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三星主天府天市,架屋危为玄杆,耗,神也;虚亦耗神。

  室

  营室二星,天子之官。又有军粮之府及土功事,星明国昌。一日玄官,二日清庙。室二星谓之定。定,正也,主土功事。《诗》云:定之方中。

  壁

  二星,主文章,天下图书之祕府也。《诗》疏云:壁者,室之外院。箕在南,则壁在室东,故称东壁。星明王一者昌,道卫明,国多君子。岁星守之,五谷以水伤。《月令》:仲冬昏东壁中。以《易》参之,斗本北方为坎,北官龟形,乃其本象。又分为龟蛇两物于宝,以坎为狐。虞翻以艮为狐,《天文》以心为狐,互发也。运斗枢日玉衡,散而为鼠。玉衡斗星,亦坎也。牵牛在丑,北星河鼓,亦名牵牛。言阳气行而万物出也。女须四星贱,识女三星贵,妾与天女异分也。天牢六星在斗魁下,贵人之牢也。贯索九星在招摇前,庶人之牢也。北七宿中,多言宗庙祷祠者,以北方幽阴,鬼神之窟宅也。言官室女工以应冬候,阴极阳生,是以列宿皆起于牵牛之初。

  中宫天极五星,勾陈六星,皆在紫宫中,最尊者也。《灵宪》曰:黄神轩辕于中。

  天五居十干中为戊己,属土应天极五星。地六居十二支中为辰戌丑未,属土应勾陈六星。在天为辰,在地为土,故张氏以黄神目之。其日五官,五七三十五。名者以北斗七星为帝车,以斡旋造化也。

  天极五星

  星家言四帝,侠黄帝中坐者,东帝威灵仰,南帝赤嫖怒,西帝自招矩#18,北帝吁光纪。即《月令》木火金水,并中央土为五是也。或谓:天一而帝五,何也?曰:此不过借主宰之名,以言五行之气,各有攸统尔。

  钩陈六星

  六星土象,坤数六也。口中一星,日天皇大帝,主御韦灵。抱极枢四星,日四辅。《隋志》曰:在紫微官中。班固曰:周以勾陈之位,盖土居五行中,而四时之气无不备。勾陈居龙虎鹑龟中,而四方毛羽甲鳞之虫无不统。所以为中官之卫欤。《灵宪》曰:在朝象官,在人象事。

  三台星

  六星两两而起,一日天柱。三公之位,在人日三公,在天日三台。文昌二星日上台,为司命主寿。次二星日中台,为司中主宗室。东二星日下台,为司禄主兵。又日三台为天阶,太乙镊以上下。一曰:泰阶。上阶上星为天子,下星女主。中阶上星为诸侯,下星卿大夫。下阶上星为士,下星庶人。又曰:上台司命为太尉,中台司中为司徒,下台司禄为司空。三能台色参君臣和,不齐为乖戾。三阶平阴阳和风雨,时社稷神只咸获宜,天下太平。六符者,六星之符验也。

  文昌星

  六星在北斗魁前。天之六符,主集计天道。《史六星,一上将命司中司禄天官》曰:斗魁戴魁二次将,三贵相。司与三么中同。

  尚书五星

  为天喉舌,斟酌元气,运平四时,赋一政四海,共治天下。

  少微星

  四星,在太微士大夫之位。一日处士,或曰博士。官南第一星,处士第二星,议士第三星,大夫明大而黄,贤才举。

  郎官十五星

  在帝座东北,一日依乌郎府。周官元士,汉光禄中散谏议郎,是其职也。

  传说一星。

  在箕尾后,主章祝,巫官也。#19愚谓一星应在朝,一官前星为太章。祝,巫官也。子三台为三公,文昌六星为尚书,六部北斗为天喉舌,尚书亦为王喉舌。天有传说星,人有传说相,天有王良策马,人有王良善驭。如此之类,难以遍举。

  文星

  东壁

  二星主天下文章图书之府。星明王道行,国多君子。

  五星聚奎

  见前五星连珠注。

  柱下史。

  极东一星主记过,左有史之象

  六甲

  六星在华盖旁,政教。

  华盖

  分阴阳,配节侯,布《晋志》:上九星华盖,下九星扛盖之柄,所以复帝座。《诗》:为章于天。

  织女

  三星,天孙也,主果蕨丝帛珍宝嫁娶。《诗》:终日七襄。天孙为织云锦裳。

  武星

  天将军

  十二星,在娄北,主武。中央大星,天之大将也。外小星,吏士也。大将军摇,兵起大将出。小星,不具兵发。

  郎官

  一星,在郎位,北为武备。

  骑官

  二十七星,在氏。南为天子,虎贵主宿卫。

  虎贲

  一星,在太微北,诧头之骑士也。

  羽林星

  四十五星,在营室南,一曰天军。

  垒壁星

  十二星,在羽林北,羽林之垣壁也○三军位为营室。

  参旗

  九星,在参西。一日天旗,弓。主司弩弓之张,候变。

  九斿#21

  西南九星,天子旗也。

  左旗右旗

  九星,在牵牛北,天鼓也。一日三武大将军,居左右二将之中也。旗九星在鼓旁,相为旌表。又河鼓星亦名牵牛。非也。《隋志》曰:河鼓三星。唐《天文志》曰:河鼓,将军象也。

  天枪

  三星,在北斗杓东,一曰天钺天之武备。

  弧#22

  九星,在狼东南,天弓也。主备盗贼。

  天棓

  五星,天子先驱也。忿争御难,皆所以备非常。一星不具,国兵起。

  招摇

  一星,与斗相应,胡来受命中国。明而不正,则胡不受命。

  天厩

  东壁十星,日天底。主马之官,主驿亭,主刻漏,与晷刻并驰。

  王梁

  天驷一星,日王梁,荣马车骑满野。《晋志》曰:王良亦日天马,亦梁为天桥。故或占车骑,或津梁道。愚曰:文武并用,长久之道。然在朝为郎官,其星十五,野为郎将,星止于一,天之示人至矣。

  民星

  房星为农祥。

  在东七星中,立春日晨星中于午,为农祥。占日百谷熟○

  农文人

  在南斗西南,老农主穑也。

  天鸡

  主候时以催耕。

  牵牛

  张骞乘搓事,见河东牛郎耕,河西织女织。虽未铃,然于世教有补,况七曜起于牵牛。道阳气以出乎《尔雅》,河鼓牵牛一星,李巡孙炎二之#23。李日二十八宿名,孙日河鼓在牵牛北。

  犁曲九星

  六星大而明,余三星小而暗,耕时柄向上。

  天田#24

  九星,在牛星南。又曰:苍龙左角为天田。

  水府#25

  在东井西南,主水官。

  罗堰#26

  九星在牵牛东,壅水潦为灌溉之蕖。

  四渎#27

  江河济之星

  斗#28

  五星,在官#29南,主平量,仰则天下牛斛不平,复则岁禳。

  内杵臼

  七星主给军食。客星入,兵起东府。南三星曰内杵,四星曰内臼。

  天江

  在尾北。四星不具动摇,大水出。

  天船

  九星,一日舟车日积水,以济不通。中一星曰积水,候水灾,亦主水旱。均明则天下安。

  天钱

  十星,如贯钱之状,在北,落门西北。

  天籥

  在斗杓西,主关闭。

  天市垣

  《隋志》:垣有二十二星,在房星东北,主权衡,主聚众市中。星众润则岁实,稀则岁虚。荧惑守之,戮不忠之臣。彗孛守之,为徙市易郡。帝座一星在市中,天庭也。光而润,天子吉#30威令行。候一星在帝座东北,主伺阴阳宦者。四星在西南,不欲大明,则辅臣强。《易》曰:日中为市,交易而退。天下之民,从之神农,取诸噬嗑以此。

  人星

  南五星日人星,主静,众庶柔远近。一曰外星,主防淫佚。老人星。

  老人星

  一日南极,常以秋分之日见于丙,春分之日没于丁。见则治平昌。不见,则兵起。

  天乳

  亢北一星日天乳,主甘露。

  格滓#31

  炎火之状,黄白起地,下大上锐。其见也,不耕而获,不有土功,叉有大咎。

  景星

  德星也。又日天哩。常出有道之国,生于晦朔,助月为明。哩明也,赤方气与青方气相连。赤方中有两黄星,青方中有一黄星,三方星合为景星。

  天社

  舆鬼之南六星日天社,其位坤,其气未,其神共工氏之子。勾龙平水土,故杞以配其精为星。

  天稷星

  五星,在七星南。稷,农正也。取乎五谷之长,以为号。

  天庙

  张南十五星,日天庙,天子之祖庙也。虚危为宗庙子之气。愚谓:生民之功,起于后稷。力农以配天,则景星见而甘露降。天象昭昭,岂不信乎。

  邵子曰:星为昼。《要义》曰:日夜分,谓昼夜刻漏。

  马氏曰:昼五十刻,夜五十刻。据日出日入为限。蔡邕云:星见为夜。日入后三刻,日出前三刻,皆属昼。昼有五十六刻,夜有四十四刻。郑云:日中星以为日,见之漏五十三刻,不见之漏四十五刻,与蔡校一刻。愚按:邵子以离为星,星为昼,辰为夜。日出则星没,日没则星出,皆人所共睹。故今以此定昼夜也。

  星变。

  五纬行度,与七政互相表裹。分布四方,用告祸福。故曰:彝伦失序,则星辰乱行。岁星一日行十二分度之一,十二岁而周天。荧惑日行三十三分度之一,三十三岁而周天。镇星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二十八岁而周天。太白日行八分度之一,八岁而周天。辰星日行一度,一岁而周天。是五纬所行之度数,与二十八宿共为天体。一有差舛,则在.天为水旱,在人为殃咎,在国为兴亡。人能修德以禳之,则庶乎获免。不然,积毫芒而成寻丈,可不畏哉。今略具星变于后云。

  彗星之变。

  《公羊传》曰:有星孛于大辰者,彗也。何休曰:邪乱之气,扫故置新之象。纬书曰:其形长丈,彗有五色。色苍,侯王破;赤,强国恣;白,兵大作。愚尝详砍其变矣。鲁文公时,彗在北斗,后楚以夷狄深入诸夏。春秋齐侯禳彗。晏子曰:不可。是天教民,民将流亡。始皇十五年间,彗四见,长或竟天,遂兼六国,攘四夷,死人如麻。汉元光五年七月,彗东入太微,至幸臣五十余日,致中常侍赵忠奸乱之应。汉哀建平二年三月,彗出牵牛七十余日,卒贻王莽篡国之祸。宋景定甲子,彗出柳宿,律中葵宾为鹑火之次,妖燄贯于半天七十余日。惟祕书郎又疏曰:彗犯柳宿,著见尤异,政涂宥府,此端门次辅之星。今以孔光崔烈而变为彗,甘泉法从此,文昌华盖之星。今以元积贡禹而变为彗,给舍台谏司过之星。今以呜凤化寒蝉,仗马喂莓豆而变为彗,又有大彗者在焉。为商君相业而尚功利,为介甫擅权而谓天变不足畏。切中时病矣。惜#32言未及行,不及十稔,国随以灭。悲夫。

  蚩尤为旗之变。

  类彗后曲象旗,黄上白下,荧惑之精。见则王者征伐四方。

  天狗堕地之变。

  状如大流星,有声如雷,望如火光,炎炎中天。坠地类狗。其下圆,如数顷田处。上锐,千里破军杀将。孟曰:亦太白之精。

  太白经天数,有盈缩之变。

  盈缩者,日方南,太白居南;日方北,太白居北。为赢,侯王不宁,用兵进吉退凶。日方南,太白居北;日方北,太白居南。为缩,侯主有忧,用兵退吉进凶。又,太白在南,岁星在北,名日牝牡,年谷大熟。当出不出,当入不入,不破国铃亡国。经天者,日阳也。日出则星亡,昼见午上为经天。与日争明,是为乱纪。天下革,民更主,人民流亡。强者弱,小者强。女主昌莽地皇,时在太微中,烛地如月光。太微,天子庭也。是年大兵入天子庭。至渐台,斩莽首。愚曰:是二星者,不铃远引。庚午秋,天狗星堕。未几,大将砠。己丑夏,太白经天。明年白波浪起,并前甲子彗三大异星。予年七十,皆目所亲睹,故特书之。

  太白主兵,荧惑主内乱。月主刑,其变有三。三者失度,有乱臣贼子,伏尸流血之兵。

  枉矢星之变。

  物莫直于矢直,而枉操矢者,邪人也。昔项羽救钜鹿,枉矢西流,遂阬秦#33屠咸阳,以乱伐乱。

  星聚为祟之变。

  水木火三合东井。占曰:外有兵与丧,五#34星入舆鬼。木火金合,虚如连珠,皆为死丧。三星在斗,戮将死相。火金水三星合秒,金水合于东井,皆为白衣之会。汉文帝时,天子四衣白衣,临邸第者,此也。唐天宝中,五星聚箕尾。占曰:有德庆,无德殃。至德中,木火金水聚鹑首,从岁星也。木火阳主中邦,金水阴主外邦,阴与阳合,中外相连以兵。以此见五星之聚,有吉有凶,不可拘#35一。

  流星之变。

  汉元延中日哺时,有流星头大如缶,长十余丈,赤白从日下东南去。或大如盂,或如鸡子,耀耀如雨,下至昏止。其占为天子失势,后王莽篡国。建武中,小流星百枚以上,或西南东北四面行。其占为小民流徙,后应征公孙迷民流。流星大如杯,从织女西行,后光烈皇后崩。流星出文昌,将相色白光烛地,长可四丈,摇如龙蛇形。已而,王商自杀。

  《晋志》曰:天#36使也,星大者使大,.小者使小。自上而下日流,自下而升日飞。大日奔,亦流也。声隆隆者,怒之象。小星流者,庶.民之象。大如月者,人主之象。天星尽摇,民劳之象□。

  附耳星之变。

  西毕大星旁小星,附耳掺动,有谗乱在侧。

  天谗星之变。

  又曰:卷舌六星在北,主口舌以知佞谗。卷舌上一星,日天谗。

  搀枪桔彗之变。

  四星状异,殃一破国危君。余殃为旱凶饥暴疾。

  荧惑之精为变。

  隋大业末,荧惑逆行入南斗,色赤如血光,芒震耀长七八尺。后杨玄感反,天下大乱。唐长寿中,荧惑犯。五诸侯浑仪尚献甫奏,臣命在金,五诸侯太史位,火克金,臣将死矣。武后曰:为禳之。迁水衡都尉,水生金,又去太史位,卿无忧矣。是秋,献甫卒。

  太白之精为变。

  六贼星,太白之精也。出正南,去地可六丈。大而赤,形如彗,芒九角。天狗亦太白也,主兵。

  赦星.o

  星长三丈余,出北斗魁南,抵轩辕而灭。占日有赦。填星之精为变。咸汉星填之,精也。出正北,去地可六丈。大而赤中青,青中赤。表下有三彗从横,又名五残。星出正东,状类辰,去地可六丈,大而黄。

  狼角之变。

  九游星东有大星日狼,变色则多盗贼。

  贯索。

  贱人之牢也。又日连索。连营天牢,主禁强暴。九星皆明,狱烦。七星明,大赦。动斧钻#37用。

  归邪之变。

  如星非星,如云非云。归蛇出,爻有归国者。其占亦有吉凶。已上并《天文志》所载。

  星变关时否泰。

  星一也,其形其色,其常其变,其时其分,各有取舍。其占不同,惟严子陵足以当客星之占,陈仲弓足以应德星之聚。宿骑箕尾而傅说生,星陨中营而葛亮死,吉人君子未尝不与天象相关也。客星又有变者,形大如瓜,色有青白者,不为大水,则为大饥。气白起天苑西南者,则牛马死伤,又何其不祥也。春秋时,彗三见。夜常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杀君三十六,亡国二十五,诸侯奔走,不保社稷者,不可胜数。《传》曰:夜有星无云而天雨者,谓之天泣。其故何也?盖不忍君子小人之倒植,而痛苍生之罹其祸也。天象岂虚应哉!.是以古之隐德之士,所以夜观天象,昼察人事,而为之隐忧也。

  《易》曰: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

  欧阳子曰:此圣人极论天人之际也。《春秋》虽书日食星变,孔子未尝道其所以然。曰:天地鬼神不可知,为其可知者人而已。日中铃反,盛衰叉复。天,吾不知;吾见其亏盈于物者矣。草木之成者,变而衰落之;物之下者,进而流行之。地,吾不知;吾见其变流于物者矣。人之责满者多祸,其守约者多福。鬼神,吾不知。吾见人之祸福者矣。天地鬼神不可知其心,则因其著于物以测之。故据其进之可见者以为言,日亏盈,日变流,日祸福。若人则可知者,故直言其情,日好恶。其知与不知,异辞也。参而会之,与人无以异也。以其不可知,故当尊而远之。以其与人无以异,则修吾人事而已。未有人心说而天意怒,未有人理逆而天道顺者。呜呼,圣人没,异端起。秦汉以来,学者惑于灾异久矣。天文五行之说,不胜其几也。予之所迷,不得不异乎《春秋》也。欧公以人之可知者一,对天地鬼神之不可知者三。一者尽,则三者在。其中君子何如哉?修身俟命而已。

  天原发微卷之八竟

  #1‘听’,原作‘德’,据《四库全书》本改。

  #2‘肉’,原作‘闪’,据《四库全书》本改。

  #3‘青州’,原作‘州青’,据《四库全书》本改。

  #4‘赵分’,《四库全书》本作‘今赵分’。

  #5‘度十五’,原作‘二十五’,据《四库全书》本改。

  #6‘晋魏分’,《四库全书》本作‘今晋魏分’。

  #7‘秦分’,《四库全书》本作‘今秦分’。

  #8‘周分’,《四库全书》本作‘今周分’。

  #9‘楚分’,《四库全书》本作‘今楚分’。

  #10‘韩分’,《四库全书》本作‘今韩分’。

  #11‘宋分’,《四库全书》本作‘今宋分’。

  #12‘见’,原作‘死’,据《四库全书》本改。

  #13‘又’,原作‘天’,据《四库全书》本改。

  #14‘起’,《四库全书》本作‘启’。

  #15#16#17‘翌’,《四库全书》本均作‘翼’。

  #18‘矩’,《四库全书》本作‘拒’。

  #19原脱‘章祝,巫官也’五字,据《四库全书》本补。

  #20原脱‘东’字,据《四库全书》本补。

  #21‘许’,《四库全书》本作‘游’。

  #22‘弧’,《四库全书》本作‘孤星’。

  #23‘之’,原作‘七’,据《四库全书》本改。

  #24‘天田’,《四库全书》本作‘天田星’。

  #25‘水府’,《四库全书》本作‘水府星’。

  #26‘罗堰’,《四库全书》本作‘罗堰星’。

  #27‘四渎’,《四库全书》本作‘四渎星’。

  #28‘斗’,《四库全书》本作‘斗星’。

  #29‘官’,《四库全书》本作‘宫’。

  #30‘吉’,原作‘古’,据《四库全书》本改。

  #31‘格滓’,《四库全书》本作‘格泽’;‘咎’,原作‘客’,据《四库全书》本改。

  #32‘惜’,原作‘借h据《四库全书》本改。

  #33‘秦’,原作‘奉’,据《四库全书》本改。

  #34‘五’,原作‘王’,据《四库全书》本改。

  #35‘拘’,原作‘枸’,据《四库全书》本改。

  #36‘天’,原作‘尺’,据《四库全书》本改。

  #37‘钻’,《四库全书》本作‘镀’。

  天原发微卷之九

  鲁斋鲍云龙景翔编著虚谷方回万里校正

  少阴

  《春秋传》晋侯问伯瑕曰:何谓辰?对曰:日月之会是谓辰。辰,时也。愚谓:自十一月至十月,子至亥也。言日月聚会有时,故以辰言之。在天为二十八宿,举目可见,故以星言之。但其流行于四时八节,有气无形。散布于太空,似有形而无可执着者,皆辰为之也。

  邵子曰:辰是那天上星,分为十二段底即十二辰,天壤也。

  日月星辰#1自是四件,此说辰者,谓一辰各有几度。谓如日月宿于角几度月即所宿处是辰。故曰:日月所会谓之辰。为相氏曰:若指星体而言,谓之星。日月会于其星,则名宿名辰名次名房名合。若不据会宿,则指星体而言星也。《尚书精义》曰:天极谓之北辰,五纬有辰星,又有十二次,日辰。

  又曰:辰数十二,日月交会谓之辰。辰,天之体也,无物之气也。

  张氏曰:辰,十二从地数也。无物之气不可见,因日月之会而见。以不可见故为阴,天之阴者,天之体。天之所以立也,从地数者天之地也。

  又曰:阴中之阴,辰也,天壤也。气一而已,主之者干也。

  辰者无物之气,天之体。故日天壤,辰之于天是也。辰者,天之体。土者,地之体。辰者,无物之气不可见。以星观焉,知其廓然太虚能容物也。土者,有形之物可见。以山观焉,益知其能负物也。土为大物,辰为太虚,日月星辰讬焉。辰虽不可见,天昼夜常见,故不用之一,用之所宗也。

  又曰:辰至日为生,日至辰为用。盖顺为生而逆为用。

  辰至日者,言天左行为顺,布气生物。日至辰者,言日右行为逆,变气用时。故时可逆推,物又顺成。子云曰:巡乘六甲,与斗相逢,言天日之相应也。

  又曰:星为日余,辰为月余。

  日为阳精,天之灵魂。月为阴精,天之气魄。星为阳之余精,辰为阴之余气。故星者天之神,辰者天之体。日月在天,如人之真心命门,阴阳之本也。五星如人五脏,诸星如人支骸精血。辰之于天,则人之体魄是也。

  又曰:天有日月星辰与天为五。地有五行,金木水火与地为五。辰阳中阴不可变,故一日十二辰,不可见也。

  辰者,天之体。辰之于天,犹土之于地。天主用,有神焉?辰不可以尽天,非若土即可以尽地。辰之外别名天,土即所以为地也。汉上曰:月生于日之所照,众星被耀,因水转光。三辰同形,阴阳相配,其体则辰也。

  又曰:天以一而变四.。四者有体,而一者无体。

  张氏曰:日月星辰,以成天体。四成则太极之体,退藏于四者之问而不可见。所以日月星辰与天而五,除日月星辰则无天。四者有体,所以成形。一者无体,退藏于密。言五者,必归之天。言十者,必归之地。五当无极,十当为有之#2极。亦曰:除#3一而无四也。天之体数四,不用者一。天辰不见者,辰为天体,而不可见也。其色苍苍,其形浑浑,四者之中,惟日月星柴然可见。是知五者存一以为体,故用四。四又存一以为体,故用三。如此,则五为无体之一,以况自然。辰为不用之一,以况道。《太玄》以一元统三方,曰天地人。亦此意也。一时止三月,一月止三十日,皆去其辰数。一时本四月也,止用三。一月本四十日也,止用三十。皆去其辰之一,三用一不用。天有三辰,天三地四,天兼地之余,地有四行。分而用七。所以天辰不见,地水#4常潜。

  朱子曰:空无星处谓之辰。

  愚按:《易》系言天数五,邵子言天象者四。四自何来,本于一阴一阳而已。一阳分为二,则有太阳少阳之象,是为日星。一阴分为二,则有太阴少阴之象,是为月辰。日月星辰,所以为天之四象,缺一不可。今邵子既谓辰为天体,朱子又谓辰是无星处而不动。如此,则一辰而分两用。既为少阴,又为天体。可乎?曰:非也。天数本有五,一为无极,四□为四象。四象之中,又体一而用三。少阴反为体,而日月星所由丽也。其曰:辰空无星者,辰本浑沦无逵不可窥度,是为体之极。圣人因其日月所会之处,而以辰名之尔。故无体之中,无象不包。其不动,而在北为极星之枢者,则曰北辰。然则少阴为辰,固为天体。而北辰居天体之中,又为十有二辰之主也。故以辰辨方,曰十二次。以辰兼星土,曰十二野。以辰兼十二子十二岁,十有二月系焉,皆辰也。举宇宙之闲,洪纤高下,莫不各囿于其中矣。详见下篇。

  天枢

  维北有辰,为纽#5为枢。居中不动,旋斗杓于外,以建四时,齐七政也。《西志》曰:中官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之常居也。愚谓:一者气数之始,物无然。既常居者,居中不动之义也。《束志》曰:北辰星合#6元垂曜建帝形,运机授度张百精,三阶九列,斗衡太微,摄提之属百二十官,二十八宿各布列,下应十二子。天地设位,星辰之象备矣。愚谓:曰合,曰垂,曰建,曰运,曰授,曰张,曰属,曰布与应九字尔,最宜玩味。盖言辰极无不包括天地星辰之象于其中,故曰备矣。舍为元气,散为星曜,张为百精,建为斗衡,班固曰摄提。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亦曰天枢焉。二十八宿,即布列于十二辰者。十二辰,即统于北辰者。故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尔雅疏》谓:斗杓所建,以正四时,故谓之辰。北辰,即总十二辰在其中。斗杓,即指十二辰者。传记多言北斗,不言北辰者,以辰居中无为,藏诸用也,故无迸可指。可指而言者,斗杓所建而已。其言北斗,则北辰可知。

  程子曰:北辰自是不动,便为气之主,为星之最尊也。故众星四面环绕而归向之。

  愚尝参酌先师之论,而得其说曰:北辰不动,为天之枢。朱子曰:绿人取此为极,不可无箇记认。所以就其旁取一小星,谓之极星。问:极星动不动?曰:也动,只是他近那辰处,虽动不觉。今以管窥极星,见其动去,只在管裹面,不动出去。向来人说北极不动。至宋时,人方推得是北极只在北辰边头,而极星依旧动。旧说皆以丝星即天极,在正北为天心不动。今验天极,亦昼夜运转。其不移处,乃在天极星内一度有半。故浑象扛毂正中,置之不动,以象天心也。愚按:北极五星,在紫微垣中。北头一星,在天心。四方去各九十一度。九十一度天者,四九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四方辐奏将来,辰星居中,即北头一星之内,无星处是也。众星咸共者,北辰在天为天之心,犹心在人为身之主。手足耳目,血咏肤体,无一不关也。世无非人也,而人君南面以为之主。天体无非辰也,北辰居中,以为之主。以至周天之度,万有之伙,莫不脉络于是。是则不动之辰,以为韦动之本。故曰:无形者,有形之统。不用之一,即无极之极,降而在我者也。呜呼!精矣。

  朱子曰:北极为天之枢,以其居中,故曰北极。南极在地下中处,南北相对,天虽转,地却在中不动。天形如鹦子旋转,极如一物横亘其中,两头抨定。一头在北上,是为北极。一头在南上,是为南极。太一如帝座在紫微者,故有北辰之号。是中问无星处些子不动,绿人要取此为极。如轮之毂,如磴之脐,天圆绕地,左旋不息。惟此其枢轴不动之处,则在南北之两端焉。

  南极低入地下三十六度,故周回七十二度之中,常隐不见。《唐书》说:有人至海上,见南极下有数大星,甚明。亦在七十二度之内。北极高出地上三十六度,故周回七十二度,常见不隐。北极之星,正在常见不隐七十二度之中。常居其所不动,其旁则经星随天左旋。日月为纬,右转更迭,隐见若环绕而归向之。唐一行谓:大约南北相去八万余里。南林邑国,北极高十七度。安南都护府,北极高二十一度。其余州不同。大#7史南说…等至海中,南望老人星下,众星灿然,皆古所未名。或问:南极见,老人寿。星则是南极也。解见朱子答曰:南极不见,是南边自有一箇老人星。南极高时,解浮得起来。

  太一是帝座#8,如人主之居北极。如帝都在紫微者,在七十二度,常见不隐之中。故有北辰之号。

  《前志》言:天极其一明者,太一常居。太一天皇,大帝北辰,以起节度,亦为紫微官。天帝居中,紫之言,此中之言官。此官之中,天神图法,阴阳开阖,皆在其中。朱子曰:此辰常居其所,天形运转,昼夜不息,而此为之枢。如轮毂磴脐,虽欲动而不可得,非有意于不动也。朱汉上曰:辰为天枢,而不动之处犹在。极星之下,圣人言居其所日北辰。而占天者,铃日极星之下者,详略异也。

  或问:北辰之为天枢,何也?曰:天圆而动,包乎地外。地方而静,处乎天中。故天之形,半复地上。,半绕地下,而左旋不息。惟此为不动,而谓之枢焉。其他诸星,则与二十八宿,同一运行。

  朱子答曰:若太微之在翼,天市之在尾,摄提之在亢,其南距赤道也甚近,其北距天极也甚远。则固不容于不动,不免与经星同其运行。故其或束或西,或隐或见,各有度数。仰而观之,盖无顷刻之或停也。今曰:与其在紫微者,皆居所而为不动者。四则是一天而四枢,一轮而四毂,一磴而四脐。分寸一#10移,则其为辐裂而瓦碎也,无日矣。若之何,而运动之无穷哉。胡五峰说:有三箇极星不动,殊不可晓。若以天运,譬如极盘,则极星只是中问蒂子,所以不动。若是三箇不动,则不可转矣。

  西山蔡氏问曰:极星只在天中,束西南北皆取正于极。而极星皆在其上,何也?朱子无以答。后思之曰:只是背坐极星。极星便是北而南,则无定位。

  《公羊传》曰:北辰日大辰,常居其所。迷惑不知束西者。视此,永嘉郑氏曰:北极居天之中,而常在人#11北,以天形北倾也。或曰:斗杓可指束西,而辰则无为日观。其所指,则知辰之所在。《书传》曰:日月天之使也,星辰天之期也。一左一右,更有经纬。盖自斗杓之所如#12言之,则谓之建。自日月之所会言之,则谓之辰。斗柄左移,日月右徙,故辰与建常相合焉。月行及日,会而为辰。辰本无体,兼星而见,故天正之吉。辰在星纪,自北而西,则地正之于天,玄杆以#13正之于豕韦。而西陆之降娄大梁实沈,南陆之鹑首鹑火鹑尾,束陆之寿星大火析木,其朔月可知也。《春秋外传》所谓:日月底于天庙者,言建寅之月。辰在课訾,建亥之月。辰在天汉,日月会于龙胧。盖因朔月之所在以知辰,因辰之所合以知斗之建焉。愚按:斗杓与北辰相脉络,北辰为十二辰之统,斗杓则指十二辰者也。又《公羊传》谓:大火为大辰,此则夹钟生于房心之气,为天帝之明堂,亦日天官。非北辰之大辰比也。如正月建寅,辰在束北。日月却会西北之亥,气便相应者,以寅与亥合也。日月都是如此#14。斗每月所指辰日建斗。第一星为魁,四为衡,七为杓。用昏建者,杓属阴,夜半建日衡,居平三建者,魁属阳。历家以建除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几十二日,周而复始,观所值以定吉凶。每交一月,节铃叠两值日。如正月寅日,值建二卯三辰之类,与斗杓所指相应。

  《易传》曰: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一者太极也。(汉马季长云:《易》有太极,谓北辰也。太极生两仪,两仪生日月,日月生四时,四时生五行,五行生十二月,十二月生二十#15四气。北辰居中不动。)

  或难之曰:如此则太极有此北辰之可指。周子无极而大极,恐无此。愚应之曰:太极无声无臭,是至微之中而有至显之理。北辰至中至极,是有象之中而寓至微之理。体用一原,显微无间。故北辰居中不动,而能生两仪,日月四时五行十二月二十四气也。太极静极而动,而能生两仪四象八卦,一物各具一太极也。天之北辰微有象,象夫子之太极。夫子之太极,故#16无象而象。天之北辰,北辰为气之宗,而理行其中。太极为理之宗,而气行其中。是或一道也。

  邵子曰:天浑浑于上,而不可测也,故观斗数以占天。斗之所建,天之行也。魁建子,杓建寅,星以寅为昼也。斗有七星,是以昼夜不过七分。

  张氏曰:星以寅为昼者中。星以寅为旦,戌为昏。日以卯酉为中,则十二分而用七。星以寅戌为限,则十、分而用七矣。愚演之曰:天道左旋,以辰为体。无物之气,不可见已。浑浑之中,惟星可指。日月五星,从地右行。斗杓所建,四时以平。大衍五十,一为太#17极。四十有九,是为七七分而用之,各有所入。一为天体,一为七政,一居中央,是为北斗。四列四方,是为七宿。盖天地四方,以斗为枢。天运四时,自斗而指。斗正则时正,时正则斗正。故历有差法,斗无差度,善治历者,质诸斗而已矣。

  北斗七星在太微,北魁四星为纵玑,杓三星为玉衡。斗人君之象,号令之主也。辅星辅于开阳,佐斗成功,丞相象也。

  一至四为魁,五至七为杓。一日天枢,二日纵,三日玑,四日权,五日玉衡,六日开阳,七日摇光。枢为天,天子象,阳德也。城为地,女主象,阴刑也。玑为人,日令星,主火。权为时,日伐星,主水。玉衡为音,日杀星,主土。开阳为律,日危星,主木,主天仓五谷。摇光为星,亦日应星,主金。辅一星,辅于开阳,所以佐斗成功,主危正矫不平。或问曰:斗有七星,并辅星为八。星家又谓斗有九星,主九州,何耶?或又谓:《天官书》言孟课摄提。摄提者,星名。随斗杓所指,以建十二月。以此星而足为九,可乎?日此无明证,不可从也。张平子妙于知天,言北斗与四官星,共为五七,则七星为斗,确乎不可增也。瞽史之学《易》,流于诞。五。儒宁缺疑可也。欧阳子曰:天人之际,远矣。使一艺之士,布算积分,舍经从史,以求合焉,不亦艰哉。

  《天官书》曰:所谓漩玑玉衡,以齐七政,杓担龙角,衡殷南斗,魁枕参首。《前志》曰:用昏建者杓,杓自华以西南。夜半建者卫,衡殷中州河济之问。旦建者魁,魁海岱以东地#18也。担,连也。龙角,天田也。东七宿共为龙形。殷,中也。玉衡居中,南北之斗相殷也。杓斗之尾星第七也,尾为阴,昏阴位,故主西南。衡星居中,昏杓建于寅。夜半.衡,亦建于寅也。魁斗之首星属阳,故主束北,所以斗杓连束方龙角之星。

  《要义》曰:斗所建,地上辰。辰所会,天上次。斗与辰合。

  按:斗柄所建十二辰,而左旋日体十二月,与月合宿而右转。但斗之所建,建在地上十二辰,故言子丑之等。辰者,日月之会,会在天上十二次,故言课訾降娄之等。以十二律,是候气之管。声之阴阳各有合,如黄钟十一月建子,合大吕十二月建丑之类。是斗与辰合宿,而成日月之会。

  斗星亦随天运转。

  孔氏曰:斗星一日一夜,亦随天转过一周,而行天一度。圣王观斗所建,命其四时,以分十二月之会。

  《诗》曰:维北有斗,西柄之揭。朱子曰:北斗,常见不隐者也。南斗,柄固指西。若北斗而西柄,则亦秋时也。

  董氏曰:斗四星,其方为斗,三星为柄,垂而下揭。斗随天旋转,四时各有吵界。故《春秋传》曰:斗有环域是也。李子坚曰:北斗为天喉舌,.斟酌元气,运平四时。《太玄》亦曰:阴质北斗,夜则测阴。言阴夜质,正于北斗,以历日月,定时成岁也。又北极与南极相对,是为枢星。南隐北见,人多举其见者言之,以其居天之中故也。北斗之星七,其数奇。对南斗、之星六,其数偶。是天亦如此巧也。

  《传》曰:辰在斗柄,日月会南斗是也。其星亦分南北。南二星日大梁,中二星日天相,北二星日天府庭也。斗星盛明,王#19道和平。刘向曰:北斗贵星,君象也。

  天原发微卷之九竟

  #1‘辰’,原作‘冯’,据《四库全书》本改。

  #2原脱‘之’字,据《四库全书》本补。

  #3原脱‘除’字,据《四库全书》本补。

  #4‘水’,《四库全书》本作‘火’。

  #5‘纽’,原作‘绍’,据《四库全书》本改。

  #6‘合’,《四库全书》本作‘含’。

  #7‘大’,《四库全书》本作‘太’'。

  #8‘座’,《四库全书》本作‘坐’。

  #9‘上’,原作‘二’,据《四库全书》本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