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兑金,五行金也。巽木是卦中取象,震木是束方属木。以土寄王四季,故止言四时。唐孔氏谓:五行去土,亦日四象,谓金木水火。土□震木离火兑金坎水,各主一时。又巽同震木,干同兑金,加以坤土,又日七八九六之谓。在一一物为木火金水,在人为仁义礼智,在方为束西南北,在《易》为元亨利贞,在象为龙虎鹑龟,在月为弦望晦朔,在日为日一昼暮夜,在首为目耳鼻口,在身为骨肉血髓。理也有此四段,气也有此四段。事事物物,都相离不得。春子丑寅为少阳,夏卯辰巳为太阳,秋午未申为少阴,冬酉戌亥为太阴。邵伯温曰:水火土石,本体也,五行在其中矣。金木水火土,致用也,五材出焉。金出于石,木生于土。有石后有金,有土后有木。四象四体,先天也。五行,后天也。

  又曰:天下道理,只是一箇生两箇。《易》说到八数住,《洪范》说到十数住。卦八而数十,八是阴阳□数,十是五行数。一阴一阳便是二。以二乘二便是四,以四乘四便是八。五行本是五,而有十者,一箇包两箇。木包甲乙,火包丙丁,土包戊己,金包庚辛,水包壬癸。又曰:甲乙是两箇木,丙丁是两箇火,戊己是两箇土,金水亦然。兼三才而两之,是阴阳五行之相克也,所以相成,而五常之德亦然。

  莫大于仁,木德也。仁或失于弱,故以义断之。义,金德也。义或失于刚,故以礼节之。礼,火德也。礼或失于拘,故以智通之。智,水德也。智或失于诈,故以信正之。五常之德,乃五行相克之理。老苏之说为然。金克木,刚胜柔也。水克火,柔胜刚也。

  又曰:有互相发者。

  王氏曰:水言润则火燥,土#5得木敷金敛可知。火言炎则水洌土,蒸木温金清可知。水言下火言上,则木左金右土中央可知。木言曲直,则土园金方火锐水平可知。金言从革,则木变土化水因火革可知。土言稼穑,则井洫火爨木与金器械可知。所谓木变者何?炳为火,斓为土。土化者何?能燥能润,能敷能敛。水因者何?因甘而甘,因苦而苦,因苍而苍,因白而白。火革者何?革生为熟,革柔为刚,革刚为柔。金亦能化,可园可平,可锐可曲直。然非火革,则不能自化,故命之日从革。

  又曰:得五行之秀者,为人只言五行,不言阴阳。做这人,须是五行方做得成。五行一阴阳也,舍五行别无讨阴阳处。如甲木阳乙木阴之类。

  朱子曰:数只是算气之节候,大率只是一箇阴阳。播而为五行,五行各有阴阳。甲乙木,丙丁火,春木夏火,年月日时,无非五行之气。甲乙丙丁,又属阴属阳,只是二五之气。人生适逢其气,参差不齐,贵贱寿夭皆然。圣贤在上,则其气中和。不然,则气偏。五行有得其气清者,聪明而无福禄;有得其气浊者,有福禄而无智慧;皆其气数使然。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得其正,孔孟齐鲁得其偏。五代极乱,却生许多圣贤,如祖宗时。如大睡一觉,醒时却有精神。五行有理有气有数,其行于十干十二支之中。可得而数,天一与地六合,生成水居北。子数一,亥数六,壬为阳水一,癸为阴水六也。地二与天七合,生成火而居南。巳数二#6,午数七,丙为阳.火,七丁为阴火,二也。天三地八生成木而居束。寅数三,卯数八,甲为阳木,三乙为阴木,八也。至于土位乎中央,则五与十合而生成土。戊与辰戌丽于十而属阳,巳与丑未亦丽于十而属阴也。西方虎位成金,庚干申支数既为九而属阳,辛干酉支数又为四而属阴矣。又曰:一阴一阳之谓道。道非数不行,数非道不立。列于十干者,如此布于十二支,亦如此。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奇中有偶,偶中有奇;上入苍天,下入黄泉;大含元气,细入无伦;皆莫能逃此数矣。六经言五行者,《月令》四时所纪,相生之数尔,《虞书》六府所救相克之数尔。至于天地生成之数,惟《易》与《洪范》言之。箕畴孔系,皆有得于河洛之传矣。

  天原发微卷之五竟

  #1‘上’,《四库全书》本作‘止’。

  #2原脱‘属土否’三字,据《四库全书》本补。

  #3‘旺’,《四库全书》本作‘王’。

  #4‘王’,《四库全书》本作‘旺”。

  #5‘土’,疑衍。此句《四库全书》本作‘水言润,火言燥’。

  #6‘二’,原作‘一’,据《四库全书》本改。

  天原发微卷之六

  鲁斋鲍云龙景翔编著虚谷方回万里校正

  观象

  《易》曰:两仪生四象。又曰:四象所以示也。王辅嗣以下,伊川以上,所说多有不同。独邵子传先天之学,一见而次,可以破千载之惑矣。朱子《启`蒙》一书,示人至矣。或者未彻。愚曰:君若看得其中八字,则此一卷书,皆荃蹄尔。奚用多言,识者题之。《易》言:天数五,地数五。存一以为本,用四以为变。用之于著,则日七八九六。用之于地,则日水火土石。用之以观天象,则日日月星辰。其在卦,则分为八焉。特所指地头不同尔。

  邵子曰:物之大者,无若天地。天之大,阴阳尽之;地之大,刚柔尽之。阴阳尽而四时成,刚柔尽而四维成。

  干阳物,坤阴物。天地亦物之大者尔。天不过一阴一阳之消长,一寒一暑而四时成,天下道也。地不过一刚一柔之交错,一夷一险而四维成。地之理也,著于天为四象,列于岁为四时,形于地为四体,布于方为四维,皆干阳坤阴二物为之。

  程子曰:四象谓阴阳刚柔。阴阳生天,刚柔生地。

  朱子曰:邵子说数,也从一阴一阳起头。他做阴阳太少,干"之四象;刚柔太少,地之四象;阴交阳,阳交阴,生天之四象。所谓四象者,天有阴阳,又就其中分为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天之四象,日月星辰是也。地有刚柔,又就其中分为太刚太柔少刚少柔。地之四象,水火土石是也。其实元初只有一箇太极。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又分为八。天得一箇四,地得一箇四。各有一箇太极行乎其中,便是两其五行而已。

  日月为《易》。

  易之一字,上面从日为阳,下面从月为阴。故庄子曰:《易》以道阴阳也。

  邵子曰:太阳为日,太阴为月,少阳为星,少阴为辰。日月星辰交,而天之体尽。太柔为水,太刚为火,少柔为土,少刚为石。水火土石交,而地之体尽。

  邵伯温曰:《皇极经世》舍金木水火土,用水火土石,何也?曰:日月星辰,天之四象。水火土石,地之四体。金木水火土,谓之五行。四象四体,先天也。五行,后天也。先天者,后天所自出。水火土石者,五行所自出。金出于石,木生于土,五行行乎天地之问,水火土石在其中矣。《经世》用水火土石,本体也。《洪范》用水火木金土,致用也。日为阳精,《先天图》以干为日,干之位在正南。月为阴精,《先天图》以兑以月,兑之位在东南。少阳为星属离,位在正东。少阴为辰属震,位在东北。太柔为水月象,《先天图》坤为水位,在正北。太刚为火日象,《先天图》艮为火位,在西北。少柔为土辰象,《先天图》坎为土位,在正西。少刚为石星象,《先天图》巽为石位,在西南。日阳月阴,星刚辰柔,天有地也。水阴火阳,土柔石刚,地有天也。在天成象为日,在地成形为火。火与日,本一体,故阳燧取于日而得火。在天成象为月,在地成形为水。水与月本一体,故方诸取于月而得水。在天成象为星,在地成形为石。石与星本一体,故传言星陨为石。在天成象为辰,在地成形为土。辰与土本一体,故自日月星辰之外,高而苍苍者皆辰也。自水火土石之外,广而茫茫者皆土也。盖日月星辰,犹人之有耳目口鼻。水火土石,犹人之有血气骨肉。故谓之天地之体。阴阳刚柔,则犹人之精神,而所以生耳目口鼻血气骨肉者也。

  又曰:日为暑,月为寒,星为昼,辰为夜。暑寒昼夜交,而天之变尽。水为雨,火为风,土为露,石为雷。雨风露雷交,而地之化尽。暑变物之性,寒变物之情,昼变物之形,夜变物之体。性情形体交,而动植之感尽。雨化物之走,风化物之飞,露化物之草,雷化物之木。走飞草木交,而动植之应尽。

  日月星辰,变乎暑寒昼夜。水火土石,化乎雨风露雷。暑寒昼夜,天之变而唱乎地。雨风露雷,地之化而和乎天。一唱一和而后物生。暑寒昼夜,变乎性情形体。雨风露雷,化乎走飞草木。性情形体本乎天,而感乎地。走飞草木本乎地,而应乎天。一感一应,而后物成。一唱一和,一感一应,天地之道,万物之情也。天类属阳,地类属阴。阳为动,阴为植。阳之阳为飞亲上,阴之阳为走亲下。天有至粹,地有至精。人为明哲,飞为鸾凤,走为麒麟,介为龟龙,草为芝兰,木为松相,石为金玉。天有至戾,地有至幽。人为妖孽,飞为枭鸩,走为虎狼,介为虺场,草毒木青石彊砾。有数则有物,数尽则物穷。有物则有数,物穷则数尽。天地生物,万殊不同,所以感应交错而变化出焉。邵子曰:日起于一,月起于二,年起于三,辰起于四。一者一元也,二者十二会也,三者三百六十日也,四者四千三百二十时也。举一岁言之。

  又曰:日随天而转,月随日而行,星随月而见。故星法月,月法日,日法天。天半明半暗,日半盈半缩,月半盈半亏,星半动半静,阴阳之义也。

  日虽右行,然随天左转。月虽行疾,然及日而会,常在其后。星随月者,见于夜也。一阴一阳之谓道。天法道,故半明半晦。日法天,故半盈半缩。月法日,故半盈半亏。星法月,故半动半静。有一又有二,独阴独阳,不能自立。半盈半缩者,在阳度则盈,在阴度则缩。半动半静者,在纬星则动,在经星则静也。蔡氏曰:日者正缠度,月者定晦朔,星者经星、纬星也。辰者,日月所会十二次○

  又曰:天,昼夜常见。日见于昼,月见于夜,而半不见。星,半见于夜。贵贱之等也。

  天虽半晦半明,而昼夜常见。日当昼时铃在天上,月当夜时有在地下。.故半不见星,又不及乎月,贵贱之分。上得兼下,大能包小。星半见者,五纬二十八宿,皆迭见故也。

  又曰:月,昼可见也,故为阳中之阴。星,夜可见也,故为阴中之阳。

  先天以日月星辰,配干兑离震。日为阳中阳,月为阳中阴,星为阴中阳,辰为阴中阴。月,昼可见,故为阳中阴。星,夜可见,故为阴中阳。星亦随月,故为错综而互用。辰,不可见,故为阴中阴。辰,天也,日月星辰讬焉。辰虽不可见,天昼夜可见,故不用之一,用之所宗。

  朱子曰:两仪始为一昼,以分阴阳、四象者。次为二昼,以分太少。

  两仪者,一画阴,一画阳。于画上各加一奇一偶而为二划者。四是谓四象,其位则太阳一,少阴二,少阳三,太阴四。其数则太阳九,少阴八,少阳七,太阴六。以一二三四,含九八七六。以《河图》言之,则六者一而得于五,七者二而得于五,八者三而得于五,九者四而得于五。以《洛书》言之,则九者十分一之余,八者十分二之余,六者十分四之余。周子所谓:水火木金。邵子所谓:二分为四,四象之上,各生一奇一偶。而为三划者八,于是三才略其而有八卦之名,其位则干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或疑《易》有四象。唐孔氏以为金木水火,庄氏以为实象、义象、用象。谓之七八九六者,又不指为阴阳老少。张子云:龙虎鹑龟,干四德四时。朱子发云:四方四维,诸儒皆不以为天之四象。而子爻以是为言,似与朱子划卦次序不同。愚曰:朱子之言,即本之邵子先天之学也,第先儒未之及尔。先天无所不包,以四象无往不在也。在《易》为七八九六,在天为日月星辰。老阴变为少阳,老阳变为少阴。少阴少阳则不变,待老阴老阳而变。推是以古,则可知吉凶、悔吝、进退、存亡之兆。日为太阳,则有寒暑昼夜之变。而少阳为星,则分日之光而无变象。月为太阴,则有晦朔弦望之变。而少阴为辰,则为天之体,而无变形。天象在天,显然之爻象也。卦爻在《易》,隐然之天象也。伏羲仰观天象,以划八卦。夫子仰观天文,而知幽明,一以贯之可也。孰谓占《易》者,不可以占天。#1

  太阳

  说卦曰:离为日为火。唐孔氏曰:日取南方而行。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火无形,丽物而有形。生于地,二王于南方。其神在天为日,在地为火。胡氏曰:日离体阴用阳。离阴故行舒,用阳故昱乎昼。《尧典》曰:日中日永,宵中日短。举四仲之日言之。《月令》:其日甲乙,其日丙丁,其日戊己,其日庚辛,其日壬癸。举四季之日言之。愚曰:日在于子,夜半方升。升则向生,海宇俱清。日在于午,午后为降。降则向死,万物皆鬼。鬼神之机,升降而已。《元命包》云:日形圆,望之广天,以应千里。故王畿象之。

  程子曰:天地日月一也。月受日光,日不为亏。然月之光,乃日之光也。

  邵子曰:阳抱阴为(日日阳中)阳。朱子曰:乾乾不息者,体日月寒暑往来者。用有体则有用,不可分先后说。天包地外,地形小,日光大,从地四面光起。月在天中,则受日光而圆。月远日,则其光盈。近日,则其光损。朱汉上曰:天地以坎离相济。以日言,日降则月升;以月言,日交则月合;以岁言,寒来则暑往;皆既济也。坎上离下,水火之极。则反其初,故既济之极,未济藏焉。汉张衡曰:日阳精之宗,积而成乌。有三趾,阳数奇也。盖鸡属酉,阳中之阴,离中虚火气宿焉。又曰:月阴精之中,积而成兔。阴偶数,属卯。盖阴中之阳,坎中满也,天一之水气宿焉。晋杜预曰:日之质赤,月之质白。《元命包》曰:日之为言实也。大明盛实。日,人君之象,行有道之国则光明。日有五色,其政泰平。

  邵子曰:夏则日随斗而北,冬则日随斗而南。

  夏至热极,日自此随斗而北。冬至寒极,日自此随斗而南。

  愚尝砍邵子之言,其有合于《太玄》之说乎。请条之。其曰:日一南而万物死,日一壮而万物生。盖夏至日在井,日穷南陆,群阴渐长,故万物向死。冬至后,日在牵牛,一返北道,群阳渐长,故万物向生。《玄》又曰:斗一北而万物虚,斗一南而万物盈。盖立冬后,斗杓建亥,阴气藏物,故日虚。立夏建巳,阳气发物,故日盈。又曰:日之南也,左行而右旋。斗之南也,右行而左旋。盖日迎天右行,春始行,自西方历七星而南,故云右行。秋行回,自东方历七星而北,故云左旋。斗随天左行,春指东历三辰而南,始指东方,故云:左行。秋指西历二辰而北,还从西方,故云右旋。又曰:冬至及夜半以后者,近玄之象。盖冬至斗建子,夜半时加子,谓#2其进而未极,往而未至,虚而未满。时则天道左行,斗柄随天左指。日虽违天右行,每与月会,则与斗柄相应。玄卦自中至应四十一首,以奇为主。一百八十二日半,日行其中,是阳行阳中。行阳度,则盈至巳成干而生物也。夏至及日中以后者,远玄之象。盖夏至斗建午,日中时加午,谓其进极而退,往极而还,已满而损。时则天道右转,斗柄亦随天右指日。虽违天左行,每与月会,则与斗柄右指相应。玄卦自迎至养四十首,阴偶用事,一百八十二日,是阴行阴中。日行阴度,则缩至亥成坤收藏万物。南北者,阴阳之定位,故日为经。东西者,阴阳之通气,故日为纬。日在天,一日则分昼夜,一岁则分南北,于万物则分生死。故曰:阳来则生,阳去则死。注云:上文共三百六十四日半,益以崎疏二赞得一日,通三百六十五日令二十#3分。其二十分在一日,即得三时,成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

  汉上曰:刘昭云:日行北陆谓冬,西陆谓春,南陆谓夏,东陆谓秋。

  世言南北陆是矣。至言东西陆,不误则疑。《 隋志》 言东陆日春,西陆曰秋。又当别考,不可混而言之也。盖南北为经,子午相对。冬至一阳生子,神灵合论天地,以并一年造化。日月星斗,皆自此始。故曰:行北。陆日冬,行南陆日夏。方与时,皆不可易。由是天自北而东,左旋以生物。日则自北而西,右转以为之纬。孟春,日在营室,北宿也。是为正月建寅,会于课訾之亥。仲春,日在奎,西宿也。二月建卯,会于降娄之戌。季春,日在胃。三月建辰,会于大梁之酉。以西纬东,故曰:日行西陆谓之春。以至四月,巳与申合,会于实沈。日行南陆,一阴生午,造化收功挚敛万物。于是天道自南而北,从西右旋以成物。日则自南而东,左行以为之纬。孟秋日在翼,申合巳,日鹑尾。仲秋,日在角,酉合辰,日寿星。季秋,日在房,戌合卯,日大火。以东纬西,故曰:日行东陆谓之秋。所以东不言春而言秋,西不言秋而言春,以见南北之经不可变,东西之纬互相备也。日为阳,阳用事,故自东至夜半而发南。日进而北,昼进而长,阳进故为温为暑。阴用事,故自夏至日中而发北。日退而南,昼退而短,阴胜故为寒为凉。二至之中,道齐景至,春秋分焉。日则有中道,月则有九行。朔会陆行邻于所交,亏夺生焉,日为寒为温。冬至日南极晷长,南不极则温为害。夏至日北极晷短,北不极则寒为害。

  邵子曰:天行所以为昼夜,日行所以为寒暑。夏浅冬深,天地之交。左旋右行,天日之交。

  天一日一周。日行一度,为天之所转,日随之。夏出寅入戌,冬出辰入申,春秋出卯入酉。出为昼,入为夜,虽系乎日之出入,其行也则系乎天。日在地下则寒,姐在天上则暑。冬行北陆为寒,日行地下深。夏行南陆为暑,日行地下浅。春行西陆,秋行东陆,为寒暑之中。日行所以为寒暑,天道向南则自深之浅,向北则自浅之深,天地之交也。或谓:夏则南极仰,冬则南极俯。引人首为喻,为夏浅冬深之说,此不知日有黄道也。夏至日在午而正于午,冬至日在子而正于子,随天运而然。故以浅深,为天地之交。冬至日起,星纪右行,而日移一度。天左旋一周而过十度,日巡六甲与斗相逢,此天日之交也。冬至之夜如夏至之日,夏至之夜如冬至之日。冬之夜仅如春秋之昼者,昼侵夜五刻也。日出本有常时,所以然者,未出二刻半而明也,入二刻半而后昏矣。

  又曰:朝东夕西,随天之行。夏北冬南,随天之交。天一周超一星,应日之行也。春酉正',夏午正,秋卯正,冬子正,应日之交也。

  冬至夜半子,日起星纪。日右行一度,天亦左移一度,故夜半日常在。所以朝叉出东,夕叉入西。天之行,而非日之行也。夏则日行随一在北,冬则日行在南。日最北,去极最近,故影短而日长。日最南,去极最远,故影长而日短。此随天之交也。日日行一度,天日一周,而过一度。一度者,星之一度也,故为应日之行也。冬至日在子,夏至日在午,春分日在酉,秋分日在卯,天之移也。冬至子日正在子,夏至午日正在午,春秋二分日,或正于酉,或正于卯。东西迭纬,所以为春夏阴阳之交,此应日之交也。愚稽之古志矣。冬至日在牵牛初度,春分日在娄四度,夏至日在东井二十一度,春分日在角十度。《隋志》曰:日去极近,则景短而日长。言其时为夏至。日行内道去极近,则昼极长。八尺之表,尺有五寸之景。若春分在娄,秋分在角,昼夜等。故立八尺之表,七尺五寸之景。《隋志》又曰:日去极远,则景长而日短。言其时为冬至。日行外道,去极远则昼极短。八尺之表,一丈三尺之景。就中去一尺五寸,则余一丈一尺五寸之景,是冬夏往来之景也。故曰:日有中道。北至牵牛,去极近,为夏至。南至牵牛,去极远为冬至。东角西娄,去极中。故南至角,东至娄,为春秋分。郑曰:春分日在娄,月上弦#5于东井,圆于角,下弦于牵牛。秋分日在角,上弦于牵牛,圆于娄,下弦于东井。亦以其景知气至否#6。春秋冬夏气皆至,则四时序正。冬夏致日者,日实也。故于长短极时,政之极则气至。冬无愆阳,夏无伏阴。致日之时,日中视其景如度者,岁美人和。不如度者,岁恶人伪。若人君政教得,则四时景依度。

  晷进则水者,谓晷长于度。日之行黄道外,则晷长。晷长者,为阴胜,故水。晷退则旱者,谓晷短于度。日之行入进黄道内,故晷短。食者,为阳胜,故旱。进尺二寸'晷短则月,月以十二为数也。退尺二寸则日食,日数备于十也。晷进为盈,晷退为缩,亦以其景知气至与不而得之也。

  又曰:圣人仰观日月之运,配以坎离,而八卦之义著矣。

  《系辞》曰:县象著明,莫大乎日月。朱子曰:如纳甲法。坎纳戊,离纳己。干之一爻属戊,坤之一爻属己。留戊就己,方成坎离。盖干坤是大父母,坎离是小父母也。汉上曰:虞日日月县天成八卦象,晦夕朔旦则坎象,水流戊,日中则离象。火就己成戊,己土位象,见于中,日月相催而明生。干坤二五交则生坎离,而日月出焉。三日震象,月出庚。八#7日兑象,月见丁。十五日干象,月盈甲壬。十#8六日巽象,月退辛。二十三日艮象,月消丙。三十日,坤月灭乙。合而论之,则坎离为日月,生明于震,生魄于巽,上弦于兑,下弦于艮,盈于干而灭于坤。甲至癸十日,具于八卦中也。《记》曰: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

  《诗》曰:东方之日,东方之月。

  月之始则生于西,其盛则生于东。日之所出,乃在东方。未旦则己行于地中,特未出地之上耳。古者训日字,实也。月字,缺也。日常实是如此。天行有差,日月星辰又迟,赶他不及。惟日之行,铁定是如此,故日实也。

  又曰:天地之大寤在夏,人之神存乎合心

  午则日随天在南,子则日随天在北,一日之寤寐也。夏则日正在午,冬则日正在子,一年之寤寐也。故夏日昊天,而离为万物相见之卦。日者,天之神也。人之神,昼在心,夏也;夜在肾,冬也。昼相应夜,藏密也。《玄》曰:藏心于渊,神不外也。谓栖心气腑所以存神也。天地之交十之三。夏至之昼,日在天上七分,冬至之夜,在地下亦七分。自天言之,在地上者十之七,在地下者十之三。故阳数盈于七也。日与天不同者,日行有南北道故也。

  又曰:日入地中,构精之象。

  一日之夜,犹一岁之冬。天神地灵,阳魂阴魄。冬至子半夜至子半,相与会合于黄泉之官。所以胎育元造,萌芽万物也。故曰:男女会精气而后生人。日以场精交地气而后生物。知此则知性命之学。又曰:日者,天之阳魂。阳抱阴为日,以魂制魄。阴抱阳为月,以魄拘魂也。

  朱子曰:日月出水乃升于天。其西下,又入于水。

  或有问浑天于朱夫子者,曰:天外是水,所以浮天而载地。答曰:天外无水,地下是水载。孟子曰:水由地中行。苏子曰:地中无往而非水。知此,则知地下有水,天外是气明矣。阳金为水母,水为万物母,天只是一箇纯刚清明之气。地平著。乎其中。天之日每夜周地下一匝,而过一度。天一之气既生水,以为万物利。日为阳精,又能涸地下之水,而不为万物害。水岂沃焦尾闲之所能洩哉。盖天一之神,是为气母。出云多水滔天云蒸雾沦日夜流转则水珠流出。使水盛而无日以涸之山奋’则时雨以降天地。阴阳二气自然有许多气也。有许则浩浩下民昏垫。史载尧时十日出,虽不足信。然天之哀念下民有是理,日为火而常明日以为之进退也,《易》曰:明入地中转也。天在水中为需也。日为阳而水为阴而阴气无不散。水气无不消。出则为昼宇宙之间,天实有之行尔。是亦造化扶阳之意。然则天体正圆络天腹如内郭月为水而有盈亏,随言天一生水故日一升天日一从地下转,而容并验之潮汐可见。,明夷日从地下,入则为夜。其可一日无阳明之象哉。隋《天文志》说:日涸水极好。

  又曰:天有黄赤二道。沈存中云:特历家说#10色,以记日月之尔。

  天体正圆,如两盖之相合。赤道横如两盖之交处。赤道之北,如上复盖。赤道之南,如外郭,如下仰盖。皆以图心为极。赤道而北为北极,自赤道而南为南极。朱子云:黄道是那匣子相合缝处,在天之中。又云:赤道正在天之中,如合子缝模样。黄道是横过在那赤道之问。又曰:赤道一半在黄道内,一半在黄道外。东西两处与黄道相交度,却是将天横分为许多度数。会时是那黄道赤道十字路头#11相交处厮撞著#12 望,时在#13月与日正相向,如一箇在子,一箇在午,皆同一度。如月在毕十一度,日亦同在此度,却南北相向。日所以食朔者,月常在下,日常在上。既是相会,日被月在下面遮了。故曰:食望时月食,故阴敢与阳为敌也。

  日有中道,一日黄道。

  或曰:中央戊己土,应之星辰,四时有四游。春西秋东夏北冬南,与日春东秋西夏南冬北行道不同。及四季辰戌丑未之月,皆属土,是为黄道之正。其时星辰亦属黄道。还复正位,日常依行黄道中。郑注《洪范》 云:四时之问,合于黄道问者何?愚谓:冬春'之问,春夏之问,秋冬之问,即四季属土之月。每季寄王十八日,通计七十二日,而末居火金之问,其位在坤,以时言也。黄道居中,亦日中道。青赤白黑四分为八,并为九月,佐日以生成万物也。故《天文志》 曰:日之所由,谓之黄道。月#14 有九行者,黑道二出,黄道#15北;赤道二出,黄道南;白道二出,黄道西;青#16道二出,黄道东。并.黄道而九,立春、春分,月#18 东从青道;立秋、秋分,月西从白道;立冬、冬至#19月北从黑道;立夏、夏至,月南从赤道。黄正色。又曰:青赤出阳道,白黑出阴道。月失节而行,出阳道则旱风,出阴道则雨水,在黄道为正。故《星备》 云:明王在上,则日月五星皆乘黄道。月之行,虽有白黑赤青,道不同,然不过在黄道之东西南北耳。日行黄道之中,又其内为北,自奎至较,亥至巳也。外为南,自角亢至室壁,辰至戌也。东方角其间,天门又房为天街,黄道经其中,七曜之所行也。

  邵子曰:日月之相食,数之交也。日望月则月食,月掩日则日食,犹水火之相克。是以君子用智,小人用力。

  日月相对日望,相会日晦。日食朔,是月近日,无光,为晦。故小人狎比之时,多能危君。月食望,是月敌日而尤盛。如小人在外,虽盛铃自危。如水克水,掩而克之,小人用力也。火克水,叉隔物焉,君子用智也。日月一年十二会。十二望交则食,不交则不食。故日行黄道,月行九道,亦有交而不食者。其合朔时,日月同在一度。其望日,则日月极远而相对。其上下弦,则日月近一而远三。如日在午,月或在卯酉之类。合朔时,日月东西,虽同在一度,而月道南北,或差远于日,则不食。或南北,虽日相近,而日在内,月在外,则不食。

  朱子曰:日月之食,皆非其常也,而以月食为常。日食为不臧者,以阴胜阳而掩之,不可古rr 也。故春秋日食必书,而月食无纪焉,亦以此尔。

  日月一岁十二会,方会月光都尽而为晦。已会,则月光复苏而为朔。朔后晦前各十五日,日月相对。月光正满而为望,望而日月之对,同度同道,则日亢月而月为之食。晦朔而日月之合,东西同度,南北同道,则月掩日,而日为之食。是皆有常度矣。然王者修德,用贤去邪。阳盛而阴不能侵,则月常避日。虽参差不齐,亦当食而不食也。不然,德政不修,臣子背君父,小人侵君子,夷狄乱中国。阴盛阳微,当食叉食,实为非常之变。谷梁子书日食有四种:日有食晦日者,隐三年是也。有食既朔者,次日也,相十七年是也。日有食之既者,相三年也。他如夜食者,则庄十八年也。一日一夜为一日,日不食而夜食,则日在地下,人不见其形。至朔日,日始出,如见其有亏伤之处,日光未复,故知其夜食也。夜食亦属前月之晦。夜食,星无光也。

  《诗》:十月之交。朱子取孔注说得甚详,今攘其说于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

  古#20历及《周脾》皆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日月皆右行于天。日日行一度,月日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是日迟月速,二十九日有余。而月行一周,追及于日而与之会,是之谓交。每月交会,而月或在日道表,或在日道裹,故不食其食,要于交会。又月与日同道乃食,周十月夏八月也。日月交会而日食,阴侵阳,臣侵君之象。以日食者,月食之也。何休曰:不言月食之者,其形不可得而睹。故疑言日有食之,从甲至癸为日。甲刚乙柔,其中有五刚五柔,十日皆为干,故日为君。子至亥为臣。子阳丑阴,其中有六阳六阴以对,十日皆为支,故辰为臣。卯比#21臣,辛比君,金应胜木。今臣反侵君,是五行相逆。以辛王在秋,臣以休废之,时侵当王之幼君也。

  古今天度一也。日月之食,本无常时。历家为日月交会之衍,大率以百七十三日有奇为限。日月行天,各自有道。虽至朔相逢,而道有表裹。若月先在裹,依限而食者多。若月先在表,虽依限而食者少。杜预见其参差乃云:日月动物虽行度有大量,不能不少有盈缩。故虽有交会而不食者,唯正阳之日,君子忌之。是日月食无常时,非分至之月,叉相食也。正以二分昼夜等,有类同道,二至长短极似。若相过因名示义,非实然也。其实日食皆为异矣。若人君改过修善,虽正阳之月,祸亦可消。若长恶遂非,虽分至之月,亦将有咎。安得二至二分,独为不灾。

  夫以昭昭大明,临照下土。忽尔纤亡,俾昼作夜,其为怪异,莫斯之甚。故有伐鼓用币,贬胜去乐之典,皆所以重天变警人君也。而天道深远,有时而验。或亦人之祸衅,偶与相逢。故圣人因其变,常假灵神,以为劝戒。使智达之士,识先圣之深情;中下之士,信妖祥以自惧。但神可以助教,不可以为教。神之则惑众,去之则害宜。故其言若有若无,其事若信若不信,期于大通而已。杜预曰:日光以望时夺月光,故月食。日月相会,月掩日,故日食。苏氏曰:仲尼修春秋二百四十二年,日星之变铃书,而月食不纪。解之者云:月,诸侯道也,夷狄象也。彼有亏王者,中国之政胜。故不为灾。

  左氏卜楚丘曰:日之数十,故有十时,亦当十位。

  晋杜氏曰:日中当王,食时当公,平旦为卿,鸡呜为士,夜半为阜,人定为舆,黄昏为隶,日入为僚,哺时为仆,日映为台。隅中日出,阙不在弟,尊王公也。禺中巳也,日出卯也,皆阙。亦如一月五卦,初侯二大夫三卿四公五辟之类。愚曰:《易》崇阳抑阴之书也。日为君象,故尊之崇之。上经三十卦而终于离。离在天为日,则苍生无不仰照。下经三十四卦而终于既未济,离皆在其中。民无此则不生活,所以济生民之日用也。干,君象也,坤来交干成离。臣事君以忠之义,是故以离升天上,则日大有,而柔得尊位。反是,则下之为同人。离出地上,则日晋,而昼日三接。反是,则入地中,为明夷,皆所以崇阳抑阴,而惟恐阳明一息之不升于天也。其余散入诸卦,各尽其用。或为烹饪之鼎,或为人文之贵,或为日中之丰,或为治历明时之革。若夫睽噬旅家人#22,则离之反矣。名其象曰:太阳者,所以为群物之宗。月星且分其光而丽天,况万物乎。文王入美里而为明夷,文王之不幸也。又能演《易》以启夫子十翼之传。然则,仲尼之日与文王相继而代明,昼夜有经,其又天下后世之大幸欤。

  天原发微卷之六竟

  #1‘天’,原作‘大’,据《四库全书》本改。

  #2‘谓’,原作‘请’,据《四库全书》本改。

  #3‘二十’,原作‘一十’,据《四库全书》本改。

  #4‘北’,原作‘及’,据《四库全书》本改。

  #5‘月上弦’,原作‘月在弦’,据《四库全书》本改。

  #6‘否’,原作‘不’,据《四库全书》本改。

  #7‘八’,原作‘入’,据《四库全书》本改。

  #8‘十’,原作‘丁’,据《四库全书》本改。

  #9‘著’,原作‘者’,据《四库全书》本改。

  #10‘说’《四库全书》本作‘设’。

  #11‘头’,原作‘愿’,据《四库全书》本改。

  #12‘著’,原作‘看’,据《四库全书》本改。

  #13‘在’,《四库全书》本作〔是’。

  #14‘月’,原作‘有’,据《四库全书》本改。

  #15‘道’,原作‘失’,据《四库全书》本改。

  #16‘青’,原作‘在’,据《四库全书》本改。

  #17‘并’,原作‘井’,据《四库全书》本改。

  #18‘月’,原作‘五’,据《四库全书》本改。

  #19‘冬至’,原作‘不至’,据《四库全书》本改。

  #20‘古’,原作‘右’,据《四库全书》本改。

  #21‘比’,原作‘此’,据《四库全书》本改。

  #22原脱‘人’字,据《四库全书》本补。

  天原发微卷之七

  鲁斋鲍云龙景翔编著虚谷方回万里校正

  太阴

  《说卦》曰:坎为水为月,月水之精也。《河图□帝览》云:金之精,坎一阳居内。内明外暗,在天为月,在地为水。胡氏曰:月体坎,阳用阴,阳故行速,阴故昱乎夜。《历本议》曰:日朝见日纳,夕见日跳。《五行传》云:晦而月见西方,谓之跳。朔而月见东方,谓之侧。匿亦名跳纳。跳则侯王其舒,侧匿则侯王其速。《太玄》注云:跳,侧变之貌。跳,见也。朔月见东方曰侧,晦见西方日跳。日雄月雌,经于天而无已也。《司天考》云:月离跳脯,随历校定。日缠跳纳,临用加喊。又曰:日缠月离,跳纳定数,跳喊纳加。《周脾》云:月生于日所照,魄生于日所蔽。当日则光盈,就日则光尽。京房云:有形无光,日照之乃光。日照处明,不照处则合。月,阙也,满则阙也。先天干一兑二,月自兑起者,月行不及日之数也。日月皆有盈缩。日盈月缩,则后中而先朔。月盈日缩,则先中而后朔。

  张子曰:月阴精,反乎阳者也。月所位阳,故受日之光,不受日之精。相望中弦则光之为蚀,精之不可以二也。又曰:日月之精,互藏其宅。

  朱汉上曰:泰,言天地交而万物通。否,则不交不通。泰当坎九五,水气上行。坎坤体,坎中之干,二五也。干阳流于坤阴,故月以速为退。月体不明,待日而明。明者,干也。干言日月合明者,坎离互用也。豫言日月不过者,坎为月伏离为日,日月会于北方也。怛言日月得天者,干九四之五,变离坎也。小畜上九,中孚六四,归妹六五。月几望者,小畜四有伏坎,巽有伏震。月在东,日在西,望也。孚讼坎变震,月在东,亦望也。归妹六五,月在东,日在西,亦望也。小畜中孚,坎在四。归妹六五,爻在五。坎在四五则中矣。是故日望月则月食,月掩日则日食,坎离交胜也。或曰:坎水离火,火丽乎水,何也?曰:离非水则明,无自而讬。坎非离则明,无自而生。水聚则精聚,精聚则神生。焚薪为炭,枯拼成灰。朽木夜明,湿尽光暗。血为走燐,见于暮夜阴雨之时。故曰:离者,丽也。坎水尽,则离亦无所丽矣。横渠言:日月五星,逆天而行,并包乎地。月阴精反乎阳,故其右行则速。日质本阴,月质本阳,故于朔望之际,精魄反交,则光为之,食亏盈法。月于人为近,日远在外,故月受日光,常在于外。人视其终,初如钧之曲,及其中天,如半璧然。此亏盈之验也。金水内光、能辟而受阴阳之精。互藏其宅,各得所安。故日月之形,万古不变。

  或问程子曰:月有定魄,而日远于月。月受日光,以人所见为有亏盈否?曰:日月一也#1岂有日高于月之理。

  月若无亏盈,何以成岁。盖月一分光,则是魄亏一分也。

  月不受日光,故食。不受日光者,月正相当阴亢阳也。鼓者所以助阳,然则日月之青,皆可鼓也。月不下日,与日正相对,故食日。月薄食而旋复者,不能夺其常也。日之与月,有阴阳尊卑之辨。近君则威损,远君则势盛。故月远日则其光盈,近日则其明缺。未望则出西,既望则出东。扬雄甲:月未望载魄于西,月既望终魄于东。言月方生,则以日之光,加被于魄之西而满其东,以至望而后圆。既望则以日之光,终守其魄之东,而渐亏其西,以至于晦而后尽。月邈日以为明,未望则日在其右,既望则日在其左,故各以其所在受光。朱子日子云两句,亦错说了。

  《书》曰:一月壬辰旁死魄。又曰:厥四月哉生明。《礼》曰:三五而盈,三五而阙。

  蔡九峰曰:一月建寅,正月也。不日正,而日一者,以商建丑故。此云一月,当是一月。二日死魄,朔也。旁死魄,二日也。始生明月三日也。《历志》曰:几月朔而未见,日死魄。夕而成光,则谓之绌。陈氏曰:或以生明为月三日。唐孔氏以为生明死魄,俱在月初,如何日朔日?月以生明,但明处极微昧明生,则魄死矣。故为始死魄,魄死明生矣哉。生明月一日也,旁死魄月二日也。至望日,则明全生而魄全死。自望后一日,则月生魄。魄生则明死矣。至晦日,则明全死而魄全生。故月终谓之晦,以其魄全晦。月始谓之朔,以其明初见。以晦朔观之,当以颖达为正。诸儒以哉生魄为十六日。夫望后一日魄始生,而望或在十五日,与十六日,与十四日,不可指定。十六日为生魄也。考亭夫子曰:月小大,只是以每月二十九日半九百四十分日之二十九计之,观其合朔为如何?明之径时,大尽则初三,小尽则初二。生明上弦至十五日,望其光,满生魄。下弦又至十五日,晦其光,缺日为魂。月为魄,魄是黯处,魄死则明生。或言:载营魄。载如车之载人,魂加于魄,魄载魂也。月受日之光常全,人在下望之,故见其亏盈不同。西山真氏曰:和而后月生者,阴阳和合。而月始生明#2月本无光,以受日光之多少而为亏盈。朔则日月合。三日明生。八日上弦,其光半。望日十五,其光满。三五而盈也。既望渐亏,二十二日下弦,其亏半。三十日而晦,其光尽。此三五而阙也。方晦为纯阴,故魄存而光泯。至日月合朔,而明复生。

  邵子曰:月体本黑,受日之光而白。月者日之影也。又曰:阳中之阴,月也。以阳之类,故能见于昼。

  月体黑者,阴也。受日光而白者,得阳之气也。朱子言:天包地外地形小。日在地下,则月在天中。日光大从地四面光起,地碍日之光。月中之影,即山河地影也。王普曰:日月在天,如两镜相照。地居其中,四旁皆空水。故月中微黑处,乃镜中大地之影,非真有桂树蟾兔之说。斯言有理,足以破千古之惑。月中黑精,只在地形一块实物隔住,故微有碍。西山真氏曰:月如圆毬,只有一面受光。望日日在酉,月在卯。正相对,受光为盛。天积气上面劲,只中问空为日月往来地。有时月在天中央,日在地中央,则光从四旁上受光于日。其中暗处,便是地之影。望以后,日与月行,便差背向一半,相去渐渐远,其受光面不正,至朔又相遇,日与月正紧相合,日便食无光。月或从上过,或从下过,非#3不受光,受日光但小耳。

  朱子曰:月无盈阙,人看得有盈阙。晦日则月与日相叠了,至初三方渐渐离开去。人在下面侧看见,则其光阙。日行迟月行速,一夜一夜渐向东,便可见月退处。

  日月相会时,日在月上,光都载在上面一边,故地上无光。到得日月渐渐相远时,月光渐渐见于下。望时月光浑在下面一边,望后又渐渐光向上去。又曰:下弦至晦,则月与日相杳。月在日后,光尽体伏。魄加日之上,则日食。在日之后,则无食。晦朔则日月相并也。《楚词》云: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此问月有何德,乃能死而复生。月何利而顾望之,菟常居其腹乎?答曰:历家旧说,月朔则去日渐远,故魄死明生。既望则去日渐近,故魄生明死。至晦而朔,则又远日而明复生。所谓死而复有#4也。此说误矣。若果如此,则未望之前,西近东远,而始生之明,当在月东。既望之后,东近西远,而未死之明,却在月西矣。安得未望载魄于西,既望终魄于东,而邈日以为明乎?故为沈括之说,乃为得之。其曰:月本无光,犹一银丸,日耀之乃光。尔光之初,生日在其旁,故光侧而所见,才如钧日,渐远则斜照而光稍满。大抵如一弹九,而粉涂其半,侧视之则粉处如钧,对视之则正圆也。近世王普又申其说,曰:月生明之夕,但见一钧。至日月相望,人处其中,方得见其全。不知弦晦之时,亦与望夕无二。人自不见尔。以此见月光常满,其有盈有亏者,由人所立所见之有偏正,非死而复生也。月阴精形圆而质清,日光照之则见其明,不照则魄尔。至日月相望,人居其间,则尽睹其明而其形圆。上下弦则日照其侧,人观其旁,故半明半魄也。晦朔之日,日照其表,人在其裹,故不见也。

  又曰:月至明,中有暗虚,其暗至微。望时月与日正对,无分毫差。月为暗虚所射,故蚀。虽是阴胜阳,毕竟不好。若阴有退避之意则不至,相对而蚀之矣。

  汉张衡曰:火外光水含景,月光生于日之所照,魄生于日之所蔽。当日则光盈,就日则光尽。众星被耀,因水转光。当日之冲,光常不合者,蔽于地也,是谓暗虚。在星星微月,遇则食日之旧地。其明曰:由暗视明,明无所屈,是以望之若火。方于中天,天地同明。丝明视合,合还有夺,故望之若水。火当夜而扬光,在昼则不明。愚曰:暗虚之说本此。所谓暗虚者,阴抱阳为月。坎为月,坎中一画阳,本是离中一画阴。干入坤中为月,坤入干中为日。望时日月相对,贞#5精相会,故离日以干体,欲吸取月中一画之阳,故月为之食。其所谓暗虚者,即离中一画之#6。也。此是眼前事,只是古中无人曾说来。

  又曰:月去日近,则光露一眉。渐远,则光渐大。如日在午,月在酉,则是近一远三为弦。至望,则日在西,月在东,人在下望之,见其光之全。

  《浑仪略说》曰:月行速而日行舒,当以二十九日强而相及。故一岁周而十有二会。会而为晦,晦而复苏,明于是乎生焉。是之谓朔月之行速,渐远于日。以周天言之,其近日九十一度有奇。其远于日也,三百七十四度有奇。是谓近一远三为弦,此谓之上弦也。其行甚远,而与日对去,日百八十二度六十二分有奇,是谓相与为衡。分天之中而为望,日与月相望故也。其行过中,远于日也,二百七十四度有奇。其谓近一远三为弦,此谓下弦也。上弦在于八日,下弦在于二十二日,望在于十五日,此其常也。上弦或退则是七日,进则九日。下弦或退则是二十一日,进则二十三日。望日或退则在于十四,进则日之十六。此其变也。上弦是月盈,及一半,如弓之上弦。下弦是月亏了一半,如弓之下弦。

  又曰:《先天图》有一月之象,自复而震。初三日,月生明。至兑,初八日,月上弦。十五,至干,月之望也。至巽,则月之始亏,十八日也。至艮,则月之下弦,二十三日也。至坤,则月之晦而三十日。

  一息之问,便有晦朔弦望。上弦者,气之方息,自上而下也。下弦者,气之方消,自下而上也。望者,气之盈日况于下,而月圆于上也。晦朔之问者,日月之合乎上。所谓举水以灭火,金来归性初之类是也。甲乙丙丁庚辛者,乃以日之昏旦出没言之,非以分六卦之方也。

  又曰:明魄弦望晦朔,皆以向背于日而得名。

  生明至上弦,皆由日入于酉,而月随以生。魄中生魂,俯以接日,明自下生。以至于平分,安得不为弦上,而在望前。自望后以至下弦,皆由日出于卯而月随以死。魂中生魄,仰以邈日。望前之光,悉变为魄。明自下退而死,及其又弦而金水。平分如前,安得不为弦下,而在望之后。

  又曰:震一、兑一不干三、巽四、艮五、坤六,每五日为一节。朔旦始用事,为日月阴阳交感之初。二十六日已后,至初二为坤。日行至震,则月生光一分。至兑,月生光二分。至干,月全体皆光。十六已后至巽,月光渐亏。至晦朔之间,日月相杳全无光。

  日与月会而分晦朔。月掩于见其背,故阴体全见而为晦。象坤,其时月在乙方,而日在乙,以其合也,故坤合乙。月至于晦,则自东而北,乃与日会。东,乙也;北,癸也;消乙入癸,会于干壬。壬癸,北方气之所归。十有二会,万物毕昌,而月复见于震兑矣。天地交而后有震。震者,天地之始交而万物兴。夫坤终乙癸,则干始震庚。望晦朔,终始相续而不已也哉。明第一节,初三日纯阴。中一阳初交,始生一线之明,则月作震象。其时月昏见于西方庚地,日方入于地面,故震纳庚。六日后第二节日二阳生明,半于魄,为上弦。划.巡.茎翌.立上返鳄坐巡面逢二又作兑象,昏见于南方辛地。又六日,第三节之中,十五日盛满为纯阳,则月又作干象。昏见东方甲地,受光日与地面平。望后十六日四节之始,干体始受下一阴为巽而生魄。月作巽象,以平日一而没于西方辛地。又六日,下弦第五节之中,二十二一复生。中一阴为艮,月作艮象,以平旦而没于南方丙地。三十日第六节终,全变三阳而光尽体伏于西北。一月六节,六节既尽,禅于后月,复生震卦云。《参同契》十四章曰: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东北丧其明。节尽相禅与继体,复生龙以此。纳甲者,干父纳甲子、壬午。震,长子继父体,纳庚子、庚午。子午同干也。坤母纳乙未、癸丑。巽,长女继母体,纳辛丑、辛未。丑未同坤也。坎中男,戊寅、戊申。艮,少男,丙戌、丙辰。离,中女,己卯、己酉。兑,少女,丁巳、丁亥。壬癸庚辛戊己丙丁甲乙,从下生上。干坤各用二,包六子于中,所以能生化也。戊己中央土,坎阳纳戊,离阴纳己,阴阳各得其类居中。壬为阳精,甲为阳首,癸为阴血,乙为阴始。二老包藏,坎离居中用事,天地之造化神矣。三百八十四爻为一周天之数。一爻直一日四卦,二十四爻以候二十四气。一月便是弦望晦朔,一日便是子午卯酉。以一日言之,则一月一岁皆在其中。子至巳生明,上弦至望在其中。午至亥生魄,下弦归晦在其中。十二时应十二辟卦,七十二爻应七十二候。以一月言之,上下两弦应阴阳二八,三百六十时应三百六十爻,盖又应三百六十日。以一岁言之,纳甲六爻分十二辟卦,而两之。岁功一成,一岁之功,缩于一月之内。以日观月,以月观年,日中用时,时中用刻。一刻工夫,自有一年之气侯。造化之可细推者,又如此。

  邵子曰:阴抱阳为月。月者,阴中阳也。阳消则阴生,故日下而月西出。阴盛则敌阳,故日望而月东出。天为父,日为子,故天左旋。日为夫,月为妇,故日东出月西生也。月远日则明生而迟,近日则魄生而疾,君臣之义也。

  日虽右行,然随天左转。月虽行疾,然及月而会,常在其后。星随月者,见于夜也。诸家历说:月一日至四日最疾,日夜行一十四度余。自二十四日至于晦又最疾,行度亦然。自五日至八日行次疾,日行十三度余。自二十日至二十三日又小疾,行度亦然。自九日至十九日行迟,日行十二度余。以一月均之,则日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也。远日则明生而行迟,近日则魄生而行疾,有君臣之义焉。月本无光,借日以为光。及其盛也,遂与阳为敌,为人君者可不慎哉。天左旋,日右行。日东出,月西生。父子夫妇,阴阳之义也。月望亦东出者,敌阳也,非常道也。愚为之说,曰:天为大,日次之,月又次之。所以日行不及天,月行不及日。一尊一卑,各有分剂,天之所以教也。文王演《易》于坎,言习于象,言月一阳居中,二阴环之。一年十二会,月皆后于日而不敢先阳者,其意深矣。阴佐阳以成岁功,固不可无月以为之助。阴亢阳以侵君子,尤不可无以为之防。是以干□言日月,而叉日合明。稼言日月,而铃日不过。怛言日月,而叉日得天。又以日月并言,而终不以月先日,皆所以寓崇阳抑阴之意。至于独取月以为戒者,其意为尤切。小畜月几望而征凶者,以其四有伏坎,巽有伏震。月在东,日在西。小畜以一阴亢上九之.阳而凶也。归妹六五,亦月几望而吉者,以坎月在东,离日在西。阴阳居中,虽日月相望,几于盈而不相亢。所以吉也。是故月可当夜,不可当昼,天道然也,而况人乎。日望月则月食,月掩日则日食。阴不可以.1几阳,臣不可以亢君,妇不可以亢夫,小人不.可以亢君子。程子曰:臣居尊位,莽、卓是也,犹可言。妇居尊位,女娲氏、武氏是也,非常之变,不可言也。

  《汉志》言:月从右转,与《先天图》八卦合。

  《律历志》:日有晦朔,月有弦望,日阳月阴,阴气常为,阳为气消烁。朔后月从右行,渐离日而明生。初七八问为上弦,半明十五日,月去日最远。全明月半后,渐近左畔,明复渐消。二十二三间,月又半明,是谓下弦。三十日,日月相合,月为日消尽,谓晦。诸说不同,独此可信。愚以卦及十二辰参之,晦日卦在坤,日月会于子,月光消尽。晦朔之问,又从坤右转,其卦为艮□阳生明于外。辰在戌亥闲,又转正西坎卦□,一阳居中,远日半天,是谓上弦。夜半在酉,日升于东,照半规之酉,故曰:其中有鸡。酉与卯相对也。又进而巽卦□,二阳外明,魄仅内存。以夜半临未申之问,在弦望中问。□日照渐正,月转干当午,日正在坤子上下,相对正照,所以全明。故谓之望月。又离午左转辰巳之问,昔对戌亥而生明者,今生魄矣。以日照偏一阴外生,故作兑□象。兑转而离,月在正东,距日半天,魄归于中,是为下弦。夜半在卯,月生于西,照半规之卯,故曰:其中有兔。至震□,则又与巽对。巽则一阴渐消而月圆,震则二阴渐壮而月晦。日渐逼近,明仅内存,以夜半临丑寅之问,在弦晦中,至坤则月尽矣。夫取卦自北而西者,以月行退度而右转也。取爻自外而内者,以月受日光,自外而内。此说颇与《汉志》及先天卦合。或曰:测日以午,测月以子,测星宿以昏旦。彼作《参同契》者,不悟月行退度与受光自外之法,故摭坎离居中,以震为生明,兑为上弦左矣。一切反先儒之说,自以为发老月千古之一快,愚谓此亦得《易》中之一义尔。然朱子于《参同契考》验精矣。况魏伯阳所传,自汉至今千有余岁,前贤未有非之者,渠#7容轻议。

  天原发微卷之七竟

  #1‘也’,原作‘月’,据《四库全书》本改。

  #2‘明’,原作‘绌’,据《四库全书》本改。

  #3‘非”,原作‘亦’,据《四库全书》本改。

  #4‘有’,《四库全书》本作‘育’。

  #5‘贞一’《四库全书》本作‘真’。

  #6原作‘一’,据《四库全书》本改。

  #7‘渠’,《四库全书》本作‘诅’。

  天原发微卷之八

  鲁斋鲍云龙景翔编著虚谷方回万里校正

  少阳

  星象繁难,不胜其说。星者,元气之英也。邵子曰:少阳为星。张灵宪曰:中外之官常明者百二十有四,可名者三百二十。为星者二千五百,微星之数万有一千五百二十。罗君常与予言,星家爱哩人,使人不知头绪。欲识万象之森,罗不出五行之指诀。自太极判而为阴阳,阴阳播而为五行。五星者,五行之精也。日月五星,是为七政。散在四方,方有七宿。合中央之北斗言之,则有五七三十五名,皆不离乎五行也。故班固曰:太极运三辰五星于上元,气转三统五行于下人。皇位三德五事于中,分为三才,孰有外于五行者。欧阳子曰:尧命羲和考中星,以正四时,为道犹简。降及后世,其法渐密,铃积众人之智,然后能极其精微。三代中问,遗文旷发,六经无所迷,天人之事难言矣。今所存者,惟以五行为主,非敢以星翁历史为比也。

  邵子曰:五星之说,自甘公、石公始也。

  五星之说,古未有闻。《虞书》但曰:抚于五辰而已。至甘石则尽露矣。石申,魏人。著《星经》。甘德亦同时。星有三色,所以别三家之异。出于石者赤,出于甘者黑,出于巫咸者黄。紫官中外诸星,亦出三家,总数三百八十三名,积数七百八十三星。其施于浑家者,惟天极、北斗二十八舍,为占候之要。其余载者,所以备上象之全体而已。

  张子曰:五纬,五星之精也。

  班曰:五星东行天西转。常星为经,五星为纬。交相经纬,以成天文也。五行精气,其成形在地,则结为木火土金水。其成象在天,则木合岁星居东,火合荧惑居南,金合太白居西,水合辰星居北,土合镇星居中央。在人则木之神日仁属貌,火之神日礼属视,金之神日义腐言,水之神日智属听#1,土之神日信属乎思与心。分旺四时,则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各旺七十二日。土旺四季,辰戌丑未之月,各十八日,合之为三百六十。其为色也,则木青、火赤、金白、水黑、土黄。其为分野各有归,更旺相休废。其色不同,王则光芒相则内实,休则光芒无角不动摇,废则光少色。白园者,丧。赤园者,兵。青园者,夏水。黑园者,疾多死。黄圆者,吉。白角者,哭泣之声。赤角者,犯我城。黑角者,水行穷兵。太史公曰: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安宁,五谷蕃昌,春风秋雨,冬寒夏暑,日不食朔,月不食望。是为有道之国,叉有圣人在乎其位也。

  岁星

  木性柔直。史氏谓其主司天下人君之过。主岁五谷,分四七宿,为十二次。一岁行一次,太岁在子午卯酉。四仲则岁行三宿,太岁在寅申巳亥。四孟及辰戌丑未,四季则岁行二宿。二八十六,三四十二,而行二十八宿。岁星十二岁一周天为一纪。太岁为阴,左行在寅。岁星为阳,右转在丑。太岁在卯,则岁星居子。在辰,则岁星居亥之类。又为太岁在寅,则岁星正月最出东方。在卯,则二月晨出东方。以此而推,余皆可见。岁星所在,其国有福。失次则所冲之地有祸。过次者殃大,过舍者殃小,不过则无咎。张曰:木乃一岁盛衰。辰者一月一交之,次有岁之象也。

  荧惑

  火性激烈,使主执法。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出行。列宿司无道,出入无常,二岁一周天。张曰:火者,阴质为阳萃焉。然其气比日,故其迟倍日。盖火星自有入无,自无入有,受天地变化之气为之。

  镇星

  土性重厚,戊巳居季夏。四时之中,如人有心,四肢百骸无不统。故四星皆失,镇星为动。一曰:主女象。又曰:天子之星。天子失信,镇星大动。常以甲辰元斗之岁,镇行一宿,二十八岁一周天。所居之次殊久,其国德厚。张曰:镇星其行最缓,亦不纯系乎地。

  太白

  金性坚刚,主司兵,阴星也。出东当伏东,出西当伏西。班曰:常以正月甲寅,与荧惑出东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四十日。又出东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大率一岁一周天,仅与日月同。

  辰星

  水性平淡,主形法之得失,是正四时。常以春分见奎娄,夏至见东井,秋分见角亢J冬至见牵牛。出辰戌,入丑未。晨候之东方,夕候之西方。一时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夭下大饥。亦一岁一周天。或曰:水星为辰星,时有十一.一辰,月有十二会。散在天地闲,无往而不为。润泽出非其时,寒暑失节,故为太一之象。盖水火二星相须,火或有或无,水或盈或涸,皆得天地变化之气。

  张子曰:金水附日,前后进退而行者,其理精深存乎物,感可知矣。

  《星经》曰:太白辰□星附日而行,速则先日,迟则后日。速而先日,昏见西方。迟而后日,晨见东方。《诗》疏云:日未出前,能开导日之明,故谓明星为启明。日既入后有明,言能长续日之明,故谓明星为长庚。《韩诗外传》又曰:太白晨见东方为启明,昏见西方为长庚。意者,金水平分二星,亦可互言。孙炎曰:明星,太白也。晨出东方,高三舍,今日明星。昏出西方,高三舍,今日太白。然则启明是太白矣。长庚不知何星?或一星出东西,有异名。或二者别星,未能审也。朱子断之曰:长庚,水星。启明,金星。金在日西,日将出则东见.。水在日东,日将没则西见。斯言尽矣。张平子曰:摄提荧惑见晨附于日,太白辰星见昏附于月。当别考。

  程子曰:天地真元之气,奏合在历数中,则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所以生圣人也。

  历推上古浑元之初,岁名焉逢甲摄提格寅。甲子朔旦,夜半冬至,日月五星皆合在子,故有合璧连珠之瑞,以应颛帝建历之元也。又汉元年十月,五星聚于东井,为高帝受命之符。又宋干德五年三月,五星如连珠,分在降娄,为天下文明之象。程子所谓:天地真元之气,非游气所能杂,故能奏合以生圣人。又如尧舜禹汤文武周孔,亦是如此。今姑举三者,以验造化之符耳,他不暇悉也。予尝砍之武帝改元,而曰太初者,慕颛帝。改元以合其瑞耳,非武帝时实有其象也。东坡苏氏曰:金水常附日不远十月,日在箕尾,此所以疑其妄。以余砍之、秦以十月为正。十月乃今之八月,而得七月节,则日犹在较翼问。金水聚于井,亦不甚远。坡说亦本于汉注耳。五星聚奎,又在鲁分,自是天下始太平,见窦仪言。

  朱子曰:纬星阴中之阳,经星阳中之阴。五星皆地上木水火土金之气,上结而成,却受日光。

  经星是阳气之余凝结者,闪烁开合,其光不定。纬星有芒角,其本体之光,亦自不动,皆受日之光也。朱子曰:经星昼夜左旋一周而有余。天有十二次,今织女星在汉旁,终日七襄者,自卯至酉,当更七次。《尔雅》注曰:五星皆右行于天二十八宿,则著天体不动,故为经星。五星为纬,若识之经纬。然五纬惟辰星难见,而血之流行于肌肉#2之问者,至幽也。辰星属坎,为水善隐伏。沅济沱潜之水,潜行千余里而后见。营室天子宫,皆中官经星。纬星动为阳,而太白辰星为阴。经星不动为阴,而析木鹑首为阳。

  邵子曰:阴中之阳星也,星之至微,如尘沙者,陨为堆阜。又曰:星陨地为石。

  星阳之余,五星为人五脏,诸星如人四肢百骸。精血神守,精存则丽其职而宣其明。神歇精数,则如人之有死。是以星陨则石。朱汉上曰:精数气歇,坎极离见,乃有陨星。其光烛地离也。陨为石为堆阜尘沙者,艮也。光耀既散,气凝为石,亦犹人之体魄降于地也。

  日月五星,俱起牵牛之初。

  即汉太初历十一月朔旦冬至也。汉刘氏曰:指牵牛之初,以纪日月,故曰星纪。五星起牵牛初,日月起其中,几十二次。且至其初为节,至其中斗建下,为十二辰。视其建而知其次。汉宋衷曰:冬至日起牛,宿一度,斗建子位。杜预曰:十二次从星纪起而右旋。《尔雅》曰:星纪起牛,斗牵牛也。郭注曰:牵牛斗者,日月五星之所终始也。传不曰冬至,日日南至,盖谓日自鹑尾而来,至牵牛也,日中景最长,以此知其南至斗纲之端,连贯营室,识女之纪。《逸周书》曰:维十有一月既南至昏易,毕日践长,微星动于黄泉。是月也,斗建子始昏指北,日月俱起,牵牛右回而行,月周天起一次而与日会。日行月一次而周天,历会于十有二辰,终则有始,是谓日月权舆。愚谓造化渊微,非合数说,不足以明之。

  《星经》难曰:视盖僚与车辐近,杠毂则密,益远益疏。今北极为天扛毂,二十八宿为天撩辐。今疏密不同,何也。

  撩辐者,取《周礼》轿人,盖弓二十八以象星,轮辐以象日月。日与月会,一月一周天。又行一辰,遂及日而合宿。天圆如两盖相合,南北极犹两盖扛毂,二十八宿犹盖之弓撩。赤道横络,天腹如两盖相交处。赤道北为内郭如上复盖,赤道南为外郭如下仰盖。赤道正在天中如合缝处。黄道横过,是在那赤道之间。故列弓撩之数,近两毂则狭,渐远渐阔,亦犹列舍之度。近两极则狭,渐远渐阔,至赤道则极阔也。圆图近南,星度当渐,狭则反阔。横图去两极皆阔,失天形矣。今砍天形为复仰两圆图,以图心为极。赤道以北,为北极内官星图。赤道以南,为南极外官星图。两图相合,全体浑象,则得星度阔狭之势,占候不失。北极日上规,南极日下规,赤道横络者日中规。中规阔,上下两极处极狭也。欧子曰:盖天则南度渐狭,浑天则北极复高。二说当阙疑可也。

  《周礼》星土辨九州,封域皆有分星。

  分星《礼》经所载,不可磨也。其说有三:伶周鸠曰:岁星所在,则我之分野。古堪与书亡后,郡国所入,非古岁星。或北或西,与古受封所在不伺一也。唐虞及夏,万国殷周,千七百七十三国,并依附十二邦,以系十二次之星。法先王命亲之意,以主祀为重。如封板伯商丘,主辰为商星,商人是因。封实沈大夏,主参为夏星,唐人是因。唐后为晋,参为晋星二也。今以分野次舍玫之,青州#3在东,玄杆在北,雍在西,鹑首在南。以至扬东南星纪北,冀东北大梁西,徐东降娄,西豫与三河居中,大火在正东。此缠次之最差者三也。三说不同,识者当自择之。

  传曰:五纬兴周。

  《国语》曰:武王伐商,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辰在斗初,星在天电。愚尝砍之,周之兴也,鹑火直轩辕之虚,稷星系焉。房与岁星相经纬,以属威灵仰之神,后稷感以生焉。鹑首又当山河之右,太王以兴而后稷封焉。及周师之出也,日在箕十度,则析木之津。月在房四度,则升阳之驷。又三日,得周正月庚寅。朔日月会南斗一度,则辰在斗柄也。是时,火星与周师俱进,而水星伏于天电,所以告颛帝而终水行之运。自天电及析木岁星及鹑火,又退行而旅于鹑首,而后进及鸟帑。所以反复其道,以经纶周室者,岂人力哉。宜其卜世三十,历年八百,为古今有道之长也。星象昭昭,诅不信乎。后世欲以人力胜之,乌乎可。

  《春秋》传曰:二十八宿分在四方,方有七宿,共成一象。虫兽在地,有象在天。东苍龙,西白虎,皆南首北尾。南朱雀,北玄武,皆西首东尾。从角起而左旋。

  《尔雅》寿星角亢。郭注:数起于角,列宿之长,故曰寿星。方有七宿者,第斗至璧,是谓星武。第奎至参,是谓星虎。第井至秒,是谓星乌。第角至箕,是谓星龙。环列四方,随天西转。方有定星,星无定居,故隐见各有其时。林氏曰:鸟火虚勗,皆分至之昏。见于南方,正午位之中星。仲春之月,七宿各居其方位。故星火在东,乌在南,勗在西,虚在北。日在勗,入于酉地则初昏时,鹑火见于南方正午之位。当是时,昼夜各五十刻,是为春分之气。至仲夏之月,则乌转而西,火转而南,虚转而东,易转而北。日在星,入于辛地初昏之时,大火房心见于南方正午之位。当是时,昼长夜短。昼六十刻,夜四十刻,是为夏至之气。至仲秋之月,则火转而西,虚转而南,昂转而东,乌转而北。日在心,入于酉地初昏之时,虚见于午。当是时,昼夜分亦各五十刻,是为秋分之气。至仲冬之月,则虚转而西,勗转而南,乌转而东,火转而北。日在虚,入于申地初昏之时,昂见于午。当是时,昼短夜长。昼四十刻,夜六十刻,是为冬至之气。分至之气既定,则十二月之气无不定矣。星乌以象言,星火以次言,虚易以宿言,互相备也。愚谓:天地四时之气,皆不外于中。子午者,二至之中,亦天地之中。卯酉者,二分之中,亦阴阳之中也。以二十八宿之中星,至于中而止。圣人出,而致中和以位天地者,亦日执中而已。

  七宿之星数。

  星龙之星三十二,星武之星三十五,星虎之星五十一,星雀之星六十四。合之而一,百八十二星。

  七宿之度数。

  星龙之度七十五,星武之度九十八四分度之一,星虎之度八十,星雀之度百二十,合之而为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三里,分为十二次。

  七宿之分野。

  自斗十一度至婆女七,一名须女,日星纪之次。辰在丑,谓之赤奋,若律中黄钟。斗建子,今吴越分。自婆女八度至危十六,次玄杆,一名天电。辰在子,日困敦,律大吕。斗建丑,今齐分。自危十七度至奎四,次豕韦,一名陬訾。辰在亥,日大渊献,律太簇。斗建寅,今卫分。奎五至胃六,次降娄。辰在戌,日阔茂,律夹钟。斗卯,今鲁分。胃七至毕十一,次大梁。辰酉日作噩,律姑洗。斗辰,赵分#4。毕十二至东井度十五#5,次实沈。辰申日活滩,律中吕。斗巳,晋魏分#6。井十六至柳八,次鹑首。辰未日轰洽,律亵宾。斗午,秦分#7。柳九至张十七,次鹑火。辰午曰敦胖,一名大律。于律为林钟。斗未,周分#8,张十八至较十一,次鹑尾。辰巳日大荒落,律夷则。斗申,楚分#9。较十二至氏四,次寿星。辰在辰,日执徐,律南吕。斗酉,韩分#10。氏五至尾九,次大火。辰卯日单板,律无射。斗戌,宋分#11。尾十至斗十,百三十五分而终析木。辰寅日摄提格,律应钟。斗亥,今燕分。愚按:司农郑氏曰: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缠。地有十二分,王侯之所国。是以二十八宿分配十二辰,与七政互行。一左一右,相为经纬。所以两其五行,以成天地四时之造化。

  东宫苍龙角为五帝坐庭。一几为宗庙,氏为天根,房为天府,心为明堂,尾为人子,箕为敖客。《灵宪》曰:苍龙连蜷于左。

  左为青龙,属木居东。又分为小象者,七星家名角木为蛟,斗几金为龙,氏土为貉,房日为兔,心月为狐,尾火为虎,箕水为豹,日月居中。五星纬外,析木会寅,大火会卯,寿星会辰。

  角

  二星,为天关。其问天门,其内天庭,黄道经其中,七曜之所行也。龙左角为天田为理,主刑。右角为将,主兵。星明大,王道泰,贤在朝。荧惑犯天田旱。《郊祀志》:汉祖建灵星祠。

  亢

  四星,天子之内朝也。为疏庙,主疾疫,总摄天下奏事,听讼理狱录功。

  氐

  氏四星,王者之宿官,后妃之府。前二星适,后二星妾。单子曰:天根见而水涸。《尔雅》曰:氏,天根也。角亢下系于民,若木之有根。宋分。

  房

  房四星,为明堂,天子布政之官。中问为天衢,七曜由其中,则天子和平。亦为天驷天马,主车驾。《国语》曰:农祥。晨正日月底于天庙,土乃豚发。《隋志》曰:五纬入房,启姬王肇进。

  心

  三星,天王正位也。中星为明堂,天子为大辰,主天子赏罚。前星为太子,后星为庶子。大火为大辰,大中寒暑乃退。《律书》云:心言万物,始有华心。《唐志》曰:《易》雷承干日大壮,房以象焉。心为干精,而房升阳之驷也。房,日月之所在。钧命次曰:岁星守心年谷丰。《洪范》曰:重华者,谓岁星在心。岁星一名摄提,一名重华。《左传》:心为火,五月火始昏见#12《诗》:三星在天。

  尾

  尾,九星上第一星,后次三星夫人,次星若后嫔妾第二。傍一星名日神官。苍龙之尾为九子,色均明。后官有叔多子孙。丙子辰,龙尾伏辰左,尾言万物,死生如尾。

  箕

  箕四星,为后官,后妃之府。亦为龙尾,为敖客,主口舌。亦日天津,主八风。几日月宿在箕东壁北方星。翼较巳上风起,又#13鹑。又曰:傅说骑箕尾比于列星。《晋志》曰:傅说一星在尾后。《诗》疏曰:箕在南而斗在北,故南箕北斗。愚尝以卦参之龙属东方震。震动重阴之下,龟吐气。蛇起#14善变化者,龙也。卦直春分以后,辰为苍龙之次。动则变,故龙以春分,升而为雷,出地奋之。豫以秋分,降入为雷泽,归妹之象。盛夏疾雷,木拔龙起。震木位于卯也。亢曰龙,雷同类。玄之中,以次三为龙。占家以甲乙寅卯为龙。天文角为蛟,亢为龙,翌#15较为蚓。角亢,辰也。翌#16也。自春分至芒种,震治也,而辰巳为翌#17曰:气之散也。房为天驷,又为苍龙之次。故马亦日龙马。《志》言:五纬入房,姬王肇边者,亦兴王之嘉瑞也。五马一化为龙说亦本此。其象:日天田,日农祥,日多子,皆以应东方之春。

  西宫咸池,奎为沟读,娄为聚泉,胃为天仓,勗为白衣,会毕为边兵,赀脑为虎首,参为斩艾。《灵宪》曰:白虎猛据于右。

  右白虎属金居西,又分为小象者。七星家名奎木为狼,娄金为狗,胃土为雉,昂日为鸡,毕月为乌,赀火为猴,参水为猿。日月居中,五星纬外,降娄会戌,大梁会酉,实沈会申。

  奎

  十六星,天之武库。一日天豕,亦曰封豕。主兵禁暴。又主沟渎。《月令》:仲春月在奎,季夏奎旦中。

  娄

  三星,为天子,主苑囿牺牲供给郊祀大享,多子孙。明则天下和平。《唐志》:日会在娄,为大臣忧。

  冑

  三星,为天厨,天仓五谷之府。动则有输运之事,明则天下和平。季春日在胃。

  昴

  七星,天之耳也,主西方狱事。又为毛头胡星,明则天下牢狱平。《书》:日短星昴。

  毕

  八星,日罕毕为边兵,主弋猎,又主远兵。黄道所经,天子出旎头。罕毕以先驱,此其义也。《正义》云:箕毕尚妻之所好,中央土气为风,东方木气为雨。木克土为妃,故箕星好风,是尚妃之所好也。毕属西方,金气为阴,克东方之木为妃,故好雨而尚妻之所好。又申寅两相冲,破申来逆寅。寅被逆,故为飕风。寅来破申,申被逆,故为暴雨。

  觜

  三星,为虎首,为三军之侯行军之藏府。明则军储盈,将势得。《月令》:仲秋旦赀鹏中。

  参

  十星:一日参伐,一日大辰,一日天市,一日铁钒。主斩刈杀伐。又为权衡,所以平理。又主边城。参十星为白虎之体。中三星横列者,三将也。下三星斜列,日伐天之都尉,主胡鲜卑戎狄之国,故不欲明。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东北日左肩,主左将。西北曰右肩,主右将。东南日左足,主后将军。西南日右足,主偏将军。故黄帝占曰:参应七将,七将皆明。天下精兵伐星明与参等,大臣皆谋起兵。参为白虎三也。房为天驷,又为苍龙之次。故马亦日龙马。《志》言:五纬入房,姬王肇边者,亦兴王之嘉瑞也。五马一化为龙说亦本此。其象:日天田,日农祥,日多子,皆以应东方之春。

  西宫咸池,奎为沟读,娄为聚泉,胃为天仓,勗为白衣,会毕为边兵,赀脑为虎首,参为斩艾。《灵宪》曰:白虎猛据于右。

  右白虎属金居西,又分为小象者。七星家名奎木为狼,娄金为狗,胃土为雉,昂日为鸡,毕月为乌,赀火为猴,参水为猿。日月居中,五星纬外,降娄会戌,大梁会酉,实沈会申。

  奎

  十六星,天之武库。一日天豕,亦曰封豕。主兵禁暴。又主沟渎。《月令》:仲春月在奎,季夏奎旦中。

  娄

  三星,为天子,主苑囿牺牲供给郊祀大享,多子孙。明则天下和平。《唐志》:日会在娄,为大臣忧。

  冑

  三星,为天厨,天仓五谷之府。动则有输运之事,明则天下和平。季春日在胃。

  昴

  七星,天之耳也,主西方狱事。又为毛头胡星,明则天下牢狱平。《书》:日短星昴。

  毕

  八星,日罕毕为边兵,主弋猎,又主远兵。黄道所经,天子出旎头。罕毕以先驱,此其义也。《正义》云:箕毕尚妻之所好,中央土气为风,东方木气为雨。木克土为妃,故箕星好风,是尚妃之所好也。毕属西方,金气为阴,克东方之木为妃,故好雨而尚妻之所好。又申寅两相冲,破申来逆寅。寅被逆,故为飕风。寅来破申,申被逆,故为暴雨。

  觜

  三星,为虎首,为三军之侯行军之藏府。明则军储盈,将势得。《月令》:仲秋旦赀鹏中。

  参

  十星:一日参伐,一日大辰,一日天市,一日铁钒。主斩刈杀伐。又为权衡,所以平理。又主边城。参十星为白虎之体。中三星横列者,三将也。下三星斜列,日伐天之都尉,主胡鲜卑戎狄之国,故不欲明。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东北日左肩,主左将。西北曰右肩,主右将。东南日左足,主后将军。西南日右足,主偏将军。故黄帝占曰:参应七将,七将皆明。天下精兵伐星明与参等,大臣皆谋起兵。参为白虎三星,有一者为衡。西有勾曲九星,一曰天期,二曰天苑,三日九游。东有大星,曰狼。狼角变色,多盗贼。愚以《易》参之虎属西方,居兑。兑金禀收歛肃杀之气,有虎象焉。《履》言:复虎尾者,内卦兑也。革言虎变者,外卦兑也。《颐》言:虎视眈眈者,有伏兑也。《象》言:参为白虎者,参申也。参据蒙虎之首,有斩刈杀伐之威。东有大狼,狼亦虎类也,是以为天之将星。七宿中有取武库天仓者,亦以应揫歛之秋。

  南宫朱乌,井为水事,鬼为祠事。柳为鸟,主草木。星为鸿火,主急事。张为素厨,主觞客。翼为羽翮,主远客。翰为车,主风。《灵宪》曰:朱雀奋翼于前。

  前为朱雀,属火居南。又分小象者,七星家丰井木为讦,鬼金为羊,柳土为獐,星日为马,张月为鹿,翼火为日在柳,季秋旦柳中。日月居中,五星纬外,鹑尾会巳,鹑火会午,鹑首会未。

  井

  八星,天之亭侯,主水衡事,法令所取平也。《正义》曰:参旁之东有王井。故曰:东井龙王用法平则井星明,而端列东井,京师分。又曰:荧惑犯东井,旱。

  鬼

  五星,天目也,主视明察奸谋。明则五榖成。又云:主死丧。

  柳

  八星,天之厨宰也,主尚食,知滋味。又主雷雨,朱鸟之口,故曰鸟啄。《尔雅》:味谓之柳味,即啄。亦作噣(音昼)。《左传》:味为鸿火。《天官书》:为鸟啄,主草木。又,季夏日在柳,季秋旦柳中。

  星

  七星,一名天都,主衣裳文绣。又七星为颈。

  张

  六星,为溸音素,鸟受食处,主珍宝宗庙所用。天厨饮食,赏责之事,明则王道昌。《汉志》:主觞客。《晋志》:朱张为乌星,故为订虫。

  翼

  二十二星,天之乐府徘优,主夷狄远客负海之宾。明则大礼乐兴,动则四夷使来,离徙天子举兵。翼为羽丽主远。

  轸

  四星,为车,主车骑,亦主载任。有军出入,皆占于较。又主冢宰辅臣,亦日鸟帑鸟尾。又主风,与巽同位。又轶为首-。愚陕《易》参之,离南方为飞乌象,朱雀也。史言:流火为乌。又为日中之乌。午为鹑火之次,未为鹑首,巳为鹑尾。其味在柳,其翼在翼。柳,午也,离也。翼,巳也,巽也。卜楚丘论《明夷》之《谦》曰:当乌即朱鸟也。《归藏》初巽曰:有乌将来,而垂其翼。翼为鹑尾,故称飞乌。鹑雉之属,飞铃附草,岭南孔雀之类也。七星为马,于辰为午,故马为火。畜午为火,蚕为马首,龙星之精。故马蚕同气,蟹鼇龟卯皆有黄,离也。七宿中有鬼舆。天目七星,主文绣,皆以应于南方离明之象。

  北宫玄武,南斗为庙,牵牛为牺牲,委女为天孙。女虚为哭泣之事,危为盖屋,营室为清庙,东壁为文章。《灵宪》曰:灵龟圈首于后,后为玄武,属水居北。又分小象者,七星家名斗木为蟋,牛金为牛,女土为蝠,虚日为鼠,危月为燕,室火为猜壁水褕。日月居中,五星纬外,玄楞会子,星纪会丑,陬訾会亥。

  斗

  南斗六星,天庙,亦为寿之期。又丞相太宰位,主褒赏,进贤禀授爵禄。又主兵。南二星天梁,中二星天相,北二星天府。庭斗星盛明,王道和平。传曰:辰在斗柄,日月会南斗。

  牛

  六星,天之关梁,主牺牲事。《后志》云:七曜之起,始于牵牛。此三星河鼓,河鼓亦名牵牛。《律书》牵牛,言:阳气行,万物出也。《博物志》:张骞乘搓穷河源。严君平占客星犯牛斗。又云:太白犯牵牛,将军凶。

  女

  婺女四星,又日须女,主布帛裁制嫁娶。须,贱妾之称,妇职之卑者。其北织女,天女孙也。

  虚

  主北方邑,居庙堂祭祀祝祷事。又一主哭泣之事。又冢宰之官。《书》:一宵中星虚。

  危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