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年到四十、五十,则不住还。得其理者,日益长久。不能明者,徒自苦耳。

  还过华下动肾精,

  华盖之下多阴凉,万神合会更相迎,引动肾气,上布紫宫。

  立于明堂望丹田,

  明堂、丹田相去不远,相望见。

  将使诸神开命门,

  一名大神。万物之先,保使群神,救护万民,出入命门。

  通利天道存灵根。

  九九八十一首,分为二部。从头至足,元气通流,周匝一身,灵根坚固,守之勿休也。

  阴阳列布若流星,

  三气升降,闭塞三关,百脉九孔,气候铄铄光晃晃,列布皮肤若奔星。

  肝气周还终无端。

  肝为青龙,出从吾左肺;为白虎,住在右。神道恍惚,无有端绪。

  肺之为气三焦起,

  肺有三叶三焦起,一名华盖,紫红色。

  上座天门候故道。

  天道,雄门。故道,本根。存本守根,乃得长生。

  津液醴泉通六府,随鼻上下开两耳。

  闭气缩鼻,长久微息。呼吸元气,一上一下,缩鼻不止开其耳。

  窥视天地存童子,

  上窥天门,则睹三光。倇视地理,见小童子。

  调和精华治发齿,

  精液华池。常以鸡鸣,啄齿三十六,下漱咽之。常以管籥开闭九孔,皆上头中治发齿。

  颜色光泽不复白。

  门户开张,精神布合。颜色光润,须发滋荣不复白。

  下于咙喉何落落,

  存候天道要不烦,落落如石,中心独喜。

  诸神皆会相求索。

  大道游戏,众神合会,交游徘徊太素中。

  下入绛宫紫华色,

  下入绛宫丹城楼,金紫帏帐,徘徊四隅。

  隐藏华盖观通庐。

  暮隐华盖,昼游明堂。观望神庐金匮乡也。

  专守心神转相呼,

  心为国主太一宫,专心一意向太阳,执志清洁,众神喜乐相呼来。

  观我神明辟诸邪。

  一居中央,诸神宿卫。当此之时,仰观神光,元阳子丹辟万邪。

  脾神还归依大家, 脾神朝进明堂,暮归其宫,故依大家太仓也。

  致于胃管通虚无,

  胃管,太仓口也。虚无之宫在太初。

  藏养灵根不复枯。

  藏养灵根使渐润,调和满口而咽之,内不枯燥。

  闭塞命门如玉都,

  关门闭牖以知天道耳。玉堂之阳,一神之都市,知万物之价数也。

  寿传万岁年有余。

  俗人有余财,圣人有馀年,寿命无期。

  脾中之神主中宫,

  中宫戊己,主于土府。万物跂行,土地之子。脾为明堂,神治中宫也。

  朝会五藏列三光,

  五藏六府,神明之主。日月朝会,长幼有序。仰观三光日月斗。

  上合天门合明堂。

  天门开闭,出为雄雌。三光所生,侠在明堂。上圆下方,中无不有。

  通利六府调五行,

  安神养己,六府通畅,邪气却走,正气内守五行之精,金木水火土为荣。

  金木水火土为王。

  五行相生,土为其主。万物畴类,皆归于土。

  通利血脉汗为浆,

  含气养精,血脉丰盈,骨濡筋强,润滋皮肤,汗出若浆。

  修护七窍去不祥。

  同穴异窍,各隔东西。常当修护,神明所依。辟却不祥,万物自化。

  二神相得化玉英,

  日月之神,阴阳之反。暮宿明堂,化生黄英下流口,淡如无味,用之不可既也。

  上禀天气命益长,

  坐常仰头鼻,受上清气,跨座随阳,四肢安宁。敬重天禁命益长。

  日月列布张阴阳。

  日月照察,万物瞻仰。阴阳设张,四时调和。凡此四行,亦在己躯也。

  五藏之主肾最精,

  肾之为气清且香。右为王母,左为王公。左青龙,右白虎,与天通。

  伏于太阴成吾形,

  太阴小童玄武里,赤神之子伏不起,转阳之阴成吾形,常存太素老小丁。

  出入二窍合黄庭,

  出入二窍两手间,黄庭中人主神仙,欲得吾处入阙山。

  呼吸虚无见吾形,

  虚无恍惚难悉言,呼吸元气环无端,欲睹吾形若临渊也。

  强我筋骨血脉盛。

  精气不泄,骨髓充满,常自壮强。血脉平盛,行若犇马,终身不倦。

  恍惚不见过青灵,

  恍惚中有物,青灵中有形。恍惚象大道有一,莫见其景也。

  坐于庐下见小童,

  神庐之下金匮野,顾见真人小童子,何从相求华盖下。

  内息思存神明光。

  闭目内视,存在神明见吾光。晚仰瞻之,青赤白黄。

  出于天门入无闲,

  出于天门见四邻,入于无闲睹太玄,太玄中有众妙之门。

  恬惔无欲养华茎。

  闲居静处,深固灵珠。素捐世俗,推刚就深,含养玉茎,色如桃华。

  服食玄气可遂生,

  外为太玄,内为大渊。若如流俗,合四海源。审能服食,可得遂生。

  还过七门饮大渊。

  大渊玉浆甘如饴,近在吾身子不知,何处取之蓬莱汉。

  道我悬膺过青灵,

  太清之渊随时凉,青灵之台四远望,悬膺菀降太仓。

  坐于膺间见小童,

  金匮玉神小庐间坐,仙道见小童子,候吾规中道毕矣。

  问于仙道与奇方,

  仙道,谓虚无自然也。不行而至,举足万里,坐在立无。奇方,不死之药也。

  服食芝草紫华英。

  绝五谷,弃饴粮。使六丁玉女自来侍人,为取芝草金紫华英,得乃食之。

  头戴白素足丹田,

  真人致住,常欲令人得神仙。昼日头黑,至头白如素也,足履丹田中也。

  沐浴华池生灵根。

  沐浴华池,鍊身丹田之中,主润灵根。华池,玉池。

  三府相得开命门,

  老子,太和各为一府,共侍道君。常开阖命门,阳明无端也。

  五味皆至善气还,

  六合之中自生五味,演而食之,正气并来。

  被发行之可长存。

  大道万毕,被发僵卧,鍊身五岳,则得长生。

  大道荡荡心勿烦。

  大道荡荡,昭然旷然。要道不烦,烦道不要,求于无形。

  吾言毕矣慎勿传。

  吾者,中央老君也。解说天道,从头至足,皆可生也。勿传非人,令道不明,慎之慎之。

  太上黄庭外景经

  推诵《黄庭内景经》法

  当入斋堂之时,先于户外叩齿三通。闭目想室中有紫云之气,郁郁来冠兆身。玉童侍左,玉女侍右,三光宝芝,洞映内外。咒曰:

  天朗气清,三光洞明。金房玉室,五芝宝生。玄云紫盖,来映我形。玉童侍女,为我致灵。九帝齐景,三光同軿。得乘飞盖,升入紫庭。引气三十九咽,毕,入户北向四拜,长跪,叩齿二十四通,上启高上天真玉晨太上道君:某甲今当入室咏诵玉经,鍊神宝藏。乞胃宫华荣,身得乘虚,上拜帝庭。毕,还东向揖大帝。又叩齿十二通,上启扶桑大帝旸谷神王:某乙今披咏玉经,乞使静室神芝自生,玉华宝耀,三光洞明,万徧胎仙,得同帝灵。毕,即东向诵十徧为一过。竟,还北向四拜,东向揖,不须复启也。但拜谒如法,随诵多少,然以十数为限。不依法而受经,亏损俛仰之格,徒劳于神,无益于求仙也。五犯废功断事,十犯身

  死于风刀之考。死为下鬼,负石之役,万劫还生不人之道。当以八节日送金环、青缯九尺,以奉于有经之师。师得此信,速录上学弟子郡县、乡里、姓名、年纪、生月日时于九尺青缯之上,正中于山岳绝巖之侧,北向奏名青帝宫。叩齿二十四通,微咒曰:

  天回道气,八道运精;三五应期,九祚代倾;命真玄寂,辅臣帝灵;玉劄已御,今奏青名。谨关九府,五岳司灵,记我所列,上闻玉清。三年之后,来迎某甲微形、赐乘八景,升上帝庭。毕,埋青缯于绝巖之下。如此三年,有真人下降。一节不送,废功断事,不得入仙。三节违盟,告下三官,受考无穷。清虚真人曰:凡修《黄庭内景玉经》,应依帝君填神混化之道。读竟礼祝毕,正坐向东,临目内想身神形色、长短大小,呼其名字,还填本宫。不修此法,虽万万徧,真神不守,终无感效。徒亦损气疲神,无益于延命也。今故抄经中要节相示耳:

  发神苍华字太元,形长二寸一分。脑神精根字泥丸,形长一寸一分。眼神明上字英玄,形长三寸。鼻神玉垄字灵坚,形长二寸五分。耳神空闲字幽田,形长三寸一分。舌神通命字正纶,形长七寸。齿神崿锋字罗千。形长一寸五分。右面部七神,同衣紫衣,飞罗裙,并婴儿形。思之审正,罗列一面,各填其宫。毕,便叩齿

  二十四通,咽气十二过,祝曰:

  灵源散气,结气成神。分别前后,总统泥丸。上下相扶,七神敷陈。流形遯变,爱养华元。道引八灵,上冲洞门。卫驱摄景,上升帝晨。毕,次思心神丹元字守灵。形长九寸,丹锦飞裙。肺神皓华字虚成,形长八寸,素锦衣黄带。肝神龙烟字含明,形长六寸,青锦披裳。肾神玄冥字育婴,形长三寸六分,苍锦衣。脾神常在字魂停,形长七寸三分,黄锦衣。胆神龙曜字威明。形长三寸六分,九色锦衣绿花裙。右六腑真人处五藏之内六府.之宫,形若婴儿,色如华童。思之审正,罗列一形,叩齿二十四通,咽气十二过,咒曰:

  五藏六府,真神同归。总御绛宫,上下相随。金房赤子,对处四扉。幽房玄阙,神室纽机。混化生神,真气精微。保结丹田,与日齐晖。得与八景,合形升飞。紫微真人曰:昔孟先生诵《黄庭》,修此道八年,黄庭真人降之。此妙之极也。《黄庭》祕诀尽于此矣。形中之神,亦可从朝至暮,恒念勿忘,不必待诵《黄庭经》矣。

  云笈七签卷之十二

  #1居:原误作‘君’,据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改。

  #2月魂:辑要本作‘月’。

  #3的其的:辑要本前‘的’作‘得’。按作‘的’于文意更通。

  #4嫌: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大’。

  #5玉:四库本、辑要本、丛刊本并作‘为’。

  云笈七签卷之十三

  三洞经教部 经

  太清中黄真经并释题

  释题

  《中黄真经》者,

  中黄者,中天之君也。真者,得无为之身也。经者,为大道之径也。

  九仙君譔,

  九仙者,天之真也。其位最崇,下管八天,上极真位,显两仪之成形。然大道之人,苞裹万景,含养天地,以慈爱为百行之源,以众善为资身之本;廓然洞达,存不舍之根;总察万行,无弃绝之智。是以出五明殿,入中和宫,放无极光,洞无极景。及与黄人论无极之义,显分圣教,须知无中不无,欲悟玄元,先了义趣。得之者同其生,失之者共其死。哀体内之莫测,病生灵之不悟。元气分散,随彼行之所生;体节分离,掩太阴之泉户。依余大教,必归云路。

  中黄真人注,

  中黄者,九天之尊。余始自人间,登于圣路,保养和气,深藏其精。虑中行未成,切厉精诚,然后用其慈愍,剪其癡怒,去舍万端,百灵濳护,永绝爱欲,阴神私助,然可服灵气,固真一,知神仙可学也。

  亦号曰《胎藏论》。

  夫《胎藏论》者,盖以人类受形于圣路,保和于气母。阴阳交配,随行所成。骨肉以精血为根,灵识以元气为本。故有浅深、愚智、祸福不同。此经辨人伦之有形,明腹内之修养。穷本见末,寻苗识根。端明五藏,然可修身。用之以人,受之以法,守之以功。若亏是行,徒擅其能,亦不可学也。

  《胎藏论》者,盖九仙君兼真人之所集也。真人常观察元气,浩然凝结成质。育之以五藏,法五行以相应;明之以七窍,象七曜以昭晰。

  夫人腹内有五行之正气,顺之即无疾,逆之即为害。头应于天,足应于地。天欲得高,高即日月明;七窍欲得大,七窍大者道易成。为心气大,骨气大,和气大,节气大,此为神宅,修道易成,亦主有寿。

  其识濳萌,其神布行,

  夫人受形于胎,然布情识之根,心识为最。因心运已,得无不为。道有存神宅,皆以心识为用。即未若无心舍损,直上九天,为之大要。

  安魂带魄,神足而生。

  魂生于天,魄生于地,入胎成形,诸神居拉。婴儿在胞,善知人事,无息无声,合于至理。既出胎腹,六识濳萌,体袭五谷,贪恚并生。随识所用,坐变癡盲,故《太微灵书》有还魂制魄法,皆须用心存思。若暂有忘舍,前功悉弃。此书并不载,盖为舍损心识。

  形神相讬,神形相成。口受外味以亡识,身受内役以丧情,神离形以散坏,形离神以去生。殊不知皮肉相应,筋骨乃成。肝合筋,其外爪;心合脉,其外色;脾合肉,其外唇;肺合皮,其外毛;肾合骨,其外发。咸伤筋,苦伤骨,甘伤肉,辛伤气,酸伤血。

  《玉华灵书》云: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食气,形食味。味伤形,气伤精。初皆相因,后皆相反。初相生成,后皆尅害。谷气盛,元气衰,即反壮成老。常欲得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养脾气。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养肺气。秋七十二日省辛增酸,以养肝气。冬七十二日省咸增苦,以养心气。季月末各取十八日省甘增咸,以养肾气。但依此养生,亦可得三百岁矣。存神亦得奔于诸天,只得为仙官尔,不得列于尊位。

  故圣人曰:先除欲以养精,后禁食以存命。是知食胎气,饮灵元,不死之道,返童还年。此盖圣人之所重也。且夫一士专志,下学而上达:一夫有心,睹天道之不远。学而无志谓之愚,

  《准玄箓》云:无志之夫,万行不成矣。

  不学不知谓之蒙。

  《玄元章》云:三生修道未具志,今生方遇《中黄》祕,若能闭得养形章,阴神永不夺人志。学道修行,大忌轻言泄事。纵得玉箓金章,终不成道。凡人遇异书奇术,皆天神助应,自是人愚慢其神理,难成道也。无分之人,永不相遇矣。

  然三虫未去,子践荆榛之田;当三虫已亡,自达华胥之国。

  《玄镜章》云:华胥国者,非近非远乎!非人境所知,非车马所到。此国方广数万里,其国无寒热,无虫蛇,无恶兽,国内人民尽处台殿上,通诸天往来。人无少长,衣食自然,不知烟焰劳计之勤,不识耕桑农养之苦。所思甘膳,随意自生。百味珍羞,盈满堂殿。甘泉涌溜,注浪横飞。九酝流池,自然充溢。人饮一盏,体生光滑。异竹奇花,永无凋谢。祥禽瑞兽,韵合宫商。一国人民,□#1相崇敬。然其国境外有三十里,草莽荆榛,四面充#2合。上有飞棘,罗复数重;下有蒺蔾,密布其地。欲游是国,先度此中。不顾凡身,然可得入。少生悔意,终不见达。凡言三十里荆棘者,为与三尸相持,身受虚羸寂寞,思食无味。等味及三虫亡后,身识冲和,情理安畅,冥心内境,自达胎仙。既入华胥,方验是迹。洞玄灵界,非凡所知。

  显章云路,备述胎仙。知圣行之根源,辨仙官之尊位。至于霞衣羽服,玉馆天厨,盖为志士显言,聊泄天戒,非人妄告,殃尔明征,

  准《玄元教令科》:凡是祕密天箓,不可妄开尔,当有灭门之祸。轻言泄事,阴神为慢易玄科,天夺人志。虽欲学道,多逢难事隔塞也,大忌之。

  密此圣门,必登云路。

  《三天教》云:闭言之人,与道合神;天助其德,有其玉骨。如此之人,修道必成无疑耳。

  慎无传于浅学,誓莫示于斯文。

  学道无成,谓之浅学。妄传此等,当有刑祸之殃。道教禁科,大忌违誓,兼获罪无量,诫之!

  慢而折神,轻言损寿。

  《玄格》曰:与人诤曲直尚减筭寿,况泄天章轻文传示。彼既受祸,此亦获殃,家当横难,身备刀光。

  若非志士,无得显言。

  夫志士学道,心迹无二,然可口传,勿示文字。

  总一十八章,列成一卷。

  一十八章者,为人有五藏六府,外有七窍显应,故有十八章。不言九窍者,同于北斗九星,两星不见。一卷者,万行归之于一,此皆事合形神,应于运理。

  号曰《胎藏中黄经》。皆以篇目相御,文句相继。义精于成道,言尽于养生。行显意直,事具文切。食气之理备载,归天之道以成。援笔录章,列篇于后

  内养形神章第一

  此章五句,三十五言。

  内养形神除嗜欲,

  《洞元经》云:修养之道,先除嗜欲,内合五神;次当绝粒,心不动摇,六府如烛。常修此道,形神自足。

  专修静定身如玉。

  夫人心起万端,随物所动。常令静居,不欲与众混同,内绝所思,外绝所欲。恒依此道,元气自足。

  但服元和除五谷,

  世人常以五谷为肌肤,不知五谷坏身之有余。今取春三月,净理一室,著机案,设以厚暖状席。案上常焚名香。夜半一气初生之时,乃静心神,当叩齿三十六通,以两手握固,仰卧暝目。候常喘息出时,便合口皷满咽气,以咽入为度,渐渐咽之。若入肚,即觉作声,以饱为度,饥即更咽。但当坦然服之,无所畏惧。气入后如口觉干,即服三两盏胡麻汤,此物能润肠养气。其汤法:取上好苣藤三大升,去皮,九蒸九暴;又取上好茯苓三两,细杵为末。先下苣藤末煎三两沸,次下茯苓末,又煎数沸,即入少酥蜜。渴即饮一两盏,兼止思食。或四时枸杞汤,时饮一两盏,亦善咽气,自得通畅。但觉腹中安和,咽气渐当流滑。一切汤水尽不要喫,自得通妙理。但服气攻盘肠粪尽,咽气自然如汤水直至脐下。初服气小便黄赤,勿怪也。心胸躁闷,亦勿惧。但心境不移,自合妙理。若不绝汤水,虽腹肠中滓尽,终不得洞晓是非。或若要绝水谷,只在自看任持,亦不量时限远近。亦有一月,亦有五十日,亦有百日者,三丹田自然相次停满。一月,下丹田满,六十日,中丹田满。九十日,上丹田满。下丹田气足,藏府不饥。中丹田气满,体无虚羸。上丹田凝结,容貌充盛,三焦平实,永无所思,神凝体清,方鉴是非。下丹田满者,神气不泄;中丹田满者,行步超越;上丹田满者,容色殊绝。既三部充实,自然身安道泰,乃可栖心圣境,袭息胎仙。此为专气之妙门,求仙之捷径也。若或食或断,令人志散;好食诸味,难遣谷气。此二事者,习气之所疾,求仙之大病。《经》曰:咸美辛酸五藏病,津味入牙昏心境,致令六府神气浊,百骸九窍不灵圣。人能坚守,禁绝嗜欲诸味者,九十日三丹田凝实;百日内观五藏;三百日鬼怪不藏形,阴神不敢欺;千日名书帝录,形入太微。

  必获寥天得真箓,

  凡飞鍊上升,为下天仙官;存想无为气神,修三一之道,得上天仙官;若真子服胎息成者,得寥天升真箓,千乘万骑迎子,当获中天真尊。

  百日专精食气足。

  谓三丹田气足也。凡食气吞霞,言是休粮,盖非旦夕之功。先以德行护身,次以除阴贼嗔怒。此学道之志也。阴贼未息,三虫不除,或行非教之事,不复成矣。故《太微玄章》曰:除嗜欲,去贪嗔,安五藏,神足矣。

  食气玄微章第二

  此章二十六句,一百八十二言。

  食气玄微总五事,

  夫言玄微者,皆事理莫达,谓之玄妙。言五事者,但学绝粒,即魂魄变改,三尸动摇。

  大关之要莫能知,

  夫人内行未成,不知诸魔相违,谓言道法无效,盖不达真正理也。若是先具内行人,只服津液,由得不饥,况于服气乎。

  元气初服力尚微,

  夫服气为有滓滞。至一七、二七已来,滓秽退出,渐觉体内虚弱,百节无力,但勿为惧。缘元气未达腹胃中,所以觉虚弱。但咽气,使渐通流,日胜一日。但当坚志守一,侯下丹田满,顿无饥渴。假令未达,皮肤容也黄瘦,亦勿以为畏,后当悦怿矣。如不专志兼食,行即用气,无效也,亦爱数败。此亦为不具内行人即如此。有爱缘牵心,彼自使败。

  要子将心运守之。

  《太元经》曰:凡休粮诸门甚多,学道至近须九年以下。无成者唯有服气,坚守百日,禁诸汤水。子心不动,三尸自除,永无败矣。只为学者浮心未定,居二疑之端,使心神动摇,三尸齐起,百思既至,心迹难归。虽服气,易为退败里诚必不灵矣。

  谷气未除子何别,气则难停而易洩。

  夫体服气,欲速达五藏,除汤药外,诸物禁断。四十九日,谷气自绝。若少食诸味,即难遣谷气。若要用气,使内藏分明,当服此元气。经五十日,百物不食,闭目内想脾藏中气从心起,散至四肢,仰卧咒曰:中央戊己,内藏元气,黄色力坚,运之可治。丹阳莫辞,朱阴共议。得达四支,黄云大起。每至五更鸡初鸣时常侯,莫令参差。如此二十七日,内见脾藏中气郁郁如黄云,透过四支。后当使此气灭烛吹火。百步外便使之,如大风起,可以兴黄云闭彼形,人无见者。若不依五更初,及不能坚守,或则少一日,即无效矣。此中黄闭气法。

  或即体弱而心虚,或即藏虚而力劣。

  用气未达四肢,当有虚弱之患,但志之勿为惧矣。《大洞经》云:守之如初,成道有余。

  一者上虫居脑宫,

  《洞神玄诀》:上虫居上丹田脑、心也,其色白而青,名彭居。使人好嗜欲、癡滞,学道之人宜禁制之。假令不绝五谷,常行此心,一年之外,上尸自终。人不知行,空绝五谷。若不绝贪欲,焉得虫终灭也。

  万端齐起摇子心,常思饮膳味无穷,想起心生若病容。

  学道者不得内行扶身,却为三虫所惑乱也。

  二者中虫住明堂,

  《洞神玄诀》曰:中虫名彭质,其色白而黄,居中丹田。使人食财好喜怒,浊乱真气,使三魂不居,七魄流闭。《洞玄经》曰:无喜无怒,中尸大惧;不贪不欲;和气常足;坐见元阳,万神来集。

  遣子魂梦神飞扬,或香或美无定方,或进或退难守常,精神恍惚似猖狂,令子坐败食谷粮,子若知之道自昌。

  怡然不易,其道自成也。

  三者下尸居腹胃,

  下尸,其色白而黑,居下丹田,名彭矫。使人爱衣服,耽酒好色。但学道之人心识内安,三尸自死,永无败矣。

  令子淡泊常无味,

  若常守淡泊,三尸既亡,永无思虑矣。

  静则心孤多感思,挠则心烦怒多起,

  服气未通,被三尸虫较力。或则多怒,或则多悲思,或则多嗜滋味。

  使人邪乱失情理,子能守之三虫弃,

  《太上升玄经》曰:食气坚心,一月内一虫当死,二虫无讬。人但能服气,志守三十日,上虫死;六十日,中虫死;九十日,下虫死;百日心不移,即体康神清,永永不败。若或食或断,令人志退,则无效也。

  得见五牙九真气。

  五牙,为五行气,生子五藏中。九真者,为九天之道也。此五藏成,还应九天,所以五藏之气名九天也。元气成,当自别得五行之气,驱使无所不通也。

  五牙咸恶章第三

  此章六句,四十二言。

  五牙咸恶辛酸味,

  若五味不绝,五藏灵气不生,终不断思欲之想。但令水谷除,何虑不生五气?五气既生,即五情自畅;五藏既满,元气自凝;元气既凝,五神自见;五神既见,贱恶人间,何世累之所能牵也。

  为有三虫镇随子,尸鬼坐待汝身死,何得安然不惊畏?

  三尸之鬼常欲人早终,在于人身中,求人罪状,每至庚申日白于司命。若不惊不惧,不早修鍊形神,制绝五谷,使年败气衰,形神枯悴,纵使志若松筠,亦复无成矣。一朝命绝,悔恨何及?

  劝子将心舍烦事,

  服气人大要者,静持心神,止舍烦务。使三虫动而无效,神气行而有征,自得五神获安,妙理濳达。

  超然自得烟霞志。

  能清能净,即自得志濳明,超然洞悟,烟霞之畅,在乎目前。

  烟霞净志章第四

  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烟霞净志通神奥,

  若得水谷气除,自然诸脉通晓,五藏灵光生。纵舍自有深奥,故不可测也。灵光,神气也。

  令子坐知生死道。

  若能制绝诸味,百日后无不成矣。自得众灵濳伏。生死之路,备睹机械,天外阴司之道,常知矣。

  蒸筋暴骨达诸关,握固濳通开百窍。

  谨案《胎息志理经》云:凡服气五十日后,假令未绝水谷气,遇日色晴明时景,朗曜景正午时,当于室宇内净软牀席,散发于枕上,握固于两胁之傍,然后叩齿七通,端心暝目,似觉微闷,即须用力握固,渐渐筋脉徐开,灵气濳通于骨肉之间,津液汗泽于皮肤之上,但当数数运用,自得颜色光悦,气力兼倍,发如新沐,髭若青丝。如不解闭气鍊形,使用元气行通于毛发之间,自然每度鬓发跳踯。若不得此术,虽复休粮长生,有同瓦砾草木,无精光也。

  百窍关连章第五

  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百窍关连总有神,

  百窍通于百穴,百穴通于百脉。眼上二穴通于肝,肝脉通于心,故心悲则沮发于脸间。腭上双穴通于鼻脉,鼻脉通于心脉,故心悲则鼻酸。鼻脉复通于脑脉,故脑热则鼻干。《洞神明藏经》云:百脉通流,百窍相望,百关相锁,百节相连。故一穴闭则百病生,一脉塞则百经乱。故服气无疾,诸脉常自通畅。道人不死,胃腹无物停留。鉴察吉凶,百神归集于体,寒热不近,元气调伏于身。毒物不干,五藏灵神固护,狂兽不搏,土地常自卫持。隐现无难,骨肉合于玄化,即何虑不通于圣智也。

  由子驱除归我身。

  百关九节,皆神宅也。藏府无邪气所生,即万神归集。邪气即谷气是也。若正气流行,所有疮痕点靥客气,自然消灭。

  恬然得达自明真,

  故得洞鉴昭然,足辨邪正之类。

  自明真道永长存。

  致形神于不死之门,升子身于九天之上。

  长存之道章第六

  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长存之道因专志,

  若不专不志,则难通于圣理也。

  返荷三魂知不死。

  气通之后,当即自荷形神,明不死之路也。

  何物为冤七七里,

  服气滓尽后,绝水谷,最切者在四十九日。渐渐当百脉洞达,返照如烛,俗心顿舍,五藏恬和。若不能坚持,前功并弃。

  坚然慎守咸酸味。

  少食诸味,难遣谷气。

  咸美辛酸章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