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道典论

  经名:道典论。四卷。不着撰人。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平部。参校版本:敦煌等本:一、S .3547 ,二、P .2920(简称敦煌本)。

  目录

  卷一

  太君

  大神

  飞天

  童子

  大士

  卷二

  道士

  先生

  上人

  至学

  贫道

  宗匠

  弟子

  尸解

  主者

  卷三

  诽谤

  毁辱

  攻击

  耽酒

  放荡

  不慈

  不孝

  三障

  三畏

  三毒

  四病

  五欲

  五浊

  七伤

  八难

  七患

  五败

  田猎

  渔捕

  苦酷

  淫祀

  谋逆

  承食

  卷四

  妙瑞

  灾异

  怪妖

  梦相

  真人

  吉兆

  凶征

  服饵

  导引

  胎息

  云牙

  服黄气

  服王气

  服六戊

  服三光

  丹品

  丹名

  道典论卷之一

  太君

  紫虚三元紫精君#1,形长九千万丈。春三月,头建九元飞晨缨冠,衣丹锦飞裙,佩九天龙文虎书,带日精育延之剑,足立五色莲华,头圆七宝之光#2。夏三月,则变形为童子,颓云角髻,衣五色䌽衣,手执华旛#3,光明焕烂,照明上清。秋三月,则变形为龙头蛇躯#4,青黄焕烂,光耀玉虚。冬三月则变形为紫青白三色之光,沌沌如月之晖。

  真阳元老玄一君,形长五千万丈。夏三月,头建宝晨通精玉冠#5,衣九色云文锦袍,佩太上命神之章龙景丹文,常立紫云之上,坐则七色莲华,光明焕烂#6。秋三月,则变形为婴儿,坐紫虚之中,头戴五色华盖,手把五芝华幡。冬三月则变形为月光,青色郁郁,在紫云之中、青华之上,光明流照,洞映上清。春三月,则变形为青绿玄三色之光,混沌相缠,如云之交,郁勃上清之中。

  太微天帝君,形长三千万丈。秋三月,头建九元飞缨冠#7,衣七色凤云之袍,带夜光宝章交灵素绶#8,常立五色师子上,身生三十二色宝光,在上清之上。冬三月,则变形为无量真仙#9,身负金光,照明十方,立九色之华上,手执金铃。春三月,则化形为日光,紫芒焕烂,在玉虚之上,照明十方。夏三月,则变形为白苍绿三色之光,更相缠绕,如蕾买之沓。

  青灵阳安君,形长五千万丈。冬三月,头建三精芙蓉晨冠,衣云文丹锦飞裘,足履九色师子,佩流金火铃,交带七元,身生七变之光,炜晔玉清之上。春三月,则变形为老公,头戴飞龙,口衔月身,衣羽衣,手持紫绶,在丹霞之上,昭明玉清。夏三月,则变形为虎头人身,五色斑斓,光照十方。秋三月,则变形为黄绿紫三色之光,混沌上

  清,如日之晕。

  上元太素三元君,形长三千万丈#10。春三月,头建宝玄扶晨羽冠#11服紫炁浮云锦帔、九色龙锦羽裙,腰带流金火铃虎符龙书#12,坐于太虚之中#13,膝下常有丹绿青三色之云,光明炜晔,照玄十方。夏三月,则变形为一躯三头,戴七称宝冠,身服三素飞云锦衣,立九色凤凰之上,照明十方。秋三月,则变形为七曜,华精玉光,炜哗紫云之上#14光色郁郁,如日之晖。冬三月,则变身为青紫白三色之光,蓊蓊勃勃,如金之精。

  高上太素君,形长三千万丈。夏三月,头建紫元宝冠,衣丹锦七色之襡,佩豁落七曜元章,带三宝招仙之策、常立五色莲华上,光明焕照。秋三月,变形为龙头人身,五色斑斓,光明流曜,映照十方。冬三月,则变形为三目之神#15,光色沌沌,照明上清。春三月,则变形为苍白二色之光#16,奕奕在元炁之中,紫霄之上。

  上清紫精三素君,形长七千万丈。秋三月,头建通精晨冠,衣五色斑文虎衣,佩交灵素绶,带招仙之剑,常立九色师子之上#17,项生圆光,照明上清。冬三月,变形为凤头人身,衣苍碧紫三色羽衣,光明流焕上清之中。春三月,则变形为人头龙身,文彩焕曜,照明上清。夏三月,则变形为黑黄二色之光,混沌相缠,如云之升。

  皇清洞真君,形长五千万丈。冬三月,头建三梁玉晨之冠,衣七色虎文之裘#18带流金火铃七色杖旛,常立三素飞云之上,光明炜灿玉虚之内。春三月则变形,头建黄巾,衣三十二条法衣,手执华旛,在紫云之上。夏三月,则变形,冥目内视,头戴华盖,足立莲华。秋三月,则变形为黄白二色之光,明流焕曜#19在太空之中,照明十天。

  皇上四老道君#20形长七千万丈。春三月,头建元真七宝玉冠,衣凤文斑裘,佩豁落流铃,带招真之策,常立九色师子,十二华光,在上清之上。夏三月,则变形为小儿,衣五䌽之衣,口衔七星,立白云之上。秋三月,则变形为人头蛇身,五色斑斓在玉虚之上。冬三月,则变形为青赤白三色之云,更相缠绕,在玄虚之中#21。

  玉晨太上大道君,形长九千万丈。秋三月,头建百变神光玉冠,披飞森霜珠之袍、七色虎衣,佩九色离罗之章,带晨光月明之铃,常坐七色之云,光明流曜上清之中。冬三月,则变形,头戴七光圆轮#22,身着三十二色法衣#23,足立九色师子之上,光明炜烨,在上清之上、太微之中。春三月,则变形为老子,头建角巾,身着虎文之衣,手执金符,在五芝华上。夏三月,变形为紫黄二色#24,光明奕奕,更相缠绕,在紫虚之中。

  中央黄老君,形长三千万丈。夏三月,头建宝琅晨冠,衣九色云文裘,带交灵紫绶,十二华光,常立五色师子之上,光明流曜上清之中。秋三月,则变形为玉童,头戴七精之华冠,衣飞天羽衣,手执华旛。冬三月,则变形为真仙#25,通身黄金之色,衣七色衣,项负圆轮#26,足履莲华之上,光明流焕。春三月,则变形为紫绿青三色之光,更相缠绕,在玉虚之上。

  太极大道无景君,形长三千万丈。秋三月,头建晨缨宝冠,衣无缝九色章衣,佩神虎上符,带宝仙之剑,项负流金之光,昭明七十四方,常立玄龟之上。冬三月,则变形为虎头龙身,五色文䌽,明彻上清。春三月,则变形为老子,散发至腰,衣飞青羽衣,立紫云之上。夏三月,则变形为赤青二色之光,更相缠绕,在紫虚之上。

  太清大道君,形长九千万丈。冬三月,头建九元通天之冠,衣九色龙衣,佩三炁中章,带交灵素绶,足立三素之云,光明焕曜,在上清之上。春三月,则变形为三头之凤,口衔素绶,一身有九色之羽,文彩焕烂,洞映上清。夏三月,则变形为三色之圆光,色赤纯纯,如车之轮,光明洞曜,在太清之上。秋三月,则变形为紫白黄三色之光,光明焕烂,洞昭上清。

  皇初紫元君,形长九千万丈。春三月,头建紫元宝琅神冠,衣三色虎文之裘,佩素灵之绶,足立三素之云,光明映照,洞观十方,在上清之上、八微之内。夏三月,则变形为真仙,通身金色,项负圆轮,文彩焕烂,光明奕奕,照映十方。秋三月,则变形为三色童子,衣五彩之衣,手把华旛,奕奕焕烂,照明上清。冬三月,则变形为苍碧紫三色之光,光明焕照,映朗上清。

  无英中真上老君,形长七千万丈。夏三月,头建通天宝冠,衣七色斑文之衣,佩灵飞紫绶,带通真之剑,立九色师子之上,光明洞照,焕赫上清。秋三月,则变身为老公,头戴黄巾,衣黄缁之袍,手把金杖,立莲花之上,光明照映十方。冬三月,则变形为三日之光,光明奕奕,照映十天,三炁混合,如鸡子之黄。春三月,则变身为紫苍白三色之光,光明焕照,映彻九天。

  《九真中经》云:中央黄老君者,太上太微天帝君之弟子也。以清虚上皇二年混尔始生,日晖重曜,连光映灵,五云翳盖,庆烟玄停。年七岁焉,仍自长生之要,天仙之法,乃眇纶上思,钦纳玄真,萧条灵想,心栖神源,广体八绝,握空投金,解脱于文蔚之罗,披素于空任之肆,目豁玄元之户,手披万寝之庭,尔乃天韵妙蔼,宿会玄感。于是太上以帝君九真之经、八道秘言之章,施修道成,受书为太极真人。

  《紫书金根经》云:青要帝君者,九阳元皇玉帝弟子。以中皇元年岁在东维天始告晖君,育于玄丘玉国无崖之天琼琳七宝之下,溟蒙九域之滨,法化应图,三旦启晨,仍有九龙翼君侧,七色琼凤荫君身,神麟合芝以玄明,天女吐精以灌真,玉童掷华以却秽,神妃散香以攘尘。含漱胎息,法秀自然,年冠二六,面发金容,体生灵符,言钧金章,七十二色,洞映玉形,三晨缠络,六炁齐轮,玄灵紫盖,生乎房飞精流光照其庭含真独秀熙颐灵吗容序顺化,随运沉浮,栖心明霞之境,遨浪玉国之墟,执抗元皇之策,落景九域之丘,逍遥流眄。遂经累劫,方还清斋云房之间,以紫云为屋,青霞为城,黄金为殿,白玉为牀,五炁交结,台高连层,玉陛文阶,凤阙四张,金童侍侧,玉华执巾,天仙罗卫五千余人,备天之兽#27,羽骑如鳞,龙虎辟邪,偶偶双蹲,玄炁九会,灵风扬烟,芳香激无虚生琼宫,流精玉光,洞映八天#28。青要是紫清帝君之别号,受元皇玉帝紫书妙诀,皆众经之要秘,九天之上书,八会之隐文也。玉帝命高上直真总仙君断集宝目,合为众誉经,以紫笔缮文,金简为篇,皆出上皇玄古之道,高圣所撰,集以成卷,传于青要帝君。

  《紫度炎光经》云:太微天帝君,生乎始青之端,元曜灵之胤,玄炁未凝之始,结流芳之冑法形焉,连光映灵,紫云曜电,玄烟掩蔼,丹晖缠络,妙觉潜启,仍采纳上契,条畅纯和,吐纳冥津,遂降虚生之胎,哺兼洪泉曲芝#29,结形之始,仍学招真之道,遐思远览,潜想内瞻,坐观无崖,洞存幽虚。年始三岁焉,中方审正,真神披朗,逆知未然,究览极天之境,无幽不鑑,无上不睹,无下不闚也#30。年行二七,金容内发,玉华外映,洞慧神聪#31,朗睹虚玄,偏堂帝号#32,其任乎澄流九霄之霞,飞眺洞清之源,明机览于极玄,领综运乎亿津,积感加于冥会,妙感发于自然,遂受太帝之号,积感所降,岂生便任乎?

  《三华宝曜内员上经》云#33:南极总司定录上真禁君,以始皇元年岁在壬午七月七日中时#34,于上上禅善无量

  寿天玉国七宝洞虚凤京紫台琼琳之下#35,稽首玉轩,请问玉帝虚皇天尊,天胤皇基,名题帝篇,位登上司,总监万仙,而未获启授度命之方,愿赐宝诀,以度后贤。于是,虚皇道君告南极总司上真禁君曰:金房度命回年之诀,秘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宫、金台玉室九曲之房,此道玄微,非中真所参得行此法,与九炁同根,齐光三景,天地长存,修之万遍,位加仙卿,乘烟驾虚,上造帝皇,今以相告,顺而行焉。

  《高上元始玉皇谱录经》具出八百道君,名讳,今所不录也。

  大神

  《太上太真科经》云:太空太虚,太元,无始无初,有一大神体无而有,有智有灵,灵智慧解,洞照群生,群生有感,太神降应,应为感主,号曰太神。

  《老君经诫》云:神人者,体道洞灵,变化应因,无形而形,乍亡乍存,散则为炁,聚即为人,往来无门,出入无

  间,升天降地,经营六合之中,有道之所则为人征,不行自至,不呼而应,施玄功阴泽深化阴,名不可名,故谓神人。

  《太上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云:中有度人不死之神,中有度世司马大神,中有南上度厄尊神,长生度世无量大神。

  飞天

  《明真科经》云:天尊于是命召十方飞天神人,披长夜之府,九幽玉匮,出明真科律,以度童子。

  《太上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云:今日校录诸天临轩,今释今日者,总指三元八节斋直之晨,则十方飞天、一切大圣同会玉京,校定录籍,天尊尔日大庆临轩。东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西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东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东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西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西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上方无极飞

  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下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度世无量,大神并乘飞云,丹舆绿辇,亿乘万骑,浮空而来。

  童子

  《灵宝五鍊生尸经》云:天尊时于长乐舍香林园中,教化七千二百四十童子,法事粗悉,上智童子上白天尊:今既开宥,一切普新,皇道既畅,泽被十方,伏愿天尊既垂大慈,愿卒皇恩。于是天尊普命诸天上帝,今当更为上智童子开诸法门。

  《紫度炎光经》云:东方青光童子,名青上玉,字飞正,身作碧霞之色,流光焕照。南方赤光童子,名丹晖,字玄纪,身作赤霞之色,流光镜于南方。西方白光童子,名浩华,字回神子,身作素霞之色,流光焕照。北方黑光童子,名玄明上,字太阴文,身作皂霞之色,流光洞照,焕于北方。中央黄光童子,名执忠,字黄录子,身作黄霞之色,如黄金之精,流光焕烂。

  《太上智慧经》赞曰:

  金华擎洞经,捧香悉仙童,啸歌彻玄都,鸣玉叩瑶钟。

  《升玄经》云:金光童子。现人才服饰品板目。

  《上清三天君列纪经》云:少野童子。现地才山品上目也。

  《大洞真经》云:始元童子。现地山品洞目。

  大士

  《升玄经》云:太上曰:道陵,汝可与此大士共相劳问。是大士者,名曰善胜。此大士久修净行,功业成就,与汝无异。

  《太上太真科经》云:小乘与学险魔恼破之被不度长属六天,是以大士发心上乘功高德重魔不能坏,虽来干触,皆即归降。归降受事,转身为真,不能顿转,犹为魔群保举,学士辅护升玄也。

  《太上太霄琅书经》云:大士大乘,济度无量。研寻至道,洞智慧源,始终无违,身足救物,克得神仙,与宝合矣。

  道典论卷之一竟

  #1虚:敦煌本作‘灵’。另,此句前敦煌本有文曰:‘(前缺)月,头建天元七宝冠,衣九色珠缝云光锦裙,佩六山火玉,带灵飞紫绶,常立五色师子莲花之上,焕明上清七十四方。秋三月则变形,人头虎躯,玄黄班文,文䌽之云光照千方。尽三月则变形,通身金光,头负华盖,衣卅二色法衣,如佛之像,光明弈弈,照明上清。春三月则变形为紫黄绿三色之光,更相缠绕,三炁混沌,在上清之中。虚明紫兰中元高婷君,形长三千万丈。秋三月,头建三华宝冠,衣神精七色之袍,带流金紫章,佩石精金光之剑,常立碧霞之上,七色虎辇,光明焕焕卅二色。冬三月则变形,虎身龙头,五色班文,光明弈弈,在碧云之中,五色莲花之上。春三月。则变形,三头凤凰,九色文䌽,光明焕烂,照映上清。夏三月则变形为紫碧二色之光,更相缠绕,如日之升。’

  #2圆…敦煌本作‘负’。

  #3膳:敦煌本作‘幡’。

  #4头:敦煌本作‘身’。

  #5玉:敦煌本无。

  #6焕烂:敦煌本作‘焕焕’。

  #7飞缨:此下敦煌本有‘晨冠’二字。

  #8灵:敦煌本作‘云’。

  #9真仙:敦煌本作‘佛身’。

  #10丈:敦煌本无。

  #11玄:敦煌本作‘朗’。

  #12腰:敦煌本作‘要’。

  #13虚:敦煌本作‘空’。

  #14伟晔紫云之上:敦煌本无。

  #15三目之神:敦煌本作‘三日之象’。

  #16苍:敦煌本作‘仓’。

  #17之:敦煌本无。

  #18虎文之裘:敦煌本作‘虎裘’。

  #19明流焕曜:敦煌本作‘光明流焕’。

  #20四老道君:敦煌本作‘四老道中君’。

  #21虚:敦煌本作‘空’。

  #22圆轮:敦煌本作‘相轮’。

  #23著:敦煌本作‘着’。

  #24二色:此下敦煌本有‘之光’二字。

  #25真仙:敦煌本作‘为佛通佛’。

  #26项负圆轮:敦煌本作‘头负相轮’。

  #27兽:敦煌本作‘狩’。

  #28八天:敦煌本作‘十天’。

  #29泉:敦煌本作‘三泉’。

  #30阀:敦煌本作‘关’。

  #31中聪:敦煌本作‘听’。

  #32中堂:敦煌本作‘掌’。

  #33内员上经:敦煌本作‘内真上经’。

  #34始皇:原误作‘如皇’,锯敦煌本改。

  #35琼林:敦煌本作‘琼林’。

  道典论卷之二

  道士

  《太上太真科经》云:凡开辟之初,圣真仙人皆宣道炁,立法相,传同宗,太上俱称学士,以道为事,故曰道事。道事有功,故号道士。道士者,以道为事,圣运升度。众魔又兴,皆由人物情浅所致,邪虽伐正,真去邪来,来同邪人,不干正士。正士事道,学法依科,魔王敬护,邪精敢侵?所以受道之身,皆是天魔上官,天魔众神皆是道士下官。

  《升玄经》云:夫唯贤者与彼俗人事事有反,目不多瞻,见好不惊,耳不听谗,不听乱声,鼻不受香,芬芳之腥,口不尝甘,茹犯众生,心不想欲财色、华荣,手不奸用,足不恶行。此是道士之行者也。

  《本愿大戒经》云:有道之士取诸我身,无求乎人。道言:修之身,其德乃真。斯之谓也。

  《洞渊经》云:道士贵人,悉天上来生也。自非先身之积善者,终不得作道士矣。

  《正一真人演千明科经》云:清德道士已经三乘,教化一切,施行众善,触事得法,可进供养三洞尊经。

  《太上太霄琅书经》云:明解须专,专必有应,应则通神,何劳乎感?欣戚两遣日夜专勤,誓进无退,号为道人。人行大道,号为道士。士者何也?理也,事也。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

  先生

  《敷斋威仪经》云:真人曰:学士若能弃世累,有远游山水之志,宗极法轮,称先生常坐高座读经,教化愚贤,开度一切学人也。若复清真至德,能通玄妙义者,随行弟子同学为称某先生,其人钩深致远,才学玄洞,志在大乘,当称玄静先生,或游玄先生,或远游先生,或宣道先生,或畅玄先生。略言其比,不可胜载,须世有其人学者,称夫先生道士也。

  《升玄经》云:仙公又向太极真人长跪言:归诚先生,愿降法泽,滋润枯槁,使将来道士得修至真,弃邪法术。

  《三元布经》云:太上太道君受此经于玄古先生,以传玄都仙王。

  《上清变化七十四方经》云:紫府先生能为不死,恬和天真,洞思守神,年三千岁,故未升天,盘桓洞室,采择上真。

  《元始变化龟山元录经》云:皇上万始先生,形九千万文。冬三月,头建丹阳日精之冠,衣赤云明光锦袍,佩金虎凤文,带丹皇紫章,常乘白云,坐五色师子,光明流曜,焕照上清。春三月,则变形为人躯三头凤皇,衣九色斑文虎衣,常立十二华光之上。夏三月,则变形为三日之晖,紫光八芒,烂映焕明,在上清之上,十二色莲华之中。秋三月,则化形为青赤紫三色之光,更相缠绕,如日之轮。

  《上清紫晨经》云:上皇先生紫晨君,盖二晖之胤结玉晨之精育龙烟于太空,包紫虚以通灵,托九玄以含秀,凝洪露以成神。陶三炁以自观,经玄母以法生,任历劫而受化,感日吉而曜形,于是上皇元年天甲启晨诞于神州八朗之天,平丘中域,洞渊之滨。既生之且面发金容,体映玉光,五色紫章,七十二变,精玉颜,神龙吐芝以濯溉,鸾凤抚翼以阴玄,丹霄散景于琼轩,流光焕烂于霞真,二景停晖于八玄,七元回精以匡晨,金仙散香以乱炁,神妃掷华以发烟,五纬结落神秀紫天,年冠二九,逍遥中元,餐精咽炁,吐纳灵津,含芝内灌,凝神胎仙,挹漱守默,淡泊自然,思微念炁,时不亏闲,积感洞元,名超上清,受号元皇,位登紫晨,兰风应挺,顺运流迁,神秉五曜,形盘三元,飞霄回驾,乘空落烟,群仙启路三道合明,流电吐威,逸驾九玄,再登玉陛,三谒紫庭,游眄琼阙,宴景三元,携契五老,玉霄上宾,飞兽攘袂,神凤抚鸣,巨虬匡辔,灵风散香,流芬激扬,蓊蔼玉清,金童攀云而侍轮,玉女蹑虚而卫灵。

  《太上丹简墨录经》云:若受法位至真一及太一素券之号,可署先生之位。其生年属东方宿者,当署东岳先生之号;生年属南方宿者,当署南岳先生之号;生年属西方宿者,当署西岳先生之号;生年属北方宿者,当署北树先生之号;生年属辰戌丑未并中央七宿,当署中岳先生之号。此五岳先生,皆始入地录,有应署之德,非有精灵感应,不可空署之。

  上人

  《无上真人内传》云:名入太上玄录,为三界魔神,灵鬼咸敬之,号曰天人上人。道士常自谦下也,得道清贵,莫尚此矣。皆尹先生口诀相传,而教世贤上士也。

  《众圣难经》云:仙人问仙公,前与上人俱入洞庭,看天王别宫,初登包山时,见有一辈仙人求随上人看戏,尽何等仙人,乃多如此?答曰:彼仙人皆是诸名山洞室仙人,其已不多,子不见昆仑、蓬莱、钟山、嵩高、须弥、灵乌诸大山洞室仙人无数矣。

  《仙公请问经》云:魔王承奉太上众真天尊上人。

  《太上太霄琅书经》云:上人妙士,和光同尘,挫锐解纷,与俗密异,佩服录讳,呼吸元精,建德立功,非凡所测。

  至学

  《太上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云:至学之士诵经十过,济度垂死,绝而得生。

  《法轮经》云:吾观至学士乃不领人怀。

  《太上八素真经》云:灵文秘重,不敢闭塞,不敢轻传,如按年限,动有劫年,于至学之士,永无其缘,有绝思之叹,勤而无成,至于元始开化,难遇其人,厉以玄科之旨,遇合便授。

  贫道

  《灵宝真一自然经诀》云:夫人求仙道,积功无厌多,功满自然得道。学道犹世人忧居贫,无不得仙者也。言则贫道汲汲,唯道是务,常与心诤,以制众魔华想。贫道之言,盖上清道士之通称也。

  《定志经》云:山南道士答乐法懈曰:贫道昨夜下讲,于卧中得梦见有一人持一真财如意授以与卿,卿即受之,贫道思惟,谓是佳瑞。

  《太上太霄琅书经》云:道士谦辞于道未富,自言贫道,亦贫士。理未周足,如未周,我独若遗,故为贫士。士之为理,修善为事。

  宗匠

  《本愿大戒经》云:太极真人答高玄真人曰:吾忝受教化,愧不足彼宗匠。今释彼者,谓葛仙公。太上有命,何敢不倾蕴哉!

  《太上太真科经》云:圣匠悲念,申明经科,前后相证,解惑释疑,治邪辅正,白黑历然。

  《黄老玄示经》云:德有知不知者,道之所尚,后下皆谓知之为知,世转相仿也,莫知之为知也,乃舍知之玄匠也,常于不知。

  弟子

  《太平经》云:夫师弟子,其功大重,此若父母,生子不可谢而解也。夫人得生不事善师,及事愚师,乃教人以恶入邪中,或使人死灭身,尚有余罪并尽其家也。人或生而不知学问,遂成愚人。夫无知之人,但独愁苦,有遇于地下,魂魄不得游乐,身死不得成于善鬼。今善师学人也,乃使下愚人成于善人;善而不止,更得成贤;贤而不止,乃得次圣。圣而不止,乃知真道,

  守道不止,乃仙不死;仙而不止,乃得成真;真而不止,乃得成神;神而不止,乃与天比;天比不止,乃得与元气比;其得比元炁,乃包裹天地,八地八方莫不受其炁而生,其德乃复复盖天地八方,精神,乃从天地,饮食天下,莫不共祭食之,尚恐骇不能致之也。是至善师生,善弟子之功也。

  又云:为人弟子,旦夕顺谨,随师之教,不失铢分,不敢妄说乱师之出入,不敢为师致忧,从见教于师之后,不敢犯非,无有恶音,不逆师心,是为上善弟子也。意真人言几类似之,是非上善之弟子也,才应中善之弟子耳。然上善之弟子也,受师道教之后,念绿师恩,遂得成人,乃得长与贤仙相随,不失行伍,或得官位,以报父母,或得深入道,知自养之术也。夫乃得生于父母,得成道德于师,得荣尊于君,每独居一处,念君父师之将老,无有可以报复之者,常思为师得殊方异文,可以报功。每悔念之,正心痛也。故行更学奉事贤者,嘱托其师,为其言语,或使师上得国家之良辅,又有益帝王之治,若此乃应上古之善弟子也。《灵宝大戒经》云:授我十戒,行十二可,从则为大道清信弟子,见在世上可得免于忧恼,度于众苦,身入光明,形内澄正,召鬼使神,制伏魔精。

  又云:飞天未得道者也,是道十转弟子,飞行空虚,为诸天策驾,十转即得上为飞天,若在一转,而行精进,心不懈退,作诸功德,长斋苦行,晨夕不倦,即得飞天,于此而进,超凌三界,为上清真人。

  《太上八素真经》云:凡遵三景,称三境弟子,已度三人,委付师友,己后传授,得称三景,法师先生,真人随师所命,朋友所荐,乃得称之。未经表奏,不得妄称。

  尸解

  《九天生神章经》云:夫学上道,希慕神仙,及得尸解,灭度转输,终归仙道,形与神同,不相远离,俱入道真。

  《明真科经》云:生世好学,修行经教,吞精咽炁,恒无怠倦,持斋服御,吐纳自炼,积功布德,名书上清,致得尸解下仙,游行五岳。后生人中,更受经法,为人师宗,轮转道备,克得上仙。白日飞行,位及高贵。

  《太微金简玉字经》云:诸尸解地下主者,案四极真科,一百四十年乃得补真官,于是始得飞华盖,乘群龙,登太极,游九宫也。

  《太极真人飞仙宝剑上经》云:夫尸解者,尸形之化也,本真之炼蜕也,躯质之逛变也,五属之隐适也。虽是仙品之下第,而其禀受所承未必轻也。或未欲升天而高栖名山,或欲崇明世教,令生死道绝,欲断子孙之近恋,尽神仙为难希,或欲长观世化,惮仙官之劬劳也。妙道一备,高下位适,固不可用明死生,以制其定格也,所谓隐回三光,白日陆沉者也。

  又云:以录形灵丸,涂火炭,则他人见形而烧死,谓之火尸解,以一丸和水而饮之,抱木而卧,则他人见已伤死于空室中,谓之兵尸解,凡百纵任故,自得还故邑也,当改姓名变容貌耳。昔有人作此法,入林虑山积十三年而复还家也。大修下尸解者,皆不得反望故乡,此为上解之道,名配紫简三官,不得复窥其间隙,妄以死加之也。有死而更生者,有头断已死乃从一旁出者,死毕未敛而去失尸骸者,有人形犹存,而无复骨者,有衣在形去者,有发脱而失形者。白日去谓之上尸解,夜半去者谓之下尸解,向晓向暮之际而去者,谓之地下主者也。此皆迹兆不灭,为人所疑虽获隐遯,令世志未厌,又不得反旋故乡,游栖靡定。

  主者

  《太极真人飞仙宝剑上经》云:夫至忠至孝之人,既终皆受书为地下主者,一百四十年乃得受下仙之教授,以大道从此渐进,得补仙官,一百四十年听一试进也。至孝者,能感激鬼神,使百乌山兽逃其坟冢也。至忠者能公犯直心,精贯白日,或剖藏杀身,以激其君者也。

  夫有上圣之德,既终皆受三官书为地下主者,一千年乃转补三官之五帝,或为东西南北明公,以治鬼神。复一千四百年,乃得游行太清,为九宫之中仙也。

  夫有萧邈之才,有绝众之望,养其浩然,不营荣贵者,既终受三官书,为善爽之鬼,四百年乃得为地下主者,从此以进,以三百年为一阶也。

  夫有至廉至贞之才者,既终受三官书为清鬼,二百八十年乃得为地下主者,从此以渐得进补仙官,以二百八十年为一阶也。

  夫至廉者,不食非己之食,不衣非己之布帛也。夫至贞者纷华不能散其正炁,万乘不能激其名操也。先世有功在三官,流逮后嗣,或易世炼化,改氏更生者,此七世阴德,叶根相及也。既终当遗脚骨,以归三官,余骨随身而迁也。男留左骨,女留右骨,皆受书为地下主者,二百八十年乃得进受地仙之道矣。临终之日视其形,如生人之肉;既死之时,尸不强直,足指不青,手皮不皱者,谓之先有德行自然得尸解者也。

  道典论卷之二竟

  道典论卷之三

  诽谤

  《上清隐书龙文经》云:人多伪薄,不明至理,罪障根深,疑惑真正,傥闻微妙,更生毁谤,轻慢不信,致堕恶道,风刀苦毒,历劫不兔。

  《升玄经》云:太上曰:若有诽谤此经者,死入地狱,受考三官,见世癞病。

  又云:窦子明曰:世人迷惑,贪求自恣,不识至真,谄伪疾佞;或妒贤嫉能,更相谤毁;或诤色欲,阴相咒害;或恃强势,凌易孤弱;或自是非彼;或作小善,旬月之间不能至诚,便求见效,未应之须便忽宿命之言无报应,喻如田家种谷,春种秋望乃得其实,种而待炊,不解饿死,修福行善,亦复如是,福积成庆,祸积成殃,皎如日光,而人不信,可不哀哉!

  毁辱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立行,评论道德,毁辱天真,不信经法,口是心非,潜行谋恶,其罪深重,死受苦毒,纵还人中,当生边夷,非人之类,百恶所归,以报宿对,永去人道,无有归期,流连罪门,生死莫知。

  攻击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所行,评详四辈,攻击天人,死受酷对,长沦恶根。

  《升玄经》云:道言:人生受筭,不信经教,訾毁神真,决骇纵心,杀罚非度,骂誉天地,攻击真人,为玄司众鬼所奏,闻彻太空,吾当下司命付酆都,灭其定筭,修短之次,行之不改,断种灭嗣,蒸尝绝矣。

  《法轮经》云:道言:吾尝历观诸天,见有百姓子男女之人,攻根伐主,谤击贤人,谄害忠良,灭人之命,死魂弥诉,斯罪深重,致招今对诸苦,备经万劫,当还生边夷之国,有人之形无人之情。

  耽酒

  《太上说智慧消魔经》云:太上曰:酒为水谷之精,善能宣通气液,节之接灵益性,纵之乖神损生,耽湎致死,非智慧也。

  《盟威经》云:太上曰:高才英秀,唯酒是情,面糵薰心,性情颠倒,破坏十善,兴隆十恶,四达既荒,六通亦塞,急宜除之。

  《老君威仪令经》云:君子饮酒以欣庆,小人饮酒以兴争,有二十四事各明依按善共奉行,违令一事非子弟也。一,饮酒醉时则臣不敬君,君或骄暴,妻不承夫,子不孝父。二,醉便亡失道德,调戏无度。三,醉随口而言,言语轻慢,不顾尊卑。四,醉便坐不自安颇我低昂。五,醉卧便利,呕吐烂漫。六,醉便迷荒,无所畏忌,意欲击虎,或投水入火。七,醉道说人阴私之事。八,醉便轻口泄言,言无所畏。九,醉卧时状如死人,了无所知。十,醉时来归,家室大小见之逆走,甚见虎贼。十一,醉或致疾病面色痿黄。十二,醉便独卧道中,所持物皆弃失之。十三,醉贪酒以取家财物,以用饮酒,坐之贫困。十四,醉便骂天神,脱衣狂走,逢人共鬬。十五,醉便轻盗取,不避亲疏。十六,醉便不以恶为恶,不以善为善?十七,醉便破坏家中什物。十八,醉不忧家事,不念妻子。十九,醉便王事不修,坐之逸退。二十,醉便坐之致灾,或为军将坐酒破军,军事不速。二十一,醉便堕马颠倒,遂仆伤于面目。二十二,醉便恍惚,事业废置,田蚕不登。二十三,醉久则糜肠烂胃,损失身命。二十四,醉伤神乱气,损德败真,可不慎之。《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立行,耽酒好色,恍惚失性,猖狂迷惑,五情乱离,去神损气,因醉会欲,为恶不觉,叫唤骂詈,独作无对,打击善人,秽慢道法,谤毁经教,背真入伪,违负口信,欺诱四辈,所行失道,罪有深逆,死受重对,魂魄苦剧,摙汲瞑波,以灌四渎,讁役江河,昼夜无息,银铛杻械,相牵流曳,冥冥长夜,终无解脱万劫,当生贱人之中,贫穷陋疾,人之所恶以报宿怨,因缘之对福路日远,罪根日结,不得开度,无由得出。

  《飞天人说颂》曰:好酒失本行,五神并猖狂。死汲溟波水,灌沃四渎中。

  放荡

  《太上处胎业报经》云:或复有人浮好三宝,信心不专,恣情放荡,流滞爱欲,假托经文,以要名利,因以聚众,混杂为非。如是之人,见婴重考死三恶中终天无解。

  《灵宝大诫经》云:天尊言:慎多色视放荡,目神每自制衔爱,固目瞳,思真静念,令通智慧,洞观虚空。

  不慈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所行,不慈不仁,烹杀六畜,割剔残伤,夭杀兽命,屠毒众生,其罪深逆,死受酷对,吞火食炭,为火所烧,头面焦燎,举体烂坏,无复人形,身负铁杖,头戴火山,痛非可忍,考不可担,不得开度,何由得还?

  《飞天人愒颂》曰:不念怀慈心,酷毒害众生,死魂负铁杖,万劫戴火山。

  不孝

  《明真科经》 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不孝,骂辱父母,六亲相残,其罪深逆,死受酷对,万劫当得,生六畜之中,任人杀活,以酬昔冤,永失人道,长沦恶根。

  三障

  《元始智慧正观解脱经》 云:道君当知因三毒故生三障法。一者,烦恼。二者,诸业。三者,果报。以三障故,就令学者不得正修真实之观。言烦恼者,即是爱见常在于心,故正解不生,劳役行着名烦恼障。言业障者,以有欲心行善,恶行威极重业定得世间苦乐之果,不得修习离世间行隔正智,故名为业障。言报障者,生在三恶,苦恼切身,无因得修戒慧之行,人天著乐,不悟无常,爱欲自复,日夜无舍,贫穷戹疾,众缘不具,皆不得修出世正道,名为报障。有智之人,觉知是已善行方便,转此障法。

  三畏

  《升玄经》云:太上曰:道陵知末世人民有三可畏,宜善详焉。一者,道义嫉妒可畏。二者,诽谤可畏。三者,

  贪欲可畏。道义嫉妒,则经法不行;诽谤法师,则使百姓信道不浓;贪欲财色,则人所弃薄。此三者,二在外,一在内,除此三患,乃可传道,当劝奉学。太上于是仍作歌曰:嫉妒恶胜已,诽谤于贤明,贪欲嗜财色,不得传吾经。三患既未除,何期在幽冥,伪行要利养,常无有至诚,见人崇有德,心执害意生,是人鬼所疾,见世贻恶名,死则归幽都,考对入鬼囹,转轮轮亿万劫,受罪无数形。

  三毒

  《元始智慧正观解脱经》云:太上道君上白天尊云:何名为烦恼之相?天尊曰:言烦恼者,总名三毒,谓贪瞋癡。能害众生法身命,故名之为毒。所言贪者,引取无厌,染欲爱着,联绵无己,于世间法及出世法有求乐意,皆名为贪。所言瞋者,于众生中及非众生贪怀惹恨,咆勃忿怒,如火炽盛,烧灭善根,结太怨憾,是名为瞋。所言癡者,不信不知三宝正法,骄慢谄曲,无所了知,触壁无底,不从诃谏,好说无益,多行恶事,所作失道,故名愚癡。

  四病

  《升玄经》云:太上曰:道陵当知世人复有四不善法,最为难除,道之至病,当令知之,何者为四?一者,世俗之人,不师有道,又耻下问;二者,为道日久,知见浅薄,见有胜己,耻不更学;三者,自言大学不听异经;四者,轻慢后学,言无所知,如此四种之人,纵使学道,徒自劳耳!不能得道,有所通达,同无神验,何以徒劳?如此之人,求道之初本无至心,欲求名誉,罗供养。如此之人,恒为食吞火毒,取人财物,以为衣服,犹如剑戟在其身体,贪目前之利,不知后世殃考深重,死入地狱,烧铁洋铜以灌口中,以铁勒针作衣服之形,被其身体,拷掠捶挞,昼夜不息,亿兆载劫,方出为人,常处下贱,为人奴婢,兵卒厮伍,贤圣教化,讲经不得预闻,或心欲更学,不得自在,吾今目前便见此辈不可称计,甚可哀伤!明教将来慎之!慎之!

  五欲

  《老君经教》云:贪欲无数,无数之欲,念念丛生,不可胜言,大略有五:一,目欲观五色,色过则魂劳;二,耳欲闻五音,音繁则魄苦;三,鼻欲嗅五香,香溢则精流;四,口欲甘五味,味丰则神浊;五,身欲恣五体,体慢则志散。志散则脾伤,而行危,神浊则心乱而口爽,精流则肾虚而迷狂,魄苦则肺损而耳聋;魂劳则肝困而目。五者混闇,则身灭命亡;五者净,体全年永。

  五浊

  今释,一者命浊,二者见浊,三者恼浊,四者生浊,五者时浊也。

  《灵宝玉诀经》云:太上道君告精进学士王龙赐曰:吾受元始真人旧经,说今释古,引古证今,深可信也。经道万劫当还无上宛黎天过世世后五浊之中,今释,此标五浊之时处也。遭命不幸,今释此命浊也,非唯年筭夭促,义兼往业不淳也,是男是女不见经教,恒处恶道。今释,此见浊也,邪见复心,不信正理,谤法罪重,久在地狱,生寿无几,而忧恼自婴,多受枉横,今释此恼浊也。贪瞋癡或能生忧畏,经累行人也。自生自死,轮转五道,堕于三涂八难之中,今释此生浊也。任命起灭,轮转苦难,障隔正道,殃对相牵,无有极已,生死分离,无有豪贱,今释此时浊也,大劫垂周,恶果皆熟,普遭凶害,实为痛心,今解说诸恶,以度可度,汝好正意,谛受吾言,于是注诀。龙赐稽首,伏受教旨,今释太上哀□,传付经诀,使五浊障消,保今太平之运。

  《明真科经》云:来世之人不见科诫,方当履何五浊毒汤,遭难遇害,不能度身。

  《灵书度命经》云:元始天尊曰:吾过去后真文隐藏,运度当促,五浊躁竞,万恶并至,何感念来,生在其中,甘心履罪,展转五道,长苦八难,更相残害,忧恼切身,不见经法,不遭圣文,任命生死,甚可哀伤。

  七伤

  《回天九霄经》云:高圣帝君曰:凡学士玄记有名,身有仙相,则应自然合真,而有七败之伤。第一之伤,带真行伪,淫色丧神,魂液泄漏,精光枯竭,气散魄零,骨空形残,神泣穷府,上闻天关,真仙远逝,魔魅来干,自与九狱结因,六天相亲,沦苦无极,岂复得仙?二伤,外形存道皮好念真,心抱阴贼,凶恶内臻,愿人否败,嫉能妒贤,口美心逆,面欢内瞋,诤论得失,妄造罪原,毁谤同学,攻伐师根,三官所记,标为恶门,仙真高逝,邪魔攻身,走作形影,飞体散神,故令枉横,极其恶源,考满,形灰沉灭,九泉徒有玄名,岂保自然!三伤,饮酒洞醉,损气丧灵,五府攻溃,万神振惊,魂魄飞散,内外朽零,本室空素,赤子悲鸣,真仙高逝,邪魔入形,如此之学,徒损精诚,虽有玄记,空失玉名,神升上宫,身灰幽冥,恍惚求年,焉得久停。四伤,行不弘物,责人宗仰,心忿口诤,骂詈无常,瞋喜失节,意性乖恒,气激神散,内真飞扬,魄离魂逝,九孔尘埃,五府奔丧,皆由性之不纯,行之不详,真仙高逝,外疴入形,如此之学,将何可望?虽有玄图,不兔斯殃,望仙日悠,地里日长。五伤,或玄图表见得受宝经,或运遇灵师启授神文,而不依科盟,漏泄天真,未经九年投刺名山,使青宫有录,金阙结篇,便传于人,流散世间,轻真泄宝,考结己身,徒有玄名,反累七玄,仙道高逝,身死幽泉,长充鬼责,万劫不原。六伤,身履殗秽,形影不香,内无清虚,外无兰芳,浊暗失真,神不居房,气扰精混,灵元失光,五神飞散,赤子骞扬,邪魔来攻,内外交丧,如此之学,望成反伤,真仙高逝,空影独行,沦于混浊,仙乎可望?七伤,啖食六畜之肉,杀害腻口之美,臭气充于藏府,伐生形于非己,真气扰于灵关,游神骇于赤子,魂魄逝于宫宅,浊啼缠于口齿,仙真高登于玉清,己身沉顿于地里,徒有玄名帝简,亦不免于必死。

  八难

  《灵宝真一自然经诀》云:道言:王侯道士民人,得生为人,舍女作男,难也。既得为男,才智明远,六情完具,形容端伟,声有玉音,气若名香,眼有日光,众观欣悦,玄如不足,难也。诸善已备,得生有道之国,君父贤明,笃尚道德,难也。贫穷而好道,念施惠不懈,难也。富贵而信尚道士,尊奉经书不殆,难也。能受人之恶,而不与较,制身命使不死坏,得度世仙道,难也。得见洞真、洞玄、洞神太上三洞宝经,宗奉讽读,供养烧香,难也。值见仙圣真人说法教化之时,同志相遇,难也。是为八难矣。

  《众真诫经》云:西城王君告曰: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也。本经注云:三恶道者,不得作人,得作鸟兽虫畜之类,谓之三恶道也。既得为人,去女为男,难也。既得为男,六情四体完具,难也。六情既具,得生中国,难也。处中国值有道父母国君,难也。既得值有道之君,生学道有慈仁善心,难也。善心既发,信道德长生,难也。既信道德,生太平之运,为难也。可不朂哉!

  七患

  《本愿大诫经》云:真人曰:患人得生人道也,而不修德养性,以全于命矣。患闻经也,而不信矣。患受经也,而不讲诵矣,而不修其事矣。患不修身矣。患服药也,而未应中怠矣。患道行不备也,夸求升腾矣。患静斋读经矣,处幽山而不堪其忧矣。此七患,在人之身也,若不戒之,身无济理,所以云:大患者及我身,斯之谓矣。可不思欤!可不思欤!

  五败

  《灵书紫文经》云:第一败,人淫则鬼液外漏,精光枯竭,魂魄焦散,骨薄髓秽,魂号灵府,上闻玉阙,三宫灌争,胎英悲错,此一败仙相也。二败,勿食六畜肉,则形气郁臭,神灵浊滞,面黄齿枯,脾育死气,魂不受真,魄生邪悖,身沉长渊,骨骸土没,此二败仙相也。三败,勿食五辛之菜,则五藏恶臭,三华溃乱,神不上达,精胎下沦,魂魄生离,赤子烦顿,飞灵失守,明光流遁,此三败仙相也。四败,勿杀生昆虫,以上则冤对万物,束骸流血,形暴魄亡,魂气交战,胎灵傍徨,婴儿逃散,泥丸奸狂,赤子弃叛,尸形汤炉,水煮糜烂,此四败仙相也。五败,勿北向便,仰视三光,勿北向理发,解脱衣裳。勿北向唾骂,犯破毁王,破谓岁下辰。

  《太上真科经》云:太上道君曰:魔王邪神皆被废黜,虽得重行,悉名故气。

  田猎

  老君《道德经》云: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无道,不念善缘,三春游猎,走犬放鹰,张罗布网,放火烧山,刺射野兽,杀害众生,其罪酷逆,死充重殃,身负铁杖,万痛交行,驱驰百极,食息无宁,死魂苦毒,非可堪当,万劫当生野兽之身,恒被烧,斫以报宿冤,纵还人道,恒遭恶人,身受鞭扑,忧恼自婴,福路目远,缠结日臻,不得开度,长夜绵绵。

  《升玄经》云:道陵偈颂曰:不念作慈心,游猎杀众生,罪竟受对报,炎火烧其形。

  渔捕

  《元始智慧正观解脱经》云:天尊曰:或有受生渔捕为业,壅川决渎,布网垂纶,种种方便,伤害水族,煮炙屠脍,趣饱其躯,或行衒卖,以求财贿,如是之人,死入地狱,随相以报,受于炉镬,刀山剑树,一切苦对,还为畜类,以酬宿冤,若得为人,寿命短促,常多患恼,自作教人及以钱买生,欢喜心同,名为杀,其罪无二。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