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8 故: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9 黑干:丛刊本、四库本均作‘黑’。

  #10 太白星官洗眼方: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1 用: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八

  方药

  三品颐神保命神丹方叙#1

  若夫胤#2者,五行之秀气,二仪之纯精。津液流,形体分,三品之别,刚柔为用,功标百鍊之奇。故能匿锐燕图#3,白霓翘而贯日,濳芒丰匣#4紫霭发而冲星。在物之灵,莫斯为最。虽表名于兑域,实取效于离方。是以上古圣人,历尝诸味,甘而无毒,可以养神。遂变柔成刚,从麤入妙,或作规而写圆璧,或为矩而象方诸#5。鉴同明月之辉,藏于《习坎》之地。金水相合,自表生成之数,玄台吸引,用召太阳之精。因其自然而生,故即体之名为胤。麦合姿于酉德,为酒热而且宣,枣成气于震宫,为药温而又润。以斯相和,合而服之。再饵晨哺,一无所忌。可以坚实骨髓,羸体变而成刚,可以悦泽肌肤,衰容反而为少。至于男女之道,房室之间,姬媵#6数百,取御之仪#7。俄顷,亦具辟鬼除邪,蠲疴去疾。风劳虚悸之辈,挛躄疽癞之徒,饵一剂而便廖,匝三周而并愈。复本质于平素,如旧姿而有佳。倚《震》柱而不惊,当离牖而宁#8惧?若能依八节,顺四时,采百物之初生,合众药而为长。或干或湿,为散为丸。适寒暑以调和,随道引而消息。一服之后,万事都捐,心若死灰,形同槁木。滓秽日去,清虚日来,通幽洞冥,驱神役鬼。纯浆不觉其浊,绝粮不觉其饥。肠渐化而为筋,髓渐化而为骨。体生羽翼,身若虚空。驾鹤乘龙,将烟霞而迥骛,长生久视,与穹壤而相侔。斯则天仙之上品也。若也,不救物表,取足人间。初服之日,闭情无逸。一二三年,微用节宣#9。八九十岁,方始任使。耳目唯有聪察,神彩弥加精明。颜与日而俱新,智将年而共远,力则拔山扛鼎,倒曳九牛,诵则一日万言,五行俱下。蠲途靡乏,任意所为。偃仰六合之中,高视数百年外。虽未能观东海以成桑田,诣西母而摘桃实,抑亦优游自在,其地仙之亚欤?语曰:上药养命,中药养性,下药去病。总三者以为言,唯此可以备矣!岂与夫种石齐偶,功效相侔?肤体才未充,虚发彻已通,中外可得同年而语哉!但代人迷于摄养,自致危脆,苟徇目前,不图久远。以为寿有定极#10,非关药饵。所资自然者,饮鸩#11羽,宁得斯须?吞乌喙#12,行为丘死#13。既能促之使短,岂不能延之使长?信彼而不信此,斯为惑也,不亦愚乎!且食铁之兽,得其麤犷,犹能猛健,有异毛族#14。况人为之,取其精粹,取其轻清,而无殊特之姿,不获延长之寿,未之有也。余以胤丹之妙,功用无比,故申述旧方,更为新题,庶有识君子知此,评之不虚也。其有余小功能,并合和节度,随时附出,并论之于后。大唐开耀二年,岁次壬午正月乙未朔十五日己酉,苏游撰。

  上品颐神保命篇第一#15

  论胤功能第一

  论曰:凡铁胤丹,体性沉缓,若欲纯服,获验多迟,盖由脏腑先虚故也。若本充实,宁有是乎?麤药服之,其效必速,何也?如兔丝子之得清酒,若鸢尾之佐黄菜,故#16以草药先导之,冀相宣发也。又草性速发而易歇,铁性迟效而长久,是以服药之人,蹔饵便获验者,此皆药力,非关铁功也。铁性沉缓,服者初未即效,谓言药无功,中道而绝,此盖同于弃井,劳而无益者焉!故三品方中,皆兼草木,以相宣#17佐耳。是以《本经》云:上中药,并堪久服,今制三品,兼而用之。若姬后之获太公,济巨川而须舟楫者矣!铁丹虽与金丹同类,而长服者终无发动之期,所以不言解疗之法,喻如俗间食器盛铁为之,未尝闻有患铁之人。以此而论,用堪久服。至如硫黄、云母、乳石之徒,有为汤酒服之#18,或作丸散饵#19者,而服之者既众,发之者犹多,莫不寝膳乖常,背穿脑裂。夏则重裘热酒,未解其战;冬则处泉寒食,宁释其温?少服犹弊于斯,多饵翻令寿夭,事皆目击,今古共知,以此而论,讵堪久服!若欲方之铁胤,岂可同日而语哉!故本方云,铁主坚肌奈痛,明目镇心,实髓充肤,安魂定魄,热风虚损,惊悸癫痫,如斯等疾,悉皆除愈。能久服者,令人体气壮勇,一人当百,志意刚决,心力无敌。每一见闻,终身不忘,延年长寿,绝粒休粮,鬓发常黑,已白更变。又有五劳、七伤、八风、十二痺,莫不能愈。服满千日,行及奔马。又按《本草经》云:铁味辛、甘平而无毒。熟铁,铁精稍温,久服微热,生铁,铁浆微冷。冷热虽殊,俱至明目镇心,安魂定魄,实五脏,坚肌肤,除心烦,去黑子,疗热风,皮肤中气风,癫痫惊悸恍惚,恶疮瘑疽疥痒,胸膈中气塞,不能化食,诸下部恶病,阴□脱肚,蛲虫五痔,皆悉主之。《别录》云:铁屑烧之,投酒中饮。主贼风,风疰。又云:以铁团烧赤,投盐醋中,青布裹之,熨腋下多时,除胡臰及汗气。又铁浆及锻家磨铁汁,澄清饮之,令妇人断产。又以刚铁合半夏汤,能疗气噎反胃等疾。又《仙方古录》有铁丹,既非常药,人怯不能服。又以铁化为水饮之,镇心强记,除风去热。又有服铁末法,终不逮此。又按《古今经方》,唯金玉不可辄服,令人心肠焦烂,有毒故也。唯银铁二种,乃堪久服,无毒故也。常有人服胤,具一年之中少觉异常,二年中间气力益健,三年之后十倍加常,自玆已往,渐更健壮,口鼻之中气息冲逸,遍饵诸药,皆不能过。至于房帷特苦强盛,行坐之间,茎不委歇。若去此弊,可依别方即余所造《开性闭情》者,今具《上品篇》中。又近代有增损此方,加诸胡药,云益心力,不强阳道。余观其方,多用胡椒、毕拨、苏蜜、干姜、荜、澄茄等总十余味,和胤丹服?寻其药性,热而且补,又兼下气,宁有不强阳道乎?应是矫俗之人,故述斯诈,以惑凡庶矣。嗟乎!莫不由贵远贱近之所致也。余制《开性闭情方》,药既中华,不俟边城,频经试验,今故出之,拟昭学道之贤,不传矫俗之子。凡此功效,实珍奇异,合和等#20法,列之如左。

  造胤丹法第二

  凡欲合铁胤神丹者,必先辩诸铁性,择其善者乃为之。古方多以雅州百丈,建州东瞿为上,陵州都卢为次,并州五生为下,又牂牁及广郴二州所出,并不烦灌鍊,即堪打,用此即自然刚也。又嘉陵荣资四州所出,功力与广郴相似,而灌刚之时,要须百丈者相参,乃堪服用。又蕲州及忠渝等州所出,并力薄不堪用。而硖州所出,与当阳连接,故亦其次矣。遍常用#21并不如荆州当阳者最佳。自古以来,楚金等一其性劲快,服者必俊快,江汉英灵,山水之应也。铁者感山水气以成其形,而服之者必当俊健。又说者云:辽左军中有刀千口,用斩贼并甲俱断,诸刀相刻皆不逮之,或问其故,云:是当阳铁造,众并奇异,咸共惜之。以此而论,其俊如是,今之合鍊,用此为佳。又灌刚之时,必须栎栗等炭,余皆不堪用。调停火色,唯须善别生熟,失宜即不任用。其方曰:刚铁一百斤取自然成刚铁上,次取擣刚,五灌已上者佳。

  右取前件铁打作镜,中央开孔容指许,状似璧形,面径五寸已上,一尺已下,厚三分许,两面刮削令极平净。亦有打作方铗,长七寸,阔四寸厚三分,上微开孔,尽此百斤作镜毕。

  次作神水法

  调和腑脏盛一升煎作亦得 玄台引铁磁石十两毛亦得 清净花水一升半并大作两

  右以花泉和盥,搅令消,次内引铁末。毕若用尽更作,准此数为之。以此神水噀镜两面令湿,穿于长铁著上,片片相去三分许。先埋甕于地中为架,架上重重安之,以瓦盆合甕口其甕欲得贮物者良,若无,可用新者为佳。毕,盆上复土,可厚一尺许,每日盐水洒上,令湿,满一百五十日发之,其面有胤如铁衣之状。以刚刀刮取,作紫赤色。于铁钵内以玉槌和清酒研之,唯须极细。毕,更添酒,泛取浮者,倾置别器中,澄取淀曝干,更和酒研,泛澄,如上法,再三为之。毕,即堪服用。所有麤者更研令细,准前泛取,以尽为度。其埋甕处,勿使妇人、小儿、鸡犬、污物犯之若先患冷气症癖并欲肥者,于前神水加钟乳末十分,欲加增阳道者,加阳起石末十分,并须令极细,自非年七十以上者,不加。阳起石出太山黑白二色者,余并不堪用。又法:清水一斗九月二日者佳。玄台引铁一斤毛亦得,和噀镜面,令浓。自外如前。又一法:甕底穿作一小孔,甕下掘地作一小沟,内常使有水流,不得露风日,如是百日即成。有胤多前,若急须之,五十日亦得余谓此于山间,则可为之。又云:明日欲埋甕,今夜须宿斋净心。当埋之时,勿令妇人、小儿、鸡犬、疾病人见之,又以成、满、除日为之,复得福德建王盛洁等地埋之,最佳。

  开性闭情方第三

  论曰:余以至道幽玄,求之者寡,纵有好生君子,而鲜能终卒者,莫不由染习尚存,情欲仍在。致使南宫朱火,鍊质靡期,北府黑编,刊名何日?病斯等事,披览经方,自制《开性闭情》,绝诸淫思,频经试用,心若死灰。则于#22入道之贤,神安志定,摄生之士,髓实命延。因是#23众疾自#24疗,群妖敛迹,恒饵不绝,仙路可升。故为之方,岂不务也#25。

  胤丹三十二分 萱草根二十四分日干 女贞实二十四分 龙葵子二十四分切,日干 青木香二十四分 苦参十八分切,日干 白瓜子十分甘者 干蒲桃二十八分陇西者 菰首二十分八九月采 寄生实十八分诸木并得 杜苦根十二分切,日干 莲子三十二分去皮心,干。

  右十二味,合治如法。净室中,清洁童子擣筛之。诸子有脂润者共处擣如膏,令细,乃和散更擣,令极细调。若春月合者,以樱桃实汁和丸,非此时者,以大麻子汁煎为稀面糊以丸之,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以酒若蜜汤姜饮等下之。忌五辛、血味、陈臭之物。

  其二

  胤丹十二分 薤白一握干之 槐子三合渍之七日 萱草根八分切炒 菰首三分八月采 甘草六分炙 韭子五合炒令黄 薏苡人六分

  右八味,合治如法。于净室中,令童子擣筛,和以白蜜,丸如梧桐子大。以枣汤服二十五丸,日再服,渐加至六十丸,为恒,忌猪肉、蒜、鱼、面血羹、五辛、陈臭物。

  四主保神守中安魂定魄可以去俗长服神仙方以建王日为始

  胤丹一百二十分 茯神八十一分 人参三十六分 赤箭十分去心 麦门冬二十四分 牛膝三十二分

  右六味,以枣膏若白蜜和丸,如梧桐子大。若酒服十二丸,日二服,加至二十四丸止。四时常服,满千日,则肠化为筋,色如童子,发白更黑,齿落再生,力敌十#26人。经三千日,行五百里,走及奔马,能役使鬼神。满七千日,形体骨髓皆易,更受新者,五岳朝拜,青腰玉女,皆来侍卫。满万日,白日升天,上谒太上玉宸君,拜为仙公,寿与天地相毕。忌大醋、陈臭物及遇死丧孝家,合药时,勿使小儿、妇人、鸡犬残疾不足人见之。

  五主留年还白坚实骨髓神通延命长服方以六丁日为始

  胤丹一百二十分 茯苓三十二分 蓍目实八十一分 牛膝七十二分 桂心二十四分 天门冬三十二分

  右六味,以枣膏若白蜜和丸,梧桐子大。若饮酒,酒服二十丸,日二服,加至二十四丸止,四时不绝。若宿有风病者,加防风三十二分;有气者,加橘皮二十八分;心复满胀者,加枳壳二十四分;炙。皮肤枯干者,加栢子人三十二分;无心力,加远志二十四分去心;梦泄精者,加白龙骨二十四分;若精涩者,加桑寄生二十四分;有冷者,加干姜二十八分;有热者,加干地黄二十八分生作之服经一月,皮肤内风并尽,满百日,筋脉中风并尽;满一年,体中风并尽;满二年,髓中风并尽;服千日,五脏六腑中风并尽;满三千日,形体皆易,疮瘢总灭,白发并变,齿落更生,颜如十五六童子,日日聪慧,渐渐自污俗间,神鬼皆悉见之,能役使六丁玉女,身轻如风,日夜见物,力能负重,经#27涉山川,妖邪恶魅,不敢近之,诸山林神,皆来谒见。深宜祕之,忌如前法。

  六主镇精神补髓肉坚如铁气力壮勇一人当百长服方以王日为始

  胤丹一百二十分 干地黄八十一分 兔丝子七十二分蒸 茯苓二十四分鍊黄用 徐长卿三十二分 巴戟天七十二分

  右六味,蜜和,丸如梧桐子大。若饮酒,酒服二十四丸,日再服,日加二丸,至三十二丸为恒。服百日,雄气大至,语声寥亮,行步如风。经得一年,万病消除,筋髓充实,力敌百人,帷#28房之间,夕能御百,亦不疲倦,面皮光悦,色如华英,通幽洞冥,监照一切,制伏鬼神,莫不从心,疫气流行,身终不染。服经十年,轻举云霄,纵赏三清,遨游五岳,往来圆峤,出入方诸,仙圣同居,永辞生死。有效不得语,大洩药功能,仙家大忌。故古人服药,要入名山大薮,良有以也。慎之!

  七主开心益智一

  胤粉一百二十分 莒蒲八十一分 远志三十二分 人参四十九分 龟甲二十四分炙 署顶二十四分 龙骨一十二分

  右七味,蜜和,丸如悟洞子大。酒服二十四丸,日三服,别加二丸,满三十二丸,为恒。服得百日,心神开悟;二百日,耳目聪明;三百日,问一知十;满三年,夜视有光,日诵万言,一览无忘,长生久视,状若神明。忌羊血饧陈臭物。

  八主无草药和丹服者单饵防万病方以甲子日为始

  胤丹三百六十分

  右件以枣膏倍之,和为丸,研令相入,丸和麻子大。一服七丸,酒服,或井花水皆任意服,旦朝日晚两时服之,渐加至二十丸为恒。服经百日,腰肾实;三百日,五脏皆实;满千日,骨随坚强,夕#29御百女,终无所卷,若生男女,聪慧如神,颜色光华,若童子;满三千日,日行三百里,力举千斤,身重三百六十斤,树径尺者,拗拉折之。能万日,必证神仙。虽然,要不如和上品药三五种味,服之佳,其验速耳!

  九延命澄神论

  论曰:凡上品药养命安神,将服之人,须持上法。若能真心奉道,苦节求仙,如是修行,神仙可冀。若不求仙出俗,取乐人间,自服之后,一年断欲。要令药力成就,骨髓坚充。因此百病消除,真气来入。身神既具,藏腑端严。表里清澄,魂魄雄盛。内与道合,外以辟邪。所有功能,一如经说。若未能顿绝,躭淫世华,百日以来,微用宣泄,此之意况,以理可知。如不能慎,徒服无益,斯可谓扬汤止沸,不如离薪也。故说云:鸡雏养蚤,续不供口,此之谓也。至于坐卧居处,极须清净。衣物众具,并宜香洁。鞋履杂物,不用借人。恐#30杂气相乱,正气不居;则#31魂魄散越,多诸梦想,则神识不澄#32;神识不澄,则志诚不定;志诚不定,则情怀燥扰;情怀燥扰,则有始无终有始无终,则于服饵养生,有能终卒者,鲜矣。若居处清净,衣香严洁,药物精新,怀形一定,服饵不辍,志存长年,不杂交游,唯知内视,依方禁戒,受气宝精。如是十年,则诸仙毕至,青腰丞冀,成侍卫之。六甲直符,任其驰使,十二守士,应答俱臻,八使天官,随怀即感。若能阶此,已证神仙,何拘于长者焉!其荤辛血属,仙家大忌,乃至凶秽之处,亦勿履之。若正疗病,蹔时所不论耳。三品服饵丸散,任情随时取宜,亦无恒,唯消息节度,触类引之。上品养生,道尽于此也。

  中品和形养性篇第二

  十主头面诸疾可以和形长服留颜还白方以立春日为始

  胤丹三十六分 槐子十九分 夜千十二分 牛膝二十四分 防风十二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别加二丸,以三十丸为恒。一服得百日,缘身头面所有诸疾悉皆除愈。服得周年,白发总变,色如童子,身轻目明。能满千日,见诸鬼神,夜视有光。忌诸肉陈臭物。

  十一主心腹诸疾可以和形长服驻年还白方以立春日为始

  胤丹三十六分 蜚廉十二分 人参十一分 白术十二分 茯苓二十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别加二丸,至三十丸为恒。服得百日,缘身心腹所有诸疾悉皆除愈。服得周年,白发更黑,颜如十五女子,日可四五顿食,定心神。能满千日,役使山精。忌桃李、大醋、陈臭等物。

  十二主四肢诸疾可以和形长服反颜还白方以夏至日为始

  胤丹三十二分 山茱萸十八分 牛膝十二分 石龙芮十二分 杜仲十二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别加二丸,至三十丸为恒。服得百日,缘身四肢所有诸疾皆悉除愈。服得一年,腰脚轻利,阳道不衰,白发更黑,耳目聪明。能满千日,尸虫并死,四大舒缓,调和关节,去诸头寒,多生男女。忌恶鱼肉、陈臭物。

  十三主胸诸疾可以和形长服更还白方以立秋日为始

  胤丹三十六分 白芷六分 防风十

  二分 细辛六分 牛膝二十分 甘草十八分炙

  右六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再服,别加二丸,至三十丸为常。服得百日,缘身胸背所有诸疾皆悉除愈。服得一年,耳目聪明,口气香洁,肉色肥泽,眼目头面轻利,风邪并除,九窍通爽,五藏安和,去诸烦满。忌生菜、陈臭、菘菜等物。

  十四主人福薄少媚令人爱念好容色延年方以立春日为始

  胤丹七十二分 麦门冬三十二分 万岁二十四分 牛膝二十四分 蓍实二十四分 独摇草二十四分

  右六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服加二丸,至三十二丸为恒。服得百日,皮肤光悦。二百日,面如十五六童子。三.百日,媚好具#33足,见者皆爱,神彩纵逸,不可名之,有所好求,莫不依允。忌五辛、鱼肉、陈臭、生菜等物。

  十五主利关节四肢九窍通百脉令人能食轻身长生方以建日为始

  胤丹八十四分 天门冬四十二分 苦参二十四分 白木二十四分 青木香十二分 兔丝子十二分 桂心二十四分 甘草十二分 茯苓二十四分 牛膝二十四分

  右十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五丸,日再服,服加二丸,至二十四丸止。欲得阴大而坚,加巴戟天二十四分。肉苁蓉二十四分,欲得小便滑利者,加泽泻二十一分。多风者,加防风三十分。多头风,加芎藭二十四分,山茱萸二十四分,薯预二十分。若内伤绝者,加鹿角胶二十八分,炙续断二十分。热者,加干地黄二十四分。忌桃李、蒜菜、陈臭、鲤鱼、醋等物。

  十六主安神强记方

  胤丹八十一分 防风三十四分 远志二十四分 天门冬二十一分 菖蒲二十四分寸九节者 人参二十四分 茯苓二十四分 通草十二分

  右八味,蜜丸如梧桐子大。服二十丸,日再服,加二丸,至二十八丸止。服得三百日,旧日之事,皆总记之;六百日,平生习学者,悉记俨然;九百日,诵万言终身不忘,志气虚豁,声音柔和,所有热风,皆悉除愈,身神具,腑脏安;服九年,聪慧若神,颜色充美;终身不惙,及获神仙。忌羊肉饧、鲤鱼、大醋、陈臭、五辛等物。

  十七主心虚恐怖惊忪不定方以平定日合之

  胤丹八十一分 茯苓四十九分 卷柏三十一分 龙齿十二分研 人参十二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二丸,日再服,日加二丸,至二十四丸止。服得百日,恐怖即定;服二百日,迅雷不惊,临危不惧,神安志定,延命无穷,肌肉充华,颜如童子;终身不绝,效验若神。忌大醋、猪肉、陈臭等物。

  十八主辟邪鬼魅山精魍魉等方以五月五日腊日合之

  胤丹四十九分 苏合香三十分 青木香二十四分 安息香二十四分 麝香十二分 生犀角二十四分 羚羊角十二分 白木香二十四分

  右八味,以枣膏丸,如小豆大。一服七丸,日再服,不过七日,邪鬼病皆瘥。亦可七丸合为一丸,烧于香火上,薰病人隐处,若鼻孔中吸噎,日夕各一度薰香,即差。若山行野宿,烧之,则群妖敛迹,不能近。若欲召真神,烧之,则仙官并至,玉女卫形。若能久服,满百日,衣汗皆香。千日,所卧林枕,吐气言语,香气远闻,非说可尽。一云:迎风而立,香闻三十里,久久百邪不干,群妖速殄。万日道成,白日升仙,役使鬼神,拯济无极,长生久视,与天地齐备。忌五辛、生鱼肉、生菜、桃李及陈臭等物。

  十九主荒年绝谷不饥去俗方以成满日#34为始

  胤丹一百二十分 白木三十六分 天花其三十分 天门冬九十一分去心 真苏合二十四分 茯苓三十九分 松栢十二分 鍊蜡四十九分 青木香二十四 分 干地黄三十六分 大豆黄四十九分 松根白皮二十二分

  右十二味为散,好鍊酥三斤,入鼎为丸,如弹子大。日服五丸,久久不饥渴,饮冷水及醇酒为佳,身轻目明,力作不倦、可以入山往险,亦无所殆,久久服者,神仙也。其辟邪魅,毒虫、蛇虺,皆不敢近。亦甚省睡,至梦相见如晨事,识与神通,久久谙知幽冥间事,当密之。忌血味、生菜、鲤鱼、大饭、陈臭,若绝谷者,则都不食余物。

  二十养性宜食论

  论曰:凡中品药性为宗,至于服饵,皆须导引相助,能兼上法尤益。其性房帷之间,月惟一泄。年五十已上,四十日一交,此于药饵,过无妨损,但为药力未成,骨髓须实,所以制之。是三年一发,可御百女。然铁有鉴形之明,鬼神惧触其锋,精魅魄彰其质,所以妖邪魍魉,终身免之。然三年始服一剂,剂即百斤,计有千余日也。此非药力将成,精灵自卫,其功效一如方述。四时消息,临时制宜,所论服日,皆依下注。当服之时,须食牛羊獐鹿雉兔鸡鸭鹅酒面之属,以助药势。大说如是,自外依常。中间亦有禀受,盛衰不同,强弱不等,或一年药力乃盛,或数年始效,此并受性不同,气侯有异,未可怪也。此谓单服,如兼草药,则一依其方,所陈功效深浅。若修行上道,不顾妻学,可行上品闭情真法。此则强身益

  智,永绝骄淫,朱室紫房,何能远矣!子自服胤丹来,向欲周岁,中间获验,非笔能申,惟恨过之,失期晚也。今故具述,广宣流布,有道君子,知我志焉。

  下品疗疾蠲疴篇第三

  二十一主心风虚弱健忘心家诸病方以上戊己日合

  胤丹三十二分 茯苓二十四分 远志十二分 人参十二分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二丸,日再服,加二丸,至二十四丸止。服尽更合,病差仍停。忌大醋、陈臭等物。

  二十二主脾风虚不能食脾家诸病方以庚子日合

  胤丹三十六分 白术二十四分 甘草十二分 荳蔻十三分去皮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

  十五丸,日再服,加至二十丸为恒。忌桃李、蒜菜、生冷、难消之物。

  二十三主肺风虚兼嗽或气上肺家诸疾方以壬癸日合

  胤丹三十六分 天门冬二十四分 五味子十四分 紫苏子五合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五丸,日再服,渐加至二十一丸为恒。忌鲤鱼、生臭、大酢、咸等物。

  二十四主肾风虚腰痛肾家诸疾方以定日合之

  胤丹三十六分 杜仲二十四分 牛膝二十四分 鹿角胶十八分炙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再服,渐加至三十丸为恒。忌生菜、生鱼。

  二十五主肝风虚目暗肝家诸病方以丙子日合之

  胤丹三十六分 车前子二十四分 槐子十八分 决明子十八分

  右四味,蜜丸,一服十丸,渐加至三十丸为恒。忌五辛热毒物。

  二十六主五劳七伤八风十二痹乏气少力弱房方以四时常服

  胤丹八十一分 肉蓗蓉三十九分 白胶二十四分炙 防风二十四分 蛇床仁十二分 兔丝子十八分 署预十二分 茯苓十二分 五味子十八分 杜仲十八分 桂心十二分 牛膝二十四分

  右十二味蜜丸,一服二十五丸,日再服,渐加至三十丸为恒。忌大醋、生菜、陈臭等物。

  二十七主房帷间衰弱方

  胤丹八十一分 巴戟天皮二十四分 兔丝子二十四分 蛇床仁二十四分

  右四味,雀卵和丸,一服二十丸,用鸡子和亦得,渐加至三十丸。忌如前法。

  二十八主宿食不消心腹冷痛胀满虚呜不能食方

  胤丹十八分 当归十二分 干姜二十分 白术十二分 姜黄十分炙 甘草十分 厚朴十分炙 吴茱萸十分

  右八味蜜丸,一服二十丸,日再服,渐加至三十丸为恒。忌同前法。

  二十九主心腹积症瘦腹大方

  胤丹十二分 鳖甲十分炙 蝉甲十分炙 牛膝十分 大黄十分 附子八分炮 防葵八分 桑耳十分金色者

  右八味,蜜丸,一服十丸,日二服,久疾根者即差。忌如前法。

  三十主五尸九注骨蒸传尸复连灭门方

  胤丹二十四分 獭肝二具炙 安息香十分 苏合香十分 鬼督邮十一分 白术十分 青木香八分

  右七味,丸散任意,每服七丸,日再服,散即服一钱匕。忌如前法。

  三十一主疥癞廱疽手足挛躄鼻柱断坏者方

  胤丹一百二十八分 天门冬八十分 蛇脯三十六分 茯苓三十六分 真木兰皮三十分 苦参八十一分 栀子仁十四分 白术二十八分 苍耳子二十分 干地黄二十四分 牛膝二十四分 枳壳二十分

  右十二味蜜丸,一服三十六丸,日二服,服之百日已外,周年以来,所患

  无不愈者。如极重,不过千日。一差之后,色胜于未病前。忌法同前。

  三十二主消渴中昼夜饮水乃至一石不能食方

  胤丹四十分 苦参三十二分 知母二十八分 枯蒌三十二分 黄连三十八分 麦门冬二十四分去心

  右六味,生地黄汁及竹沥和丸,如梧桐子大。众手为丸,曝干,以荆根汁服三十丸,日再服,加至四十丸。己心如前法。

  三十三主痢下黄赤水若鲜血无时度方

  胤丹十二分 茯苓十八分 黄连二十四分 黄苓二十四分 黄蘗十八分 龙骨十二分 犀角十二分

  右七味筛,饮服方寸匕,日再,渐加至三匕为度。忌如前法。

  三十四主冷痢下浓血下部疼痛小腹胀满方

  胤丹十二分 干姜二十四分 吴茱萸二十四分 黄连二十分 厚朴二十分炙 荳蔻二十分去皮 白术十二分 赤石脂十八分

  右八味下筛,饮服方寸匕,日再服,渐加至二匕,疾愈当止。忌如前法。

  三十五主小儿惊痫壮热发作有时方

  胤丹二十八分 龙齿十二分 牛黄十三分 茯苓六分 人参八分 蚺蛇胆八分 麦门冬八分 甘草六分炙

  右八味下筛,以牛乳和五钱匕服之,日再,尽此一剂,但惊痫除差,亦终身不染时气,永定心力,开聪明,强记不忘,亦不患温气无辜等疾。忌如前法。

  三十六主目闇眼中三十六疾方以开日合之。

  胤丹八十一分 荠子四十九分 车前子七十二分 决明子三十二分 槐子二十二分

  右五味擣末,以麦门冬汁煎溲为丸。每食后服二十丸,日再服。尽更合,能满千日,夜视有光,久久能跳赴深谷,身轻目明,心神清朗。忌五辛、酒肉、陈臭等物。

  三十七主耳聋耳中三十六疾方以开日合之

  胤丹八十一分 磁石三十八分 菖蒲十八分 通草十八分 玄参十八分

  右五味,以葱涕没为丸。一服二十八丸,日再服。满千日,则闻百步中人语声事。周万日则神与物通,有所警诫皆闻语。忌如前法。

  三十八主鼻塞鼻中三十六疾方以开日合之

  胤丹八十一分 通草三十二分 细辛二十八分 干姜三十八分炮 蒲黄十二分

  右五味,以生地黄汁煎溲为丸。一服二十八丸,日再服。满千日,闻百步内香。周万日,人闻药物则知善恶。

  三十九主口舌青黑口内三十六疾方

  胤丹八十一分 黄连七十二分 升麻三十二分 檀恒二十八分 天门冬二十八分去心

  右五味,以砂糖和丸。一服二十八丸,日再服。满千日,唇如朱丹,面色赤白,肌肉润悦,滑腻异常,与人谈论,见者欢喜,功能不可具言。忌如前法。

  四十主身体麤皮肤甲错多诸瘢疥身中三十六疾方

  胤丹八十一分 千秋七十二分 干地黄七十二分 人参三十分 麦门冬七十二分去心

  右五味,以酥蜜和为丸。一服三十二丸,日再服。满千日,则体生光白,行步纵阔,举止生情,多有逸能。周万日,则颜如十五女子,无问人鬼,见者欣爱。所为善事,莫不从心。

  四十一主心虚悸战栗多汗心中三十六疾方以定日合之

  胤丹八十二分 人参七十二分 茯苓三十二分 高良姜八十分 赤石脂二十八分

  右五味,以麦门冬汁煎和为丸。一服三十二丸,日再服。满百日,所患皆愈。周千日,则问一知十,闻雷声亦不惊悚,神安志定。万日备通,触目之事,见则自悟。若多以菖蒲代高良姜,可以常服。

  四十二主阴癫疝气等方

  胤丹四十分 汉华子十二分 桃仁四十分 狸阴一具去毛,炙 海藻二十四分马毛者,沉之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酒服二十丸,日再服,讫任意。忌掩秽,百日外无忌。

  四十三主少小脱肛或因虚冷者主之方

  胤丹三十分 卷栢十二分 肉蓰蓉十分 兔丝子十分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酒服二十丸,再服,无忌。又兼胤丹传肛上,三五度差。

  四十四主虚劳五痔方

  胤丹三十分 兔丝子十二分 复盆子十二分 五味子十二分 牛膝二十分干地黄二十分 当归十二分 桂心十二分

  右八味蜜丸,酒服,满百日即差。服既,更合之。忌行房、生菜、陈臭物。

  四十五蠲疴禁忌论

  论曰:下品疗病,蹔服纵延时日,不过数剂。一差已后,能久服之,非惟疗病# ,神仙亦可冀也。胤丹之体,特忌猪肉酒醉,变吐无所不至,于余食并无妨废。前知三品所论者,为兼草药,所以须然。大凡论饵之法,伤慎犹好,既不损药势,得益弥速。其陈秽之物,凡人亦不宜多食,惟令昏浊精神,乱忤真气。真气既乱,邪气反入,由是百病竞生,死亡无日,而况求延年乎?而况求神仙乎?摄生之士,可不勖哉!此之教识,略举纲目,服饵之法,触类而长。凡正服药,病未全疗,必不得近房,一犯损十日药,再犯百日,三犯毕剂力绝,乃更生余病,何论于旧疾乎?有病君子,深须达之。子自服饵以来,今将二十余载,其间禁忌节度,乃至犯诫违方,善恶备经,今具述,服饵之士宜知之。得者慎重而勿祕,阴德济人,其功大矣。

  胤丹二十八分 人参十分 石斛六分 兔丝子六分 苟杞子六分 牛膝六分 茯苓六分 桂心四分 远志六分 署预六分 肉苁蓉六分 蛇床子四分

  右十二味,依常法服。

  胤丹四分 人参二两 茯苓二两 远志二两 署预二两 五味子二两 杜仲二两 甘草二两 兔丝子二两 牛膝二两 续断二两#36 当归二两 枣膏八两 麦门冬二两去心 巴戟天二两 肉苁蓉三两

  右十六味,准上,日再服,服二十丸,渐加三十丸为恒。

  古铁胤粉方

  夫金玉之药,停置积久,终无自坏,以其自然生。因其自生,故名为胤。凡断割万病,非胤不克,理药化金,非#37铁不成。劲利坚健,既刚既快。或光辉烛地,或销镕变化,邪精惧其鉴形,鬼神畏其刚利。夫人但贵玉石药,不知铁胤强筋骨,益气力,使心健人勇,身体轻利,疗五劳七伤,补腰脚不足,尤疗虚损,反白变黑,延年益寿,补精填髓,起阴发阳,增长业命,无三五妇,则不可辄服。功效极多,难可具记。其法取精刚蒸铁,打作片如笏形,两面磨聋使净,作三四十枚,以水净拭,即侧着瓮中,放篑上盖头,泥之,置阴润处。百日开取,尽生胤也。以竹篦刮取,其丹色赤黄。于瓮钵中玉磓研筛三遍,以酒浸三日,少浑,即转泻别器中,轻细飞过者,随酒取,淀著下者弃之。其随酒者又澄一日,更倾者酒,取下胤淀,日曝干,枣肉为丸,如梧桐子大。初服十五丸,日再服,渐加至三十丸,用所澄酒服益佳,百无所忌。

  后代名医造铁胤粉

  右取蒸刚铁一百斤,任意大小打作叶,厚三分许,两面刮削、平净如镜,长短方圆任意作。讫,取白盐一合,磁石毛一两,磁石亦得,水一合半,和盐搅令消,内磁石末,更若#38多,亦准此为数。以此盐水潠,即侧着瓮中,令盖口。其瓮先盛酱者佳,新者不堪。盖讫,埋瓮于北阴地下,使不见日,盖瓮土可一尺许,每日以盐水洒之,一如前法。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八

  #1 三品颐神保命神丹方叔: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 胤:铁胤粉。为铁与醋酸作用后生成的锈末。

  #3 ‘铁锐燕图’两句:意为铁作匕首,其锐气有如白虹贯日。《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昔者荆轲慕燕丹之义,白虹贯日’。

  #4 ‘潜芒丰匣’两句:意谓铁铸宝剑,虽濳埋丰城地下,其锋芒紫气直冲斗牛之墟。事见《晋书□张华传》。

  #5 方诸:正方形。《真诰□协昌期一》:‘正四方,故谓之方诸’。

  #6 姬賸:妻妾。

  #7 仪:礼仪。

  #8 宁:哪里,岂。

  #9 节宣:节度宣散。

  #10 极:定数和极限。

  #11 鸩:毒鸟名,以其羽划酒,饮之即死。

  #12 乌喙:有毒植物,即乌头。

  #13 丘死:死于郊野。

  #14 毛族:动物类。

  #15 上品颐神保命篇第一:丛刊本、四库本前有标题‘上品颐神保命神丹方’。

  #16 故: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皆’。

  #17 宣: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先’。

  #18 之: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者’。

  #19 作: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为’。饵: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服’。

  #20 等: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之’。

  #21 遍常用: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然总言之’。

  #22 则于: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3 神安志定,摄生之士,髓实命延。因是:丛刊本、四库本均无,而另作‘宝而服之自然’。

  #24 自: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可’。

  #25 故为之方,岂不务也: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6 十: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百’。

  #27 经: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轻’。

  #28 帷:原误作‘惟’,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9 夕: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多’。

  #30 恐:原误作‘则’,据四库本改。

  #31 则:此前丛刊本、四库本重有‘正气不居’四字。

  #32 则神识不澄:此前按下文例当复有‘神识不澄’四字。

  #33 具: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俱’。

  #34 日:原误作‘目’,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35 非惟疗病:此起至‘兔丝子二两牛膝二两’,丛刊本、四库本移在卷末‘后代名医造铁胤粉’章中‘盖壅土可一尺’句后。非,四库本前有‘多’,丛刊本前有‘每’。

  #36 续断二两:此起至章末‘为恒’凡四十九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7 非:原本夺,据四库本补。

  #38 更若:四库本作‘若更’。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九

  符图

  五岳真形图序东方朔

  《五岳真形》者,山水之象也。盘曲回转,陵阜形势,高下参差,长短卷舒。波 流似于旧笔,锋芒畅乎岭愕。云林玄黄,有书字之状。是以天真道君下观规矩,拟纵趣向,因如字之韵,而随形而名山焉。子有《东岳真形》,令人神安命延,存身长久,入山履川,百芝自聚;子有《南岳真形》,五瘟不加,辟除火光,谋恶我者,反还自伤;子有《中岳真形》,所向唯利,致财巨亿,愿愿克合,不劳身力;子有《西岳真形》,消辟五兵,入阵刀刃不伤,山川名神,尊奉伺迎;子有《北岳真形》,入水却灾,百毒灭伏,役使蛟龙,长享福禄;子尽有《五岳真形》,横天纵地,弥纶四方,见我欢悦,人神攸同。黄帝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之,诸侯咸宗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木顺者,从而征之,破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太山及岱宗;西至崆峒,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遂獯鬻,登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有常处。察四岳,并有佐命之山,而南岳独孤峙无辅,乃章词三天太上道君,命霍山、濳山为储君。奏可,帝乃自造山,躬写形像,连五图之后。又命拜青城为丈人署,庐山为使者形,皆以次相续,此道始于黄帝耳。

  东岳太山君,领群神五千九百人,主治死生,百鬼之主帅也,血食庙祀所宗者也。世俗所奉鬼祠邪精之神而死者,皆归泰山受罪考焉。诸得佩《五岳真形》,入经山林及太山,诸山百川神皆出境迎拜子也。泰山君服青袍,戴苍碧七称之冠,佩通阳太平之印,乘青龙,从群官来迎子。

  南岳衡山君,领仙七万七百人,诸入南岳所部山,山神皆出迎。南岳君服朱光之袍,九丹日精之冠,佩夜光天真之印,乘赤龙,从群官来迎子。

  中岳嵩高君,领仙官玉女三万人,道士入其中岳所部,名灵皆来迎拜。中岳君服黄素之袍,戴黄玉太乙之冠,佩神宗阳和之印,乘黄龙,从群官而来迎子。中岳五土之主,子善敬之。太上常用三天真人有德望者以居之。

  西岳华山君,领仙官玉女四千一百人,道士入其所部之山川,神并来迎。华山君服白素之袍,戴太初九流之冠,佩开天通真之印,乘白龙而来迎子。

  北岳恒山君,领仙人玉女七千人,道士入其所部之山川,神皆来迎。北岳君服玄流之袍,戴太真冥灵之冠,佩长津悟真之印,乘黑龙,而来迎子。

  青城丈人,黄帝所命也,主地仙人,是五岳之上司,以总群官也。丈人领仙官万人。道士入山者,见丈人服朱光之袍,戴盖天之冠,佩三庭之印,乘科车,从众灵而来迎子。

  庐山使者,黄帝所命,秩比御史,主总仙官之位,盖五岳之监司。道士入其山者,使者服朱绯之袍,戴平华之冠,佩三天真形之印,而来迎子,亦乘科车。

  霍山南岳储君,黄帝所命,衡岳之副主也,领灵官三万人。上调和气,下拯黎民,阅校众仙,制命水神,是峻险之府,而诸灵之所顺也。道士入其境,储君服青锦之袍,戴启明之冠,佩道君之玉策而来迎子,或乘科车,或驾龙虎。

  濳山储君,黄帝所命,为衡岳储贰,时参政事,今职似辅佐者也。道士入其山者,濳山君服紫光绣衣,戴参灵之冠,佩朱宫之印,乘赤龙之车而来迎子。

  诸佐命山君,并辅弼岳君,预于位政。道士入其山,佐命服朱袍,戴仙华之冠,佩太上真形之章而来迎子,所乘无常。

  东方朔言:古书《五岳真形》首目者,乃是神农,前世太上八会群方飞天之书,法始于鸟迹之先代也。自不得仙人译注显出,终不可知也。凡道士欲佩图,进取山象及书古文卷毕,以此题外面。

  五岳真形神仙图记

  《神仙图》曰:一切感到,妙应备周。或天或人,或山或水,或飞或沉,或文或质,皆是真精之信,有字总号为符。符验证感,皆由善功。功无妄应,其路莫因。因悟立功,其符必现。现而未得,兼者由功。行未充,方应修戒,积精存神,常想真形,受符佩服。妙气入身,智慧通达。达士通人,勤密遵崇。消灾厌恶,精则有征。征则神降,所愿必谐。是以三五,传用至今。但后人善少,得之偏颇。或时遇值,旨诀不明。明之者希,希故为贵。贵不可妄得,得不可妄行。臣择君而奏,君卜臣而传。传奏非人,两受灾害。下未达者,上行之宜。奏未通者,下修之宜。濳密则各保元吉,诣和则俱享利贞。君臣父子,男女师朋,更相晓喻,疑则勿行。了然无惑,正信同心,上下和睦,必通神明。玉帛钟鼓,礼乐外形。三牲百味,嗜欲之事。日损之教,止杀之科,明者惊悟,不复曲言。今录古迹记时,不因风移俗易;三牲可停。观妙之徒,勿拘文以翳理。缘本取悟,必守源以究流,源一生二,二为父母,不可忘常,当存念。

  《老君中经》曰:东王父者,清阳之气也,万神之先。治东方,下在蓬莱山,姓无为,字君解。人亦有之在头顶,精气为日,在左目中,名伏戏,字偃昌。西王母者,太阴之气也。姓自然,字君思。下治昆仑之金城,九重云气五色,万丈之巅。上直北斗华盖紫房北辰之下。人亦有之在右目中,姓太阴,名玄光,字偃玉。人须得王父母两目中护之,乃能行步,视瞻聪明,别知好丑,下流诸神。如母念子,子亦念母,精明相得,万世常存。人之两乳,万神精气,阴阳之凑液,左乳下有日,右乳下有月,王父母之宅,上治目中,游戏头上,止于乳下,宿于绛宫,此阴阳之气。人欲长生神仙,务和阴阳之气。气中有神,神验有符。符次于神,神为符本。本是谁乎?太一父母也。太一祖宗,源本之主,父为东帝,母为西君。应感赴救,随念而来。来无所从而来,去无所至而去。众生大感,都应有方。寓昆莱,并立宫殿大会,集乎大岳,位居五岳之端。符信之始,始于此方。元气周回,北斗分下,天地交泰,父母转居。人能得者,混合玄黄,驱使六甲,正定五行。常以岁暮,三元之朝,诸王之辰,拜讯父母。练符建德,上乘玄元,制化一切,赏罚分明。始气荡涤,正之以符。常起王初,受符施行。应当拜者,皆回向日晷。

  《五岳真形》、《神仙图记》,并出太玄真人。汉初,有司马季主师事太玄仙女太玄仙女,号西灵子都,居委羽石室大有官中,有诸妙法,《五岳》备焉。谘受《五岳》,以奏孝文帝。帝不能勤行,又教贾谊。谊未练习,粗谙本源。文帝受厘,坐于宣室。未央殿前正室也,祠还至福祚曰厘。因问鬼神事,谊具道之。帝日: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虽有此言,犹斥远谊。谊既失志,法遂不行。后孝武好道,少君荐之,王母感降图文,宣明不能专修,俄复散逸。季主同学,道士季守及西门君惠,图谶兼精,知刘季当为天子,光武中兴,诣上此科,帝务未遑,信用疏略。建武七年此年日蚀,积雨为灾,阴阳变怪,四方多垒,寇逆纵横。及至八年,上自西征。颖川盗贼、河东叛逆,京师骚动,求福神明。方士道术,颇被信甩。乃征道士郭宪,代张堪为光禄勳,从驾南郊,委以祭事,遍醮五岳,行戒立功,后不能从,玆法又绝。至桓帝时,仲甫卖筭辽刀城市上,以供酒脯,为百姓祈福。外人斋礼,即皆设之,远近歌恩,昏朝所忌。李公嘉遁,左生微行。葛孝先为孙权修之,多诸效验。李方回为晋武修之,亦有休征。世尘难荡,善始少终。元帝过江,鲍太玄频奏,王丞相雅重之。鲍为广州长史,南海太守,化行丹天,传授葛洪。洪传滕叔,叔传乐玄真,条流稍广,约在至诚,修行唯密也。

  王母授汉武帝真形图

  西王母既降汉宫,武帝见王母巾器中有一卷书,盛以紫锦之囊。帝问:此书是仙灵方也。不审其目可得瞻盼否?王母出以示之,曰:此《五岳真形图》也。昨青城诸仙就吾请求,今当过以付之,乃三天太上所出。文祕禁重,岂汝秽质所宜佩乎?今且与汝《灵光生经》,可以通神劝志也。帝叩头,请求不已,王母曰:上皇清虚元年,三天太上道君下观六合,瞻海河之长短,察丘山之高卑,名立天柱,安于地理。植五岳而拟诸镇辅,贵昆陵以舍灵仙,尊蓬丘以馆真人,安水神乎极阴之源,栖大帝乎扶桑之墟。于是方丈之阜,为理命之室,沧浪海岛,养九老之堂,祖瀛玄炎,长元流生,凤麟聚窟,各为洲名。并在沧流大海玄津之中。水则碧黑俱流,波则震荡群精。诸仙玉女,聚乎沧溟,其名难测,其实分明。乃因山源之规矩,睹河岳之盘曲,陵回阜转,山高陇长,周旋逶迤,形似书字。是故因象制名,定实之号,划形秘于玄台,而出为灵真之信。诸仙佩之,皆如传章,道士执之,经行山川,百神裙灵,尊奉亲迎。汝虽不正,然数诣山泽,扣#1求之志,不忘于道,欣子有心,今以相与。当深奉慎,如事君父,泄失凡人,必致祸考也。

  夫人语帝曰:阿母今以琼笈妙韫,发紫台之文,赐汝八会之书,《五岳真形》,可谓至珍且贵,上帝之玄观矣。子自非受命合神,弗见此文矣。今虽得其真形,睹其妙理,而无《五帝六甲左右灵飞之符》、《太阴六丁通真遂灵玉女之录》、《太阳六戊招神天光策精之书》、《左一混洞东蒙之文》、《右庚素昭摄杀之律》、《壬癸六遯地八术》、《丙丁入火九赤斑符》、《六辛入金致黄水月华之法》、《六已石精金光藏影化形子午卯酉八禀十决六灵威仪》、《丑辰未戍地直曲素诀辞长生紫书三五顺行》、《寅已申亥紫度炎光内现中方》。凡关此十二事者,当何以召山灵、朝地神、摄万精、驱百鬼、来虎豹、役蛟龙?子所谓适知其一,未见其他。

  帝下席叩头,曰:彻,下土浊民,不诚清真,今日闻道,是生命遇会。圣母今当赐与真形,修以度世。夫人方今告彻,应须六甲六丁六戊致灵之术。既蒙启发,弘益无量,唯愿告诲,济臣饥渴。使已枯之木,蒙灵阳之润。焦火之草,幸甘雨之溉。不敢多陈,帝启陈不已。

  王母又告夫人曰:适《真形》宝文,灵官所贵。此子守求不已,誓以必得,故亏科禁,将以与之。然五帝六甲通真招神,此术眇邈,必须精洁至诚,逮非流浊所宜施行。吾今既赐彻以《真形》,夫人当爱之矣。吾当亿与夫人共登玄陇羽野及曜真之山视童子,王子就吾所请《太上隐书》。吾以三九祕言,不可传泄于中仙。夫人时亦有言见守,助子童之至矣。吾既难违来意,不独执惜。至于今日之事,有以相似。后来朱陵食灵瓜#2味甚好,忆此久而已七千岁矣。夫人既已告彻篇目十二事,毕,当匠而成之,何缘令主人稽首谢某乙流血邪?

  夫人曰:环不苟惜,向不持来耳。此是太虚群文,真人赤童所出。传之既自有男女之别耳,又且宣得道者。恐彻下才,未应用此耳!

  王母色不平,乃曰:天禁漏泄,犯违明科,传必其人,授必知真者,夫人何向下才而说灵飞之篇目乎?妄说则泄,说而不传,是为衒天道,此禁乃重于传耶!别勅三官司,直推夫人之轻泄也。吾《五岳真形文》,乃太上天皇所出。其文宝妙,而为天仙之信,岂复下授于刘彻也!直以彻孜孜之心,数请川岳,勤修斋戒,以求仙之应,志在度世,不遭明师,故吾等有下眄之耳。至于教仙之术,不复限惜而传。夫人但有致灵之方,能独执之乎?吾今所以授彻《真形文》者,非谓其必能得道,欲使其精神有验,求仙之不惑,可以诱进向化之徒。又欲令悠悠者,知天地间有此灵真之事,足以却不信之狂夫耳!吾意在此也。子性气淫暴,眼时不红,何能得成真仙,浮空参差乎?勤而行之,适可庶于不死乎!明科云:非长生难也,闻道难;非闻道难也,行之难;非行之难也,终之难。良匠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也。必何足隐之耶?

  夫人曰:谨受命矣!但环蒙倒景君,无常先生,二君传灵文,约以四千年一传,女授女,男授男,太上科禁,以表于昭生之符矣。环以来并贤大女郎,抱简凡六十八女子,固不可授男也。顷见#3浮广山青真小童受《六甲灵飞》于太微中元君,凡十二事,与环所授者同。青真是环入火弟子,所受《六甲》,未闻别受于人,彼,男官也。今正勅取之,将以授彻也。先所以告其篇目者,亦是愍其有心,将欲坚其专气,令且广求,他日与之,亦欲与男,授男承科而行,使勤而方获,令知天真之珍贵耳!非徒苟执,衒泄天道矣。愿不罪焉!阿母《真形》之贵,愍于勤志,亦以授之,可谓大不宜矣!

  王母笑曰:亦可恕乎!夫人即命侍女纪离容但到浮广山,勑青真小童出。若《左右六甲灵飞》致神之方十二事,当以授刘彻也。须臾,侍女还,捧八色玉笈凤文之韫,以出《六甲之文》,曰:弟子柯昌言,向奉使绛河,摄南真七源君,检校群龙猛兽事毕,过门授教,承阿母相邀,诣刘彻家。不意天灵至尊,下降于浊臭。不审起居,此来何如?侍女纪离容至,云:尊欲得金书祕字,《六甲灵飞左右策精》之文十二事,欲授刘彻,封一通付信。且彻虽有心,实非仙才,讵宜以此传泄于行尸乎?昌近在帝处,见有上言之者甚众,云:山鬼哭于藂林,孤魂号于绝域,兴师而族有功,妄兵劳而纵白骨,奢扰黔首,淫酷自恣,罪已彰于太上,怨已见于天气,嚣言玄闻,必不得度世也。值尊见勑,不敢有违耳。王母笑曰:言此子者诚多然,帝亦不必推也。夫好道慕仙者,精神志念,斋戒思愆,辄除过一百。尅己反善,奉敬真神,存真守一,行此一月,辄除过一千。彻念道累年,齐亦勤矣。累祷名山,愿求度脱,校计功过,殆已相掩。但自今已去。勤修志诚,奉上元夫人之言,不宜复奢淫暴虐#4,使万兆劳残,怨魂穷鬼破掘之诉,流血之尸忘功赏之辞耳!夫人乃下席起立,手执八色玉笈凤文之韫,仰天向帝而咒曰:

  九天浩洞,太上耀灵,神照玄微,清虚朗明。清虚者妙,守气者生,至念道臻,寂感真神。役神形辱,安精年荣。授彻《灵飞》,及此《六丁》,《左右招神》,《天光荣精》。可以步虚,可以隐形,长生久视,还白留青。我传有四万之寿,彻传在四十之龄,违犯泄漏,祸必族倾,反是天真,必沉幽冥,示其福祸,敢告刘彻。师主是青真小童,太上中黄道君之司直,元始十天王入室弟子也,姓□名陵阳#5,字庇华,形有婴孩之貌,仙宫以青真小童为号。其为器也,玉朗洞照,圣同万变,玄镜幽览,才为真俊。游于浮广,推此始运,馆于玄圃,治仙职分。子在师君,尔从所愿。不存所授,命必倾沦。言毕,夫人一一手指所愿用节文,以示帝焉。

  凡十二事都毕,又告帝曰:夫五帝者,五方之真精,六甲者,六位之通灵。佩而尊之,可致长生。此书上帝封于玄景之台,子其宝祕焉。

  王母曰:此三天太上之所撰,藏于紫陵之台,隐以灵坛之房,封以华琳之函,韫以兰简之帛,约之以紫罗之索,印之以太帝之玺,受之者,四十年传一人,如无其人,八十年可顿受二人。得道者四百年一传,得仙者四千年一传,得真者四万年一传,得升太上者四十万年一传。传非其人,谓之泄天道;得人不传,是为蔽天宝;非限妄传,是谓轻天老;受而不敬,是谓慢天藻。泄蔽轻慢四者,取死之刀斧,延祸之车乘也。泄者,身死于道路,受土形而骸裂;蔽者,盲聋于来世,命雕枉而卒殁;轻则祸终于父母,诣玄都而受罚;慢则曝终而堕恶,生弃疾于后世。皆道之科禁,故以相戒,不可不慎也。

  王母因授以《王岳真形图》,帝拜受之。

  五岳真形图法并序

  弟子葛洪曰:夫至道无形,机妙难论,神仙之事,诚非小丑所宜缘寻。然世人不睹其门,皆谓之无。既见真验,复肯以语人。是以清浊乖体,香臭绝伦。若道士得祕圣之书,皆当吐于一人口者,则灵真之文,将坠于独见,何缘得存流于百代乎?洪谓传授当必得其人,岂可都蔽邪?自江东都无有此书,若郑君复祕而不出,则斯文永翳也。昔曾以此白郑君曰:道书人皆有之,始《三皇天文大字》,及灵书至妙,修勤求慕时,忽闻见《五岳真形》在目录之首,吴越之人,无有得传,将斯文之不出,文贵而不授乎?不审先生有此书与不傥,令鱼目之珠,映于九阳之光;洿丘瓦石,暂眄南和之肆。若遂仰瞻天真,则洪心坚愈深。郑君曰:此书吾似有之,传授禁重,不可妄泄,传非其人,罪咎必至。凡道士辈虽心希清正,而行多不备。不备则有虑祸诣,急令致祸之书而为刀锯乎?是以先流得之者,-又不敢轻以授人,便自都绝,正如此耳。卿极有心,必能通玄畅昧,是故相告,且勿宣之。吾先此书受于青牛先生,自吾受《图》以来,未传一人。依仙科,当付一人,乃得绝身弃迹耳。世上波波,不可复停,行当以此文与卿。后复是一年许,七月闲夜见呼,告曰:吾方当去,可具素写《图》。洪乃斋戒祭受,今施用节度,皆出于郑君也。

  郑君说:青牛先生,仙人封君达,本陇西人也。初服黄连五十馀年,入鸟鼠山中,服鍊水银百馀年,还乡里,年如三十者。常乘青牛,故号青牛道士。行闻有疾殆死者,识与不识,便以腰间竹管中药与服之,或为下针,应手皆愈。世多得其验效,都不以姓字语人,人通识乘青牛为名耳。人间复二百馀年,入玄丘山中,不知所在。青牛先生言:人家#6有《五岳真形》,一岳各遣五神来卫护图书。所居山川近者,山泽神又常遣侍官防身,凶逆欲见伤害,皆反受其殃,辟除五兵五瘟,可带履锋刃。又司人之奸秽,言人之不正。不正者祸身,奸秽者祸门,是以宜深忌慎。人有带此文及执持以履山林者,其山地源灵主皆出境拜迎。尊贵图信,鬼神犹执卑降之礼,何况凡人而可慢堕哉!

  郑君言:在家一岁辄一祭《图》,令人居家富昌,宦身升隆,行来诣合,凶祸远逆,求欲得愿,长生延年。若山林独处,可亏祭也。所以然者,山林幽寂,栖心无邪,又非酒炙所出,唯当恭而已矣。家居混杂,有妇女、鸡犬、尘秽生于部界,堕慢出自言语,或污浊神炁,产乳堂宇。是故斋祭灵图,为谢灾属。以月建斋三日,又须夜半之时,出庭中,或密室中,西向,勿令人见。祭用白米粿脯二十五斤,清酒一斛,以十杯酒著一按上,无桉,新布巾上亦可。燔两鑪香,大例祭,余酒以别甖盛座左,随杯奠粿花脯,余脯著拌盛座右。取可食菜复祭上,令花脯在菜下,有果尤良,安施既毕,主人立而不拜,因以朱书章纸著按上,《图》著桉后。席上若别有所道,当令声载出口,祭食,须讫也。祭毕,即于祭所室中烧章文,烟尽,取灰,以杂水汤中,令举家各取少多,喷澡面目手足,令人目明无患,辟兵,却鬼,去尸,安神。若家富财丰,而歇尽珍宝,欲置腆于神明,益善也。亦如祠山川,务厚耳。古人祭多用大牢或少牢,饭粿之物,殆崇厚者也。其传授,祭用粿花脯五斤,酒二斗。凡祭胙唯得与同志人,若大祭馔多,得分一家饮食之耳。食胙者,除灾辟祸,禳诸恶气。《祭五岳文》,以好纸朱书之。

  请五岳储佐等君郑君所出

  年月岁在某日,子男生州郡县乡里某甲,年若干岁,谨依道明科告斋,请五岳君、霍、濳储君、青城丈人、庐山使者、诸佐命八山神君:

  东岳泰山君,罗浮括苍佐命。

  南岳衡山君,黄帝所命霍山、濳山储君。

  中岳嵩高山君,少室武当佐命。

  西岳华山君,地肺女几佐命。

  北岳恒山君,河逢抱犊佐命。

  太岳众官君,千山百川诸墟陵真仙,地主源泽丘阜大神、有泰清三天玄录飞精称下土者,皆登游降于某郡县乡里村中斋盛处,某昔以某年月日受先师真像如千年,按《九都千明之科》,九炁丈人昭生之符,五岳君共遣二十五神,千山百源,皆遣侍官,营卫图书,防捍某身。某身生长浊世,动多违离。才非通真,识浅术薄。未得远避风尘,游适林岫。抱持灵图,污染秽气,文禁深重,惧以抵触。谨告虔斋祠,诚照至心。当令某长生久视,所向无前。凶害藏匿,金石为开。精光神炁,常在身中。愿欲如意,昌盛隆丰。谋议者反死,毁谤者反伤。令此二十五神、千灵侍官,长守某身,拥护灵文。日月代序,当复以闻。某居在郡县乡里中,因九光使者,威明大夫谨请祭文。如此细书,如道家章状。其所书山神郡县乡村,上叙年月姓字,当如常法。自从后应所道,斟酌出入随意耳。此是岁祭仪。若祭酒祭者,兼建道家之治位。郑君云:神飨下是太上道君致神符,仙人祕鲁女生所出,以付封先生者。

  昔黄帝游观六合,后造神灵,见东、中、西、北四岳并有佐命之山,唯衡山峙立无辅。乃与昌宇、力牧、方明等章词,三天太上使霍山、濳山为南岳储君,拜青城山为丈人,署庐山为使者,令总衡岳,以鼎镇举德真而为主。储君者,衡山之副君也。吴越人或谓霍山为岳,其实非正也。

  授图祭文

  某以胎生肉人,白骨子孙。耽酒嚣恶,流浊世务。运遇有幸,得奉大化。涤荡秽俗,许以更始。修心慎违,希企灵真。夙夜驰竞,不敢宁舍。昔以某年月日岁在某处,受先师甲乙《真形》,按《九都千明之科》,许得传授。谨按道法,当付良密。今有同志道士,某郡县乡里男生某甲,年如干岁,小心勤翼,必能宣启灵化,敷正神炁。即以今年月誓书,授其真图,委缯告盟,禁以不泄。天亲同心,常相爱护,不得弃元崇末,要荣希利。其五八大约,祸福所期,量己审人,任之处焉。谨斋祭以符,唯即一列上。

  受图祭文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