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黄石公素书

  经名:黄石介素书。旧题秦黄石公著。北宋张商英注。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清部。参校版本:台湾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简称《四库》本)。

  黄石公素书

  目录#1

  序

  黄石公素书

  原始章第一

  正道章第二

  求人之志章第三

  本德宗道章第四

  遵义章第五

  安礼章第六

  序

  黄石公《 素书》 六篇,按《 前汉》列传,黄石公圯桥所授子房书,世人多以三略为是,盖传之者误也。晋乱,有盗发子房冢,于玉枕中获此书,凡一千三百三十六言,上有秘戒,不许传于不道、不神、不圣、不贤之人。若非其人,必受其殃;得人不传,亦受其殃。呜呼,其慎重如此。黄石公得子房而传之,子房不得其传而葬之。后五百馀年而盗获之,自是《 素书》 始传于人间。然其传者特黄石公之言耳,而公之意,其可以言尽哉。窃尝评之:天人之道未尝不相为用,古之圣皆尽心焉。尧钦若昊天,舜齐七政,禹叔九畴,传说陈天道,文王重八卦,周公设天地四时之官,又立三公以燮理阴阳,孔子欲无言,老聃建之以常无有。《 阴符经》曰: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道至于此,则鬼神变化皆不逃吾之术,而况于刑名度数之间者欤?黄石公,秦之隐君子也。其书简,其意深,虽尧、舜、禹、文、傅说、周公、孔、老亦无以出此矣。然则黄石公知秦之将亡,汉之将兴,故以此书授子房。而子房岂能尽知其书哉?凡子房之所以为子房者,仅能用其一二耳。书曰:阴计外泄者败。子房用之,尝劝高帝王韩信矣。书曰:小怨不赦,大怨必生。子房用之,尝劝高帝侯雍齿矣。书曰:决策于不仁者险。子房用之,尝劝高帝罢封六国矣。书曰:设变致权,所以解结。子房用之,尝致四皓而立惠帝矣。书曰:吉莫吉于知足。子房用之,尝择留自封矣。书曰:绝嗜禁欲,所以除累。子房用之,尝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矣。嗟乎,遗粕弃滓,犹足以亡秦、项而帝沛公,况纯而用之、深而造之者乎?自汉以来,章句文词之学炽,而知道之士极少。如诸葛亮、王猛、房乔、裴度等辈,虽号为一时贤相,至于先王大道,曾未足以知,髣髴此书所以不传于不道、不神、不圣、不贤之人也。离有离无之谓道,非有非无之谓神,有而无之之谓圣,无而有之之谓贤。非此四者,虽口诵此书,亦不能身行之矣。张商英天觉序。

  #1目录原缺,据正文标题补。

  黄石公素书

  宋张商英天觉注

  原始章第一

  道不可以无始。

  夫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

  离而用则有五,合而浑之则为一。一所以贯五,五所以衍一。

  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

  道之衣被万物,广矣,大矣。一动息,一语默,一出处,一饮食,大而八絃之表,小而芒芥之内,何适而非道也。仁不足以名,故仁者见之谓之仁,智不足以尽,故智者见之谓之智。百姓不足以见,故曰用而不知也。

  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

  有求之谓欲。欲而不得,非德之至也。求于规矩者,得方圆而已矣。求于权衡者#1,得轻重而已矣。求于德者,无所欲而不得;君臣父子得之以为君臣父子,昆虫草木得之以为昆虫草木,大得以成大,小得以成小,迩之一身,远之万物,无所欲而不得也。

  仁者,人之所亲,有慈惠恻隐之心,以遂其生成。

  仁之为体,如天,天无不复;如海,海无不容;如雨露,雨露无不润。慈惠恻隐,所以用仁者也。非亲于天下,而天下自亲之。无一夫不获其所,无一物不获其生。《书》 曰:乌兽鱼鼇咸若。《 诗》 曰: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其仁之至也。

  义者,人之所宜,赏善罚恶,以立功立事。

  理之所在谓之义。顺理而次断,所以行义。赏善罚恶,义之理也。立功立事,义之断也。

  礼者,人之所履,夙兴夜寐,以成人伦之序。

  礼,履也。朝夕之所履践而不失其序者,皆礼也。言动视听造次铃于是,放僻邪侈从何而生乎?

  夫欲为人之本,不可无一焉。

  《 老子》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失。者,散也。道散而为德,德散而为。仁,仁散而为义,义散而为礼。五者未尝不相为用,而要其不散者,道妙而已。老子言其体,故曰: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黄石公言其用,故曰:不可无一焉。

  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

  盛衰有道,成败有数,治乱有势,去就有理。

  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

  道,犹舟也。时,犹水也。有舟楫之利而无江河以行之,亦莫见其利涉也。

  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如其不遇,没身而已。

  养之有素,及时而动,机不容发,岂容拟议者哉。

  是以其道足高而名重于后代。

  道高则名随于后而重矣#2。

  正道章第二

  道不可以非正。

  德足以怀远,

  怀者,中心悦而诚服之谓也。

  信足以一异,义足以得众,

  有行有为而众人宜之,则得乎众人矣。

  才足以鉴古,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行足以为仪表,智足以次嫌疑,

  嫌疑之际,非智不次。

  信可以使守约,廉可以使分财,此人之豪也。守职而不废,

  孔子为委吏乘田之职是也。

  处义而不回,

  迫于利害之际而确然守义者,此不回也。

  见嫌而不苟免,

  周公不嫌于居摄,召公则有所嫌也;孔子不嫌于见南子,子路则有所嫌也。居嫌而不苟免,其惟至明乎。

  见利而不苟得,此人之杰也。

  俊者,峻于人。豪者,高于人。杰者,杰#3于人。有德、有信、有义、有才、有明者,俊之事也。有行、有智、有信、有廉者,豪之事也。至于杰,则才行足以名之矣。然杰胜于豪,豪肚于俊也。

  求人之志章第三

  志不可以妄求。

  绝嗜禁欲,所以除累。

  人性清静,本无系累,嗜欲所牵,拾己逐物。

  抑非损恶,所以禳过。

  禳,犹析禳而去之也。非至于无抑,恶至于无损,过可以无禳尔。

  贬酒阙色,所以无污。

  色败精,精耗则害神。酒败神,神伤则害精。

  避嫌远疑,所以不误。

  于逵无嫌,于心无疑,事不误尔。

  博学切问,所以广知。

  有圣贤之质而不广之以学问,弗勉故也。

  高行微言,所以修身。

  行欲高而不屈,言欲微而不彰#4。

  恭俭谦约,所以自守。深计远虑,所以不穷。

  管仲之计,可谓能九合诸侯矣,而穷于王道。商鞅之计,可谓能强国矣,而穷于仁义。弘羊之计,可谓能聚财矣,而穷于养民。凡有穷者,俱非计也。

  亲仁友直,所以扶颠。

  闻誉而喜者,不可以得友#5。

  近恕笃行,所以接人。

  极高明而道中庸,圣赞之所以接人也。高明者,圣贤之所独。中庸者,众

  人之所同也。

  任材使能,所以济务。

  应变之谓材,可用之谓能。材者,任之而不可使;能者,使之而不可任。此用人之衍也。

  弹恶斥谗,所以止乱。

  谗言恶行,乱之根也。

  推古验今,所以不惑。

  因古人之进,推古人之心,以验方今之事,岂有惑哉?

  先揆后度,所以应卒。

  执一尺之度,而天下之长短尽在是矣。仓卒事物之来而应之无穷者,揆度有数也。

  设变致权,所以解结。

  有正有变,有权有经。方其正有所不能行,则变而归之于正也。方其经有所不能用,则权而归之于经也。

  括囊顺会,所以无咎。

  君子语默以时,出处以道,括囊而不见其美,顺会而不发其机,所以免咎。

  橛橛梗梗,所以立功。孜孜淑淑,所以保终。

  橛橛者,有所持而不可摇。梗梗者,有所立而不可挠。孜孜者,勤之又动。淑淑者,善之又善。立功莫如有守,保终莫如无过也。

  本德宗道章第四

  本宗不可以离道德。

  夫志心笃行之术,长莫长于博谋,

  谋之欲博。

  安莫安于忍辱,

  至道旷夷,何辱之有?

  先莫先于修德,

  外以成物,内以成己,修德也。

  乐莫乐于好善,神莫神于至诚,

  无所不通之谓神。人之神与天地参,而不能神于天地者,以其不至诚也。

  明莫明于体物,

  《 记》曰:清明在躬,志气如神。如是则万物之来,其能逃吾之照乎?

  吉莫吉于知足,

  知足之吉,吉之又吉。

  苦莫苦于多愿,

  圣人之道,泊然无欲,其于物也,来则应之,去则无系,末尝有愿也。古之多愿者#6,莫如秦皇、汉武,国则愿富,兵则愿彊,功则愿高,名则愿贵,官室则愿华丽,姬嫔则愿美艳,四夷则愿服,神仙则愿政。然而国愈贫,兵愈弱,功愈卑,名愈钝,卒至于所求不获而遗恨狼狈者,多愿之所苦也。夫治国者固可不多愿,至于贤人养身之方,所守其可以不约乎?

  悲莫悲于精散,

  道之所生之谓一,纯一之谓精,精之所发之谓神。其潜于无也,则无生、无死、无先、无后、无阴、无阳、无动、无静。其舍于形也,则为明、为哲、为智、为识。血气之品,无不禀受。正用之则聚而不散,邪用之则散而不聚。目淫于色,则精散于色矣;耳淫于声,则精散于声矣;口淫于味,则精散于味矣;鼻淫于臭,则精散于臭矣。散之不已#7,其能久乎?

  病莫病于无常,

  天地所以能长久者,以其有常。人而无常,不其病乎?

  短莫短于苟得,

  以不义得之,必以不义失#8。未有苟得而能长也。

  幽莫幽于贪鄙,

  以身徇物,阁莫甚焉。

  孤莫孤于自恃,

  桀、纣自恃其才,智伯自恃其彊,项羽自恃其勇,王莽自恃其智#9,元载、虑杞自恃其狡。自恃则气骄于外而善不入耳,不闻善则孤而无助;及其败,天下争从而亡之。

  危莫危于任疑,

  汉疑韩信而任之,而信几叛。唐疑李怀光而任之,而怀光遂逆。

  败莫败于多私。

  赏不以功,罚不以罪,喜佞恶直,党亲远疏#10,小则结匹夫之怨天下之怒。此私之所败也。

  遵义章第五

  遵而行之者,义也。

  以明示下者闇,

  圣贤之道,内明外晦。惟不足于明者,以明示下,乃其所以闇也。

  有过不知者蔽,

  圣人无过可知,贤人之过造形而悟。有过不知,其愚蔽甚矣。

  迷而不返者惑,

  迷于酒者不知其伐吾性也,迷于色者不知其伐吾命也,迷于色者不知其伐吾志也。人本无迷,惑者自迷之矣。

  以言取怨者祸,

  行而言之,则机在我而祸在人;言而不行,则机在人而祸在我。

  令与心乖者废,

  心以出令,令以行心。

  后今缪前者毁,

  号令不一,心无信而事毁弃矣。

  怒而无威者犯,

  文王不大声以色,四国畏之。故孔子曰:不怒而民威于斧钺#11。

  好众辱人者殃,

  己欲沽直名,而置人于有过之地,取殃之道也。

  戮辱所任者危,

  人之云亡,危亦随之。

  慢其所敬者凶,

  以长幼而言,则齿也;以朝廷而言,则爵也;以贤愚而言,则德也。三者皆可敬#12,而外敬则齿也、爵也,内敬则德也。

  貌合心离者孤,亲谗远忠者亡,

  谗者,善揣摩人主之意而中之#13。忠者,推逆人主之过而谏之#14。合意者多悦#15,逆意者多怒,此子胥杀而吴亡、屈原放而楚亡是也。

  近色远贤者惛,女谒公行者乱,

  太平公主、韦庶人之祸是也。

  私人以官者浮,

  浅浮者不足以胜名器,如牛仙客为宰相之类是也。

  凌下取胜者侵,名不胜实者耗,

  陆赞曰:名近于虚,于教为重;利近于实,于义为轻。然则实者所以致名,名者所以权实,名实相资则不耗匮矣。

  略己而责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弃,

  圣人常善救人而无弃人,常善救物而无弃物。自厚者,自满也,非仲尼所谓躬自之厚也。自厚而薄人,则人才将弃废#16矣。

  以过弃功者损,羣下外异者沦,

  措置失宜,羣情隔塞,阿谀并进,私徇并行#17,人人异心,求不沦亡,不可得也。

  既用不任者疏,

  用贤不任,则失士心#18。此管仲所谓害霸也。

  行赏吝色者沮,

  色有靳吝,有功者沮。项羽之刓印是也。

  多许少与者怨,

  失其本望。

  既迎而拒者乖,

  刘漳迎刘备而返拒绝之也。

  薄施厚望者不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复之载之,含之育之,岂责其报也#19。

  贵而忘贱者不久,

  道足于已者,贵贱不足以为荣辱。贵亦固有,贱亦固有。唯小人骤而处贵,则忘其贱,此所以不久也。

  念旧恶#20而弃新功者凶,

  切齿于睚毗之怨、眷眷于一饭之恩者,匹夫之量。有志于天下者,虽仇铃用,以其才也;虽怨叉录,以其功

  也。汉高祖侯雍齿,录功也;唐太宗相魏郑公,用才也。

  用人不得正者殆,彊用人者不畜,

  曹操彊用关羽,而终归刘备,此不畜也。

  为人择官者乱,失其所彊者弱,

  有以德彊者,有以人彊者,有以势彊者,有以兵彊者。尧、舜有德而彊,桀、纣无德而弱;汤、武得人而彊,幽、厉失人而弱;周得诸侯之势而彊,失诸侯之势而弱;唐得府兵而彊,失府兵而弱。其于人也,善为彊,恶为弱;其于身也,性为彊,情为弱。

  决策于不仁者险,

  不仁之人,幸灾乐祸。

  阴计外泄者败,厚敛薄施者凋,

  凋,削也。文中子曰:多敛之国#21,

  其财叉削。

  战士贫、游士富者衰,

  游士鼓其颊舌,惟幸烟尘之会。战士奋其死力,专捍疆场之虞#22。富彼贫此,兵势衰矣。

  货赂公行者昧,

  私昧公、曲昧直也。

  闻善忽略、记过不忘者暴,

  暴而生怨。

  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浊,

  浊,涸也。

  牧人以德者集,绳人以刑者散。

  刑者,原于道德之意而恕在其中。是以先王以刑辅德,而非专用刑者也。故曰:牧之以德则集,绳之以刑则散也。

  小功不赏,则大功不立。小怨不赦,则大怨必生。赏不服人、罚不甘心者叛,

  人心不服则叛也。

  赏及无功、罚及无罪者酷,

  非所宜加者,酷也。

  听谗而美、闻谏而仇者亡,能有其有者安,贪人之有者残。

  有吾之有,则心逸而身安

  安礼章第六

  安而履之之谓礼。

  怨在不舍小过,患在不预定谋。福在积善,祸在积恶。

  善积则致于福,恶积则致于祸。无善无恶,则亦无祸无福矣。

  饥在贱农,寒在惰织。安在得人,危在失士。富在迎来,

  唐尧之节俭,李悝之尽地力,越王勾践之十年生聚,汉之平准,皆所以迎来之衍也。

  贫在弃时。上无常操#23,下多疑心。

  躁静无常,喜怒不节,羣情猜疑,莫能自安。

  轻上生罪#24,侮下无亲。

  轻上无礼,侮下无恩。

  近臣不重,远臣轻之。

  淮南王言:去平津侯如发蒙耳。

  自疑不信人,

  暗也。

  自信不疑人。

  明也。

  枉士无正友,

  李逢吉之友,则八关、十六子之徒是也。

  曲上无直下。

  元帝之臣,则弘恭、石显是也。

  危国无贤人,乱政无善人。

  非无贤人、善人,不能用故也#25。

  爱人深者求贤急,乐得贤者养人厚。

  人不能自爱,待贤而爱之。人不能自养,待贤而养之。

  国将霸者士皆归,

  赵杀呜犊,故夫子临河而返。

  邦将亡者贤先避。

  若微子去商、仲尼去鲁是也。

  地薄者大物不产、,水浅者大鱼不游。树秃者大禽不柄,林疏者大兽不居。

  此四者,以明人之浅则无道德、国之浅则无忠贤也。

  山峭者崩,泽满者溢。

  此二者,明过高、过满之戒也。

  弃玉取石者盲,

  有目与无目同。

  羊质虎皮者辱。

  有表无裹,与无表同。

  衣不举领者倒,

  当上而下。

  走不视地者颠。

  当下而上。

  柱弱者屋坏,辅弱者国倾。

  材不胜任谓之弱。

  足寒伤心,人怨伤国。

  夫冲和之气生于足而流于四肢,而心为之君。气和则天君乐,气乖则天君伤矣。

  山将崩者下先隳,国将衰者人先弊。

  自古及今,生齿富庶、人民康乐而国衰者,未之有也。

  根枯枝朽,人困国残。

  长城之役兴而秦国残矣,汴渠之役兴而隋国残矣。

  与复车同轨者倾,与亡国同事者灭。

  汉武欲为秦皇之事,几至于倾;而能有终者,末年哀痛自悔也。桀、纣以女色亡,而幽王之褒姒同之。汉以阁官亡,而唐之中尉同之。

  见已生,慎将生,恶其迹者预避之。

  已生者,见而去之也。将生者,慎而消之也。恶其迹者,急履而恶□,不若废履而无行;妄动而恶知,不若

  绌心而无动。

  畏危者安,畏亡者存。夫人之所行,有道则吉,无道则凶;吉者百福所归,凶者百祸所攻,非其神圣,自然所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