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凡言水银可以为金丹者,妄人也;言朱砂可以驻年者,不知道也。不知道,惑妄人之言,去真远矣!夫汞者,姹女之别名,砂者,铅中之至宝。丹经所谓砂汞者,此其真诀也。且铅中有砂汞,犹人之有情性。情性于人,非外物也;砂汞生于铅,非外类也。三一之道,修性合情,然后可以返魂还元。若引外物为情,为性不可合,水银代汞,则铅不可亲。性不可合,三宫其可固乎?铅不可亲,八石其能妙乎?故《参同契》云:结白见宝造黄金。此者皆非人间朱砂水银为之。有顷之间,当为白烟矣!又焉得解散为水,马齿栏干乎?明者省之,可以一言而辨#12真伪耳!术士得之,则正性不惑。正性不惑,则为道日亲,而根本自正。岂假外名#13遣妻,绝粒丘壑,然后希遇哉!故再叙情性,原其砂汞,重解先圣指象立喻之意,诲贻于后贤也。

  术下篇

  经曰:白者金精,黑者水基,水者道枢,其数一。又曰:知白守黑,神明自来。是知太玄之精,为道根本,当其枢纽天地,锻鍊阴阳,理契自然,功侔造化。故定两弦之数,以二八合上下,得干坤之体也。稽六十四卦,极天地之数用卦,又云,爻爻披摘,而三百八十四神存乎其中矣。干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一百四十有四,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总一万二千五百二十,所以应万物之数,备刚柔之体。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所以成变化而还返也。若积阳为天,聚阴为地,天否地闭,神明见焉。虽元化一施,妙用无极,且世以金木水火土合之寒暑衰荣,若春夏秋冬日夜相易。阳之用也,以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阴之用也。若天地在乎手,造化由乎身,自凡跻圣,名列金簿,与黄帝老子为先后,所以顾玆门而无别径也。凡我同志,庶几于此者,要在细求真诀,务以师授,不可以谀闻浅说,多言或中之义,所希企及矣。噫!今之人不达神明之意,未通天地之理,按文责实,以意推披,殊不知古人与其不可传去矣。徒议枝叶,不得根本,迷迷相指,讵可复追?植林野鲰儒,岂曰先觉?常给侍长者,侧聆斯义,以为砂汞无干坤不可得也,龙虎舍金公无自入也。或陈梗概,以备错悮焉。歌曰:

  仙人拍手雪成团,黄花欲入紫河难,子母一时流作水,变化还同九转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

  ##1 九: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元’。

  ##2 汞:原误作‘正’,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3 令: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 云:丛刊本、四库本作‘还’。

  ##5 寥:原误作‘廖’,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6 而: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7 中:此下丛刊本、四库本均有‘之’字。

  ##8 修:原夺,据丛刊本、四库本均有‘之’字。

  ##9 故: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0 乐:原误作‘药’,据下文例改。

  ##11 八石调正纲纪:按《周易参同契》无‘调’字,疑衍。

  ##12 辨:原误作‘术’,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3 名:原夺,据《周易参同契》补。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一

  内丹

  太清丹经要诀并序#1

  余历观远古方书,佥云:身生羽翼、飞行轻举者,莫不皆因服丹。每咏言斯事,未尝不切慕于心。但恨神道悬邈,云迹疏绝,徒望青天,莫知升举。始验还丹伏火之术,玉醴金液之方,淡乎难窥,杳焉靡测,自非阴德,何能感之?是以五灵三使之药,九光七曜之丹,如此之方,其道差近。此来握翫,久而弥笃。虽艰远而必造,纵小道而亦求。不惮始终之劳,讵辞朝夕之倦?研穷不已,冀有异闻。良以天道无私,视听因之而启。不违其愿,不夺其志,报施功效,其何速欤!岂自衒其所能,趋利世间之意?意在救疾济危也。所以撰二三丹诀,亲经试鍊,毫末之间,一无差失,并具言述,按而行之,悉皆成就。然人之志,所重者性命,其危春露,其脆秋霜,俯仰之间,相顾如失。荣华贫贱,诚为不住之容;忧悲娱乐,并是难留之事。以此而言,深可叹矣!

  余比读诸方,故亦不少,观其梗概,例多隐祕。味之者,翻增其惑,说之者,返益其迷。遂使修鍊之流,不见成功之处,岂其古人妄说耶?抑由学道之辈,自不能考其旨趣也。余所陈方意,于文记间,如视掌中,一试披寻,莫不洞照。相知之士,通鉴名人,有所不同,心之取证,故列为三篇耳。处士孙思邈撰。

  诸丹目录三品#2

  初陈神仙大丹异名三十四种:

  太一玉粉丹、太一召魂丹、返魂丹、更生丹、全生归命丹、四神丹、太一神精丹、神变丹、神液丹、假使通神丹、五灵丹、升霞丹、灵化丹、三使丹、捧香丹、太一丹、使者丹、奔云丹、控鹤丹、八石丹、丽日丹,素月丹、度厄丹、持节丹、绛色紫游丹、雄黄赤丹、赤雪流珠丹、红景丹、赤曜丹、重辉丹、红紫相间丹、艮雪丹、月流光丹、水银素霜丹。

  右所陈诸小丹法等#3,虽时所称用,然其丹异名,未必各知之,所以今并列之。

  次陈神仙出世大丹异名十三种:

  黄帝九鼎丹、九转丹、大还丹、小还丹、九成丹、素子仙童丹、九变丹、太仙霞丹、太和龙胎丹、张大夫灵飞丹、升仙丹、神龙丹、马仙人白日升天丹。

  右诸大丹等,非世人所能知之。今复标题其名,记斯篇目,而终始不可速值也。是以其间营构方法,并不陈附此#4。其#5有好事者,但知其大略也。

  次陈非世所用诸丹等名有二十种:

  八景丹、金华丹、玉味消灾丹、神光散馥丹、凝霜积雪丹、奔星住月丹、堕月惊心丹、金液玉华丹、茅君白雪丹、白雪赤雪丹、红绛垂璧丹、七星辟恶丹、七曜灵真丹、流石鲜翠丹、金辉吐曜丹、太清五色丹、北帝玄珠丹、感灵降真丹、群鬼升云丹、太白精丹。

  右按其方,服之神仙。既药物难具,营作非易,所以但列其名,不复陈其法式。若好事者,宜以广知其名也。

  造六一泥法#6

  凡飞金转石,唯以六一为要。自远代诸贤,销鍊之流,莫不咸蔽#7其事。大都相传法者,皆用矾石、赤石脂、左顾牡蛎、矾石、滑石、戎盐、卤咸等,或妄用蚯蚓粪者,以此等药并亦具鍊作之方。其方法又各各不同,作之例皆不能精了。古来名方要术,无不备经试鍊,就此之中,未有不尽其理,不见一事近仿佛者。余常为之发愤兴叹,不能已矣!自谓古人隐祕斯术,且诳将来学者。又按古方,并用#8矾石用黄土泥,烧之经夕,即自然成其细粉。余遂依法烧之,经两三日,竟不觉有异。谨因闲暇,更依古方烧鍊,可经十日已来,以指微捻,乃成烂粉,光润可爱,亦细腻希奇。更取新矾石烧之,二十余日到,加干石,全不一种。始知一切方法,不可率尔轻试之,不依古法,即云无验,如此者触目皆是。又矾有种类不同,所出之处各异。并州与嵩岳出者为良,自外者不堪入用。

  鍊矾石法

  凡鍊矾石器,以黄土作之,其状似竹管,可长五六寸,阔三四寸。以矾二三分#9,其口已上,瓦作盖盖之。矾石内筒讫,别以细沙并黄土等分为泥,泥筒周遍,可厚一二分许,缓火炙之,令干。又更泥,泥又更炙,炙令干热,然后入炉烧之。但使将息伺候得所,必万无一失。

  造烧矾石炉法

  其炉垒高二尺,明阔一尺,其下四面各开一小门子,拟牵风击火也。又时时去积灰。一头别一个铁釜,大小与药筒相称,高可三四寸许。即以铁釜置炉中,筒于釜上,以炭烧之七日明,使昼夜火气不绝,恰好,更不劳多。日满取之,研极细。别以赤石脂粗擣筛,相和为泥作饼子,可厚半寸,阔四寸,曝之令干。内#10于矾石炉中烧之一日,更细擣筛,极细研之,别入生赤石脂细梼筛讫,与成鍊者等分相和。和讫,又以矾石及赤石脂二分和之为泥,稀稠得所,搅之令极熟,用之,泥釜固济。一泥以后,即一手取药,更不得重看,其药气永不畏失#11。先余用之多遍,唯觉善,莫能加焉。

  矾石宜取敦煌者,轻手擣之,以马尾萝下筛之,讫,置铁铛中,以猛火熬令汁尽,又捣筛令细。每计赤石脂与矾石二分相和讫,计所和之粉五两,内可加戎盐一两,卤咸二两,合和亦无妨,不着亦得。凡作六一泥者,只为固济,欲使牢固。今只二种药为泥,又加一二种亦损者#12,何烦多种?其六一之名,乃是古人隐祕之语,其六上加一,便是为七,以七种药为泥,故云六一也。世人不识,不知何以名之六一也。滑石所出处,其石本出东华州,今人不究其根本,乃用昆仑所出者为六一泥,所谓图北向南,于理殊非所允。又其石性有数种,硬者细细擣之,筛研令熟用之益佳。

  左顾牡蛎法

  左顾牡蛎者,意本取其细腻。比试向经二三度,亦#13经火鍊而用者,亦经不鍊而用者,皆无意。即知此一味乃是无用之物,若更有别法,用之为佳者,非余所知也。

  戎盥法

  戎盐本方亦不的言#14出处,既不知所出,即知出戎盐之地,亦不知用何者为良?见人皆云识之,实不能知孰是南人所出?以南土无有此盐,故关中所出者为是。余复陈此愚见,亦不知是否#15识者,宜详而用之。虽贵之有能,然用势亦相似,好事君子知之焉。

  卤咸法

  此物本出同州东北隅,去城可七八里,生陂泽中,其状似河中细颗盐,其味苦而不咸,本方亦不言出处。人用平泽中地有咸炁之处,因辩其土白嫩之色者为是。今推其所由,于理又全乖错,用之无验,特为于此。同州所出者,若入六一泥用,极理粘好。今但矾石、赤石脂、矾石等,并依所陈之法细用之,则不复须此药矣,诸好事者,于此更勿犹豫也。本方亦云用蚯蚓粪为泥,亦曾用之,乃与常土不异,于理殊非所宜。

  凡六一泥所言诸药等,其有所用之徒,并不能精识其委曲。虽时有识者,又不闲将用之法,求炉火之妙理,亦难为具悉。今著条件六一泥者,味虽不多,用之极善。直云固际神胶,足得为上,何必要须六一也。凡按古方合鍊,多不见成者。古人但恐文繁,所以不能具载其事,以此,作者遂无一法能就。非深知其本末者,则孰能照其出处乎!

  造上下釜法#16

  右下釜铸铁作之,深三寸,明阔八寸,底厚六分,四面各厚四分,其唇阔半寸,厚三分,平稳作之,勿令高下之也。右上釜作之高一尺,明阔八寸,厚三分许,唯飞雄黄,上高五寸以外,不平,下釜并圆作。凡欲有心试鍊者,其上下釜并依样作之,大都形势更不过此法,其间上下釜但能将息用者,永无破坏之日。余自好道术已来,向二十载余,种种历试,备曾经涉,其中校殊,无所不为之者,并无成法,资财罄竭,不免至于困弊。今用此上下釜,始离其艰辛,其上下釜即须用以六一泥涂之。其泥和稀稠得所,□刷遍涂之,日曝令干。干后,依前涂。曝干之,可三四遍,计厚三分许,必无坏时。其上釜以泥一二遍亦好,不涂亦得。今以六一泥涂上下釜者乃久,亦何必须土涂釜也,糖和乃是旧法,用既无验,虽旧何为?若有所不知,亦不简于今昔。古人贤则贤矣,然不废于此事,多不能知其理也。

  造灶法#17

  右其门高六寸,阔五寸,以铁为之。其堗#18勿令向上,宜下开之,可高三寸半许,阔二寸半。若向上开者,火则微翳,向下开之为佳也。

  用六一泥固际上下釜法#19

  右留前所调和泥,用小铁匙均厚三分以来,涂讫,又缘合下釜上轻手按之,勿令过度。即以六一泥周回遍泥其际,干,即以文火细细使积惭就干。若有拆裂处,复以铁匙取泥,泥之周悉。直至药成以来,更不劳再视,此法易而且要也。

  太一玉粉丹法

  朱砂一斤 雄黄一斤 玉粉十两

  右玉粉极硬,难擣,但以生铁臼擣之,以轻疏绢罗之再度,即得入用。磁石粉十两,其性极硬,亦依玉粉法治之,以水沉取细者用之,筛用亦得。

  紫石英五两 白石英五两 银粉五两 空青十两 流艮雪一斤用银雪

  右以打作薄,以河东盐合擣研令细,绢筛下,不尽者,依前更著盐研筛,以尽为度。即以药末等和,以酽醋,微湿拌之,曝干,可十遍余上。先以白盐为藉,次布药末等,讫,又以盐复之。即以上下釜相合,以六一泥固济,以文武火九日九夜,寒之一,日一夜,开看:焕彻如寒霜素雪之状,又似钟乳垂穗之形,五色备具,无可比象。又更还取药三遍,以醋拌,如前以白盐末复藉,一依前法布之,更无别异。如此可四五转讫,一依鍊《金英丹法》鍊之讫,然后将服。其势力不若金英丹,二种药并能延人寿命,愈疾。除此一小有陈丹消毒之者,并幽深难解,自非妙闲诀法,岂造次而可悟也?今所陈列,一无隐祕,冀有雅好之士,请于此无惑焉!

  太一三使丹法

  水银霜一斤 朱砂十两 石亭脂十两 雄黄十两

  右朱砂等三味别擣讫,和,布置不异前法,还以银霜布诸药上,帛复之,合上下釜,固济飞之。凡用猪负革脂者,是老母猪近脊梁边脂也。

  造紫游丹法

  朱砂 雄黄 曾青 石亭脂各五两

  右别擣研,水银十两别研;石胆三两,别擣筛,白石英别熬令沸,尽取三两此别味恐是错,多是日矾,石英不沸也;阳起石三两,别擣;石胆六两,别擣筛,取东岳者用之;矾石五两,直尔筛;生用之;朴消六两,别研筛;磁石三两,别擣筛,又朴消三两,和诸药,余三两,用复诸药上,自外者并依前法治理,如前醋拌,令依法十遍余止,其布置飞鍊日数重转,一依前,无异同也。凡承前已来飞鍊诸药等精讫,皆须重转三两度,然#20可堪用。比见丹无验,唯觉毒害者,为转数不多,所以无验矣。但飞鍊未曾重转者,如此杂石未得丹者,气盛在药中,不毒何待?然圣人设法,意在救厄难。且世中庸愚,情在名利。先不闲药理,复不究方书。或见浅方,或闻传说,因即孟浪顽心,自谓更无比类。复有无知之辈,视听未弘,疾疹既缠,岂与力惜未之于彼!又偃仰风神,旨#21在得物,为未欲,愧于容色。余亦不欲论之于此。然性命之事非轻,但杂石稍堪服食,实为非久,请有道君子审而详之,忽有失理于毫一微,幸改之从正耳。

  造小还丹法

  水银一斤 石硫黄四两,飞鍊如朱色,依大丹法出毒了研如粉 光明砂三两,别擣研 犀角末四两,别擣研 麝香二两,别研

  右五味搅和令调,以枣肉和为丸,如大麻子许,每食后一丸,去心忪,热风鬼气,邪疰虫毒,天行瘟疟,镇心,益五藏,利关节,除胀满心痛,中恶,益颜色,明耳目。热毒风服五百丸,瘟疟服一百丸,天行饮下十丸,虫毒准上,心忪二十丸,每食后只可二三丸,不可多服,垒至如前,功能不可具载。略而言之,余依本草。

  又法

  石亭脂四两 水银一斤 铅黄华三两 金一两,成薄者

  右水银、金,铅黄等,加功细研,取大铁瓶莹磨之末。硫黄三两,先布瓶下为籍,次下前三味,讫,又布。余一两#22硫黄末为复,次下盖。都毕,以六一泥固济,火先文后武,七日七夜止。又寒半日开之,其中尽化为丹,焕然晖赫,光曜眼目。准此丹一两,用牛黄、麝香各半钱,重于洪州土钵中,以玉锤研之极细,用枣禳丸如梧子。每日食后,枣裹之食三丸,治风颠□,失心鬼魅魍魉等,久服凝骨髓,益血脉,润肌肤,出颜色,安魂魄,通神仙也。

  造艮雪丹法

  汞一斤,以鍊成十三两锡,破以次计之,即时合者八两汞、六两半锡,其中杂药,谨录如左:吴白矾六两,于铛中熔,以火熬沸,尽使干讫,即擣筛为末。用此鍊白矾,今时鍊六两秤得五两,黄矾四两为末。于铛中熬使干,更擣筛为末。太阴玄精二两,擣筛为末。朴消二两,擣碎熬使水气尽为末。伏龙肝四两为末,取一两和盐及诸药。增盐六两,擣筛为末,于铛中熬取干。初鍊锡三遍讫,更熔,投好醋中杀锡毒,更于铛中熔讫,以水银投锡中,以铁杖搅使相和置薄,掘地作浅坑子,以一张纸籍下,取写勿流于地上,纸上留者,水银和银是也。仍以好醋喷之使湿,即急盖其上,次熬盐使干讫,取黄矾、白矾、伏龙肝二两总和擣,勿留于臼中,擣之为末,以粗筛度之,入少许醋拌,勿使湿;取二两伏龙肝籍釜下,铁匙按之,使平实;次以灵燥末二匙,按使平实;次朴消,还以匙拨使平实。即内药,但平拨,不须实,以匙多少抿#23使平整。即以盆子复上,固济使密,着火三日两夜,开药收取。如恐不尽,所有恶者并铛中药滓,总和于一小盆中,取少醋喷之,使才润,细研之讫,以一匙内底,盖灵,依初飞法固济讫,着火两日一夜,即开看,所有水银并皆尽矣,取药即休。此药主镇心安藏,除邪瘴恶气、疰忤、风癫风痫等疾。飞药三两转巳后,可研令极细,以枣禳和为丸,丸如麻子大,每日服四丸。若不觉有异者,渐加至六七丸。每旦服之,不过三二丸。其药性微冷,若先患冷疾,不宜服之。治传尸、疟瘴、疠时气,一切热病,入口立愈,神效。若用入面脂,治皯黯。太阴玄精出河东解县界,盐池中,水采之,其色理如玉质无异,其形似龟甲,以殊黑重者不堪,黄明者上也。

  造赤雪流朱丹法

  右雄黄一斤擣,轻纱筛讫,以苦酒拌和之,令浥浥,日干,干更拌,如此十遍止。与白盐末拌和,以灵复藉,固济,一日一夜后,以微火炙六一泥,令极干。渐加火,勿须猛,更一日一夜。即加猛火,令其下釜旦暮常须与火同色,不得暂时令火微弱,如此烧三日三夜止。寒之一复时,开取上釜药精,更微研之。下釜余滓亦擣,以药精相和,饭拌令浥浥。依前布置,文武火一如前法烧之。药成,焕然晖赫,并作垂珠色丝之状,又似结纲张罗之势,光彩鲜明,耀人目睛,见之者不觉心神惊骇,惟宜安心。若有卒暴之病,及垂死欲气绝,及已绝者,以药细研之,可三四麻子大,直尔鸡子黄许酒灌之,令药入口,即扶起头,少时即差。其口噤不受药者,可斡上齿而灌之,令药入口,以手按之下腹#24,及摇动之,使其药气流散,须臾即苏。治其鬼邪之病,小小疟疾,入口即愈。此药神验,不可具说,但恨造次,无人解鍊用之。

  鍊太阳粉法

  石亭脂十斤 盐花五升 伏龙肝二斤 左味三斗

  右石亭脂破如豆大,用盐花和左味煮之七日七夜,其脂以布袋盛之,悬勿令著铁,煮毒性尽出,研,和前伏龙肝令均入内釜中。先布盐花,安亭脂尽,上还将白盐为盖了,固济之,三日三夜文武火,依前法锻讫,寒之半日开。谨案《本草》云:石亭脂味酸,温有毒,主治妇人阴蚀、疽痔恶血,坚筋骨,治头秃、心腹积聚邪气、冷癖在胁、呕逆上气、脚冷疼弱无力,及鼻衄、恶疮,兼下部漏疮,止血杀疥虫,治脚气。男子阴痿、阳道衰弱,妇人体冷血气、腹内雷鸣,但是患冷,诸药不能疗者,服之不过三五日愈。服之法,令#25研粉令极细,以饭和为丸,丸如梧桐子大,每日空腹服五六丸,酒送之,若兼余草药为丸,服之益佳也。

  造金丹法

  黄金八两,错#26碎为末 水银八两,以前金末水银榄一宿,化为泥 雄黄一斤 雌黄一斤

  右以前雄雌二味细研,如粉,乃和之,皆于六一土釜中密固济,炭火九日九夜煅之,寒二日,刮取飞精。先别作筒,用淳左味鈆钗丹作泥,涂筒裹,令极干。又以左味飞精如软泥内筒中,坚之。以铜盖复上,六一固济。作铁钩悬筒,令底去地二三寸,马通火煴之,常令筒底微煴六七十日。寒之,发取药赤如丹,即成也。更研治,以枣禳和丸如小豆大,旦以井花水向日服一丸,七日玉女来侍,二百日行厨至,三百日寿与天地齐。此方似金液而小异,若马通难得,用糠火亦得也。

  造铅丹法

  治一切热及鬼炁、癫僩病及疟疾 铅四斤,鍊熟使 水银一斤,盐研令净

  右取黍谷二斗蒸之,令破蒸熟,以醋浆水投谷中,密盖五六日,令为醋。次用车辙中土,筛安柈中,搅和似煎饼面。取铅销之,投泥中拌半。即于好铛中,更洋#27铅令销,暖汞投一斤铅中,待泻凝,以绳子系之,悬于铛中二七日,其精自下醋中。收淘洗令净,和朴消、消石各一两,如飞丹法三遍,飞之,每转三日。收取精,以饭和为丸,丸如麻子大。每有诸热病者,皆治之。

  鍊紫精丹法

  水银一斤 石亭脂半斤

  已上二味入瓶固济,用黄土纸筋为泥,泥瓶子身三遍,可厚一大寸己。上用瓷盏合瓶子口,以六一泥固济之,可厚半寸。用火三日三夜,一日一夜半文,一日一夜半武。日满出药,打碎,取新青竹筒盛,和醋于筒中,又于大釜中重汤#28煮之三日夜,常令鱼目沸,日满,以冷水淘去醋味,曝干一日,还内筒中,以清水和朴消,如前煮一复时,出药、净淘,曝干,擣为末极细,用枣禳和少麝香丸之。欲丸时,和少酥及用涂手,不然即着手。丸如梧桐子大,每日食上服之五丸,去诸风疾,明目补心。二斤已上变白,功力既多,卒难陈述。忌与《流珠方》同,亦用麝香一钱秤之。流珠方在后。

  造流珠丹法

  硫黄一斤,铛中以小麻油煮之,取黑为度;即用灰汁煮之,去油讫,即研盥,于铛中伏之,用六一泥固济铛口,以文火经一日两夜,又用武火渐加,以铛赤为度。去火,待寒出药,清水淘去盥味,取酒七升,蜜半升,亦云一升蜜,一如《紫精丹》法煮之,三日三夜。出药,清水淘去酒味,曝干擣筛,以枣禳丸之,更擣五六千杵,至万尤佳。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服,每日三十丸,觉热即减至十五丸,长年服者,每日只可五丸。所有冷风等病,无不愈者忌蒜米醋。

  七返丹砂法

  汞一大斤,安瓷瓶子中,瓷碗合之,用六一泥固济讫,以文火渐烧,数至六七日,即武火一日成。如此七转,堪服。其火每转须减损之,如不减,恐药不佳也。

  造玉泉眼药方#29

  右取水精二两末之,乳半合和,瓷瓶中盛之,蜜固济,勿泄气。埋地下百日,出之,置一灶孔,熏之一日。开之,青白如玉。取铅锡成鍊者二斤熔之,以此药丸如梧桐子大,投中搅之,为真白矣。若眼不见物及赤,但不损睛,取一丸如泰米大点目毗,尤良。

  太山张和煮石法

  章柳根六斤 杏仁五升 酸枣仁五升 槐子一升,别擣

  右三味先擣,槐子以水搅之,去滓取汁,和前药,内不津器中,埋舍北阴地,入土一尺,以土复之,百日发取,名曰太一神水。取河中青白石,如桃李大者五升#30,取北流水九升,煮之一沸,以神水二合搅之,又煮一沸。候石熟,任意食。食之五日后,万病愈,一年寿命延永,久服白日升天矣!取神水二升,渍生铁二斤,十日化为白银矣!

  添离用兑法凡四法

  离一两 兑半两#31

  石以埚洋之,先下离,次下兑,取柳木搅令均;次下黄矾一分,准前搅之,令均泻出成铤。取黄土和左味作埚,干之,即取黄矾硇砂,胡同律各一两,赤土一升和左味为泥裹之,内中三四,固之令密,火之十余遍,以毡拭令黑气尽为度。如难尽,取赤盐和左味为泥裹之,乱发缠之,入火烧之,其赤盐作声、如是更为数遍,以黑尽为限。然取硇砂作浆,牛粪火烧之佳也。

  又法

  离一两 兑七钱 熟铜一钱

  右合洋成铤,待冷,又入火烧之,令极热。投马通中冷,将锤锤之,入火烧之,又锤,令离锭薄如纸。剪破如指九,取黄矾一升末之,同律三分,硇砂二分擣为末,取黄土为泥作埚子、埚子盖之讫,布离叶于中,以前药重重裹之,密固埚口,于牛粪火中烧之一日一夜,常令埚赤,以好为度矣。

  又法

  离兑对作,波斯盐、绿赤土、胡同律、硇砂等分,以左味为泥裹之,厚三分,猛火火之,如此五十遍已上。即以金牙一两末之,以浆水三升煮之,从旦至暮时,以布裹离,横木悬之,勿使著器,任用之。

  又法

  硇砂一两 紫铆一两 石胆一分 胡同律一两

  右以猪脂和为泥榇#32埚底,洋离出之,如朱而光,洋了为薄铤,以赤土十两末之,风化灰三两、硇砂三两、赤盐五两、赤石脂五两、石盐三两,右已上药必须精治之,以左味和为泥,可离铤大小布纸上,厚一二分,裹三铤寸,洋火之,以赤烟尽为度。开之,以左味洗之,准前裹火之,以浆洗之三十遍,即表裹赤光,为梵天宝也。

  伏汞要法

  夫汞遇火则飞,不能使住。凡所为者,盖亦多矣。若非物制伏,不可为之。今以药伏之,万不失一。

  乌头 赤石脂 石盐 白盐 胡椒 雄黄 荜拨 黄矾石 黄硇砂 黑盥

  右擣为末,以左味和为泥,团作锅形,以汞置中,巾裹之,以横木穿之,入釜煮以左味,三日夜出之,入霜钵中;还以左味和乌头、硇砂、云母等分研之,七日三易药,洗之。以油盐硇砂少许,入釜中煮之一日夜,任用也。

  素真用锡去晕法

  右以取白不限多少,打令薄厚似纸,方二寸,十斤已上始可为之,多则热气相蒸,少则不堪。取一瓷器,可物多少令满,从下布之一重蒜韭,如此重重相次,令满,器口大小盖之,漆固令密,埋地中。经百日出,即成,不得欠一日。其马通屋下安置,日满出之。熔一斤和上鍮一两,若软加鍮,坚加白。其蒜取赤皮者佳,左味取三年者然可用,著少盐一如食法。

  素真用兑添白铜法

  白铜一斤 锡一两

  右令洋之泻酒中,出之打破,取伏汞一两、胡同律二两、油脂一升,煮令脂尽,胡粉色赤,即#33伏火。即以前兑体熔之投水中,取白黑二矾、胡同律、硇砂、白盐各二两合洋之,泻安铤池中,成矣。若脆不任用,即火之令赤,投牛脂中,十遍即柔矣#34。

  赤铜去晕法

  右取熟铜打作叶,长三寸,阔三寸,取牛皮胶煮之如粥,以铜叶内中,以盐封之,内炉中火之,令烟尽极赤出,冷之,于砧上打之,黑皮自落,如此十遍已上止。即以醋浆水煮令极沸,烧叶赤,内浆中,出之,以刷刷之,于埚中洋之,泻灰汁中,散为珠子,其色黄白,至十遍止。不须更泻成。兑凡十两,可得三两成,入梅浆洗之,令白也。

  波斯用苦楝子添鍮法

  乌梅一石 苦楝子一石 硇砂一斤 波斯鍮二斤 雀粪一升 贺州镴一斤 兑五两

  右取苦楝子二升,熟酒研之,新醋二升,雀粪半升研之,盐一合,相和令调,取桑木作槽,长八寸,阔三寸,深七寸。置前药于槽中,熔波斯鍮一斤,下少硇砂,熟搅之。候清,泻槽中药汁里,冷出之,用毡揩洗令净,炙令干,明时用之,搅药忌铁物也。如此十遍,洋泻药槽中佳也。白兑十两,波斯鍮四两、鍊锡一两,须先熔兑,次下波斯鍮,次下锡,下硇砂,搅之,泻为锭甚妙。如脆,入牛脂中,煮柔之,色不明,以梅浆洗之。

  素真用鍮要法

  成鍊波斯鍮二两 兑二两 硇砂三豆许大盐三指撮

  右置埚中相和,熔之成,熔少时,又火之令赤,泻著盐水中,如此四五遍止。即以梅浆洗之六七遍,以白为度。入梅浆先烧令赤,然后投浆中,其浆亦瓷器中火之令热。

  素真用雄黄要法

  此法内雌黄似合入近后伏二黄法内。

  雄黄一两 雌黄一两

  右置猪脂中,煮之三百沸,即取热铜十两、兑三两令洋,搅之,取黑矾末投中佳也。

  素真用铁法

  右取生铁擣碎、筛、细研,十两。打锡为薄,如杯形裹上末。用擸木为灰,熟研之令光。然后入锡杯了,重入甘埚中,入风炉内火之,候铁欲动不动即取,勿令绝碎。纸裹着炉中铁上,其铁即沸,看锡凝定,即安兑添之沸,其兑以铁上如不相入,即更下勿郎藤,其兑铁即和。即以铁锋研兑下,掠却不净,看兑不动,即下炉中热灰复上。良久,还将錍抉余热气,以竹筋#35点水沃兑上,三两遍止,任意用之。勿郎藤,其茎大如指,其子亦堪食,稍饴少许,生在山中,或生平地,缠草而生,茎上有刺,刺相对生,叶如边雁,齿大如指,叶叶相对。取时勿惊动,仍取其根,必须阴干,勿令日干,七月八月,子熟赤色。其铁取犁头铁,白色佳,余并不堪用。

  伏雄雌二黄用锡法

  据法合有雌黄,今元本内阙。

  雄黄十两末之 锡三两

  铛中合熔,出之入皮袋中,揉使碎,入甘埚中火之。其甘埚中安药了,以盖合之密固,入风炉吹之,令埚同火色。寒之,开其色似金,堪入伏火用之,佳也。二物准数别行。

  造硇砂浆池法#36

  硇砂五两 乌梅半升碎 左味一升

  右以土釜中煎之,五分减二,堪用。

  造梅浆法#37

  梅二升,去仁碎之

  右以水一升、盐半升,土釜煮之,烧令赤洗之。

  鍊丹合杀鬼丸法

  朱砂 雄黄 雌黄 黎芦 鬼比目 桃仁 乌头 附子 半夏 石硫黄 巴豆 犀角 鬼臼 麝香 白赤术 鬼箭 蜈蚣 野葛 牛黄

  右各二分,擣筛为末,以菵草汁合为丸,丸如鸡子大。烧一丸,百鬼皆卒。抱朴子用此药飞三奇丹也。

  鍊矾石伏汞法

  并州矾石十斤,擣为末,以瓜州矾和左味拌之三十遍,入釜飞之。每二十一日一开,更加生矾石三分之一,还拌生者飞之。生者性利,相接即止。三十日已上者,蝼蚁之状,光明可爱,百日弥佳。右取帛裹之,内筒中蒸三日夜,末之。一两粉制汞一斤,若令赤,左味煮之,令干,色紫赤止。釜中不上,准法烧之,以赤瑾上团之,入风炉火之,百日,风化为灰。准矾石三斤,用脂一斤,铁器中炒之,以脂尽为度。汞十斤、矾石、铁器猛火火之,搅令烟入即成。然后土团前汞,密封,内釜中,火之九日夜止,任用之。能先以脂熟熬,后入埚中火之一百日,弥胜。取铛中熬之,加矾石末一度,如锡,再度如石。

  造白玉法

  右取大蛤蒲擣为末,细研之,取一斤内竹筒中,复内消石,密固之,内左味中,二十日成水后,取白石英半斤擣作末,投筒中,即凝。出之,好炭火火之,令赤,即成白玉,亦服饵之也。

  造真珠法

  右取光明蚌壳削去上皮,以醋中煮之令熟,出,细条之,丸作珠大小,任意取鲤,破腹开,内珠置中,还随令合,蒸之令极熟,出珠。未蒸前钻孔,以猪毛穿中。又取云母,以白羊乳煮之数沸,出令温,以珠著中渍之,经宿然后洗令净,成矣。

  又法

  以鳔胶#38和蚌屑作珠,随意大小,钻孔,近草火后炙令干。以两塼支一甖,置珠瓦上,复以一瓦盖上,泥塼四边作灶形,以草火烧之令赤。出之,取蚌屑盛筒中四个口,内于瓷器,以左味浸之十日,即色变珠成。

  造石碌法

  铜青一斤 石黛半斤 雌黄五两 柏汁一斤

  右和合,日干,入尽,用之精妙也。

  造石黛法

  苏方木半斤,细碎之

  右以水二斗煮取八升,又石灰二分著中,觉之令稠,煮令汁尽出讫。蓝

  汁浸之,五日成用。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一

  #1 ‘太清丹经要诀并序’一章:丛刊本、四库本无。

  #2 诸丹目录三品:丛刊本、四库本作‘太清真人大丹孙思邈撰’。

  #3 等:丛刊本、四库本均无。下同。

  #4 此: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5 其: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6 造六一泥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录于卷六十八。

  #7 蔽:隐祕。

  #8 用:原误作‘同’;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9 分:按丛刊本、四库本当作‘斤’。

  #10 内:原误作‘右’,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1 失:原误作‘先’,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2 损者: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善矣’。

  #13 亦: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有’。下同。

  #14 的言:明言。

  #15 否:原误作‘人’,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6 造上下釜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录于卷六十八。

  #17 造灶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录于卷六十八。

  #18 堗:烟囱。丛刊本、四库本作‘突’。

  #19 用六一泥固际上下釜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录于卷六十八。

  #20 然:丛刊本、四库本作‘方’。

  #21 旨:丛刊本、四库本作‘真’。

  #22 两:原误作‘曰’,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3 抿:原误作‘泯’,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4 腹:原误作‘夏’,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5 令:丛刊本无。

  #26 错:磨砺。丛刊本、四库本作‘锉’。

  #27 洋:丛刊本、四库本作‘烊’。下同。

  #28 大:原误作‘火’,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9 造玉泉眼药方: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0 升: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斤’。

  #31 兑半两: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以赤盐鍊作白铜为兑’九字。

  #32 衬:通‘衬’,铺垫。

  #33 即: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4 即柔矣: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注文‘胡粉即胡同律’六字。

  #35 筋:丛刊本作‘筋’。

  #36 造硇砂浆池法:此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7 造梅浆法:紫章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8 鳔胶:用鱼鳔或猪皮熬的胶。

  卷七十一内丹

  云笈七签卷之七十二

  内丹

  大还丹契祕图并序

  叙曰:大还丹者,乃日之魂,月之魄,二曜精气之所致也。本乎南方火位,袭化北方壬癸之中,历涉五行,包含五彩,功齐天地,难可备书。混沌为先,象其元气,分判清浊,以神为助,八卦相配,日月光曜,合成大丹。所论火候,以朔望为据,言药物,则铅汞为先。炉鼎华池,真人定位,神仙证赞,类成十二章,以象十二月,用晓求真之士,将传志道之人耳。

  混沌华池第一

  夫华池者,玄元始初之气,造化天地之象,三一之数,雄雌而未分,清浊浮沉不定,处乎濳龙之位,故君子守道候时。得之者,分析有无,超凡入圣。经云:知白守黑,神明自来。是知玄为万物母,圣人祕之,不形文字,口口

  相传,知其诀者为仙耳。

  青

  白金黄牙第二

  言白金黄牙者,非金、银、铜、铁,铅、锡、水银,朱砂、五金,八石铆铅之类。是干坤媾精,太玄流液,感气而成。且如人之有身,皆因父母传气而生,非肉所化。至药亦然,坎男离女,情性相依,结气而成,白金黄牙,为天地之先。经云:有名万物母。时象九二见龙在田,如修得之者,即仙道,俯拾而取之,益人颜色,坚固骨髓。如人食玉,如玉之润,此之是也。

  白金

  五行第三

  夫五行者,水生木、水银也,非世问水银;木生火、朱砂也,非世问朱砂;火生土、神气化生,非世间土;土生金、白金也,非世间金;金生水、黑水也,非世间水。金伐木,水克火,土王四季。终始相因,五行相生相尅,共成至药。若取外金木水火土,何得圣人偏赞三五与一之功,故知迷者素丝可悲,歧路可泣,无师执文,万无一得。求真之士,可不勉力精脩勤志乎。

  四象第四

  卷内除己注说

  外余并取宜装

  青龙者,东方甲乙木,水银也。澄之不清,搅之不浊,近不可取,远不可舍,濳藏变化无尽,故言龙也。

  白虎者,西方庚辛金,白金也。得真一之位,经云:子若得一万事毕。淑女之异名,五行感化,至精之所致也。其伏不动,故称之为虎也。

  朱雀者,南方丙丁火,朱砂也。剖液成龙,结气成鸟,其气腾而为天,其质降而为地,所以为大丹之本也。见火即飞,故得朱雀之称也。

  玄武者,北方壬癸水,黑汞也。能柔能刚,经云:上善若水,非铅非锡,非众石之类,水乃河车神水,生乎天地之先,至药不可暂舍。能养育万物,故称玄武也。

  如志士烧鍊丹鼎,知此四象者,十方天人莫不赡奉。古经云四神之丹,此是也。明铅汞真伪第五

  外黑内红色

  汞砂

  议论河车水之象内

  有所受成真之道

  夫言铅汞者,离流液为汞,坎结白为铅。世人以黑铅铆鈆,夹生银蜜、陀僧、衔铅、铅黄花、黄丹等为铅,此大谬也。且铅中有金,金中有还丹,是知黑水中生白金,白金变黄金,黄金变紫金,紫金含五色,名曰大还丹,岂不明乎?何得更将水银、汞,以成质之物为铅。经云: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又云:虎啸龙吟,物类相感,岂谬言哉?且汞为情,铅为性,情性相合,曰常道。道曰自然,诚非外物也。幸愿精思其理,天不遗于志愿也。

  歌曰

  鼎鼎不用鼎,药药元无药。用铅不用铅,意向铅中作。贤者审思之,用铅依前错。

  日月第六

  夫日月者,天地之至精也,药中即以坎男为月,离女为日。日中有乌属阴,月中有蟾属阳。白金产于河车中,即阴中有阳,水银生于朱砂中,即阳中有阴。此二者,圣人相传,贤人相授,宝诀具明,非凡常术士所能窥也。

  月  日

  如知日月在乎手,造化万灵事无难也。访神仙,瞻日月之精,为长生之道,实可重矣。

  明药色第七

  青色白色得此白金服者,可为地仙。

  黄色得此黄金服者,为中仙。

  紫色得此紫金服者,为上仙。

  夫药之权舆者,玄水生白金,白金变黄金,黄金变紫金,紫金含五色,名曰大还丹。

  又古歌曰:一物有五彩,永作仙人禄。按今之修药,但以匮盛,用火养之,永无变化,兼不伏火,饵之,便随大肠而出,返丧天年,实可悲哉!终不可得之也。但在精之审之,神仙必无所误,义理晓然,即人粗心不细详得此意,与阴丹合义,理即不同,互有修制。唯可久而披寻,方可见真也。

  外青中黄心白色大还丹之象

  朱雀

  青龙   白虎

  玄武

  大哉无粗不包,无细不通。若悬象于天,则十方天人莫不瞻奉,若悬象于地,则冤魂得离涂炭,若悬象于身,则身神并为飞仙。

  排云、控鹤、寿杖,杀活自由。铸镜杀一切魑魅,十方神仙,以此为无价珠,乃如意神珠也。无可无不可,勉力修之。

  九还七返第八

  夫九还七返者,大而论之一年,小而论之一日。只如北斗一日一夜,一周天。天降地腾,生化万物,从寅至申为七返,子至坤为九还,此则不曰还丹。大还丹须得三千六百年,气候亦如是,以小而明大。只如一日有十二时,六时阳,六时阴,阳象春夏,阴象秋冬。若然者,一时象一月,一月有三十日,三十日有三百六十时,亦象一年;即一日十二时,象十二年;三百六十日,象三千六百年。还丹之功毕。人以十月成身,丹以十月脱胎,人道相通,超凡入圣,岂不了然乎!

  择友第九

  君无友丧国,臣无友失忠,庶人无友丧家,道无友失真。所以玄元与尹喜宿契,孔子与渔父合机,马明生与阴君闇合,青牛与惠远而会同,岂非良友者乎?且今之求道,上至王侯,下及庶民,万无一得者,何?皆由不择其友也。夫至药由心所感,志士应感而归者,表天道无所不烛。时机未精,多生疑虑,又失前功,为灵官之所呻。何以然奈何王侯心希早成,情无专志,返疑术人,转讬所使监守,致今凡眼所窥,而拟成至药。若然者,即率土可为仙耳。

  又古经传授至药,先须清斋七日,立置坛宇,烧名香,挂十方缯彩,用黄金百两,以为心信,投简破券,向天设盟,方可传授。若不然者,获贼天机之罪,殃及九玄七祖,身被天、地、水三官所诛,岂合轻师丧得;自从胸襟造次而窥真圣至药者哉!夫人臣得遇此图,兼曾受口诀者,隐而不献君父,信为老耄,是为不忠之臣,不孝之子矣。

  金鼎第十

  夫言金鼎者,上应天,下应地,中应人民。天平地正,人民昌泰,天歌地盈,万物丧害。故《易》云:先天而天弗违,后先而奉天时。可明矣。世人所修,多用黄金、白银、铜铁、铅锡之类为鼎,此即#1大谬矣。又于诸色鼎内用盐,或磁石锡粉,或枯铅,或黄花、曾青、石胆之类为匮焉。巧言云:天中复有天,人饰词也。此圣人又何谬?若然者,黄帝不合铸鼎于荆山,其鼎高下、尺寸,锱铢、厚薄,十病如后。

  鼎法:高一尺二寸,重七十二两。其数有九:内围一尺五寸,当有放脚,下去地二寸半,底厚二寸,身厚一寸半,深六寸,内受三升半,盖厚一寸,耳高一寸半。鼎有十病:一忌秋夏,铁不精好,铸不及时;二不悬胎铸;三肚大;四脚短曲;五口大耳小;六上下厚薄不匀;七沙窍漏气,八不润滑;九不依尺寸;十铁皱。有此十病,并不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