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25 牢:原误作‘罕’,据前例改。

  #26 出:按文义,疑为‘生’之误。

  #27 久:原误作‘人’,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8 各:丛刊本、四库本作‘合’,原本义胜。

  云笈七签卷之四十四

  存思

  太一帝君太丹隐书一名《太一别诀》

  夫学道而无太一,犹视瞻之无两眼;存念而无太一,犹胸腹之失五脏;御神而无太一,犹起行之无四支;立身而无太一,犹尸彊而无气矣。是为此经,开通万神,生成魂津,千涂百径,太一而立人焉。若学无师者,徒自烦劳也。今别复撰此经之波流,钞出其外际,未陈幽妙,靡该秘唱者,名为太一别诀。

  如有可寻,以悟始涉未,令顿开深源者也,自使别诀微行,于学者涉麤迹以自觉焉。至于幽玄内构,合奇万津,流会真神,混合灵府,炜灿于神景之变,发曜于造化之外,焕如圆曜,寂如太无,郁起而空洞结云,凝思而千年继夜,可谓微乎深哉!太一之变也,皆理竭于此经,事悉于洞玄者矣。

  夫人者,受生于天魂,结成于元灵,转轮九气,挺命太一,开关三道,积神幽宫,所以玄液七缠,流津敷泽,日月映其六虚,口目运其神器,云行雨施,德拟天地。胞胎内一,五因来具,立人之道,其如此也。故五因者,是五神也;故三道,是三真也;夫五神,天之魂也;三真,天之道也;九气,天之胎;太一,天之源;日月,天之眼;玄液,天之润;六虚,天之光;幽宫,天之府;神器,天之化;元灵,帝之变。凡此言九气者,乃混合帝君之变,变而化九,是谓九官,九宫混变而同一矣。兆欲修己求生,当从所生之宗,所生之宗,谓元父、玄母也。元父主气,化理帝先;玄母主精,变结胞胎。精气相成,如阴阳相生,云行雨施,兆已道合。无名数起三五,兆始察形七九,既匝兆体乃成和合,三五七九,洞冥象帝之先,当须帝营天皇之功,九变为灵,功成人体,体与神并,神去则死,神守则生。是以三元为道之始;帝君为道之跟;太一为道之变;九天为道之神;九宫为道之宅;玄液为道之津。修之三年,可以照镜三田以致神仙。朝适六合,夕守泥丸,坚执胎精,使心常勤。后学之子,须此为缘。见是经者,始可与言,九气陶注,太一运神矣。既得为人,人亦象矣。自无太一灵简,三元金名,司命隐符,五老紫籍,虽受天气而生,皆不得闻见至道矣。子无又玄宫紫札,上皇宝名、太一玉箓、东华隐图、三元铭神、大帝参魂者,虽受天之性,既得暂闻至道矣,亦不能修为,为不能久,久而不固,固而不专,专而不能洞也。适可隐存五岳,登行常生之涂耳,不得八景超霄,浮烟控晖,飞腾虚羽,踊跃太无矣。子又无#1琼台羽札、流云五校、太一金阁、五皇隐箓、后圣七符、空山石函、丹台素章、玄皇玉行、天母胞图、太上圆名、保真秀景、光练神驱之录者,皆不得见《洞真玄经》,睹帝一之变,又不得闻《消魔神智慧》之咏,又不得闻《太上隐书》八素之辞,又不得闻《大洞真经三十九章》金真玉光豁落七元也。存三守一,精思洞房会帝君,则化生九灵于子形中,辅子之神明,成子之仙真,保子之长生,固子之胎魂也。白元、无英、桃康、司命、太一混合五神,捧籍列符,五神各有所主,混合九变,三五化形,于是三宫镇真,百节受灵,帝君宝籍,宿命无倾。

  九天九宫,中有九神。是谓天皇九魂,变成九气,化为九神,各治一宫,故曰九宫。太清中有太素、太和;洞房中有明堂、绛宫,是曰六府。上曰天府,下曰洞台。三五之号,其位不同。一曰太清之中,则三五帝君。二曰,三一丹田;神又五者,符籍之神,太一、公子、白元、司命、桃康君是也,合而名为三五。三五各有宫室,若三真各安其宫,五神上见帝君,左有元老丈人;右有玄一老君,此则无极之中所谓九君。上一则真一也。九君所谓天之魂,自然成真#2子也,以为兆神者也。若兆之#3精存九君,深思三真,必能以兆一体,周旋三五之中,返复七九之里,使天帝之灵魂常治在兆己,五神奉籍,周而复始,必将白日登晨,何但不死而已哉!

  帝君混化周旋三五,太一万结成七九,其数合二十四也。天有二十四气,气之上,化也,变而则成真人,真人亦禀之,故体有二十四神,神有千乘万骑,云行八极之中。子若思存,念之慎勿忘,可以辟死求生,上超十方。于是神安气洞,上与天通,越出地户,过度天门,隐息四维,七星散分,飞行云房,日月殖根,守金藏玉,制御万神。仙王何人?我已成其真矣。此隐存之道也,并有经诀在《上皇中极宝景篇》中,子既有之,不得妄传,必须歃誓,审人乃宣。

  夜半生气时,若鸡鸣时,正卧,闭目微气,存左目中出日,右目中出月,并径九寸,在两目耳之上,名为六合高窗也。日月使照一身,内彻泥丸,下照五脏肠胃之中,皆觉见了了,洞彻内外,令一身与日月光共合。良久,毕。叩齿九通,咽液九过,乃微祝曰:

  太上玄一,九星吐精,三五七变,洞观幽冥。日月神光,下彻神庭,侠照六合,太一黄宁。帝君命简,金书不倾;五老奉符,天地同诚。使我不死,以致真灵;却遏万邪,祸灭消平。上朝天皇,还老返婴;太帝有制,百鬼敬听。

  咒毕,乃开目,名为日月练根,三光校魂,以制御百神,辟诸鬼气之来侵,使兆长生不死,夕夕存之矣。

  又存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共合神庭之中,却上入明堂之中,化生黄英之醴,下流口中,九咽之以哺太一,常以生气时存之。毕,微祝曰:

  日月上精,黄水月华,太一来饮,神光高罗。使我长生,天地同柯。毕,五日一行之。

  口中舌上为神庭。存日月既毕,因动舌,觉有黄泉如紫金色,从舌上出,上流却入明堂之中,名为黄英之醴也。存思之时,当闭目绝念,常以月朔之夕生气之时,安卧,闭目向上,心存二十四星,星大一寸,如相连结之状。又存一星中辄有一人,合二十四人,如小儿始生之状,无衣服也。于是二十四星,直从天上虚空中来,下回绕一身外三匝。毕,次以咽之入口中,凡作二十四咽,咽时辄觉吞一星也,觉从口中径至脐中,名曰受命之宫也。又觉星光照一腹内,洞彻五脏。又存星光化为二十四真人,并吐黄气如烟,以布满脐中,郁郁然洞彻内外也。良久,微咒曰:

  二十四真,回入黄庭,口吐黄气,二十四星,灌我命门,百神受灵,使我骨强,魂魄安宁,五脏受符,天地相倾。毕,名曰真气,入守命门,以辟灾祸百鬼之疾,令人长生不死

  太元混合以象一灵,虚生之子以为上帝君。又居泥丸之帝,以为三一之尊帝。尊帝者,是虚生之子也,是谓三帝焉。太一受生于空洞,变化乎八方,立景于三帝之间,流会乎万神之领。天地之尊,皆须太一而自运也。灵帝无太一,则玄灵不回气;尊帝无太一,则三一不居其宫域。故太一之神,并五神以通用,上合体于二帝。帝之为高,犹天皇帝君者也。尊形九魂,魄生三五,合会结成帝君将帝生也,受玄中上气,三五离合之所挺焉。是以帝生于无极之表,空成之中是于太清之域,治在玉清气紫微宫。光耀五色,华盖九重,前洞泥丸,后开幽门,下临六合,上连紫云,百灵宿卫,飞阁交通,玉殿朱陛,内有金房,中有太真,号曰天皇。凭虚而生,处无极之中,衣五色珠衣,冠九德晨冠。制御天地,时乘飞龙,六辔超虚,九道自通。此自然之精气,众真之帝君。兆常思而诵之,可以为仙王。

  太极之中有九名:一曰太清,二曰太极,三曰太微,四曰紫房,五曰玄台,六曰帝堂,七曰天府,八曰黄宫,九曰玉京玄都。要而言之,从人顶上直下一寸,为太极宫,宫方一寸耳,在六合宫之上。六合宫,太一之神居焉。六合宫在明堂之北,洞房之南,两眉之间上一寸也。帝君主变,太一主生,司命主命,无英主精,白元主魂魄,桃康主神灵。人有五籍五符,禀之帝君,五神执之,各主其一,间关本命,除死上生,而无太一之事者,万不生也。

  太一者,胞胎之精,变化之主。魂魄生于胎神,命气出于胞府。变合帝君,混化为人。故太一之神,生之神、生之母,帝君之尊,生之父。太一名务犹收,字归会昌,又一名解明,一名寄频#4。此《三元洞玄内宝经》之真名字,《外诀》、《杂钞》云云之名,皆非实非真也,今此名字,甚不可告人。自知之者,长生不死,辟却万祸,能致神灵,玉女来降己矣。夕夕当存太一在己身中六合宫,或存太一在兆左右,座卧背向无所不在也。皆以生气时存之。毕,咒曰:

  太一之精,起于太清,魂魄受化,形影为灵,摄御百神,拘制三阳。帝君玄烟,合真会昌,内安精气,外攘灾殃,却除死籍,延命永长。衣服老少,变易无常,治在六合,周旋绛官,下达洞门,上到玄乡。混合三五,游息天京,呼引日月,变化雄雌,摄兆符籍,胞胎之囊,死生之命,太一扶将。

  存太一与兆形正同,衣服亦同也。是以兆之身,常当斋洁而修盛,以求会景于太一也。衣服中物,一不得假借于不同气者,诸如此类,皆当慎之。子既不能服食去谷,精思研真矣,当节诸躁秽腥血杂食,荤辛之菜一为禁绝。若能如是以愈矣,可以庶生命之长矣。

  右无英公子者,结精固神之主,三元上气之神,结精由于天精,精生归于三气矣。故无英公子,常摄精神之符命也,名玄充叔,字合符子,又一名元素君,一名神公子,常在玉房上清之内。夕夕存思之,毕,咒曰:

  太上玉真,皇精相连,三元英气,太玄紫辰,九霄挺明,五华生烟,黄阙金室,中有大神。握固流铃,首建华冠,紫盖回飚,龙衣虎文,貌状婴儿,四灵洞均,出丹入虚,合形帝君,呼阴召阳,天道有真,名曰玄元叔,号为无英君,周流九道,散化五常,摄精生我,与道长存。

  右#5白元君者,或曰洞房君也,主摄魂魄之气,检御灵液之神,故魂魄生于九灵之宫,神液运于三气之真,是以御之者,号曰白元洞阳君,摄持魂魄之符命焉。白元君,名郁灵标,字玄夷绝,又一名朱精,一名启成,治在玉堂上清之内。夕夕存思毕,咒曰:

  太上神精,高清九宫,三气结变,正当神门。龙衣虎带,扶命还魂,腰佩玉书,黄晨华冠。把籍持符,呼吸混分,名曰郁灵,号曰白元。与我俱游,上到阳关,周旋九清六合之中。固#6养精液,泥丸上元,百神扶将,各镇宝宫。检御既毕,还安黄房。

  中央司命君者,或曰制命丈人,主生年之本命;摄寿夭之简札。太一变魂而符列;司命混合而对魂。帝君司命之神,主典年寿魁柄长短之期,是以混合太一,以符籍而由之,故称丈人焉。名理明初,字玄度卿,一名神宗,一名灵华。白日治幽极宫,通御阴房,出入神庐两门中;夕治在玄室地户之中,幽宫之下,六合宫之上一界中耳。阴房者,是鼻之两孔中也。司命出入,当由鼻孔,不#7两眉间也。夕在玄室,为玉茎之中,地户亦为阴囊中也。若女子存之,令在阴门之内,北极中。夕夕存思焉,存毕,咒曰:

  皇一之魂,化成九名,混合三真,变景帝庭。幽极玄户,中有天灵,周旋七运,百神合成。摄筹把筭,司命之精,龙衣虎裙,冠巾七星。常在我己,安存我形,号为丈人,名曰理明。上通符命,使我长生,三元六府,万关条平。摄御灵气,与兆合并,龙轮徘徊,共登太清。齐光日月,幽幽冥冥,刻命青绿,天地俱倾。

  命门桃君者,摄禀气之命,此始气之君也。还精归神,变白化青,合规挺矩,生立肇冥,天地之资元,阴阳之灵宗,金门玉关#8,房户之宝,并制命于桃君之气也。故太一还景,帝君合魂。还景者,俱混洞以万变;合魂者,化精液而生也。精变之始,由桃君而唱,以别男女之兆焉。桃君名孩道康,字合精延,一名命王,一名胞根。白日治在金门五城中,是为脐中命门。下丹田之宫也,夕治在六合中,太一之右焉。夕夕存思。毕,乃咒曰:

  玄元结精,虚气合烟,胞胎之结,阴阳之亲。太上三气,下入兆身,百节受灵,万神各陈,混沌为一,名为桃君,形如始生,晖晖冲天。衣服五色,华彩凤文,手执神符,合帝之魂。腰带虎书,赤巾丹冠,金林玉榻,正当命门。口吸精气,强我骨筋,右有神女,手把朱幡;左有玉童,书记帝言。阳气左行,混变未分;阴气右回,流形七旋。上诣泥丸,常游九宫,出入幽门,摄练魂魄,六府之间,领录万神,与我俱仙。

  右三五浑合,化生五神之法。此五神者,禀五气之大灵,符玄命之宗也。上生虚无,下结一身,身中之生,须五神以起居焉。兆当夕夕存思而祝之焉。若不能闇讽,可白日按文而吟#9之,不必夜半要生气时耳。夫三魂生于五神;三真出于五灵,谓此道为混合三五之法焉。行之者,长生不死,名此道日察明堂历神紫宫,生化三五,朝胎上元者也。虽已得仙者亦当行之者,长生也#10。存思之时,坐卧任意。若座者,得向本命为佳。若不能顿思五神者,可以先#11存二神,后存三神,周匝复始,先后太一始也。

  镇神养生内思飞仙上法

  太微天帝君,镇神内思,解脱散结,固魂凝魄,混合化玄,修真之道,开通六府,五宫受灵,咽气思真,芝芳自生,胃管结络,神澄体清,玉辇立至,白日登晨。常当清斋,沐浴烧香,入室夷心,弃累遗尘,豁然无#12滞,注念不眠,然后真形可睹,游神可还。每以平旦东向#13,平座临目,内存形色朗然,呼其正讳,还镇本宫,叩齿三十六通,乃存:

  发神,名苍华,字太元,形长二寸一分;

  脑神,名精根,字泥丸,形长一寸一分;

  眼神,名明上,字英玄,形长三寸;

  鼻神,名玉垄,字灵坚,形长二寸五分;

  耳神,名空闲,字幽田,形长三寸一分;

  舌神,名通命,字正伦,形长七寸;

  齿神,名崿锋,字罗千,形长一寸五分。

  面部七神,同衣飞罗裙,并婴儿之形。存之审正,罗列一面,各镇其宫。毕,便叩齿二十四通,咽气十二过#14。祝曰:

  灵源散气,结气成神,分别前后,总统泥丸。上下相扶,七神敷陈,流形遁变,变养华元。导引八灵,上冲洞门,卫躯摄景,上升帝晨。毕,次思:

  心神,名丹元,字守灵,形长九寸;

  肺神,名皓华,字虚成,形长八寸;

  肝神,名龙烟,字舍明,形长七寸;

  肾神,名玄冥,字育婴,形长三寸六分;

  脾神,名常在,字魂庭,形长七寸三分;

  胆神,名龙曜,字威明,形长三寸六分。

  六府真神,同著丹锦飞裙,处五脏之内,六府之宫,形若婴儿,色如华童。存之审正,罗列一形,从朝至暮,思念勿忘,叩齿二十四过,祝曰:

  五脏六腑,真神同归,总御绛宫,上下相随。金房赤子,对处四扉,幽房玄阙,神堂纽机。混化生神,真气精微,保鍊丹田,与日齐晖。得与八景,合形升飞。毕,次思:

  精血三真,名无生君,字黄宁子玄,镇我两乳之下源。

  骨节二真,名坚玉君,字凝羽珠,镇我太仓之府,五肠之口。

  心中一真,名天精液君,字飞生上英,镇我胸中四极之口。

  九元之真,男,名拘制,字三阳,镇我左耳伏晨之户。

  皇一之魂,女,名上归,字帝子,镇我右耳伏晨之户。

  紫素左元君,名翳郁无刃,字安来上,镇我头面之境。

  黄素中元君,名圆华黄,字太张上,镇我胸胁之境。

  白素右元君,名启明萧刃,字金门上,镇我下关之境。

  日中司命,名接生,镇我左手中。

  月中桃君,名方盈,镇我右手中。

  胎中一元白气君,名务玄子,字育尚生。

  太一精魂,名玄归子,字盛昌,二神镇我五脏之上,结喉之本。

  结中青气君,名案延昌,字合和婴儿。

  元君精魂,名保谷童,字明夫。二神镇我五脏之下,大胃之上。

  节中黑气君,名赋来生,字精上门。

  帝真精魂,名幽台生,字灌上生。二神镇我九肠之口,伏源之下。

  胞中黄气君,名祖明车,字神无极。

  天帝精魂,名理维藏,字法珠。二神镇我小腹之内,二孔之本。

  血中赤气君,名混杂子,字叔保坚。

  司命精魂,名发纽子,字庆玄。二神镇我百关之血,绝节之下。

  上玄元父君,名高同生,字左回明。

  下玄元母,名叔火王,字右回光。

  帝皇太一,名重冥空,字幽寥无。

  九帝尊,名日明真,字众帝生。

  太帝精魂,名阳堂王,字八灵君。

  九关魂,名绿回道,字绝冥。

  天纪帝魂,名照无阿,字广神。七神镇我本命之根,塞我死路之门。存祝众真,从头至脐,无不朗然,便使金液流匝,玉华映魂,灵秮溢于穷肠,帝气充于九关,七祖披释于三涂,受更胎于南宫,镇存神于一身,布真气以固年。毕,叩齿三十九通。祝曰:气生于无,结生阳神,阳气外贡,阴气内成,二象番错,交结元灵。内真镇卫,九孔受生,保魂固魄,万神安停,保我三关,华芝充盈,与我同升,俱造玉清。毕,咽气三十九过,以镇三十九户,气泽匝润,流布一身。若能弃累,不拘世尘,静心夷意,朗睹虚房。眄想内视,镇神固魂,绝死气于九户,镇生宫于上关。回匝存祝,如面共言,昼夜三年,真神见形,皓华反根,朽齿牙生,五脏结络,内补充盈,役召六甲,驱策六丁,室致九霄之宾,神降二素之耕,神飞#15形举,白日登晨。

  右上真之神,宝名内字,而#16镇在人身之内,运于九天之气,固人六府机关。万积化生,皆由于神,神镇则生,神游则亡。勤心积感,则能举人身形,上升玄宫。求仙之道,不知形神内名,又不知填死户,长生岂可冀乎?夫修此道,不得冒履淹秽,食五辛酒肉之属,触忤正气,神则去矣。人知丰肴以甘口,爵禄以荣身,而不知甘口之食,是伤神命之斧,奢丽是消真之源,故神人爱幽寂而栖身,不显形于风尘者也。修生之家,且可慎乎!

  三九素语玉精真诀存思法

  诀文曰:九天丈人,三天玉童,同时传太帝君、天帝君,天帝君传太微天帝君#17,太帝君以传南极上元君,天帝君以传西王母#18,太微天帝君以传,金阙圣君金阙圣君以传上相青童君,青童君传西城王君,使付后学应为真人者,承真相统,气系皇篇,至王君已经七千余劫。王君后封灵文于王屋山西穴玉室之内,有素灵之官侍香典文,其道秘妙,不行于世。若有玄名得遇此文,万仙来朝,天官卫身。勤行苦思,白日升晨。凡受上清道经三宝妙章、步虚升玄之道,而不先释五脏开理幽关,万气不固,真灵不欣,徒劳勤事,万不得仙。今撰玉诀,上帝妙言,以传后学,秘而奉真,慎勿轻传,殃灭子身。

  每至本命之日,沐浴入室,东向叩齿九通,冥目,思东方青帝,少阳九灵真人,讳拘上生,身长九寸,头戴九元之冠,衣单青飞裙,手执青精玉板,乘青云飞舆,从青桂玉女十二人,从天清阳宫中来下,以青云冠复我身。思九灵真人乘云气入我身中,安镇肝内,便三呼少阳九灵真人拘上生,赍青芝玉精,补养我身,便三味口三咽止。仰咒曰:

  苍元浩灵,少阳先生,九气还肝,使我魂宁。幽府结华,藏内鲜明,练容固体,返白为青。化内发景,登升紫庭。敢有犯试,摧以流铃。上帝玉录,太清记名。毕,引气九咽止。

  正南向,冥目,叩齿三通,思南方赤帝,太阳南极□ 真人,讳融上生,身长三寸,头戴进贤之冠,衣绛章之衣,手执朱玉之板,乘赤云飞舆,从赤袿玉女十二人,从天兰台宫中来下,以丹云冠复我身。思太阳南极真人,乘云气入我身中,安镇心内,便三呼太阳南极真人融上生,赍丹芝、玉精,补养我身,便三味口三咽止。仰咒曰:

  赤庭绛云,上有高真。三气归心,是我丹元。腾我净躬,遥奏以闻。心固神静,九灵闭关。金真内映,紫烟结云。太微绿字,书名神仙。飞行上清,朝谒帝庭。毕,引气三咽止。

  正西向,冥目,叩齿七通。思西方白帝,少阴素灵真人,讳辱明子,身长七寸,头戴玉宝玄冠,衣素锦之衣,手执素玉之板,乘白云飞舆,从素灵玉女十二人,从天皇宫来下,以素云冠复我身。思素灵真人,乘云气入我身中,安镇肺内,便三呼少阴素灵真人辱明子,赍白芝、玉精,补养我身,便三味口三胭止。仰咒曰:

  素元洞虚,天真神庐。七气守肺,与神同居。保练玉藏,含华玉芝。澄诚明石,游御玄虚。白玉金字,九帝真书。使我飞仙,死名落除。游洞三清,适意所如。毕,引气七咽止。

  正北向,冥目,叩齿五通。思北方黑帝,太阴玄灵真人,讳冥玄默,身长五寸,头戴玄冠,衣玄云之衣,手执玄精玉版,乘玄云飞舆,从太玄玉女十二人,从天玄阴玉虚宫中下,以玄云冠复我身。思太阴玄灵真人,乘云气入我身中,安镇肾内,便三呼太阴玄灵真人冥玄默,宝玄芝、玉精,补养我身,便三味口三咽止,仰咒曰:

  玄元北极,太上灵玑,五气卫肾,龟玉参差。宝华结络,胃藏朗开,神名玉台,年同二仪。上皇大帝,峙然不迷,役使六甲,以致八威。参龙驾浮,超然升飞,吐纳神芝,,历劫不衰。毕,引气五咽止。

  正向本命之上,冥目,叩齿十二通。思中央黄帝总元三灵真人,讳原华,身长一寸二分,头戴黄晨玉冠,衣黄锦飞裙,手执黄精玉版,乘黄霞飞舆,从中央黄帝玉女十二人,从天玉房宫中下,以黄云冠复我身。思三灵真人,乘黄云入我身中,安镇脾内,便三呼总元三灵真人原华,资黄精、玉芝,补养我身,便三味口三咽止。仰咒曰:

  黄元中帝,本命之神。一气侍脾,使我得真。五脏生华,结络紫晨。变景练容,保命长延。后物而倾,千神来臣。老君玄录,名书神仙。长生久视,与天同存。毕,引气十二咽止。

  还东向,冥目,叩齿三十六通。思五气玉清高皇上宝真人,讳太虚,身长三寸,头戴玉晨之冠,衣五色无缝单衣,左手捧日精,右手执月光,镇我上府泥丸宫中,呼#19上宝真人太虚,资五气流精陶灌我身,便五味口五咽止。仰咒曰:

  高上真皇,五帝太灵,保我泥丸,玄映五形。三光朗耀,日月洞明,飞云流霞,陶注玉精。练容保魄,神魂自生,千变万化,升入紫庭。毕,引气五咽止。

  五方命咒毕,摩两掌拭面目。如此五年,面发金容,五内华生,五脏保气,神仙道成。三宫感畅,真灵见形,乘空驾虚,白日升天。惟在密修,慎勿轻传。

  紫书存思元父玄母诀

  《紫书诀》言,修行上真之道,当以三月、九月、十二月三日、十五日、二十五日,一年三月,月有三日,三过行之。此月是九天元父受化之月,日是游宴九天上宫值合之时也。每至其日,沐浴清斋,于隐寂之地,不关人事,正中时向东北之上,仰天思九天元父姓名,身长九寸九分,著玄黄素灵之绶,头戴七称珠玉之帻,冠无极进贤之冠,居九天之上,太极琼宫玉宝之府,丹灵乡洞元里中。时乘碧云飞舆,从十二飞龙、二十四仙人,白鹄侍轮,游于虚玄之上。存思分明,令如对颜,便九拜于元父三过,阴唤元父,甲今有言,乞与上升,奉侍帝灵。辄叩齿九通。仰祝曰:

  高上帝尊,元始大神,含真胤气,形秀紫天。乘云驾浮,落景八烟,回轮曲降,道廕我身。得乘霄景,奉侍灵辕,今日八会,上愿开陈。所向所启,莫不如言,长享元吉,与帝同存。毕,仰咽九气止。如此元父感悦,帝尊欣喜,即命领仙,注子金名。九年精思,克遣琼舆,下迎子身,白日飞升,上造帝庭。此道高妙,非下世凡学所可参闻,自无金名玄图录字,上清莫得知见。若于机会遇得宝篇,皆宿挺合仙,但当宝录,密而奉行。轻说非真,罪延七祖父母,长闭地狱,万劫不原,身没鬼宫#20,万不得仙。

  《紫书诀》言,凡修上真之道,当以二月、七月、十月五日、十六日、二十九日,一年三月,月有三日。此月是九天玄母合化始生之月,日是天元合庆变雌天德之日也。至其日,沐浴清斋,别室寂处,不关人事,夜半露出中庭,西南向,仰天思九天玄母姓名,身长六寸六分,著青宝神光锦绣霜罗九色之绶,头戴紫元玄黄宝冠,居九气无极之上,琼林七映之宫,玉宝洞元之府,九光乡上清里中。时乘紫云飞精羽盖,从十二凤凰、三十六玉女,白凤侍轮,游于太清之上,无崖之中。存思分明,朗然对前,便九拜于玄母三过,阴唤玄母,甲秽质贪真,仰慕上清,乞与眄接,得侍玉灵。叩齿九通。仰祝曰:

  三合五离,混化二元。气凝成神,神变合魂。胎养九天,保固生门。阴精玄降,陶灌形源。练质染气,受化自然。今日何日?玄母开陈。八愿九会,上获天真。景向参微,得启玉晨。骨腾肉飞,乘虚络烟。上造紫辕,长辅帝臣。毕,仰咽气九过止。如此,玄母含畅,帝妃喜欢,天真下降,得见灵颜,即命青宫注上玉名。九年精思,帝遣玉女,乘云下迎,上升玉清,侍卫玄宫。此道高妙,非世所闻。若有金名,标侍帝简,得见此文,皆宿挺合仙,克得飞升,游宴九天也。慎勿轻洩,身没三官,七祖被考,长闭河源。

  凡行此道,当精心苦念,目瞻灵颜,仰希玄降,以要飞仙,不得污秽。上干太真,身被禁闭,万不得仙。若天阴无日,亦可于静室行事,但使心目相应,口向相和,神无不感,道无不降,学无不成,道降神附,飞行太空也。

  紫书存思九天真女法

  《紫书诀》言,凡修上真之道,常以九月九日、七月七日、三月三日,此日是九天真女合庆玉宫,游宴霄庭,敷陈纳灵之日。至其日,五香沐浴,清斋,隐处别室,不交人事,夜半露出,烧香北向。仰思九天真女,讳字,身长七寸七分,著七色耀玄罗桂、明光九色紫锦飞裙,头戴玄黄七称进贤之冠,居上上紫琼宫,玉景台七映府,金光乡无为里中。时乘紫霞飞盖、绿軿丹舆,从上宫玉女三十六人,手把神芝五色华幡,御飞凤白鸾,游于九玄之上,青天之崖。思毕,心拜真女四拜,叩齿二十四通。仰祝曰:

  天真回庆,游宴紫天。敷陈纳灵,合运无间。上御玉宫,下眄兆臣。八会开张,九愿同缠。思微立感,上窥神真。流精陶注,玉华降身。万庆无量,长种福田。毕,仰引气二十四咽止。如此,真女感悦,神妃含欢。上列玉帝,奉兆玉名,记书东华,参篇玉清也。修之九年,面发金容,体映玉光,神妃交接,身对灵真,克乘飞盖,游宴紫庭。此法高妙,世所不行。若有金名,书字紫简,得见秘文,骨挺应仙。宝而密修,计日成仙。轻泄非真,罚以神兵,长役幽泉,七祖受累,万劫不原。

  云笈七签卷之四十四

  #1 又无:原误作‘无又’,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2 真:原误作‘之’,据本书卷三十四‘思九宫五神法’改。

  #3 之:疑为‘知’之误,本书卷四十三‘思九宫五神法’作‘知’。

  #4 频:原误作‘类’,据四库本改。

  #5 右:辑要本作‘名’。

  #6 固:四库本、辑要本作‘高’,原本义胜。

  #7 不:此下疑夺‘在’字。

  #8 关:丛刊本、四库本作‘阙’,原本义胜。

  #9 吟:原误作‘于’,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10 ‘虽已得仙者’两句: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皆作‘虽已得仙者,亦当行之。’

  #11 先:此下原衍‘次’字,据丛刊本、四库本删。

  #12 无:原误作‘元’,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13 东向: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向东’。

  #14 十二过: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二十四过’。

  #15 飞: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见’。

  #16 而: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无。

  #17 天帝君传太微天帝君渎.四库本、辑要本均作‘天帝君以传太微天帝君及西王母’。

  #18 天帝君以传西王母:四库本、辑要本均移此句于前,见上注。

  #19 呼:此上四库本有‘三’字。

  #20 宫:原误作‘官’,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云笈七签卷之四十五

  秘要诀法修真旨要

  序事第一

  道者,虚无之至真也;术者,变化之玄伎也。道无形,因术以济人;人有灵,因修而会道。人能学道,则变化自然。道之要者,探简而易知也;术之秘者,唯符与气、药也。符者,三光之灵文,天真之信也;气者,阴阳之太和,万物之灵爽也;药者,五行之华英,天地之精液也。妙于一事,则无不应矣。

  性情第二

  夫生我者道,禀我者神,而寿夭去留不由于己,何也?以性动而为情,情反于道,故为化机所运,不能自持也。将超迹存亡之域,栖心自得之乡者,道可以为师,神可以为友。何谓其然乎?夫道与神,无为而气自化;无虑而物自成;入于品汇之中;出于生死之表。故君子黜嗜欲,隳聪明,视无色,听无声,恬啖纯粹,体和神清,希夷忘身,乃合至真,所谓返我之宗,复与道同。与道同者,造化不能移,鬼神不能知,而况于人乎!盖传受之者,多不能叩师旨、晓玄奥,滥参经法,不会修行之由,不知避忌、动静、进退、取舍之端,致于俯仰触于正真,虽然立功,功不足以补过。学仙之士,须探幽赜玄,制遏情性,性常静之,情无挠之,情性平和,方可以学道矣。

  明正一箓第三

  箓者,戒录情性,止塞愆非,制断恶根,发生道业,从凡入圣,自始及终,先从戒箓,然后登真。夫事悉两存,则理无不通。箓者,亦云录三天妙气、十方神仙、灵官名号,与奉道之人。《修行经》云:生无道位,死为下鬼。若高人俗士,有希道之心,未能舍荣禄,初门不可顿受,可受三五阶。若修奉有功,然更迁受《上古真人寻按经箓》,唯受一二阶,修行便登上真。多受不会至理,师又不明修行之由,于身未能有益。道在用心真而又正,修行契合于道,其应如神也。《正一箓》流传总二十四阶,今略云一二阶,以明正一之由。正一三五,百五十将军,箓有两阶,每一阶分为七十五将军。上阶云上仙,下阶云上灵,是人身中二仪正神也。正一三五,混沌元命,真人箓正一法中王也。正则不邪,一则不二,制伏邪伪,悉归正道。混沌者,我初生亦如天地混沌之初也;元命者,有身之元命也。知道修其元命,可为真人也。此元命之理稍长,事难具载,临坛受度,师合明示弟子,令识元命之由矣。万法悉有内外及两存,外以天中指事者,正一盟威,处乎星汉斗宫之中;若内以指事者,以身中三丹田为三气,正神变化,有千二百形影,万二千精光。经云:得三气之所生,能知六数之所因。即阳气化为龙车,阴气化为玉女,腾转无方,轮舞空玄之上。又气之所在,随神所生焉,神在则气盛,神去则气迁。气者,则二十四神之正气,气亦成神,神亦成气。散之为云雾,合之为形影,出为乱,入为真,上结三元,下生万物,静用为我身,动用为我神,故知道成动用悉在我身。修鍊之人,阴气日消,阳气日隆,既无阴气,自然上升。吴天师曰:九天之上无阴也;九地之下无阳也。

  避忌第四

  《正一箓》云:弟子遇大风雨时,皆不可朝真醮请,当默坐烧香,为真灵不降,候晴为之。

  受道之家或遭疾病,唯思愆悔过,不得怨咎神明。可晨夕虔心焚香礼念、陈列章表,乞赎过尤,无不应也。

  道士行法,为人治病,所受信物,分于寒栖之人,次充功德之用,若私用非道,则治病不验,罪考难解,殃流子孙。

  凡人诣师受道,入靖启事,弟子皆应三叩头,搏颊再拜,受讫,三日谢恩。若师在远处,入靖室面向师所在方,至心再拜,焚修香火,不得用灶中灰火。

  天师门下科令云:灶灰火,为伏龙屎,故宜忌耳。

  经大丧一年,殗期丧四十日,殗限内不得入靖朝真,限满沐浴,然#1可朝真。犯者考病十日。

  凡人入靖朝礼,启事言词章表,欲得质而不繁,约而不华,上真圣聪不在繁词。

  凡欲入靖朝真,具衣褐,执简当心,定神存思,然后闭气入靖。经云:闭口入靖,百神畏惮,功曹使者、龙虎君,各可见与语,谓能精心,久久行之。

  《登真戒忌》#2云:未见无功受赏而保安,有罪不罚而永全,兆心自然之感,犹影响之相应。

  又曰:夫学道者,第一欲得广行阴德,慈向万物,救人危难,度人苦厄,轻财重道,施恩布德,最为上善。遵戒避忌,第一戒贪,第二戒杀,第三戒欲。守此,实学者之坚梯,登真之枢要。苟不依承,是求没溺之渐矣。

  又云:婬为十败之首。可不慎乎!

  殗秽忌第五

  科曰:忌临尸、产妇、丧家斋醮食。栉沐、饭食、便曲、不欲向北、及不得见三光。妇人月经不得造斋食,近道场,不得见诸畜产、丧车、灵堂等。

  解秽汤方第六出《真诰》

  竹叶十两

  桃白皮四两

  右以水二斗,煎取一两沸,适寒温,先饮一盏,次澡浴,兼以水摩发,秽自散也。

  《真诰》曰:既除殗秽,又避湿痹疮。且竹清素而内虚,桃即折邪而辟秽,故用些二物,以消形中之滓独。见尸及丧车,速存火从己心中出往烧之,令火赫然,与尸柩等并为灰烬,便想烈风吹之;又闭目内视,令火自焚,举体洁白,见秽气自灭。忽于街衢道中见诸秽,尤要此法也。

  凡书符,叩齿三通,三度,称合明。

  天帝日,闭口、闭气书之。置水椀中,以刀子左搅水三匝,想北斗七星在水中,咒曰:

  北斗七星之精,降临此水中,百殗之鬼,速去万里,如不去者,斩死!付西方白童子,急急如律令。咒讫,即含水喷洒,秽气都散。当喷之时,存正一真官,朱衣,头戴箓中九凤之冠,口中含水喷洒,秽亦自解。

  沐浴洗面,常用此咒,三呵水,即咒曰:

  四大开明,天地为常,玄水澡秽,辟除不祥。双童守门,七灵安房,云津鍊洒,万气混康。内外利贞,保滋黄裳。急急如律令。

  旦夕烧香第七

  每日卯、酉二时烧香,三捻香,三叩齿,若不执简,即拱手微退,冥目视香烟,微祝曰:

  玉华散景,九炁含烟。香云密罗,上冲九天。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上闻帝前,令某长生,世为神仙。所向所启,咸乞如言。毕,叩齿;心礼四拜,亦云真礼四拜。

  旦夕卫灵神咒第八

  每朝及临卧之际,焚香向王长跪,叩齿三十二通,诵卫灵神咒一遍。其咒在别卷#3。

  朝真仪第九

  每月一日、十五日、三元日正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庚申日、甲子日、本命日、三会日正月七日、七月七日、十月五日、八节日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右此日,并须朝礼。若其日遇值戊辰、戊戌、戊寅,即不须朝真,道家忌此日辰。凡入靖朝礼,预先一日不食五辛、酥、奶酪,能常断尤佳。若未能常断,但修行日慎勿食之。可以桃竹汤沐浴。至其日五更,以洁净衣服,执简、香炉至靖户,叩齿三通,微祝曰:

  四明功曹、通真使者,传言玉女、侍靖玉女,为我通达,道室正神,上元生炁,入臣身中。今日朝真,愿为通达,皆使上闻。

  讫,便开门,先进右足,次进左足,至香案前,置炉案上,执简临目,叩齿三通。存思玉女童在香案左右,即上香。讫,起,执简当心平立,微偻身,发炉咒曰:

  太上玄元五灵老君,当召功曹使者、左右龙虎使者、捧香使者、三气正神,急上关启三天玄元无上道君,臣今正尔入靖,烧香朝真,愿得九天正真生气,降入臣身中,令臣所启速达,迳御太清紫微君、玄元大道君几前,毕#4,再拜长跪。存思太上道君,著九色云霞之帔,戴九德之冠;左玄真人在左,右玄真人在右;龙虎君、玉童玉女并在左右;天师在西位,四面功曹使者,青云之气满堂。所存并坐紫云座,座如云之升。

  毕,退身再拜,又长跪,叩齿二十四通,启曰:

  正一盟威,弟子某稽首,归身、归神、归命。太清玄元,无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天帝君、天帝丈人九老仙都君、九气丈人,百千万重道炁,千二百官君,太清玉陛下,臣某幸资宿庆,得奉道真,窃不自揆,辄希长生,誓将克己立功,改过修德,伏乞原赦臣,积生已来,至于今日所犯元恶重罪,咸赐荡除,许臣自新,补复前咎。令九祖父母幽魂苦爽皆拔九幽,上升天衢;令臣修道,允合至诚;请削臣死籍,注上玄录,阖门之内共保元吉。生成之惠,实在于此。臣某叩头,谨启再拜。

  又长跪曰:臣某蒙师资受道,荷佩法箓。虽未明真理,志愿神仙,长生度世,自顷已来,轗轲病疾,注连沈滞,即日上请虚素天精君一人、赤衣兵士十万人,在天柱宫以制鬼灭祸,遏却六天之气,令臣某百病除愈,仰荷大道生育之恩,某稽首再拜叩头。

  又长跪曰:臣某自顷已来,轗轲不宁,梦想不真,魂魄不守,上请收神上明君一人、官将一百二十人,主为臣某治之,令臣心安神定,与道合同,再拜。

  又长跪曰:臣某身常有疾病,四大昏沉,有疾言之#5,虑恐一旦沉没泉壤,上请天官阳秩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左右吏兵一百二十人,为某治之,开生门,益寿命。当请南上君一人、官将一百二十人,在仓凛宫为臣某延年,长生不死。仰荷大道生成之恩,臣某诚惶诚恐,稽首再拜。

  又长跪曰:臣某自居止此已来,梦想不安,及有凶强故气之鬼不忌太上道法,每来逼近身中,若不早请天官将吏削除,日月深远,恐为灾祸。臣今谨上请召仙君一人、官将一百二十人,乞制灭凶危故气之鬼,使真气降流,室宇清净,妖邪斥却,耳目聪明。仰荷大道罔极之恩,臣某诚惶诚恐,稽首再拜便于彼处地上,伏地以简叩头,搏颊讫,起立。复鑪咒曰: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捧香使者、三气正神,当令朝真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案前,令臣修道,克合至真,阖门受福,天下蒙恩。仙童玉女,侍卫香烟,传臣所奏,径至帝前。再拜便出,勿回顾。入靖预约家人,勿令嚣喧,毕须寂然。

  已上五等朝仪,及魏夫人传嵩岳吴天师,亦常用此仪也。

  入靖法第十

  《真诰》云,上清真人冯延寿诀曰:凡人入靖烧香,皆当对席心拜,叩齿阴祝,随意所陈,唯使精专,必获灵感。正心平气,故使人陈启通达上闻也。烧香时勿反顾,顾则忤真,致邪外应。又清虚真人曰:每入靖,当以水漱口,洗秽气;出靖漱口,以闭三宫故气。出靖户之时,亦不得反顾,顾则忤真,克致不诚。入靖户不得与外人言语,及不得脚蹋门限,敕禁至重。

  烧香法第十一

  太上教曰:夫烧香,不得以口啮香,灵禁至重。《登真隐诀》曰:夫朝奏之时,先烈火丰#6香,使一举便到了,不宜绵绵翳翳。

  存思诀第十二

  天师烧香仪曰:入靖烧香,常存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陆先生思神诀曰:常存罏左金童、右玉女侍香烟也。李氏仪曰:存香火中有五色烟也。玄都入治律曰:呈章朝真,存五方气,及功曹使者、吏兵,左右分位森然,如相临对,侍左右前后。天师墨教篇曰:入靖烧香,皆目想髣髴若见形#7仪,不可以空静寥然,无音响趋拜而退也。

  叩齿诀第十三

  《九真高上宝书神明经》 曰:叩齿之法,左相叩,名曰打天钟;右相叩,名曰搥天磬;中央上下相叩,名曰鸣天鼓。若卒遇凶恶不祥,当打天钟三十六遍;若经凶恶辟邪威神大咒,当搥天磬三十六遍,若存思念道,致真招灵,当鸣天鼓。当以正中四齿相叩,闭口缓颊,使声虚而深响也。

  临目诀第十四

  临目,目欲闭而不闭,欲开而不开,令幽显相关,存注审谛。今人入靖及呈章,可依此法。

  稽首诀第十五

  《登真隐诀》曰:稽首者,先一拜额至地,乃再拜。按先一拜而世相承不见,至于再拜犹不肯全,何况能先别一拜以行稽首?今或因坐仍额至地,稽首首至地,如因坐地,非稽首也。

  再拜诀第十六

  夫再拜者,两拜是也,别起更坐,勿因拜便坐也。拜、坐,止一拜全、非再拜也。

  诚惶诚恐诀第十七

  夫诚惶诚恐者,即握简低身,戢地两过,捧简长跪当心,少时复下戢地又两过止。若言顿首者,便以头顿也。陶隐居曰:道虽心存,亦须形恭,口宣词列,进退足蹈。并使应机赴会,动静得宜,内以冲神,外以协礼。

  已上出《登真隐诀》

  明二人同奉第十八

  太玄都云:高人俗士,居家或有妻室,志有希道之心,心游道德之乡者,宜夫妻同修。若不同修,皆相贼害,以一人不知,故见一人修行,心有相阻,遂成相贼。可同奉朝修,入靖之日,男官立左,女官立右,一人启奏,二人虔心,同时再拜。女人至朝真日身有秽,亦宜止之,但有同奉心,即可合于玄感耳。

  本命日第十九

  夫本命日,可转度人,经一两过,即魂神澄正,万气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功满德就,名书上清。本命日早朝,焚香向本命位,叩齿三通,心存再拜,而微祝曰:太一镇生,三气合真,室胎上景,母玄父元,生我五藏,摄我精神,下灌玉液,上朝泥丸。夕练七魄,朝和三魂,右命玉华,左啸金晨。令我神仙,役灵使神,常保利贞,飞行十#8天。毕,叩齿三通,咽液三过,心礼四拜,此名太上祝生隐朝胎元之道。常能行之,令人魂魄保守,长生神仙。此法不用入靖室,可坐所,但少静无人即为之出《真诰》第三。

  入室对席第二十

  凡人入室焚香,皆当对席心礼,叩齿阴祝,适意所陈。唯使专精,必获灵感。

  制三尸日第二十一

  凡甲寅、庚申之日,是三尸鬼竞乱

  精神之日也,不可与夫妻同室,寝食可慎之。甲寅日可割指甲,甲午日可割脚甲,此日三尸游处,故以割除,以制尸魄也。

  常存识己形第二十二

  凡人常存识己之形,极使髣髴对我前,存我面上常有日月,洞照一形。使日在左,月在右,去面九寸。日,紫色,光芒赤光九芒也;月,黄色,光芒白光十芒也。存了,叩齿三通,微祝曰:

  元胎上真,双景二玄。右抱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与形常存。毕,叩齿三通,咽液七过,名为帝君录形拘魂制魄之道。《黄庭经》云:摄魂还魄,永无倾也。

  《真诰》曰#9:夫得道者,常恨不早闻道;失道者,常恨不早精勤。何谓精耶?专笃其事。何谓勤耶?恭缮其业。既加之以检,慎守之以取感者,则去真近矣。尔其营之勿怠也。

  《真诰》曰:性躁暴者,一身之贼病;心闲逸者,求道之坚梯也。遂之者,真去;改之者,道来。每事触类,当柔迟而尽精洁之理。如此,几乎道近也。

  紫阳真人言、沐浴不数,魄之性也。违魄反是,鍊真浊秽,尸魄自去也。

  寝卧时祝第二十三

  凡人卧林,常令高则地气不及,鬼吹不干,鬼气侵人,常因地气而逆上耳。人卧室宇,当令洁盛,洁盛#10则受灵气,不盛则受故气。故气之乱人室宇者,所为不成,所依不立。一身亦尔,当数沐浴洁净。

  《真诰》云:世人有知酆都六天宫名者,则百鬼不敢害,欲卧时,常先向北祝之三遍,微其音也。祝曰:

  吾是太上弟子,下统六天。六天之宫,是吾所部,不但所部,乃太上之所主。吾知六天门名,是故长生。敢有犯者,太上斩汝形。

  第一宫,名纣绝阴天官,以次东行;

  第二宫,名泰杀谅事宗天宫;

  第三宫,名明辰#11耐犯武城天宫;

  第四宫,名恬照罪炁天宫;

  第五宫,名宗灵七非天官;

  第六宫,名敢司连宛屡天宫。

  毕,叩齿六下仍卧,辟诸鬼邪之气。如此凡三过也。此法亦出酆都记。

  北帝祝法:北帝神祝之法,若非制鬼神,常持者,可微微而诵,自然除秽恶、灭三尸、消故气,鬼魅邪精永不敢近。久久持之,北帝每差天丁侍卫。若制伏用事,乃可高声诵,持法面北,叩齿三十六通,存五神,诵持四言一叩齿。祝曰:

  天蓬天蓬,九元杀童,五丁都司,高刁北公,七政八灵,太上浩凶。长颅巨兽,手把帝钟。素枭二神#12,严驾夔龙,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气乘天,丹霞赫冲,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天丁力士,威南御凶,天驺激戾,威北衔锋。三十万兵,卫我九重,辟尸千里,去却不祥,敢有小鬼,欲来见状,镢天大斧,斩鬼五形。炎帝烈血,北斗然骨,四明破骸,天猷灭类,神刀一下,万鬼自溃。急急如太上帝君律令。毕。皆四言一叩齿,以为节也。若冥夜、白日得祝,为常祝也。鬼有三被此祝者,眼睛盲烂而身灭矣。此上神祝,皆斩鬼之司名,北帝秘其道。若世人得此法,常能行之,乃不死之道也。男女大小皆得行之,此所谓北帝神咒杀鬼之法。鬼常畏闻,困病行之,立愈。叩齿,当临目,存见五脏,五脏具五神,自然在身。酆都中秘此咒法,令密耳不可泄非其人也。此咒出上清部,《登真隐诀》、《真诰》中并有,正一部中及《法事要诀》,皆有其文,《道教灵验记》亦录,上古及近世修持有效者甚多,略而言之。

  服日月光芒#13第二十四

  服日月光芒:大方诸宫,青童君常治处,其上人皆天仙高真、太极公卿、司命在所#14也。有服日月光芒法,虽以得道为真,犹故服之。凡存心中有日象,大如钱,在心中,赤色,有光芒从心中上出喉,至齿间即不出,却回还胃中,如此良久,临目,存见心中、胃中分明,乃吐气,讫,咽液三十九过止。一日三为之,日出时,食时,日中时。行之一年,除疾;五年,身有光彩;十八年,得道。日中行无影,辟百邪千灾之气。常存日在心、月在泥丸中。昼服日,夜服月。

  服月法:存月十芒,白色,从脑中下入喉,芒亦至齿而咽入胃。一云:常存月,一日至十五日已前服,十五日已后不服,月减光芒,损天炁,故言止也。又此方诸真人法,出《大智慧经中篇》。常能用之,保见太平。南极夫人所告,行此日在心、月在泥丸之道,谓省易得旨,须勤行,无令废绝也,除身中三尸、百疾千恶,乃鍊魂制魄之道也。日月常照形,即鬼无藏形。青童君云:故常行之,吾即其人也。今告子,子脱可密示有心者耳。行此道亦不妨行宝书,所以服日月法兼行有益也。仙人一日一夕,行千事不觉劳倦,勤道之至,生不可失出《真诰》第三。

  右出西城王君告

  孟先生诀第二十五

  山世远受孟先生法:暮卧,先读《黄庭内景经》一过乃眠,使人魂魄自然制鍊。常行此法,二十八年亦仙矣,是合万遍,夕得三四过乃佳。北岳蒋夫人云:读此经年限未满,亦且使人无病,是不死之道也。

  已上出《真诰》第三。

  恶梦吉梦祝第二十六

  太素真人,教始学者辟恶梦法。若数遇恶梦者,一曰魄妖;二曰心试;三曰尸贼。此乃厌消之方也。若梦觉,以左手捻人中二七过,叩齿二七通,微祝曰:

  大洞真玄,长练三魂。第一魂速守七魄;第二魂速守泥丸;第三魂受心节度,速启太素三元君。向遇不祥之梦,是七魄游尸来协邪源,急召桃康、护命上告帝君,五老九真,各守体门,黄阙神师,紫户将军,把钺握铃,消灭恶精。返凶成吉,生死无缘。毕,若又卧,必获吉应,而造为恶梦之气,则受闭于三关之下也。三年之后,唯神感应乃有梦者,皆有将来之明审也,无复恶梦不祥之想。若夜有善梦,吉应如梦,而心中自以为佳,则吉感也。卧觉当摩目二七过而祝曰:

  太上高精,三帝丹灵。绛宫明彻,吉感告情。三元柔魄,天皇受经。所向谐合,飞仙上清。常与玉真,俱会紫庭。

  已上出《太丹隐书》。

  山源者,是鼻下人中之左侧,在鼻下尖谷中也。暮常咽液三九过,急以左手第二、第三指按三九下。常为之,令人致灵彻视,杜遏万邪之道也。旦亦宜:为之,按了,密咒曰:

  开通天庭,使我长生。彻视万里,魂魄返婴。灭鬼却魔,来致千灵。上升太上、与日合并。得补真人,列象玄名。

  明耳目诀第二十七

  《真诰》曰:求道要先令目明耳聪,为事主也。且耳目是寻真之梯级,综灵之门户,得失击之而立,存亡须之而辩也。今抄经相示可施用之道。日常以手按两眉后小穴中三九过,又以手心及指摩两目颇上,以手旋耳行三十过,唯令数,无时节也。毕,辄以手逆乘额三九过,从眉中始,乃以入发际中,仍须咽液,多少无数,如此常行,耳目清明,二年可夜书。眉后小穴,为上元六合之府,。化生眼晖,和莹精光,长映彻瞳,保鍊目神,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

  青牛道士存日月诀第二十八

  青牛道士口诀:暮卧存日在额上,月在脐下,上辟千鬼万邪,致玉童玉女来降,万祸伏走,甚秘验。此即封君达也。沈羲曰#15:服神药,勿向北方;大忌亥子日;不得唾,损精失气,减折年命也。

  乐巴口诀第二十九

  乐巴口诀:行经山野,及诸灵庙恶神之门,存口中有真人,字赤灵丈人,侍以玉女二人,一女名华正,一女名摄精,丈人著赤罗袍,玉女二人上下黄衣。所存毕,乃叱#16吃曰:

  庙中鬼神,速来使百邪诣赤灵丈人,受斩死,众邪却走千里。此是三天前驱使者赤灵丈人捕鬼之法也。

  服食忌第三十

  女仙,程伟妻曰:服食灵药,勿食血物,使三尸不得去,干肉可耳。《凤纲诀》曰:道士有疾,内视心,使生火以烧身及疾处。存之要精,如彷佛疾即愈。凡痛处加其火#17,必验也。

  云笈七签卷之四十五

  #1 然: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方’。

  #2 《登真戒忌》:此起至‘可不慎乎’三段计一百二十三字,四库本、辑要本均无。

  #3 其咒在别卷: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咒曰:北斗七真,天中大神,上朝金阙,下复昆仑,调理纲纪,统制干坤。贪狼巨门,录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辅星,大周天象,细入彻尘,。何灾不灭?何福不臻?玄黄正气,来合我身。天罡所指,划夜常轮,隔居小人,好道求灵。常见尊仪,愿赐长生,高上玉皇,紫微帝君。’

  #4 几前,毕: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正文。

  #5 有疾言之:疑误。丛刊本、四库本均作‘百骸委顿’。

  #6 丰:四库本作‘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