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守塉

  抱朴子曰:余友人有潜居先生者,慕寝丘之莫争,简塉土以葺宇。锐精艺文,意忽学稼,屡失有年,饥色在颜。或人难曰:夫知礼在于廪实,施博由乎货丰,高出于有余,俭生乎不足。故十千美于诗人,食货首乎八政,躬稼基克配之业,耦耕有不改之乐。奇士之居也,进则侣鸿鸾以振翮,退则参陶白之理治,仕必霸王,居必千金。是以昔人必科膏壤以分利,勤四体以稼穑,播原菽之与与,茂嘉蔬之翼翼,收麰秬之千仓,积我庾之惟亿,出连骑以游畋,入侯服而王食。而先生之宅此也,亢阳则出谷飏尘,重阴则滔天凌丘。陆无含秀之苗,水无吐穗之株,稗粝旷于圌廪,薪爨废于庖厨。怡尔执待免之志,淡然无去就之谟,吾恐首阳之事,必见于今;丹山之困,可立而须。人为子寒心,子何晏然而弗忧也。夫睹机而不作,不可以言明。安土而不移,众庶之常事。岂翫鲍者忘兰,而大迷者易性乎。何先生未寤之久也。鄙人惑焉,不识所谓。夫衮冕非御锋镝之服,典诰非救饥寒之具也。胡不眎沃衍于四郊,躬田畯之良业,舍六艺之迂阔,收万箱以赈乏乎。潜居先生曰:夫聩者不可督之以分雅郑,瞽者不可责之以别丹漆,井鼃不可语以沧海,庸俗不中说以经术。吾子苟知老农之小功,未喻面墙之巨拙,何异拾琐沙而捐隋和,向炯烛而背白日也。夫好尚不可以一概杚,趋舍不可以彼我易也。夫欲隮阆风陟嵩华者,必不留行于丘垤;意在乎游南溟汎沧海者,岂暇逍遥于潢洿。是以注清听于九韶者,巴人之声不能悦其耳;烹大牢飨方丈者,荼蓼之味不能甘其口。鹍鹏戾赤霄以高翔,鹡鸰傲蓬林以鼓翼,洿隆殊途,亦飞之极。晦朔甚促,朝菌不识。蜉蝣怱怱于寸阴,野马六月而后息,鯈鲋汎滥以暴鳞,灵虬勿用乎不测,行业乖舛,意何可得。余虽藜飡之不充,而足于鼎食矣。故列子不以其乏,而贪郑阳之禄;曾参不以其贫,而易晋楚之富。夫收微言于将坠者,周孔之遐武也;情孳孳于为利者,孟叟之罪人也。造远者莫能兼通于岐路,有为者莫能并举于耕学。体瘁而神豫,亦何问于居约。且又处培则劳,劳财不学清而清至矣。居沃则逸,逸则不学奢而奢来矣。清者,福之所集也。奢者,祸之所赴也。福集则虽微可著,虽衰可兴焉。祸赴则虽强可弱,虽存可亡焉。此不期而必会,不招而自来者也。故君子欲正其末,必端其本,欲辍其流,则遏其源。故道德之功建,而奓靡之门闭矣。姜望至德而佃不复种,重华大圣而渔不偿网,然后玉璜表营丘之祚,大功有二十之高。何必讥之以惰嫩,而察才以相士乎。夫二人分财,取少为廉。余今让天下之丰沃,处玆邦之褊埆,舍安昌之膏腴,取北郭之无欲。诚万物之可细,亦何往而不足哉。北辰以不改为众星之尊,五岳以不迁为群望之宗,蟋蟀屡移而不贵,禽鱼餍深则逢患。方将垦九典之芜薉,播六德之嘉谷,厥田邈于上土之科,其收盈乎天地之间,何必耕也为务哉。昔被衣以弃财止盗,庾氏以推璧厉贪,疏广散金以除子孙之祸,叔敖取塉以弭可欲之忧。牛缺以载珍致寇,陶谷以多藏召殃。得失较然,可无鉴乎。于是问者抑然良久,口张而不能嗑,首俛而不能仰,慨而嗟乎,始悟立不朽之言者、不以产业汨和;追下帷之绩者,不以窥园涓目。子以臭鶵之甘呼鸳凤,擗蟹之计要猛虎,岂不陋乎。鄙哉,子之不夙知也。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五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六

  安贫

  抱朴子曰:昔汉火寝耀,龙战虎争,九有幅裂,三家鼎据。有乐天先生者,避地蓬转,播流岷益。始处昵于文休,未见知于孔明,而言高行方,独立不群。时人惮焉,莫之或与。时二公之力,不能违众。遂令斯生沈抑衡荜,齿渐桑榆,而韦布不改。而时主思贤,不闻不知。当途之士,莫举莫贡,潜侧武之陋巷,窜绳枢之蓬屋,进废经世之务,退忘治生之事,藜飡屡空,朝不谋夕。于是偶俗公子造而诘之,曰:盖闻有伊吕之才者,不久滞于穷贱;怀猗顿之术者,不长处于饥寒。达者贵其知变,智士验乎不匮。故范生出则灭吴霸越,为命世之佐;入则货殖营生,累万金之赀。夫贫在六极,富在五福。诗美哿矣,易贵聚人。垂饵香则鳣鲔来,悬赏厚则果毅奋。长卿所以解犊鼻而拥朱旄,曲逆所以下席扉而享茅土,不韦所以食十万之邑,绛侯所以拔囹圄之困也。故下乡俭而获悔咎之辱,漂妪丰而蒙千金之报。先生无少伯之奇略,专锐思乎六经,忽绝粻陟良切之实祸,慕不朽之虚名,耻诡遇以干禄,羞衒沽以要荣。冀西伯之方畋,俟黄河之将清,甘列子之菜色,邈全神而遗形。何异图画骐骥以代徒行之劳,逼指海水以解口焦之渴,张鱼网于峻极之巅,施钓緍于脩木之末。虽自以为得所,犹未兔乎迂阔也。事无身后之功,物无违时之盛。今海内瓜分,英雄力竞,象龚滔天,猾夏放命。驽蹇星驰以兼路,豺狼奋口而交争。当涂投袂以讼屈,素士蒙尘以履径。纯儒释皇道而治五霸之术,硕生弃四科而恤月旦之评。筐篚实者,进于草莱。乏资地者,退于朝廷。握黄白者,排金门而陟玉堂。诵方策者,结世雠而委泥泞。赞币浓者,瓦石成珪璋。请讬薄者,龙骏弃林坰。党援多者,偕惊飚以凌云。交结狭者,侣跛鼈以沈泳。夫丸泥已不能遏彭蠡之沸腾,独贤亦焉能反流遁之失正。今先生入无儋檐石之储,出无束脩之调,徒含章如龙凤,被文如虎豹,吐之如波涛,陈之如锦绣,而冻饿于环堵,何计疏之可吊。奚不汎轻舟以讬迅,御飞帆以远之,交瑰货于朔南,收金碧于九疑,迪崔烈之遐武,縻好爵于清时。徒疲劳于述作,岂蝉蜕之有期也;独苦身以为名,乃黄老之所嗤也。乐天先生答曰:六艺备研,八索心该,斯则富矣。振翰摛藻,德音无穷,斯则贵矣。求仁仁至,舍旃焉如。夫栖重渊以颐灵,外万物而自得,遗纷埃于险涂,澄精神于玄默,不窥牖以遐览,判微言而靡惑。虽复设之以台鼎,犹确尔而弗革也。曷肯忧贫而与贾坚争利,戚穷而与凡琐竞达哉。吾子苟知商贩可以崇宝,耕也可以兔饥,不识逐麋者不顾兔,道远者其到迟也。且夫尚父之鼓刀,素首乃吐奇也。万钧之为重,冲飚不能移。箫韶未九成,灵鸟不纡仪也。是以俟扶摇而登苍霄者,不充诎于蓬蒿之杪。骋兰筋以陟六万者,不争涂乎蹇驴之群。大孝必畏辱亲之险,故子春战悸于下堂。上智不贵难得之财,故唐虞捐金而抵壁。明哲消祸于未来,智士闻利则虑害。而吾子讯仆以汎舟,孳孳于润屋,劝隋珠之弹雀,探虎口以夺肉。轻遗体于不测,触重险以远至,忘发肤之明戒,寻干没于难冀。若乃焚轮倾巖,木拔石飞;阳侯山峙,洪涛嶵巍,轻艘尘漂,力与心违,徒嗟泣而罔逮,乃悟达者之见微也。昔回、宪以清苦称高,陈平以无金免危。广汉以好利丧身、牛缺以载宝灰糜。匹夫枉死于怀璧,丰狐召灾以美皮。今吾子督余以诲盗之业,敦余以召贼之策。进酖酒以献酬,非养寿之忠益。夫士以三坟为金玉,五典为琴筝,讲肆为钟鼓,百家为笙簧,使味道者以辞饱,酣德者以义醒,超流俗以高蹈,轶亿代而扬声,方长驱以独往,何货贿之秽情。夫藏多者亡厚,好谦者忌盈。含夜光者速剖,循复车者必倾,过载者沈其舟,欲胜者杀其生。盖下士所用心,上德所未营也。于是问者茫然自失,请备门生之末,编永宝长生之良方焉。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六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七

  仁明

  抱朴子曰:门人共论仁明之先后,各据所见,乃以谘余。余告之曰:三光垂象者干也,厚载无穷者坤也。干有明而兼仁,坤有仁而无明。卑高之数',不以邈乎。夫唯圣人与天合德,故唐尧以钦明冠典,仲尼以明义首篇。明明在上,元首之尊称也。明哲保身,大雅之绝踪也。蜎飞蝡动亦能有仁,故其意爱弘于长育,哀伤着于啁噍。上竹交切下子笑切嚼也然赴阬穽而无猜,入罻罗而不觉。有仁无明,故并趋祸而攸失炽,潜景以易咀生。结栋宇以免巢穴,选禾稼以代毒烈,制衣裳以改裸饰,役舟楫以济不通,服牛马以息负步,序等威以镇祸乱,造器械以戒不虞,创书契以治百官,制礼律以肃风教。皆大明之所为,非偏人之所能辩也。夫心不违仁,而明不经国,危亡之祸,无以杜遏,亦可知矣。夫料盛衰于未兆,探机事之无形,指倚伏于理外,距浸润于根生者,明之功也。垂恻隐于昆虫,虽见犯而不校,睹觳觫而改牲,避行苇而不蹈者,仁之事也。尔则明者才也,仁者行也。杀身成仁之行可力为,而至鉴玄测幽之明难妄假。精粗之分,居然殊矣。夫体不忍之仁,无臧否之明,则心惑伪真,神乱朱紫,思筭不分,邪正不识,不逮安危,则一身之不保,何暇立以济物乎。昔姬公非无友于之爱,而泣涕以灭亲;石碏非无天性之慈,而割私以奉公。盖明见事体,不溺近情,遂为纯臣。以义断恩,舍仁用明,以计抑仁,仁可时废而明不可无也。汤武逆取顺守,诚不仁也;应天革命,以其明也。徐愝修仁,以朝同班,外坠城池之险,内无戈甲之备,亡国破家,不明之祸也。门人曰:仲尼歎仁为任重而道远,又云人而不仁,如礼何?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孟子曰:仁,宅也;义,路也。人无恻隐之心,非仁也。三代得天下以仁,失天下以不仁。此皆圣贤之格言,竹素之显证也,而先生贵明,未见典据,小子蔽闇窃所惑焉。抱朴子答曰:古人云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子近之矣。曩六国相吞,豺虎力竞,高权诈而下道德,尚杀伐而废退让。孟生方欲抑顿贪残,褒隆仁义,安得不勤勤谆谆,独称仁邪。然未有片言,云仁胜明也。譬犹疫疠之时,医巫为贵,异口同辞,唯论药石。岂可便谓鍼艾之伎,过于长生久视之道乎。且吾以为,仁明之事,布于方策。直欲切理示大较精神,举一隅耳。而子犹日用而不知,云明事之无据乎。干称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是立天以明,无不包也。坤云至哉万物资生。是地德仁,承顺而已。先后之理,不亦炳然。诗云明明上天,照临下土;明明天子,令问不已。易曰王明并受其福。幽赞神明,神而明之。此则明之与神合体,诚非纯仁所能企拟也。孔子曰聪明神武,不云聪仁。又曰昔者明王之治天下,不曰仁王。春秋传曰明德唯馨,不云仁德。书云元首明哉,不曰仁哉。老子歎上士则曰明白四达,其说衰薄则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易曰王者南面向明,不云向仁也。我欲仁,斯仁至矣。又曰为仁由己。斯则人人可为之也。至于聪明,何可督哉。故孟子云:凡见赤子将入井,莫不趋而救之。以此观之,则莫不有仁心,但厚薄之间。而聪明之分时而有耳。昔崔杼不杀晏婴,晏婴谓杼为大不仁而有小仁。然则奸臣贼子,犹能有仁矣。门人又曰:易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然则人莫大于仁也。抱朴子答曰:所以云尔者,以为仁在于行。行可力为,而明入于神,必须天授之才,非所以训故也。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七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八

  博喻

  抱朴子曰:盈乎万钧,必起于锱铢;竦秀凌霄,必始于分毫。是以行潦集,而南溟就无涯之旷;寻常积,而玄圃致极天之高。

  抱朴子曰:骋逸策迅者,虽遗景而不劳;因风凌波者,虽济危而不倾。是以元凯分职,而瓢天之勋就;伊吕既任,而革命之功成。

  抱朴子曰:琼艘瑶楫,无涉川之用;金弧玉弦。无激矢之能。是以介洁而无政事者,非拨乱之器;儒雅而乏治略者,非翼亮之才。

  抱朴子曰:阆风玄圃,不借高于丘垤;悬黎结绿,不假观于琼珉。是以英伟不羣,而幽蕙之芬骇;峻概独立,而众禽之响振。

  抱朴子曰:冰炭不衒能于冷热,瑾瑜不证珍而体著。是以君子恭己,不恤乎莫与;至人尸居,心遗乎毁誉。

  抱朴子曰:冲飚倾山,而不能效力于拔毫;火铄金石,而不能耀烈以起溼。是以淮阴善战守,而拙理治之策;绛侯安社稷,而乏承对之给。

  抱朴子曰:徇名者不以授命为难,重身者不以近欲累情。是以纪信甘灰糜而不恨,杨朱同一毛于连城。

  抱朴子曰:小鲜不解灵虬之远规,凫鹥不知鸿鹄之非匹。是以耦耕者笑陈胜之投耒,浅识者嗤孔明之抱膝。

  抱朴子曰:淳钧之锋,验于犀兕;宣慈之良,效于明试。是以同否则元凯与斗筲无殊,并任则騄骐与驽骀不异。

  抱朴子曰:器非瑚簋,必进锐而退速;量拟伊、吕,虽发晚而到早。是以鹪鹩倦翮,犹不越乎蓬杪;鸳雏徐起,顾眄而戾苍吴。

  抱朴子曰:否终则承之以泰,晦极则清辉晨耀。是以垂耳吴坂者,骋千里之逸轨;萦鳞九渊者,凌虹霓以高蹈。

  抱朴子曰:九断四属者,蕴藻所以表灵;摧柯碎叶者,茝惠所以增芬。是以夷吾桎槛,而建匡合之绩;应侯困辱,而箸入秦之勋。

  抱朴子曰:所竞者细,则利同而雠结;善否殊涂,则事异而结生。是以嫫毋宿瘤,恶见西施之艳容;商臣小白,憎闻延州之退耕。

  抱朴子曰:精钝舛迹,则凌迟者愧恨;壮弱异科,则扛鼎者见忌。是以淮阴显擢,而庸隶悒懊以疾其超;武安功高,而范睢饰谈以破其事。抱朴子曰:必死之病,不下苦口之药;朽烂之材,不受琱镂之饰。是以比干匪躬,而剖心于情忠;田丰见微,而夷戮于言直。

  抱朴子曰:峄阳孤桐,不能无絃而激哀响;大夏孤竹,不能莫吹而吐清声。是以官卑者稷高不能康庶绩,权薄者伊周不能臻升平。

  抱朴子曰:登峻者戒在于穷高,济深者祸生于舟重。是以西秦有思上蔡之李斯,东越有悔盈抗之文种。

  抱朴子曰:刚柔有不易之质,贞桡有天然之性。是以百鍊而南金不亏其真,危困而烈士不失其正。

  抱朴子曰:不以其道,则富贵不足居;违仁舍义,虽期颐不足吝。是以卞随负石以投渊,仲由甘心以赴刃。

  抱朴子曰:卑高不可以一概齐,餐廪不可以劝沮化。是以惠施患从车之苦少,庄周忧得鱼之方多。

  抱朴子曰:出处有冰炭之殊,躁静有飞沉之异。是以墨翟以重茧怡颜,箕叟以遗世得意。

  抱朴子曰:适心者交浅而爱深,忤神者接久而弥乖。是以声同则倾盖而居昵,道异则白首而无爱。

  抱朴子曰:艅艎鹢首,涉川之良器也,櫂之以北狄,则沈漂于波流焉;蒲梢汗血,迅趋之骏足也,御非造父,则倾愤于崄涂焉。青萍豪曹,剡锋之精绝也,操者非羽越,则有自伤之患焉;劲兵锐卒,拨乱之神物也,用者非明哲,则速自焚之祸焉。

  抱朴子曰:天秩有不迁之常尊,无礼犹犯遄死之重刺。是以玄洲之禽兽,虽能言而不得厕贵牲;蛩蛩之负蹙,虽寄命不得为仁义。

  抱朴子曰:谤讟不可以巧言弭,实恨不可以虚事释。释之非其道,弭之不由理,犹怀冰之遣冷,重鑪以却暑,逐光以逃影,穿舟以止漏矣。抱朴子曰:明主官人,不令出其器;忠臣居位,不敢过其量。非其才而妄授,非所堪而虚任,犹冰碗之盛沸汤,葭莩之包烈火,缀万钧于腐索,加倍载于扁舟。

  抱朴子曰:豹狐之裘,不为负薪施;九成六变,不为聋夫设;高唱远谋,不为庸愚吐;忘身致果,不为薄德作。

  抱朴子曰:民财匮矣而求不已,下力竭矣而役不休。欲怨难而不生,规其宁之惟永,犹断根以续枝,割背以裨腹,刻目以广明,剜耳以开聪也。

  抱朴子曰:法无一定,而慕权宜之随时;功不倍前,而好屡变以偶俗。犹剸高马以适卑车,削附踝以就褊履,断长剑以赴短韠,割尺璧以纳促匣也。

  抱朴子曰:止波之脩鳞,不出穷谷之隘;鸾栖之峻木,不秀培塿之卑;九畴之格言,不吐庸猥之口。金版之高筭,不出恒民之怀;睹百抱之枝,则足以知其本之不细;睹汪濊之文,则足以觉其人之渊邃。

  抱朴子曰:桑林郁蔼,无补柏木之凄冽;膏壤带郭,无解黔敖之蒙袂。然茧缠纨执,此之自出;千食万箱,于是乎生。故识远者贵本,见近者务末。

  抱朴子曰:体粗者系形。知精者得神。原始见终者,有可推之绪。得之未眹者,无假物之因。是以昼见天地,未足称明;夜察分毫,乃为绝伦。抱朴子曰:芳藻春耀,不能离柯以久鲜;吞舟之鱼,不能舍水而摄生。是以名美而实不副者,必无没世之风;位高而器不称者,不免致寇之败。

  抱朴子曰:忍痛苦之药石者,所以除伐命之疾。婴甲冑之重冷者,所以扞锋镝之集。洁操履之拘苦者,所以全拔萃之业。纳拂心之至言者,所以悟易方之惑也。

  抱朴子曰:鸾凤竞粒于庭场,则受亵于鸡鹜;龙麟杂厕于刍豢,则见黩于六牲。是以商老栖峻以播邈世之操,卞随赴深以全遗物之声。抱朴子曰:浚井不渫,则混泞滋积;嘉谷不芸,则荑莠弥蔓。学而不思,则疑阂实繁;讲肆不精,则长惑丧功。

  抱朴子曰:积万金于箧匮,虽俭之而不用,则未知其有异于贫窭;怀逸藻于胸心,不寄意于翰素,则未知其有别于庸猥。

  抱朴子曰:南威青琴,姣冶之极,而必俟盛饰以增丽;回赐游夏,虽天才隽朗,而实须坟诰以广智。

  抱朴子曰:丹帏接网,组帐重荫,则丑姿翳矣;朱漆致饰,错涂炫耀,则枯木隐矣。是以六艺备,则卑鄙化为君子;众誉集,则孤陋邈乎贵游。抱朴子曰:繁林翳荟,则羽族云萃。玄渊浩汗,则鳞羣竞赴。德盛业广,则宅心者众。舍瑕录用,即远怀近集。

  抱朴子曰:寻飞绝景之足,而不能骋逸放于吕梁;凌波泳渊之属,而不能陟峻而攀危。故离朱剖毫于百步,而不能辩八音之雅俗;子野合通灵之绝响,而不能指白黑于咫尺。

  抱朴子曰:四聪广辟,则羲和纳景;万刃虚己,则行潦交赴。故博釆之道弘,则异闻毕集;庭燎之辉举,则奇士扣角;诽谤之木设,则有过必知;敢谏之鼓悬,则直言必献。

  抱朴子曰:能言莫不褒尧,而尧政不必皆得也;举世莫不贬桀,而桀事不必尽失也。故一条之枯,不损繁林之蓊蔼;蒿麦冬生,无解毕发之肃杀。西施有所恶而不能减其美者,美多也;嫫毋有所善而不能救其丑者,丑笃也。抱朴子曰:身与名难两济,功与神尟并全。支离其德者,苦而必安;用以适世者,乐而多危。故鸷禽以奋击拘絷,言鸟以智慧见笼,琼瑶以符釆剖判,三金以琦玩冶铄,兰茞以芬馨剪刈,文梓以含音受伐。是以翠虬睹化益而登玄云,灵凤值孟戏而反丹穴,子永歎天伦之伟,漆园悲被绣之牺。

  抱朴子曰:万麋倾角,猛虎为之含牙;千禽鳞萃,絷鸟为之握爪。是以四国流言,公旦不能遏;谤者盈路,子产而无以塞。

  抱朴子曰:威施之艳,粉黛无以加;二至之气,吹呼不能增。是以怀英逸之量者,不矜风格以示异;体邈俗之器者,不恤小誉以徇通。

  抱朴子曰:麟止凤仪,所患在少;狐鸣枭呼,世忌其多。是以俊乂盈朝,而求贤者未倦;谗佞作威,而忠贞者切齿。

  抱朴子曰:多力何必孟贲、乌获,逸容岂唯郑旦、毛嫱,飙迅非徒驿骝、骕騻、立断未独沉闾、干将。是以能立素王之业者、不必东鲁之丘;能治掩枯之仁者,不必西邻之昌。

  抱朴子曰:灵凤振响于朝阳,未有惠物之益,而莫不澄听于下风焉;鸱枭宵集于垣宇,未有分牦之损,而莫不掩耳而注镝焉。故善言之往,无远不悦;恶辞之来,靡近不忤。犹曰月无谢于贞明,枉矢见忘于暂出。

  抱朴子曰:影无违形之状,名无离实之文。故背源之水,必不能扬长流以东渐;非时之华,必不能稽辉藻于冰霜。

  抱朴子曰:锯牙之兽,虽低伏而见惮;挥斧之虫,虽跧形而不威。故君子被褐穷而不可轻,小人轩冕达而不足重。

  抱朴子曰:逸麟逍遥大荒之表,故无机穽之祸;灵鸧振翅玄圃之峰,以违罩罗之患。何必曲穴而永怀怵惕,何必衔芦而惨惨畏容。故充乎宰割之用者,必爱乎刍豢者也;给乎煎熬之膳者,必安乎庭立者也。

  抱朴子曰:聪者贵于理遗音于千载之外,而得兴亡之迹;明者珍于鉴逸羣于寒瘁之中,而抽匡世之器。若夫聆繁会之响,而顾问于庸工,非延州之清听也;枉英远之才,而谘之于常人,非独见之奇识也。故与不赏物者而论用凌侪之器,是使瞽者指五色也;与妬胜己者而谋举疾恶之贤,是与狐议治裘也。

  抱朴子曰:驡駮危苦于崄峻之端,不乐咈守之役;吉光饥渴于冰霜之野,不愿牺牲之饱。孤竹不以绝粒易鹿台之富,子廉不以困匮贸铜山之丰。

  抱朴子曰: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故有跋涉而游集,亦或密迹而不接。

  抱朴子曰:华衮粲烂,非只色之功;嵩岱之峻,非一篑之积。故九子任而康凝之绩熙,四七授而佐命之勳著。

  抱朴子曰:翠虬无翅而天飞,螣蛇无足而电骛,鼈无耳而善闻,蚓无口而扬声。故臯繇喑而与辩者同功,晋野瞽而与离朱齐明。

  抱朴子曰:官达者才未必当其位,誉美者实未必副其名。故锯齿不能咀嚼,箕舌不能别味,壶耳不能理音,屩鼻不能识气,釜目不能摅望舒之景,牀足不能有寻常之逝。

  抱朴子曰:路人不能挽劲命中而识养由之射,颜子不能控辔振策而知东野之败。故有不能下棋而经目识胜负,不能徽絃而过耳解郑雅者。

  抱朴子曰:垂荫万亩者,必出峻极之岭;滔天襄陵者,必发板桐之源;邈世之勋,必由绝伦之器;定倾之筭,必吐冠俗之怀。是以蟭螟之巢,无乘风之羽;沟浍之中,无宵朗之琦。

  抱朴子曰:冲飙焚轮,原火所以增炽也,萤烛值之而反灭。甘雨膏泽,嘉生所以繁荣也,而枯木得之以速朽。朱轮华毂,俊民之大宝也,而负乘窃之而召祸。鼎食万钟,宣力之弘报也,而近才受之以复餗。

  抱朴子曰:屠犀为甲,给乎专征之服;裂翠为华,集乎后妃之首。虽出幽谷迁于乔木,然为二物之计,未若栖窜于林薄,摄生乎榛薮也。故灵龟宁曳尾于涂中,而不愿巾笥之宝;泽雉乐十步之啄,以违鸡鹜之祸。

  抱朴子曰:偏才不足以经周用,只长不足以济众短。是以鸡知将旦,不能究阴阳之历数;鹄识夜半,不能极晷景之道度。山鸠知晴雨于将来,不能明天文;蛇螘知潜泉之所居,不能达地理。

  抱朴子曰:禁令不明,而严刑以静乱;庙算不精,而穷兵以侵邻。犹钐禾以讨蝗虫,伐木以杀蠹蝎,食毒以中蚤虱,彻舍以逐雀鼠。

  抱朴子曰:锐锋产乎钝石,明火炽乎闇木,贵珠出乎贱蚌,美玉出乎丑璞。是以不可以父毋限重华,不可以祖祢量卫霍也。

  抱朴子曰:志得则颜怡,意失则容戚。木朽则末枯,源浅则流促。有诸中者必形乎表,发乎迩者必著乎远。

  抱朴子曰:妍姿媚貌,形色不齐,而悦情可均。丝竹金石,五声诡韵,而快耳不异。缴飞钩沉,罾举罝抑,而有获同功。树勳立言,出处殊涂,而所贵一致。

  抱朴子曰:利丰者害后,质美者召灾。是以南禽歼于藻羽,穴豹死于文皮。鳣鲤积而玄渊涸,麋鹿聚而繁林焚,金玉崇而寇盗至,名位高而忧责集。

  抱朴子曰:商风宵肃则絺扇废,登危陟峻则轻舟弃,干戈云扰则文儒退,丧乱既平则武夫黜。

  抱朴子曰:价直万金者,不待见其物而好恶可别矣;条枝连抱者,不俟围其木而巨细可论矣。故望洪涛之滔天,则知其不起乎潢污之中矣;观翰章之汪濊,则知其不出乎章句之徒矣。

  抱朴子曰:丹华绿草,不拘于曲瘁之株;紫芝芳秀,不限于斥卤之壤。是以受玄珪以告成者,生于四罪之门;承历数于文祖者,出于顽嚚之家。

  抱朴子曰:善言居室,则靡远不应;枉直不中,则无近不离。是以宋野有退舍之荧惑,殷朝有外奔之昵属,四环至自少广之表,鹿马变于萧墙之裹。

  抱朴子曰:荆卿、朱亥,不示勇于怯弱之间。孟贲、冯妇,不奋戈戟于俚侠之羣。英儒硕生,不饬细辩于浅近之徒。达人伟士,不变皎察于流俗之中。

  抱朴子曰:盘旋揖让,非御寇之容;损甲缨冑,非庙堂之饰。垂绅振佩,不可以挥刃争锋;规行矩步,不可以救火拯溺。

  抱朴子曰:干坤陶育,而庶物不识其惠者,由乎其益无方也。大人神化,而群细不觉其施者,由乎治之于未有也。故可知者小也,易料者少也。

  抱朴子曰:#1娥英任姒,不以蚕织为首称;扬武汉高,不以细行招近誉。故澄视于三辰者,不遑纡鉴于井谷;清听于韶濩者,岂暇垂耳于桑间。

  抱朴子曰:肤表或不可以论中,望貌或不可以核能。仲尼以丧家之狗,公旦类朴斲之材,咎繇面如蒙箕,伊尹形若槁骸。及龙阳宋朝,犹土偶之冠夜光;藉孺董邓,犹锦纨之裹尘埃也。

  抱朴子曰:勋华不能化下愚,故教不行于子弟;辛癸不能改上智,故恶不染于三仁。

  抱朴子曰:至大有所不能变,极细有所不能夺。故冰霜肃杀,不能凋菽麦之茂;炽暑郁隆,不能消雪山之冻;飙风荡海,不能使潜泉扬波;春泽荣物,不能使枯卉发华。

  抱朴子曰:泣血之宝,仰礛以摛景;沉闾孟劳,须楚砥以歛锋。骝駇待王孙而致远,令质俟隐括而成德。

  抱朴子曰:栖鸾戢鸑,虽饥渴而不愿笼委于庖人之室;乘黄天鹿,虽幽饥而不乐刍秣于濯龙之廐。是以掇蜩之叟,忘万物于芳林;垂纶之生,忽执珪于南楚。

  抱朴子曰:方圆舛状,逝止异归。故浑象尊于行健,坤后贵于安贞。七政四气,以周流成功;五岳六柱,以峙静作镇。是以宋墨楚申#2,以载驰存国;干木胡明,以无为折冲。

  抱朴子曰:得意于丘园者,身否而神泰;役己以恤物者,形逸而心劳。故抱甕灌园者,欢于台宰;呕餐茹薇者,美乎鼎食。仗策去幽者,形如腒腊;夜以待旦者,勤忧损命。

  抱朴子曰:仁忍有天渊之绝,善否犹有无之觉。驺虞侧足以蹈虚,豺狼掩羣以害生。虞卿捐相印以济穷,华公让三事以推贤。李斯疾胜己而杀韩非,庞涓患不如而刑孙膑。

  抱朴子曰:用得其长,则才无或弃;偏诘其短,则触物无可。故轻罗雾谷,冶服之丽也,而不可以御流镝;沉闾巨阙,断斩之良也,而不可以挑脚刺。

  抱朴子曰:小疵不足以损大器,短疢不足以累长才。日月挟虫鸟之瑕,不妨丽天之景;黄河合泥滓之浊,不害凌山之流。奢僭不可以弃夷吾,夺田不可以薄萧何,窃妻不可以废相如,受金不可以斥陈平。

  抱朴子曰:虎豹不能搏噬于波涛之中,螣蛇不能登凌于不雾之日。挚雉兔则鸾凤不及鹰鹞,引耕犁则龙麟不逮双峙。故武夫勇士,无用乎晏如之世;硕生逸才,不贵乎力竞之运。抱朴子曰:两绊而项领,则骐騄与蹇驴同矣。失林而居槛,则猨狖与貛貉等矣。韬锋而不击,则龙泉与铅刀均矣。才远而任近,则英俊与庸琐比矣。若乃求千里之迹于絷维之骏,责匠世之勳于处碎之贤,谓之不惑,吾不信也。

  抱朴子曰:捐荼茹蒿者,必无识甘之口;弃琼拾砾者,必无甄珍之明。薄九成而悦北鄙者,吾知其不能格灵只而仪翔凤矣;舍英秀而杖常民者,吾知其不能叙彝伦而臻升平矣。抱朴子曰:达乎通塞之至理者,不悁悒于穷否。审乎自然之有命者,不逸豫于道行;故萦抑渊洿,则遗愠闷之心;振耀宸扆,而无得意之色。三仕三已,则其人也。

  抱朴子曰:否泰系乎运,穷达不足论士。得失在乎适偶,荣辱不可以才量。时命不可以力求,遭遇不可以智违。故尚父者,老妇之弃夫;韩信者,乞食之饿子;萧公者,斗筲之吏;鲸布者,刑黜之亡隶。当其行龙姿于虺蜥之中,卷凤翅乎斥鷃之羣,则彼龙后,谓为其伦。

  抱朴子曰:四灵翳逸,而为隆平之符;幽人嘉遁,而为有国之宝。何必司晨而衔镳羁绁于忧责哉。有用人之用也,无用我之用也。徇身者不以名汨和,修生者不以物累己。

  抱朴子曰:量才而授者,不求功于器外;揆能而受者,不负责于力尽。故灭荧烛者,不烦沧海;扛斤两者,不事乌获。运薪辈盐,不宜枉骐骥之脚;碎职琐任,安足屈独行之俊矣。

  抱朴子曰:甽浍之流,不能运大白之艘;升合之器,不能容千钟之物。熠燿不能并表微之景,常才不能别逸伦之器。盖造化所假,聪明有本根也。

  抱朴子曰:郢人美下里之淫鼃,而薄六茎之和音;庸夫好悦耳之华誉,而恶利行之良规。故宋玉舍其延灵之精声,智士招其独见之远谋。

  抱朴子曰:琼珉山积,不能无挟瑕之器;邓林千里,不能无偏枯之木。论珍则不可以细疵弃巨美,语大则不可以少累废其多。故叛主者良、平也,而吐六奇以安上;羣盗者彭越也,而建弘勳于佐命。

  抱朴子曰:五岳巍峨,不以藏疾伤其极天之高;沧海滉瀁,不以舍垢累其无涯之广。故九德尚宽以得众,宣尼汎爱而与进。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八竟

  #1‘曰’原作‘四’,据校本改。

  #2‘申’原作‘中’,据校本改。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九

  广譬

  抱朴子曰:立德践言,行全操清,斯则富矣,何必玉帛之崇乎;高尚其志,不降不辱,斯则贵矣,何必青紫之兼拕也。俗民不能识其度量,庸夫不得揣其铨衡,是则高矣,何必凌云而蹈霓乎;问者莫或测其渊流,求者未有觉其短乏,是则深矣,何必洞河而沦海乎。四海苟备,虽室有悬磬之窭,可以无羨乎铸山而煮海矣;身处鸟兽之羣,可以不渴乎朱轮而华毂矣。

  抱朴子曰:潜灵俟庆云以腾竦,栖鸿阶劲风以凌虚,素鳞须姬发而跃,白雉待公旦而来,姜老值西伯而投磻溪之纶,韩英遭汉高乃骋拨乱之才。

  抱朴子曰:澄精神于玄一者,则形器可忘;邈高节以外物者,同富贵可遗。故支离之伟造化而怡颜,北人箕叟栖嵩岫而得意焉。

  抱朴子曰:粗理不可浃全,能事不可毕兼。故悬象明而可蔽,山川滞而或移,金玉刚而可柔,坚冰密而可离。公旦不能与伯氏跟絓于冯云之峻,仲尼不能与吕梁较伎于百仞之溪。抱朴子曰:震雷不能细其音以协金石之和,日月不能私其耀以就曲照之惠,大川不能促其涯以适速济之情,五岳不能削其峻以赴陟者之欲。故广车不能胁其辙以苟通于狭路,高士不能撙其节以同尘于隘俗。

  抱朴子曰:阴阳以广陶济物,三光以普照着明,嵩华以藏疾为旷,北溟以含垢称大,硕儒以与进弘道,远数以博爱容众。

  抱朴子曰:灵龟之甲,不必为战施;麟角凤爪,不必为鬭设。故隽生不释剑于平世,击柝不辍备于思危。

  抱朴子曰:南金不为处幽而自轻,瑾瑶不以居深而止洁,志道者不以否滞而改图,守正者不以莫赏而苟合。

  抱朴子曰:登玄圃者,悟丘阜之卑;浮溟海者,识池沼之褊。披九典乃觉墙面之笃蔽,闻至道乃知拘俗之多迷。

  抱朴子曰:浑沌#1之原,无皎登之流。毫厘之根,无连抱之枝。分寸之烬,无炎远之热。隙穴之中,无炳蔚之羣。钩曲之形,无绳直之影。参差之上,无整齐之下。

  抱朴子曰:不睹琼琨之熠烁,则不觉瓦砾之可贱;不觌虎豹之彧蔚,则不知犬羊之质漫。聆白雪之九成,然后悟巴人之极鄙;识儒雅之汪濊,尔乃悲不学之固陋。

  抱朴子曰:无当之玉盌,不如全用之埏埴;寸裂之锦黻,未若坚完之韦布。故夏姬之无礼,不如孤逐之皎洁;富贵之多罪,不如贫贱之履道。

  抱朴子曰:猛兽不奋搏于度外,鹰鹞不挥翮以妄击。若庙筭既内不揆德,进取又外不量力,犹轻羽之投洪鑪,飞雪之委沸镬,朝菌之试干将,羔犊之犯虣虎也。

  抱朴子曰:三辰蔽于天,则清景暗于地;根荄蹙于此,则柯条瘁于彼。道失于近,则祸及于远;政缪于上,而民困于下。

  抱朴子曰:务于远者或失于近,治其外者或患生乎内。复头者不必能令足不濡,蔽腹者不必能令背不伤。故秦始筑城遏胡而祸发帏幄,汉武悬旌万里而变起萧墙。

  抱朴子曰:人才无定珍,器用无常道。进趋者以适世为奇,役御者以合时为妙。故玄冰结则五明捐,隆暑炽则裘鑪退,高鸟聚则良弓发,狡兔多则卢鹊走,干戈兴则武夫奋,韶夏作则文儒起。

  抱朴子曰:激脩流扬朝宗者,不可以背五城而跨积石;舒翠叶吐丹葩者,不可以舍洪荄而去繁柯。败源失本,尟不枯汔。叛圣违经,理不弘济。

  抱朴子曰:四渎辩源,五河分流,赴卑注海,殊涂同归。色不均而皆艳,音不同而咸悲,香非一而并芳,味不等而悉美。

  抱朴子曰:物贵济事而饰为其末,化俗以德而言非其本。故绵布可以御寒,不必貂狐;淳素可以匠物,不在文辩。

  抱朴子曰:冲飙谧气则转蓬山峙,脩纲既舒则万月齐理。故未有上好谦而下慢,主贱宝而俗贫。

  抱朴子曰:事有绿微而成著,物有治近而致远。故修步武之池,而引沈鳞于江海;丰朝阳之林,而延灵禽于丹穴。设象于槃孟,而翠虬降于玄霄;委灰于尺水,而望舒变于太极。是以晋文回轮于勇虫,而壮士云赴;句践曲躬于怒鼃,而戎卒轻死。九九显而扣角之俊至,枯骨掩而参分之仁洽。

  抱朴子曰:膏壤在荄,而柯叶含荣;率俗以身,则不言而化。故有唐以鹿裘臻太平,齐桓以损紫止奢竞。章华构而丰屋之过成,露台辍而玄默之风行。

  抱朴子曰:聪者料兴亡于遗音之绝响,明者觌机理于玄微之未形。故越人见齐桓不振之征于未觉之疾,箕子识殷人鹿台之祸于象箸之初。

  抱朴子曰:二仪不能废春秋以成岁,明主不能舍刑德以致治。故诛贵所以立威,赏贱所以劝善。罚上达,则奸萌破而非#2懦弱所能用也;惠下逮,则远人怀而非俭吝所能辩也。

  抱朴子曰:浮沧海者,必精占于风气,故保利涉之福。善涖政者,必战战于得失,故享惟永之庆。故闇君之所轻,盖明主之所重也;亡国之所弃,则治世之所行也。

  抱朴子曰:毫厘蹉于机,则寻常违于的。与夺失于此,则善否乱于彼。邪正混侔,则彝伦攸斁;功过不料,则庶绩以崩。故明君赏犹春雨而无霖淫之失,罚拟秋霜而无诡时之严。

  抱朴子曰:明铨衡者,所重不可得诬也;仗法度者,所爱不可得私也。故得人者,先得之于己者也;失人者,先失之于己者也。未有得己而失人,失己而得人者也。

  抱朴子曰:明主躬操威恩,不假人以利器;暗主倒执干戈,虽名尊而势去。故制庆赏而得众者,田常所以夺齐也;擅威福而专朝者,王莽所以篡汉也。

  抱朴子曰:常制不可以待变化,一涂不可以应无方。刻船不可以索遗剑,胶柱不可以谐清音。故翠盖不设于晴朗,朱轮不施于涉川。味淡则加之以盐,沸溢则增水而减火。

  抱朴子曰:丹书铁券,刺牲歃血,不能救违约之弊,则难以结绳检矣。五刑九伐,赤族之盛,不足以止觊觎之奸,则不可以舞干化矣。是以书有世重之文,易有随时之宜。

  抱朴子曰:人有识真之明者,不可欺以伪也;有揣深之智也,不可诳以浅也。不然以虺虵为应龙,狐鸱为麟凤矣。

  抱朴子曰:世有雷同之誉,而未必贤也;俗有讙譁之毁,而未必恶也。是以迎而许之者,未若鉴其事而试其用;逆而距之者,未若听其言而课其实。则佞媚不以虚谈进,良能不以孤弱退,驽蹇辍望于大辂,戎虬扬镳而电骋。则功胡大而不可建,道胡远而不可到。

  抱朴子曰:潜朽之木,不能当倾山之风;含鄛之崖,难以值滔天之涛。故七百之祚,三十之世,非徒牧野之功;倒戈之败,鹿台之祸,不始甲子之朝。其彊久矣,其亡尚矣。

  抱朴子曰:贵远而贱近者,常人之用情也;信耳而疑目者,古今之所患也。是以秦王歎息于韩非之书,而想其为人;汉武慷慨于相如之文,而恨不同世。及既得之,终不能拔。或纳谗而诛之,或放乎冗散。此盖叶公之好伪形,见真龙而失色也。

  抱朴子曰:摩尼不宵朗,则无别于碛砾;化鲲不凌霄,则靡殊于桃虫。绵驹吞声,则与喑人为羣;逸才沈抑,则与凡庸为伍。故 鳅亵绛虬于渊洿,驽蹇黩骏騄于坰野者,不识彼物静与之同,动与之异。

  抱朴子曰:弃金璧于涂路,则行人止足;委锦纨于泥泞,则见者惊咄。若夫放高世之士于庸卤之伍,捐经国之器于困滞之地,而谈者不讼其屈,达者不拯其穷。或贵其文而忽其身,或用其策而忘其功。斯之为病,由来久矣。

  抱朴子曰:开源不亿仞,则无怀山之流;崇峻不凌霄,则无弥天之云。财不丰则其惠也不博,才不远则其辞也不瞻。故睹盈丈之牙,则知其不出径寸之口;见百寻之枝,则知其不附毫末之木。

  抱朴子曰:灵凤所以晨起丹穴,夕萃轩丘,日未移晷,周章九陔,凌风蹈云,不缀不阂者,以其六翮之轻劲也。夫良才大智,亦有国之六翩也。

  抱朴子曰:淇卫忘归,不能无絃而远激;振尘之音,不能无器而与哀。超俗拔萃之德,不能立功于未至之时。

  抱朴子曰:朱绿之藻,不秀于枯柯;倾山之流,不发乎个源。熠耀之宵焰,不能使万品程形。志尽势利,不能使芳风邈世。

  抱朴子曰:重渊不洞地,则不能含螭龙,吐吞舟。峻山不极天,则不能韬琳琅,播云雨。立德不绝俗,则不能收美声,箸厚实。执志不绝羣,则不能臻成功,铭弘勳。而凡夫朝为蜩翼之善,夕望丘陵之益,犹立植黍稷,坐索于丰收也。抱朴子曰:行无邈俗之标,而索高世之称;体无道艺之本,而营朋党之未。欲以收清贵于当世,播德音于将来,犹寨裳以越沧海,企伫而跃九玄。

  抱朴子曰:泥龙虽藻绘炳蔚,而不堪庆云之招。撩禽虽调琢玄黄,而不任凌风之举。刍狗虽节以金翠,而不能蹑景以顿逸。近才虽丰其宠禄,而不能令天清而地平。

  抱朴子曰:毒粥既陈,则旁有烂肠之鼠;明燎宵举,则下有聚死之虫。刍豢之丰,则鼎俎承之;才小任大,则泣血涟如。桑、霍为戒厚矣,范疏之鉴明矣。

  抱朴子曰:沧海扬万里之涛,不能歛山峰之尘;惊风摧千仞之木,不能拔弱草之荄。䝙虎虣阚,不能威蚊虻;冠世之才,不能合流俗。

  抱朴子曰:坚志者,功名之主也;不惰者,众善之师也。登山不以.艰险而止,则必臻乎峻岭矣;清苦不以穷否而怨,则必永其令问矣。

  抱朴子曰:和鹊虽不长生,而针石不可谓非济命之器也;儒者虽多贫贱,而坟典不可谓非进德之具也。播种有不收者矣,而稼穑不可废;仁义有遇祸者矣,而行业不可惰。

  抱朴子曰:重载不止,所以沉我舟也;昧进志退,所以危我身也。聚蝎攻本,虽权安然,必领之征也。

  抱朴子曰:玄云为龙兴,非虺蜓所能招也;飙风为虎发,非狐狢之能致也。是以大人受命,则逸伦之士集;玉帛幽求,则丘园之俊起。

  抱朴子曰:金以刚折,水以柔全;山以高陊,谷以卑安。是以执雌节者,无争雄之祸;多尚人者,有召怨之患。

  抱朴子曰:淮阴隐勇于跨下,不损其龙跃而虎视也;应侯韬奇于溺箦,不妨其鸾翔而凤起也。或南面称孤,或宰总台鼎。故一抑一扬者,轻鸿所以凌虚也;乍屈乍伸者,良才所以俟时也。

  抱朴子曰:焦螟之卑栖,不肯为衔鼠之唳天;玄蝉之洁饥,不愿为蜣蜋之秽饱。是以御寇不纳郑阳之惠,曾参不美晋楚之宝。

  抱朴子曰:微飙不能扬大海之波,毫芒不能动万钧之钟。是以漆园思惠,有捐斤之歎;伯氏哀期,有剿絃之愤。短唱不足以致弘丽之和,势利不足以移淡泊之心。

  抱朴子曰:熊罴不校捷于狐狸,金鹗不竞击于小鹞。是以张耳掩壮于抱关,朱亥窜勇于鼓刀。

  抱朴子曰:悬鱼惑以芳饵,槛虎死于笼狐。不可以钓缗致者,必虹螭也;不可以机穽诱者,必麟虞也。

  抱朴子曰:夫云翔者,不知泥居之洿;处贵者,尟恕羣下之劳。然根朽者,寻木不能保其千里之茂也;民怨者,尧、舜不能恃其长世之庆也。抱朴子曰:凡木结根于灵山,而匠石为之寝斤斧;小鲜寓身于龙池,而渔父为之息网罟。蚊集鹰首,则鵦不敢啄;鼠住虎侧,则狸犬不敢议。

  抱朴子曰:灵蔡默然,而吉凶昭晳于无形;春鼃长譁,而丑音见患于聒耳。故声希者响必巨,辞寡者信必箸。

  抱朴子曰:箕踞之俗,恶盘旋之容;被发之域,憎章甫之饰。故忠正者见排于谗胜之世,雅人不容乎恶直之俗。

  抱朴子曰:升水不能救八薮之燔爇,撮壤不能遏砥柱之沸腾,寸刃不能刊长洲之林,独是不能止朋党之非。

  抱朴子曰:千羊不能扞独虎,万雀不能抵一鹰。庭燎攒举,不及羲和之末景;百鼓并伐,未若震霆之余声。是以庸夫盈朝,不能使彝伦攸叙;英俊孤任,足#3以令庶事根长。

  抱朴子曰:非分之达,犹林卉之冬华也;守道之穷,犹竹柏之履霜也。故识否泰于独见者,虽劫以锋锐,犹不失正而改涂焉,安肯謟笑以偶俗乎;体方贞以居直者,虽诱以封国,犹不违情以趋时焉,安肯躐径以取容乎。

  抱朴子曰:震雷輷 ,而不能致音乎聋聩之耳;重光丽天,而不能曲景于幽岫之中;凝冰惨栗,而不能凋款冻之华;朱飙铄石,而不能靡萧丘之木。故至德有所不能移也。

  抱朴子曰:彍弩危机,严镞衔弦,至可忌也,而勇雉触之而不猜;闇政乱邦,恶直妬能,甚难测也,而贪人竞之而不避。故飞锋暴集而不觉,祸败奄及而不振。是以愚夫之所悦,乃达者之所悲也;凡才之所趋,乃大智之所去也。

  抱朴子曰:风不辍则扇不用,日不入则烛不明,华不堕则实不结,岸不亏则谷不盈。九有乂#1安,则韩、白之功不着;长君继轨,则伊、霍之勋不成。故病困乃重良医,世乱而贵忠贞。

  抱朴子曰:好荣故乐誉之欲多,畏辱则憎毁之情急。若夫通精元一,合契造化,混盈虚以同条,齐得失于一指者,爱恶未始有所击,穷通不足以滑和。

  抱朴子曰:与夺不汨其神者,至粹者也;利害不染其和者,极醇者也。浩浩乎非瓢觯所校矣,茫茫乎非跬步所寻矣。声希所以为大音,和寡所以崇我贵。玄黄辽邈而不与其旷,死生大矣而不以改其守。常分纸碎,将胡恤焉。

  抱朴子曰:林繁则匠入矣,珠美则 裂矣。石舍金者焚铄,草任药者剪掘。刃利则先缺,絃哀则速绝。用以适己,真人之宝也;才合世求,有伎之灾也。

  抱朴子曰:准的陈则流镝赴焉,美名起则谤讟攻焉。瑰货多藏,则不招怨而怨至矣;器盈志骄,则不召祸而祸来矣。

  抱朴子曰:连城之宝,非贫寒所能市也;高世之器,非浅俗所能识也。然盈尺之珍,不以莫知而暗其质;逸伦之士,不以否塞而薄其节。乐天任命,何怨何尤。

  抱朴子曰:大鹏无戒旦之用,巨象无驰逐之才。故蒋琬败绩于百里,而为三台之标;陈平困瘁于治家,而怀六奇之略。

  抱朴子曰:明闇者,才也,自然而不可饰焉;穷达者,时也,有会而不可力焉。吕尚非早蔽而晚智,然振素而仅遇;韩信非初怯而末勇,然危困而后达。

  抱朴子曰:奔骥不能及既往之失,千金不能救斯言之玷。故博其施者,未若防其微;勤其求者,不如寡其辞。

  抱朴子曰:烈士之爱国也如家,奉君也如亲,则不忠之事不为其罪矣;仁人之视人也如己,待疏也犹密,则不恕之怨不为其责矣。

  抱朴子曰:玄冰未结,白雪不积,则青松之茂不显;俗化不弊,风教不颓,则皎洁之操不别。在危国而况贱,故庄、莱抗遗荣之高;居乱邦而饥寒,故曾、列播忘富之称。

  抱朴子曰:天居高而鉴卑,故其网虽疏而不漏;神聪明而正直,故其道赏真而罚伪。是以惠和畅于九区,则七耀得于玄吴;残害著于品物,则二气谬于四八。

  抱朴子曰:天秩有罔极之尊,人爵无违德之贵。故仲尼虽匹夫而飨祀于百代,辛、癸为帝王而仆竖不愿以见比。商老身愈贱而名愈贵,幽、厉位弥重而罪弥著。齐王之生不及柳惠之墓,秦王之宫未若康成之闾。

  抱朴子曰:影响不能无形声以著,余庆不可以无德而招。故唐尧为政七十余载,然后景星摛耀。羊公积行,黄发不倦,尔乃坠金雨集。涂远者其至必迟,施后者其报常晚。

  抱朴子曰:理尽者不可责有余,一至者不可求兼济。故洪涛之末,不能荡浮萍。冲风之后,不能飏轻尘。劲弩之余,力不能洞雾谷。西颓之落晖,不能照山东。

  抱朴子曰:悬象虽薄蚀,不可以比萤烛之贞耀;黄河虽混浑,不可以方沼沚之清澄。山虽崩,犹峻于丘垤;虎虽瘠,犹猛于豺狼。

  抱朴子曰:神农不九疾,则四经之道不垂;大禹不胼胝,则玄珪之庆不集。故救忧为厚乐之本,暂劳为永逸之始。

  抱朴子曰:金钩桂饵虽珍,不能制九渊之沉鳞;显宠丰禄虽贵,而不能致无欲之幽人。故吕梁有鹄立之夫,河湄繁伐檀之民。玉帛徒集于子陵之巷,蒲轮虚反于徐生之门。

  抱朴子曰:观听殊好,爱憎难同。飞鸟睹西施而惊逝,鱼鼈闻九韶而深沉。故衮藻之粲焕,不能悦裸乡之目;釆蔆之清音,不能快楚隶之耳;古公之仁,不能喻欲地之狄;端木之辩,不能释击马之庸。

  抱朴子曰:般旋之仪,见憎于裸踞之乡;绳墨之匠,获忌于曲木之肆。贪婪饕餮者,疾素丝之皎洁;比周实繁者,雠高操之孤立。犹贾坚之恶同利,丑女之害国色。

  抱朴子曰:君子之升腾也,则推贤而散禄;庸人之得志也,则矜贵而忽士。施惠隆于佞幸,用才出乎小惠。不与智者共其安,而望有危而见救;不与奇士同其欢,而欲有戚之见恤。犹灾火张天,方请雨于名山;洪水凌空,而伐舟于东闽。不亦晚乎。

  抱朴子外篇卷之三十九竟

  #1‘浑沌’原作‘军屯’,据校本改。

  #2‘非’原脱,据校本补。

  #3‘足’原作‘之’,据校本改。

  #4‘乂’原作‘人’,据校本改。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

  辞义

  或曰:干坤方圆,非规矩之功。三辰摛景,非莹磨之力。春华粲焕,非渐染之釆。茞蕙芬馥,非容气所假。知夫至真,贵乎天然也。义以罕觌为异辞,以不常为美。而历观古今属文之家,尟能挺逸丽于毫端,多斟酌于前言。何也?

  抱朴子曰:清音贵于雅韵克谐,著作珍乎判微析理。故八音形器异而钟律同,黼黻文物殊而五色均。徒闲涩有主宾,妍蚩有步骤,是则总章无常曲,火庖无定味。夫梓豫山积,非班匠不能成机巧;众书无限,非英才不能收膏腴。何必寻木千里,乃构大厦;鬼神之言,乃著篇章乎。

  抱朴子曰:夫才有清浊,思有脩短,虽并属文,参差万品。或浩瀁而不渊潭,或得事情而辞钝,违物理而言功。盖偏长之一致,非兼通之才也;闇于自料,强欲兼之。违才易务,故不兔嗤也。

  抱朴子曰:五味舛而并甘,众色乖而皆丽。近人之情,爱同憎异,贵乎合己,贱于殊途。夫文章之体,尤难详赏。苟以入耳为佳,适心为快,尟知忘味之九成,雅颂之风流也。所谓考盐梅之咸酸,不知大羹之不致;明飘飖之细巧,蔽于沈深之弘邃也。其英异宏逸者,则罗网乎玄黄之表;其拘束龌龊者,则羁绁于笼罩之内。振翅有利钝,则翔集有高卑;骋迹有迟迅,则进趋有远近。驽锐不可胶柱调也。文贵丰瞻,何必称善如一口乎。不能拯风俗之流遯,世涂之凌夷,通疑者之路,赈贫者之乏,何异春华不为肴粮之用,茝蕙不救冰寒之急?古诗刺过失,故有益而贵;今诗纯虚誉,故有损而贱也。

  抱朴子曰:属笔之家,亦各有病。其深者则患乎譬烦言冗,申诫广喻。欲弃而惜,不觉成烦也。其浅者则患乎妍而无据,证援不给。皮肤鲜泽而骨骸迥弱也。繁华暐晔,则并七曜以高丽。沈微沦妙,则侪玄渊之无测。人事靡细而不浃,王道无微而不备,故能身贱而言贵,千载弥彰焉。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一

  循本

  抱朴子曰:玄寂虚静者,神明之本也。阴阳柔刚者,二仪之本也。巍峨巖岫者,山岳之本也。德行文学者,君子之本也。莫或无本而能立焉。是以欲致其高,必丰其基;欲茂其末,必深其柢。乡党之友,不洽而勤。远方之求,涖官之称,不着而索。不次之显,是以虽佻虚誉,犹狂华千霜以寒曜不崇朝而零瘁矣。虽窃大宝于不料,冒惟尘以负乘,犹鲜介附腾波以高凌,顾眄已枯株于危陆矣。圣贤孜孜,勉之若彼;浅近蹻蹻,忽之如此。积习则忘鲍肆之臭,裸乡不觉呈形之丑。自非遁世而无闷,齐物于通塞者,安能弃近易而寻迂阔哉。将术斯弊,其术无他,徒擢民于严岫,任才而不计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一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二

  应嘲

  抱朴子曰:客嘲余云:先生载营抱一,韬景灵渊,背俗独往,邈尔萧然。计决,而犹与不栖于心术;分定,而世累无余于胸间。伯阳以道德为首,庄周以逍遥冠篇,用能摽峻格于九霄,宣芳烈于罔极也。今先生高尚勿用,身不服事,而著君道臣节之书;不交于世,而作讥俗救生之论;甚爱骭毛,而缀用兵战守之法;不营进趋,而有审举穷达之篇。蒙窃惑焉。

  抱朴子曰:君臣之大,次于天地。思乐有道,出处一情。隐显任时,言亦何系。大人君子,与事变通。老子无为者也,鬼谷终隐者也,而著其书咸论世务。何必身居其位,然后乃言其事乎。夫器非琼瑶,楚和不泣;质非潜虬,风云不集。余才短德薄,干不适治,出处同归,行止一致。岂必达官乃可议政事,居否则不可论治乱乎。常恨庄生言行自伐,桎梏世业,身居漆园而多诞谈。好划鬼魅,憎图狗马,狭细忠贞,贬毁仁义。可谓彫虎书龙,难以征风云;空板亿万,不能救无钱。孺子之竹马,不免于脚剥;土柈之盈案,无益于腹虚也。或人又曰:然吾子所著,弹断风俗,言苦辞直。吾恐适足取憎在位,招摈于时。非所以扬声发誉,见贵之道也。抱朴子曰:夫制器者,珍于周急,而不以釆饰外形为善;立言者,贵于助教,而不以偶俗集誉为高。若徒阿顺谄谀,虚美隐恶,岂所匡失弼违,醒迷补过者乎。虑寡和而废白雪之音,嫌难售而贱连城之价,余无取焉。非不能属华艳以取悦,非不知抗直言之多吝,然不忍违情曲笔,错滥真伪。欲令心口相契,顾不愧景,冀知音之在后也。否泰有命,通塞听天,何必书行言用,荣及当年乎。夫君子之开口动笔,必戒悟蔽,式整雷同之倾邪,磋聋流遁之闇秽。而著书者,徒饰弄华藻,张磔迂阔,属难验无益之辞,治靡丽虚言之美。有似坚白厉修之书,公孙刑名之论,虽旷笼天地之外,微入无间之内,立解连环,离同合异,鸟影不动,鸡卵有足,犬可为羊,大龟长蛇之言,适足示巧表奇以诳俗。何异乎划放仓以救饥,仰天汉以解渴。说昆山之多玉,不能赈原宪之贫。观药藏之簿领,不能治危急之疾。墨子刻木鸡以厉天,不如三寸之车鎋;管青铸骐骥于金象,不如驽马之周用。言高秋天而不可施者,丘不与易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二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三

  喻蔽

  抱朴子曰:余雅谓王仲任作论衡八十余篇,为冠伦大才。有同门鲁生难余曰:夫琼瑶以寡为奇,碛砾以多为贱。故庖牺卦不盈十而弥纶二仪,老氏言不满万而道德备举。王充著书,兼箱累袠。而乍出乍入,或儒或墨。属词比义,又不尽美。所谓陂原之蒿莠,未若步武之黍稷也。抱朴子答曰:且夫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贤。徒见述作之品,未闻多少之限也。吾子所谓窜巢穴之沈昧,不知八絃之无外。守灯烛之宵曜,不识三光之晃朗。游潢洿之浅狭,未觉南溟之浩汗。滞丘垤之位埤,不寤蒿岱之峻极也。两仪所以称大者,以其函括八荒,缅邈无表也。山海所以为富者,以其包笼旷阔,含受杂错也。若如雅论,贵少贱多,则穹隆无取乎宏焘,而旁泊不贵于厚载也。夫迹水之中,无吞舟之鳞;寸枝之上,无垂天之翼;蚁垤之颠,无扶桑之林;潢潦之源,无襄陵之流。巨鼇首冠瀛洲,飞波凌乎方丈。洪桃盘于度陵,建水竦于都广。沉馄横于天池,云鹏戾乎玄象。且夫雷霆之骇,不能细其响。黄河之激,不能局其流。骐騄追风,不能近其迹。鸿鹄奋翅,不能卑其飞。云厚者雨必猛,弓劲者箭必远。王生学博才大,又安省乎。吾子云,玉以少贵,石以多贱。夫玄圃之下,荆华之颠,九员之泽,折方之渊,琳琅积而成山,夜光焕而灼天,顾不善也。又引庖牺氏著作不多。若夫周公既繇大易,加之以礼乐。仲尼作春秋,而重之以十篇。过于庖牺,多于老氏,皆当贬也。言少则至理不备,辞寡即庶事不畅,是以必须篇累卷积而纲领举也。羲和升光以启旦,望舒曜景以灼夜。五林并生而异用,百药杂秀而殊治,四时会而岁功成,五色聚而锦绣丽,八音谐而箫韶美,羣言合而道艺辩。积猗顿之财,而用之甚少,是何异于原宪也;怀无铨之量,而著述约陋,亦何别于琐碌也。音为知者珍,书为识者传。瞽旷之调钟,未必救解于同世。格言高文,岂患莫赏而减之哉。且夫江海之秽物不可胜计,而不损其深也;五岳之曲木不可訾量,而无亏其峻也。夏君之璜,虽有分毫之瑕,晖曜符彩足相补也;数千万言,虽有不艳之辞,事义高远足相掩也。故曰:四渎之浊,不方瓮水之清;巨象之瘦,不同羔羊之肥矣。子又讥之乍入乍出,或儒或墨。夫发口为言,著纸为书。书者,所以代言。言者,所以书事。若用笔不宜杂载,是论议当常守一物。昔诸侯访政,弟子问仁,仲尼答之,人人异辞。盖因事记规,随时所急。譬犹治病之方千百,而针灸之处无常,却寒以温,除热以冷,其于救死存身而已。岂可诣者,逐一道如齐楚,而不改路乎。陶朱、白圭之财不一物者,丰也;云梦、孟诸所生万殊者,旷也。故淮南鸿烈,始于原道淑真,而亦有兵略主术。庄周之书,以死生为一,亦有畏牺慕龟,请粟救饥。若以所言不纯而弃其文,是治珠翳而剜眼,疗溼痺而刖足,患荑莠而刈谷,憎枯枝而伐树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三竟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四

  百家

  抱朴子曰:百家之言,虽不皆清翰锐藻,弘丽汪濊,然悉才士所寄心,一夫澄思也。正经为道义之渊海,子书为增深之川流。仰而比之,则景星之佐三辰;俯而方之,则林薄之裨嵩岳。而学者专守一业,游井忽海,遂 踬于泥泞之中,而沈滞乎不移之困。子书彼引玄矿,眇邈泓窈,总不测之源,扬无遗之流,变化不击于规矩之方圆,旁通不沦于违正之邪径,风格高严,重仞难尽。是偏嗜酸甜者,莫能赏其味也;用思有限者,不得辩其神也。先民歎息于才难,故百世为随踵。不以璞不生板桐之岭,而捐曜夜之宝;不以书不出周孔之门,而废助教之言。犹彼操水者,器虽异而救火同焉。譬若鍼灸者,术虽殊而攻疾均焉。狭见之徒,区区执一,去博辞#1精思,而不识合锱铢可以齐重于山陵,聚百千可以致数于亿兆。惑#2诗赋琐碎之文,而忽子论深美之言。真伪颠倒,玉石混殽,同广乐于桑间,均龙章于素质。可悲可慨岂一条哉。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四竟

  #1‘辞’原作‘乱’,据校本改。

  #2‘惑’原作‘或’,据校本改。

  抱朴子外篇卷之四十五

  文行

  或曰:德行者,本也;文章者,末也。故四科之序,文不居上。然则著纸者,糟粕之余事;可传者,祭毕之刍狗。卑高之格,是可讥矣。抱朴子答曰:筌可弃而鱼未获,则不得无筌;文可废而道未行,则不得无文。若夫翰迹韵略之广逼,属辞比义之妍媸,源流至到之修短,韫藉汲引之深浅。其悬绝也,虽天外毫内不足以喻其辽邈;其相倾也,虽三光熠燿不足以方其巨细。龙渊鈆铤,未足譬其锐钝;鸿羽积金,未足方其轻重。而俗士唯见能染毫画纸,便槩以一例。斯伯氏所以永思钟子,郢人所以格斤不运也。夫斲削者比肩,而班狄擅绝手之名;援琴者至多,而夔襄专清声之称;厩马千驷,而骐骝有邈羣之价;美人万计,而威施有超世之色者:盖远过众也。且文章之与德行,犹十尺之与一丈。谓之余事,未之前闻也。八卦生乎鹰隼之被,六甲出于灵龟之负。文之所在,虽且贵本不必便疏,末不必皆薄。譬锦绣之因素地,珠玉之讬 石,云雨生于肤寸,江河始于咫尺。理诚若玆,则雅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