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周大宾,姜叔茂,此二人秦人,蓬莱左卿。

  贾宝,安郑人,蓬莱右公。

  宋晨生与张理禁共论空者,蓬莱左公。

  李抱祖,岷山人,受青精□饭者,太清右公。

  王道宁常山人,主西方录善。

  籍保举学道嶓家真人,左禁郎。

  茅季伟受行上清下真品经,又服太极九转丹,受书为地真上仙,句曲真人,定录右禁郎。

  山世远,晋人,传说谶记者,太和真人。

  魏显仁,大梁真人。

  阴友宗,岷山真人。

  韩伟远,受宋德玄灵飞六甲者,九疑真人。

  洪崖先生,青城真人。

  傅先生,南岳真人。

  冯延寿,西岳真人。

  孟子卓,中岳真人。

  宋德玄,周时人,行灵飞之道,中岳真人。

  高丘子,中岳真人。

  衍门子,中元仙卿。

  叔度胡,姓康,名献,师赤君,五岳司西门。

  邓离子,师赤君,小有仙王。

  李元容,师赤君,太清仙王。

  赵车子,太清仙王。

  茅初成,一名本初,司命君高功,师鬼谷先生,入华阴山学道,乃乘云驾龙,白日升天。

  鬼谷先生,周时人,在城阳山鬼谷中。

  正一真人,三天法师,张道陵学道,至汉安元年壬午岁五月一日,于鹤鸣山仙官来降,授以正一盟威之教,施化领民之法,流行以至于今号天师。

  又妻亦得道,为女师,至孙鲁,传袭道法,魏武拜为镇南将军,真受云张镇南之夜,解者是为系师。有弟子二十四人,入室弟子王长、赵升,余者皆不显。

  右件八十五人,系太清中真仙姓名事迹粗显者,今亦应进登太极者。

  得太极道人名品

  韦编郎庄周,受长桑微言,作内外篇,隐抱犊山,服火丹,白日升天。

  长桑公子,庄周师,授扁鹊起死方者。些一人真仙#11。

  被衣王倪师,

  王倪齧缺师,

  齧缺许由师,

  巢父洗耳师#12,

  支离问柳生者,

  蒲衣庄子云,犹是被衣#13。

  云间老君#14,姓李,字伯阳#15是太清之老君也#16。

  尹喜周函谷关令,

  许由不受尧禅者,

  卞随投水者,

  华封祝尧者,

  子州,善卷,石户,北人#17马皇治龙病者。

  安公,姓陶,乘赤龙。

  大项项橐者#18。

  秦佚,吊老聃化者#19。

  接舆上峨媚,号陆通者#20。

  伯昏,临危引弓者。

  庚桑,善化导者。

  萧史,善吹箫者。

  弄玉秦穆公,女奔萧史者。

  二女,白水阳见禹者。

  邯鄂张君,前汉末人。

  刘京,张君弟子。此二十七人#21,并受行飞步之道,非尽太极,犹多有太清者。

  苏林,字子玄,濮阳曲水人,师涓子道学,受三元真一,游徧人间数百年#22,玄洲遣迎云车羽盖#23,縿驾龙虎,锡玄洲上卿,领太极中候大夫。

  涓子,名未显,青童弟子苏君之师,少饵木精,受守一玄丹之道,中黄四司大夫,领北海公。

  郭幼度,陆浑真人,太极监#24。

  范伯华,豳人,戎山真人右仙公。

  淳于太玄,石城人,阳洛真人,领西归传。

  李翼,字仲甫#25 ,京兆人,与茅司命俱事王君。

  左元放,师西岳卿,嗣司命,别主西方录籍。

  王忠,正一上玄玉郎。

  鲍丘太极宫官,南陵玉女。

  司马季主,汉时人,受西灵子都剑解之道,讬形枕席,在委羽山大有宫,服明丹之华,挹扶晨之晖,真授云:如似作剑兵解法,兵解则不得在太极。弟子四人:

  一人,鲍阳,广育人,脩剑解讬,死于山涧。

  一人,王养伯,太原人,与张良共采药不反。

  一人刘伟惠,颖川人,汉景帝公共汽车司马刘讽也,尸解讬形杖履于桑树之下。

  一人段季正,代郡人,本隐士,讬形尸解,渡南郑秦川而溺死。

  太玄仙女西灵子,都季主之师。

  八老先生,姓名未显,应是淮南八公,此中亦有在太清者。

  洞台清虚七真人,姓名未显,同在王屋山宫,此中亦有在上清限者。

  绛文期,玄洲仙都降南真于阳洛山者。

  盖公子,太极高仙伯延。

  张奉,字公先,河内人,先为束华北河司命,禁保侯。

  激子久,在束华宫已为太极所署,又领九宫尚书令,太极仙侯。

  黄观子,学道服金丹,读洞经得道,太极左卿。范明期,受西梁□饭,紫阳既右真人。紫阳有左右,则周君为左真人,位秩高此,已在上清青精先生。

  大宛北谷子,此二人受西梁□饭得道。

  朱火丹陵宫龚仲阳,

  龚幼阳,此兄弟二人受青童君仙忌真记得道。

  东极老人扶阳公子,

  西极老人土展灵子期,

  南极老人丹陵上真,

  北极老人玄上仙皇,

  中元老人中央上玄子,此五人脩五辰所致五方老人。

  东极真人陵阳子明,

  北极真人安期生,此二久并赤君王君号,为四极真人。

  文始先生,

  西归子

  半车童子,此三人并相成之师友。

  栢成子高脩步纲之道,真授云相成纳气而肠胃三腐,似为解化之迹。

  风后,黄帝之师。

  周穆王姓姬,成王之曾孙,游行天下,宴瑶池,会王母。

  夏禹姓姒,名文命,承舜王天下,受钟山真公灵宝九行真,又行玄真法得道。

  帝舜姓姚,名重华,服北戎长胡所献千转紫霜得道。

  王子者;黄帝之曾孙,受灵宝五符,又诣钟山受九化十变之经,以隐遁日月,游行星辰,脩剑解之道。

  玄帝颛顼,黄帝之孙,游行四海,埋宝鼎于洞山,受灵宝五符得道。

  黄帝轩辕姓公孙#27,行步纲之道#28,用剑解之法,隐变桥陵,驾龙玄圃,乘云买阆风得道。

  太极左公,北洛先生八真限。

  五老上真仙都左公,撰灵书紫文者。

  玄和阴陵上帝,是太极中天之帝#29。

  清和宫天帝君,是太极中天之帝。

  第一#30,中央黄老君,在左最尊,已度上清。

  第二,紫阳左仙公,中华公子,石路虚成。

  第三,西梁子文,授王清虚青精□饭云实牙者#31。

  第四,安度明初降南真于脩武县中者,此四人#32,太极金阙四帝君,后圣李君在左最尊,已度上清,余三帝是太极之天帝。

  右件九十三人,系太极真仙#33,令亦有进上清者。

  无上祕要卷之八十四竟

  卷八十五至八十六原缺

  #1此:敦煌写本作‘右’。号:敦煌写本作‘兮’。

  #2此:敦煌写本作‘右’。

  #3峨媚:敦煌写本作‘蛾眉’。

  #4君:敦煌写本无。

  #5盖:敦煌写本作‘盖’。

  #6此:敦煌写本作‘右’。

  #7右件九十九条:敦煌写本作‘右此前’。

  #8系:敦煌写本无。

  #9脩:敦煌写本作‘修’。

  #10角:敦煌写本作‘禄’。杯:敦煌写本作‘松’。

  #11此:敦煌写本作‘右件’。

  #12 洗耳师:敦煌写本作‘饮牛者’ 。

  #13庄子:敦煌写本作‘南华真人’。被:敦煌写本作‘披’。

  #14 云间老君:敦煌写本作‘效间老聃’。

  #15字:敦煌写本作‘名’。

  #16 也:敦煌写本无。

  #17人:敦煌写本作‘户’ 。

  #18项项:敦煌写本作‘顷’ 。

  #19此句敦煌写本作‘秦矢,吊老聪死者’。

  #20峨媚号:敦煌写本作‘蛾眉兮’。

  #21此二十七人:敦煌写本作‘右廿八人’。

  #22徧:敦煌写本作‘变’。

  #23盖:敦煌写本作‘盖’ 。

  #24监:此下敦煌写本有‘西’字。

  #25字:敦煌写本无。

  #26王子者,敦煌写本作‘玉子帝誉’。

  #27公孙:敦煌写本作‘姬’。

  #28中行步纲之道:敦煌写本作‘修步□之道’。

  #29中:此下敦煌写本有‘一’字。下句同。

  #30小第一:敦煌写本作‘太极四真’。

  #31中王:敦煌写本作‘玉’。

  #32中此四人:敦煌写本无。

  #33件九十三人系:敦煌写本无。

  无上祕要卷之八十七

  尸解品

  司命东卿君曰:夫尸解者,形之化也,本真之练蜕也,躯质之遁变也,五属之隐适也。虽是仙品之下第,而其禀受所承,亦未必轻矣。或未欲升天而高栖名山;或欲崇明世教,令死生道绝;或欲断子孙之近恋,尽神仙为难希;或欲长观世化,惮仙官之劬劳也。妙道一备,则高下任适,固不可用,明死生以制其定格,所谓隐回三光,白日陆沉者也。

  飞琅玕之华而方营丘墓者,高丘子、衍门子、洪崖先生是也。而不知高丘子时以尸解入六景山,后服金液之水,又受飞琅玕之华于中山方,复讬死乃入玄洲,受书为中岳真人。衍门子今在蒙山大洞黄金之庭,受书为中元仙卿。洪崖先生今为青城真人。

  漱龙胎而死诀,饮琼精而叩棺者,先师王西城及赵伯玄、刘子先是也。

  服金丹而告终者,臧延甫、张子房、墨翟子是也。

  抱九转而尸臭,吞刀圭而虫流者,司马季主、甯仲君、燕昭王、王子晋是也。

  周穆王北造昆仑之阿,亲饮绛山石髓,食玉树之实,而方墓于汲郡。

  夏禹诣钟山,啖紫□醉金酒,服灵宝行九真而犹隐于会稽。

  北戎长胡大王献帝舜以白琅之霜十转紫华,服之使人长生飞仙,与天地相倾,舜即服之而方死葬苍梧之野。

  此诸君并已龙奏灵河,凤鼓云池而犹尸解讬死者,正欲断以死生之情,示民有始终之限耳。岂昏腐骸太阴以肉饷蝼蚁者哉!直欲遏违世之夫,塞俗人之愿望,至于青精先生、彭铿、凤纲及商山四皓,淮南八公,并已服上药,不至一剂自欲出处默语,肥遁山林,以游化为乐,以升虚为慼。非不能登天也,弗为之耳。以此诸君自展转五岳,改名易字,不复作尸解之耳。

  夫尸解之道,如为少妙,既令希有情阻,闻者不及,一以死镇其路,示无所复论,虽彭铿游山,凤纲市朝,四皓假首,以素八公,变形万化,亦吾所不愿矣。自有方诸刻名,应得尸解之仙者,或禀受使然,或志行替败,或学寻浅狭,情向颓住,此自希尚所及,正以分得之耳,非向所论。诸君衍门子辈,既饱上药而故为尸解者也。吾昔受先师尸解上方委化之道,虽不得获用,常所依依,今向尘垢四会,交兵激合,三官驱除,嫉贤害道,言神仙者,致疴寻媱利者,富贵志道求生者,亦何为汲汲于风火之中,束带以入郾市哉!今密出尸解之方,可各以传示弟子,应为真人者。用之潜遁,足以远凶患,施之而逝,可以尽子孙之近恋;隐之而游,可以登名山也。若夫道数兼备,万术斯明,役使百鬼,招召众灵,坐在立亡,分气散形,虽处三军而飙锋不能兵,虽行凶危而灾疠不能干,虽入市朝而百害不能生者,可无复施尸化之迁耳。夫此之解者,率多是不汲汲于龙轮,乐安栖于林山者。

  以录形灵丸以合唾涂所持杖,与之俱寝三日,则杖化为己形在被中,□徐遁去,傍人皆不觉知。

  以药涂火炭,则他人见形而烧死,谓之火解。

  以一丸和水而饮之,抱草而卧,则他人见已伤死于空窒中,谓之兵解。

  凡自从任故,自得还其故邑也。但当改姓名,变容貌。昔有人作此,去入林虑山,积十三年而复还家也。

  上解之道,名配紫简,三官不复,关其间隙,妄以死加之。

  录形灵丸,亦可与人作尸解。但当晓示其去止节度耳。欲将得意弟子俱行游者,当按之。其用他药得尸解,非是灵丸之化者,皆不得反故乡、反故乡,三官执之。

  尸解之法,有死而更生者,有头断已死乃从傍出者,有死毕未殓而失骸者,有人形犹存而无复骨者,有衣在形去者,有发既脱而失形者。

  白日去谓之上尸解也,夜半去者谓之下尸解,向晓向暮而去者谓之地下主者,虽获隐遁而迹兆不灭,为人所疑。今世志未厌,不及游故乡,游栖靡定,深所疑惑,意在于此。自先世有功在三官,流逮后嗣,或易世练化,改氏更生者,此七世阴德根叶相及,既终当遗脚一骨以归三官,余骨随身而迁。男留左骨,女留右骨,皆受书为地下主者,二百八十年乃得进,受地仙之道矣。临终之日,视其形如生人之肉,既死之时尸体香洁,足指不青,手皮不皱者,谓之先有德行,自然得尸解。

  右出《洞真藏景录形神经》

  《四纪篇》曰:《九真中经》或曰

  《飞行羽经》,有之者白日尸解。

  《六纪篇》曰:《灵书紫文》或曰

  《五老宝经》,有之者尸解。

  右出《洞真琼文帝章经》

  诸尸解地下主者,按四极真科一百四十年乃得补仙官,复一千三百年乃得补真官,于是始得飞华,盖乘群龙,登太极游九宫也。

  右出《洞真太上隐书经》

  有此经,未能勤脩思真念灵,与俗无别者,故不失隐存下仙,白日尸解。

  右出《洞真八素真经》

  太极真人遗带散白粉,服一刀圭当暴心痛如刺,三日欲饮,饮计足一斛气乃绝死,既殓失尸所在,但余衣在耳,是为白日解带之仙。若知药名者,不复心痛,但饮足一斛仍绝也。既绝已自悟所遗尸者,在地也。临时自有玉女玉童以青軿舆载共来之欲停者,当心痛三日,节与饮耳。其方亦可合,亦可举家用。

  右出《真迹经》

  太极金华真人,以此经文刻于太微天帝紫微宫玄琳玉殿东壁牖上,其文曰:

  五气异方,津光合形。有终而死,有始而生。万类反本,千条归冥。气适浮烟,血奔流清。一辰哉兆身,非真不成。何不竭以云草玄清,徊以卉醴华英,会以五光七白灵蔬,和以白素飞龙。沐浴平旦,正心向东。凝精励魂,上帝五公,再拜朝灵,镇固五方,长生天地,出入流通,各安其位,生华五藏。

  此文乃上清八会交龙大书,非世之学者可得悟了者也。太素真人显别书字,受而服之,求其释注于太极帝君焉。

  云草玄波者,黑苣藤是也,一名玄清。卉醴华英者,蜜也。五光七白灵蔬者,薤菜也。白素飞龙者,石英也。

  法当种薤菜,使五月五日不掘拔者,唯就锄壅护治之耳。经涉五年中,乃取任药,名为五光七白灵蔬,择取蓝白精肥者十斤,黑苣藤五斗,白蜜凝雪者五斗,高山玄巖绝泉石孔之清水三十六斛,白石英精白无有砺□者五枚,先好于磨石上砺护,使正圆如雀卵之之小小者好,莹治令如珠状,勿令有砺石之余迹。先清斋一百六十日,令斋日讫于元月九日,先筑土起基高二尺,作灶屋,屋成作好灶,以鼇口向西,屋亦开西户也。当得新铁釜安灶上,是九月九日申酉之时,向鼇口跪东向,内五石子于釜中,于是乃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青帝公石,三素元君、太一司命,玄母理魂,固骨填肝,守养肝神,肝上生华,使肝永全。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咒曰:

  白帝公石,太一所憩,元父理精,玄母填肺,守养肺神,使无朽废,肺上生华,千万亿岁。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赤帝公石,帝君同音,玄母理血,桃康填心,守养心神,使无灰沉,心上生华,一成玉林。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咒曰:

  黑帝公石,太一同筭,玄母元父,理液混变,守养肾神,使无坏乱,肾上生华,常得上愿。

  次又投一枚于釜中,祝曰:

  黄帝公石,老君同威,太一帝君理魄镇脾,守养脾神,使无崩颓,脾上生华,白日晨飞。

  投石时,皆各闭气五息,然后乃投石。都毕,起向灶,五再拜:

  又取薤白五斤,好积复于五石之上。毕,内蜜灌薤上。毕,内苣蕂五斗灌蜜上。毕,乃格度苣蕂入釜,深浅高下处所也。然后稍入清木,使不满釜,小许止木盖游复釜上,九月十日平旦发火,当取直理之木熇燥好薪,不用蠹虫及木皮之不净薪火煮之,才令觉劣沸而已,勿使涌溢大沸,当屡发视,调其下火。

  当先视腴格处所,若煮水煎竭,辄当益水所,尽三十六斛水而止。又水尽之后,更加煎,令减先腴二寸格筹量,以意斟酌视之。都毕,成也。寒之于釜中,去下火灰,密盖其釜上,五日乃徐取五石,平旦向五方各再拜。毕,跪以此腴,杂以东流水,以次服之。饮水及腴,取令送石子入口,下喉中耳。

  服之时亦如初投石于釜中时,一二按祝而服之也。毕,又五再拜毕。

  若药煎既成,而视无复石者,非有他也。直五精伏散,隐灵化形,故自流遯于云腴之中,无所凝也。但当日服五合,以清酒饮送之。神变反质,各自镇养五藏矣。自于五藏之内,更生成五石也。慎不可猛火。火猛石精飞去,滓浊坏烂,云腴熬臭,不可服御。

  又云腴之味,香甘异美,彊血补精,填生五藏,守气凝液,长养魂魄,真上药也。以好器盛之,密盖其上,即日服二合为始,日日以常,若腴蜜煎彊者,亦可先出,服石然后加腴,更和煎之,取令凝如割肪也。人亦有丸服之者,日三十丸。大都丸不如腴服之佳也。趣复任人所便耳。便则安于体,体便则无不佳。常能服此腴者乃佳。若先腴已尽,当更合如前之法。用白石英五两填釜底,一两辄一投,祝说如法,但不复砺石,使圆而重服之耳。药成出,此石沉东流水中,不尝燥竭之渊,若不欲更合此腴者,亦无损于前五石也。此腴名玄水玉液,一名飞龙云腴,一名鍊五石之华膏,服之十五年,身有玉光,内外洞彻,长生天地,役使鬼神,三年之后,眼可夜书,真人云:此方愈于鍊八石之饵金,必胜于桂水云母之玉浆也。既服此五石,石入喉径宝填五藏。五藏常生华,一藏中辄有一石,以守藏孔藏。孔之上皆生五色华也。若其人或蹔死而适太阴权过三官者,肉既灰烂,血沉脉散者,而犹五藏自生,白骨如玉,七魄营侍,三魂守宅,三元欢息,大神内闭,太一录神,司命秉节。五老扶华,帝君宝质。或三十年、二十年,或十年、五年随意而出,当生之时,即更收血育肉,生津结液,复质反胎成形,濯质乃胜于昔未死之容也。真人练身于太阴,易貌于三官者,此之谓也。

  太微天帝君咏曰:

  太阴练身形,胜服九转丹。华容端且严,面色合灵光。五石会天真,太一宝神关。上登太极阙,受书为仙人。

  南岳真人赤松子曰:昔有赵成子者,学仙之士也。初受吾镇生五藏上经,乃按而为之,成子后故欲还入太阴,求改貌化形。当是时自故死亡于幽州上谷玄丘山中石室之下,即为死尸白骨也。后五六年,忽有他人经山行者,见此尸在石室中,肉朽骨在。又见腹中五藏自生,又香而不烂如故,以液血缠裹,五色之华莹然于内,紫胞结络交缠于外。彼人乃歎曰:昔闻五藏可养以至不朽者,今见其人矣。此子将有道而不终乎,因手披死尸,五藏之内藏中各见有一白石子在焉。彼人又曰:使汝五藏不朽者,必此五石也。子已失道,可以相与,因探取而仰吞石,石皆以入喉也。彼人别去十馀年,而成子之尸当生,当生之时彼人先服石子即日皆飞从口出,如飞蝉之状,迳还死尸之藏,因此成子改形而起矣。彼人既见石飞,心震意惕,后日故入此山寻视死尸所在。彼人既到石室之前,方见成子散发偃据,洞啸灵谷,面有玉光,发色流泽,于是彼人惶震累息,匍匐巖岫之间、林竹之侧。成子问之曰:子何人哉?尔乃忽见成子前有五老仙公披锦带符,手秉羽节,头建紫冠,足蹈空虚,并切齿而言于成子曰:昔盗吞先生五藏之宝石者,今此癞面人是也。言毕,彼人面上即生恶疮,又噤而失言,狼狈而归,比及达家,癞疮已遍于一门,而同时俱死,族即灭矣。

  夫得道之士而暂游太阴者,太一守尸,三魂营骨,七魄卫肉,胎灵录气,非不欲揜恶人之心性,闭凶愚之耳目也,直欲观灵验于八方,示真威以流赫耳。况加含五帝之神石,灵公之精英,欲盗服以延寿,窃以希长生,不可冀也,岂可为哉!南岳真人故复书而记之,以祛盗滥之凶心乎。

  右出《洞真太极帝君填生五藏上经》

  无上祕要卷之八十七竟

  无上祕要卷之八十八

  易形品

  老子曰:蛇得灵宝化为神龙,乌得之变为凤凰,凡兽得之改为麒麟,凡夫得之号曰圣人。何谓圣人?子有通圣真文,能常服之,游戏五岳,逍遥于空,改易五内,变化形容,一年易气,二年易血,三年易肉,四年易筋,五年易骸,六年易骨,七年易髓,八年易发,九年易形,形体尽易,大道毕矣。

  右出《洞玄自然五称经》

  太一神仙生五藏,填六胃,养九窍,和九关,鍊三魂,曜二童,保一身,长生万岁,四填丸方。

  太一禹余根四两,定六府,填五藏。

  真当归一两,以和禹余根,止节百病。

  薰陆香一两,以和当归,薰五藏内。

  人参一两,补六府津液,助余根之势。

  鸡舌香一两,除胃中客热,止痰闷。

  已上五种,以余根为主,四物从之,先内主,擣百杵,乃次内四物为散。

  丹砂四两,摄魂魄,填三神,理和气。

  甘草一两,以和丹砂,益肌肤,去白发。

  青木香一两,以助甘草,去三虫伏尸。

  干地黄一两,和百髓,满脑血。

  降真香一两,益目瞳,薰下关。

  已上五种,以丹砂为主,四物从之,先内主,擣百杵,乃次内,皆令成散。

  茯苓四两,填七窍,补九虚,和灵关。

  木一两,以和茯苓,益神气,明目瞳。

  干姜一两,以补木势,除痰热,开三关,去寒冷。

  防风一两,补漯痺,除秽津,止饥渴。

  云母粉一两,泽形体,面生光,补骨血。

  已上五种,以茗苓为主,四物从之,先内主,擣百杵,乃次内皆成散。

  麦门冬四两,去心。填神精,养灵液,固骨。

  干枣膏一两,以助门冬,凝血脉,去心秽。

  附子一两,熬之。益脑中气,填藏内冷,去痰。

  胡麻一两,熬之。和喉口液,填下关泄,泽三神。

  龙骨一两,益六液,养穷肠,乌发止白。

  已上五种,以麦门冬为主,四物从之,先内主,擣百杵,乃次内之,皆成散。

  凡四填神丸合二十种药,令精,上其五物为一部,皆各合成散。先内禹余根部,擣三千杵,次内丹砂部,擣四千杵,次内袂苓部,擣五千杵,次内麦门冬部,擣六千杵,又内白蜜四升,又擣七千杵,又内白蜡十二两,又擣八千杵,又更下蜜,令可丸,若刚者当下蜜,柔者不须。又更下蜜,但多下蜜亦更擣三万杵,药成丸如鸡子中黄,亦可计黄以为细丸而服之也。以正月、九月上建日合之,满日起服之百日。中筹量服五丸,当先一日不食,后日平旦乃服。毕,乃饮食如故。千日之后,二百日中服七九。二千日之后,三百日中服二十九。三千日之后,四百日中服三十九,计此为度。填神守中,与天地相毕。此药万年不败,若常服此药,一切不复服余杂食饵之辈也。

   合药先禁戒七日,永不复令房室,无令鸡犬小儿妇人见之。合药时,当烧香,设一神席于东面,为太一帝君、太一君、太一上元君之坐也。心常存呼祝之,服药时亦当心存之,以向月王。此所谓四大,以填四神,以治百病也。令人不修还视万里之外,白发还黑,齿落更生,面目悦泽,皮理生光。服之一年,宿疾皆除,二年易乌,三年易气,四年易脉,五年#l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齿,九年易形体,十年役使鬼神,威御虎狼。

  右出《洞真九真中经》

  长生品

  天尊成就五方国土,度一切人,时还长乐舍中,诸是杂国五大无小,倾国人来,非可禁止。天尊尔时三目,三夜闭天光明,使光不照,聚柴高地二百丈许。天尊坐于柴上,以火自烧,火然光照四方郎明,诸国男女遥见天尊坐在火上,无缘得往,披陈其心。天尊欲观其心,因告来者,欲得长寿,当入火中,就我受法。真有至心好慕大法者,有七万二千四百五十人,授身赴火,皆至道前。天尊即于火中授其经法,随入随授,身并得度愍形而去。余不入者,有三十万人,遥见入者身不得出,皆云烧死,于是便退,各还本土。预是入火受度之人皆先以至家,其不入者皆在后至,既还相见,方怀惋歎,悔无复及。受度之身,皆得长寿。

  右出《洞玄灵书经》

  道言:皆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座。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垂空而来,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流精玉光,五色郁勃,洞焕太空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卫一时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炁朗清,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土皆作碧玉,无有异色。众真侍座,元始天尊玄座空浮五色师子之上。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说经二遍,盲者目明,说经之遍,瘖者能言。说经四遍,跛疴积逮皆能起行。说经五遍,久病痼疾一时复形。说经六遍,发白反黑,齿落更生。说经七遍,老者反壮,少者皆强。说经八遍,妇人怀妊,乌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说经九遍,地藏发泄,金玉露形。说经十遍,枯骨更生,皆起成人。是时,一国是男是女莫不倾心,皆受护度,咸得长生。

  右出《洞玄无量度人经》

  云腴名玄水玉液,一名飞龙云腴,一名鍊五石之华膏,服之十五年,身有玉光,内外洞彻,长生天地。

  右出《洞真填生五藏经》

  道人图生,盖不谋名。衣弊履穿,不慕尊荣。胸中纯白,意无所倾。志若流水,居处市城。积守无为,乃能长生。

  右出《妙真经》

  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谓早复。早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

  右出《老子德经》

  紫微夫人说阿母言曰:服日气以平旦,采月华以夜半,存之去面前九寸,令光景照泥丸,下及五藏,洞彻一形,引气入口,光色蔚明,良久乃毕。常行得长生。

  右出《洞真太一帝君太丹亿书经》

    真人曰:食日之精,子必长生。缘以上天谒元君,先常以月一日、三日、五日、七日、九日、十五日日出时至日中食,先念心中有日,日中有玄盖,盖下有小童,正气遍身,中外九重,思赤气满头,从顶出上升天,绕日九重,咒曰:

  日君元阳,还归绛宫,与我合德,俱养小童。因思日精来下入顶鼻孔中,咽之三九满心中。心中有三人,左即太一父也,右即玄元母也,中央即赤子小童也。坐金牀玉榻,执玉拌玉,杯中玉英神酒,并天芝草,见在食饮之,仍不饥渴而长生。

  食月之精,可以长生,缘之以上天,常以十五日夜半时向月再拜,咒曰:

  月君子光,还归丹田,与我合德,俱养小童。因思月白气黄精来下入鼻口中,咽之三七而止,月精讬肾根,即得长生。

  食星之精,上升太清。常以日出、晡时、日中、夜半上念北极太黄星,咒曰:

  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孙小兆某甲好仙道,愿得长生,因念星精来下在两眉间,流入鼻口中,咽之三五,思气满心胆脾中,有道母主哺养赤子,即不饥不渴,即得长生。

  右出《洞玄五符经》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