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歌曰

  一名准中成,二号大道名。采续不断,添之自灵。

  又药歌

  在天为雾露,在地为泉源。数尽阴阳尽,得之终不言。

  又歌曰

  甲子下火当旬候,辩得子母仍依旧。旬候数足自周旋,从此堪为两分首。

  又药歌

  一名真源秋石,二名大道精魂。还丹采之合宜,离尘是真仙客。

  又歌曰

  日月非我形,阴阳自成质,干坤造化中,六合皆归一。

  又室歌

  坛灶为宫,蒙之又蒙,一旬方一候,一沐又还蒙。数足自灵圣,干坤处处通。

  金丹金碧濳通诀

  神室者,丹之枢纽,众石父母,砂汞别名,出阳入阴,流曜二方,列数三轴,法象水火。制犹王者,武以讨叛,文德怀柔,土德为王,提剑偃戈,以镇四方。坎离数一二,南北独为经,故冠七十二名之长。刚柔禀自然,金火当直事,水土相含受,雄雌并一体,用之有条理。变化既未济,终即复更始。初九为期度,阳和准早晚。周历合天心,阳爻毕于己。正阳发丙午,自丁终于亥。水火列一方,守界成寒暑。东西表仁义,五行变四时。如是阴阳之互用,顺三一而得其理。神室设位,变化乎其中。神室者,上下釜也;设位者,雌雄配合之密也。变化为砂汞,砂汞者,金土二用。二用无定位,张翼飞虚危,往还性不定,上下以为常。独居不改化,独处于中宫。包囊众石,为丹祖宗。有无相制,朱雀炎空,紫华耀日,砂汞没亡。诀不辄造,理不虚拟,约文申奥,叩索神明,演爻征卦,五行为讽。

  坎雄金精,离雌火光,金火自伐,水土相尅,土王金乡,三物俱德。四海辐辏,以致太平,并由中宫土德黄帝之功也。金火者,真也。丹术著明,莫大乎金火。穷微以任化,阳动则阴消,混沌终一九,宝精更相持。药有三百八十四铢,铢据一斤为十六两也。金精一化,青龙受符。当斯之时,神室鍊其精,火金相运推。雄阳翠玄水,雌阴赩黄金。阴阳混交接,精液包元气。万象凭虚生,感化各有类。众丹灵迹长,莫不由于是。

  元君始鍊汞,神室含洞虚,玄白生金公,巍巍建始初。三五以相守,飞精以濡滋。玄女演其序,戊己贵天符,天符道渐剥,难以应玄图。故演作丹意,干坤不复言。丹砂硫汞父,戊己黄金母。钟律还二六,斗枢建九三,赤童戏朱雀,变化为青龙。《坤》初变成《震》三日月出庚,龙虎自相寻。《坤》再变成《兑》,八日月出丁,上弦金半斤。《坤》三变成《干》,十五三阳备,圆照东方甲,金水温太阳,赤髓流为汞,汞者弄明珰。月盈自含亏,十六转将减。《干》初缺成《巽》,平明月见辛。《干》再损成《艮》,二十三下弦。下弦水半斤,月出于丙南。《干》三变成《坤》,《坤》乙三十日,东北丧其朋,月役于乙#8地。《坤》 乙月既晦,土木金将化。继《坤》生《震》龙,《干》、《坤》括始终。如上三十日,《坤》生《震》、《兑》、《干》,《干》生《巽》、《艮》、《坤》,八卦列布曜,运移不失中。调火六十日,变化自为证。

  神室有所象,鸡子为形容。五岳峙濳洞,际会为枢辖。发火初温微,亦如爻动时。上戴黄金精,下负坤元形,中和流汞情,深合应三才。干动运三光,坤静含阳气。神室用施行,金丹然后成。可不坚乎!鍊化之器,包括飞凝,开合灵户。希夷之府窟,造化之泉源。阳气发坤,日晷南极,五星连珠,日月合璧#9。金砂依分,呼吸相应。华盖上临,三台下辅,统录之司,当密其固。火鍊中宫土,金入水北方,土水金三物,变化六十日。自然之要,先存后亡。或火数多,分两违则,或水不定,同处别居。刚柔亢行,不相涉入。非火之咎,责谴于土。土镇中宫,笼罩四方。三光合度,以致太平。五脏内养,四肢调和。水涸灭影,含曜内明。金水相莹,润色#10沉耀。调火温水,发之俱化,道近可求。土水独相配,翡翠生景云,黄赤混其精,紫华敷太阳,水能生万物,圣人独知之。金德尚白,鍊铅以求黄色焉。为生中宫,黄金不飞灼,土烟云起后。有无互相制,上有青龙居。两无宗一有,灵化妙难窥。鍊银于铅,神物自生。银者金精,铅者北灵。水者道枢,阴阳之始,始故生银。铅化黄丹,寄立五金。为错外黑,色禀北方,内有银精。披褐怀玉,外似狂夫。银为铅子,子隐铅中。汞者铅子,子藏母胞#11。素真眇漠,似有似无。灰池炎灼,铅沉银浮,洁白见宝,可造黄金。壳为金精,水环黄液。径寸以混三才。天地初分,混若鸡子。圆高中起,状似蓬壶。关闭微密,神运其中。炉灶取象,固塞周坚。委曲相制,以使无虞,自然之理,神化无方。磁石吸铁,间隔濳应。何况鸡子,配合而生!金土之德,常与汞俱。自《火记》不虚作,已下重解前文。丹术既著,不可更疑焉!故演此诀,以辅《火记》焉!庶使学者取象。下文云,文字郑重说与世人,岂不熟思?是其义也。

  阴丹慎守诀#12

  叙曰:世上之人,率多嗜欲,伤生伐命,今古共同。然不自防,悔将无及。仙经曰:夫人临终而思迁善,病成而方求药,天纲已发,何可追之?故贤哲上士,惜未危之命,惧未来之祸,理未病之病,遂拂衣人寰,摄心归道。道者炁也,炁者身之主。主者精也,精者命之根,故爱根重炁,然后知几乎生矣。《黄庭经》曰:方寸之中谨盖藏,三神还精老复壮,养子玉树命如杖,急固子精以自偿。又曰: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泣?若当决海百渎倾,叶去树枯失青青。长生久视,未有不爱精保炁而能致之也。阴丹,百御之道,世莫得知。虽务于炁,而不绝欲者,亦未免殆哉!故曰: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人。修养君子,深宜自省也。

  大还心镜

  《寒山子至诀》云:但悟铅真,药必自神;但记汞正,药如自圣。修之合圣,天地同庆;得因师传,为道之经。所以古之圣人,不直言之,愚容易托之《周易》#13,寄之五行,合之符契,真仙之理,莫若大丹之神欤!大凡人间之大丹#14,疑误万端,有智者了解,用之一神,所以祕易成难,贵道不可轻也。昔三圣遗言,著之金简,名曰《参同契》,世皆写之,悟无一二。得其理者,未敢造,明其事者犹豫因循,疑来,倏忽而迈,荣华闪目,金玉萦心,财色介怀,百年空弃,长生之道,罕有留心,不知为色欲劳神,光阴侵岁,以此之故,递有多疑。或至人述以远近之丹,愚者便说秦皇汉武。秦皇即口是心非,贪情肆欲,汉武乃虽慕玄境,心在色情,何得而长生不死?何不言黄帝与上古人乎?黄帝传玄女还丹之术,言补金汞于丹田。后人不诀真宗,误入御女之道。岂太上仙女,必无对心说传色之心?愚者惑之,仿于万古,其歌诀书在《金丹论》中者,得可明矣。

  余早年慕道,幸得传真,克奉仙师,亲承旨教。只论铅汞之妙,龙虎之真。去四黄之大非,损八石之参杂,要在铅汞。合天地之元纪,包日月之精华,上冠于干,下顺于地,总七十二石,统天地精光,修鍊成丹,服之延驻,何不信乎?且五谷既能救命,岂可不奉神丹?黄精犹服长生,勾吻服之必死,目击可见,真圣奉之。然神丹至宝,万人之中,得者皆宿契道合,久留心志,非一朝一旦可致耳!然还丹之灵,不救自刑之祸,圣人慈愍,不救宿业之殃。此亦在人心弘道旨,又不可信任狂,非惑之神术乎!今以《大丹心镜》者明心,彼心明,丹中至药不惑他物。物非其类,丹必不灵。心非道心,修成必祸,此深可戒而省己修性也。

  论#15大丹,唯一阴一阳谓之道,即合天机也;一金一石谓之丹,亦合天地也。一金者,真铅中白虎是也;一石者,丹砂中水银是也。陶埴真人云:若用世间水银化白烟。此真言也。神符白雪门马真人曰:汞与水银别,迷人用之拙。即知此言,从凡化圣,圣不离凡,因凡入圣,凡中有圣,圣中出凡;即知水银,本在丹砂中,出合铅、汞成至宝,色还本丹,丹更不能却归水银,即真汞矣。既至真汞,即从凡入圣,可以统领万灵,即马真人云汞与水银别也。自后之学者寡学,生疑至此矣。陶真人云:若言非世间水银。又云:砂产于金也,汞生于铅也,此非世间,何不审之妙旨矣!自古真人皆从凡入圣,与大丹同契,以至上升。而迷者多惑,如丹,唯一阴一阳龙虎二物。铅是水一之名,北方河车,金生于水,金数四,水数一,共为五也。汞是青龙,东方木,木生火,木数三,火数二,丹砂火之名,二与三共为五也。五土无定位,四季立名。水与金共五,木与火共五,故曰三五道还丹,道之玄也。还丹之妙,罕有玄解,知之者圣人乎!可#16为造化在乎心,变转自由耳。不知真诀,假如#17念诵真歌,不遇师受,终无成理。余忆昔年迷谬,徒历山川,一事不为,虚弃财货。忽然指悟,如醉醒焉。目前可致烟霄,足知大道不远。盖人祕易为难,恐愚者侮之容易,即天官减筭,神道夺寿。故《真人诫经》云:世皆延年,为人身命,渐被阴境侵之,以至阴死也,岂阳生之神术乎!夫不修行益生,损人侵物,何长生乎!虽遇至人,道不相契,固不传其非人乎#18!《科仪》云,希长生,还丹取。成大丹,不可不知炉鼎也。知炉鼎,又不可不知火候也。知火候,又不可不知心也。既知心,又虑多难与宿殃也。万一自知,又不可妄传授于人也。道不传即废,传非人即殃。故知万妙不得其心也。心为出世之宗,丹为延年之药,服之阳宫,即阴司落名,已后纵往,亦神解上仙,此真圣之言不惑矣!余悟古贤真旨,至《参同契》、《金碧经》、《古文龙虎传》,三圣遗文,众真歌诀,不离真妙之铅汞乎?恐后之有疑未决者,更序之于心镜,必欲明其大道,昭一曜真元,涤学者凝滞之旨,晓愚者惑诳#19之说,悟而见受,可披#20青云,可致朗月#21当明序而说之#22,知不惑众者矣。

  太清神丹中经叙#23

  元君曰#24:元君者,上帝之师也。其人大神,能调和阴阳,驱役风雨,进退五星,斟酌寒暑,骖驾九龙,十二白虎,天下众仙隶之焉,人生死成由之矣。犹言,本亦学道,服神丹之所致也,非自然尔,况小兆乎!勉力求生,勿得懈怠。上士得道,升为仙官;中士得道,栖集昆仑;下士得道,长生世间。贤者勤之,吾不虚言。

  元君曰:凡言圣人、神人、仙人,些二人者,皆是学而得道者也,非天生自然矣。但德有优劣,官有尊卑,故虽神、虽圣、虽仙,犹言人者,明其素是人也。天神之自然生者,则但言神不言神人。言神者,以光气为体,言人者,犹有骨肉也,但已得道,能隐翳变化不见闻耳。凡初得仙者,但言仙人;若得升天往来大神之处,则位为真人;若得补天曹官职,乃位为神人也。老子及太一问元君曰:凡服神丹而长生者,岂神灵候之乎?将自药之力也?元君曰:长生之事,功由于丹。丹之成,由于神。神不祐,则作丹不成也。故将合丹,必正身心,守善不履罪过,神明哀之,作丹必成。神丹入口,寿无已矣。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三

  #1 化: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气’。

  #2 神化: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神仙’。

  #3 志:原误作‘至’,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4 魄:丛刊本、四库本均作‘魂’。

  #5 龙虎正道: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浸法天道’。

  #6 龙虎: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各禀’。

  #7 止:原误作‘上’,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8 乙:原误作‘已’,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9 璧:原误作‘壁’,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0 色:原误作‘塞’,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1 胞:丛刊本、四库本作‘胎’。

  #12 阴丹慎守诀: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3 托之周易:此上原衍‘愚容易’三字,据丛刊本、四库本删。

  #14 大凡人间之大丹:此起至‘省已修性也’凡四百六十六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5 论:此上丛刊本、四库本均有‘盖’字。

  #16 可: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欲’。

  #17 假如: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徒然’。

  #18 乎: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也’。

  #19 惑诳: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狂惑’。

  #20 披:原误作‘谓’,据四库本改。

  #21 月:此下丛刊本、四库本均有‘也’字。

  #22 当明序而说之:此起十二字,丛刊本、四库本无。

  #23 太清神丹中经叙: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4 元君曰:疑为衍文。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四

  方药

  太极真人青精干石□饭上仙灵方

  王君注解

  青精上仙灵方太极法#1,使二千二百岁中得传十人#2。无其人,祕之勿泄。一日有其人,听顿授之十人,过限不得复授。受之者,皆立盟约,誓启不宣漏,脆有方之师,青帛三十尺,金两双,代歃血之信。传非其人,宣泄宝文,身考三官,死为下鬼,挞蒙山之石,填积夜之河。凡受书,斋十日,授者亦然,然后乃得对传之。

  太极真人曰:夫受生炁于五谷者,结胎育物,必抱谷气之流精也,含真万化,亦陶五谷之玄润也。若子寄形于父母,将因所生而摄其生矣#3。不缘所生之始本,而顿废其所因者,未尝#4不枯竭于偏见,断年命以雕伤乎#5!当宜因其所由,顺其精源,凝涤柔和,微而散根,使荣卫易鍊于日用,六府化谷于毫渐也。故因谷以断谷者,乃卫明之良术,缘本以去本者,乃摄生之妙迹耶!于是扇南烛之东晖,招始牙之朱灵,五液夷泯,关百通盈,神乐三宫,魂柔魄宁。复以晨漱华泉,夕饮灵精,鸣鼓玉池,呼吸玄清。华腴童于规方,胃满填乎空青。所以千筭一启,寿随年荣,岁与药进,飞步仙庭也。服尽一剂者,命不复倾,五云生身,体神气清,亦能久食,百关#6流亭。亦能终岁不饥,还老反婴。遇食即食,不食即平。真上仙之妙方,断谷之奇灵矣#7!

  生白粳米一斛五斗,更舂#8治,折取一斛二斗,得稻名有青者,如豫章西山青米、吴越青龙稻米是也。青米理虚而受药气,故当用之,盛治,勿令鸡犬秽物临见之。

  南烛草木叶五斤,燥者用三斤或都用三斤,亦可杂用茎及皮益佳,多取令淹潚一斛二斗米耳,不待斤两之制度也,以意消息之。其树是木,而叶似草,故号南烛草木也,一名猴药,一名男续,一名后卓,一名惟那木,一名草木之王。生嵩高少室,抱犊鸡头山,名山皆有之,非但数处而已。江左吴越尤#9多,其土人名之曰猴叔或染叔,粗与其名相仿佛也。煮取汁极令清冷,以绣米米释炊之,洒护皆用此汁,当#10令饭正作绀青之色乃止。预#11作高格,暴令干。若不办杂#12得他药者,但作此亦可服。日二升,勿服血食。亦以填胃补髓,消灭三虫,为益小迟,但当不及众和者耳,亦神仙食也。《上元宝经》曰:子食草木之王,气与神通;子食青烛之津,命不复殒。此之谓也。合药之始,当先斋三日,乃得为之。尤禁房室秽漫,药不行也。此上真之方,不同他事,山林诸道士但按此而用耳#13。若不办诸杂物,及贫者又或无米,但单服此叶,或擣为散,或以蜜丸,服之皆得仙也。近易之草而俗人不知,知犹不用,可不哀哉!初欲服者,要当先作和者三二剂,剂尽无复和,乃单行耳!先宜填胃关#14故也。有资力者,自可常和,而服之得效尤速,百害灾病不复犯也。单以米合,犹为小迟,要自愈于胡麻、术、桂之单行也,服之使人童颜聪明,延年无病,又不令人有忧思之心矣。禁食血肉生之物,若噉脯不害也。若无和而单行者,当三蒸三曝,极令干,旦以清水渍二升或一升,再服之如食状,亦可水送餐。及以叶擣此饭为屑,以和白蜜,重擣万杵,丸如梧桐子大,日再服,服五十丸乃佳,有愈于干饭之益也。其日遇食亦食,无苦也;如不得食,平平耳。又常当漱玉池之华,以益六液。

  和用空青七两精鲜者,先细擣,重绢罗之。夫空青者,虚曜而益真,填胃而明眼,强筋而补液,增精而童颜,上仙品石也。若施之以房室,则气秽而神亡,害杀立验,可不慎哉!又用丹砂一斤精彻者,先细擣,绢簁之。夫丹砂者,朱明而阳焕,填骨而益血,强志#15而补脑,增气而理肺,使人百节通利,关枢调和,上仙品石也。忌血食履殗浊及房室,犯之者上气,生症积骨枯之病。

  又用伏苓二斤白好而不冰者,以水五升煮之三沸,焙干而细擣,重绢簁之。伏苓者,通神而致灵,和魂而鍊魄,明目而益肌,厚肠而开心。又与南烛二炁相养,调荣理卫,亦可单以干饭和之尤良。禁食酸及猪犬肉,忌见血腥,犯之者药势不行,无益于身。单干□饭合狭苓梼筛,蜜丸如前,服之良。

  又用荆木杪软叶华阴干者五两,干叶益佳,细擣千下,重绢簁之。荆木叶华通神见鬼精,取刑之时,勿令鸡犬见也。

  凡合此药者,皆宜静密,勿以药名字以语不同志者,所将使人不得不示之耳,慎之!凡四物擣筛都毕,又合内臼中,重擣一万杵毕,乃以合溲青干饭中,善令调市,盛以布或绢囊,著甑中蒸之,微火半日许,令釜中水多少如干饭,斗数数反侧,囊四面令通热市,若釜中水竭而饭不市者,更以意增水微火也。毕,出囊饭著高格,日中曝之,取令极燥以药没干饭讫,又以清酒合溲饭令浥浥耳,然后内囊中。当得大瓯内囊饭毕,以盖密甑上,勿令气泄尘入。又曝饭,当善分解之,勿令相滞,令极干,历历可耳亦可擣之为屑,丸以白蜜,梧桐子大,日服八十丸,日再服,使人长生延年。又和用白蜜二斗,清酒一斛。

  右二物皆令精好,以蜜投酒中搅之,调和毕,以薄溲□饭于大器中,皆令通市浥浥尔。乃出,日中曝,令极干,干复内如前。凡一斛二斗,令作十过溲饭,或七八过没之,取令浥浥调市,亦务欲薄溲使调,而数于日中暴#16也。用酒溲□饭,都毕。乃内囊中,复蒸如前。毕,出,干令燥,于此亦可擣而丸服,如梧桐子大,日再服八十丸。又和用一斗酒、一斗清水若井花水淋沃之,极令清彻。以南烛叶一斤或二斤,渍之或煮之一沸,出,令汁正作绀青色,小令浓也。又内白蜜五升或一斗,著青汁中,搅令匀,和毕,又以溲□饭,如前溲,令调市,日中干之,唯欲多溲干也,须尽清汁乃止。又辄复蒸毕,日中干之极燥,青精□饭之道都毕矣。

  若釜甑蒸之不相容者,亦可分蒸之也#17。合药当用月之上旬于寅卯日,别安釜灶也。若药历历者,但服五合,送以饮;若药相结谩不解者,乃擣密丸,计五物合为八十丸,平旦一服或再药成,封著蜜器中,数出干暴之,若作丸,亦当顿作之也,服毕,听得食腑。初服之始,不便绝谷也。当减谷,以二升半为限,一年后减为二升,三年后减为一升,四年后减为半升,减之以至都尽,至于五年,令人轻明大验。自此以后,亦能一日九食,亦能终岁不食食面乃易为减。服□饭,百害不能伤,疾病不能干。去诸思念,绝灭三尸,耳目聪明,行步轻腾。十年之后,青精之神,给以使之,令坐在立亡,能隐化遯变,招致风雨。一剂辄益筭一千,长服不死。凶年无谷,或穷不能得米者,皆单服南烛,或和茯苓,或以蜜和南烛,或杂松栢叶,会用相参,非但须谷也,但当不得名之□饭耳。皆宜参以吐纳咽液,以和荣卫,常当如此。□饭须云牙之用,云牙不须□饭而行事也。若和用古秤者,日服二合半耳#18。服不患多,唯患不可供,故二合半以自节限耳。初服药,不便断谷也。此上仙之名方,去食之妙道矣。

  太上巨胜腴煮五石英法

  一名太帝君镇生五藏诀#19

  南岳真人告曰#20:吾昔有入室弟子仙人赵成子者,初受吾《镇生五藏上经》,乃按而为之。成子后欲还入太阴,求改貌化形,故自死亡于幽州上谷玄丘中石室之下。死后五六年,有山行者见白骨在室中,露骸冥室,又见腹中五藏自生,不烂如故,五色之华,莹然于内。彼山行人叹曰:昔闻五藏可养,以至不朽,白骨胸中生华者,今睹其人矣。此子将有道不修,中道被试不过乎?因手披之,见五藏中各有一白石子镇,生五色华,如容状在焉。彼人曰:使汝五藏所以不朽者,必以五石生华故也。子已失道,可以相与。因取而吞之去。复四五年,而成子之尸当生。彼人先服石子,以成子当生之旦,而五石皆从口中飞出,如蝉状,隐隐雷声,五色洞明,径还死尸之藏。因此成子改形而起,如一宿醉睡之间。其人心惧恍惚,因病汨甚,乃至入山寻视死尸所在。到石室前,方见成子偃据洞啸,面有玉光,而问之曰:子何人哉?忽见有五老仙翕,披锦带符,手秉羽节,头建紫冠,言于成子曰:昔盗吞先生五藏宝石者,此人是也。言毕,彼,人面上即生恶癞,噤而失言。比归达家,癞疮亦匝,一门大小,同时俱死,族亦遂灭矣。

  诀曰:太极金华真人以此经文,刻于太微帝君紫微宫玄珠玉殿,东壁牖上。其文曰:五石异方,津光合形,有终而死,有始而生。万类反本,千条归真。气适浮烟,血奔流精。哀哉!兆身飞真不成,何不竭以云草玄波,徊以卉体华英,会以七白灵蔬,和以白素飞龙?沐浴平旦,正心向东,凝精厉魂,上帝五公。再拜朝灵,镇固五方,长生天地,出入流通。各安其位,生华五藏。

  此文乃上清八会龙文大书,非世之学者可得悟了者也。太素真人显别书字,受而服之,求其释注于太极帝君焉!云草玄波者,黑巨胜腴也,一名玄清;卉醴华英者,蜜也;五光七白灵蔬者,薤菜也;白素飞龙者,白石英也。法当种薤菜,使五月五日不掘拔者,唯就锄壅护治之耳。经涉五年中,乃取任药,名为五光七白灵蔬。取薤白精肥者十斤,黑巨胜腴一斛五斗,白蜜凝雪者五斗,高山玄岩绝泉石孔之精水二十六斛,,白石英精白无有厉□者五枚,光好,于磨石上砺护,使正圆如雀卵之小,小者好莹,治令如珠状,勿令有砺石之余迹。先清斋一月或六十日,令斋日讫,于九月九日。先筑土起基高二尺,作灶屋,屋成,作好灶,口向西,屋亦开西户也。当得新大铁釜安灶上,于九月九日申酉时,向灶口跪,东向,内五石子于釜中。于是乃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青帝公石,三素元君。太一司命,玄母理#21魂。固骨镇肝,守养肝神。肝上生华,使肝永全。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白帝公石#22,太一所憩。元父理

  精,玄母镇肺。守养肺神,使气不朽。肺上生华,十万亿岁。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赤帝公石,帝君同音。玄母理神,桃康镇心。守养心神,无灰无沉。心上生华,华茂玉林。次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黑帝公石#23,太一同筭。玄母元父,理液混变。守养肾神,使无坏乱。肾上生华,常得上愿。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黄帝公石,老君同威。太一帝君,理魂镇脾。守养脾神,使无崩颓。脾上生华,白日上升。

  投石时,皆各闭气五息,然后乃投石。都毕,起向灶五再拜,又取薤白五斤,好积复于五石之上#24。毕,内蜜灌薤上。毕,内腴一斛五斗灌蜜上。毕,乃格度腴入釜深浅高下处所也。然后稍入清水,使不满釜小许止,木盖游复釜上。

  九月十日平旦发火,当取直理之木熇燥好薪,不用蠹虫及木皮不净薪也。微火煮之,才令陷劣沸而已,勿使涌溢大沸,大沸则五石消烂。当屡发视,谓#25其下火,当先视腴格处所,若煮水煎竭,辄当益水,使尽二十六#26斛水而止。又水尽之后,更加煎,令减先腴二寸格畴量,以意斟酌视之,都毕,成也。寒之于釜中,下火灰,密盖其釜上。

  五日,乃徐取五石。平旦向五方各拜,拜毕,跪以此腴杂以东流水,以次服之,余水及腴,取令送石子,入口下喉中耳闻之#27。再服时,亦如初投石于釜中时,一一按祝而服之也。毕,又五再拜,毕。若药煎既成,而视无复石者,非有他也,直五精伏散,隐灵化形,故自流逐于云腴之中,无所疑也。但当日服五合,以酒送之,神变反质,各自镇养五藏矣!自于五藏之内,更生成五石也。慎不可猛火,火猛,石精飞去,滓浊坏烂,云腴熬臭,殆不可服御。

  又云腴之味,香甘异美,强骨补精,镇生五藏,守炁凝液,长魂养魄,真上药也。以好器盛之,密盖其上,即日服二合为始,日以为常。若腴蜜煎强者,亦可先出,服石后加腴,更和腴煎取,令凝如割肪也。人亦有丸服之者,三十丸,大都丸不如腴服佳也。趣复#28任人所便,便则安于体,体便则无不佳。常能服此腴者,乃佳。

  若先腴尽,当更合如前,内白石英五两镇釜底,一两辄一枚,祝说如法,但不复砺石使员,而重服之耳。药成,出,此石沉东流水中不常熇竭之渊。若不欲更此合腴者,亦无损于前五石。

  此腴名玄女玉液,一名飞龙云腴,一名鍊五石之华膏。服之十五年,内外洞彻,寿长天地,役使鬼神。三年之后,眼可夜视。

  真人#29云:此方愈于鍊八石之饵,全胜于玄水云母之玉浆。既服此五石,石之喉径宝镇五藏中,辄有一石以守藏孔,藏孔之上,皆生五色华也。

  若其人或暂适太阴,权过三官者,肉既灰烂、血沉脉散者,而犹五藏自生,白骨如玉,七魄营侍,三魂守宅,三元权息,大神内闲,太一录神,司命秉节,五老扶华,帝君宝质,或三十年、二十年、或十年、三年,随意而出。当生之时。即更收血育肉,生津结液,复质本胎,成形濯质,乃胜于昔死之容也。真人鍊身于太阴,易貌于三官者,此之谓也。太微天帝君咏曰:太阴鍊身形,胜服九转丹。华容端且严,面色合灵云。上登太极阙,受书为真人。

  太上肘后玉经方八篇

  霞栖子卢道元

  昔巢居子奉事东海青童君,以#30节苦心,寂奉师礼,具暑雨祁寒,无懈无怠。仅二十年,乃口授玄法,手录圣方,曰:若求跨鹤升九霄,未易致也。若优游干坤之内,守颢然之气,容色不改,心目清朗,寿数百年,不归可得矣!然神仙祕术,不可传失#31其人。长安年中,巢居子以寒栖子贤人也,使沐浴斋戒,乃授其事。至贞元八年,寒栖子以余不揆陋微,游放自适,所从来者,匪世俗之士,无声利之交。若天与之正性,谓不虚授,乃传之。余以隐栖子文华之士,昔登上科,忽遗驰鸯,息心道门。仅六七年,其玄法祕术,无不得之。而至理之要,曾似未遇。顾余有此遗礼,留爱久之而言。余知其志士也,心忘爵禄,遯时称《骚》、《雅》之什,有而若无,实而若虚者哉!必当羽化云飞,岂止龟鹤齐寿?宝历乙未岁,霞栖子卢道元敬持《太上八方》细蕴玄宝一轴,以授隐栖施君,敬之哉!戒之哉!

  干,天父地母七精散方第一;

  坤,风后四扇散方第二;

  艮、王君河车方第三;

  巽,龟台王母四童散方第四;

  离,彭君麋角粉方第五;

  兑,夏姬杏金丹方第六;

  坎,南岳真人赤松子苟杞煎丸第七;

  震,青精先生□米饭方第八。

  干,天父地母七精散方第一

  竹实三大两九蒸九曝,主水气,日精 地肤子四大两太阴之精,主肝,明目 黄精四大两戊己之精,主脾脏 蔓菁子三大两九蒸,主邪鬼,明目 松脂三大两鍊令熟,主风狂痺湿 桃胶四大两五木之精,主鬼忤 苣藤五大两九曝,五谷之精

  右方,昔黄帝服之上升,后欲传者,立坛焚香,启告。上帝,然#32可授之,立盟不泄,四十年一传之尔,若违誓传之,太上夺筭,七代受考于水官,慎之。

  坤,风后四扇散方第二

  五灵脂三大两延年益命 仙灵皮三大两强筋骨 松脂三大两主风痫 泽泻三大两强肾根 术二大两益气力 干姜二大两益气 生干地黄五大两补髓血 石莒蒲三大两益心神 桂心三大两补虚之不足 云母粉四大两长肌肤,肥白

  右方,风后传黄帝,黄帝传高丘子,高丘子传大茅君,大茅君传弟固。凡欲传授,誓不妄泄。若轻授非道之人,考延七祖。右药十物,各如法擣簁,仍擣三万杵,同鍊过白蜜和擣一二万杵,酒服,日三十丸。

  艮,王君河车方第三

  紫河车一具《王母歌》曰:紫河车一,龙濳变易,却老还童,枯杨再益。下文注曰:紫河车者,首#33女是也,东流水洗断血一百遍,酒洗五十遍,阴干曝,和合, 生干地黄八大两补髓血 牛膝四大两主腰膝 五味子三大两主五脏 复盆子四大两主阴不足 巴戟天二大两欲多世事加一,女去之 诃黎勒皮三大两主胸中气 鼓子花二两腻筋骨 苦躭二大两治诸毒药 泽泻三大两补男女人虚 菊花三大两去筋风 甘草、莒蒲三大两益精神 干漆三两去肌肉五脏风,熬令黄 柏子仁三两添精 茯苓三两安神 云英三两缩肠 黄精二两补脾胃 苁蓉三两助茎力,女人去之 金钗石斛二两添筋 远志二大两益心力,不忘 杏仁四大两炒令焦,去尖皮,去恶血气 苣胜四大两延年,驻形神

  右二十二味,共擣散,鍊蜜丸,如梧桐子大,日以酒下三十丸,服三剂,颜如处子。昔王君传苏林子,当传,立盟歃血。不尔,违太上之科,延灾祖考。

  巽,龟台王母四童散方第四

  丹砂七两 朱砂三两 胡麻四大两九蒸九曝,煎令香 天门冬四两 茯苓五两 术三两 干黄精 五两桃仁#34四两去皮尖

  右八味,合簁擣三万杵,冬月散服,夏月丸之,服以蜜丸如梧桐子大。志服八年,颜如婴童之状,肌肤如凝脂。昔王母传大茅君,大茅君传弟哀,立盟契约,誓不慢泄、泄#35则太上科之,慎欤慎欤!

  离,彭君麋角粉方第五

  麋角三两,具不限多少,解开,厚三分,长五寸许,去心并恶物。用米泔浸之,夏三日,冬十日一换泔,约一月已上,似欲软,即取出;入甑中蒸之,复以桑白皮,候烂如蒸芋,曝干,粉之。每斤入伏火硫黄一两麋食莒蒲,其精实入角也。以酒调服三钱。

  右方,彭君服之,寿七百七十九岁,后入地肺山,去不知所在。今人云彭逝,谬耳。别自有传此方者,又有人于鹄鸣山石洞获此方,文法皆同,不可宣也。

  兑,夏姬杏金丹方第六

  杳子六斗,水研之,取一石八斗,入铁釜中煮之。先以羊脂#36揩铁釜,令三斤脂#37尽,即下杏子汁,以糠火煮之四十九日,乃取构子煎,丸如大豆,日服一丸,三两为一剂。夏姬服三剂为少女,后白日上升。此方出于《羨门子上经》,立盟勿泄,传者殃及七代,慎之慎之!

  又杏金丹方

  取杏子三斗,去其中两仁者,作汤才三四沸,内杏子汤中,便须手摩令皮去,熟治之,置盆中折之,清其汁,度得七八斗,弃其滓。取一石釜置糠火上,以羊脂四斤摩釜中,令膏脂尽著,釜热,复摩之,令尽四斤脂。内汁釜中,熬以糠火并蚕砂火,火四五日药成,其色如金状。如小儿哺服如鸡子黄,日三服,百日父母不能识,令人颜色美好。

  坎,南岳真人赤松子枸杞煎丸第七

  枸杞根三十斤,取皮别著,九蒸九曝,擣粉。取根骨煎之,添水可三石,后并煎之,可如稀饧。即入前粉和丸,如梧桐子大。服之一剂,寿加百年。北方赤松子以传李八伯,立盟不泄,如妄传,天殃将罚。

  震,青精先生□米饭方第八

  白粱米一石,南烛汁浸,九蒸九曝干,可三斗已上。每日服一匙,饭下。一月后用半匙,两月日后可三分之一。尽一剂,则肠化为筋,风寒不能伤,须鬓如青丝,颜如冰玉。此方若人服之,役使六丁,天兵卫侍。祕之勿传,当获神仙,切慎妄传?

  太一饵瑰葩云屑神仙上方并引说

  夫茂实者,翘春之明珠也;苣胜者,玄秋之沉灵也;丹枣者,盛阳之云芝也;茯苓者,绛晨之伏胎也。五华合烟,三气淘精,调安六气,养魂护神。能用得其方,位为天仙。老者复壮,反婴童颜,千害不伤,延寿万年。

  三春茂实一斛,名曰茂者,茂于阳精也,故为药首。若三春不得合药者,藏茂实于密器中,封泥之,须用乃开之。到来春不佳者不复用,败者勿取,注虫,茂也#38。此物难藏,当素精盛,燥器盛之。若茂实变成水者,当绞去滓,以茂水和药也。

  黑巨胜屑三斗,先熬令香,乃擣为屑。

  茯苓十斤,细擣,下簁为屑。白蜜五升。

  干枣一斗,大者剥皮去核,蒸过,擣令相和。调清美酒五斗。

  凡六物合搅令和,内一釜中,微火煎,令凝如糖,以可丸者乃出#39。著蜜器中,更分擣三千杵,丸如鸡子中黄大,日服三丸。夫擣药为屑,皆令极细,轻绢筛,又内釜中煎之,当数搅和之,以盖釜上。合药欲得别处,不欲得人多闻见。服此药者,六年白发还黑,面有童子之色,行步如飞,身生玉光,灾害不伤,驾云上升,位为真人#40。

  又说药逐年功效#41:服药一年,目明耳聪,强志而通神;二年,愈胜;三年,瘢靥皆灭,四年,体休气充;五年,行步如飞;六年,白发还黑,面有童婴之色。此药补胎益气,充精开明,上仙方也。道士有单服此药而升度#42者,不可胜数#43。此不比于常方#44,而宜用合饵之#45。

  灵飞散方传信录云母法附#46

  余与宪台察史博陵晦叔,有遗世保形超蹈山海之契,尝共话求学之士,探拟赊谬,耻营近实,虚务遐阔,未易凡鄙,便冀飞升,谓金丹坐延而仙籍立致。夫处心不寘于道,练形未异于常,齿发不驻,颜色随谢,是气血内耗而容状外变,疾病未脱,嗜欲交煎,天生速死,不及常理,区区晨昏,多此类也。今所为异,必求良方。先验容齿,与俗流自别。知常限不迫,方可冀久视修仙,练神清虚,求饵芝玉。因约索精要,近拯形骸,有新闻阅,互相晓导。

  晦叔异日谓余曰:有客话裴都尉者,鹤发早垂,童颜近复,访其所饵,曰:《灵飞散》之功,共知此方在《千金》第二十八卷。

  晦叔又曰:闻勋曹员外郎范阳君彝,常与修气道客吴舍人丹讲求此方户丹曰:《千金》近略,率多不真定。此方本出《太清仙经》,可求正文,如法合饵。君彝私志,亦未卜所获。时寓累于故李中书泌之宅,暇日偶入小佛室,有释籍盈几,皆断烂罕全,杂委无次。轴阅将半,忽遇一轴,标首完整,文墨甚华,题曰《太清真经》,发视,乃《灵飞散》方卷。君彝执读,欣契诚怀,即赍灵文骤告于丹。丹焚香顶奉,涤手持捧,谓君彝曰:此真官曲遗灵应,特延纪于仙书,足观后学。

  晦叔以余与君彝莫逆,分至传信,可凭约就咨访,便求传写。余驱乘诣门,问与闻叶,因得抄录,与晦叔同之。又方中味以云粉为主。

  是岁余授钟陵奏辟,而庐阜在封部之内,炉峰跳波,脉注群壑。居人方士皆引湍春云,水沐日曝,流霜莹雪,九珠旋螺,宛若天造,货于村市,资为衣食,常肆所积,日取无限。此方难要,唯玆一物,有是行也,实天借心谋,亦将旁利同志,不然,何契会如此?似先约话。

  余私贮灵感,不忘寝兴,行商洛数程,息豹藏邮。舍客有自内乡来者,曰:有邓掾融摄宰前邑,年踰从心之五,而姿鬓不老,目童不昏,理剧接宾,与强仕等力。问其所得,曰:常获神方。余至邑征访,乃灵飞散所致。考其传授,乃药力验应。云:昔岁见唐主簿,有道流口付说是灵仙上方,欲窥功用,可立变鬓发。融有亲客,颜鬓已衰,将试灵验,因求合分。服三十日,客之容发顿易前状。融半剂之效,亦保数十年不改。恨其药力未成,便阙服饵,又远谪穷顿,资货多乖,今比凡流,犹有所异。复说:在长安日,传张裴二驸马,皆目变效,重符前闻。则此方神奇,验实相接,眼觌口问,积为明征。又孙处士道门上流,精穷方要,掇此编录,固非偶然。

  余与晦叔幸君彝之遇,果求而得之,约誓心服之,以邀效证,他日之异,续此编书。元和七年四月五日高阳齐推书心记实。

  灵飞散方出《太清经》第一百五+三卷

  凡欲致万神,求升仙,皆先洁斋清己,香水灌头,沐浴五体益善。百日之后,乃可致神明。欲求仙者,当从北岳西岳中岳真人灵飞散,得而服之,必得神仙矣。

  真人曰:凡欲求神仙不老,长生久视,白发更黑,齿落更生,面目悦泽,肌肉有光,从表睹里者,当服灵飞散。

  老君曰:此方术之要,神仙之道,必化之本。道士服之,神仙不难;术士服之,游于华山;凡夫服之,年去更还;老翁服之,返生童颜。

  老君曰:服此药者,可以不老。十日服之,三年不食。服之五年,可寿二千六百二十四岁。我非一人,皆得真道,保成神仙。

  云母一斤成鍊者 茯苓半斤亦可一斤 栢子仁七两 石钟乳七两 菊花五两亦可一十五两 术四两一本人参七两 干地黄十二两亦可十五两 桂心七两 续断七两

  以九物治下簁讫,以生天门冬十九斤擣糜,绞取汁,以丸此药,汁多可和之,汁少者溲之。著铜器中,悬着甑下蒸,黍一斛二斗,熟出药,曝干,更治擣之令细,簁。服一方寸匕,旦服,无毒可多服饵。当食十日,身轻;二十日,耳目聪明;七十日,发白返黑,故齿皆去。若落去者而得更生。取药二七,七七以白蜜和之,擣二百下止,丸如梧桐子,可得八十一丸。曝令燥讫,视丸表里,相见如明月珠,或似莹火精珠,或赤或白,此仙人随身常所服药也。欲令头发时生者,日服此七丸,至发生,不白不落。若入深山不食,亦可作此丸,日七丸,不饥也。若头发不落未白,但可服散,可寿五六百年,不白耳。白者如前法,已白,服药,可至一百一十七年乃落耳。求道必仙,要至神仙,发齿更生,如三十时。求道服药,不头白。齿落者,老而服之,得仙之要。齿骨尸解,道之下者。凡作此《灵飞散》,服之三日力倍,五日血脉盛,七日身轻,十日面目悦泽、智虑聪明,十五日力作不知极,徐行及马,二十日力不复当,三十五日夜视有光。

  治云母法

  白盛一斤和合 云母一斤并擣之

  右云母糜,勿簁,内重布囊中授埏之,水汰盥味尽,内绢囊中,悬令干,即成粉。一法以盐汤煮之,尽解如泥状,埏之为粉。

  又法:云母一斤,大盐一斤,渍之铜器中三四日#47,蒸之一日,于臼中擣之为粉。

  又法:用朴消水三升,煮治云母一斤,取成粉,燥舒之,向日光看无芒便好,有芒勿服,服之久后,病杀人,宜精治之。此本于卢司勋所得《正经上传》写记。经中云:擣云母糜,后入重布囊中,接埏之,令须入皮囊中授埏,大底不如取庐山水硙舂擣者,最为轻细。自造恐功#48不至,忽有粗芒者损人,慎之!服药后,禁食鲤鱼,能断一切鱼为上,恐刀砧所相染害不轻。

  又禁食血,是生肉、生干脯之类,血羹是熟血,却非所忌禁。生葱、蒜,生韮、酽醋、桃、李、木瓜、酸物并等不宜食。又忌流水,若江行及溪涧无井处,但煎熟食之亦得。大麦损云母力,亦宜慎之。服此药能断薰血,兼静修心气,得效尤速。不得面受,故此批上。

  孙处士进《养生祕诀》云#49:臣遇此方已来,将逾三纪。顷者但美而悦之,疑而未敢措手。积年询访,屡有好事人曾饵得力,遂即服之,一如方说。但能业之不已,功不徒弃也。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四

  #1 青精上仙灵方太极法:此九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 使二千二百岁中得传十人:此起至‘然后乃得对传之’凡一百零八字,丛刊本、四库本移在段末‘断谷之奇灵矣’之后,并无‘使’字。

  #3 将:丛刊本、四库本作‘亦’。矣:丛刊本、四库本作‘耳’。

  #4 未尝:丛刊本、四库本作‘未有’。

  #5 乎:丛刊本、四库本作‘也’。

  #6 百关:此二字原倒,据丛刊本、四库本乙正。

  #7 矣: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8 舂:原误作‘春’,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9 尤: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0 当: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1 预: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要’。

  #12 杂: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3 耳: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之’。

  #14 关:丛刊本作‘问’,四库本作‘问’。

  #15 志: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智’。

  #16 暴: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曝’。

  #17 也: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8 耳: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9 太帝君镇生五脏诀:此诀亦收入本书第八十六卷,题为‘洞生太帝君镇生五脏诀’,文句略有出入。诀,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0 南岳真人告曰:此起至‘族亦遂灭矣’凡三百八十三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此段亦收入本书第八十六卷,题作‘赵成子’。

  #21 理:原误作‘埋’,据本书第八十六卷引文改。

  #22 白帝公石:此起四十二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3 黑帝公石:此起四十二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4 ‘又取蓬白五斤’两句:卷八十六作‘又取蓬白五斤好者,复于五石之上’。

  #25 谓:卷八十六无,疑衍。

  #26 二十六:卷八十六引作‘三十六’。

  #27 ‘入口下喉中耳闻之’两句:卷八十六引作‘入口下喉中耳闻之时,亦如初投石于釜中时’。

  #28 趣复:丛刊本、四库本无。

  #29 真人: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赵成子尝服此得练质成仙,事见南岳夫人诰及奇事抄’二十二字。

  #30 以: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1 失:丛刊本、四库本均作‘非’。

  #32 然:丛刊本、四库本作‘方’。

  #33 首:原误作‘百’,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34 桃仁:丛刊本作‘杳仁’。

  #35 泄:原误作‘进’,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36 羊脂:此下丛刊本、四库本作‘三斤’二字。

  #37 三斤脂: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8 注虫茂也:丛刊本、四库本皆作注文。

  #39 以要丸者乃出: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可丸乃出’。

  #40 驾云上升,位为真人: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1 又说药逐年功效:此起至‘上仙方也’凡六十八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2 升度: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上升’。

  #43 不可胜数: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4 此不比于常方哺.丛刊本、四库本作‘不比常方’。

  #45 而宜甩合饵之:丛刊本、四库本作‘宜用合饵’。

  #46 灵飞散方传信录(云母法附):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7 四日:原本夺,据丛刊本、四库本补。

  #48 功: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工’。

  #49 孙处士进养祕诀云:此起至卷末凡六十四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五

  方药

  神仙鍊服云母祕诀序

  《本草经□玉石部》云:云母,味甘平,无毒。主身皮死肌,中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精明目,下炁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

  少炁,止利。久服,轻身延年,悦泽不老,耐寒暑,志高神仙。一名云珠,色多赤;一名云华,五色具;一名云英,色多青;一名云液,色多白;一名云沙,色青黄;一名磷石,色正白,生太山山谷、齐云山#1及琅琊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泽泻为之使,畏鱼甲反流水。案《仙经》,云母乃有八种:向日视之#2,色黄白多青者为云英,色青黄多赤名云珠,如冰露乍黄乍白名云沙,黄白晶晶名云液,皎然纯白明彻者名磷石;色青白多黑名云母,此六种并好,服而各有时月。其白晶晶、色晻晻,纯黑若有黑文,斑斑如铁者名云胆,色杂黑而强肌者名地碌,此二种并不可服。鍊之有法,唯宜精细,不尔入肠大害,人令虚劳,为丸散用之,并正尔擣筛,殊为末。出琅琊,在#3彭城东北,青州亦有,今江东唯有庐山者为胜。以沙土养之,岁月生长。今鍊之用矾石,则柔烂如粉极细。畏百草上露,乃胜东流水,亦用五月茅屋水制之也。

  《本草经》云#4:云母,上品药,味甘,无毒。生太白山谷、齐云山及琅琊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泽泻为之使,有八种,各有名。向日视,乃别之。色黄白而多青者名云英,宜春服之,令人身轻,入水不寒,增寿四千年。

  色青黄煌煌而多赤者,名云珠,宜以夏服之,令人身轻,耐寒暑,增寿三千年。

  色如承云,乍白乍黄,名云沙,季夏服之,身轻生光,耐风寒,增寿二千年。

  色黄白晶晶,名云液,宜秋服之,坚筋骨,通经脉,增寿一千年。

  色青白多黑,名云母,宜以冬服之,身轻,入火不灼,增寿五千年。

  多皎然白而明彻者#5,名磷石,四时皆服,坚筋骨,通经脉,增寿五千年。

  色晻晻纯黑,若有黑文斑斑如铁者,名云胆,不可服,令人患淋发疮。

  色杂黑而厚强肌者,是铜铁间杂,名地碌,不可服,伐人命。

  又赤色厚重,名阳起石,是五云之根,别将入药用,不可服。凡五云之根,厚一寸,有一千八百年,重以土沙埋新盆,盖,著阴地,岁月既久,便自生长。

  又云母五名:第一精者名云光,第二名云英,第三名云珠,第四名云母,第五名磷石。

  鍊云母法凡十方

  鍊之法,先薄擘去沙土,亦可先以东流水渍数日,乃槌破而擘之。讫,又以水淘沐百许过,极令清,乃随迟速用之。迟用者,当以五月久茅屋漏水,于白瓷器中渍之,百日洒出。若有水垢不洁,更以东流水浴之数过,漉令燥,其浮浊细者,亦别器盛之。八月中,以新布两人各持一端,亦可系竹竿头,于山野净草上拂取朝露绞汁,随复拂汁,足淹云母乃止,不必一朝取足。又以渍云母,六十日已外,便可取用。著温暖处,勿令寒冻。欲为粉者,便漉取令燥作熟,皮囊盛,急系口,手授捺之。从旦至中,碎靡靡出,以绢筛过,余滓更授捺,取尽止。若犹不细,以指撚看,尚见炅炅星文者,更于大木盆中,以少水溲如泥,研之良久,以水淘沐,细绢滤漉取余滓,更研淘取尽,清澄之;亦可授竟旦,以纱葛粗筛之,乃于白瓷燥盆中研之,绢漉如法,亦善;亦可先研,以粗绢澄,令燥,乃用皮囊授,细绢筛之;亦可露水渍,百日出,令燥,擣,以绢囊于水中漉汁,澄干治之。凡如此,皆成粉,唯令极细如面,指撚无复光明,乃佳。若犹嫌不精,可以露水煮粉散沸,出,口悬燥,乃更臼擣,重绢筛之。速用者,取洮竟薄擘,绢囊盛,内汤中,出,浮寒水中又内汤,又浮水中,如此十过易水,令冷,候视软,出曝干,革囊,槌便成粉。

  又法:取矾石三斤,皮囊盛,没汤中,令消释,乃以云母渍汁中一宿,则软如纸。更水洮去沬,研授,所宜,急成粉。矾石有微毒,特须洮去。

  又法:矾石四斤,以东流水四斗渍之,取汁,以黄瓷器盛。云母十斤,烧令赤,内汁中,又出更烧,使三过止。加盐如鸡子大,内汁中烧;投令汁尽乃止。水洮去沫,渍澄自碎成粉。若不甚细,更授筛之。用硝石亦佳#6。

  又法:云母十斤,葱白五斤,盐三升,水淹煮之。葱出,以水洮去盐味,研挼随意,则成粉,务其#7精至也。

  又法:擣麻母叶汁,以渍五云母,则糜如泥,研成粉。麻母生山谷,其树如梓样,纯白色,叶似樗而细,折之有白汁,山人蒸食之。

  又法:露水八升作汤,分半洮洗云母二十斤,如此再过。又取二升作汤,内芒硝十斤,以云母渍中,二十日出,绢囊盛,悬屋头,使见风日,令燥,以水渍漉,皮囊槌之,从旦至中,乃细绢筛,滓复槌,令得上好粉五升。

  又法:薄擘云母十斤、硝石二斤,绢囊盛,置铜器中,酒一升、水二升半,合炭上煮之沸,出囊,投寒水中,用酒复煮。如此十上十下,靡靡然,于水中槌汁出,清澄成粉。此出《玉清法》。

  又法:取成伏云母,以地榆灰汁渍一月,细滤,治碎令熟,又以沸汤濯之,去灰炁,十余过,凝干。取十斤煮,以桂五斤,细槌研,以水二升半煮之,令桂无味乃止。去滓取汁,以解云母如糜。此《崔文子法》。

  又法:苦酒渍云母,四十五日,出,治之水渍,搅去酸味,凝之,单绢袋盛,水中授,令汁出,澄之。此《越师法》。

  又法:以茅屋水三升,铜器煮沸,同矾石三两,掏滓,内云母一斤,煎五六沸,出,干治,洮为粉。凡鍊治五云,惟宜精熟,不尔伤脏致疾,或于肠中生长、不可复治,故方家殷勤备说治之以火不如汤,多服不常,不如少服而长久也。

  众仙服云母法二十六方

  中山叔卿栢桂下玉匮素书云母方

  取云母五色具者一斤#8细擘之,以茅屋溜水,惹秋百草上露以渍之百日,内革囊槌之,绢筛,著竹筒中,塞口悬饭下,白沙一石填其上,蒸之一日,炁达,去之;更内黍稻米一石,蒸一日,炁达,又去;更内稷稻米一石、蒸一日,炁达,去之。乃以白蜜一升和合于铜器中,汤上煎令可丸,丸如麻子。以星宿出时,一服三丸,日再。三十日加如梧子大三丸,常以鸡呜服一丸。三十日身轻目明,五十日腹中痒,七十日三虫去,八十日皮肤光,九十日入水不溺,面白、易骨,三百日走及奔马,一年为真人。又云:年七十已上,四百五十日已后,乃得仙。此是用一斤法,多合者益之。一云用二升。

  尧师方回自服云母方

  取云母粉三斤、云滋五升,煎之且竭,内松脂三升洋,又内崖蜜三升合蒸之。从旦至暮下,寒暑自凝。如饵服,如弹丸,日三服,可饮水而食枣七枚。久服腾山越海,神仙长生,寒暑不侵也。

  又韩众服云母方

  云母粉一升,大麦屑二升,合煮令熟,去滓。服其汁,身光长生,亦能度世也。

  赤松子服云母方凡二方

  云母三斤,硝石一斤,以醇酝酒渍云母三日,细破,内生竹筒中;以硝石俱内。复以升半醇酝酒内中,火上煎干,搅勿住,须臾如膏。出置板上半日,当细成粉。平旦,以井华水服寸匕,日一服,百日三尸下,正黑如泥,盛以筒,葬之于冢。次百日许,惆怅不乐,过此乃佳。二百日还少如童子,药尽更合。

  又方:葱白蒸擣,绞取汁二升,桂屑、云粉各一斤,合内生竹筒中,安一石米下,蒸之成水,曝凝干,服之,还老如少童。云母、泽泻为之使。

  又方:云母一斤 泽泻二两末 天门冬八两末 茯苓八两末

  右四味和为散,每日清旦服方寸匕,渐至三七日,酒下佳。九仙君曰:以白露水和,露粉服一方寸匕,日三服,一百日光生,二百日三虫伏尸下,其恶血从鼻出。夫人禀性不同,受炁亦异,或虚或实,有热有寒。初服时皆有觉触,以意消息:如觉体中热,唇口干燥,即须加三两味冷药,和粉服之;若觉冷,即加热药,候炁宣通,脏腑调适,然#9可单服,服时乍少,常令不绝。初服粉,苣胜一升蒸,曝干,研碎,水淘取汁,以粳米和汁作粥,稀稠得所。如人腹内暖,用粉一匕和服。缘粉腻。苣胜粥,得滑利,流向下。凡人皆上#10热下冷,然久可依方服之。

  《九仙经》云:云母者,千二百种之精,七十二气云之英,体精而光,不为水毁,不为火焦,天地相终,日月同耀。采云母,取山阳面者为佳也。

  炅先生服云母方凡二方

  薄削生竹筒,盛白盥半升,木盆盖,漆之,埋井傍湿地,深五尺,十余日为水;又内硝石一升,化为水;乃内云母粉二斤#11,复漆固口,埋之十日出,与白蜜分等,铁器中蒸之凝。如饵服或丸如梧子,日三服,身光耐寒暑。

  玉清服云母法

  取前方所捶成粉者一斤,麦门冬屑半斤,白蜜半斤,合和,内生竹筒,蜜盖之,蒸三斗粳米下,半日许出,当如饧状。常服弹丸大,日三服,长生不死,惟志服之。

  崔文子服云母方

  取前地榆灰所渍成粉者,用青竹筒各长尺五削去皮,盛之,令不满五寸,以缣掩口,悉住甑中,细沙壅之,竹口出沙上五寸,蒸之一日。可复悉取置新瓷瓶中,缣塞口,漆周密之,以春分日内井底,秋分日出之。先取白蜜一升,鍊牛脂二升,蜡半斤于铜器中,微火煎,和合,乃内云母。又煎,可丸止。吞如梧子大三丸,日三服之,三年则不饥渴,耐寒暑,不畏风湿,五年白发却黑,形体轻强,长服神仙。

  越法师服云母方

  取前苦酒渍成粉者,以生竹汁微火煮之,三日三夜已。更以清水鍊之,干,三十日后,以葱涕和如#12糜,于瓦器中蒸之半日已。出干之,和以白蜜,服如梧子大三丸,日三服,神仙度世#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