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三上香

  师弟子一时左回,三上十方香,东方起周下方。如上法还西面东,师祝曰:

  第一上香为同法某甲拔度九祖父母九幽玉匮长夜之府死魂恶对、宿身罪根,功德开度,建斋烧香,请谢十方,愿为九祖父母拔出幽苦,上升天堂,今故烧香,归身归神归命大道。臣等首体投地,归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九祖父母,乞得兔离十苦八难长夜之身,得见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长居无为。今故烧香,自归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口真。

  第二上香毕,师弟子一时左回,三上十方香,从束方起周下方。如上法还西向东,祝曰:

  臣今为同法某甲拔度九祖父母九幽玉匮长夜之府死魂恶对、宿身罪根,功德开度,建斋烧香,请谢十方,愿为某甲九祖父母拔出忧苦,上升天堂,归身归神归命大道。臣等首体投地,归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帝王国、君臣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门人、隐居山林学真诸道士贤者,愿各得其道,安居无为。今故烧香,自归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第三上香毕,师弟子一时左回,三上十方香,从东方起周下方。如上法还西面向东,祝曰:臣今为同法某甲拔度九祖父母九幽玉匮长夜之府死魂恶对、宿身罪根,功德开度,建斋烧香,请谢十方,愿为某甲九祖父母拔出忧苦,上升天堂,甲身早得仙度,及家门宗室、九亲姻族、国中吏民、诸同学师友、恩流弟子、天下人民、蝖飞蠢动、蚑行蜎息、已生未生、一切众生,并得免离十苦八难、五毒水火、千灾万害、贼役鬼气、刑厄之中,今故烧香自归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三上香毕。

  谢十方

  师弟子一时东向九拜师,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兀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王匮女青上宫拔度科品,宝青纹之缯九十尺,或九尺,金龙一枚,归命东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九炁天君、东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同等女青上宫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解结叩头,搏颊各九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东南一十二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无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骸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中宫拔度科品,赍黄纹之缯一百二十尺,或一十二尺,金龙一枚,归命东南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炁天君、东南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中宫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解结叩头,搏颊各一百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南方三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阳宫拔度科品,赍绛纹之缯三千尺,或三尺金龙一枚,归命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三炁天君、南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阳宫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解结叩头,搏颊各三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南一十二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下宫拔度科品,宝黄纹之缯一百二十尺,或一十二尺,金龙一枚,归命西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炁天君、西南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下宫右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一百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方七拜,长跪言曰: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右宫阴官科品,赍白纹之缯七十尺或七尺,金龙一枚,归命西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七炁天君、西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右宫阴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七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北一十二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太阴宫水官科品,赍黄纹之缯一百二十尺或一十二尺,金龙一枚,归命西北方无枫太上灵宝天尊、梵炁天君、西北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太阴宫水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一百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北方五拜,长跪言曰: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鸟亡,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太阳宫火宫科品,赍黑纹之缯五十尺或五尺,金龙一枚归命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五炁天君、北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太阳宫火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五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东北一十二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左宫禁官科品,实黄纹之缯一百二十尺或一十二尺,金龙一枚,归命东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炁天君、东北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左宫禁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一百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东南下方十二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仕,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下宫四司官科品,赍黄纹之缯三十二尺,金龙一枚,归命下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九土高皇、四司五帝、十二仙君、九宫真人、神仙玉女、无极世界下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下宫四司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一百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北上方三十二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世之日所行元恶,罪结九幽长夜之府,魂充考挞,诸痛备婴,形体毁悴,苦毒难任,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依盟真玉匮女青上宫都禁官科品,赍青纹之缯三十二尺,金龙一枚,归命上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三十二天帝君、玉京玄都紫微上宫诸真人、玉女神仙、上乡诸灵官,拔赎某家九祖父母恶对罪根,三界司筭女青上宫都禁官削除罪录,开度穷魂,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福庆之门,甲得道真,与神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三百二十过。

  谢日月星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东北日宫三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逮及甲身受生所行罪结难称,死魂殃对,流曳长夜九幽之中,魂受考挞,诸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日君夫人、童子、日中诸神仙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天光,生死殃对,拔度九祖囚徒死魂,开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上与日君同光自然。毕,叩头搏颊各三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南月宫七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逮及甲身受生所行罪结难称,死魂殃对,流曳长夜九幽之中,魂受考挞,诸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月中夫人、圆光玉女、月宫诸神仙,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天光,生死殃对,拔度九祖囚徒死魂,开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上与夫人同光自然。毕,叩头搏颊各七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北九拜,谢诸天星宿,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逮及甲身受生所行罪结难称,死魂殃对,流曳长夜九幽之中,魂受考挞,诸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诸天星宿、璇玑玉衡、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星中大神、星中夫人、星中诸神仙,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天光,生死殃对,拔度九祖囚徒死魂,开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上与星宿同明自然。毕,叩头搏颊各三百六十五

  过。

  谢五岳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东岳再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存所行元恶丑逆,触犯东岳泰山神仙灵官,罪结九幽,谪役东岳,幽执泰山地狱之中,魂充考楚,万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东岳泰山神仙诸灵官,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解东岳元恶之罪,放赦囚徒,身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青帝合真。毕,叩头搏颊各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南岳再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存所行元恶丑逆,触犯南岳霍山神仙诸灵官,罪结九幽,谪役南岳,幽执霍山地狱之中,魂充考楚,万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南岳霍山神仙诸灵官,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南岳元恶之罪,放赦囚徒,身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赤帝合真。毕,叩头搏颊各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岳再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存所行元恶丑逆,触犯西岳华山神仙诸灵官,罪结九幽,谪役西岳,幽执华山地狱之中,魂充考楚,万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西岳华山神仙诸灵官,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西岳元恶之罪,放赦囚徒,身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白帝合真。毕,叩头搏颊各二十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北岳再拜,长跪言曰: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存所行元恶丑逆,触犯北岳恒山神仙诸灵官,罪结九幽,谪役北岳,幽执恒山地狱之中,魂充考楚,万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北岳恒山神仙诸灵官,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北岳元恶之罪,放赦囚徒,身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黑帝同真。毕,叩头搏颊各二+过。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西南中岳再拜,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存所行元恶丑逆,触犯中岳嵩山神仙诸灵官,罪结九幽,谪役中岳,幽执嵩山地狱之中,魂充考楚,万痛备婴,长沦万劫,终天无解,今故烧香归命中岳嵩山神仙诸灵官,乞丐原赦所行罪负,上触中岳元恶之罪,放赦囚徒,身出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黄帝合真。毕,叩头搏颊各二十过。

  谢水官

  次师弟子一时左行,向北方十二拜,谢水官,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生存所行元恶丑逆,触犯三河四海九江水帝、十二河源、河伯、河侯、河掾、水府诸灵官,罪结九幽,谪役水官,毕塞长源,幽执寒夜,魂魄苦痛,涂炭备婴,长沦万劫,终九江水帝、十二河源、河伯、河侯、河掾、水府诸灵官,乞丐原赦所行罪负,触犯水官元恶之罪,乞放囚徒,得离寒乡长河之责,削除简录,身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水官合真。毕,叩头搏颊各一百二十过。

  谢三宝

  次师弟子一时起向北又三拜,谢三宝神经符图,长跪言曰:

  同法某甲九祖父母前生今世生死所行重罪恶过,诸所为罪积世结因缠绵不解,今故烧香归命太上无极至真三十六部尊经宝符侍经金童玉女,乞丐原赦生死所犯,愿以此功德拔度九祖罪魂,得去三徒五苦之中,刀山剑树长河寒庭,身出幽夜,得入光明,上升天堂,衣食自然,甲身得道,与真合同。毕,叩头搏颊各三百六十过。

  毕师弟子一时左行,绕香一周,还西面向东存思,祝曰: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捧香驿龙骑吏,当令臣等斋所生自然金液丹精芝英,百灵交会在此香火之前,令臣等得道,遂获神仙,举家万福,天下受恩,十方金童玉女侍卫香烟,传臣所启,径御无极太上大道御前。

  下元黄箓简文灵仙品曰:拔度罪根威仪申谢都毕当依玉诀投金龙一枚丹书玉札青丝缠之,以关灵仙五帝升度之信封于绝巖之中一依旧法

  《下元黄箓简文灵仙品》曰:关五帝威仪毕,当丹书玉札一枚,金龙一枚,青丝缠石沈之三江,以关水帝。升度之信,一依玉诀旧文。

  右出《洞玄黄箓简文》

  与上祕要卷之五十四竟

  无上祕要卷之五十五

  太真下元斋品

  太真斋法上学之士欲求飞仙,致灵通真,腾景太空,上升九天之道,当须下元三日斋直,行香转经,拔解七祖,令死魂更生,去离三涂,上升南宫,释结解滞,断灭恶根,七祖既欢,身自成仙,其法高妙,勿传非人。

  行下元斋法,未至前一日沐浴形躯,宿洁斋心,上至九人,下极三人。宿入室北向,叩齿十四通,捻香三过,长跪上启:无上空洞自然九玄道君、虚皇太真、下元斋官、五方五帝、五岳飞仙等,当以今月某日于某处斋直,行香然灯,诵经,愿请下元监真使者、直斋仙官、玉童玉女各十二人一同降下,监臣等行至上闻九天,谨宿启奏径御奉行。毕,明日清旦入室,高下列次。斋主先于斋堂户外叩齿三通,思室内生自然紫炁之云,布满斋室之中,玉童玉女罗列左右。微言:正尔入室,烧香行道,愿直斋仙官营卫臣身,通致玄虚,动静以闻。便入,东向,向香炉祝曰:

  下元元灵,五帝神真,金仙玉童,素灵玉女,左右侍香,飞仙灵官,关启九天,元始天王、虚皇玉帝、上圣天尊,臣等即时烧香,旋行礼经,愿得无极自然正真之炁降入臣等身中,受臣等口中祕言,所启速闻径御玉皇高上玉帝几前。

  左回北向长跪,叩齿十二通,臣等身中四肢五体三十九户上真灵官、左右飞仙、玉虚侍郎、五帝五色元皇太真、飞龙功曹、神仙使者各三十六人出,玉虚侍郎执飞仙羽节九色耀天之麾,五帝五色元皇太真手执五帝命魔灵旛,飞龙功曹冠带羽服金真凤章,神仙使者交络七元、擎持玉案,对立臣等前,御臣等口中祕言,乘金根紫盖丹辕琼舆飞云之轮,从金仙玉童、太华玉女各十二人,左右龙虎腾天羽骑二十四万众,飞到紫盖,上登九天之上金阙玉殿琼房丹室之内,上启上上无极无穷至上洞真九玄元父、太虚玄母、元始天王、高上玉虚万道丈人、郁单无量天王、上上禅善无量寿天王、须延天王、寂然天王、不骄乐天王、化应声天王、梵宝天王、梵迦摩夷天王、波梨答惒天王、九天丞相、三天玉童、高上三十二帝、也十四真、玄古先生、万始丈人、高圣玉晨太上大道君、扶桑旸谷神王、四司五帝、西灵龟母、上清太真玉宝上相大司命高晨师、东华玉门青华小童君、太清玄元无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天帝君、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等百千万重道炁、千二百官君、太清玉陛下无鞅数道上皇真人、无极天尊炁系自然玄都元皇大洞三皇弟子小兆真人,某岳先生臣某等今谨相率建斋立直,诵经行道,烧香明灯,建立功德,拔赎七祖,解释宿根,脱离幽涂,上升南宫,解拔穷魂,度身生天,特从州妒高上无极天尊垂神曲映,监臣所陈,上清高上三宝领仙侍郎、五方五帝监灵大夫、监斋大神、典斋使者、直斋上真、飞仙天仙、五岳神仙、兵马骑乘各九亿万众,一合降下,营卫护臣等身,灭魔消试,辟凶禳患,招致九天自然正气、金液丹精芝英,神仙交会,斋堂洞映。臣等玉女玉童侍卫香烟,令臣等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举心愿合,与三宝斋直七祖父母,拔度三涂,乞死魂生天,一切诸苦咸蒙度脱,上受太真无量之恩,修行事竟,启还本宫,惟蒙监纳,须报奉行。

  次出吏兵。

  次回还东向,向香炉三上香。

  第一上香。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弟子小兆真人某岳先生,臣甲等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思真诵经,行道求仙,愿以是功德拔度臣某家七祖穷魂,断灭宿根,解赎幽涂,乞死魂生天,免离五苦,受福南宫。今归身归神归命无上至真至极九玄元始玉皇、郁单无量天王、上上禅善无量寿天王、须延天王、三十九帝、二十四真、九天丞相、高上玉晨、太上大道君、万仙上圣无极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等身,令七祖怨魂上升天堂,衣食自然,长居无为,臣身飞腾,今故烧香,自归高上至极天尊,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三宝齐轮。

  第二上香。愿曰:臣甲等今斋直,烧香明灯,谓经思真,行道上求飞仙,持以功德愿为诸天十方无量无亿无鞅数道及诸名山隐学法师父母尊亲及同学门人道士贤者愿各得其道,飞行上清,七祖穷魂免离幽牢,上升仙堂。今归身归神归命无上至极九玄元始玉皇、寂然天王、不骄乐天王、化应声天王、三十九帝、二十四真、九天丞相、高上玉晨、太上大道君、万仙上圣无极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诸名山隐学法门同学门人道士贤者,令七祖穷魂上升天堂,衣食自然,臣身飞腾。今故烧香自归高上至极天尊,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三宝齐轮。

  第三上香。愿曰:臣甲等今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上求飞仙,持以功德,愿臣等家门九族姻亲,帝王国主、君臣吏民、四陲边国羌夷氏獠及蝖飞蠕动蚑行踹息一切众生,已生未生,愿各全其生道,长保自然,归身归神归命无上至极九玄元始玉皇、梵宝天王、梵迦摩夷天王、波梨答惒天王、三十九帝、二十四真、九天丞相、高上玉晨、太上大道君、万仙上圣无极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等九族姻亲、帝王国主、君臣吏民、四陲边国及蝖飞蠕动一切众生,咸得免离十苦八难、五灾六害、九戹七伤,各保福禄,长居自然。今故烧香,自归高上至极天尊,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三宝齐轮。

  次左回向西北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祖,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无极元始九玄元父、高上玉皇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免离火乡,乞身生天,受福南仙,闱门升度,普天获恩。

  向东南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无极元始九玄玄母、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免离火乡,乞身生天,受福南仙,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向西北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郁单无量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免离刀山,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向正北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上上禅善无量寿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兔离河源,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次

  东北又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祖,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须延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赎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兔离八难,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正东又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寂然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考掠之中,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东南又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不骄乐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考楚之中,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正南又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化应声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风刀之中,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西南又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梵宝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之难,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正西又一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梵迦摩夷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万劫之中,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向太岁上再拜,长跪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明灯,诵经思真,行道求仙,上解七玄,拔赎幽魂,度仙南宫,愿从太空元始波梨答惒天王、高上玉虚至极天尊,特垂曲映,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玉清,拔度七祖,解脱怨魂三涂五苦二十四狱之中,乞身生天,受福南轩,阖门升度,普天获恩。

  次还向西再拜,长跪愿曰:西方玉虚高玄上圣至真、诸君丈人、无极天尊,愿垂曲恩降,赐臣所学从心,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上清,腾景九天,七祖父母去离五苦,拔度八难,上升仙堂,受福南宫。

  次北向再拜,长跪愿曰:北方玉虚高玄上圣至真、诸君丈人、无极天尊,愿垂曲恩降,赐臣所学从心,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上清,腾景九天,七祖父母去离五苦,拔度八难,上升天堂,受福南宫。

  次东向再拜,长跪愿曰:东方玉虚高玄上圣至真、诸君丈人、无极天尊,愿垂曲恩降,赐臣所学从心,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上清,腾景九天,七祖父母去离五苦,拔度八难,上升仙堂,受福南宫。

  次南向再拜,长跪愿曰:南方玉虚高玄上圣至真、诸君丈人、无极天尊,愿垂曲恩降,赐臣所学从心,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上清,腾景九天,七祖父母去离五苦,拔度八难,上升仙堂,受福南宫。

  毕,还向西方,叩齿三通,愿曰如前。

  大道洞玄微,高虚总三轮。金仙启灵扉,焕若九天分。太华散紫空,八真映素云。玄母结上愿,行间之八门。万庆交灵会,扬烟唱下元。妙诵感重虚,得结高仙群。游行礼空洞,

  稽首朝帝君。毕,再拜咽炁三过止。

  《下元篇》曰:是时当于此愿诵太霄琅书九天之章,绕香三周,于南方正向北便九拜,都毕便出,皆不得后顾。

  朝礼三时食息诵念,悉如上元之法。

  三日斋竟,启迁斋官,亦依上元之格,但增解七祖之功耳。

  《下元篇》曰:修此斋直,当书豁落七元帝皇威章,随其所安置于方面。

  《三元篇》曰:登斋之日,当选高称通灵释微才智慧朗之人以为斋主,上高座诵说法义,次者和之,同斋皆静坐闲听,伏受法化,不得慢略,外形讬斋,内怀异念,亏忽天格,为司官所纠,罚以五帝神兵,移名北酆,不得又登斋堂。

  《三元篇》曰:登斋之日,男女当以学深浅次之,容序雅步,旋香礼愿,每令如法,坐起卧息不得混杂,更相戏笑,无有尊卑,为诸天所笑,鬼神所慢,犯者为司官所纠,罚以五帝神兵,移名北酆,不得又登斋堂。

  《三元篇》曰:凡有同学遇灾被吃疾病县官口舌非横之事,皆修中无之法,当资香油为信告,斋主随其情事,列奏高虚也。

  《三元篇》曰:凡行此道,学法亦斋,合丹亦斋,入山亦斋,传经亦斋,八节日亦斋,甲子日、庚申日、太岁日、本命日亦斋,富贵亦斋,贫弊亦斋,有乐亦斋,有忧亦斋,疾病亦斋,口舌亦斋,有戹亦斋,师有忧亦斋,国不宁亦斋,师有戹亦斋,同盟者有忧亦斋,诸如此等,其功至重。于常若能恒修此法,三年克得真人下降。但依常修行,九年感灵,能乘空飞行。其道祕重,慎勿妄传。

  《三元篇》曰;太真科,高上元始受之空洞九玄之先,置于斋直,以行神仙之诀。如是玄都上室真人皆有于月上旬修上元,中旬修中元,下旬修下元,况于世学而不能修三元之道,空思之微,真岂为降?徒劳勤事,求仙远也。若有志心,当依明科赍锦纹之缯三十尺、金镮九只,诣师告誓,授度真人,修之九年,克得飞仙,上登玉清之宫。轻泄宝文,七祖死责,己、身亡命,不得又仙。

  无上祕要卷之五十五竟

  无上祕要卷之五十六

  太真中元斋品

  太真科文为学之本,当先修中元斋直之法,以赎己身积滞之愆,解过于太真,谢罪于三元,宿愆既散,高上降真,书名玄图,克成上仙。学无此法,徒劳损功,无感于自然。有修其道,飞腾九天,轻泄灵文,身没鬼官。

  修中元斋法,宿自沐浴,入室烧香,西向叩齿二十四通,捻香三过,长跪上启:高皇玉帝九玄道君、太真中元无极天尊,臣以今月某日于此斋直,行香然灯,悔过谢愆,愿蒙天真中元灵官宣告五方,五帝、五岳、天仙、地仙、飞仙、监真使者、直斋仙官、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曲垂降鉴,营护臣身,通术致真,上闻九天。谨以宿启奏,须御奉行。

  到明日清旦入室,先入斋堂户外叩齿三通,思斋堂之内生自然紫炁,芝英丹精满于斋堂,玉童玉女罗列左右。微言:正尔入室,烧香行道,愿直斋仙官营卫臣等身通致玄虚,动静启闻。

  便进斋堂内,东向香炉祝曰:

  中元五灵五老神真、金仙玉童、太华玉女、左右龙虎、侍香仙官,关启九天元始天王、虚皇玉帝、上圣天尊,臣今烧香,旋行礼经,愿得中元无极自然正真之炁降入臣身中,受臣口中祕言,所启速闻径御高上玉帝几前。

  东向长跪,叩齿二十四通。

  谨出臣身中五体真官、玉门紫户三十九关上真灵官、左右飞仙、玉虚侍郎、五帝五色元皇太真、飞龙功曹、神仙使者三十六人出。侍郎执飞仙羽节九天耀天之麾,五帝五色元皇太真执五帝命魔灵旛,飞龙功曹冠带羽服金真凤章,神仙使者交落七元擎持玉案,对立臣前,御臣口中祕言,乘金根紫盖丹辕琼舆飞云之轮,从金仙玉童、太华玉女各十二人、左右龙虎腾天羽骑二十四万众,飞行紫虚,上登九天之上金阙玉殿琼房丹室之内。上启上上无极无穷至上洞真九玄元父、太虚玄母、元始天王、高上玉虚万道丈人、九天真王、三十六天王、万始先生、三天玉童、九天丞相、太真天王、高上三十九帝、二十四玉皇、玄古先生、万始丈人、高上玉晨、太上大道君、后圣金阙帝君、扶桑旸谷神王、四司五帝南极上元禁君、西台龟母、上清太真玉保上相大司马司命高晨师、东海玉门青华小童君、太清玄元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天帝君、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百千万重道炁千二百官君、太清玉陛下太极四真无鞅数众上皇真人、无极天尊、炁流自然玄都元皇大洞三景弟子小兆真人,某岳先生,臣某本生胎秽,遭遇灵运一因绿福庆,轮转法门,得生人道,忝蒙高虚余光曲映,启悟愚蒙,得以皇质仰披圣文,法师某甲等授臣宝经三十一卷,身染秽累,未能腾景,浮轮九玄,沈沦下世,修行亏替,举止罗愆,为四司所执,结报科门,敢缘圣典,盟受斋文太真中元,拔赎宿愆,今入室登斋诵经,行道思真,烧香明灯,朝礼玉天,悔罪谢过,上求神仙,愿上烦高上三宝领仙侍郎、五方五帝监灵大夫、监斋大神、典斋使者、直斋上真、飞仙天仙、地仙、五岳神仙、兵马骑乘各九亿万众,一合降下,营卫臣身,灭魔消试,辟却妖凶,招致九天自然正炁、金一液丹精芝英,神仙交会斋堂,洞映臣身,玉童玉女侍卫香烟,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举向愿合,与三宝齐真,灾消中元罪,灭太阴千愆万咎,并蒙哀原,拔度七祖,死魂生天,一切诸天咸蒙免离十苦八难,被受中元无极无量济度之恩。修行事竟,启还本宫,惟速御闻,须报奉行。出吏兵。

  第一向香炉三上香,称玄都大洞二景弟子小兆真人某岳先生臣某甲谨建斋立直,烧香然灯,诵经行道,解拔宿愆,谢罪三元,上求神仙,愿以是功德为臣七世父母解脱忧苦,上魂生天除臣千基万考宿对重愆,今归身归神归命无极元始高上玉帝、太真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身上及七祖千罪万

  愆,普蒙哀原,乞免离十苦,上登仙官。今故烧香,自归依高上无祕天尊,得道飞仙,腾景九天,逍遥金阙,与三宝合真。

  第二上香,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然灯,诵经行道,解拔宿愆,谢罪三元,上求神仙,愿以是功德为臣七世父母解脱幽苦,上魂生天,除臣千罪万考宿对重愆,今归身归神归命无极无始高上玉帝、太真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身七祖父母千罪万愆,普蒙哀原,一切大恩惠及诸天,臣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山林隐学诸道士贤者,普得升度,免离罪门。今故烧香,自归依高上无极天尊,得道飞仙,腾景九天,逍遥金阙,与三宝齐真。

  第三上香,愿曰:臣今建斋立直,烧香然灯,诵经行道,解拔宿愆,谢罪三元,上求神仙,及臣家门宗室、九族姻亲、帝王国主、君臣吏民、四陲边域、诸天民人,蝖飞蠕动蚑行喘息一切众生,归身归神归命无极元始高上玉帝、太真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身家门千罪万愆,普蒙哀原,一切大恩惠及诸天宗室、九族姻亲、帝王国主、君臣吏民、四陲边域、天下民人、蝖飞蠕动一切众生、已生未生,普得升度,各保自然。今故烧香,自归依高上无极天尊,得道飞仙,腾景九天,逍遥金阙,与三宝齐真.

  东向三拜,长跪愿曰:

  臣今斋直,烧香然灯,思真转经,解拔宿愆,谢罪三元,归命东方无极元始高上玉帝、太真天尊,乞垂曲映,原臣所陈,赐臣学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七世父母免离三涂,上升南宫,被受天尊济度之恩,便三叩头、三搏颊止。

  次东南向如上法。

  次正南如上法。

  次西南如上法。

  次正西如上法。

  次西北如上法。

  次正北如上法。

  次东北如上法。

  次西北上方如上法。

  次东南下方如上法。

  右十方皆如东方之愿,悉三拜叩头、三搏颊,以谢十方之罪。太真科长斋疲极,亦得心拜,但叩头搏颊不得阙。

  次向西方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斋直,烧香然灯,思真转经,解拔宿罪千咎万愆。愿从西方无上玄元空洞太始九玄元素玉真丈人、高圣上仙、龟台玉妃、玉虚太灵无极天尊,垂恩曲映,特见哀原,赐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拔度七祖,上升南宫,长居无为,衣食自然,被受上圣济度之恩。

  次北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斋直,烧香然灯,思真转经,解拔宿罪千咎万愆。愿从北方无上太空玄洞紫虚元始丈人、三天玉童、高上玉晨、太上大道君、太真丈人、太真神王、北侯中真、高玄万仙、上圣天尊,垂恩曲映,特见哀原,赐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拔度七祖,上升南宫,长居无为,衣食自然,被受上圣济度之恩。

  次东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斋直,烧香然灯,思真转经,解拔宿罪千咎万愆。愿从东方高上九玄玉虚太帝、太清玄元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诸君丈人、旸谷神王、扶桑大帝君、天帝君、太微帝君、中黄老君、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太清玉陛

  下上清太真玉保王上相、东海玉门青华小童君、高仙万圣至极天尊,垂恩曲映,特见哀原,赐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拔度七祖,上升南宫,长居炁为,衣食自然,被受上圣济度之恩。

  次南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斋直,烧香然灯,思真转经,解拔宿罪千咎万愆。愿从南方无上太空九玄元始洞灵虚皇玉帝、南极上元禁君、南昌司命长生君、洞阳高圣上仙天尊,垂恩曲映,特见哀原,赐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拔度七祖,上升南宫,长居无为,衣食自然,被受上圣济度之恩。

  次向中央太岁上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斋直,烧香然灯,思真转经,解拔宿罪千咎万愆。愿从中央无上无巅无极无穷太虚空洞玄古先生万道父母紫虚青要帝君、后圣九玄金阙帝君、太华玉灵中玄四真高圣、中皇上仙、天尊,垂恩曲映,特见哀原,赐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拔度七祖,上升南宫,长居无为,衣食自然,被受上圣济度之恩。

  礼五帝竟,当还向东方,诵五帝忧乐之曲,旋行令三周,周于南方,向北止。但诵经而已,不须又拜也。

  旋行竟,当还北向,诵四极五苦颂三篇。毕,又三拜、九叩头、九搏颊,以谢四极之罪。谢四极竟,当还东向,叩齿三通,三捻香。祝曰:

  五岳五帝、神仙使者,二炁正真,左右龙虎、天仙、地仙、飞仙,五岳香官,当令招致十方正炁、自然金液丹精芝英,九玄玉真交会斋堂,洞观臣身中,使臣学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玉童玉女,侍卫香烟,奏达所启,上御高上无极太上大道玉皇几前。

  叩齿九通,咽炁九过,都止,出户勿反顾。

  《中元篇》曰:修中元斋法,当书五帝命魔灵旛,置于五方。所以尔者,上学皆为大魔王干试,令思念不专,真不得降,故以命魔制之耳。事竟盛之锦囊。

  朝礼三时,食息悉如上元之法。

  斋竟咸迁斋官,亦依上元之格,但增首谢宿愆解过之意尔。

  《三元篇》曰:修上元之法,然灯上极九十灯,中可六十灯,下可三十灯,罗列斋堂左右门阁太岁月建日辰本命行年之上。修中元之法,然灯上极六十灯,中可三十六灯,下可十二灯。修下元之法,然灯上极三十六灯,中可二十四灯,下可九灯,可得悉依上元然灯数亦佳。无者亦得依下元之法也。

  《三元篇》曰:然灯太岁年命上二处,令昼夜恒明,余灯白日不须明也。

  若天雨者,但于斋堂然太岁本命二处灯便足,余者可阙也。

  《三元篇》目结斋士同斋行香毕,当各依其本命灯再拜,及太岁上启,乞求愿随其所言也。

  无上祕要卷之五十六竟

  无上祕要卷之五十七

  太真上元斋品

  高上洞真三元斋,上元主天,下元主地,中元主人。三元合真,上应九玄。上元九日,以转经行道,思真念神,合丹镇生,上求神仙。中元六日,乞解己身犯科违戒宿结之愆。下元三日,以拔度七祖,解释九阴,死魂生天。此高上妙法,求仙之本根,修之成真,轻泄漏慢获罪三官。

  欲修行《大洞真经三十九章》、《雌一玉检五老宝经》,玄母八门,修行十二上愿,诵咏高上玉文飞玄之章,思真行道,上求神仙,及合神丹,飞腾虚空。

  凡修上元斋法,九日清斋,未至一日五香沐浴,宿斋齐心,上至九人,下极三人,宿入室北向叩齿三十六通,捻香三遍,长跪上启:上元太真皇老高上仙都五帝灵官,臣等当以今月某日明灯烧香,旋行诵经,或合神丹随意所言。上请监真使者、直斋仙官、玉童玉女各三十六人,监臣等行真,上闻九天高上虚皇玉帝几前。

  明日登斋,奉行上真,宿昔启奏,惟蒙纳听。毕,明日清旦,斋心入室,先向斋堂户外斋主叩齿三通,思室内生自然紫炁之云,布满一室。玉童玉女罗列左右,微言:某正尔入室,烧香行道,愿直斋仙官监卫、上真通致玄虚,动静以闻,便入室左回,东向向香炉祝曰:

  上元元灵五老神真、金仙玉童、素灵玉女、左右侍香、飞仙灵官,关九天元始天王、虚皇玉帝,臣等即时烧香诵经,愿得无极正炁来降入臣等身中,受臣口中祕言,所启速闻径御玉虚高上几前。

  次左回,北向长跪,叩齿三十六通,祝曰:

  谨出臣等身中四肢五体、三、十九户上真灵官、左右飞仙、玉虚侍郎、五帝五色元皇太真、飞龙功曹、神仙使者各三十六人出。玉虚侍郎飞仙羽节九色耀天之麾,五帝五色元皇太真手执五帝命魔灵旛,飞龙功曹冠带羽服金真凤章,神仙使者交落七元擎持玉案对立臣前,衔臣等口中祕言,乘金根紫盖丹辕琼舆飞云之轮,从金仙玉童、太华玉女各十二人,左右龙虎腾天羽骑二十四万众,飞行紫虚,上登九天峻嶒琼房金晖玉殿紫兰之内,上登无极无穷至上洞真、九玄元父、太虚玄母、元始天王、高上玉虚三十九章、二十四真、高圣玉晨、太上大道君、四司五帝、无极天尊、炁系自然玄都元皇大洞三景弟子小兆真人臣某甲等因缘福庆,转轮法门,得生人道,忝次高玄,九天龙书,上清宝文,贪道乐真,志愿神仙,今当入室,登斋诵经,思真行道,烧香明灯,或合神丹随意所言。谨相率齐心朝礼玉天上清高上,三宝领仙侍郎、五方五帝监灵大夫、典斋使者、飞仙、地仙、五岳灵仙、兵马骑乘各九亿万众,一合来降,营臣等身灭魔消试,辟凶禳患,招致自然正炁、金液丹精芝英,神仙交会斋堂,洞映臣等身,玉童玉女侍卫香烟,令臣行道得道,求仙得仙,飞行太空,腾景九天,与心愿合,三宝齐真。修行事竟,启还本宫,惟蒙监纳,须报奉行毕。

  次回还东向,向香炉三捻香,称玄都大洞三景弟子小兆真人某岳先生臣某甲今建斋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或合神丹随意所言。持是功德为臣等解愆释罪,灭断死根,降致九天自然正真列名,帝简书字,上清飞行,玄虚得为真人,归神无上九玄元始玉皇三十九帝、二十四真、高上玉晨、太上太道君、万仙众圣、无极天尊,愿以是功德归流鍊度臣身,变化空洞,飞行玉清金阙之宫。今故烧香,自归高上至极天尊,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三宝齐轮。

  第二上香。愿臣某甲等今谨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或合神丹随意所言。持是功德,愿为十方,无极无穷、四陲边域诸名山隐学,已得道法师、父母尊亲及同学门人道士贤者,各得其道,飞行上清。归命太真上元九玄众圣万仙、玉皇天尊,愿以是功德一切济度之恩,咸令早得升度,飞行上清。今故烧香,自归虚无太真上元高圣太上至真天尊,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三宝齐轮。

  第三烧香。愿曰;臣某甲等今谨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或合神丹,随意所言。持是功德为臣等家门九族姻亲普天雨地帝王国主、君臣吏民及蝖飞蠕动蚑行喙息一切众生,已生未生,归身归神归命九天高上众真玉虚天尊,愿以是功德一切济度之恩,咸得免离十苦八难、五灾六害、九厄七伤,各保福禄,长居自然,今故烧香,自归高上无极天真,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三宝齐轮。

  左回向西北再拜,朝礼上方,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太真上无元始天王、九玄元父、高上玉皇、万圣帝君、至极洞元太虚天尊,特垂高晨玉真之炁,曲映臣身,令臣等行道得道,求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侍卫圣君,上登玉清金阙之宫。次向东南再拜,朝礼下方,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太真上元元始天王、九玄玄母、万始先生、上皇紫虚万圣帝君、至极洞元太虚天尊,特垂明晨之炁,曲映臣身,令臣等行道得道,愿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侍卫圣君,上登玉清金阙之宫。

  次北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无上太空玄洞紫虚元始丈人、三天玉童、高上玉晨、太上大道君、太真丈人、太真玉皇、北侯中真、高玄万仙上圣天尊,特垂明晨之炁,曲映臣身,令臣行道得道,愿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侍卫圣君,上登玉清金阙之宫。

  次西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无上玄元空洞太始九玄元素玉真丈人、高圣上仙龟台玉妃、玉虚太虚天尊,特垂明晨之炁,曲映臣身,令臣等行道得道,愿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侍卫圣君,上登玉清金阙之宫。

  次东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高上九玄玉虚帝皇、太清玄元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诸君丈人、旸谷神王、扶桑大帝君、太微帝君、中央黄老君、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太清玉陛下上清太真玉宝皇上上相、东海玉门青华小童君、高仙万圣至极天尊,特垂明晨之炁,曲映臣身,令臣等行道得道,愿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侍卫圣君,上登玉清金阙之宫。

  次南向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太空九玄元始洞灵虚皇玉帝、南极上元禁君、南昌司命长生君、洞阳高圣上仙天尊,特垂明晨之炁,曲映臣身,令臣等行道得道,愿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上登玉清金阙之宫。

  次向中央太岁上再拜,长跪愿曰:

  臣今烧香斋直,明灯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飞腾九天,愿无上元巅无极无穷太空洞玄玄古先生、万道父母、紫虚青要帝君、后圣九玄金阙帝君、太华玉灵中玄四真高圣、中皇上仙天尊,垂恩曲映,特见哀原,令臣等行道得道,愿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飞行玄虚,腾景太空,上登玉清金阙之宫。

  毕,还立西方,向东叩齿九通,三捻香,愿曰:

  臣等烧香斋直诵经,行道求仙,今上庆交会,万愿开陈,太华启灵,金仙扬烟,四司监映,五帝卫轩,众圣回降,旋行三轮,飞步空虚,朝礼玉天,愿道得道,愿真得真,愿圣得圣,愿神得神,愿飞得飞,愿仙得仙,六.愿八会,咸度臣身,得乘飞景,上升九玄。毕,咽炁九遍止。

  青童君曰:时当于西面起,旋香行,诵西华素灵之曲,绕香炉三周,于南方北向便九拜,都止。

  青童君曰:凡朝礼之仪,亦得心拜而已,上元之品,清旦严装,一时烧香毕,听坐进饮粥。心中又一时,烧香毕,进食,自后诵经,听进饮食卧息,养神通炁,至子时。又一时烧香,此三时悉上元生炁之时。故行道求仙之会,世所以一时三愿,愿问九归于九玄之礼也。

  九日烧香都毕,清旦入室,朝礼如法。还向东长跪,叩齿九通,称玄都大洞三景弟子小兆真人某岳先生臣某甲等稽首再拜,上启上元太真空洞九玄太虚高上玉皇、三十九帝、二十四真、高圣玉晨、太上大道君、四司五帝、万道元始上圣至极天尊,臣等好道乐仙,志腾九玄,上诣上真,以今月某日于某郡县乡里中关启斋直,烧香诵经,思神念真,行道求仙。或合神丹,随意所言。修行事竟,所启上清高上三宝领仙侍郎、五方五帝监灵大夫、典斋使者、飞仙、天仙、地仙、五岳四渎四方卧察真官,灵仙谒还,真宫进品上仙,加爵禄秩随品署真,当如太真之仪。令臣等行道得道,求仙得仙,合丹成丹,鍊金成金,分身变化,七十四方下降之绿軿,飞行上清,腾景九天,日月同晖,三宝齐轮。惟蒙至上卧映丹情,臣学法未备,俯仰之格多不合仪,进止犯科,或为四司所纠,五帝所执,千愆万罪,惟蒙赦贷,哀原未悟。臣等五体真仙随功上诣玄都,受秩还臣身中,同升飞行太空。谨以启闻,伏须告报,臣某诚惶诚恐,稽首再拜。

  建斋之日,当轮金真玉光九天之信,置于五方,以招神致灵。

  无上祕要卷之五十七竟

  巷五十八至六十四原缺

  无上祕要卷之六十五

  专诚品

  真君曰:秀玄栖标者,虽山河崩溃而不亏志,道存真者,虽寒热饥渴犹不废,此一往之至也。或因风以投间,或挟魅以结疴,持一切拨之而勿取,昔之道非今道也。灵悟苟殊百隙,其如予何?人闻之,亦足以检扑。

  真君曰:昔庄伯微少时好生道,常以入时正西北向,别目握固,想见昆仑积二十一年,后服食入山中学道,犹存此法,当复十许年后闭目乃奄,见昆仑存之不止,遂见仙人。仙人授以金液之方,遂得道,犹是精感道使之然也。

  定录君曰:昔有一人好道,而不知求道之方,唯朝夕拜跪,向一枯树辄云:乞长生,如此二十八年不倦,枯木一旦忽然生华,华又有汁,甜如蜜,有人教令食之,遂取此华及汁并食。食讫即仙,如是用心精感之至,枯木枯能生此紫华甘津,况三秀之灵阿,五芝所播植而不数,恭山岫洗,拔滓秽者良可悲也。

  昔有傅先生者,其少好道,入霍山石室中积七年,而太极老君诣之,与之木钻,使穿一石盘,厚五尺许,云:穿此盘便当得道。其人昼夜穿之,积四十七年,钻尽石穿,遂得授神丹,方升太清,为南岳真人。此有志之士也。子其识之。

  昔有刘少翁,曾数入华山中拜礼向山,如此二十年。遂忽一旦得见西岳丈人,授其仙道。

  昔有一人,数旦旦诣河边拜河水,如此十年。河侯河伯遂与相见,与其白璧十双,教授水行不溺法。此人见在中岳得道。

  左慈初来亦勤心数拜礼灵山,五年许得深进洞玄。

  右出《真诰》

  是时南圃丹霍之阿比室有精进贤者王福度有女名曰阿丘曾,厥年十六时,在浴室中浴香汤自洗,见含光明曲照,疑有不常,出宇登树南向,望见道真神精炜烁,容景焕日。女意欢喜,叉手作礼,遥称名丘曾,今遭幸会,身睹天尊,归身十方天中之天,愿赐禁戒,遵承法文,拔诸恶根,早得转轮,改为男形,万劫之后,冀得飞仙,五帝魔王见女发心大愿,恐过魔界,因化作五帝老人往告女曰:我受十方尊神使命,来语汝灵宝法典。吾道方行法,使仁爱慈孝为本,如闻汝父当出汝身,已受人言,不可得违,宜先从之,违父之教,仙无由成。女答魔言:我前生不幸,宿无因缘,功德未充,致作女身,晨夕悔念,誓守一心,用意坚固,出于自然,生由父母,命归十天,诚违父教,不如君言。魔见女执心秉正,不可得干,于是便退。丘曾自云:道既高邈,无缘得畅,仍聚柴登墙焚烧我身,冀我形骸天中之天,愿得时畅,如之散尘,便投身火中,纷尔无着,身如掷空。俄顷之间,已见女身化成男子,径至道前。

  右出《洞玄玉诀经》

  柔弱品

  老子曰:天下柔弱,莫过于炁,炁之柔弱,莫过于道。道之所以柔弱者,包曩天地,贯穿万物。夫柔之生刚,弱之生强,而天下莫能知其根本所从生者乎!是故有以无为母,无以虚为母,虚以道为母。自然者道之根本。

  右出《西升经》

  夫水之为物,柔弱通也。平静清和,心无所操,德同天地,泽及万物,大无不包,小无不入,金石不能障,敝山陵不能壅塞。其避实归虚,背高趣下,浩浩荡荡,流而不尽,折冲漂石,疾于风矣。广大无疆,脩远大道,始于无形,终于江海,升而为云,降而为雨,上下周流,无不施与,消而复息,生而复死。是故圣人去耳去目,归志于水,体柔守雌,去高就下,去好就丑,受辱如地,含垢如海,恬澹无心,荡若无已,变动无常,故能与天地终始。

  右出《妙真经》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武,复归于忒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扑。扑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

  右出《老子道经》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于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地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故柔胜刚,弱胜强,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言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

  民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共。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右出《老子德经》

  虚靖品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右出《老子道经》

  老子曰:一曰遗形忘体,泊然若无谓之虚。二曰损心弃意,废伪去欲,谓之无。

  三曰专精积神,不与物杂谓之清。

  四曰反神服炁,安而不动谓之静。

  五曰深居闲处,功名不显谓之微。

  六曰去妻离子,独与道游谓之寡。

  七曰呼吸中和,滑淳细微谓之柔。

  八曰缓形纵体,以奉百事谓之弱。

  九曰憎恶尊荣,安贫乐辱谓之卑。

  十曰遯盈逃满,衣食麤疏谓之损。

  十一曰动作随阳,应变却邪谓之时。

  十二曰不饥不寒,不喜不怒,不哀不乐,不迟不疾,谓之和。

  十三曰爱视爱言,爱听爱虑,坚固不费,神明内守,谓之啬。

  凡此十三混沌为一虚无,为大要,自穷自极,无为之道,乃毕。一事不通,唯虚为善。夫成而体之,精神自息。和炁流行,入藏筋骨,炁鍊形易,与兆俱集,轻举远游,寿终天毕,非独治身,平首万国。

  右出《虚无经》

  山居品

  太上曰:居山有十事:

  一、不得领户化民;

  二、不得交游贵胜,以求名利;

  三、不得复修行邪咒禁术;

  四、不得卖药行医,取人钱物。

  五、当与人物有隔,不得与世间儿妇黄赤祭酒同牀席坐。

  六、当朝中日没,人定夜半鸡鸣礼敬十方天尊,悔过灭恶。

  七、中后不得食谷炁物,有谷炁者不得以近口,水玉、芝石、松木、黄精、云英、灵飞散、苟杞等药食,无时不在禁例。

  八、山行采药时,三步一弹指,十步一声饮,举足下足当常念道,想有神人于崖间路侧,授我仙术。

  九、若少得道分,未能通达者,无自显扬,轻慢不及。

  十、当念父母,生长之恩勿忘。此谓十居山,修道之要也。

  右出《升玄经》

  凡修六天之文、三天正法,游行五岳,履涉川泽,当行三天正一之祝、威凶灭试、召灵致仙之法。登山之初,当先于山外叩齿九通,闭目思五色之云,勃勃四会,掩冠一山,及我身在云炁之中。良久,见五岳仙官及山形林木草泽禽兽万物悉来朝己,仰祝曰:

  上帝出游,日吉时良。玉华复盖,太一扶将。左翼白元,右辅元英。八帝九真,陵逢履昌。道我送我,与我同光。履行五岳,群仙奉迎。出入河海,万道开张。役御六丁,旋摄五行。三天有命,荡除万凶。割落扫秽,流金灭殃。正法清通,严如威霜。华精弈弈,龙舆昂昂。流青翠羽,飞锦罗裳。所向所之,靡不吉昌。万真来朝,齐升玉京。毕,引炁三十六咽。

  右出《洞真三天正法经》

  太极真人曰:道士欲山居幽处,宜先受经业,恭肃事师,修诸善功,以伏山神。山无大小,皆有神灵。山大则神大,山小则神小。山神坏人亦不立也。人不解至法,不知修善立功。此何以能入山栖乎?

  右出《洞玄请问经下》

  道古:夫学上法,思神念道,山居静志,修斋诵经,转度七祖,身求神仙,当行五老赤书真文上法,依按旧文,皆先叩齿十二通,祝曰:

  玄上高灵,元始尊神。大圣徘徊,万真临轩。三景敷晖,庆云四陈。上吉校图,推筭九天。今日启愿,投刺灵山。丹书赤字,自然真文。上告五帝,记名玉篇。万神鉴映,日月明言,愿度愿仙。天地星宿,玄照我身。三官九府,五岳大神,普告无穷,削除罪根。元始大开,莫不纳言。七祖幽魂,受福自然。三徒五苦,永离八难。得与三景同晖紫晨,转轮不灭,身得飞仙。毕,读刺竟,投于绝巖之中,便散香灵山之上。

  又叩齿三通,向本命祝曰:

  元始鉴映,仙名已书。三官九府,罪莫不除。散香五帝,告盟太虚。诸如所陈,万劫长居。毕,仰咽九炁止。

  右出《洞玄赤书玉诀经》

  吕公口诀,入山之日未至百步,先却行七步,反足,乃登山。山精不犯人,众邪伏走,百毒藏匿。

  右出《真诰》

  太元真人曰:若夫能眇邈于当世,则所重唯身也。周营外难者,则无死地矣。是以古之学者,握玄签以藏岭,匿颖镜于纷雾,澄神于山巖之庭,颐真于逸谷之畔。于是散发高岫,经纬我生,晖晖景曜,采吸五灵。游蹑九道,登无濯形,投思绝空,人事无营,关存三炁,研诸妙精,故能回日薄之年,反为婴童,则入道。入道得仙,得道成真。

  右出《真迹经》

  违俗品

  老子曰:夫外天地者,有天地;外其身者,而寿命存。是以君子善人之所不善,寿人之所不寿,乐人之所不乐,为人之所不为,信人之所不信,行人之所不行,是以道德备矣。

  老子曰:经戒所言,法义所推,赫赫兴盛,不如眇微。实以知虚,数不如希。邪多卒效,疾不如迟。兴者必废,盛者必衰。圣人绝智而为无所为,言无所言,行无所施。孰能知此,偶不如奇,多不如寡,孰贤难随,孰仁难可,其义少依,能知无知,道之枢机,空虚灭无,何用仙飞?大道旷荡,无不制围。若能明之,所是反非,经言审谛,孰之能追!

  右出《西升经》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我独怕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乘乘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纯纯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忽若晦寂兮似无所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求食于母。

  右出《老子道经》

  太极真人曰:夫至人之学道,行当取人所不能取,忍人所不能忍,断人所不能断,学人所不能学,居人所不能居,成功不名,度物无极,去来守本,弃华抱朴,执志专一,可谓大道之行业。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4:32