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苦酷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身行,发心举意,恒恶为先,苦酷无度,谗害忠良、死受恶对,牛头兽身,昼夜考掠,楚毒难言,身体烂坏,无复人形,万劫当生,边夷之国,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永失人道,长沦罪门,流曳五苦八难之中,不得开度,亿劫无还。

  《飞天人偈颂》曰:苦酷馅忠良,谗谤击贤人,生世处边夷,死受牛兽身。

  淫祀

  《正一真人演千明科经》云:祭非其鬼,名为淫祀,陷坠群邪。

  《太上太真科经》云:太上道君曰:魔王邪丑,皆被废黜,虽得重行,悉名故气。故气为灾,妨害亿兆。亿兆不悟,与之为群,杀生鼓舞。祠祀歌吟,更相恐悚,贪嗜血腥,脏货狼籍,罪积日深。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恶逆。杀生淫祀,祷祠邪神,歌舞妖孽,自称姑郎,食啖百姓,兴造无端,脏满罪定,死受恶对,魂魄囚徒,流曳三官五岳之中,一日三掠,痛毒难言,万劫当还,生贱人中,或婴六极无人之形,幽沦罪源,长夜冥冥,不得开度,福道无缘。

  《飞天人偈颂》曰:咒诅无辜人,淫祀舞邪神,流曳三徒中,万劫生贱身。

  谋逆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所行,手杀君父,谋反师主,毁灭经教,秽辱天真。死受恶对,身入镬汤,五体煮渍,无复人形,百毒之汁以灌其身,痛不可居,苦难可任,万劫当生六畜之中,或为贱人聋盲六疾,非人之形,任人杀活,以报宿怨,福路转远,罪根日深,不得开度,长沦无还。

  《飞天人偈颂》曰:谋逆害君父,秽辱毁天真。死入镬汤煮,苦痛不得还。

  承贝

  《太平经》:凡人所以有过责者,皆由不能善自养悉,失其纲纪,故有承负之责也。比若父母失道德有过于邻里,后生其子孙为邻里所害,是即明承负之责也。今先王为治,不得天地心,非一人失乱天文也。天大怒不悦喜,故病灾万端,后在位者复承负之。是故古者大圣皆知自养之道,故得治意少承负之失也。其后世学人之师,皆多匿真道之文,以浮华传学,违失天道,令后世浮浅不能善自养爱,为此积久,因离道远,谓天下无自全之术,故生承负之灾。夫南山有大木,枝纵复地数百步,其本茎也,上有无赀枝叶华实,其根不坚,为大风所伤,其上枝叶华实悉伤死亡。此即万物草木承负大过也。其过在本,不在于末,而反罪未,曾不冤结邪,今无过被灾,承负之责矣。宁可罪后生邪,时来承负之责,如此天夫人生尽乐好善,而巨壮而固,反不肖且恶,岂有解邪!此尽承负之大效也,反以责时人,故不能平其治也。时人传受邪伪已久,安能自改正乎哉!天怜之,故上皇道应元气而不也。

  道典论卷之三竟

  道典论卷之四

  妙瑞

  《灵宝真一自然经诀》云:正一真人曰:人奉经慕道,亦有真应,或闻香烟芳彻,或闻琴瑟之音,或闻空中雅雅诵经,或见圆光如日及真人十方天尊飞仙真人,能有斯之异,精进不怠,庶必得仙道。

  《太平经》云:人君为善于内,风雨及时于外,故瑞应反从人胸中来,故有可欲为皆见瑞应,何有不来者乎?夫至诚乃感皇天,阴阳为之移动,谁往为动者乎?身形不能往动也。动也者,冥乃心中至诚感天也。

  又云:瑞者,清也,静也,端也,正也,专也,一也。心与天地同,不犯时令也。夫天地之性,自古到今,善者致善,恶者致恶,正者致正,邪者致邪,自然之术,无可怪也。故人之心端正清静,至诚感天,无有恶意,瑞应善物皆三六四为其出。古者圣贤用心清净专一,故能致瑞应也。

  《诸天内音经· 大圣众真颂》曰:妙会自然感,灵瑞发空洞,世烂启幽期,障蔽日月光,玄阴不解夜,四众并恭恭,灵运自应图,倏欻朗太空。

  灾异

  《太平经》云:今天地开辟以来,凶炁不绝,绝后复起,其故何也?其所从来者,乃远复远,本由先王治小小,失其纲纪,灾害不绝,更相承负,稍积为多,因生大奸,为害甚深,动为变怪,前后相续,而生不祥,以害万国。其所从来,独又远矣。君王不知,遂相承负,不能禁止,令人冤呼,嗟动天使,正道失其路,王治为其伤,常少善应,人意不纯,转难教化,邪气为其动,帝王虽愁,心欲止之,若渴而不能,如之何?君五虽有万人之仁德,犹不能止,此先王流灾也。故反以为行善无益,天道无知也。禁民为恶,愁其难化,反相尅贼,急其诛罚,一人有过,乃及邻里,重被冤结,积多恶气,日以增倍,以为道德与经无益,废之而不行,各试其才,趣利射禄,鬭命中者为右,是为乱天仪无法之治,安能与皇天心合乎?天甚病之久矣。阴阳为其失节,其明证也。治得天心,然后邪可去治易乎故。今教以上皇兴平第一之道,得而急行,恶可消灭。天之佑善者,明矣。先王灾虽流积一旦除灭易耳。今帝王乃居百重之内,用道德仁义,乃万里百姓皆蒙其恩,父为其慈,子为其孝,家足人给,不为邪恶。

  怪祆

  《太平经》云:天道乃祐易教,祐至诚,祐谨顺,祐易晓,祐易勑,将与人君厚,故教之,不与其厚者,不肯教之也。犹若世人相与亲厚,则教示以事,不相与至厚不肯教示之也。教而不听,忿其不以时用其言,故废而置之,不复重教示之,于是灾怪便止,不复示勑人也。如是则虽贤圣,聋闇无知也,聪明闭塞,天地神祇不肯复谏止者也。古者,圣贤重灾变怪,因自绳正,故万不失一也。

  梦相

  《太霄琅书经》云:兆暮卧独处,当以帝章置于心。(今释,帝章者,琼文章符也。)即有太冥真仙来卫兆形,影应梦相,与真共言,不出九年,得面对。

  真人

  《无上真人内传》云:尹喜为关令之时,常梦见天真或曾同游四海之外,心中昭然,有所觉悟,乃冥契玄圣,自然而同符也,老君感焉。

  《后圣九玄道君列纪经》云:后圣君母先梦玄云日月缠其形,乃感而怀焉,育之亦有群龙吐水盥器中。

  《灵宝真一自然经诀》云:正一真人曰:夫人将当得灵宝经者,必先有灵应,或梦见天尊真仙,或见山学道士及云车宝盖龙凤,或梦登山见圣人宫室及飞行虚空、见七宝珍物珠玉,或梦上天见天王帝主。此皆宿命合道,玄象告应者也。

  《雌一五老经》云:太素真人教始学者辟恶梦法,若数遇恶梦者,一曰魄妖,二曰心试,三曰尸贼,厌消之方也。梦觉以左手捻人中二七过,啄齿二七,而微咒曰:

  大洞真玄,强练三魂,第一魂速守七魄,第二魂速守泥丸,第三魂受心节度,速启太素三元君,向遇不祥之梦,是七魄游尸来协,万邪之源,急告桃康护命,上告帝君五老九真,皆守体门,黄阙神师、紫户将军把铁摇铃,消灭恶津,反凶成吉,生死无缘。毕,若又卧必获善应,而向造为恶梦之炁,则受闭于三关之下,三年之后唯神感旨应,乃有梦也。皆知见将来之明,无复占不祥之想也。若夜卧遇善梦者,吉。应好梦而心中自以为佳,则吉感也。卧觉,当摩目二七,叩齿二七,而微咒曰:

  太上高精,三帝丹灵,绛宫明彻,吉感告情,三元柔魄,天皇受经,所向谐合,飞仙上清,常与玉真,俱会紫庭。毕。此大洞秘诀,以传于始涉津流者矣。

  吉兆

  《太平经》云:旦夕学以大吉之道,才得中吉耳。学以中吉,才得小吉耳,学以小吉,此已入凶道矣。

  又云:王者深得天意至道住祐之,但有百吉→ 无有一凶事也。

  凶征

  《太平经》云:夫恶乃死凶之处,故凡人不力学吉,辄且入凶。夫凶廼天下恶名。称夫凶者,乃天地人万物所疾恶,不可久存,是大患之本,祸之门户。

  服饵

  《太上太真科经》云:服饵将药,不须厚馔。

  《太上太霄琅书经》云:除欲灭私,服御吐纳,赤精五牙,金丹玄素,众术亿千,辅佐成功,随缘施用,不可偏滞,诸术而功行无涓,空望长生,万无一果,良由世人学法多执偏术,见其序说,便谓为奇,修之无验。

  又云:虚妄术本辅功,功在遣欲,欲不能遣,因术迷经,经出世者餐霞饵气,毁易身形,云人羽客,神灵同游。

  《五符经》云:真人告禹曰:汝功德感灵,天人并助而年命向凋崄矣哉!乃口诀以长生之道,示以真宝服御之方。

  《八坦四门高上经》云:灵关统三元,精变结五神。九炼琼胎府,化生表自然。离合港相推,凝气以成仙。服御填九灵,静念降玉轩。

  《明真科经》云:生而炼真,服御神丹,五石镇生,神宝五官,功微德狭,运未升天,身受灭度,而骸骨芳盈,亿劫不休,须神及形,便更受气,还生人中,智慧聪达,逆知吉凶,通灵彻视,役使鬼神,轮转不绝,克得受书,为九宫真人。偈曰:苦行修生道,服药练芝英。灭度形不休,体骨自芳馨。

  导己

  《二十四生图经》云:郁郁五云芝,玄晖吐玉光。凝津洞灵府,徘徊日月宫。五色理高真,流精灌十方。呼吸不觉疲,飞天并金容。导引餐灵气,玄哺六胃充。精思易致感,安坐睹空洞。

  《老君观身经》云:老君曰:自非圣明,谁能颐神养性行生导气以度难也。若能行生导气载神离苦,修生行气以度厄世,斯乃上圣真人达见识微知机者也。夫为道者,当行生导气,以载其身者也。

  《老君妙真经》云:道曰:夫人为道,道身五藏者,皆思气之盛壮微妙,从虚无来,故实者不如虚也,有者不如无也,疾者不如迟也。

  《太一帝君天魂内变经》云:若能常行九晨照洞房泥丸之法者,既以检魂魄制万邪,清净行之,以致仙灵之气,降于寝房,此所谓引三光九星以照百神者也。

  胎息

  《太上说玉京山经》云:冲虚太和气,吐纳流霞津。胎息静百关,寥寥究三便。今释按服气法云:息以鼻而无以口,使气常储,名之胎息。又能不以鼻气,所谓大胎息者,如儿胎在腹中,气息而不须外彻也。能尔,亦可久居水中,而不短气,久久便能轻举矣。

  《上清三天君列纪经》云:胎闭静息,内保百神,开洞灵房,坚守三真。吞景咽液,饮食自然,身必不死,可得陆仙矣。

   《太平经》云:请问胎中之子不食而气者,何也?天道廼有自然之气,廼有消息之气,凡在胞中且而得气者,是天道自然之气也。及其已生,嘘吸阴阳而气者,是消息之气也。人而守道力学,反自然之气者,生也。守消息之气者,死矣。故夫得真道者,乃能内气外不气也。以是内气养其性,然后能反婴儿,复其命也。故当习内气,以内养其形体。

  又云:古者上真睹天神食气象之为行,乃学食气,真神来助,其为治乃游居真人腹中也。古者真仙之身,名为真人室宅耳。

  《太上真人秘要经》云:天气者,神明之器,清浊之宗,处玄则天清,在人则身存。夫生死亏盈,盖顺乎摄御之间也。

  《大洞玉经注诀》云:食玄根之气,使人体中清朗,神明八聪,身有日映,面有玉泽,眼生明光,齿含紫气,坚肠华藏,长生久视,服吸朝液,悬粮绝粒,道要于金醴,事妙于玉水,所谓吐纳自然之太和,御九精之灵气者也。夫道之纳用,贵自然也。德之为静,尊恬愉也。摄自然以裁真,抱恬寞以正邪者,则横犯不生,飞害自灭,可要道之旨者也。

  《五符经》云:食气万岁,当有少容。

  云牙

  今释,云者,五方云气也。明此五气,柔软喻如百草萌牙。故言云牙。学人因此云牙填固藏府,其方繁碎,不可具书,事见本经。钞如后。

  《灵宝玉诀经》云:元始五气,常以鸡呜上会灵宝玉山玄都上宫。阳光初明,散元始之晖,流灌诸天,其气运转如车之轮,上御九天之关,中固五帝灵山,下注学士五牙之根。上宫众圣大智真人皆以其时食其晖,仰咽其精,与天相承,致得无穷。

  道言:导引餐牙之法,常以八节之日各依其方入室,存思五老形像。咒说毕,各随方导引,服诸天气,行之八年,仙官到房,玉女侍卫,身生光明,照映十方,出入游行,五帝稽首,三界司迎。

  《二十四生图经》云:上有不死气,殖牙练五仙。玉芝玄中澳,体洁自生薰。精思高灵降,交游上帝君。

  服黄气

  《太清元君中经》云:神仙图曰:上圣食黄,贤者食元。食黄之道,上念中极乃脾上黄人形长三寸,两手中亦各有一黄人黄气上升,即见其神,徐言咒曰:

  黄常子、黄常子,黄庭真人在于已。为某取五色丹芝草诸可饮食者,急咽之三五而止,即饱矣,肥泽延年。

  《老君观夫太清中经》云:《神仙经》曰:常念脾中黄气上升至口中,咽之三五而止,则饱矣。可以辟谷,坐在立亡。师曰:常思脾中有大日,日中有黄金匮,匮中有书,封之以黄金之印,印广纵三寸,字曰:威嬉。精而思之,穷则目出,兆能见而读之,心开目明,则得神仙矣。常念胃黄田中正,白如凝脂,中有黄气填满,上至口中,咽之即饱矣。师曰:胃黄田者,太仓也。诸神皆来就太仓中食饮,中有黄金灶釜甑。玉女玉童主使令,故呼之曰:黄常子是也。致行厨矣。

  服王气

  《老君胎中经》云:自然绝谷之道,长生延年。春承牙精,夏承月灵,秋尊明露,冬受玄精,回岁一浃三百六十,四九转移十二而讫。从其方面,五色有别周而复始,道毕矣。绝谷之法,计饱饭不过十二食,日减一餐讫,十一日减十一餐,余有一餐,分半减之,讫十八日尽矣。肠中虽空,故有谷气,正坐随王所在,舒手持气,仰头引气,仰头咽之,安徐细意,导气下入胃管,腹中立鸣。凡九上九下,腹因大饱,定心勿躁,即真气不导,邪气中入即不佳矣。十二日形体轻便,十八日道小成,二十七日道中成,三十六日道大成,八十一日头面有光,百二十日其道备矣。元气大定,仍是真人也。

  《太上八素真经》云:常当清丽烧香,入室首南正卧,断隔人物,杜绝他想,临目闭气,叩齿二十四通,存一如法,仍见离在头上,坎在脐下,坤在左手中,巽在右手中,轧在左足下,艮在右足下,兑在左肋,震在右肋。八卦有象,象中有气,气中有神,神人光明,备列八方,口吐生气,因满虚空,分良久,火,夏则离王生土,秋则兑王生水,冬则坎王生木。四季干坤,艮巽王也,其行者今依月廻转。巽三月,坤六月,轧九月,艮十二月。咽八气法,以鼻取之,极气则已,微微咽之。春寅卯之月噏震气,三取三咽止;次饮离气,九取九咽止;次季噏巽气,四取四.咽止;次噏坤气,二取二咽止;次噏轧气,六取六咽止;次噏艮气,八取八咽止;次噏兑气,七取七咽止;次噏坎气,一取一咽止。都毕,叩齿三十六通,摩熨面耳项至四支五体,周匝小极。乃行之时,皆当清斋三时六时,礼拜启愿,缓急取中,适人所堪。

  服六戊

  服气法云:常以朝暮,先从甲子起,续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止,向辰以金梁叩玉瑛,修华池,续醴泉,以唇檗剥丹池,取灵液漱之,周旋至三而一咽,其五咽止。更续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止,向寅饮食如初一法,下竟六甲,凡三十咽。咽其精华,所谓饮食三五之法要也。金梁者,舌也。玉瑛者,齿也。醴泉、丹池、灵液,皆口中唾也。

  服三光

  《空洞灵章经》云:朝餐五灵气,夕噏三晨光。

  《二十四生图经》云:大道妙无像,运气凝高真。结空自然生,震化表二神。朝引五星精,中噏日中津,夕食黄月华,寝卧练五仙。变景随空化,倏欻立自然。

  《五符经》云:食日之精,子必长生。缘以上天谒元先,常以月一日、三日、五日、七日、九日、十五日日出时至日中食之,先念心中有日,日中有玄盖,盖下有小童,故赤气遍身中身外九重,思气满头,从顶出上升天日,绕日九重。咒曰:

  日君元阳,还归绛宫,与我合德,俱养小童。因思日精来下,入顶鼻孔中,咽之三九满心中,心中有三人,左即太一父也,右即玄光母也。中央即赤子小童也,坐金床玉榻,执玉盘玉杯,杯中玉英神酒,并天芝草,见在饮食之,仍不饥渴而长生矣。

  食月之精,可以长生。缘之以上天,常以月十五日夜半时向月,再拜咒曰:

  月君子光,还归丹田,与我合德,俱养小童。因思月光白气黄精来下,入鼻口中,咽之三七而止,月精托肾根长生矣。

  食星之精,上升太清,常以日出、晡时、日中、夜半上念北极太皇星,咒曰:

  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孙小兆某甲好道,愿得长生,因念星精来下,在两眉间,流入鼻孔中,咽之三五,思气满心胆脾中,有道母主哺养赤子,即不饥长生矣。

  丹品

  《八素经》云:太上曰:仙人唯知飞丹召霜,煎炼云水,朱玉鲜金,九炉炎霄,勤苦极于营赡,伺俟足于劬劳,就有成者,不过升身上天,超跃玄洲耳。此故仙人而已,远可游于九宫之间也,则未有得真人之门户也。

  《四极明科经》云:金液丹经,九鼎神图,琅牙华丹,八石炼腴,智慧上药,上化丹方,四十六卷,并仙皇之秘事,藏于九疑之中,五百年一传。

  丹名

  《太上太真科经》云:仙方九品:一曰太和自然龙胎之醴,二曰玉胎琼液之膏,三曰飞丹紫华流精,四曰朱光云碧之腴,五曰九泉虹华神丹,六曰太清金液之华,七曰九转霜雪之丹,八曰九鼎云英,九曰云光。水石流飞龙虎玉胎飞丹上药也,朱光九泉太清中品也,九转九鼎云光下品也。

  《九真中经》云:太上八景四蕊紫浆五珠绛生神丹,或名八景丹,或名四蕊紫华,或名太微.紫玉瑛,或名五珠华丹,或名绛生晨华,或名三华上丹,或名太上飞刚,或名九晨上丹,凡八名也。

  《真人流珠九转神仙九丹经》云:真人日服九丹,令人神仙度世,长生久视,长服之寿万世。九丹者,九道也,九方也,治之各自有道,治九丹凡一法也。第一之丹名华丹,第二之丹名神符丹,第三之丹名神丹,第四之丹名还丹,第五之丹名饵丹,第六之丹名宜丹,第七之丹名深丹,第八之丹名伏丹,第九之丹名寒丹也。

  《上清三天君列纪经》云:中黄八道金书紫文九转霜雪琅讦华丹、还白玉酒金液、流精玉林结华日月之水,皆白日飞仙登天之道也,皆出白帝君所藏于瑶台,非有真录,不得其法。

  《大洞玉经注诀》云:琅讦郁华,七阳日婴,九琳之液,八琼之精,四蕊紫浆,五珠绛生,三华飞刚,双珠月明,兰腴金,甘露玉瓶,青建弱罗,漂芝流灵,神渠丹散,玄柯连萦,琅玕朝结,西皇素盈,可以冲跃朱霄,飞虚玉清,呼而吸之,以至冥灵,漱而变之,以帝庭。

  《黄气阳精三道顺行经》云:洞阳宫内有流火庭,其中有炎光八炼自然玄丹。

  《太上丹简墨灵经》云:修飞仙腾超之道,当授神丹三十六水金液之术,太清丹经。

  《灵宝真一自然经诀》云:夫真舍利是金液之凝精,还丹之变化。

  《太元真人茅君内传》云:茅君各赐其二弟九转还丹一剂,并神方一首,各拜而服之,仙道成矣。

  道典论卷之四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