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九人:一为下人,二为平人,三为进人,四为下禄,五为中禄,六为上禄,七为失志,八为疾淤,宋作淤疾。九为极。

  九天以行言,据始、中、终;九地以势名,据下、中、上;九人以动观,据思、福、祸。

  九体:一为手足,二为臂胫,三为股肱,四为要,五为腹,六为肩,七为 , , ,音呀; ,《释文》音枯,宋音胡。八为面,九为颡。

  九属:一为玄孙,二为曾孙,三为仍孙,四为子,五为身,六为父,七为祖父,八为曾祖父,九为高祖父。

  九窍:一六为前,为耳,二七为目,三八为鼻,四九为口,五五为后。

  观九体、九属之象,则知日辰之数。数自九差等而降者,盖自然也。

  九序:一为孟孟,二为孟仲,三为孟季,四为仲孟,五为仲仲,六为仲季,七为季孟,八为季仲,九为季季。

  九事:一为规模,二为方沮,三为自如,四为外它,五为中和,六为盛多,七为消,八为耗,九为尽弊。

  九年:一为一十,二为二十,三为三十,四为四十,五为五十,六为六十,七为七十,八为八十,九为九十。

  以九属要九体、九窍者,体窍所以立人属也;以九事要九序、九年者,序年所以作人事也。序推三年周十。

  推玄算:家,一置一,二置二,三置三;部,一勿增,二增三,三增六;州,一勿增,二增九,三增十八;方,一勿增,二增二十七,三增五十四。

  《法言》曰:《易》,数也,可数焉者也。《书》之不备过半,而习者不知者,无数以为之品式也。玄算使筮者知首赞日星之次,所以经天彝伦而使勿乱也。如得一方、一州、一部、三家礥,则家三置三,方州部皆勿增,有三而已。是为玄首之次,三也;凡增者,皆其所因家数也。

  求表之赞,置玄姓,去太始策数,减一而九之,增赞。去玄数半之,则得赞去冬至日数矣。偶为所得日之夜,奇为所得日之昼也。许、黄作明,宋、郭作得。

  置玄姓,去太始策数而减一者,去其所置玄姓之首。九之者,首各九赞也。去玄姓之首,则将计其赞而增之。赞一增一,二增二,三增三也。求日去玄数,半之者合二赞为一日,故赞偶为夜,赞奇为昼也。如筮得应,自中至应,凡四十一。则置四十一,减一而九之,为三百六十;而增所得赞焉,去三百六十半之,而得百八十,此去冬至日数也。增一则为三百六十一,赞奇也,为百八十一日之昼。增二则为三百六十二,赞偶也,为百八十一日之夜也。

  求星,从牵牛始,除算尽,则是其日也。

  冬至日起牵牛一度,日运一度,而成一日。故除星度尽,则得其日之所在何度也。

  太玄数卷第八竟

  #1‘己’原作‘乙’,据范本改。

  #2#3#4‘己’原作‘巳’,据正文天干改。

  太玄文掜卷第九

  玄文

  罔、直、蒙、酋、冥。罔、北方也,冬也,未有形也。直,东方也,春也,质而未有文也。蒙,南方也,夏也,物之修长也,皆可得而戴也。许、黄作载,章、丁、郭作戴。酋,西方也,秋也,物皆成象而就也。有形则复于无形,故曰冥。故万物罔乎北,直乎东,蒙乎南,酋乎西,冥乎北。故罔者,有之舍也;直者,文之素也;蒙者,亡之主也;酋者,生之府也;冥者,明之藏也。罔舍其气,直触其类。蒙极其修,酋考其就,范注:考物使成成就。而正文作亲,盖写者误。宋、郭作就。冥反其奥。罔蒙相极,直酋相敕。出冥入冥,新故更代。章作贷。阴阳迭循,清浊相废。将来者进,成功者退。已用则贱,当时则贵。天文地质,不易厥位。罔、直、蒙、酋、冥。言出乎罔,行出乎罔,祸福出乎罔。罔之时,玄矣哉。行则有踪,言则有声,福则有膊,音剸,切肉也;又音竖衮切。祸则有形,之谓直。有直则可蒙也,有蒙则可酋也,可酋则反乎冥矣。是故罔之时则可制也,八十一家由罔者也。天炫炫出于无畛,炫,胡绚切。熿熿出于无垠。熿,户光切,与煌同。故罔之时,玄矣哉。是故天道虚以藏之,动以发之,崇以临之,刻以制之,终以幽之。渊乎其不可测也,耀乎其不可高也。故君子藏渊足以礼神,发动足以振众,高明足以复照,制刻足以竦懝牛力切,一作拟,幽冥足以隐塞。君子能此五者,故曰罔、直、蒙、酋、冥。或曰:昆仑旁薄,幽何为也?曰:贤人天地,思而包群类也。昆诸中,未形乎外,独居而乐,独思而忧,乐不可堪,忧不可胜,故曰:幽。神战于玄,何为也?曰:小人之心杂,将形乎外,陈阴阳以战其吉凶者也。阳以战乎吉,阴以战乎凶。风而识虎,云而知龙,贤人作而万类同。龙出于中,何为也,曰:龙,德始著者也。阴不极则阳不生,乱不极则德不形。君子修德以俟时,不先时而起,不后时而缩。动止微章,不失其法者,其唯君子乎?故首尾可以为庸也。库虚无因,大受性命,否,何也?曰:小人不能怀虚处乎下,庳而不可临,虚而不可满,无而能有,因而能作。故大受性命而无辟也,故否。诸本作无辞辟也,丁、章无辞字。日正于天;何为也?曰:君子乘位,为车为马,车軨《释文》:力丁切,车阑也。马 ,《释文》音介,马尾髻结也。可以周天下,故利其为主也。月阙其搏,不如开明于西,何为也?曰:小人盛满也。自虚毁者,水息渊,木消枝,山杀瘦,泽增肥,贤人睹而众莫知。酋酋之包,何为也?曰:仁疾乎不仁,谊疾乎不谊。君子宽裕足以长众,和柔足以安物。天地无不容也;不容乎天地者,其唯不仁不谊乎?故水包贞。黄不黄,何为也?曰:小人失刑中也。诸一则始,诸一,章诸作谓。诸三则终,二者得其中乎?君子在玄则正,在福则冲,在祸则反;小人在玄则邪,在福则骄,在祸则穷。故君子得位则昌,失位则良;小人得位则横,失位则丧。八虽得位,然犹复秋常乎?颠灵,气形反,何为也?曰:绝而极乎上也。极上则运,绝下财颠。灵已颠矣,气形恶得在而不反乎?君子年高而极时者也欤。阳极上,阴极下;气形乖,鬼神阻;贤者惧,小人怙。昆仑旁薄,太容也。神战于玄,相攻也。龙出于中,事从也。庳虚之否,不公也。日正于天,光通也。月阙其搏,损嬴也。酋酋之包,法乎贞也。黄不黄,失中经也。颠灵之反,穷天情也。冈直蒙酋,赞群冥也。昆仑旁薄,资怀无方。神战于玄,邪正两行。龙出于中,法度文明。庳虚之否,臣道不当。日正于天,乘干之刚。月阙其搏,以观消息。酋酋之包,能任乎刑德。能任,监本能作揩,黄无能字,诸本否。黄不黄,不可与即。颠灵之反,时则有极。冈直蒙酋,乃穷乎神域。天地之所贵曰生,物之所尊曰人,人之大伦曰治,治之所因曰辟。崇天普地,分群偶物,使不失其统者,莫若乎辟。夫天辟乎上,地辟乎下,君辟乎中。仰天而天不惓与惓同,俯地而地不怠。惓不天,怠不地,惓怠而能乎其事者,古今未诸#2。是以圣人卬天则常,穷神掘变,极物穷情;与天地配其体,与鬼神即其灵,与阴阳埏其化,与四时合其诚;视天而天,视地而地,视神而神,视时而时。天地神时皆驯,而恶入乎逆?

  《诗》曰:皇王维辟,法胜也。中为君德,而辟统正,此是谓泰始,天地之运启焉。

  玄掜研启切

  玄之赞辞,或以气,或以类,或以事之骫卒。骫,音委。谨问其姓,而审其家,观其所遭遇,劘音靡。之于事,详之于数,逢神而天之,触地而田之,则玄之情也得矣。故首者,天性也;冲,对其正也;错,絣也。絣,普耕切;又音并。元文绮也,杂也。测,所以知其情。攡,张之。莹,明之。数为品式,文为藻饰。掜,拟也。图,象也。告,其所由往也。维天肇降生民,使其貌动、口言、目视、耳听、心思。有法则成,无法则不成。诚有不诚,范、宋作诚有不威,丁 作不畏,黄作不诚。掜拟之经。垂 为衣, ,所交切,衣衽。襞幅为裳,襞,音壁。衣裳之制,诸本制作示,宋但云衣裳示天下,近监本作制。以示天下,掜拟之三八。比札为甲,冠矜为戟,被甲何戟,矜;《释文》巨巾切,矛柄也。以威不恪,掜拟之四九。尊尊为君,卑卑为臣,君臣之制,上下以际,掜拟之二七。鬼神耗荒,想之无方,无冬无夏,祭之无度,故圣人著之以祀典,掜拟之一六。时天时,力地力,维酒维食,爰作稼穑,掜拟之五五。古者宝龟而货贝,后世君子易之以金币,国家以通,万民以赖,掜拟之思。诸本皆作思虑,虑字盖衍。建侯开国,涣爵般秩,以引百禄,掜拟之福。越陨不令,维用五刑,掜拟之祸。秉圭戴璧,胪凑群辟,胪,力居切,陈序也。掜拟之八十一首。棘木为杼,削木为轴,杼轴既施,民得以燠,掜拟之经纬。雕割匏、竹、革、木、土、金,击石弹丝,以和天下,掜拟之八风。丁无雕字,别本唯割字,章作刻。《释文》作则,音喧。云一作割,宋、许、黄作雕割。雕,音彫,盖古字同。阴阳相错,男女不相射,人人物物,各由厥汇,掜拟之虚嬴。日月相斛,星辰不相触;音律差列,奇耦异气;父子殊面,兄弟不孪,《释文》生患、所眷二切,双生子也。宋作孳。帝王莫同,掜拟之岁。啧以牙者童其角, 以翼者两其足,无角无翼,材以道德,掜拟之九日平分。存见知隐,由迩拟远,推阴阳之荒,考神明之隐,掜拟之晷刻。一明一幽,跌刚跌柔,知阴者逆,知阳者流,掜拟之昼夜。上索下索,遵天之度;往述来述,遵天之术;无或改造,遵天之丑,掜拟之天元。天地神胞法易,久而不已,当往者终,当来者始,掜拟之罔、直、蒙、酋、冥。故拟水于川,水得其驯;拟行于德,行得其中;拟言于法,言得其正。言正则无择,行中则无爽,水顺则无败。无败,故可久也;无爽,故可观也;无择,故可听也。可听者,圣人之极也;可观者,圣人之德也;可久者,天地之道也。章作业。是以昔者群圣人之作事也,止拟诸天,下拟诸地,中拟诸人。天地作函,日月固明,五行该丑,五岳宗山,四渎长川,五经括矩。天违、地违、人违,而天下之大事悖矣。

  玄之赞辞,皆拟也。气生类,类生事之骫卒,盖法三摹。观凡掜之所拟,则有以见赞之情,不尽其汇者,得比义焉。思以虚,权祸福而变通之,如金币之于天下。胪凑群辟,掜拟八十一首,则唯体。玄极为能,莅此虚嬴,在一昼一夜之间,而岁统期,道皆相异而不相悖也。而体有小大,则拟有玄章。玄以二首平分九日,利不可专,天之道也。玄经象辞,盖拟晷刻昼夜,而数拟天元。天元则历章会统之所综也。《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罔冥,盖神胞也。始终不已,法《易》如此。

  太玄文掜卷第九竟

  #1‘日’原作‘曰’,据范本改。

  #2‘未’原作‘末’,据范本改。

  太玄图告卷第十

  玄图

  一玄都复三方,方同九州,枝载庶部,分正群家,事事其中。阴质北斗,章、许及丁别本阴质上有则字,丁、宋皆无。日月畛营。阴阳沈交,四时潜处。五行伏行,六合既混,七宿轸转。驯幽历微,六甲内驯,九九实有。律吕孔幽,历数匿纪。范作驯幽推历,六甲内驯,九九实有。律吕孔幽,历数匿纪。宋作驯幽历微,九九实有,律吕釆幽,历数匿纪,六甲内驯。郭、林同宋本。林唯推历、孔幽二字,郭孔幽字同范、许、黄本。图象玄形,赞载成功。始哉中羨从,百卉权舆,乃讯感天。讯,与迅同。雷推 ,舆物旁震。寅赞柔微,拔根于元。东动青龙,光离于渊。摧上万物,天地舆新。 ,徒感切。震,音珍。舆物,丁舆作与。拔根,丁别本作拔艰。摧上,许、黄作罗上,宋、丁作摧土田告,云摧当作催,土当作咄,盖古摧与催同。中哉更睟廓:象天重明,雷风炫焕,与物时行。阴酋西北,阳尚东南。内虽有应,外觝亢贞。龙干于天,长类无疆。南征不利,遇崩光。章作遇乎崩光,宋作遇于崩光。终哉减沈成:天根还向,成气收精。阅入庶物,咸首艰呜。深合黄纯,广含群生。泰柄云行,时监地营。邪谟高吸,乃驯神灵。旁该终始,天地人功咸酋贞。

  玄图三之变也。方、州、部、家,一、二、一二、四,而玄在其中,此之谓五之以合虚。雷推 #1;舆物旁震,屯也,雉雊季冬感此。寅赞柔微,拔根于元,太簇之气。东动青龙,光离于渊,则解矣。亢贞之时,龙务蕃类而已,征则不利矣。天根还向,一之反也,自难勤养。深合黄纯,则复乎中焉。泰柄云行,时监地营,斗运而正五辰也。邪谟高吸,乃驯神灵,则赞载成功,谋而取之,无不至也。是以能驯神灵而不悖,旁周终始而功咸酋也。

  天甸其道,地他其绪。杝,直纸切。《诗》云:析薪扡矣#2,谓随其理也。阴阳杂厕,有男有女。天道成规,地道成矩。规动周营,矩静安物。周营故能神明,安物故能聚类。类聚故能富,神明故至贵。夫玄也者,天道也,地道也,人道也。兼三道而天名之,君臣、父子、夫妇之道。极君臣、父子、夫妇之道而与天合。

  玄有二道:宋作玄以一道,以三生,以一起,一以三生。以一起者,方、州、部、家也。一以三起,一以三生。以三起者,方、州、部、家也。以三生者,参分阳气,以为三重,极为九营。是为同本离末,范作是为同本离生。章为作谓,生作末。林生同本,离生末。天地之经也。旁通上下,万物并也。九营周流,终始贞也。始于十一月,终于十月,罗重九行,行四十日。诚有内者存乎中,宣而出者存乎羨,云行雨施存乎从,变节易度存乎更,珍光淳全存乎睟,淳全,章作淳金。虚中弘外存乎廓,削退消部存乎减,降队幽藏存乎沈,队,音坠。考终性命存乎成。是故一至九者,阴阳消息之计邪,反而陈之,子则阳生于十一月,阴终十月可见也;午则阴生于五月,阳终于四月可见也。生阳莫如子,生阴莫如午。西北则子美尽矣,东南则午美极矣。故思心乎一,反复乎二,成意乎三,条畅乎四,著明乎五,极大乎六,败损乎七,剥落乎八,殄绝乎九。生神莫先乎一,中和莫盛乎五,倨剧莫困乎九。倨,音据,傲也。勳,音遽,疾也。郭元亨疏: ,作剧。夫一也者,思之微者也。四也者,福之资者也。七也者,祸之阶者也。三也者,思之崇者也。六也者,福之隆者也。九也者,祸之穷者也。二五八,三者之中也,福则往而祸则丞也。九虚设辟,君子小人所为宫也。自一至三者,贫贱而心劳。四至六者,富贵而尊高。七至九者,离咎而犯菑。五以下作息,五以上作消。数多者见贵而实索,数少者见贱而实饶。诸本作虚饶,许作实饶。息与消纠,贵与贱交。福至而祸逝,祸至而福逃。许、黄无福至一句。宋、丁祸至一句在上。今从章本。幽潜道卑,亢极道高。昼夜相丞,夫妇系也。终始相生,父子继也。日月合离,君臣义也。孟季有序,长幼际也。两两相阖,朋友会也。一昼一夜,然后作一日。一阴一阳,然后生万物。昼数多,夜数少,章又有昼数长,夜数短者,衍也。宋作昼数多,而夜数少。象月窥而日缢。君行光而臣行灭,君子道全,小人道缺。

  以三起者有方,位之所以建立也;以三生者无方,气之所以造化也。参分阳气,为始、中、终。而九天周营,始于十一月朔旦冬至,而中统之。行四十日半而大寒,则羨统之。又行四十日半而惊蛰,则从统之。更统谷雨,賥统小满,廓统小暑,减统处暑,沈统秋分,成统立冬之气,各行四十日半。九营凡三百六十四日半,而岁成焉。日行四十日者,其半参差不齐,天之所以运也。参摹而四分之,极于八十一;旁则三摹九据,极之七百二十九赞。是以由始、中、终,著思、福、祸,以尽阴阳消息之计。玄凡三百六十四夜,三百六十五昼,是为昼数多夜数少,阳饶而阴乏也。

  一与六共宗,二与七共朋,三与八成友,四与九同道,五与五相守。玄有一规、一矩、一绳、一准,以从横天地之道,驯阴阳之数,拟诸其神明,阐诸其幽昏。则八方平正之道,可得而察也。

  三八为规,四九为矩,二七为绳,一六为准。界辨而隅分,则八方平正之道可得而察。

  玄有六九之数,策用三六,仪用二九。玄其十有八用乎!泰积之要,始于十有八策,终于五十有四。并始终策数,半之为泰中。泰中之数三十有六策,以律七百二十九赞,凡二万六千二百四十四策为泰积。七十二策为一日,凡三百六十四日有半,踦满焉,以合岁之日而律历行。故自子至辰,自辰至申,自申至子,冠之以甲,而章、会、统、元,与月食俱没,玄之道也。丁、宋作与月食没,具玄道也。章作与月蚀没,俱玄之道也。

  天以六为节,阳中之阴也。地以九制会,阴中之阳也。阴阳变通,而利用生也。策象天数,地仪天而匹之,人观法焉。故其数始于十有八策,终于五十有四。天地人数,始终相极,而玄以十有八用为之宗。是以并五十有四而为七十有二,此一昼一夜之策也。而一岁象此,故七百二十九赞,律于泰中三十有六。凡赞之策三十有六,积是以为二万六千二百四十四策而成岁也。中、羨、从自子至辰,更、睟、廓自辰至申,减、沈、成自申至子者,一岁之方也。而四千六百十有七岁象此。十九岁为一章,二十七章为一会,三会为一统,三统为一元。统凡千五百三十九岁甲子朔旦冬至为天统,甲辰朔旦冬至为地统,甲申朔旦冬至为人统,象玄三方。与月蚀俱没者,统合八十一章,元综九会,每会则尽一月蚀之数。月蚀,数之盈也。陆绩曰:置一元之数,以九会除之,终尽焉。一章闰分尽,一会月蚀尽,一统朔分尽,一元六甲尽。

  玄告

  玄生神象二,神象二生规,规生三摹,三摹生九据。玄一摹而得乎天,故谓之九天;诸本作有,宋作九,地、人同。再摹而得乎地,故谓之九地;三摹而得乎人,故谓之九人。天三据而乃成,故谓之始、中、终。地三据而乃形,故谓之下、中、上。人三据而乃著,故谓之思、福、祸。下欱上欱,呼合切,《说文》:歠也。出入九虚;小索大索,周行九度。玄者,神之魁也。天以不见为玄,地以不形为玄,人以心腹为玄。天奥西北,郁化精也。地奥黄泉,宋作黄渊。隐魄荣也。人奥思虑,含至精也。丁、宋含作合。天穹隆而周乎下,地旁薄而向乎上,人 而处乎中。 :《释文》音泯,宋作苠。天浑而 宋作挥,故其运不已。地隤而静,故其生不迟。人驯乎天地,故其施行不穷。天地相对,日月相刿,山川相流,轻重相浮,阴阳相绩,尊卑不相黩。是故地坎而天严,月遄而日湛。五行迭王,四时不俱壮。日以昱乎昼,月以昱乎夜;昴则登乎冬,火则登乎夏。南北定位,东西通气,万物错离乎其中。玄一德而作五生,一刑而作五克。一刑,丁、宋上有玄字。五生不相殄,五克不相逆。不相殄乃能相继也,不相逆乃能相治也。相继则父子之道也,相治则君臣之宝也。

  自玄冥而发乎神光,故神象二。二运无方,是以生规。规三摹之,而天玄、地玄、人玄得焉。摹必有据以建立,是以九据旁极七百二十有九。九赞之事,三极之道也。天奥西北,则化精冥于混沌无端。地奥黄泉,则信无不在乎中,万物精气隐焉。此魄荣也,罔之时也。所谓潜天而天,潜地而地,亦极此奥而已矣。玄象如此,而人将造之,非遗物离人,精思超诣,则莫能入。攡曰:欲违则不能,默则得其所。此玄要也。玄得而神明生之,则动静之变,皆玄事也;休咎好丑,皆玄法也。天地阖辟,万物并兴,而玄不动。若雕若刻,生生化化,而玄无为。析愿迪哲,诏奸陨慝,百度厘举,而玄莫违。始终相纠,古今相荡,统元无尽,而玄不逝。岂非所谓万物皆备于我,道心惟微者哉?不二者,玄之常;凡二者,神之变也。

  玄日书斗书,章作玄日斗书。而月不书,常满,以御虚也。常满,丁、宋上有日字。岁宁悉而年病,十九年七闰,天之偿也。阳动吐,阴静翕;阳道常饶,阴道常乏,阴阳之道也。宁悉,诸本皆作能悉,唯张颢本作宁悉。阳动吐,宋作阳动而吐,阴静而翕。阳之道也常饶,阴之道也常乏。天彊健而侨躆,侨,渠消切,高也。或与蹻通,居表切。躆,音据。一昼一夜,自复而有余。日有南有北,月有往有来。日不南不北,则无冬无夏;月不往不来,则望晦不成。圣人察乎脁朒侧匿之变。脁,敕了切。诸本无朒字,宋作脁朒。校张颢本亦然。而律乎日月雌雄之序,经之于无已也。故玄鸿纶天元,娄而拑之于将来者乎?拑之,丁、章作拙将来者乎。乎,或作也。

  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而周乎天。年十二月,凡行三百五十四度而十度四分度之一,入于嗣岁。所谓闺者,积此奇也。行不足乎天度,此年病也。故以其闰偿之。十九年七闺,而岁宁悉。玄经象岁,故曰八十一首,岁事咸贞。宁无不安,悉无不足者,章之成也。脁,月行疾;朒,月行迟。晦见于西谓之脁,朔见于东谓之朒。侧匿者,失正行也。

  大无方,易无时,然后为神鬼也。宋作大无方无时,然后为鬼神,下无也字,以神鬼为鬼神。神终乎六宗,宋、许作游,黄作斿,盖古字通。魂魂万物,动而常冲。故玄之辞也,沉以穷乎下,浮以际乎上;曲而端,散而聚;美也不尽于味,大也不尽其汇。上连下连,非一方也;远近无常,以类行也;或多或寡,事适乎明也。故善言天地者以人事,善言人事以天地。明晦相推,而日月逾迈;岁岁相荡,而天地弥陶。之谓神明不穷,原本者难由,流末者易从。故有宗祖者则称乎孝,序君臣者则称乎忠,实告大训。

  玄之辞以尽神而已。玄神生忠孝,忠孝生仁义。孰不为仁?孰不为义?维其本之如此,是以能勿杂也。昼夜之道不明,君子小人之事相乱,则所谓仁者参不弁而不知,所谓义者入非义而不察,使出无复纯德,此非天命之正也。玄告大训,而正胜矣。

  右十一篇,解附以《释文》,出许翰《音考》;曰王即唐王涯;陈即近世陈渐,著《演玄》;吴即吴祕,作《音义》;郭即郭元亨,作《疏》;丁即丁谓,许即许昂,章即章詧,黄即黄伯思,林即林瑀本,云。

  太玄历附汉历

  太初上元正月甲子朔旦冬至,无余分。后千五百三十九岁甲辰朔旦冬至,无余分。又千五百三十九岁还甲子朔旦冬至,无余分。十九岁为一章,二十七章五百一十三岁为一会。会者,日月交会一终也。八十一章千五百三十九岁为一统。从子至辰,自辰至申,自申至子,凡四千六百一十七岁为一元。元有三统,统有三会,会有二十七章。九会而复元。一章闰分尽,一会月食尽,一统朔分尽,一元六甲尽。

  汉历以八十一为日法,一岁三百六十五日。以日法乘之,得二万九千五百六十五分,益以四分日之一,二十分少,合二万九千五百八十五分少。以二十四气除之,每气得一千二百三十二分,余一十七分少。以三十二乘分八乘少,通分内子为五百五十二。又除之,得二十三秒。

  每气一千二百三十二分二十三秒。以三十二为秒母,每首得三百六十四分十六秒,每赞得四十分十六秒。

  求气所入赞法:置冬至一气分秒,以首分秒去之;不满首者,以赞分秒去之。余若干分秒,算外命之,得小寒。所入首赞分秒,求次气,置前气所余分秒,益以一气分秒,如前法求之。

  角十二度,亢九,氏十五,房五,心五,尾十八,箕十一,

  东七十五度。

  斗廿六,牛八,女十二,虚十,危十七,室十六,壁九,

  北九十八度。

  奎十六,娄十二,冑十四,昴十一,毕十六,觜二,参九,

  西八十度。

  井三+三,鬼四,柳十五,星七,张十八,翼十八,轸十七,

  南百十二度。

  鹑尾:初张十六度,立秋;

  中翼十五度,处暑。

  寿星:初轸十二度,白露;

  中角十度,秋分。

  大火:初氏五度,寒露;

  中房五度,霜降。

  析木:初尾十度,立冬;

  中箕七度,小雪。

  大梁:初胃七度,谷雨今日清明;

  中昴八度,清明今日谷雨。

  实沈:初毕十二度,立夏;

  中井初,小满。

  鹑首:初井十六度,芒种;

  中井三十一度,夏至。

  鹑火:初柳九度,小暑。

  中张三度,大暑。

  星纪:初斗十二度,大雪;

  中牵牛初,冬至。

  玄枵:初婺女八度,小寒。

  中危初,大寒。

  娵訾:初危十六度,立春;

  中营室十四度,惊蛰今日雨水。

  降娄:初奎五度,雨水今日惊蛰;

  中娄西度,春分。

  秒数少,散分为三十二。

  求星:置其宿度数,倍之以首,去之所余,算外即日所躔宿之赞。又倍次宿度数,以益之,去如前法。

  中:中孚一初,冬至气应,阳气始生,日舍牵牛初度。

  周:复次八,日舍婺女。

  礥:屯。

  闲:屯次四,十八分,二十四秒,小寒,日次玄枵,斗建丑位,律中大吕。

  少:谦五,虚。

  戾:睽。

  上:升七,三十六,十五,大寒,七危。

  干:升。

  :临。

  羨:小过。

  差:小过,三十三,二十二,立春,娵訾,寅,太簇,五,营室。

  童:蒙。

  增:益。

  锐:渐,五,三十一,十三,惊蛰。

  达:泰,一,东壁。

  交:泰。

  :需,一,奎,九八,二十,雨水,降娄,卯,夹钟。

  徯:需。

  从:随。

  进:晋,六,娄。

  释:解,三,二十六,十一,春分。

  格:大壮。

  夷:豫,三,胃。

  乐:豫,七三,十八,谷雨,大梁,辰,姑洗。

  争:讼。

  务:蛊,四,昴。

  事:蛊。

  更:革,一,二十,九,清明,八,毕。

  断:夬。

  毅:夬。

  装:旅,四,三+八,三十二,立夏,实沈,巳,仲吕。

  众:师,四,觜纗,八,参。

  密:比。

  亲:比,八,井,八十六,七,小满。

  敛:小畜。

  彊:干。

  睟:干。

  盛:大有,二,三+三,三+,芒种,鹑首,午,蕤宾。

  居:家人。

  法:井。

  应:咸,六十八,五,夏至,阴生。

  迎:咸,二,鬼。

  遇:姤,一,柳。

  灶:鼎,九,二十八,二十八,小暑,鹑火,未,林钟。

  大:丰。

  廓:丰,四,星。

  文:涣,九,张。

  礼:履,四,六,三,大暑。

  逃:遁。

  唐:遁。

  常:恒,七,二十三,二十六,立秋,鹑尾,申,夷则,九,翼。

  度:节。

  永:节。

  昆:同人。

  减:损,一,四十一,十七,处暑,九,轸。

  唫:否。

  守:否。

  翕:巽,五十八;二十四,白露,寿星,酉,南吕。

  聚:萃,七,角。翰考:轸角之间一度,与《太玄》错。此历盖本《汉志》。

  积:大畜。

  饰:贲,八,三十六,十五,秋分。

  疑:观,四,亢。

  视:观。

  沈:归妹,四,氐。

  内:归妹,三,十三,二十二,寒露,大火,戌,元射。

  去:无妄。

  晦:明夷,七,房。

  瞢:明夷,六,三十一,十三,霜降,八,心。

  穷:困,九,尾。

  割:剥。

  止:艮。

  坚:艮,一,八,二十,立冬,析木,亥,应钟。

  成:既济,九,箕。

  阙:噬嗑。

  失:大过,四,二十六,十一,小雪。

  剧:大过,四,斗。

  驯:坤。

  将:未济,八,三十八,大雪,星纪,子,黄钟。

  难:蹇。

  勤:蹇。

  养:颐。养,九之末。天度气余,犹有六十分二十四秒。踦,当四十分十六秒;嬴,当二十分八秒。

  右许翰传《太玄历》,出温公手录经后,不着谁作本。疑准贲沈准观翰,更定为观为归妹云。弘治乙卯腊月,葑溪邢参观于皋桥唐伯虎家。此本旧藏唐子畏家,后以赠钱君同爱。更无副本,唯赖此传诵耳,钱君幸珍藏之。丁巳冬徐祯卿识

  太玄图告卷第十竟

  #1‘推’原作‘惟’,据正文改。

  #2‘扡’原作‘杝’,据《十三经注疏》改。

  扬子云《太玄经》,今所行者,惟范望《解》。而温公注本,虽明嘉靖间有刊本,然经文与注,均作大字书,其间舛殊甚。且其本世亦不多见焉。余从秋塘张君处得影写宋抄本,廼前明唐子畏家藏本。因即付梓,行款悉照原书。复凂顾君涧苹重校一过,遇有疑似之处,仍存其旧,盖慎之至也。自后读子云书者,得温公注本,而识所指归矣。时嘉庆岁在戊午季冬月既望,五柳居主人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