谛之合智,究之同神。其山之上,元始天王所居;其山之下,众圣真仙所处。其山之气,生五色之水,名反魂流液,成脂名震檀之香。西王母初学道,诣元始天王。三千年道成德就,应还昆仑之山。临去,辞元始天王,共刻铭人鸟山上,虚空之中,制作文字,字方一丈,悬在无中,以接后学,于今存焉。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图画山形,佩之于肘。天帝写空中之书,以附人鸟之体。百年一出,以传真人。道士有此山形及书文备者,便得仙度世,游宴昆仑。能读此书万遍,修行不负文言,天帝君即遣使云车羽盖来迎。不须服御丹液,无劳导引屈伸,精之不休,自获升天矣。

  太上曰:凡能清斋三月,别于静室修行,仙人当降,自以文字语人。受之密遵,速得成真。道士佩之,役使万神。正月有甲子,二月有壬申,三月有戊子,一年之中,唯取三日,祭醮山形于金镜之上。相传口诀之事,慎勿妄泄书文。若年中无此三日,或有而邂逅,趣得甲子一年三醮也。醮时皆斋,清严禁断,明月之夜,露出中庭,不须坛纂,不可他知。密自洒扫,净席南向,兆敷别席,向北施礼。先以明镜九寸面者置座中央,紫纹复伞以罩座上,紫锦囊巾复藉山图,正安镜中。清酒三碗置图之前,香脯枣果圆施镜外。酌酒半碗漱口,捻香即位,闭目叩齿三通,存思依常。鸣鼓发炉亦如常法。又三捻香,临目见太上大道、十方天尊、元始真王、人鸟山元气生神、大帝君,云驾罗列,布满空中,同来向座。良久,仍密称名位臣妾姓名,奉请太上大道、十方天尊、元始真王、人鸟山元气生神、大帝君一切诸灵官,今日吉时,良散荐芬芳,表献至诚,仰希垂降。臣妾某等稽首礼拜仍礼三拜伏地,闭目存神降座,良久乃起。又三招酒,长跪称位臣妾姓名,上启:

  太上大道君、十方天尊、元始真王、人鸟山元气生神、大帝君一切神明,臣妾叨恩,得见今日,奉对尊神,喜惧交集。唯愿大慈开度,当使臣妾学道得道,求仙得仙,神通自在,永保长存。小丑贱臣妾,不敢多陈,不胜踊跃屏营,谨稽首礼拜三拜毕,三招酒,招毕,又启如此。三招三启都毕,三捻香,启起倚送神,称位臣妾姓名上启:太上大道、十方天尊、元始真王、人鸟山元气生神、太帝君一切灵官,缘恩上请,纡回云仪,神驾已整,还升三清,臣妾恋慕,俯仰屏营,唯愿大慈,流布洪恩。臣妾得道,谒见王官。后宜有请,仰希重降。臣妾某稽首礼拜。讫,起复炉。某复炉毕,东一碗酒,泻浸四周毕,依次敛之也。同志者还房进胙,不得妄与非法之人。夫妻接待,皆同此法。不同,不得交会。此禁至重,明各慎之!清斋千日,丹书山形于薄纸上,方三寸至五寸,玉池之泉,向王吞服。一服长生不死,二服神仙飞行,三服升登尊位,与道合同。清斋起图,佩之三年,晨夕诵文,吉日修事,慎终如始。一千日限足,游行山泽,威制五岳,三河四海,八溟九地,一切神灵,奉迎拜谒。功德流布,五年七年,不过九年,超登三清矣!

  云笈七签卷之八十

  #1 眄:四库本作‘盼’,丛刊本作‘盼’。

  #2 辉: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晖’。

  #3 征: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微’。

  云笈七签卷之八十一

  庚申

  上清元始谱录太真玉诀

  凡二门又名解形遯变流景玉光三恶门。

  三尸三恶门

  第一门名色欲门,一名上尸道,一名天徒界。

  第二门名爱欲门,一名中尸道,一名人徒界。

  第三门名贪欲门,一名下尸道,一名地徒界。

  此三恶之门,一名三尸之道,一名三徒之界。常居人身中,塞人三关之口,断人三命之根,遏人学仙之路,抑人飞腾之魂。为学之本,而不落尸于三道之上,去欲于三界之门,真何由降?道何由成?夫学上法,宜遣诸欲,灭落尸根,道自然成。克得飞腾,上升三清。

  三尸五道门

  第一门名色累苦心门,一曰太山地狱苦道。

  第二门名爱累苦神门,一曰风刀苦道。

  第三门名贪累苦形门;一曰挞山负石苦道。

  第四门名华竞苦精门,一曰作江河苦道。

  第五门名身累苦魂门,一名吞火食炭镬汤苦道。

  此五苦五道之门,常居于人身,系人命根,遏人招真之路,断人修仙之门。为学之本,而不解形于五道之上,灭迹于五苦之下,众累不断,沉沦罪门,何由得脱?腾身遯变,流景玉光也!夫欲上学,当先断诸累,绝灭苦道,真自然降,神仙自然成。克得变形,游宴诸天。

  落上尸之道,当青书《上玄灭欲斩尸变景流光玉#1符》著头上,当于色欲之门,北向衔刀,请一杯清水,面临水上,师于弟子后,叩齿九通,咒曰:上尸青欲,自号彭倨,变化九种,鸟头蛇躯。混沌无心,或沉或浮。贪欲滋美,华色自居。走作魂魄,司人过咎。断人命根,气散神游。放浪三宫,小虫无劬。真人甲乙,佩箓带符。色欲己断,死路已除。元始有命,请斩尸头。三台监形速出无留。灭根绝种,勿使遗余。甲乙练真,三宫清虚。五帝监映,太一定书。北元沐浴,冠带行畴。飞度天界,流景玉舆。遯变上清,乘空遨游。毕,取所衔刀,师以绕弟子头结九过,下所卷玉符,埋于色欲门下,以杯水灌上。行此之道,上尸即灭,色欲自除,身过天徒之界,形魂无复苦恼之患。太真上道,慎勿轻传。

  以次进中门,而落中尸。落中尸当黄书《中元灭欲斩尸变景流光玉符》著心前,于爱欲中门,向王捉刀向腹,请一杯清水著前,师于后,叩齿十二通,咒曰:

  中尸彭质,号曰中黄。爱欲自居,依腹逃藏。沉浮变化,形无常方。执人魂魄,走作三宫。赤子驰竞,使人发狂。欲性丧神,罪由小虫。真人甲乙,上帝已征。身佩玉符,丹文金章。列名元图,三欲已忘。元始符命,斩灭尸形。断根绝种,勿得飞扬。甲乙受练,五符休粮。真仙安镇,藏内生光。五帝监映,太一列行。中元沐浴,冠带衣裳。解形遯变,流景玉光。飞升上清,食息太空。长保自然,天地无穷。

  毕,以次进下门而落下尸。落下尸当白书《下元灭欲斩尸变景流光玉符》著两脚上,于下贪欲门,向南横刀于两足上,请一杯清水著足下,师于后,叩齿三通而咒曰:

  下尸彭矫,贪欲自荣。白色混沌,体无常形。依人两足,亢□动人情。言白得失,走作魂灵。三宫扰乱,赤子不宁。贪欲小虫,贾备幽冥。真人甲乙,三鍊已清。欲门断塞,不受邪精。元始急令,三台临庭。速出无隐,及汝弟兄。九种子孙,一时斩形。五帝度真,太一记名。下元沐浴,冠带羽青。玄度三界,上饮元精。解形遯变,流景上清。飞玄步虚,三界齐明。毕。三界既度,便度五苦之道。

  《解形遯变飞度五道之法》,当作新衣一通,巾履并新,于第一色累苦心门上,黑书《解形遯变灭度地狱流景玉符》置两足下,北向平立,师叩齿五通,咒曰:

  解形遯变,落尸五难。三欲已清,神津内灌。脱故鍊新,体香气兰。玉符灭迹,地无拘挛。飞度天界,超凌云端。魔王保真,气合自然。七祖同升,飞步天门。五帝监映,万神咸关。毕,脱中解结,埋符于两足下,脱履而去。

  次进爱欲苦神门,于爱欲苦神门上,白书《解形遯变灭度风刀流景玉符》置两足下,西向平立,师叩齿九通,咒曰:

  云行飞步,遯变玉光。解形脱迹,散发翱翔。人界无拘,乘虚空行。天魔已保,五道开通。越度风刀,形升上宫。毕,埋符两足下,去之勿顾。

  论庚申存童子去玄灵诀凡五法

  《颖阳经》曰:童子者,心神也,众神之主。玄灵惑人耳目鼻口身意。玄灵者,三尸六甲神,同游内外。其神咸有色象,触物皆欲,令人重车马玄黄,声利饮食,多有求欲,不知止足,行妨身辱也。先锻鍊其心,使欲者不欲,令不欲者欲。观欲如道,志道如欲。大底苦于色味。其色味者,情欲之府,丧乱之原。不得求言,亦勿求有。至道人云:欲者不欲,不欲者欲。或云,至人惜言,以制欲物。心因有而生欲,有者欲之主,言者,道之筌,道契则言忘,欲无则事息。此语无不如在,至人乃消息之。消一百刻,息一百刻。息减消加,稽古之道也。刻遍也,每遍为一欲。肇启一门,就万欲中窥离去声一门。知至至之,知终终之。动用消息,必齅其迹,注云:齅为委气,练心根无为。有欲情广施,至敬无私念。故文曰:敬胜欲者昌,欲胜敬者亡。审自詶难,专气致柔。每寻一刻,皆以谦道而寻之。觉昏沉睡生,寻理不出,乃凝然内省。大丈夫恳责其心,节慕圣贤,兴谕洗零。历迳切。故经云:少则得,多则惑。注云:少谓退,方寸之源,本来无事,则可应万物而不乱也。天道恶盈,神道讬灵。知心惟微,达理至静。积习有常,自成广大,贞一会道之谓也。常思往者、来者、今者之事,注曰:往谓已过之事,来谓未然之事,今谓即日消息之事,了然自知。动无二过。常于欲者,擘不欲之,欲于心尤苦。当如割截肌肤、叩物悬解,乃可超生死之门,浴澄净之境。研之不止,声参太极,大无不包,细无不入,以息情欲,节滋味,清五脏,通神明,至真久寿之要道。

  制六欲神法

  舌者,荣辱之机,祸害之阃乱之所生者,必言语以为阶,故君子慎言语,节饮食也。六神各主其欲,断欲断识,于理成宜用平,若并平之,则弱尘生.矣。是以对境,先从欲制,六神谓六欲门,耳、目、鼻、口、身、意,泄乱神机之路也。意从内发,寄在于物,物从外入,经自何门?应接之时,心尽知见,常起悲敬,性本不生,此应物之义。文子曰:万物之总,皆阅一孔;百事之根,皆出一门。当豫断之,肇启一门,消之于未形,息之于未乱,令心壮于欲。用壮处谦,壮乃全也。《黄庭》曰:负甲持符、开七门备,豫之谓也。夫性者本乎心,情者本乎性,情动则性乱,性乱则心荒,心荒则移神伐性,亡无日矣。故对物识交之际,于中不有情欲欲至识动,物之常情。若对心真无形,欲何用?能止而顺,动不穷也。启妙一门,复其生源。本无流动,神用澹泊。喘息安徐,令魂魄和通,意虑精密。养之以忘,欲之以生。若物应心摇,动乱而惑我,我乃息机深敬,介如石焉,不可转也。久当委顺遗形,言忘理析。言忘理析,故积其弱以为强,舍其美而自康矣。如觉物去情余,进退未决,谓不欲之欲也。宜息心谦下,洁诚责己,超然离欲,气静安神。候心见欲如朽木虚空,是欲者不欲也。道之相应,必有所因。信乃心师,安为动主,动识生#2于无地,无地自是宜安。正寻理之时,万绪躁心,乘念飞越,昏机内应,真兴不彰。为尔心神,传习成妄,浊气薰灼,世业坚深。正用决邪,邪神恋欲,谓玄灵也。交战于内,而致斯也。若不誓心惕虑,反伪还真,乃随欲居心,是滋泄慢。以一柔之性驭六刚之情。情与物亲,性与道合。坚正自理,去邪勿疑之也。又言:念玄灵,欲我懈怠。当建志弘愿,苦节安贞。如谋必成,如战必克。仁而能武,正以杀情。大丈夫天地同心,清宁无事。常自激励,若对严君。肃然一门,谦以养德。烦结都尽,欲境不生,是不欲者欲也。欲不生,则神不死也。斯乃静胜,欲消诸难,将解恒退,藏于密焉。夫能解难,释险以处安也。险必处安,宜其对境悟心,为难于易,视无前欲,往有功也。功成身退天之道。得鱼忘筌之道也。《黄庭》曰:经历六腑藏卯酉,转阳之阴藏于九,常能行之不知老。其此之谓乎!凡心者,公平之司,非亲于欲,而疏于道。玄灵,习之然矣。欲心躁滑,道性深微。不自执为,任其浮动,情之所变,物莫能全,人有心识,不觉变动,得非濳慎玄灵之运哉!宜加恳倒也。至人哀其迷方,示其生理,见于不见,知于不知,感通神明,是谓道用。言之者甚众,行之者罕及,实志之不至耳!且亡丧犹影响,履真岂独远哉!其三尸者,讬阴气以为灵,感私欲而致用,邪蕴脏腑,变生乱习,世相组织,流落贪昏,非天机清明至叹沉浊者,不能易其心矣!观我生无,无能彰有。色为空影,欲是影宾。欲生则三尸生,欲灭则三尸灭。古人云:欲者不欲,不欲者欲。反复自明之谓也。去尸成道之速者,先外制声色名利,内平喜怒爱恶,退心自察,彻底真无。真为实,无余欲。动静能知,身世不碍。宛其见情类,殉物而死。圣人兴悲,于物兼济。为心者,以此苦心零于情,卓然虚静,尸乃无处濳留,则遯迹而逝。常思正道,朗然不寐,尸亦无再宅于心仍心。私言曰:所欲者玄灵之欲,不欲者玄灵不欲也。严心王而使之零,以身喻国,心则王也,王侯能守之,万物将自化三尸其如子何?。故君子存而不忘亡,理而不忘乱。身安而国家可保也,神定而性命可全也。若荒怠不敬,冒于寝寐,贪于饮食,尸乃千变万化,随欲而归,令人世患日深,多愚早亡。《道书》曰:勿与争曲直,当减人寿筭也,争尚如此,其况大者!沦于世务,非达者之莫弃。玄灵飞去,心神凝定,则五方秀气入于灵台,滋于童子。经曰: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惟恍惟惚,而童子生焉。《黄庭经》曰:窥离去声天地有童子。窥犹欺也,因欺其心,敬于天地之间,不欲一物,则神气不丧也。夫天地者,阴阳列位也。童子者,人神至精也。非精无以崇其圣,非荡无以长其愚。是故圣人修之以真,行之以勤。若能克己励志,不出三年,道成矣!乃心中有白气,拂拂然生光明,久习弥广。

  六甲存童子去玄灵法

  又有甲子日辰,其人年月命筭日减,被玄灵伐命。至夜半,起坐端策,私诵玄灵名彭倨、彭质彭矫七遍,无令耳闻也。依守清净法,动用消息之宜,继昼不睡,六甲庚申日守之亦耳。《黄庭》曰:昼夜不寐乃成真。此之谓也。

  《颖阳书》下篇略例

  容成公曰:凡等,先扣上古变日,六甲积日辰,变见天地甲子诸神,筭心清静而应之,以十二律扣之。声同于律者,先存童子,童子可以听之。若存童子,先去三尸,可以合道。

  治脾肾舌术

  甲子旬玄灵多游黄庭幽关灵根之内,令人好色、极欲、意乱、精施、贪滋味、妄言笑。

  右旬内日辰及年月日,命筭日结,舌正言,闭目思神,依经肇启一门,欲者不欲,不欲者欲。他旬仿此。即于灵根,却味保气,静意全真。脾藏主意。意者,气之帅#3也,意宁即脾泰。其旬正五方秀气,应律于心,而玄灵自化矣。其道闭精尤急,宜啄齿咽液,令灵根坚固。灵根,舌本也。其下有华池,通肾,池不欲枯竭,津液同源,肾舌相固耳。若人依法守之,心乃清零。去呼。其神日生。故经云:藏养灵根不复枯,闭塞命门如玉都。藏谓无言,养谓咽液。肾宫主寿,故曰命门。玉者,津液之状,都犹聚也。容成公曰:凡人两肾,有日月命门,左男戴日,右女戴月,虚无相生,寒暑相成,男女相形。中有二神,皆衣青,子能见之可长生。昼敬玄光,夜履真迹,久视道也。

  治鼻口喉咙术

  甲戌旬玄灵多游神庐天阙气管之内,令爱香憎臭,入鼻触心也。

  右旬,依肇启一门于神庐,用平香臭,治中毛,专气寡言,养精饮液,消气管,口吐浊,鼻引清,绵绵若存。如此,玄灵不复入人脑,则上元清静矣。故经曰:神庐之中当修治,玄膺气管受精符,急固子精以自持。人生而静,天之性也。天假其生,地成其形。天地造化,有为物性。清者能久,浊者多咎。则知本乎天真,可谓至人。亲于地利,曷足为贵?形有三关之号,鼻与天通,用之不穷,余可知也。

  治肺心耳术

  甲申旬玄灵多游玉堂灵台神牖之内,令人贪欲#4乱神,忧惊伤魄,叛道离德,轻燥烦劳也。

  右旬,依肇启一门于灵台,不妄是非,不妄察听,除色去味,吐纳宽舒,斯乃干坤合气之所,谓玉堂灵台也。必在内视无形,反听无声,则其神各守司舍。故经曰:六腑五脏神体精,皆在心内运天经,昼夜存之自长生。闭守三关,勿令邪气得入,玄灵无所施其巧。上关,口也;中关,手也;下关,足也。关者,闭固之异名,邪谓心摇,物感也。洗五脏,有节度。修六腑,令洁清。能调三关,则为洗五脏、修六腑矣。五脏者,心、肝、脾、肺、肾也;六腑者,大、小肠、胃、胆、膀胱、三焦也。脏为阴,府为阳,迭相生也。不求道而道自至,不求有而有自来。不出三年,坐见万里之外,豫观成败,辩天下笔#5数,如响之应声也。

  治两眉间脑舌中神术

  甲午旬玄灵多游明堂、泥丸、灵根、赤宅之内,令人妄视昏寐,重味轻言也。

  右旬,依肇启一门于三丹田,收视养心,精诚自保,屏其寝梦,节其言语饮食。静于关,润于舌。二府相得,命门自开。润,谓饮其华池,二府,肾、舌也。精液相得,元气开通,阳净阴凝,幽关洞见矣。明堂者,正室也。真一常游其间。一气含三,周流变化,未始有极。天地之气,禀于真一。真一之气,从道而生也。故经曰:明堂四达法海员#6,真人子丹当我前。固守一门于三灵,不求道令道自见。三灵者,三丹田也。眉间入三寸为上丹田,心为绛宫中丹田,脐下三寸为下丹田。守为精神不散,合三以为一也。所思则存,不思则亡。攻之不止,通天合道,天人玉女六甲诸神,自于左右,而与人言,玄灵灭矣。

  治肝目身中阳气术

  甲辰旬玄灵多游兰台,寸田阳气之内,令人喜怒忘魂,沉迷思寝,恐惧懈怠,鄙恡矜夸也。

  右旬,依肇启一门于身中,莫敢懈怠,端心默念,含垢黜聪。令魂魄太平,志气不慑。息喜怒哀慼,节五味色音。前此者,皆乱正气也。修鍊心关,童子清净,则玄灵不能为祟也。左目为日,王父治其中;右目为月,王母治其中。人能守之,与天地相保,日月齐明,外本三阳,自去,内阳三神自生。外本者,玄灵也;内阳者,三关神也。故经曰:魂欲还天,魄欲入渊,还魂返魄道自然。此之谓也。真性自然,非所造作,退藏于密,不系有无,则还魂返魄之道也。

  治两手足术

  甲寅旬玄灵多游四关之内,令人手欲妄持,足欲妄行也。

  右旬,依肇启一门于四关,握固,思手不妄持,足不妄行,严策其心,动用清静,玄灵不复得安,便飞去。故经云:口为天关精神机,足为地关生命扉,手为人关把盛衰。关门杜籥阖两扉,丹田之中精气微。两扉谓双肾门,连于下关也。龠动则扉开,精流则命竭。善闭藏者,真气会于丹田,化为赤子矣。

  三尸中经一名去尸驻色得不死之道

  《太上三尸中经》曰:人之生也,皆寄形于父母胞胎,饱味于五谷精气,是以人之腹中各有三尸九虫为人大害。常以庚申之日上告天帝,以记人之造罪,分毫录奏。欲绝人生籍,减人禄命,令人速死。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四时八节企其祭祀,祭祀既不精,即为祸患,万病竞作,伐人性命。上尸名彭倨,在人头中,伐人上分,令人眼暗、发落、口臭、面皱齿落。中尸名彭质,在人腹中,伐人五脏。少气多忘,令人好作恶事,噉食物命,或作梦寐倒乱。下尸名彭矫,在人足中,令人下关搔扰,五情勇#7动,淫邪不能自禁。此尸形状似小儿,或似马形,皆有毛长二寸,在人身中。人既死矣,遂出作鬼,如人生时形象,衣服长短无异。此三尸九虫,种类群多。蛔虫长四寸五寸或八寸,此虫贯心人死。白虫长一寸相生甚多,长者五寸,躁人五脏,多即杀人,兼令人贪食烦满。膈虫令人多咳嗽。胃虫令人吐呕不喜。膈虫令人多涕唾。赤虫令人肠鸣虚胀。蜣虫令人动止劳剧,则生恶疮颠癡,痈疖疽瘘,癣疥痫癞,种种动作。人身中不必尽有,亦有少者,其中有十等就中,妇人最多也。其虫凶恶,好污人新衣,极患学道,欲调去之即可矣。凡至庚申日,兼夜不卧守之若晓,体疲少伏林数觉,莫令睡熟,此尸即不得上告天帝。

  又《太上律科》云:庚申日,北帝开诸罪门,通诸鬼神诉讼,群魔并集,以司天下,兆人及诸异类善恶之业,随其功过多少,赏劳谪过,毫分不遗。

  经曰:三守庚申,即三尸振恐;七守庚申,三尸长绝。乃精神安定,体室长存,五神恬静,不复搔扰,不迷不惑,不乱不淫,瞋怒平息,真灵卫佐,与天地相毕。每夜临卧之时,叩齿三七,以左手抚心上,呼三尸名,使不敢为害耳。

  去三尸符法符并朱书

  太上曰:三尸九虫能为万病,病人夜梦战鬬,皆此虫也。可以用桃板为符,书三道埋于门闑下,即止矣。每以庚申日书带之,庚子日吞之,三尸自去矣常以六庚日书姓名,安《元命箓》中,三尸不敢为患也。

  此符消九虫,当以六庚日,常以白薄纸竹纸书,服之。每庚皆如之,唯庚申书之,不限多少。从庚申日早朝服一枚,次庚午日吞一枚,值六庚勿失,虫皆不贯五脏,人身无病也。勑符咒曰:

  日出东方,赫赫堂堂。某服神符,符卫四方。神符入腹,换胃荡肠。百病除愈,骨体康强。千鬼万邪,无有敢当。知符为神,知道为真。吾服此符,九虫离身。摄录万毒,上升真人。急急如律令!

  云笈七签卷之八十一

  #1 玉:原本作‘王’,据下文文例改。

  #2 生:丛刊本作‘主’。

  #3 帅: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节’。

  #4 欲: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5 笔:四库本作‘事’。

  #6 员: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圆’。

  #7 勇:四库本作‘涌’。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八十二

  庚申

  三尸篇

  《洞章》曰:太上三气,化为神符,号曰《三元无量洞章》,制命六甲,运使五行,率离还合,却死来生,消除三鬼,涤荡五神。五神一曰五尸,三鬼一日三虫。虫尸互名,参神乱鬼。三尸,上尸、中尸、下尸也;五尸,青尸、赤尸、黄尸、白尸、黑尸。神祝曰:三尸、五尸,俱入黄泉。吾升清天保长生,乐史世世居天王。

  神仙守庚申法

  常以庚申日,彻夕不眠,下尸交对,斩死不还,复庚申日,彻夕不眠,中尸交对,斩死不还;复庚申日,彻夕不眠,上尸交对,斩死不还。三尸皆尽,司命削去死籍,著长生录上,与天人游或六月八月庚申弥佳,宜竟日尽夕守之。二守庚申,三尸伏没。七守庚申,三尸长灭。

  庚申夜祝尸虫法

  常以庚申夜中平坐,叩齿七下,击额呼彭倨;次叩齿七下,抚心呼彭质;又叩齿七下,扪腰呼彭矫。先两手心书太上祝曰:

  吾受《太上灵符》、《五岳神符》,左手持印,右手持戟,日月入怀,浊气出,清气入。三尸彭倨出,彭质出,彭矫出。急急如律令!

  用甲子日除三尸法

  常以甲子日夜半时,披发东向坐,呼腹中伏尸名字。第一之名盖东,第二之名彭侯,第三之名虾蟆。一呼其名,以右手抚心三过,尸当应人,便不复去言人过也。又云:男用左手、女用右手抚心,留伏尸,即尸不离人,上言其过。人但能勤行气闭气者,身中神亦自安尔,久之消尸。

  六甲除三尸法

  法曰:清心扫除中庭,正向北用一案,三杯罗列案上,以井华水著中。甲子日夜半时,披发置后,三拜跪称,臣自某州郡县乡里曾孙某甲,奉请北极三台君、斗中真人,请以三杯水。除去三尸,令某修道得神仙。因饮三杯水,先从东起,饮时祝曰:

  日月君水,除我头尸。次饮中央,祝曰:真人水,除我腹中尸。次饮西杯,祝曰:日月君水,除我足尸。毕,称臣三拜,左回还状外,当应梦见人辞谢去者止。不尔未去,未去者,后甲子日,当又如此,勿忘。

  除三尸法

  常以鸡鸣时,漱取醴泉,咽之,三而止。徐徐定气,勿与人言语。

  祝去伏尸方

  以正月五日,七月七日,取商陆根细切,以玄水渍之三日,阴干,可治为末。服方寸匕,玄水服下,日三服。百日,伏尸尽下,出如人状,醮埋之,祝曰:

  伏尸当属地,我当属天。无复相召,即去随故道,无还顾常。先食,服之,禁一切血肉、辛菜物。

  厌尸虫法

  真人曰:江南多白芷草,掘取根,细擣末,以沐浴用之。此香乃三尸所憎者。

  又方

  三月三日取桃叶,一云桃根,擣取汁七升,以大醋一升同煎,令得五六分,先食,顿服之。隔宿无食,即尸虫俱下。

  上仙去三尸法

  丹砂一斤细研飞过 淳大酢三升 纯漆二升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