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神圣,详或作祥理、或无详理二字,作庠恶。

  深契于理。

  恶离制命之柄、制命之柄或无离字。

  《老子》所谓:鱼不可脱于渊,利器不可以示人。

  歛散华精以慰地责或作蔶#37天者也。

  此言神圣契理而有以制命,则虀粉万物而不为戾,虽以慰地责天,可也。昔者老子上毁五帝、通及三皇,而西域之学有喝佛骂祖者,岂近是' 乎?

  调味、章色、正声,以定天、地、人事三者,毕此矣。

  其道如上所谓,则天、地、人事岂有出于此乎?

  泰录第十一

  入论泰鸿之内,出观神明之外,定制泰一之衷,

  衷之言,中也。无所出入为定。

  以为物稽。

  入而论泰鸿之内,出而观神明之外,定而制泰一之衷,便物取稽焉。

  天有九鸿,

  《拾遗记》曰:望三壶如聚米,视八鸿若萦带。说者以为:八鸿,八方之名。鸿,鸿大也。然则九鸿盖九围欤?

  地有九州,

  此即邹子所谓九州,盖非禹别者也。

  泰一之道,九皇之傅,请成于泰始之末。

  泰一之道至矣,故上篇云:九皇受傅,以索其然之所生。而今此又言其傅尝请成于泰始,盖非泰始莫足以知焉。其曰末者,言顺下风而请也。

  见不或无不字详事于名理之外,

  此言才见其事之略而已,更当要其会归。故下文云。

  范无形,尝无味,以要名理之所会。范者,味之正也。

  范者,形也。正,如复怨其正之正。盖形受养于味者也。

  味者,气之父母也。

  气不足,补之以精。精不足,补之以味。

  精或作清微者,天地之始或作所治也。

  言形、言味而又言此者,盖将要名理之所会,又当致此三者也。

  不或无不字见形脔而天下归美焉,

  脔,肉也。

  名尸神明者,大道是或作正也。夫错行合意,扶义本仁,或作收。积顺之所成,先圣之所生也。行其道者有其名,为其事者有其功。

  此言仁义之治,故行其道者有其名,为其事者有其功。若夫圣人无名,神人无功,乘于道德而游乎万物之上,则岂局于仁义之域哉。故下文云。

  故天地成于元或作无气,万物乘于天地,

  元气,太虚也。太虚含天地,天地含万物,故其言如此。

  神圣乘或作秉于道德,

  《南华》所谓无訾无誉、一龙一蛇者也。

  以究其理。

  或云:万物乘于圣,秉于道德,以救其圣神#38,以究天地万物之理。

  若上圣皇天者,先圣之所倚威立有命也。

  尧、舜、三代诰命未尝不称天者,盖以倚威立命而已。若夫致治之自,则岂可以取頼于天哉?是在我者也。此纣之矫诬上帝而无益于乱。故下文云。

  故致治之自在己者也。招高者高,招庳者库。

  此言治之污隆,顾我所以招之如何。未有囿于管、晏之卑,而可以招尧、舜之高者也。

  故成形而不变者,度也;未离己而在彼者,狎沤也#39。

  如狎沤者,心动于内则沤乌舞而不下,此未离己而在彼者也。

  陈体立节,万世不易,天地之位也。分物纪或作他名,文理明#40别,神圣之齐也。

  齐,如齐量之齐。

  法天居地,去方错圆,或作督。

  方以智则滞,圆而神则通。

  神圣之鉴也。象说名物,

  拟之者,象也。议之者,说也。

  成功遂事,隐彰不相离,

  神圣之教,不即不离,而至妙之所会者更麤,至高之所适者反下。隐显岂相离哉。

  神圣之教也。

  天一位,地一位,圣人参于两间以齐。齐之而以彼鉴此,以此教彼,则天下之理得矣。然后万物各遂其生。故下文云。

  故流分而神生,

  流分,谓水也。天一生水,其于物为精。精聚而后神从之。

  动登而明生,

  动登,谓火也。地二生火,其于物为神。神会而后识从之。

  明见而形成,形成而功存。故文者,所以分物也;理者,所以纪或作地名也。天地者,同事而异域者也。

  天域于上,地域于下。

  无规圆者,天之文也。无矩方者,地之理也。天循文以动,地循理以作者也。二端或作圣端者、神之法也。

  神明之法,如是而已。

  神圣之人后或作命,先天地而尊者也。后天地生,然知天地之始;先天地亡,然知天地之终。道包之;故能知度之;

  其道围乎天地之外,故知能知之,义能度之。

  尊重焉,故能改动或无动字之;

  拔阴阳,移寒暑。

  敏或作数明焉,故能制断之。敏,或为数。精神者,物之贵大者也;

  精神之外,皆其绪余土直者也。

  内圣者,

  或作圣内。

  精神之原也。

  外王者乃其绪余土直,则内圣者精神之原也。

  莫贵焉,故靡不仰制焉。制者,所以卫精、擢神、致气也。

  精欲啬,神欲养,气欲专,故其辞如此。擢者,秀拔之辞。

  幽则不洩,蕳或作闻则不烦,不烦则精明达,

  明太用则昏,精太用则竭。

  故能役贤能,使神明,

  无为也,故能用天下而有余。

  百化随而变,终始从而豫。

  豫,暇豫也。

  神明者,积精微全粹之所成也。圣道神方,或作万。要之极也。

  要其会归,至于此而极矣。

  帝制神化,治之期也。

  至矣,尽矣,不可以有加矣。

  故师或无师字为君而学为臣,

  教者为君,学者为臣。

  上贤为天子,次贤为三公,高为诸侯。

  高者以为诸侯。

  易姓而王,不以祖或作礼籍为君者,欲同一善之安也。

  尧授舜,舜#41授禹,用此道也。

  彼天地动作于胸中,然后事成于外;万物出入焉,然后或作然同生物无害。

  圣人心外无法而气合于神,神合于无。天地之大,万物之多,动作出入反在于胸中,则事岂有不成,物岂有不利哉?

  闿阖四时,引移阴阳,怨没澄物,

  疑。

  天下以为自然,

  百姓谓我自然是也。

  此神圣之所以绝众也。

  子贡曰:仲尼,天也,不可阶而升也。

  圣原神文,有验而不可见者也。

  有情有性,无为无形。

  故过人可见、绝人未远也,

  《南华》曰:南行者至于郢,北面而不见冥山,是何也?则去之远矣。

  神明所以类合者也。故神明锢结其絃,

  纮者,取譬于冠。而锢结云者,以明无危堕之患也。

  类类生成,用一不穷。或作用不穷一。

  所谓仲尼神明也,小以成小,大以成大,至于山、川、乌、兽、草、木,裕如也。

  影则随形,响则或作明应声,故形、声者,天地之师也。

  随而应之,故曰师也。

  四时之功,阴阳不能独为也。圣王者,不失本末,故神明终始焉。

  辅相导阴阳终始四时之功。

  卒令八风三光之变,经或作缠气不常之故,孰不韶请或作诸都或作鄙理焉。

  都之为言,总也,读如都鄙之都。此言人保圣人,故阴阳失和,诏而请之,使总理焉。虽然,大乱之本,实始于此。此庚桑楚所以不释于老聃之言。故下文云。

  故神灵威明上变光,

  老聃所谓上悖日月之明。

  疾徐缓急中动气,

  老聃所谓中堕四时之施。

  煞伤毁祸下在地。或作征下在地。

  老聃所谓下烁山川之精。

  故天地阴阳之受命,取象于神明之效,既已见矣。

  其效如上所谓,亦已见矣。虽然,岂遂可以无圣人之治哉?故下文云。

  天者,气之所总出也;

  所谓虹霓也,霜露也,风雨也,积气之成乎天者也。

  地者,理之必然或作理然之必也。

  无可无不可者,天道也。地道则取必焉。

  故圣人者,出之于天,

  其道常出于天。

  收之于地。

  不肯出于地也。

  在天地若阴阳或无阳字者#42,杜燥湿以法义,与时迁焉。或无焉字。

  若阴者以法义杜燥,若阳者以法义杜湿。度万云:神湿则天不生水,形燥则地不生火。

  三者#43,圣人或无人字存则治、亡则乱者,天失其文,地失其理也。以是或作文知先灵,

  先灵,先王之灵。

  王百神者,上德执大道。凡此者,物之长也。及或作乃至乎祖籍之世代继之君,身虽不贤,然南面称寡犹不果亡者,其能受教乎有道之士者也。不然而能守宗庙存国家者,未之有也。

  鹖冠子卷中竟

  #1《四库》本案:‘一本音下缺一字;又,声上多一“故”字疑悮’。

  #2‘燥’,《道藏》本原作‘屎’,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3‘伣’,《四库》本百子本作‘视’,是。

  #4此句《四库》本作‘一本元缺,一本字或作知,或作如’,并案:‘一本元缺以下十三字,与正文不相应;疑当在下文“知无道”知字之下,而错悮于此。今姑仍之’。

  #5‘纽’,《四库》本作‘组’。注文同此。

  #6‘执’,《四库》本作‘孰’,并案:‘一本作执,非’。

  #7‘执’,《四库》本作‘孰’,并案:‘一本作执,非’。

  #8‘立官’,《四库》本作‘主官’。

  #9‘奔驰’,《四库》本作‘平法’。

  #10《道藏》本原脱‘一本’。今据《四库》本补。

  #11‘王’,《四库》本作‘主’。

  #12《道藏》本原缺‘司’字。今据《四库》本补。

  #13‘后王’《道藏》本原作‘后二’,误。今据后文及《四库》本改。

  #14‘及’,《道藏》本原作‘反’,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15‘远乎近’,《四库》本作‘远之近’。

  #16‘提’,《道藏》本原作‘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17‘普遍’《四库》本作‘善徧’。

  #18《四库》本案:‘一本无掩字’。

  #19‘往’,《四库》本作‘狂’。

  #20‘远臼’,《四库》本作‘远白’。

  #21‘族’,《四库》本作‘疾’。

  #22‘提’,《四库》本作‘□’。注文同此。

  #23‘申正’,《四库》本作‘中正’。

  #24‘各’,《四库》本作‘名’。

  #25‘草’《四库》本作‘莫’。

  #26《四库》本无‘此’字。

  #27《四库》本案:‘一本“且”作“旦”’。

  #28‘孰’,《四库》本作‘谁’。

  #29《四库》本案:‘一本“也”下有“焉”字,误’。

  #30‘陈’,《四库》本作‘谓’。

  #31《道藏》本原缺‘至’字。今据《四库》本补。

  #32‘帝’,《四库》本作‘指’。

  #33《道藏》本原缺‘时各’二字。今据《四库》本补。

  #34《道藏》本原缺‘东方’二字。今据《四库》本补。

  #35‘温’,《四库》本作‘蕴’。

  #36‘向’,《四库》本作‘白’。

  #37‘蔶’,《四库》本作‘贵’。

  #38《道藏》本原缺‘神’字。今据《四库》本补。

  #39《道藏》本原缺‘狎沤’二字。今据《四库》本补。

  #40‘理’,《四库》本作‘圣’。

  #41《道藏》本原脱‘舜’字。今据文义及《四库》本补。

  #42《道藏》本原缺‘天地’二字。今据《四库》本补。

  #43‘三’,《四库》本作‘二’。

  鹖冠子卷下

  陆佃解

  世兵第十二

  道有度数,故神明可交或作效也。

  《易》曰: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

  物有相胜,故水火可用也。东西南北,故形名可信也。

  有方矣,然后形名著焉。

  五帝在前,三王在后,上德已衰矣,兵知俱起。黄帝百战,

  百战之数未尽闻也。盖与炎帝战于坂泉之野三,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七十二,此其大略也。

  蚩尤七十二,或云无二字。尧伐有唐,

  《传》云:尧佐帝挚,受封于唐,二十而登帝位。今此云尧伐有唐,未详闻也。伐或作代。

  禹服或作伐有苗,天不变其常,地不易其则,阴阳不乱其气,生死不俛其位,三光不改其用,神明不徙其法,

  善用兵者,其道如此。

  得失不两张,成败不两立。所谓贤不肖者,古今一也。君子不惰,真人不怠#1,

  怠然后解,解然后堕,故君子言堕,真人言怠。《礼》云:三日不怠,三月不解#2。

  无见久贫贱。则据简之伊尹酒保、

  保,佣保也。

  太公屠牛、

  《传》曰:太公少贫,卖浆,值天凉;屠牛卖肉,值天热而肉败。

  管子作革或作草,百里奚官奴,

  百里奚,虞人也。虞亡,晋主辱之,以胜穆姬,而饭牛于秦,岂此所谓官奴者乎?

  海内荒乱,立为世师,莫不天地善谋。日月不息,迺成四时,精习象神,

  《南华》曰:铁成见者惊犹鬼神。岂谓是乎?

  孰谓能之?

  言非不学而能也。

  素成其用,先知其故。

  所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

  汤能以七十里放桀,武王以百里伐纣,知一不烦,

  知一则简。

  千方万曲,所杂齐同,

  会之有元,故不能异也。

  胜道不一,

  制胜之道,夫岂一端而已。

  知者计全,

  战必胜,攻必取。

  明将不倍时而弃利,勇士不怯死而灭名#3。欲踰至德之美者,其虑不与俗同。

  徇俗则病佣,欲踰至德之美难矣。

  欲验九天之高者,行不径或作经请。

  安可以问涂而至也。九天具见《鸿烈真经》。盖若南方曰朱天,北方曰玄天,中央曰钧天之类。

  是以忠臣不先其身而后其君,寒心孤立,悬命将军,野战则国弊民罢,城守则食人灼骸,或作火体。

  易子而食,析骸而炊。

  计失,其国削主困,为天下笑。持国计者,可以无详乎?固有过计,有尝或作赏试。

  尝试失之疏#4,遇计失之细,事贵取中而已,明此所当审也。

  是以曹沬为鲁将,与齐三战而亡地千里。使曹子计不顾后,刎颈而死,则不免为败军擒将。曹子以为,败军擒将非勇也,国削名灭非智也,身死君危非忠也。夫死人之事者,不能续人之寿,故退与鲁君计。桓#5公合诸侯,曹子以一剑之任劫桓#6公墠位之上,颜色不变,辞气不悖,三战之所亡一旦而反,天下震动,四邻惊骇,名传后世。扶杖于小愧者,大功不成,故曹子去忿悁之心,立终身之功,弃细忿之愧,立累世之名。故曹子为知时,鲁君为知人。剧辛为燕将,与赵战,军败;剧辛自刭,燕以失五城。自贼以为祸门,身死以危其君,名实俱灭,是谓失,此不还人之计也,

  言其计划无后之尔。

  非过材之莿也。

  此言贤者城#7重其死。虽然,曹沬之事适遭管仲,不欲愈一小快而以齐信于诸侯,枚能成其名也。若夫李陵之降,欲以报汉而卒族妻母,陇西之士用为耻焉。则沬之劫政岂可以为常哉?矧又霸者之事也。至于王德之人#8,诚信素明,则将无与鲁地而诛沬矣,何足贵乎?

  夫得道者务无大失,凡人者务有小善,小善积则#9多恶、欲多恶则不积德#10,不积则多难#11,或云多恶则多难,无则不下五字。多难则浊,浊则无知;多欲则不博,不博则多忧,多忧则浊,浊则无知。欲恶者,知之所昏也。夫强不能者僇,

  僇之言辱#12。

  是剧辛能绝而燕王不知人也。昔善战者,举兵相从,陈以五行,战以五音,指天之极,与神同方,类类生成,用一不穷,明者为法,微道是行,齐过进退,

  齐,不过也。

  参之天地,出实触虚,

  吴奔东南,亚夫使备西北,盖知此矣。

  禽将破军,发如镞或作鍭矢,动如雷霆,暴疾梼虚,殷若坏墙,

  殷,坏声也。

  执急节短,

  《孙子兵法》曰:其执险,其节短。

  用不缦缦,避我所死,就吾所生,趋吾所时,援或作授吾所胜,故士不折北,兵不困穷。得此道者,驱用市人,乘流以逝,或作游。与道翱翔。翱翔授取,锢据或作豫坚守;呼吸镇一作推,或作损移,

  镇,不移也。

  与时更为。一先一后,音律相奏;或作奉。一右一左,道无不可。受数于天,定位于地,成名于人。彼时之至,安可复还?或作复还至。

  复,反复也。还,回还也。

  安可控搏#13?

  控,引也。搏,持也。复还言不可御,控搏言不可止。

  天地不倚,错以待能。度数相使,阴阳相攻,死生相摄,气威相灭,虚实相因,得失浮或作得失相浮县。

  浮县,言无定也。

  兵以势胜,

  兵法曰: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时不常使,蚤晚绌赢,反相殖生。变化无穷,何可胜言?水激则旱,矢激则远,精神回薄,振荡相转,迟速有命,

  有命,一作言息,又作止息。

  必中三伍#14。合散消息,孰识其时?至人遗物,遗物,或作不遗。独或作动与道俱,纵驱委命,与时往来。盛衰死生,孰识其期?俨然至湛,孰知其尤?祸乎福之所倚,福乎祸之所伏,祸与福如纠纆。

  此言祸福相为表裹,执如索绹纆索也。三合曰纠。

  浑沌错纷,其状若一,交解形状,孰知其则?芴芒无貌,

  貌,或为根。

  唯圣人而后决其意,或作能决其意。斡流迁徙,固无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