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15‘再’毕沅据《太平御览》改作‘井’。

  #16苏时学云:‘什’当作‘斗’。

  #17‘五’下王念孙据《模守篇》补‘尺’字。

  #18‘雨’毕沅据意改作‘两’。

  #19‘士’毕沅据意校作‘土’。

  #20‘籍’王引之校作‘薪’。

  #21‘闲’《闲诂》作‘闭’。

  #22‘亭’下王念孙据《太平御览》补‘一’字。

  #23‘有序’王念孙校作‘有重厚’。

  #24‘夫’毕沅据《太平御览》校作‘矢’。

  #25‘内’毕沅据意校作‘穴’。

  #26‘涉’举沅校作‘沙’。

  #27‘卞’举沅据意校作‘开’。下同。

  #28‘乎’字毕沅疑衍。

  #29同注#25。

  #30‘本’王念孙校作‘士’。

  #31‘匝’王念孙校作’迎’。

  #32自‘城四面四隅’至此,《闲诂》移至‘各为二幕二,一凿而系绳,长四尺’以下,‘大铤,前长尺’以上。

  #33‘也’王引之校作‘池’。

  #34‘交’毕沅据意校作‘支’。

  #35‘尺’毕沅据意校作‘民’。

  #36‘牧’毕沅以意校作‘收’。下同。

  #37‘代’毕沅以意校作门伐’。

  #38自‘为之奈何’至此,《闲诂》移至《备穴篇》叫禽子再拜……或中人一以下。

  #39自‘此十四者无一’至此,《闲诂》移于‘不然,则赏明可信而罚严足畏也’之复。

  #40‘本’王念孙校作‘卒’。

  #41‘岩’毕沅以意校作‘客’。

  #42‘大’《闲诂》作‘丈’,是也。

  #43王引之以意校作‘凡四千人’。

  #44同注#25。

  #45王引之云,‘地’上脱‘下’。

  #46‘内’《闲诂》作‘穴J,下同。

  #47‘疾’王引之校作‘灰’。

  #48‘翟’毕沅以意校作‘习’。

  #49‘予’毕沅以意校作‘矛’。下同。

  #50‘攸’毕沅以意校作‘版’。

  #51王引之云,‘徒’当为‘从’,两字隶书相似而讹。

  #52自‘侯望适人’至此,《闲诂》移至《备穴篇》。

  #53毕沅云,‘杖’及‘材’字之误。

  #54‘状’举沅以意校作‘伏’。下同。

  #55苏时学云,‘梁’乃‘染’字之误。

  #56‘陈’《闲诂》作‘陕’。

  #57‘客’举沅以意校作‘容’。

  #58自‘新艾与此长尺’至此,《闲诂》移至《备穴篇》,上接‘穴垒之中各一狗,狗吠即有人也。’

  #59‘入’王引之校作‘人’。

  #60‘月’王念孙据上文校作‘瓦’。

  #61‘代’毕沅以意校作‘弋’。

  #62‘我’《闲诂》作‘戈’。

  #63此句王念孙据《墨子》文例补为‘子问羊黔之守邪?’

  #64同注#40。

  #65俞曲园云,‘杖’当作‘材’。下同。

  #66‘斤’《闲诂》作‘钓’。

  #67‘及’毕沅以意校作‘乃’。

  #68‘土’毕沅据《太平御览》改作‘上’。

  #69‘之’下王念孙据《墨子》文例增补‘守’字。

  #70毕沅据《备蛾传》于‘门’上增‘麾’字。

  #71‘问’下毕沅据《备蛾传》删‘载之门’三字。

  #72‘持’王念孙据《备蛾传》校作‘待’。

  #73‘死’下毕沅据《备蛾傅》补‘士’字。

  #74‘休’举沅校作‘伏’。

  #75‘辅’王念孙据上文校作‘输’。

  #76‘缚’王念孙校作‘缚’。

  #77‘雅’毕沅据下文校作‘邪’。

  #78‘搏’《闲诂》作‘搏’。

  #79‘丈’下王引之据他篇补‘二尺’二字。

  #80‘树渠毋杰烁三尺’王引之据《备城门篇》及《榛守篇》校作‘树渠毋传烁五寸’。

  #81《闲诂》倒‘一令’二字。

  #82‘’《闲诂》作‘’

  #83‘传火’二字王念孙校作‘持水’。

  #84‘什’王念孙校作‘斗’。下同。

  #85俞曲园云,‘十’字乃‘斗’字之误。

  #86‘坛’《闲诂》作‘垣’。

  #87自‘大铤,前长尺,蚤长五寸’至此,《闲诂》移于《备城门篇》‘……斧亦两端。三步一’下。

  #88‘□’《闲诂》作‘弃’。下同。

  #89‘界’王引之云当作‘泉’。

  #90‘微’《闲诂》作‘彻’。

  #91‘矩’《闲诂》作‘短’。

  #92‘斤’王念孙校作‘斗’。

  #93‘敌’《闲诂》作‘适’。

  #94‘忽’洪颐煌校作‘忿’。

  #95‘勿难’俞曲园据《备城门篇》和《备穴篇》校作‘弗离’,是也。

  #96‘代’王引之据《备城门篇》校作‘代’。

  #97‘尺’《闲诂》作‘丈’。

  #98‘壤’苏时学据《备城门篇》校作‘烁’。

  #99‘广’前毕沅据《备梯篇》补‘门’字。

  #100‘筑’前毕沅据《备梯篇》补‘勿’字。

  #101‘大’《闲诂》作‘火’。

  #102‘鑪’《闲诂》作‘炉’。

  #103‘人’毕沅以意改作‘入’。

  #104‘载’上毕沅据《备梯篇》补‘出’。

  #105‘之’字毕沅据《备梯篇》改作‘人’。

  #106‘以’下毕沅据《备梯篇》补‘白’字。

  墨子卷之十五

  第六十四阙

  第六十五阙

  第六十六阙

  第六十七阙

  迎敌祠第六十八

  敌以束方来,迎之束坛,坛高八尺,堂密八。年八十者八人主祭,青旗、青神长八尺者八,弩八,八发而止。将服必青,其牲以鸡。敌以南方来,迎之南坛,坛高七尺,堂密七,年七十者七人主祭,赤旗、赤神长七尺者七。弩七,七发而止。将服必赤,其牲以狗。敌以西方来,迎之西坛,坛高九尺,堂密九。年九十者九人主祭,白旗、素神长九尺者九,弩九,九发而止。将服必白,其牲以羊。敌以北方来,迎之北坛,坛高六尺,堂密六。年六十者六人主祭,黑旗、黑神长六尺者六,弩六,六发而止。将服必黑,其牲以戏。从外宅诸名大祠,灵巫或祷焉,给梼牲。

  凡望气,有大将气,有小将气,有往气,有来气,有败气,能得明此者可知成败、吉凶。举巫、医、卜有所,长具药,宫之,善为舍。巫必近公社,必敬神之。巫卜以请守,守独智巫卜望之气请而已。其出入为流言,惊骇恐吏民,谨微察之,断,罪不赦。望气舍近守官。牧贤大夫及有方技者若工,弟之。举屠、酷者置厨给事,弟之。

  凡守城之法,县师受事,出葆,循沟防,筑荐通涂,脩城。百官共财,百工即事,司马视城脩卒伍。设守门,三#1人掌右闱,二人掌左阖,四人掌闭,百甲坐之。城上步一甲、一戟,其赞三人。五步有五长,十步有什长,百步有百长,旁有大率,中有大将,皆有司吏卒长。城上当阶,有司守之,移中中处泽急而奏之。士皆有职。城之外,矢之所还,坏其墙,无以为客菌。三十里之内,薪、蒸、水皆入内。狗、负、豚、鹦食其肉,敛其骸以为酝腹,病者以起。城之内薪蒸庐室,矢之所还,皆为之徐菌。令命昏纬狗纂马,学纬。静夜闻鼓声而诊,所以阖客之气也,所以固民之意也,故时诊则民不疾矣。

  祝、史乃告于望四#2、山川、社稷,先于戎,乃退。公素服誓于太庙,曰:其人为不道,不脩义详,唯乃是王,曰:予必怀亡尔社稷,灭尔百姓。二参子尚夜自厦,必勤寡人,和心比力兼左右,各死而守。既誓,公乃退食。舍于中太庙之右,祝、史舍于社。百官具御,乃斗鼓于问#3,右置旅,左置旌于隅练名。射参发,告胜,五兵咸备,乃下,出挨,升望我郊。乃命鼓,俄升,役司马射自门右,蓬矢射之,茅参发,弓弩继之,校自门左,先以挥,木石继之。祝、史、宗人告社,复之以饭。

  旗辙第六十九

  守城之法,木为苍旗,火为赤旗,薪樵为黄旗,石为白旗,水为黑旗,食为菌旗,死士为仓英之旗,竟士为雩旗,多卒为双兔之旗,五尺男#4子为童旗,女子为梯末之旗,弩为狗旗,戟为徒旗,剑盾为羽旗,车为垄#5 旗,骑为乌旗。凡所求索旗名不在书者,皆以其形名为旗。城上举旗,备具之官致财物,之足而下旗。

  凡守城之法:石有积,樵薪有积,菅茅有积,瞿苇有积,木有积,炭有积,沙有积,松柏有积,蓬艾有积,麻脂有积,金铁有积,粟米有积;井鼇有处,重质有居,五兵各有旗,节各有辨;法令各有贞;轻重分数各有请;主慎道路者有经。

  亭尉各为帜,竿长二丈五,帛长丈五,广半幅者大。寇传攻前池外廉,城上当队鼓三,举一帜;到水中周,鼓四,举二帜;到藩,鼓五,举三帜;到冯垣,鼓六,举四帜;到女垣,鼓七,举五帜;到六#6城,鼓八,举六帜;乘六城半以上,鼓无休。夜以火,如此数。寇却解,辄部帜如进数,而无鼓。

  城为隆,长五十尺,四面四门将长四十尺,其次三十尺,其次二十五尺,其次二十尺,其次十五尺,高无下四十五尺。城上吏卒置之背,卒于头上,城下吏卒置之眉#7。在他#8 于左眉,中军置之胸。各一鼓,中军一三。每鼓三、十击之,诸有鼓之吏,谨以次应之,当应鼓而不应,不当应而应鼓,主者斩。

  道广三十步,于城下夹阶者,各二,其井置铁强。于道之外为屏,三十步而为之圆,高丈。为民国,垣高十二尺以上。巷卫周道者,心#9为之门,门二人守之,非有信符,勿行,不从令者斩。

  城中吏卒民男女,皆芾异衣章微,令男女可知。

  诸守牲格者,三出却适,守以令召赐食前,予大旗,署百户邑若他人财物,建旗其署,令皆明白知之,日某子旗。牲格内广二十五步,外广十步,表以地形为度。

  斩卒,中教解前后左右,卒劳者更休之。

  号令第七十

  安国之道,道任地始,地得其任则功成,地不得其任则劳而无功。人亦如此,备不先具者无以安主,吏卒民多心不一者,皆在其将长。诸行赏罚及有治者,必出于功王#10 。数使人行劳赐守边城关塞、备蛮夷之劳苦者,举其守率之财用有余,不足,地形之当守边者,其器备常多者。边县邑视其树木恶则少用,田不辟、少食,无大屋草盖,少用杗#11。多财,民好食。为内牒,内行栈,置器备其上,城上吏、卒、养,皆为舍道内,各当其隔部。养什二人,为符者日养吏一人,辨护诸门。门者及有守禁者皆无令无事者得稽留心#12其旁,不从令者戮。敌人但至,千丈之城,必郭近#13之,主人利。不尽千丈者勿迎也,视敌之居曲,众少而应之,此守城之大体也。其不在此中者,皆心卫与人事参之。凡守城者以函伤敌为上,其延日持久以待救之至,明于守者也,不能此,乃能守城。

  守城之法,敌去邑百里以上,城将如今,尽召五官及百长,以富人重室之亲,舍之官符#14,谨令信人守卫之,谨密为故。

  乃傅#15城,守城将营无下三百人,四面四门之将,必选择之有功劳之臣及死事之后重者,从卒各百人。门将并守他门,他#16之上必夹为高楼,使善射者居焉。女郭、冯垣一人,一人守之,使重字子。五十步一击。因城中里为八部,部一吏,吏各从四人,以行冲术及里中。里中父老小不举守之事及会计者,分里以为四部,部一长,以苛往来,不以时行、行而有他异者,以得其奸。吏从卒四人以上有分者,大将必与为信符,大将使人行,守操信符,信不合及号不相应者,伯长以上辄止之,以闻大将。当止不止及从吏卒纵之,皆斩。诸有罪自死罪#17 上,皆还父母、妻子、同产。

  诸男女有守于城上者,什、六弩、四兵。丁女子、老少,人一矛。

  卒有惊事,中军疾击鼓者三,城上道路、里中巷街,皆无得行,行者斩。女子到大军,令行者男子行左,女子行右,无并行,皆就其守,不从令者斩。离守者三日而一徇,而所以备奸也。里缶与皆守宿里门,吏行其部,至里门,缶与开门内吏。与行父老之守及穷巷问#18无人之处。奸民之所谋为外心,罪车裂。缶与父老及吏主部者,不得皆斩,之#19,除,又赏之黄金,人二镒。大将使使人行守,长夜五循行,短夜三循行。四面之吏亦皆自行其守,如大将之行,不从令者斩。

  诸鼇火为井#20,火突高出屋四尺。慎无敢失火,失火者斩,其端失火以为事者,车裂。伍人不得,斩;得之,除。救火者无敢灌譁,及离守绝巷救火者斩。其缶及父老有守此巷中部吏,皆得救之,吏部#21函令人谒之大将,大将使信人将左右救之,部吏失不言者斩。诸女子有死罪及坐失火皆无有所失,逮其以火为乱事者如法。围城之重禁。

  敌人卒而至严令吏民无敢护嚣、三最、并行、相视、坐泣流涕、若视、举手相探、相指、相呼、相历#22、相、踵、相投、相击、相靡以身及衣、讼驳言语及非令也而视敌动移者,斩。伍人不得,斩;得之,除。伍人瑜城归敌,伍人不得,斩;与伯归敌,队吏斩;与吏归敌,队将斩。归敌者父母、妻子、同产皆车裂。先觉之,除。当术需敌离地,斩。伍人不得,斩;得之,除。

  其疾国却敌于术,敌下终不能复上,疾国者队二人,赐上奉。而胜围,城周里以上,封城将三十里地为关内侯,辅将如今#23赐上卿,丞及吏比于丞者,赐爵五大夫,官吏、豪杰与计坚者守#24?十人及城上吏北#25五官者,皆赐公乘。男子有守者,爵人二级,女子赐钱五千,男女老小先分守者,人赐钱千,复之三岁,无有所与,不租税。此所以劝吏民坚守胜围也。

  吏#26卒侍大门中者,曹无过二人。勇敢为前行,伍坐,令各知其左右前后。擅离署,戮。门尉昼三阅之,莫,鼓击门闭一阅,守时令人参之,上通者名。铺食皆于署,不得外食。守必谨微察视谒者、执盾、中涓及妇人侍前者,志意、颜色、使令、言语之请。及上饮食,必令人尝,皆非请也,击而请故。守有所不悦谒者、执盾、中涓及妇人待前者,守曰断之。冲之,若缚之,不如令,及后缚者,皆断。必时素诫之。诸门下朝夕立若坐,各令以年少长相次,旦夕就位,先估有功有能,其余皆以次立。五日官各上喜戏、居处不庄、好侵侮人者一。

  诸人士外使者来,必合#27有以执将。出而还若行县,必使信人先戒舍室,乃出迎,门守乃入舍。为人下者常司上之,随而行,松上不随下。必须□□随。

  客卒守主人,及以#28为守卫,主人亦守客卒。城中戍卒,其邑或以下寇,谨备之,数录其署,同邑者,勿令共所守。与阶门吏为符,符合入,劳;符不合,牧,守言。若上城#29者,衣服,他不如令者。

  宿鼓在守大门中,莫,令骑若使者操节闭城者,皆以执毚。昏鼓鼓十,诸门亭皆闭之。行者断,必击问行故,乃行其罪。晨见掌文,鼓纵行者,诸城门吏各入请籥,开门已,辄复上籥。有符节不用此令。寇至,楼鼓五,有周鼓,杂小鼓乃应之。小鼓五后从军,断。命必足畏,赏必足利,令必行,令出辄人随,省其可行、不行。号,夕有号,失号,断。为守备程而署之曰某程,置署街街衢阶若门,令往来者皆视而放。诸吏卒民有谋杀伤其将长者,与谋反同罪,有能捕告,赐黄金二十斤,谨罪。非其分职而擅之取#30;若非其所当治而擅治为之,断。诸吏卒民非其部界而擅入他部界,辄牧#31;以属都司空若候,候以闻守,不牧而擅纵之,断。能捕得谋反、卖城、瑜城敌者一人,以令为除死罪二人,城旦四人。反城事父母去者,去者之父母妻子。

  悉举民室材木、凡#32若兰石数,署长短小大,当举不举,吏有罪。诸卒民居城上者各葆其左右,左右有罪而不智也,其次伍有罪。若能身捕罪人若告之吏,皆构之。若非伍而先知他伍之罪,皆倍其构赏。

  城外令任,城内守任,令、丞、尉亡得入当,满十人以上,令、丞、尉夺爵各二级;百人以上,令、丞、尉免以卒戍。诸取当者,必取寇虏,乃听之。

  募民欲财物粟米以贸易凡器者,卒以贾予。邑人知识、昆弟有罪,虽不在县中而欲为赎,若以栗米、钱金、布帛、他财物免出者,令许之。传言者十步一人,稽留言及乏传者,断。诸可以便事者,函以疏传言守。吏卒民欲言事者,函为传言请之吏,稽留不言诸者,断。

  县各上其县中豪杰若谋士、居大夫、重厚口数多少。

  宫府城下吏卒民皆#33,前后左右相传保火。火发自墦,蟠曼延墦人,断。诸以众疆凌弱少及彊奸人妇女,以谁譁者,皆断。

  诸城门若亭,谨候视往来行者符,符传疑,若无符,皆诣县延言,请问其所使;其有符传者,善舍官府。其有知识、兄弟欲见之,为召,勿令里巷中。三老、守问令厉缮夫为答。若他以事者微者,不得入里中。三老不得入家人。传令里中有以羽,羽在三所差,家人各令其官中,失令,若稽留令者,断。家有守者治食,吏卒民无符节,而擅入里巷官府,吏、三老、守闲者失苛心#34皆断。

  诸盗守器械、财物及相盗者,直一钱以上,皆断。吏卒民各自大书于杰,著之其署同,守案其署,擅入者,断。城上曰壹发席暮,令相错发,有匿不言人所挟藏在禁中者,断。

  吏卒民死者,辄召其人,与次司空葬之,勿令得坐泣。伤甚者令归治病家善养,予医给药,赐酒日二升、肉二斤,令吏数行问,视病有廖,辄造事上。诈为自贼伤以辟事者,族之。事已,守使吏身行死伤家,临户而悲哀之。

  寇去事已,塞祷。守以令益邑中豪杰力国诸有功者,必身行死伤者家以吊哀之,身见死事之后。城围罢,主函发使者往劳,举有功及死伤者数使爵禄、守身尊宠,明白贵之,令其怨结于敌。

  城上卒若吏各保其左右,苦#35欲以城为外谋者,父母、妻子、同产皆断。左右知不捕告,皆与同罪。城下理中家人皆相葆,苦城上之数。有能捕告之者,封之以千家之邑;若非其左右乃#36他伍捕告者,封之二千家之邑。

  城禁:使、卒、民不欲寇微职和旌者,断。不从令者,断。非擅出令者,断。失令者,断。倚戟县不#37城,上下不与众等者,断。无应而妄罐呼者,断。总失者,断。誉客内毁者,断。离署而聚语者,断。闻城鼓声而伍后上署者,断。人自大书版,著之其署郦,守必自谋其先后,非其署而妄入之者,断。离署左右,共入他署,左右不捕,挟私书,行请谒及为行书者,释守事而治私家事,卒民相盗家室、婴兄,皆断无赦。人举而藉之。无符节而横行军中者,断。客在城下,因子易其署而无易其养,誉敌:少以为众,乱以为治,敌攻拙以为巧者,断。客、主人无得相与言及相藉,客射以书,无得誉,外示内以善,无得应,不从令者,皆断。禁无得举矢书,若以书射寇,犯令者父母、妻子皆断,身枭城上。有能捕告之者,赏之黄金二十斤。非时而行者,唯守及掺太守之节而使者。

  守人#38临城,必谨问父老、吏大夫、请有怨条不相解者,召其人,明白为之解之。守必自异其入而藉之,狐之,有以私怨害城若吏事者,父母、妻子皆断。其以城为外谋者,三族。有能得若捕告者,以其所守邑,小大封之,守还授其印,尊宠官之,令吏大夫及卒民皆明知之。豪杰之外多交诸侯者,常请之,令上通知之,善属之,所居之吏上数选具之,令无得擅出入,连质之。术乡长者、父老、豪杰之亲戚父母、妻子,必尊宠之,若贫人食不能自给食者,上食之。及勇士父母亲戚妻子皆时酒肉,必敬之,舍之必近太守。守楼临质宫而善周,必密涂楼,令下无见上,上见下,下无知上有人无人。

  守之所亲,举吏贞廉、忠信、无害、可任事者,其饮食酒肉勿禁,钱金、布帛、财物各自守之,慎勿相盗。葆官之墙必三重,墙之垣,守者皆累瓦釜墙上。门有吏,主者门里,莞闭,必须太守之节。葆卫必取戍卒有重厚者。请择吏之忠信者,无害可任事者。

  令将卫,自筑十尺之垣,周还墙门、闺者,非令卫司马门。

  望气者舍必近太守,巫舍必近公社,必敬神之。巫祝史与望气者必以善言告· 民,以请报守上#39 ,守独知其请而已。无与望气妄为不善言惊恐民,断勿赦。

  度食不足,食民各自占,家五种石升数,为期,其在专害,吏与杂訾,期尽匿不占,占悉#40,令吏卒钦#41 得,皆断。有能捕告,赐什三。牧粟米、布#42、钱金,出内畜产,皆为平直其贾,与主人券书之。事已,皆各以其贾倍偿之。又用其贾贵贱、多少赐爵,欲为吏者许之,其不欲为吏,而欲以受赐赏爵禄,若赎士#43亲戚、所知罪人者,以令许之。其受构赏者令葆官#44见,以与其亲。欲以复佐上者,皆倍其爵赏。某县某里某子家食口二人,积粟六百石,某里某子家食口十人,积粟百石。出粟米有期日,过期不出者王公有之,有能得若告之,赏之什三。慎无令民知吾粟米多少。

  守入城,先以候为始,得辄官养之,勿令知吾守卫之备。候者为异官,父母妻子皆同其宫,赐衣食酒肉,信吏善待之。候来若复,就问,守宫三难,外环隅为之楼,内环为楼,楼入葆宫丈五尺为复道。葆不得有室,三日一发席导,略视之,布茅宫中,厚三尺以上。发候,必使乡邑忠信、善重士,有亲戚、妻子,厚奉资之。必重发候,为养其亲,若妻子,为异舍,无与负同所,给食之酒肉。遣他候,奉资之如前候,反,相参审信,厚赐之候三发三信,重赐之。不欲受赐而欲为吏者,许之二百石之吏。守珮授之印。其不欲为吏而欲受构赏禄,皆如前。有能入深至主国者,问之审信,赏之倍他候。其不欲受赏,而欲为利#45者,许之三石之候#46。抒士受赏赐者,守必身自致之其亲之其亲之所,见其见守之任。其欲复以佐上者,其构赏、爵禄、罪人倍之。

  士#47候无过十里,居高便所树表,表三人守之,北#48 至城者三表,与城上烽燧相望,昼则举烽,夜则举火。闻寇所从来,审知寇形必攻,论小城不自守通者,尽葆其老弱粟米畜产。遣卒候者无过五十人,客至烁去之。慎无厌建。候者曹无过三百人,日暮出之,为微职。空队、要塞之人所往来者,令可□迩者,无下里三人,平而迩。各立其表,城上应之。候出越陈表,遮坐郭门之外内,立其表,令卒之少#49 居门内,令其少多无知可#50 也。节有惊,见寇越陈表,城上以麾指之,迩坐击缶期,以战备从麾所指,望#51,举一垂;入竟,举二垂;狎郭,举三垂;入#52 ,举四垂;狎城,举五垂。夜以火,皆如此。去郭百步,墙垣、树木小大尽伐除之。外空井,尽窒之,无#53可得汲也。外空窒尽发之,木尽伐之。诸可以攻城者尽内城中,令其人各有以记之。事以,各其记取之。事为之券,书其枚数。当遂枚#54木不能尽内,既烧之,无令客得而用之。

  人自大书版,著之其署忠。有司出其所治,则从淫之法,其罪射。务色馒缶,淫嚣不静,当路尼众,舍事后就,瑜时不宁,其罪射。谁嚣骇众,其罪杀。非上不谏,次主凶言,其罪杀。无敢有乐器、弊麒军中,有则其罪射。非有司之令,无敢有车驰、人趋、有则其罪射。无敢散牛马军中,有则其罪射。饮食不时,其罪射。无敢歌哭于军中,有则其罪射。令各执罚尽杀,有司见有罪而不诛,同罚,若或逃之,亦杀。凡将率阖其众失法,杀。凡有司不使去卒、吏民闻誓令,伐#55之服罪。凡戮人于市,死上目行。

  谒者侍令门外,为二曹,夹门坐,铺食更,无空。门下谒者一长,守数令人中,视其亡者,以督门尉与其官长,及亡者入中报。四人夹令门内坐,二人夹散门外坐。客见,持兵立前,铺食更,上侍者名。守室下高楼,候者望见乘车若骑卒道外来者,及城中非常者,辄言之守。守以顺城上候城门及邑吏来告其事者以验之,楼下人受候者言,以报守。中涓二人,夹散门内坐,门常闲,铺食更,中涓一长者。环守宫之术衢,置屯道,各垣其两旁,高丈,为埤睨,立初鸡足置,夹挟视葆食。而扎书得必谨案视参食者,节不法,正请之。屯陈垣外卫衢街皆楼,高临里中,楼一鼓聋鼇。即有物故,鼓,吏至而正#56 。夜以火指鼓所。城下五十步一厕,厕与上同国。请有罪过而可无断者,令杼厕利之。

  杂守第七十一

  禽子问曰:客众而勇,轻意见威,以骇主人。薪土俱上,以为羊玲,积土为高,以临民,蒙橹俱前,遂属之城,兵弩俱上,为之奈何?子墨子曰:子问羊玲守耶?羊玲者攻之拙者也,足以劳卒,不足以害城。羊玲之政,远攻则远害,近城则近害,不至城。矢石无休,左右趣射,兰为柱后,望以固。厉吾锐卒,慎无使顾,守者重下,攻者轻云#57 。养勇高奋,民心百倍,多执数少,乃#58不殆。

  作士不休,不能禁御,遂属之城,以御云梯之法应之。凡待烟、冲、云梯、临之法,必广城以御之曰不足,则以木柠之。左百步,右百步,繁下失、石、沙、炭以雨之,薪火、水汤以济之。选厉锐卒,慎无使顾,赏审#59 行罚,以静为故,从之以急,无使主虑志愿高愤,民心百倍,多执数赏,卒不乃息。冲、临、梯皆以冲冲之。

  渠长丈五尺,其理者三尺,矢长丈二尺。渠广丈六尺,其弟丈二尺,渠之垂者四尺。树渠无传叶五寸,梯渠十丈一梯,渠答大数,里二百五十八,渠答百二十九。

  诸外道可要塞以难寇,其甚害者为筑三亭,亭三隅,织女之,令能相救。诸诅阜、山林、沟渍、丘陵、阡陌、郭门、若问术,可要塞及为微职,可以边知往来者少多及所伏藏之处。

  葆民,先举城中官府、民宅、室署、小大调处,葆者或欲从兄弟、知者许之。外宅栗米、畜产、财物诸可以佐城者,送入城中,事即急,则使积门内。候无过五十,寇至随叶去,唯彝逮#60 。民献粟米布帛金钱牛马畜产,皆为置平贾,与主券书之。

  使人各得其所长,天下事当,钧其分职,天下事得,皆其所喜,天下事备,彊弱有数,天下事具矣。

  筑卸亭者圆之,高三丈以上,令侍杀。为辟梯,梯两臂长三尺,连门三尺,报以绳连之。堑再杂为县梁。聋鼇,亭一鼓。寇烽、惊烽、乱烽,传火以次应之,至主国正#61,其事急者引而上下之。烽火以举,辄五鼓传,又以又#62属之,言寇所从来者少多,日一会还,去来属次烽勿罢。望见寇,举一烽;入境,举二烽;射妻,举三烽一蓝;郭会,举四烽二蓝;城会,举五烽五蓝;夜以火,如此数。守烽者事急。

  日暮出之,令皆为微职。距阜、山林,皆令可以迩,平明而迩。无迩,各立其表,下城之应。候出置田表,斥坐郭内外立旗帜,卒半在内,令多少无可知。即有惊,举孔表,见寇,举牧表。城上以麾指之,斥步鼓整旗,旗以备战从麾所指。田者男子以战备从斥,女子函走入。即见放,到传到城正。守表者三人,更立捶表而望,守数令骑若吏行旁视,有以知为所为。其曹一鼓。望见寇,鼓传到城止。

  升#63食,终岁三十六石;参食,终岁二十四石;四食,终岁十八石;五食,终岁十四石升#64;六食,终岁十二石。升#65食食五升,参食食参升#66 ,四食食二升半,五食食二升,六食食一升大半,日再食。救死之时,日二升者二十日,日三升者三十日,日四升者四十日,如是,而民免于九十日之约矣。

  寇近,函收诸杂乡金器,若铜铁及他可以左守事者。先举县官室居、官府不急者,材之大小长短及凡数,即急先发。寇薄,发屋,伐木,虽有请谒,勿听。入柴,勿积鱼鳞簪,当队,令易取也。材木不能尽入者,墦之,无令寇得用之。积木,各以长短小大恶美形相从,城四面外各积其内,诸木大者皆以为关鼻,乃积聚之。

  城守司马以上,父母#67,昆弟、妻子、有质在主所,乃可以坚守。署都司空,大城四人,候二人,县候面一,亭尉、次司空、一争一人。吏侍守所者财足,廉信,父母昆弟妻子有在葆宫中者,乃得为侍吏。诸吏必有质,乃得任事。守大门者二人,夹门而立,令行者趣其外。各四戟,夹门立,而其人坐其下。吏曰五阅之,上通者名。

  池水廉有要有害,必为疑人,令往来行夜者射之,谋其疏#68者。墙外水中,为竹剪#69,剪尺广二步,剪于下水五寸,杂长短,前外廉三行,外外乡,内亦内乡。三十步一弩庐,庐广十尺,裹丈二尺。

  队有急,极急#70发其近者往佐,其次袭其处。

  守节出入,使主节必疏书,署其情,令若其事,而须其还报以剑验之。节出,使所出门者,辄言节出时掺者名。

  百步一队。

  合通守舍,相错穿室。治复道,为筑塘,塘善其上。先。行德计谋合,乃入葆。葆入守,无行城,无离舍。诸守者,审知卑城浅池,而错守焉。晨暮卒歌以为度,用人少易守#71。

  取疏,令民家有三年畜蔬食,以备湛旱、岁不为。常令边县豫种畜羌、芸、乌喙、株叶,外宅沟井可真,塞不可,置此其中。安则示以危,危示以安。

  寇至,诸门户令皆凿而类窍之,各为二类,一凿而属绳,绳长四尺,大如指。寇至,先杀牛、羊、鸡、狗、乌、鸦,牧其支#72革、筋、角、脂、前、羽。蠡皆剥之。吏撢桐自,为铁锋,厚简为衡枉。事急,卒不可远,令掘外宅林。谋多少,若治城元本空为击,三隅之。重五斤已上诸林木,渥水中,无过一茂。涂茅屋若积薪者,厚五寸已上。吏各举其步界中财物可以左守备者上。

  有谗人,有利人,有恶人,有善人,有长人,有谋士,有勇士,有巧士,有使士,有内人者,外人者,有善人者,有善门人者,守必察其所以然者,应名乃内之。民相恶,苦议吏,吏所解,皆礼#73书藏之,以须告之至以参验之。睨者小五尺,不可卒者,为署吏,今给事官府若舍。兰石、厉矢、诸林#74器用,皆谨部,各有积分数。为解车以抬,城矣以辖车输轴,广十尺,辕长丈,为三辐,广六尺。为板箱长与辕等四高尺#75,善盖上治中令可载矢。

  子墨子曰:凡不守者有五:城大人少,一不守者#76;城小人众,二不守也;人众食寡,三不守也;市去城远,四不守也;畜积在外,富人在虚,五不守也。率万家而城方三里。

  墨子卷之十五竟

  #1俞曲园云:‘三’当为‘二’。

  #2《闲诂》倒‘望四’二字。.

  #3‘问’毕沅以意改为‘门’。‘斗’,《问诂》,校为‘升’是。

  #4‘男’《闲诂》作‘童’。

  #5‘垄’毕沅据《北堂书钞》校作‘龙’。

  #6‘六’毕沅以意校作‘大’。下同

  #7‘眉’毕沅据《礼说》改为‘肩’。下同。

  #8‘在他’二字《闲诂》作‘左军’。

  #9‘心’毕沅据意校作‘必’。

  #10‘功王’《闲诂》作‘王公’。

  #11‘杗’《闲诂》作‘桑’。

  #12‘心’王引之校作‘止’。

  #13‘近’毕沅校作‘迎’。

  #14王引之云:‘符’当为‘府’。

  #15俞曲园云,‘乃传’当为‘及传’。

  #16‘他’下毕沅以意补‘门’。

  #17‘罪’下王念孙补‘以’字。

  #18俞曲园云‘问’前脱‘幽’字。

  #19‘之’前毕沅据下文补‘得’字。

  #20此句毕沅据《艺文类聚》改为‘诸宠必为屏’。

  #21毕沅云:‘吏部’二字倒。

  #22‘历’毕沅以意校为‘麾’。

  #23苏时学云,‘今骗字当为‘令’。

  #24毕沅云:‘者守’二字倒。

  #25一北’《闲诂》作‘比’。

  #26《闲诂》无‘吏’字。

  #27‘合’毕沅以意校作‘令’。

  #28‘以’《闲诂》作‘其’。

  #29‘上城’《闲诂》作‘城上’。

  #30王引之云:‘之取’当为‘取之’。

  #31‘牧’毕沅以意改为‘收’。下同。

  #32王引之云:‘凡’为‘瓦’之误。

  #33‘皆’《闲诂》作‘家’。

  #34‘心’毕沅以意校作‘止’。

  #35‘苦’《闲诂》作‘若’。

  #36‘乃’《闲诂》作‘及’。

  #37‘不’《闲诂》作‘下’。

  #38‘人’《闲诂》作‘入’。

  #39‘报守上’《闲诂》作‘上报守’

  #40王引之云:‘占悉’当为‘占不悉’。

  #41王引之云:‘欺’当作‘效’。

  #42‘布’下王念孙以意增‘帛’字。

  #43王引之云:‘士’当为‘出’。

  #44苏时学云:‘官’当为‘宫’。下同。

  #45王念孙云:‘利’当作‘吏’。

  #46王引之云:‘三石之候’当作‘三百石之吏’。

  #47同注#43。

  #48同注#25。

  #49‘少’《闲诂》作‘半’,是也。

  #50《闲诂》‘知可’二字倒。

  #51‘望’下王念孙据下文补‘见寇’二字。

  #52‘入’下王念孙补‘郭’字。

  #53‘无’下王念孙据下文补‘令’字。

  #54王念孙云:‘枚’当为‘材’。

  #55王引之云:‘伐’当为‘代’。

  #56‘正’《闲诂》作‘止’。

  #57‘云’毕沅以意校作‘去’。

  #58‘乃’前毕沅据下文补‘卒’。

  #59‘赏审’二字王念孙据《备梯篇》校作‘审赏’。

  #60‘侯无过五十,寇至随叶去,唯食逮’《闲诂》移至‘守烽者事急’下。又,‘寇至随叶去’王念孙校作‘寇至叶随去之’。

  #61‘正’毕沅以意校作‘止’。下同。

  #62‘又’毕沅据意校作‘火’。

  #63‘升’《闲诂》作‘斗’。

  #64‘升’俞曲园校作‘四斗’。

  #65同注#63。

  #66‘升’下《闲诂》补‘小半’二字。

  #67‘母’原作‘毋’,据《闲诂》改,下同P

  #68‘疏’《闲诂》作‘疏’。

  #69‘贫’《闲诂》作‘箭’。下同。

  #70《闲诂》云,‘急’字疑衍。

  #71自‘先行德计谋合’至此,《闲诂》移入《备城门篇》‘时召三老在葆官中者,与计事得’下。

  #72‘支’毕沅据意校作‘皮’。

  #73王引之云:‘礼一字当为‘札’。

  #74‘林’毕沅据意校作‘材’。

  #75苏时学云‘四(原稿脱)高尺’当作‘高四尺一。

  #76‘者’毕沅校作‘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