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上士英雄学上仙,积功累行满三千。脱胎神化寻常事,白日腾身上九天。

  判惑歌

  上阳子,闻道迟,四十衡阳始遇师。从来不信长生说,及得师言便释疑。才低头,摸鼻孔,方信神仙有真种。乃觉从前万事非,不道这般真骨董。法这骨董、大奥妙,妙在常有观其窍。此窍分明在眼前,下士闻之即大笑。我得来,不敢秘,欲对知音论同异。近来世上几箇人,空自谈天又说地。诸傍门,是邪迳,翠虚吟中略举尽。除却先天一点真,分外多端总邪正。大道易,不堪论,只将窍妙定干坤。奈缘失却中心路,傍指三千六百门。有数息,有闭息,于中错指也无迹。或鍊三黄及四神,或鍊五金并八石。要半夏,用木狭,搜尽药中诸草木。几多因此促其生,人参尚有杀人毒。纯阳道,张尚书,服药失明神气枯。不知还丹本无质,翻饵金石何太愚。欲调息,坐观鼻,似春沼鱼百虫蛰。其妙无穷在甚处,到老无成何所益。捉一处,存金光,认是丹田也不妨。自己固知行不得,但将此术教它行。体天地,朢日月,二气吸归玄牝穴。按摩伸屈恣吐吞,朝暮嘘呵复咽咽。以土圭,定时刻,将谓似是而非实。会教自性有通时,且须观想以意识。动尾闾,撼夹脊,吞它稠唾及精溺。一生受用大阳丹,专采女人天癸喫。鍊秋石,聚小便,溺便多处是它缘。更把此方为秘宝,若无财贿不相传。入淫房,大懊恼,伺候精行转补脑。如斯谬戾要长生,七祖九玄难作保。食秽恶,及乳溲,试看两脸曾红否。更待女男相会合,吞他精血作丹头。惜性命,全元气,一吸玉户中精水。老来毫末也无功,却怨寿光黄谷子。顶门响,腹中呜,此即龙吟虎啸声。态伸乌引空劳力,龟缩鹤舒何足称。保命诀,用灵柯,阴阳二丹传大讹。存缩吸抽闭五事,而今此术不胜多。传达磨,说归空,观物知胎语不通。生死定年次月日,临时更定五心中。八段锦,十号颂,都在无名指上用。蓦地浮云遮日月,大限到来宜稳重。度天魔,阴魔绝,又号天关般弄诀。甲子中宵见子时,运气七抽放在舌。指天竺,胎息经,谓能住世与留形。不知古德无多语,但要人从正路行。恣饮酒,却持斋,或断烟火不烧柴。前生不布种口禄,却向此生空打睚。顽打坐,只无为,守箇空屋旧藩篱。早晚不充衣又冷,这般受苦早回思。持素珠,专念佛,见他荤酒欲呕咳。一心只要向西方,管甚东西与南北。多作法,遍祈祷,有是看经直到老。贪嗔爱欲不能离,安得此生延寿考。现行者,切莫用,积取方来业债重。若遇真师急拜投,或者一言便射中。未闻者,不须传,多少傍门乱性天。若要玄中端的处,唯当熟记悟真篇。行脚辈,号禅和,大机大用口头过。只争胜负闲言语,不向台山勘老婆。禅僧家,去须发,佛将此相令人察。成行成队不低头,见性明心无几衲。明眼人,见性者,升坐故将佛祖骂。棒喝指头机最深,而今把作寻常话。聪明底,谈性理,横言强辩唯他是。性与大道有谁明,颜子坐忘曾子唯。诵大学,讲中庸,不偏不易朱文公。正心诚意求章句,诚意元非章句中。顶七星,名正一,玄牝之门那箇识。五千余言道德经,正得一兮万事毕。居山林,称道士,不知大道是何事。金丹名也不曾闻,况要教它明生死。云水客,号全真,却为朝昏且救身。祖师留下刀圭说,知者如今有几人。正阳翁,指迷歌,此道分明事不多。但愿人人都解悟,柰缘福薄执迷何。浮生事,水上波,人身已得莫虚过。有缘遭遇明师指,谁谓无由上大罗。

  咏剑五首

  寻常莫道黑漫漫,邪怪闻之骨也寒。挂在太虚宜爱护,要将杀虎补龙肝。

  能活于人有大功,不妨奋迅立威风。十方世界当头截,变化魔宫作宝宫。

  三尺镆鎁倚大空,神威凛凛武英雄。圣凡不敢抬头看,一道神光牛女中。

  非铜非铁亦非金,不假凡间炉火成。我剑本来天地骨,要知能杀又能生。

  神仙非剑不成仙,剑匪神仙也不传。若说金丹灵妙处,其功先立地中天。

  醒眼诗五十首

  四十年前事已非,真师缘遇授玄微。从今卸却恩和怨,鍊箇真身跨鹤飞。

  端有长生不死方,常人缘浅岂承当。铅银砂汞分斤两,德厚恩弘魏伯阳。

  纡紫拖金列满朝,荒忙酒盏马萧萧。迩来事事只如此,收取金丹静处烧。

  元来世上尽非真,唯有还丹是养身。将相位高忧国事,道人炉内药苗新。

  未遇师传说道难,既闻玄妙却如闲。早将神气归金鼎,兔死形骸葬野山。

  鍊丹及早莫迟疑,休待功名到了时。只为光阴如箭速,吉凶祸福少人知。

  下手速修已大迟,箇中闻此急回思。喧阗鼓乐闹何事,前日英雄今裹尸。

  浮世奔波功与名,道人苦口论修行。丹成回首看浮世,埋没功名荒草生。

  我昔未闻大道时,起人爱敬最便宜。迩来得箇长生说,路上行人口似碑。

  掀轰闲气莫存怀,但把辛勤问药材。七返九还功行满,向来闲气入尘埃。

  道成之后谤归尘,谤语端能坚固人。真觉比为甘露味,古来学道世多嗔。

  世人冷语不关心,大笑实为吾道箴。但要神炉添药火,他时天上有知音。

  万善无亏必遇师,须从言下悟玄机。若无善行难遭遇,纵沐师传未免疑。

  手把丹经暗裹猜,回光返照便归来。就中问箇虚无窍,到选仙场必占魁。

  庄周鹏志运南溟,一去高飞九万程。只为子书多譬喻,后来谁想作丹经。

  翛翛洒洒大闲人,为着真铅奈苦辛。志气终为云外客,还丹问药合同尘。

  纯阳一阕沁园春,句裹分明药料真。有箇乌飞曲江上,山头初月挂庚申。

  也不看经也不修,却来世上作优游。有时吸尽西江水,鍊箇金输照九州。

  总皆凡世播英雄,做尽英雄到底空。唯有金丹最灵妙,大罗天上逞神通。

  真师训语复丁宁,八月初三是癸生。此即一阳初动处,若寻冬至枉劳形。

  乌兔分明颠倒颠,月生庚上有真铅。金丹只此无难事,莫道仙师不口传。

  鍊形化气气归神,不是真阳谩苦辛。擘裂鸿蒙分造化,此身身外更求身。

  不鍊凡间铅与砂,常提宝剑斩妖邪。有人借问神仙事,一味炉中白马牙。

  玉皇若也问丹材,偃月炉中取下来。驰骋英雄吞一粒,男儿怀了一年胎。

  阳精一点祕形山,言语通时即可还。迷者尽他疑到骨,此中底蕴本无难。

  元来一味坎中金,未感师传枉用心。忽尔打开多宝藏,木非木也不成林。

  离内阴爻坤土真,坎中雄者是干金。当初只为干坤顺,一死一生直到今。

  帘帏放下契全真,身外须知别有身。恰是金丹好消息,不为万物不为人。

  曲江之上月初明,地应于潮天应星。若欲深探玄妙窟,金砂汎对吕仙亭。

  木金问隔各西东,云起龙吟虎啸风。二物寥寥天地迥,幸因戊己会雌雄。

  降龙伏虎也无难,降伏归来玉锁关。日月分明烹鼎内,何忧不作大还丹。

  无不为之有以为,坎中有白要归离。水源初到极清处,一点灵光人不知。

  修行人要识黄芽,若会金公却一家。天地未分名太一,此时擘裂产河车。

  悬胎鼎裹炼流珠,已喜金来归性初。三教圣人同一辙,后来人我却殊途。

  白云无事过前溪,中有神仙未可知。待我玉炉丹九转,坐乘五色宴瑶池。

  多少人居富贵丛,到头富贵只忽忽。不如买取金丹诀,做箇神仙不老翁。

  得法无财事不全,法财两足便成仙。丹阳祖是东州富,弃了家财万万千。

  箇中仙子急修行,勤向丹田种又耕。人道金丹富贵客,谁知此内更长生。

  小隐山林大隐廛,尘中造化妙玄玄。凡人未得廛中说,莫入深山隐洞天。

  未鍊还丹莫入阛,丹头多在闹林间。婴儿姹女一欢会,却向环中养大还。

  红红白白水中莲,出污泥中色转鲜。茎直藕空蓬又实,修行妙理恰如然。

  一条直路少人寻,风虎云龙自啸吟。坐定更知行气主,真人之息又深深。

  饥餐渴饮困来眠,大道分明体自然。十月圣胎完就也,一声霹雳上丹田。

  醒眼诗中妙更多,勤修趁早莫蹉跎。人身一入轮回去,来世机缘莫想他。

  无事常观醒眼诗,其中奥旨说刀圭。有人会此醒醒法,便入金门作圣师。

  曹溪传法不传衣,由此灯灯续祖辉。公案半千明佛法,后来却道是禅机。

  刹竿柱杖酒台盘,秉拂拈槌总一般。悟了脚跟元踏实,不妨稳去坐蒲团。

  指头棒喝赵州茶,为鬻心肝赞底沙。解悟真禅无半语,青青翠竹对黄花。

  马祖磨砖作镜儿,笑他兀坐要何为。若还认得西江水,许汝一尊佛出时。

  佛因半偈舍全身,高证巍巍万德尊。了得涅槃正法眼,金刚不坏体长存。

  上阳子金丹大要卷之九竟

  上阳子金丹大要卷之十

  紫霄绛宫上阳子观吾陈致虚撰

  积功

  道德经转语

  道可道章第一

  众妙应须无以观,更将有向窍门看。

  可名物母明明说,两颗胡珠转玉盘。

  天下皆知章第二

  美中有丧恶难成,前后相随高下形。

  直到无为方了了,不言之教始分明。

  木尚贤章第三

  弱志须先以骨彊,虚心实腹要当阳。

  共君说段炉中事,一朵铅花子细详。

  道冲而用之章第四

  象帝之先万物宗,解纷剉锐阐高风。

  苍颜老子垂双手,湛似渊兮道乃冲。

  天地不仁章第五

  不仁乃是大仁人,刍狗民生物化淳。

  崇籥之中能不屈,当知愈出愈精神。

  谷神不死章第六

  谷神无始立天根,上圣强名玄牝门。

  点破世人生死窟,神仙只此定干坤。

  天长地久章第七

  圣人妙处岂无私,能外其身谁得知。

  顺则凡兮逆则圣,由来于此定根基。

  上善若水章第八

  众人所恶上贤明,动善其时故下争。

  一点灵光君未识,却将水火煮空铛。

  持而盈之章第九

  满堂金玉要长存,火候工夫细细论。

  筌在得鱼蹄在兔,塞其兑则闭其门。

  载营魄章第十

  专气致柔生畜之,积功累行保婴儿。

  一斤直要十六两,莫向人前更好奇。

  三十辐章第十一

  我毂能离三十辐,闲寻无处偷安轴。

  得便饶也落便饶,君子唯当慎其独。

  五色章第十二

  十字街头认色声,双眸炯炯却无睛。

  圣人去彼宁取此,下士闻之疑转生。

  宠辱章第十三

  大患秪为吾有身,分明得失总皆惊。

  没身方是出身处,大患从来亦强名。

  视之不见章第十四

  不闻不见曰希夷,此事如何容易知。

  乍覩西南一点月,纯阳疾走报钟离。

  古之善为士者章第十五

  豫涉川兮犹畏邻,此中微妙且同尘。

  玄通未许凡人识,谁向亨衢问要津。

  致虚极章第十六

  芸芸物物各归根,若也知常地自温。

  昨夜溪头春水涨,朝来不见水流痕。

  太上章第十七

  上士勤行中士亲,只唯下士笑嚬嚬。

  曾知老子怀胎久,始浴金盆发似银。

  大道废章第十八

  六亲不和慈孝生,颠倒干坤正令行。

  今日凤凰台上客,十年窗下读书声。

  绝圣弃智章第十九

  古人弃智定干坤,说破死生骨董门。

  不是箇中滋味的,自戕自贼自炮燔。

  绝学无忧章第二十

  察察昭昭我若昏,水头清处好寻源。

  不知求食于谁母,便把西江一口吞。

  孔德之容章第二十一

  眼前众甫即区中,杳杳冥冥内外通。

  明了地天交泰卦,区中进步作仙访。

  曲则全章第二十二

  枉则直兮洼则盈,不矜不伐迺功成。

  昨宵梦裹闻雷雨,今日江头春水生。

  希言自然章第二十三

  得与失兮两不羞,形容到了了无俦。

  真人之德配天地,只在环中匪外求。

  埪者不立章第二十四

  群仙已笑露堂堂,跨者不行子细详。

  一著错时看跌倒,赚人锦袋绣香囊。

  有物混成章第二十五

  有物混成天下母,字之曰道安窠臼。

  干专坤翕证无为,智者乐兮仁者寿。

  重为轻根章第二十六

  奈何万乘乃轻身,孰是疏兮孰是亲。

  宝在眼前凡不识,往教密密论君臣。

  善行章第二十七

  知名非实要知情,窍妙之真号袭明。

  不道善行无辙迹,石中流水岂闻声。

  知其雄章第二十八

  雄雌黑白坎和离?知则总为天下谿。

  眼下十成须认取,由来散朴复婴儿。

  将欲章第二十九

  神器从来是假名,此名只许上贤听。

  不过渡口寻舟子,枉诵玄玄道德经。

  以道佐人主章第三十

  果而不道露锋芒,却与凡人作祸殃。

  迸烈岂容君眨眼,山中仙子浴金光。

  夫佳兵者章第三十一

  居贵左兮兵贵右,非人此道莫轻授。

  有时恬淡乐无为,上天之载无声臭。

  道常无名章第三十二

  我相众生寿者相,权实照用一时放。

  不通凡圣拟议乖,天地合而甘露降。

  知人者知章第三十三

  智与明兮自胜强,干坤阖辟要相当。

  若能守片闲田地,不是寻常孟八郎。

  大道汎兮章第三十四

  大道汎兮不可名,可名非道碍尘生。

  平时不向西江望,踏破芒鞋未是行。

  执大象章第三十五

  出口淡乎其无味,能者用之不可既。

  逢人好语说三分,过客欣闻乐与饵。

  将欲歙之章第三十六

  利器如何可示人,不妨勇猛奋精神。

  叅玄叅到微明的,现出金刚不坏身。

  道常无为章第三十七

  朝朝只念观世音,识得观音辨踵音。

  若也始终无悔吝,这回方是道人心。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

  仁之与德不多程,为与无为前后行。

  待问有为何所似,夜来月在脚跟明。

  昔之得一章第三十九

  一者名为不二门,得门入去便安身。

  当年曾子一声唯,误了阎浮多少人。

  反者道之动章第四十

  全璧而归也注心,有生无处此机深。

  与君评论曹溪水,一滴谁醻万两金。

  上士闻道章第四十一

  大象无形道隐名,形名总不向人呈。

  如今闻者皆应笑,夫唯道善贷且成。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

  冲气为和大化炉,与君说了莫疑狐。

  茫茫宇宙人无数,几箇男儿是丈夫。

  天下至柔章第四十三

  鍊气凝神入至圣,紫阳留下悟真篇。

  元来三教同门户,先要叅皮可漏禅。

  名与身章第四十四

  此身不是四肢身,解向源头问要津。

  现自十成非外物,裙钗之下有全人。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

  大成若缺直而屈,唯好观光于上国。

  有时做箇大闲人,清静之中无一物。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

  天下有道马不走,天下无道物不夭。

  过犹不及岂忘言,到此一了一切了。

  不出户章第四十七

  目前一宝秘形山,何必长歌行路难。

  踏破草鞋无觅处,投壶认箭落中间。

  为学日益章第四十八

  有为之道须落着,无为之道要着落。

  莫向人前认色声,认色认声已误却。

  圣人无常心章第四十九

  百姓之心为我心,分明说了莫沈吟。

  世人怎识和山皷,一下能当几挺金。

  出生入死章第五十

  出生入死无穷已,唯善摄生能不死。

  知生知死却成人,须入虎穴得虎子。

  道生之章第五十一

  道生德畜却无恩,须弥山上望昆仑。

  若也另膛一只眼,便知落处道方尊。

  天一有始章第五十二

  知其子复守其母,不悟袭常空自走。

  复盆之下用其光,休向经中谈窍妙。

  使我介然章第五十三

  盗夸盗出自家珍,复水难收费苦辛。

  只为良田荒秽了,如何做得太平民。

  善建者不拔章第五十四

  观乡观国观天下,积德修身道有余。

  善建亦知宜善抱,倚需得溥自安居。

  含德之厚章第五十五

  赤子何知乌不攫,未知牝牡而□作。

  益生使气要长存,岂但筋柔而固握。

  知者不言章第五十六

  闭门塞兑得嬴金,电掣星飞何处寻。

  便遣那咤千手眼,不知佛殿有观音。

  以正治国章第五十七

  天下从教多忌讳,我唯忌箇小儿名。

  不知奇处用兵拙,眼下知之即太平。

  其政闷闷章第五十八

  直而不肆极希夷,百尺竿头未是危。

  识得圣贤心地用,早应臭腐化神奇。

  治人事天章第五十九

  有国之母重积德,深根固蒂可长生。

  五更早起无巴鼻,却是街头有夜行。

  治大国章第六十

  两不相伤故德归,鬼非不害自无欺。

  抱琴有意过西院,弹者弥多听者稀。

  大国者下流章第六十一

  下流非是下流人,以静胜人要一真。

  牝牡之交宜处下,唯应分付下流人。

  道者万物之奥章第六十二

  善人之宝万物奥,不善之人之所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