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自君吏民,

  各君吏民。

  次者无国,

  入使治之。

  历宠历录,

  历录,文章之貌。言更历宠荣,华焕如此。《毛诗传》曰:秉历录也。

  副所以付授,

  非特受封之臣不虚贵梯级,虽无国者亦称所以付授。

  与天人参相结连,,

  天人一贯,不可解也。

  钩玫之具不备故也。

  钩砍,督责之卫也。言惟无督责之卫而以道相化,故能如是。故曰:烧之、剔之、刻之、维之,马之死者十二三矣。夫马之性固真矣,然其智至于诡窃者,伯乐之罪也。虽然,九皇之制亦寓言耳,夫太上无法而治,安有受封之制哉。契理之士,要其会归而遗其所寄,可也。

  下之所逜,

  逜之言干也。

  上之可蔽,斯其离人情而失天节者也。缓则息,急则困,见间一作门则以奇相御,人之情也。

  怛物之情,缓之则怠,急之则困。故昔贤驱鸡之喻,戒在疾捺也。问,帜隙也。方其键闭,虽有奇计,安得而抵之哉。天节见上,故于此具论人情。

  举以八极,信焉而弗信,天之则也。

  八极,八方之极。四中,四角是也。《淮南子》曰:八涎之外有八絃,八结之外有八极。夫八极有之,而以迹所不至,更若诞护,故日信焉而弗信也。虽然,以悬寓观之,八方上下无尽也,亦无无尽无极也,亦无无极,故日天之则也。

  差谬一#22问,言不可合,

  孔墨之道伺是尧、舜,同非桀、纣,而终不可合者,其弊由此也。

  平不中律。

  小失声韵,则虽平,不中律矣。夫千里之失,谬于毫厘;而历年之息,误在顷刻。是故君子慎其小也。

  月望而晨,月毁于天,珠蛤赢蚌,虚于深渚,

  水岐成渚。

  上下同离也。

  言同气附离而无问,虽貍物潜于深渚,与月盛衰,更如在上也。《淮南子》曰:日至而麋鹿解,月死而赢蚌腾。

  未令而知其为,未使而知其往,上不加务而民自尽,此化之期也。使而不往,禁而不止,上下乖谬者,其道不相得也。上纥#23下抚者,远众之慝也。阴阳不接者,其理无从相及也。筹不相当者,人不应上也。符节亡此,曷曾可合也。为而无害,成而不败,一人唱而万人和,如体之从心,此政之期也。盖毋锦一作绵杠悉动者,其要在一也。

  盖无锦扛而撩辐俱动者,其要在杠故也。是故明主好要以一倡万。以锦韬杠,故谓之锦杠。《尔雅》曰:素锦韬杠。

  未见不得其谓而能除其疾也。文武交用而不得事实者,法令放而无以枭之谓也。

  臬,斩刑也。此吉法令不行,小人敢为负馒而无忌惮也。虽然,秦以苛察相高,其弊徒文具耳,而至于土崩,更甚乎无法者,无恻怛之实故也。由是观之,内无至诚恻怛之实,欲以一切从事于法,则将以考真也,适足以起伪,将以稽治也,适足以招乱。

  舍此而按之彼者,曷曾可得也。

  南适而北辕矣。

  冥一黄易而如言难,

  言之不作,为之也难。

  故父不能得之于子,而君弗能得之于臣,

  践言之行,虽在君臣父子之问如此,况卑贱乎。

  已见天之所以信于物矣,

  无妄天之道也。

  未见人之所信于物也。

  不能似言。

  捐物任势者,天也。

  万物尽无,因任而已。

  捐物任势,捐或作损。故莫能宰而不夭。

  一本作:得先之在古者,道之理也;损物任势,故莫能宰而不夭。

  其道如上,故莫能宰之而莫不夭焉。

  口夫物,故曲可改,人可使。

  言苟为物矣,无以有已如此以明天之不可转徙也。

  法章物而不自许者,天之道也。

  夫法种种差别,稽之天道,岂得已

  哉。姑以应世而已,甚不自是也。

  以为奉教陈忠之臣,未足恃也。

  此其势叉至于有法也。

  故法者曲制,

  曲为之制。

  官备主用也。

  官各守之,以备主用。

  举善不以官官,

  不以港晦举人之善,铃著见而后置之。

  拾过不以冥冥,

  不以隐匿拾人之过,叉发露而后废之。拾或#24作拾。

  决此,

  句。

  法之所贵也。若聋磨不用,赐物虽讪,有不效者矣。

  言庆赏者,励世磨钝之器也。然而赏不能、劝不胜、罚不能、叉不可,若砥砺不用之村而责有于无,玉帛虽卒##25,有不效者矣。

  上下有问,于是设防,知蔽并起。

  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

  故政在私家而弗能取,

  政在大夫。

  重人掉权而弗能止,赏加无功而弗能夺,法废不奉而弗能立,罚行于非其人而弗能绝者,不与其民之故也。

  与民共之而上下以道相维,岂容至此哉。屋漏知之在下,船漏知之在上。

  夫使百姓释己而以上为心者,教之所期也。八极之举,不能时赞,故可壅塞也。

  所一谓无障者,四通六辟。岂疑八极之举而不能赞明哉。汤之问棘是已。

  昔者有道之取政,非于耳目也。

  神心恍惚俯仰之问,再抚八极之外,而里之前耳不能闻,墙之外目不能见,故圣人之政恃道,而不恃耳目。

  夫耳之主听,目之主明,一叶蔽目,不见太山,两豆塞耳,不闻雷霆。

  肤寸之问,.小物足以障之,何足恃哉。

  道开而否,未之闻也。

  此明道之足恃也。夫道开者,云雾不能碍其视,雷霆不能乱其听,虽柄在蚊睫而视之若嵩峰之阿,战于蜗角而听之若齐魏之哄,夫孰能否之。见遗不攘,非人情也。

  言无是也。此申未之闻也之况。

  信情脩一作循生,非其天诛,逆夫人僇,

  一本作逆天之人僇。不胜任也。

  不畏天祸、人殃、死地,随之而将以脩生,此如戴粒之蚁欲以冠山,何足以堪其任也。

  为成求得者,事之所期一作明也。

  以为成功则天而得之,不得日有命者,无所期焉。是道也,非事也。

  为之以民,道之要也。

  民之所未安,圣人不强行;民之所未厌,圣人不强去。

  唯民知极,弗之代一作伐也。

  夫因人而不自任者,天也。民实知极,圣人岂侵越而代之。大司徒曰:使民兴贤,出使长之;使民兴能,人使治之。

  此圣王授一作受业,所以守制也。彼一作被教苦,故民行薄;

  未至乎孩而始谁。

  失之本,故争于末。

  鱼亡江湖而争于濡沬。

  人有分于处,处有分于地,

  各有分域。

  地有分于天,

  郢有天下。

  天有分于时,

  秦天早寒、楚天早热之类。

  时有分于数,

  春乘木数、秋乘金数之类。

  数有分于度,

  取数多者脩,取数寡者促。

  度有分于一。

  一者,度数之原,随所分而赴之。譬之物焉,一月普见众水。

  天居高而耳卑者,此之谓也。

  天体盖高,而其耳更卑者,精神之运普褊万物故也。

  故圣王天时,人之地之,雅无牧能,因一作用无功多。

  夫文贯三为王,盖取诸此。

  尊君卑臣,非计亲也。任贤使能,非与处也。

  处故旧也。言不以私恩废天下之公义。

  水火不相入,天之制也。

  水火以譬恩义。盖古之治天下者,方其申至恩也,公义不得夺,方其申大义也,私恩不得干。犹之水火焉,相济而不相入也。虽然,几此人道而已,若夫天道,则又不在此域也。故下文云。

  明不能昭一者,

  所谓离朱索之而不得。

  道弗能得也。规不能包者,力弗能挈也。

  夫天地虽密移而真体常住,非若舟壑夜半负之而去,夫孰能挈之?

  自知慧出,慧出,一作惠之。使玉化为环决者,是政反为滑也。

  璞玉不毁,孰为环决?决,半环也。《礼论》曰:绝人以决,反绝以环。

  田不因地形,不能成谷。

  稻宜下地,黍宜上地。

  为化不因民,不能成俗。严疾过也,喜怒适也,四者已仞,非师术也。

  此言四者或过或适,虽殊而远离大道一也,岂足以据师之席哉?《列子》曰:仞而有之,皆感也。

  形啬元作蔷,一本作盖。而乱益者,势不相牧一作收也。

  形无以牧乎势,势无以牧乎形,故其弊如此。

  德与身存亡者,未可以取法也。

  尧、舜姐落,其骨盖已朽久矣,而至今咏歎不息者,岂系其身之存亡哉。此万世之法也。

  昔宥世者,未有离天或无天字人而能善与国者也。与或作为。

  善与国,所与之国,夫天不人不因,人不天不成,而畸于天人,则其身之不能治,况与国乎。

  先王之盛名,未有非士之所立者也。

  引而高之者,天也。

  过生于上,罪死于下,浊世之所以为俗也。一人乎,一人乎,命之所极也。

  此欢辞也,言命至君而极矣。今贻厉阶如此,可不惜哉。盖痛之弥深,其辞益缓,诗人之义也。

  环流第五

  有一而有气,

  一者,元气之始。

  有气而有意,

  意者,冲气所生。

  有意而有图,

  可以象矣。

  有图而有名,

  可以言矣。

  有名而有形,有形而有事,有事而有约,

  八者具矣,而浑沦未离,所谓混沌者也。

  约央而时生,

  时生或作时立。次之为言,判也。

  时立而物生。

  混沌开矣,于是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故气相加而为时,约相加而为期,期相加而为功,功相加而为得失,得失相加而为吉凶,万物相加而为胜败,莫不发于气,

  气所以发之。

  通于道,

  道所以通之。

  约于事,

  知道已而#26则荡。

  正于时,

  知事而已则差。

  离或作杂于名,

  离如附离之离。

  成于法者也。法之在此者谓之近,其出化彼谓之远。近而至故谓之神,

  明之在道者为神,神之在器者为明。

  远而反故谓之明。

  老子所谓:逝日远,远日反。

  明者在此,其光照或作昭彼;其事形此,

  其功成彼。

  《都》诗曰:执辔如组。盖言此矣。夫为组者,总纰于此,成文于彼。言其动于近,行于远也。孔子曰:为此诗者,其知政乎?执此法以御民,岂有不化哉?《干腌》之忠告至矣。

  从此化彼者,法也。生法者,我也。

  非我则无法。

  成法者,彼也。

  非彼则无所用法。

  生法者,日在而不厌者也。

  精神之运,随日以新。

  生成在己,谓之圣人。

  彼我玄同,盛德之至。

  惟圣人究道之情,唯道之法,

  非真混沌,孰能如此?

  公政以明。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或作皆成。此道之用法也,

  古之圣人不下席而天下治,颜如渥丹,肌肤若冰雪者,用此道也。而世之桔槁者朱此,以为黄帝肌色纡诲而黯尧舜如腊,此墨子之道也。

  故日月不足以言明,四时不足以言功。

  言其明与功更在四时日月之上。

  一为之法,以成其业,故莫不道。

  民咸用之。

  一之法立而万物皆来属。

  以出于一,故万物不能二也。

  法贵如言。

  无信不立。

  言者,万物之宗也。是者,法之所与亲也。非者,法之所与离也。是与法亲故强,非与法离故亡。法不如言,故乱其宗。故生法者,命也;生于法者,亦命也。

  莫非命也。

  命者,自然者也。

  莫能使之然,亦莫能使之不然,谓之自然。

  命之所立,贤不必得,不肖不必失。

  命曰:彭祖之智不出尧舜之上而寿百,颜渊之才不出众人之下而寿十八,仲尼之德不出诸侯之下而困于陈蔡,殷纣之行不出三仁之上而居君位。盖言此矣。

  命者,挈己之文一作父者也。

  夫身在草莱而挈之浮荣之.上者,命也。然而俯仰百年,恍然如梦,是文也,非实也。

  故有一日之命,有一年之命,有一时之命,有终身之命。终身之命,无时成者也。故命无所不在,无所不施,或作饱。无所不及。

  言无适而无有命也。

  时或后而得之,命也。既有时有命,

  时者,天之运。命者,天之令。《南华》曰:讳穷久矣,而不免命也;求通久矣,而不得时也。

  引其声,合之名,其得时者成,命日调;引其声,合之名,其失时者精神俱亡,命日乖。

  夫吨其里一也,而丑人献之,更增其陋。

  时命者,唯圣人而后能庾之。

  《南华》曰:知通之有时,知穷之有命,临大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

  夫先王之道备,然而世有困君或作居,其失之谓者也。

  礼义法度,应时而变;时命不停,法亦随故。而昧者胶柱刻舟,守先王之腐余,其道虽备,而祗益困穷。此犹枕外刍狗而更以遭魇,岂易怛也哉。

  故所谓道者,无己无己元作己无者也;

  随之而已。

  所谓德者,能得人者也。

  亦不失己。

  道德之法,万物取业,

  所谓资而不匮者也。

  无形有分,名日大孰或作敦。

  不知其谁之子也。

  故东西南北之道,踹一作端然其为分等也。

  《南华》曰:知东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无,则功分定矣。

  阴阳不同气,然其为和同也。酸咸、甘苦之味相反,然其为善均也。

  《南华》曰:租梨、橘抽,其味相反,而皆可于口。

  五色不同釆,然其为好齐也。五声不

  同均,然其可喜一也。

  几此五者,以譬先王之道,不矜于同

  而矜于治。

  故物无非类者,动静无非气者。是故有人将一本作一人将,一人之将得,一人气吉;有家将一家之将。得,一家气吉;有国将将一国者。得,一国气吉。

  古人有言:战犹博也,钱多则气豪而胜,资少则心怯而输。然则将之吉凶在气。兵法曰:朝气锐,昼气隋,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隋归。

  其将一本将字下有失字凶者反此。故同之谓一,异之谓道,相胜之谓执,吉凶之谓成败。贤一本贤字上有故字者万举而一失,不肖者万举而一得,其冀或作共善一也,然则其所以为者不可一也。知一之不可一也,故贵道。

  异之谓道。

  空之谓一,空一作同。

  万物莫不无。

  无不备之谓道。

  万物莫不有。

  立之谓气,通之谓类。气之害人者谓之不适,味之害人者谓之毒。夫社夫社元作天社,或作天杜不刻则不成雾,或作雾气。

  剜之为言,犹日达也。此言亡国之社屋之不受天阳,故无以成雾。盖大社不屋而坛,以受霜露之气,然后.雾生焉。正言社与雾者,社以申立之,谓气之义;雾以申通之,谓类之义。

  气故相利相害也,

  太公调曰:阴阳相照,相盖相治;四时相代,相生相杀。

  类故相成相败也。

  夏者,春之类;冬者,秋之类。他皆放此。

  积往生歧或作政,工或作王以为师。

  跋,跛倚也。师如师巫之师。巫步多跛,故积往生跋,工以为师。杨子曰:昔者姒氏治水土,而巫步多禹;扁鹊,卢人也,而医多卢。

  积毒成药,工以为医。

  此言药之述起而医生焉。盖天下之弊多缘故述而生,故大盗贷仁义以窃国,小儒借诗礼而发家。故曰:焉知曾史不为桀坏之哨矢也。

  美恶相饰,命日复周。物极则反,命曰环流。

  言其周流如环。

  道端第六

  天者,万物所以得立也。

  万物待是而后存者,天也。

  地者,万物所以得安也。

  天父,道也。地母,道也。

  故天定之,地处之,时发之,物受之,圣人象之。夫寒温之变,非一精之所化也;

  五精化气,然后寒暑成焉。

  天下之事,非一人之所能独知也;水广次,非独聊一川之流也。

  尧十年九了而水不为加益,汤八七旱而水不为加损,是岂仰一川钟哉。

  是以明主之治世也,急于求人,弗独为也。

  与人共之。

  与天一作人与地,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