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鸿涬鸿涬,某受大道之恩,太清玄巅,愿还某甲去岁之年,魂魄保身。男女各三通。

  第十四神仙

  经曰:脐者,人之命也。一名中极,一名太渊,一名昆仑,一名特枢,一名五城。五城中有五真人。五城者,五帝也。五城之外有八吏者,八卦神也;并太一为九卿。八卦之外有十二楼者,十二太子,十二大夫也;并三焦神合为二十七大夫。四支神为八十一元士。故五城真人主四时上计,八神主八节日上计,十二大夫主十二月以晦日上计,月月不得懈怠。即免计上事,常当存念留之,即长生矣。故太一常以晦朔、八节日夜半时,五城击鼓,集召诸神,校定功德,谋议善恶。有录者延命,众神共举;无录者终亡,司命绝去生籍。故常以晦朔、八节之日夜欲卧时,念上太一、中太一、下太一、五城、十二楼真人,祝曰:

  天帝太一君,天帝太一君,敬存诸神,与之相亲。司录司命、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著某生文,皆当言长生。

  第十五神仙

  经曰:五城真人者,五方五帝之神名也。东方之神名曰句芒子,号曰文始洪崖先生,东方苍帝东海君也。南方之神名曰祝融子,号曰赤精成子,南方赤帝南海君也。西方之神名曰蓐收子,号曰夏里黄公,西方白帝西海君也。北方之神名曰禺强子,号曰玄冥子昌,北方黑帝北海君也。此皆后神也,天地人神等耳。风伯神名咤君,号曰长育。雨师神名冯修,号曰树德。诸神常当存念之,令与司命君、司录君共削去某死籍,既为真人长生矣。不与相知存念之,即为疾风暴雨,雷电霹雳,持子远去,杀子之身,埋子深山,投子深渊;或为毒气所中,众鬼害人。子欲为道,宜致敬之。此神能害人,王者之治,不可不知也。中央之神名曰黄裳子,号曰黄神彭祖,中央黄帝君也。与中太一并治,度人命,爱养善人,成就人,常侍黄天真人。人亦有之,常侍真人,名曰子丹,给神所得。兆欲志道,常思念之,即不饥渴,长生久视,上为真人,能致行厨,役使鬼神。社稷、河伯之神,名曰冯夷,号曰元梁使者。

  第十六神仙

  经曰:八卦天神下游于人间,宿卫太一,为八方使者,主八节日上计,校定吉凶。干神字仲尼,号曰伏羲;坎神字大曾子;艮神字照光玉;震神字小曾子;巽神字大夏候;高神字文昌;坤神字扬翟王,号曰女娲;兑神字一世注一云字八世。常以八节之日存念之,其神皆在脐中,令人延年。

  第十七神仙

  经曰:丹田者,人之根也;精神之所藏也;五气之元也;赤子之府,男子以藏精,女子以藏月水;主生子,合和阴阳之门户也。在脐下三寸,附着脊膂,两肾根也。丹田之中,中赤,左青,右黄,上白,下黑,方圆四寸之中。所以在脐下三寸者,言法天、地、人。天一、地二、人三、时四,故曰四寸;法五行,故有五色。清水乡、敖丘里、丹田名藏精宫。神姓孔,名丘,字仲尼,传之为师也。兆常以夜半存心之,赤气上行至绛宫、华盖,各右绕之。太一入黄庭,满太仓,养赤子,复入太渊,忽忽不知所在。复念太一,气还入丹田中止。常念太一玄光道母养真人子丹,正吾身也,自兆名也,勿忘之。

  第十八神仙

  经曰:大肠、小肠为元梁使者,主逐捕邪气。三焦关元为左社右稷,主捕奸贼。上焦元气上入头中为宗庙,兆身与天地等也。天地万物不可犯触也,天地之神则知之矣,而人身体四支,亦不可伤也。有痛痒者,神亦知之。由是言之,昭然明矣。天不可欺,地不可负,修身慎行,勿令懈息也。兆欲除邪气,治百病,啄齿二七过,祝曰:

  左社右稷,元梁使者,逐捕灾殃,急急如律令!五咽一咒,三十咽止。一日一夜三百六十咽,三十日邪气去,六十日小病愈,百日大病愈,三虫皆死,三尸走出,面目生光,与神为友。六祝一止,十二为之一周。

  第十九神仙

  经曰:两肾间名曰大海,一名弱水。中有神龟,呼吸元气,流行作为风雨,通气四支,无不至者。上有九人,三三为位。左有韩众,右有范蠡,中有太城子;左为司徒公,右为司空公,中有太一君;左有青腰玉女,右有白水素女,中有玄光玉女。玄光玉女者,道元气之母也。左有司录,右有司命,风伯雨师,雷电送迎,仙人玉女,宿卫门户,故名曰太渊之宫。先正紫房宫太一玄女赤子,故玄女常戴太白明星,耳著太明之珠,光照一身中,即延年而不死也。

  第二十神仙

  经曰:胃为太仓,三皇五帝之厨府也。房心为天子之宫,诸神皆就太仓中饮食,故胃为太仓,日月三道之所行也。又为大海,中有神龟。神龟上有七星北斗,正在中央。其龟黄色,状如黄金盘,左右日月照之。故脐下为地中,中有五岳四渎,水泉交通,昆仑弱水,沈沈滉滉,玄冥之渊也。日月之行,故天昼日照于地下,万神皆得其明。人亦法之,昼日下在脐中,照于丹田,脐中万神皆得其明也。夜日在胃中,上照于胸中,万神行游嬉戏,相与言语,故令人有梦也。天不掩人不备,故召其神问善恶吉凶之事,令贤者自慎也。夜月在脐中,下照于万神;昼月在胃中,上照胸中万神。更相上下,无有休息。故胃中神十二人,谏议大夫名曰黄裳子、黄腾子、中黄子,主傅相太子;玄光玉女主取金液、神丹、芝草、玉液、松脯诸可饮食者,立至矣。

  第二十一神仙

  经曰:兆审欲得神仙,当知天地父母赤子处。兆汝为道,不可不知此五神名也,当自苦耳。知之,行之,坚守之,常念之,即神仙矣!《经》中俱有,但当心解耳!既知其神,当须得太一神丹金液,乃得神仙耳!诸神元气,虚无无为,自然为圣人耳,不为俗人所施也。兆不能服神丹金液,劳精思念,当自苦耳!故谓兆汝昼日常念脐中有日,赤黄精气光明照于脐中,胃中有月,白光赤黄精气填满胃中;暮卧念日在胃中,赤黄精气光明照于胸中,月在脐中,赤黄白光精气,照于脐中。以此为常,万世无止。

  第二十二神仙

  经曰:头发神七人,七星精也,神字禄之。两目神六人,日月精也,左目字英明,右目字玄光。头上神三人,东王父也。脑户中神三人,泥丸君也。眉间神三人,南极老人元光天灵君也。两耳神四人,阴阳之精也,字娇女。鼻人中神一人,名太一,字通庐,本天灵也。口旁神二人,厨宰守神也。口中神一人,太一君也,字丹朱。颐下神三人,太阴神也。颈外神二人,玉女君也。两手中神二人,太阳之精也,字魂阴。项中神二人,字上间也。肩背神二人,少阴少阳之精也,字女爵。胸中神二人,虎贲神也。两乳下,日月也;日月中有太神各一人,王父母也。两腋下神二人,魂魄兆神也。小腹中神二人,玉女也。两陛内神二人,亦玉女也,字阴隐。两胫神二人,金木神也,字随孔子。两足神二人,太阴之精也,字柱天力士。头发神字禄之,两耳神字娇女,两目神字英明、玄光,鼻孔中神字通庐,口神字丹朱,肩背神字朱雀,一云字女爵,两手神字魄阴,上元神字威成子,中元神字中黄子,下元神字明光子,一云字命光,阴神字穷英,两陛神字阴隐,两膝神字枢公。兆欲卧,暝目,从上次三呼之,竟,乃止。其有病痛处,即九呼其神,令治之,百病悉去,即为神仙矣。

  第二十三神仙

  经曰:肺神八人,大和君也,名曰玉真官,尚书府也。其从官三千六百人,乘白云气之车,骖驾白虎,或乘白龙。心神九人,太尉公也,名曰绛宫,太始南极老人元光也。其从官三千六百人,乘赤云气之车,朱雀为盖,丹蛇为柄,骖驾朱雀或乘赤龙。肝神七人,老子君也,名曰明堂宫兰台府也。其从官三千六百人,乘青云气之车,骖驾青龙或乘白鹿。胆神五人,太一道君也,居紫房宫。乘五彩玄黄紫盖珠玉云气之车,骖驾六飞龙。从官三千六百人。脾神五人,玄光玉女,子丹母也。乘黄金珠玉云气之车,骖驾凤凰或乘黄龙,从官三千六百人。真人子丹在上,卧胃管中,黄云气为帐,珠玉为牀,食黄金玉饵,饮醴泉玉液,服太一神丹,噉玉李芝草,存而养之,九年成真矣!千乘万骑,上谒太上黄道君,东谒王父,西谒王母,南谒老人元光之前,真人得道,与天地合。元阳子丹者,吾也。吾道成乃去,白日升天。或乘黄金云气珠玉之车,骖驾六飞龙,辔无极之马,从官凡万八千人。天师大神使万八千人来下著吾身,合三万六千人,故能白日升天也。胃神十二人,五元之气,谏议大夫也。脐中神五人,太一八人,凡十三人。合二十五人,五行阴阳之神也。神龟之上神三人,玄女、虚无、道母也。肾神六人,司徒、司空、司命、司录、司隶、校尉、廷尉卿也。乘神龟之车,驾六鲤鱼,一云白鱼,玄白云气之盖。丹田神三人,人之根也。三合成德,以应道数也。三焦神六人,左社、右稷、风伯、雨师、雷电、霹雳也。大肠、小肠神二人,为元梁使者。虎贲神二人,为力士,在朱雀阙门,延年益寿为龄,下侍真人凤凰阁。玄谷神五人,大将军司马也。阴神三人,上将军也,万神之精也,男子字穷英,女子字丹城。天之神万八千人,人之神万八千人,都合三万六千人,共举一身升

  天,即神仙矣!

  第二十四神仙

  经曰:东方之神女名曰青腰玉女。南方之神女名曰赤圭玉女,中央之神女名曰黄素玉女,西方之神女名曰白素玉女,北方之神女名曰玄光玉女。左为常阳,右为承翼,此皆玉女之名也。五行之道,常以所胜好者为妻。假令今日甲乙木,木胜土,则甲以己为妻。故言甲己,乙庚,丙辛,丁壬,戊癸,此皆夫妻合会之日也。言肝、胆木也。木帝以中宫戊己素女为妻。他皆效此。此二神玉女之来,敬而侍之,慎无妻也。妻之杀人,终不得道也。兆欲为道,慎勿婬,婬即死矣。此玉女可使取玉浆,致行厨也。

  第二十五神仙

  经曰:太上神字符光太一君。其欲得太一之神也,非心神也,乃天神南极老人元光也。下在人心中,常以平旦、日中,甲午日,丙午日,呼之曰:南极老人元光太一君,某甲欲愿得太一神丹长生之道。因暝目念心中太一童子,衣绛章单衣,其色正赤黄如日,九十息顿止。心中神,字光坚,中太一中极君也。在脾中,主养兆身。常以鸡鸣、食时、日西黄昏时、辰戌丑未日,呼之曰:中极光坚太一君,某甲欲得真人神仙黄庭之道。因暝目默念黄气满太仓胃管中脾上有一黄人,五十息顿止。心下神,字玄谷,北极君也,玄光道母也。常以夜半时,甲子、丙子、戊子、庚子、壬子日,呼之曰:北极君玄谷道母,某甲愿欲得金液醴泉可饮食者。因瞑目念肾间有白气,中有神龟,龟上有玄女,女右有司命,左有司录,见之呼曰:司命司录,六丁玉女,削去某甲死籍,著玉历生录。皆当言长生。故曰能知三神字,可以还命延年。此三神者,乃天地神道君三元君字也,人之先也。常念勿忘也,三元天之贵神是也。

  第二十六神仙

  经曰:子欲为道,当先历藏皆见其神,乃有信。有信之积,神自告之也。先念天灵君,天灵君青身白头,正在眉间,思之三日,即见其神。念玄膺,状正赤生光。念咽喉中正白如银,环十二重。凡三日,念遍。乃念肺色正白,名日鸿鸿,七日。念心色正赤,名曰呴呴,九日。念肝色正青,名曰蓝蓝,三日。念胆色正青,名曰护护,三日。念脾色正黄,名曰俾俾,五日。念胃色正黄,名曰旦旦,五日。念肾色正黑,名曰,三日。念脐中太一色赤,人名曰玉灵子,三日。念大肠正白色,曰胴胴,一作洞洞,七日。念小肠色正赤,名曰契契,九日。念丹田色正赤,中有赤人,名曰藏精,三日。念玄丈方丈,其中有人到住,七日。念金玉印干燥完坚,三日。念玄英正黑,润泽有光,三日。念两脾,一作陛,左右脾内各有一玉女,衣绛被襦、青裙,正立两上,三日。念两足下各有一人,正白,三日。念为道竟矣。不出静室,辞庶俗,赴清虚,先斋戒,节饮食,乃依道而思之。

  第二十七神仙

  经曰:子审欲为道,神仙不死,当先去三虫,下伏尸。三日百六十息食气,三十通一止,九十通一休息,日四为之。常以夜半、鹦呜时祝日:东方青牙,紫云流霞,饮食青牙,服食朝华。三咽之。南方朱丹,焕耀徘徊,服食朱丹,饮以丹池。三咽之。中央黄气,黄庭高仙,服食黄气,饮之醴泉。三咽之。西方明石,皓灵金质,服食明石,饮以金液。三咽之。北方玄滋,玄珠润滋,服食玄滋,饮以玉饴。三咽之。如此三十日,三虫皆死,伏尸走去,而三神正气自安定,伏尸不敢复还兆身中,即神仙不死,玉字金名,乘云而上升。

  云笈七签卷之十八

  #延:当作‘廷’。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廷’。

  #道子之:当作‘道之子’。四库本作‘道之子’。

  云笈七签卷之十九

  三洞经教部 经

  老子中经下一名《珠宫玉历》

  第二十八神仙

  经曰:常以六甲之日,平旦时拊心祝曰:

  苍林玄龟,流水如河,炎火周身身,一作宫,安能知他?道来归己,道来归己!因念肝色正青,润泽生光,其上高危,在左方。次念胆色正青圆,中黄外青,润泽清汶,傍生拊心,著肝,肝复其巅,此道之始也。念之既毕,乃呼其神曰:肉一本作皮子蓝蓝,与己为友,留为己使。某欲得太一神丹服食之,令某甲长生,勿去某身,常在紫房宫中,与道合同也。因暝目念日精青气来下著身,入鼻孔中,念肝色青气与之合于目前,来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思行青气周徧一身中,九十息止。至乙日复存其神,呼曰:太一紫宫一作紫房素女,与己为友,留为己使。某甲欲得太一华符服之。至甲寅、乙卯之日复存之。

  第二十九神仙

  经曰:常以六丙之日禺中时,拊心祝曰:

  朱雀丹液,天海地河#1;愿求不死,服食天和天和,一作至和。因瞑目念心色正赤如日,在肺叶间乃止。念日精赤黄气来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九而止。思行赤气周遍一身中,百八十息止。呼其神曰:李尚李尚,一作李常、曾子,与己为友,留为己使。某甲愿求太一神丹如金汋可饮食者,常在绛宫中,与己合同。至丁日复存其神,呼曰:天皇绛宫玉女,与己为友,留为己使。某甲欲得天皇长生之道。至丙午、丁己之日复存之。

  第三十神仙

  经曰:常以六戊之日鸡鸣时、日西黄昏时,拊心祝曰:

  天道天道,愿得不老,寿比中黄,升天常早,愿延某命,与道长久。因瞑目念脾中黄气来上至口中,上念天精黄气来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五而止。思行黄气周遍一身中,百五十息止。呼其神曰:玄光玉女、养子赤子、真人子丹、服食元气,饮宴醴泉。故言一身神有父母凡三人。至己日复存之,呼其神曰:真人黄庭玉女,与己为友,留为己使。某甲欲求真人黄庭神仙之道。至戊辰、己未、戊戌、己丑之日复存之。

  第三十一神仙

  经曰:常以六庚之日日哺时,拊心祝曰:

  本子本子,白云卒起,雾合万里,愿云来归己,常为我使,反复仙命,终而复始。因瞑目念肺色正白,令白气来止至口中;念曰,天精白气来下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思行白气周遍一身中,百四十息止。呼其神日:先生,与己为友,留为己使,奉持华盖,金液玉英,常在勿出,侍我道君,共合为一身。至辛日复存其神曰:光黄玉堂,青腰玉女,与己为友,留为己使。某甲欲得彭祖长生不死之药服之。至庚申、辛酉之日复存之。

  第三十二神

  仙经曰:常以六壬之日夜半时,拊心祝曰:

  愿睹天镜,玄滋玉池;还白使黑,常为婴儿。神来归己,五藏相随。因暝目念两肾间白气周行一身中十二遍,翕然布散,流行四肢。乃复念两肾巍陈,状如双鲤鱼,右黑左赤,侠脊而居,炫耀光明,相照一身中。乃念青天太清元气,下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一九而止。思行太清白元气周遍一身,还藏丹田中,呼其神曰:司录、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使某甲长生,上为真人,十二太一皆当言生。至壬子、癸亥之日复存之。

  第三十三神仙

  经曰:所存念五藏神皆毕,乃更念玄厘、玉英、金液,恒勿忘也。更念玄厘,欲其润泽而起行列也。别念玉英,其中有一人大回倒坚,小童子服饰也。存之欲令坚强,长大自倍也。念金液,欲令其干燥而缓也,如紫毅盛水银也。念此尽遍,而复存之,法十二周,精神处之,和气自来,百病去除,寿命与天地期,长生无极,安知死时?

  第三十四神

  仙经曰:食日之精,可以长生;缘玆上天,上谒道君。其法常以月一日、二日、五日、七日、九日、十一日、十三日、十五日日初出时,被发向日,暝留念心中有一小童子,衣绛衣,文彩五色,灼灼正赤;两手掌中亦正赤;以两手掌摩面,下至心止,十二反为之。念天日精正赤黄气来下在目前,存入口中咽之,一九,以手摩送之,拊心祝曰:

  景君元阳,与我合德,俱养绛宫中小童子。须臾复念心下至丹田中止,以手摩送之。以日讬心,心得日精,己乃神仙矣。

  第三十五神仙

  经曰:食月之精,以养肾根,白发复黑,齿落更生,己乃得神仙。常以夜半时,思肾间白气周行一身中,上至脑户,下至足心。自然之道,易致难行。

  常以月十五日,向月祝曰:

  月君子光,与我合德,养我丹田中小童子。因暝目念月白黄精气来下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以手摩送之,下至丹田之中。丹田中气正赤,气中有一人,长九分,小童子也。衣朱衣,故丹田中赤外黑,左青右黄上白,五色气已具。但以其月讬肾,肾得月精,乃得升沈。丹田中赤者,太阳之精也,心火之气也;其外黑者,太阴之精也,肾水之气也;其左青者,少阳之精也,肝木之气也;其右黄者,中和之精也,脾土之气也;其上白者,如银盘而照复之者,少阴之精也,肺金之气也。其中有五人,即五藏之太子也,五行之精神也。人须得丹田成,乃为真人。故生子仁者,肝之精也。礼容者,心之精也。义慧者,肺之精也。和乐者,肾之精也。忠信笃厚者,脾之精也。辩勇者,胆之精也。缓和者,胆之气衰也。盲者,肝之气衰也。懦者,肺之气衰也。癫者,心之气衰也。濡者,肾之气衰也。不肖暗聋者,脾之气衰也。其五藏衰者,皆自见于己也。忧悲不乐则伤肝,伤肝则目瞑头白,当思肾心以养之。淫乐过度即伤肾,伤肾则腰疼痛,身沉重,大小便脓血,思肝肺以养之。恚怒则伤心,伤心则病狂吐血,思肝脾以养之。遭患忧难则伤肺,伤肺则思脾肾以养之。饮食绝饱,酒醉过度则伤脾,伤脾则思心肺以养之。令其子母相养之,即病愈疾除求神仙之人,恶伤五藏,学士明照之。

  第三十六神仙

  经曰:食太极之精,乃得长生。常以六戊之日,时加其辰辰一作神,道士于室中,冠带北向,再拜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孙小兆壬甲好道,愿得长生。暮夜卧,上念北斗太极中央大明星精,正黄气来下,在兆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五而止。黄精气填满太仓黄庭中,下至丹田中。乃念绛宫中有一赤人;紫房宫中有五人:太一君在其中,老子、仙人仲成子在左,太和、曲文子在右;明堂宫中有玄光玉女,左有黄裳子,右有中黄真人,俱宿卫真人子丹也。乃复下念玉堂三公,呼曰:司录、六丁、玉女,削去某甲死籍,令某甲长生。气定,乃复念真人子丹在胃管中,祝曰:

  玄光玉女,养我真人子丹,服食元气,饮宴醴泉。以北斗中极讬脾,脾得斗极之精,乃为真人。

  第三十七神仙

  经曰:肺为尚书;肝为兰台;心为太尉公;左肾为司徒公,右肾为司空公;脾为皇后、贵人、夫人;胆为天子、大道君;胃为太仓,太子之府也,吾之舍也;大肠、小肠为元梁使者;下元气为大鸿胪;中元气为八十一元士;上元气为高车使者,通神于上皇;故肺为玉堂宫;心为绛宫朱雀阙门;肾为北极幽阙玄武掖门;脾为明堂,侍中省阁也;胃为上海,日月之所宿也;脐为下海,日月更相上下至胃中。故太初者,元气之始也,道也,一也;心上为天。太始者,为万物之始也,山川也,地也,为肾。太素者,人之始也,精也,脾也,土也。上亦有三宫,两目为绛宫,两耳为玉堂宫,鼻口为明堂宫。眉间为郊山。能合三元气以养其真人小童子,则列然彻视矣。

  老君曰:万道众多,但存一念子丹耳。一,道也。在紫房宫中者,胆也。子丹者,吾也。吾者,正己身也。道毕此矣。

  第三十八神仙

  经曰:道士鍊水银,消沙液、珠玉、八石,以作神丹,服一刀圭,飞升天宫。身常食气,乃得长生神仙。存神食丹,乃为真人。真人得道,上佐上皇治。故真人以水土溟溟浩浩,天地溃溃蒙蒙,不知所存藏。万八千岁乃成天、地、人。故真人以土作人,呼吸饮食,从骑伏使,令土不得独处,人不得独存。故言黄土,本人之先也。真人去之,上升九天;世人无道,下入黄泉。益土三升子一作了无骨筋一本作肋。故九天丈人有言曰:食于天者,以身报天,上为真人神仙戏游;食于地者,以身报地,下为尸鬼;食于人者,以身报人,骨毛弃捐。兆欲为道,勿食飞鸟。天之所生,杀之数数,减子寿年。人畜食之,可以为厨宰六畜也。避六丁神,兽类也勿食。丁卯兔也,丁丑牛也,丁亥猪也,丁酉鸡也,丁未羊也,丁巳蛇也,此大禁之,六丁神之讳也。乘气服丹入室之时,无食生物,禁食五畜肉。五畜肉者,马、牛、羊、猪、狗也,但得食鸡子、鱼耳。禁食五辛,臭恶自死之物慎勿食,服丹尚可,乘蹻禁之。

  第三十九神仙

  经曰:道者,吾也,上上中极君也。兆常以日出时、日中时、酉时、夜半时一云日申、酉,上念太极中央太黄星,其精气来下在兆额上眉间止,正赤黄白如日状,以意致之下,入口中咽之,令其气下入绛宫紫房黄庭中。咽之三五而止,祝曰:

  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孙小兆壬甲好道,愿得长生。此吾之气也,吾从此气生。念之万遍,无止也。令兆长生,上为真人,云车下迎,飞升天宫,上谒上帝南极老人元光之前。

  老君曰:圣人销珠,贤人水玉。销珠水玉,其道同法。销珠者,服日之精,左目日也。水玉者,食月之精,右目月也。被发,正偃卧,暝目,常念两目中黄精赤气来下入口中,咽之,三九而止。令人神明,彻视八方。食肺之精,常念肺中白气来上出至咽喉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令人神明,身生光泽,辟邪致神,玉女侍之,即长生辟百鬼矣。常念身中小童子衣绛衣,在心中央。中央即神明也。时念心中有紫华盖,下有一人,著赤帻大冠,绛单衣,衔箭引弩,愤然而嗔,即能辟兵,役使鬼神矣。

  第四十神仙

  经曰:常思顶中紫云出如车盖,状如火气,文彩五色,上与天连。以意极布之,与天相率下。念胃中黄气如橘,忽长稍大,身形如日。念目下元气、赤人黄人,道气行布四支,登高入日中登高,一作登台,上至绛宫紫房太一。祝曰:

  太一北极,敬告诸神,常令魂魄安宁,无离某甲身。是谓自然无形者也。

  第四十一神仙

  经曰:鬼箭十二,可以辟兵。常思心中十二芝茎,上与肺连,以意挹之,名曰鬼箭。兆常行之,五兵自辟,凶恶自亡。以击四夷,捐㧑电光,但间#2兵楯刀戟、金银,天神皆助真也,雷公击鼓也。太白扬光,白帝持弩,蚩尤辟兵,青龙守门,武夷在庭,賸蛇玄武,主辟凶殃。白兔擣药,蟾蜍在傍,太一和剂,彭祖先当#3;服一刀圭,面目生光,身出毛羽,上谒上皇。此道也,使诸神气与子合同,慎之、勿解殆#4也。

  第四十二神仙

  经曰:常以庚申之日申时,被发,西南首,申地偃卧,纵体,暝目,念肺正白,润泽光明,中有芝草,茎大如小指,其中空而明,下与心相连。其中有青赤气,上下交通,出心入肺之中,o 念之至下哺时止。肺者,人之天也;心者,人之日也;日气上出如赤丹之精,未尝有之时,人须得此气以生耳。失此气者,则死矣。名曰自然之道。道通神灵矣。

  第四十三神仙

  经曰:常念心中赤气如日,内青外黑,三合成德,以应道数。师曰:常以平旦,念心中正赤如日,日中有人,著大冠赤帻,衣绛单衣。兆见之呼曰:天皇太一君,使某甲长生,上为真人。

  第四十四神仙

  经曰:还精绛宫之中法:常以月一日、十五日、晦日,以日初出时,被发,东首向日卧,以左手摩两乳间,下至心,九反而止。柑心言曰:神手神还绛宫,无离己身;神乎#5安,君静处,与己言语。如此三,乃止。师曰:每摩两乳间者,使气上下道也;拊摩其心,存小童子,此名虚无。还精绛宫者,月三日为之也,神仙之道也。

  第四十五神仙

  经曰:元阳赤人,太一也;元阳道君,中太一也;元阳子丹,己吾身也;元阳玄光玉女,道之母也;元阳皇人,太一王也;元阳丹田,藏精宫也。师曰:元者,气也;阳者,日也。当思心中有日,日有赤人,著赤帻大冠,衣绛单衣。次思胆中有太白明星,三光耀而相照,星上各有一人,衣绛朱衣,冠九德之冠。道君在中央,左有老子、仲成子,右有太和、曲文子,凡五人是一也。次念脾上正黄,中有日,日中有三人,道母玄光玉女在中央,左有黄裳子,右有中黄直。次念胃管中有真人子丹,坐珠玉之状#6,上黄金色云气为帐,玉女小童子侍之。次念脐中太一,衣五彩朱衣,冠三绛#7之冠,左#8青人,右有白人,前有赤人,后有黑人。次念丹田中有赤气,赤气中有三人,赤人在中央,左有青人,右有黄人,赤气绕之,内青外黑,上白中黄。念此毕,卧,有所见,神气来语人也。

  第四十六神仙

  经曰:常念脾中有黄气升上至口中,咽之,三五而止,即饱矣。可以辟谷,坐在立亡。师曰:常思脾中有日,日中有黄金匮,匮中有书,封之以黄玉□,□#9广三寸,字曰威喜。精而思之,则耶#10 自出。兆能见而读之,心开目明,即时神仙矣。

  第四十七神仙

  经曰:常思念胃中,正自如凝脂,中有黄气,填满太仓,上至口中,咽之即饱。师曰:胃者,太仓也。诸神皆就太仓中饮食。中黄金釜,金甑。玉女小童,主给使之。故呼曰黄裳子,致行厨矣。

  第四十八神仙

  经曰:肾者,元气之根也。常思肾间白气,上升至头中,下至足心十指之端,周行一身中十二遍而止,手足皆热,可以不饥,不渴,不寒,令人不老,白发复黑。兆常念行之。

  第四十九神仙

  经曰:常以月朔、望日,思两肾间白气,上顶中,下至足心。神龟五彩为甲,文若总系,上有玄光玉女,二公相对坐,前有太一,后有玄冥司录、司命,共议死生。人精念之,三十息止。咒曰:司录君、司命君、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著上生文,此当言长生。神龟呼吸,吐故纳新,恣意所为。白龟之神,元气布行,四友#11皆温。人须得肾气,神龟呼吸乃生耳。常以甲子日及壬子日存行之,即长生矣。

  第五十神仙

  经曰:常以甲午之日日中时,被发,南首偃卧,暝目,念脐下三寸丹田中黄,其气正赤,大如手掌,其外黑,次其外青。脐上有白气复之,肺气也,左有青,右有黄,各大如手掌。此三者,肝气、脾气、肺气。师曰:丹田中赤者,太阳气;其外黑者,太阴气;次外青者,少阳气。三合成德,三气守之,即长生矣。

  第五十一神仙

  经曰:心为虚,肾为元。虚气以青#12上为天,元气以宁下为地,入于太渊。故虚气生为呼,元气生为嗡。心为日,肾为月,脾为□。心气下,肾气上,合即为一,布行四友#13不休息。故心为血,肾为气,合即流行,名曰脉。脉者,魂魄,人之容也#14。魂魄以去,主人寂寂,故伯#15脉尽即气绝,气绝即死矣。是以为道者不可不存其神,养其根,益其气。兆汝弩力弩力,将去矣。真人得道,万八千岁一会;道士得道,千岁一会,故作《中经》,以遗后世。本上皇藏之金匮,道人得,千金勿传出也。

  第五十二神仙

  经曰:三元之日会,合于己亥。三元者,太一、太阴、宫气#16是也。三元俱起己亥。太一左行,岁一辰;害气右行,四孟,岁行一孟;太阴右行,三岁一辰,九年行方。四九三十六年,三元俱合于亥。三合之岁,水旱兵饥,灾害并起。三合之岁,阴阳隔并,感天动地,害气流行,昼行则伤谷,中有人即疾疫,中谷即饥、贵。兆汝居其间,不能自生也。可不弩力勉时学道哉?当期之世,水旱蝗虫,五谷饥贵,兵革并起,人民疾疫,道路不通,负老提幼,散流他方,其父母妻子兄弟,哀气内发,摧肝绝肠,略为奴婢,不知县乡。于期乃欲学道,岂不晚哉!岂不晚哉!吾深戒子,存神作丹,早自防。即遭乱世,远去深藏;圣主明世,道可照而行也。故天地之会,四十五岁一小贵,九十岁一小饥;一百八十岁一大贵,三百六十岁一大饥。五百岁,贤者一小聚#17;千岁,圣人一小聚;三千六百岁圣人大会。万八千岁,真人一小出治;三万六千岁,至极仙人一出治;三百六十万岁,天地一大合,元气溟涬,蒙鸿元形,人为万物,不知东西南北,人化为禽兽,禽兽化为人。真人乃在元气之上,仙人乃在绝域无#18崖之际,道人隐居,可以贵重也。

  第五十三神仙

  经曰:天都京兆,合在勾陈之左端,号曰安德君,主与天太一北君共□计说诸神,主人魂魄,会于南极。有录者延寿,众神共举之;无录者终矣,司命绝去之人,魂魄会于北极。有功德于人、天地、万物者,子孙富贵,寿考鲜明#19 ,身得封侯,复出为人。无德者有三:一曰残贼酷虐、害逆天地四时;二曰咒咀嫉妒淫泱,慢易天地神灵;三曰不孝不忠、盗窃阴贼、推埋杀人。犯此三者,子孙绝灭。人生自有三命,至娶妇嫁女,复定其一命;移徙葬埋,复定其一命。得吉身者寿考,子孙富贵;得凶者死,子孙贫困屯。汝居世间,当何著于天地?神可畏也。故天置日月、北斗、二十八宿、五星主之;六甲六丁诸神,主行民间。兆汝不知,汝甚可畏之。常复有邪鬼精魅至于家,思不祥、里社、水土公、司命、门户、井鼇、清溷、太阴水渎,皆能杀人者。兆汝欲却邪辟鬼,当被符,次服神药。符者,天地之信也;药者,人丹也。益其气力,身轻坚强,即邪气官鬼不能中人也,即成神仙矣。鬼者,神之使也。鬼见天信即去矣。人亦有之,京兆舍中极乡璇玑里夏里黄公,字德皇,正在脐中央,太一是也。一名玉灵子。衣五彩朱衣,总阅黄神。常以八月秋分之日,案比计□。常先之一日,后之一日,正节之日,凡三日,入室勿出,常以鸡鸣时思之,平旦兆悦之,至日禹中时止,为之三日。被发西北向,偃卧纵体,无令他人见之,豫敕家中人无得有声。先斋戒沐浴,至其日入静室中,安心自定,先祝之曰:鲁孙小兆某甲好道,愿得长生。今日秋分之日,天帝使者夏里黄公来下入吾身中,案比总阅,诸神不得通亡,皆当来会。从上三呼之,比为之日三呼之,三日九呼之,日中乃止。即言曰:司录、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更著某长生神仙玉历,急急如律令!即日有天帝无极君,教自应曰:诺。下床回向再拜,谢天神。一身道毕此矣。

  第五十四神仙

  经曰:子欲知真人、仙人何类?仙人衣蝶衣,生毛羽;真人无影,衣五彩朱衣。其居无常处,东春、南夏、西秋、北冬,浮游名山昆仑、蓬莱、大郢九域之上,时上谒。上谒上皇,故真人得道,八千万岁。乘珠玉云气之车,驾元极之马,时乘六飞龙,佐上皇治。中仙之士,中天而上。乘云往来,历越海江。下仙之士,法当尸解。晦日朝会拜礼,不得解怠,当为神使。道非有所异也,但有尊卑等故耳。故百岁之人黄头发,二百岁之人两颜起,三百岁之人万物耳,四百岁之人面纵理,五百岁之人方瞳子,六百岁之人胁助#20胼,七百岁人骨体填,八百岁之人肠为筋,九百岁之人延耳生,千岁之人飞上天,上谒上皇太一。为仙真人重瞳子,故能彻视八方。食芝服丹即不老。人万八千岁更为童子,男八女七,从此始。

  第五十五神仙

  经曰:子欲制百邪百鬼及老精魅,常持符、利剑,亭水瓮上,于中视其形影。凡行出入,卒逢非常怪物,于日月光中视其形影,皆可知也。以丹书制百邪符,置于瓮水上。邪鬼见之,皆自然消去矣。诸精鬼魅、龙蛇、虎豹、六畜、狐狸、鱼鳖龟、飞鸟、磨鹿、老木,皆能为精物。犯人者,符刻之斩之,付河伯、社令。常召今日直符使六丁神守之宿卫。左文字,在八十一首玄图六甲宫四十九真中。亦有珠胎、七机、华盖、清观皆能制百邪。此四符者,恶秽人不可服也。当被服威喜、巨胜、左契、右射、太极、太清、太玄、阳章、叅天、包元气、太虚,此大道也。可常被服,无所不防,亦无禁忌也。上制文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孙小兆王甲好道,愿得长生,所愿从心来,自在心也,不多言。上封文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天一太一北斗君、日月阴阳君、司命君、司录君,曾孙小兆王某好道,愿得长生,唯司命司录君削去死籍,更著长生玉历仙籍,定为真人。臣某即日除为太一使者,再拜受命。上皇道君。中黄门子,再拜著契封符传,当清洁先解过,常以西四时除日及八节日,以酒脯于东流水上解过,南流亦可。神仙玄图曰:玉历五十五章姓名符信,本在上皇金匮玉笈玉笋中,封之九重。兆得之,慎勿妄传。子慎之,勿受钱之。得其人即传之,可得神仙。吾时时自案行此三篇。三篇,上下《中经》也。吾常使司命教鬼守汝,勿妄增减吾文。一字不具,吾即知之,兆汝慎之!慎之!如吾言符与下字以丹青之,此吾之信也。兆汝审欲神仙,当先服还丹金液,存神,即时仙矣,上为真人。兆汝不服神丹金液,当自苦耳。为寒温风鬼所系,司命不救汝也。道神无奈汝何。兆为道,温衣适食,守虚无,为自然,鬼亦不能救杀也,年寿终竟,自死矣。何以言之?以其不坚守神故也。譬犹万物之生,非欲求死,但自然老枯槁腐死,其人亦如此矣。吾以喻汝,努力求师,吾教八十一弟,皆仙。其十人布在民间,游□谷仙。吾越度秦项不出,为汉出,合于黄世,见吾大吉。

  云笈七签卷之十九

  #1 河:辑要本作‘何’。

  #2 间:当作‘见’。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见’。

  #3 当: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尝’。

  #4 解殆:即懈殆。解,同‘懈’。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懈怠’。

  #5 乎: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平’。

  #6 状: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床’。

  #7 绛:辑要本作‘缝’。

  #8 左:此下丛刊本、四库本有‘有’字。

  #9 □:四库本作‘印’。

  #10 耶:丛刊本、四库本均作‘□’。

  #11 友:四库本、辑要本均作‘支’。

  #12 青: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清’。

  #13 友:四库本、辑要本均作‘支’。

  #14 人之容也:疑当作‘人之客也’。与下句‘主人寂寂’ 客、主相对言。

  #15 伯:辑要本作‘血’。

  #16 宫气:四库本、辑要本均作‘害气’。

  #17 聚:原夺,据文义补。

  #18 无: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均作‘元’。

  #19 鲜明: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绵延’。

  #20 助:应为‘肋’。四库本、辑要本并作‘肋’。

  云笈七签序

  祀汾阴之岁,臣隶职霜台,作句稽之吏。越明年秋,以鞫狱无状,谪掾于宁海。冬十月,会圣祖天尊降延恩殿,而真宗皇帝亲奉灵仪,躬承宝训,启绵鸿于帝系,濬清发于仙源,诞告万邦,凝休百世。于是天子锐意于至教矣。在先时,尽以祕阁道书、太清宝蕴出降于余杭郡,俾知郡故枢密直学士戚纶、漕运使今翰林学士陈尧佐,选道士冲素大师朱益谦、冯德之等,专其修较,俾成藏而进之。然其纲条漶漫,部分参差,与《琼纲》、《玉纬》之目舛谬不同。岁月坐迁,科条未究。适纶等上言,以臣承乏,委属其绩。时故相司徒王钦若总统其事,亦误以臣为可使之。又明年冬,就除臣著作佐郎,俾专其事。臣于时尽得所降到道书,并续取到苏州旧《道藏》经本千余卷,越州、台州旧《道藏》经本亦各千余卷,及朝廷续降到福建等州道书,《明使摩尼经》等,与诸道士依三洞纲条、四部录略,品详科格,商较异同,以铨次之,仅能成藏,都卢四千五百六十五卷,起千字文天字为函目,终于宫字号,得四百六十六字。且题曰:《大宋天宫宝藏》。距天禧三年春,写录成七藏以进之。臣涉道日浅,丁时幸深,讵期尘土之踪,坐忝神仙之职?蛙跳缺甃,积迷虷蟹之区;蚋泊浮滓,但局酝鸡之复。虽年栖暮景,而宝重分阴。于是精究三乘,详观四辅,采摭机要,属类于文。探晨灯虹映之微,综玉珮金珰之说。泥丸、赤子、九宫,爰系于一方;神室、婴儿、百道,皆根于两半。至如三奔三景之妙,九变十化之精,各探其门,互称要妙。刻舟求剑,体貌何殊?待兔守株,旨意宁远。因玆探讨,遂就编联,掇云笈七部之英,略宝蕴诸子之奥,总为百二十卷,事仅万条。习之可以阶云汉之游,览之可以极天人之际。考窍类例,尽著指归,上以酬真宗皇帝委遇之恩;次以备皇帝陛下乙夜之览;下以稗文馆校雠之职,外此而往,少畅玄风耳。臣君房谨序。

  云笈七签卷之二十

  三洞经教部 经

  太上飞行九神玉经一名《金简内文》

  太上大道君告北极真公曰:吾昔游于北天,策驾广寒;足践华盖,手排九元;逸景云宫,遨戏北玄;逍遥朔阴之馆,赏于洞毫之门;眄璇玑以召运,促劫会以舞轮;歎万物之凋衰,俯天地而长存;乃觉九星之奇妙,悟斗魁之至灵也。夫九星者,寔九天之灵根,日月之明梁,万品之渊宗也。故天有九气,则以九星为其灵纽;地有九州,则以九星为其神主;人有九孔,则以九星为其命府;阴阳九宫,则以九星为其门户;五岳四海,则以九星为其渊府。五九参列,纲维无穷,制御天宿,回转三辰。调理四五,致天地得存,万品之所宗,神仙之所凭。夫天无九星则无以为高清;地无九星则无以为至灵,人无九星则九孔不明;上帝兼之以通真,神仙凭之以得成,五行乘之以致度,万物禀之以得生也。天清地静,则九星焕明;天激地否,则九星翳昏。璇玑召劫度之期,天关运五行之气,轮空洞之大辐,促九天之应会。是以神光转灼,玄监万生;傍行越位,以告灾祥。天地所以有大运之交,百六应符,皆九星纬转数终,所以阴阳勃蚀,二气否激,天翻地复,九海冥一,金玉化消,毫末不失也。悉九星之所回,璇玑之所促;明天地之用,玄纲之妙;得其中则有空常,隐步藏景,逃形变化,三辰万物,立成黑点,隐沦二十五名。其趣幽微,祕不下传。上有九辰华君,中有九皇夫人,魂精魄灵,皆九斗之威神,吐焕七曜之光,流映九天之门,洞朗幽虚,无毫不彰也。其星阳芒则为流金火铃,阴芒则为豁落七元,皆高上之灵策,元始之威章也。龙飞尺素之诀,隐讳口口之中,列帛华晨之下。羊雁礼天以招真,则玄光曲照于盟场,九晨下降于灵宇,夫人懽悦于寝席,玄斗记名于隐书。有知此道,存之便足以免大劫之会,度洪灾于甲申也。修之二七年,便得晏鸿翮而腾翔,斥紫霄而升晨也。此玉清之上道,不比上清之中仙也。玉清则上清之高真,上清则太清之高神,太清则飞仙之高灵。凡行玉清之道,出则诸天侍轩,给玉童玉女各三千人;建三七色之节,驾紫云飞軿;十二琼轮前导,凤歌后从;玄钧六师启路,飞龙翼辕。其位准高仙,列图玉清。行上清之道,出则五宿侍卫,给玉童玉女各一千五百人;建紫毛之节,驾飞云丹舆;前吹凤鸾,后奏天钧;玄龙启道,五帝参轩。位准上清左右位卿。行太清之道,出则五帝侍卫,给玉童玉女各八百人;建五色之节,驾龙舆飞烟,前啸九凤,后吹八鸾;白虬启道,太极参轩。故真中有高卑,玄中有阶次也。玉清之道,玄远绝邈,不比中真及飞仙之徒。九星上法玄映之道,吾昔受之于元始,于今七亿万劫,经天地成败,万品衰灭,而其道独存,今犹修之于云景之上,而不能忘之于时节者,意玩此道高妙,爱乐夫人接遇也。况来生始学飞晏之举,而不知幽寻步空之法,何由得披重霄之门,观天地之始终乎?既无此道,与九晨乖域,夫人绝游也。徒有玄名帝录,超卓高腾,正可得策驾云龙,游眄五岳,但不死而已。如此望践斗魁,旋步华晨,腾景玉清,当未有期也。子方当匡御劫运,封掌十一天,科简玄录,理判神仙,宜受此法以综万生,今出相付,子祕而修焉。九晨真人曰:行飞步之道,先一日沐浴斋今。是日于中庭布星图,随斗建也。北向长跪烧香于玄冥星下,叩齿三十六通,闭跟存岁星在左胁,太白星在右胁,荧惑星在头上,辰星在脐下,镇星在心。次复衣九星,先举左手屈于头上如斗势,存阳明星在左手掌中,阴精星在左肘上,真人星在左乳上,玄冥星当心故烧香于玄冥星下而启事,因心而应天明也。

  丹元星在右上,北极星在右膝头上,天关星在右足胚上,辅星在脐下,弼星在头上,毕。微咒曰:

  衣天斗,戴金巾,乘魁纲,入斗门,朝真人,拜华晨,二十八宿,复络我身,乘空步虚,飞升自然。毕,咽气九过止。次举右手如斗势临头上,存阳明还右手掌中,阴精星右肘上,真人星在右乳上,玄冥星当心上,丹元星在左上,北极星在左膝头上,天关星在左足胚上,弼星在左目上,辅星在右目上。毕,微咒曰:

  我乘天纲,步九元,履斗魁,行飞仙,得天心,万神懽。隐形藏景,变化万端。敢有千试,收系斗门。扫除不祥,正真明分。左焕火铃,右辉灵幡。威光万里,啸命立前。玉帝所咒,靡不如言。毕,咽气十六通止。次乘斗旋行斗星之外,步斗魂魄,从天枢星上,对阳明,次登天纵,天机,以次周于隐元,往反三过。毕,于隐元星上歌《三洞飞空章》而登阳明也便立思夫人,形象如左也。

  第一天枢星,则阳明星之魂神也。天枢星威而不曜,光而不照,濳洞太虚,围九百二十里,对阳明星之西北门。其星则号元斗宫魁精玄上真皇夫人,姓明通,讳甖玄,真名上精。头建飞云华颓之髻,余发散至腰。衣紫、黄、青三色之瞩,带九铃之绶。口恒吐青气之光,以注于阳明星上,以明星之焕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然后咒,则魂神澄正,明星懽悦,天光洞映,使魂影俱飞登晨也。并足上天枢星上,对阳明星,左手抚心,右手指阳明星,叩齿九通,咽液九过,闭气三息,而微咒曰:

  天妃九星,凝气结真,七曜缠络,号曰玉晨;上建华盖,下蹑斗魁,身乘天机,飞步琼轩;魂精魄灵,与形合仙,保元日月,天地长存;随运变化,夫人齐连,上升九天,浮景自然。毕,闭气三息。次左足蹑天游,进右足与左足并,通气。

  第二天璇星,则阴精星之魂神也。天璇星景而远映,昭一而不焕,濳洞太虚,围五百五十里,对阴精星之西门。其星则号玄斗宫虚精上玄皇夫人,姓玄镜,讳郁勃光,真名金归。头建飞云华颓之髻,余发散至腰。衣飞锦罗裙,凤文锦被,带灵飞紫绶。口恒吐黑气之光,以注于阴精星上,以明星之晖曜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天璇星上,对阴精星,左手抚心,右手指阴精星。叩齿九通,咽液九过,闭气九息,而微咒曰:

  北玄皇灵,九上开清,玉华濳映,纬络紫庭;今日飞步,万道通明,魂魄澄正,安附我形;无使飞翔,同升北星;上噏玄精,饮以玉泉;变化九微,保命天灵。毕,闭气三息。次进左足蹑天玑星,次右足来并,通气。

  第三天玑星,则真人星之魄精也。天玑星猛而不显,晖而不曜,濳洞太虚,围七百七十里,对真人星之东南门也。其星则号上精宫灵妃元皇夫人,姓常明,讳化云,真名流爓。头建晨婴宝冠,衣飞云明光锦瞩,带六山飞晨之绶。口恒吐黄气之精,以注真人星上,以明星之曜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天机星上,对真人星,右手抚心,左手指真人星,叩齿九通,咽液九过,闭气十二息,而微咒曰:

  灵妃元皇,九星中真,上理玑度,总监诸天;下试群方,游景紫烟;是日上吉,皇道敷陈;润流九外,曲洒我身;飞行羽步,上入帝晨、与皇同眉,永享劫年。毕,闭气三息。次进左足,蹑天权星,进右足与左足并,通气。

  第四天权星,则玄冥星之魄精也。天权星微而隐,隐而同映,濳焕太虚,围八百里,对玄冥星之东门也。其星则号纲极宫上灵神妃华皇夫人,姓开生,讳运明,真名婴关。头建七称之冠,衣诽罗凤文之裯,带金真玉光。口恒吐赤气之精,以注玄冥星上,以明星之焕曜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天权星上,对玄冥,右手抚心,左手指玄冥,叩齿九通,咽液三过,闭气三息,而微咒曰:

  神妃上灵,号曰华皇;安镇华盖,北上之宫;左待玉女,右卫灵童;道引七精,九晖之光;为我致真,飞步天纲;使我魂魄,俱升帝堂。毕,闭气三息。次进左足蹑玉衡,进右足与左足并,通气。

  第五玉衡星,则丹元星之魂灵也。玉衡星大而嘿,踊而不焕,濳洞太虚,围七百二十里,对丹元星东北门也。其星则号纪明宫北上金盖中皇夫人,姓元方,讳神武,真名勃。头建紫晨飞华之冠,衣九色之瞩,带神虎玉文。口恒吐白气之光,以注丹元星上,以明星之晖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玉衡星上,对丹元星右手抚心,左手指丹元,叩齿三通,咽液三过,便闭气三息,而微咒曰:

  皇华中妃,上元所居,九斗吐晖,精焕八蚂;流烟郁勃,散灵朱庐;使我魄灵,天地同符;形魂俱升,驾空策虚;玉光缠络,丹饼紫舆;飞行北上,参受隐书。毕,闭气三息。次进左足蹑闱阳星,进右足与左足并,通气。

  第六闿阳星,则北极星之魄灵也。闿阳星朗而濳照,晖而不焕,洞微太虚,围七百七十里,对北极之下开北洞之门也。其星则号紫极宫安上晨华元皇夫人,姓王元,讳根华,真名冥会。头建玉晨进贤之冠,衣飞青羽瞩,带流金火铃。口恒吐绿气之精,以注北极星上,以明星之曜晖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阐阳星上,对北极星,而左手抚心,右手指北极,叩齿三通,咽液五过,闭气五息,而微咒曰:

  九天上帝,黄华之宗;运转璇玑,总轮八方;使我飞步,蹑纪天纲;反复交并,三五纵横;通灵八微,羽衣玄黄,龙舆玉景,飞行太空;长享眉寿,天地同可。毕,闭气五息。次左足蹑摇光星,进右足并,通气。

  第七摇光星,则天关星之魂太明也。摇光星则光转空洞,回旋天关也。濳焕太虚,围九百里,上对天关星之南门,下对北极星也。其星则号运天宫玉华灵皇夫人,姓度元,讳终会,真名启光。头建飞华颓云之髻,余发散至腰。衣七色夜光云锦之裙,九色锦帔,九天威灵玉策#。口恒吐赤气之精,注天关星上,以明星之大光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摇光星上,对天关星,而左手抚心,右手指天关,叩齿九通,咽液九过,闭气三息,而微咒曰:

  天地回转,七光大明,旋轮九气,上应玉清;中有夫人,号曰华灵,玄映九外,无毫不生;是日良吉,飞步紫庭;使我魂魄,安附身形;变化空洞,出幽入冥;天地同轮,万劫不倾;保仙上元,九晨齐精。毕,闭气七息。次左足蹑洞明星,进右足并,通气。

  第八洞明星,则辅星之魂精阳明也。洞明星则光回诸天,总轮上宿,流畅太虚,围九百九十里,上对辅星西南门也。在天关之上梁,北极之阳芒也。其星则号空真宫太明常皇夫人,姓幽升,讳无韵,真名空变。头建飞云华颓之髻,余发散至腰。衣飞罗文瞩,带九光之绶。口恒吐青气之精,注于辅星之上,以常阳大光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洞明星上,对辅星,而右手抚心,左手指辅星,叩齿九通,咽液九过,闭气三息,而微咒曰:

  三五飞行,天地开张;九元回纲,合纽上京;天真散灵,万道溢昌;夫人曲映,是日吉良;飞步斗魂,旋行玉纲;头戴华盖,足履常阳;游戏三清,变化万方;保仙自然,享寿无穷。毕,闭气十二息。次左足蹑隐元星,进右足并,通气。

  第九隐元星,则弼星之魂明空灵也。隐元星则隐息华盖之下,濳光曜于空洞之中,围九百九十里,上对弼星之东南门也。其星则号元宝宫空玄变灵上皇夫人,姓冥通,讳万先,真名常阳。头建飞云七称玉冠,衣青文锦,带九光夜烛,口恒吐黑气之精,注于弼星之上,以明焕隐洞之光也。修飞步之道,当思夫人姓讳形像,并足上隐元星上,对弼星,而左手抚心,右手指弼星,叩齿十二通,咽液一过,闭气一息,而微咒曰:

  上步天纲,飞行羽门,出入三生,逃身隐沦,变化形影,千合万分;神安气镇,鍊度仙魂;举体同飞,衣服锦裙,流铃交落,身佩虎文;啸咤五帝,策驾景云;上造北晨,朝谒皇君。毕,闭气一息止。还并足上天枢星上,单步往反三周,不须复存思咒说也。步斗魂事毕,存咒正初登星一过行之尔。往反三过。毕,还立天枢星上,向阳明星而歌诵《徘徊游行九晨羽章》三篇。毕,便登纲上阳明星上,行飞步也。

  羽章

  云纲落天纪,九斗翠玉虚。紫盖重霄岭,玄精朗八吗。上有九晨宾,吟咏隐与书。飞步遨北汉,长龄天地居。

  控辔玄羽台,飞行九元所。洞虚深幽邃,云纲乘空举。下有采真士,仰照玉晨府。三周阳明上,九回入洞野。高步登帝尊,长歌龙飞语。

  玉霄映北朔,琼条翠隐柯。空生九灵台,焕精曜太遐。天关运重冥,劫会屡经过。乘我羽行驾,飞步识女河。保灵空常化,永忘天地多。

  此三章出玉清上宫,诸九阳玉童、九华玉女皆恒歌诵之于华晨之上,以和形魂之交畅,启灵真于幽关也。

  凡修飞步七,元行九星之道,无此歌章,皆不得妄上天纲,足蹑玄斗也。犯之九星则执子魂魄,闭于斗纲之下也。令人猖狂失性,慎怒妄兴,不出三年,无不丧身。非道不欲使人得仙,而人不能明道渊源耳。如此岂可不详而行焉?九星则九天之根,玉清之明精;九魂则九星之明灵。人徒知步七星之妙,而不知九星魂魄之至灵也。非七星不欲运人上斗,而人身魂神畏斗星之灵魄,不敢随人而腾空也。欲修飞步之道,宜知斗星之魂魄,九皇夫人内名、空常之隐诀也。而按图修行,岂当不得飞登北元,上谒华晨者哉?但此道高妙,玉清宝祕不行,中仙鲜有得者。知其法则九星内映,夫人降席,斗魂感悦,则共携兆而升入九元之内宫。

  阳明星,天之太尉,司政主非。上总九天上真,中监五岳飞仙,下领后学真人,天地神灵功过轻重,莫不隶焉。星围九百二十里,皆瑠璃水精。中有玉树、青实,金翅之鸟栖宿其上,自生青精玉芝,食之一口,寿九万年。星有九门,有四光芒#,皆焰照九亿万里中。上有青城玉楼据斗真人、号曰太上宫青城玉楼九晨君,姓上云,讳法婴容,字董洞阳摇天槌。头建九晨玉.冠,衣青羽飞裳,手执斗中玄图,坐玉楼之中。有玄名玉录,当得知九晨君内讳。知者玉晨下映,明星玄降。修其道,飞行太空,升入九门之内也。修飞步之道,当先于阳明星上,右手抚心,左手指天东北,闭气九息,叩齿九通,咽液三过,闭眼思九晨君姓讳形像,留立阳明星上,便微祝曰:

  飞天九晨,上据玄魁,威振八焕,司政糺非;今日飞步、万道通开,九真齐景,天转地回;鬼谋截颈,人逆斩摧,三纲所捕,逆者将衰;神灵持卫,享福巍巍;得天之心,骨化形飞;手攀七纲,足践九扉;云行雨步,上升太微。毕,左转阳明星上,九回,立向鬼门,闭气三息。转左足蹑阴精,进右足并,于阴精星上通气。

  阴精星,天之上宰,主禄位。上总天宿,下领万灵及学仙之人。诸学道及兆民宿命禄位,莫不隶焉。星围五一百五十里,亦皆琉璃水精、中有玉树,黑实,金翅之所栖,自生玄芝玉饴,食之一口,得寿五万年。星有五门,门有四光芒,焰照九亿万里中。上有五色玉楼攀魁真人,号曰中元宫五色玉楼北上晨君,姓育婴,讳玄上□,字昌阳文激明光。头建玄精玉冠,衣玄羽飞裳,手执五色羽节,坐玉楼之中。若有玄名朱台,当得知上晨君内讳。知者则北上下映,阴精玄降。修行其道,则飞行太空,升入五门之内也。修飞步之道,当先于阴精星上,左手指本命,右手抚心,闭气五息,叩齿五通,咽液五过,闭目思北上晨君讳字形像,留立阴精星上,便微咒曰:

  玄晨北灵,五气上精,体隐六纪,心藏景星,日月侠映,三光饬形;今日

  元吉,步纲紫庭,上开天户,受福朱灵;享祚无极,禄位尊荣;万愿交复,所向利贞;腾飞华盖,遨翔玉清;上诣北晨,九真齐軿。毕,左转阴精星,五回,向本命上立,闭气三通。转左足蹑弼星,进右足并,通气。不得蹑真人星,但蹑弼星耳。

  真人星,天之司空,主神仙。上总九天高真,中监五岳灵仙,下领学道之人。真仙之流莫不隶焉。星围七百七十里,亦皆琉璃水精,中有玉树,黄实,金翅之所栖,自生黄精玉芝,食之一口,得寿三千万岁。星有十二门,门有四光芒,焰照九亿万里中。上有黄台玉楼真人,号曰真元宫中黄台玉楼主仙华晨君,姓归,讳妙阴光,字通度元度凝脂。头建飞晨宝冠,衣青羽飞裳,手执斗中青箓,坐玉楼之中。若有玄名方诸,当得知华晨君内讳。知者则华晨下映,真人玄降。修行其道,则飞行太空,升入十二门之内也。修飞步之道,皆不得蹑真人星也。当并足弼星上,所谓偃息华盖者也。北老真公曰:子欲腾身,勿干真人;子欲飞行,勿枉天纲;子欲神仙,当拜华晨。行道当避真人星,立弼星之上,拜真人,朝华晨,而求飞空也。弼星曰空,辅星曰常。常者,常阳;空者,隐藏。

  其有讳,不得传于人口,可于华晨之下,羊雁礼天,裂素盟而传。得此祕讳,心存而行之,轻泄,七祖负考风刀也。当于弼星上,右手抚心,左手指西北,闭气九息,叩齿九通,咽夜九过,闭眼思主仙华晨君姓讳形象,留立真人星上,便微咒曰:

  太微通真,弼辅华晨,吐焕九精,结气紫烟,飞霞流映,光曜十天;上理元衡,下携神仙;今日飞步,请礼真人,一求空行,二乞隐身,三愿上升北掖,四便龙衣羽服,锦被青裙,驾乘八景,浮游九玄得入天宿,与帝同轩。毕,左迥弼星七过,向真人,闭气三息。转左足蹑玄冥,进右足并,通气。

  玄冥星,天之游击,主伐逆。上总九天鬼神,中领北帝三官,下监万兆,伐逆不臣,诸以凶勃莫不隶焉。星围八百里,亦皆琉璃水精,中有玉树,赤实,金翅之所栖,自生丹芝流瑛,食之一口,得寿八千万年。星有三门,门有四光芒,焰照九亿万里中。上有朱台玉楼出斗真人,号曰纽幽宫中朱台玉楼玄上飞盖晨君,姓冥枢,讳定宣觉,字法明度摇天柱。头建三华宝晨冠,衣丹锦飞裳,手执命灵之节,坐玉楼之中。若□ 有玄名玉格,当得飞盖晨君内讳。知者则飞盖下映,玄冥玄降。修行其道,则飞行太空,上升入三门之内也。修飞步之道,当先于玄冥星上,右手抚心,左手指天,闭气九息,叩齿三通,咽液三过,闭眼思飞盖君姓讳形像,留立玄冥星上,便微咒曰:

  天真行道,步景藏形;七元焕落,九晨齐并;手把天衡,足践飞星,左辅火甲,右御朱兵,威振十天,流焕上清,先戮谋议,后伐妖精,敢有干正,斩以刀刑,三纲所制,莫不伏听;变化往反,适心华庭;乘空飞步,上造帝灵。毕,左回三转,向天闭气三息。转左足践丹元星,进右足并,通气。

  丹元星,天之斗君,主命录籍。上总九天谱箓,中统鬼神部目,下领学真兆民命籍。诸天诸地,莫不总统。星围七百二十里,亦皆琉璃水精,中有赤树,白实,金翅之所栖,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