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54形:道藏本无。

  #55老子:道藏本作‘老君’。

  #56君臣之义:道藏本作‘仕禄之业’。

  #57正:道藏本作‘贼’。

  #58乏:道藏本作‘贬’。

  #59内里:道藏本作‘肉理’。

  #60众:道藏本作‘蛊’。

  #61胎息:原误作‘息但’,据道藏本改。

  #62五性:原误作‘之者’,据道藏本改。

  #63彭:此上道藏本有‘其’字。

  #64其: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不’。

  #65久听:此上道藏本有‘久视’二字。

  #66大:此下道藏本有‘沉’字。

  #67皱:道藏本作‘奸’。

  #68其养性法则可施用:道藏本窜入正文。

  #69百岁:道藏本作‘百年’。

  #70重衣厚搏:此上道藏本有‘彭祖曰’三字。

  #71荒:道藏本作‘发’。

  #72经:道藏本作‘径’。

  #73内:道藏本作‘肉’。

  #74灾:道藏本作‘害’。

  #75毒焉:道藏本作‘生病’。

  #76息:道藏本作‘自’。

  #77气:道藏本无,下同。

  #78神:此上道藏有‘六’字。

  #79勿:此上道藏本有‘凡汗’二字。

  #80疾:道藏本作‘痉’。

  #81脉:道藏本作‘膝’,《诸病源候论》卷一‘风痺候’曰:‘忍尿不便,膝冷成痺’。

  #82令人六神不安:此上道藏本有‘令人头重、目赤、鼻干。凡卧讫,头边勿安灯’ 十六字。

  #83会:道藏本作‘蚀’,疑为‘食’之误。《诸病源候论》卷五十‘月食疮候’曰:‘世云小儿见月初生,以手指指之,则令耳下生疮,故呼为月食疮也。’

  #84傅:通‘敷’。

  #85善:道藏本作‘能’。

  #86凡人卧不用隐膊下:道藏本作‘凡人卧不用于窗构下’,于义更通。

  #87语:此上道藏本有‘微’字。

  #88风:此下道藏本有‘瘙痒’二字。

  #89有:道藏本作‘崇’。

  #90护生者也:道藏本作‘护卫真生者’。

  #91人:原误作‘入’,据丛刊本、四库本改。

  #92常:道藏本作‘恒’。

  #93凡:道藏本作‘勿’。

  #94饮:道藏本作‘食’,下同。

  #95人除殃:道藏本作‘活人除殃’,句意更完整。

  #96使之延命:道藏本作‘养性延年’。

  #97不:原作‘冰’,据道藏本改。

  #98示:原作‘未’,据道藏本改。

  #99生:此下道藏本有‘口吐气为死’五字。

  #100但:道藏本作‘常’。

  #101偃:藏本作‘僵’。

  #102卷:通‘拳’,道藏本作‘拳’。

  #103华盖明:此下道藏本有注文‘华盖,眉也’四字,但无正文‘华盖明’三字。

  #104温:此上道藏本有‘时’字。

  #105吹以去热,呼以去风:道藏本作‘吹经去风,呼以去热’。

  #106多:道藏本作‘率’。

  #107用精:四库本作‘房事’。

  #108相:道藏本作‘根’。

  #109体:四库本作‘面’。

  #110但:道藏本作‘依’。

  #111不差:四库本作‘怠倦”。

  #112啄:此上道藏本有‘先’字。

  #113满:原误作‘漏’,丛刊本、四库本同,据道藏本改。

  #114鸦:道藏本作‘鸦’。

  #115了戾:道藏本作‘了捩’。

  #116按:道藏本作‘搔’ 。

  #117□: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皆作‘把’。

  #118满:原误作‘漏’,据道藏本改。

  #119爱气:嗳气。‘爱’同‘嗳’。

  #120啄:原作‘琢’,据道藏本改。

  #121‘次则’句:疑有讹夺,道藏本作‘次则以舌搅漱口中津液’。

  #122咽之:此上道藏本有‘满口’二字。

  #123掩:道藏本作‘叉’。

  #124手:原无,据道藏本补。

  #125平:原误作‘生’,据道藏本改。

  #126又:此下道藏本有‘叉’字。

  #127回:道藏本无。

  #128肾:此下道藏本有‘间’字。

  #129膝冷:此下道藏本有‘脚冷’二字。

  #130掣如不用拄杖:道藏本作‘掣如无杖’ 。

  #131不:此上道藏本有‘必’字。

  #132性:道藏本作‘生’。

  #133授:道藏本作‘受’。

  #134猿:道藏本作‘熊’。

  #135常:应作‘当’,形近之误。《三国志.华佗传》作‘当’。

  #136掷:道藏本作‘踯’,下同。

  #137乍却:道藏本作‘侧脚’。

  #138伸:道藏本无。

  #139鼓:道藏本作‘用’。

  #140距:道藏本作‘趾’。

  #141消谷食益:道藏本作‘消谷气,益气力’。

  #142矣:道藏本作‘不热’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三

  杂修摄

  摄养枕中方

  太白山处士孙思邈撰

  夫养生缮性,其方存于卷者甚众。其或幽微秘密,疑未悟之心。至于澄神内观,游玄采真,故非小智所及。常思所寻设能及之,而志不能守之,事不从心,术即不验。诚由前之误交切而难遣,摄卫之道赊远而易违,是以混然同域,绝而不思者也。稽叔夜悟之大得,论之未备,所以将来志士览而惧焉。今所撰录,并在要典。事虽隐秘,皆易知易为,以补斯阙。其学者不违情欲之性,而俯仰可从;不弃耳目之玩,而顾盻可法。旨约而用广,业少而功多。余研廉方书,盖亦久矣。搜求秘道,略无遗余。自非至妙至神,不入玆录;诚信诚效,始冠于篇。取其弘益,以贻后代。苟非其道,慎勿虚传;传非其人,殃及三世。凡著五章为一卷,与我同志者宝而行之云尔。

  自慎

  夫天道盈缺,人事多屯。居处屯危,不能自慎而能尅济者,天下无之。故养性之士,不知自慎之方,未足与论养生之道也,故以自慎为首焉。

  夫圣人安不忘危,恒以忧畏为本。营无所畏忌,则庶事隳坏。《经》曰:人不畏威,则大威至矣。、故以治身者,不以忧畏,朋友远之;治家者,不以忧畏,奴仆侮之;治国者,不以忧畏,邻境侵之;治天下者,不以忧畏,道德去之。故忧畏者,生死之门,礼教之主,存亡之由,祸福之本,吉凶之元也。是故仕无忧畏,则身名不立;农无忧畏,则稼穑不滋;工无忧畏,则规矩不设;商无忧畏,则货殖不广;子无忧畏,则孝敬不笃;父无忧畏,则慈爱不着;臣无忧畏,则勋庸不建;君无忧畏,则社稷不安。养性者,失其忧畏,则心乱而不治,形躁而不宁,神散而气越,志荡而意昏,应生者死,应死者亡,应成者败,应吉者凶。其忧畏者,其犹水火不可暂忘也。人无忧畏,子弟为勍敌,妻妾为寇仇。是以太上畏道,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故忧于身者不拘于人,畏于己者不制于彼,慎于小者不惧于大,戒于近者不悔于远。能知此者,水行蛟龙不得害,陆行虎兕不能伤,处世谤讟不能加。善知此者,万事毕矣。

  夫万病横生,年命横夭,多由饮食之患。饮食之患,过于声色。声色可绝之踰年,饮食不可废于一日,为益既广,为患亦深。且滋味百品,或气势相伐,触其禁忌,更成沉毒。缓者积年而成病,急者灾患而卒至也。

  凡夏至后迄秋分,勿食肥腻饼□之属。此与酒浆果瓜相妨。或当时不觉即病,入秋节变生多诸暴下,皆由涉夏取冷太过,饮食不节故也。而或者以病至之日便为得病之初,不知其所由来者渐矣。欲知自#1慎者,当去之于微也。

  夫养性者,当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者,养生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殆,多念则志散,多欲则损智,多事则形劳,多语则气争,多笑则伤藏,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理,多恶则憔悴无欢。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唯无多无少,几乎道也。故处士少疾,游子多患,繁简之殊也。是故田夫寿,膏粱夭,嗜欲多少之验也。故俗人竞利,道士罕营。夫常人不可无欲,又复不可无事,但约私心,约狂念,靖躬损思,则渐渐自息耳。

  封君达云:体欲常劳,食欲常少;劳勿过极,少勿过虚。恒去肥浓,节咸酸,减思虑,捐喜怒,除驰逐,慎房室,春夏施泻,秋冬闭藏。又鱼脍生肉,诸腥冷之物,此多损人,速宜断之,弥大善也。心常念善,不欲谋欺诈恶事,此大辱神损寿也。

  彭祖曰:重衣厚褥,体不堪苦,以致风寒之疾;甘味脯腊,醉饱餍妖,以致疝结之病;美色妖丽,以致虚损之祸;淫声哀音,怡心悦耳,以致荒耽之惑;驰骋游观,弋猎原野,以致发狂之迷;谋得战胜,取乱兼弱,以致骄逸之败。斯盖圣人戒其失理,可不思以自勖也?

  夫养性之道,勿久行、久坐、久听、久视,不强食,不强饮,亦不可忧思愁哀。饥乃食,渴乃饮。食止,行数百步,大益人。夜勿食,若食即行约五里,无病损。日夕有所营为,不住为佳,不可至疲极,不得大安无所为也。故曰: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以其劳动不息也。

  想尔曰想尔盖仙人名:勿与人争曲直,当减人筹寿。若身不宁,反舌塞喉,嗽漏,咽液无数,须臾即愈。道人疾,闭目内视,使心生火,以火烧身,烧身令尽,存之,使精神如髣髴,疾即愈。若有痛处,皆存其火烧之,秘验。

  仙经禁忌

  凡甲寅日,是尸鬼竞乱,精神躁秽之日,不得与夫妻同席、言语、面会,必当清净,沐浴不寝,警备也。

  凡服药物,不欲食蒜、石榴、猪肝、犬肉。

  凡服药,勿向北方,大忌。

  凡亥子日,不可唾,减损年寿。

  凡入山之日,未至百步,先却百步,足反登山,山精不敢犯人。

  凡求仙,必不用见尸。

  又忌三月一日不得与女人同处。

  仙道忌十败

  一勿好淫,二勿为阴贼凶恶,三勿酒醉,四勿秽慢不净,五勿食父命#2本命肉,六勿食己本命肉,七勿食一切肉,八勿食生五辛,九勿杀一切昆虫众生,十勿向北大小便,仰视三光。

  仙道十戒

  勿以八节日行威刑,勿以晦朔日怒,勿以六甲日食鳞甲之物,勿以三月三日食五脏肉、百草心,勿以四月八日杀伐树木,勿以五月五日见血,勿以六月六日起土,勿以八月四日市附足之物,勿以九月九日起将席,勿以八节日杂处。

  学仙杂忌

  若有崇奉六天、及事山川魔神者,勿居其室,勿飨其馔。

  右已上忌法,天人大戒。或令三魂相嫉,七魄流竞;或胎神所憎,三宫受恶之时也。若能奉修则为仙材,不奉修失禁,则为伤败。

  夫阴丹内御房中之术,七九朝精吐纳之要,六一迥丹雄雌之法,虽获仙名,而上清不以比德;虽均至化,而太上不以为高。未弘至道,岂睹玄闼?勿亲经孕妇女,时醑华池,酣鬯自乐,全真独卧。古之养生,尤须适意,不知秘术,讵可怡乎?勿抱婴儿,仙家大忌。

  夫建志内学,养神求仙者,常沐浴,以致灵气。如学道者,每事须令密。泄一言一事,辄减一筭。一筭,三日也。

  凡咽液者,常闭目内视。学道者,常当别处一室,勿与人杂居,著净衣烧香。

  凡书符当北向,勿杂用笔砚。

  凡耳中忽闻啼呼及雷声、鼓鸣,若鼻中闻臭气血腥者,并凶兆也。即烧香、沐浴斋戒,守三元帝君,求乞救护。行阴德,为人所不能为,行人所不能行,则自安矣。

  夫喜怒损志,一展乐害性,荣华惑德,阴阳竭精,皆学道之人大忌,仙法之所疾也。

  夫习真者,都无情欲之惑,男女之想也。若丹白存于胸中,则真感不应,灵女上尊不降。阴气所接,永不可以修至道。吾常恨此,赖改之速耳。所以真道不可以对求,要言不可以偶听,慎之哉!

  导引

  常以两手摩拭一面上,令人有光泽,斑皱不生。行之五#3年,色如少女。摩之令二七而止。卧起,平气正坐,先叉手掩项,目向南视,上使项与手争,为之三四。使人#4精和,血脉流通,风气不入,行之不病。又屈动身体,四极反张侧掣,宣摇百关,为之各三。

  又卧起,先以手内著厚帛,拭项中四面及耳后周匝,热,温温如也。顺发摩顶良久,摩两手以治面目,久久令人目自明,邪气不干。都毕,咽液三十过,导内液咽之。又欲数按耳左右,令无数,令耳不聋,鼻不塞。

  常以生气时咽液二七过,按体所痛处。每坐常闭目内视,存见五藏六腑,久久自得分明了了。

  常以手中指接目近鼻两眦两眦,目睛明也,闭气为之,气通乃止。□ 周而复始行之,周视万里。

  常以手按两眉后小穴中此处,目之通气者也,三九过。又以手心及指摩两目及颡上,又以手旋耳各三十过,皆无数时节也。毕,以手逆乘额上三九过,从眉中始,乃上行入发际中。常行之,勿语其状,久而上仙。修之时,皆勿犯华盖华盖,眉也。

  行气

  凡欲求仙,大法有三:保精,引气,服饵。凡此三事,亦阶浅至深,不遇至人,不涉勤苦,亦不可卒知之也。然保精之术,列叙百数;服饵之方,略有千种,皆以勤劳不强为务。故行气可以治百病,可以去瘟疫,可以禁蛇兽,可以止疮血,可以居水中,可以辟饥渴,可以延年命。其大要者,胎息而已。胎息者,不复以口鼻嘘吸,如在胞胎之中,则道成矣。

  夫善用气者,嘘水,水为逆流;嘘火,火为灭炎;嘘虎豹,虎豹为之伏匿;嘘疮血,疮血则止。闻有毒虫所中,虽不见其人,便遥为嘘咒我手,男左女右,彼虽百里之外,皆愈矣。又中毒卒病,但吞三九。九当作九之气,亦登时善也。但人性多躁,少能安静,所以修道难成。

  凡行气之道,其法当在密室闭户,安牀暖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卧,瞑目闭气,自止于胸隔,以鸿毛著鼻上,毛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当以渐除之耳。若食生冷、五辛、鱼肉及喜怒忧恚而引气者,非止无益,更增气病,上气放逆也。不能闭之,即稍学之。初起三息、五息、七息、九息而一舒气,更潝之。能十二息气,是小通也。百二十息不舒气,是大通也。此治身之大要也。常以夜半之后生气时闭气,以心中数数,令耳不闻,恐有误乱,以手下筹,能至于千,即去仙不远矣。

  凡吐气,令人多出少入,恒以鼻入口吐。若天大雾、恶风、猛寒,勿行气,但闭之,为要妙也。

  彭祖曰:至道不烦,但不思念一切,则心常不劳。又复导引、行气、胎息,真尔可得千岁。更服金丹大药,可以毕天不朽。清斋休粮,存日月在口中,昼存日,夜存月,令大如环,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黄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无数。若修存之时,恒令日月还面明堂中,日在左,月在右,令二景与目瞳合,气相通也。所以倚运生精,理利魂神,六丁奉侍,天兵卫护,此真道也。凡夜行及眠卧心有恐者,存日月还入明堂中,须臾百邪自灭,山居恒尔。凡月五日夜半,存日象在心中,日从口入,使照一身之内,与日共光相合会。当觉心腹霞光映照。毕,咽液九遍。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亦如是。自得百关通畅,面有玉光。又男服日象,女服月象,一日勿废,使人聪明朗彻,五脏生华。

  守一

  夫守一之道,眉中却行一寸为明堂,二寸为洞房,三寸为上丹田。中丹田者,心也。下丹田者,脐下一寸二分是也。一一有服色姓名出《黄庭经》中,男子长九分,女子长六分。

  昔黄帝到峨媚山,见皇人于玉堂中。帝请问真一之道,皇人曰:长生飞仙,则唯金丹;守形却老,则独真 一。故仙重焉。凡诸思存,乃有千数,以自卫率多,烦杂劳人,若知守一之道,则一切不须也。

  仙师曰:凡服金丹大药,虽未去世,百邪不敢近人。若服草木小药,饵八石,适可除病延年,不足以禳外祸,或为百鬼所枉,或为太山横召,或为山神所轻,或为精魅所侵。唯有真一,可以一切不畏也。守一法,具在《皇人守一经》中。

  太清存神炼气五时七候诀

  夫身为神气,为窟宅。神气若存,身康力健;神气若散,身乃谢焉。若欲存身,先安神气。即气为神母,神为气子。神气若具,长生不死。若欲安神,须炼元气。气在身内,神安气海;气海充盈,心安神定。若神气不散,身心凝静,静至定俱,身存年永,常住道元,自然成圣。气通神境,神通性慧,命注身存,合于真性。日月齐龄,道成究竟。依铭炼气,欲学此术,先须绝粒,安心气海,存神丹田,摄心净虑。气海若俱,自然饱矣。专心修者,百日小成,三年大成。初入五时,后通七候,神灵变化,出没自存,峭壁千里,去住无碍,炁若不散,即气海充盈,神静丹田,身心永固,自然回颜驻色,变体成仙,隐显自由,通灵百变,名曰度世,号曰真人,天地齐年,日月同寿。此法不服气,不咽津,不辛苦,要喫但喫,须休即休,自在自由,无碍五时七候,入胎定观耳。

  五时

  第一时,心动多静少,思缘万境,取舍无常,念虑度量,犹如野马,常人心也。

  第二时,心静少动多,摄动入心,而心散逸,难可制伏,摄之动策,进道之始。

  第三时,心动静相半,心静似摄,未能常静,静散相半,用心勤策,渐见调熟。

  第四时,心静多动少,摄心渐熟,动即摄之,专注一境,失而遽得。

  第五时,心一向纯静,有事触亦不动,由摄心熟,坚固准定矣。

  从此已后,处显而入七候,任运自得,非关作矣。

  七候

  第一候,宿疾并销,身轻心畅,停心在内,神静气安,四大适然,六情沉寂,心安玄竟,抱一守中,喜悦日新,名为得道。

  第二候,超过常限,色返童类,形悦心安,通灵彻现。移居别郡,拣地而安,邻里之人,勿令旧识。

  第三候,延年千载,名曰僊人。游诸名山,飞行自在,青童侍卫,玉女歌扬,腾蹑烟霞,彩云捧足。

  第四候,炼身成气,气遶身光,名曰真人。存亡自在,光明自照,昼夜常明,游诸洞宫,诸仙侍立。

  第五候,炼气为神,名曰神人。变通自在,作用无穷,力动干坤,移山竭海。

  第六候,炼神合色,名曰至人。神既通灵,色形不定,对机施化,应物现形。

  第七候,高超物外,迥出常伦,大道玉皇,共居灵境,贤圣集会,弘演至真,造化通灵,物无不达。修行至此,方到道源,万行休停,名曰究竟。

  今时之人,学道日浅,曾无一候,何得通灵?但守愚情,保持秽质,四时迁运,形委色衰,体谢归空,称为得道,谬矣!此胎息定观,乃是留神驻形,真元祖师相传至此。最初真人传此术,术在口诀,凡书在文,有德志人方遇此法,细详留意,必获无疑,贤智之人,逢斯圣文矣。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三

  #1自:四库本作‘此’。

  #2父命:四库本作‘父母’,义更胜。

  #3五:四库本作‘三’。

  #4人:四库本作‘真’ 。

  云笈七签卷之三十四

  杂修摄

  太清导引养生经凡十二事

  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能随风上下,至高辛氏时犹存。导引术云:导引除百病,延年益寿。

  朝起布席东向为之,息极乃止。不能息极,五通止。此自当日日习之,久久知益。

  常以两手叉头上,挽至地,五潝五息,止胀气。

  又侧卧,左肘肘地,极,掩左手脑,复以右手肘肘地,极,掩右手脑,五息止,引筋骨。

  以两手据右膝上,至腰胯,起头,五息止#1,引腰气。右手据腰左膝、右手极上#2引,复以左手据腰右膝,左手极上引,皆五息止,引心腹气。

  左手据腰,右手极上引,复以右手据腰,左手极上引,五息止,引腹中气。

  叉手胸胁前,左右摇头不息,自极止,引面耳,邪气不复得入。

  两手支腰下,左右自摇,自极止,通血脉。

  两手相叉,极左右,引肩中气。

  两手相叉,反于头上,左右自调,引肺、肝中气。

  两手叉胸前,左右极,引除皮肤中烦气。

  两手相叉,左右举肩,引皮肤气。

  正立,左右摇两#3,引脚气。

  甯先生导引养生法

  虾蟆龟鳖等气法附

  甯先生者,黄帝时人也。为陶正,能积火自烧,而随烟上下,衣裳不灼。

  先生曰:夫欲导引行气,以除百病,令年不老者,常心念一,以还丹田。夫生人者丹,救人者还。全则延年,丹去尸存乃夭。所以导引者,令人肢体骨节中诸邪气皆去,正气存处。有能精诚勤习理行之,动作言语之间,昼夜行之,骨节坚强,以愈百病。若卒得中风,病固,□□不随,耳聋不闻,头眩癫疾,饮逆上气,腰脊#4苦痛,皆可按图视像,于其疾所在,行气导引,以意排除去之。行气者.则可补于中,导引者则可治于四肢,自然之道。但能勤行,与天地相保。

  解发东向,握固不息一通,举手左右导引,手掩两耳,令发黑不白。

  东向坐,不息再通,以两手中指口唾之,二七相摩,拭目,令人目明。

  东向坐,不息三通,手捻鼻两孔,治鼻宿息肉,愈。

  东向坐,不息四通,琢齿无数;伏前侧坐,不息六通,愈耳聋目眩。还坐,不息七通,愈胸中痛欬。

  抱两膝,自企于地,不息八通,愈胸以上至头耳目咽鼻疾。

  去枕,握固不息,企于地,不息九通,东首,令人气,上下通彻。鼻内气,愈赢弱,不能从阴阳法,大阴雾勿行之。

  虾蟆行气法

  正坐,自动摇臂,不息十二通,愈劳及水气。

  左右侧卧,不息十二通,治痰饮不消。右有饮病,右侧卧;左有饮病,左侧卧。有不消者,以气排之。日初出、日中、日入时,向日正立,不息九通,仰头吸日精光,九咽之,益精百倍。若入火,垂两臂,不息,即不伤。

  又法,面南方蹲踞,以两手从膝中入,掌、足五指令内曲,利腰尻完,治淋遗溺愈。

  箕踞,交两脚,手内并脚中,又叉两手,极引之,愈寐中精气不泄矣。两手交叉颐下,自极,致肺气,治暴气欬。

  举右手,展左手,坐,以右脚上掩左脚,愈尻完痛。

  举手交颈上,相握自极,治胁下痛。

  舒左手,以右手在下握左手拇指,自极;舒右手,以左手在下握右手拇指,自极,皆治骨节酸疼。

  掩两脚,两手指着足五指上,愈腰折不能低。若血久瘀,为之愈佳。竖#5足五指,愈腰脊痛,不能反顾颈痛。

  以右手从头上来下,又挽下手,愈颈不能反顾视。

  坐地,掩左手驯口右手指搭肩挽之,倾侧,愈腰膝及小便不通。

  龟鳖等气法

  龟鳖行气,以衣复口鼻,不息九通,正卧,微微鼻出内气,愈塞不通。反两手据膝上,仰头像鳖取气,致元气至丹田,治腰脊不知痛。手大拇指急捻鼻孔,不息,即气上行,致泥丸脑中,令阴阳从,数至不倦。以左手急捉发,右手还项中,所谓血脉气各流其根,闭巨阳之气,使阴不溢,信明皆利阴阳之道也。

  正坐,以两手交背后,名曰带缚,愈不能大便,利腹,愈虚羸。

  坐地,以两手交叉,又其下,愈阴满。

  以两手捉绳,辘鲈倒悬,令脚反在其上,愈头眩风癫。

  以两手牵,反著背上,挽绳自悬中,愈不专精,食不得下。

  以一手上牵绳,下手自持脚,愈尻久痔。

  坐地,直舒两脚,以两手叉挽两足,自极,愈肠不能受食,吐逆。

  东向坐,仰头,不息,五息五通,以舌撩口中沬满二七,咽,愈口干苦。

  雁行气,低头,倚臂,不息十二通,以意排留饮宿食,从下部出,息愈。

  龙行气,低头下视,不息十二通,愈风疥恶疮热,不能入咽。可候病者以向阳明仰卧,以手摩腹至足,以手持引足,低臂十二,不息十二通,愈脚足温痹不任行,腰脊痛。

  以两手著项相叉,治毒不愈,腹中大气即吐之。

  潝月精法

  潝月精,凡月初出时、月中时、月入时,向月正立,不息八通,仰头潝月精八咽之,令阴气长,妇人潝之,阴精益盛,子道通。

  凡入水,举两手臂,不息,没。

  面向北方,箕踞,以手挽足五指,愈伏免痿、尻筋急。

  箕踞,以两手从曲脚入据地,曲脚加其手,举尻,其可用行气,愈淋沥乳痛。

  举脚,交叉项,以两手据地,举尻,持任息极,交脚项上,愈腹中愁满,去三虫,利五脏。

  蹲踞,以两手举足蹲极横,治气冲、肿痛、寒疾。

  致肾气法:蹲踞,以两手举足五指,低头自极,则五脏气总至,治耳不闻、目不明,久为之,则令人发白复黑。

  彭祖导引法凡十事

  彭祖者,殷大夫,历夏至商,比年七百,常食桂得道。导引法云:导引除百病,延年益寿要术也。

  凡十节,五十息;五通,二百五十息。欲为之,常于夜半至鸡鸣,平旦为

  之。禁饱食沐浴。

  一、凡解衣被,卧,伸腰,瞑少时,五息止,引肾气,去痟渴,利阴阳。

  二、挽两足指,五息止。引腹中气,去疝瘕,利九窍。

  三、仰两足指,五息止。引腹#6脊痹、偏枯,令人耳聪。

  四、两足相向,五息止。引心肺,去欬逆上气。

  五、踵内相向,五息止。除五络之气,利肠胃,去邪气。

  六、掩左胫,屈右膝内厌之,五息止。引肺气,去风虚,令人目明。

  七、张脚两足指,五息止。令人不转筋。

  八、仰卧,两手牵膝置心上,五息止。愈腰痛。

  九、外转两足,十通止。治诸劳。

  十、解发东向坐,握固,不息一通,举手左右导引,以手掩两耳,以指掐两脉边五通,令人目明、发黑不白,治头风。

  王子乔导引法凡三+四事

  王子乔八神导引法,延年益寿除百病。导引法曰:枕当高四寸,足相去各五寸半,去身各三寸。解衣披发,正偃卧,勿有所念,定意,乃以鼻徐内气,以口出之,各致其藏所,竟而复始。欲休,先极之而止。勿强长息,久习乃自长矣。气之往来,勿令耳闻,鼻无知。微而专之,长遂推之,伏免股胻,以省为贵。若存若亡,为之百动,腹鸣气,有外声,足则温,成功之士何疾而#7已。喉咙如白银环一,十重,击膺,下去得肺。肺色白泽,前两叶高,后两叶卑。心击其下,上大下锐,大率赤如茄华未拆,倒悬着肺下也。肝又系其下,色正青,如凫翁头也,六叶抱胃,前两叶高,后四叶卑。胆击其下,如绿绨囊。脾在中央,亦抱胃,正黄如金铄也。肾如两伏鼠,挟脊,直齐肘而居,欲得其居高也,其色正黑,肥肪络之,白黑昭然。胃如素囊,念其屈折右曲,无污秽之患。肝藏魂#8,肺藏魄,心藏神,脾#9意,肾藏志,此名曰神舍。神舍修则百脉调,邪病无所居矣。小肠者,长九尺#10,法九州。一云九土。小肠者长二丈四尺。

  诸欲导引,虚者闭目,实者开目,以所苦行气不用,第七息止,徐徐往来,度二百步所,却坐,小咽气五六。不差复如法引,以愈为效。诸有所苦,正偃卧,被发如法,徐以口内气填腹,自极,息欲绝,徐以鼻出气数十所。虚者补之,实者泻之。闭口温气,咽之三十过,候腹中转鸣乃止。往来二百步,不愈复为之。病在喉中、胸中者,枕高七寸;病在心下者,枕高四寸;病在脐下者,去枕。以口出气,鼻内气者,名曰补,闭口温炁咽之者,名曰泻。闭气治诸病法,欲引头病者,仰头;欲引腰脚病者,仰足十指;欲引胸中病者,挽足十指;引臂病者,掩臂#11;欲去腹中寒热诸所不快,若中寒身热,皆闭气张腹,欲息者,徐以鼻息,已复为,至愈乃止。

  一、平坐,生腰脚,两臂复手据地,口徐吐气,以鼻内之,除胸中、肺中痛,咽气令温,闭目也。

  二、端坐,生腰,以鼻内气,闭之,自前后摇头各三十。除头虚空耗。转地,闭目摇之。

  三、左胁侧卧,以口吐气,以鼻内之。除积聚、心下不便。

  四、端#12坐,生腰,徐以鼻内炁,以右手持鼻。除目昏、泪若出,去鼻中息肉,耳聋亦除。伤寒头痛洗洗,皆当以汗出为度。

  五、正偃卧,以口徐出气,以鼻内之,除里急。饱食后小咽,咽气数十令温。若气寒者,使人干呕腹痛,从鼻内气七十咽,即大填腹内。

  六、右胁侧卧,以鼻内气,以口小吐气数十,两手相摩热以摩腹,令其气下出之,除胁皮肤痛。七息止。

  七、端坐,生腰,直上展两臂,仰两手掌,以鼻内气,闭之自极,七息,名曰蜀王台。除胁下积聚。

  八、复卧,去枕,立两足,以鼻内气四四所,复以鼻出之,极,令微气入鼻中,勿令鼻知。除身中热背痛。

  九、端坐,生腰,举左手,仰其掌,却右手,除两臂背痛结气。

  十、端坐,两手相叉,抱膝,闭气,鼓腹二七或三七,气满即吐,候气皆通畅,行之十年,老有少容。

  十一、端坐,生腰,左右倾侧,闭目,以鼻内气,除头风,自极,七息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