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门悬钟、鼓、铎、磬,

  悬之于龚□也。

  而置鼗,

  置于地也。

  以得四海之士。

  四海之士有进于言者,爻造五声以挥击传闻也。

  为铭于龚□,

  悬乐器之具,刻铭于其上也。

  曰:教寡人以道者击鼓,

  鼓以动物,故动合于道也。

  教寡人以义者击钟,

  钟,金声也。以合于义,故教义者击钟也。

  教寡人以事者振铎,

  铎,金铃木舌也。所以事务有可行为所欲言者,以振铎也。

  语寡人以忧者击磬,

  忧者,声悲。磬声消燥而近于悲,故忧而击磬也。

  语寡人以狱讼者挥鼗。此之谓五声。

  讼狱之事务于疾速,故挥鼗以陈之。此以上并刻铭于簨□之文也。

  是以禹尝据一馈而七十起,日中而不暇饱食,

  急于政事,无暇安于一食,所以示接士急之也。

  曰:吾犹恐四海之士留于道路。

  常行之处,非所宜忧也#8。

  是以四海之士皆至。

  事必得道,必合上下,应会无不至也。

  是以禹当朝廷间也,可以罗爵。

  不暇饱食,听政不痕,朝廷闲静,然后无事也。

  道符五帝三王传政甲第五

  夫君子将入其职,旭旭然如日初出。入#9,昭昭然,人保其福。既去,暗暗然,人失其教。此得政典符合之谓也。

  夫国者,卿相世贤者有之。

  有国则有卿相。贤德者,卿相之具;人与之,主用之#10。不贤者岂能用之哉?

  有国无国,智者治之。

  夫有国者,岂自宁、岂自乱也?所以安者,智谋之力也。

  智者,非一日之志。

  积功累业,行道不倦,以成其志。

  治者,非一日之谋。

  谋者,心思也。树德以为尚宽重道,修政作教以至诚平之咨。谋非一日之所能致也。

  治志治谋#11,在于帝王,然后民知所保,

  夫君上有道,化行于下,远近慕义,四境无虞,百姓淳和,盗贼屏息,故人知所安也。

  而知所避。

  富贵贫贱不相犯,仁义礼智由其门#12,无违政教,下民为福,是知所避也。

  发教施令为天下福者,谓之道。

  先之以博爱,陈之以德义,先之以敬让,道之以礼乐,不夺人时,不干人利,故得祸乱不作。为福之道,此之谓欤?

  上下相亲,谓之和。

  至德以教之,要道以治之,上下同心,是谓和矣。

  民不求而得所欲,谓之信。

  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不劳于事,不苦烦苛,甘其食,安其居,、乐其业,此岂外求之哉?上有行道之君,是所政者可谓之大信矣。

  除去天下之害,谓之仁。

  兼爱万物,慈恻外施,至若成汤征葛伯、放桀于南巢#13,夏禹之别导山川、置立州国,故得天下免于慕乱,百姓宅其所居。仁远乎哉,斯至七也。

  仁与信,和与道,帝王之器。

  此四者,帝王有天下之器,所以乐推也#14。苟有违之,而天下离叛,非其所有也。

  凡万物皆有器,

  所用利之,是以为器;而违其用,岂得其器哉。

  故欲有为不行其器者,虽欲有为,不成。

  惟名与器不可假人。其所营为,必以其器用。得其器也,故和之#15;不行其器,于利远矣,岂有成哉。

  诸侯之欲王者亦然,不用帝王之器者不成。

  言天下之大,神器之重,非其王者,难以处之,王气而来,可以宰割#16。必行仁与信、和与道,然后可招怀万姓,奄有四维。西伯以敬让兴邦,南阳以七道得政,非其人也,岂妄成之哉。

  汤政汤治天下理第七

  天地设而万物生,阴阳化而四时定。分别统理#17,为政之方;极于始终,可成法则也。

  天地辟而万物生,

  干,其静也专一,其动也正直;坤,其静也翕敛,其动也开辟。是以广大而生万物也。

  万物生而人为政焉。

  政也者,所以正于天地也。言天地生万物不能相使,不能相制,须人以为政以正之。无其政也,则万物不理也。

  无不能生而无杀也,

  言天地能生而不能无杀。

  唯天地之所以杀,人不能生。

  天之能生,唯天杀之可也。夫唯天杀之,人岂生之哉?是不能生之也。

  人化而为善,

  万物之中,人其为贵,化而为善,理亦天常也。

  兽化而为恶。

  禀气以生,不有知饰#18,非人之类,岂不恶哉。

  人而不善者,谓之兽。

  人化而为善,是曰天常。今为不善者,与彼飞虚蹠实亦何以异矣#19。

  有天然后有地,

  天在于上,地在于下,先天后地,理亦自然。

  有地然后有别,

  三才克定,万物区别。

  有别然后有义,

  夫妇之义著,君臣之义彰也。

  有义然后有教,

  百官立,政教行;父子存,家设教。所以效达于上也。

  有教然后有道,

  教迹逵既彰,约之以道;苟乖其道,物无以安。

  有道然后有理,

  事名各立而理自存。

  有理然后有数。

  名理既彰,以统之#20。夫数以一终十,乃至千万勺九九之数,天之运度,亦数之义也。

  日有冥有旦,有昼有夜,然后以为数。

  天有三百六十度,一日一度,三百六十日一周天;一日之中,昼夜百刻,以定之为数也。

  月一盈一亏,月合月离以数纪。

  一岁之中有十二月,一月有亏有盈。日月或合于次,或离于次,终于一岁。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此。则日月星辰运行至十二月,皆周匝于故处。纪,犹会者也。

  四者皆陈,以为数治。

  春夏秋冬各统于一岁之日月也。此以上为政之道,当法则也。

  政者,卫也。始终之谓卫。

  政者,正也。所以正理天下,以为之·天周卫,始化之,终安之,无得之也。

  慎诛鲁周公第六

  刑法有伦,宜于时政;好生之德,理适典章。故明圣之资,辅成周室,诫劝之道,可得称言。国之大经,在于赏罚,二者或替,将何训焉?

  可为政先,故纪之为篇目矣。

  昔者,

  此昔者,往日之辞也。

  鲁周公使康叔往守于殷,

  康叔,周公母弟也,卫三监之地。殷人数叛,故使贤母弟王也。

  戒之日:与杀不辜,宁失有罪。

  人命所悬,理须详正;夫刑或滥,其何则焉?故不可轻杀不辜,宁可失于有罪。此亦宽仁之道也。

  无有无罪而见诛,

  罚而不明,虽刑不禁。言罚必施于有罪也#21。

  无有有功而不赏。

  赏而不明,虽赏不劝。言赏必加于有功也。

  戒之,封,

  重称戒者,所以示于殷勤。封,康叔名也。

  诛赏之慎焉。

  诛赏者#22,国之柄也。怒而加诛,未必当罪;喜而行赏,不必当功。且赏僭惧及于淫#23,诛滥则惧及于善。赏得其功则贤人以劝,罚得其辜则奸人以息。此不可不审慎之。

  鬻子卷下竟

  #1《四库》本后有‘之人也亡’三字。

  #2‘贞’,《四库》本作‘真’。

  #3‘妄’,《四库》本作‘忘’。

  #4此句,《四库》本作亡‘十四月生’。

  #5‘化’,‘四库》本作‘比’。

  #6《道藏》本‘效”原衍作‘效效’。今据《四库》本改。

  #7‘任’,《四库》本作‘仁’。

  #8‘忧’,《四库》本作‘留’。

  #9‘入’,《四库》本作‘光’。

  #10‘主’,《四库》本作‘王’。

  #11《道藏》本‘志’前原脱‘治’字。今据《四库》本补。

  #12‘智’,《道藏》本原作‘则’,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13‘于’,《道藏》本原作‘保’,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14‘推’,《四库》本作‘用’。

  #15此句,《四库》本作‘得其用也,故达之’。

  #16此句,《四库》本作‘难以处王之器而未可以宰割’。

  #17‘别’,《四库》本作‘则’。

  #18‘饰’,《四库》本作‘识’。

  #19‘验’,《四库》本作‘渡’。

  #20此句,《四库》本作‘数统之矣’。

  #21‘必’,《道藏》本原作‘不’,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22此句,《道藏》本原作‘赏之重’,不通。今据《四库》本、百子本校改。

  #23此句,《四库》本作‘赏僭则惧及于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