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老子者,亦复#7畅其玄虚,纪道者也。其神德之状,感兴所由,所以制经设教,纪载异闻,弥纶道俗,剖判三极。先大明逆顺,然后荡以#8兼忘;为人摄生耳。违生则逆,养生则顺。得顺者则不安其逆,得逆者则不详其顺,是谓死生之途,理得其#9一之限。兼忘之忘,各忘其所忘,犹井蛙不乐为海鳞,林兽不愿为牛马,各受生而别,天察异自隔也。盛称有德,然后统之以无待。此老子行炁导引,嘘吸太和之液也。盛称吸新,必得统虚微,而吐故纳津,滑利无害,出入玄玄,呼吸无间,具其身神,不使去人也。利用出入,群生莫见其端;百姓日用常善,不知所由。此其权见于清明,而为万物津梁也。利用者,神炁也。神炁日为尸骸之用,而群生莫识神炁之端;神炁日为四体之用,而愚俗不知须神炁而生。人不可须臾无炁,不可俯仰失神。无炁则五脏溃坏,失神则颠蹶而亡。尸得炁则生,骸得炁则全。炁之与神,相随而行,神之与炁,相宗为强。神去则炁忘,炁逝则人丧。百姓皆知畏死而乐生,而不知生活之功在于神炁。是以数凶其心,而犯其炁,屡淫其神,而凋其命。不爱其静而守其真者,固不免于廷残。既莫期年寿,更为权见于清明。清明者,日月之光也,既睹日月而长流,即莫知生祸迹于万物,万物既微,其有得失,咎而后生,必有津梁之关,其祸必兆,其对互生。明人不可以不惜精守炁,以要久延之视,和爱育物,以为枝叶之福矣。其《道经》焉,其《德经》焉,推宗明本,穷玄极妙。总众枝于真根,摄万条于一要。缅然而不绝,光矣而不耀。既洞明于至道,又俯弘于世教,其为辞也,深而不淡,远而可味,磊落高宗,恢廓宏致。炜寂观三一之乐,标镜营六九之位。闭炁长息,以争三辰之年;胎养五物,以要灵真之致。三一者,脑、心、脐三处也。上一泥丸君,在头中,中一绛宫君,在心中,下一丹田君,在脐中。存之则炜烨#10于三府,忽之则幽寂于一身。好生者存之为乐,亡身者废之为欢也。故炜烨寂观,三一之乐矣。按《仙经》云:子欲长生,三一当明。道正于此。从夜半至日中为生炁,从日中至夜半为死炁。常以生炁时正偃卧,冥目握固,闭炁息于心中,数至二百,乃口吐之。日日增数,如此身神具,五脏安。能闭炁数之,至二百五十,即绛官神守,泥丸常满,丹田充盛。数至三百,华盖明,耳目聪,举身无病,邪炁不复干,玉女来合,使令长生无极也。标镜营六九之位者。六谓吐纳,御于六炁,九者,九丹之品号,太真王夫人已具记之焉。老子云:从朝至暮,常习不息,即长生也。凡行气法者,内气者一,吐气者六也。云内气一者,谓吸也,吐气六者,谓吹呵嘻咆嘘呬,皆出气也。凡人之息,一呼一吸,夫欲为长之#11息,宜长也。息气之法,时寒可吹,时温可呼,吹以去寒,呼以去热。嘻以去病,又以去风。呵以去烦,又以下气。嘘以散滞,呬以解极。嘘呬者,长息之谓。能适六气,位为天仙。营者自然,神气谓摽挹,九丹之位谓之镜,镜摽在于丹经,气存则年命遐而不坠。闭#12炁长息,以争三辰之年者,此言皆行气也。夫行气之法,先安其身,去诸忿怒,写诸愁忧,而和其气,不与意争,若不宜且止,须体和乃为之,常守勿倦。气至则形安,形安则和息,和息则气清,气清则清气来至#13,清气来至,则自觉长息,形热则嘘口闭中而自甘香。滋液既多,五脏长存,则寿与天地三光比年矣。胎养五物,以要灵真之致者,乃是胎食导养也。胎食之法,平旦漱口中之水而咽,取饱而已#14,亦长生也。既饱而生#15,则五脏自灵,灵真之致,意在于此。《仙经》曰:玉池清水灌灵根,子能修之可长存。口为玉池太和宫,液为清水美且鲜。所谓饮食自然者也。夫养生唯气与丹,经叙婉妙,幽而难论。昔闻师教,今述之焉。至于空同之辞,叙明道德玄真,且已陈之于既往,非须用之要言,故不烦复一二#16注,别其事,而劳费兼宣也。将来有道,其营之矣#17。冷若惠风之叩琼林,焕若晨景之晔宝肆。其叙事也,广大悉备,曲成无遗,初若森耸,终则希夷。陶群象于玄鑪,领万殊于一揆。其取类也,辩而不枝,博而不杂,若微而显,若乖而合,恢诡瑰奇于大方,幽隔忘异而自纳。大哉妙唱,可谓神矣!言理之极,弗可尚也。

  至于金丹之功,玄神洞高,冥体幽变,龙化灵照。其含枯绝者反生,挹生气者年辽,登景汉以凌迈,游云岭以逍遥。至乃#18面生玉光,体育奇毛,吐水漱火,无翮而飞,分形万变,恣意所为。塞江川不异复□,破山梁不烦斧斤,叱咤则云雨翳冥,指麾则丛林可移。其神难纪,其妙叵#19微,大哉灵要,不可具述。陵后生不达,未接高会,漂浪无涯,遂迄千载。神师秉拽,拯我险津,越自困蒙,仰窥玄路。坦然无关,而不可开,非不可开,弗能开矣。诸弟子密视玄根,榄柭其键钥焉。弟子赵升王长,乃顾影抚心,慨愧交集,灵鉴罔极,乃遘渊人。玄朗内镜,卓然先拔,钻研所通,殆则上圣之奥。侧闻其义,辄傍以为解。复率其管窥,志诸所见,标较高旨,而斟酌之焉。

  金液丹华#20是天经,泰清神仙谅分明,当立精诚乃可营,玩之不休必长生。六一合和相须成,黄金鲜光入华池,名曰金液生羽衣,千变万化无不宜。云华龙膏有八威,却辟众精与魑□,津入朱儿乃腾飞,所有奉词丑未衰。受我神言宜见#21随,九老九炁相扶持,千年之鸟水人亡,用汝求生又所攘。太上景电必来降,玄气徘徊为我用,委帛檐檐相谴綅绻,使汝画一金玉断。弗尊强趋命必陨,神言之教勿笑弄,受经佩身焉可放?乘云豁豁常如梦。雄雌之黄养三宫,泥丸真人自溢充,绛府赤子驾玄龙,丹田君侯常丰隆,三神并悦身不穷。勿使霜华得上通,郁勃九色在釜中。玄黄流精隐幽林,和合阴阳可飞沉,飞则九天沈无深。丹华黄轻必成金,水银铅锡谓楚皇,河上姹女御神龙,流珠之英能延年。华盖神水乃亿千,云液踊跃成雪霜,挹而东拜存真王,陵为山称阳为丹,子含午精明班琏。是用月炁日中官,明朗烛夜永长安,天地争期遂盘桓。传汝亲我无祸患,不相营济殃乃延,冥都书罪自相生,先死父母何其冤!为子祸上考不全,祭书置废于明宣。玄水玉液朱鸟见,终日用之故不遍。山林石室身自鍊,反汝白发童子咽,太和自然不知老。天鼓叩鸣响怀抱,天中之山似头脑,玉酒竞流可大饱,但用挹焉仍寿老。千年一剂谓究竟,丹文玉#22盛务从敬,见我外旨已除病,何况神经不延命?祸入泄门福入密,科有天禁不可抑,华精菴蔼化仙人。连城大璧愈更坚,长生由是不用牵,子将不信命九渊,祕要思之飞青天。此《太清金液神丹经》文,本上古书,不可解,阴君作汉字显出之,合有五百六字。

  作六一泥法

  矾石 戎盐 卤咸 礜石

  右四物,分等烧之,二十日止,复取左顾牡蛎、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视土釜大小自在#23,令足以泥土釜耳。合治万杵讫,置铁器中,猛下火#24九日九夜,药正赤,复治万杵,下细筛,和以醇酽苦酒,合如泥,名曰六一泥。取两赤土釜,随人作多少,定其釜大小,以六一泥涂两土釜表里,皆令厚三分,日中暴之十日,期令干燥。

  合丹法

  取水银九斤,铅一斤,置土釜中,猛其火,从旦至日下哺,水银铅精俱出如黄金,名曰玄黄,一名飞轻,一名飞流。取好胡粉铁器中火熬之,如金色,与玄黄等分,和以左味,治万杵,令如泥。更令以涂中上下,两釜内外,各令厚三分。暴之十日期干,无令燥拆,拆即辄以泥随护之。取越丹砂十斤,雄黄五斤,雌黄五斤,合治下筛。作之随人多少,下可五斤,上可百斤。内土釜中,以六一泥密涂其际,令厚三分,暴之十日。又擣白瓦屑下细簁,又以苦酒、雄黄、牡蛎一片,合捣二万杵,令如泥,更泥固济,上厚三分,暴之十日,又#25燥。如入火更拆,拆半发者,神精去飞。若有细拆,更以六一泥涂之#26,密视之。先以釜置铁□#27上令安,便以马□烧釜,四边去五寸,然#28之九日九夜。无马□稻米糠可用。又以火附釜九日九夜,又当釜下九日九夜,又以火拥釜半腹九日九夜,凡三十六日药成也。寒之一日发视,丹砂当飞著上釜,如奔月坠星,云绣九色,霜流炜灿。又如凝霜积雪,剑芒翠光,玄华八畅,罗光纷纭。其炁似紫华之见太阳,其色似青天之映景云,重楼綩綖,英釆繁宛。乃取三年赤雄鸡羽扫取之,名曰金液之花。若不成者,更烧如前法,又三十六日,合七十二日,理无不成。要即通火令以时,不可冷热不均,均则三十六日而成,不复重烧之也。釜坼则无神,服之无益。泥之小令出三分,乃佳。又当猛其火,增损之以意矣。平旦,澡浴薰衣,东向再拜,心存天真灵官诸君,因长脆服如黍米,复渐小豆。上士七日登仙,下士七十日升仙,愚民无知,一年乃仙耳。若心至诚谒,斋盛理尽,容旦服如三刀圭匕,立飞仙矣。

  但道士恐惧,或虑#29不精,便#30敢自服三刀圭,即看神丹烈验。初服三刀圭,皆暂死,半日许,乃生,如眠觉状也。既生后,但复服如前粟米之法,知其贤愚之日限也。凡已死者未三日,以神丹如小豆一粒,发口含服立活。先以一铢神丹投水银一斤,合火即成黄金,不可用,当再火之。金成筒盛丹,《丹经》以绣囊裹之。先净洁作苦酒令酽,不酽不可用也。既成清澄,令得一斛,更以器著清凉处,封泥密盖,泥器四面,使通而半寸许。以古称称黄金九两,置苦酒中,百日可发,以和六一泥用之,名曰金液也。金在醯中,过三七日,皆软如饵,屈伸随人,其精液皆入醯中,成神炁也。百日欲出金,先取冷石三两擣为屑,绞三斗冷水,徐徐出金,清#31一宿,金复如故。初发器中取金,勿手挠之,挠#32则金软碎坏,若无金者,亦可借用,若土釜大则醯多,不限之一斛也。又随醯多少,或减损金两数也。丹砂、雄黄、雌黄,先捣,下重绢筛治令和合,著密器中。又令器上口如火也。又取云母粉二十斤擣,下细筛,布于地#33,令#34上见天。以穿蚛桑叶十斤布著云母上,酉时以清水三斗洒桑叶上,即#35毕。冥出丹砂,露器于桑叶上,发其盖隐彰。日欲出,还丹砂盖,在#36于室中,别以席复桑叶于地。如此七日,从甲子斋#37日始,讫辛未日旦,于是黄龙、云母液尽入丹砂中。天雨屋下为之,露丹砂,当每谨视护,或恐虫物秽犯之多。反侧丹砂,令更见天日。讫,又治一万杵,闭鏁。须申时俱内土釜中,筒令平正。勿手抑之令急,急则难飞。

  祭受法

  祭受之法,用好清酒一斗八升,千年沈一斤,沈香也,水人三头,鸡头也。皆令如法者#38,若用之。治取米令净洁,其米或蒸或煮之#39随意,用三盘,盘用三杯,余内别盘盛。座左右烧三香火,通#40共一座,令西北向。主人斋七日或三日讫,施祭,祭在子时,洁衣服,三再拜,谨请九天皇王,三天真皇,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太上真人,虚无丈人真官,太丹玉女,天一君王,中黄夫人,九皇真神,下降某郡乡里某甲室中,因又三再拜三叩头三自搏曰:

  今日吉辰,斋志奉迎太上诸君丈人,乞停住华辈,憩驾须臾。因重上香,少顷,又三再拜。良久而跪,某以胎生肉人,枯骨子孙,久沦愚俗,积聚罪考,祸咎深重,愆过山岳,唯乞太上解脱三尸,令百戹除解。今奉属太上道君,永为神民,常思清虚,以正秽身,思遇因缘,得开玄路。即日受先师告某《金液之经》,披省妙祭,萧然反生。乃知天尊灵贵,非世尸所陈,岂其顽朴,可得希闻#41?是不敢轻祕,故祀启天神至尊一书,委帛一传之#42誓,已备如本科。将辄抱佩永年,无泄无漏。唯愿太上大道诸君丈人当扶某一身,使享寿延年,所向诣会,早得从心,神药速办,栖遁山林。别启告祈,高上诸皇,以合丹液之英,依传授之科,敬受师节度。言毕,又九叩头九自搏,令徐徐声才出。若不能讽诵本呎文,可执卷读之也。又重上香、酒,毕,送神,起立稽首曰:上烦九天真王,又一拜,起曰:上烦三天真皇九老仙都君,又一拜,起曰:上烦九气丈人,又一拜,起曰:上烦太上真人,又一拜,起曰:上烦虚无丈人真官,又一拜,起曰:上烦太丹玉女。又一拜,起曰:上烦天一君王。又一拜,起曰:上烦中黄夫人,又一拜,起。凡拜祭讫,其食不得与俗人食之矣#43。以写经纸墨笔砚,别著祭左右,并启白之曰:今以此纸写丹经,乞愿常无毁败。则祭盘#44当用生姜各三两著盘上,合九两也。其余甘果珍肴,随心所增损耳,亦无#45从厚也,家贫此为限也。明日所不解者,当一二口诀求解释之。祭时,勿令俗人近其房室,屏之为佳。无戎盐者,河东大盐可用;无卤咸者,取好清酒微火煎之,令如饴饧之坚者#46,然后令与矾石、礜石分等而用之,此是二物不可得而代之耳,且自不及真物之坚密也。但当小厚其泥也,此代是穷极也。

  太清金液神丹阴君歌#47

  金液还丹仙华流,高飞翱翔登天丘。黄赤之物成须臾,当得雄雌纷乱殊,可以腾变致行厨。灵人玉女我为夫,出入无间天同符。其精凝霜善沉浮,汝其震惊必来游。凡六十三字,本亦古书难了,阴君显之。

  作金液还丹之道,其方用大铜筒开孔广三寸半,令筒厚四分,高九寸。二枚,其#48以一枚为盖,盖高五寸也。治熟礜石一斤,铅丹半斤,夫礜石先火烧二十度,捣万杵,又铁器中,猛火九日九夜,复万杵下细簁#49,调之以淳苦酒,和之如泥,涂铜筒裹,令上下俱厚四分,是第一涂也。修之法#50,即复#51当以雄黄、雌黄之精,以淳醯和,复徐两筒里#52,令厚半分,此第二涂也。第三次霜雪也,其上筒盖亦如下筒法涂之,内霜雪不满寸半已。药内霜雪中,以上筒盖之,再用代赭瓦屑如前以涂其会,牢涂之,无令泄,泄则华汋飞去,已复涂之。宜于阴熇洁处令其大干,置于芦苇火、马通火中央,作铁竖安之,筒令去地高三寸,糠火亦佳也。火前后左右去筒皆三寸,不可不审详精占也。如是后至十日更近,左右前后各二寸。如是二十日复便近,火去筒一寸。如是至三十日左右,前后五十日,名曰黄金。黄金者,中神药,可以成黄金也。如是又火二十日,合七十日,药成,名曰赤金。所谓赤金者,此中神药可成赤金,名曰金液还丹。即欲作黄金,取还丹一铢,置一斤铅中,即成真金矣。亦可先内铅于器中,光火为水,方#53内刀圭赤药于其器中,临而观之,五色飞华,紫云乱映,蓊郁玄黄,若仰看景云之集也,名曰紫金,道之妙矣。其盖上紫霜名曰神丹,服食以龙膏泽和之,令如大豆大,平旦以井华水服之,日一丸。七十日,六丁六甲诸神仙,玉女皆来朝之,侍左右前后导引。服百日,恍惚往来,无间出入,移时至矣。百五十日,玉女皆谒侍,旦夕为其侍,易形如真玉之色,得变化自在,常见按摩,致诸行厨宝物也。金主为肌肉,还丹为血脉,主致神,上下无极,出入无间,得与日月神相见。又旦旦当漱华池玉浆,便常饱溢。玉浆,口中液也。玉浆主为骨髓筋肉,益人精炁上升,不劳不倦,长生久视。龙膏泽者,桑上露,著桑叶上,平旦绵拭取之。煮大#54干枣取上清汁,合驾羊髓,分等煎以为枣膏,亦可长服,令人填满有美色。铜筒亦可大作,向者所作寸数,是还丹之一剂耳,增损随宜也。

  作枣膏法,一剂用三斗大干枣,六斗水煮之,令枣烂。又内三斗水,又煮沸,合用九斗水。绞去滓,清澄之,令得三斗。乃内驾羊髓六斗投汁中,微火更煎如饴状。无驾羊髓者,驾羊膏亦得可用。

  取雄黄、雌黄精之法,雄黄雌黄各一斤,细擣治万杵,一筛得所用#55。六一泥故土釜以著其上下合之。即取新烧瓦屑合并和,泥釜固济,无令泄炁。暴令燥,坼,又泥之。次以苇薪三日三夕,烧釜底及左右也。盛#56精华上著如霜雪,即成矣。若筒大亦可作,取釜盖上精霜雪者#57用之。

  作霜雪之法,取曾青、礜石、石硫黄、戎盐、凝水石、代赭、水银等七分,合治万杵,不须筛也。以淳醯和之,令浥浥,则淖自适,即置土釜中,封泥皆如泥神丹土釜法。又以代赭、白瓦屑涂,固济,不可令泄也。事事如封前者无异。以苇火炊其下及左右四日四夜,小猛之,神华霜雪上著,以三岁雄鸡羽扫之,名曰霜雪。可加丹砂、雄黄、雌黄三种,并与前分等,合为十种也,名曰金华凝霜雪。如此#58,还丹之道毕矣。

  还丹不先祭,作不成,又斋三日,以清酒五斤、白脯一二斤,祠灶神矣#59。铜筒用芦苇者,是天马极当用苇耳,要宜须马通火也。苇火自难将视。至于烧雄黄、雌黄之精及烧霜雪,自宜用苇火,不与铜筒火同也。金华凝精霜,正可服使人不死耳,非是霜雪,不中#60内著铜筒中用也。霜雪所用曾青、戎盐、凝水石皆贵药,不可用交代,非真则药不成也。《泰清金液神丹》凡五百七十六字#61,第七字,《金液》凡五百六字,《还丹》凡六十三字。

  郑君曰:夫仙人飞沈,灵验难论,实非凡庸可得闚ǹ。自丹经神化者,著在实验。是故天尊真人,隐祕此道。夫真谛二事不相离,愚人返迷,故见示之高远,然达者亦奚不以方寸知之?故见示其文,为不达者耳,其智岂限耶!经非有求仙之志,固不授也。是以太真夫人犹语马君云:与安期相随少久,其术可得而传。如浅希近求,则房户闭坚。真人尚宝惜如此,岂是下流所宜与哉!阴君缮书数通,封付五岳。若好道之人,能濳身山林,精思至味,其能久于其道者,神仙自当开发石蕺,显然而示之。自非笃志慕道者,于是丹经祕要,便永藏峻岫矣!马阴二君,何但仙人而已!至于观察纬度,知国存亡,审运命之盛衰,验未然之必然,复生民之大慈,作群方以定物,名始接圣齐光,玄照万品,可谓朗矣!可谓神矣!弟子昔闻得道真人传说,所言往往称叹,教其宝练,乃异人同辞,岂可令清真之音,坠而不书乎?故书二君神光见世之言,自汉灵以来,称说故事,附于元纪丹经载之焉。诸有道者,可揽以进志也。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五

  #1 觉: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也’字。

  #2 者: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 然后: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则’。

  #4 已不一矣: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其来久矣’。

  #5 道与尧孔奚所疑哉:此起至‘彩眉之异’凡三十五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6 缙云:传说为黄帝时夏官名。此上丛刊本、四库本有‘若’字。

  #7 亦复: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盖’。

  #8 以:此上丛刊本、四库本有‘之’字。

  #9 其: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0炜烨: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炜炜’。

  #11 之: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生’。

  #12 闭:丛刊本作‘闲’。

  #13 至:此下四库本有‘浊气不生’,丛刊本则有‘清气安至’四字,并衍。

  #14 已: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止’。

  #15 生: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坐’。

  #16 二: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三’。

  #17 矣:四库本无。丛刊本作‘之’,衍文。

  #18 至乃: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9 叵: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巨’。

  #20 金液丹华:此前丛刊本、四库本均有标题‘太清金液神丹经’ 。

  #21 见: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且’。

  #22 玉:丛刊本作‘王’,误。

  #23 自在:丛刊本、四库本无。

  #24 下火:丛刊本作‘火下’。

  #25 又: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令’。

  #26 之: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好’。

  #27 铁□:一种铁器。□,音义未详。四库本作‘铁铹’。

  #28 然:通‘燃’。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作‘燃’。

  #29 或虑: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0 便: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未’。

  #31 清: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渍’。

  #32 挠:原本夺,据丛刊本、四库本补。

  #33 布于地: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布于冷地’。

  #34 令:丛刊本、四库本无。

  #35 即:丛刊本、四库本无。

  #36 在:丛刊本、四库本均作‘顿’。

  #37 斋:原本作‘齐’,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38 者: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9 之: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0 通: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41 闻: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欣’。

  #42 一传之:道藏本作‘以传之’。

  #43 矣:丛刊本、四库本无。

  #44 则祭盘:道藏本作‘则又祭盘,丛刊本、四库本均无‘则’字。

  #45 无:通‘毋’。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毋’。

  #46 者:丛刊本、四库本无。

  #47 太清金液神丹阴君歌:本章丛刊本、四库本均置于卷末。

  #48 其:丛刊本、四库本无。

  #49 簁: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筛’。

  #50 修之法:二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修此后’。

  #51 复:丛刊本、四库本无。

  #52 裹:原误作‘重’,据道藏本改。

  #53 方:原误作‘及’,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54 大:原误作‘火’,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55 一谛得所用:此起三句,道藏本作‘一筛,得所用六一泥土釜,以著其中,上下合之’。

  #56 盛:道藏本作‘或’。

  #57 者:丛刊本、四库本无。

  #58 如此:丛刊本作‘知此’。

  #59 矣:丛刊本、四库本无。

  #60 不中: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不宜’。

  #61 《泰清金掖神丹》凡五百七十六字:此起至末尾共三百七十四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六

  金丹

  南阳张玄德撰

  丹论诀旨心照五篇

  旨叙诀第一

  《参同契》云:诸术甚众,条有万余。即知大丹之妙,唯铅汞二物为至药也,非用四黄八石。若大丹有石药之气入二物中,即有大毒。凡言死水银固生人,即须#1阴阳之炁,水火结成为大丹,服之即长生。若用矾石、硫黄、硇砂等,燠伏干为药,服之有大毒,久久损人。硇砂有食钢坏铁之功,岂堪服食?矾石有杀虎之能,此可固为深诫#2。大凡学者,传得一小法,即言世人少双,将丹与人服之,反有夭横之毙#3,深可哀也!自后见者生嫌#4,皆言丹石发于疮肿。盖此谬惑之徒,致谤金丹之功,不可。凡石乳之类,能不食为妙,不可以徇情索,强而服之,致枉夭者,世有之矣。宜审#5省解之药,须宣泻,喫防葵甘草汤渐出之,可服大药也。且大丹是天地玄元正真之炁,太皇众仙之食,包#6四象以成形,依干坤而自化,结成红紫色,变为丹,名曰正阳、专阳、元阳;一名还丹。岂凡夫容易而会?奉道君子,审而保之,传付得人#7,道不废矣。天生造化,用合三才。依《易》象而布封,顺阴阳之炁候,一年之火,终日月之度数,而成丹也,固可得之,古仙皆因此而成仙也。长生久视,凡夫闻之,抚掌大笑,智者一闻,悟解大契真元。余实不才,故引三圣真人歌证之,金丹论明之,更不烦他说。

  夫还丹者,被#8日月运成,还其本元,却归本丹砂玄色,名曰还丹。丹有三等:一名正阳丹,上元也;二名专阳丹,中还#9也;次名元阳丹,三元也#10。本一体而三品,并大还之宗也。不知此妙,不可言修丹术事#11。又单以卤水煮伏丹砂,独伏水银,并不可服。何也?孤阴无阳也,久久损人,不是正阳之位。又有用曾空煞水银。雄雌咸#12亦不堪服食。此互相传受,非真圣之良药。何也?八石俱有毒。《金碧经》云:损去五矾,不用八石。诀云:不用药,用五行。理之要也。

  明辨章第二

  夫硫黄三两,能制水银一斤,故知#13汞力不如硫黄。汞一两之力,如牛一头,即知硫黄#14一两制水银五两,水银力不如硫黄也。如此说功力,大丹不用硫黄用真铅也。真铅五两,能制水银二斤,信水银力不如铅也。故知#15阴能伏阳,非阳#16能伏阴,此之为反也。夫至道求长生养志,不得大丹,终无得理。忽遇#17此诀,皆多积福,方得知此祕文#18。若传非人,皆七祖受殃,及损子孙。凡修大丹,不在药味,事在五行,精究易象。明辨节序之运移,知日月之度数,阴阳相使,神仙之要,合道之宗。辄不可信八石四黄,非长生妙药。夫铅汞大丹之根,五行之本,八石之主。金性冷,居其阳坎中一阳,汞即生于朱中是也。石性热,居其阴离中二阴,铅中金,真铅也。故曰阴阳相合。所以#19阳即是君,阴即是臣,石浮金沉义之明矣。君臣相得,浮沉得度,药物和合,即神仙之要妙也。若不知君臣,不明本类,徒费千金,终无得理。必知君臣合干坤之要,大丹之术自明矣。且以铅为君,能引五藏,以汞为臣,能煞三赋,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故真人诀云:用铅不用铅,五金生于铅中;用铅不用铅,五金出自铅中。此至玄之言也,贤者审而知之,方知道可成也。用铅不用铅,铅者,五金之精髓,七宝之良媒。夫大丹味与天地而斋毕。五金切忌于铅,将何物而制之?《五金歌》曰:以黄牙为根。黄牙是何物?又欲用何鼎器?黄牙不是铅,不离铅中作。狐刚子问曰:用何物而作?又曰:不用五金八石,用何物而生?魏生答:种禾当用粟,非类不可成也。若以五金八石为之,即狐兔不乳马,燕雀不生凤,何异将胶补釜,医病用野葛乎?异类不同种,安能合体居?点金须用金,化银须用银,黄牙铅里得,方知道此亲。铅若得真,不失家#20神。铅若不真,其汞不亲。白虎是脑,黄牙为根,青要使者,赤血将军。此青汞中有丹砂也,非用曾青也。若人得此术,可保重之,若泄之,当减寿,殃子孙。《阴符》云#21:师者言,不同道者祕之,恐招有咎也。夫慕道之人,至诚感神,晓会其义。方知大道难求,世人罕会。盖是#22愚迷不见其义,虽积览方书,一无成者。何也?由其不遇至人明师,一一言之,乃措意罔象自为,多有此辈。余曾于嵩山见司马希夷修大丹,喜乃问访之曰:火已五月。余再请之,希夷又祕。奈何欲明此道,恐此子虚为累月久见之不成也。希夷又云:大道有三般,内用一人看。遂于铅汞中制伏雄黄也。果非大药之妙,只是罔象,寻文自为之尔!又见李尊师子虚于二味中入硫黄,亦言内用一人即看。此二子并非正解,传处误#23也,余慜而哀之。二子根性不纯熟,迹不及于真,终无得年。且内用一人即看,戊己之鼎。此子不了,虚而为之,徒经皓首,果不遇人,非余之过、皆道不合人。《五金歌》曰:不虑药不圣,恐药而不正;不怕药不神,恐药而不真。若智者晓会此义,是正真通灵真人也。何愁龙虎大丹不成?可谓日月在手,造化由心,真实不虚之说耳。《龙虎真文》云:虎者真铅也,龙者真汞也。反铅为黄牙,反水银为真汞。真铅不枯,真汞不飞,即此非世间水银也,已出一切尘俗耳。《马自然歌诀》云:汞生#24水银死,铅因灵牙是。出世为还丹,迷人不能委。汞与#25水银别,迷人用之拙。若了此真源,可以凡俗隔。后之学者,固不遇真师传矣。

  诀曰:用铅八两,为阳、为干、为虎;又#26水银八两,为阴、为坤、为龙,此二物能变化无穷#27。铅亦阴也,本黑,水一也,一阴也,又一爻阳也。水银木三也,朱砂为火,火数二,火中阴也。故药自有阴阳,递相制伏,为于#28至药。此二灵物是天地阴阳之正象,岂有凡间八石四黄为丹乎?智者详之#29。此太古一切真仙人云真境真母也。故言干坤刚柔,配合龙虎,八两属干,八两属坤。一两有四分,一分有六铢,一分应一卦,一两应四卦,八两有三十二分,以应三十二卦;坤有八,亦应三十二卦。合六十四卦,道之本也。二八共一斤,以应六十四卦。铢有三百八十四,象一年三百六十日。古仙观《易》象,合干坤,应于节候,一年火毕,合用天数,岂更有四黄八石,何以合之干象乎?口诀云:黄牙一、水银二、木三、火二、水一、金四、土五,法象天地在此中矣。孤阴亦不可,孤阳亦不可。诀云:白金为君,本黑金精也。西方之位,太阳之精。《金碧经》云:鍊银于铅,神物自生,灰池炎铄,铅沉银浮,洁白见宝,可造黄金牙。又隐言名黄轻,又曰黄牙,又名秋石。秋是#30西方之位,石是兑长之名,其性阴,阴中阳也,是长生之至药。牙是万物之初也,故号牙,缘因白被火变色黄,故名黄牙。淮南王号秋石,王阳得之名黄牙,太古真人名还丹。至诀言:二物至灵,而堪为大丹。真人曰:金于铅中九鍊,受水火炁呈,水银于太阳中受炁呈,此二物各于阴阳中受炁毕。故圣人采之为大药,相和入土器中,上下水火升降功毕,千变万化。物遇相类相从,此龙吟云起,虎啸风生,道之交感,非类不可。若以他石药参杂,意希化宝,举浩劫而无成。此二物太古真人之法,千金不可传也,金丹之证矣#31。

  金丹论第三

  夫丹砂,太阴之精,本受太阳之正炁,因火变白,居青帝之首,为汞之名,是木生于火,自含德而至灵。铅本黑精,化为西方庚辛正位,是以金生水,水生木,二物#32自相匹敌,若非至灵至圣,何以成丹乎?大凡愚人或#33言,岂有饵金丹而长生久视?余常[慜而伤之。自古真人、圣人皆鍊药致长生,盖百千万数,人皆知之,岂有不信乎?皆指秦皇汉武#34。然大丹之灵,不救自形之祸。昔刘玄穆事魏先生,看火一年,忘情有疑,遂不遇而早夭。徐景休懃心积德,不怠昏旭,师授以药,长生而仙,今在太白山,亦一千余岁。此二子,疑以不疑,咫尺万里;得与不得,云泥有殊。今喻而言之,足可信矣!且阳春既发,令节已行,万物承春之炁,花落子孕,感炁而实,堪人食之,此炁非目击自然乎?且五谷而可济人之命,岂目击而不见之乎?况至药灵丹服之,而不变骨为真人矣。自是世人迷忘所计,不信不修,不遇不为,乃虚度百生,沉累多劫,足伤乎!贪荣显,求色欲,以名利所系,形枯质朽,三官夺命,被阴司诛罚,又何以得长生乎?又狡计多非,损己败正,夺人物而成自家业,又何遇至人传受乎?修心静念,摄心归道,可遇;若谤毁先德,侵扰无辜,又何以闻之也!夫五谷尚能滋神养炁,是败腐之物,犹延人益生,岂况神丹而无玄德之功,换凡肌,脱病质,驻颜益命,与子论之,目击可知耳!不欲广陈委细,事涉繁词。其余妙旨清虚,尽著金简。徐君、魏先生、淳于公,此三人各通至术,并神仙之流。近谢玄冲、苏耽二子,亦羽化金丹之客,人皆知之,何言及矣!况名山鄽市,往往有物外之人,混俗之间,自忘姓字,非志道同好,何以知之?请审非言,勿轻泄侮,令子得罪,将谤金丹与圣人,令子沉千劫之困矣!子不闻《参同契》云:金与砂为主,禀和于水银。即二物自灵矣。又闻#35:不用药,用五行,即具金木水火土也。又不闻化白马牙,好丹砂,酉二八,和两家。又淮南王鍊秋石,黄帝美金华。又:铅不是凡铅,真铅真丹砂,二物相疋敌,伏鍊成一家,巡火近九转,自然成黄牙。又火化白药变花红,流汞秋石自相同,流珠入体虎吞食,不知何处认金公?又:自古烧丹者,难穷铅汞情,若人知此理,修制自通灵。又:孤阳不独化,单阴独不成,本来同二物,自有变身明。又:龙虎相逢遇,何时不自顾?白液共相吞,相吞作夫妇。随化成黄牙,逐时依后土,若得紫河车,便是神仙顾。又:修丹若得诀,神用便由人,生煞在我手,参详定为真。修丹不得术,终岁损心神,莫鍊枯铅汞,抛功似土尘。又:天地日月中,丹药号金公,金公尔是铅,本向铅里蒙。分明向君说,迷者又匆匆。点汞安铅里,金花约略同。此花不是药,图自枉抛功。此者神仙术,何曾不大通?熟念《参同契》,仍依古类同。但得真铅理,修持必见终。又:铅汞合天地,修作大还丹,丹成牙自见,非此实为难。太古真人说,如今得见懽,方知神不诳,须道将即安。中有五彩灵,变化伏其般,十月脱胎出,令人见可观。为报荣华子,百年凋与残,如何空弃世,兀兀道将阑。熟说君犹谤,词虚理更漫,嗟见南山尘,积年为丘山。芒芒苦海中,生死成波澜,自古帝王居,至今何足看?又:白液炉中化,黄牙变渐成,忆初相见日,难看水银形。阳极生阴火,火衰阳炁并,自变紫河车,服食堪长生。又:一个月,白液初凝恰如雪;两个月,如酥渐渐相凝结;三个月,半含蘂绽垂珠劣;四个月,二物抱持如点血;五个月,飞腾恋母声呜咽;六个月,行到子宫阴炁绝,颜色似鹅儿,请君分明别;七个月,垂阴受炁手足厥;八个月,欲成脏腑含凝血;九个月,点点成珠长毛发;十个月,母子分明欲相别,此时母困子体全,似见颜容上如雪铅脱胞后,铅上肉白如雪。更向炉中温养之,名为食乳肌肤悦,出儿毒炁当依诀药成,入赤色六、十日出毒,服食。此药如儿在母胎,精神爽玄分肌骨,劝君学者须精微,莫枉悠悠抛日月。此中玄妙不能说,有次第,莫亏越,但能修得黄牙成,变转之功不休歇。食长生,换白发,有白银,救孤拙,仁者得之修不阙。与道契,宿缘深,传之得人正在心。非道者,罪将沉,得亦为灾祸害侵。关造化,不容易,取次不得轻传付。君不闻,古人有祕词,妄有传之殃七祖。君须信,不在疑,贤者通明必得之,今日嘱君千万意,历历结盟当记之。阳初《复》十一月用下火也,阴起《始》十一月用至四月阳极,至五月一阴生,转火候也,炉寄中央戊己土,鼎上下,互相#36凑,宝守固之勿令走。消息不失看节候,有龙有虎相奔骤,婴兄寂寂颜初幼,由母养之母肌瘦,子成母困长相救。阳极《干》,阴极《坤》,《干》、《坤》四象《易》之门,六十四卦修中尊,龙虎相啮自相吞。立生定位此中存,水火为媒掬我魂。阴阳养我明神昏,八#37节运移寒与温,看看渐变黄牙根,日月相催母感恩。因之结实立真门,千秋万岁生子孙。审藏祕慎勿须论,此道玄微未可言。时人笑道浊昏浑,宁可深居市与村。莫将妙药示凡人,见之谤之言语諠。君切记:祕而藏之贮金匮,长生之术付道人,自有天官录名字。

  大还丹宗旨第四

  夫言还丹者,即神仙服食也。自古之天人留此术,降下人间,传付于后。自黄帝得之,白日鼎湖升仙。若古往神仙,不一一具言也。夫论还丹皆至药而为之,即丹砂之玄珠,金汞之灵异。有仙#38自然还丹,生太阳背阴向阳之山。丹砂皆生南方,不生北方地。自然还丹,自流汞抱金公而孕也。有丹砂处皆有铅及银,四千三百二十年丹成,左雄右雌,上有丹砂,下有曾青,抱持日月阴阳炁四千三百二十四万三千二百年,成上仙天人还丹。下界神仙,修鍊铅汞一年成,取十一月一阳生下火,至来年十一月成丹象。上界仙人天人圣人取食者还丹,此自然还丹,是仙人天人圣人取食之。今修者象而成之,大千之数,服之亦长生羽化,与天同功。问曰:何以一年象天生还丹之数?答曰:上界一日一夜,为人间五年。且人间一年十二月三百六十日,一月三十日,又一日十二时,一月三百六十时,合一年四千三百二十时,象天生自然还丹。此亦上界真仙流传人间,有依法度,日月精炁,四时运移得成,服之皆延年上升。上士修真契理,羽化上升,中士服之地仙,下士延年,长生不死。服食之间,别有法矣!

  赤松子玄记第五

  赤松子曰:丹砂之精,有白有朱,含火得白,是虎,号朱是火丹,丹中生汞,三者同一体也。白虎金象,西方之艮,含五彩之瑞,包八石之异。铅是白虎,与汞为匹敌也。二物为之君臣,为天地夫妇,为子母,神也妙之,与三黄同,不与八石类,迥然造化,而修制之为丹也。余昔遇道人传授,修之合符,已至羽化,敢歌诀之,歌曰:

  神仙妙难测,铅汞人不识。铅汞天地精,阴阳天地力。功归于戊己?能生一切食,万物用土功,土是母之极。母养一切子,子亦因母殖。三物自通灵,三炁玄元直。功在城垣固,稀在坚柔识,必在于人成?由人所心忆,心灵药自灵,心迷药难测。至道至心虚,玄中妙难悉。智者得宗源,他年致云翼。

  梁朝四公诀

  梁有四公子,界外神仙,周回八极,至于四周千界之上,上至于天,下入九幽。四人云:圣人有歌曰:

  铅汞合神功,交归太玄旨,全在五行中,尽入三才智。神仙留至门,服食令人异。若得真铅门,神仙自然矣。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六

  #1 即须: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 此可固为深诫: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可为深诫’。

  #3 有: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作‘成’。毙: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作‘祸’。

  #4 自后见者生嫌:此起至‘世有之矣’凡五十六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5 宜审:诸本无。

  #6 包:原本作‘色’,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7 传付得人:此起至‘更不烦他说’凡一百字,丛刊本、四库本无。

  #8 被:丛刊本、四库本作‘吸’。

  #9 中还: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中元’。

  #10 三元也:原本夺,据丛刊本、四库本补。

  #11 事:此下原衍‘乎’字,据丛刊本、四库本删。

  #12 咸: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3 故知: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信’。

  #14 即知硫黄:此起十九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5 知:丛刊本、四库本无。

  #16 非阳:丛刊本、四库本作‘阳不’。

  #17 忽遇:四库本作‘今愚’,丛刊本作‘忽愚’,并误。

  #18 此祕文: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9 所以: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0 家:四库本作‘汞’。

  #21 《阴符》云:此起至‘世人罕会’凡四十字,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无。

  #22 是: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凡’。

  #23 误:原作‘俟’,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4 生:四库本无。

  #25 与:四库本无。

  #26 又: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无。

  #27 穷:原本夺,据丛刊本、四库本补。

  #28 于: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9 智者详之:丛刊本、四库本无。

  #30 秋是:原本夺,据丛刊本、四库本补。

  #31 金丹之证矣:丛刊本、四库本无。

  #32 二物:四库本作‘金木’。

  #33 或:四库本作‘妄’。

  #34 皆指秦皇汉武:此起至‘令子沉千劫之困矣’凡四百三十九字,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35 闻: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云’。

  #36 相: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用’。

  #37 八:原本误作‘入’,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38 有仙: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亦有’。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七

  金丹

  金丹序#1

  《抱朴子》曰:予考览养生之书,鸠集久视之方,曾授披涉篇卷,以千计矣!莫不皆以还丹金液为大要者焉。然则此二事,盖仙道之极也。服此而不仙,则古无仙矣!往者丧乱,奔播四出。予周旋徐、豫、荆、襄、江、广数州之间,阅见移流道士数百人矣。或有素闻其名,在云日之表者,率皆相似。其所知见,深浅有无,不足以相倾也。人各有道书数十卷,亦未能悉解之也,但写蓄之耳。时有知行炁、断谷、及服诸草木药法,所有方书,大略皆同,理亦无异。或有得《道机经》者,以为至祕,乃云是尹喜所撰。予告之曰:此是魏世军督王图所撰耳!非古人也。图了不知大药,止#2欲以行气入室求仙,作此《道机》,谓道毕于此,此复是误人之甚也。予问诸道士,以神丹金液之事,及《三皇文》,召天神地祇之法,了无一人知之。其夸诞自誉及欺人,云已久寿,及言曾与仙人共游者,将太半矣?口之与书,微有妙说。或谓颇闻金丹,而今无复有得之者,惟上古已度仙人,乃当晓之。或有得丹方外说,不得其真经。或得杂碎丹方,便谓丹法尽于此也。昔左元放于天柱山中精思,而神人授之金丹仙经。会汉末荒乱,不遑合作,而避地来渡江东,志欲投名山以修斯道。予从祖仙公,又从元放授之,凡受《太清丹经》三卷,及《九鼎丹经》一卷。予师郑君者,则予从祖仙公之弟子也,又于从祖受之,而家贫无资买药。予亲事之,洒扫积久,乃于马迹山中立坛,盟而受之,并具诸口诀,诀之不书。江东先无此书,书出于左元放,元放以授余从祖,从祖以授郑君,郑君以授予,故他道士了无知者也。然予受之已二十馀年矣,资无担石,讵能为之?但长歎耳!有积金盈柜,聚钱如山者,复不知有如此不死之法。就令闻之,亦万无一信,如何?夫歃#3玉则知浆茆之薄味,睹昆仑则觉丘垤之至卑。既览金丹之道,则使人不复视小小方书。然大药难卒得辨,当须且将御小者以自支持耳。然服他药万斛,为能有小益,而终不能使人遂长生也。故老子之诀言云:子不得还丹金液,徒#4自苦耳。夫五谷犹能活人,人得之则生,绝之则死,又况于上品之神药,其益人岂不万倍于五谷耶?夫金丹之为物,烧之愈久,变化愈妙。黄金入火,百鍊不消,埋之,终天不朽。服此二药,鍊人身体,故能令人不老不死。此盖假求于外物以自坚固,有如精#5之养火而不减,铜青涂脚,入水不腐,此是借铜之劲以扞其肉也。金丹入身中,沾治荣卫,非但铜青之外传矣。世间多不信至道者,悠悠皆是。然万一时偶好事者,而复不值此法,不值明师,无由闻天下之有斯事也。

  予今略钞金丹之都较,以示后之同志好之者,后之同志好之者精修之,精修之#6不可守浅近之方,而为#7之足以度世也。遂不遇之者,直#8当息意于无穷之冀耳。想见其说,必自知出演潦而浮沧海,背萤烛而向日月,闻雷电而觉布鼓之陋,见巨鲸而知寸介之细也。如其喽喽,无所先入,欲以弊药必规升腾者,何异策蹇驴而欲追迅风,棹蓝舟而欲济大川乎?又诸小饵丹方甚多,然作之有深浅,致力势不同,虽有优劣,转不相及,犹一酸之酒,不可以方九酝之醇耳。然小丹之一#9者也,犹自远胜其草木之上者。凡草物烧之即腐,而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其去凡药亦远矣!故能令人长生。神仙独见此理,其去俗人,一何#10缅邈之无限乎!世人少所识,多所怪,或不知水银出于丹砂,告之终不肯信,云丹砂本赤物,从何得成此白物?又云丹砂是石耳,今烧诸石皆成灰,而丹砂何得独尔?此近易之事,犹不可喻,其闻仙道大而笑之,不亦宜乎!上古真人愍将来之可教者,为作方法,委曲欲使其脱死亡之祸,可谓至言矣!然而俗人终不肯信,谓为虚文。若是虚文者,安得九转九变,日数所成,皆如方耶?真人所以知此者,诚不可以肤近思求也。

  予少好方术,负步诸门#11,不惮艰险,每有异闻,则以为喜。虽见毁笑,不以为戚,安知来者而不如今!是以著此以示识者。岂苟尚奇怪,而崇饰空言,欲令书行于世,信结流俗哉?盛阳不能荣枯朽,上智不能移下愚,书为晓者传,书为识者贵。农夫得彤弓以驱鸟,南夷得衮衣以负薪,夫不知贵,焉可强哉#12?世人饱食终日,未必能勤儒墨之业,治进德之务,但共遨游逍遥,以尽年月。其所营也,非荣则利。或飞苍走黄于中原,或留连杯觞以羹沸,或荒沉丝竹,或耽沦绮纨,或控弦以疲筋骨,或博奕以弃功夫。闻至道之言而如醉,睹论道之事而昼睡。有身不惜?动之死地,不肯求问养生之法,自欲割削之,煎熬之,憔悴之,漉汔之。而有道者自宝祕其所知,无求于人,亦安肯强行语之乎?世人之常言,咸以长生若可得者,古之圣人富贵,以当得之,而鲜得者,是无此道也,而不知古之富贵者,亦如今之富贵者耳。俱不信不求之,而皆以目前之所见者为急,亦安能得之耶?假令不得决意信命之可延,仙之可得,亦何惜于试之,小效#13但使得三二百岁,不犹愈于凡人之少夭乎?天下之事万端,而道术尤难明于他事者也。何可以中才之心,而断世间必无长生之道哉?若正以世人皆不信之,便为无#14,则世人智者又何太多乎?今若有识道意而犹修求之者,讵必便是至愚,而皆不及世人耶?又或虑于求长生,傥其不得,恐人笑之,以为暗惑。若所忌断#15万有一失。而天下果自有此不死-之道者,亦当不复为得之者所笑乎?日月有所不能周照,人心亦安足孤信哉!

  黄帝九鼎神丹序

  按《黄帝九鼎神丹经》曰:黄帝服之,遂以升仙。又云:虽呼吸导引,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人寿无极已,与天地相毕,乘云驾龙,上下太清。黄帝以传玄子,戒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贤,苟非其人,虽积金如山,勿以此道告之也。受之者,以金人金鱼投于东流水中以为约,歃血为盟,无神仙之骨,亦不可得见此道也。合丹当于名山之中,无人之地,结伴不得过三人,先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清洁,勿近污秽,又不得与俗人往来,又不令不信道者知之,谤毁神药,药即不成。成者举家皆仙,不但一身耳。世人不合神丹,反信草木之药。埋#16之即烂,烧之即焦,不能自生,况人乎#17?

  九丹者,长生之要,非凡人所当见闻也。兆之蠢蠢,惟知贪富贵而已,岂有非行尸者乎?合时又当祭醮,自有图法一卷。

  九转丹名

  第一丹名丹华,当先作玄武#18,用雄黄、雌黄、矾汞、戎盐、卤盐、礜石、牡蛎、赤石脂、滑石、胡粉各数十斤,以为六一泥,固济火之,三十六日成之,服七日仙。又以玄黄膏丸此丹,置猛火上,须臾成黄金。又以二百四十铢合水银百斤火之,亦成黄金。金成者,药成也,金不成者,药不成也。更封药而火之,日数如前,无不成也。

  第二丹名神符,服之#19百日仙也。行度水火,以此丹涂足下,可步行水上。服之,三尸九虫,皆消坏,其身中百病皆愈。

  第三丹名神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与六畜吞之,亦不死。又能辟五兵。服二百日,仙人玉女,山川鬼神,皆来侍见如形#20。

  第四丹名还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朱鸟凤凰,翔复其上,玉女至傍。以一刀圭合水银一斤火之,立成黄金。以此丹涂钱物用之,即日皆还。以此丹书凡人目上,百鬼走避。

  第五丹名饵丹,服之三十日仙也。鬼神来侍,玉女至前。

  第六丹名鍊丹,服之十日仙也。又以汞合火#21,即成黄金。

  第七丹名柔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缺盆汗#22和之,服九十日仙也,九十老翁,亦能有子。与金公合火之,即成黄金。

  第八丹名伏丹,服之百日仙也。以此丹如核许带行,百鬼避之,以丹书门户上,万邪众精不敢前,又辟盗贼虎狼。

  第九丹名寒丹,服一刀圭,即日仙也。玉女来侍,飞行轻举,不用羽翼。

  凡此九丹,但此得一丹便仙,不在悉作之,作之在人所好者耳。凡饵九丹,欲升天则升,欲且止人间亦任意,皆能出入无间,不可得而害矣。

  太清神丹法

  抱朴子曰:太清神丹,其法出于元君,元君即老子之师也。《太清观天经》有十篇,云其上七篇不可教授,其下三篇世无足传,当沉之三泉之下。三篇者,是正丹经,上中下凡三卷也。元君者,大神人也,能调和阴阳,役使风雨,骖驾九龙十二白虎,天下众仙皆隶焉。犹自言本亦学道服丹之所致也,非自然也,况凡夫乎?其经曰:上士得道,升为天官;中士得道,栖集昆仑;下士得道,长生世间;愚民不信,谓为虚言。从朝至暮,但作求死之事,了不求生,而天岂能强生之乎?凡人惟知美食、好衣、声色。富贵而能#23恣心尽欲,尽命奄殁之徒#24,慎无以神丹告之,令其笑道慢#25真益罪也。传丹经不得其人,即不告。若有笃信者,可将合成药以分之,莫轻以其#26传之也。知此道者,或王侯#27。为神丹既成,不但长生,又以作黄金。金成,取百斤先设大祭。祭自有别法一卷,不与九鼎祭同也。祭当别称名衔,各检署具用金斤数。

  礼天二十斤,日月五斤,北斗八斤,太一八斤,井五斤,灶五斤,河伯十二斤,社五斤,门户合鬼清君各五斤,

  凡八十八斤。余一十二斤,以好韦囊盛之,良日于都市中市盛之处,嘿声放弃之,径去,无复顾。凡用百斤外,乃得自恣用之耳。不先以金礼神,必致殃咎。

  又曰:长生之道,不在祭祀事鬼神也,在#28导引与屈伸也。升仙之要在神丹。知之不易,为之难#29也。子能作之,可长存也。近代汉末新野阴君,合此太清丹得仙。其人本儒生#30,多才思,善著诗及丹经赞并序,述初学道随本师末#31。列已知识之得仙者四十余人,甚分明。他作此太清小法#32,难于合《九鼎经》,是白日升天之上法也。当合之日,先生华池,赤盥艮雪#33玄白飞符三五神水,乃可起火耳。

  九转丹迟速效验

  一转之丹,服之三年仙。

  二转之丹,服之二年仙。

  三转之丹,服之一年仙。

  四转之丹,服之半年仙。

  五转之丹,服之百日仙。

  六转之丹,服之四十日仙。

  七转之丹,服之三十日仙。

  八转之丹,服之十日仙。

  九转之丹,服之三日仙。

  若取九转之丹,内神鼎中,夏日之后暴之升热#34,内朱儿一斤于盖下,伏伺之,候日精照之。须臾,翕然俱起煌辉,神光五色,即化为还丹。取而服之一刀圭,即白日升天。又以丹封泥之,涂于土釜中,糠火烧,先文后武,其一转至九转,迟速各有日数,多少以知之耳。其转数少,其药力未足,故服之用日多,乃#35得仙迟也。其转数多,则药力成#36,故服之用日少,而得仙速也。

  九光丹法

  九光丹与九转丹法,大都相似耳。作之法:当以诸药合火之,以转五石。五石者,丹砂、雄黄、白矾、曾青、磁石也。一石辄五转,而各成五色#37,五色为二十五色,色各有一两,而异器盛之。欲起死人,未满三日者,取青丹一刀圭,发其口,内之,死人立生也。欲致行厨,取黑丹和水,以涂左手,其所求如口所道皆至,可召天下万物也。欲隐形及先知#38未然方来之事,及住年不老,服黄丹一刀圭,即便长生,坐见万里之外,吉凶所知#39,皆如在目前也。人生宿命,盛衰寿夭,贵贱贫富皆知之也。其法俱在《太清经》卷中。

  五灵丹法

  《五灵丹》一卷,凡有五法也。丹砂、雄黄、雌黄、硫黄、曾青、矾石、石、戎盐、太一余粮,亦用六一泥及神室祭醮之,合之三十六日成。又用《五帝符》,以五色书之,亦令人不死,但不及太清及九鼎丹耳。

  岷山丹法

  《岷山丹法》,道士张盖□精思于岷山石室中,得此方也。其法鼓黄铜#40以作方诸,以承取月水,以水银复之,致日精火其中,长服之不死。又取此丹置雄黄铜燧中,复以汞暴之。二十日,发而治之,以井花水服如小豆大,百日,盲者能视,百病即愈,发白还黑,齿堕更生。

  五成丹法

  《五成丹》亦有九首,似九鼎而不及也。其要取雄黄,烧取其中铜,铸以为器,复之三岁#41,淳苦酒上,比百日,此器皆生赤乳,长数分,或有五色琅玕,取治而服之,亦令人长生。又可以和菟#42掘取克其血,以和此丹,服之即变化在意也。又以朱草和一刀圭,服之,能乘虚而行之。朱草叶如菰,生不群,长不杂,枝干皆赤,茎如珊瑚,多生名山岩石之下,刻之汁如血,以玉及八石金银投其中,立便可丸如泥,久则成水。以金投之,化为金浆,以玉投之,即为玉体。服之皆长生。

  金液法威喜巨胜法附

  《抱朴子》曰:金液,太一所服而仙者也,不减九丹矣。合之,用古秤黄金一斤,并用玄明龙膏、太一旬守中石#43、冰石、紫游女、玄水液、金化石、丹砂,封之即成水。其经云:金液入口,则身皆金色。老子受之于元君,元君曰:此道至重,百年一出,藏之石室。合之,斋戒百日,不得与俗人往来,于名山之侧,东流之水上,别立精室#44,百日成,服一两便仙。若未欲去世,且作地仙者。但斋戒百日。若欲升天,皆先断谷一年,乃服之。若半两,则长生不死矣。万害百毒,不能伤之,可畜妻子,居官秩,在意所欲,无所禁也。若后#45升天者,乃斋戒服一两,便飞仙矣。

  《威喜巨胜法》:

  取金液及水银,左味#46合煮之,三十日出,以黄玉瓯#47盛,以六一泥封,置猛火炊之,卒时#48皆化为丹,服如小豆大便仙。、以此丹一刀圭粉,水银一斤即成银#49。又取此丹#50一斤置火上扇之,化为赤金而流,名曰丹,以涂刀剑,辟兵万里。以此丹金为盘椀饮食,俱令人长生。以承日月,下得神汋,如方诸之得水也,饮之者不死也。以金汋和黄土,内六一泥瓯中,猛火炊之,尽成#51黄金。复以火灼之,皆化为丹,服之如小豆大,可以入名山大川为地仙。受《金液经》,投金人八两于东流水中,歃血为誓,乃告之。

  口诀曰:不知本法,盗其方而合之,终不成也。凡人有至信者,可以药与之,不可轻传其书,必两受其殃,天神鉴人甚近,不可不知耳。

  《抱朴子》曰:九丹成为仙药之上,然合作之,所用杂药甚多。若四方清通,市之可具;若九域分隔,则其物不可得也。又当起火,昼夜数十日,伺候火力,不可令失其适,勤苦致难,故不及合金液之易也。合金液,惟金为难得耳。古秤一斤于今秤二斤,率不过直三十许万,其使用杂药差易具。又不起火,但以置华池中,日数足便成耳。都合不#52用四十万,而得一剂,可足八仙人也。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七

  #1 金丹序:此章丛刊本、四库本无。

  #2 止:今本《抱朴子》作‘正’。

  #3 欢:品尝,今本《 抱朴子》 作‘饮’。

  #4 徒:今本《抱朴子》作‘虚’。

  #5 精:今本《抱朴子》作‘脂’。

  #6 后之同志好之者精修之,精修之:今本《抱朴子》作‘其勤求之,求之’。

  #7 为:今本《抱朴子》作‘谓’。

  #8 直:只。

  #9 一:今本《抱朴子》作‘下’。

  #10 一何:今本《 抱朴子》 作‘亦何’。

  #11 负步诸门:今本《抱朴子》作‘负步请问’。

  #12 夫不知贵,焉可强哉:今本《抱朴子》作‘夫不知者,何可强哉’。

  #13 小效:今本《抱朴子》作‘试之小效’。

  #14 便为无:今本《抱朴子》作‘便谓为无’。

  #15 若所忌断:今本《抱朴子》作‘若心所断’。

  #16 埋:此下今本《抱朴子》重有‘草木之药’四字。

  #17 况人乎:今本《抱朴子》作‘何能生人乎’。

  #18 玄武:按今本《抱朴子》及下文例,当作‘玄黄’。

  #19 服之:此下今本《抱朴子》有‘三九圭’三字。

  #20 皆来侍见如形:今本《抱朴子》作‘皆来侍之,见如人形’。

  #21 火:此下今本《抱朴子》有‘之’字。

  #22 缺盆汗:按今本《抱朴子》当作‘缺盆汁’。

  #23 而能:今本《抱朴子》作‘而已’,属上读。

  #24 尽命奄殁之徒:今本《抱朴子》作‘奄忽终殁之徒’。

  #25 慢:四库本作‘侮’,今本《抱朴子》作‘谤’。

  #26 轻以其: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轻易’。《抱朴子》‘其’下有‘方’字。

  #27 或王侯:今本《抱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