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亦与天地共之。

  建立四维,

  礼、义、康、耻,谓之四维。

  以辅国政。钩绳相布,一作希。衔概相制,参偶其#27备,立位乃固。经元作织气有常,理以天地,动逆天时,不祥有祟,事不仕贤,无功必败。出究其道,入穷其变。张军卫外,祸反在内,

  所谓季孙之忧不在颛突,而在萧墙之内也。

  所备甚远,贼在所爱。是以先王置士

  也,举贤用能,无阿于世,仁人居左,

  春以生之,象仁。

  忠臣居前,

  南方著见,象忠。

  义臣居右,

  秋以成之,象义。

  圣人居后。

  北方祕密,象圣。

  左法仁则春生殖,前法忠则夏功立,右法义则秋成熟,后法圣则冬闭藏。先王用之,高而不坠,安而不亡。此万物之本□,天地之门户,

  本□、门户云者,以结左仁、右义、前忠、后圣而春生、夏立、秋成熟、冬闭藏之义。

  道德之益也。此四大夫或无夫字者,君之所取于外也。君者,天也。

  左、右、前、后共法四时,故君象天焉。

  天不开门户,使下相害也。

  束不法仁,西不法义,南不法忠,北不法圣,则天之门户塞矣。

  进贤受上赏,则下不相蔽。

  修文殿《御览》引《鹊冠子》曰:进贤者受上赏,则下不蔽善。为政者赏之不多而民喜,罚之不多而民畏。此谓进既仕之贤者也。

  不待事人贤士显不蔽之功,

  信虽非事人贤士,而进之受赏,则任事之臣劝矣。故下文云。

  则任事之人莫不尽忠。

  《繁露》曰:一中为忠,二之则为息。

  乡曲慕义,

  邦国欣慕,斯可知矣。

  化坐自端,

  羊肉不慕蚁,蚁慕羶也。故彼虽慕义,而我之化坐自端。化坐自端,言恭已正南面而已。

  此其道之所致,德之所成也。本出一人,故谓之天。

  无二上也。

  莫不受命,不可为名,故谓之神。

  妙万物而为言也。

  至神之极,见之不武。一作或。

  契此道者,岂有差哉。

  匈乖不惑,务正一国。

  灾变之至,无所怛惑,姑以天下大理考正吾国之失而巳。岂曰天之有某变也,以我为有某事而致也哉。

  一国之刑,具在于身。

  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

  以身老一作考世,

  以救于世而老。

  正以错国,服义行仁,以一王#28业。夫仁者,君之操也;义者,君之行也;忠者,君之政也;信者,君之教也;圣人者,君之师传也。君道知人,臣术知事。故临货分财使仁,犯患应难使勇,受言结辞使辩,虑事定计使智,理民处平使谦,宾奏赞见使礼,

  宾奏言槟,赞见言诏。《记》曰:礼有槟诏,乐有相步,温之至也。

  用民获众使贤,出封越境适绝国使信,制天地、御诸侯使圣。

  因任之道,此其大略也。尝试论之:古之明王无为而用天下也,岂特使仁、使勇、使辫、使智、使谦、使礼、使贤、使信、使圣哉,虽天刑人僇之余,尚无弃者也。故戚施直缚,还条蒙嘐,侏儒扶卢,蒙映脩声,聋者司火,眇者督绳,劓者抱关,刖者守囿,单瘠跛跻以实裔土。夫如是,故上无遗事,下无弃才。三代之所以安且久者,用此道也。虽然,知所使仁而不知其仁有大小,知所使知#29而不知其智有远近,未可也。故曰:孟公绰以为赵魏老则优,而不可以为滕薛大夫;雍也,可使南面;赤也,可使与宾客言也;求也,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由是观之,则此书所云,亦因任之大几而已。《庄子》曰:因任已明,而原省次之。因任如此,然后可以原省。故下文云。

  夫仁之功,善与不争,下不怨上。辩士之功,释怨解难。智士之功,事至而治,难至而应。忠臣之功,正言直行,矫拂王过。义臣之功,存亡继绝,救弱诛暴。信臣之功,正不易言。贞谦之功,废私立公。

  《韩非子》曰:自营为ㄙ#30,背私为公。

  礼臣之功,尊君车臣。贤士之功,敌国惮之,四境不侵。圣人之功,定制于冥冥,求至欲得,言听行从,近亲远附,明达四通。

  由是而上至于冥冥,圣人之任也。

  内有挟度,

  操以为验,所谓道揆者是也。

  然后有以一本无然、以二字量人。

  无节于内,观物弗之察矣。

  富者观其所予,足以知仁。贵者观其所举,足以知忠。观其大拌,或作伴,亦或作祥。长不让少,贵不让贱,足以知礼。达或作迭观其所不行,足以知义。受官任治,观其去就,足以知智。迫之不惧,足以知勇。口利辞巧,足以知辩。使之不隐,足以知信。贫者观其所不取,足以知廉。贱者观其所不为,足以知贤。测深观天,足以知圣。

  困任、原省之要,在于知人,而知人在于有以观之。孔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故此又具论之。

  第不失次,理不相舛,一本作奸,一本作挈。近塞远闭,备元变成,

  元者,备之所以不困;成者,变之所以不倦。

  明事知分,度数独行。无道之君,任用么么,么么,一作幼历。

  么么,细人,俊雄之反。

  动即烦浊。有道之君,任用俊雄,动则明白。二者先定,素立白墓立白蓉,一本作

  七一日藻。藻,一作慕。明起,白蓉于下,明起于上。基,垂藐也。

  气荣相宰,

  君臣同体之况。言气不言血,言荣不言卫,相备也。

  上合其符,下稽其实。时君一作贫意生期,待时而发。

  夫贤士之居邑里也,合哉而难同,而殊知时日。时君,元作时日。

  遇人有德,一作隐君子至门,不言而信,万民附亲。遇人暴骄,万民离流;#31上下相疑,复而如环一作不环,日夜相挠。谏者弗受,言者危身,无从闻过,故大臣伪而不忠。是以为人君亲其民如子者,弗召自来,

  灵台之效是矣。

  故日有光,卒于美名。不施而责,一弗受或作爱而求亲,故日有殃,卒于不祥。夫长者之事其君也,调而和一作知之,士于纯一作屯厚,

  士如勿士行枚之士。

  引而化之,天下好或作如之,其道日从,故卒必昌。夫小人之事其君也,务蔽其明,塞其听,乘其威,以灼热人,

  倚上之威,作人寒燠。

  天下恶之,其崇日凶,故卒必败,祸及族人。此君臣之变,治乱之分,兴坏之关梁,国家之阅也。

  阅,犹监也。

  逆顺利害,由此出生。凡可无学而能者,唯息与食也。故先王传或作博道,先王,一作先生。以相效属也。贤君循成法,后世久长;隋君不从,当世灭亡。

  禹之法犹存,而夏不世王者,由是故也。

  近迭第七

  庞子问鹖冠子曰:圣人之道何先?鸥冠子曰:先人。庞子曰:人道何先?鹖冠子曰:先兵。庞子曰:何以舍天而先人乎?鹖冠子曰:天高而难知,有福不可请,有祸不可避,法天则戾;地广大深厚,多利一作则而鲜威,

  天尊而不亲,地亲不不尊。

  法地则辱;时举错代更无一,法时则贰。三者不可以立化树俗,故圣人弗法。庞子曰:阴阳何若?鹖冠子曰:神灵威明与天合,

  神之精明实灵。

  勾萌动作与地俱,

  屈生日勾。

  阴阳寒暑与时至,三者圣人存则治、亡则乱,是故先人。富则骄,贵则羸。兵者,百岁不一用,然不可一日忘也,是故人道先兵。庞子曰:先兵奈何?鹖冠子曰:兵者,礼、义、忠、信也。庞子曰:愿闻兵义。鹖冠子曰:失道,故敢以贱逆贵;不义,故敢以小侵大。庞子曰:用之奈何?州鹖冠子曰:行枉耻禁,反正则舍,是故不杀降人。

  鹰不击伏,况于人乎?

  主道所高,莫贵约束;得地失信,圣王弗据;倍言负约,各将有故。庞子曰:弟子闻之曰,地大者国实,民众者兵强,兵强者先得意于天下。今以所见合一本作含所不见,盖殆一本作系,一本作治不然。今大国之兵反讪而辞穷,禁不止、令不行之故,何也?

  令使为之,禁使勿为也。

  鹖冠子曰:欲知来者,察往;欲知古者,察今。择人而用之者王,用人而择之者亡。逆节之所生,不肖侵贤命,日凌;

  下凌上也。

  百姓不敢言命,曰胜。

  上胜下也。

  今者所问,子慎勿言。夫地大国富,民众兵强,曰足。士有余力而不能以先得志于天下者,其君不贤而行骄缢也。

  己亢为骄,己满为溢。

  不贤则不能无为,而不可与致为#32。

  孟子曰:人有不为也,然后可以有为。

  骄则轻敌,轻敌则与所私谋其所不知为句,使非其任力,欲取胜于非其敌,不计终身之患,乐须臾之说。是故国君被过听之谤丑于天下,而谋臣负滥监。首之责于敌国,敌国乃责则却或作劫,

  以辞那之。

  却则说者羞其弱。

  以辞却之则说,而责之者羞其弱矣,其势铃至于用兵。

  万贱之直,不能挠一贵之曲;

  其在下者又无以回之。

  国被伸或作神创,

  浸大日伸。

  其发则战。

  其创之发则战。

  战则是使元元之民往死。邪臣之失蓟音策也,过生于上,罪死于下。俨既外结,诸侯畜其罪,则或作责危复社稷,世主慑惧,寒心孤立。不伐伐或作代,下有威字。此人,二国之难不解,君立不复。悔曩或作晨邮过,谋徙计易。滥一作监首不足,盖以累重;

  滥为谋首,其过重矣。而一人之手岂足以障天下之目哉。

  灭门残族#33,

  灭门,周官所谓屋诛。

  公谢天下,以让敌国。不然,则战道不

  绝,国创不息。

  谓之伸创,以此故也。

  大或作天乎哉,夫弗知之害。

  以言弗知之害大矣。

  悲乎哉,其祸之所极。

  以言其祸可悲也已。

  此倚贵离道,少人自有之咎也。

  多己少人。

  是故师未发轫而兵可迭也。

  《近迭》名篇,盖取诸此。

  今大国之君,不闻一作问先圣之道而易事,旱臣无明佐之大数,而有滑正之碎或无碎字智,反义而行之,逆德以将之,兵讪而辞穷,令不行,禁不止,又奚足怪或作恃哉。庞子曰:何若滑正之智?鹖冠子曰:法度无以噫一本作遂意为摸。

  噫,读为噫彼小星之噫。

  圣人按数循法,尚有不全。是故人不百其法者,不能为天下主。今无数而自因,无法而自备,循无上圣之或作圣人检而断于己明,

  断以独见之明。

  人事虽备,将尚何以复百己之身乎。

  夫百己者,岂独彼有之。盖人受天地之中以生形体保神,而众妙悉备。据今言之,其身盖有千百于己者,然而所知才止一二,而卒于泯没无问者,不能复之而已。

  主知不明,以贵或作责为道,以意为法,牵或作牢,或作罕。时诳一作诅,或作拒。世,迢下蔽上,使事两乖,

  两失之矣。

  养非长失,以静为扰,以安为危,百姓家困人怨,祸孰大焉。若此者,北走之日,军败日北。后知命亡。

  投死之地久矣,乃今知之。

  庞子曰:以人事百法,奈何?鹖冠子曰:苍颉作法,一本法字在书字下#34。

  苍颌,黄帝之史,初见乌兽褫远之逵,始造书契。

  书从甲子。

  日始于甲,辰始于子。

  成史李官,

  成史,盖以狱成告于正者。李官,士师也。

  苍颉不道。然非苍颉,文墨不起。

  苍虽造书不道士史,然而文墨之萌由是起矣。此百法之端也。

  纵法之载于图者,其于以喻心、达意、扬道之所谓,乃才或作巉居曼曼作受之十分一耳。

  此言使无文墨而欲以其法尽之于图,岂能尽其意之详哉。盖自后世观之,书以趣便,篆不如隶,隶不如草,则图之钝于应务可知矣。故曰:弥纶天下之事、记久明远、著湣湣、传恣恣者,莫如书。湣湣,目所不见。恣恣,心所不了。

  故知百法者,桀雄也。若或作透隔无形、将然、未有者,知万人也。

  此使德也,非特桀雄而已。故其知与人隔此三境,而超万人之上也。将然不如无形,无形不如未有。取譬言之,若太易者,未有也;而太初,无形;浑沦,则将然矣。

  无万人之智者,智不能栖世学之上。庞子曰:得奉严教,受业有问或作闻矣。退师谋言,弟子愈恐。

  鹖冠子卷上竟

  #1‘鈇’,《四库》本言:‘一作铁,非’。

  #2‘势’,《道藏》本原作‘执’即古‘势’字。今从《四库》本作势。按:此语出贾谊《新书·制不定》,原文为‘权势法制,此人主之斤斧也’。

  #3《四库》本‘权”属上句而作‘命权’。

  #4‘传’,《道藏》本原作‘传’,误。今据《四库》本改。按:商王武丁有大臣传说,原为从事版筑业的奴东。

  #5‘默’,《道藏》本原作‘墨’,误。今据后文及《四库》本改。

  #6《道藏》本原缺‘乐嗟苦’三字。今据《四库》本补。

  #7《道藏》本原缺‘人’字。今据《四库》本补。

  #8《道藏》本原缺‘嗟’字。今据《四库》本补。

  #9‘合’《四库》本作‘矣’。

  #10‘元’,《四库》本作‘无’。

  #11《道藏》本原缺‘不’字。今据《四库》本补。

  #12‘尧J,《四库》本言:‘一作挠’。

  #13‘矣’,《四库》本作‘已’。

  #14此句《四库》本作‘以厅智为造意’。百子本同道藏本作‘为知’,今正。

  #15‘夸’,《四库》本作‘夸’。

  #16‘以’,《四库》本作‘已’。

  #17‘物’,《四库》本作‘勿’。

  #18‘焉’,《四库》本作‘马’。

  #19此句《四库》本作‘斯谓之调’。

  #20《道藏》本原缺‘微’字。今据《四库》本补。

  #21‘官’,《四库》本言‘一作宫’。

  #22‘一’《四库》本作‘之’。

  #23‘纥’,《四库》本作‘统’。

  #24‘或’,《道藏》本原作‘成’,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25‘卒’,《四库》本作‘讪’。

  #26‘已而’,《四库》本作‘而已’。

  #27‘其’,《四库》本作‘具’。

  #28‘王’《四库》本作‘正’。

  #29‘知’,《四库》本作‘智’。

  #30‘ㄙ’,《道藏》本原作‘么’,误。《四库》本作‘私’。今据《说文》‘韩非曰:苍颉作字,自营为ㄙ’句改。

  #31‘离流’,《四库》本作‘流离’。

  #32‘为’,《四库》本作‘焉’。

  #33‘残族’《四库》本作‘残疾族’。

  #34《道藏》本此句原在‘庞子曰:以人事百法,’下,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鹖冠子卷中

  陆佃解

  度万第八

  庞子问鹖冠子曰:圣与神谋,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与人成。

  子曰:苟非其人,道不虚行。

  愿闻度神虑成之要,奈何?鹖冠子曰:天者,神也。地者,形也。地湿而火生焉,

  至阳赫赫,赫赫出乎地。

  天燥而水生焉。

  至阴肃肃,肃肃出乎天。

  法猛刑颇则神湿,

  刑与法,阴也。

  神湿则天不生水。音□#1声倒则形燥,

  声与音,阳也。

  形燥则地不生火。水火不生,则阴阳无以成气,度量无以成制,五胜无以成埶一作执。

  五胜,五行之胜

  万物无以成类,百业俱绝,万生皆困。济济混混,孰知其故?天人同文,地人同理,

  天文地理,与人同焉。

  贤不肖殊能,故上圣不可乱也,

  譬如尧、舜,共工、驩兜欲与为恶则诛之类。

  下愚不可辩也。

  譬如桀、纣,龙逢、比干欲与为善则诛之类。

  阴阳者,气之正也。天地者,形神一无神字之正也。圣人者,德之正也。法令者,四时之正也。

  季春行冬令则寒,季秋行夏令则暖。

  故一义失此,万或乱彼,所失甚少,所败甚众。所谓天者,非是苍苍之气之谓天也;所谓地者,非是膊膊之土之谓地也。

  膊,形埒也。

  所谓天者,言其然物而无胜者也。

  言天者,君道也,可天下之物而莫之胜也。

  所谓地者,言其均物而不可乱者也。

  言地者,臣道也,平天下之物而莫之乱也。

  音者,其谋也。

  杂比为谋。

  声者,其事也。

  布散为事。

  音者,天之三光也。

  三光杂比于上。

  声者,地之五官也。

  五官布散于下。

  形神调则生理脩,

  形不病燥#2,神不病湿,则生理脩矣。

  夫生生而倍其本则德或作隐专已。

  夫偏养其本至于过理,而不及会通之,适则自为太多,其德失乎物矣,岂足语卫生之经哉。故曰:善养生者,若牧羊然,倪其后者而鞭之#3。□一本元缺,一本字或作□,□知或作□如#4。

  知无道,上乱天文,下灭地理,

  天人同文,地人同理,于此见矣。

  中绝人和,治渐终始。

  言其治才渐首末,而已失中道也。

  故听而无闻,视而无见,

  天下之事壤于冥冥。

  白昼而闇,

  日中见斗之义。

  有义而失谧,

  人之所有,不能谥之。

  失谥而惑。责人所无,必人所不及,

  远其进而诛不至也。

  相史于既而不尽其爱,

  史,使也。从省。言不尽己之爱而责人之尽。

  相区于成而不索或作营其实。

  区,驱也。从省。言不竭己之忠而望人之成。

  虚名相高,精白为黑,

  沽于虚名而变乱事实。黑,或为墨。墨亦黑也。《诗》曰:狐狸而苍,墨以为明。

  动静纽#5转,

  与物转旋,如纽使之。

  神绝复逆,

  复有报乎上也,逆有言乎上也,言其神色距人于千里之外。

  经气不类,形离正名,

  《书》曰:有形有名。形也者,物此者也。名也者,命此者也。经气失常,故形不丽名。

  五气失端,四时不成。

   阴阳并毗,四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

  过生于上,罪死于下,有世将极。驱驰索祸,

  其于祸也,驱车就之。

  开门逃福,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