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乎象矣。

  《传》曰:阴阳相胜之术,恒微而不违乎本,明之信可明,故能通乎精曜象矣。

  天机经解《阴符》也

  叙曰:有机而无其人者败,有其人而无其道者败,故《易》曰: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故圣人观其时而用其符,应其机而制其事,故能运生杀于掌内,成功业于天下者也。《易》曰: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是以圣人保之于灵台,以观机变。卷之则自胜,舒之则胜人;察之则无形,用之则不极。《易》曰:阴阳不测之谓神。而《阴符》象之矣。故圣人不测之符,陶均天下而无所归怨矣。夫天为地主,道为德君,故圣人奉地而法天,立德而行道。举天道而为经首,明地以奉之。《易》曰:乃顺承天,待时而动。是故圣人将欲施为,必先观天道之盈虚,后执而行之。举事应机,则无遗策。《易》曰:后天而奉天时。

  昌

  夫圣人法地而奉天,立德而行道。居天地道德之间,建莫大之功者,未有不因五贼而成也。五贼者:其一贼命、其二贼物、其三贼时、其四贼功、其五贼神、皇帝王霸权变之道也。是以圣人观其机而应之,度其时而用之,故太公立霸典而灭殷朝,行王风而理周室,岂不随时应机,驱弛五贼者也?故圣人立本于皇王之中,应机于权霸之内。经邦治#4身,五贼者备矣,则天下望风而从之,竭其性命而无所归其恩怨也。乃谓之曰:有道之盗,无形之兵。呜呼!寇莫大焉。五贼在心,擒纵在手,治身佐世,莫尚于斯经云:见之者昌,不亦宜乎?

  身

  术曰:夫人心,身之主,魂之宫,魄之府。将欲施行五贼者,莫尚乎心。事有所图,必合天道。此则宇宙虽广,览之只在于掌中;万物虽多,生杀不离于术内。则明天地不足贵以远、以厚,而况耳目之前乎?

  机

  夫杀机者,两朝终始之萌,万人生死之兆。处云雷未泰之日,玄黄流血之时。故天之为变也,则龙出于田,蛇游乎路,此为交战之机,故曰龙蛇起陆。人之为变也,则春行秋令,赏逆罚忠,此为颠堕之机,故曰天地反复。天人之机同时而发,虽千变万化,成败之机定矣。

  藏

  夫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智者能愚,愚者不必能智。故圣人时通则见其巧而建其功;时否则见其拙而昧其迹。故孔明《序》曰:太公八十,非不遇也,盖审其主焉。呜呼!性命巧拙之时,识达行藏之势,可以观变察机,运用五贼。所以然者,夫圣人所以深衷远照,动不失机,观天料人,应时而作。故《易》曰: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圣人乎?

  静

  夫九窍者,在天为九星;在地为九州;在人为九窍。九窍之气不正,故曰受邪。受邪则识用偏,识用偏则不可发机观变。故九窍之急,在乎三要。太公曰:耳、目、口也。夫耳、目、口者,心之佐助也;神之门户也;智之枢机也;人之祸福也。故耳无聪不能别其音,目无明不能见其机,口无度不能施其令。夫三要不精,上不能治国,下不能治家,况兵者乎?悬人之性命,为国之存亡,静动之间,不得无事,岂可轻而用之?

  人

  夫火生于木,火发而木焚。国生于奸,奸深则国乱。亦犹蚕能作茧,茧成则杀其身;人能生事,事烦则害其命。非至圣不能修身鍊行,防之于未萌,治之于未乱。夫十围之木,起于拱把;百仞之台,起于足下。治小恶不惧,必成大祸。呜呼!木不相摩,火无由出;国无乱政,奸无由生。有始有终,是非不动。能知之其惟圣人乎?

  安

  万物盗天地之精以生成,人盗万物之形以御用,万物盗人之力以种植,彼此相盗,各获其宜,俱不知为万物化。故能用机者,法此三事,以道之盗而贼于物。物亦知为盗之道。所以然者,贵得其时也;贵得其机也。故曰合其时而食则百骸治,应其机而动则万化安。乖时失机,则祸乱生也。

  神

  老君曰:功成不有,为而不恃。此全生立德之本也。夫小人者,贪其财则以身徇利,爱其名则以力争功,矜衒神迹而求神名,物共嫉之,必丧其命。欲益招损,是不神矣。夫君子建大功而不恃,防小祸于未萌,退己进人,推能让物,物共戴之,故不夺其利。自发神智,不能争物,物共让之。不居其后,为损招益,是以至神矣。故老君曰:为者败之,执者失之。诚哉言也!

  圣

  假如千年一圣,五百年一贤,应日月之数所生而大小之人定矣。夫大人出世,应明德而建圣功;小人当时,则废正纲而生祸乱。故太公说于西伯知人望而已归周;刘琨表于琅琊识天时而未离晋陵;母自死知明主之必兴括,母不诛,见赵军之必败。故天道人事,贤者可以预知。佐非其人,夷于九族。故《易》曰:长子帅师,开国成家。小人勿用,必乱邦也。

  命

  夫成败之道未形,死生之机未发,小人能见,君子能知,则易见而难知,见近而知远也。夫见机者则趋时而就利,皆不保其天年。知机者则原始而要终,固必全其性命。

  倍

  瞽者善听,神不离于耳;聋者善视,心不离于目。其为听也,神则专耳;其为视也,心则专目。耳之与目,递为用师。当用之时,利绝其一。心之所主,则无事不精,犹有十倍之利,何况反复以此用之?三思精诚一计,顺时隐显,应机行藏,以此用师,固万倍之胜利。

  物

  夫人之心,无故不动。生之与死,缘物而然。物动则心生,物静则心死。生死之状,其惟物乎?

  目

  目者神之门,神者心之主。神之出入莫不游乎目。故见机者莫不尚乎目,能知机者莫不尚乎心。

  蠢然

  夫道不为万物而生春,万物感春气而自生。秋不为万物而杀,万物感秋气而自杀。其为生也,不恃其恩,不求其报,故其恩大矣。其为杀也,不恃其威,不求其惧,其威大矣。凡物,取而得之者小,不取而得之者大。故圣人不取。夫君王有道无道,则人民治乱之机。謌谣或乐或哀,则时年丰俭之兆。时人不能省察,天地乃降征祥;或五云腾起,七曜变行,皆因国风,是以然矣。且宋君失德,荧惑守心,及乎谢愆,退之三舍。用今俦古,皎在目前;以彼喻斯,岂劳心术?故智者悟于人事之初,而愚者晦于星象之后#5矣。

  生

  老君以无为有母,静为躁君。夫静者,元气未分之初,形于元气之中,故能生天地万物。亦犹人弘静。其心不挠,则能生天下万物也。

  胜

  胜,浸长也。天地之道,各自浸长。天则长阳也,地则长阴也。阴阳相招,一昼一夜,递为君臣,更相制胜,故曰阴阳相胜。夫开国用师,必侵天道。亦犹金火相交,而非交不伏也。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

  顺

  《易》曰:刚柔相摩而生变化。变化不慝,故曰顺也。夫人之育身治性,尚不可逆时为之,而况经邦佐世之雄哉!

  契

  至圣之道,窈然无为。无为则无机,无机则至静。夫律历之妙,动则能知。体既虚无,莫得施其管术,亦犹兵者不失其机,不露其衅,虽有智士,从何制焉?

  象

  奇器者,阴阳之故,能生万物,亦犹人心能造万事象矣。前进,象状也。八卦六甲,鬼神机密之事,刚柔相制之术,昭昭乎前列其状矣。

  云笈七签卷之十五

  #1擒之义:原误作‘擒义之’,据辑要本乙正。

  #2人以虞愚,我以不虞圣:通行本作‘人以愚虞圣,我以不愚虞圣’,底本义胜。

  #3期其:通行本作‘奇期’。下同。

  #4治: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无,疑为衍文。

  #5后:辑要本作‘前’。

  云笈七签卷之十六

  三洞经教部 经

  灵宝洞玄自然九天生神章经

  一名《三宝大有金书》

  天宝君者,则大洞之尊神。天宝丈人,则天宝君之祖气也。丈人是混洞太无元高上玉皇之气,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亿万气,后至龙汉元年化生天宝君。出书时号高上大有玉清宫。灵宝君者,则洞玄之尊神。灵宝丈人,则灵宝君之祖气也。丈人是赤混太无元无上玉虚#1之气,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万气,后至龙汉开图,化生灵宝君。经一劫至赤明元年出书度人时,号上清玄都玉京七宝紫微宫。神宝君者,即洞神之尊神。神宝丈人,则神宝君之祖气也。丈人是冥寂玄通元无上玉虚之气,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万气,后至赤明元年化生神宝君。经二劫至上皇元年出书时,号三皇洞神太清太极宫。此三号虽年殊号异,本同一也,分为玄、元、始三气而治三宝,皆三气之尊神,号生三气,三号合生九气。九气出乎太空之先,隐乎空洞之中,无光无像,无形无名,无色无绪,无音无声。导运御世,开辟玄通。三色混沌,乍存乍亡。运推数极,三气开光。气清高澄,积阳成天。气结凝滓,积滞成地。九气列正,日月星宿,阴阳五行,人民品物,并受生成。天地万化,自非三元所育,九气所导,莫能生也。三气为万物之根,故三合成德,天地之极也。人之受生于胞胎之中,三元育养,九气结形,故九月神布气满,能声。声尚神具,九天称庆。太一执符、帝君品命,主箓勒籍,司命定筭,五帝监生,圣母卫房,天神地祇,三界备守。九天司马在庭东向读《九天生神宝章》九过。男则万神唱恭,女则万神唱奉;男则司命敬诺,女则司命敬顺。于是而生。九天司马不下命章,万神不唱恭诺,终不生也。夫人得还生于人道,濯形太阳,惊天骇地,贵亦难胜;天真地神,三界齐临,亦不轻也。当生之时,亦不为陋也。所以能爱其形,保其神,贵其气,固其根,终不死坏而得神仙,骨肉同飞上登三清,是与三气合德,九气齐并也。但人得生而自不能尊其气,贵其形,宝其命,爱其神,自取死坏,离其本真耳。《九天生神章》乃三洞飞玄之气,三合成音,结成灵文;混合百神,隐韵内名,生气结形自然之章。天宝诵之以开天地之光,灵宝诵之以开九幽长夜之魂,神宝诵之以制万灵,太一诵之以具身神,帝君诵之以结形,九天诵之以生人,学士诵之以升天,鬼灵闻之以升迁,凡夫闻之以长存,幽魂闻之以开度,枯朽闻之以发烟,婴孩闻之以能言,死骸闻之以还人。三宝神奥,万品生根,故非鬼神所知,凡夫所闻也。夫学上道,希慕神仙,及得尸解,灭度转轮,终归仙道。形与神同,不相远离,俱入道真,而无此文,则胞胎结滞,死气固根;真景不守,生气无津;九户阂塞,体不生神,徒受一形。若寄气而行;学得此法,可坐致自然。三宝尊重,九天至真,祕之大有九重金格紫阳玉台,自非天地一开,其文不出。元始禁书,非鬼神所闻。窃之者风刀万劫,魂死无生。依科奉法,形神同仙。三元宫中宿有金名紫字,刻书来生应为三清神仙之人,当得此文。有其缘会,当赍金宝,奉师效心,依科盟受。闭心奉行,慎勿轻泄,风刀考身。修行之法,千日长斋,不关人事,诸尘漏尽,夷心默念,清心执戒。入室东向叩齿九通,调声正气,诵咏宝章。诵之一过,声闻九天;诵之二过,天地设恭;诵之三过,三界礼房;诵之四过,天王降仙;诵之五过,五帝朝真;诵之六过,魔王束身;诵之七过,星宿停关;诵之八过,幽夜光明;诵之九过,诸天下临,一切神灵莫不卫轩。一过彻天,胞原宣通;二过响地,胎结解根;三过神礼,魂门练仙;四过天王降仙,魄户闭关;五过五帝朝真,藏府清凉;六过魔王伏诺,胃管生津;七过星宿朗明,孔窍开聪;八过幽夜显光,三部八景,整具形神;九过诸天下临,三关、五藏六府、九宫、金楼玉室十二重门、紫户玉合,三万六千关节,根原本始一时生神。九徧为一过。一过周竟,三界举名五帝友,别称为真人。十过通气,制御万灵,魔王保举,列上诸天。百过通神,坐致自然,太一度符,元君受生。千过通灵,坐在立亡,仙童玉女,役使东西。万过道备,驰骋龙驾,白日登晨。

  元始天尊时静处闲居,偃息云宫黄房之内,七宝帏中。熙夷养素,空碧鍊真;耽咀洞惠,俯研《生神》;理微太混,啸朗九天。是时飞天大圣无极神王,玉辅上宰四协侍晨,清斋建节,侍在侧焉。凭琼颜而妙感,仰灵眸而开拎,窃神章而踊跃,餐天音而蒙生,敢乘机而悟会,冒灵盼而披心。于是飞天大圣无极神王前进作礼,稽首而言,上白天尊:

  贱臣幸会,得仰侍灵轩,不以短狭,叨濯冥津。重悟凝玄,位登神王。总御生死,领括天仙。赏监七觉,远览遐方。雍观上宰,对司侍晨。方当乘机应会,履九太阳,洞理阴符,抚掌兆民。大运将期,数终甲申。洪流荡秽,凶灾弥天。三官鼓笔,料别种人。考筭功过,善恶当分。自赤明以来至上皇元年,依元阳玉匮,受度者应二十四万人。开皇以后数至甲申,诸天选叙,仙曹空废,官僚不充,游散职司,皆应选人。依元阳玉历,当于三代更料有心积善建功、为三界所举、五帝所保、名在上天者,取十万人以充其任。又当别举一十二万人以充储官。如此之例:或以宿名玄图;或骨像合仙;或以灭度,因缘转轮;或以笃好三宝,善功彻天;或供养师宝,为三官所称;或修斋奉戒,功德积感;或施散财宝,建立道堂;或救卹穷乏,载度天人;或为三师建功充足,天官有名。考筭簿录,三官相应,皆逆注种名,上下有别,毫分无遗。又九幽之府被东华青宫九龙符命,使拔九幽玉匮男女死魂,宿名有善、功德满足、应受开度者,取三十二万人以充。甲申驱除之后,开大有之民。当此之时,生死交会,善恶分判,得过者真为乐哉!然三官相切,文墨纷纭,龙门受会,鸟母督仙,万圣显驾,昼夜无闲。功过平等,使生死无偏,此之昏闹,亦臣之忧矣。大期既切,触事阙替,恒恐一旦受罹公门。伏闻天尊造大慈之化,垂怜苍生;开九天之奥以济兆民。明科有禁戒,非贱臣所可参闻。然大数有期,甲申垂终,运度促急,大法宜行。使有心者得于考筭之中闻于法音,开示于视听,劝化于未悟者也。缘玆上陈,惧触天颜,愿见一反愍,赐所未闻。

  于是天尊抚机高亢,凝神遐想。仰诵洞章,啸咏琳琅。良久,忽然歎曰:上范虚漠,理微大幽,道达重玄,气冠神霄,至极难言,妙亦难超。子既司帝位,受任神王。飞天翼于琼阙,四宰辅于明轮。遐盼极览,领综无穷,雍和万化,抚料苍生。今大运启期,三五告辰,百六应机,阳九激扬,洪泉鼓波,万灾厉天。四宫选举,以充种民。三代昏乱,善恶宜分,子当劳心兆庶,疲于三官兴废之际,事须□ 开能,今以相委,其勉之焉!宝书妙重,九天灵音,施于上圣,非鬼神所闻。明真有格,四万劫一行。今冒禁相付,子祕之矣,慎勿轻传!登命九天司马侍仙玉郎,开紫阳玉岌云锦之囊,出《九天生神玉章》。四辅别位,五老监真,太一命辰,玉帝唱盟,一依俯仰。明真具典,南向长跪以付飞天无极神王。法事既毕,诸天复位。

  天尊重告飞天神王:此九天之章乃三洞飞玄之气,三会成音结成真文。混合百神,隐韵内名。故太一试观,摄生十方,领会洞虚,启誓丹青。自无亿劫,因缘宿名帝图,不得参见。得眄篇目,九祖同仙。当采择其人应为仙者,七百年中,清斋千日,赍金缯誓心,依盟以传。慎之则享祚,漏之则祸臻。享祚则福延九祖,德重山海;招祸则考流亿劫,痛于毒汤,风刀相刑。可不慎之焉!

  郁单无量天生神章第一

  帝真胞命元,元一黄演之气。

  混合空洞气,飞爽浮幽寥。延康无期劫,眇眇离本条。苦魂沉九夜,乘晨希阳翘。大有通玄户,郁单降晨霄。黄云凝灵府,阴阳气象交。胞元结长命,恶根应化消。桃康合精延,二帝秀玉飘。灌溉胞命门,精练神不凋。九天命灵章,生神神自超。元君遏死路,司马诵洞谣。一唱万真和,九徧诸天朝。稽首恭劫年,庆此荣旧苗。

  上上禅善无量寿天生神章第二

  帝真胎命元,洞冥紫户之气。

  无量结紫户,气尊天中王。开度飞玄爽,凝化输空洞。故根离昔爱,缘本思旧宗。幽夜沦遐劫,对尽大运通。帝真始明精,号曰字符阳。婴儿史伯华,结胎守黄房。斩根断死户,熙颐养婴童。禅善导灵气,玄哺飞天芳。华景秀玉质,精练自成容。务玄育尚生,罗列备明堂。太虚感灵会,命我《生神章》。一唱动九玄,二诵天地通。混合自相和,九徧成人功。大圣庆元吉,散华礼太空。诸天并欢悦,一切稽首恭。

  梵监须延天生神章第三

  帝真魂命元,长灵明仙之气。

  须延总三云,玄元始气分。落落大范布,华京翠玉尊。明梵飞玄景,开度长夜魂。游爽赴期归,气气反故根。太帝号阳堂,字曰八灵君。九关回禄道,胎气生上元。陵梵度命籍,太一辅精延。泥丸敷帝席,三部八景分。魂生摄游气,九转自成仙。琅琅九天音,《玉章》生万神。三遍列正位,气叅八辰门。玄关遏死户,灵镇津液源。应会感灵数,明道濳回轮。庆此婴兄蜕,稽首赞洞文。

  寂然兜术天生神章第四

  帝真魄命元,旸尸冥演由之气。

  寂然无色宗,兜术抗大罗。灵化四景分,万条翠朱霞。游魄不顾反,一逝洞群魔。神公摄游气,飘飘练素华。荣秀桩劫期,乘运应灵图。空洞生神章,琼音逸九霞。一唱万真会,骞爽合成家。九转景灵备,郁郁曜玉葩。兜术开大有,一庆享祚多。上圣回帝驾,婴儿欻以歌。不胜良晨会,一切稽首和。

  波罗尼密不骄乐天生神章第五

  帝真藏府命元,五仙中灵之气。

  翻翻五帝驾,飘飘玄上门。游步黄华野,回灵骄乐端。采集飞空景,旧爽多不存。太微回黄旗,无英命灵旛。摄召长夜府,开度受生魂。公子辅黄宁,总录具形神。玉章洞幽灵,五转天地分。气鍊元藏府,紫户自生仙。数周众真会,启阳应感繁。玉女灌五香,圣母庆万年。三界并欢乐,稽首礼天尊。

  洞元化应声天生神章第六

  帝真灵府命元,高真冲融之气。

  应声无色界,霄映冠十方。回化轮无影,冥期趣道场。灵驾不待辔,朗然生神章。空洞谅无崖,玄爽亦为彊。练胎反本初,长乘飞玄梁。蕲畜丧天真,散思候履常。斩伐胞树滞,心游超上京。愿会既玄玄,悟我理兼忘。界福九天端,交礼地辰良。混化归元一,高结元始玉。稽道俦灵运,长谢嚣尘张。

  灵化梵辅天#2生神章第七

  帝真元府命元,高仙洞笈之气。

  玄会统无崖,混气归梵辅。务猷运灵化,濳推无寒暑。乘数构真条,振袂拂轻羽。琼房有妙韵,汎登高神所。圆轮无停映,真仙森列序。上上霄衢邈,洞元深万巨。秀叶翳翠霞,停荫清泠渚。遨翫怡五神,繁想啸明侣。五难缘理去,冲心自怡处。爽魂随本根,亹亹空中处。七诵重关开,豁滞非神武。运通由中发,高唱稽首举。

  高虚清明天生神章第八

  帝真华府命元,真灵化凝之气。

  清明重霄上,合期庆云际。玉章散冲心,孤景要灵会。焕落景霞布,神矜靡不迈。玉条流逸响,从容虚妙话。灵音振空洞,九玄离幽裔。感爽无凝滞,去留如解带。明识生神章,高游无终败。玄景曜云衢,迹超神方外。应感无方圆,聊以运四大。研心稽首诵,众圣共称快。

  无想无结无爱天生神章第九

  帝真神府命元,自然玄照之气。

  无结固无情,玄玄虚中澄。轮化无方序,数来亦叵乘。谁云无色平,峨峨多丘陵。冥心纵一往,高期清神征。良遇非年岁,劫数安可称?浮爽缘故条,反胎自有恒。灵感洞太虚,飞步霄上冰。津趣鼓万流,濳凝真神登。无爱固无忧,高观稽首升。

  太极真人颂二首

  大道虽无心,可以有情求。伫驾空洞中,回盼翳沧流。净明三界外,萧萧玉京游。自无玄挺运,谁能悟冥陬?落落天汉澄,俯仰即虚柔。七玄散幽夜,反胎顺沉浮。冥期苟濳凝,阳九无虞忧。亲此去来会,时复为淹留。外身而身存,真仙会良俦。

  亹亹玄中趣,湛湛清□波。代谢若旋环,椿水不改柯。静心念至真,随运顺离罗。感应理常通,神适逮自徂。淡游初无际,繁想洞九霞。飞根散玄叶,理反非有它。常能诵玉章,玄音彻霄霞。甲申洪灾至,控翮王母家。永享无终纪,岂知年劫多?

  云笈七签卷之十六

  #1元无上玉虚:此五字原本缺刻,今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补。

  #2天:原误作‘大’。

  云笈七签卷之十七

  三洞经教部 经

  太上老君内观经

  老君曰:天地构精,阴阳布化,万物以生,承其宿业,分灵道一,父母和合,人受其生。始一月为胞精,血凝也;二月为胎形,兆胚也;三月阳神为三魂,动以生也;四月阴灵为七魄,静镇形也;五月五行分藏,以安神也;六月六律定腑,用滋灵也;七月七精开窍,通光明也;八月八景神具降,真灵也;九月宫室罗布,以定精也;十月气足,万象成也。元和哺食,时不停也。太一帝君在头,曰泥丸君,总众神也;照生识神,人之魂也;司命处心,纳心源也;无英居左,制三魂也;白元居右,拘七魄也;桃孩住脐,保精根也;照诸百节,生百神也;所以周身神不空也。元气入鼻,灌泥丸也。所以神明形固安也。运动住止,关其心也;所以谓生有由然也。子内观之,历历分也。心者,禁也,一身之主,禁制形神,使不邪也。心则神也,变化不测,无定形也,所以五藏藏五神也。魂在肝,魄在肺,精在肾,志在脾,神在心,所以字殊随处名也。心者,火也,南方太阳之精,主火。上为荧惑,下应心也。色赤,三叶如莲花,神明依泊,从所名也。其神也,非青非白,非赤非黄,非大非小,非短非长,非曲非直,非柔非刚,非厚非溥,非圆非方,变化莫测,混合阴阳,大包天地,细入毫芒,制之则正,放之则狂。清净则生,浊躁则亡,明照八表,暗迷一方,但能虚寂,生道自常,永保无为,其身则昌。世以无形,莫之能名。祸福吉凶,悉由之矣。所以圣人立君臣,明赏罚,置官僚,制法度,正以教人。人之难伏,惟在于心,心若清净,则万祸不生。所以流浪生死,沉沦恶道,皆由心也。妄想憎爱,取舍去来,染著聚结,渐自缠绕,转转系缚,不能解说,便至灭亡。犹如牛马,引重趋泥,转增陷没,不能自出,遂至于死,人亦如之。始生之时,神源清净,湛然无杂。既受纳有形,形染六情;眼则贪色,耳则滞声,口则耽味,鼻则受馨,意怀健羨,身欲轻肥,从此流浪,莫能自悟,圣人慈念,设法教化,使内观己身,澄其心也。

  老君曰:谛观此身,从虚无中来,因缘运会,积精聚气,乘业降神,和合受生,法天象地,含阴吐阳,分错五行,以应四时,眼为日月,发为星辰,眉为华盖,头为昆仑,布列宫阙,安置精神,万物之中,人称最灵,性命合道,当保爱之。内观其身,谁尊之焉?而不自贵,妄染诸尘,不静臭秽,浊乱形神。孰观物我,何疏何亲?守道全生,为善保真。世愚役役,徒自苦辛。

  老君曰:从道受生谓之命,自一禀形谓之性,所以任物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出谓之志,事无不知谓之智,智周万物谓之慧,动以营身谓之魂,静以镇形谓之魄,流行骨肉谓之血,保神养气谓之精。气清而駃谓之荣,气浊而迟谓之卫,总括百骸谓之身,众象备见谓之形,块然有阂谓之质,状貌可则谓之体,大小有分谓之躯,众思不得谓之神,莫然应化谓之灵,气来入身谓之生,神去于身谓之死,所以通生谓之道。道者,有而无形,无而有情;变化不测,通神群生。在人之身,则为神明,所谓心也;所以教人修道,则修心也;教人修心,则修道也。道不可见,因生以明之;生不可常,用道以守之。若生亡则道废,道废则生亡。生道合一,则长生不死,羽化神仙。人不能保者,以其不内观于心故也。内观不遗,生道常存。

  老君曰:人所以流浪恶道,沉沦滓秽,缘六情起妄而生六识。六识分别,击缚憎爱,去来取舍,染著烦恼,与道长隔,所以内观六识因起,六识从何而起?从心识起。心从我起,我从欲起。妄想颠倒,而生有识。亦曰自然,一又名无为,本来虚净,元无有识。有识分别,起诸邪见。邪见既兴,尽是烦恼。展转缠缚,流浪生死,永失于道。

  老君曰:道无生死,而形有生死。所以言生死者,属形不属道也;形所以生者,由得其道也。形所以死者,由失其道也。人能存生守道,则长存不亡也。

  老君曰:人常能清净其心,则道自来居,道自来居则神明存身,神明存身则生不亡也。人常欲生而不能虚心,人常恶死而不能保神,亦犹欲贵而不肯用道,欲富而不肯求宝,欲疾而足不行,欲肥而食不饱也。

  老君曰:道以心得,心以道明。心明则道降,道降则心通。神明之在身,犹火之在卮。明从火起,火自炷存,炷因油润,油藉卮停。四者若废,明何生焉?亦如明缘神照,神讬心存,心由形有,形以道全。一物不足,明何依焉?所以谓之神明者,眼见耳闻,意知身觉,分别物理,微细悉知。由神以明,故曰神明也。

  老君曰:所以言虚心也,遣其实也;无心者,除其有也。定心者,令不动也。正心者,使不邪也。清心者,使不浊也。净心者,使不秽也。此皆已有,今使除也。心直者,不反复也。心平者,无高低也。心明者,不暗昧也。心通者,不质碍也。此皆本自然也。粗言数者,余可思也。

  老君曰:知道易,信道难;信道易,行道难;行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守道不失,身常存也。

  老君曰:道也者,不可以言传口受而得之,当虚心静神,道自来也。愚者不知,乃劳其形,苦其心,役其志,躁其神,而道愈远,而神愈悲。背道求道,怨道不慈。

  老君曰:道贵长存。保神固根,精气不散,淳白不分。形神合道,飞升昆仑,先天以生,后天长存,出入无间,不由其门,吹阴煦阳,制魄抱魂。亿岁眷属,千载子孙,黄尘四起,骑牛真人。金堂玉室,送故迎新。

  老君曰:内观之道,静神定心,乱想不起,邪妄不侵,周身及物,闭目思寻,表里虚寂,神道微深,外观万境,内察一心,了然明静,静乱俱息,念念相系,深根宁极,湛然常住,窈冥难测,忧患永消,是非莫识。

  老君曰:吾非圣人,学而得之。故我求道,无不受持,千经万术,唯在心志也。

  洞玄灵宝定观经

  灵者,神也,在天曰灵。宝者,珍也,在地曰宝。天有灵化,神用不测,则广复无边;地有众宝,济养群品,则厚载万物。言此经如天如地,能复能载,有灵有宝,功德无穷。证得此心,故名灵宝。定者,心定也。如地不动。观者,慧观也。如天常照,定体无念,慧照无边,定慧等修,故名定观。

  天尊告左玄真人曰:

  左者,定也。玄者,深妙也。真者,纯也,一而无杂。人者,通理达性之人也。曰者,语辞也。

  夫欲修道,先能舍事,

  进趣之心,名为修道;一切无染,名为舍事。

  外事都绝,无与忤心,

  六尘为外事,须远离也。六尘者,色、声、香、味、触、法,更不染著,名为都绝。境不来忤,心即无恼。心不起染,境则无烦。心境两忘,即无烦恼。故名无与忤心。

  然后安坐,

  摄澄烦恼,名之为安。本心不起,名之为坐。

  内观心起。若觉一念,起须除灭,务令安静。

  慧心内照,名曰内观。漏念未除,名为心起。前念忽起,后觉则随;起心既灭,觉照亦忘,故称除灭。了心不起,名之为安。觉性不动,名之为静。故称安静。

  其次虽非的有贪著,浮游乱想,亦尽灭除,

  众心不起,妄念悉忘。乱想不生,何有贪著?故曰灭除。

  昼夜勤行,须臾不替。

  昼之言净,夜之言垢。垢净两忘,无有间替,故名不替。

  唯灭动心,不灭照心。

  妄想分别,名曰动心。觉照祛之,故名为灭。慧照常明无有间,故名不灭照心。

  但凝空心,不凝住心。

  不起一切心,名空心。一切无着,名之不凝住心。

  不依一法,而心常住。

  若取一法,即名著相。心不取法,名为不依。照而常寂,故为常住。

  然则凡心躁竞,其次初学,息心甚难。或息不得,蹔停还失。

  言习性烦恼,难可灭除。定力未成,蹔停还失也。

  去留交战,百体流行。

  心起染境,境来牵心,心境相染,故名交战。妄念不息,百非自生,名曰百体流行。

  久久精思,方乃调熟。勿以蹔收不得,遂废千生之业。

  定心不起,则契真常。一念不收,千生遂废。

  少得净己,则于行立坐卧之时。

  初得清净,正慧未生,故云少得净己。四威仪之时也。

  涉事之处、諠闹之所,皆作意安。

  见一切诸相,为涉之处。起一切诸心,名为諠闹之所也。息乱归寂,名为作意;恬淡得所,名之为安也。

  有事无事,常若无心;处静处諠,其志唯一。

  有无双遣,寂用俱忘;万法不二,名之唯一。

  若束心太急,又则成病。气发狂颠,是其候也。

  偏心执静,名曰束心。心外见相,名为颠也。

  心若不动,又须放任;宽急得所,自恒调适。

  从定发慧,名为放任。定慧齐融,名曰得所。定多即愚,慧多即狂;定慧等用,名曰调适。

  制而不着,放而不动;处諠无恶,涉事无恼者,此是真定。

  寂而常照,照而常寂;空而常用,用而常空。得本元寂,故为真定。

  不以涉事无恼,故求多事;不以处諠无恶,强来就諠。

  习性尘劳,常须制御,不可纵逸。

  以无事为真宅,有事为应迹。

  见本性空寂,故为真宅。慧用无边,故为应迹。

  若水镜之为鉴,则随物而现形。

  本心清净,犹如水镜,照用无碍,万物俱现。名为现形。

  善巧方便,唯能入定。

  诸法性空,寂无所起,故为入定。

  慧发迟速,则不由人。勿令定中急急求慧。急则伤性,伤则无慧。

  急求知见,真定乃亡。贪著诸相,故云无慧。

  若定不求慧,而慧自生,此名真慧。

  心体寂静,妙用无穷,故名真慧。

  慧而不用,实智若愚。

  了无分别,名之不用。韬光晦迹,故曰若愚。

  益资定慧,双美无极。

  寂照齐融,故云双美无极。

  若定中念想,多感众邪,妖精百魅,随心应见。

  为心取相,诸相应生。一切邪魔,竞来挠乱。

  所见天尊,诸仙真人,是其祥也。

  此为诸相不可取著。

  唯令定心之上,豁然无复;定心之下,旷然无基。

  前念不生,故云无复。后念不起,故曰无基。

  旧业日销,新业不造,

  宿习并尽,名曰旧业日销。更不起心,故名新业不造。

  无所罣碍,迥脱尘笼。

  一切无染,故名无所罣碍;解脱无系,故云迥脱尘笼。

  行而久之,自然得道。

  智照不灭,名曰行而久之。契理合真,故云得道。

  夫得道之人,凡有七候:一者心得定易,觉诸尘漏。

  心得清净,尘念尽知,故曰觉诸尘漏。

  二者宿疾普销,身心轻爽。

  真气胎息,故疾尽瘳。体道合真,身轻不老。

  三者填补夭损,还年复命。

  骨髓坚满,故填补夭损。驻颜不易,名为还年复命也。

  四者延数万岁,名曰仙人。

  长生不死,延数万岁,名编仙箓,故曰仙人。

  五者鍊形为气,名曰真人。

  得本元气,故曰鍊形为气。正性无伪,故曰真人。

  六者鍊气成神,名曰神人。

  真气通神,阴阳不测,故曰神人。

  七者鍊神合道,名曰至人。

  真神契道,故曰至人。

  其于鉴力,随候益明,

  鉴力者,常照不息也。益明者,明明不绝也。

  得至道成,慧乃圆备。

  若了本性,得道成真,智慧圆明,万法俱备。

  若乃久学定心,身无一候,促龄秽质,色谢方空。自云慧觉,又称成道者,求道之理,实所未然。

  通神合道,即身得道真。心证身亡,不离生死。《西升经》云:是故失生本,焉能知道源?

  而说颂曰:

  智起生于境,火发生于缘。各是真动性,承流失道源。起心欲息知,心起知更烦。了知性本空,知则众妙门。

  老君清净心经

  老君曰:夫道,一清一浊,一静一动。清静为本,浊动为末。故阳清阴浊,阳动阴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静者动之基。人能清静,天下贵之。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而不能者,心未澄,欲未遣故也。能遣之者,内观于心,心无其心;外观于形,形无其形;远观于物,物无其物。三者莫得,唯见于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既无其无,无无亦无;湛然常寂,寂无其寂;无寂寂无,俱了无矣,欲安能生?欲既不生,心自静矣。心既自静,神既无扰。神即无扰,常清静矣。既常清静,及会其道,与真道会,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既无所得,强名为得。为化众生,开方便道。

  老君曰:道所以能得者,其在自心。自心得道,道不使得。得是自得之道,不名为得。故言实无所得。

  老君曰:道不能得者,为见有心。既见有心,则见有身。既见其身,则见万物。既见万物,则生贪著。既生贪著,则生烦恼。既生烦恼,则生妄想。妄想既生,触情迷惑,便归浊海,流浪生死,受地狱苦,永与道隔。人常清静,则自得道。于是而说愒曰:

  天尊妙用常眼前,举体动心皆自然。

  息箇动心看动处,动处分明无际边。

  边际由来本性空,非观心照得虚空。

  自悟因缘无自性,翛然直入紫微宫。

  宫中宫外光且明,万法圆中一道平。

  清心清镜皎无碍,无碍无心心自在。

  平等道平无有异,天堂地狱谁安置?

  神既内寂不亏盈,善恶若空何处生?

  只为凡夫生异见,强于地上起纵横。

  纵横遮莫千般苦,一一谛观无宰主。

  谛观无主本无宗,只箇因缘即会中。

  中间虽会常无会,放会无为任物通。

  若时有人知是经意,行住坐卧,若能志心念诵,深心受持,则能灭除无量一切宿障诸恶,冤家皆得和合,无受苦报。邪魔外道,道能降伏。告诸众生,欲度厄难,各己清净,信受奉行。

  云笈七签卷之十七

  云笈七签卷之十八

  三洞经教部 经

  老子中经上一名《珠宫玉历》

  第一神仙

  经曰:上上太一者,道之父也,天地之先也。乃在九天之上、太清之中、八冥之外、细微之内,吾不知其名也,元气是耳。其神人头鸟身,状如雄鸡,凤凰五色,珠衣玄黄。正在兆头上,去兆身九尺,常在紫云之中,华盖之下住。兆见之言曰:上上太一道君,曾孙小兆王甲.洁志好道,愿得长生。

  第二神仙

  经曰:无极太上元君者,道君也。一身九头,或化为九人,皆衣五色珠衣,冠九德之冠,上上太一之子也。非其子也,元气自然耳。正在兆头上紫云之中,华盖之下住。兆见之言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孙小兆王甲好道,愿得长生。养我育我,保我护我。毒虫猛兽,见我皆垫伏,令某所为之成,所求之得。太清乡,虚无里,姓朱愚,名光,字帝乡。乃在太微勾陈之内一星是也。号曰天皇太帝耀魄宝。兆常念之,勿忘也。人亦有之,常存之眉间,通于泥丸,气上与天连。

  第三神仙

  经曰:东王父者,青阳之元气也,万神之先也。衣五色珠衣,冠三缝,一云三锋之冠。上有太清云曜五色。治于东方,下在蓬莱山。姓无为,字君鲜,一云君解。人亦有之,在头上顶巅,左有王子乔,右有赤松子,治在左目中,戏在头上。其精气上为日,名曰伏羲。太清乡,东明里,西王母,字偃昌。在目为日月,在目为日,右目为月。目中童子,字英明。王父在左目,王母在右目,童子在中央,两目等也。兆欲修真,当念东王父、西王母、正在头上,有三人并立,乃合日月精光,下念紫房、太一、绛宫、黄庭、太渊、丹田,行其真气五周,施于腹中。复行气十二周,施于一身中。道毕,即止朱雀阙门。阙门,两乳是也。左乳曰君阿,右乳曰翁仲,当两乳下有玉阙,天狗、天鸡在其上,主晨夜鸣吠。

  第四神仙

  经曰:西王母者,太阴之元气也。姓自然,字君思。下治昆仑之山,金城九重,云气五色,万丈之巅;上治北斗,华盖紫房,北辰之下。人亦有之,在人右目之中,姓太阴,名玄光,字偃玉。人须得王父王母护之两目,乃能行步,瞻视聪明,别知好丑,下流诸神,如母念子,子亦念母也。精气相得,万世长存。夫人两乳者,万神之精气,阴阳之津汋也。左乳下有日,右乳下有月,王父王母之宅也。上治目中,戏于头上,止于乳下,宿于绛宫紫房,此阴阳之气也。

  第五神仙

  经曰:道君者,一也;皇天上帝中极北辰中央星是也。乃在九天之上,万丈之巅,太渊紫房宫中。衣五色之衣,冠九德之冠,上有太清元气,云曜五色。华盖九重之下,老子、太和侍之左右。姓制皇氏,名上皇德,字汉昌。人亦有之,在紫房宫中,华盖之下,元贵乡,平乐里,姓陵阳,字子明。身黄色,长九分,衣五色珠衣,冠九德之冠。思之长三寸,正在紫房宫中,华盖之下。其妻太阴玄光玉女,衣玄黄五色珠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在太素宫中,养真人子丹,稍稍盛大,自与己身等也。子能存之,与之语言,即呼子上谒道君。道君者,一也。乘云气珠玉之车,黪驾九极之马,时乘六龙以御天下。子常思之,以八节之日,及晦朔日,日暮夜半时祝曰:

  天灵节荣真人,王甲愿得长生,太玄之一,守某甲身形,五藏君候,愿长安宁。

  第六神仙

  经曰:老君者,天之魂也,自然之君也。常侍道君在左方,故吾等九人,九头君也。吾为上首作王父,余人无所作也。人亦有之,金楼乡,小庐里,姓皮,名子明,字蓝蓝。衣青衣,长九分,把芝草,持青幡,侍道君在左方,从仙人仲成子。思之长三寸,常在己左方,正与己身等也。其妻素女,衣黄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

  第七神仙

  经曰:太和者,天之魄也,自然之君也。常侍道君在右方。人亦有之,乌抬乡,姓角里先生,字导导。衣白衣,长九分,持金剑,捧白旛,侍道君在右方,从仙人曲文子。思之亦长三寸。起坐行止,常在己右。其妻青腰玉女,衣青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

  第八神仙

  经曰:泥丸君者,脑神也。乃生于脑,肾根心精之元也。华盖乡,蓬莱里,南极老人泥丸君也,字符先。衣五色珠衣,长九分,正在兆头上脑中,出见于脑户目前。思之长九分,亦长三寸。兆见之言曰:南极老人,使某甲长生,东西南北,入地上天,终不死坏迷惑,上某甲生籍,侍于道君,与天地无极。

  第九神仙

  经曰:南极者,一也,仙人之首出也,上上太一也,天之侯王太尉公也。主诸灾变,国祚吉凶之期。上为荧惑星,下治霍山。人亦有之,在长吴乡,绛宫中元里,姓李,名尚一名常,字曾子。衣绛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在心中。其妻,玉女也,衣白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常思心中有华盖,下有人赤帻大冠,绛章单衣,名曰天侯,玉带紫绶,金印玄黄。子能见之,彻视八方,千日登仙时。候视脑中,小童子见之是也。

  第十神仙

  经曰:日月者,天之司徒、司空公也。主司天子人-君之罪过,使太白辰星,下治华阴恒山。人亦有之,两肾是也。左肾男,衣皂衣;右肾女,衣白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为日月之精,虚无之气,人之根也。在目中,故人之目,左为司徒公,右为司空公。两肾各有三人,凡有六人。左为司命,右为司录;左为司隶校尉,右为延#1尉卿。主记人罪过,上奏皇天上帝太上道君。兆常存之,令削去死籍,著某长生。属太初乡,玄冥里。司录,六丁玉女,字道明,皆在神龟上,乘紫云气之车,骖驾双鲤鱼,字太成子。玄母,道母也。在中央,身之师也。主生养身中诸神,在五色云气华盖之下坐,戴太白明星明月之珠,光曜照一身中。常存以八节之夜,卧祝曰:司命司录,六丁玉女,削去某甲死籍,更著某甲长生玉历。

  第十一神仙

  经曰:中极黄老者,真人之府中斗君也,天之侯王,主皇后素女宫也。人亦有之,黄庭真人,道之父母也,赤子之所生也,己吾身也。皇后者,太阴玄光玉女,道之母也,正在脾上中斗中也。衣五色珠衣,黄云气华盖之下坐,主哺养赤子。常思两乳下有日月,日月中有黄精赤气,来入绛宫,复来入黄庭紫房中,黄精赤气填满太仓中,赤子当胃管中,正南面坐,饮食黄精赤气,即饱矣。百病除去,万灾不干。兆常思存之,上为真人。故曰同出而异名也。有注云:日月同出异名。太素乡,中元里,中黄真人,字黄裳子,主辟谷,令人神明乍小乍大,常以鸡鸣、食时祝曰:

  黄裳子,黄裳子,黄庭真人在于己。为我致药酒,松脯,粳粮,黍臛诸

  可食饮者,令立至。祝讫,瞑目有顷,闭口咽之二七过,即饱矣。

  第十二神仙

  经曰:吾者,道子之#2也。人亦有之,非独吾也。正在太仓胃管中,正南面坐珠玉床上,黄云华盖复之,衣五䌽珠衣。母在其右上,抱而养之;父在其左上,教而护之。故父曰陵阳,字子明,母曰太阴,字玄光玉女。己身为元阳,字子丹。真人字仲黄,真吾之师也。常教吾神仙长生之道,常侍吾左右,休舍太仓,在脾中与黄裳子共宿卫吾,给事神所当得,主致行厨。故常思真人子丹正在太仓胃管中,正南面坐,食黄精赤气,饮服醴泉。元阳子丹长九分,思之令与己身等也。父母养之,乃得神仙。常自念已身在胃管中童子,服五色彩衣,坐珠玉之林,黄云赤气为帐,食黄金玉饵,服神丹芝草,饮醴泉,乘黄云气五色珠玉之车,驾十二飞龙,二十四白虎,三十六朱鸟。思之九年,乘云去世,上谒道君。吾之从官,凡三万六千神,举吾宗族,皆得仙道,白日升天。常以四时祠吾祖先:正月亥日鸡鸣时祠郊庙;二月亥日祠社稷、风伯两师;四月、五月申卯日、七月、八月巳午日,十月、十一月卯戌日,四季月不祠。但解洿土公,逐去伏尸耳。郊在头上脑户中,庙在顶后骨之上,社在脾左端,稷在大肠穷,风伯在八门。八门者,在脐旁五城十二楼也。雨师在小肠穷,四渎云气出昆仑,弱水在胞中,诸神食厨在于太仓中。以次呼神名召之,勿忘也。

  第十三神仙

  经曰:璇玑者,北斗君也,天之侯王也。主制万二千神,持人命籍。人亦有之,在脐中,太一君,人之侯王也。柱天大将军,特进侯也。主身中万二千神。中极乡,璇玑里,姓王,名阳,字灵子。冠三缝之冠,衣绛章单衣,长九分,思之亦长三寸,其大与自身等也。太一君有八使者,八卦神也。太一在中央,主总阅诸神,案比定录,不得逋亡。八使者以八节之日上对太一,故脐中名为太渊都乡之府也。常以秋分之日案比算之。斋戒沐浴,静卧三日勿出。日三呼之,三日九呼之,常如此,诸神不得逋亡,名上仙箓,定为真人。故太一不得妄上白事,不吉则凶,但八使者耳。故以八节日、晦朔弦望日,右手拊脐二七,左手拊三七,祝曰:

  天灵节荣真人,某甲愿得长生,太玄真一守某甲身形,五藏诸君侯愿且安宁。公兆七遍,庶兆二七。明日平旦,复祝曰:

  太一北极君,敬守告诸神,常念魂魄安宁,无离某甲身形。此所谓拘魂制魄者也。常以十二月晦日人定时,向月建太一于空室中,再拜,正坐,暝目,祝曰:

  五藏之君,魂魄诸神,某乞长生,无得离身。常与形合,同成为一身。男女各三通。常以八节日于室中,向其王地再拜,瞑目,祝曰:

  大道鸿涬鸿涬,天节之日,万兆魂魄皆上诸天。真人身与神合。某甲欲得长生,独在空室之中,不豫死籍数。男女各三遍。常以十二月晦日,宿夜昼朝至平旦,于室中向寅地再拜,祝曰: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