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二种斋

  《本相经》曰:斋有二种:一则拯道,二则济度。拯道者,谓发心学道,从初至终,念念持斋,心心不退。复有二门:一谓志心,二谓灭心。志心者,始终运意,行坐动形,寂若死灰,同于枯木,灭诸想念,唯一而已。灭心者,随念随忘,神行不系,归心于寂,直至道场。济度者,谓回心至道,翘想玄真,愿福降无穷,灾消未兆。又云:虔心者,唯罄一心,丹诚十极,烧香礼拜,唯求于道。舍财者,市诸香油、八珍、百味、营馔供具,屈请道士,及以凡器归心启告,委命至真,内泯六尘,外齐万境,冥心静虑,归神于道。克成道果,永契无为,救济存亡,拔度灾苦,随其分力,福降不差,功德轻重,各在时矣。

  十二斋

  《玄门大论》:一者金箓斋,上消天灾,保镇帝王。简文亦云,兼为师友。

  二者玉箓斋,宗云正为人民,今此本未行于世。

  三者黄箓斋,拯拔地狱罪根,开度九幽七祖。

  四者上清斋,求仙念真,练形隐景。

  五者明真斋,学士自拔亿曾万祖长夜之魂。

  六者指教斋,请福谢罪,禳灾救疾。

  七者涂炭斋,拔罪谢殃,请福度命。

  八者三元斋,学士己身悔罪。

  九者八节斋,学士谢过求仙。

  十者三皇子午斋,辅助帝王,保安国界。

  十一者靖斋,如千日、百日、三日、七日修真之用。

  十二者自然斋,救度一切存亡,自然之中修行时节。

  八节斋

  凡八节之日,是上天八会大庆之日也。其日诸天大圣尊神,上会灵宝玄都、玉京上宫,朝庆天真,奉戒持斋,游行诵经。此日修斋持戒,宗奉天文者,皆为五帝所举,书名玉历。

  心斋

  《南华真经》曰:颜渊问道于孔子。孔子曰:汝斋戒,吾将告汝。颜渊曰:回贫,唯不饮酒、不茹荤久矣。孔子曰:是祭杞之斋,非心斋也。汝一志,无以耳听,而以心听,无以心听,而以气听。疏瀹汝心,除嗜欲也;澡雪汝精神,去秽累也;掊击其智,绝思虑也。夫无思无虑则专道,无嗜无欲则乐道,无秽无累则合道。既心无二想,故曰一志。

  斋直

  《三天内解经》曰:夫为学道,莫先乎斋。外则不染尘垢,内则五藏清虚,降真致神,与道合居。能修长斋者,则道合真,不犯禁戒也。故天师遗教,为学不修斋直,冥如夜行不持火烛,此斋直应是学道之首。夫欲启灵告冥、建立斋直者,宜先散斋。不使宿秽,臭腥消除,肌体清洁,无有玷污,然后可得入斋。不尔,徒加洗沐,臭秽在肌肤之内,汤水亦不能除。

  《三元斋品》曰:建斋之日,当输金真玉光九天之信,置于五帝,以招神致灵。

  《三元斋品》曰:学法未备,即俯仰之格,多不合仪。

  《金鏁流珠经》曰:古来呼斋曰社会,今改为斋会。

  《太上太真科经》曰:消遗世务,三业为修斋。存三守一,斋为本基。斋者,齐也、洁也、净也。不必六时行道,三时讲经,昼夜存念,忏悔请福,干造玄虚,更失万一。能得一者,心摄三业。能摄身者,端拱不扰;能摄口者,默识密明;能摄心者,神与道合。如斯为主,成圣真仙。未合此道,摄身朝礼,离杀盗淫,摄口诵经,免妄言绮语,两舌骂詈,摄心存神,脱贪恚癡。十恶既去,十善自来。去来至极,与道合真。

  释斋有九食法

  《玄门大论》云:斋法大略有九:一者麤食,二者蔬食,三者节食,四者服精,五者服牙,六者服光,七者服气,八者服元气,九者胎食。麤食者,麻麦也;蔬食者,菜茹也;节食者,中食也;服精者,符水及丹英也;服牙者,五方云芽也;服光者,日月七元三光也;服气者,六觉之气,太和四方之妙气也;,服元气者,一切所禀三元之气,太和之精,在乎太虚也;胎食者,我自所得元精之和,为胞胎之元,即清虚降,四体之气,不复关外也。麤食,止诸耽嗜;蔬食,弃诸肥腯;节食,除烦浊服精其,身神体成英带#1;服牙,变为牙;服光,化为光;服六气,化为六气,游乎十方;服元气,化为元气,与天地混合为体,服胎气,久为婴童,与道混合为一也。此之变化,运运改易,不复待舍身而更受身,往来死生也。今意方法,未必止是食事,其或造是方药,或按摩等事,可寻也。

  说杂斋法

  《三元品戒经》云:正月七日,天地水三官检校之日,可修斋。

  《圣纪》云:正月七日,名举迁赏会斋。七月七日,名庆生中会斋。十月五日,名建生大会斋。三官考窍功过,依日斋戒,呈章赏会、可祈景福。

  《明真科》云: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一岁六斋月,能修斋上三天帝,令太一使者除人十苦。

  《八道秘言》云:正月、三月、四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此九真斋月。一日、十五日、二十九日,此月中三斋日。正月一日名天腊,五月五日名地腊,七月七日名道德腊,十月一日名民岁腊,十二月节日名侯王腊,此五腊日,并宜修斋,并祭祀先祖。

  《明真科》云:月一日、初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日,已上为十直斋日。庚申、甲子八节,太一八神下,司察人过咎,修斋,太一欢悦。庚申日,人身中伏尸,上天言人华过。本命日,受法人身神吏兵上天计人功过。

  《三洞奉道科》云:正旦为献寿斋,七日为延神斋,二月八日为芳春斋,四月八日为启夏斋,五月五日为续命斋,六月六日为清暑斋,七月七日为迎秋斋,八月一日为逐邪斋,九月九日为延筭斋,十月一日为成福斋,十一月十五日为启福斋,十二月腊日为百福斋,二十八日为迎新斋,立春为建善斋,春分为延福斋,立夏为长善斋,夏至为朱明斋,立秋为遐龄斋,秋分为谢罪斋,立冬为遵善斋,冬至为广庆斋。如此等斋,各具本经仪格。故学道不修斋戒,徒劳山林矣!

  夫斋者,正以清虚恬静,谦卑恭敬,战战兢兢,如履冰谷,若对严君,丹诚谦若,必祈灵应。检敕内外,无使喧杂。行斋之人,特忌斩衰孝子,新产妇人,月信未断,及痎疟疮疥废疾等,并不得升斋堂庭坛驱使,如愿苦求预斋,乞解过咎者,任投辞为其陈忏悔谢,不得杂登堂宇,应行法事等,仍迁令别坐,兼忌六畜盖此等人秽触真灵,贤圣不降,乃修斋无功也。

  凡修斋主虔诚,斋官整肃。至如香灯不备,亦曰疏遗。启圣祈真,莫先于此。香贵在沉水旃檀,依上清香珠丸合和,不得用甲麝。招真致灵,务存精志。如寒栖学真,道士修斋,单贫不可致者,亦宜以少为信,无令顿阙。若纯以乳头,非道家所用也。

  初登斋,靖看焚香,气向东南西北直上者,五帝依向而至。《登真隐诀》云:香者,天真用玆以通感,地祇缘斯以达信,非论斋洁、祈念、存思,必烧香。左右侍香金童,必为招真达意。《登真隐诀》云:真人摄日晖以通照,役月精以朗幽,故然九光之微灯,晃八方之尽夜。

  《四极明科》云:立春、春分,然九灯于庭;立夏、夏至,然八灯;立秋、秋分,然六灯;立冬、冬至,然五灯,本命日,十二灯,自此陈乞谢过祈恩。用灯于庭。法与修诸斋,自有灯数于庭。讫,依记四时向王,唯本命向太岁叩齿二十四通,咒曰:高上太真万圣帝皇五帝玉司总仙监真,今日吉辰,八节开陈。阳罪阴考,绝灭九阴。于今永始,拔释七玄。免脱火乡,永离刀山。三涂五苦,不累我身。得同天地,长保帝晨。五愿八会,靡不如言。咒毕,解巾叩头百二十过,当令额向地而已,勿令痛。竟复巾,仰天,心念:我身今日,上享天恩,赐反形骸,受生飞仙。毕,仰咽二十四气止。如此三年,宿□除,身与真同。

  案诸经斋法,略有三种。一者设供斋,可以积德解愆。二者节食斋,可以和神保寿,斯谓祭杞之斋,中士所行也。三者心斋,谓疏瀹其心,除嗜欲也;澡雪精神,去秽累也,掊击其智,绝思虑也。夫无思无虑则专道,无嗜无欲则乐道,无秽无累则合道。既心无二想,故曰一志焉。盖上士所行也,详矣。斋者,齐也。要以齐整三业,乃为斋矣。若空守节食,既心识未齐,又唯在一志,则口无贪味之谓也。二法表里相资,故《大戒经》云:夷心静嘿,专想不二,过中不味,内外清虚是也。子虽薄闲节食,未解调心,故示玆斋法,令其受道。而末学之徒,孰能虚心一志哉?夫鄙乎祭祀之教,自谓得心斋之理,盖怠慢之夫矣!虽口谈寂,无解其目,是自矜焉。《易》云,圣人以此斋戒。

  斋科

  道士王纂,金坛人也。居马迹山,常以阴功救物,仁逮蠢动。值晋之末,中原乱罹,饥馑既臻,疫疠仍作,时有毒瘴,损毙者多,闾里凋荒,死亡枕藉。纂于静室,飞章告玄,三夕之中,继之以泣。至三夜,有光如昼,照其家庭,即有祥风景云,纷郁空际。俄而,异香天乐下集庭中,介金执锐之士三十余人,罗列如有所候。顷之,珠幢宝盖,霓旆羽节,红旌锦旂,各二人相对前行。即#2最后又有四青童执花捧香,侍女捧按,地铺锦席,前立巨屏,左右龙虎将军,侍从官将兵士二千许人,立两面,若有备卫焉。复有金甲大将军二十六人,神王十人,次龙虎二君之外,班列肃如也。须臾,笙箫骇空,自西北而至,五色奇光,灼烁艳逸,一人佩剑持版而前,告纂曰:太上道君至矣。于是百宝大座自空而下,太上道君侍二真人、二天帝在座之左右。道君坐五色莲花,二真、二帝立侍焉。纂拜首迎谒,跪伏于地。道君曰:子慜念生民,形于章醮,刳心抆血,感动幽明,地司列名。益化育万物,而五行为之用,五行互有相胜,各有兴衰,代谢推迁,间不容息。是以生之不停,气气相续,亿劫已来,未暂辍也。得其生者,合于纯阳,升天而为仙;得其死者,沦于至阴,在地而为鬼。鬼物之中,自有优劣、强弱、刚柔、善恶,与人世无异。玉皇天尊虑鬼神之肆横害于人也,常命五帝三官,检制部御之律令刑章,罔不明备。而季世之民,浇伪者众,淳源既散,祆诈萌生,不忠于君,不孝于家,废三纲五常之教,自投死地。由是六天故气魔鬼之徒,与历代已来败军死将,聚结为党,伐害生民,驾雨乘风,因衰伺隙,为种种病,中伤甚多,亦有不终天年,罹其夭枉者。寻于杜阳宫出《神咒经》,授真人唐平,使其流布,以救于物,民间有之。世人见王翦、白起名,谓为虚诞。此盖从来将领#3,生#4为兵统,死为鬼帅。有功者,迁为阴#5官;残害者,犹居魔属,乘五行败气,为瘵为瘥。然以阳威惮之,神咒服之,自当弭戢矣。今以《神化》、《神咒》二经,复授于子,按而行之,以拯护万民兆庶也。即命侍童披九光之报,以《神化经》及《三五大斋诀》授之于纂曰:勉而勤之,阴功尅充,真阶可冀也。言讫,千乘万骑,西北而举,升还上清矣。纂案经品斋科行于江表,疫毒铺弭#6,生灵又康。自晋及玆,普蒙其福者,不可胜纪焉。

  持斋

  《无上秘要》云:昔有道士,持斋诵经。有一凡人,为赁作治厨斋堂。道士见其用意,至日中持斋,因唤与同食。食竟,为其说法,语此赁人,今随吾持斋,功德甚大,可至明日中时复食,勿坏尔斋,徒劳无益。能如此者,将可得免见世穷厄。此人稽首受戒而去,暮还家。其妇一日待婿,具以道士戒言喻妇。妇甚不解,遂致嗔怒,赁人不能免其妇意,遂坏其斋,与妇共食。其后命过天,使其人主#7蜀山千岁树精,恒给其中食。其树茂盛,暑夏之月,有精进贤者三人经过,依树而息。贤者叹曰:此树虽凉,日已向中,何由得食?此人于树中#8曰:当为贤者供设中食,无所为忧。须臾食至,贤者共食。食竟,言曰:我觅道,道在何所?此自然,非道也。因问树曰:不审大神可得暂降形见与某相面否?此人于树空中答曰:我非能使人得道者也。具记姓字处所,昔常为道士劝使持斋,为妇人所坏,功德不全,致令使我守此树精;不能得出。天以我昔经斋中食,令每至中给我斋食,口不暇食,又无缘得迁。欲屈贤者为至我舍,道我如此,能为我建三日斋戒,我身便得升天。贤者感此人意,为寻其家,具以其言语家人如此。家人即为建斋,请诸道士烧香诵经三日谢过,此人即得飞行,升入云中,于景霄之上,受书为散仙人。故斋之功德甚重,不可不修。此人半日持斋,死经一日,即时出身,不拘一年,而得为仙。故天计功过,明之不亏也。夫为学者,可勤持斋戒,以期冥感,能修之者,必获升腾之举。

  阴阳杂斋日

  三会日:正月七日举迁赏会斋、七月七日庆生中会斋、十月五日建生大会斋、三会日,三官考窍功过,宜受符箓,斋戒呈章,以祈景福。

  五腊日:正月一日名天腊斋、五月五日名地腊斋、七月七日名道德腊斋、十月一日名民岁腊斋、十二月节日名侯王腊斋。

  五腊日,常当祠献先亡,名为孝子,得福无量。余日皆是淫祀,通前三元日,为人解日,皆可设净供求福焉!

  《明真科》云:甲子日夜半时,甲戌日黄昏时,已上天皇真官下日;甲申日哺时,甲午日日中时,已上地皇真官下日;甲辰日食时,甲寅日平旦时,已上人皇真官下日。

  右其日修斋,五岳四渎神君,各依方位,纠察善恶,无不上闻。

  又丁卯日日出时,丁丑日鸡鸣时,已上天皇真官下日。又丁酉日日入时,丁亥日人定时,已上地皇真官下日;又丁未日日映时,丁巳日禺中时,已上人皇真官下日。

  其日修斋,五岳真人,各遣五神营卫,记名仙录。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七

  #1 英带:四库本作‘英华’,义胜。

  #2 即: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皆作‘节’。

  #3 领:原误作‘天’,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4 生:原误作‘上’,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5 阴:原误作‘法’,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6 铺弭:止息,消除。《方言》:‘铺,止也’。四库本‘铺’作‘销’。

  #7 主:原误作‘王’,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8 中:原误作‘人’,据四库本改。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八

  说戒

  说十戒

  《玉清经□本起品》云:道言:昔元始天尊与诸贤圣亿亿万众,处处周旋,最后下观弃贤世界,有一国王,名曰德正直,利根辩慧,为众生故,而为导首。遍告国内臣民男女,言:今得太平,天下无事,火灾消灭,兵刃不起,百谷成熟,皆由道恩,非自然也。何以报道罔极之恩7 唯当倾心尽意,恭敬供养,造立宫观,香花灯烛,晨夕礼诵,斋戒悔过,以求福祐。于是天尊命巨灵仙人而告王曰:子为一国之主,天下所推,凡间之贵不先于此,但以正法治化,不枉人民,亦足功感上天,何烦秘要?秘要之道,卒难可闻。然秘要之阶,不过慈善。慈善之法,不违科戒。戒有多种,人亦多品。上品之人,身先无犯#1,亦无所持。中品之人,心有上下,观境即变,以戒自制#2,不令放逸。如此之人,或受十戒、五戒#3,以自防护#4。下品之人,恶心万般,难可禁制。下品之中,复有二品#5。上品者,身欲奉戒,或受一百九十九戒,或受观身三百大戒#6,或受千二百威仪之戒,以自防保,令无越逸#7。下品者,身同禽兽,虽有人形而无人心,纵受其戒,终无所益。今且受第二中戒十种科禁入道初门。诸人闻说,欢喜抃蹈,悉皆俯伏,而奉戒言,天尊告曰:

  第一戒者,不得违戾父母师长,反逆不孝。

  第二戒者,不得杀生屠害,割截物命。

  第三戒者,不得叛逆君王,谋害家国。

  第四戒者,不得淫乱骨肉姑姨姊妹及佗妇女。

  第五戒者,不得毁谤道法,轻泄经文。

  第六戒者,不得污漫静坛,单衣裸露。

  第七戒者,不得欺凌孤贫,夺人财物。

  第八戒者,不得裸露三光,厌弃老病。

  第九戒者,不得躭酒任性,两舌恶口。

  第十戒者,不得凶豪自任,自作威利。

  右此十戒,当终身奉持。

  大戒上品并叙

  太上洞玄灵宝消魔宝真安志智慧本愿大戒

  《上品经》云:太极仙公于天台山静斋念道,稽首礼拜,请问太极法师徐来勒曰:弟子有幸得侍对天尊,自闻微言,弥纶万劫,洞观道源,过泰之欢,莫有谕也。顾玄少好神仙白日飞腾之道,必想上圣,恒以髣髴,大经微远,妙赜难通,将禀口诀,释我冥津,洞畅虚漠,有无都尽矣。近而未究人生宿世因缘本行之由,今愿天尊觉所未悟。是时太上玄高真人啸味步虚洞章,欢然含豫辉金颜而言曰:子以累劫念道,致太极玉名,寄慧人中,将独步玉京,超逸三界,巍巍乎太上仙公之任矣。故慈心于天人,念度于后学也,常以外身济物,有德而弗名,玄都所诠,谅不虚矣!而谓太极真人曰:卿受太上虚皇道君之教,为其师保,亦必尽教以高上大洞之渊赜也,岂俟彼多陈乎?吾受任忝为都教之法师,至于执卷,由子矣。太极真人答曰:此童真之人,名刊金简,才质清远,景秀太上玄微洞虚,故当为仙公之任,弘道大度者也。吾忝受教化,愧不足为彼宗匠,太上有命,何敢不倾韫哉!众妙之统,仰赖于法师矣。太极真人又曰:夫道,无也。弥纶无穷。子欲寻之,近在我身,乃复有也。因有以入无,积念以得妙,万物芸芸,譬于幻耳,皆当归空。人身亦然。身死神逝,喻之如屋,屋坏则人不立,身败则神不居,当制念以定志,静身以安神,宝气以存精,思虑兼忘,冥想内视,则身神并一。身神并一,近为真身也。此实由宿世本行,积念累感,功济一切,德应万物,因缘轮转,罪福相对,生死相灭,贵贱相使,贤愚相倾,贫富相欺,善恶相显,其苦无量,皆人行愿所得也。非道、非天、非地、非人万物所为矣,正由心耳。此对既钟,亦难脱也。弱丧之徒,信道者少,宿命者多;不积善定念,修德理身,而欲忽德忘身,强求外物,其可得哉!既已不尅,莫不伤身矣。故有道之士,取诸我身,无求乎人。道言:修身,其德乃真。斯之谓也。夫学道不受大智慧道,行本愿上品大戒,无缘上仙也。子有宿命,是以见此经,其文隐秘,立信.效心,然后而传,不可妄示。不信,必发异念。异念既生,彼此获罪。是故藏之于无,待有应为仙王者乃告焉。是时云龙踊跃,诸天散华,飞香奏烟,山海静波,触类窜默,鬼魅消亡,神魔降伏,五苦俱解,长离地狱,恶者返善,信顺受福尔。乃命太极侍经仙人刘文静披云韫而授经也。太极真人曰:宿世礼奉经师,口诵身行,布施厄困,愿乐三宝,君亲忠孝,远慕山水,栖憩贤儒,虚心有道,烧香散华,护度一切,修道补过,信顺宿命,静思忍情。其行也,上可升仙度世,下可轮转富贵,生为人尊,容貌伟秀,才智清远,为人之道,莫不具足。夫居世富贵,笑于贫贱,今报以贫贱。居世好杀,今报以伤杀,居世轻易,笑于丑陋,今报以丑陋D 居世聪明,不教于人,今报以顽塞。居世常康,笑于困病,今报以滞疾。居世不信道,笑于经教,今报以下愚,长与道隔。女人居世,夺人婿者,今报以少寡。男子居世,诱人妇女,今报以鳏独。居世发心为夫妻#8,而后世不得俱生人道。死为鬼魅,今报以本念,成于邪病,自非大法,莫有解其宿缠,而消此邪病矣。夫为父母、兄弟、姊妹、夫妻、君臣、师保、朋友,皆先世所念,愿为因缘,展转相生,莫不有对者哉。故曰倚伏难穷矣。唯学仙道士当兼忘因缘,绝灭生死,同归乎玄,以入妙门。能知是者#9,始可与言学道之本也。

  若见居家妻子,当愿一切,早出爱狱,摄意奉戒。

  若见饮酒,当愿一切,制于命门,以远祸乱。

  若见彩女,当愿一切,守情忍色,志慕贤贞。

  若见淫人,当愿一切,除弃邪念,翘心禁戒。

  若见妇人,当愿一切,忍割浮华,乐道自娱。

  若见贞人,当愿一切,履信正化,日入法门。

  若见众人,当愿一切,推仁无争,怀道安世。

  若见善人,当愿一切,时刻存念,仰轨真道。

  若见恶人,当愿一切,弃凶即吉,不犯王法。

  若见贫人,当愿一切,损身施惠,后受大福。

  若见富人,当愿一切,救济万物,世世受禄。

  若见贵人,当愿一切,承其教旨,悉令典训。

  若见贱人,当愿一切,勤修匪懈,各得所为。

  若见帝王,当愿一切,奉仰王道,孝如父母。

  若见主相,当愿一切,受其教制,四方归仁。

  若见兵甲,当愿一切,各念仁心,天下让贤。

  若见王子,当愿一切,日歌太平,系国承家。

  若见贤人,当愿一切,履行其德,道为世宗。

  若见法师,当愿一切,明解法度,得道无为。

  若见栖山道士,当愿一切,悉见法门,速得升仙。

  若见教化,当愿一切,亲受圣教,皆为渊博。

  若见圣人,当愿一切,尊礼侍见,诸国并瞻。

  若见仙人,当愿一切,真道悉成,飞升天堂。

  若见城郭,当愿一切,严整修饰,以道为基。

  若见大国,当愿一切,归宗慕德,若水注海。

  若见小国,当愿一切,知止虚冲,安其所居。

  若见市朝,当愿一切,群贤云萃,悉弘正道。

  若见静观,当愿一切,功德巍巍,天人得道。

  若见斋戒行香,当愿一切,道德日新,庠序雅正。

  若见诵经,当愿一切,尽上高座,咸闻圣音。

  若见经教,当愿一切,各各受读礼习,普行教化。

  若见楼观,当愿一切,洞观十方,无所隐藏。

  若见高山,当愿一切,智思无量,辅成家国。

  若见栖憩茂林,当愿一切,安居自在,廕庇含识。

  若见好学,当愿一切,得成师宗,养徒敷教。

  若见净手,当愿一切,常执经书,无时暂辍。

  若见善口,当愿一切,耽味洞经,日新不厌。

  若见动足,当愿一切,超步三界,飞行上清。

  若见静止,当愿一切,灭景停真,安闲空寂。

  若见饮食,当愿一切,弃累入今,存得道味。

  若见大藏,当显一切,除其灾害,施为福田。

  若见疾病,当愿一切,以道自安,免此苦厄。

  若见死丧,当愿一切,学道常存,济度三徒。

  若见畋猎,当愿一切,不为始终,入为无罪。

  若见夷狄#10当愿一切,得生中国,不生边地。

  若见少年,当愿一切,及时学问,遂成学名。

  若见老病,当愿一切,以道摄生,不更衰老。

  若见三光,当愿一切,普明灵曜,闇冥即消。

  若见云雨,当愿一切,惠泽盈溢,无所不宜。

  若见素雪,当愿一切,常居洁白,逍遥自在。

  若见灵风,当愿一切,韫怀披散,德流遐迩。

  若见净水,当愿一切,洗垢清虚,平等其心。

  若见名香,当愿一切,受玆芳净,众秽肃然。

  若见好华,当愿一切,乐散诸圣,相好具足。

  若见车马,当愿一切,得道无为,乘风驾龙。

  若见絃歌,当愿一切,翫经叹法,以道娱乐。

  若见福食,当愿一切,无不饱满,世享天厨。德流后人,如水归海,宗庙裔长,常居贵盛。世与四辈,俱生王家。

  若见散施,当愿一切,祸灭九阴,福起十方,德如山海,莫不兴隆;七祖生天,子孙贤忠,富贵巍巍,所欲皆从。学道飞仙,驾云乘龙。道士坐卧,常愿我等,四大合德,同体道真,长存玄都,师友自然。济度十方,天下受恩,逍遥无为,洞观妙门。

  礼经祝三首

  《真人口诀》云:侍经仙童玉女闻此祝,皆欢喜而祐兆身也。是大经悉用此祝而礼拜矣。若冥心礼经者,亦心祝其文,乃上仙之秘祝也。

  第一首

  乐法以为妻,爱经如珠玉。持戒制六情,念道遣所欲。淡泊正气停,萧然神静嘿。天魔并敬护,世世受大福。

  第二首

  郁郁家国盛,济济经道兴。天人同其愿,缥缈入大乘。因心立福田,靡靡法轮升。七祖生天堂,我身白日腾。

  第三首

  大道洞玄虚,有念无不启。炼质入仙真,遂成金刚体。超度三界难,地狱五苦解。悉归太上经,静念稽首礼。

  太极真人曰:学升仙之道,当立千二百善功,终不受报。立功三千,白日登天,皆济人应死之难也。施惠其人,尤善矣。学道当令众行合法,广建福田。发大慈之心,动静常起道意。能如是也,吐纳,服药,佩符,读经,精进终身不倦,岂有不得仙乎?人无此德,虽服药,佩符,读经,斋戒,故终命而不验矣。学士明思要言。

  太极真人曰:立三百善功,可得长存地仙。若一切不全,则更从一始,而都失前功矣。常有其念,在于心膂者,则是也。若导人作善,即为善功也。

  太极真人曰:常念啸咏洞经,修行大慈,先人后身,扬善化恶,断绝众缘,灭念守虚,心如太玄,为道是求,始谓能言神仙之道也。

  太极真人曰:吾昔受太极智慧十善劝助德戒于高上大道虚皇,世世宗奉修行大法,度人甚易,此自然之福也。太上以普教天人,令各得本愿,始入法门,长存无为,不受十苦八难罪对,罢散地狱,休息三官,日日宁闲,世世荣乐。咸脱罗纲,后生安泰,天性恬然,所愿随得。其戒如上,以传贤信。

  《十善劝戒》曰:劝助礼敬三宝,供养法师。令人世为君子,贤孝高才,荣贵巍巍,生为人尊,门族昌炽。三宝者,谓道经师也。能养生,教善行、为人范,是名法师也。

  戒曰:劝助治写经书,令人世世聪明,博闻妙赜,恒值圣世,见诸经教,能诵章句。

  戒曰:劝助建斋争治,令人世世门户高贵,身登天堂,饮食自然,常居无为。

  戒曰:劝助香油众供,令人世世芳盛,香洁光明,容貌绝伟,天姿高秀。

  戒曰:劝助法师法服,令人世世闲雅,逍遥中国,不坠边夷,男女端正,冠冕玉佩,称诸身饰。

  戒曰:劝助国王父母,子民忠孝,令人世世多嗣,男女贤儒,不受诸苦。

  戒曰:劝助斋靖读经,令人世世不堕地狱,即升天堂,礼见众圣,速得返形,化生王家,在意所欲,玩好备足,七祖同欢,善缘悉备,终始荣乐,道法转至,将得仙道。

  戒曰:劝助众人学经,令人世世才智洞达,动静威仪,常为人师。

  戒曰:劝助一切布施,谏诤善事,令人世世寿考富乐,常无怨恼。

  戒曰:劝助一切民人,除嫉去欲,履行众善,令人世世安乐,祸乱不生,病者自愈,仕宦高迁,为众所仰,莫不吉祐,门户清贵,天人爱育,神魔恒护,常生福地。

  太极真人曰:人之行恶,莫大于嫉、杀、贪、奢、骄、淫也。若此一在心,伐尔年命矣。挟之以学神仙者,不亦悲乎?

  太霄琅书十善十恶

  十善既行,十恶自息。息恶行善,大慈德成。是以《上品戒》云:卹死度生,救疾治病,施惠穷困,割己济物,奉侍师主,营建静舍,书经校#11定,修斋念道,退身让义,不争功名,宣化愚俗,谏诤解恶,边道立井,植种果林,教化童蒙,劝人作善,施为可法,动静可观,教制可轨,行常使然,十善遍行,谓之道士。不修善功,徒劳山林,能信斯旨,勤寻诸戒。戒部甚多,随缘所得。无数诸戒,无央科律,皆辅一神,摄于三业。三业者口、身、心也。运动造作,善恶无量。无量善恶,十为恶端。一者妄言,二者绮语,三者两舌,四者骂詈,此四口恶,返之则善。五者贪爱,六者窃盗,七者奸淫,此三者属身。八者嫉妒,九者恚瞋,十者邪癡,此三者属心。心业最重,为十恶根。断绝十恶,修十善本。实言直语,通和讲诵。谦让舍财,内外贞洁。庆赞懽喜,敬信三尊。备此十善,十恶永除。

  思微定志经十戒

  一者不杀,当念众生。二者不淫,犯人妇女。三者不盗,取非义财。四者不欺,善恶反论。五者不醉,常思净行。六者宗亲和睦,无有非亲。七者见人善事,心助欢喜。八者见人有忧,助为作福。九者彼来加我,志在不报。十者一切未得道,我有不恡。经云:时有十二年少,处世间乐,日日相就,共作好食,酣饮嬉戏,或复论议持戒之难易。天尊以道眼遥见此人,前世曾为人师,而秘恡经典,逮诸弟子,于道之心,亦复犹豫。因此微缘,犹可度耳。于是天尊化作凡人,从会中过,讬之乞食,因悉共语。诸年少#12辈,复论如初,中一人曰:我数随兄至安乐山,见诸道士悉持十戒,肃肃甚佳,洎至于死,魂神所在,亦当不虚。但其十戒,人持难悉从耳!化人曰:持此甚易,违此甚难。诸人问化人曰:云何持戒则易,不持反难?化人曰:立身如戒,上不畏天子,亦不畏鬼神,何谓之难?违戒之者,悉畏之,是难也。其中一人曰:余戒可持,惟酒难断,所以者何?我先服散,散者发之日,非酒不解,是故难耳。化人曰:散发所须,此乃是药。将养四大,药通可通,但勿过量耳。一人曰:余事即可,妄语其#13难。所以者何?若有密事,在尊长前应为隐讳,而人见问,不得欺,欺即犯戒,是故为难。化人曰#14:事有隐讳而人见问,不得欺,欺即犯戒,是故为难。化人曰:事有隐讳,理有方便,此亦可通。但勿善恶返论,说其长短耳!一人曰:余戒即可,唯盗戒难。小小之间,以挂犯目。化人曰:大事实难,小小之间益#15可慎之。而说偈曰:

  何不受盗戒?不受盗亦难。孰云闇昧中?中有记盗官。取一年年倍,倍倍殊不宽。以手捧熔铜,烧口煮心肝。一朝言此苦,终年犹心酸。何不受此戒?保持必令完。我信彼亦信,在在无不安。安坐招灵人,永享长年欢。

  一人曰:余戒悉易,淫最难断。所以尔者,我曾履斯事,数随兄中食。当中食时自云:一日精进,无不过理,亦谓身后当得此斋戒之福。至是夕夜,是我所愍,辄来狡狯,虽苦加抑迮,不觉已尔。每每如此,是知最难。化人曰:色者是想尔,想悉是空,何有色邪?但先自观身,知身无寄,便知无色。何可不忍!且淫欲颇恣,如饮咸水,饮多渴多,唯死而已。何有厌足?而说偈曰:色欲剧于渴,小忍差可度。何为进咸水,水咸益渴故。子能善解渴,当饮天甘露。甘露香且薰,通体皆流布。天人寻香降,玄趣自然悟。熙熙永无为,长保九天祚。一人曰:余悉可从,唯煞#16难戒。所以者何?我好噉鸡,一食无鸡,了自无味,数日便瘦。化人曰:贤者肥为人患,瘦即体轻,用肥何为?即说偈曰:

  贤贤戒其煞,亦无怀煞想。众生虽微微,亦悉乐生长。如何害彼命?而用以自养。自养今一时,累汝自然爽。长沦三涂中,辛苦还复往。善恶各有缘,譬如呼有响。何不改此行?慈心以自奖。真人携手游,逍遥云景上。

  说此偈已,化人见大威变,极道之姿。侍从僚属,钧天大乐,非可目名,返于上方。诸人悉见,喜惧交集,并闻要说,意解开悟,俱登道果。

  妙林经二十七戒

  元始天尊告诸四众,一切众生,贪著有为,欣生恶死,意虽求生,由造死业,不持戒行,假使长寿,犹如老树,有何殊别?若持戒行,死补天官,升仙自在。人虽有王公之位,上至帝皇,死皆重罪,无益魂神,受苦不可堪忍。善男子,汝等思惟,明奉戒行,直心行道,吾为汝说:天下万物,无有长存,有死有生,有成有败,日出则没,月满则亏,从古至今谁能违返?若有道德,不生不灭。修善者,今月亦善,今日亦善,今时亦善。善善积德,诸行修足,善念护持,令入法宝。戒曰:

  不得盗窃人物,不得妄取人财,

  不得妄言绮语,不得因恨杀人,

  不得贪嗔癡狠,不得慢老欺人,

  不得咒诅毒心,不得骂詈高声,

  不得呰毁谤人,不得两舌邪佞,

  不得评人长短,不得好言人恶,

  不得毁善自誉,不得自骄我慢,

  不得畜毒药人,不得投书谮善,

  不得轻慢经教,不得毁谤圣文,

  不得恃威凌物,不得贪淫好色,

  不得好杀物命,不得耽酒迷狂,

  不得杀生淫祀,不得烧野山林,

  不得评论师长,不得贪惜财贿,

  不得言人阴事。

  老君二十七戒

  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此上最三行。

  行无名,行清净,行诸善。此中最三行。

  行忠孝,行知足,行推让。此下最三行。

  右九行,二篇八十一章集合为道舍,尊卑同科。九行备者神仙,六行备者寿,三行备者增年。

  戒勿费用精神,戒勿食#17含血之物,乐其美色。戒勿伤王#18气。戒勿贪宝货。戒勿忘道。戒勿为妄动。戒勿枝形名道。戒勿杀生。戒贪功名。此上九戒。

  戒勿为耳目鼻口所娱,戒常当谦让。戒举百事详,心勿惚恫。戒勿学邪文,戒勿资身好衣美食。戒勿求名誉。戒勿贪高荣强求。戒勿轻躁。戒勿盈溢。此中九戒。

  戒勿与人诤曲直得失,避之。戒勿为诸恶。戒勿厌贫贱,强求富贵。戒勿多忌讳。戒勿称圣人大名。戒勿强梁。戒勿祷祠鬼神。戒勿自是。戒勿乐兵。此下九戒。

  右二十七戒,二篇共合为道渊,尊卑同行,上备者神仙。持十八戒备者,寿,持九戒备者,增年,不横夭矣。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八

  #1 身先无犯:四库本作‘清洁无犯’。

  #2 观境即变,以戒自制:四库本作‘观物浮游,必须自制’。

  #3 五戒:四库本作‘或受七十二戒’。

  #4 以自防护:四库本无。

  #5 下品之中,复有二品:四库本作‘下品之人欲至中品、上品者’。

  #6 或受观身三百大戒:四库本作‘或受一千八百大戒’。

  #7 逸:四库本作‘犯’。

  #8 夫妻: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皆作‘夫妇’。

  #9 能知是者:丛刊本同,四库本作‘能知是本’,辑要本作‘能如是者’。

  #10 狄:四库本作‘猺獞’。

  #11 校:四库本作‘人’。

  #12 少:丛刊本、四库本并作‘小’。

  #13 其:辑要本作‘甚’。

  #14 化人曰:此上疑衍‘化人曰:事有隐讳而人见问,不得欺,欺即犯戒,是故为难’二十二字。

  #15 益: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皆作‘亦’。

  #16 煞:同‘杀’,四库本正作‘杀’。

  #17 食:四库本作‘贪’。

  #18 王:四库本作‘正’。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九

  说戒

  老君说一百八十戒#1并叙

  昔周之末,赤皮王之时,始出太平之道、太清之教。老君至瑯琊,授道与干君。干君受道法,遂以得道,拜为真人。又传《太平经》一百七十卷,《甲子#2》 十部。后帛君笃病,从干君授道护病,病得除差,遂复得道,拜为真人。今瑯琊有木兰树,干、帛二君所治处也。幽王时,老君教胡还当入汉中,过瑯琊,干君得见老君。老君谓干君曰:吾前授汝,助人救命,忧念万民,拜署男女祭酒,广化愚人,分布弟子,使上感天心,下动地祇,当令王者欢心。而自顷以来,吾遥从千万亿里观之,诸男女祭酒,讬老君尊位,贪财好色,擅色#3自用,更相是非,各谓我心正,言彼非真,利于供养,欲人奉己,憎恶同道,妬贤嫉才,骄恣自大,禁止百姓,当来从我,我道最正,彼非萁也。皆不当尔,故来相语。干吉稽首,再拜伏地,叩头百下,唯唯告曰:太上从今日已去,不知当何由去?诸男女祭酒之重罪,令祭酒辈空活#4,既蒙道祐,可得升仙,寿终之后,不入九地下牢之苦。非但祭酒,复其万民。万民无知法则,祭酒之罪,臣之过咎,实在于己也。唯愿太上赦既往之失,署臣脩将来之善耳。臣干吉死罪,死罪。老君曰:可正安意定,坐。吾恐大道浇季,万民丧命。一二祭酒,死入九幽之下,不足痛也。吾但念万民痛耳。汝当善听,记录心中,当为后世作法则,敕诸男女祭酒,令改往行,从今之善。老君曰:人生虽有寿万年者,若不持戒律,与老树朽#5石何异?宁一日#6持戒为道德之人,而死补天官,尸解升仙。世人死有重罪,无益魂神。魂神受罪耳。祭酒明奉行之。乃曰,诸祭酒各明听,天下万民,无有长存。人生有死,物成有败。日出则没,月满则缺。从古至今,谁能长存者?唯道德可久耳!今月亦善,今日亦善.今时亦善,诸贤亦善,师甲亦善,弟子亦善,万神备具,吏兵皆到,今吾以诸贤故,念万民之命,故授王甲禁戒重律。当三遍读之,然后说戒曰#7:

  第一戒#8 ,不得多畜仆妾。

  第二戒,不得淫他妇人#9。

  第三戒,不得盗窃人物。

  第四戒,不得杀伤一切物命#10。

  第五戒,不得妄取人一钱己上物。

  第六戒,不得妄烧败人#11一钱已上物。

  第七戒,不得以食物掷火中。

  第八戒,不得畜猪羊。

  第九戒,不得邪求一切人物。

  第十戒,不得食大蒜及五辛。

  第十一戒,不得作草书与人。

  第十二戒,不得多以书相闻。

  第十三戒,不得以药落去子。

  第十四戒,不得烧野田山林。

  第十五戒,不得以金银器食用#12。

  第十六戒,不得求知军国事及占吉凶。

  第十七戒,不得妄与兵贼为亲。

  第十八戒,不得妄伐树木。

  第十九戒,不得妄摘草花。

  第二十戒,不得数见天子官人,妄结姻亲#13。

  第二十一戒,不得轻慢弟子,邪宠以乱真。

  第二十二戒,不得贪惜财物。

  第二十三戒,不得妄言绮语,隔戾嫉妬。

  第二十四戒,不得饮酒食肉。

  第二十五戒,不得多#14积财物,侮蔑孤贫。

  第二十六戒,不得独食。

  第二十七戒,不得贩卖奴婢。

  第二十八戒,不得破#15人婚姻事。

  第二十九戒,不得持人长短,更相嫌恨。

  第三十戒,不得自习妓# 16乐。

  第三十一戒,不得言人恶事,猜疑百端。

  第三十二戒,不得言人阴私。

  第三十三戒,不得说人父母本末善恶。

  第三十四戒,不得面誉人,屏处论人恶。

  第三十五戒,不得以秽污之物调戏人。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