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明堂之宫,方圆三寸神所居,正在目中央。眉为华盖,五色青葱。

  中外相距重闭之,

  中气当出,外气当入。当此之时门三关。二气相距,天道自然也。

  神庐之中当修治。

  教子去鼻中毛,神道往来则为庐宅。昼夜绵绵无休息也。

  玄膺气管受精府,

  喉中之央则为玄膺。元气下行,起动由之,故曰受府也。

  急固子精以自持。

  守精勿去也。

  宅中有士常衣绛,

  面为尺宅,真人官处其中央,被服赤朱,光耀灿然赤如绛。

  子能见之可不病。

  欲令世人深知道真,睹斯神功,终身不病也。

  横理长尺约其上,

  脾长一尺,约太仓上。中部明堂,老君昼所游止也。

  子能守之可无恙。

  守脾神老君所舍。深知知其意可无恙也。

  呼吸庐间以自偿,

  闭塞三关,屈指握固,呼吸元气,皆会头中,降于口中,含而咽之,则不饥渴,逐去三尸心意。

  子保完坚身受庆。

  人人有道,不能守之。保道之家,身形常平。上睹三光,状如连珠,落落象石,心中独喜,故以自庆。

  方寸之中谨盖藏,

  不方不圆,目也。闭户塞牖,中元不有。守之守之,得道之半。

  精神还归老复壮。

  精神欲去,常如飞云。上精不泄,下精不脱。魂魄内守,如年壮时也。

  心结幽阙流下竟,

  耳为心听,结连幽阙。鼻闻香则荫强,心达志通,则流下竟也。

  养子玉树令可杖。

  身为玉树,常令强壮。阴为玉茎,转相和唱。还精补脑,可得不病,长乐无忧在也。

  至道不烦无旁午,

  大道自然,不烦不虑,照察荡荡,则人本根至道,难得而易行焉。

  灵台通天临中野。

  头为高台,肠为广野。元气通天,玄母来下养我已也。

  方寸之中间关下,

  目央之中玉华际,大如鸡子黄在外,下入口中生五味,昼夜行之可不既也。

  玉房之中神门户。

  玉房,一名洞房,一名紫房,一名绛宫,一名明堂。玉华之下金匮乡,神明门户,一之所从者哉。

  既是公子教我者,

  左为神公子,右为白元君。养我育我,常欲令我得神仙。父母供养子丹,日月相去三寸间。

  明堂四达法海源。

  三寸三重有前后,使以日月归中升,洞达四方流于海也。

  真人子丹当吾前,

  象长一寸两眉端,俯仰见之心勿烦。

  三关之中精气深。

  口为心关,足为地关,手为人关。深固灵珠,更相结连,微妙难知,固为深焉。

  子欲不死修昆仑,

  头为昆仑,道治其中。子午为经,卯酉为纬。日月照明,丹焉游戏,百官宿卫也。

  绛宫重楼十二环。

  金楼五城,十二周匝,丹黄为郭,五彩云集。绛宫玉堂,真一所从出入也。

  琼室之中五色集,

  璇玑玉衡,命立中央。五色琅玕。极阴反阳。营室之中全室也。

  赤神之子中池立,

  喉中之神主池精,受符复行,传付太仓。

  下有长城玄谷邑。

  肠为长城,肠为邑。肾为玄谷,上应南北也。

  长生要慎房中急,

  房,玉房也。急而守之,共会六合。六合之中诚难语,子欲得道闭规矩也。

  弃捐婬俗专子精。

  贤者畜精,愚者畜财。捐去众累,一复何求?还精补脑,润泽发须。

  寸田尺宅可治生,

  寸田,丹田。尺宅,面也。道之经纬,不可废忽,努力求之,必得长生也。

  鸡子长留心安宁。

  大道混成自然子,蒙蒙鸿鸿,状如鸡子。专心一意,守之不解长安宁。

  推志游神三奇灵,

  大道游戏琬阗,琬阗权刚执志,观见道真,三灵侍侧,弹琴鼓筝也。

  行间无事心太平。

  恬淡无欲,以道自娱。施利不足,神明有余,则为太平也。

  常存玉房神明达,

  玉房,一室也。卧于山西,知于山东;处于幽冥,都见无穷。内外相须,故言明达也。

  时思太仓不饥渴,

  咀嚼太和,神注含太仓。胃管一神名黄常子。祝曰:黄常子,吾有长生之道,不食自饱。不得妄行,留为己使。辟谷不饥,所当得也。

  役使六丁玉女谒,

  清洁独居便利六丁之地,呼其神名字,玉女必来谒也。

  闭子精门可长活。

  阴阳交遘,此之时,精神欲去淫佚,淫佚纵情,五马不能禁止。以手抚弦囊,引玉籥,闭金门。

  正室堂前神所舍,

  正室之中五色杂,璇玑玉衡道所立,合于明堂游绛宫,变为真人丹田也。

  洗心自治无败洿。

  敬重天地,远避嫌#4疑。闭目内视,思神往来,不与物杂,行不败洿。

  历观五藏视节度,

  五藏六府,各有所主。修身洁白,绝谷勿食。饮食太和,周而更始,故不失节也。

  六府修治洁如素。

  心不妄念,口不妄言,目不妄视,耳不妄听,手不妄取,足不妄行。凡此六行,六府之候也。故能损之,道成德就,洁已如素也。

  虚无自然道之固,

  虚无恍惚,道之无,自然不存,倇仰自睹,常守玄素,须臾为早,知雄守雌,魂魄不离身也。

  物有自然道不烦,

  自然者,天地大神。不存不想,气自往来也。

  垂拱无为身体安。

  端壳自守,深畅元道。不犯天禁,身无灾咎,永保安也。

  虚无之居在帏间,

  虚无之性,乐于清净。修和独立,与神言语。施设帏帐,恶闻人声。观见玄德,五色徘徊。日月照察,使以东西。三五复反,转藏营机也。

  寂寞廓然口不言。

  隐藏华盖,归志洞虚,寂然广视,目睹明珠,昧然独息,不贪荣誉也。

  修和独立真人宫,

  太和之宫,在明堂垂华盖之下,衣朱衣。明堂四达知者谁?真人小童衣璨烂。欲知吾居处,问太微乎?

  恬寗无欲游德园,

  外如迷惑,内怀玉洁,恬惔欢乐,不贪世俗也。

  清净香洁玉女前,

  弃捐世俗,处无人之野,焚烧、香薰、便溺,六丁玉女自到,径来侍人也。

  修德明达神之门。

  德润身,富润屋。心达志通,视见神光、重楼绮户、金门玉堂。

  中部经第二

  作道优游深独居,

  隐身藏形,与世绝踰。含气养精,颜如丹珠也。

  扶养性命守虚无,

  决谢祖先,避世隐居。司命定录,死籍以除。改字易姓,坚守虚无也。

  恬惔自乐何思虑。

  恬惔忽然,乐道守贫,不念不虑,至不烦也?

  羽翼已具正扶骨,

  修道行仁,骨腾肉轻。道成德就,云车来迎。玉女扶辕,径升太清。非生毛羽也。

  长生久视乃飞去。

  万世常存,与一为友。玉女采芝啖之苗,食之。须臾立生毛羽,上帝征聘,飞入沧海。

  五行参差同根蒂,

  五彩腾起,或参或差,混沌不别,共生根蒂。

  三五合气其本一。

  三五十五在中央,二友之隐,往来三阳。玄德微妙,其状似龙,见之独笑,勿以语人。

  谁与共之斗日月,

  雌在北极,雄在南宫。真人不远,近在斗中。三光洞明,天地相望。子欲得一问两童?

  抱玉怀珠和子室。

  琭琭如玉,连连如珠,调和室房,随世沉浮。

  子能守一万事毕,

  一为大神,天地之根,人之本命。子能知之,万事自毕。

  子自有之持无失,

  人人有一。有一不知守,素损本根,爱财宝。贤者得之以为友也。

  即欲不死入金室。

  却入三寸为金室,洞房之中当幽阙,变吾形为真人,真人所处丹田中。

  出日入月是吾道,

  日出太阳,月入太阴,回周返复,受符复行。

  天七地三回相守,

  天七地三,橐籥缩鼻,引地气即上希也,故回相守。

  升降进退合乃久。

  地气上升,天气下降。阴阳列布,合于绛宫。或进或退,正气从容,乃得长久。

  玉石落落是吾宝,

  连珠玉璧,落落如石,出于太阳,气如火烟,搏则不得,则吾重宝。

  子自有之何不守?

  人自有一,不知守之。守之者日还一日,失之命消也?

  心晓根基养华彩,

  究备道真,深解无极,留年却老,自守本归根。开阖阴阳,布色华彩,常若少年。

  服天顺地合藏精。

  头为天,足为地。服食天气,灌溉身形,合人丹田,藏之脑户。天露云雨,何草不茂?

  七日之午回相合,

  行道之要,七日一合。

  昆仑之上不迷误。

  昆仑,头也。上与天通,禀受元气不迷误。

  九原之山何亭亭,

  心为九原,真人太一处其中也。不出户房知四方。

  中有真人可使令。

  真人,太一小童子。金楼深藏伏不起,隐藏九原不可使。

  蔽以紫宫丹城楼,

  金楼玉城,丹黄为郭。百官宿卫,一为上客。绛宫玉堂,真人宅舍。

  侠以日月如明珠。

  左日右月,合精中央,五色混沌。昼如明星,暮如明珠。晃晃煌煌,曾不休哉!

  万岁昭昭非有期,

  明珠来下,坚当守之。长生之符,万岁昭然,非复有期。司命定录,死籍已除。

  外本三阳物自来,

  三阳,三精也。状若冠缨。扉玄无主,用和为根。不呼自来,默默翻翻。

  内拘三神可长生。

  三神,三子。拘此三神,生道毕也。

  魂欲上天魄入渊,

  暮卧魂上天,送日中三足乌。鸡鸣忽朦,来还其处。魄者,形也。年七十、八十,魄欲入泉。老人愁思,形容欲别。

  还魂返魄道自然。

  拘魂制魄,不得行人,善守自然,不用筋力。

  庶几结珠固灵根,

  结珠,连珠也。入口中含咽其精,固灌灵根。

  玉茋金籥身完坚。

  玉茋,齿。金籥,舌。开口屈舌,食母之气。不传恶言,身保完全。

  戴地悬天周干坤,

  人生地,道来.附已,故言戴地。玄母在天下养万物,不用机素,神明微妙,非俗所闻。常欲令我得神仙,迫于干坤,不可踰蹶哉!

  象以四时赤如丹。

  四时五行,周则更始。真人子丹,一化为己。被服赤珠状若丹。

  前仰后卑列其门,

  仰,高也。前高后下,背子向午,右阴生阳,离楼门户。

  选以还丹与玄泉,

  选,取也。缩引还丹,及玄泉之气,所谓名上升泥丸,鍊治发根,须臾微息,其道自然。

  象龟引气致灵根,

  龟以鼻取气。极停微息,闭口咽之致灵根。

  中有真人巾金巾,

  金室真人巾金巾。

  负甲持符开七门,

  甲,子也。背子向午,要带卯酉,制御元气,受符复行,皇天大道君也,常窥看七门。

  此非枝叶实是根,

  上皇大道君老子,太和,常侍左右,化生万物,非为枝叶。

  昼夜思之可长存。

  常注意思念,自睹三光,道之至妙,近在斗中。

  仙人道士非异有,

  仙人度世,非有他神,守一坚固,上精不泄,下精不脱,精神内守,千岁不死。

  积精所致和专仁,

  育养精气,专心一意。和气仁义,德合道真。

  人尽食谷与五味,

  俗人皆啖百谷之宝,土地之精,五味香连,令饱食。厨内无真道,遂归黄泉。

  独食太和阴阳气,

  阴气上升,阳气下降合会,六合之中生五味,常自服食天相溉。

  故能不死天相溉。

  饮食太和,不死之药,食之不解,天自溉之。

  诚说五藏各有方,

  五藏象五行,六律肠胃方。

  心为国主五藏王。

  身有三百六十神,心为主。不出户,知天下;不下堂,知四方。

  受意动静气得行,

  志之所从,不可极也。清香洁善气自行。

  道自将我神明光。

  座与吾俱息,起与吾同衣。我饴来食,我居不行,客常日月三光相保守。

  昼日昭昭夜自守,

  昼日朗然,目睹景星。暮即徘徊,来归我已。知阳者明,不知阳,妄作凶。

  渴可得浆饥自饱。

  饥食自然之气,渴饮华池之浆。不饥不渴,可得长生也。

  经历六府藏卯酉,

  两肾之神最为精,左王父,右王母。二气交错周六府,上会目中,左卯右酉。

  通我精华调阴阳。

  阴阳列布若流星,流星七正益精华。

  转阳之阴藏于九,

  阳主阳中,乃种其类。阴生黍粟,阳生荧火,二气相得,更相包裹。九在口中也。

  常能行之可不老。

  知雄守雌,其德不离。知白守黑,常德不忒。

  肝之为气修而长,

  肝为青龙,肺为白虎,上与天通,故为长。

  罗列五藏主三光。

  心精意专,五内不倾;平牀安卧,仰观三光。

  上合三焦下玉浆,

  上合三焦者,六合中也,流布四肢汗玉#5浆。

  我神魂魄在中央。

  拘魂制魄,不得动作。俱坐俱起,不得行止。明堂正在中央。

  精液流泉去臭香,

  精流液出,常如源泉。暮卧惺寤,荡涤口齿,去臭取香治发齿。

  立于玄膺舍明堂。

  明堂之中,方圆三寸,生道之根,大如鸡子黄如橘,过历玄膺甜如蜜。

  雷电霹雳往相闻,右酉左卯是吾室。

  午前子后之间,中央朝发太一华盖之卿,阳气以下在绛宫。

  下部经第三

  伏于志门候天道,

  志门,玄门也。侯天道,守玄白。

  近在子身还自守。

  大道不远,近在身中。子自有之无求他。

  清静无为神留止,

  道为贤者施,不为愚者作。精心定志,神明惧也。

  精神上下开分理。

  精神上下,恍惚无常,求玄中之玄。

  精候天道长生草,

  上知天上,俯察地理。留年住命,白发如墨,则长生草。

  七窍已通不知老。

  耳听五音,目观玄黄,鼻受清气,口啖五味,不知老也。

  还坐天门候阴阳,

  天门,太阳一之门也。阴阳雌雄,微妙难睹。故坐伺候之。

  下于喉咙神明通,

  喉咙,咽也。啖食和气,则神明乃下降。

  过华盖下清且凉,

  华盖.之下五色青葱,清灵之渊清且凉。

  入清灵渊见吾形,

  清灵之渊,微妙玄通。闭目内视,则见江海。伺候吾形,有顷相望,如照明镜深井,对相视,乐无极也。

  期成还年可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