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独我摇头不管,教大记录元初。灵光一点便开舒,复把真如返觑。

  又 四物

  堪歎琴棋书画,虚中悦目怡情。内将灵物愈相轻,怎了从来性命。

  独我摇头不管,有缘淘出无名。长生路上证圆成,空外灵光隐映。

  又 四景

  堪歎风花雪月,世间爱恋偏酬。追欢赏翫几时休,不悟阴公等候。

  独我摇头不管,内将玄妙寻搜。莹然显出那因由,正是余家本秀。

  又 四渎

  堪歎江河淮济,长长运渡迷愚。洪波急浪接天衢,只是西来东注。

  独我摇头不管,轮流玉液琼酥。三田浇灌结成珠,七宝山头便住。

  又 四苦

  堪欢生老病死,世间大病洪疴。伤嗟戅卤强添和,怎免输回这箇。

  独我摇头不管,时临还与他么。玉花丛裹睹琼科,五色云中稳坐。

  又 六首赠友修鍊

  米面随时加减,汞铅依此抽添。三光真秀转甘甜,不请生情起念。

  七子便铺金簟,九门各看银蟾。香烟盘绕玉峰尖,方得长生证验。

  常把内真频看,休教外景长侵。尖竿尖上细搜寻,正见婴儿弄影。

  雅咏高吟叫笑,清风皓月吹临。分开转作紫芒金,酆进千花万锦。

  酒饮清光滑辣,果餐软美香甜。两般每日做抽添,八味依时给赡。

  信步六街走徧,须寻七宝粧严。三田九转似银蟾,一性孤灵有验。

  人要修行猛做,我心除尽堪为。不将筋力谩胡施,闲裹真清渐自。

  白雪变成姹女,黄芽养就婴儿。两般消息有谁知,悟彻分明便是。

  酒饮清光滑辣,肉餐软美香甜。世间迷误总无厌,箇箇临头路险。

  独我悟来口远,唯余省后心嫌。十分戒行愈精严,没分酆都赴点。

  悟彻儿孙伟貌,夺衣曰夺飧肴。笑欣悲怨类咆哮,正是材狼虎豹。

  不与同居打闹,回头便载青包。任随云步访三茅,同话清虚道教。

  行香子

  一鼓才鸣,水德行香。看乌龟,波上呈祥。

  鼻全喘息,眼眩昭彰。会戏澄涛,游澄浪,隐然江。

  黑雾凝凝,充满皮囊。牢封击,信任飘飏。

  冲和上下,流转边旁。便变成雯,结成盖,积成霜。

  二鼓才交,金德行香。虎儿上,坐箇婴郎。

  腰悬白刃,手执青钢。把百魔驱,千魔勦,万魔亡。

  广现林罗,徧吐银芒。斗辰端,拱正魁罡。

  西南的位,指出芬芳。得善因开,良因阐,吉因昌。

  三鼓才分,火德行香。月初端,正照心王。

  红红赫赫,炜炜煌煌。见本真生,灵真慧,太真匡。

  三处均匀,一路平康。覩青天,瑞霭舒张。

  纵横攒聚,能罩圆方。早弄珪环,持珪璧,执珪璋。

  四鼓才平,木德行香。青龙上,坐箇娇娘。

  口喷赤气,身挂朱裳。更戴琼花,餐琼蘂;饮琼浆。

  往来谐欢,交媾相当。欣然用,颠倒阴阳。

  冲开卯甲,日放晶旸。衰大明珠,通明焰,过明堂。

  五鼓才成,土德行香。偏能将,四象包藏。

  如今尽显,聚在中央。役白归青,红归黑,不归黄。

  已证空虚,跑便出昆冈。金童来,祕语宣扬。

  天皇赐诏,授与风狂。永处清闲,常清静,得清凉。

  又 自咏

  有箇王三,风害狂颠。弃荣华,乞化为先。

  恩山爱海,猛舍俱捐。也不栽花,不料药,不耕田。

  落魄婪躭,到处成眠。觉清凉,境界无边。

  蓬莱稳路,步步云天。得乐中真,真中趣,趣中玄。

  又 赠弟子

  再索新词,不写藏头。分明处,说箇因由。

  诸公不省,尚自相求。被风流事,常汨没,几时休。

  悟取玄机,认取持修。丹成后,神气精收。

  前程稳路,三岛十洲。你早回头,应与我,共同游。

  如要修持,依恁相当。出真慈,真慧无方。

  上从父母,下顺儿娘。待放琼花,飘琼屑,饮琼浆。

  做就金园,建起瑶房。这朱郎,常爇心香。

  命声响□,性韵玎珰。便得清泠,成清净,处清凉。

  要饮香律,唾尽稠黏。将华池,神水相兼。

  东西浇溉,上下抽添。便景星呈,明月正,太阳暹。

  渐入亨通,方识甘甜。器珍成,不用锤钤。

  闲中转寂,静裹加恬。得住晴空,居物外,出山尖。

  得道阳#1

  得道阳来得道阳,自然碧洞隐云房。玉诀灵符清气爽,金丹大药胜衣装。

  岂似人间轻薄郎,徒夸黄白满箱筐。我宝三田常运转,吾家一性没惊惶。

  正月寒威渐渐回,灵花九叶向东开。玉液流时专益气,宝芝采处物生爹。

  养就重阳现两脸,蟠桃嫩脸笑琼钗。七魄三尸随腊去,五方九转逐春来。

  二月还知水气和,风生木德自然歌。兀兀转生离内女,怡怡笑杀月中娥。

  耿耿分明天下河,我今回首出高坡。三万六千神曜聚,重楼十二液津多。

  三月清明灭尽烟,百花堪绽艳阳天。姹女聚柴新焰畔,婴儿弄水旧池边。

  宝鑑当胸只自悬,翁婆媒合好因缘。朱雀腾云方出众,青龙驾雾得高迁。

  四月朱明和气清,心花七宝愈分明。教你会时独自语,请公休慕百禽声。

  火焰纤长渐渐生,从玆万木得嘉名。十干位中吾独走,五行宫裹我先行。

  五月炎蒸阳气嘉,正堪端坐问南华。这箇不能夸肝木,那人偏爱放心花。

  烦恼俱无远歎嗟,日当卓午不教斜。玉兔过来添白雪,金乌显处吐黄芽。

  六月纯阳尽入庄,阴魔赶退出街坊。壬癸北方添肾水,丙丁南岳爇真香。

  鬼魅妖邪尽总忙,群魔难聚没隄防。子后看时知日短,午前坐处觉宵长。

  七月庚辛海水深,一轮明月运天心。饭熟须知薪趁火,衣成不离线因针。

  修就无为七宝身,还令当日到如今。白虎吼时频擒捉,黑龟行处转思寻。

  八月清凉白露句,万民安乐养真身。窈窈冥冥云外客,昏昏默默月中人。

  虽是居尘不染尘,也无喜怒亦无瞋。既处逍遥生莹滑,自然聚散去皮皴。

  九月苍天爽气高,重楼复降雨潇潇。搅海赤龙真自在,迎风木马肯无寥。

  每向尘中作击腰,六铢衣挂胜红销。醉后恣眠青苏塌,醒来频采玉芝苗。

  十月红霜又更清,黄婆得半入深溟。干尽水银唯我健,复生神气更谁听。

  有纬须知先有经,织成纹绮便堪行。离火便生红芍药,坎泉倾下雨霖零。

  十一月严风作威,月中玉走日金飞。结就三三三处宝,得披六六六铢衣。

  乘凤携鸾跨雾归,上天降勑不相违。功满三千缘业尽,行成八百落尘稀。

  十二月圆成锦绣,四时枝叶不干枯。看取火中频取水,自然水裹却安鑪。

  龙虎龟蛇认吸呼,百骸俱满立须臾。一颗明珠三下有,三般恶物一齐无。

  已得灵符万事休,百冤退尽任他愁。好把琼浆添满腹,更将金髓灌盈头。

  都为十因得此由,翁婆婴姹住绸缪。教我擭将三直柄,请公认取一弯钩。

  红窗迥

  五千言,二百字。两般经祕隐,神仙好事。

  灵中省、悟彻玄机,结金丹有自。

  得一惺惺通不二。处逍遥景致,超然永遂。

  共红霞、同彩云归,罩笼住祥瑞。

  五更令

  一更初,鼓声傻。槌槌要敲著,心猿意马。

  细细而、击动铮铮,使俱齐擒下。万象森罗空裹挂。

  泼焰焰神辉,惺惺洒洒。明光射、入宝瓶宫,早儿娇女姹。

  二更分,鼓声按。匀匀打自然,虎龙交换。

  精气神、各住丹房,也竝无错乱。撞透重楼知片段。

  这玉液琼浆,往来浇灌。便须教、溉出黄芽,渐生来好看。

  三更端,鼓声正。冬冬响韵音,转令鸣莹。

  其中便、聒现灵根,会通贤道圣。

  慢慢来回游捷径。传银箭这番,穿成雅令。

  用亲镝、镝上红心,现清清静静。

  四更高,鼓声锐。忽然间振动,天花徧坠。

  前面却、有箇真人,戴星冠月帔。得此妙玄成吉利。

  望北斗杓星,西南正指。看看底、剔绽琼花,做祥祥瑞瑞。

  五更终,鼓声闲。被那人攂动,做成颠倒。

  金盘内、托出神珠,放霞光万道。

  窈窈冥冥真箇好。从此复通他,当初至宝。

  如今却、归去何方,住十洲三岛。

  雨霖铃

  东方甲乙,见青芽吐,早应时律。

  南阳正现红焰,初将炽、炎炎浓密。

  西动金风飒飒,致清爽、往来飘逸。

  北气候、祁寒严凝,聚结成冰瑞中吉。

  肝心肺肾勿令失,四门开、莹彻都归一。

  金丹辕在空外,明耀显、五光齐出。

  上透青霄,唯占、逍遥自在宁谧。

  到此际、还得无为,永永绵绵毕。

  重阳全真集卷之八竟

  #1此词牌应为‘玉楼春’。

  重阳全真集卷之九

  终南山重阳子王嚞譔

  歌词诗

  了了歌

  汉正阳兮为的祖,唐纯阳兮做师父,燕国海蟾兮是叔主,终南重阳兮弟子聚。为弟子,便归依,侍奉三师合圣机。动则四灵神彩结,静来万道玉光辉。得逍遥,真自在,清虚消息常交泰。元初此处有因缘,无始劫来无坚碍。将这箇,唤神仙,窈窈冥冥默默前。不把此般为妙妙,却凭甚么做玄玄。禀精通,成了彻,非修非鍊非谈说。惺惺何用论幽科,达达宁须搜祕诀。也无减,也无增,不生不灭没升腾。长作风邻并月伴,永随霞友与云朋。

  竹杖歌

  一条竹杖名无着,节节生辉辉灼灼。伟矣虚心直又端,裹头都是灵丹药。不摇不动自闲闲,应物随机能做作。海上专寻知友来,有谁堪可教依讬。昨宵梦裹见诸虬,内有四此能跳跃。杖一引,移一脚,顶中进断银丝索。攒眉露目震精神,吐出灵珠光闪灼。明艳挑来固乐然,白云不负红霞约。

  窈窈歌

  人人只要生,害风只要死。生则无着摸,死则有居止。不恋皮肉脂,不恋骨筋髓。藉甚发眉须,藉甚舌牙齿。安用脚手头,安用眼鼻耳。小肠能成水,大肠能成米。水米太茫然,昼夜何时已。认破丑机关,须当分彼此。别般二物合和真,元来一道分明是。这箇在何处,这箇在那裹。教公会得时,也饮清凉水。直待正纯阳,方称重阳子。

  元元歌

  父虽父,母虽母,论著亲兮没说语。只为当时铸我身,至令今日常怀古。儿非儿,女非女,妻室恩情安可取。总是冤家敌面雠,争如勿结前头苦。我咱悟,我咱补,唤出从来清静主。要见玲珑好洞庭,须开端的真门户。便知宗,便知祖,了了惺惺归紫府。离凤空陪北海龟,甲龙枉伴西山虎。仗灵刀,擎慧斧,劈破昆仑将宝数。万颗明珠戴玉冠,无穷彩艳衣金缕。古这元元,回光覩,五五不离二十五。依此行持依此修,姓名预录长生簿。

  得得歌

  阴变为阳只自审,冰钻结火能唯恁。有缘搜见古今真,无始却来呼箇甚。呼箇甚,唤神仙,窈窈冥冥不记年。撞著良因五劫祖,相随直入大罗天。大罗天,通妙景,放开明耀须臾顷。盈盈一粒任绵绵,寂寂圆光传永永。传永永,做灵灵,处此清凉绝视听。何用醍醐香馥郁,不夸环珮响珰玎。响珰玎,声灭歇,别生彩艳重超越。自然莹莹宝中珠,返照辉辉天外月。天外月,走蟾轮,怎此如如没价珍。正一悉除生灭相,端严坚固妙玄因。妙玄因,诚祕诀,那曾瞑怒并欢悦。虚空空上达晴空,言说说前非有说。非有说,愈昭彰,得得歌中现道场。旷劫未分新雅致,从今传出这名方。

  惺惺歌

  谓何四大复牵缠,汨汨当时那箇仙。好把圆成从雅正,莫将假合做因缘。殷红再结双关宝,洁白重开五叶莲。得得先须修九转,盈盈首上养田。养三田,为定寿,金毛狮子频哮吼。日端午上看玄阴,夜半子时分莹昼。常食休穷万物机,运神夺取三光秀。外容焉用显光华,内貌多方频整救。频整救,是元初,此事今应信有诸。游历先逢太赤祖,归来还见黍中珠。七般珠户通开阐,六道银光任展舒。百宝台头唯仰觑,这遇亲现这真如。这真如,实不错,逍遥服饵灵丹药。辉辉灿灿甚分明,了了惺惺尤洒落。迎日堪夸翠雾身,临风透出红霞脚。昆仑顶上玉峰前,一朵琼花为誓约。

  劝道歌

  修行便发好枝条,不会修行枉折腰。经教岂曾穷义理,香烟只会谩焚烧。苦心苦力多忧虑,劳体劳神愈悴憔。没智强搜无漏果,未通闲想有缘桥。他人公案长传说,自己家风敢摆摇。静裹邪生神鬼位,执中迷入散凡包。谨持符水唯端正,却被衣餐做谕要。夸诧清虚干淡薄,尊隆高大眩彰昭。风花雪月为愁景,酒色气财是业苗。烦恼门开谈觉悟,是非路阐说逍遥。晨昏嗽咽增空耗,子午功夫谩飒飘。已上般般皆勿用,从今字字最堪消。自然清静真功著,信任慈悲实行超。寂閴恬淡宣洁白,杳冥昏默受和调。虎龙莫放游三界,婴姹休教舞六么。壮矣根源能应拍,孤然灵物善吹箫。二仪交泰同泥捏,五欲捐除类木雕。捉住空中真响喨,咄回性上假咆哮。一双女子投金矿,两箇童儿入玉瓢。折取木梢重煅鍊,次开泉水再淋浇。亭亭颜色难装点,簇簇形容怎釆描。貌态玲珑通眼目,光辉灿灿射琼瑶。放归仙馆称嘉号,只许吾门唤阿娇。得得得中长得得,任诗任曲任歌

  谣。

  自歎歌

  嗟余幼年父母惜,长思孝养当竭力。情知难报罔极恩,区区眷恋惟多积。如今不肯自焦劳,一味贫闲肯卖高。喜得逍遥真自在,日中打睡恣陶陶。愚迷不识余家意,晓夜忙忙空斗智。四般拘执尽贪婪,酒色更兼财与气。争如风害便抽头,无虑无愁更远忧。云水青山待乐游,愿归三岛赴十洲。出凡笼,入碧洞,假合身躯休戏弄。恁时猿马总归空,一轮明月唯余用。

  祕祕歌

  刀圭刀圭好刀圭,几箇能通尽执迷。便做悟来知去处,怎生安羁怎生携。这刀圭,又能饮,洗涤中间十样锦。万叶千花转转新,五方颜色皆分品。白通刀圭,亦团团,透出灵光只自攒。泼艳艳兮无可比,也知赛过紫金丹。这刀圭,刃子快,历劫已来不曾坏。智者见时放慧辉,愚人昧了愈疑怪。这刀圭,真是钢,空中自在吐光芒。唯有害风敢拈弄,便令分出本清凉。心这刀圭,缘亘古,不是阴阳不是土。只是一般哩□囉,哩□囉上开宗祖。

  定定歌

  修行便发好枝条,不逐轻飚信任飘。翠绿常蒙雨露润,软柔宁惧雪霜凋。由斯活乐津方大,似此滋荣气渐调。休倚散丸求德行,莫凭符水望升超。古人公案须通透,自己家风好摆摇。外景勿侵外事绝,内容搜出内香烧。娉婷女子投金矿,俊俏郎君入玉瓢。一则矿中栽宝树,一唯瓢裹种芝苗。双头厮见归三秀,两体相逢舞六么。十指纤纤能击鼓,七门阐阐喜吹箫。炎炎猛焰波中进,泛泛洪波焰上漂。正觉途新除垢腻,圆成路莹出尘嚣。红霞复焘凝青汉,翠雾盘旋住碧霄。妙妙玄玄无罜碍,惺惺了了永逍逼。

  逍逼歌

  简声频,简声快,休妻别子断恩爱。往昔亲情总休怪,害风不把三光昧。酆都鬼使已回头,黑府除名无追对。口能言,心能行,蓬莱稳路是长生。

  玄玄歌

  崷崒峰安万丈杆,杆尖有箇婴婴走。清风裹面骋狂颠,明月前头夸好手。旋旋拈挈码碯丸,频频趯弄珊瑚斗。丸与斗兮失落无,等闲失落费功夫。拨开银浪观琼浦,正见金鼇在玉壶。气艳氤氲喷琥珀,眼光灿烂射明珠。孩儿方是下杆来,夺得明珠言誓约。不教骊龙领下藏,样入云霞投碧落。杳杳冥冥不记年,从玆顿觉无为作。

  达达歌

  修持便要发佳谟,会做搜寻广摆铺。二八佳人安手脚,六分公子下功夫。娉婷朱貌知金矿,俊俏乌颜看玉壶。自饮自沽醒复醉,任歌任舞笑还愉。撞开阳路传珍宝,通过阴关出辘轳。渐上昆山呈片玉,复归巨海弄明珠。般般拈捻齐玄旨,处处游行见坦途。琼萼满头藏妙有,瑶花盈足趁虚无。能教面目长来往,养就根源是吸呼。周正元初真等觉,的端豆始大惺苏。孤然朗照何曾异,五道光辉总不殊。缘诗黄花成一得,如乔赤乌化双凫。清清三岛应同去,莹莹十洲合共趋。寂问云衢唯洞达,逍遥永永列仙途。

  赠友歌

  海之秀气谁能讨,宁海军中邹正道。金浪银涛洽本源,来迎复看蓬莱岛。蓬莱岛,在何方,杳杳冥冥接上苍。自在逍遥孰同处,唯公与我住清凉。住清凉,真箇有,青童捧出长生酒。便令传透四时春,明珠一颗光如吼。光如吼,吐红霞,复焘晴空显异华。直下灵波澄不动,腾高霄汉邈无涯。邈无涯,诚可见,妙妙玄玄容显现。再阐云车入碧虚,大罗天上成修鍊。成修鍊,得元根,便是无为大道门。唯愿回头通此著,果登无漏绝谈论。

  铁罐歌

  铁罐歌,铁罐歌,一从打造按金科。腹内空虚成妙果,这般消息孰知么。铁罐成,铁罐成,频添玉液满盈盈。火煅鍊时抛雪浪,水澄清处贺升平。铁罐携,铁罐携,响声敲动振愚迷。若要响声人会得,不分南北与东西。铁罐新,铁罐新,内光外耀自相亲。添鼎须凭津液水,调和全藉气精神。铁罐宽,铁罐宽,气腾腾处雪漫漫。方遣虎龙蟠遶定,便将铅汞裹头安。铁罐深,铁罐深,凡尘俗垢不能侵。作用焚烧木上火,行持煎煮水中金。铁罐光,铁罐光,三光照耀瑞中祥。每到用时能造化,欲将歇处便清凉。铁罐烧,铁罐烧,昨宵今日与来朝。按节安鑪全藉地,依时养就玉芝苗。铁罐能,铁罐能,能中兀兀与腾腾。杳杳冥冥风作友,昏昏默默月为朋。铁罐坚,铁罐坚,虚心大肚贮幽玄。内外鍊成金玉体,一冲直上大罗天。

  西江月

  堪歎西南地顺,烧柴都是真银。火中烙迸两般身,一半金花绽尽。  认得斤星有准,即时分付良因。西江月裹弄精神,显出灵童真印。

  堪歎水流一道,须凭添鼎千遭。海心万丈袅竿牢,定后尖生芝草。  会得功夫早早,自然快乐陶陶。西江月裹采芝苗,携去十洲三岛。

  堪歎离门坎户,须邻甲地庚途。暗中拍手笑相呼,款款合和一处。  既把金关锁住,白羊队队成珠。西江月裹玉蟾孤,朗照长生稳路。

  堪歎云生顶上,腾空别有嘉祥。幽微玄妙总生光,鼎内煎成银浪。  惭渐鍊成金相,瑶花朵朵飞飏。西江月裹饮琼浆,万道红霞分朗。

  堪歎木金相间,甲夫庚妇开颜。笑声美处水潺潺,一派清流出涧。  滋润黄芽无限,便教白雪循环。西江月裹我跻攀,步步银蟾顾肹。

  堪歎日时更改,频频拂拭灵台。明光一点绝尘埃,莹彻那分内外。  占得逍遥自在,笛声散尽寒梅。西江月裹桂花开,香引清风一会。

  堪歎白莲吐秀,三车齐驾金牛。自然红艳复山头,不在勤劳做就。  全藉精光护祐,丹成照耀神舟。西江月裹看瀛洲,一振仙歌共奏。

  堪歎这般曲调,感他石女吹萧。山头谩说水频浇,海底虚言火燎。  遭逢圆明正照,真风广布清飚。西江月裹喫芝苗,味味将来了了。

  堪歎一灵真性,得来笑杀惺惺。不烧香火不看经,走入这条捷迳。  便把那人喝定,今朝说与叮咛。西江月裹最分明,堪用家风清莹。

  堪歎青霄碧汉,高空景致尤宽。今朝清爽有余懽,拈出我家公案。  方显平生手段,腾身便入云端。西江月裹跨祥鸾,直上虚无仙馆。

  悟真歌

  余当九岁方省事,祖父享年八十二。二十三上荣华日,伯父享年七十七。三十三上觉婪躭,慈父享年七十三。古今百岁七旬少,观此递减怎当甘。三十六上寐中寐,便要分他兄活计。豪气冲天恣意情,朝朝日日长波醉。压幼欺人度岁时,诬兄骂嫂慢天地。不修家业不修身,只恁望他空富贵。浮云之财随手过,妻男怨恨天来大。产业卖得三分钱,二分喫著一酒课。他每衣饮全不知,余还酒钱说灾祸。四十八上尚争强,争奈浑身做察详。忽尔一朝便心破,变成风害任风狂。不惧人人长耻笑,一心恐昧三光照。静虑澄思省己身,悟来便把妻儿掉。好洗面兮好理头,从人尚道骋风流。家财荡尽愈无愁,怕与儿孙作马牛。五十二上光阴急,活到七十有几日。前头路险是轮回,旧业难消等闲失。一失人身万劫休,如何能得此中脩。须知未老闻强健,弃穴趖坟云水游。云水游兮别有乐,无虑无思无做作。一枕清风宿世因,一轮明月前生约。

  赠弟子颂

  谭仙入道,慧刀能举。弃妻割爱,舍了男女。却要随余,余应便许。羨公决烈,羨公显露。我吐真诚,却有少诉。入道非难,亦非易做。苦中寻闲,闲中没苦。休觅婴姹,莫搜龙虎。只要真清,要识真趣。绝尽人我,绝尽思虑。或饥或饱,或寒或暑。便戴青巾,便衣纸布。决要上街,觅钱乞去。些小绢帛,些小绵絮。遮藏微体,长令淡素。三人同行,三人同处。常用一心,不得二慕。只是兄弟,并无师父。惟谈惟笑,共歌共舞。落绝清闲,任诗任句。如在庖厨,大家管顾。不可独劳,也无独措。自有金乌,自有玉兔。认得真闲,长生门户。

  自在亭颂

  自在自在真自在,不论高低及内外。照见五蕴即皆空,咄了八方无呈碍。维摩笑我因何退,我笑维摩尚礼拜。教公认得这害风,大家总赴龙华会。

  四果颂

  果来海角天涯,果应师指希夷。果得前生知友,果然会我心机。

  指迷颂

  无无有有有无端,有有无无有有攒。无有有无无有相,有无无有有无看。

  剑颂

  这口剑,真有力,无始劫来人不识。今朝撞箸害风儿,吐出光芒颠倒织。两道明辉只自知,三峰顶上呈红赩。到斯不肯落凡来,样入晴空端又直。

  传神颂

  灵昏性昧着凡体,自划自描自传起。借他俗状做形躯,攒聚火风并地水。阳作骨骸阴作肤,眼耳鼻前安箇觜。四般迷执各夸强,浑身便用肉山垒。我今省悟达玄微,却认初真不用你。若还只恁累我神,扑人坈中教见底。来自何方,去由何路,一脚不移,回头即悟。假合形躯诚是假,何劳更恁重描画。诸公莫使达人知,惹得一场大笑话。

  赠道友

  自然消息自然恬,不论金丹不论仙。一气养成神愈静,万金难买日高眠。红红火焰三峰秀,白白莲花五叶鲜。勘破行功无作用,于斯便可认玄玄。

  四时睡颂

  子时睡,子时睡,玉绳抨下端严遂。一轮明月过天庭,照破中宵暗昧事。卯时睡,卯时睡,缘空直看真嘉致。当中一点皎然灵,莹裹光明精又锐。午时睡,午时睡,香烟正撞于炎位。自然馥郁任拈拏,透入晴空传不二。酉时睡,酉时睡,恬然饮尽西江水。便令浇溉出风流,一朵琼花呈玉蘂。

  赠友入道颂

  若是要随余去,绝尽平生思虑。心中物物不着,尘事般般休序。饥后麤细皆餐,寒来只消纸布。常睡莫起忧愁,如行休生恐怖。不得言是谈非,不得辞辛道苦。长怀平等之心,人疴须要救护。长把假身搜获,永将内真正顾。直待消尽旧业,万事般般勿做。行功堪可证明,有箇真师来度。

  四不得颂

  不得受人钦重,不得教人戏弄。不得意马外游,不得心猿内动。

  四得颂

  得汞阴消尽,得铅阳自团。得命颠倒至,得性见金丹。

  玉花会疏

  切以能全呼吸,定喘息,实非难;会养气神,调冲和,应甚易。性凭三曜,命变五行,出阴阳造化之端,在清静虚无之上。要开金蘂,须种玉花。馨香吐而透入晴空,明艳显而朗舒碧汉。得自然而轻九转,得自然而没七还。自结大丹,自通玄妙。既为脱壳,便是登仙。愿露赤心,请题芳号。

  金莲会诗

  诸公须是助金莲,愿出长生分定钱。逐月四文十六字,好于二八结良缘。

  长生永结〔金〕莲社,有始有终无谄诈。诸公不可半途止,直待王风去则罢。

  劝君莫恋有中无,无无休失无中有。有有养出玉花头,头头结取金莲首。

  辞世颂

  地肺重阳子,呼为王害风。来时长日月,去后任西东。作伴云和水,为邻虚与空。一灵真性在,不与众心同。

  重阳全真集卷之九竟

  重阳全真集卷之十

  终南山重阳子王嚞譔

  诗

  赠王俊

  害风故故谒华宗,三教唯公道话同。

  此际遇逢齐上下,中间会聚各西东。

  须知冬至青和白,认取春分绿间红。

  急急三光如可悟,忙忙四假尽成空。

  圆明一点皆能有,物裹千般总被蒙。

  觉性自然通水湛,达心那入百花丛。

  般般打破仍归妙,箇箇还回便见终。

  饭食充饥机两妙,面前相对玉玲珑。

  赠道众

  尽知长与道为邻,搜得玄玄便结亲。

  悟理莫忘三教语,全真修取四时春。

  养成元气常充满,结住灵神没漏津。

  十九圆光如我愿,敢邀相伴乐天真。

  咏霄

  得其真趣绝搜寻,物物般般总不侵。

  碧落湛澄非有意,白云来往本无心。

  盈盈明月增佳致,细细清风送好音。

  举目慵观潘岳赋,怡颜懒抚伯牙琴。

  外除花卉游人静,内蕴芝苗只自临。

  决要三田归至宝,亦令一性上高岑。

  养成幻体如光莹,舞正胎仙似啸吟。

  杳默昏冥长作伴,寂虚永保水中金。

  问多梦

  捉住心猿治住神,自无梦恼内中真。

  尾闾不动全精气,肾海长添干水银。

  内则愈能增觉性,外来应是养生身。

  广行法箓频施救,便是逍遥得岸人。

  于公求诗

  无思无虑是真修,养气全神物物休。

  亘劫容颜须要见,元初光彩决重收。

  莫将外景心中蕴,好把灵丹性上求。

  依此自然超彼岸,都缘清净大神舟。

  诸散人求问

  修行须藉色身修,莫殢凡躯做本求。

  假合四般终是坏,真灵一性要开收。

  聚成无相成无漏,结作丹丸作备周。

  五道光明同是伴,能超净今大神舟。

  赠王哥

  修行学道并无师,只要心中自己知。

  净处常常生智慧,闲居每每起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