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西王母字文殊。

  太岁字微明。

  大将军字符庄。

  已上,男知不兵死,女知不产亡,入水呼引阴,入山呼孟宇,入兵呼九光,远行呼天命。凡呼之,皆免难。

  弩名远望,一名箄威,张星之主。

  弓名曲张,一名子张,五星之主。

  矢名续长,一名信往,一名傍徨,荧惑星之主。

  刀名脱光,一名公详,一名大房,虚星之主。

  剑名阴阳。

  戟名大将,参星之主。

  镶名钩伤,一名钩殃。

  鉾名牟,一名默唐。

  楯名自障。

  已上,有兵革即呼其名,所无伤害,能福于人,大吉良矣。

  中岳郄俭食气法

  平旦七七四十九咽。

  日出六六三十六咽。

  食时五五二十五咽。

  □中四四一十六咽。

  日中九九八十一咽。

  晡时七七四十九咽。

  日入六六三十六咽。

  黄昏五五二十五咽。

  人定四四一十六咽。

  《黄庭经》曰:玉池清水灌灵根,子能修之可长存。名曰饮食自然。华池者,口中之唾也。呼吸如法,咽之即不饥矣。初绝谷三日,七日,小极头眩,慎勿怪也,满二十一日成矣。气力日增,欲食可食,即息禁阴阳,不可妄失精气也。食谷乃通。老君《道经绝谷气第三法》曰:先合口引气,咽之满三百六十已上,不得减此#40。咽之#41欲多多益善,能日咽至千,益佳。咽多而食日减一餐,十日后能不食也。后,气常入不出,意气常饱。不食三日,腹中悁悁若饥,或小便赤黄,取好枣九枚,或好脯如枣者九枚,念食噉一枚,若二枚至三枚,一昼一夜无过此九也。意中不念食者,不须噉也。常舍枣核受气,令口中常行津液,嘉#42。

  十二月服气法

  正月:朝食阳气一百六十,暮食阴气二百。

  二月:朝食阳气一百八十,暮食阴气一百八十。

  三月:朝食阳气二百,暮食阴气一百六十。

  四月:朝食阳气二百二十,暮食阴气一百四十。

  五月:朝食阳气二百四十,暮食阴气一百二十。

  六月:朝食阳气二百二十,暮食阴气一百四十。

  七月:朝食阳气二百,暮食阴气一百六十。

  八月:朝食阳气一百八十,暮食阴气一百八十。

  九月:朝食阳气一百六十,暮食阴气二百。

  十月:朝食阳气一百四十,暮食阴气二百二十。

  十一月:朝食阳气一百二十,暮食阴气二百四十。

  十二月:朝食阳气一百四十,暮食阴气二百二十。

  夫阳气者,鼻取之气也;阴气者,口取之气也。此二气,十二月中日日旦暮能不绝者,周天一竟,又一周天足,则与天同龄矣。

  三一服气法

  夫欲长生,三一当明。上一在泥丸中,中一在绛宫中,下一在丹田中,人生正在此也。夜半至日中为生气,日中至人定为死气。常以生气时强卧、暝目、握固闭目、闭口不息,心数至二百,乃口小微吐气出之,日增其数,数得满二百五十,即绛宫守,泥丸满,丹田成。数得满三百,则华盖明,耳目聪,身无疾,邪不干,司命削去死籍,移名南极,为长生。闭气之法:以鼻微微引内之,数满,乃口小微吐之,小吐即便以鼻小引咽之,如此再三,可长吐之。为之既久,闭气数得至千五百,则气但从鼻入,通行四支,不复从口出也。自欲通之,乃从口出。如此不止,仙道成矣。饥取饱止,绝谷长久。

  服三气法

  《华阳诸洞记》云:范幼冲,辽西人也。受胎光易形之道,今来在此,常服三气。三气之法:常存青白赤三气如纵,从东方日下来直入口中,挹之九十过,自饱便止。服之十年,身中自生三色光气,遂得神仙。此是高上元君太素内景法,旦旦为之,临目施行,视日益佳,其法鲜而其事验。

  服气杂法祕要口诀

  天关中为内气,口为天关生神机,手为人关把盛衰,足为地关生命扉。并《黄庭内景》云。神庐中为外气。神庐,鼻也,神庐之中常欲修治。《黄庭外景》云。凡服气,皆取阳时夜半平旦也,即东南向,静而端坐,叩齿三通,三漱咽之。则两手相摩,令掌心热,揩拭面目,便以大拇指上下揩其肾骨七遍,即握固。鼓气以满天关,调匀为度;闭口而咽之。既努腹讫,徐徐出神庐中气,其神庐中当修治之。鼓努每须相应,一鼓一咽一努,为相应也。其鼓之咽时,天关莫开,恐生气入腹而为疾也。

  夫服气,须安神定志,徐徐咽之,急即心胸中气不散结痛。每咽五十服,渐加至一百服、二百服、三百服,有他故,即二十、三十服。行住服之并得,临时自消息也。所贵常行,不欲阙日,如初服,有噫气上,即鼓而却咽,无使出气。桑榆子曰:元气融和,不为粗厉,必若噫上,岂元和之气耶?然初服之时,特以气道未得全畅,事须仰就,且以元气待之也。若至再至,气海不受,必若著#43五脏之中,旧有浊气如此,故亦不宜爱惜。忽下部有,即泄之#44不妨。每鼓咽气须调和徐缓,不欲天关中有声。若咽急,恐下部气祕,令人脱肛,慎之。如服内气,久而自通,通即服无时矣。但饥即服之,饱即止。每鼓咽之际,常存思气入五脏流行,即从手足心及项三关九窍支节而出;忽有疾,即思以气攻其病处,何疾不愈。如要服气休粮,即不论咽鼓努多少,常令腹满为度,勿令肠;若饥即时服三五咽,以意自调息,勿须仰卧,仰卧#45;即气难下,损人心胸。凡气相应,即腹中有声,愚者谓之肠空即有声,有声即损人,其不然矣。此由#46雷鸣电激,陶鍊阴气,百关流润,真要深门也。

  夫服气多方,若非鼓努之法,不为真妙。或有人未解,咽服气未通流,便虚其心,忘其形,虽日效,忘必无所成,多因困弊也。夫鼓努法本服自然,元气流利,脏腑气既长存,人即不死,何假于外思虑#47、吸引外气?夫人气尽则#48神亡,神去则身谢,故知守元气不失胎成,皆祕诀所传者,幸勿疑。夫行气,候闲时,鼓十咽、二十咽,含令肠满,然后存思,行入四支。有事之时,即一咽一行气,手足须著物,候气通流,必#49虚心忘形,然后烦蒸之气散出,四支精华之气凝归气海,久而自然胎成。封固支节,得雷鸣相应,当鼓转其腹,令气调畅也。夫服气导引,先须舒展手足,鼓咽即捩身左右,精思入骨节,行引相应,令通不断,谓之行气导引。又宛转盘回,存思气从手足关节散出。古经云,有行气导引,非至道口传,罕有知者。夫行气导引,若饥时服,候腹满,乃行之,若食饱#50后,旋行之,桑榆子曰#51:饱,宜为饮字之误也。修养者平居无饱,况行气之时乎。若兼服气导引,当候闲时习之,非寻常可作也。夫服气导引,当居静密房室,不欲处高屋当风,如遇暴风疾雨,霑湿冲寒,冒热远来,皆须歇息,候其体干气和,方可为之。若欲四支常瘦,即数导引,谓肌肤充悦也。若能导引服气,不失其时,则神气常清,形容不易,暴脂虚肉不生,永无诸疾矣。

  世人或谓,服气与胎息殊,误之深矣。胎从气中结,气从胎中息,久服则清气凝而为胎,浊气散而出,胎成可以入水蹈火。世人或依古方,或受非道者,以祕数之,贵其息长,不亦谬乎?殊不知五脏无常服之气,一时闭塞关门,岂知是胎中自然之意,但烦劳形,终无所益!时人服气多闭口缩鼻,皆抑忍之,但须曰#52取息长,不知反损。问曰:气外气内,二气俱出五脏,焉得内外吐纳不同?桑榆子曰:此言二气,俱出五脏,即大谬也。外气,喘息之气,即府气也,但入至荣卫,非自中而有者也,焉得谓之出于五脏乎?答曰:服内气鼓努之时,即胃海开纳,真气封固。纳讫,即还闭,徐徐出外气,自然有殊。夫抑塞口鼻,气俱不通,不通即蓄损五脏,此乃求益而反损也。且人健时闭气息即易曰#53,有疾力微即难制,岂不失之极也。若服内气,用力甚少,而功即多,当勤行之也。问曰:夫上士先导引曰#54后出入,下士先出入后导引,何也?答曰:上士先导引,秽气随举动散出;下士后导引,恐其秽气入支节不散。此财学气导引,得与不得#55有殊。桑榆子曰#56:上下犹言先后进也,系于功用浅深,非贤愚品第之位。斯道也,岂愚者之为乎?但有贤而不能者也。天师云:内气者一,吐气有六、气道成乃可为之#57。吐气六者:吹、呼、嘻、煦、嘘、呬,皆出气也。桑榆子曰:煦一本#58为呵。大抵六气之用,与他本有五不同也。时寒可吹以去寒;时温可呼以去热;嘻以去风;煦以去烦;又以去下气;嘘以散滞;咽以解热。凡人者#59则多呼呬,道家行气不欲嘘呬,长息之忌也。悉能六气,位为天仙。呬,丑利、许气二反。桑榆子曰:凡人者,喜怒嗜欲,众邪之气不绝于中,辛咸甘酸外物之味未#60离于口,若即便禁长息,则秽浊之气无洞尽之期。彼得道者,无思无虑,无荣无欲,含其浩然之气,又焉取于嘘呬哉?彼视嘘呬,犹决#61提耳。

  凡服气毕,即思存南方荧惑星为赤气,大如珠,入其天关中,流入藏腑,存身尽为气。每日一遍,此其#62以阳鍊阴,去三尸之患。又古涓子留口诀,令想火鍊身为炭。道者商量,火气非自然阳精,但#63恐伤神,未可为也。其精者,真人密传,至妙精思,行之勿疑。桑榆子曰:云商量者,延陵君之意也,夫存想之中,宁暇#64分别其乱然与非自然乎?若如所言,则存之与想得为自然否?况人间鍊丹亦用火#65,则火与荧惑同是天地之中一物耳,亦何择然。凡导引服气之时,衣带常欲宽,若紧急即损气,气海闷。桑榆子曰:损谓限滞之也,非能伤之。夏冬寝处,饮食常欲温,勿食酸咸油腻之物,食之损五脏。五脏损即神不安。猪狗肉生果子,尤忌尤忌。

  延陵君鍊气法

  每服气余暇,取一静室无人处,散发,脱衣,复被,正身仰外,展脚及手,勿握固。净席一领,边垂着地,其发梳以理之,令散垂席上,即便调气。气候得所咽之,便闭气尽令闷。又冥心无思,任气所之,气闷即开口放出,气新出喘息急,即且调气,七八气已来,急即定,又鍊之。如此,有暇且十鍊之。止为新功,恐气未通,拥在皮肤,反致疾也。更#66有余暇,又鍊之,即#67更加五六鍊,至二十、三十、或四十、五十,并无定限,何以为则?如服气功渐成,关节通,毛孔开,鍊到二十、三十,即觉遍身润,或汗出,如得此状#68,即是功效。新鍊得通润则止,渐渐汗出即好#69。且安心稳卧,不得早起冲风等。如病人得汗,良久将息,即#70可着衣;徐徐行步,小言爱气,省事澄思,身轻目明,百脉流注,四支通畅。故《黄庭经》云:千灾已销百病痊,不惮虎狼之凶残,亦以却老年永延。夫鍊气者,每夜头及午时任自方便,候神情清爽,即依前次第,迅坐修咽,勤勤致之,不得堕#71慢。忽有昏闷欲睡,即睡,不得昏闷欲睡之时#72 强为,即却邪乱其意,意邪气乱,失正道也。如新服未有正气,即较昏昏,已后亦无昏沉矣。桑榆子曰:所言须勤勤,不得堕慢。又说:任方便,不得勉强,消息之妙在于此矣。则知勤勤不在勉强,候未方便,宁循堕慢,藏修息游,乘自然以运,则气行矣。夫鍊气者,即不得每日行之。十日、五日有余暇,觉不通畅,四体烦闷,即为之,常日无功,不用频也。桑榆子曰:阴阳合节,即不为灾珍。此云常日无功,若如所言,为之何害?但以不止于无功,将臻乎有咎。何以言之?借如炎帝勤稼而并功倍功,必反为大早也。按摩亦然。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一

  #1 虚中生白:丛刊本作‘虚申生自’。

  #2 天实佑之:四库本作‘自天佑之’,丛刊本作‘天责佑之’。

  #3 胞:四库本、辑要本作‘肠’。

  #4 目:丛刊本作‘自’。

  #5 天:原本作‘犬’,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6 顺:四库本、辑要本作‘萃’。

  #7 叩齿欲深而彻缓:四库本、辑要本无。

  #8 当:丛刊本无。

  #9 当:丛刊本作‘即’。

  #10 日:原本无,据四库本、辑要本加。下一‘日’字同。

  #11 子:四库本作‘人’。即:四库本、辑要本无。

  #12 指:此下四库本、辑要本有‘属’字。下同。

  #13 木:四库本、辑要本作‘水’。

  #14 水:四库本、辑要本作‘木’。

  #15 也:四库本、辑要本无。

  #16 当:四库本、辑要本无。

  #17 一年:四库本作‘都毕’。

  #18 是以:四库本、辑要本无。

  #19 臣闻《易》曰:此起至‘道士臣尹愔上’凡三百一十二字,四库本、辑要本无。

  #20 白:原本作‘日’,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21 若:原本作‘共’,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22 正:四库本作‘心’。

  #23 含:四库本作‘与’。

  #24 者:丛刊本作‘守’。

  #25 大:四库本、辑要本作‘天’。

  #26 固:四库本、辑要本作‘因’。

  #27 舍:四库本、辑要本作‘含’。下同。

  #28 久:原本作‘九’,据四库本、辑要本政。

  #29 金:按文义当作‘全’。

  #30 五星者:四库本、辑要本均无‘五星’二字,疑为衍文。

  #31 丁壬:四库本、辑要本作‘壬丁’。

  #32 木气有所生者:四库本、辑要本无,疑为衍文。

  #33 蛰:原本作‘执’,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34 得归:四库本、辑要本作‘归得’。

  #35 故:原本无,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补。

  #36 者何:四库本、辑要本无。

  #37 行:原本无,据四库本、辑要本补。

  #38 者何:此起至‘奸邪恶公正’凡八十三字,四库本、辑要本无。

  #39 辨杂呼神名:此章四库本、辑要本无。

  #40 此:四库本、辑要本无。

  #41 之:四库本、辑要本无。

  #42 嘉:四库本作‘佳’。

  #43 若著:四库本、辑要本无。

  #44 即、之:四库本、辑要本无。

  #45 仰卧:原本无,据四库本、辑要本加。

  #46 由:通‘犹’。四库本、辑要本作‘犹’。

  #47 假:原作‘暇’,据四库本、辑要本改。于:四库本、辑要本无。思虑:四库本、辑要本作‘求’。

  #48 则:原本无,据四库本、辑要本补。

  #49 必:此前四库本、辑要本有‘然’字。

  #50 饱:四库本、辑要本作‘饮’。

  #51 桑榆子曰:此起二十五字,四库本、辑要本无。

  #52 须:四库本、辑要本无。

  #53 易:四库本、辑要本无。

  #54 先导引:四库本、辑要本作‘先出入’。

  #55 不得:四库本、辑要本作‘失各’。

  #56 桑榆子曰:此起四十二字,四库本、辑要本无。

  #57 为之:四库本作‘服气’。

  #58 本:四库本作‘名’。

  #59 者:四库本、辑要本无。下同。

  #60 未:四库本、辑要本作‘不’。

  #61 决:原本作‘泱’,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62 其:四库本、辑要本作‘乃’。

  #63 但:四库本、辑要本无。

  #64 暇:原本作‘假’,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65 火:四库本作‘久’。

  #66 更:四库本、辑要本无。

  #67 即:四库本、辑要本无。下同。

  #68 如得此状:四库本、辑要本无。

  #69 新鍊得通润则止,惭渐汗出即好: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无此二句。

  #70 即:四库本作‘方’。

  #71 堕:四库本、辑要本作‘惰’。下同。

  #72 昏闷:四库本、辑要本作‘勉强’。之时:四库本、辑要本作‘而复’。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二

  诸家气法

  太清王老口传法序

  此卷口诀,并是杨府脱空王老所传授。其脱空王老,时人莫知年岁,但见隐见自若,或示死于此,即生于彼,屡于人间蝉蜕转脱,故时人谓之脱空王老也。多#1游杨府,自言姓王,亦不知何处人耳。每逢志士,即传此说#2,云祕妙方若传非其人,自招其普。此卷并学有次第,志#3人口诀,非初学法也。为当学人初兼食服,以此屡言食物。且食气祕妙,切资断食,使谷气并绝。但能精修此法,知腾陟仙道不远耳。

  说隔结

  凡人腹中,三处有隔:一心有隔,初学服气者,皆#4觉心下、胃中满,但#5少食,久作之,自觉,通下;二生藏下有隔,即觉肠中满,久而觉到脐;三下丹田中有隔,能固志通之,然后始觉气周行身中矣。游行身中,渐入于鸠。后觉鸠中气出,即能与人治病也。

  初学诀法

  初学时,必须安身闲处,定气澄心,细意行之,久而不已,气入肠中,即于行住坐卧一切处不妨。胃中气未下入肠中来,即不得,顾#6处作难#7。初服气,皆须因入息时即住其息,少时似闷满,其息出时三分,可二分出还住,少时咽之,咽已又作,至肠中满,休。必须日夜四时作,为初学人气未入丹田,还当易散,意欲#8得气入丹田,纵不服气,亦气不散。四时者,朝、暮、子、午时是也。如觉心满闷,但咬少许甘草,桂亦得,其满闷即散。丹田未满,亦不至满闷也。元气下时,自然有少闷。祕之,勿妄传非其人。

  凡初服气,日夜要须四度。朝、暮二时,用仰复势,夜半及日中,唯用仰势。其仰势:用低枕,仰卧,缩两脚,坚两膝,伸两手著两肋边,即咽气,只咽十咽,气即满丹田中,待一时咽了,然后以意运入鸠中。其复势:以腹坦床,以意播胸令高,手脚并伸著#9床,即咽十咽,每咽皆以意运,令绿脊下,从熟藏中出。

  说复仰法

  每朝、暮服气,先复后仰,每咽气,皆须一下下作声,寻声运入丹田中,缘脊下亦须作声。若解作声,每势只十咽即足,如不能作声,三十、五十咽亦不足。要须解作声,始得不解作声徒劳耳。

  凡咽气,皆喉中深咽,不得浅,浅即发嗽。

  凡咽气,每一回咽,中间十息、五息,亦非事停歇,从容任意。不解用气,咽浅即当时患嗽。

  凡咽气,不得和唾咽,气须干咽,中间有津液来,别咽之。咽液,亦须用出息咽之,若用入息,恐生风入,极须用心也。

  凡初受服气法,要诵祝;受法了#10,已后平常自用气,亦#11不要诵祝。与人疗病,当应诵祝。

  服气杂法

  凡服气,四度外,或非时腹中觉气少,气力不健,任意咽多少亦得。

  凡初服气,气未固,多从熟藏中下泄。宜固之,勿令下泄,以意运令散。

  凡初服气,必须心意坦然,无疑无畏,不忧不惧。若有畏惧,气即难行。

  凡服气,若四体调和,必须#2意思欣乐自足,不羨一切余事,即日胜一日,欢快无极。

  凡服气,不得思食,坦然无所念始得。若然忽思食#13,必须抑捺,如不在意抑捺,心即邪矣。如渴,煮薜荔汤,汤中著生姜少许,更煮一两沸,吃一碗,其渴即定。薜荔者,落石根是,子亦得。或姜蜜汤亦得。若能自抑捺,纵终日对嘉馔,亦无所欲。

  凡服气但不失时节,丹田常满,纵出行人事,亦不可废。若久久行惯,纵失一时两时,亦无所苦。

  凡服气成者,终日不服气,气亦自足,至妙不可穷尽。

  凡服气,得脐下丹田常满,叫唤读书,终日对人语话,气力不少,出入行步,无惓#14怠也。

  凡初学服气,气未坚,亦#15不可过劳,劳即损气。仍须时时步行少地,令气向下,大精。

  凡服气成,欲得食,即纵食,食亦不障气,纵饱食,咽气,气还作声,直至脐下。一成已后,兼食行气亦无妨。

  凡初服气、欲行#16,以气推腹中粪令尽,且勿食,二十余日弥佳。若入头即食,理不得妙。

  凡服气日别吃,少酒亦好,如或思食,吃少许姜、蜜即定,仍不得多睡,能百种不吃最妙。但至诚感神,百无所畏。

  凡服气,纵体中及心胸间不好,亦非#17他事,久久行气,自可散也。

  凡初服气,小便黄赤,亦勿怪,久久自变色如常。

  凡初服气,不用吃果子,恐腹中不安稳,又恐滓秽,腹中气难行。且欲空却腹藏,令气通行,但能忍心久作,自觉精神有异,四体日日渐胜,神清气爽,不可比量。若久久行气,眼中自识善恶,视人表知人里,能志心学,三七日即内视肠胃分明,如#18心不忘,久行始通,能内视五藏,历历使用,妙不可言。如能坚固#19行气,肌肤不减,亦不销瘦。若作不如法,或无坚固之志,即似瘦弱也。

  凡人身中元气,常从口鼻中出,今制令不出,使脐下丹田中常满,即不至饥。若神识清明,求出不得。

  凡服气丹田满,如闷,即运气令从四肢及顶上出,第一勿令从口鼻出,若从口鼻出散,虽餐百味饮食,但得虚肌,身受诸病,渐入死地。

  凡人饮酒食肉,一时虽勇健,百病易生,瘴疠蛊毒,逢即被伤。能服元气,久而行之#20,诸毒不能伤,一切疫病无得染。但恐不能坚持,如能坚持,久而自知其妙。

  凡初服气,气闷多从下洩,闷须制,勿令洩,以意运令散即好。

  凡初服气了,或气冲上,从口欲出#21,即须咽液送令下,咽液勿咽入息,恐外气入。

  凡初、学服气或#22太多,肠或胀满,搅转作声不安稳,即须数数以意运气,逐却肠中宿粪即好。必须数数逐却粪,令肚空,其气在内,即#23得安稳。如未逐粪,间仍搅转不安稳,任下洩一两下宽快,虽下洩失气,续更咽添之,若洩一下,即咽一下添之;若两下或至三下、四下,还须计数添之。意者,常令丹田气饱足为佳。

  凡服气周遍,不须闭气想,但依平常,以意运之。如饥,抑捺却自定;渴,即任饮水,蜜浆、薜荔饮#24无妨。如有气冲上,即咽令下,能咽气,咽唾送之令下亦得。凡满闷,只从心胸间即#25冲上耳。

  凡服气,宜日服椒三、两服。每一合椒,净治,择去目及蒂,以酒、水、薜荔饮、菜汁送之令下,益气及推肠中恶物。此是蒙山四祕。

  辨肠转数法

  凡仰咽气,入子肠运入鸠中;复咽气,运令从熟藏中出。凡人有熟藏、生藏,行之一月日,气始入,盘屈肠中作小声,绕肠转鸣如是#26。凡人盘屈肠转数多者,为上圣人;十二转已下,或十转、九转、七、五、三、两转者,是贱人。肠粗而短,聪而无智,粗属聪,长属智。候得肠长为上。如肠短更细,不是类也。

  凡人肠长者,气易固;肠短者,气难固。

  凡初服气,肠中搅转作声,即须右胁着床,以右手搘头,以左手牵左脚令屈,直身及直右脚,咽气令咽入右脚中,出肠中。即可久行气,每下作声,声绕盘屈处,作声#27皆自记得,屈数其声,流转幽幽,隐隐然小声,即是流通好也。人肠中又有四缘,又有节次,有二十四次,久行气,每气下即觉有节次,次数亦自记得。

  凡元气与外气不相杂。若咽生气,须臾即从下洩出去,不得停肠中。

  凡肠,贤士大肠十二节,小肠二十四节;上士大肠九节;中士大肠七节。其气每至节,经过皆自觉,至节须用气即过,其洗肠多饮浆。

  服气十事

  凡服气,总有十事,所谓心为神气,肝为禁气,肺为杀气,脾为道气,肾为元气,并阳气、阴气、和气、外服气、内服气,名为十事。今时正咽者,只是内服气一事耳。至如外服气者,譬如别人在别处,患左脚肿痛,禁之,自引外气运入己左脚中,彼人即自差,所谓遥禁法。以此而论,妙不可解。

  凡若#28运气,得应头脑中,即头脑中热气上,运气向脚亦如此。若先运阳气,即觉脚冷,然后始热应。何故如此#29?缘阳气排阴气出,所以如此。先运阴气,亦阳气先出,脚如火热,然后始脚冷。他皆仿此。若能运气入头中,始免面瘦。已上九条。

  服气轨则,即须得知,已#30取其精妙,久而自佳。腹中食尽后,并不过三七日,即自得其要。兼食行之,事似迟。至于#31腹中谷气,四十日始应得尽,亦有更出者,待舍后自看,若有脓血、黑物、黄物等出,即是谷气尽也。如斯物未出,即不能令气遍身周行体中。岁除日夜,以净饮食酒、獐、鹿脯等,于无人处铺设,四拜,诵祝或七遍,二七、三七遍,祝曰:

  无你婆帝,无你俱沙谛,多写无你归婆僻毗二切,能持礻署婆莎诃。事讫,吃诸饮食,不尽者,致东流水中。

  凡运气十五日已前,可令气从头及手出;十五日已后,从两脚心出。常用气时喘息,喘息出时#32出尽,即闭气,令气极,更莫令入,即咽之。有强壮人作即多,有寻常人作即少,大都三四下,即得坐卧不饥。右胁着床卧,展右脚,缩左脚膝,左手攀右膝头,可经四五端,攀膝头用少力,时左胁着地卧,又如前。少时仰卧,手攀两膝,即以左右手攀膝,用少力,余如前。三事总须高枕作之,治病等用由□□者#33。如欲逐食,令出即作#34,兼取安稳。气极者,寻常初仰卧,看气与心、脾骨齐,即休取饱,即服气者别服,气即弱。肚高即胀满,大都三下、两下,取卧者自料量,看气出极即闭之,勿取入息。良久即气攻头上,得诸处热#35度更热,即得鼻中喘息。从月一日至十五日左畔#36,十六日至月暮右边。用此得冷时用热气,寒不能寒,得热时用玲气,热不能热,得热时用热法,如#37冷时用冷法,依热法不至热,即引入息自然冷,出息始得作热,入息极作热不得此是自法。左畔#38肝,肝气青,左边#39著青气;右边肺,肺气白,右边著白气#40。气上即孔合,气下即孔开。乘开咽气,自然粪尽。常用气时#41,因喘息出尽,即闭气令气热,更莫令入即咽之,有强壮即多大精,三四下即得,气出极即闭之,勿取入息,良久即气攻头上,即诸处热,即得鼻中喘息。

  又前言服气吃诸汤药等,为初学人气于三丹田中不住,多有反出,或两胁胀满,以此药散气。或言初学人力微,服饵助道,或言益气道也。且#42初学不可不知,久久总不用为妙。譬如婴儿居胎中,湛然不动,服何药物?有何人言事#43须服药者?未悟其深妙,此不可不与商量道耳#44。但如婴儿,他皆仿此#45。莫错用心,特宜大慎#46,不然入邪也。方中有祝,后人加之,古本无矣#47。王老报书已#48具,寻来问,非夫#49至人,岂能致此?甚善!甚善#50!此可谓元气通流,不死之道,复何疑哉!

  夫寒热之气者,用气则得,此事用功,毕#51要在口诀,非笔所能传也。五通他智者,但行之不已,三尸自除,三尸既除,五通何远?可悬解于心也。忌死秽者,《黄庭内景》云:玄元#52真一魂魄练,至忌死气诸秽贱。若能避之大好,如必不可避之,见讫#53,即存心家火气,从顶而出,遍烧其身,讫,即取桃皮四两,竹叶一斤,以水煮,取汤沐浴#54,此#55亦可以解秽。初见之时,仍须闭气。若涉深水,能闭气内息,此已得道气扶身,鱼龙岂能为害!夫#56行道之人,入水不避蛟龙,此之谓也。更不假外助,今往往亲见状若鬼神者,夫#57气通之后,则心合正真,而鬼神不能藏形,固是常理,复何足怪。但凝心内照,莫取莫说,自然降伏诸魔,得未曾得,岂在一二所论也。

  夫神仙法者,与此法了无有异。此法精思静虑,安形定息,呼吸绵绵,神气自若,百病不生,长存不死,所谓身安道隆度世法也。

  神息法

  神息法者,观心遗照,动念即差,当用心之时,气自无滞,当用气之时,心亦不生,两法相须,事同唇齿,何谓不相应!善思念之,勿有疑虑。夫隐景藏形者,当勤修此法,使退皮炼骨,身合太无,则所遇咸适,虽山河石壁,无有拥遏之者,此必然之理。

  右已后口诀,并学有次第,今口诀#58非初学人法,为当学人初兼食服,以此屡言食物,且服气祕妙,切资断食,使谷气并绝,知腾陟不远也。

  服气问答诀法

  问云:或有心腹不好,或痢疾等,于气如何?答曰:但能绝食服气,其疾不过数日必愈。

  问云:或有心腹不好,或有病患,或须止痢,或须冷,或须热,亦拟自问得当否?故不敢隐,今仆实未通,愿悉传授#59。答曰:生藏在脾上,熟藏在脾下近脊,所以复咽寻声缘脊,从熟藏中下耳。凡咽气,仰排水#60,复排食,食藏在右,水藏在左,凡咽气久,即自至鸠。仆虽当时#61咽未至鸠头,每五更皆须自应鸠或云,皆自应鸠,鸠健一如见敌耳。凡复想缘脊下,只以意想腹中近脊,寻声不入熟藏中,出仍令声从右边下。

  问#62:咽气满,下泄不得禁,亦非斗事,舍后有脓?答曰:自肠一中先有滞结,所为不须忍,觉欲出即放令出,肚中即不鸣。

  所云#63想气使出顶及四肢,久行之,即自觉#64,只凭想即#65是。凡咽气只得丹田气,拍之彭彭即得,纵心头未满亦得,如欲心头饱满,只是多取气即得。如虫行?答曰:久#66自觉,更无别法。

  问曰#67:如何得似喫食时一种,初学只合如此,久久即共喫食一种,所云运气偏得#68从顶及四肢出,有妨碍不?答曰:非有妨碍,始令出,任其自出耳。但运遍身即休,不假以意令出,他气自出,如行人事。气少即咽,亦不须候时。攻击病及与人疗病,久行气得通始得,如何初学即有所望?内视肠中粪尽讫,闭目内视,即自见肠中粪极。难尽,从断食二#69十余日始尽。初断食,三七日,即须别喫一两顿煮菜,推宿粪令下。如得每顿喫一碗苜蓿、芥#70、姜、蔓、菁、菘、芜,在炼若苦汁著少油、酥最好,任少著盐、酱汁作味,勿著米面等。且欲肠中谷气尽,喫菜可四五日,已后即除却菜喫汁,又数日,然后总须停。每须#71,喫少酒任性,肠中空讫,即喫一顿酒,令吐心胸中痰极精#72。

  姑婆服气亲行要诀问答法

  此法传自李液家言。姑婆者,液之姑婆也。

  所云#73:食讫今#74排粪尽,若为用气排粪?答云:其肠中先来已经荡涤净讫,不食日久,若遇难事,要须食讫#75,即#76用气排之。凡生藏在脾上,熟藏在脾下,可咽气从生藏排下,过至熟藏,其粪即尽。如不用作粪,即当时排之,其食不变色而出。候食出,可饮一碗薜荔饮洗涤,肠中常令净洁,其气即易流行。

  问:所#77云若不须于口鼻出,气即闭之,不限时节,于诸处出息若为#78□ 答:其闭气内息洗#79,先以略说讫,但得谷气尽,肠中空,闭气令气热,更莫令外气入,即得鼻中喘息,余闭法日久当自悟。

  问#80:若为得隔塞开通?答:凡服气,欲得速流通,无隔塞,会须百物不食,即得咽气入子肠,一月日始入盘肠。其盘肠转数多者,为上圣人;十二转已下,或十转,或九转、七转、五转、三两转者,是贱人。肠粗而短者,聪而无智。其气须上即上,须下即下,须左即左,须右即右。若为#81所云用气自由,但行之日久,自得通畅,小小口诀,非笔所宣。

  问云:常#82眼闇如隔数重纱,自气入头入眼极明彻若为?答:其眼漠漠如隔纱者,只为用气不坚,致令如此。但能运气入头,溜入眼中,从胸前过,注入肝中,即得眼目精明,光色异众。

  问云:今服内气,与元气循还身内,无处不通,亦无饥渴,兼自通得内气,其法不可卒言者何?答:凡服气,欲得循环身中,百物不食,肠中滓秽既尽,气即易行。但能忍心久作,自觉神情有异,四体日胜一日。肠中既净,即闭目内视五藏,历历分明,知其处所,讫#83,即可安存此五藏神,常自卫护。久行气人,眼中别人善恶,视人表知人里。但日久行之#84,亦能驱使此五藏神,以治人病。其内息法,用气日久即得多#85,时#86若兼食饮、酒浆等,即内息不成,其深奥义之处#87,不可卒陈。

  问云:其宿有患处,作意并气注之,不过三日、五日必愈者何#88?答:其愈病法,肠内及四肢有患处,但用气法攻其病处,想气偏攻其病即散,必请不疑#89。自服气来#90,症痃、脚气,皆悉除愈。初攻病时若痢五色脓,亦勿畏之,病出之候。

  问云:须肥用气即肥,须瘦用气即瘦#91,若为?答:若须瘦,即#92用元气运令入头,即甚#93枯瘁。

  敢问冬月单衣不寒若为?答:先运阳气,即觉两脚冷极,然后始热,为以肠气排阴气从脚而出,所以先冷而后热,阳气以至#94,遍体熏熏如春月也。

  敢问:从八月九月来,鼓声动即#95行,冒寒即面项极痒不可忍,以手搔,随手即隐翰起,如风轸,脚及胫亦然#96,何也?答:所云#97秋来患如风轸者,此为正气来入皮肤,与谷气竞,又为元气弱,排皮肉间风邪未出所致。旧云初服气时,令服椒粥,今请勿服为上,其椒粥能动心起,面亦#98滓秽。

  敢问咽气不已,盛夏沸子浑身者何?答:所#99云夏日沸子,此为身中有五谷、水浆等津液,所以得生。但空腹服气,表里虚疏,此疾如何得有!

  敢问忽患痢若为?答:其痢元因肠胃内有食而生,绝食日久,何得有痢!若遇难须食,登时逐出,亦不令变色,亦不至痢。如兼食服气,误食非宜之物得痢者,则须#100绝食以气排之,其痢即止。

  敢问常腰里气一道向上,又一道气向下;从开元十八年二月十一日,从项一道向脑后至脚,从顶一道经面亦至脚,何也?答:此是气欲通彻经脉之候,其经脉甚#101难通彻,若能通讫,气即无滞。

  敢问语笑哭泣,于气若何?答:喜怒亡魂,卒惊亡魄,哭泣之事,至人不为。但元气及丹田气常足,纵终朝读经书,亦无疲倦。

  敢问今数面肿,何也?答:其面肿者,只为饮食侵肺,痰水上冲,气壅不行,所以如此。其食中尤忌葫萎、芸薹、韭薤、菠蔆、葱、蒜,此物皆木之精,能损脾乱气,必不可食。

  敢问夏月热气攻头,头里闷,若为去得?答:此为丹田气隔塞不通所致#102。宜速并气攻之,令前后经脉开通,即无所疾。

  敢问从十月十日至今日,每初夜外,玉枕连项颈极痒,何也?答:此为风疾所致。但服气日久,风除其疾即愈。

  敢问闭气攻病,待十咽,小肠烹烹满,然后始得闭气攻为当#103,总不须咽即闭,如何?答:其用气人常令下丹田气足,然后始#104闭气,偏攻病处,亦不须数咽数闭。

  敢问盛冬极#105风雪寒时,鼓声动,须要入朝,若为咽即能御得此极寒风雪气?答:但用和气运想,使周身而行,风雪亦不能为害。

  敢问咽讫小肠烹烹,早晚得#106吊问哭泣了,哽咽得否?答:其吊死问疾,忧恚哭泣,道家所忌,必不得已而为之者#107,可登时于一净室处,晏坐安心,用元气排恶气出尽,然后依法服元气使#108足,即服丹田中气,气足即运气,令入四肢体中。

  敢问今年十月行至灞桥北,荡东北寒风,登时眼肿、面肿,一宿始可;十一月冬至后行人事至永崇,坊荡冷即眼痒,以爪甲搔之,当时两眼皆肿,不知当此若为禁御得眼之不肿?答:凡服气人,皆#109居山薮,法即易成,岂有荡风触寒,便致于病!只为头面素多风疾,气排未尽,风在皮肤,所以如此。但正气流行,得入毛发,旧发换,新发生讫。此疾若眼肿甚者#110,以气偏注于肝,肝受正气,即眼目精明,亦无肿痒。

  敢问咽十咽、五咽#111,即小肠烹烹,一食久拍之,声已无矣。若为得终一#112夕小肠常烹烹?答:其初用气人,令朝暮子午服者,为气微弱,不能久固,所以令四时服,欲得气相续也。但无谷气,即正气常存。

  敢问固气不令泄之时#113,用力固为当以渐,固又用力固#114,即小肠微痛,并若为治?答:凡初用气,甚难固,其气多从熟藏出,但用想固之,勿令数泄。其小肠微痛者,是用气时取气伤多,生风入腹故也。每觉微痛,即泄故气,以新气补之,即愈也#115。

  敢问从数年以来,常患背痒,今年十一月初背痒自定,移于两臀痒,脚及胫亦痒,何也?答:此是正气初入背间,排风邪下之候也,排此风邪至#116两臀,令下出尽病自愈。

  敢问从冬至后来,每初夜卧时,气从顶习习下至脚,夜半后先腰脚暖,此气渐上至顶,何也?答:此是元气初行,可引此气周身而行,甚善矣。

  敢问有时两鼻孔里气,直上头而满面气行,何也?答云:气直上冲头者,此是逆行气之候。凡气从后向前行为顺,从前向后行为逆。

  敢问初夜仰卧即#117三五咽,两手一时热气出如烟,须臾,浑身连头面至脚,通同一家,热气络绎行,如春月雨晴后,瓦上及地上阳气相似,连臀连曲秋脚跟,皆热气行遍,皆从两脚大拇指甲及两脚心下出,左手极汗,何也?答:此是和气初行,循环经络,节气令度,日久行之,自通玄妙,非纸笔之所陈。

  敢问有时脑连项颈自凉,冷气行甚觉好,何也?答曰:此是正气行于心肝之间,若觉#118伤寒、鼻塞眼热、白精不明,可用此气,登时即愈。此法亦疗时行黄病、疟疾等,极效。

  敢问有时口里暖气游飏,行即入齿前#119,透过齿后,经过六七齿,三十余度,皆入齿内外行,何也?答:此是气欲入骨,先有此候。但坚行之,勿惧而不服。

  敢问有时玉枕连项颈,暖气突突出,何也?答:此为丹田中食气多,拒正气不得环流所致。但腹中谷尽,即诸法易成,必不虑饥渴、羸弱等患。其法深妙,与人疗病腾陟等杂术,行之日久,作皆必成,诸无疑也。

  王老真人经后批

  太上道法#120,遍满万物,、但所学者,百不失一。不用功夫,则坠落其身,将父母遗体,埋于太阴,骨腐于蝼蚁,宁不痛哉!

  一法与万法皆同,不须看诸方术,徒役使其心,但久用功,自到微妙,是将载于纸笔#121。只如婴儿居胎中,岂解寻诸方术邪?前早具述,恐道者犹有错失,抄诸丹方,故再言也。然#122在励身持心,诀至微妙矣#123,即#124是胎息之宗,原初学之梯蹬。若有看此法,不见祕妙之言,无由得道,故今附此诀于后,必不得容易传示非道之流,定招殃咎,宜大慎之焉。

  云笈七签卷之六十二

  #1 多:四库本作‘其’。

  #2 说:本书卷五十九‘太清王老口传服气法’作‘诀’。

  #3 志:丛刊本、四库本均作‘至’,原本义胜。

  #4 皆:丛刊本、四库本均作‘但’。

  #5 但: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宜’。

  #6 顾:丛啊本、四库本均作‘到’。

  #7 难: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8 意欲: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9 著:原作‘床’,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0 了: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1 亦: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2 必须: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3 若然忽思食:四库本作‘若忽然思食’。

  #14 倦:同‘倦’。丛刊本、四库本作‘倦’。

  #15 亦: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6 行: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17 非: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无’。

  #18 如:四库本作‘知’。

  #19 固:丛刊本、四库本均作‘心’。

  #20 行之: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1 从口欲出: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欲从口出’。

  #22 或: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3 即: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方’。

  #24 饮:丛刊本、四库本均作‘汤’。

  #25 即: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6 如是: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7 作声: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28 若:丛刊本、四库本均无。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