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十二、若腹中满,饮食饱,坐,生腰,以鼻内气数十,以便为故,不便复为之,有寒气,腹中不安,亦行之。

  十三、端坐,使两手如张弓满射。可治四肢烦闷、背急,每日或时为之佳。

  十四、端坐,生腰,举右手,仰掌,以左手承左胁,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胃寒食不变,则愈。

  十五、端坐,生腰,举左手,仰掌,以右手承右胁,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瘀血、结气等。

  十六、两手却据,仰头,自以鼻内气,因而咽之数十。除热、身中伤死肌肉等。

  十七、正偃卧,端展足臂,以鼻内气,自极,七息,摇足三十而止,除胸足中寒、周身痹、厥逆、嗽。

  十八、偃卧,屈膝,令两膝头内向相对,手翻两足,生腰,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痹疼、热痛、两不随。

  十九、觉身体昏沈不通畅,即导引。两手抱头,宛转上下,名为开胁。

  二十、踞伸右脚,两手抱左膝头,生腰,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难屈伸拜起,中痛。瘀痹病。

  二十一、踞伸左足,两手抱右膝生腰,以鼻内气自极七息,展左足著外,除难屈伸拜起,中疼。一本云,除风目晦耳聋。

  二十二、正偃卧,直两足,两手捻胞所在,令赤如油囊裹丹,除阴下湿,小便难颓,小腹重,不便。腹中热,但口出气,鼻内之,数十,不须小咽气。即腹中不热者,七息已,温气#13,咽之十所。

  二十三、踞,两手抱两膝头,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腰痹、背痛。

  二十四、复卧,傍视两踵,生腰,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脚中弦痛、转筋、脚酸疼。

  二十五、段元阙。

  二十六、偃卧,展两两手两踵相向,亦鼻内气,自极,七息。除死肌不仁足寒。

  二十七、偃卧,展#14两手,两、左膀一本作停字两足踵,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胃中食若呕。

  二十八、踞,生腰,以两手引两踵,以鼻内气,自极,七息,布两膝头,除痹,呕逆。

  二十九、偃卧,展两脚,两手,仰足指,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腹中弦急切痛。

  三十、偃卧,左足踵拘右足拇指,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厥疾。人脚错踵,木拘拇指,依文用之。

  三十一、偃卧,以右足踵拘左足拇指,以鼻内气,自极,七息。除周身痹。

  三十二、病在左,端坐,生腰,右视目,以鼻徐内气,极而吐之,数十一止,所闭目,目上入。

  三十三、病在心下若积聚,端坐,生腰,向日仰头,徐以鼻内气,因而咽之,三十所而止,开目作。

  三十四、病在右,端坐,生腰,右视目,以鼻徐内气而咽之,数十止。

  导引杂说

  《文选□江赋》云:潝翠霞。此谓导引服气,稍与枕中相类,俱用之。两手相捉,细捩,如洗手法。两手相叉,翻复向胸前,如挽三石弓力,左右同。两手相重,共按髀,徐徐捩身,以返捶背上十度,作拳向后筑十度,大坐徧倚,如排山,如托#15千斤石,上下数度。两手抱头,宛转上。两手据地,缩身曲脊三度。两手相叉,以脚蹋中立地,反拗三#16举,起立,以脚前后踏空,大坐,伸脚,以手勾脚指。

  右导引之法,深能益人延年,与调气相须,令血脉通,除百病,宜好将息,勿令至大汗,能通伏气,行之甚佳。

  又导引法在枕中卷,与此导引消息,并宜相参作之,大佳。

  诸服气要法并忌触杂录,如能服之,便成真人。忌阴寒雨雾热等邪气,不可辄服也。危执闭破除此等日,亦不可服。

  凡日午已后,夜半已前,名为死气,不可服也。唯酉时气可服,为日近明净,不为死气,加可服耳。

  凡服气,取子午卯酉时服是也。如冬月子时,气不可服也,为寒;如夏月午时,气不可服,为热。仍须以意消,大略若是。如腹中大冷,取近日气及日午气是。如腹中大热,服夜半气及平旦气。如冬寒,即于一小净室中生炭火煖之,服即腹中和,如夏极热时,取月中气服,即凉大冷。

  每欲服气,常取体中安隐,消息得所。如安隐时,不住消息耳。消息住,先舒手展足,按捺支节,举脚跟向上,左右展足,长出气三两度,心念病处,随气出,病遂尽矣。如服气之时胸中闷,微微细吐之,闷定则掩口,勿尽,尽则复吸入,凡服气,入及出吐,皆须微微,吹绵不动,是其常候也。如入气太急,勿令自耳闻,则惊五神,招其损也。如出气太急,令自耳闻,亦然。如后腹内热及时节热,出入气太急,转转增热则盛也。如服冷及时寒,出入太急,令自耳闻,亦增冷甚也。

  初入气之时,善将息,以饱为度。若饱后,即左右拓,更开托,左右捩及蹴空各三度,然后咳嗽耳。拔发,摩面,转腰,令四肢节、皮肉、骨髓、头面贯彻,腹中即空。如前服之取饱,更不须动作耳,自然安泰也。

  神炁养形说

  混元既分,天地得位。人与万物,各分一气而成形。动者禀乎天,静者法乎地。天地之间,最灵者人。能养人之形者,唯气与神。神者,妙万物而为言;气者,借冲虚以为用。至人之言,莫先乎气;至人之用,莫妙乎神。我先生得至人之道,见生死之机,常味于无味,用于无用,为于无为,事于无事。知神气可以留形,故守虚无以养神气;知窈冥可以致信,故入窈冥而观至精。则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至人之不死,其犹谷神乎!先生曰:虚无之中,有物谓之神,窈冥之中,有物谓之气。气者,结虚无以成妙。故大洞真人曰:三月内视,注心一神,则灵光化生,缠绵五脏,其理明矣!且气者,神之母;神者,气之子。欲致其子,先修其母。若神不受味于气,则气无以通灵。子不求食于母,则母无以致和。《道经》曰: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东华玉书》云:母繁子长,流心安宁。此皆谓修真之要言也。加以耳目者,神之户。《道经》曰: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黄庭经》曰: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所致和专仁。正谓此也。后来学者,或纳四时五芽之气,或服引七宿二景之精,握固以象胎形,闭气以为胎息,殊乖真人之妙旨,盖是古来之末事。如此之徒,浊乱元气,尤损于形神。夫至人以心游于恬惔,饮漱于玄泉、胎息于无味,则神光内照,五气生灵,自然有紫烟上浮,玉彩交映。敬传先生之旨,化白为朱,积精成形,口衔灵芝,降于形中,是谓真仙之术,守中抱一,抱一勿失,与天地齐毕矣。

  将摄保命篇

  夫人察二仪之气,成四大之形,愚智贵贱则别,好养贪生不异。贫迫者,力微而不达;富贵者,侮傲而难持;性愚者,未悟于全生;识智者,或先于名利;自非至真之士,何能保养生之理哉!其有轻薄之伦,亦有矫情冒俗,口诵其事,行已违#17之。设能行者,不踰晦朔,即希#18长寿,此亦难矣。是以达人知富贵之骄傲,故屈迹而下人;知名利之败身,故割情而去欲;知酒色之伤命,故量事而撙节;知喜怒之损性,故豁情以宽心;知思虑之销神,故损情而内守;知语烦之侵气,故闭口而忘言;知哀乐之损寿,故抑之而不有;知情欲之窃命,故忍之而不为。若加之寒温适时,起居有节,滋味无爽,调息有方,积气补于泥丸,魂魄守藏,和神保气,吐故纳新,嗜欲无以干其心,邪淫不能惑其性,此则持身之上品,安有不延年者哉!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四

  #1止:原误作‘上’,据文例及道藏本改。

  #2上:原误作‘止’,据文例及道藏本改。

  #3:道藏本作‘胫’。

  #4脊:辑要本作‘背’。

  #5竖:原无,据道藏本补。

  #6腹:道藏本作‘腰’。

  #7而:四库本作‘不’。

  #8肝藏魂:原无,据道藏本补。

  #9脾:原误作‘肝’,据道藏本改。

  #10尺:原误作‘赤’,据道藏本、辑要本及四库本改。

  #11掩臂:原无,据道藏本补。

  #12端:原无,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补。

  #13七息已,温气:四库本、丛刊本作‘七息,已血气’。

  #14展:原无,据道藏本补。

  #15托:原误作‘把’,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16三: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五’。

  #17违:原误作‘达’,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18希:四库本作‘觊’。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五

  杂修摄

  明补

  凡质气碍,皆是妄想而所为,并由想效也。想成即变化无常,舍想则庶事空寂。以其取炼力,毛孔开流,所以须随而补之。其补之法,还舒脚手而卧息,想项上有酥团,融流注心,周遍四肢;又想身卧酥乳池中,心以澡沐,久为令人皮肤光泽。既取气炼补讫,欲起出行,体上有汗,当须少米粉摩,令汗、解燥,然后始得见风日,不然伤人。凡数章,是一时间所作法耳,恐后难晓,是以依序别勒成章焉。

  禁忌

  夫盐能益肾,欲#1能伤肺,故须忌之。唼之取味,欲令人衰,故须禁之。夫因欲以生,因欲以死,譬于桃蹊李迳,紫带红葩,遇风而开,遇风而落。但人以身为国也,神为君也,精为臣也,气为民也。当须众戴元后,本固邦宁,君臣康强,所以治也。夫气化为精,精化为神,神化为婴儿,故男女构精,所以化生人形。若能蓄精,便得自育。夫育精为血脉之泉源,骨髓之灵冲#2,五脏伤而筋骨枯,即魂魄不守矣,特宜慎焉。犹恐欲性炽隆,陶染难割,虽自强抑,尚恐梦交,当须修习静观,以防遏之,是谓不死之道,还精补脑,延龄能益,名上仙籍,王母内传,若能终竟不唾者,亦可含一枣,●咽津液也。

  方便

  凡人之心,或迷不悟,故须方便,示以理矣。假令童子既获妙术,乃趋而出,遇搏公子,因而问之曰:子免于八难乎?何以学道?对曰:何谓八难?曰:不废道心,一难;不就明师,二难;不托闲居,三难;不舍世务,四难;不割恩爱,五难;不弃利欲,六难;不除喜怒,七难;不断色欲,八难。童子曰:仆无此累矣!公子曰:凡人所患,皆多以气为主。或有背气、脚气、疰癖等,皆以气为根。今子乃咽气于腹中,能不为病乎?童子曰:鄙哉,言乎!良可哀耳。夫气起于太极,超乎万象之外,应清明以出入,伫神机以卷舒,澄浅碧于高天,淡轻红于落日。不干云雨,不犯尘埃,沉清汉而净漪澜,度危弦而蓄哀韵。呼吸玄牝之门,澡雪希夷之域,载营魄,修谷神,去三尸,消百病者,此乃清泠调和有道之气,故能生成灵命焉。至如起于空隙之间,因于燥湿之处,随腥躁之秽馔,逐徭役之奔喘,伺宴息之失序,俟剂和之乖宜,结淟涊而不敬,积勃郁而遂留,时结啬于胸鬲,或烦疼于骨髓,久而不消,将倾大渐,所谓垢浊沉溺之死气也。

  公子曰:夫人身匪瓠瓜,焉能不食?是身即病,未或可除。故知食为养身之资,身乃有病之聚。今子乃去食养身,留身除病,岂不惑哉?童子笑而应之曰:善哉!或但疑者,常抱此疑;不疑者,因玆而得也。故天地因乎而生,天地灭而非灭,其疑者,迷而不悟也,但不知耳。又不闻乎,甘肥者,贪欲之本,即为得病之源也。调气澄心,离二入道者,斯仙之常也。真教不二,但至仁齐物,理合捐躯,非谓贤圣系之名实。夫百篇之义,一乘之典,或务理国之伦,或究虚寂之相,讵返入流之始,岂暇汾水之游哉!避于#3穿履去泥,伞盖除雨,未可得也,亦何恠哉?公子既闻此言已,童子泠然乘风而去,莫知所之也。

  化身坐忘法

  每夜人定后,偃卧闭目;然后安神定魄忘想,长出气三两度,仍须左右捩之,便起拗腰如前法,摄心入脐下,作影人,长三四寸;然后遣影人分身百亿,耸头而出屋,钻房而上,上至天,满法界皆是我身,便想中明,即自见之;既见之,便令影人入脐下,便大饱。其化身到来,亦战身动,大况似行气法。仍须正念,凝情于身,但用心无不动也。故老君曰:道以心得之。

  胎息法

  老君曰:人之不死,在于胎息矣。夜半时,日中前,自舒展脚,手拗脚,咳嗽,长出气三两度,即坐握固,摄心脐下,作影人,长三二寸,以鼻长吸引,来入口中,即闭,闭定勿咽之,亦勿令出口。即于脐下合气作小点子,下之米大。如下数已尽,却还吸引如前。初可数得三十二十点子,渐可数百及二百,后五百,若能至数放千点子,此小胎息长生却老之术。

  影人

  分身作影人,长三四寸许。立影人鼻上#4,令影人取天边元空太和之气,从天而下,穿屋及头,直入四肢百脉,无处不彻。其气到来,觉身战动,每一度为一通,须臾即数十通,便大饱矣。人有大病,作之十日,万病俱差。当下气之时,作念之:我身本空,我神本通。心既无碍,万物以无障碍。何以故?得神通故。凡一切作法,一种即须下之。吐气法,皆须作蛇喙,莫动上颔。其吸气之时,微叩齿令热。

  服紫霄法

  坐忘握固,游神耸头而出,钻屋直上,到彼天边,引紫霄而来,直下穿屋,而从头上入内于腹中,常含紫气,随神而来,向作解心:我本未悟之时,不知道体,今既觉悟,法本由来,不从他得。我知今来得自在者,更无别法,直作定心,心浃定故。即得作意,见此气众多而来,并聚稠密,如赤云拯神上天。但作解脱,直以心往天上取亦得,即下方万物皆空,屋亦空,人性与道同,此神通久视也。

  至言总

  养生篇

  老君《西升经》曰:伪道养形,真道养神。通此道者,能亡能存。神能飞形,并能移山,形为灰土,其何识焉?又曰:凡人之哀人不如哀身,哀身不如爱神,爱神不如含神,含神不如守身,守身长久长存也。故神生于形,形成于神。形不得神,不能自生;神不得形,不能自成;形神合同,更相生,更相成。神常爱人,人不爱神。故绝圣弃智,归无为也。

  《雒书□宝予命》曰:古人治病之方,和以醴泉,润以气药,不辛不苦,甘甜多味。常能服之,津流五藏,系在心肺,终身无患。

  《大有经》曰:或疑者云,始同起于无物,终受气于阴阳,载形魂#5于天地,资生长于食息,而有愚有智,有强有弱,有寿有夭,天耶?解耶?解者曰:形生愚智,天也;强弱寿夭,人也。天道自然,人道自己。始而胎气充实,生而乳哺有余,长而滋味不足,壮而声色有节者,强而寿;始而胎气虚耗,生而乳哺不足,长而滋味有余,壮而声色自放者,弱而夭。生长而合度,加之以道养,年未可量也。

  颖川胡昭,字孔明,曰:常人不得无欲,又复不得无事,但当和心约念,静身损物,先去乱神犯性者,此啬神之一术耳。

  《黄帝中经》曰:夫禀五常之气,有静有躁,刚柔之性,不可易也。静者不可令躁,躁者不可令静。静者躁者,各有其性,违之则失其分,恣之则害其生。故静之弊在不开通,躁之弊在不精密。治生之道,慎其性分。因使抑引随宜,损益以渐,则各得适矣。然静者寿,躁者夭,静而不能养,减寿;躁而能养,延年。然静易御,躁难持,尽慎养之宜者,静亦可养,躁亦可养也。

  凡贵权势者,虽不中邪,精神内伤,身必死亡非妖祸外至,直冰炭内结,则伤崩中呕血而已。始富后贫,虽不伤邪,皮焦筋出,委辟内挛为病贫富之于人,利害犹轻于权势,故疾疴止于形骸而已矣。夫养性者,欲使习以成性,性自为善,不习而无不利也。性既自善,而外百病皆悉不生,祸乱不作,此养性之大经也。善养性者,则治未病之病。故养性者,不但饵药飡霞,其在于五常俱全,百行周备,虽绝药饵,足以遐年。德行不充,纵玉酒金丹,未能延寿。故老君曰:陆行不避虎兕#6者,此则道德之祐也,岂假服饵而祈遐年哉!圣人所以和药者,以救无知之人也。故不遇道者,抱病历年而不修一行,缠疴没齿终无悔心。此其所以歧和长游,彭附永归,良有以也。

  嵇康曰:养生有五难:名利不去为一难,喜怒不除为二难,声色不去为三难,滋味不绝为四难,神虑精散为五难。五者不去,虽心希难老,口诵至言,咀嚼英华,呼吸太阳,不能回其操,不免夭其年。五者无于胸中,则信顺日济,道德日全,不祈喜而有神,不求寿而延年,此亦养生之大经也。然或服膺仁义,无甚泰之累者,抑亦亚乎!

  岐伯曰#7:人年四十而养,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年六十阴痿,气大衰,九窍不利,下虚上实,涕泣俱出。故曰:知之则强,不知之则老。又曰:同出而异者。智者察其同,愚者察其愚#8。愚者不足,智者有余,则#9耳目聪明,身体轻强,年老复壮,壮者益理。是以圣人为无为,事无事,乐恬淡,无纵欲快志,得虚无之守,故寿命无穷,与天地终。此圣人之理身也。

  真人曰:虽当服饵而不知养性之术,亦难以长生也。养性之道,不欲饱食便卧,及终日久坐,皆损寿也。人欲少劳,但莫大疲,及强所不堪耳。人食毕行步,踌蹰有所循为快也。故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其劳动故也o 人不可夜食,食毕但当行步,计使中数里往来,饱食即卧,生百病也。

  夫欲快意任怀,自谓达识知命,不泥异正,极情肆力,不营持久者,闻此言虽风之过耳,电之经目,不足喻也。故身枯于流连之中,气绝于绮纨之间而甘心焉,亦安可告之以养性哉!匪惟不纳,反谓妖讹也。而望彼信之,所谓明镜给于蒙瞽,丝竹娱于聋夫者也。

  《抱朴子》曰#10:一人之身,一国之象也。胸腹之位,犹宫室也;四支之列,犹郊境也;骨节之分,犹百官也;神,犹君也;血,犹臣也;气,犹民也。故能治民,则治国也#11。夫爱其民;所以安其国;爱其气;所以全其身。民散国亡,气竭人死。死者不可生也,亡者不可存也。是以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病,医之于无事之前,不追之于既逝之后。民难养而易危,气难清而易浊,故审威德所以保社稷,割嗜欲所以固血气,然后真一存焉,三七守焉,百害却焉,年寿延焉。人年五十至于一百,美药勿离手,善言勿离口,乱想勿经心。常以深心至诚,恭敬于物。慎勿诈善,以悦于人。

  禁忌篇

  玉珉山人《养生方论》云:病由口入,节宣方也;生劳败静,养道性也;酸咸以时,礼医具也;补泻以性,草经明也。性调乎食,命延乎药,断可知也。□蓼害筋,蒜韭伤血,生荤损气,葱臊炙神,理生之炯戒也。白蒿、笇音下、苗地黄苗也、恶实牛蒡、苜蓿四物,济身之要也。退与不退,寡之于思虑;进与不追,在康之常志。凡一切五辛皆害于药力,又薰人神气。凡桃李芸薹蒜韭等,不宜丈夫,妇人亦宜少食渐断。

  凡人年四十已下,不宜全食补丸散,为阴气尚未足,阳气尚盛之后也,特宜慎之,就补中有延缓和通者可矣。酉#12后不饮食,若冬月夜长及性热,少食温软物,食讫,摇动令消,不尔成脚气。入春不宜晚脱绵衣,令人伤寒霍乱,饮食不消,头痛。冲热汗出,不宜洗身漱口,令人五藏干,少津液。外不用着灯及被复面,兼不用开口。冬夏不用枕冷物铁石等,令人眼暗。

  《抱朴子》曰:或问所谓伤#13之者,色欲之间乎?答曰:亦何独斯哉?然长生之要,其在房中。上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若年尚少壮,而知还阴丹以补脑,釆七益#14于长谷者,不能服药物,不失一二百岁,但不得仙耳。不知其术者,古人方之于凌坯之拒盛阳,羽堂之中畜火者也。#15又思所以不逮而强思之,伤也;力所以不胜而强举之,伤也;深忧重恚,伤也;悲哀焦悴,伤也;喜乐过差,伤也;汲汲#16所欲,伤也;戚戚所患,伤也;久谈言笑,伤也;寝息失时,伤也;挽强弓弩,伤也;沉醉呕吐,伤也;饱食即卧,伤也;跳走乏气,伤也;欢呼哭泣,伤也;阴阳不交,伤也;积伤至尽,尽亡非道也。#17是以养性之方,唾不至远,行不疾步,耳不极听,目不极视,坐不至疲,卧不至懻懻居致切,强也,直也。先寒而衣,先热而解,不欲极饥而食,不欲极渴而饮。食不过多,凡食过多,即结积聚,饮过多则成痰癖。不欲甚劳,不欲甚逸,不欲甚流汗,不欲多唾,不欲奔车走马,不欲极目远望,不欲多啖生冷,不欲饮酒当风卧,不欲数沐浴,不欲广志远求,不欲规造异巧,冬不欲极温,夏不欲极凉,不欲露星下,不欲卧中见肩#18。大寒、大热、大风、大露,皆不欲冒之。五味不欲偏多,故酸多则伤脾,苦多则伤肺,辛多即伤肝,咸多则伤心,甜多则伤肾,此五行自然之理。凡言伤者,亦不便觉,谓久则损寿耳。是以善摄生者,卧起有四时之早晚,兴居而有至和之常制,筋#19骨有偃仰之方,闲#20邪有吞吐之术,流行营卫有补泻之法,节宣劳逸有与夺之要。忍怒以养阴气,抑喜以养阳气。然后先将#21草木以救亏缺,服金丹以定不穷,养性之道,尽于此矣。

  黄帝曰:一日之忌,夜莫饱食;一月之忌,暮莫大醉;一岁之忌,暮莫远行;终身之忌,卧莫燃烛;行房勿得起恨于人,当以自怨仇也。一切温食及酒浆,临上看不见物形者,勿食,成卒病。若已食腹胀者,急以药下之。诸热食咸物竟,不得饮冷水、醉浆水等,令人善失声也。

  凡人不得北首而卧,卧之勿留灯,令魂魄六神不安,多愁恐。亦不可北向喫食,北向尿,北向久坐思惟,不祥起。勿北向唾骂,犯魁冈#22神。勿北向冠带,勿怒目视日月光,令人失明。

  凡大汗勿脱衣,得偏风半身不遂。

  冬日温足冻脑,春秋足脑俱冻,此圣人之常道。旦起勿瞋恚,旦下牀勿叱呼,勿恶言,勿举足向火对灶骂#23,勿咨嗟呼奈何声,此名请祸,特忌之。勿竖膝坐而交臂膝上,勿令发复面,皆不祥。清旦作善事,闻恶事即于所来方唾之,吉。恶梦,旦不用说,以含水向东方噀之,云:恶梦着草木,好梦成宝玉。即无咎矣。

  凡上牀先脱左足履,或远行乘车马,不用回顾,顾则神去人。凡一切翾飞蠢动,不可故杀伤损#24。至于龟、蛇,此二物有灵,异于他族#25,或杀他有灵者#26,或阴精害人,深宜慎之。勿阴雾中远#27行。

  凡行来坐卧#28 ,常存北斗魁同星在人头上,所向皆吉。勿食父母兄弟及自本命肉等,令人魂魄飞扬,家出不孝悌子息。

  凡旦起着衣,误翻著者,云吉利。便著无苦也。衣有光当三振之,云:殃去,殃去!则无害。勿塞井及水沟渎,令人目盲。向#29午后阴气起,不可沐发,令人心虚饶汗,多梦及头风也。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五

  #1欲: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无。

  #2冲: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作‘神’。

  #3避于:四库本作‘譬于’,辑要本作‘譬如’。

  #4上:原误作‘止’,据文意改。

  #5魂:四库本作‘魄’。

  #6陆行不避虎兕:今本《老子□五十章》作‘陆行不遇兕虎’。

  #7岐伯曰:此段见于今本《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文字略有出入。

  #8愚者察其愚:今本《素问》作‘愚者察异’。

  #9则:此上今本《素问》另有‘有余’二字。

  #10《抱朴子》曰一段:引文出《抱朴子□地真》,文字略有出入。

  #11故能治民,则治国也:今本《抱朴子》作‘故知治身,则能治国也’。

  #12酉:原误作‘自’,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13伤:原本无,据今本《抱朴子□极言》补。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此句皆作‘或问所谓伤者’。

  #14七益:今本《抱朴子》作‘玉液’。

  #15此句今本《抱朴子》作‘古人方之于水杯之盛汤,羽苞之蓄火也’。

  #16伋汲:原误作‘校极’,据辑要本及今本《抱朴子》改。

  #17此句今本《抱朴子□极言》作‘积伤至尽则早亡,早亡非道也’。

  #18肩:原误作‘扇’,诸本同,据今本《抱朴子□极言》改。

  #19筋:此上今本《抱朴子》有‘调利’二字。

  #20闲:此上今本《抱朴子》有‘杜疾’二字。

  #21将:此下今本《抱朴子》有‘服’字。

  #22冈:四库本、辑要本作‘歪’。

  #23骂:四库本无。

  #24不可故杀伤损:四库本作‘勿轻杀伤损’。

  #25族:四库本作‘类’。

  #26或杀他有灵者:四库本作‘其他有灵者’。

  #27远:四库本无。

  #28行来坐卧:辑要本作‘行止坐卧’ ,丛刊本‘外’误作‘何’,四库本误作‘向’。

  #29向:疑为‘自’之误。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六

  杂修摄

  玄鉴导引法

  《抱朴子》曰:道以为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以其劳动故也一若夫绝坑停水,则秽臭滋积;委木在野,则虫蝎太半。真人远取之于物,近取之于身。故上天行健而无穷,七曜运动而能久。小人习劳而湛若,君子优游而易伤。马不行而脚直,车不驾而自朽。导引之道,务于详和,俛仰安徐,屈伸有节。导引秘经,千有余条。或以逆却未生之众病,或以攻治已结之笃疾。行之有效,非空言也。今以易见之事,若令食而即卧,或有不消之疾,其剧者发寒热症坚矣。饱满之后,以之行步,小小作务,役摇肢体,及令人按摩,然后以卧,即无斯患。古语有三疾之言,暮食太饱,居其一焉。暮食既饱,便以寝息,希不生疾,故无寿也。诸风瘑疾,尠不在卧中得之。卧则百节不动,故受邪炁,此皆病然可见。近魏华佗以五禽之戏教樊阿,以代导引,食毕行之,汗出而已,消谷除病。阿行之,寿百余岁。但不知余术,故不得大延年。一则以调营卫,二则以消谷水,三则排却风邪,四则以长进血炁。故老君曰: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言人导引摇动,而人之精神益盛也。导引于外,而病愈于内,亦如针艾攻其荥俞之源,而众患自除于流末也。导引一十三条如后:

  第一、治短炁。结跏趺坐,两手相叉,置玉枕上,以掌向头,以额着地,五息止。

  第二、治大肠中恶气。左手按右手指,五息;右手按左手指,亦如之。

  第三、治肠中水癖。以左手指向天,五息;以右手指拄地,左足伸,右足展,极伸,五息止。

  第四、治小肠中恶炁。先以左手叉腰,右手指指天极,五息止;右手亦如之。

  第五、治腰脊间闷。结跏趺坐,以掌相按置左膝上,低头至颊右,五息。外左回左膝上,还右膝而转,至五匝止。右亦如之,谓之腰柱。

  第六、治肩中恶炁。以两手相叉,拊左胁,举右手肘,从乳至头,向右转,振擿之,从右抽上,右振五过止。

  第七、治头恶炁。反手置玉枕上,左右摇之,极,五息止。

  第八#1 、治腰脊病。两手叉腰,左右摇肩,至极,五息止。

  第九、治胸中。以两手叉腰,左右曲身,极,五息止。

  第十、治肩中劳疾。两手相叉,左右擗之,低头至膝,极,五息止。

  第十一、治皮肤烦。以左右手上振两肩,极,五息止。

  第十二、治肩胛恶注。左右如挽弓,各五息止。

  第十三、治膊#2 中注炁冷痺。起立,一足蹋高,一足稍下,向前后掣之,更为之各二七。无病亦常为之,万疾不生。

  按摩法

  按摩日三遍,一月后百病并除,行及奔马,此是养身之法。两手相捉纽綟,如洗手法。两手浅相叉,翻复向胸。两手相叉,共按月坒左右同。两手相重按月坒,徐徐捩身,如挽五石弓左右同。两手拳,向前筑左右同。又如拓石左右皆同。以拳却顿,此是开胸法左右同。大坐,斜身,偏拓如排山左右同。两手抱头宛转月坒上。此是抽脑法。两手据地,缩身曲脊,向上三举,以手杖槌脊上左右同。大坐伸脚三,用手掣向后左右同,立地反拗三举,两手拒地回顾,此乃虎视法左右同。两手急相叉,以脚踏地左右同。起立,以脚前后踏左右同。大坐,伸脚,当手相勾,所伸脚著膝上,以手按之左右同。凡一十八势。但老人日能行之三遍者,常补益延年续命,百病皆除,进食,眼明,轻健,不复疲也。

  食气法

  养生之家,有食炁之道。夫根植华长之类,跂行蠕动之属,莫不仰炁以然。何为能使人饱乎?但食之有法,道家秘之,须其人乃传,俗人无缘得之知。苟得其道,所甚易也。非唯绝谷,抑亦辟百毒,却千邪,百姓日用而不知。《 仙经》 云:食法,从夜半至日中六时为生,从日中至夜半六时为死气,唯食生而吐死,所谓真人服六也。

  食气绝谷法

  向六旬六戊,从九九至八八、七七、六六、五五而饱,或念天苍,或思黄帝,或春引岁星之,以肝受之其余四方皆然。初为之,颇有小瘦,行四旬已上,颜色转悦,体力渐壮,白发更黑,落齿更生,负重履崄,胜于食谷时。余见十余人,为之皆七八十岁,丁健体轻而耐寒暑,有真验,非虚传也。善其术者,可以攻遣百病,消逐邪风。及中恶卒急,尸注所忤,心腹切痛,瘟疟溪毒,引驱之,不过五六十通,无不即除。又行久多而断谷最易,唯有胎息之法独难。所谓胎息者,如人未生在胎之中时,久息也。习则能息鼻口,如已息鼻口,则可居水底积日矣。

  又治金疮,以吹之,血断痛止。

  又蛇虺毒虫中人,皆禁之即愈。或十数里便遥治之,呼其姓名而咒之,男呼我左,女呼我右,皆愈。此所共知。

  孙先生曰:旦夕者,是阴阳转换之时。日旦五更初,阳至,频伸眼开,是上生,名曰阳息而阴消;暮日入后,阴至,凛然,时坐睡倒时,是下生至,名曰阳消阴息。暮日入后,天地、日月,山川、江海,人畜、草木,一切万物,体中代谢往来,一时休息,一进一退,如昼夜之更始,又如海水之朝夕,是天地之道耳。面向午,展两手于膝上,徐按捺肢节,口吐浊气,鼻引清气。凡吐者,去故,引生也。

  《经》云:玄牝门,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言鼻是天之门户,可以出纳阴阳生死之也。良久,徐徐乃以手左拓右拓,上拓下拓,前拓后拓,瞋目张口,叩齿摩眼,抱头拔耳,挽须挽腰,咳嗽发阳振动也。双作只作,反手为之,然掣足仰展八十九十而止,仰

  下徐徐定心,作止息之法,见空中元和,下入鸠尾际,渐渐顷如雨,晴云入山,自皮肉至骨至脑,渐渐入腹中,四肢、五脏皆受其润,如流水渗入地,地彻即觉达于涌泉。腹中有声、汨汨然、意每存之,不得外绿,即便觉无若彻,即手体振动,两脚膝跃屈,亦令床有声拉拉然,则名一通两通,乃至日别得三通,觉身体悦怿,肤色滋润,耳目精明,令人养美力健,百病皆去。行之五年、十年,长存不忘,得满#3千万通,去仙不远也。

  摄生月令

  朝请大夫检校太子左赞善大夫上柱国姚称集

  夫摄生大体,略有三条:所为吐纳鍊藏,胎津驻容;其次饵芝术#4,飞伏丹英;其三次五谷资众味。终古不易者,生生性命,必系于玆也。气之与药,具标别卷。今所撰集,用食延生,顺时省味者也。

  按《扁鹊论》曰:食能排邪而安脏腑,神能爽志以资血气。摄生者气正则味顺,味顺则神气清,神气清则合真之灵全,灵全则五邪百病不能干也。故曰水浊鱼瘦,气昏人病。夫神者,生之本;本者,生之真。大用则神劳,大劳则形疲也。

  按彭祖《摄生论》曰:目不视不正之色,耳不听不正之声,口不尝毒粝之味,心不起欺诈之谋,此之数种,乃亡魂丧精,减折筭寿者也。

  按《枕中传》曰:五味者,五行之气也,应感而成,人即因五味而生,亦因五味而消。

  按《黄帝内传》曰:食风者灵而延寿,食谷者多智而劳神,食草者愚癡而足力,食肉者鄙勇而多嗔,服气者长存而得道。

  《孙氏传》曰:五味顺之则相生,逆之则相反。夫人食,慎勿愠怒,勿临食上说不祥之事,勿吞咽忽遽,必须调理安详而后食。

  《黄帝内传》曰:春宜食甘,甘走肉,多食甘则痰溢,皮肤粟起。夏宜食辛,辛走气,多食辛则气躁好蹎#5 。秋宜食酸,酸走骨,多食酸则筋缩、骨中疼。冬宜食咸,咸走血,多食咸则血涩、口干。多食苦则呕逆而齿疏。

  《养生传》曰:凡人虽常服饵,不知养生之道,必不全其真也。

  《小有经》曰:才所不胜而强思之,伤也;力所不任而强举之,伤也;深忧重喜,皆有伤也。

  《抱朴子》曰:一人之身,一国之象;胸腹之位,犹宫室也;四肢之列,犹郊境也;骨节之分,犹百官也;神犹君也,血犹民也。

  《养生传》曰:一日之忌,暮勿饱食;一月之忌,暮勿大醉;一岁之忌,慎勿远行;永久之忌,勿向西、北二方大小便,露赤也。

  孟春 泰。斗建寅,日在虚,律中太簇,五将东方,月德丙,月合辛,生气子,天利#6 卯,五富亥,月杀丑,月厌戌,九空辰,死气午,归忌丑,往亡寅#7 ,大败甲寅,血忌#8 丑。

  孟春,是月也,天地俱生,谓之发阳,天地资始,万物化生。夜卧早起,以缓其形,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君子固密,无泄真气。其藏肝木,位在东方。其星岁,正月、二月、三月,其卦震,其地青州,其书《诗》,其乐瑟,其帝灵威仰,其神勾芒,青龙为九天,白虎为九地,其虫鱼,其畜犬#9 ,其谷麦,其果梅,其菜韮,其味酸,其臭腥,其色青,其声怒,其液泣。立春木相,春分木王,立夏木休,夏至木废,立秋木囚,秋分木死,立冬木没,冬至木胎。

  仲春 大壮。斗建卯,日在室,律中夹钟,五将北方,月德甲,月合已,生气丑,天利辰,五富寅,月杀戌,月厌酉,九空丑,死气未,归忌寅,往亡已,大败甲午#10 血忌未。

  仲春,是月也,号厌于,日和其志,平其心,勿极寒,勿极热,安静神气,以法生成。勿食黄花菜及陈葅,发宿疾,动痼气。勿食大蒜,令人气壅,关隔不通。勿食蓼子及鸡子,滞人气。勿食小蒜,伤人志性。勿食兔肉,令人神魂不安。勿食狐狢肉,伤人神。是月肾藏气微,肝藏正王,宜净膈去痰,宜泄皮肤,令得微汗,以散去冬温伏之气。是月六日、八日,宜沐浴斋戒,天祐其福。十四日忌远行,水陆亦不可往。九日忌食一切鱼鳖。二十日宜修真道。

  季春 夬。斗建辰,日在娄,律中姑洗,五将西方,月德壬,月合丁#11 ,生气寅,天利巳,五富亥#12 ,月杀未,月厌申,九空戌#13 ,归忌子,往亡申,大败甲戊#14 ,斗阳,血忌寅。

  季春,是月也,万物发陈,天地俱生,阳炽阴伏。卧起俱早,勿发泄大汗,以养藏气。勿食韮,发痼疾,损神伤气。勿食马肉,令人神魂不安。勿食麞鹿肉等,损气损志。是月肝藏气伏,心当向王,宜益肝补肾,以顺其时。是月五日,忌见一切生血物,宜斋戒静念真籍,不营俗务。十六日忌远行,水陆俱不可往。二十七日宜沐浴。是月火相水死,勿犯西北风。勿久处湿地,必招邪毒。勿大汗当风,勿露体星宿下,以招不祥之事。

  孟夏 干。斗建巳,日在昴,律中仲吕,五将南方,月德庚,月合乙,生气卯,天利午,五富申,月杀辰,月厌未,九空未,死气酉,归忌丑,往亡亥,大败丁巳#15 ,斗阳,血忌申。

  孟夏,谓之播秀,天地始交,万物并实。夜卧早起,思无怒,勿泄大汗。夏者,火也。位在南方,其藏心,其星荧惑,时四月、五月、六月。其六月属土,大王于此月,其地杨州,其书《礼》,其乐竽,其帝赤熛弩,其神祝融。朱雀为九天,玄武为九地。其虫凤,其畜羊,其谷麻,其果杏,其菜薤,其味苦,其臭焦,其色赤,其声呼,其液汗。立夏火王,夏至火相,立秋火休,秋分火废,立冬火囚,冬至火死,立春火没,春分火胎。

  仲夏 遘。斗建午,日在参,律中蕤宾,五将东方,月德丙,月合辛,生气辰,天利未,五富亥,月杀丑,月厌午,九空卯#16 ,死气戊,归忌寅,往亡卯,大败丁酉#17 ,血忌卯,斗阳#18 。

  仲夏,是月也,万物以成,天地化生。勿以极热,勿大汗当风,勿曝露星宿,皆成恶疾。勿食鸡肉,生瘫疽、漏疮。勿食蛇蟮等肉,食则令人折筭寿,神气不安。慎勿杀生。是月肝脏以病,神气不行,火气渐壮,水力衰弱,宜补肾助肺,调理胃气,以助其时。是月八日,忌远行涉,水陆并不可往,宜安心静虑,沐浴斋戒,必得福庆之事。是月切忌西北不时之风,此是邪气,犯之令人四肢不通,致百关无力。

  季夏 遯。斗建未,日在东井,律中林钟,五将北方,月德甲,月合巳#19 ,生气巳,天利申,五富寅,月杀戌,月厌巳,九空子#20 ,死气亥,归忌子,往亡午,大败丁丑#21 ,血忌酉。

  季夏,是月也,法土重浊,主养四时,万物生荣。增咸减甘,以资肾藏。勿食羊血,损人神魂,少志健忘。勿食生葵,必成水癖。是月肾藏气微,脾脏独王,宜减肥浓之物,宜助肾气,益固筋骨,切慎贼邪之气。六日沐浴斋戒,绝其营俗。二十四日忌远行,水陆俱不可往。是月不宜起土功,威令不行,宜避温气。勿以沐浴后当风。勿专用冷水浸手足,慎东来邪风,犯之令人手瘫缓,体重气短,四肢无力。

  孟秋 否。斗建申,日在张,律中夷则,五将北方,月德壬,月合丁,生气午,天利酉,五富巳,月杀未,月厌辰,九空酉#22 ,死气子。归忌丑,往亡酉,大败庚申#23 ,血忌辰。

  孟秋,谓之审,天地之气以急正气,早起早卧,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形,收敛神气。秋者,金也。位在西方,其星太白,时七月、八月、九月,其卦兑,其地蔡州,其书《春秋》,其乐磬,其帝少昊,其神蓐收,白虎为九天,青龙为九地,其虫虎,其畜鸡,其谷黍,其果桃,其菜葱,其味辛,其臭羶,其色白,其声哭,其液唾。立秋金相,秋分金王,立冬金休,冬至金废,立春金囚,春分金死,立夏金没,夏至金胎。

  仲秋 观。斗建酉,日在翼,律中南吕,五将南方,月德庚,月合乙,生气未,天利戌,五富巳#24 ,月杀辰,月厌卯,九空酉#25 ,死气丑,归忌寅,往亡子,大败庚子#26 ,血忌戌。

  仲秋,是月也,大利平肃,安宁志性,收敛神气,宜增酸减辛,以养肝气。无令极饱,令人壅。勿食生蜜,多作霍乱。勿食鸡肉,损人神气。勿食生果子,令人多疮。是月肝藏少气,肺藏独王,宜助肝气,补筋养脾胃。是月七日宜屏绝外虑,沐浴斋戒,吉。二十九日忌远行,水陆并不可往。起居以时,勿犯贼邪之风,勿增肥腥物,令人霍乱。其正毒之气,最不可犯。是月祈谢求福,以除宿僣。

  季秋 剥。斗建戌,日在南斗,律中无射,五将东方,月德丙,月合辛,生气申,天利亥,五#27 富亥,月杀丑,月厌丑#28 ,九空寅;死气寅#29,归忌子,往亡辰,大败庚辰#30 ,斗阳,血忌巳。

  季秋,是月也,草木凋落,众物伏垫,气清,风暴为朗,无犯朗风,节约生玲,以防厉疾。勿食诸姜,食之成痼疾。勿食小蒜,伤神损寿,魂魄不安。勿食蓼子,损人志气。勿以猪肝和肠同食,至冬成嗽病,经年不差。是月肝藏气微,肺金用事,宜减辛增酸,以益肝气,助筋补血,以及其时。勿食鵶雉等肉,损人神气。勿食鹦肉,令人魂不安,魄惊散。十八日忌远行,不达其所。二十日宜斋戒,沐浴净念,必得吉事,天佑人福。

  孟冬 坤。斗建亥,日在房,律中应钟,五将北方,月德甲,月合巳,生气酉,天利子,五富巳,月杀戌,月厌辰,九空亥,死气卯,归忌丑,往亡未,大败癸亥,斗阳,血忌亥。

  孟冬,谓之闭藏,水冻地坼,早卧晚起,必候天晓,使至温畅,无泄大汗,勿犯冰冻,温养神气,无令邪炁外至。冬者,水也。位在北方,其星辰,其时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其卦坎,其地分冀州,其书《周易》,其乐箫,其帝叶光纪,其神玄冥,玄武为九天,朱雀为九地,其虫龟,其畜犭屯,其谷大豆,其果栗,其菜蕾,其味咸,其臭腐,其色黑,其声沉,其液唾。立冬水相,冬至水王,立春水休,春分水废,立夏水囚,夏至水死,立秋水没,秋分水胎。

  仲冬 复。斗建子,日在箕,律中黄钟,五将北方,月德丁,月合壬,生气戌,天利丑,五富巳,月杀申,月厌子,九空申,归忌寅,往亡戌,大败癸卯,血忌午。

  仲冬,是月也,寒气方盛,勿伤冰冻,勿以炎火炙腹背,无食焙肉,宜减咸增苦,以助其神气。无发垫藏,顺天之道。勿食猬肉,伤人神魂。勿食螺、蚌、蟹、鳖等物,损人志气,长尸蛊。勿食经夏黍米中脯腊,食之成水癖疾。是月肾藏正王,心肺衰,宜助肺安神,补理脾胃,无乖其时。是月三日,宜斋戒净念,以全神志。二十日不宜远行,勿暴温暖,切慎东南贼邪之风,犯之令人多汗面肿,腰脊强痛,四肢不通。

  季冬 临。斗建丑,日在南斗,律中大吕,五将南方,月德庚,月合乙,生气亥,天利寅,五富申,月杀辰,月厌巳,九空己,死气巳,归忌子,往亡丑,大败癸未,血忌子。

  季冬,是月也,天地闭塞,阳濳阴施,万物伏藏,去冻就温。勿泄皮肤大汗,以助胃气。勿甚温煖。勿犯大雪。勿食猪豘肉,伤人神气。勿食霜死之果菜,夭人颜色。勿食生薤,增痰饮疾。勿食熊罴肉,伤人神魂。勿食生椒,伤人血脉。七日忌远行,水陆并不吉。一日宜沐俗。是月时藏气微,肾藏方王,可减咸增苦,以养其神。宜小宣,不欲全补。是月众阳俱息,水气独行。慎邪风,勿伤筋骨,勿妄针刺,以其血涩,津液不行。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六

  #1 第八:此句丛刊本、四库本均夺。

  #2 膊:丛刊本、四库本并作‘脯’。

  #3 满:此上辑要本有‘行’字,四库本有‘炁’ 字,丛刊本有‘病’字。

  #4 术:原误作‘木’,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5 瞋: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嗔’,义更切。

  #6 天利:诸事顺利的吉日 。辑要本作‘天刑’,下同。

  #7 寅:按历例当为‘卯’。

  #8 血忌:宜杀牲见血的忌日。

  #9 犬:原误作‘大’,据四库本、辑要本改。

  #10 大:原误作‘天’,据辑要本改。午:按历例当作‘子’。

  #11 丁:按历例当作‘己’。

  #12 亥:按历例当作‘巳’。

  #13 戌:此下按文例当有‘死气申’三字。

  #14 戊:按历例当作‘酉’。

  #15 巳:按历例当作‘午’。

  #16 卯;按历例当作‘辰’。

  #17 酉:按历例当作‘卯’。

  #18 血忌卯,斗阳:二句互倒,四库本正作‘斗阳,血忌卯’。

  #19 巳:按历例当作‘己’。

  #20 子:按历例当作‘丑’。

  #21 丑:按历例当作‘子’。

  #22 酉:按历例当作‘戌’。

  #23 申:按历例当作‘酉’。

  #24 巳:按历例当作‘申’。

  #25 酉:按历例当作‘未’。

  #26 子:按历例当作‘午’。

  #27 五:原误作‘丑’,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28 丑:按历例当作‘寅’。

  #29 寅:按历例当作‘辰’。

  #30 辰:按历例当作‘卯’。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七

  斋戒

  斋戒叙

  夫入靖修真,要资斋戒。检口慎过,其道惭阶。《南华真经》云:颜回问道于孔子。孔子曰:汝斋戒,吾将语汝。颜回曰:回居贫,唯不饮酒,不茹荤久矣。孔子曰:是祭祝之斋,非心斋也。汝一志,无以耳听,而以心听,无以心听,而以气听,疏瀹汝心志,澡雪汝精神,掊击汝智虑,我将语汝。夫道冥然,难言哉!将为汝试言其约略尔。《混元皇帝圣纪》云:按诸经斋法,略有三种。一者设供斋,以积德解愆。二者节食斋,可以和神保寿。斯谓祭祝之斋,中士所行也。三者心斋,谓疏瀹其心,除嗜欲也;澡雪精神,去秽累也;掊击其智,绝思虑也。夫无思无虑则专道,无嗜无欲则乐道,无秽无累则合道。既心无二想,故曰一志焉,益上士所行也。夫斋者,齐也,齐整三业,乃为齐矣。若空守节食,既心识未齐。又唯存一志,则口无贪味。谓玆二法,表里相资。《大戒经》云:夷心静然,专想不二,过中不味,内外清虚是也。子虽薄闲节食,未解调心。故示斋法,令其受道,而末学之徒,孰能虚心一志哉!夫鄙乎祭祀之教,自谓得心斋之理,益唝嘀怠慢之夫矣。虽口谈空寂,无解其目,是自矜也。

  洞玄灵宝六斋十直

  道教五戒:一者不得杀生,二者不得嗜酒,三者不得口是心非,四者不得偷盗,五者不得淫色。十善:一念孝顺父母;二念忠事君师;三念慈心万物;四念忍性容非;五念谏诤蠲恶;六念损己救穷;七念放生养物,种诸果林;八念道边舍井种树立桥;九念为人兴利除害,教化未悟;十念读三宝经律,恒奉香花供养之具。凡人常行此五戒、十善,恒有天人善神卫之,永灭灾殃,长臻福祐,唯在坚志。

  年六斋

  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

  月十斋

  一日,北斗下。八日,北斗司杀君下。十四日,太一使者下。十五日,天帝及三官俱下。十八日,太一下。二十三日,太一八神使者下。二十四日,北辰下。二十八日,下太一下。二十九日,中太一下。三十日,上太一下。

  自下、中、上、三太一下日,皆天地水三官一切尊神俱下,周行天下,伺人善恶。

  甲子日,太一简阅神祇。庚申日,伏尸言人罪过。本命日,计人功行。八节日,有八神记人善恶。三元日,天地水官校人之罪福。

  六种斋

  第一,《道门大论》云:上清斋有二法:

  一、绝群独宴,静气遗形。清坛肃倡,依太真仪格。

  一、心斋,谓疏瀹其心,澡雪精神。

  第二,灵宝斋有六法:

  第一,金箓斋,救度国王。

  第二,黄箓斋,救世祖宗。

  第三,明真斋,忏悔九幽。

  第四,三元斋,首谢违犯科戒。

  第五,八节斋,忏洗宿新之过。

  第六,自然斋,为百姓祈福。

  第三,洞神斋,精简为上,绝尘期灵。

  第四,太一斋,以恭肃为首。

  第五,指教斋,以清素为贵。

  第六,徐炭斋,以勤苦为功。

  已上诸斋,自古及今,登坛告盟,启誓玄圣,或三日、七日、九日、十五日,皆昼夜六时行道,转经礼忏,仪格甚重。除上清绝群独宴,静气遗形心斋之外,自余皆是为国王民人,学真道士拔度先祖,己躬谢过,禳灾致福之斋。此时移代同异,不无详略。于灵宝斋中为半景之斋,既无宿请,亦无言功,唯只一时或两时忏悔,亦不三时上香,步虚礼经并阙。或小小斋中,三礼叹愿,随时去取,逐便制仪,既非大集,心达而已。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