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越女元明服云母方凡九方

  云母粉十斤,先取竹汁一斤内器中,肉桂半斤勿屑之,合盛蒸之五日五夜,当水尽为度。出,内铜器中,真丹二斤、白蜜三斤,搅令相得,复蒸一日,当如饧状。盛以竹筒,丸之如酸枣大。每日服一丸,一月服之还年,满一岁成童子。

  又法:擣葱白华,绞取汁二升,肉桂屑、云母各一斤,合内生竹筒中,蒸之一石米下,成水,曝凝干治。服一刀圭,日三服,二十日还年十岁,有童子色;四十日似婴儿,百日入火不热,入水不寒。

  又方:先以桂屑一升蒸成水,乃内蜜、云母于中,又蒸之成膏。服,美酒下之,一月觉效。

  又方:桂十斤,削取心,得三斤,擣筛,葱白花四十斤,熟擣,绞取汁,和桂屑,内生竹筒中,盖实,密口,悬蒸黍米五斗,熟即化为水。又内云母粉一斤,一日复化为水。日服一橡斗,日三服,二十日貌如童子。

  又方:葱涕和桂屑,渍之三日,绞去滓,以和云母粉,内于薄竹筒中,密#14固口,内醇苦酒中,二十日成水。服之一橡斗,日三服,寿数无极。

  又方:葱涕三升、桂屑二斤、云母屑五斤,合擣,和内生竹筒中,埋阴地,入土三尺,百二十日尽化为水。服一橡斗,日三服,服之长生。

  又方:葱涕五升、桂屑半斤,合和,铜器蒸之,又内云母一斤溲,埋地中与地平,密盖三日,尽为水。服一勺,日三服,长生不老。

  又方:云母粉一斤、白蜜三升,内铜器中,漆固口,埋北垣下,三十日出之,器中已化成浆水。饮之多少自在,服二十日身生光,三十日风湿不伤,百日成童子。

  又方:云母五色具者,细擘,于硝石汤煮沸,即投寒水中,如是九度止。乃以日干之,盛铁器中,烧之与火同色,即出,注白蜜中搅之,相得如糜,乃以绢绞去滓,取汁,寒凝如膏。先食,服如弹丸,日三服,神仙长生。

  老君饵云母方凡六方

  云母粉一斤、硝石白者一斤,擣筛,白蜜三升,都合,搅如粥,内生竹筒中,漆固口,埋北墙下,三十日出之,盛铜器中,稍稍似水若酒中。服二十日身生光,三十日露不着身,五十日入山辟虎狼、水火不能害,百日出窈入冥,纵横反复,便成仙人。

  又方:云母粉一斤,虾蟆脂如弹丸,白硝石、寒水石各如弹丸,春内竹筒中,牢密封口,埋湿地,深四尺。九日出,以涂手,执火不热;如热,更埋七日乃成。可服之。服药一升,日再服,百病除,身面润泽,二百日与天通达。

  消玉石法:取美玉一斤,细末之,内云母水中,十日乃消,可服半斤。诸石屑内中皆消,不但是玉。此方祕妙,勿传。

  又方:云母粉二斤、硝石一斤,合擣如泥,内甖中,漆固口,湿地埋深三尺,亦可悬井中,去水三尺,十日化为水。服一橡斗,日三服,稍加之,却老还少,身形光泽。

  又方:云母粉一斤,薄削生竹筒盛之,朴硝二两,置上。密封其口,内蚕屎中,七日化为水。出凝,蒸之,填以黄土,三夜或至四五日入消。更以黄帛三重密固,置阴花池中,七日又为水。出曝屋上三日,下内五六丈井,勿至底,十日成饵润泽,名云液。服一刀圭,日三服,洞视千里,百日长生。

  又方:云母粉、天门冬屑、茯苓屑各三斤,合治白蜜,丸如梧子大,服三七丸,稍增至三十丸。十日后,日再服,二十日后,日一服。欲服云母,先须作此法服,然后可单服饵。凡服云母,禁房室,履淹秽,及食五辛血腥之炁。

  仙人鍊食云母方

  此方所以不依古方,是东海女子卖盐与蒙山隐居,遂求隐居得之。方云:凡服云母粉,须煮一碗粳米粥,稀稠得所。著一匙云母粉,熟搅和,服之。《仙经》云:此药多能,述之难尽。凡欲合药,先须祭灶。办以种种香华、五果、酒浆、酥蜜油等,大须洁净。药成之后,百无所忌。凡合药必须择神临日。案经,用除、成、收、开、建、满日#15,神必来临,药何不有神验?不得用执、破、闭之日,合药不好,服无验不效。又欲得春夏合佳,或初秋七月亦得,八月半已后不得,承玲,虽成不佳。又不用近火,亦不用汤渍,药大忌。其药欲得,瓷器盛服之佳。又云:欲玉碗锤研药益人,渍云滋最佳。已前并神仙祕法,传者勿传非人,藏之金匮。臣法臧言:臣少长寒微,早婴疾疗,遂投山谷,寻访良医,因之服饵,绵历年载,云云。

  真人常服云母方

  擣葱白茎汁二升,桂心半斤,以葱汁和云母一斤、蜜半斤,总内生竹筒中,蒸一石米饭中,药成为丸,服三十丸,日再服之,获神仙云母上药为君。主治万病,略之#16如前。唯禁血、葫荽、生鲤、鱼脍,迎三送七,已后任食。

  凡服云母粉,老人服之三七日,骨髓填满,舌声清亮,丈夫弥健,是药之验也;少年服之,二七日有验。已前虽明服法,未明冷热。大便祕涩,和饮服之,如冷,大便滑,和酒服之,良。

  刘鍊师服云母方

  采得云母,礼先以木槌侧打,令叶叶开,去沙石,讫。以布袋盛瓮中,取东流水浸之,每五日一易水。浸二十日已来,便漉出,于大木盆中淘洗,以净为度。然即却入布袋盛之,内釜中,依前法煮一二十日,候水减即添之,每五日一易釜中旧水。第一度易水即除却,第二度易水即须澄。取云母粉,却入袋中,煮,但候釜中云母捻如面即止。还入木盆中淘洗曝干,以木杵臼擣为粉。其擣时须纸帐中,勿令风尘入擣。了即依前法,入绢袋,摆入瓮盛。欲煮云母时,先须煮五茄、地榆,取浓汁,以大瓮盛之,用此水旋旋添入釜中,依前法煮之。如无消石亦得,校难烂。每斤五茄,即取二斤地榆,触类而长。凡择云母,须去黑硬及瑕翳者,但向日看光明透彻,青白者为上。

  化云母为水法凡三方

  取葱涕,如无涕,取葱熟研代之。挼取桂心擣为末,消石研之,以二味拌云母粉,埋向墙阴地,一月日并化为水。李夫人云:但取葱汁,和蜜,拌云母,化为水,尤胜硝石。云:硝石损骨。如上二法,皆应以青皮竹筒中盛之,密固其口也。

  又方:云母粉二斤、硝石一斤,合擣如泥,内甖中,漆固口,埋地探三尺,二七日外,取,悬井中,七日化为水。

  又方:云母一斤,白蜜三斤,合和于铜器中,微火煮之令沸,以一器复上,漆固之,埋北壁下,入地三尺,四十日化为水,名曰云母浆。服法:粳米饮下。

  李大夫化云母粉法

  取云母侧敲,重重劈开为叶,便入铜器中,煮十数沸,令暖炁彻。即以滋布缝作夹袋,以前件云母入袋中盛之。又于盆中泻暖水相和,熟挼,若得白汁,旋旋倾入别盆中。又用暖水和挼之,候得浓汁,即泻入别盆中。以云母汁尽为度。即取诸盆中,合入一盆,又重入裌布袋中重挼过,还依前法泻入通油盆中,以云母汁尽为度。又取前件云母,重入裌绢袋中过,依前法授之,候云母汁尽为度。如此两遍,入裌绢袋中挼尽汁过,其粉始精细。都向裌绢袋盛之,悬于空处,沥水尽,即以瓷钵收之。

  道者鍊云母法白云明彻者为上

  云母不得用铁器修,砂盆中煮鍊为上。云母一斤,白矾四两,以研碎,百沸汤化为浆。初但矾汁拌云母,袋盛,蒸七日后,更入矾汁,渍之,一月日并为粉,讫。以三重绢囊滤之,水飞,澄停为粉,讫。即以黄溪砂中蒸之七日,亦以矾浆拌之。

  成粉云母一斤,用白蜜二升鍊蜜澄滤,讫。入竹筒,以漆固口,埋入地三尺,一月化为浆。如未成浆,浊在,更埋半月日时,寒即一月,成也。服法:每日空腹,以井花水二合,调云母浆一合服,饮少酒无妨,忌羊血。

  煮云母法凡二方

  云母五十斤,硝石半斤,取云母侧打,擘成叶讫,便入粗布袋中,于清水中摆洗,去秽令尽。然始入釜中,和硝石煮六七日,当烂成粉。

  又取五茄皮及葱涕煮云母,但得一复时,便烂成粉。其成粉云母即入绢袋中,洗过尤妙。

  真人服水云母法凡三方

  葱茎取汁,桂一斤治下筛,云母一斤粉之,合盛#17竹筒中,蒸之一石米,顷减火使凝,令干。服方寸匕,日三服,三十日颜如玉,服百日入水不溺,入火不烧。云母有五种色,今时人多不能别。法当向日看其色,详瞻视之,乃可用耳,正阴视之不见,其杂色并见。如多青者,名云英,春宜服之;五色并见。如多白者,名云液,宜秋服之;五色并见。多黑者,名云母,宜冬服之;但有异色多者,名云沙,宜季月服之;其色晶晶纯白多者,名磷石,宜四时服之;色如黄而坚者,名云精,春秋冬夏常服饵之。

  五云母之法,或以桂、葱、玉和之为水;或于铁器中以玄水渍之为水;或以硝石合内竹筒中,埋之为水;或以蜜酪为水;或以秋露渍之百日,以韦囊盛之为粉;或以无心草汁合饵。服之一年则病愈;三年,老翁化为童子;五年,役使鬼神,入火不烧,入水不溺,枳棘不伤,与仙人相见。又他物埋之则腐,火之则焦,云母内火中,至时不然,埋之不腐,故能令人长生。

  又云:服之十年,云母炁常复之,纯黑起者,不可服,令人淋、发疮。唯当以饵之,皆当以茅屋雨水,东流水,若露水渍之,百日沙汰去土石,乃可用耳。

  又方:擣葱茎绞取汁二升,桂一斤擣下筛,云母一斤粉之,三物都合,成竹筒中蒸之,炊一石米顷,一日化为水。出凝之,曝干治,服一方寸匕,五十日作童子,百日入水不溺,履冰不寒。

  神仙服云母方

  取云母五色具者十斤,细擘去黑者,取精光明净者。八月露时,以露粉成,务令细熟,向日看无芒,乃可用也。取成粉二升,内生竹筒中,密塞其口,甑中蒸之,又以白沙复上。蒸之一日一夜,去沙,更装一斛黍米,复蒸一日一夜。去黍米,复装稻米,复蒸一日一夜,乃出云母,内铜器中,加云母一升合和之,浮于镬汤上,煎之半日,云母消尽,令可丸,丸如小豆大。以星宿出时服三丸,日三服,至十五日后体轻;鸡鸣时服三丸,复十五日后,增四丸,日三服,十五日后体轻,目明;五十日后肠化为筋;七十日三虫伏尸尽下;八十日身光润;九十日入水不溺,入火不烧;百日后皮肤更生;二百日更易筋骨毛发;三百日后行如飞龙,走过奔马;一岁仙道成矣。二十至四十,服三百日得仙;五十至七十,服之三百六十汨得仙;八十已上,服之四百日得神仙矣。云母者,五石之精,天之精气,日月之光,神仙之药,非贤勿传。

  真人食云母方凡四方

  云母五斤、松脂十二斤、茯苓十斤、附子四十五枚、蜜□十斤,凡五物#18合擣三万杵,细末,曝干,作三斗淳苦酒,内中封令清,使得一斗五升。不津器盛着,众手搅令相和,埋着地中,满千日乃出,药自成无疑。药成时,其香三里闻之。服之一斤,身中三虫伏尸尽下,百病皆除;服之五斤,身中空虚,颜色甚好十五时;服之六斤,身飞行,手摩日月;服之七斤,无所不能,出没自在,在处随形入道,教化群生,密过人间,诸有厄难者,皆能救脱之。领立诸仙,兴显大法,随所教化。此药神祕,非贤勿传。

  又方:葱涕和桂屑渍三月,绞去滓,取水和粉,内竹筒中。筒须削却皮令薄,密内浮醯中为酿酒瓮,二十日成水。服之当神,不复衰老矣。

  又:云母粉一斗,大麦二升,合煮熟,去滓。服其汁,身即生光,长年不老。

  又方:桂一十斤,削取肉,以得三斤,欓筛。葱白四十斤熟擣,布绞取汁。桂屑内竹筒中,复盖上,密封口,悬蒸五斗黍米下,熟为水。内云母粉一斤,一日复化为水。日服一盏,四十日,状貌如童子。

  云浆法凡二方

  云母粉一斤,硝石四两、朴硝二两、白蜜五升,右蜜煎令相得,和云母粉如煎饼面,以竹筒盛之,用盖盖之,以泥四边,勿令炁洩,埋地中一二尺许,一百五十日熟。服之,光泽肌肤,颜如童子。

  又方:云母粉一大斤,泽泻四两,蜜五升煎去二升,取三升,朴硝四两,硝石四两,桂心三两,右件云母粉等,和如煎饼面,以竹筒盛之。其竹筒去青皮,漆,固济其口。待漆干,即埋于井北,去井三尺五寸,深七八尺,用手下土实之。埋一百五十日乃出。其色凝碧,洞彻清明,可服之,百病立愈,久即长生。

  赤松子见授云实母神散方

  吾见上仙真人学道,游山下,戏大海之滨,见一丈夫沐浴,光白鲜明异常,而问之,云:吾服神散,而得身光白鲜,如是也。因见遗方,云:日取云母粉,清旦,以井华水服之方寸匕,即身生光泽。

  蒸云母法

  法须东南作灶,釜上烧桑柴,蒸之九日九夜。凡煮云母一斗,用盐花二升和之。

  终南卫叔卿栢桂下玉匮中素书服云母粉方

  右以云粉一斤、白蜜一升,合于铜器中,重汤上煎令可丸,丸如麻子。以明星出时服三丸,鸡鸣服七丸,三十日身轻目明,五两腹坚,七两三虫下,八两皮肤光泽,九十日入水不濡、入火不灼,百日易骨,二百日走及奔马,一年飞行自在,便可升仙。

  云母长生断谷丸方

  云粉三斤、白蜜二升,铜器盛,汤上煎,以淡竹沥三升渐添令尽,用篦左右搅之,勿令停手,以竹沥尽为度。合时,须护净,勿令鸡犬妇人见。服时先喫一顿好饮食,任意食之,尽饱。明旦,空腹,即取药一丸如鸡子大,向生炁方服。渴任饮,食淡面饼、枸杞、蔓菁、苜蓿、龙葵等。服两剂,万病出,齿落勿怪,不经月必更生平复。凡欲食面时,皆著三两匙云粉,相和作食,不觉有别异。

  云浆法

  云母粉一斤,白蜜三斤,右和合铜器中,火上令沸。停冷,以内新瓷器中密封,以板复上,乃埋北壁下,入地三尺,四十日化为水,名云浆。先斋戒三十日,以王相日平旦,取井花水一升、云浆一合,和饮之,日三服,身出光泽,临云不着,降玉女,感神仙。

  服云母畏忌法

  芹菜、葫荽、猪肉、鳝鱼、大麻子、名鱼、诸陈臭等味,不畏触药,但恐损粉力。黄衣米醋亦不可喫,制粉力难行#19,糠醋稍通喫。若但拟求治病补益,延年增寿,亦不假须断荤茹血肉。若修仙道,须特慎之为佳。

  韩藏法师疗病法

  疗人五劳七伤、,虚损发汗出,以粉粉身,手摩之,云粉入肉不见乃止。加食即汗出,并是虚也,数数粉摩之。欲除肌肤中风,能多涂身,令人骨腻。疗人疳湿癣疮,以粉和梗米粥,服之,差即止?疗人金疮,以少许内疮中,粉和梗米粥,两服当差,如差,永除痕迹。下部病五十年不差者,日服粉二度,二十服永差。十余日断五辛、葫荽、猪肉、生冷。

  疗时行疫毒、壮热头痛、心腹胀满及患黄,以粉三两和粥半碗,稀稠得所,冷暖如人体,日三度,服之立断。

  疗金石发动、头痛身体壮热,以粉一匕,和冷水二合服之,日三度即止。疗患偏风、半身不遂、口㖞面捩、精神闷乱。每日以两七和饮服之,以差为度。兼以粉摩身,极佳也。

  疗七种风气冷热炁、心腹胀满、连胸彻背、痛无常处、胸中逆气,以粉一匕和酒三合及粥等,日三服,以差为度,神验。

  疗骨蒸虚热,唇口干燥、四肢羸瘦、不能饮食,依前方服粉,不过三斤,悉皆除愈#20。

  疗十二种心痛飞尸,但依前服之,亦愈。

  疗白痢多年不差者,用三匕粉和粳米粥服之,二匕立效,忌血食。治带下不止,服诸药不差者,以粉内下部,兼依前法服,立愈,验。

  疗刺风如行针刺,如前服,并以粉摩身,特忌房室、五辛等。

  疗虫毒下血不止,及三虫痔漏,如前服,验。

  疗腹中冷,食不消,将粉摩身,并以方寸匕,好酒冷合和服,无不差。

  疗冷及痃癖、症瘕者,但准前,以清酒服之,不过三斤,永除。曾有人被蛇咬踝上,通身肿,苦痛甚,不得屈伸,即以针刺歇其毒炁,以粉和酒,服三两匕,兼将粉少许涂所咬处,少许时毒汁出,即当消歇。比见有人因醉乱,以刀刺著三处,皆深,腹漏,诸药不能救。遂将凝粉三匕为两服,服之,凝血内散,经一食久,即下部血出并鲜血片,便无痛苦,涣如冰释,因知破血有验。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五

  #1 齐: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在’。云山:按《别录》作‘庐山’。

  #2 向日视之:此下一百三十六字,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向日视,乃别之’。

  #3 在: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 《本草经》云:此起至‘各有名’凡四十三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5 色:原误作‘多’,据丛刊本、四库本改。白: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纯白’。

  #6 佳: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注文:‘李夫人曰:硝石损骨’二句。

  #7 其: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8 一斤:原本夺,据丛刊本、四库本补。

  #9 然:丛刊本、四库本作‘方’。

  #10 上:原误作‘土’,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1 二斤:丛刊本、四库本作‘三斤’。

  #12 葱涕:即葱汁。如丛刊本、四库本无。

  #13 神仙度世: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光泽肌肤,颜如婴童’。

  #14 密:原误作‘蜜’,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5 除、成、收、开、建、满日:四库本作‘成、除、收、开、建、满日’。《历书》:‘历家以建、除、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凡十二日周而复始,观所值以定吉凶。’

  #16 略之: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大略’。

  #17 盛:原误作‘成’,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8 凡五物:此起十八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9 力难行: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0 愈: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六

  方药

  灵宝还魂丹方并序

  夫人生禀于五行,拘于五常,则为五味之所贼,八风之所攻,爰自饮乳至于耄年,莫不因风而丧命。或多食而过饱,或失食而甚饥,或饮啜太多,或干渴乏水,或食咸苦,或啜酸辛,或畏热当风,或恶寒亲火,或庭前看月,或树下乘凉,或刺损肌肤,或扑伤肢体,或时餐燥药,或多啜冷浆,或久绝屏帏,或日多施泄。自此风趋百窍,毒聚一支,遂使手足不随,言词蹇涩。或痛贯骨体,或痺袭皮肤,或痒甚虫螟,或顽如铁石,或多痰唾,健忘好嗔,血脉不通,肉色干瘦,或久安牀枕,起坐须臾,语涩面虚,虽活如死,或总无疾苦,卒暴而亡。男即气引于风,女即风随其血,未有不因风而丧命者也。世人不能治其风,但以药攻其内,安有风在五脏六腑之中,四肢百脉之间,而汤饮之类,曷能去乎?假令相疾,而医用药乖误,虽《难经》、《素问》三世十全,欲去沉绵,其可得也?

  余久居太白,抱疾数年,万药皆施,略不能效。后有一翁遗余此药,服都五粒,疾乃全除。稽颡叩天,求其药法,然#1肯传授,誓不轻泄。余故录于石,置诸灵室。后人得之者,宜敬之!无或轻慢,自贻殃咎。但依法修鍊,何虑不神。

  夫炙药制烧药,烧药制煮药,煮药制生药,生药使煮药,煮药使烧药,烧药使炙药,递互相制,递互相使,君臣俱具,父子固全,遂得阴阳,各有其绪。阳药制阴,以引其阴;阴药制阳,而引其阳。此药虽不能致神仙,得之者,但服一豆许,则寿限之内,永无疾矣!如己患风疾及扑伤肢节,十年五年运动不得者,但依法服之,一粒便效,重者不过十粒。有人卒亡者,但心头未冷,取药一粒以醋调,一粒摩脐中一千余下,当从脐四面渐煖,待眼开后,热醋下一粒,入口即活。但是风疾,不拘年月深远,神验不可具载其功力。每丸如芥子大,日曝干,收之。凡疾人不问年月远近,先次以红雪或通中散荼下半丸,如或风涩甚者即一丸,良久,以热茶投之,令患疾人泻三两行,依法泼姜豆汤下一粒,当以他人热手更互摩之患处,良久热彻,即当觉肉内有物如火走至痛处,所苦当时已失矣!一二百日及一年内风疾下牀不得者,服一粒后,当时可行步,一如不患人。至重者,每泻后,服药一粒后,歇三五日间,依前服红雪,先泻后服丹药。但每日服不过一二粒,平复如本。打扑损多年者,天阴即疼痛动不得者,尤验。只可一两粒。服此药多者,疾愈后,药力当伏脚心下,男左女右,但有所苦,发心念药,随意则至。此药神验,功效非智能测。其法:

  光明砂一两一分,阳起石、磁毛石、紫石英、自然铜、长理石、石亭脂、雄黄,已上七味,各三大两#2。

  金薄#3二十四片,光明砂研如面#4,以荞麦灰汁煮三日,淘取秤;雄黄研如面,醋煮三日,淘取秤;石亭脂研如面,酒煮三日,淘取秤之。

  已上五味#5,各四大分,研如面,生用。

  远志 巴戟天 玄参 乌蛇 仙灵皮

  已上五味,各五大分。

  木香 肉豆蔻 鹿茸如干柿者 肉桂

  已上四味,各六大分。

  延胡索 木胡 桐律

  已上三味,各三分。

  石硫黄 雄黄 朱砂 自然铜

  已上四味,同一瓶子,入金薄复藉,不固口,以火炙。三日,火常去瓶子三寸,不得甚热。

  阳起石 磁毛石 紫石英 长理石

  已上四味,同一瓶子内,以金薄复灰,埋瓶子一半歇口,烧三日。第一日火去瓶子二寸,第二日火去瓶子一寸,第三日火近瓶子,至夜锻通赤,无火毒。

  又钟乳十两,以玉槌研七日,如面即住,用熟夹绢袋贮,系定头边,悬于锅中,煮以水二斗,煎取一斗#6,内减钟乳水三合,研生犀角一千下,将此水别收贮,候入皂荚仁时同研用。又将其余钟乳水煎远志等五味,仍加蔓菁子五大分,拍碎同煎,令水至七升,去滓,取此药水,又煎青木香等四味,至四升,去滓、又取药汁煎半夏。只以汤洗十度,拍破。当归细剉,二味各一大两,煎至三升,去滓,澄净。

  又地黄汁一升、无灰酒一升、童子小便一升,此三味与药汁三升,都计六升,于净器中,文武火养成煎候至一升,即下诸般金石药,搅勿住手,待如稀粥、即去火,下雄黄#7等五味生药末,熟搅令极匀,即下皂荚仁炒其子,打取仁,杵为末,秤取六大分,龙脑二分于盆内研如面,入药中。并所研犀角汁,同入于乳钵中,令壮士研三千下,候可丸,丸如芥子大,不得太大。此药功效,造化无殊。又此药就后,分为三大分,如品字,取一口,即一分也。

  又加鍊了芒消一大两,名为破棺丹,芒消即上好蜀消,有锋铓者即得#8也。于铫子内火上鍊令汁尽,取为末,入于药中。或有暴亡,不问疾状,但肢体未变者,可破棺打齿,热醋调下一粒,过得咽喉即活,十救八九。其丸如菉荳大,余砂并依歌诀。

  还魂丹歌

  硫、雄、砂隔铜居上,磁、起、长排紫作头。金上下三中各二,第一句说石药四味,依此次第入瓶子。第二句说四味,亦依前次第入瓶子。第三句说金薄上下各三片,中间两片隔石药,此烧铜炙满三休,一瓶烧,一瓶炙,依药法,三日止,乳烹四五俱归一。乳即钟乳,烹即煎也,四五二十也,乃二斗水煎至一斗也,是归一斗也,取一仍须十一修,即此一斗钟乳水煎草药十一味,云十一修也,煎到三时还要出即煎至三升也,地和童酉一时勾地黄、酒、童子小便三物是也,去火石归安静室是去火入石药。待如肌肉五生稠肌肉,和入体也。五生,即生牛黄#9五味用也,别盛三合钟间水,外边千下转犀牛此即钟乳水磨犀也。

  修金碧丹砂变金粟子方#10

  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万病,兼化宝。#11

  先作泥毬子,泥用黄丹、白土、瓦末、盐、醋溲。用蜡为胎,不得令有微鄛。阴干,傍边安孔,去蜡更烧过。即取好光明砂研捣为末,以纸卷灌入了。用一大蚯蚓和毬子泥,擣泥令烂,却#12固济孔子,待干。更打一铁镮子,安于铁鼎子中,安置镕铅汁入鼎中,其上可二寸己来。即以糠火养,长令铅软为候。如此一百二十日加火,取出,更于地上以火锻过,候冷出之。其药如青紫螺子,拣取#13黑末不中用者,分药一半#14,以青竹筒贮,用牛乳蒸五遍,三度换乳,乳皮堪疗黔黯。取出,入地坑子中三宿,细研,以粟米饭为丸,丸如粟米大。年四十,日一丸;年五十,日二丸;年六十,日三丸。其力更别,不得多服。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炁益颜色。余者细末于甘锅中#15,用好黄矾一两,以砂末上下布盖,固济头,干了,灰火中养四十九日,以大火锻,候冷开,皆成金粟子。取鼠尾一写,鍮三两,用半分真庚,先于甘锅内熔引鍮,乃下三四粒子粟,便化为真西方也。

  将此去鼎中盛毬子一切临时取毬子大小其毬孔头向上安在铅鼎之中

  修羽化河车法

  光明砂四两,拣取如皂荚子大者,爪州黄矾半两,已上取三年米醋拌,细匀如泥,将用一一裹其朱砂,待干;别取上色西方半两打作薄,剪作小片子,更裹砂子;然后取武都上色雄黄一两,曾青一两,细研,以左味煎,以胶调,将雄、青末,捏成小饼子,将裹前砂,待干;捣盐醋为胶泥,更裹一重;总了,直待干。用真铅为柜铅则别有法。更烧三遍出,寒之,乃擣筛如法。取铅银六两,打作合子,其合子须相度。处口拒,深下二寸四分,探广上一寸二分,即取真铅铺于合底,可二分,即排砂如莲子样,更以真铅盖,更铺砂,重重取尽了,即以真铅盖,却取满合,却先打银束子束定,六一泥固济,待干。取五斤盐,用消石鍊过两度了,细擣筛。取铁鼎可容得前合稍宽者,实其盐,擣作陷合处,是为外柜。以灵镇持了盖,却铁筋贯定,固济待干,掘一地鑪,深一尺六寸,阔一尺四寸,以马通火,糠火烧四十九日。开鼎,以铁筋拨盐柜看银合柜变为金色,即去火取出。如未,更烧七日取。待冷开合,剥下黄矾及雄、青,留着。取一粒细研,水银二两于铛中微火,取药半豆大糁上,便干,锻成宝,且惜莫用。

  别取光明砂十二两研碎,和前伏火砂同研,依前用米醋煎,溲成团。取前内柜细擣筛,筑为柜。即取前剥下者雄、青细研,铺底了,安砂团,更以盖子上了,便著柜,未填满,依前来固济。待干,入鼎,别泥鑪,著草灰半斤,火养#16一百二十日,以大火锻,出鑪取药,如前,当成上色西方也。此名第二转紫金河车。

  若要服食,出毒,入寒泉一月日,却以乳蒸,用楮汁丸,丸如粟米大,延龄,治万病,每日服只可一丸,若志心尽一两,寿年五甲子,神祕。不得偶然轻泄,传非道之人,受其殃考。

  神室河车方#17

  别取光明砂一斤细研,以左味拌。取一瓷鼎子可贮得药者,将拌砂筑成柜,将伏了砂细,研,醋调泥柜内。干了,著汞八两,以二两火#18入鑪,养一百二十日成紫金。即将投名山,不宜用,告上玄,书名仙籍也。其神室收取,要用时,坐于灰中,著汞六两,用二两火养一复时,成真上色西方也心《参同契外丹》亦云:龙虎之诀,即金华黄芽之品祕。

  九转鍊铅法#19

  取铅十斤,汞一斤,以器,微火熔之,用铁匙掠取其黑皮,直令尽。每一遍倾在地上,复器中熔之。凡如此九遍讫,即下汞,即用猛火熬作青砂色,如不散,即糠醋洒之,即变为青砂矣。更于一铁器中盛醋,倾砂醋中讫,用铁匙研令熟。又醋烹,添取铅黄于瓦上令干。取黄牛粪汁,并小大麦面亦得,和所熬青砂,作团如鸡子大,或作饼,日曝干,一本云:阴干。于燎鑪火上鞴袋吹取铅精,名铅丹,其性濡,更著器熬,令至熟,其色尽赤,又出,醋中研,令熟至澄,著瓦上使干,于器中熬令熟紫色。又别以一器,取好酒一升,下赤盐二两,和投器中,相得,即取紫色丹,一时写着酒中,待冷出之,此即名九还铅。丸为丹,名曰九转紫铅丹也。

  金丹法#20

  硫黄一斤通明者,细研如粉 山池石盐二两亦细研如面 伏火北亭汁三两

  右三味药,并同相和令匀,便取铁合,用米醋研上好香墨,浓涂铁合内三遍,候干。便入此三味药于合内,以文火逼合令热,候药化为汁,出尽北亭阴炁,住火。候凝冷,便用硝石四两细研如粉,入于合足内,实按了,以粘纸封定合足。候干,方入于鼎内,用法泥固济。其法泥用雁门代赭如鸡冠色,左顾牡蛎、赤石脂等三味,各细擣如粉,入伏火北亭汁匀和,入臼内杵一千以来,方用。固济相合,并足周回,唯务紧密为妙。合鼎上用铁关关定,切在紧密。候阴干,便取铅三斤于铫子内,铅化作汁,用小铁杓子抄于合足四面,候匀遍。又更消熔,熔铅汁,渐渐灌于鼎内,直至鼎满合上二寸以来。便选成合日,夜半子时起火,初六两,日加一两,至六十日满足后。药鼎冷定,用小铁凿子凿去黑铅,开合取药,真如金色,便入于乳钵内,研细如粉。

  伏火北亭法#21

  北亭砂三两明白者,以黄蜡一分半熔作汁,拌北亭令匀,作一团子,以纸裹,炒风化石灰一斗。用一磁罐,先将一半风化灰入于罐内实筑,内剜一坑子,放北亭于内,上又将一半风化灰盖,准前实筑。初用火三斤以来,渐渐加火至五、七斤,三复时足,乃起一弄十斤火锻,令通赤。火尽,候冷取出,用生绢袋子盛。又掘一地坑子,可受五、七升,满添水,候泣尽水,安一细磁碗于坑子内,上横一杖子,悬钓北亭袋子于碗,上,更用一盆子合盖,周回用湿土壅盆子,勿透气。三复时并化为水,取此水,拌调前件二味药。

  化庚粉法#22

  上好庚一十两,汞五十两,贮于一罐内,常用火煖,将庚烧令赤,投于汞内,柳篦搅,化尽为度。用盐花三斤,与金泥同研,唯细。便入一大铛内匀平,上用勘盆子盖铛,以泥固济,周回令密,慢火锻之,却令汞飞上,以汞尽为度。次用煎汤沃盐花,候盐味尽为度。其庚粉于盘内,日曝干后,细研入在药内;雄黄八两,如鸡冠色者,研如粉;雌黄八两,通明叶子者,研如粉;戎盐四两,研如粉;金粉十两。右五味药并细研如粉,别换鼎合#23。一依前法,用米醋浓研,香墨匀涂合内,还用文火逼合,令药作汁。一依前法,用硝石四两细研如粉,安在合足内,实按,以缅粘纸封定合足,便固济合盖,入于鼎内,准前法泥固济合足,合上用铁关关定后,阴干。一依前法,先取铅三斤,于铫子内镕作汁,以杓子抄在合足四面,相次更镕铅汁,渐渐灌满鼎内,至合子上二寸以来。一依前法,选成合日,夜半子时起火。火候准前,初起六两,日加一两,至六十日满足。候鼎合冷定,用铁凿凿去黑铅,取合,其药当作紫金色。每一分于乳钵内细研,可制汞一斤,立成紫磨黄金。此非人世所有,是神仙祕授,若于助道,须知足乎!

  伏药成制汞为庚法#24

  汞一斤,药一分j 于新铁铫子内,药置汞上,用茶碗子盖,固济。如法,安铫子于火上,专听里面滴滴声,即将铫子于水内淬底。如此十数度,其汞已伏。研砂如黑铅砂子,别入甘锅销韛,当为紫磨金。其于变化,不可具载。

  四壁柜朱砂法

  《四壁柜朱砂》,其法能除风冷,温暖骨体,悦泽颜色,久服无疾,延年益寿。

  针砂一斤 硫黄四两 朱砂三两 白矾四两 盐一两

  右以浓醋一斗五升,煮针砂、硫黄二味,令干,以火锻之,待鬼焰出尽后,放冷,研。别入硫黄一两,又用醋一斗五升更煮。候干,依前锻之,鬼焰尽即止。放冷,以水淘取紫汁,去其针砂,澄紫汁极清,去其水,尽阴干。即入白矾、盐同研,内瓷瓶中,四面下火锻之,侯瓶内沸定即止。待冷,出之,细研,以醋拌为柜,先用药一半入铅桶中,筑实,即以金薄两重,朱砂入柜上,又以余柜盖之,筑实,以四两火养三七日,即换入铜桶中,密固济,用六两火养,三七日足,即用十斤火锻之,任火自销。寒鑪出药,朱砂已伏。于润湿地薄操,盆合一复时,出火毒了,细研,以枣肉和丸如麻子大。每日空腹,以温水下五丸。以铅作桶,可重二斤,以铜作桶,可重三斤忌羊血。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六

  #1 然: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方’。下同。

  #2 三大两:丛刊本、四库本均置于各药下。

  #3 金薄:丛刊本、四库本均作‘金箔’。下同。

  #4 ‘光明砂研如面’九句:所言三药研煮法,丛刊本、四库本均分别置于各药下。

  #5 五味:按四库本当作‘九味’。

  #6 取:原本作‘减’,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7 雄黄:原本作‘牛黄’,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8 即得: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是’。

  #9 牛黄:疑为‘硫黄’之误。

  #10 修金碧丹砂变金粟子方:此章丛刊本、四库本重见于卷六十八,本卷则题作‘修金碧丹砂方’,两卷所录略有出入。

  #11 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万病,兼化宝: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2 却: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3 取: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去’。

  #14 分药一半:此起至‘益颜色’凡八十六字,丛刊本、四库本卷六十八中均无,而本卷有。

  #15 余者细末于锅中:此起至段末凡八十一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但见于卷六十八。

  #16 火:丛刊本、四库本置于上句‘草灰’下。

  #17 神室河车方:本章丛刊本、四库本在卷六十八。

  #18 二两火: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火二两’。

  #19 九转鍊铅法:本章丛刊本、四库本在卷六十八。

  #20 金丹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在卷六十八。

  #21 伏火北亭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在卷六十八。

  #22 化庚粉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在卷六十八。

  #23 合: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注文日:‘合即铁合’。

  #24 伏药成制汞为庚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见于卷六十八。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七

  方药

  大洞西华玉堂仙母金丹法

  右用凝白蜜三斗,真丹精明有白华者三斤,精云母屑二斤,凡三物搅令和合,著铜器中,盖器上#1,以器著大镬汤中,令浮铜器,桑木薪微火煎镬,令蜜及药皆干于铜器中,出器,凉之三日。又曝燥,擣为散。还内铜器中,又密盖器口,以器著灶上甑中,好桑薪蒸之三十日,当以白日竟日火蒸之,夜不火蒸也。日数足出丹,作高格爆燥之,又擣三万杵,细筛为散。又内铜器中,盖器上,如初时法,著大镬汤中,浮煮铜器三日三夜讫。都毕,名曰仙母金丹,一名西王母停年止白飞丹也。凉之三日,爆燥,更擣三万杵,筛细为散,以凝白蜜,丸如小豆大。平日一服二十丸,日常服之者,长生不死,面有少容如女子。若读《大洞真经》而服此丹者,万遍既毕,立乘云升天,不得复住止世间,观戏于风尘中也。其不诵《大洞经》者,而服此丹,便得长游于世上矣。服此丹无所禁食,食饮之宜任意耳。常在人间周旋,俗中人不觉也。所谓真仙混合,隐化八方矣。先斋三十九日,以七月七日日中时,合此丹也。

  镇魂固魄飞腾七十四方灵丸

  云母四两 雄黄四两 真瑰四两 硝石四两 玄参四两 槐子中仁四两 龙骨五两 猪零四两 青丘霜四两 虎杖花四两阴干 鸡舌香二两 青木香二两 沉香二两 薰陆香四两 詹糖二两 戎盐三两 空青八两 丹砂八两 石兑黛四两 白石英二两 太阳婴童羽衣二两 太阴精上素华二两 桃华四两

  比结阴精流华一升二合当以九月建日取之盛别器中 结炁凝精素华丹一升二合当以十二月建日取之,盛别器中 神华阴精流珠一升二合当以冬节日取之盛别器中

  合二十七种。已见二十六种,后入白寒,成二十七种,上二十四种,法二十四神,三种应以三元之精炁,上应九晨,结魄凝魂,五色硫黄,化形变景,无有常方,故人服之,神镇气安。当以三月建日合药,五月壬日服丸。始合以次,从云母起,各别擣三千杵,匝桃华,合二十四种,合七万二千杵。毕,各置一拌中,未得擣药,仍告斋三十日,讫。事令童女侍香,皆令少口,慎言、好性、善行、肉香、骨芳之人,置药于二十四拌中,露著中庭三宿,勿令鸡犬、外人见之,不使闻哭泣之声。露毕,以次内药著釜中,第一内云母,次内雄黄,后内桃华,内二十四种都毕,皆当以次序相复,令竟釜中,以#2北结阴精流华一升二合,次内结炁凝精素华丹一升二合,次内神华阴精流珠一升二合。毕以清稷□一斗二升沃药,即以上釜盖之,令上下、四面、四边、内外密厚七分。故以云母在下,其炁冲上,桃华在上,其色冠下。故有次第也。

  当先作六一泥,泥土釜二枚。用东海左顾牡蛎、戎盐、赤石脂、黄丹、滑石、蚓蝼黄土六分皆等合治,擣细筛,和以百日米醋。和毕,捣令匀,以合成六一泥也。泥两土釜内外,渐渐薄泥,日曝令燥,燥则再上,内外令厚二寸半。都毕,仍作灶南向,安孤着灶中央,釜底令去地一尺二寸,米糠烧之九日九夕,令火去釜九寸;九日九夕进火,令近六寸;又九日九夕,令火至底三寸;合三九二十七日。毕。寒之三日,发开视药,起飞精,仰着上釜,神药成。若不起,更泥如初,又进火如先二十七日,寒之三日,无不成也。取三岁雄鸡羽扫取之,仰着上釜,神药则名飞丹紫笔华流精,有百变之色,玄光映焕七十四方,服之一铢,身生流光七十四色。左唾则三魂童子立见,右唾则七魄化生七形之童,衣飞罗羽裙,神舆玉辇,立到于前。盛之金柈,精凝釜底,则为玉胎琼液之膏,和以白蜜,更合于臼中,东向擣之,令七万杵。一铢为一丸,丸毕,密器封之,露著中庭三日三夕,毕。清朝服一丸,令三日服三丸,即能乘空步虚,出有入无。令至七日,合服七丸,即自能浮景霄霞,身生五色,五岳神官,五万人卫从身形。

  东向服九丸,则致青霞绿軿,青龙控辔,青阳玉童九十人,青腰玉女九十人,东岳仙官九千人,来迎兆身。

  南向服八丸,则致绛霞云軿,赤龙控辔,绛宫玉童八十人,太一赤圭玉女八十人、南岳仙官八千人,来迎兆身。

  西向服六丸,则致素霞玉舆;六龙控辔,耀灵玉童六十人,素灵玉女六十人,西岳仙官六千人,来迎兆身。

  北向服五丸,则致皂霞飞辇,玄龙控辔,太极玉童五十人、太玄玉女五十人、北岳仙官五千人,来迎兆身。

  向戊己之上服三丸,则致黄霞玉舆,十二飞龙控辔,中央黄机玉童十二人、黄素玉女十二人,中岳仙官,一千二百人,来迎兆身。服五丸,即致五岳仙官奉玉扎凤章,请兆之身,上诣九官金阙之下,受署真仙之号,可谓灵丸之妙大哉乎!凡诸变化七十四种,金银宝玉,赤树绛实立生,水火,有妙于琅玕八景,四蘂绛生神丹之用,不能一二具处,特略其大化之微尔!

  凡欲游戏五岳,周流八极,不拘仙官之劳,意惮典局之类,未欲升天者,自可不须服五方之丸,但常服三丸、七丸之数,固魂镇魄,飞腾七十四方,遨游五岳,寿同三光,余可依五方之数耳!若服五方之丸,便为五岳之司,五岳之司,便有局任,不得适意也。

  南岳真人郑披云传授五行七味丸方

  《上皇保命固精丹诀》,用药味配阴阳精气。五行之精,君臣相佐,固精保命,养气安神,调理五脏,补养六腑,虚败自充,衰朽复润,血脉壮盛,筋骨长坚,发白重黑,胎发却生。功效如神,录不可尽。丹药非道,无以延其寿,道非药,何以养其身?道药相扶,何虑不痊其沉痛?某自幼年好学经方,陟岭穿崖,登云渡谷,寻师访道,仅二十馀年,暮齿五旬,衰劣尤甚。苦心既久,但渴至玄,遂到南岳灵巖山,得遇志士#3,授传某此术,盟誓丁宁,与某修合之门,服药之法,忌鸡犬秽恶腥膻荤血,莫非洁净,处精专心修制。某遂修合,依方服之,经三月已来,顿觉精神有异,五脏之内,调畅得安,气力之间,自然强壮。又服经半剂,其效不可名状,如年三十之人。服一剂,如十五童子。奇哉!灵药具方如后:

  硫黄二两日之精 白龙骨二两月之精 安息香半两火之精 栢子仁二两木之精 兔丝子二两土之精 五味子二两金之精 肉苁蓉二两水之精

  右件七味药,其香用胡桃人隔杵别擣,其余并擣,罗为末和合,以魁罡日,用枣肉为丸,如小豆粒大,每日空心无灰酒下三十丸,忌鸡猪鱼蒜。欲修合服药之时,须用丙寅、丙午日,或蜜日所合和以火,命人面东合之,忌孝子师僧,妇人鸡犬,皆不得见。服药日,王相方净洁房内。经半年后,若近房色,常泄谷炁,即精气永固不泄也。神效不可具。

  九真中经四镇丸

  太一神仙生五脏,填六腑、养七窍,和九关,鍊三魂,曜二童,保一身,长生万岁。《四镇丸方》:

  太一禹余粮四两定六腑,填五脏 真当归一两以和禹余粮,止关节百病 薰陆香一两以和当归,薰五脏内 人参一两补六腑津液,助禹余粮之势 鸡舌香一两除胃中客热,止痰闷

  凡五种,以禹余粮为主,四物从之。先内禹余粮,擣一百杵,次内四物,合和为散。

  丹砂四大两摄魂魄,镇三神,理和气 甘草一两以和丹砂,润肌肤,去白发 青木香一两以助甘草,去三虫伏尸 干地黄一两以和百髓,满脑血 詹糖香一两补目瞳,薰下关

  凡五种,以丹砂为主,四物从之。先内砂擣一百杵,次内四物为散。

  茯苓四大两填七窍,补久虚,和灵关 白术一两以和茯苓,润神气,明目瞳 干姜一两以辅术势除热痰,开三关,去寒热 防风一两补湿痺,除秽滓,止饥渴 云母粉一两泽形体,面生光,补骨血

  凡五种,以茯苓为主,四物从之。先内茯苓擣一百杵,次内四物成散。

  麦门冬四两去心填神,精养灵液,固百骨 干枣膏一两以助麦门冬,凝#4血脉,去心秽 附子一两炮,益脑中气,填#5脏内冷,去痰 胡麻一两熬,和喉舌液,填下关,泄泽三神 龙骨一两润六液,养穷肠,乌发止白

  凡四镇神丸,合二十种药,令精上者,其五物为一部,皆令成散。先取禹余粮部,擣三千杵,次入丹砂部,捣四千杵,次内茯苓部,擣五千杵,次内麦门冬部,擣六千杵,又内白蜜四升,擣七千杵,又内白蜡十二两,擣八千杵,更下鍊蜜令可丸。若刚硬,更下蜜令柔,复擣三万杵,药成。丸如鸡子中黄许大,分为细丸而服之。以正月、九月、十一月上建日合之,满日起服之。百日中筹量服五丸,当先一日不食,后日平旦乃服,服毕,然后乃#6饮食如故。千日之后,二百日中服七丸;二千日之后,三百日中服二十丸;三千日之后,四百日中服三十丸,计为率。镇神守中,与天地相毕。此药万年不败。若常服此药,一切不同服杂药饵之辈。若欲合此药,先禁戒七日,永不得入房室,无令鸡犬小儿妇人见。修合之时,当烧香,设一神席于东面,为太一帝君、太一君、太一上元君坐位,心常存呼咒之。服药时,当亦心存之,以向月王。此所谓四大,以镇四神,除百病,令人不老,远视万里之外,白发却黑,齿落重生,面目悦泽,皮理生光。服之一年,宿疾皆除;二年,易息;三年,易气;四年,易脉;五年,易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齿;九年,易形;十年,役使鬼神,威御虎狼,毒物不敢近。

  黄帝四扇散方

  大茅君以授中茅君。

  松脂 泽泻 干姜 干地黄 云母 桂心 术 石上莒蒲

  右八味,精治,令等分,合擣四万杵,盛以密器,勿令女人、六畜诸污殗等见。旦以酒服三方寸匕,亦可以水服,亦可蜜丸如大豆许,二十丸至三十丸。此黄帝受风后四扇神方,却老还少之道者也#7。我昔受于高丘先生,令以相传耳。

  王母四童散方

  胡麻四大两九蒸九曝,黑肥者,去皮,熬令黄香 天门冬四两高地肥甘者,干之 白茯苓五两白实者,亦当先煮,曝干 术三两时月采肥大者 桃仁四两当用好者,仍须大熟桃,解核取人,热汤浸去皮尖 干黄精五两高地宿根者,干之

  右六味,精治。先熬胡麻,后入诸药,擣三万杵,细罗为散。每日平旦以酒服三钱,暮再服,宜渐加之。亦可水服。如丸,即鍊蜜和之,更擣万杵,丸如梧桐子大,自二十丸加至四十丸。

  帝女玄霜掌上录

  一名帝女玄霜,二名琼浆,三名玉液,四名地母乳,五名甘露浆,六名九转阴丹,七名醍醐酥,自古神仙虽饵金丹,无不修此阴丹者。且如黑铅属水,其数一,一生二,二生三,三能生万物,岂不因阴阳乎?夫大丹者,是阴阳龙虎及至修鍊了,号为正阳,如此即孤阳也。既孤阳,不可立身,须假阴丹而相负,以为梯航也,其数随阳,数用九也。若论津润五脏,灌注华盖,上添泥丸,下补精元,大药不得玄霜,服久而难见其功。大丹出于契中,阴元玄霜出自祕录,所以术士难知也。今具著修阴丹白雪玄霜法:

  取上好黑铅一生者二斤,汞半斤,先于铫子中拨泻,令细,绝灰,便将汞投在铅中熟搅,铅作埚子大小,临时用瓷瓶子一口表里通油者,便取上好醋五升贮在瓶内,即于稳便房内,明净处室向阳者,下手作,假阳极之时,当合道气也。便安瓶子于土坑内,其口与地平,将铅埚安瓶口上,更以纸三四重,纸上又安瓷碗盖之。若是阳极之时,七日一度,取出。其埚上如垂雪倒悬,见风良久自硬,扫取后,其瓶内醋损,即须换。如此重重,取至一斤霜。即于瓷碗内入甜浆水,用柳木槌杀研,渐渐入浆水,如面糊末,在碗四面安,在饭甑中蒸,蒸了又研,以清水淘澄,干;又用清水杀研末,在碗上土甑内,又蒸、研、淘。准此法,五度入饭甑四度,入土甑蒸之。其土甑蒸时,碗口上别用一口碗合之。如此九转足,即须用熟绢袋盛,以清水于银器中摆过。后一复时用,却去清水,以绵盖器口,日内晒干扫下,又用柳木槌研了。其色始如春雪,亦如面勃,其味甜澹甘美,捻在口中,冷如春冰。若有人修得者,以蜜丸如梧桐子大,日服五丸,至一岁,万病不侵,经夏不渴。但洗头,生油调涂顶,须臾至脚心自冷,神功难述。若引大还丹,返老为少,盖由津液行也。孙氏歌曰:

  玄白霜,玄白霜,龙虎君中立为长。万物不从阴所生,即问孤阳何处养?

  萤火丸方

  刘子南者,汉冠军将军武威太守也。从道士尸公,受务成子萤火丸,辟病,除百鬼、虎狼、蚯蛇、师子、蜂虿诸毒,及五兵白刃、贼盗凶害。

  其方用雄黄、雌黄各二两,萤火、鬼箭、蒺藜华各一两,铁槌柄烧令焦黑、

  锻鑪中灰、羖羊角各一分,九物各如粉面,以鸡子黄并丹雄鸡冠血丸如杏仁大,作三角绛囊盛五丸,带左臂上,从军者击腰中,居家悬户上,辟盗贼诸毒。

  刘子南合而佩之,永平十二年行武威北,卒遇虏,大战败绩,士众奔溃,独为寇所围,矢下如雨,未至子南马数尺,矢辄堕地,终不能中伤。虏以为神人也,乃解围而去。子南以神方教其子及弟兄,为军者,皆未尝被伤,俱得其验,传世宝之。及汉末青牛道士封君达以传安定皇甫隆,隆授魏武帝,乃稍传于人间。一名冠军丸,亦名武威丸,今载在《千金翼》中所称也。

  黄帝受黄轻四物仙方

  一曰鸿光,二曰千秋,三曰万岁,四曰慈墨实。合此四物,帝曰:此四物形状若何?可得闻乎?黄轻曰:鸿光者,云母也;千秋者,卷相也,生于名山之间;万岁者,泽泻也,慈墨者,苋实也,一云兔丝子。

  右件杵,罗为末,以白松脂和擣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日空心、温酒下三十丸,服七年,效可寿千岁。久服之,与天帝相守。帝恭拜之。

  真人驻年藕华方

  右一物,七月七日采藕华七分,八月八日采藕根八分,九月九日采藕实九分,采合道毕矣,服方寸匕。授南阳刘长生,长生居清渊泽中北界,长生服药七十馀年,不壮不老,长服神仙。藕实一名水丹芝,一名加实,一名芡实,一名莲华,一名芙蓉,其叶名荷,其小根名芊,大根名藕,其初根名菱,与鸡头为阴阳。以八月上戊日取莲实,九月上戊日取鸡头实,十月上午日取藕,各等分,阴干百日治之。正月上寅日旦,井华水服一方寸匕,日四五,后饭服之,百日止。主补中,益气力,养神,不饥,除百病,久服,轻身延年,不老,神仙。鸡头实,一名鴈实,一名天门精,一名天禹,一名曜。味甘,治湿痺、腰、脊、膝病,补益气,强志,耳目聪明,久服,身轻,不饥,神仙也。

  老君益寿散方

  天门冬五两去心,焙 白术四两 防风一两去芦头 熟地黄二两 细辛三分 干姜一两炮裂,剉 桔梗一两去芦头 天雄半两炮裂,去皮脐 桂心半两 远志一两去心 肉苁蓉一两酒浸,去皱皮 泽泻一两 石斛半两去根剉 柏实半两 云母粉半两 石韦半两去毛 杜仲半两去麤皮剉 牛膝半两去苗 白茯苓半两 莒蒲半两 五味子半两 蛇牀子半两 甘菊花半两 山茱萸半两 附子一两半炮裂,去皮脐

  右件药擣,罗为散。平旦酒服三钱,冬月日三服,夏平旦一服,春、秋平旦日暮各一服。药后十日知效,二十日所苦觉灭,三十日气力盛,四十日诸病除,六十日身轻如飞,七十日面光泽,八十日神通,九十日精神非常,一百日已上,不复老也。若能断房,长生矣!

  骊山老母绝谷麦饭术

  黑豆五斗 大麻子一斗五升 青州枣一斗

  右件黑豆净水淘过,蒸一遍,曝干,去皮,又蒸一遍,又曝令干。麻子以水浸去皮,共枣同入甑中,蒸熟取出,去枣核。三味一处烂擣,又再蒸一遍,团为拳大,又再蒸之。从初夜至夜半,令香熟,便去火,以物密盖之,经宿,曝干,擣罗为末,任性喫,以饱为度。遇渴得喫新汲水、麻子汤、柏汤。第一服七日,三百日不饥。第二服四日,约二千日不饥。若人依法服之,故#8得神仙。若是奇人服,即得长生。甚是殊妙,切不可乱传。若食,犯之损人。如要食,即以葵子为末,煎汤服之,其药即转下如金色,此药之灵验也。

  文始先生绝谷方

  雄黄半两细研 禹余根一两 麦门冬一两半去心焙 白矾一两烧灰 云母粉一两

  右件药擣,罗为末,鍊蜜和,擣一千杵,丸如梧桐子大。欲服药,先作牛羊肉羹、稻米饭饱食,明旦服三十丸,以井华水下之,可一月不饥矣。

  太清飞仙法

  方曰:当取松脂、茯苓各一十二斤。先次水渍茯苓一七日,朝朝换水,满日曝干;以醇酒二斗又渍茯苓七日,出,曝令干,月食一斤。欲不食,即取松脂鍊去苦臭汁,以火温之,内茯苓中治合,和以白蜜,三物合服之,月各一斤。百日身轻,二百日寒热去,三百日风头昫目去,四百日五劳七伤去,五百日腹中寒癖饮癖炁去,六百日颜色驻,七百日面#9去,八百日黑发生,九百日灸癜灭,千日两目明,二千日颜色易,三千日行无迹,四千日诸痕灭,五千日夜视光,六千日肌肉易,七千日皮脉藏,八千日精神彊,九千日童子薄,万日形自康,二万日神明通,三万日白日无影,四万日坐在立亡。日服食,慎勿忘。但过万日,仍纵横,变名易姓升天耳!

  太白星官洗眼方#10

  嘉州刺史张评士,中年已来,夫妇俱患瞽疾,求方术之士不能致,退居别墅,杜门自责,唯擣醮星辰,以祈所祐。岁久,家业渐虚,精诚不退。元和七年壬辰八月十七日,有书生诣门请谒。家人曰:主公夫妇抱疾,不接宾客久矣。书生曰:吾虽是书生,亦医术人,闻使君有疾,故此来尔。家人入白,评士欣然曰:久疾不接宾客,客既有方药,愿垂相惠。书生曰:但一见使君,自有良药。评士闻之,扶疾相见。谓使君曰:此疾不假药饵,明日请丁夫十人;锹釬之属,为开一井,眼当自然立愈。评士如其言而备焉,书生即选胜地,自晨穿一井,至夕见水。令评士斋洁焚香,志心,取水洗之。评士眼疾顿胜轻,即时明净,平复如初,即其数年之疾,一旦豁然。夫妇感而谢之,厚遗金帛,书生辞曰:焉用金帛为?吾非世间人,太白星官也。以子抱疾数年,不忘于道,精心擣醮,上感星辰,五帝星君,使我降授此术,以祛子重疾,答子修奉之心。金帛之遗,非吾所要也。因留此法,今传教世人,以救疾苦,用增阴德。其法曰:

  子午之年,五月酉戌日,十一月卯辰日;丑未之年,六月戌亥日,十二月辰巳日;寅申之年,七月亥子日,正月巳午日;卯酉之年,八月子丑日,二月午未日;辰戌之年,三月寅丑日,九月未申日;巳亥之年,十月申酉日,四月寅卯日,取其方位,年月日时,即为福地,浚井及泉,必有良效。评士再拜受之,言讫书生升天而去,此乃精诚通感之应也。

  张少真鍊九转铅精法

  青铅二斤屎多者曰杯铅,泽精者曰唐,并不堪用,唯伊阳及彼斯计紫者为上

  右置一仰月铁釜,量大小著铅,用猛火炒之,候洋讫,彻底匀搅之,须臾,自成青砂,但匀搅不停,变尽即止。欲便成铅黄花者,即将青砂猛火,不歇搅之,久之,即成铅黄花。乃取青砂于盆中,少少益苦酒,渐添研之。苦酒即用#11糠醋,不全用酽者,澄滤细好讫,于火上爆干,须臾,微微火逼之,取为汁,流浆入左味团之,磁粉入左味也。不得此法二团鼓之不成铅。曝干,即入铸道铁锅内,上下用双皮袋,猛火鼓之,其青砂须臾即变为铅,从铸道流出,下著一铁器盛取,以尽为度。其色明白,名铅孙,八返九转成紫色。凡一斤铅九转,耗折十五两,得一两,强名曰金公丹,一曰紫河车,一曰金狗子,一曰九转铅精,可用之矣。别有经,在《清灵书》中及《龙虎正箓》中。

  茯苓麨方

  茯苓三大斤 去黑皮,剉如酸枣大 甘草二小两剉

  右以水六大升,先下甘草,煮取三升,洒出,去滓,澄弃浊者。又入白蜜三大升,牛乳九大升,和茯苓煎尽。及热出,挼令散,择去赤膜。又更熟授,令如面,阴令干。日三四服之,初服二方寸匕,稍稍加之任性。大忌松菜、米酢春秋合,不须著乳,临时著乳下。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七

  #1 器上:疑为‘器口’之误。丛刊本、四库本均无此二字。

  #2 以: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次内’。

  #3 志士: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至士’。

  #4 凝:四库本作‘通’,丛刊本无。

  #5 填: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真’。

  #6 乃: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7 者也: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