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夫十二部道义,通于三乘。今就中乘为释,余例可知。十二者:第一本文,第二神符,第三玉诀,第四灵图,第五谱录,第六戒律,第七威仪,第八方法,第九众术,第十记传,第十一赞颂,第十二表奏。言本文者,即三元八会之书,长行元起之说,其例是也。紫微夫人云:三元八会之书,太极高真所有。本者,始也,根也。是经教之始,文字之根。又为得理之元,万法之本。文者,分也,理也。既能分辨二仪,又能分别法相。既能理于万事,又能表诠至理。如木有文,亦名为理也。不名真文者,十二义通三乘真文教主中,洞非通义也。神符者,即龙章凤篆之文,灵迹符书之字是也。神,则不测为义;符,以符契为名。谓此灵迹,神用无方,利益众生,信若符契。玉诀者,如河上释柱下之文,玉诀解金书之例是也。玉名无染,诀语不疑。谓决定了知,更无疑染。灵图者,如含景五帝之像,图局三一之形,其例是也。灵,妙也;图,度也。谓度写妙形,传流下世。谱录者,如生神所述三君,立本所陈五帝,其例是也。谱,绪也;录,记也。绪记圣人以为教法,亦是绪其元起,使物录持也。戒律者,如六情、十恶之例是也。戒者,解也,界也,止也。能解众恶之缚,能分善恶之界,防止诸恶也。律者,率也,直也,栗也。率计罪愆,直而不枉,使惧栗也。威仪者,如斋法典戒,请经轨仪之例是也。威是俨嶷可畏,仪是轨式所宜,亦是曲从物宜,为威法也。方法者,如存三守一,制魄拘魂之例是也。方者,方所;法者,节度修行。治身有方所节度也。众术者,如变丹鍊石,化形隐景之例是也。众,多也;术,道也。为趣至极之初道也。记传者,如道君本业,皇人往行之例是也。记、志也;传,传也。谓记至本业,传示学人。赞颂者,如《五真新颂》、《九天旧章》之例是也。赞以表事,颂以歌德,故《诗》云: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亦曰偈。偈,憩也。以四字,五字为憩息也。表奏者,如六斋启愿,三会谒请之例是也。表,明也;奏,凑也。谓表心事,上共凑大道。通言部者,以部类为义,亦以部别为名。谓别其义类以相从也。无方释义,十二互通,从通制别,意如前释。然十二部内,唯下文有通相、别相,以十二部皆是文字为得理之本,通名为本文。本文犹是经之异名。十二部既通名为经,是通相本文也。于通相文内,则#3出一部是五篇真文,有生天立地之能,是一切法本,为别相本文也。不可言十二部皆是玉诀,别出一部是别相玉诀也。余部例然。又有长行为偈本称本文者。余二乘经望此可知。本文是生法之本,数自居前。既生之后,即须扶养,故次辩神符。八会云篆,三元玉字,若不谙鍊,岂能致益?故须玉诀,释其理事也。众生暗钝,直闻声教,不能悟解,故立图像,助以表明。圣功既显,若不祖宗物情,容言假伪,故须其谱录也。此之五条,生物义定,将欲辅成,必须鉴戒,恶法文弊,宜前防止,故有戒律。既舍俗入道,出家簉#4 于师宝,须善容仪,故次明威仪也。又前乃防恶,宿罪未除,故须修斋轨仪,悔已生恶也。仪容既善,宿根已净,须进学方术,理期登真要。假道术之妙,显乎记传,论圣习学,以次相从也。亦是学功既著,名传竹帛,故次记传。始自生物,终乎行成,皆可嘉称,故次有赞颂。又前言诸教,多是长行散说。今论赞颂,即是句偈。结辞既切,功满德成,故须表申灵府,如斋讫古。功之例,故终乎表奏也。又前十一部,明出世之行;后之表奏,祆世间之灾。如三元涂炭,子午请命之流,皆关表也。

  三十六部

  三乘之中,乘各有十二部,故合成三十六部也。论其相摄者,一往大乘具有三十六部,中乘具有二十四部,小乘唯十二部。何者?以大得兼小故也。又大乘得学小,为遍行也。小不得兼学大,故止十二。中乘可知。此远论界内化门意也。再论三洞,即是会前三乘入此一乘,故三洞、大乘唯一耳。而又约三洞开三乘者,此欲示一乘之内,无所不包。又云有二经不同:一者,太玄部《老君自然斋仪》云:经有三条:一曰天经,天真所修;二曰地经,洞天所习;三曰人经,世间所行三景之法。相通而成一,曰三乘。三乘之用,各有十二部,交会相通,总曰三十六部。十二条:一曰无为,二曰有为,三曰无为而有为,四曰有为而无为,五曰续爱,六曰断爱,七曰不断不续,八曰分段,九曰无断,十曰知微,十一曰知彰,十二曰适用。当境而曰十二部。隐显兼施则有七十二部。今谓此文所出前之三经,自可是教。后之十二,意在行也。二者,正一所明十二者:一者心迹俱无为,二者心无为迹有为,三者心有为迹无为,四者舍家处人间,五者携家入川泽,六者出世与人隔绝,七者与世和光同尘,八者断欲斯断,九者不断而断,十者游空中,十一者在地下,十二者住天上。三乘皆有十二,故成三十六部也。释此文意,已在位业义科。但此两经名味不同者,亦当教义自是一途之说耳。太玄所出,多据于心;正一所明,通论心迹。但太玄十二中第八一事言分段,考事涉迹,又不显十二部经科。

  云笈七签卷之六

  #1明:辑要本作‘名’。

  #2色声:四库本、辑要本并作‘声色’。

  #3则:辑要本作‘别’,按当作‘别’。

  #4适:辑要本作‘造’,按当作‘造’。

  云笈七签卷之七

  三洞经教部本文

  说三元八会六书之法

  《道门大论》曰:一者阴阳初分,有三元五德八会之气,以成飞天之书,后撰为八龙云篆明光之章。陆先生解三才,谓之三元。三元既立,五行咸具。以五行为五位,三五和合,谓之八会,为众书之文。又有八龙云篆明光之章,自然飞玄之气,结空成文字,方一丈,肇于诸天之内,生立一切也。按《真诰》紫微夫人说,三元八会之书、建文章之祖,八龙云篆是根宗所起,有书之始也。又云八会是三才五行,形在既判之后。《赤书》云:《灵宝赤书》五篇真文,出于元始之先。即此而论,三元应非三才,五德应非五行也。此正应是三宝丈人之三气,三气自有五德耳。故《九天生神章》云:天地万化,自非三元所育,九气所导,莫能生也。又曰:三气为天地之尊,九气为万物之根。故知此三元在天地未开,三才未生之前也。宋法师解八会,祇是三气五德。三元者:一曰混洞太无元,高上玉皇之气;二曰赤混太无元,无上玉虚之气;三曰冥寂玄通元,无上玉虚之气。五德者,即三元所有。三五会即阴阳和。阴有少阴、太阴,阳有少阳、太阳,就和中之和,为五德也。篆者,撰也。撰集云书,谓之云篆。此即三元八会之文。八龙云篆之章,皆是天书,三元八会之例是也。云篆明光,则五符五胜之例是也。八会本文,凡一千一百九字。其篇真文合六百六十八字。是三才之元根,生立天地,开化人、神、万物之由。故云有天道、地道、神道、人道、此之谓也。《玉诀》云:修用此法五篇,皆分字数,各有四条。

  一者主召九天上、帝校神仙图箓,求仙致真之法;二者主召天宿星宫正天分度,保国宁民之道;三者摄制酆都六天之气;四者敕命水帝制召龙鸟也。其诸天内音,一天有八字,三十二天合二百五十六字。论诸天度数期会、大圣真仙名讳位号、所治官府台城处所、神仙变化升降品次、众魔种类、八鬼生死转轮因缘。其十三字是五方元精名号、服御求仙、鍊神化形、白日腾空之法。余一百二十二字阙元音解。

  二者演八会为龙凤之文,谓之龙书。此下皆玄圣所述,以写天文也。

  三者轩辕之时,仓颉傍龙凤之势,采鸟迹为古文,以代结绳,即古体也。

  四者周时史籀,变古文为大篆。

  五者秦时程邈,变大篆为小篆。

  六者秦后吁阳,变小篆为隶书。又云汉谓隶书曰佐书,或言程邈狱中所造,出于徒隶,故以隶为名。此即为六书也。

  云篆

  又有云篆明光之章,为顺形梵书。文别为六十四种,播于三十六天。今经书相传,皆以隶字解天书,相杂而行也。

  八体六书六文

  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受书,八曰隶书。王莽时,使司徒甄丰校定文字,复有六书:一曰古文,孔子壁中书;二曰奇字,古文异书;三曰篆书;四曰佐书,即隶书;五曰缪篆,所以摹印;六曰鸟篆,翻言也。仓颉始书,已应有笔。《诗》云彤管,则是笔也。而言蒙恬造笔者,盖恬为秦将,三世有名,制削笔精,能独擅名也。汉和帝时,蔡伦始造纸,尔前唯书简牒。牒者,诠牒语事也;简者,在简而不繁也。但知本是天书金简,余地书已下八体六文,皆从真出外,学者自更详之。又未知何时书于此经,在纸作卷。今谓劫初已自有笔。太真所书,何言无也?及以八体六文等耶?以天尊造化,具一切法也。后人承用,自有前后耳。六文:一曰象形,日月是也;二曰指事,上下是也;三曰形声,河海是也;四曰会意,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考老是也;六曰假借,令长是也。

  符字

  一切万物,莫不以精气为用。故二仪三景,皆以精气行乎其中。万物既有,亦以精气行乎其中也。是则五行六物,莫不有精气者也。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之精气以却邪伪,辅助正真;召会群灵,制御生死;保持劫运,安镇五方。然此符本于结空太真,仰写天文,分置方位,区别图象符书之异。符者,通取云物星辰之势;书者,别析音句铨量之旨;图者,划取灵变之状。然符中有书,参似#1图象;书中有图,形声并用。故有八体六文,更相发显。

  八显

  八显者,一曰天书,八会是也;二曰神书,云篆是也;三曰地书,龙凤之象也;四曰内书,龟龙鱼鸟所吐者也;五曰外书,鳞甲毛羽所载也;六曰鬼书,杂体微昧,非人所解者也;七曰中夏书,草艺云篆是也;八曰戎夷书,类于昆虫者也。此六文八体,或今字同古,或古字同今,符彩交加,共成一法,合为一用,故同异无定也。此依宋法师所说,未见正文。而三洞经中符有字者,如《古文尚书》中有古字,与今同者耳。

  玉字诀

  太上道君于南丹洞阳上绾,为学士王龙赐说此灵文玉字之诀,但未知定是何世所注,学者寻之。又说诸修行符醮五方思存禳灾等法,然正是解诀八会之文,而就本文理中复明理,如解真文中更明感通之理。《定志经》又云:出思微之义,事中复有事,如玉诀中复明传经及盟授威仪之事。然诸经中凡有解诀,皆通谓之玉诀也。

  皇文帝书

  《三皇经》云:皇文帝书,皆出自然虚无空中,结气成字。无祖无先,无穷无极,随运隐见,绵绵常存。

  天书

  《诸天内音经》云:忽有天书,字方一丈,自然见空。其上文彩焕烂,八角垂芒,精光乱眼,不可得看。天真皇人曰:斯文尊妙,不譬于常,是故开《大有》之始,而闭天光明,以宝其道而尊其文。其字宛奥,非凡书之体,盖贵其妙象而隐其至真也。

  龙章

  《灵宝经》云:赤明开图,运度自然;元始安镇,敷落五篇;赤书玉字,八威龙文;保制劫运,使天长存。此之龙章也。

  凤文

  《紫凤赤书经》云:此经旧文藏在太上六合紫房之内,有六头师子巨兽夹墙,玉童玉女侍卫凤文。

  玉牒金书

  《三元布经#2》:皆刻金丹之书,盛以自然云锦之囊,封以三元宝神之章,藏于九天之上大有之宫。谓之玉牒金书。又云:以紫玉为简,生金为文;编以金缕,缠以青丝。《太上太真科》云:玉牒金书,七宝为简,又名紫简。

  石字

  《本行经》云:道言昔禅黎世界,队王有女,字絓音。生仍不言,年至十四。王怪之焉。乃弃女于南浮长桑之阿、空山之中。女行山周雨,忽与神人会于丹陵之舍、柏林之下。神执絓音右手,题赤石之上。语桂音曰:汝虽不能言,可忆此也。天为其感,愍其疾,遣朱宫灵童,下教絓音治身之术,授其赤书八字。絓音于是能言。《灵宝玉诀经》云:道告阿丘曾曰:汝前生与南极尊神同在禅黎世界,于丹陵之舍、柏林之下,同发道意。尔时南极姓皇,字度明,执汝右手,俱题赤石,以记姓名南宫。即书汝笔迹题于南轩。今犹尚在,石字亦存。汝忆之不?丘曾心悟,举目即见南极所主南壁刻书云:太甲岁七月一日,皇度明王、阿丘曾同于丹陵柏林下发愿。合二十三字,字甚分明。

  题素

  《五符经》云:《五符》一通,书以南和之缯;南和,赤色缯也。封以金英之函;印以玄都之章;付震水洞玄之君。《仙公请问经》云:《道德上下经》及《洞真玄经》、《三皇天文》、《上清众篇咏》等,皆是太上所撰而为文,书于南和之缯,故曰题素也。

  玉字

  《内音玉字经》云:天真皇人曰:《诸天内音》,自然玉字,字方一丈,自然而见空玄之上,八角垂芒,精光乱眼。灵书八会,字无正形。其趣宛奥,难可寻详。皆诸天之中大梵隐语,结飞玄之气,合和五方之音,生于元始之上,出于空洞之中,随运开度,普成天地之功。

  天尊命天真皇人注解其正音,使皇道清畅,泽被十方。皇人不敢违命,按笔注解之曰:形魂顿丧,率我所见,聊注其文。五合之义,其道足以开度天人也。和合五方无量之音,以成《诸天内音》,故曰五合之义也。

  文生东

  《太平经》云:文者,生于东,明于南,故天文生东北,故书出东北,而天见其象。虎有文章家在寅,龙有文章家在辰。文者生于东,盛于南。是知真文初出在东北也。

  玉箓

  《玉清隐书》:有帝简金书玄玉箓籍,可以传《玄羽玉经》也。又云自非帝图玉箓者,不得闻见上皇玉慧玉清之隐书,金玄隐玄之羽经也。

  玉篇

  《众篇序》云:元始命太真按笔,玉妃拂筵,铸金为简,訆#3书玉篇。五老掌箓,祕于九灵仙都之宫,云蕴而授葛仙公之经也。

  玉札

  《金根经》云:太上大道君以《大洞真经》付上相青童君,掌录于东华青宫,使传后圣应为真人者。此金简玉札,出自太上灵都之宫,刻玉为之。

  丹书墨箓

  《太真科》云:丹简者,乃朱漆之简,明火主阳也。墨箓者,以墨书文,明水主阴也。人学长生,遵之不死,故名丹简墨箓,祕不妄传。

  玉策

  天皇手执飞仙玉策,人皇手执上皇保命玉策,地皇手执元皇定录玉策。

  福连之书

  《三十九章经》曰:太上有琼羽之门,合延为胎命之王,玄一为三气之尊,元老为上帝之宾,并扶兆身,神台刊名于福连之简。又曰:太上金简玉札为福连之书。

  琅虬琼文

  《飞行羽经》云:金书玉箓,乃琅虬#4琼文也。

  白银之编

  《金房度命经》云:太常灵神都宫中,有金房度命回年之诀。皆铸金为简,刻白银之编,紫笔书编也。

  赤书

  《玉诀经》云:元始赤书五篇真文,置以五帝,导以阴阳,转轮九天之纽,运明五星之光也。

  火鍊真文

  《本相经》曰:吾昔赤明元年,与高上大圣玉帝于此土中鍊其真文,以火莹发字形。尔时真文火漏余处,气生化为七宝林,是以枝叶成紫书,金地银镂玉文其中,及诸龙禽猛兽一切神虫,常食林露,真气入身,命皆得长寿,三千万劫。当终之后,皆转化为飞仙,从道不报,亦得正真无为之道。

  金壶墨汁字

  《圣纪》云:浮提国献善书二人,乍老乍少,隐形则出影,闻声则藏形。时出金壶四寸,上有五龙之检,封以青泥。壶中有黑汁若淳漆,洒木石皆成篆隶科斗之字,记造化人伦之始。老君撰《道经》垂十万言,皆写以玉牒,编以金绳,贮以玉函。及金壶汁尽,浮提二人乃欲刳心沥血,以代墨焉。

  琼札

  《玉清隐书金虎符》云:《郁仪赤文》,招日同舆;《结璘黄章》,与月共居。《上清消魔经》:启洞门于希林,寻灵迹于丹穴。发元天之朱匮,望上清之琼札。玄书既刻于玉章,绛名始刊于灵阙。四遇三元于玄宫,六造五老于灵室。

  紫字

  《八素经》云:《八素真经》玄文,生于太空之内,见于西龟之山,玄圃之上,积石之阴。《八素高玄羽章》,灵文郁乎洞标,紫字焕乎琼林,神光流辉于九元,金音虚朗于紫天。文威焕赫,气布紫庭。众真晏礼,称庆上清。

  自然之字

  《玉帝七圣玄记》云:尔乃回天九霄,白简青箓,上圣帝君受于九空,结飞玄紫气自然之字,玄记后学得道之名。灵音韵合,玉朗禀真。或以字体,或以隐音,上下四会,皆表玄名。空生刻书广灵之堂,旧文有十万玉言。字无正类,韵无正音。自非上圣,莫能意通。积七千年,而后昆仑之室,北洞之源,字方一丈,文蔚焕烂。四合垂芒,虚生晻暧,若存若亡。流光紫气拂其秽,黄金冶鍊莹其文。遂经累劫,字体鲜明。至上皇元年九月十七日,七圣齐灵清斋长宫,金青盟天,脆#5誓告灵,奉受灵文。高上解其曲滞,七圣通其妙音。记为回天九霄得道之篇。刻以白银之简,结以飞青之文,藏于云锦之囊,封以启命之章。付于五老仙都左仙公,掌录琼宫也。

  四会成字

  《玉帝七圣玄记》云:《七圣玄记回天上文》,或以韵合,或以支类相参,或上下四会以成字。音或标其正,讳或单复相兼。皆出玄古空洞之中,高真撰集以明灵文。后学之人,若有玄名者得见此文。青空捒初角切名,四司所保,五帝记名也。

  琅简蘂书

  《八素经》云:西华宫有琅简蘂书,当为真人者乃得此文。

  石石贡

  《三洞珠囊》云:西王母以上皇元年七月,于南浮洞室下教,以授清虚真人王君,传于夏禹。禹封文于南浮洞室石柜之中。柜亦有作此石贡者。故《五符》云九天灵书犹封于石石贡是也。今检诸字,类无此石贡字也。《玉诀》下云:五老真文封题玉石匮,亦其例也。孔灵符《会稽记》云:会稽山南有宛委山,其上有石,俗呼为石篑。壁立干云,累梯然后至焉。昔禹治洪水,厥功未就,斋于此山,发石篑得金简字,以知山河体势。于是疏导百川,各尽其宜也。

  云笈七签卷之七

  #1 似:四库本作‘以’。

  #2经:辑要本作‘金’,盖误。

  #3 训:当作‘刻’。乃‘刻’之讹。

  #4 虬:四库本误作‘蚪’。

  #5 脆:四库本、辑要本作‘跪’。

  云笈七签卷之八

  三洞经教部 经释

  释《三十九章经》

  《大洞真经》云:高上虚皇道君而下三十九道君,各著经一章,故曰《三十九章经》,乃大洞之首也。

  第一章

  高上虚皇君曰:元气生于九天之上,名曰辟非。辟非之烟下入人之身而为明梁之气,居人五藏之中,处乎心华之下。此至气之所在,长烟之所讬。能知辟非之由者,乃得领祖太无。领祖太无者,尽体虚玄之大,冠道素之标矣。益元羽童,乃人鼻之神也。众风乱玄,人鼻之气也。四清抚闲,乃鼻下口上之间也。当令鼻气恒闲。又当数加手按,读此篇,捻鼻间乃高上之正座,天岳之混气。气之来也解百结。鼻神翩翩,列坐绿室。绿室者,唇上人中之际也。以帝一上景摄烟连众,长契虚运,反华自然矣。易有者,九天之上西北之门名也。若既登易有之门,乃得升帝堂之会。然后五涂既化,森罗幽郁,音暗一云音响太和,万唱幽发。百混九回,还而顺一耳。太一隐生之宝,人之心也。乃明梁之所馆,辟非之所栖。是故七祖反生,道济帝简,高上之旨,理于此矣。读高上之洞经既毕,乃口祝曰:三蓝罗波逮台。此九天之祝言,高上之内名也。夫三蓝罗波逮台者,于地上之音曰天命长,人常宁也。易有者,于地上之音曰长台。

  第二章

  上皇玉虚君曰:玄归者,于九天之音曰泥丸也。天晨、金霄,帝一雌雄之道。天晨为雌,金霄为雄。雄一之神曰晨,雌一之神曰霄。玉州黄箓者,帝之金简也。德刃者,九天之台名也。

  第三章

  皇上玉帝君曰:玉帝有玄上之幡,一名反华之幡。皆玉帝之旌旗,招仙之号令也。以制命九天之阶级,征召四海五岳之神王也。九天真人呼日为濯耀罗。三天真人呼日为圆光蔚。玉清天中有树似松,名曰空青之林。得食其华者身为金光。自非妙寻云景,而金房不登;自非重诵洞章,而玉宾弗见也。若既陟其涂,则可以窥森然晃朗之门,而手掇空青之华也。

  第四章

  上皇先生紫晨君曰:太冥在九天之上,谓冥气远而绝乎九玄,惟读《大洞玉经》者可以交接其间也。故谓洞景寄以神道耳。又玉清天中有绮合台,下有万津之海,其水波涌,如连岳焉。

  第五章

  太微天帝君曰:九天真人呼风为浮。金房在明霞之上,九户在琼阙之内,此皆太微之所馆,天帝之玉宇也。

  第六章

  三元紫精君曰:紫精之天,处太无之中。三元之气,在上景之衢。秀朗者,玉清天中台名。太混者,玉清天中殿馆名。羽明者,上清天人之车名也。

  第七章

  真阳元老玄一君曰:真阳者,上清之馆名。玉皇者,虚无之真人。逸宅者,真气之明堂。丹玄乃泥丸之所在也。若能七转洞经于震灵之上,三回帝尊于白气之中,则真人定录而魔王立到,则注生籍于玉阙,招五老于金台矣。太上有琼羽之门,合延为胎命之王,玄一为三气之尊,元老为上帝之宾,并扶兆身神台,刊名于福连之简也。太上金简玉札,名为福连之书。

  第八章

  上元太素三元君曰:太素三元宫中,有三华之气,生于自然也。似芙蓉之晖。晨灯者,乃玉真天中明气之光,洞照于三元之台也。广灵堂者,上清之房名。兆若能存雌一于夙夜,诵洞章以万遍者,则太微小童负五图于帝侧,绛宫真人承五符于胎尊,合变于三素之气,得形于晨灯之光,则人无哭兆,终身不亡矣。

  第九章

  上清紫精三素君曰:上清紫精天中有树,其叶似竹而赤,其华似鑑而明,其子似李而无核,名曰育华之林。食其叶而辟饥,食其华以不死,食其实即飞仙。所谓绛树丹实,色照五藏者也。自非长冥眇思,栖神太无,而育华之实不可得而食也。上清玉房生七宝之云,云色七重,其气九扇,以童子辟非、童女宣弥得乘此宝云,上入玉清之天也。而辟非者,太微之内神;宣弥者,玉清之神女。若兆能离合百神,间关帝一,变化九魂,混畅五七者,则辟非可赖,宣弥可致。七度死厄,三光所利。五老延日以曲照,太上三便以相入矣。三便者,太上金房之名也。

  第十章

  青灵阳安元君曰:青灵者,真人之位号。八气者,云色之相杳。元君者,虚、皇之司命。三华者,玉清之房名,乃阳安元君之所处也。

  第十一章

  皇清洞真道君曰:皇清,乃上清三仙皇之真人也。洞真,乃上清元老之君也。皆俱合生于太无之外,俱合死于广汉之上。能生能死,是以皇清、洞真三帝合生,理出于此矣。日母者,玉清之老母,主胞胎于尊神也,名曰正荟条。兆能知日母之名,则胞结自解,七祖罪消。

  第十二章

  高上太素君曰:高上皇人常宴紫霄之上。玉根者,玉清天中山名也,乃五老上真之所治。太素真人拂日月之光于帝一之前,太素天中呼日为眇景也。玉门、兰室,并是上清宫中门户名也。月中树名骞树,一名药王。凡有八树在月中也。得食其叶者为玉仙。玉仙之身,洞彻如水精瑠璃焉。

  第十三章

  皇上四老道中君曰:皇上四老真人,在日中无影。呼日名为九曜。生常乘明玉之轮,转宴于日中也。广霞者,玉清天中山名,乃九日之所出矣,日帝之所司也。

  第十四章

  玉晨太上大道君曰:道君保形景于法化之内,回眄镜于上清之上,解襟带于玉映之室,乘八素入于四明之门,反日中之神王,并月中之高灵矣。玉映者,玉晨之宫名。四明者,上清玉帝之南门也。

  第十五章

  太清大道君曰:太清天中有山名浮绝,三天神王之所治也。彼天人呼日为太明。又有金华楼,诸受真仙玉录者,皆在此楼之中。

  第十六章

  太极大道元景君曰:太极有元景之王,司摄三天之神仙者也。太漠者,太清之外也。太极真人呼日为圆明。

  第十七章

  皇初紫元君曰:皇初紫元之天,常有晖晖之光,郁郁如薄霞#1焉。乃九日之所出,有如一日之照耳。六渊者,乃元君之宫名。寒童者,山名也。故曰登寒童之岳,会六渊之中矣。

  第十八章

  无英中真上老君曰:无英中真上老君处上真之宫,领五帝之籍,解兆五符于重结,化兆五神于胎骨,常游紫房明堂之内也。

  第十九章

  中央黄老君曰:中央黄老君,三元之真皇也。圆华者,黄老之宫名也。玉寿者,太微天中之山名也。皆黄老君之理所。

  第二十章

  青精上真内景君曰:青精之宫有上华之室。室中有自然青气,号曰返香之烟。逆风闻三千里。紫空者,内景之山名也。青精君常乘羽逸之车,携玄景之童,登紫空之山,入玉室之内也。

  第二十一章

  太阳九气玉贤元君曰:太阳九气者,变化三晨之上,策驾紫軿于微玄之下。微玄者,日中之神,名曰玉贤。天中或呼日为微玄也。开阴太漠者,是胎神之所在也。胎门既塞,乃滞血所秽;胎门既开,而婴神之所栖。太漠为玄重之根,开阴为常生之源。若胎开而明洁,则帝一之气全也。若太漠之内修,则五老之宴欢。故云开阴太漠,长保阳源。阳源者,犹人之有势也。兆能使阳源不倾,玄泉不动,淡然渊停,潭然天静,亦回老驻年,与灵均气也。

  第二十二章

  太初九素金华景元君曰:太初天中有华景之宫。宫有自然九素之气。气烟乱生,雕云九色。入其烟中者易貌,居其烟中者百变。又有庆液之河,号为吉人之津。又有流汨之池,池广千里,中有玉树。饮此流汨之水,则五藏明彻,面生紫云。

  第二十三章

  九皇上真司命君曰:九皇上真者,玉虚之元君也。四司者,天帝之禁宫也。晨晖者,玉虚司命之宫名也。飞霞者,玉虚天中之山名。逸录者,仙皇之符箓也。

  第二十四章

  天皇上真玉华三元君曰:天皇上真者,是上清真人之典禁主,玉华仙女之母,故号曰玉华三元君也。乘神徊之车,登云飚之宫,入流逸之室。神徊者,是真人一轮车名。九曲下户者,是男女之阴地也,男曰九曲,女日下户。此阴地常生白云之气,以薰黄庭之间,是得道之候验也。

  第二十五章

  太一上元禁君曰:太一上元君者,万仙之司,主方岳真气也。主除死籍,刻书生简。赤气王者,日中之上神,其名曰将车梁。能知赤气王名者不死。

  第二十六章

  元虚黄房真晨君曰:元虚黄房者,是真晨仙君之所治也。玉宫者,是得道符籍之所在也。九元镇真者,是九元太帝之名也。太帝名镇,字真。兆能知之者不死。

  第二十七章

  太极主四真人元君曰:太极元君乘凌羽之车,结云气以雕华,控九龙以齐骤,扬威于高上之天,转毂于太明之丘,鸣钟于朱火之台。

  第二十八章

  四斗中真七晨散华君曰:玉清天中有散华之台,是四斗七晨道君之所治也。七晨天中有反生之香气,反冲于三宝之山。山在四斗之中,上有金琅之馆,名曰映清夷之宫。其中上皇真人皆项负宝曜,体映圆光,气合三宝,灵洞五藏也。洞经所谓香风扇三宝,五藏映清夷。

  第二十九章

  辰中黄景元君曰:辰中真人带迎延之符,登太霄之庭,飞羽轮于沧浪之台,佩玉章之文于太霞之宫。

  第三十章

  金阙后圣太平李真天帝上景君曰:金阙之中有上景之气,气色郁郁,晖照十方,乃后圣之灵都,太平之所会也。种年祚于日气之中,植三命于月宫之庭。五毒绝于沉没,解结生于天堂。

  第三十一章

  太虚后圣无景彭室真君曰:太霞之中有彭彭之室。结白气以造构,合九云而立宇;紫烟重扉,神华所聚,故号曰彭彭之室,而太虚元君之所处焉。

  第三十二章

  太玄都九气丈人主仙君曰:太玄都九气丈人乘晨徊之风,登荡滞之山,焕郁然之烟,入太晖之宫。伐胞树于死户,养胎气于冥初,济五毒于常关,定三命于金书。

  第三十三章

  上清八皇老君曰:上清之天在绝霞之外,有八皇老君运九天之仙,而处上清之宫也。乘广琅之车,把凤羽之节,登华便之山,入太老之堂。上清真人呼日、月为太宝、九华。

  第三十四章

  东华方诸宫高晨师玉保仙王曰:青童君东华者,仙真之州也,在始晖之间,高晨玉保王所治也。东华真人呼日为紫曜明,或曰圆珠。青童君乘雕玉之軿,御圆珠之气,登云波之山,入东华之堂。

  第三十五章

  榑桑太帝九老仙皇君曰:九老京者,山名也。在榑桑之际。九老仙皇处榑桑之际,治九老之京。太帝君治榑桑之杪,会方丈之台也。二道君时乘合羽之车。合羽车者,云杳之色。登榑桑之杪,会九老之京,出灵户之符,召大魔之王矣。

  第三十六章

  小有玉真万华先生主图玉君曰:小有玉真天中有万华之宫,小有先生主图玉君之所治也。此宫之中藏录上帝之宝经、玉清之隐书也。又有洞观之堂,悬在太无之中。重泉曲者,魔王之阴府也。兆既得洞一之道,乃拔死于泉曲之籍,书仙名于灵羽之录。

  第三十七章

  玄洲二十九真伯上帝司禁君曰:玄洲有三溺之津,非飞仙而莫越也。又有羽景之堂,在太无之庭。又有绝空之宫,在五云之中,王灵仙母、金华仙女常所游也。司禁真伯上帝玉君时乘日月之軿,披虎文之裘,登重漠之山,入宴羽景之堂,濯缨帝川之池,会仙绝空之宫也。

  第三十八章

  太无晨中君刊峨媚山中洞宫玉户太素君曰:太无在洞景之表,太素在幽玄之上。九宫列金门于大素之表,丹楼沓七重于大无之庭,乃太素三元君所游也。

  第三十九章

  西元龟山九灵真仙母青金丹皇君曰:昆仑山有九灵之馆,又有金丹流云之宫。上接璇玑之轮,下在太空之中。乃王母之所治也。西元龟山在昆仑之西,太帝玉妃之所在。

  释《太上大道君洞真金玄八景玉箓》

  《经释》题曰:东华上仙名《太上八素隐书》,南华上仙曰《大洞真经》,西华上仙曰《金真玉光映天洞观玉经》,北华上仙曰《萧条九曜豁落七元上经》,玉皇中仙曰《太上高圣八景玉录》,中央黄老君、南极元君藏录二经于太素瑶台玄云羽室,封以郁林之笈,玉清三元之章。乃命北寒金台龙华玉女七百人,又命白空虞宫西灵玉童七百人侍卫焉。晋永和十一年,岁在乙卯,九月一日夜半,受经于紫微王夫人。凡二万二百三十字。其《大洞真经》一万字。

  释《上清高圣太上大道君金玄八景玉箓》#2

  上清高圣太上大道君者,盖二晨之精气,庆云之紫烟,玉晖辉焕,金映流真,结化含秀,苞凝玄神,寄胎母氏,育形为人。讳朤天真,字开元。母妊三千七百年,乃诞于西那天郁察山浮罗岳丹玄之阿。于是受书玉虚,眺景上清,位为太上高圣玉晨大道君,治蘂珠日阙馆七映紫房,玉童玉女各三十万人侍卫。于是振策七圃,杨青建朱#3,腾空舞旍,驾景骋飚,徘徊八烟,盘桓空涂,仰簪日华,拾落日珠,摘绛林之琅实,饵玄河之紫蕖,偃蹇灵轩,领理帝书。万神八拜,五德把符。上真侍晨,天皇抱图。乃仰空而言曰:子欲为真,当存日中君驾龙骖凤,乘天景云,东游桑林,遂入帝门。若必升天,当思月中夫人驾十飞龙,乘我流铃,西朝六领,遂诣帝堂。精根运思,上朝玉皇。荟荟敷郁仪以蹑景,晃晃散结璘以暨霄。双皇合辇,后天而凋。夫大有者,九天之紫宫;小有者,清虚三十六天之首洞。于是太上大道君初乘一景之舆,驾八素紫云,摄希微仓帝名录丰子,俱东行,诣郁悦那林昌玉台天,见玉清紫道虚皇上君,受九晖大晨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二景之舆,驾七素绛云,摄中微赤帝,名定无彦,俱南行,诣高桃厉冲龙罗天,见玉清翼日虚皇太上道君,受观灵元晨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三景之舆,驾六素红云,摄紫微白帝,名渠渊石,俱西行,诣碧空歌饮黎天,见玉清昌阳始虚皇高元君,受总晨九极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四景之舆,驾五素青云,摄玄微黑帝,名齐元旋,俱北行,诣加摩坦娄于医天,见玉清七静道生高上虚皇君,受杳曜旋根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五景之舆,驾四素黄云,摄始微上帝,名接空子,俱东北行,诣扶力盖浮罗天,见玉清太明虚皇洞清君,受玄景晨光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六景之舆,驾三素绿云,摄灵微中帝,名秉巨文,俱东南行,诣具谓耶渠初默天,见玉清始元虚皇太霄君,受合晖晨命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七景之舆,驾二素紫云,摄宣微下帝,名宏肤子,俱西南行,诣冲容育郁离沙天,见玉清七观无生虚皇金灵君,受齐晖晨玄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八景之舆,驾一素灵云,摄洞微真帝,名洄澄摅,俱西北行,诣单绿察宝轮法天,见玉清八观高元虚皇渟景君,受高上龙烟隐符。

  太上大道君又乘洞景玉舆,驾太霞紫烟玄景之晖,摄九微内帝君,名申明闲,及上皇九玄九天诸真仙王等,俱仰登弥梵罗台霄绝寥丘飞元云根之都玉清上天,见玉清紫晖太上玉皇明上大道君,受高清太虚无极上道君隐符。

  释《太上神州七转七变儛天经》

  神州在天关之北,日月回度其南,七星轮转其中央。昼左回八纬,夜右转七经。七星运周,天光回灵,此上皇紫晨受化之庭。修七转之法,位登于玉清。

  七转七变之道,上皇紫晨君受于九天父母,修行道成,以传玄感清天上皇君。皇君以传三天玉童,玉童以传紫极真元君,紫极真元君传天帝君,天帝君传南极上元君,南极上元君传太微天帝君,太微天帝君传后圣金阙君,后圣金阙君传上相青童君。承真相系,皆经万劫一传。小有天王后撰一通以封于西城山中。得者皆奉迎圣君于上清宫,给玉童玉女各二十一人典卫灵文,营护有经者身。

  《神州玉章》凡十四章。乃十四帝君洞野之曲,百神内名,玉天之玄象,三晨之精。诵其章,玉响激朗。上元诵之万遍,白日升天。

  释《神虎上符消魔智慧经》

  神者,灵也。灵变无穷,阴阳不测,名之曰神也。虎者,威也。威震九遐之域,神光焕乎上清。上者,太上,祕乎灵都上宫,神虎七千,备于玉阙,因以为名。符者,信也。太上之信,召会群灵。消魔者,灭鬼也。凡有玉简紫名,得修上经,莫不为众邪所乘,鬼魔所试。兆当讽咏此经,则激百阳以生电,鼓千阴以吐威;六天失气,九魔消摧也。智者,日中之星也。慧者,宜以生生为急也。故慧字有两生,并而共乘一急之象者也。、诵经五千遍,则神智开朗,圣慧明发。命八景以高登,骋神虎以飞升。此大威变之道,故以消魔为名。

  释《太上素灵洞玄大有妙经》

  太者,大也。弥纶而不可极,故曰太也。上者,处乎无穷之表,故曰上也。是道君之号也。素灵者,房名也。洞者,洞天洞地,无所不通也。玄者,幽冥之所出也。大有者,宫名也。妙者,微之极也。经者,营也。弘畅幽极,经理神关,故谓之经。而有玄丹上化三真元洞之道,本与玄气同存,元始俱生,三精凝化,结朗玉章。构演三洞之府,总御万真之渊。乃祕在九天之上,大有妙宫金台玉室素灵之房。蓊蔼玄玄之上,萧萧始晖之中,是时上圣众帝,清斋三月,仰禀太冥,玄思感于大寂,积稔启于上清而受焉。因经所藏之处而以为名。

  释《回元九道飞行羽经》

  回元者,运星元之纲轮也。轮空洞之大辐,调四气之长存。九道者,北斗九星也。九星之运,观涣五常。五行乘之以致度,万物禀之以得生,皆九道之运也。飞行羽经者,九天父母、太真丈人同宴景龙之舆,息驾无崖之端,忽致玄灵瑞降白鸾之车。黑翮之凤,口衔素章,登空步虚,经历无穷,因名《白羽黑翮飞行羽经》。

  释《九灵太妙龟山元录》

  龟山在天西北角,周回四千万里,高与玉清连界,西王母所封也。元录者,九虚上真始生变化大妙之法,记为名录也。皆刻书龟山,流精紫闾#4金华琼堂。其旨隐奥,其音宛妙,盖九天书录,名题龟山。

  释《大有八禀太丹隐书》

  大有,宫名也,在九天之上。八者,八节也。禀者,授节度也。太丹,南宫名也。隐,藏也。书,文也。言八节吉辰天上宴会,八禀开真大庆之日,其时乃万神集议,皆列言大有之宫。为学之士以其日清斋首过,即上生于南宫也。

  释《七圣玄记回天九霄经》

  七圣者,高圣玉帝君、高圣太上大道君、上圣紫清太素三元君、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西王母、上圣中央黄老君、上圣榑桑太帝君、后圣金阙帝君也。玄记者,七圣各逆注得道之人玄名也。回天者,太上道君携契玉虚紫宾,回天倾光,上登九层七映朱宫,徘徊明霞之上,萧条九空之中。列七范于仙录,刻王名于隐篇。九霄,九天也,一名九空。上圣帝君受命于九空,结飞气成自然之字,玄记后学得道之名。灵音韵合,玉朗禀真,或以字体,或以隐音,上下四会,皆表玄名。

  释《曲素诀辞五行祕符》

  曲者,台名也。素者,八方之素也。玄都上有九曲峻嶒凤台,皆结自然凤气而成琼房玉室,处于九天之上、玉京之阳,虚生八会交真之气,十折九曲,洞达八方,上招扶摇之翮,傍通八素之灵,故以曲素为名。诀者,旨诣也。辞者,忧乐之曲也。结九元正一之气,以成忧乐之辞。上庆神真之欢,下悲兆民之忧,故曰忧乐之辞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祕者,藏于上清琼宫也。符者,文也。五色流精,凝而成文也。混化万真,总御神灵。

  释《天关三图七星移度经》

  天关三图者,九天之上有关玉台,一名天关,一名天图,一名天开。是九天之生门,关之枢机也。其西五千里则金阙宫,东九千里则青华宫,上去玉清宫七千里,是众真之所经,神仙之所历,学者之所由也。七星者,斗星也。移度者,历转也。日月回周其境,七星历转其关,上运九天明皇之气,下润流洒梵行诸天。高上玉帝出入游宴之道,乃学者简录所通之门。上相所撰以挟后学。有知上帝宫馆之次第,上真所游处,克成真人也。

  释《除六天玉文三天正法》

  除者,罢也。六天者,赤虚天、泰玄都天、清皓天、泰玄天、泰玄仓天、泰清天。此六天起自黄帝以来,民人互兴杀害,不禀自然,六天之理,于玆而兴。太上给以鬼兵,使于三代之中驱除恶民,而六天临治,转自伪辞。太上下玉文,遂截六天之气,更出三天正法,割恶救善。三天者,清微天、禹余天、大赤天是也。

  释《青要紫书金根众经》

  青要者,紫清帝君之别号也。紫书者,紫笔缮文也。金者,金简也。根者,日根也。众经者,科集众经之最要也。盖玉帝命高上侍真总仙君,科集宝目,采日根之法,合为众经,以紫笔缮文,金简为篇也。

  释《石精金光藏景录形经》

  石精者,妙铁也。石者铁之质,精者石之津。治之为剑而发金光。金者,剑之干。光者,刃之神。藏景者,隐身也。录形者,代身也。

  释《太上九赤斑符五帝内真经》

  太上者,是无极大道之号也。九赤者,乃九元之气也。九元者,五岳四海也。山海色杂,目之斑也。符者,真文也。五岳得之以镇,四海得之以润,五帝得之以灵,人得之以神仙也。

  云笈七签卷之八

  #1霞:辑要本作‘雾’。

  #2 释:原缺,按文例补。

  #3 杨:四库本、辑要本均作‘扬’。建:丛刊本、四库本、辑要本并作‘达’。

  #4 闾:四库本、丛刊本、辑要本并作‘阁’。

  云笈七签卷之九

  三洞经教部 经释

  释《太霄琅书》

  《太霄琅书妙经》云:九天九王,万炁之本宗,众帝之祖先,乃九气之精源。以天地未凝,三晨未明,结自然而生于空洞之内,溟涬之中,历九黄劫而分气各治,置立天地,日、月、星、辰于是而明。万气流演,结成道真,元始上皇、高上玉虚,并生始天之中;三十九帝、二十四真,遂有宫阙次序之官。上皇宝经皆结自然之章,以行长生之道,不死之方。符章玉诀,皆起于九天之王,传于世代之真。至三五改运,九灵应期,后圣九玄道君推校本元,以历九万亿九千累劫,上皇典格,多不相参。道君以中皇元年九月一日于玉天琼房金阙上宫,命东华青官寻俯仰之格,拣校古文,撰定灵篇,集为宝经三百卷,以付上相青童君,使传后学玉名合真之人。

  释《太微黄书》

  《太微黄书》八卷素诀,乃含于九天玄母结文空胎,历岁数劫以成自然之章。太皇中岁成《洞真金真玉光八景飞经》。元始天王名之《八景飞经》,广生太真名之《八素上经》,青真小童名之《豁落七元》,太上道君曰《隐书玉诀金章》。

  释《太上金书祕字》

  《金书祕字》出乎混洞太无,紫气练真,锋芒豔乎日月,断诸邪闇,飞䌽空玄。太上有命,付诸天君。青真小童奉受修习,传太极真人、清虚真人、南岳赤松子、刘子先等,宝祕尤严,得者勿泄。

  释《太上上皇民籍定真玉箓》

  凡欲定心,当受《上皇民籍定真玉箓》。此箓至要,为学之先,先能定心,仙名乃定。仙名者由此箓焉。是三天正一先生所佩,以定得仙之名,传于玉帝三十九真也。

  青童君请问太上道君曰:治心入道,科术参罗,各云要妙,由之有缘。未审今之所最要,何方为胜?太上答曰:胜理虽多,其有最者,治心之要,在乎惭愧;动心举目,转体安身,常怀惭愧,不忘须臾,心神乃定。定则入道。此为最要也。

  青童曰:何所惭愧,而得入道?太上曰:心有神识,识道可尊。尊由无为,而我有为,有为有累,志愿无为,无为无累,不可便及。力进苦迟,负累稍至。为此惭愧,不离心中。又当思我禀生,生由父母。父母鞫养,辛苦劬劳。而我成长,学术不深,无奇方异法,令父母延年,长生不死,同得神仙。此期未克,供养又亏。公私愆过,父母垂忧。思虑不精,功行怠退。为此惭愧,不离心中。又父母爱念,令其携诱,从师学问,智慧通神,求得仙圣,为道种人。师又劝励,方便抑扬,善诱善接,既练既陶。而任欲肆心,负违师训。或将成而罢,叛正入邪,攻伐师友,反道破经,罪延尊上,祸灭己身。灾殃将至,不知改悛。或不自觉悟,以为真正。苦#1及方悔,悔无所追。为此惭愧,不离心中。又君王赏德,搜贤访美。举其宗乡,拔其萃类。爵禄光厚,宴集绸缪。不能竭力尽忠,赞宣圣化,贪荣慕势,阿谀面从,佞媚自进,抑绝高明,嫉害胜己,结对连仇。灾凶贼害,毒至不知。知不能脱,误及亲友。为此惭愧,不离心中。又崇道不忘,事亲能孝,奉君必忠,不负幽显,而前身宿障,否病相缠,公私口舌,诽谤横生。或鬬讼牢狱,非意而及。或执勤守慎,清直异群。君上所憎,众邪所怨。或事师敬友,往还身心,遭罹凶丑。恶鬼恶人,交互劫掠,慴胁中伤。或为善成恶,舍财致怨,尽礼为佞,竭诚为奸#2。或起立馆舍,缮写经图。堂宇虽立,不得常安。篇部虽多,不得披览。公私罣碍,风火志失#3。惨疾饥寒,不从本忘#4。白日空去,素愿未成。一失生道,方向冥冥。幽苦烦恼,未测还期。今欲救之,未得要诀。为此惭愧,不离心中,心中有神。不知惭愧,则驰竞遑遑,无时得定,定由惭愧。惭愧既立,常在心中。心中有惭愧,俯仰思道。思道不忘须臾,则神明定乎内。内定则罪去,罪去则福来,福来则成真,成真则入道,入道由惭愧,惭愧则入神也。

  青童曰:惭愧在心,谨闻命矣。请问惭愧在迹,其状可闻乎?太上曰:善哉善哉,要尔之问也!夫有形则有心,有心则有事,有事则有迹,有迹则有状,有状则有言,有言则有法,有法则有道,有道则可陈矣。学士治心,惭愧在内,惭愧之迹,其状在外。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是其状也。慎言语,惧悀总也;节饮食,虑贪饕也;衣麤而净,在素洁也;居陋而隐,守静笃也;恭敬一切,避凌辱也;不敢为先,免嫉谤也;始终贞信,濳化导也;进止和光,密行教也;挫锐解纷,明道有时也;出处变化,见神应之缘也。各有其法,同是惭愧之状也。

  释《太上仓元上箓》

  《仓元上箓》,一名《太清内文》,又名《玉镜宝章》,又名《金图琼宇》,又名《破淹洞符》,又名《玄览宝箓》,又名《人鸟山经》,又名《金生策文》,又名《威武太一扶命》,玉晨君所修。祕于素灵上宫,得而奉行,能飞能沉,能隐能显,位为真人。

  释《太上太素玉箓》

  《太素玉箓》者,玉晨君所修。五帝神使祕于素灵上宫大有之房。得者飞行太空,能隐能藏。给玉童、玉女各二人。密修即验,泄露致灾。精加谨慎,谛忆师官也。

  释《太上神虎玉符》

  老君曰:《神虎玉符》,太真九天父母所出。太真丈人以传东海小童、九天真王,九天真王以传太上道君。太上道君常所宝祕,藏于太陵灵都琼宫玉房之裹,卫以巨兽,捍以毒龙,神虎七千备于玉阙也。神虎班其匠,金虎亘其真,智慧标其干,消魔演其源。微旨幽邃,妙趣难详。皆署天魔隐讳,或标百神内名。诵其章,千精骇动;咏其篇,万祆束形。以三天立正之始,传付太微天帝君,使威制六天,斩馘万神,摄山召海,束缚群灵。威魔灭试,回转五星。

  符在本经。

  晋兴宁三年乙丑岁七月一日,桐柏真人授道士许远游,言至甲申、乙亥、壬辰、癸巳岁,九月一日、七月一日、四月八日,当有道士著七色法衣,手持九曲策杖,或在灵坛之所,或在人间告乞,或咏经诗,或作狂歌。子若见之,勤请其道,必授子《神虎上符》。此南岳真人,太上常使其时下在人间,察视学者之心也。

  释《太上金虎符》

  此符本刻于上清玉简《智慧》篇中,有七万言。灵音道妙,微旨难详。或著天魔隐讳,或表万神内名,或释幽论凝,决于琼音也。小有王君抄出此符及《威神内文》之法,以制天地群灵,有一百言耳。此咒甚祕,名曰《三天虎书太元上箓》。受之者先斋七十日,赍金虎玉金,素金玄罗三十尺,以为金真之誓,盟天地不宣之约,依《四极明科》,听使七百年中得传三人。

  符在本经。

  释《太上金篇虎符》

  太微天帝君以传金阙帝君。朱书白素,盛以紫锦囊。佩之头上以行,则制命天地群灵,神仙敬伏,玉华执巾,天丁卫躯,山岳稽精。加敕威神之祝,玉清之章,便得斩馘九魔,千妖灭形矣。此上清禁符,不传于世。得佩之者,飞升上清。

  释《太上玉清神虎内真隐文》

  太上道君曰:李山渊德合七圣,为金阙之主。方当参谒十天,理命亿兆;定中元于玄机,制阴阳于不测。以齐首拔真,擢领封河召海,断任死生,把执天威,馘灭六天,总罚三官。既以说之以《智慧》,又复记之以《消魔》。《智慧》可以驱神,《消魔》可以灭邪。复授之以《神虎真符》,助之以散秽去患也。文辞在本经中。

  释《太上三元玉检布经》

  《高上三元布经》,乃上清三天真书,上真玉检飞空之篇:《上元检天大箓》、《下元检地玉文》、《中元检仙真书》。如是宝篇,高上皆刻金丹书,贮以自然云锦之囊,封以三元宝神之章,藏于九天之上大有之宫、金台玉室九曲丹房。南极上元君主之,以上元朱宫玉女七百人侍卫。

  释《洞真太上九真中经》

  《太上九真中经》,一名《天上飞文》,一名《外国放品》,一名《神州灵章》,虽有四号,故一书耳。

  释《洞真玉晨明镜金华洞房雌一五老宝经》

  一名《三元玉晨法》,一名《雌一隐玄经》。

  释《洞真中黄老君八道祕言经》

  太虚真人南岳赤松子曰:此经或名《九素上书》,或名《太极中真玉文》,或名《八道金策》。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