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其于福也,若开门避之。

  贤良为笑。愚者为国,天咎先见,菑或作蔷,亦或作蔷。害并杂,人执兆生#6,孰知其极。

  见形而已,昧于在理。

  见日月者不为明,闻雷霆者不为聪,事至而议或作义者不能使变无生。

  不能消之于未萌。

  故善度变者观本,本足则尽,不足则德必薄、兵必老,其执能以褊材为褒德或作襄隐博义者哉#7。其文巧武果而奸不止者,生于本不足也。

  言非少文不武之罪。

  故主有二政,臣有二制,臣弗用,主不能使,臣必死,主弗能止。是以圣王独见,故立官以授长者在内#8,和者在外。夫长者之为官也,在内则正义,在外则固守,用法则奔驰#9。人本无害,以端天地,令出一或无一字原。

  多门杜矣。

  散无方、化万物万物,一本#10作无物者,令也。守一道、制万物者,法也。法也者,守内者也。

  法者,守于分域之内。

  令也者,出制者也。

  令者,所以行法。

  夫法不败是,

  是出于义变而不可常法者,所以趣变。

  令不伤理,

  王#11出于理一而不可变令者,所以守法。

  故君子得而尊,小人得而谨,胥或作昌靡得以全。神备于心,道备于形,

  备天地之羨,称神明之容。

  人以成则,

  以成法则。

  士或作土以为绳。

  以为绳墨。

  列或作削时第气,以授当名,故法错而阴阳调。凤凰者,鹑火之禽、或无鹑火之禽,玄枵之兽字。阳之精也。

  雄曰凤,凰者其雌也。鹑火,南星之次也。

  麒麟者,玄枵之兽,阴之精也。

  牝曰麟,骐者其牡也。玄枵,北星之次也。骐似麟而无角。

  万民者,德之精也,德能致之,或作骏。其或无其字精毕至。庞子曰:致之奈何?鹖冠子曰:天地阴阳,取稽于身,故布五正,以司五明#12。

  五正见下。五明宜谓名尸气皇、名尸神明、名尸贤圣、名尸后王#13、名尸公伯。

  十变九道,

  未详闻也。

  稽从身始。五音六律,稽从身出。

  大禹以声为律,以身为度,所谓取稽于身者耶?

  五五二十五,以理天下。

  五五,五其音之五也。

  六六三十六,以为岁式。

  六六,六其律之六也。一岁之式,称旬三十有六。

  气由神生,道由神成。

  蜕气之谓虚,蜕虚之谓道。而神也者,有而非气也,无而非道也。非气而气以之生,非道而道以之成。

  唯圣人能正其音、调其声,故其德上及#14太清,

  太清,天也。

  下及泰宁,

  泰宁,地也。

  中及万灵。膏露降,白丹发,醴泉出,

  醴泉,其味如醴,可以养老。

  朱草生,

  朱草,可以染终,以别尊卑。

  众祥具。

  《传》曰:王者统和阴阳,休气充塞,符瑞并臻,应德而至。德至天则斗极明、日月光、甘露降,德至地则嘉禾生、蓂荚起、秬鬯出,德至文表则景星见、五纬顺轨,德至草木则朱草生、木连理,德至鸟兽则凤凰翔、鸾乌舞、骐麟臻、白虎到、白雉降、白鹿见、白乌下,德至山陵则景云出、芝实茂、陵出异丹、阜出萐莆、山出器车、泽出神鼎,德至渊泉则黄龙见、醴泉涌、河出龙图、洛出龟书、江出大贝、海出明珠,德至八方则祥风至、嘉气时、钟律调、音度施、四夷化、越裳贡。

  故万口云或作去帝制神化,

  众祥备至,则外帝内神之道具矣。

  景星光润。

  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于有道之国,而月死则见,所以助月照民夜绩也。

  文则寝天下之兵,武则天下之兵莫能当。一本云:武则天下莫能当。无之兵字。远乎近#15,显乎隐,大乎小,众乎少,莫不从微始。故得之所成,不可胜形;失之所败,不可胜名。或作胜为名。从是往或作生者,子弗能胜问,吾亦弗胜言。凡问之要,欲近知而远见,以一度万也。无欲之君,不可与举。

  此言何谓也?若予所学,则人君之患正在多欲。此孟子三见齐王而不言,曰:我先攻其邪心也。故曰:内实多欲而外施仁义,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南华》曰:欲顺则平气,欲神则静心,欲当则缘于不得已。亦与《鹖冠》异矣。昔有鬼谷著书,以为驰说诸侯,阳开阴闭,必因其好恶忧乐而裨阖之。然至于无好者,盖不得而说也。若然,多欲之君乃从横之家欲以售术。而《鹖冠》言道,末流乃至于此,不已卑乎。

  贤人不用,弗能使国利,此其要也。庞子曰:敢问五正?鹖冠子曰:有神化,有官治,有教治,有因治,有事或作争治。庞子曰:愿闻其形。鹖冠子曰:神化者于未有,官治者道于本,教治者修诸己,因治者不变俗,事治者矫或作□之于末。庞子曰:愿闻其事。鹖冠子曰:神化者,定天地,豫或作象四时,

  其体常如此。

  拔或作教阴阳,移寒暑。

  其体变如此。《传》曰:古之真人,提#16挈天地,把握阴阳。

  正流并生,万物无害,万类成或作咸全,名尸气皇。

  伏义氏得之,以袭气母。盖近是乎?

  官治者,师阴阳,

  阴阳,王事之本。

  应将然,

  神化者于未有,故升此一等。

  地宁天澄,众美归焉,名尸神明。教治者,置或作署四时,

  春诵、夏弦、秋学礼、冬读书之类,因时顺气,于功易也。

  事功顺道,

  俯而事功,仰以顺道。

  名尸贤圣。因治者,招或作拓贤圣而道心术,敬事生和,名尸后王。事治者,招仁圣而道知焉,

  不能招贤圣而招仁,不能道心术而道知。圣也者,天道也。贤也者,地道也。仁也者,人道也。

  苟精牧神,

  苟,急敕也。牧,驱制也。

  分官成章,

  精神劳矣,而不能普遍#17,于是又备官焉。

  教苦利远,

  教虽苦而利远。

  法制生焉。

  万法扰扰,自此起矣。

  法者,使去私就公,

  法者,将以有所去也,非以有所取也。

  同知壹警,有同由者也,非行私而使人合同者也。故至治者弗由,而名尸公伯。

  公如公侯之公,伯如霸王之伯。

  王鈇第九

  庞子问鹖冠子曰:泰上成鸠一作鹖之道,一族用之万八千岁。

  《传》曰:天地初立,天皇一曰天灵,其治万八千岁。然则成鸠盖天皇之别号也。

  有天下兵强,世不可夺。

  天地初立,岂容已有兵哉。此言亦筌蹄也。《南华》曰:寓言十九,重言十七。

  与天地存,久绝无伦。

  无伦,细之至也。《中庸》曰:毛犹有伦。

  齐殊异之物,

  齐鹏鷃之大小,等凫鹤之长短。

  不足以命其相去之不同也。

  言其悬绝如此。

  世莫不言树俗立化,彼独何道之行以至于此?鹖冠子曰:彼成鸠氏天,

  句。

  故莫能增其高,尊其灵。庞子曰:何谓天?何若而莫能增其高,尊其灵?

  凡此叩其所以。

  鹖冠子曰:天者,诚其日德也。日或无日字诚出诚入,南北有极,

  冬日至而北,夏日至而南。

  故莫弗以为法则。

  取中于日德。

  天者,信其月刑也。月信死信生,终则有始,

  朔而后魄生,望而后魄死。

  故莫弗以为政。

  取正于月刑。

  天者,明星其稽也。

  明星,大星也。二十八舍之类。

  列或作削星不乱,各以序行,故小大莫弗以章。

  小星不见陵掩#18。

  天者,因时其则也。四时当名,代或作伐而不干或作于,

  彼□此代而无侵越。

  故莫弗以为必然。天者,一法其或无其字同也。前后左右,古今自如,

  奈何祀人之忧其崩坠也。

  故莫弗以为常。天诚、信、明、因、一,

  诚,诚其日德。信,信其月刑。明,明星其稽。因,因时其则。一,一法其同。

  不为众父。或作文。

  为众父父。

  易一,故莫能与争先。

  《南华》曰:一而不可不易者,道也。先,或为光。

  易一非一,

  一不足以囿之。

  故不可尊增。成鸠得一,故莫不仰制焉。

  所谓侯王得一为天下贞者也。

  庞子曰:愿闻其制。鹖冠子曰:成鸠之制,与神明体正。神明者,下究而上际,

  况以穷乎下,浮以际乎上。

  克啬万物而不可猒者也。周怕或作汨,或作流徧照,

  周泊,无外也。徧照,无裹也。

  反与天地总,故能为天下计。

  往而不反#19,岂能与民同吉凶之患哉。

  明于蚤识,逢臼或作远臼#20不惑,存亡之祥,安危之稽。庞子曰:愿闻其稽。鹖冠子曰:置下不安,

  句。

  上不可以载,或作可以载。累其足或作是也。其最高而不植局或作不可植局者,未之有也。

  此譬安危之稽。言其置下苟危难,欲累于上,难矣。又况又在其上者乎?则其所立,岂有不局哉。累足,蹐也。植,立也。局,曲也。

  辩于人情,究物或作万物之理。称于天地,

  称之为言,量也。

  废置不殆。或作伯,或作治。审于山川,而运动举错有检

  蠢迪检柙。

  生物无害为之,父母无所躏跞。仁于取予,备于教道,

  教以为人,道以为己。

  要于言语,

  直言曰言,问难曰语。

  信于约束,已诺不专,

  反诺为已。《礼》曰:与其有诺责也,宁有已怨。

  喜怒不增,

  喜不过予,怒不过夺。

  其兵不武,树以为俗,其化出此。庞子曰:愿闻其人情物理,所以啬万物、与天地总、与神明体正之道。鹖冠子曰:成鸠氏之道,未有离天曲日术者。天曲者,明而易循或作脩也。日术者,要而易行也。

  天曲若五家为伍、五乡为县之类。日术若家里用提、甸长用旬之类。此法起于周之末造,而曰成鸠用之,是今日适越而昔至也。然则此书寓言多矣。

  庞子曰:愿闻天曲日术。鹖冠子曰:其制邑或作已理都,使矔习者五家为伍,伍为之长。十伍为里,里置有司。四里为扁,

  扁,当为甸。后皆放此。

  扁为之长。十扁为乡,乡置师。五乡为县,县有啬夫治焉。十县为郡,有大夫守焉。命曰官属。郡大夫退脩或皆作循其属县,啬夫退脩其乡,乡师退脩其扁,扁长退脩其里,里有司退脩其伍,伍长退脩其家。事相厈正,居处相察,出入相司。

  司,犹伺也。

  父与父言义,子与子言孝。

  与,或为为。

  长者言善,少者言敬。旦夕相薰芗,以此慈孝或作力之务。若有所移徙去就,家与家相受,人与人相付;亡人奸物,无所穿窜。此其人情物理也。伍人有勿或作物。一本无伍人有勿四字,故不奉上令,有余不足居处之状,

  此言有余不足居处之状,无故辄违上令,当告有司。

  而不辄以告里有司,谓之乱家,其罪伍长以同。

  同,谓同坐伍人之罪。

  里中有不敬长慈少出等异众,不听父兄之教,有所受闻,不悉以告扁长,谓之乱里,其罪有司而贰其家。

  其人为首,其家为贰。贰,犹副也。若今从坐。

  扁不以时循或作脩行教诲,受闻不悉以告乡师,谓之乱扁,其罪扁长而贰其家。乡不以时循行教诲,

  一二教之曰诲。

  受闻不悉以告县啬夫,谓之乱乡,其罪乡师而贰其家。县啬夫不以时循行教诲,受闻不悉以告郡,善者不显,命曰蔽明,见恶而隐,命曰下比,谓之乱县,其诛啬夫无赦。

  不言贰其家者,罪之尚贰其家,则诛可知矣。

  郡大夫不以循行教诲,受闻虽实,或作宾。有所遗脱,不悉以教柱国,谓之乱郡,其诛郡大夫无赦。柱国不政,使下情不上闻,上情不下究,谓之絿或作絯,或作缪政,

  絿,急也。

  其诛柱国,灭门残族#21。令尹不宜或作宣时合或作令地、

  合地之德。

  害百姓者,谓之乱天下,其轸令尹以徇。

  柱国,楚之宠官。令尹,若相国矣。楚怀王使柱国昭阳将兵攻齐,陈轸问:楚国之法,破军杀将者何以贵之?昭阳曰:其官为柱国,封土执圭。轸曰:其有贵于此乎?曰:令尹。轸,车裂也,《周官》曰报。轸或作斩。

  此其所以啬物也。天用四时,地用五行,天子执一以居一作守中央,

  参于两间。

  调以五音,正以六律,纪以度数,宰以刑德,从本至末,第以甲乙。天始于元,地始于朔,

  元以气言之,朔以方言之。天运始于玄元,地处始于玄朔。

  四时始于历。

  王者敬授人,时实始于历。

  故家里用提#22,

  提,零日也。《公羊传》曰:提月者,仅逮此月,晦日也。

  扁长用旬,乡师用节,

  惊蛰、芒种之类。

  县啬夫用月,郡大夫用气分所至,

  二分、二至之类。

  柱国用六律。里五日报扁,

  用提。

  扁十日报乡,

  用旬。

  乡十五日报县,

  用节。

  县三十日报郡,

  用月。

  郡四十五日报柱国,

  用气。

  柱国六十日以闻天子,

  用律。

  天子七十二日遣使,一本作遣使于郡。

  此用五行分王之数。盖一岁之运,五行各王七十二日。

  勉有功,罚不如。

  句。

  此所以与天地总。下情六十日一上闻,上惠七十平日一下究,此天曲日术也。故不肖者不失其贱,而贤者不失其明,上享或作序其福禄而百事理。行畔者不利!

  天下晏然,虽阴有欲畔者,无所乘其隙也。

  故莫能挠其强,是以能治满而不溢,

  不增之使溢。

  绾大或作天而不芒。

  不损之使芒。芒之为言,小也。

  天子申或作甲正#23,使者敢易言,尊益区域,或无域字使利逜下蔽上,

  使者变言,贷褒借誉,尊益区宇,则其弊至于逜下蔽上。

  其刑斩笞无赦。诸吏教苦德薄,侵暴百姓,辄罢母使。污官乱治,不奉令犯法,其罪加民,

  播恶于众。

  利而不取利,运而不取次,

  疑取次或作敢次。

  故四方从之,唯恐后至。是以运天

  运天或作运大。

  而维张,

  《管子》曰: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地广而德章,天下安乐,设年予昌。属各以一时典最,上贤不如令尹,令尹以闻,壹再削职,一本作则织。三则或作典不赦。治不踰官,使史李不误,公市为平,生者不喜,

  非故生之。

  死者不怨,

  非故杀之。

  人得所欲,国无变故,著赏有功,德及三世。父或作各#24伏或作状其辜不得创谥。

  名之曰幽厉,虽孝子慈孙不能改也创,或为制。

  事从一二终古不勃。彼计为善于乡不如为善于里。为善于里,不如为善于家。得诛。是以为善者可得举,为恶者可得诛。或作谕。莫敢道一旦之善,皆以终身为期。素无失次,故化立而世无邪。化立俗成,少则同侪,或作齐长则同友,游敖同品,祭祀同福,死生同爱,祸灾同忧,居处同乐。

  灾安居日处。

  行作同和,吊贺同杂,哭泣同哀。驩欣足以相助,□谍或作谋足以相止。

  □,探道也。谍,间谋也。

  同安平相驯,军旅相保,夜战则足以相信,昼战则足以相配或作丑。入以禁暴,出正无道,是以其兵能横行诛伐,而莫之敢御。故其刑设而不用,不争而权重,车甲不陈而天下无敌矣。一本作天下无道适矣。失道则贱敢逆贵,不义则小敢侵大。成鸠既见上世之嗣失道亡功、倍或作信本灭德之则,故为之不朽或作株,又或作采之国,定位牢或作罕祭,或作然。

  不能保其邦家则位不定矣,不能保其宗庙则祭不牢矣。

  使鬼神亶曰:或作日。

  增规不圆,益矩不方,

  此言法度至足,无欠无余,规不可增,矩不可益,非特使人信之,虽质诸鬼神而无疑也。盖圣人之法譬诸身乎,增之则赘,割之则亏。

  夫以效末传之子孙,唯此可持,或无唯此可持字。唯此可将。

  效,犹示也,读如效犬、效羊之效。言以示子孙之末裔,立而可持,行而可将,唯此而已。

  将者养吉,释或作泽者不祥,墠以全牺,

  纯谓之牺,完谓之栓。

  正以齐明,齐,或作天,或作文。

  不草谓之齐#25,不昧谓之明。齐明者,盖祭祀之正也;牺牷则以为副而已。《礼》曰:去庙为桃,去桃为坛,去坛为墠。今此独言墠者,于墠如此,则由坛而上可知也。

  四时享之,祀以家王,

  子孙祭祀不辍,所谓祀以家王。

  以为神享。礼灵之符,藏之宗庙,以尔正诸或作诸侯,

  为之信符,藏之宗庙,而又以其玺正之,以明后世所当守也。

  故其后世之保教也全。

  句。

  耳目不营,用心不分,不见异物而迁,捐或作指私去毒,或作也。

  捐己之私,去人之毒。

  钩此字上有每字。一本钩作均。于内哲,或作埑。

  智足以及之。

  固于所守,

  仁足以守之。

  更始逾新,

  周而更始,久而愈新。

  上元为纪,共承嘉惠,相高不改。亶昭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