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范曰:冻,至寒也;而天,至高也。晏,至热也;而泉,至深也。冻在天上,故为首也。光谓:赤,阳之盛也;玄,阴之极也。凡物极则反,自始以来,阴阳之相生,昼夜之相承#38,善恶之相倾,治乱之相仍,得失之相乘,吉凶之相反#39,皆天人自然之理也。

  赢赞二

  火。赢,有余也。三百六十五日之外,有余者四分日之一,为赢赞。

  一虚一赢,踦踦所生。测曰:虚赢踦踦,儃无已也。

  范、小宋本踦踦作踦奇,范本儃作禅,今从宋、陆、王本。儃,古禅字,时战切。陆曰:阴极阳生,更相儃代,无穷已也。光谓:数之踦赢,虽天地不能齐也。夫惟不齐,乃能变化,生生无穷。是故曰二十九日有踦,而迁次月;二十七日有踦,而周天。然后有晦朔、十干、十二支,然后有六甲,此其所以为长久也。

  集注太玄经卷之六竟

  #1‘艮’原作‘良’,据《十三经注疏》和备要、全书本改。

  #2‘又’原作‘人’,据备要、全书本改。

  #3‘兀’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4‘坎轲’原作‘坎坎’,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5‘坷’原作‘坎’,据备要、全书本改。

  #6‘砋’原作‘趾’,据正文和备要、全书本改。

  #7‘不化贞’原作‘化贞’,据正文补。

  #8‘王’原作‘玉’,据备要、全书本改。

  #9‘反’原作‘吴’,据备要、全书本改。

  #10‘内’原作‘肉’,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11‘芳’原作‘方’,据备要、全书本改。

  #12‘二部’原作‘三部’,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13‘四’原残,据同书太玄历附补。

  #14‘无所措’原残,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补。

  #15‘顇’原残,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补。

  #16‘于’原脱,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补。

  #17‘土家’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18‘始’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19‘具此四’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20‘清’原残,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补。‘净’原作‘浮’,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21‘纯’原作‘绝’,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22‘昼’原作‘夜’,据正文和备要、全书本改。

  #23‘固’原作‘古’,据四部丛刊和四库全书《新序·杂事一》改。

  #24‘远’原脱,据备要、全书本补。

  #25‘一家’原作‘二家’,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26‘来’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27‘于’原作‘千’,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28‘王’原作‘五’,据备要、全书本改。

  #29‘若’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30‘悾悾’原作‘空空’,据备要、全书本改。

  #31‘来’原作‘求’,据范本和备要、全书本改。

  #32‘曰勤有成功’原脱,据备要、全书本补。

  #33‘田’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34‘满’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35#36‘光谓’、‘一’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37‘身也’原残,据备要、全书本补。

  #38‘承’原作‘成’,据备要、全书本改。

  #39‘反’原作‘承’,据备要、全书本改。

  太玄首测冲错攡莹注卷第七#1

  襄陵许翰注

  玄首都序

  正文已在前,序不复重出。

  玄象浑天,一阴一阳相 ,而参三之也。玄有三统,而中以一阳乘一统,生万物焉。而方、州、部、家,皆有一有二有三,是谓三位疏成。曰陈其九九,以数生者。九营周流有虚,设辟以疏,生生而无已也。赞上群纲,首辞也。乃综乎名,系玄姓也。

  玄首

  首文各散在经下,不复重出。

  《易》之分卦御历,爻直一日,更六十卦而日周三百六十。坎、离、震、兑,为之方伯用事。分至之日又四时,爻直一气,更四卦而周二十四气焉。《传》曰:甲子卦气起中孚。六日八十分日之七,此玄经之泰始也。中孚统冬至初候,所谓蚯蚓结者。自中之初至周之三,而复受之。复统次候,所谓麋角解者。自周之四至礥之六,而屯受之。屯统永候,所谓水泉动者。自礥之七至闲上九,而三卦之气备矣。又卦各有所余,八十分日之七,参差相错而成。岁终卦以六十而统玄八十一首,气玄涉入如此。是以卦有重出,盖气数流于天地之间,有艰难系碍而未解,或发挥陨淮而不御,则卦亦象之。为之仍累而相属,是以二十一首类自相若也。说者不虚四时之卦,而谓以应准离,以疑准震,以沈准兑,以勤准坎,则亦不察于历矣。

  玄测都序

  正文已在前,序不复重出。

  一日一昼一夜,通乎昼夜之道而知者,日之神明也,故则象焉。昼则阳推五福以类升,夜则阴幽六极以类降。升降相关,是以首贞而测变通之。一与六为北,二与七为南,经也。三与八为东,四与九为西,纬也。中五以极,亦为之经。六甲击焉于其间,而日逆乘之,与斗相逢,斗顺故也。斗正月以定四时,而日一逢之,三百有六旬有六日而成岁焉。岁月日时无易而百谷成,故玄测用世,则又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矣。

  玄测

  测文各散在诸赞下,不复重出。许解阙。

  玄冲

  中则阳始,应则阴生。周,复乎德;迎,逆乎刑。礥,大戚;遇,小愿。闲孤而灶邻。

  阳为德,阴为刑。德先艰而后易,刑先利而后蹇。大戚而孤,正未胜也。小愿而邻,利方生也。

  少,微也;大,肥也。戾,内反;廓,外违也。

  内戚外孤,而不能微之,则伤。微之乃能反触,天之道也。遇灶而肥,张而益虚,则独。正弗胜,而多故生之。诸家无也字,唯宋本有。

  上,触素;文,多故。

  多故,必饰而曲成之,是以文;至于系素而直之者,质胜也。

  干,狂也;礼,方也。狩则来,而逃则亡也。

  干而不让,进取之狂,非礼方也。而君子有时而干,则以救世而已。《孟子》所谓说大人则藐之,为狂者言也。来尚徐,亡欲速。上、干生狂, 、羨生曲。《记》曰:礼以地制。自应至礼,尽于王制矣。而有弗胜则逃,嘉遁是也。礼、文生于外违,则强世焉。诸家无也字,宋有。

  羨,私曲;唐,公而无欲。差,过也;而常谷。

  由羨私曲。动差而过;由唐公而无欲,守常而谷,是以养心者戒焉。唐,大心也。常,则万世君臣之道。鲁僖公君臣有道之颂曰#2自今以始,岁其有。君子有谷,诒孙子。言常谷之应物以类格,而岁有秋也。礼退己而公天下,至于逃、唐之运已往,而君臣之方不变。而后见礼,强世之功。是谓以退为进,以元私成其私。

  童寡有,而度无乏。

  寡有,颛也。无乏,节也。童,利复过。度,善持谷。

  增始昌,而永极长。锐执一,而昆大同。达,日益其类;减,日损其汇。交,相从也;唫。不通也。 ,有畏;守,不可攻也。宋有也字,又守上有而字,诸家无之。傒也出,翕也入。从,散也;而聚,集也。诸家有也字,丁无。进,多谋;积,多财。

  狂简扶 ,羨爽差忒,反乎其真,童之吉也。童以寡有,颛而鲜失。自童而增,纯德方昌。执一而达之,以与类交,则至动起焉。故必有畏,而出羨,差戒夫失,而 、傒保其德。《传》以为有而为之,则易之者,皞天不宜取诸此也。从,厥民析物亦如之,发虑宪散道德者象焉。进而多谋,然无敢设于一之间也,推之以格其至而已矣。《大学》之治,所以至天下平而乐作者,此其物也。失方而逃,忘忧而唐,然而常、度未替,礼之功也。度以持谷,至于极长大同,乃变而减,与物各唫,反己自守。守又弗固,则入而聚积,庶民事也。衰周之诗,所谓如贾三倍,君子是识者,与时化也。贪利既胜,德义既衰,则世所藉以行者,唯饰而已,非底至齐,信之所以昭明天下者也。是以虚伪疑民,是非相乱,使外眩于凋离,而中失其靖止,天下倾矣。此君子沈藏之世也。天下之生,一治一乱,其道盖如此。

  释,推也;饰,衰也。

  物将去累,推之使释;质衰而致饰焉。推自中发,饰自外设。人之真,积力久则悬解晖发,时至而不自知矣。聚,积衰也,故老则戒之在得。

  格,好也是;而疑,恶也非。

  好是已定,疑非而或之,好恶著焉,所谓格物取此。

  夷平而视倾。

  夷则各得其平而自如。视,相倾也。《春秋传》曰:犹有观焉。持平而慎倾,可以修德,可以养生。

  乐,上扬;沈,下藏。争,士齐也;内,女怀也。

  物止其平,乃乐其发而争其守。士齐,公之至也。女怀,私之至也。公胜,则万物皆相见也。私胜,则万物各相去也。

  务则喜,诸家作喜,许、黄作憙。而去则悲。宋无则字。事,尚作;晦,尚休。更,变而共笑;瞢,久而益忧,断,多事;穷,无喜。

  因有乐有争,以有务有事。变而通之,为天下正,唯平格之,大人为能任此。我断则众听焉,而事萃之。和豫通物,而不可穷者,喜也。喜必有务,务必有辜,事必有更,更时行而断正胜也。

  毅敢而割惫。装,徙乡;止,不行。众,温柔;坚,寒刚。

  毅大用事,装而欲去,若周营洛邑是已。四方民大和会者,温柔之象也。盛衰相极,必至之几。是以上毅敢行,下众豫附之时也,而装在其中。治当成王之隆极,而图及平王之衰世,装以候时,此周公之所以独见于眇绵者也。惫止不行,坚而持之,则以定倾焉。

  密,不可问;成,不可更。

  敢以毅行则装,而温柔相得于密,以类升也。惫受割极则止,而寒刚反保其成,以考降也。密不可间,情也;成不可更,性也。情,天性也;性,天命也。情则毅而不害,善亲亲也;性则割而不绝,能生生也。

  亲,亲乎善; , 乎恩。敛也得,失亡福。彊,善不倦;剧,恶不息。睟,君道也;驯,臣保也。盛壮,而将老也。

  亲而后可敛也,敛而后能强也。则君道正,居有盛时,为法天下。 既受成#3 ,失剧而反驯,保其得。则阴以老变,阳以非来,为艰为勤,微之艰也。诸家而作也,宋作而字。

  居,得乎位;难,遇乎诎。

  得位则莫之难也。而信,诎道致信者也,难则俟时而已。

  法,易与天下同也;勤,苦而无功也。

  自中至夷,大人之正也。自乐至法,圣人之治也。法唯与天下同,故易。且非易也,则天下孰能同之?勤如天道,劳功无苦也。道非其时,苦而无功,则就养而已矣。

  养受群余,君子养吉,小人养凶也。

  八十一首,七百二十九养。事类之委,有庆者殃。此群余也,而养受之以为种,吉凶蕃焉。

  玄错

  中始周旋,羨曲毅端。碎、文之道,或淳或斑。

  中始周旋,道德也。羨曲毅端,时物也。中始而道生之,周旋而德反焉。羨曲者,迷乎周旋之运。毅端者,守乎中始之外也。端生睟,曲生文。

  彊也健,傒也弱。或傒字上有而字。积也多,而少也约。视也见,晦也瞀。童无知,盛而有余#4。去离故,而将来初。

  童之无知,如见有瞀,虽或晦之,见在其中。欲昭明者,发之而已。盛而有余,反寡有矣。弱而傒强,约而无积,此寡有之蒙,未离于一者也。去离故而将来初,学所辅也。

  大也外,而翕也内。 也进, 也退。乐,佚逿#5;古荡字。勤,蹶蹶。达,思通;穷,思索。宋本作达,思也通;穷,而思也索。干在朝,而内在夕。

  乐佚逿者#6;无为之适:勤蹶蹶者,有为之艰。《诗》所谓蹶厥生者,文王之勤止也。武王之诗所谓王在在镐,岂乐饮酒,此佚逷之时也#7。思利变通,思索而未如之何,则有穷而已。朝气锐尚干,夕气归好内。诸家作席,林作夕。

  差,自憎;饰,自好。

  差,内讼恶。饰,外见美。

  格不容,而昆宽裕。增日益,而减日损。驯奉令,而戾相反。释也柔,而坚也 。

  坚如履革,失柔和矣。 音昂,革履属。黄作。

  夷平易,而难颉顽。断多决,而疑犹与。逃,有避;争,有趣。进,欲 ;诸本作进欲行,盖当作迂。止,欲鸷。

  进非 则伤,止非鸷则达。是以君子其进也安,道悠远也;其止也厉,德正胜也。

  廓,无方;务,无二。应也今,而度也古。

  应与时行,唯今之宜;度由数起,因古而已矣。

  迎,知前;永,见后。从也牵,守也固。礥,拔难;剧,无赦。

  微阳方动,则虽在盛阴,能拔于难。独阴绝阳,则其穷无赦矣。

  唐荡荡,而闲 塞。更,造新;常,因故。失,大亡;敛,小得。灶,好利;法,恶刻。礼也都,而居也室。

  都非鄙之野,室无都之容。

  聚,事虚;众,事实。

  聚以阴收,故其事虚;众以阳宣,故其事实。虚则易消,实则难克也。武王之颂曰:实维尔公允师。此实众也。受有牧野之旅,鹿台之财,巨桥之粟,此虚聚也。

  也皆合二,而密也成用一。

  二,人属也;一,则天精天粹。万物作类,其密无间,咸见已焉。

  上,志高;沈,志下。交,多友;唫,少与。锐,鏩鏩;瞢,劗跙。

  鏩,宋音谗。劗,徂感切;《释文》: ,割,剪出也。一作 ,一作劗,宋作剿,音鏁。跙,才与切。先儒以为,劗跙,行不进也。以瞢先见,故其行如此。

  亲,附疏;割,犯血。遇,逢难;装,候时。事,自竭;养,自玆。

  亲至于附疏,割至于犯血,此仁不仁之反也,治乱之极也。遇逢难,务早辨也;装侯时,谨先几也。事自竭者,施诸外也;养自玆者,蕃诸中也。

  成者功就,不可易也。

  范望《玄·错》末有#8:格也乖,而昆也同。增有益,而减有损。成者,功就不可易也。云宋衷补此。而或谓陆绩自有成首,今以秘馆所藏陆本攷之,无有。近世宋惟干别得古本,亦缺此五首。而今本又有格不容,而昆宽裕。增日益,而减日损,莫知何从得之。故独删宋衷所补四首,余皆疑,弗敢去,以俟讨论者攷焉。

  玄攡音 ,张也

  玄者,幽攡万类而不见形者也。资陶虚无而生乎规, 音关。神明而定摹。通同古今以开类,攡措阴阳而发气。一判一合,天地备矣。天日回行,刚柔接矣。还复其所,终始定矣。一生一死,性命莹矣。

  天分刚上,则日月五星丽之者,皆其柔也。

  仰以观乎象,俯以视乎情。察性知命,原始见终。三仪同科,厚薄相劘。圜则杌棿,杌,音兀。棿,吾结切。方则啬吝。嘘则流体,唫则疑形。是故阖天谓之宇,辟宇谓之宙。

  阖天,宇也;辟宇,宙也。一阳一阴,干坤之变也。

  日月往来,一寒一暑。律则成物,历则编时。律历交道,圣人以谋。昼以好之,夜以丑之。一昼一夜,阴阳分索。夜道极阴,昼道极阳。牝牡群贞,以攡吉凶。则君臣父子夫妇之道辨矣。故日动而东,天动而西。天日错行,阴阳更巡。死生相樛,音交。万物乃缠。故玄聘取天下之合而连之者也。连,章、林作运。缀之以其类,占之以其觚。晓天下之瞆瞆,莹天下之晦晦者,其唯玄乎?晦字《释文》作膴,音武;一作晦,云当作膴。膴;微视也。今唯下别本作膴膴,诸家作晦晦。夫玄,晦其位而冥其畛,深其阜而眇其根,攘其功而幽其所以然也。故玄卓然示人远矣。旷然廓人大矣。渊然引人深矣,渺然绝人眇矣。渺,宋作 ,黄作渺。嘿而该之者,玄也; 而散之者,人也。稽其门,辟其户,叩其键,然后乃应,况其否者乎?

  夫为玄者,外稽其门弗应,内辟其户弗应,密叩其键然后乃应,而况不为者乎?入之罙深,索之益薄,于是玄感应焉。非玄应之也,至精之通也。

  人之所好而不足者,善也;人之所丑而有余者,恶也。君子日彊其所不足,而拂其所有余,则玄之道几矣。仰而视之在乎上,俯而窥之在乎下,企而望之在乎前,弃而忘之在乎后,欲违则不能,默而得其所者,玄也。

  日强其善而拂其恶,以成德器而已。若玄,则俟嘿契焉。善几于道,不足者充而发祥,有余者去而弗翳,是以入于玄之平也。

  故玄者,用之至也。见而知之者,智也;视而爱之者,仁也;断而决之者,勇也;兼制而博用者,公也;能以偶物者,通也;无所系輆者,圣也;时与不时者,命也。虚形,万物所道之谓道也。虚形,章、丁作虚无形,宋、林、许、黄作虚无形。所道,宋作通。之谓道也,宋、许、黄本至阴阳皆有也字,章、丁无有。因循无革,天下之理得之谓德也。因循,林作因缘。理生昆群,兼爱之谓仁也。昆、丁、宋作混。列敌度宜之谓义也。秉道德仁义而施之之谓业也。莹天功,明万物之谓阳也。幽无形,深不测之谓阴也。阳知阳而不知阴,阴知阴而不知阳。知阴知阳,知止知行,知晦知明者,其唯玄乎?

  自幽攡万类,至于晓莹天下者,玄之术也;自晦冥深眇,到于知阴知阳者,玄之道也。其于玄也,见而知.之,视而爱之,断而决之,兼制而博用,能以偶物,无所系輆,则当时命州而行乎天下,能秉道德仁义而施之业,格于皇天矣。

  县之者权也,平之者衡也。浊者使清,险者使平。离乎情者,必著乎伪;离乎伪者,必著乎情。情伪相荡,而君子小人之道较然见矣。玄者,以衡量者也。高者下之,卑者举之,饶者取之,罄者与之。明者定之,疑者提之。规之者思也,立之者事也,说之者辩也,成之者信也。

  言玄之正,胜人事如此。

  夫天,宙然示人神矣;夫地,佗然示人明矣。天地奠位,神明通气,有一有二有三。位各殊辈,回行九区,终始连属,上下无隅。察龙虎之文,观鸟龟之理;运诸桼政,击之泰始极焉,以通璇玑之统,正玉衡之平。园方之相研,刚柔之相干。盛则入衰,穷则更生。有实有虚,流止无常。

  言玄之齐七政,以象天地如此。

  夫天地设,故贵贱序。四时行,故父子继。律历陈,故君臣理。常变错,故百事析。质文形,故有无明。吉凶见,故善否著。虚实荡,故万物缠。阳不极则阴不萌,阴不极则阳不牙。极寒生热,极热生寒。信道致诎,诎道致信。其动也,日造其所无,而好其所新。其静也,日减其所为,而损其所成。故推之以刻,参之以晷,反复其序,轸转其道也。以见不见之形,抽不抽之绪,与万类相连也。其上也县天,下也沦渊,纤也入芦音秽。广也包轸。其道斿冥而挹盈,丁、宋作押盈。存存而亡亡,微微而章章,始始而终终。近玄者,玄亦近之;远玄者,玄亦远之。譬若天苍苍然,在于东面南面西面北面,仰而无不在焉,及其俛则不见也。天岂去人哉?人自去也。冬至及夜半以后者,近玄之象也。进而未极,往而未至,虚而未满,故谓之近玄。夏至及日中以后者,远玄之象也。进极而退,往穷而还,已满而损,故谓之远玄。日一南而万物死,日一北而万物生。斗一北而万物虚,斗一南而万物盈。日之南也,右行而左还;斗之南也,左行而右还。或左或右,或死或生,神灵合谋,天地乃并,天神而地灵。

  玄术如此,是以人伦物化,参诸天地,和同无间,而玄为之宗。夏至致日南在东井,冬至致日北在牵牛。而斗正四时,各建其方。日历西陆而东,斗轧东陆而西。万物系焉,盈则兆死,虚则更生。夫玄散为一阴一阳,维其运也,左右相逢。如此,故能神灵合并,而反浑乎玄。曰天神而地灵,言合并而不相乱也。

  玄莹

  天地开辟,宇宙拓坦。拓,本多作祏,章、林、黄作拓。天元咫步,日月纪数。周运历统,群伦品庶。或合或离,或嬴或踦。故曰假哉天地,啖徒滥切。函启化,罔衮于玄。章及丁别本罔作内。终始幽明,表赞神灵,大阳乘阴,万物该兼,周流九虚,而祸福絓罗。凡十有二始,群伦抽绪,故有一二三,以絓以罗,玄术莹之。鸿本五行,九位重施,诸本作施重,宋作重施。上下相因,丑在其中,玄术莹之。天园地方,极植中央,动以历静,时乘十二,以建七政,玄术莹之。斗振天而进,日违天而退,或振或违,以立五纪,玄术莹之。植表施景,榆与株切。漏率刻,昏明考中,作者以戒,玄术莹之。冷竹为管,室灰为候,以揆百度;百度既设,济民不误,玄术莹之。东西为纬,南北为经,经纬交错,邪正以分,吉凶以形,玄术莹之。凿井澹水,钻火难木,流金陶土,以和五美;五美之资,以资百体,玄术莹之。奇以数阳,耦以数阴,奇耦推演,以计天下,玄术莹之。六始为律,六间为吕,律吕既协,十二以调,日辰以数,玄术莹之。方州部家,八十一所,画下中上,以表四海,玄术莹之。一辟,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少则制众,无则治有,玄术莹之。古者不霆不虞,霆,许、宋作 ,音雩,诸家作霆。慢其思虑,匪筮匪卜,吉凶交渎,于是圣人,乃作蓍龟,钻精倚神,箝知休咎,玄术莹之。是故欲知不可知,则拟之以乎卦兆,测深摹远,则索之以乎思虑。二者其以精立乎?夫精以卜筮,神动其变;精以思虑,谋合其适;精以立正,莫之能仆;精以有守,莫之能夺。故夫抽天下之蔓蔓,散天下之混混者,非精其孰能之?

  莹自度数,晖于诸法,而要以至精者,反乎一也。

  夫作者,贵其有循而体自然也。其所循也大,则其体也壮;其所循也小,则其体也瘠。其所循也直,则其体也浑;其所循也曲,则其体也散。故不惧所有,不彊所无。譬诸身,增则赘而割则亏。故质斡在乎自然,华藻在乎人事也,其可损益与?诸本皆作华藻在乎人事,人事也,其可损益与?人事二字盖衍。许、黄其作其字。夫一一所以摹始而测深也,三三所以尽终而极崇也,二二所以参事而要中也。人道象焉,务其事而不务其辞,多其变而不多其文也。不约则其指不详,不要则其应不博,不浑则其事不散,不沈则其意不见。是故文以见乎质,辞以睹乎情;观其施辞,则其心之所欲者见矣。

  言玄之事辞如此。表赞九度,一一、一二、一一二、二一、二二、二三、三一、三二、三三。一一、初也;三三,上也;二二,中也。此自然不可损益之约也,象策数焉。

  夫道有因有循,有革有化。因而循之,与道神之;革而化之,与时宜之。故因而能革,天道乃得;革而能因,天道乃驯。夫物不因不生,不革不成。故知因而不知革,物失其则;知革而不知因,物失其均。革之匪时,物失其基;因之匪理,物丧其纪。因革乎因革,国家之矩范也。矩范之动,成败之效也。

  变通者,玄之事也。因象水木,革象金火。

  立天之经,曰阴与阳;形地之纬,曰从与横;表人之行,曰晦与明。阴阳曰合其判#9,阴阳、从横、晦明,丁、宋皆无曰字。从横曰纬其经#10,晦明曰别其材。阴阳,该极也;经纬,所遇也;晦明,质性也。阳不阴,无与合其施;经不纬,无以成其谊;明不晦,无以别其德。阴阳,所以抽啧也;宋作极赜,啧与颐同。诸本作抽。从横,所以莹理也;明晦,所以昭事也。啧情也抽,理也许作抽情也。莹,事也昭,君子之道也。

  开而当名者,玄之辞也。自中为阳,周为阴,以极八十一首。九位在中,经纬相错,时物唯其所遇而见谊焉。晦明之才,昼夜之事也。

  往来熏熏,得亡之门。夫何得何亡,得福而亡祸也。天地福顺而祸逆,山川福庳而祸高,人道福正而祸邪。故君子内正而外驯,每以下人,是以动得福而亡祸也。福不丑不能生祸,祸不好不能成福。丑好乎丑好,君子所以亶表也。宋作君子之亶表。夫福乐终而祸忧始。天地所贵曰福,鬼神所祐曰福,人道所喜曰福;其所贱恶皆日祸。章、许作其所贱在恶,丁作其所在贱恶,宋作其所贱恶。故恶福甚者其祸亢。昼人之祸少,夜人之祸多。昼夜散者,其祸福杂。

  莹以昭事,使人知祸福之归者也。昼人之祸少,纯于明也;夜人之祸多,纯于晦也。、昼夜散者,其祸福杂,则或晦或明,不纯故也。

  太玄首测冲错攡茔注卷第七竟

  #1道藏本《集注太玄经》仅一至六卷,为司马光集注。本书七至十卷,据百子全书本《太玄经》补,为许翰注。

  #2‘公’原脱,据《十三经注疏》补。

  #3‘ ’原作‘阙’,据正文改。

  #4‘盛’原脱,据范本补。

  #5#6#7‘逿’原作‘逷’,误也。

  #8‘有’原作‘有有’,衍一字。

  #9‘曰’原作‘日’,据范本改。

  #10‘纬其经’原作〔经其经’,据范本改。

  太玄数卷第八

  玄数

  昆仑天地而产蓍,参珍睟精以 数。 ,《释文》音索,宋苏各切。宋作二以 数,许、黄作三以 数,章、丁无二、三字。散幽于三重而立家,旁拟两仪则睹事。逢遭并合, 系其名,而极命焉。 ,《释文》音戛,陆作 ,宋作挥,今诸家皆作 。精则经,疑之事其质乎?令曰假太玄。假太玄孚贞,章及丁别本作假假太玄,丁、宋、许、黄作假太玄、假太玄。爰质所疑,于神于灵。休则逢阳,星时数辞从;咎则逢阴,星时数辞违。凡筮有道,不精不筮,不疑不筮,不轨不筮,不以其占若不筮。神灵之曜曾越卓,章、许、黄神灵之三字复出。三十有六而策视焉。天以三分,终于六成,故十有八策。天不施,地不成,因而倍之,地则虚三以扮天之十八也。扮,房吻切。诸本作扮天十八,宋有之字。别一挂于左手之小指,中分其余。以三搜之,并余于艻。艻,与扐同。一艻之后,再数其余,七为一,八为二,九为三,六算而策道穷也。逢有下、中、上:下,思也;中,福也;上,祸也。思、福、祸各有下、中、上,以昼夜别其休咎焉。

  天以三分,则一二三综而为六。以六因三,为十有八。天施而地成之,是以倍为三十有六。此神灵曜曾越卓之数也。地则虚三以受天,故策用三十有三。玄筮挂一者,至精也;中分而三搜之者,至变也;余一二三则并于艻者,归奇也。一艻而复数其余,卒观或.七或八或九,则昼一二三焉。天以六成,故六算而策道穷,则数极而象足也。得方求州,得州求部,得部求家,是谓散幽于三重而立家,凡四 。

  极一为二,极二为三,极三为推,推三为嬴赞。章、许及丁别本作推三为赢赞。嬴或作赢,盖通。赞嬴入表,表嬴入家,家嬴入部,部嬴入州,州嬴入方,范注:玄,或作去。陆云;当作玄。今诸家作玄,唯宋作去,章作入玄。

  数自玄生,衍极而复归于玄。此圣人同民吉凶,所以洗心于密者也,故间于筮法之中。昔者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锡尧玄圭,告厥成功,盖以象此。

  一从、二从、三从,是谓大休;一从、二从、三违,始、中休,终咎;一从、二违、三违,始休,中、终咎;一违、二从、三从,始咎,中、终休;一违、二违、三从,始、中咎,终休;一违、二违、三违,是谓大咎。占有四,或星,或时,或数,或辞。旦则用经,夕则用纬。观始、中,决从终。

  昼为休,夜为咎。而又以星时数辞,和乖盛衰,义类相取而占其事。旦用经,一五七;夕用纬,三四八;旦夕之中,二经一纬,用二六九。是谓三表。旦象天,夕象地,中象人也。一五六也进乎七,三四七也进乎八,二六八也进乎九。观始中,决从终者,考积之极,而要其变也。是故余艻之数,一兆七,三兆八,二兆九也。占有终休而反咎,有终咎而反休者,要在审观所质之事,以星时数参之而已矣。非忠信之事,吉而更以凶,此占法也。

  三八为木,为东方,为春。日甲乙,辰寅卯。声角,色青,味酸,臭膻,形诎信。生火,胜土。时生,藏脾。

  肺极上以复肾,极下以潜心,居中央以象君德,而左脾右肝,承之以位五行。《月令》春祭先脾,夏祭先肺,中央祭先心,秋祭先肝,冬祭先肾,此玄符也。是故肺藏气者,火也;肾藏精者,水也;心藏神者,土也;脾藏思者,木也;肝藏血者,金也。其为体也,则脾土、肺金、心火、肝木、肾水;其为位也,则丫养育而臣制畜。不与物合者,一而已矣,玄德之象也。

  侟志音存,或作存。

  木侟志者,立也;金侟魄者,营也;火侟魂者,变也;水侟精者,潜也;土侟神者,化也。志,水也,而侟于木;魄,土也,而侟于金;魂,木也,而侟于火;神,火也,而侟于土。皆讬乎其所生。《老子》所谓弱其志,强其骨,虚其心,实其腹者是已。唯精一之至也,是以其为物不贰也。

  性仁,情喜。事貌,用恭,㧑肃,征旱。

  《洪范》庶征,雨旸取纬,燠寒风取经。玄数分类,则以其正言而已矣,弗以冲气相通也。

  帝太吴,神勾芒,星从其位。氏、房、心、尾、箕,位寅卯。类为鳞,为雷,为鼓,为恢声,为新,为躁,为户,为牖。

  甲象为鳞,秩秩次比众盛。盖极则震而变为雷,为鼓,为恢声。发生为新,决塞为躁。大者为户而出,小者为牖而通也。凡物,出必由户,入必由门。户,奇也;门,偶也。灶惕以养,而行流通。中霤土,以冲虚函天明,受众流。此福所集,故家主之。门户阖辟有变,纬也;灶行中霤有常,经也。是故《月令》:春祀户,夏祀灶,中央祀中霤,秋祀门,冬祀行。类求五物,与玄合符。

  为嗣,为承。为叶,为绪。

  震为长子之变也。为户、牖,则家立矣。

  为赦,为解。为多子。

  税枯释甲,震之功也,国事象焉。萌生孕字,时物方昌。

  为出,为予。

  帝出乎震,布德施惠,而物象之。为赦为解,出而予也。

  为竹为草,为果为实。

  秀拔而为竹,滋蔓而为草,首敛而为果,皆木气也。果为实,象果则将复生焉。

  为鱼。

  水生鳞属,蕃息之象。竹草至鱼,皆多子类也。

  为疏器。

  《月令》:春则其器疏以达。刻而镂之,象土之发生无所塞也。疏器,致人力焉,以相天时。

  为田,为规。

  许、黄作为规为田,宋、郭作为田为规。木治土。为田,木用事而稷官展采焉。为规,象元之运木。土稽之木上,象致力于春,以相天物者也。

  为矛。

  句兵曲直不杀。戈氏罇,矛氏镦。矛敦,仁也。

  为青怪。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五行反常,则各以其物见异焉。

  为鼽。音求。

  春行秋令,则人多鼽,金沴木也。

  为狂。

  弗恭弗肃,动荡之过。

  四九为金,为西方,为秋。日庚辛,辰申酉。声商,色白,味辛,臭腥,形革。生水,胜木。时杀,藏肝,侟魄。性谊,情怒。事言,用从,㧑乂。征雨。帝少吴,神蓐收,星从其位。

  胃、昴、毕、氏、参,位申酉。

  类为毛。

  金革火而收之,其气发散。为毛,庚辛象也。

  为医,为巫祝,为猛。唐人避讳,书多改虎为猛。此字疑当作虎,而未有本证定。为旧,为鸣。

  医攻疾,巫祝被不详,皆善革者也。为猛,盖虎,甲毛类也。虎变异龙,因旧而炳。凡物坚成则鸣,如虎啸风,鸣之盛也。医之革物,使复旧常,而巫祝善鸣矣。物正为新,物老为旧。凡动,木也。凡声,金也。动夬为躁,声扬为鸣。鸣尚节焉。

  为门,为山,为限,为边,为城,为骨,为石。

  以坚立节,故为门,为山,为限,为边,为城。金以方止。边,四方也。城,四营之,以为险。故外象为限,为边,为城。内象为骨。骨自坚生,此木气也。而凡物之坚,皆金为之,故木质皆白。金类为骨,其极为石。

  为环佩,为首饰,为重宝,为大哆,丁、宋无此一句。为扣器。扣,音口,金饰器口也。

  疑极而说见,质定而文生之。环佩,身之节也。加尊而为首饰,又加贵而为重宝。环佩象四,首饰象九。重宝体觉德焉。《说文》侈,大。哆,口之兑也。扣器以金饰口,致说焉,亦以立坚。

  为舂,为椎。为力,为县。与悬同。为燧,为兵,为械。为齿,为角,为螫,为毒。

  政饰以说,而小过治之。扣器以受生。为舂,为椎,为力,以坚胜也。力胜,而后能胜物。县之,县以权,制其变。故以金变火为燧,又火变金为兵。其变如此,七九错也。人有兵械,物有齿、角、螫、毒,皆以胜物而立我焉。立我已甚,则可入可取,寇贼生之。

  为狗,为入,为取,为 。呼早切,章作猎。

  为寇,为贼,为理,为矩,为金工,为钺。

  狗守其方,必或入之。为入,纳日也。为取,收岁也。为 ,猎时也。猎取之极,为寇,为贼。则理官治之而立方焉,是以为理,为矩。革而从范,故为金工;弗革而断以义方,则有杀而已,故为钺。兵械以钺,正为金类,专杀焉。武成左杖黄钺者,示无事于杀故也。

  为白怪,为喑,为僭。诸家作赞,丁作僭。

  金反常,则在物为白怪,在人为喑,在国为僭。

  二七为火,为南方,为夏。日丙丁,辰巳午。声征,色赤,味苦,臭焦,形上。生土,胜金。时养,藏肺,传魂。性礼,情乐。事视,用明,㧑哲。征热,帝炎帝,神祝融,星从其位。柳、星、张、翼、轸,位巳午。类为羽,为灶,为丝,为网,为索,为珠。为文,为驳。为印,为绶,为书。

  北方之奇为羽,南方之类为羽。吴天之气,以火蒸水,自北冲南,而羽象生焉。其养为灶,其杨为丝,其交为网,其纠为索,其凝清明为珠。其变参错为文,驳者物相杂也。皆象灶气上蒸。为印、绶、书,为文象定焉,凡此为羽之变也。

  为轻,为高,为台。为酒,为吐,为射,为戈,为甲,为丛。

  上炎之气,弗缊而发,则为轻,为高,为台。其缊而发,则为酒,为吐,为射,为戈,为甲,为丛。凡草木皆以火拔水,触土而生者也。

  为司马,为礼,为绳,为火工,为刀。

  为射,为戈,为甲,为丛,此司马之所乘,以务烈也下。武成履乱者,理焉,故为礼。礼以约物,使从正直,故为绳。绳以人辅天而治之,故为火工。戈,支兵也,象物萌芽。而刀正火类,刀制义也。

  为赤怪,为盲,为舒。赤怪,灾也。盲,丧其明。舒,豫咎也。

  一六为水,为北方,为冬。日壬癸,辰子亥。诸家作子亥,宋作亥子。声羽,色黑,味咸,臭朽,形下。生木,胜火。时藏,藏肾,侟精。性智,情悲。事听,用聪。㧑谋,征寒。帝颛顼,神玄冥,星从其位。女、虚、危、室、壁,位亥子。类为介,为鬼,为祠,为庙。为井,为穴,为窦。为镜,为玉。

  陷乎险中,其象为介。为鬼,为祠,为庙,以潜灵也。为井,为穴,为窦,以深通也。为镜,以静明也。为玉,以洁清也。皆水之在原者也。

  为履,为远行,为劳,为血,为膏。

  其流为履,为远行,为劳,为血。血凝其滋,而膏生焉,则物著而贪起矣。

  为贪,为含,为蛰。为火猎,宋作人猎。为闭,为盗。

  翕取为贪,怀藏为含。翕取生寒,怀藏至伏,是以为蛰。于物为蛰。为火猎,救人。为闭,为盗,在险象也。含有畏而图,有贪无度,而力取也。贪以寒极,反为火猎。金为寇贼,善残杀也。水为盗者,没非其有而已矣。

  为司空,为法,为准,为水工,为盾。

  司空居民,取诸闭蛰法,以险持平焉,所以禁犯猎而谨攘盗也。水工治水,使不失其平者也。为盾,贞坊而已矣。周宣南征之诗曰:师干之试,方叔率止。

  为黑怪。为聋,为急。

  自信弗稽,其咎为急,则莫能听德,是聋类也。

  五五为土,为中央,为四维。日戊己,辰辰未戌丑。多作辰戌丑未,今从丁、宋本。声宫,色黄,味甘,臭芳,形植。生金,胜水。时该,藏心,侟神。性信,情恐惧。

  仁柔而好生,故其情喜义。刚而时杀,故其情怒。礼与物嘉会相见,故其情乐。智独不与物合,而善救不已,故其情悲。《书》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中不失,则所以定危也。中动则为恐惧之情,如震二五是已。心震于物,而无守则者,非情之正也。

  事思,用睿,㧑圣,征风。帝黄帝,神后土,星从其位。角、亢位辰,奎、娄位戌,斗牛位丑,井、鬼位未。类为裸,为封,宋作为封,为垅。为瓶。为宫,为宅,为中霤。为内事,为织,为衣,为裘。为茧,为絮。为牀,为荐。

  裸无介鳞羽毛,体中而已。夫神无方而道未始有封,封已而此疆尔界生焉,封已则如瓶焉而已矣。瓶凝土,以为器;宫凿土,以为室。宅,居之也。宫宅中霤之间,有内事焉。土积阴也,而功作成物,识法经纬,为衣为裘,皆内事也。裸,思所以自燠,是以为茧自封,此人衣裘之心也。藏诸衣裘,而不足于是,因茧又索絮焉。自为中霤,以虚变通,利用生之。至于为牀为荐,以宁厥正,安厚之极也

  为驯,为怀,为腹器。为脂,为漆,为胶。为囊,为包。

  驯,妇道也。怀,母道也。以怀,故为腹器。中和之凝,为脂,为漆,为胶。其保合之,为囊,为包。此母道之所以成物也。

  为舆,为毂。为稼,为啬。为食,为㘎。为棺,为椟宋作椁。为衢,为会,为都。为度,为量。为土工,为弓矢。

  舆以方载,毂以中运。为稼,为啬。为食,为与。为棺,为槟,象地载之运也。《书》曰:土爰稼穑。食以自实,而腴其生,是以有死也。棺,人之所以及于土也。夫百昌皆生于土,反于土,而后生之生于本者,是椟类也。死生往复,如衢。衢,会通也。四达而中为之都,度量之法谨焉,土工资之。治国至于弓矢,极矣。故曰:五兵之运,德之末也。物之萌生,离潜发伏,如弓之矢,弓之彀,率游于中央者也。

  为黄怪,为愚,为牟。宋云牟当作瞀。

  妖不自兴,由人反德。为愚也者,心之疾也。牟与蒙通,零浊之咎也。玄数之推五行,昭事类焉,故以《洪范》五行为序。深知五行之为,而可与论道,可与制礼,非特尚其占而已也。

  五行用事者王,王所生相。故王废,胜王囚,王所胜死。其在声也,宫为君,征为事,商为相,角为民,羽为物。其以为律吕也,黄钟生林钟,林钟生太簇,太簇生南吕,南吕生姑洗,姑洗生应钟,应钟生蕤宾,蕤宾生大吕,大吕生夷则,夷则生夹钟,夹钟生无射,无射生仲吕。

  事变通相宰制,民生而和,物藏而化。君中心无为也,以守至正,故凡声,重不逾宫,轻不过羽。九九八十一以为宫,三分去一,五十四以为征;三分益一,七十二以为商;三分去一,四十八以为羽;三分益一,六十四以为角。此黄钟之均五声法也。十二律各以其数为宫,而损益以生征、商、羽、角,而为六十声。黄钟之管九寸,三分去一,下生林钟;林钟之管六寸,三分益一,上生太簇;太簇之管八寸,三分去一,下生南吕,五寸三分寸之一;南吕上生姑洗,七寸九分寸之一;姑洗下生应钟,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应钟上生蕤宾,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蕤宾又上生大吕,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百四;大吕下生夷则,五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四百五十一;夷则上生夹钟,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夹钟下生无射,四寸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寸之六千五百二十四;无射上生中吕,六寸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万二千九百七十四。盖皆损益之数不过三,生取之数不过八。是以统和二极,而述行八风也。自子至巳者,皆阳纪也;大吕、夹钟、中吕,阳中之阴声也。自午至亥者,皆阴纪也;蕤宾、南吕、应钟,阴中之阳声也。是以自子至巳,皆下生;自午至亥,皆上生也。凡乐,黄钟为宫,则林钟为征,太簇为商,南吕为羽,姑洗为角;林钟为宫,则太簇为征,南吕为商,姑洗为羽,应钟为角;太簇为宫,则南吕为征,姑洗为商,应钟为羽,蕤宾为角。凡五声,六律十二管之旋相为宫也。以三变通。此记所谓播五行于四时,和而后月生者也。五行更王用事,一正胜焉,而参以生和,此《易》所谓利贞之性情者哉。

  子午之数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巳亥四。故律四十二,吕三十六。并律吕之数,或还或否,凡七十有八,黄钟之数立焉。其以为度也,皆生黄钟。

  子午,天地之所以经皇极也,九数缊焉。而其杀至于巳亥,律综子午寅申辰戌之数,为四十二,吕综丑未卯酉巳亥之数,为三十六。并之,凡七十有八。而律吕之数,黄钟独还得九,诸律否焉。是以黄钟为律吕之宗也。黄钟之数八十有一,而立于七十有八。则虚其三,以为众妙之玄。所以用九者也,参三焉,十有二辰之数,至四而止,则以立方而已矣。其以为度也,皆由黄钟者。由九十黍之广而生度,由九寸之管而生量。由其实一千二百黍之重为十二铢,而生权衡也。

  甲巳之数九#1,乙庚八,丙辛七,丁壬六,戊癸五。声生于日,律生于辰。声以情质,律以和声。声律相协,而八音生。

  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是以十日如之。天地中孚,象见甲子。甲,一元也。一为三,三为九,而数究焉。故甲数九,己数亦九#2,从其合也。甲数九,降而为乙,为丙,为丁,为戊;己数九#3,降而为庚,为辛,为壬,为癸。数极于五,是故日以冲运也。甲乙为角,丙丁为征,庚辛为商,壬癸为羽,戊己为宫#4。故声生于日,天之气也;律生于辰,地之法也。声直之以情质,律述之以和声。而金石丝竹匏土革木之音生,声可和而成文。如此,凡以日各有合故也。

  九天:一为中天,二为羨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睟天,六为廓天,七为减天,八为沈天,九为成天。

  九地:一为沙泥,二为泽池,三为沚崖,四为下田,五为中田,六为上田,七为下山,八为中山,九为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