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小休曰息。

  终则有始,孰知其极?一目之罗,不可以得雀,

  太疏#15故也。

  笼中之乌,空窥不出。

  太密故也。

  众人唯唯,安定祸福?忧喜聚门,吉凶同域,

  庆者在堂,吊者在门。

  失反为得,成反为败。吴大兵强,夫差以困;越栖会稽,勾践霸世。达人大观,乃见其可。可,或作苛。椭枋一术,奚足以游?

  椭,读如隋銎之隋。枋,读如方变之方。夫天下之事,百出要以百变应之。而今隋方一术,则岂足游于变通之会哉?

  往古来今,事孰无邮?

  邮,置邮也。行者过之而巳,故事之过者为邮。

  舜有不孝,尧有不慈,文王桎桔,管仲拘囚。坱轧□垠,□垠,或作葬云。孰□得之?

  此言大钧播物,坱轧无垠,皆在垆□之内,孰□得之。

  至得无私,泛泛乎若不系之舟,

  任之而已。

  能者以济,不能者以复。天不可与谋,地不可与虑。圣人捐物,从理与舍。众人域域,

  域域,浅狭之貌。

  迫于嗜欲。小知立趋,好恶自惧。夸者死权,自贵矜容。一本自矜容下云徇名终身谋奈,无列士以下两句。

  《诗》曰:垂带悸兮是也。

  列士徇名,贪夫徇财。

  以身逐物曰徇。

  至博不给,给,或作结。

  统之无要,则虽博乃更不给。何则?至道常约故也。

  知时何羞?

  不愧不作。

  不肖系系,或作敷俗,贤争于时,

  知也者,争之器也。名也者,相轧也。

  细故袈一本袃作袭,蒯作葪蒯,

  蒯,犹芥也。袃芥,剌鲠也。

  奚足以疑?事成欲得,又奚足夸?

  此言如意与不,无足欣戚。

  千言万说,卒赏谓何?

  此言理尽于上而彼之繁言虽累千万,犹当赏此。

  勾践不官,

  勾践尝臣于吴。

  二国不定;文王不幽,

  幽于美里。

  武王不正;或作武王不执正。管仲不羞辱,名不与大贤,功不得与三王#16,钲面备矣。

  备知第十三

  天高而可知,地大而可宰。万物安之?人情安取?伯夷、叔齐能无盗,而不能使人不意己。

  横逆岂可必哉?

  申徒狄

  殷之末世枯槁者也。

  以为世涵浊不可居,故负石自投于河,不知水中之乱有逾甚者。德之盛,山无径迹,泽无桥梁,不相往来,舟车不通。何者?其民犹赤子也,

  《老子》曰:含德之厚,比于赤子。

  男曰赤子,女曰婴儿。

  有知者不以相欺役也,有力者不以相臣主也。是以鸟鹊之巢可俯而窥也,伶,麋鹿羣居可从而系也。

  乌鹊性猜瞿,麋庇性惊决,放此主言之。

  至世之衰,父子相图,兄弟相疑。

  夫父子,天性也;兄弟,天伦也。恩信素足,非自外至。故跟市人之足则辞以脱悮,兄则以妪,大亲而已矣。令德下衰而至于父子相犹、兄弟相□者,岂其性固异于古也哉?盖治之之过也。

  何者?其化薄而出于相以有为也。

  此言不能相与于无相与#17,相为于无相为,故其弊至此。郭象曰:夫体天地、冥变化者,虽手足异任、五藏殊管,未尝相与而百节同和,斯相与于无相与也;未尝相为而表裹俱济,斯相为于无相为也。若乃役其心志以恤手足,运其殷肱以营五藏,则相营愈笃而内外愈困矣。盖知此也。

  故为者败之,治者乱之,败则傰,

  傰,党也。

  乱则阿,阿则理废,佣则义不立。尧传舜以天下,故好义者以为尧智,其好利者以为尧愚。汤、武放弑利其子,好义者以为无道,

  此言何谓也?若予所学则唯好义者以为有道。

  而好利之人以为贤。为或无为字彼世不传贤,故有放君。君好傰阿,故有弑主。夫放弑之所加,亡国之所在,吾未见便乐或作见其便乐而安处之者也。夫处危以妄安,循哀以损乐,是故国有无服之丧、无军之兵,可以先见也。是故箕子逃

  逃,逃祸也,非谓逃而去之。孔子曰: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

  而搏裘牧#18,

  《宋世家》曰:南宫万杀湣公于蒙泽,大夫裘牧闻之,以兵造公门,万搏牧,牧齿著门死。即其事也。

  商容拘而蹇叔哭。

  蹇叔,秦臣也。穆公袭郑,蹇叔哭之。

  昔之登高者,下人代之□,或作殪。

  □,怖也。

  手足为之汗出,

  怖故为之汗濡。

  而上人或无人字乃始抟折枝而趋操木#19,

  言傍观者为之惊惧,而登高之人虽危莫知焉,乃始抟而折枝,趋而操木。

  止之者僇,

  止之使勿尔者,复受僇焉。凡此以况处危忘安,而谏者蒙辱之义。

  是故天下寒心而人主孤立。今世之处侧者皆乱臣也,其智足以使主不达,其言足以滑政,其朋党足以相育于利害。昔汤用伊尹,周用太公,秦用百里,

  百里奚也。

  楚用申麃,

  申包胥也。

  齐用管子,此数大夫之所以高世者,皆亡国之忠臣所以死也。

  此言古之人其才一也,或以高世,由亦或以死者#20,所遇之君异也。

  是观之#21,非其智能难与也,乃其时命者不可及也。

  此言伊、吕、申、管之才,人非莫及也,而箕、裘之徒卒以杀辱者,无其时命故也。

  唯无如是,

  无其时命。

  时有所至而求,或作袁,又或作表。

  有君无臣,故虽时有所至而上求焉。

  时有所至而辞,

  有臣无君,故虽时有所至而下辞焉。

  命有所至而阖,或作合。

  阖,犹辞也。

  命有所至而辟。或作阙。

  辟,犹求也。

  贤不必得时也,不肖不必失命也,是故贤者守时而不肖者守命。

  守命,犹委命也。

  今世非无舜之行也,不知尧之故也;非无汤、武之事也,不知伊尹、太公之故也。费仲、恶来得辛纣之利,而不知武王之伐之也;比干、子胥好忠谏,而不知其主之煞之也。费仲、恶来者可谓知心矣,而不知事;比干、子胥者可谓知事矣,而不知心。圣人者,必两备而后能究一世。

  兵政第十四

  庞子问鹖冠子曰:用兵之法,天之、地之、人之,赏以劝战,罚以必众。或作恐众。五者已图,然九夷用之而胜不必者,其故何也?

  得其战矣,未得其所以战也,故九夷用之而不必胜。语曰:以书御者,不尽马之情。此之谓也。故曰:夫子驰亦驰,夫子趋亦趋,夫子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其后。其近是乎?

  鹖冠子曰:物有生,

  生,犹化也。

  故金木水火未用而相制。

  此言前期而胜也。

  子独不见夫闭关乎?立而倚之,则妇人揭之。或作易褐之上。仆而措之,则不择性而能举其中。

  句。

  若操其端,则虽选士不能绝地。关尚一身而轻重异之者,执使之然也。夫以关言之,则物有而执在矣。九夷用之而胜不必者,其不达物生者也。

  此言不达事变物化,故辄败北。《素问》曰:物生之谓化,物极之谓变。

  若达物生者,五尚一也耳。庞子曰:以五为一,奈何?鹖冠子曰:天不能以早为晚,地不能以高为下,人不能以男为女,赏不能劝不胜任,

  金帛在前,不能使尪者负。

  罚不能必不或无不字可。

  斧钺在后,不能使哑者呜。

  庞子曰:取功,奈何?鹖冠子曰:天不能使人,人不能使天。因或作固物之然,而穷达存焉。之二也,在权在埶。在权故生财有过富,在执故用兵有过胜。财之生也,力之于地,顺之于天;兵之胜也,顺之于道,合之于人。其弗知者,以逆为顺,以患为利。以逆为顺,故其财贫;以患为利,故其兵禽。昔之知时者与道证,或作澄#22。弗知者危神明。道之所亡,或作厈。神明之败,何物可以留其创?

  留,犹止也。使创不伸曰留。

  故曰:道乎道乎,或作道道乎。与神明相保乎。庞子曰:何如而相保?鹖冠子曰:贤生圣,

  贤上生圣。

  圣生道,道生法,法生神,

  一阴一阳之谓道。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神生明。

  神下生明。

  神明者,正之末也。

  偏生合,公生明,诚信生神。故曰正之末也。

  末或无末字受之本,是故相保。

  学问第十五

  庞子问鹖冠子曰:圣人之问服师也#23,

  服,事也。

  亦有终始乎?抑其拾或作舍。下同诵记辞,阖棺而止乎?鹖冠子曰:始于初问,终于九道。若不闻九道之解,拾诵记辞,阖棺而止,以何定乎?

  此言非独白纷如也,虽至阖棺而止,尚不足以定之也。故所贵乎问学者,岂诵说之云乎?在于得书之体,得言之解。

  庞子曰:何谓九道?鹖冠子曰:一曰道德,二曰阴阳,三曰法令,四曰天官,五曰神征,六曰伎艺,七曰人情,八曰械器,九曰处兵。庞子曰:愿闻九道之事。鹖冠子曰:道德者,操行,所以为素也。

  素如献素之素。道德,操行之本,故曰素也。

  阴阳者,分数,所以观气变也。

  《周官》保章氏云:以星土,以云物,以十有二岁,以十有二风,占天地之灾祥。

  法令者,主道治乱,国之命也。天官者,表仪祥兆,下之应也。

  此言学问之序。道德已明而阴阳次之,阴阳已明而法令次之;三者备矣,然后可以言治矣。天官,冢宰是也。百官取揆,故曰表仪。造始而已,故曰祥兆。此以静唱,彼以动和,故曰下之应也。

  神征者,风釆光景,所以序怪也。

  《祭义》所谓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煮蒿悽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

  伎艺者,如胜同任,或为住。所以出无独异也。

  《周官》六德则异之以智、仁、圣、义、忠、和,六艺则同之以礼、乐、射、御、书、数。

  人情者,小大、愚知、贤不肖,雄俊豪英相万也。械器者,假乘焉,或作马。世用国备也。处兵者,威柄所持,立不败或作取之地也。九道形心,谓之有灵,

  形,著见也。

  后能见变而命之,

  物至能名。或曰:奇见异闻为变。《列子》曰:大禹行而见之,伯益知而名之。盖此类也。

  因其所为而定之。若心无形灵,或作虚。辞或有传字虽抟捆,

  捆,犹叩椓也。

  不知所之。彼心为主,或作至则内将使外;内无巧验,

  精不足以揆道,粗不足以验物。

  近则不及,远则不至。庞子曰:或有曾闻字。礼、乐、仁、义、忠、信,愿闻其合之于数。鹖冠子曰:所谓礼者,不犯者也。所谓乐者,无菑或作蔷者也。所谓仁者,同好者也。所谓义者,同恶者也。所谓忠者,久愈亲者也。所谓信者,无二响者也。圣人以此六者,或无者字卦世得失逆顺之经。

  卦,犹卜也。

  夫离道非数,不可以□□绪端;不要元法,不可以心体。

  刽,犹郀也。《南华》曰:堕其肢体,黜其聪明。又曰:夫道复载天地,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

  表术或无表字裹原,

  术,如术业之术。原,如原道之原。

  虽浅不穷;中虚外博,虽博必虚。庞子再拜曰:有问戒哉。虽毋如是,冥或无其字材乃健。弗学孰能,此天下至道,而世主废之,何哉?鹖冠子曰:不提生于弗器,

  器故提之。

  贱生于无所用。中河失船#24,一壶千金。

  壶,瓠也,佩之可以济涉。南人谓之腰舟。

  贵贱无常,时使物然。常知善善,昭缪不易,一揆至今。不知善善,故有身死国亡,绝祀灭宗。细人犹然不能保寿,义则自况。

  此言细人且尔也,况于己乎?其义当以自况。

  世贤第十六

  卓襄王问庞煖曰:夫君人者,亦有为其国乎?

  卓,当为悼。此赵悼襄王也。盖赵孝成王卒,子偃立,是为悼襄王。襄王三年,庞煖将攻燕,擒其将剧辛。

  庞煖曰:王独不闻俞跗之为医乎?已成必治,鬼神避之。楚王临朝,为随兵故。若尧之任人也,不用亲戚,而必使能其治病也,不任所爱,必使旧医。

  《语》曰:老医少卜。盖老医更病多矣,尧故使之。

  楚王闻傅,暮□在身,

  □,盖病也。

  必待俞跗。

  俞跗,盖非楚人。此亦寓言。传曰: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体酒、馋石、蹻引、案桃、毒熨,而割皮解肌,诀肌结筋,搦髓脑,浣肠胃,练精易形。此虽已成,所以必治,而鬼神避之也。

  卓襄王曰:善。庞煖曰:王其忘乎?昔伊尹医殷、太公医周武王、百里医秦、申麃医郢、

  郢,荆所都。

  原季医晋、

  《国语》曰:晋文公使原季为卿。

  范蠡医越、管仲医齐,而五国霸。其善一也,然道不同数。卓襄王曰:愿闻其数。煖曰:王独不闻魏文侯之问扁鹊耶?

  扁鹊,勃海郑人也,姓秦氏,名越人。

  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

  此神医也,为之于未有。《周官》曰:疾医曰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两之以九窍之变,参之以九藏之动。夫昧于在神,而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更以参两验之,亦已麤矣。然《周官》言此而已者,盖中材之法也。歧、附岂世有哉?

  故名不出于家。

  名在门内而已。《老子》曰: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

  中兄治病,其在毫毛,

  此明医也,治之于末乱。所谓造形而悟者也。

  故名不出于闾。

  其闾里知之矣。

  若扁鹊者,才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间,而名出闻于诸侯。

  其所能愈麤,其所闻愈远。

  魏文侯曰:善。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曰桓公几能成其霸乎#25?

  管仲匡救桓公,常在其细,故能以其君霸。盖桓公实怒少姬,南袭蔡,管仲因而伐楚,责包茅不入贡于周室。桓公实北征山戎,而管仲因而令燕修召公之政。方是之时,诸侯莫或知焉。此其治毫毛者也。

  凡此者不病病,

  或云不病。至于病而治之,不亦晚乎?疾甚曰病。

  治之无名,或云治无名使或作便之无形,

  夫病之形名著矣,然后使医,此桓侯之所以死也#26。

  至功之成,其或作六下谓之自然。

  针艾之功无所欣赖,故其昧者谓之自然。推之于治,此击壤之民所以不知尧舜之力也。

  故良医化之,拙医败之,虽幸不死,创伸股维。

  维,牵孪也。

  卓襄王曰:善。寡人虽不能无创,孰能加秋毫寡人之上哉。

  庶几管仲者出焉。

  天权第十七

  挈天地而能或无能字游者,

  《南华》所谓旁日月、挟宇宙者类此。

  谓之还或作环。又或作绎名

  常住真际而不逐于名。

  而不还于名之人。

  区区外慕,逐物丧己,常为造化负之而走,岂能挈天地而游哉?

  明照光照,不能照己之明是也。

  离朱方昼拭眦,百步之外明烛须眉,而不能近视其睫。则逐物不反灵于人者,虽明照如月、光照如日,而不能照己之明,何足怪哉。

  独化终始,随能序致,致,或作故。独立宇宙无封,谓之皇天地。

  无封,无吵域也。革曰#27:四海之外,无极无尽,犹齐州也。束行至营,人民犹是也;问营之东,后犹营也。西行至幽,人民犹是也;问幽之西,复犹幽也。

  浮悬天地之明,

  四时之运,转移日月,埶若浮悬。

  委命相鬲谓之时。

  且然无间谓之命,四时之运委之而已。然而木敷、金歛、火炎、水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用,不能相通。

  通而鬲谓之道。

  道故有塞有通。

  连万物,领天地,天地下有建报重九明五字。合膊膊,一作搏,或为宇宙二字。

  同根,命曰宇宙。

  阖天之谓宇,辟宇之谓宙。二者相须而立,故曰合膊同根。

  知宇,故无不容也;

  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知宇,故无不容。

  知宙,故无不足也;

  有乎长而无本□者,宙也。知宙,故无不足。

  知德,德,或作隐。故无不妥也;

  知德故所遇于地者,不择而安之。

  知道,故无不听也;

  知道故所受于天者,不辞而听之。

  知物,故无不然也。

  因其所然而然之,万物莫不然也。

  知一而不知道,故未能裹也。

  不能视己之明,故曰未能裹也。

  昔行不知所如,往而求者则必惑。

  盖昔之亡羊者曰:岐之中又有岐焉,吾不知所之,是以反也。都子曰:大道以多岐丧羊,学者以多方丧生。

  索所不知,求之象者则必弗得。

  象者,意之筌蹄。夫索所不知,求之筌蹄,而不知求之言意之表,岂足以得其粹哉。轮人曰:公之所读,是古人之糟粕。已寻绎鹖冠子之意,盖将发蒙解惑,使人致一而求道于言意之表,故有此言。而下文云。

  故人者莫不蔽于其所不见,鬲于其所不闻,塞于其所不开,诎于其所不能,制于其所不

  胜。世俗之众,笼乎此五也,而不通此。未见而有形,

  危机虽未兆见,而理已有焉。

  故曰有无军之兵,有无服之丧,人之轻死生之故也,人之轻安危之故也。

  以故,是以知之。

  夫蚊虻坠乎千仞之谿,

  注谷曰谿。

  乃始翱翔而成其容;容,或作客。

  成其翱翔之容。高飞曰翱。布翼不动曰翔。

  牛马坠焉,碎碎,或作钵。而无形。由是观之,则大者不便,重者创深。

  此言贵高之蹶#28,其患大矣。《老子》曰: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兵者,涉死而取生,陵危而取安。是故言而然,道而当。当,或为富。道而当,一作道奠富。

  言而然,然后道而当。道,犹行也。

  故一蚋噆肤,不寐至旦;半糠入目,四方弗治。所谓蔽者,岂必障于幅度帷□、隐于帷薄哉。

  细曰□,麤曰薄。

  周平弗见之谓蔽,

  昔齐人有欲金者,清旦之市,攫人之金,以为取金之时徒见金,不见人。盖嗜欲之乱人心如此。岂必四周有物障之也哉?

  故病视而目弗见,疾听而耳弗闻。蒙或无蒙字故知能与其所闻见俱尽,

  句。

  鬲鬲,或作高。故奠务行事与其任力俱终,

  句。

  塞故四发上统上统,或作上纥而不续,□□而消亡。夫道者,必有应而后至;后至,一作后合至。

  观之于易见矣。

  事者,必有德而后成。夫德,知事之所成,成之所得,而后曰我能成之。成无为,

  成之于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