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汤不先契,文武不先不窋,鲁跻僖公失是矣。

  具或作其招士,

  疑。

  此先结之#26,后入弗解。

  先入者定矣,故后入之事弗能解也。

  此知极之至也。

  极如纪极之极。

  庞子曰:愿闻所以不改更始逾新之

  道。鹖冠子曰:成鸠,所谓得王鈇之传者也。庞子曰:何谓王鈇?鹖冠子曰:王鈇者,非一世之器也。以死遂生,

  以杀止杀。

  从中制外之教也。教或为数。后世或作世后成至,孙一灵羽,灵或作虚。理或作理虚羽埋。或作虚村理。符日循,或作脩。功弗敢或无敢字败。

  智者虽工,弗敢败也。

  奉业究制,执正守内,拙弗敢废。

  愚者虽拙,弗敢废也。

  楼□与旱,苏本作楼剒与卑。疑早或为早。以新续故。四时执效,应锢或作铜不骏。

  疑。

  后得入庙,惑惑作或爽或作□不嗣,或作副。谓之焚。或作婪。

  生火甚多,其和焚矣。《列子》曰:焦然肌色,奸黣昏然,五情爽惑。

  祖命冒世,

  冒,忝也。世,如世德之世。

  礼嗣弗引,奉常弗内,

  弗引,弗引于朝。弗内,弗内于庙。奉常,礼官也。与宗庙之仪有丞,景帝更曰太常。

  灵不食祀,

  其鬼不得食祀。

  家王不举祭,天将降咎,皇神不享。

  家王越而祭之,则将获罪于天,皇神虽郊不享。皇神,吴天上帝。

  此所以不改更始逾新之道也。故主无异意,

  人君爽惑不嗣,其罪如上所云,则继其后者据旧鉴新,岂敢辄异哉。

  民心不徙,与天合则,

  句。

  万年一范,

  范,如《荀子》范形之范。

  则近者亲其善,远者慕其德而无已。是以其教不厌,其用不弊,故能畴合四海以为一家,而夷貉万国皆以时朝服致绩,或作续。而莫敢效增或作蹭兔。

  此言夷貉万国皆以朝服致贡,而不敢辄增,亦不敢免。《法言》曰:被我纯绩,带我金犀。此之谓也。

  闻者传译来归其义,

  又其远者。

  莫能易其俗、移其教,

  《孟子》所谓:用夏变夷,未闻变于夷者也。

  故其威立而不犯,流远而不废。此素皇内帝或作耑之法,

  帝者,天号。王者,人称。皇者,天人之总,美大之名。谓之素皇内帝,则又其至者也,盖至人神矣。由是而在下则玄圣外王之道也,由是而在上则素皇内帝之法也。

  成鸠之所枋以超等,

  枋,柄也。

  世世不可夺者也。功日益月长,故能与天地存久。此所以与神明体或作礼正之术也。不待士史或作女苍颉作书,故后世莫能云其咎。

  士,李官也。太古无法而治,不立士史,不造书契,而至德玄同。使由之者不能知,知之者不能名,尚何议其咎也哉。《传》曰:苍颌作书,鬼夜哭,天雨粟。方是之时,至德衰矣。

  未闻不与道德究,究字下或有谓字。而能以为善者也。庞子曰:如是古今之道同邪?鹖冠子曰:古者亦我而使之久,众者亦我而使之众耳,何比异哉。彼类善则万世不忘,

  类,犹聚也。

  道恶则祸及其身,尚或作有奚怪焉。庞子曰:以今之事观古之道,舟车相通,衣服同釆,言语相知,划地守之,不能相犯,殊君异长,不能相使,逆言过耳,兵甲相李,或作履。

  李,如李官之李。李者,治也。

  百父母子,且或作其未易领#27。或作顷。

  言父母暨子至百不易领矣。

  方若所言,未有离中国之正也。

  离,附也。言以上所云,方若畴合四海以为一家之言,似违中国之正远矣。

  丘第之业,

  第,里第也。

  域或作或不出著,

  著,土著也。

  居不连块,

  毁墙曰块。

  而曰成鸠氏周阖四海为一家,夷貉夷貉,或作第却。万国莫不来朝,其果情一本情下有可字。一本情作成。乎?

  此言丘里之间,其业之异如此,又况四海夷貉之远乎。

  鹖冠子曰:虎或作唐狼杀或作救人,或作下。乌苍从上,縯蛾一作蝼蚁。

  从下聚之。

  乌,乌乌也。苍,苍蝇也。

  六者异类,然同时俱至者,何也?所欲同也。由是观之,有人之名,则同人之情耳,何故不可乎?

  此言四海之情同以为一家,无不可者。

  天度数之而行,在一不少,在万不众,同如林木,积如仓栗,斗石以陈,升委无失也。

  委,亦米之数也。《传》曰:少曰委,多曰积。其数未详闻也。《礼》云:出入三积。

  列或作削地分民,亦尚一也耳,或无耳字。百父或作交母子何能增减?殊君异长又

  何出入?若能正一,万国同极,德至至下或有制字四海又奚足阖也?庞子曰:果必信然,阴阳消散,三百六十日各反或作及其故,天地跼跼或作□奚足以疑?

  跼跼,狭貌。《孟子》所谓:天之高也,星辰之远也,苟求其故,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也。

  圣人高大,内揣深浅远近之理,或作异。使鬼神一失,

  一失,失其奥也。此言圣人烛理,有以窥之。

  不复息矣。

  运而不停。

  与或作为天地相蔽,

  蔽天地而不耻。

  至今尚在,以钲面达行。

  疑。

  宜乎哉,成鸠之万八千岁也。

  夫道者,天地之母,缩而修身,伸以治国,皆可以长久。此广成子之所以千二百年,而成鸠氏之所以万八千岁也。故曰广成子之谓天矣,又曰成鸠氏天。故莫能增其高,尊其灵。

  得此道者,何辨谁氏所用之国,而天下利耳。

  用之则是,安辨孰何#28?

  泰鸿第十

  泰一者,

  泰一,天皇大帝也。

  执大同之制,制,或作利。

  泰一无所不同,故曰执大同之制。楚人忘弓,未能忘楚;孔子曰:惜哉,其未大也。

  调泰鸿之气,

  泰一,含元气者,故曰调泰鸿之气。鸿蒙,元气也。泰鸿,元气之始也。

  正神明之位者也。

  《南华》所谓:天尊地卑,神明之位。

  故九皇受傅,

  受教于傅。

  以索其然之所生。傅谓之得天之解,或作天然之解。

  不与法缚,不求法脱。

  傅谓之得天地之所始。

  生天生地。

  傅谓之道,得道之常。

  不妄曰常。

  傅谓之圣人,圣人之道,与神明相得,故曰道德。

  德者,得此者也。

  郄始穷初,

  郄者,开也。有初然后有始。《列子》曰: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太一至矣,其地盖处太易、太素之间,故曰郄始穷初。

  得齐之所出,

  帝出乎震,齐乎巽。而太一者郄始穷初,得齐之所出,故能北辨而南,与万物相见。

  九皇殊制而政莫不效焉,故曰泰一。

  泰一者,无适而非一也,故九皇殊制而不能二也焉#29。

  泰皇问泰一曰:天、地、人事三者,孰急?

  泰皇,盖九皇之长也。

  泰一曰:爱精、养神、内端者,所以希天。

  内直者,与天为徒。

  天也者,神明之所根也,醇化四时,陶涎无形,

  埏,和土也。

  刻镂未萌,

  木曰刻,金曰镂。凡此亦皆自然也,夫岂物刻而雕之?

  离文或作父将或作特然者也。

  离,华离也。天道造始而地事终之,故其言如此。

  地者,承天之演,备载以宁者也。吾将告汝神明之极,天、地、人事三者复一也。立置臣义,

  此将从体起用,和同天人之际,使之无间,故先建立君臣之义。

  所陈四则#30,

  四则,即上所云傅谓之得天之解、傅谓之得天地之所始、傅谓之得道之常、傅谓之圣人。

  散以八风,

  东方曰明庶风,西方曰阊阖风,西南曰凉风,东北曰融风之类。散谓散上四则,他皆放此。

  揆以六合,

  揆,言总之六合之内也。

  事以四时,写以八极,

  写,言放之八极之外也。

  照以三光,牧或作收以刑德,调以五音,正以六律,分以度数,表以五色,改以二气,

  亭之以温凉,毒之以寒暑。

  致以南北,

  南北谓日。

  齐以晦望,

  晦望谓月。

  受以明历。或作历。

  历,谓日月星辰。盖四则至矣,而其道无乎不在,在此为此,在彼为彼。故八风得以散,六合得以揆,四时得以事,八极得以写,三光得以照,五音得以调,六律得以正,刑德得以牧,度数得以分,五色得以表,二气得以改,南北得以致,晦望得以齐,明历得以受。然则,道之所在,于彼乎?于此乎?其亦无所不在乎?故曰:天、地、人事三者复一也。

  日信出信入,南北有极,度之稽也。

  此申致以南北之义。冬至日在牵牛,夏至日在东井,其长短有度。

  月信死信生,进退有常,数之稽也。

  此申齐以晦望之义。三五而盈,三五而阙,其损益有数。

  列星不乱其行,代而或作以不干,位之稽也。

  此申受以明历之义。五位二十八舍,各有常次。

  天明三以定一,

  义见下文。

  则万物莫不至矣#31。或作以。

  三时生长,一时煞刑,四时而定,天地尽矣。

  此言方其生长则三,不后于一。方其投刑则一,不后于三。以明三极之道,莫知其孰急也。

  夫物之始也倾倾,或作鸿鸿。

  倾倾,未正之貌。

  至其有也录录,

  未能技于常流之中,故曰录录。

  至其成形端端王王,

  端端,倾倾之反。王王,录录之反。

  勿或作物损勿益,幼少随足,

  各随其性而足,无事于老。

  以从师俗。

  仰以从于师,俯以从于俗。

  毋易天生,毋散天朴。自若则清,动之则浊。

  人心譬如槃水,莫动则平,不挠则清;微风过之,则不可以得大形之正矣。

  神圣践承翼之位,

  承翼之位,盖天位也。前后曰承,左右曰翼也。

  以与神皇合德;

  五精之帝谓之神后,则神皇盖吴天也。

  按图正端,以至无或作天极。两治或作祭四致。

  两治,上下察也。四致,普遍四方也。

  间以止或作上息。

  随缘赴感,无所不周,如上所谓,可谓至矣。然而动息则静,语息则嘿,岂常离此寂然之地哉?

  归时离气,以成万业。

  离,附也。取譬言之,借如五精之帝#32,其道各遍五方,而太吴司春,少吴司秋者,所以归时离气,以成万业也。

  一来一往,视衡恒仰。

  彼来此往而恒仰视车之衡,所以同乎人也。《礼》曰:国君绥视,大夫衡视。又曰:执天子之器则上衡,国君则平衡,大夫绥之。或曰:衡如权衡之衡。衡之仾仰应物而已,何所容其心哉。

  五官六府,分之有道。无钩无绳,浑沌不分。

  曲者不以钩,直者不以绳,而浑沌全矣。故曰:擢六律,塞师旷之耳;散五釆,胶离朱之目;毁绝钩绳,俪工倕之指,而天下人始合其朴矣。

  大象不成,事无经法。精神相薄,乃伤百族。

  此明浑沌之不可判也。盖伪生真死而浑沌判矣,则精神相战,百族为之不宁。《南华》曰:上倍日月之明,下烁山川之神。盖谓是乎?

  偷气相或为祖时,后功可立。

  盗阴阳之和以载其形,而还以相时。

  先定其利,待物自至,

  不迎。

  素次以法。物至辄合法者,天地之正器也。用法不正,玄德不成。

  所谓:乱天之经,逆物之情,玄天弗成。

  上圣者,与天地接,

  句。

  结六或作交连而不解者也,

  六连,六合也。《老子》曰:善结者无绳,约而不可解。

  是故有道。南面执政,以卫神明,左右前后,静侍或无侍字中央。

  此言君无为也,而臣亦无为。

  开原流洋,

  洋,若今海之有洋也。

  精微往来、倾倾绳绳,或作鸿鶁绳绳。

  倾倾,侧貌。绳绳,正貌。

  内持以维,外纽以纲或作经,行以理埶或作执,纪以终始,同一殊职,

  联之使同,统之使一。

  立为明官五范。

  五范,五音也。义见下文。

  四时各以类相从#33,昧或作味玄生色,

  春夏之华,发于玄冬。

  音声相衡。

  衡,平也。

  东方者,万物立止焉,或作东方生物图揭立止焉。

  止,犹植也。

  故调以征。南方者,万物华羽焉,故调以羽。西方者,万物成章焉,故调以商。北方者,万物录藏焉,故调以角。

  征属南方,而今此言于东方者,以调东方而已,非谓分配东方也。下皆放此。

  中央者,太一之位,

  北极,天地之中,而其一明者,太一之座。

  百神仰制焉,故调以宫。道以为先,

  夫道至矣,而更推以为先。《记》曰:夫礼,必本于太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

  举载神明,华天上扬,或作华物天上。

  疑此乐章之名,盖若《皇华》、《析扬》也。

  本出黄钟,所始为东方;万物唯隆。以木华物,天下尽木也,使居东方,主春。以火照物,天下尽火也,使居南方,主夏。以金割物,天下尽金也,使居西方,主秋。以水沉物,天下尽水也,使居北方,主冬。土为大都,天下尽土也,使居中央,守地。天下尽人也,以天子为正。

  此言太一司天而分任五方,又以天子治之。

  调其气,

  调其五行之气。木温、金清之类#35。

  和其味,

  和其五行之味。水咸、火苦之类。

  听其声,

  火焦、金杀之类。

  正其形,

  木圆、土方之类。

  迭往观今,或作令。故业可循或作修也。

  天下一致,来不异古,往不异今,却而观之,则其业可循。《近迭》篇曰:师未发轫而兵可迭也。盖前却曰迭。

  首尾易面,或作向#36。

  春夏先,秋冬后,其方各有向焉,何可易也。

  地理离经,

  天之首尾易向,则地理亦失其经。

  夺爱令乱。

  夺其所欲而乱。盖天序易于上,地理离于下,则人其有不乱者乎?

  上灭天文,理不可知,

  天文灭矣,地理安可知也。故曰:文理相明者也。

  神明失。或作夫。从或作徒文域作父理者,相明者也。色味者,相度者也。藻华者,相成者也。

  对质曰藻,对实曰华。藻,文也。藻如草之藻,华如木之华。

  众者,我而众之,故可以一范请也。

  请,如请益之请。盖众者自我而千万,则其一之亦在我矣。请以一范,无不可者。

  顺爱之政,殊类相或作未通;

  《列子》曰: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

  逆爱之政,同类相亡。

  《传》曰:焉知父子不为豺狼。

  故圣人立天为父,建地为母,范或作危者非务使云必同,知一期或作明以使一人也。氾错之天地之间,而人人被其和。或作人被其和。

  此言圣人盖知一期以使一人,而惟是心焉。氾错之天地之间,而人人被其和也,非务使之必同。故曰:一人之情,千万人之情是也。

  和也者,无形而有味者也。

  和者,道也。盖道无形而有味。

  同和者,仁也。

  与道同和。

  相容或作密者,义也。

  与道相容者,义也。盖不道则义不能容,不义则道不能容。

  仁义者,所乐同或作自名或作召也。能同或作因所乐,无形内政,

  此言能同仁义之乐,则政法虽有而真空内之。盖所谓真空者,无不碍有故也。

  故圣知神方,调于无形,而物莫不从。天,受藻华以为神明之根者也。

  天受道之英华,以生神明。《列子》曰:清轻者上为天,重浊者下为地。

  地,受时或作得以为万物原者也。

  地者,受天之时以产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